[病娇协会]开始独立生活之后女友病娇化了

ヒモやってた俺が就職して自立して一人暮らし始めたら彼女がヤンデレ化したんで、婚約指輪出してやったら静かになった話
----------------------------------------------------------------------
作者:朽橋
男主视角翻译:北宸于烁
女主视角翻译:三千三千
校对:三千三千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我以前是个垃圾。毕业后没有经受住社会的毒打,开始逃避人生。
辞掉工作搬进女友的公寓里。从来不做家务,只知道伸手要钱去赌博。完全就是垃圾。

但是有一天我开始意识到,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都必须要自立才行。
从做家务开始,我打工,找工作,终于成功就职了。

然后我搬出了女友的公寓开始一个人生活。虽然很辛苦,有时也很寂寞,不过总有一天我会……

啊咧,她的样子好像有点怪?


老样子,封面图文无关





第一话

「生活费不够了,给点」

「想考资格证,给我钱买参考书」

「要去应聘,给我资金」

以上理由都被我用了个遍。「有个同学会,可以借我点钱吗」这样的话刚说出口就被她摆了脸色。从小学初中高中乃至大学都读同一所学校的男朋友口中吐出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同学会的字眼,会有这种反应也实属正常。尽管我试着用我们两人不同班的理由来解释,但我从来没有和以前的朋友联系过,所以败露了,嘛之后就不了了之了。即使如此她还是把钱给了我。不用说,全部在赌博上打了水漂。

我完全就是垃圾。

不过以前我还是个正经上班族的哦,嗯。挨了半年左右社会的毒打,在那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年头了呢。

还能活到现在完全是靠着我的女朋友。她不仅是满分的美人,而且是个非常温柔,非常坚强的人。在证券公司勤奋工作的同时,还在供两人生活显得有些捉襟见肘的一室一厅里,对完全不赚钱养家也从不来做家务的废人男友百般照料。现在回想起来,她从以前开始就真的很能干啊。

「我这种人完全配不上她啊」,尽管这么想着,但我还是沉浸在她的温柔乡当中。

也考虑过很多将来的事。也时常责备自己的可悲。

即使如此,我还是在向她撒娇。所以才是垃圾啊。交往十年以上的安心感让我沉溺其中不能自拔。明明从心底感到焦急,却总是在第一步就投降认输。





我的男朋友就是所谓的「干物」。

我和他从中学生时代就开始交往,最喜欢他了。

现在也依然喜欢……不知是不是。不,如果被人问起的话,我可以面无愧色地回答「喜欢」。

重要。

嗯,重要这个词很贴切。就这么决定了。

学生时代喜欢那家伙的哪里呢——?被这么问了的话,就试着具体地回答了各种各样的地方。眼睛啊眉毛啊说话的方式啊性格啊诸如此类,还有帅气的小插曲等等。

不过事到如今那些东西已经怎样都好。他的存在本身对我来说就很重要。

所以生活其实也没那么辛苦。上班的公司工作很忙,经常到了深夜才能回家什么的,尽管如此也必须做家务什么的,光用文字写出来就好像地狱一样。但只要有着心灵支柱般的他存在的话,就意外地不觉得累。

嘛,也要考虑将来的事情,他能不能也去工作呢~?「至少他不是那种会搞家庭暴力的性格」这么和朋友讲了之后,就被她们「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大家都这么说」地说了。





这样的我下定决心就职自立,虽然说不清是什么时候,但是契机大约是在她得了流行性感冒的那段时间吧。

已经连路都走不稳的她,还打算拖着自己的身子去便利店买运动饮料。当我说让我去的时候,她回了一句「你还能和店员小姐好好说上话吗?」

那时我感到好像有某种自尊心被伤害了,心头一阵火起。甚至想对她挥拳相向。

但是在最后关头我停下了,好说歹说地安抚她睡着之后,出去买回了水。

只有那时的感情一直埋藏在内心深处。

一直以来照顾着我的女朋友,而且还是病人,我竟然因为意味不明的怒气而想殴打她。

即使是作为人类早已没救了的我,依然对越过这条线感到不妙。然后从那个夜晚开始,我比以前更加认真地思考了许多事。

关于将来,关于生活,关于人生,然后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关于她。感触最深的是,她为了我究竟付出了多少时间啊。

我们开始交往是在初中二年级的六月。因为是青梅竹马,所以彼此之间的距离感也是时远时近,不过最终我接受了她的告白,开始了正式的交往。

之前才过了十周年纪念日呐,想到这里,罪恶感就愈发加深。

十四岁开始到二十四岁的这十年间,她只和我一个人交往过。

如果她体验过其他的恋情,高中也好大学也好,一定可以有更加丰富的经验吧。普通女性最能品尝恋爱甜蜜的时期,全部消耗在了我这样的人身上。她也已经二十四岁了。是社会人结婚也完全不奇怪的年纪。同级生里已经有很多人抱孩子了。

果然我这个男朋友,完全配不上她。

不过,只是二十四岁而已。虽然她被我夺去的宝贵的青春时光已经无法挽回,即使把我残余的人生全部献上也偿还不尽。但是,现在还来得及。

首先把赌博,还有向她伸手要钱的毛病戒掉。

然后,开始做家务。

再然后,调整自己的身体和生活节律。

这之后又过去了半年。很辛苦。这种程度就想恬不知耻地抱怨很辛苦,自己也感到情何以堪,所以没有说出口,但是真的很辛苦。不过,一直有她在身旁支持着我。

整理好自己的状态之后,我开始打工了。

有时她来看我,会感到意料之外地害羞,也有时会觉得厌烦。

存下一笔钱之后,我开始找正式的工作。

当然,因为笔试和履历表的缘故,我无数次地落选,连面试都进不去。就算到了面试环节,自尊心也会被毫不留情地折断,真是一把辛酸泪。不知几次兴起放弃的念头。虽然我那被折断的自尊心其实也一文不值就是了。

因为会撒娇所以不能让她来当练习对象,于是我忍耐着羞耻心拜托了以前的朋友,请他们帮我进行模拟面试。做了发音的练习,也做了表情管理的练习。然后又投了几十家公司。

终于,我被一家大型的公共建设企业……的子公司,决定录用了。





第二话

他找到工作了。

我很高兴。

前段时间也开始在家务上帮把手,现在家事已经全部由他担当了。

他开始打工的时候,我吓了一跳。虽然说出来有些失礼,但我不觉得他能坚持一个月,结果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半年。

他开始就职活动的时候,我一点真实感也没有。问他「需要交通费吗」,他就说着「存了钱所以不用担心」,然后马上端出了晚饭的炖菜。

在吃那顿晚饭的时候,我才注意到他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不把账单交给我了。

和一年前相比,胡子剃得很干净,头发也梳得很整洁,表情也明朗了起来,真的有种变得超级帅的感觉。

确定就职了,我们高兴得好像做梦一样。感到未来一片光明。

可是,感觉,有点寂寞。

他就职后过了三个月。我们的生活节奏开始稍微错开了。双方都是各自公司里的新鲜血液,会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虽然至今为止在一起度过的时光已经相当长,但是相处的时间果然还是变短了。

我渐渐焦急了起来。

然后有一天,他说,房子决定好了。

我的不安命中了。





不能不自立,我想道。

再像这样下去,我会继续对她撒娇。这种状态下,也许什么时候我就会辞掉现在的工作。
(译注:男主会这么想不是没有理由的。前面也铺垫了,大学毕业的男主也是先工作了半年,之后才开始吃软饭,现在虽然又开始工作了,但是并不代表不会重蹈覆辙)

她也一定,会温柔地迎接辞掉工作的我。然后说些「就职活动不是好好地做到了吗」之类的话来娇惯我吧。

我可是垃圾啊,所以一定会继续撒娇的。

对此我只感到恐怖。要是错过这个机会,我以后绝对会害她困扰的。没可能有什么光明的未来。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会开始对她暴力相向。不,是肯定会。

我就是这样的家伙。人类的垃圾。

所以,我才必须独立,为了变得更加强大。不然的话,我死到临头还需要她照顾。
(译注:根据我的前辈所说,这句话的意思是「要赚到足够的钱养老」)


最重要的是,为了给予她选择的权力。


等一等,她说。

「我们已经谈了……很多次了吧?」

「嗯。谈过了,也没什么不好的,虽然这么说。可是,还是再等等吧,现在未免有些操之过急」

「让我决定吧。这很重要」

之前商谈的时候就有点感觉到,她似乎对我一个人生活这件事抱有消极的态度。

我想,这就是「依存」吧。毕竟是共同度过了十多年时间的对象,是会萌生出这样的感情的吧。这既是至今为止她对我悉心照顾的理由,也是她人生之路上沉重的束缚。

「房子,我已经找好了」

我把带着的房契放在了桌子上。

她登时陷入了混乱。

「可是,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开心呀,你也是这么……那个,再稍微好好考虑一下也」

这一个月,我不断暗示自己想一个人生活,我们也商谈了几次。虽然话题最后都变成了推诿之词,但需要办理的手续我都好好地办完了。

……不对。这些都是我的错。但是,如果在这里选择逃避的话,我又会变回到那个垃圾。

就是现在。现在的我,必须贯彻到底。不,不对,这么说有点太得意忘形了。是必须迫使自己贯彻到底。

「拜托了」

我等待她开口。

「……为什么?」

「那个,为什么,是指」

「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又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虽然我们都忙起来了,但是只要两个人一起做家务也不会那么辛苦吧。比起一个人生活不是轻松多了吗」

「……但是,那样的话」

我暂时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我想现在需要的是诚意。谎言,以及虽然并非谎言但也偏离了本心的东西,都不需要。


「……我啊,有一次」


喉咙哽住了。但是,不说出来不行。


「曾经想动手打你(君)」


拼命动着嘴唇,总算说出了那句话。她则露出「欸?」的表情。

「因为微不足道的小事,任性地发火,还想对你动粗」

「但是,我,并没有被打过呀……?」

「已经到了举起拳头的地步了。你那时候得了流行性感冒,多半是不记得了。虽然对我来说真是三生有幸,但是,我是个完全,配不上你的人。你和我在一起度过的时间太长了,有很多东西已经看不到了」

想说的话满溢而出。就像是在倾泻我不敢正视她的那份不安,和对自己的愤怒一样。

「那个,怎么会」

「不是会不会的问题。你现在处在非常危险的状态,我可是你想象不到的垃圾」

「但是现在不是改变了嘛。现在」


「一点也没有变啊!」


我的声音变得粗暴。

「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在生气。不,也许我是在对过去的自己,又或者是现在的自己发怒吧」

「那、那个呢。先冷静一会儿?再认真考虑一下也好」

「抱歉。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这三年里,我一直都在给你带来痛苦」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这对我来说,是重要的选择。而且,也是为了你……虽然这种说法有点强加于人,但是你在这三年间,一直处在危险的边缘啊」

「可是,你又没有真的打过我!连那样的迹象也没有!而且、而且啊,如今也又像这样好好地在上班,我、真的很高兴啊」

「我想自己也在慢慢走上正轨。但是,根本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变」

糟糕,我和她都变得太情绪化了。
但是,我认定我的判断并没有错。绝不能在这里让步。

「……让我决定吧。而且,我也不是今天就要从这里搬出去。搬家之前,再聊一聊吧」





第三话

听到他的决意,我反射性地感到焦急。

真的要从这里搬出去什么的,我没听说过。

虽然认真讨论过几次,我也考虑着说了些什么,但是我没听说过那样的事。

直觉告诉我那种事绝对不行。现在同意他从这里搬出去的话,绝对没有好事。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他放弃跳槽、找工作也失败的时候也好,沉迷于柏青哥的时候也好,不帮我做家务的时候也好,那些日子都确实让我焦虑不安。但是没有一个能和现在相比。
(译注:柏青哥,也叫弹子球,一种赌博游戏,在大陆是明文禁止的)

必须想办法阻止。

他的决心似乎很坚定。不可思议。他为什么会说想和我分开的话呢?他有可以一个人生活的自信吗?

我就不行。至少完全想象不出来。我是这样的话,明明他也应该是一样的。为什么会想一个人生活呢……





我一边心想着是不是有点太强硬了,一边继续着搬家的准备。

已经把放在她家里的私人物品差不多都处理掉了。衣服因为是同几件三年间来回地穿,已经变得相当旧了,非常容易区分。霸占了她的生活空间也让我于心不安。

……但是,只有高中生时她第一次给我挑选的那件衣服,是不可能扔掉的,就这样放进了箱子里。它就像一件护身符。虽然要这么说的话其他类似护身符的东西也多了去就是了。这箱子可别给看见了啊,稍微有点羞耻。

令我担心的是,她对一个人生活这件事表现得很消极,而且有点消极过头了。

但是稍加思索,我便得出了结论。毕竟,让她把青春年华耗费在照顾男朋友身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而每天考虑着怎么照顾我的话,思考方式也就会出现偏差。

这是为了度过那种生活而形成的,必要的扭曲。而这扭曲完全是拜我所赐。

不如说,正是因为注意到了她的这份扭曲,才让我觉得自己更加需要独立。她必须对自己的人生进行一次认真的思考——在剔除【我】的情形下。除此之外,她也必须要把我这种垃圾般的男人、与其他的男性比较一下才行。

我们都已经二十六岁了。然后,在三十岁之前的这段时期女性一方所面临的抉择,意义要深远得多。

被我夺走的选项已经再也回不来了。但是,还有机会。她还有机会可以重新来过。我的女朋友一直比我聪明也比我温柔,而且还是美少女,应该还有很大的选择的余地。

所以我不能因为害怕麻烦而逃避对话。必须要把我的心中所想、我的价值,以及她自身的价值,尽我所能地传达给她。如果我在这里逃避,受害者是她。我在心中如此告诫自己。

但是,要是和她聊得太多,就又会忍不住向她撒娇,对此我稍微感到有些恐惧。





直到搬家为止,我们谈了好几次。

我明白了,他的想法……应该明白了吧。独立生活的必要性,之类的话也知道了。

他相当地为我考虑的事我也明白了。我很高兴。他对自己抱有的不安我也知道了。对三年间没去工作的自己心怀不安的事我也能理解。

但是,果然还是不安。

从中学生时代开始,不,在那更早之前,我就和他在一起了。他放弃工作交不出房租之后,就搬来我这里开始同居了。他已经成为了我重要的存在,就像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生活。为了和他见面,竟然要特意到某个地方去,那样的生活我全然不能想象。虽然他说会好好地每天给我打电话,说会尽可能地出来见我,可是还是不安。

他也应该会不安的吧。不然不是很奇怪吗。明明会不安的,为什么要把我抛在一边呢。他一定也会心怀忐忑,或许过不了几个月就会回来了,我想象着。

但是,我的心里稍微浮现出了,某些具体的、令人讨厌的猜测。

在就职活动的时候,也许他,遇到了什么别的人。

那时他应该没有朋友才对。也没有为了要钱而对我说谎时的那种感觉。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是工作必要的吗?但是,见招聘负责人的时候也没说……

不,还是别再想了。以诚意向我做出表示的男朋友,我却怀疑他,失礼也要有个度。

但是,离这个家居然足足有一站路,是不是有点太远了呢?我觉得没必要住在那么远的地方就是了……




第四话

搬家结束了。

她对我很是不放心。从新家回来的时候,她还梨花带雨地说着「至少今天再住一晚可以吗?」铺好了床……然后又不得不上演努力说服的一幕。

「虽然我也很寂寞,不过必须要好好做个了断才行」

「但是,整整要两周哟?」

「没问题的啦。我们都已经25岁多的人了,一大把年纪还因为寂寞而没法一个人生活,是会被人笑话的哦」

「但是,所以我才说……」

「为了我们彼此都能自立,这是必要的,之前不是说好了吗。难免要忍受一时之痛」

「备用钥匙、一定要好好准备着哦」

「……都说你担心过头了。只是暂时不去对方家而已,下班的时候不也可以见面嘛」

我们约好,搬家之后的两周内,互相都不可以去对方的家。既然为了自立而搬的家,若是串门成习惯,变成跟走婚一样的话,那就本末倒置了。

在最初的两周时间里,我们要建立起各自的生活节奏。而交换备用钥匙则要到两周以后。在我略带强硬的口吻下,总算是让她回去了。顺便和她约好了下周的星期天一起吃饭。


……其实我也是心虚到不行,但要说的话也许那就是男人的尊严吧。


搬家之后的第一份工作就不是很顺利,还被用明明是个新人却那么不上心的理由发了一通火。各种各样的事情在脑海里闪现,精力就没有集中起来过。

从一日之初就开始感到强烈的违和感。早晨起床时,她不在身边。早饭也是一个人做一个人吃,一个人洗只有自己份的衣物。洗面台上的牙刷也只有一只。浴室里的洗发液、护发素、香皂都只有一个。开门的时候说「我出发了」,也得不到「一路顺风」的回应。

即使是这种细微的差异都变得明显非常,嗯,我就承认了吧,真的超寂寞。因为想和她说话,就在电车里给她发LINE。瞬间就收到了回复,然后我也立刻又回了回去。

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对话,但是对于如今的我来说,只言片语的重量都全然不同。我在心中渴望着她还在我身边的证据,哪怕只有一点。

心里好像缺了一块似的。但是,我觉得这也是从寄生于她而带来的人生的安心感中脱离出来的证据。这样一想内心就好像涌出了些许勇气。

话虽如此,回到那个完全没有她的痕迹的家中时还是好痛苦。有点想哭了。

真是受不了啊,我这不是病得相当严重吗。

还以为是她对我抱有依存心,但现在看起来好像彼此彼此。

我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被她依存着啊。不论是生活上还是精神上,怎么想都是我这边在依存着她啊。

打开衣柜的一层,从最底下取出了藏在其中,作为护身符的那件上衣。以时下的眼光来看,它也说不上有多好看,甚至显得有些幼稚。但是,这是她第一次为我选的衣服。

上面有她家的味道。比起新居那不习惯的味道要远远更令人安心,我下意识地把脸埋了进去。

「做这种事,稍微有点、恶心吧?」

……但是,只有今天希望你能原谅我。





他搬完之后,我回到了家,吃了晚饭,准备睡觉。

但是睡不着。

胸口好像突然裂开了一个大洞。在这个小小的一室一厅里,我和他总是相依而眠,相伴而醒,然后一起起床,一起吃早饭。

一想到从今天开始就不是那样了,就感到异常的寂寞。

泪水冒了出来。

坐立不安。

为什么我会这么不安呢。明明和一年前相比,他的人生已经顺利地重新开始,从今往后一定有许多好事等待着他。

为什么,要搬出去啊。

谈了不知道多少次。也接受了各种各样的说明。

可是,我觉得没有分开来生活的必要。如果觉得小的话,两个人一起出钱,换个别的地方住就可以了呀。要是那样就好了。

……果然,要一个人生活,是不是有些跳跃过头了吶。

难道、说。

不,算了吧,该睡觉了。虽然这么想,但是睡不着。

决定今天就睡他的被子里了。然后涌起了强烈的安心感,我睡着了。





第五话

经过一周的时间之后,终究还是习惯了。

尽管时不时还是会突然涌起一阵寂寞,但是总算可以装出平静的样子。工作也能集中精力地去做了。

她那边又怎么样呢,我想着。有时通电话,有时用LINE联系,有时在下班之后见面,但是「觉得寂寞吗?」这句话究竟还是问不出口。

因为我的女朋友很坚强,大概生活节奏早就先于我调整好了。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把原本花费在我身上的时间用来做其他的事情,人际交往也会多起来吧。

在那之后她就会注意到了吧。像我这样的人是配不上她的。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所以也没有办法。不过,假如,这样的生活持续下去之后,她在对我进行了客观评价的基础之上,依然选择了我的话。

我稍微做了、那样的妄想。





时间越是日复一日地经过,他的存在就越是从这个家里消失。

就算钻到他的被子里也已经再也睡不着了。他的气味正在慢慢消失。

好痛苦好难过,不知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为了不打扰他的工作,我打算只做最低限度的份,尽管如此大概还是多过头了。

在无法入眠的夜晚,我辗转反侧。

他究竟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家呢。

是为了自立吗?不可能。他已经相当地自立了。应该是,有什么想要一个人生活的理由。

说到底太奇怪了。明明两个人都有工作,生活也很平稳,却要一个人生活。

……难道说,我、很烦人吗

说得也是呢。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我一直是在妨碍他。也许是我烦人的照顾很碍事,让他想要改变而不得改变。也许他是觉得我很碍事吧。

是呢,我、很碍事啊。

想想也知道,像他这样优秀的人会向我回心转意本身就很奇怪。





星期六。明天就是搬家之后的第二周了。

明天约好和她一起吃饭,庆祝我的搬家兼成功就职。不用说当然是我请客。

看了一眼时钟,已经是午夜11点55分了。

实话实说,这两个星期,我太难了。

若是没有她出于担心而打来的无数电话,我可能已经坚持不下去了…一天平均九次在休息时间通电话,一般来说可能有点太多了,但我真的十分感激。

按照约定,从星期天开始可以去她的家了。
现在就动身吧。虽然已经是深夜了可能有点打扰,但既然是恋人关系,应该可以算作惊喜之类的吧。

「……果然还是有点那个哇」

时钟的指针刺向了0点。

……呼嗯。总算是,忍住了。好了睡觉吧,为明天做准备……

门铃响了。

「欸?」

打开家门。她在那里。

「……两周、已经过了、对吧?」

「……那个、啊、嗯嗯。总之先进来吧」

虽然有点混乱,但是很开心。
她也觉得很寂寞吗。

「先坐吧」

一进房间她就露出了一副诧异的表情。是我哪里没打扫干净吗。

「有谁来过了吗?」

「……没有啊?」

因为你也许会来,所以把房间打扫得很干净,虽然想这么说,但总觉得很羞耻,还是作罢了。

「要咖啡吗?啊,但是已经这么晚了,还是红茶或者麦茶吧」

「……咖啡就好」

我从厨房里拿出两只马克杯,然后在咖啡机里装上滤纸。

而她则双手抱膝坐在桌边的座垫上。

一方在准备咖啡,另一方静静地等待着。虽然气氛有点尴尬,但这份沉默却并不坏。明明只隔了两周,却仿佛久违般的光景。

「……怎么了吗,这么大晚上的」

我捧着马克杯双手递给她时,说了那样一句话。
啊啊不对,现在不应该这么说啊。应该先说「谢谢」才对吧,不,那样又上下文不通了。「我也很寂寞」怎么样。不行不行,一般这么说可能是有什么事——

「那个呢,我、我是来道歉的」

……嗯?

「我、很烦人吧?对不起」

等等、等等等等,欸?什么情况?

「欸?怎么回事」

「我向你道歉所以,拜托了。回来好不好。是我太烦人了,对不起」

「等一下,究竟发生什么了?我怎么了?」

她哭了起来。

总之先把马克杯放在桌子上。放好了,然后该怎么办,啊啊啊,虽然我们在一起很长时间了,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我感觉首先要让她恢复到听得进话的状态。手帕和纸巾……没有手帕,将就着用毛巾,拿来之后坐在她身边,一边听着她梦呓般的话语,一边轻抚着她的背。

似乎她是得出了「我因为讨厌她才搬出来独自生活」的结论。「我会道歉的,所以拜托回来吧」这样。

由于这大概不是需要讲道理或者进行说明的那种问题,因此我「不是讨厌你」「没有想从你身边离开」反复地安慰着她。

仔细一看,她的眼底已经浮起了黑眼圈,脸也显得消瘦而憔悴。是光线的缘故吗。不是很明白。

「咖啡就算了,喝红茶吧。那个就留到早上喝吧。末班车的时间也过了,今晚就住这里吧」

我退到厨房,开始整理思绪。

她的样子明显很奇怪。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是在公司里遇到了烦心事吗?因为她平时都很优秀,所以被骂的时候会过度消沉,应该是那种感觉吧。

比起这个,她的身体状况好像不太好。准备红茶的时候一起做点吃的比较好吧……


结果这个晚上,没能和她正面说上话。把我准备的汤一饮而尽之后,就去睡觉了。总之先好好睡一觉,然后再说具体的事吧。明天除了吃饭之外没有其他花时间的事,我认为应该够聊很久。

然而第二天早上,她就回到了一如既往的感觉。不仅如此还比我更早起床,做好了早饭。

对不起,昨天晚上说了奇怪的话。被她这么说了之后,我也只能「噢、噢……」地回答。

午后的约会进展得十分顺利。虽然好几次问了昨天晚上的事,但是都被她以「什么也没有!」「不用担心!」之类的话强行堵了回去。过几天再问吧,我这么想着把问题先放在了一边。

之后回想起来,如果我在这里强行把话问出来就好了。





第六话

时间过了三个月。正值寒意日渐加深、季节行将变换的时节。

我的工作也已经迈上了正轨……虽然想这么说,但由于我还是一介新人所以事情并非如此。工作一天比一天忙。

和她一起度过的时间正在慢慢削减。

不过我仍然珍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她打来的电话、发来的LINE,我都尽力地回复。其实我是想自己打电话过去的,但不可思议的是,每次这边一有通话的空闲,她一定会在同一时间先打过来。啊~真是奇妙呢~

还是别再逃避现实了。

自从那天晚上以来,她的样子就明显地变得奇怪。具体的表现是,我的日程安排几乎都要事无巨细地向她报告,然后如果我做了不在日程表上的事情的话,她就会很伤心。不是生气,而是伤心。每次周末回到家,她都已经准备好丰盛的晚餐的在等我回来了。

我是觉得已经保证了充足的交流时间。对此她也不是不同意。但是每次我想开口,都会被她用一句「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堵住嘴巴,回过神来我已经不知不觉陷入了她天罗地网般的监视状态中。

只有「独立生活」的底线还没有失守。我希望从星期日到星期四我们可以睡在各自的家里,这个约定还依然有效。虽然时不时家里会出现被什么人侵入的痕迹,但我决定权当看不见。

比起这个我更担心的是她的身体状况。她的脸色已经坏到了无法用化妆掩盖过去的地步,身体也在肉眼可见地消瘦。

这也是当然的吧,本来她所在的公司工作就很重,还要把时间花在我身上,根本无暇进行健康管理。

所以我好几次和她说,希望她比起我更要先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心上人这么辛苦,我的心里也不好受,所以拜托她不要看轻自己。和她在一起度过的日子里,我一定会想办法看她吃下些什么。而她在我睡着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肯睡,我只好软磨硬泡让她和我一起睡。

尽管如此,她还是在日益变得憔悴。我们两人无话可谈的时候也越来越多。

……差不多该到极限了吧,我想。





看见我的男朋友勤奋工作的样子,我觉得他真的好帅。

啊啊,我还在恋爱啊,我如此想道。

两年前的时候我还不明白,但是现在我理解了。我最喜欢他了。我爱他。

啊……他又在、和女人说话。

毕竟他又很帅,又是个出色的人,肯定在公司里的女孩子之间也很有人气吧。以前就时常会听到,有女生喜欢他的传闻。

是、那个女人吗。

现在候补者有三人。同一部门,在同一个项目组工作的女性同事两人。然后是午休时间,偶尔会在公司食堂搭话的,业务部门的女孩子。

究竟是谁呢,他的出轨对象。

已经看着他两个月了,虽然还不知道,但是应该是有的。

他好几次对我说,希望我能好好考虑自己的人生。说我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一定不是骗我的。我的男朋友是个温柔的人。

但是,他离开我真正的理由,不管本人注意到了还是没有注意到,都已经很明朗了。

他已经,对我没有兴趣了。那份温柔,全部是这个事实所带来的另一面。希望我能够自立也许不假,但是,那是他想要离开我的反面体现。

这样继续分居生活的话,总有一天,他会提出分手。即使此时此刻还没有那个打算,只要我现在松手,绝对就会变成那样。

本来是想直接问他的。但是,要是真的被那么说了的话,我一定活不下去的。

果然我离不开他。他对我来说是必要的。


可是,我对他却并不必要。

不想面对这个事实的我,又去了他家。给他打了电话。睡不着,因为一睡着就会做噩梦。在自己家里也是一直看着和他的聊天记录。

于是,当他在工作中遭遇事故的时候,我下定了决心。





第七话

搞砸了。

在去工作现场的途中,不小心走神,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幸好不是很高的地方,所以只是右脚腕骨折而已。因为脚手架也很难说是安全的状态,所以姑且得到了工伤判定。也拿到了三周的疗养时间。

我觉得如果告诉她的话,她的担心程度又要增加,所以想着保密,但终究还是隐瞒不了。

「因为我是你的女朋友,所以尽管依赖我也可以哦」

要那么说的话,你倒是照顾好自己啊。

顺便一提上述的台词并不是拜托之后才发表的。是我和她从医院一起回到家,过夜套装和食物都准备万全时说的话。

嘛,确实非常感谢。在习惯之前,要用拐杖移动相当困难,光是做家务就已经帮大忙了。

过了三天,我开始感觉有点奇怪了。

只要在早上去公司前和晚上下班之后帮我做家务就可以了。虽然要多花些时间和劳力,但是并不会对生活构成什么障碍。

但是她却,在这三天里,一天到晚都陪着我。前两天说是请了带薪休假。我也相信了。如果是最近的她,会做到这种程度也不奇怪,就算说了也不会停下来吧。

但是,我注意到了一件事。那是我按捺不住疑念,偷看了她的包的时候发觉的。

「……难道说、她、没有去上班吗?而且相当久」

我的女朋友,一 件 工 作 用 的 东 西 都 没 有 从 家 里 带 来。

「是的喔?」

她憔悴的面容上,浮现出绝美(异常)的微笑。





这暌违许久的感觉。

简直就像回到了两年之前。

那时我很幸福。他和我一起起床,和我一起睡觉,只吃我做的饭,只听我说的话。

我最想要的生活,就是那样的生活。

回想起来,他付不起公寓的租金搬到我家的时候,我似乎感到了某种安心。也可以说是高兴。

大学毕业之后,在不同的职场工作,和他一起度过的时间变短了。就在那时他来拜托了我,我感到无比的幸福。

即使是他无精打采、什么都不干的那段时间,也比现在要幸福得多。

他只能待在我目光所及的范围之内。只能依靠我所拥有的东西过活。


他没有我就活不下去。


那个时候,那种状态,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因为他呀,即使没有我也能活下去。我什么都不做的话,就会自己离开我。真狡猾啊,明明我没有他就活不下去。

「真开心啊,那时候」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话,我想回到两年前。然后绝对不让他去找什么工作。家务也全部我来做。生活费和房租也全部由我来付。

希望你能、辞掉工作呐。因为太危险了,应该辞掉才对呢。





希望你能辞职,听到这句话,让人不由得怀疑自己的耳朵。

「因为很危险哟?」

「……不,那也有我自己不小心的责任」

「因为你只有一个,我,只要一想到你说不定会死,就感到很痛苦」

至今为止,她已经说了好几次「希望你能回来」。「如果实在很辛苦的话,不去上班也可以哟」也有这样婉转地说过。

但是,希望你能辞职,这样明确的发言还是第一次。

「那是说,要我换个工作,的意思?」

她稍微露出思考的样子。

「不行。只要是工作全都很危险哟」

「那么说的话你又怎样」

「我就可以哦」

这个,是不是很不妙啊?

「呐,稍微,睡一下下吧?」

「……不是已经睡过了么。现在还是白天哟?」

「我知道你没睡。我睡觉的时候,你一直醒着吧?」

「……没关系的哟?」
(译注:女主每句话都变成「哟」结尾了)

「你也没好好吃饭吧……我说啊,因为我是被看护的病人,所以你可不能先倒下啊」

「不是很有食欲」

我觉得这个已经,有点不行了。该怎么办啊这。我的女朋友好像精神状态不太正常。

「也没去工作,所谓的休职?」

「唔嗯,是的哟~」

嗯,真的不正常。那个她把工作丢在一边照顾我,然后还叫我辞职,怎么想都很奇怪。必须先让她好好睡一觉,然后好好吃饭……恢复生活节律,等能做到正常交流之后……

做得到吗,那样的事?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她慢慢地拿出手机。查找着什么,然后输入了什么。

「——啊,喂喂,虽然不是本人,不过我」

意识到了。我拖着伤腿想把手机从她那里拿回来。但是被迅速地躲开了,我滚倒在了地板上。

「——所以呢,该说是不能把重要的恋人,放在会让他受伤的职场上吗」

电话的另一头,是我的公司。糟糕。她把目标移动到我之外,真的不太好。

我抓住了她的手臂。然后、推倒——

她脸颊扭曲的瞬间,我松了手。

不行,只有这个不能做。之后再向上司打个道歉的电话就可以了。但是无论以怎样的形式,只有对她使用暴力这一点绝对不行。

结果从那天开始的两个多星期里,我只能每天求她睡觉和吃饭,直到她肯为止。


然后,在复归职场的前一天,趁她去买东西的时候,我单手撑着拐杖逃出了自己的家。





第八话

回岗工作的瞬间,不用说当然被上司喊去了。

「那啥,你啊,好好和你女朋友沟通一下啊」

……您说得对。

「因为你女朋友一直打我电话,所以我自己把她设为拒绝来电了。别把恋爱关系带进职场里啊蠢货。光是没有报警你都该感谢我了」

「非常抱歉」

「你没有可以商量的人吗?」

「……共同的朋友倒是很多,但是怎么说呢,因为都知道我们的事,所以该说是没法传达危机感吗」

「啊——原来如此」

嗯,上司沉默了三十秒,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你女朋友啊,是那个吧?听说你们初中的时候就开始交往了,废人时期她一直养着你」

「……是的。您知道的还满清楚的」

「啊这,都在公司内部引发骚动了,肯定会在同事之间流传的吧」

确实。

「你就稍微说得详细一点吧。我来作为人生的前辈和你商量看看」





被刨根问底地挖了个精光。给公司带来麻烦的负罪感不断加深,我已经什么都吐出来了。

「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

「是」

「你真是那啥,虽然我理解你想自立云云,可能的确是必要的,但是总的来看,你完全就是个本末倒置的笨蛋啊」

上司就是这样的人。说话直来直往。直来直往地说服了我。

「我要说两点」

「是」

「第一。你自己知道解决方法是什么吧?话说,我觉得你自己有话不说才是酿成这个事态的最大原因。赶紧把话说了,让她安心。这样就全部解决了」

「但是」

「但是你已经在考虑具体的做法了吧。都知道了好吗。你每到休息时间就从包里拿个小盒子出来反复确认。我们部门里就没有一个人不知道的」

「啊这,但那个是类似护身符一样的东西,本来想着到了那个时候」

「现在就是那个时候」

他指的是什么,我知道。

这位上司虽然也有着酌情变通之处,但却是个该严格的地方绝不会放松的人。总是能看见该看见的东西。

但是好羞耻啊,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吗。

「但是」

「感觉很不安?」

「……是」

「那么,对有着心怀不安的男朋友的她来说,假如你因为那份不安而逃走了,交往十二年的废人男友逃走了,只留下二十六岁、被心病所折磨的女孩子独身一人。这罪你担当得起吗?」

一针见血。

「但是,如果是她的话」

「别给我找借口。负起责任来。要是你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话,我会联系警察和她的家人,强行让你们分手。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是」

虽然措辞很严厉,不,在这种事上已经算是温柔的那类了。我知道,他是想在背后推我一把。当然,他的第一目的应该是避免给公司带来麻烦吧。

而且说的也全是正论,我完全无法反驳,也没有反驳的意思。

不如说,反而心中涌起感激之情。成为大人之后,这样被说重话的机会也变少了。能像这样在必要的时候被人进行必要的说教,我已经非常幸运了。

或许我也差不多,要到该做好觉悟的时候了。不,是已经到了。

「第二。你,好像把你女朋友神格化了,所以变得盲目了,因此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可能比刚才那一点还要重要。你听了可不要生气。我想说的是,这次轮到你去支持着她了」

这是啥啊,又说些不得了的话给我听吗?

「和如今的你相比,现在你的女朋友,问题要远远大得多啊」





他不见了。

果然。果然他是打算抛弃我。

不知道发了多少LINE。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但是没有回应。向他的公司也打了不知道多少电话,但是都说不在。

朋友的家?不,如果要逃跑的话是不会去那样的地方的。网吧?那样的话又太多了不可能找得到。

正在我一面哭泣一面惊慌失措的时候,收到了他发来的LINE。


「因为有重要的话要说,现在去你的家。麻烦等我。不要去别的地方」


完了。

因为,所谓重要的话,除了那个以外不作他想。

……不想办法不行。





被上司说教的不久之后,「有重要的话要说」,我向她传了这样的讯息。

虽然的确是被人推了一把,但这是我个人的意志。现在是好机会。若是在这里选择逃避,我又会开始找借口磨磨蹭蹭,把重要的问题搁置在旁。而且,还会继续给周围的人添麻烦。

不对,不是的。是我一直都想这么做。只是逃避到了现在而已。


在回家的路上,我做好了觉悟。


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就算意识到了自己的软弱,也一辈子无法改变。安稳平静的婚姻生活什么的根本无法保证。为了改变那份怯懦而不断努力,是我唯一能做到的生活方式。

而且,我感觉和那种凭空相信自己绝对不是垃圾丈夫的男人相比,自觉是垃圾而为此不断努力的男人更好……可能更好吧。不,是必须要更好才行。

我努力保持着积极的情绪,向她家走去。





最终话

现在,我就站在她家门前。

拄着拐杖,准备按下门铃。

……紧张到不行。只凭气势来了这里,一旦按下这个按钮,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我紧紧地握住提包,拼命挤出勇气。

在下定决心之后,我伸出了手指。





砰的一声,门大大地打开了,在她的身姿映入眼帘的瞬间,我突然仰面向着玄关倒下。

「对不起呢,因为不这么做的话,你、就会离开我了」

她一边说着,眨眼之间就把我的手用绳子捆了起来。似乎她是早有准备,手腕刚穿过绳结,瞬间就像手铐一样被紧紧地绑住了。

「等一下等一下!等等等等等等!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说!冷静!」

「没事的哟,对不起」

完全没有给我的手松绑的意思,接着又用石膏绷带把我的脚缠了起来。这下我的身体已经动弹不得。变成毛毛虫状态了。

「不这么做的话、就不行了。不然你就会、说出分手的话了呢、对不起」

说着那样的话的她,手中握着的是带柄的不明铁块。毫无疑问是武器。

「那个不好玩的!一点也不好玩啊!快住手!」

咿呀那个真的不可以!话说回来不要因为我很久以前曾经想打你过结果拖到现在这么久了才突然开始干些蠢事啊!

「对不起呢」

别吧别吧别吧说真的!这个真心不行!

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样下去真的会变成未来的伤!


「给我适可而止、啊!」


我大喝一声。

多半是我们交往以来,第一次对她大声地怒吼。

趁她胆怯的机会,我用头槌把她撞飞了。然后匍匐着用绑在一起的双手想办法把那武器夺了下来,扔到了玄关那边。

抱歉,但是,只有这次,只有这一次真的是无奈之举。

我用被绑的手捉住了她的手。

那只手纤瘦得让人心中一颤,难以想象竟然还有绑我的力气。

「我什么时候说过想分手了!虽然如果你说要分手的话我是打算接受的就是了!」

看着她的眼睛,我大声说道。

「……欸?」

「我、什么时候说过想分手了?」

「但是,你说想一个人生活」

「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出轨了?」

「出个头啊笨蛋!最喜欢你了……抱歉,似乎有一段时间没说过这句话了」

我侧眼望着「砰嗒」一声僵在原地的她,把手伸进了包里。拿出那个小包裹,将其解开。然后,我努力控制着颤抖的手,展开里面的盒子,小心翼翼地将戒指取了出来。



「来」



这是我一直带在身边的,婚约戒指。如果我,成为了足以与她共度此生的男人,而那时她还等着我的话,想要交给她的、戒指。

「……给谁?」

「你啊!」

我已经做好了觉悟。就算无法变回原来的那个她,我也会和她一起度过今后的人生。就像从前她支持着我一样,这次,轮到我来支持着她。然后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在我心里,和她一起度过的人生是最棒的了。


「给我振作一点啊!现在!我可是!在向你求婚啊!」


「……呼欸?」


「不会再说什么独自生活之类的话了,一起住吧。就从今天开始。啊,但是两边的房间果然还是都太小了所以去找个新地方吧。啊。我们……结婚吧」


我任凭气势、什么都说了。

不知为何莫名地兴奋。

她仍旧呆然地立在那里。就像绷紧到极限的弦突然断掉那样,完全脱力了,好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反应。

「那个呢——如果您能给个反应我会很高兴的?」

我轻轻地晃了晃她。

「……不是分手?」

「才不会分手啊」

「出轨?」

「既从来没有过,从今往后也一辈子不会」

「一起住?」

「嗯」

她的眼泪慢慢地渗了出来,然后仿佛能听见「呜哇——」的拟音一般,像个小女孩似地哭了出来。大概有30分钟左右吧,她一直哭着,然后,轻声说道:

「……小女子不才,余生请多关照」

让我听了那句话。

「小生不才,今后请多关照」

这回轮到我这边,如释重负(完全脱力)了。



(作者的话)

一直陪伴本作走到最终话非常感谢!这个故事到这里就完结了。如果能得到您有趣的评价就再好不过了。

后日谈……也许后日写吧。

(译者的话)

然而并没有后日谈。你给我去写这两个人重新住在一起之后女主角超依存性病娇化的故事啊!秋梨膏!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译文中有时会出现括号,其中括号前部是实际意思,括号内部是字面意思。

病娇也不都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狂魔,请不要看到病娇就误解。
也不要用杀不杀人来评判病娇的程度,那个叫做凶残程度而不是病娇度。别忘了病娇除了病,可还有娇呢。

病娇的评判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爱。
1.5k
9.8k

请选择投币数量

630

全部评论 357

  • 1
  • 2
  • 3
  • 4
  • 5
  • 6
  • 16
前往
10000
亭台六七桌 平民
病娇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累了啊..跟踪定位乃至掌握心上人的一切信息,谁又能关心病娇的身体情况呢?

24 天前 7 回复

  • 天彩虹满载 平民 回复 @永见凉花 : 病娇也会累,我哭了

    23 天前 回复

  • 凤栖梧桐树 平民 回复 @永见凉花 : 哟西,很有精神

    24 天前 回复

  • 江边一片帆 騎士 回复 @永见凉花 : 好活

    24 天前 回复

以上为热门评论
dawe_YK 騎士
这女友还没到病娇的程度吧

1 个月前 3 回复

  • 夜空ᝰ黑星 騎士 回复 @永见凉花 : 好!很有精神!

    25 天前 回复

  • dawe_YK 騎士 回复 @永见凉花 : 那之后会变病娇吧,相信翻译大佬

    1 个月前 回复

  • 永见凉花 皇帝 楼主

    : 在病娇协会,翻译说是病娇就是病娇!重来!

    1 个月前 回复

以上为热门评论
多坦坦 平民
上司还是蛮懂的嘛

16 天前 1 回复

Mr.Yao 騎士
非常有意思,病娇能量大补充!

17 天前 1 回复

MacArbiter 子爵
HE 可喜可贺

17 天前 0 回复

二货 騎士
挺好,i了

18 天前 0 回复

kitten 勳爵
针不戳

19 天前 0 回复

早风神人 子爵
哇,我看完后的感想只有:好像还不错……等等怎么就没了???

19 天前 2 回复

蝴蝶梦! 平民
突然感觉好短,不够看!

19 天前 1 回复

精灵三明治 子爵
emmmmm,不够病啊,娇倒是不错

19 天前 0 回复

KellReger 子爵
完結灑花,可喜可賀。但說好的病嬌呢...作者加油點阿

20 天前 0 回复

幻象魔声 騎士
感谢翻译

20 天前 0 回复

啊嘿颜剪刀手 子爵
女主真厉害,绑人一气呵成

20 天前 0 回复

丿莱莎 騎士
感谢翻译

20 天前 0 回复

久呵 平民
完结啦,感谢翻译

20 天前 0 回复

longsei 平民
感谢翻译,感觉意外的有真实感诶

21 天前 0 回复

祈愿、 子爵
真不戳

21 天前 0 回复

152718 騎士
真不戳

21 天前 0 回复

forNow 騎士
针不戳

21 天前 0 回复

chenhj1989 公爵
完。完。。完结了。。!
辛苦翻译了

21 天前 0 回复

Days365 子爵
總之就恭喜兩位。

21 天前 0 回复

zotac 勳爵
浪子回头金不換, 男主食了几年软飯, 最后也为了老婆重生出发, 渣男大娈身

反而女主黑化成病娇, 连工作都放棄专心跟踪男主, 还好结局是Happy End, 不是監禁play

21 天前 3 回复

  • 1
  • 2
  • 3
  • 4
  • 5
  • 6
  • 16
前往
永见凉花 皇帝
TA什么都没留下
896 粉丝
6 关注
21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