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短篇 邻座的艾琳同学偶尔会用俄语悄悄撒娇

译者的话:
这是本作在成为文库本之前,发布在《小説家になろう》上的短篇作品。
文中的设定有诸多差异,主人公的姓名、剧情的发展等与文库本多有不同,有希也完全没有出现,望周知。


邻座的艾琳同学偶尔会用俄语悄悄撒娇
只是,她不知道我会俄语。

(作者前言)
※本文中的俄语依靠的翻译软件,相当靠不住。先请谅解。如果读者中有俄罗斯人,或者不是俄罗斯人却俄语流利的大佬,请在感想一栏告诉我正确的俄语。拜托了。

********************************************

「啊,糟糕。没带英语课本。」

哎呀?奇怪。难道昨天写作业时放桌上没收?
看钟发现距离下节英语课开始还剩两分钟。去隔壁班向朋友借课本的话,时间不太够吧……没办法。

「啊,艾琳。不好意思,可以和你一起看课本吗?」

我感到稍稍抱歉,客气地向邻座的同学搭话。
然后,邻座的少女皱起眉头表示惊讶,把头转向我。

「……怎么?忘带了?」

牧艾莉莎一半惊讶一半为难地说道。全名艾莉莎·亚历山德罗芙娜·玛凯。艾琳是昵称,她也说过让同学这么叫自己。
肤如凝脂,淡色的金发与茶色的眼瞳,她是一位完美协调了日式与洋式风韵的美少女。

「是啊,好像昨天写作业时放桌上没收。不好意思,可以和我拼桌吗?」
「……倒是可以。」
「谢谢。」

我赶紧道谢,匆忙把课桌拼到一起。
可能是由于她自小接触母亲的日语,初中三年在日本生活,她的日语没有任何不协调的地方。
当然,她似乎还不太擅长读写。我刚扫了一眼她的笔记,密密麻麻全是俄语。

「话说回来,你东西是不是忘得太过头了?这个月以来已经好几次了吧。」
「哎呀,我自己倒也打算注意一点……」
「真的注意过了就不会这么忘东忘西了吧。」
「没办法吧?因为我把要注意这件事本身给忘了。」
「只是笨吧。」
「过份!」

艾琳刻薄地断言道,叹了口气一副拿我没办法的样子,又把视线转向前方悄悄说道。

「Ну, мне тоже нравится эта часть.」
「呃?什么?」
「没什么,只是说『这家伙真蠢』而已。」
「拜托别用俄语骂我。」

我那微弱的喊声使艾琳噗地露出了看傻瓜的笑容。
就在这时,上课铃响了,英语老师走了进来。

「起立!」
「「「「「老师好。」」」」」

开始上课,我们转身看向黑板。
……我假装看黑板而用余光悄悄瞥向艾琳,然后……

(呜哇,偷偷笑得够厉害。嘴角翘得厉害。)

说来奇怪,我非常清楚现在她内心的想法。大概是:「说出来了。说出来了。呜呼呼♪」
要说我为什么这么想……因为刚才的俄语,她说是「这家伙真蠢」,其实却并非如此。实际上,这位归国子女说的是:「其实,这一点我也喜欢。」

是的,我冰室将嗣其实懂俄语。
说起原因,我的爷爷对俄罗斯超级着迷,特别喜欢俄罗斯文学与电影。
因为父母都上班,我经常被托付到爷爷奶奶家,自小接触这些东西。
结果,若只看听力,我的俄语几乎到达母语级别。
说和读就没到那种程度,书写完全不行……不过听力几乎完美。所以连她小声快说的俄语我也完全听懂了。本人倒是完全没发现。

(啊~笑出来了……呃。)

我发现她看向了这边,迅速把视线落到笔记本上,若无其事地写起笔记。
这段时间里脸颊上感觉到了她火辣辣的视线。「我都告白了却没察觉到。完全没察觉到啊。呜呼呼♪」她这种想法呶呶不休地传了过来。哎呀,我倒是察觉到了哦?现在也和你一样在拼命忍耐微笑哦?

我们这奇妙的一来一回,开始于大约三个月以前。
你问我在那以前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
只是在刚进高中不久时,出于特殊的容貌和成长环境的差异,她不怎么能融入周围。看在邻座的情谊的份上,我暗中帮了她一把。
多亏爷爷给我灌输了许多俄罗斯与日本文化差异的事情,我对此相当了解。虽说一半左右值得怀疑就是了。

我稍稍协助之后,她就靠自己天生的高沟通能力不一会儿之间融入了班级。所以我帮了忙……要说的话也只是在一开始做了一点点事而已。
啊,顺便一提是我抛了话题给她:「俄罗斯人会用特别的昵称相互称呼吧?艾莉莎要怎么叫?」女同学对此感到起劲,不一会儿就定下了『艾琳』这个称呼。
如此这般,我想自己也对她融入班级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现在反倒是稳重的她更经常帮助迷糊的我。

所以,说实话我也完全不知道在哪立的旗。
只是在三个月前,她突然只对我用俄语撒娇。
是的,我绝不会忘记,那是在三个月前课间平常的对话后不久,这位混血美少女竟突然用俄语击出了爱的告白。

她当时过于若无其事,而且声音小语速又超快,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是,她在那以后一有机会就偷偷用俄语撒娇,我不可置否地领悟到:「啊,这是真的。」
到这时我也到底说不出自己懂俄语了……而且,深信我没有察觉到的她又滑稽又可爱,我完全错过了坦白的时机。
现在,她用俄语撒完娇后一脸藏不住的微笑,我一脸若无其事装作没有察觉。这副光景成为了日常。

「那就这里。好,冰室回答一下问题。」

啊,糟了。我完全没听课。
我被老师点名,急忙绞尽脑汁……但不知道的东西就是不知道。不得已猜着回答了。

「呃……D,『talking』?」
「不对,你有好好听课吗?那就……旁边的牧。」
「是,我想是B,『to talk』。」
「对了。冰室,你和女孩子贴那么近会分心我表示理解,但也要好好听课啊?」

老师开的玩笑使全班笑了起来,我故作笑容感到尴尬。
与此同时,艾琳抱着自己的身体一下子与我拉开距离。

「哎?什么?你是这么看我的?」
「才没有。」
「抱歉,可以离我远点吗?」
「说了没有!」
「喂,你们,还在上课啊。」
「「知道了。」」

被老师提醒后,我们终止了小剧场。

「Ты мне нравишься.」

啊,所以说……坐回位置时为什么要爽快地说这种话?
「我倒是这么看你的。」不对吧!不要接着忍笑啊!我全都知道了!?

我在内心尽情吐槽,却紧绷着脸向前看。
在那之后我们之间没说什么话听着课。不对,就算课桌靠在一起,不和邻座说话才正常。
只是……如果说什么也没发生,倒也不是这样。

(在做什么?在做什么啊?)

就在我打算看课本而看向艾琳的时候——
她好像在笔记本的角落写些奇怪的东西……居然是我的肖像画。她巧妙地抓住了特征,我一眼就看穿了。
……不对,我好像被画得相当呆头呆脑,细心画出淌鼻涕部分完全是在欺负人。

就在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充满恶意的肖像画时,艾琳突然抬头与我对上了视线。
艾琳立刻露出了挑衅的嘲笑,从四面八方向着肖像画划箭头,开始用俄语胡乱写些什么。

……嗯,痛快地重笔乱写乍一看以为是写什么「笨蛋」、「蠢货」等等骂人的话,然而我看了实际上写的字后发现她娇撒得乱七八糟。写的是「喜欢」、「好帅」之类。
话说,这么简单的词汇之后想查就查得到吧?近距离下游走于会不会暴露的界限之间,在享受这种刺激感?你傻吗?
好害羞!好帅是在说谁!从来没有女孩子对我说过这种话,眼睛瞎掉了吗!?

「喂,冰室,有在听课吗?」
「哎?啊,是。」
「那么请回答第10题。」
「嗯……」

老师的声音让我反射性地面向前方,我急忙看向黑板,设法寻找提示。
艾琳在旁边一脸事不关己地抿嘴而笑。
这混球……你以为是谁的错。

「呃……C?」
「错了。」
「唔……」
「噗。」

你是不是笑了呵!!很可爱倒是会原谅你!倒是会原谅你!!

我被老师提醒而旁边的艾琳笑了出来,这让我在心中对此呐喊。

……我以为这种日常以后还会继续。我以为至少到高二换班以前,这份滑稽却有些舒适的关系会继续下去。
但是,在寒假结束第三学期开始时……她已经离开日本了。


◇◇◇◇◇◇◇


『哎?这不是小艾琳吗。回来了?』
『啊,普夏的妈妈。是的,我去年年底回来的。』
『哦,这样啊。下次也来我家玩玩吧?我家的孩子也很寂寞。』
『好,下次再去。』

我和很久没见的朋友妈妈简单说了几句话,踏上回家的路。
去年年底突然传来消息,说住在海参崴的爷爷奶奶遇到了交通事故。
所幸没有生命危险,但人也上了岁数,两人都需要人护理。
没有可以托付的亲戚,又没有钱让两人一起进养老院,再加上碰巧父亲在工作单位被询问要不要回俄罗斯的总公司,正在惊讶的时候就决定搬到海参崴的爷爷奶奶家了。

因为过于匆忙,我甚至没能向在日本时照顾自己的人们好好告别。
只有一次我和母亲一起回日本办各种手续,那时和班主任以及几位取得联络的朋友直接打了招呼,却也没有办法和所有人见面,最重要的是……结果,我对最想见的人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了。

因为这副混血儿的外表,无论在俄罗斯还是在日本,大家都一直用奇怪的目光看待我,而他是唯一普通对待我的人。
无论是在好的方面还是在坏的方面,他都没有特别对待我,只把我看作艾琳这个人。他是我的……初恋。
然而……实在可笑,直到那时我都没有发现自己不知道他的联络方式。

不过,可能这样比较好。
就算我见到了他,一定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日本,事到如今说什么好呢?
不,已经说过喜欢他说了不知多少次,但他大概没有察觉到吧。在知道无法传达给他的前提下,我说了不知多少次。现在看来,这到底是好是坏……

『好冷……』

俄罗斯的冬天很冷。尤其是十二月到一月,一天里气温低于零下也不奇怪。
但是,我觉得冷并不是因为这股刮入胸口的寒风。

『……想见他。』

我不禁嘟囔了一句,无人知晓便消失在俄罗斯的寒空中……紧接着——

『啊!俄罗斯的女性都太美了!喔喔,漂亮的俄罗斯♪』

街角冷不防响起了非常好听的声音,虽说如此俄语的音调有点微妙,让我眨了眨眼睛。

『……这位时髦的爷爷是什么人?』

那里有一位日本人爷爷向两位美女搭讪(?),他像黑手党一样披着豪华的皮毛外套。

「爷爷真是,羞死人了快停下!呃。『抱歉,我在找人。她应该住在这附近,你们认识这个人吗?』」

然后,有人在旁边单手拿着手机问些什么……哎?


……


……哎?为……为什么在这里?

我呆站着,他・抬起头从手机收回视线……眼睛对上了。

「「啊。」」

然后我们同时发出了声音。
他紧跟着大喊「找到了!!」以骇人的气势向这边冲过来。
另一方面,我由于事情过于突然而不知如何是好。不,我刚才的确说了想见他。的确说了!

「哈,哈,终于找到你了。」
「呃,嗯……辛苦了?」

结果我傻站着回了意义不明的话。并不是激动的重逢也没发生什么事情。

「呃……为什么在这里?」
「问我为什么……明摆着是来看你吧?」
「不……可是,为什么在这里?」
「你之前在班里给我看过俄罗斯居住时的照片吧?因为我对那时拍下的背景感到眼熟,于是推断出了的住的地方,之后……就是老实打听了。」
「为……为什么会记得那种事情……」

的确有给他看过的印象,但那已经是半年多以前的事了。
难以置信,他平时忘性那么大却记得半年多以前只是匆匆一瞥的照片。在此基础上依靠那么细微的线索来找我,更是难以置信。
在目瞪口呆的我面前,冰室同学害羞地岔开视线说道。

「我的确忘性挺大……但可不会忘掉喜欢的女孩子给我看的东西。」
「冰室同学……」

突然的一句「喜欢」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眼里只有冰室同学,完全不在意他身后时髦的爷爷双臂绕着两位美女的肩膀打算去哪里。
出神了一瞬以后,胸口深处涌出了沸腾的喜悦——

“嗯?”
「?怎么了?」
「刚才……冰室同学是不是说了俄语?」

还说得相当流利。而且如果不是我的错觉,他好像和那位女性也能正常对话……

「啊,那个啊。」

我出于和刚才不同的理由感到惊讶,而冰室同学露出了些许尴尬的笑容……

「抱歉。我其实懂俄语。」
「哎——」

……懂俄语啊?懂,俄语。俄语……懂俄语!?

「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问我什么时候……比较小的时候?」
「是!?」

从小时候……就是说……

「你,爸……爸……」
「爸爸?」
「笨蛋!!」

我大声叫喊,势如脱兔地奔跑。
我不断地奔跑甚至无暇顾及在冻结的路面奔跑很危险。
然后我冲进了爷爷奶奶家的院子里,蹲在角落抱着头。

「哇呜呜哇!!!」

他懂俄语。意思传给他了。
那个也,这个也,啊,所有都……不管哪个都!!

「呜哇哇!!啊!!!」

糟糕,要死。这下死了。害羞死我了!不对,不如说只能去死。好,去死吧。现在马上就去死。

「喂,你没事吗?」
「唔!?」

我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肩膀,抱着头跳了起来。
我战战兢兢地转过头来,看到冰室同学惊讶地半带笑容凝视着我。
他的视线让我快要再次羞耻心爆炸。

「啊~呃,希望你先给我答复……」
「……答复?」
「刚才那个,大致算是告白……」

他挠了挠脸这么说道,我……突然目光炯炯,像平常一样大声喊道。

「笨蛋!」

然后——

『我喜欢你!』

听到这句话,冰室同学狡黠一笑——

『嗯,我知道。』

没错,他用流利的俄语回答了我。
363
920

请选择投币数量

166

全部评论 12

10000
HIPPER 騎士
笑死我了╯∀╰🤣🤣

1 年前 0 回复

tomchang 伯爵
突然發現,原來這個我看過啊,在真白找燦SUN系列時候看的

1 年前 0 回复

0701henry 騎士
相比文庫本,這個艾琳好像更可愛?!

2 年前 3 回复

  • lishijia 騎士 : 好(✪▽✪)

    1 年前 回复

平凡的人 勳爵
爱了爱了🤣🤣

2 年前 0 回复

K·可汗 子爵
书版坐火箭,那这是曲率驱动了😂

2 年前 23 回复

Guidence 伯爵
短篇直接快进,香爆了

2 年前 5 回复

折木奉太郎k 騎士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啊,虽然比较短,但是好看!

2 年前 0 回复

梦见悠然醒宫村 侯爵
这个是在真白萌发过的吗?

2 年前 1 回复

  • 梦见悠然醒宫村 侯爵

    回复 @AvalonX : 一个轻小说网站

    2 年前 回复

  • AvalonX 平民 : 想问问这个真白萌是什么?

    2 年前 回复

  • 岛牧桃华 皇帝 楼主

    :

    2 年前 回复

岛牧桃华 皇帝
病娇
7.9k 粉丝
21 关注
108 发帖

合集其他帖子

4.5 第9话 溺爱与俺様(8.31 翻译完成)

0
0

2 (1.31 第5话)(LK居然复活了,赶紧更新一下)

257652
0

新卷情报(11.7 生日+一张图)

110464
0

WEB短篇 冰室君和艾琳同学只用俄语相互撒娇

29546
0

WEB短篇 邻座的冰室君完全没察觉到我用俄语撒娇

13305
0

WEB短篇 邻座的艾琳同学偶尔会用俄语悄悄撒娇

2011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