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9

第六十六话 “小小”的恶意
奥托城,是幻岚王都的其中一个物资中转城市。最近到了秋天,开始有大量收获的食物被运送到城市里。
这说明一个问题,奥托城的交通运输状况是相当不错的。
虽然外围有着一大圈森林,但森林里是存在数条通路的,从城市外面,延伸到市中心。
而冒险者工会,作为城市里数一数二重要的地方,必然会在这些便利道路的旁边。
刻尔完成了一个B级任务,正拖着猎物前往冒险者工会。平时,刻尔会依靠飞行能力在任务地点与奥托城之间快速来回,但他还是尽可能想隐藏自己会飞的秘密。因为有可能会招惹麻烦。因此刻尔需要在无人的地方提着猎物降落,走着前往工会。
不过即使是刻尔万分小心,奥托城附近依然传出了一些传言。
关于“会飞行的勇者来到了这里的传言”。
看来艾尔斯王国的飞行勇者实在是太出名了,只要会飞的人被看到,就会被人们视作为勇者。
事实上刻尔也的确是勇者,不过是曾经的勇者。
工会到市中心外面,是一条很长的直道,刻尔正拉着猎物往前赶路。
今天任务物品是“剑齿鱼”,来自于西边的无尽之海。
获取剑齿鱼的任务难度高是因为,这种鱼需要下海捕捞,并不是在陆地上就能狩猎得到的猎物。
但对于刻尔这种会飞行的人来说,即使是深深潜入深海,他也能依靠飞行能力钻出海面。
他的飞行,在海里也能生效。
十几条剑齿鱼被巨大的渔网拖动着,在地面拉出一条黑色的水痕。每一条剑齿鱼都有着十几岁少年的身长,再加上那长在鼻子上的银白色骨剑,基本上就有两米的长度了。
简言之,每一条鱼都有着成年人类所拥有的健硕肉体。
但刻尔单手拉着渔网,看起来并不费劲。
很多来往的行人都对刻尔啧啧称奇。大多数人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刻尔,还有真正懂行的人明白在海里猎杀剑齿鱼是多么难得的事情。
他们对刻尔投去的是敬佩的目光。
对于普通的人们而言,没有什么是比一名身具力量的勇士,更加值得尊敬的了。
“啊……耳朵里还有水。”
身上海水尚未干透,刻尔侧头拍了拍耳朵让水流出来。
就快到工会了,海水里留下来的盐分有点难受啊……快回家里洗个澡。
不知不觉的,刻尔在心中已经把莉莉的家当作是自己的家了。
能够在这么舒服的家里安心定居下来,刻尔十分感激莉莉。
这时,前方有几个冒险者从工会里走了出来。从他们身上的徽章可以看出,他们的等级并不算低。
大多都是B级冒险者,只有几个后卫是C级的。
应该是老手带新手的小队。
他们面对刻尔走出工会,而刻尔面对着他们往工会的方向走。
两伙人在路上相遇交错的时候,其中一个人狠狠地碰了一下刻尔的肩膀,然后喊叫了起来。
“有人撞到我了!好疼啊!你是故意的吗!”
“……嗯?”
那几个冒险者立马就把刻尔围了起来,凶神恶煞地朝刻尔喊闹。
“喂喂喂!你把我的队友撞伤了,这可得怎么算啊?啊?”
“钱,快把钱拿出来!”
“你小子是从外地来的吧?C级冒险者就这么嚣张了吗?”
“我们的人受伤了啊!你这是什么表情,赶快谢罪啊谢罪!”
顺带一提,刻尔经过了一些任务的历练,现在已经顺利到达B级了。因为刻尔基本上都是越级做任务,升级对他而言并不难。
对方阵营里还有几名女性,她们都捏着鼻子嘲笑刻尔。
“啊啊,好臭啊,城里的清新空气总是会被没教养的人污染呢。”
“呼呼呼,还有人会在大白天拖着死鱼走在路中间么,该说是没神经还是什么的好,怎么会有这么粗俗的人。”
刻尔挑起了眉毛,就算是比较迟钝的刻尔,都知道对方是来找麻烦的了。
于是,放开手里拿着的渔网,刻尔站到对方身前,就是那个声称被刻尔撞到的人。
刻尔的眼神中毫无畏惧,也没有困扰。
对方是谁,什么身份,有着怎样的过去,看起来强不强大,根本都无关紧要,刻尔只觉得这只是件琐事罢了。
“刚才是哪边的肩膀被撞到了?是这边吗?”
刻尔的双手像蛇类一样爬上了对方的肩膀。
“喂,你想干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冲云霄的惨叫声撕破了秋日的宁静,要说刻尔做了什么,他仅仅只是把对方肩膀受伤的胡言化作现实而已。
把人类的身体当作物品一样拆卸,对方的手臂单纯就像是挂在肩膀上的一样。这是把手臂骨头扭错位的一种做法,原理很简单,手臂的骨头无法连上肩膀了。当然,刻尔不是专门的人体专家,有可能在拆卸肩膀的过程中,把对方的骨头捏碎了一点。
当然,伤者的同伴可不会就这样放过刻尔,他们各自拿起武器,刀、剑、法杖上的宝石都闪闪发亮。
刀光剑影,火焰雷电齐飞。
那是战士们所挥动的武器,那是魔法师们在释放魔法的光芒。
但很可惜,他们并不是刻尔的对手。
不一会儿,倒在地上的,就不止那个肩膀受伤的人了。
那些闹事的冒险者们全都倒在地上呻吟。
“真可惜啊,就你们的话,不是我的对手。”
刻尔拍拍手掌,像个刚刚料理完毕的厨师一样。
“不、不……可能,你身上感受不到一点魔力……你到底是什么人!”
其中一个地上的冒险者狰狞着表情,痛苦地询问着刻尔,看来他的伤势并不轻微。
“啊,有混血巨人的卫兵们来了,要麻烦了呀,这事情。”
刻尔看到了远处走来的高大卫兵们。因为他们是巨人混血,所以比普通人要高大不少。
于是,刻尔蹲下来,抓住那个说话冒险者的头发。
“刚才,你们是想向我下死手的吧?有前锋,有后卫,在街道上释放魔法,到底是谁让你来的呢?”
“……”
“是贝格尔吗?”
“……”
虽然对方依然没有说话,但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似乎他也明白自己找错对手了,看到刻尔的表情,他知道与刻尔敌对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其实我对幕后指使是谁,根本就没兴趣。待会卫兵们过来的时候,你们就说自己跌倒的吧。”
“……”
“在这条街道上,我不觉得那个幕后指使会比我的剑更快。而且,我不是没有魔力,感受一下吧。”
浩瀚如海的魔力透过刻尔的手触及到了对方的身体。
那个人的脸色变得青白,那个样子像是初出茅庐的冒险者第一次遇到凶猛的野兽一样。
刻尔叹了口气,重新扛起渔网,往工会那边进发。
即使那几个冒险者侮蔑刻尔,说向卫兵们说刻尔有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刻尔抱着由佳飞离这座城市罢了。
亦或者说杀掉三五个卫兵?
成群的巨人或者混血巨人我肯定是打不过,而且听说巨人这么离谱的体型,还能培养出魔法师,单单是想到那巨型的身躯能蕴含多少魔力就感觉很恐怖了。
但这都无所谓。
很难想象巨人们会为了这些不强的冒险者而选择和我作对吧?最多也就找这些不成气候的流氓地痞来找我麻烦了。
刻尔的这个想法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肯定会晕倒。竟然把一整队B、C级冒险者当作是路边来的小流氓。
这些人的水平还是不太够啊。
如果是卡洛尔、法莲、玛德琳三个围攻我,估计就能把全盛时期的我给杀掉了。
真的是,太可惜了。
虽然这只是件小事情,但刻尔还是觉得自己的内心变沉重了,稍稍染上了些许阴霾。

第六十七话 说要拯救他人的爱哭鬼
刻尔最近成为B级冒险者了,金币挣得也不少。
总之,等莉莉帮刻尔造好武器,刻尔肯定能够出得起余款。
美中不足的是,偶尔会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骚扰。不过刻尔将那些骚扰合理解决了。
有一些骚然刻尔的人说他们是贝格尔指使的,刻尔对此保留意见。
因为在艾尔斯王国从军的时候,刻尔遇到的栽赃现象并不少见。
曾经,刻尔为了取得士兵的指挥权,把某个贵族杀掉了。然后这个贵族的政治敌人派杀手把这个贵族的全家上下都杀了个一干二净。最后结果就是刻尔承担了一切。
只有勇者小队的成员们是知道刻尔没干这种事情。因为那个贵族的家人死去之时,刻尔带领着勇者小队和魔族作战。
事实真相是如何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权力集团想要发布怎样的真相。
不过都是一些琐事。
刻尔曾经是个勇者,有足够的压制力解决任何问题。
嘛,换个普通人的话,应该早就死掉了,或者是被赶出这个城市。
好在我不是一个“普通”人。没有贵族头协,还有一身力量。
此时,刻尔坐在荒野亭里,翘着二郎腿,啜饮女服务生端上来的苹果汁。
秋天,正是收获红苹果的最佳季节。
刻尔并不是一个人出来的,他的对面坐着泪眼汪汪的卡丽坦。
“呜……呜——咳咳——呜”
哭得稀里哗啦啊。
在哭泣的女孩子面前,刻尔只能做一个安静的男子。
刻尔遇到卡丽坦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今天是个天气不会太热的美好日子,刻尔哼着愉快的小曲走在路上,他正要前往工会接任务挣钱。
然后熟悉的啜泣声就传进刻尔的耳朵里了。
我是听过这个声音的,一个令人值得同情的声音……
是卡丽坦用手背捂着眼睛在流泪,她背后是一幢富丽堂皇的房子,她就站在房子的大门口,不难想象她是被房子里的人赶了出来。
“又怎么了啊……杰顿又去找女人了?”
刻尔用了两个“又”,说明杰顿找女人的次数之频繁超越人们的想象。
“我、我没有哭。”
面对站在自己面前的刻尔,卡丽坦快速地擦了一下眼泪,用红彤彤的双眼瞪着刻尔。
“我可没说你哭,到底怎么了?”
“不关你的事吧,哼。”
“的确不关我的事……”
刻尔在思考怎么回话。
卡丽坦的这个表情,让刻尔想起了自己还在威斯瓦兹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刻尔目击了法莲与凯伊有一腿的时候,刻尔在半空中看着他们吃着苹果。
那时候的苹果很甜。
总言之就是逞强吧,即使是苦涩的事情,也得如同蜜糖一样吞下去,即使是想要哭出来,也只能装作没哭的样子。
“卡丽坦,最近我终于升到B级冒险者了,我请你吃个饭吧。”
刻尔唐突地提出邀请。
“你怎么这么快……喂,你该不会是作弊了吧!”
“我的实力不需要作弊,只不过能快速飞行节省了来回路途的时间而已。”
“啊,的确是个道理——不对!就算这样也太快了吧!你做任务都不会受伤,不需要修养的吗?”
“一天一个任务啊,你都S级了,我很快也能达到吧。不过现在讨论这个不重要,你来不来?我听说荒野亭买了很多无尽之海的海鲜,这个季节正好适合吃饭吧。”
秋季不仅仅是收获的季节,还是幻岚王都发起新一轮朝贡的季节。这时候已经有运满食物的马车断断续续地到达奥托城了,为了过冬,奥托城必须攒够足够的食物。特别是在需要养活许多巨人的情况下。
“吃饭是什么时候都需要吃的……不分季节……”
刻尔打断了卡丽坦的话,直接询问道。
“那你来不来嘛。”
似乎被刻尔那稍显强势的询问稍微吓到了,卡丽坦怯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那个样子就像是被父母问责的孩子一样,生怕会被责骂。
在荒野亭中,刻尔喝着苹果汁,了解了卡丽坦现在遇到的困境。
顺带一提,卡丽坦面前有一大块剑齿鱼腩,那是荒野亭的厨师们用特制的酱汁红烧而成,正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只不过卡丽坦并不像由佳那般边吃边说,而是秉持着贵族的优雅使用刀叉用餐,同时向刻尔说明事情的前因后果。
杰顿最近一直在考虑如何拯救爱莎。某一天他浑身是伤地从外面回来,从那时候开始,他就一直在想尽办法要拯救爱莎。
比以前更加急迫,更加努力,也更加痴狂。
“浑身是伤吗,该不会他身上铠甲有个巨大的凹陷吧。”
“嗯?你怎么知道?”
“猜的。”
“哼……然后啊,杰顿他……”
卡丽坦虽然觉得刻尔存在可疑的地方,但没有追究下去,现在杰顿身上发生的改变才更加重要。
杰顿开始到处寻找奥托城里的巨人、混血巨人的贵族、官员、领导人们谈判。
谈判内容是要给人类和巨人一样的平等权利,不许巨人们吃人,也不许巨人们吃空人类所生产出来的食物。
现在的巨人们,几乎都是靠人类供养着。他们食量大到恐怖,基本上无法自给自足,如果不靠抢掠的话,每年都会饿死很多巨人。
而杰顿最后的一项请求则是,解放巨人的巫女,让爱莎自由。
听到这里,一个疑问从刻尔的心底浮出了水面。这个疑问一直缠绕在他的心上,令他不吐不快。
“卡丽坦,在杰顿想要救由佳的时候,是担心我是个坏人,担心由佳的人身安全。那么‘拯救’爱莎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我看她过得挺自由的啊,她身上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事吗?”
“由佳是谁?”
卡丽坦愣了。
“是牛肉面啊……你怎么连这个都忘了,S级魔法师的记忆有这么差吗?”
“哦、哦,抱歉。最近的确是……有点忙啊……”
泪水又涌上了眼眶,但她努努力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刻尔在心中为卡丽坦鼓劲:做得很好哦,你已经很努力了。这时候就是要忍耐,没有哭出来的你是值得骄傲的!
“话说刻尔,你是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奥托城的事情就到这里来了啊。虽然我来这里的次数也不多,但在旅行的时候稍微打听一下目的地点的相关传闻是很正常的吧。”
“这个忠告铭记在心。所以说,爱莎这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我和杰顿也是到了这个城市之后才知道那个女孩子是巨人巫女的,的确令人同情。我不能阻止正确的杰顿,因为他的确是正确的。那个女孩子应该得到拯救。”
存在应该维护的东西,存在应该去做的事情。
摒除名誉、财富、虚荣之后,每个人的心里会留下一些雪白的、真诚的事物。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行动的原动力。
如果说为了拯救他人的心情会发光,那此时的卡丽坦无疑是在发光吧。
她说:“这可能是同情,可能是怜悯,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肯定不会去多管闲事。但我的青梅竹马都决定这么做了,我也只能一起跟上了。”
卡丽坦在那瞬间闪闪发光,不是会刺眼的光,是能够点亮昏暗角落的一点小小的柔光。

第六十八话 奥托城的故事
荒野亭里,卡丽坦和刻尔面对面坐着,她向刻尔诉说着这座城市与巨人巫女的故事。
相传很多年前,混乱之地是一个庞大的帝国。这个帝国是某个英雄所建立的。几乎整部帝国的建国历史都在传颂着那位英雄的功绩。
那位英雄是个人类,但却得到了很多少数种族的支持,建立了这个多种族的帝国。这里的少数种族,是指数量较少的种族。
巨人族,就包括在上述所说的“少数种族”里。
奥托城就是那位英雄和巨人们所建立的城市,象征着巨人与人类的友谊。
在过去战乱的时代,各个国家和种族纷战不休,令整片土地陷入战火的焚烧,无论是谁都难以脱身其中。
英雄带领着人类与巨人们建立了奥托城,由人类在城市内圈发展生产,巨人在外圈森林里保护人类的安全,这就是奥托城的由来。
可能现在的人们是无法想象奥托城是这样来的吧,就连巨人居住的那片巨木森林,都是英雄寻求精灵们的帮助种植起来的,不然粗壮到这么异常的乔木,哪有可能这么轻易地长成一片树林呢?
英雄相信多个种族们可以和谐共处,他自身也寻求多个种族的帮助与理解。
最终他成功了,这个奥托城就是英雄的功绩之一。
英雄是个伟大的人,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城市。
遗憾的是,许多年后,这座城市成为对人类的诅咒。
因为英雄建立这座城市不仅仅是依靠友爱与梦想的,他还使用了一个魔法。
一个能够聚集人类的魔法。
英雄让精灵们所种植的巨木森林,是起着魔法阵作用的,在这个魔法里面的区域都要受到这个魔法的支配。
这个魔法就是“聚人魔法”。
聚人魔法的作用很简单,就是尽可能地吸引人类过来居住,同时尽可能地减少人类的外出。
这个魔法的功能仅此而已,类似于一种精神暗示。
后来就造就了奥托城这种畸形的城市。由于魔法的作用,大量的人类聚集在城市里面,让这个城市成为商业与贸易的中心,但同时,贫困的人们只能居住在城市外围,甚至可能变成巨人们的诱食。
繁华的商业发展与破败的贫民窟,以及森林里需要供养的巨人们,这就组成了这座名为奥托城的城市。
人们想要从这座城市逃脱,也无法从这座城市逃脱。
——想要挣钱?
——来奥托城吧!
——想要买东西?
——来奥托城吧!
——想要美女?
——来奥托城吧!
附近的所有金钱、女人、物资都聚集在这座城市,倒不如说想要过上好生活就必须来这座城市。离开了奥托城,即使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东西,因为大部分的物资都运送见到这里来了。
奥托城就是一个漩涡,附近的人类都知道这里有生命危险,但为了金钱、为了生存,还是拼命地挤向这座魔性的城市。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聚人魔法,只要有那个魔法,人们就不会轻易地从那座城市散去。
那这么强力的魔法,是由什么人来维持的呢?
答案呼之欲出,就是“巨人巫女”。
由人类所选出来的巨人巫女,经过仪式后,会和魔法联系起来,成为聚人魔法的维系者。而聚人魔法会反过来保护巨人巫女的生命安全,让巫女不会受到巨人的伤害。
其中,爱莎就是下一代的巨人巫女。
成为巨人巫女的仪式有两次,其中一次是在年幼的时候,举行仪式让巫女联系上魔法。
而第二次是在前代巫女死后,经过第二次仪式的巫女才会正式成为巨人巫女,担任维系魔法的职责。
而爱莎则是从小就被选为是巨人巫女,经过了第一次的仪式。
只要她经过第二次仪式,就可以正式成为巨人巫女了。
“成为巨人巫女不好么,爱莎天天让我救她,该不会是她和巨人之间存在死仇吧?”
刻尔面前有四个很大的玻璃杯,曾经在杯子里的苹果汁已经喝空了。
刚在几分钟之前,刻尔点了第五杯。因为卡丽坦说的故事很长。
“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刻尔。因为第二次仪式,就是成为巨人的新娘。”
“……”
听到这个答案,刻尔被吓了一跳。他想起了巨人那两三米、四五米、甚至五六米的体型,然后再对比印象中的爱莎——
不可能的吧。
刻尔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事实就是如此。只有和巨人成婚,并怀孕产下巨人的孩子,才能从根本上维系这个魔法。”
卡丽坦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这个魔法不像是传统的那种魔法,而是类似于祭祀一样的仪式。只要在奥托城里献上人类女人作为‘祭品’,就可以继续维系这个魔法。”
所谓的祭品,就是指和巨人结婚的女人了。
“和巨人结婚啊……虽然听起来挺惨的,但世界上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是很常见的事情,有必要用上‘拯救’这个词吗?”
刻尔无所谓地说出这番话,实际上深深地捅了在场两人一刀。
刻尔:勇者小队里唯一一个没有对象的勇者。
卡丽坦:自己的青梅竹马天天围着其他女人转。
“……刻尔,我觉得你有时候说话需要控制一点……”
“抱歉……”
刻尔真诚地道歉。
“巨人的巫女在奥托城里,绝对不会受到巨人的伤害。所有的巨人包括混血都会保护巫女的性命。”
“这不是挺好的嘛。”
“但巫女需要和巨人结婚。”
“问题也不大。”
“还要生下巨人的孩子。”
“……”
“听说巨人巫女大多数死于难产,剩下活下来的那些人,也会在生产数年后因为身体衰弱而死亡。”
“……”
刻尔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些很低俗的画面。毕竟他是看过女勇者们和凯伊搞在一起的情形的,然后把凯伊换成三五米高的巨人——
原本的爱情故事瞬间就变成恐怖故事了。
“对的,刻尔,就是你现在的这个表情。我第一次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应该也是你脸上的这个表情。”
卡丽坦优雅地将最后一块鱼腩用叉子送入口中,在品味的同时轻微点头认可,她对这道菜应该是十分满意的吧。
所以在吃完这一份之后,卡丽坦自然而然地又点了一份。
“卡丽坦,你确定?说实话我不是心疼钱,再来一份你确定吗?”
刻尔的脸颊抽搐了。
前几天,刻尔才刚捕捉过剑齿鱼,他是知道这种鱼的体型大小的。然后荒野亭的厨师为了完美地展示鱼腩的肥美,就把红烧鱼腩做得尽可能大块一点。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端上来的鱼腩,非常鲜美滑嫩,但却是用一个大托盘一样的盘子端了上来。
一个大托盘上面,是一整块光滑流油的鱼腩。
先不说身为男性的刻尔,他实在是想不到卡丽坦能够吃这个连吃两份。
顺带一提,剑齿鱼是B级任务的猎物,卡丽坦一大口咬下去就是一个金币。
“因为最近心灵很受伤,要在肚子上补回来啊啊啊啊啊——”
“你从小和杰顿一起长大,应该习惯了他经常跑去招惹其他女孩子了吧。你应该习惯了才对。”
“主要是很受挫啊……明明我和杰顿都决定了要拯救那孩子,但我们什么都做不到……这几天我们已经跑了好些混血贵族那里了,我们想让那些贵族停止这个仪式,但几乎没有人愿意听我们说……”
听到卡丽坦和杰顿的方案,刻尔思考片刻。
“这个办法是你想的?”
“杰顿让我这么做的……因为我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我这么说吧,是个蠢办法,但也只能这么做。”
刻尔作出了认可的评价。因为就算是“勇者”,估计也没办法在一群巨人面前暴力突破。
暴力没法使用,那剩下的办法就只剩下愚蠢的谈话了。
没有筹码的谈话,就是愚蠢到家的。
“……我每次说到一半,都会被赶出来……被那些人当成是有病的女人,还会被人怀疑是不是个天生的傻瓜……我、我好想揍他们一顿啊……明明他们是对无辜女孩子视若无睹的烂人,我还不得不求他们……”
卡丽坦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下来了。
那不是感叹自己无能的泪水,纯粹年轻女孩子在认识到社会现实的委屈。
明明是S级冒险者,明明在魔法方面的造诣无论是在军队,还是在魔法研究机关都能大放异彩。
但在这个巨人所统治的城市里,一个S级冒险者并不能发挥很大的作用。
因此,奥托城的城主才会大量招募高级冒险者参与任务,如果数个冒险者有用的话,那也就不需要大肆招募了。
“刻、刻尔,我该怎么办啊……这样下去,我不会被杰顿嫌弃吧……明明是个什么都做不到的女人,努力到今天却、却这么一无是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卡丽坦的话语已经明显带着哭腔了。
周围的客人们开始窃窃私语。他们是听不到刻尔和卡丽坦在聊什么的,因此他们只能依靠现场的情况来推断刻尔和卡丽坦的关系。
——冷静喝着苹果汁的刻尔。
——边哭一边吃饭的卡丽坦,而且卡丽坦吃的东西还特别贵。
——卡丽坦还一直在问刻尔怎么办。
结论:这个男人应该是在请女孩子吃分手饭。
这是理所当然的判断。
于是在不知不觉中,刻尔在荒野亭里的风评下降了。
以后刻尔才会了解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成为了始乱终弃的“渣男”。

第六十九话 杰顿看到了……
“哎呀,太难看了。拿去,快擦擦。”
刻尔抽了一大堆纸巾出来,让卡丽坦快擦擦自己的脸。
在卡丽坦冷静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无所适从的刻尔只能是静静地陪着她。刻尔和卡丽坦原本只是在路上偶然相见的路人而已,没有深厚的羁绊,也没有值得回忆的过去,因此面对卡丽坦脆弱的模样,刻尔并不清楚应该怎么办。
把握不住相处方式,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有一点不甚明了,那就是该保持怎样的距离感。
不过按照目前来说,这样的距离感就够了。作为一个陪她聊天的熟人。
刻尔打定主意,因此他的面前又多了一个装苹果汁的空杯子。他不知道,在周围客人们的心目中,刻尔已经变成了一个“女朋友明明在哭,你却只是在一旁看着的渣男”。
——这时候应该抱上去啊混蛋!
——所以我才说男人都是些木头脑袋,连女人心里想要什么都不懂。
——可惜了那个女孩子,遇到了个什么都用钱来解决的男人。
群情激奋,义愤填膺。
遗憾的是,刻尔并不会读心术,他只能淡定地坐在一旁,偶尔看向街道上的美好景色。
待卡丽坦真正冷静下来,刻尔为解决她的问题,打算向她透露一些比较机密的内容。
“其实巨人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你不需要担心。城主打算在秋天的时候对巨人们发动进攻。”
刻尔的声音很小,处于能被卡丽坦听到,又刚好被嘈杂声掩盖过去的程度。
“诶?假的?真的?”
“我听爱莎说的。不能保证事实的真实性。好像是说,城主通过工会招募你们这群高级冒险者过来,就是为了歼灭巨木森林里的巨人。”
“真的?但城主就是混血巨人耶。我很难想象那个城主会支持人类。”
“你见过城主了?”
“嗯。参与招募任务的时候,我们见过了一次发布任务的人,就是城主。”
卡丽坦开始讲述自己参与招募任务时发生的事情。
工会的招募任务,时间是整个秋天,报酬丰厚,任务内容未定。
有意参加的高级冒险者,到工会前台登记,然后会被安排和任务发布者城主见面,经过城主的筛选后,就能成为招募任务的正式成员。
那时,卡丽坦、杰顿、温迪妮一起去见城主,本来温迪妮是不想来的,但经不住杰顿软磨硬泡。
那天,刚好是温迪妮知道前代勇者结局的第二天。
城主是个身高两米高一点的混血巨人,他的身高在混血巨人里面算是矮的。
卡丽坦记得那名城主的眼神十分犀利,但也仅此而已了。
“难道爱莎在骗我吗?”
刻尔皱了皱眉。
“我单纯就可能性讨论,不是说城主就一定不会想歼灭巨人,而是说可能性比较低而已。”
卡丽坦继续大快朵颐,毕竟美食在前,少有人能抵挡食物的诱惑。
刻尔沉思半刻,说出自己的想法。
“有没可能是这么一回事呢?只要歼灭所有的纯血巨人,自己就是奥托城的最高统治者了。”
“但杀掉了其他的纯血巨人,人类还会服从他的领导吗?”
“他不仅是城主,在指挥冒险者歼灭巨人之后,他就是奥托城的英雄了。”
“英雄……的确,但他还是没有理由歼灭巨人啊,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奥托城的城主了,还有什么值得铤而走险的呢?如果失败了肯定会死的,巨人王肯定会杀了他。”
“巨人王?”
“这座城市最强大的人,虽然平时不管事情,但却是这座城市里真正的统治者。”
“详细说一说?如果想要解救这个城市里的人类,需要战胜这个人么。”
“不是需要战胜巨人王,而是需要得到巨人王的许可。”
卡丽坦正襟危坐,腰骨挺得笔直,嘴角抿紧。
“刻尔,虽然我不知道勇者到底有多强,但巨人王是混乱之地最强大的人之一,并不比艾尔斯王国的勇者差。他担任着幻岚王都的执法官。”
刻尔听说过幻岚王都的执法官。
那是混乱之地最强大的人们,也是强制执行朝贡的暴力组织。
幻岚王都每年两次的朝贡,会从王都里派出执政官收取物资。
同时也会派出执法官,惩罚不上缴物资的领地。
无论领地有多么强大的武装,但在执法官的暴力执法下,目前没有任何人能够违抗幻岚王都的强制征收。
执法官的数量极度稀少,有些执法官会单独行动,一个人惩罚不服从收缴的领地,也有执法官会带领军队攻打拒不朝贡的城市。
凡是有执法官途经的地方,都会化作荒野。
“是吗?真的这么强大?”
刻尔斜着眼睛,对卡丽坦说的巨人王有点不以为意。
“我在混乱之地冒险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次执法官‘执法’。我不想过多描述什么,那并不是普通人能够到达的领域。”
“就连你都这么说?即使是有和你同级别的冒险者当前卫,也无法打败他们吗?”
“刻尔,你知道的,S级冒险者有很多,但勇者只有数个,执法官也只有数个。能够在一个国家成为顶点的人,都不容易对付”
“……”
卡丽坦十分认真,刻尔也端正了自己的态度。
太阳光从窗外斜斜地射入室内,将两人的半张脸都照进黑色阴影里了。
眼神对视,氛围稍微紧绷。
荒野亭里的所有嘈杂和喧嚣都已经消失,只有一丝虚无的交流将两人联系起来。
执法官们很强。
卡丽坦将执法官很强的这个事实传达给刻尔了。
刻尔默默地点点头,说:“我明白了。”
“很好。”
卡丽坦满意地笑了。
今天的这段进餐时间,刻尔陪着卡丽坦吃了一顿饭,聊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唯一的收获是,卡丽坦吃了顿好的,刻尔喝了十大杯苹果汁。
刻尔和卡丽坦两人走出了荒野亭。他们两个都没有发觉工会前台小姐迪丝雅在角落的地方和同事们吃饭。
一群前台女孩子瞄着刻尔和卡丽坦,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八卦。在她们看来,一个女性S级冒险者和一个男性冒险者说不定擦出了熊熊大火。特别刻尔是最近冒险者升级最快的新星,和某些高等冒险者有瓜葛并不奇怪。
“迪丝雅,你怎么觉得?那个叫刻尔的小帅哥不是经常找你交任务的吗?”
“诶呀,我怎么知道啊……”
迪丝雅的回答并不积极,因此她那些同事自顾自地和感兴趣的人聊开了。
“呜哇,你看那女的凸出来的肚子,该不会是怀上了吧?”
“说不定是那个女的在外面不小心怀上了,找刻尔接盘呢。”
“这个想法太恶趣味了吧,哈哈哈。”
“所以说,迪丝雅怎么觉得?是刻尔不小心搞大了那个女的肚子,还是那个女的找刻尔接盘?”
话题再次抛到迪丝雅身上,迪丝雅非常无奈地回答:“你们别猜了,刻尔先生应该是有女伴的不是吗?那几次来他都带着一个黑色头发的女孩子。”
“哇,这个男人不简单啊,渣得不简单或者是老实得不简单,二选一!”
听着自己同事们那些笑闹的闲聊,迪丝雅看着刻尔离去的背影扶了扶额头。
那是眉间全是无奈和不知如何是好的复杂情绪。
刻尔先生,你和卡丽坦小姐的事情快点解决吧,不然你在我们工会里的风评可就一落千丈了啊。
然而,事情刚好和迪丝雅想的完全相反。
刻尔和卡丽坦什么事情都没有解决,什么事情都没有约定。
卡丽坦作为一个艾尔斯王国的贵族,在混乱之地自然无法发挥什么作用。
作为单个的S级冒险者,她无法对付奥托城里的所有巨人。
如果想要拯救爱莎的话,她只能和杰顿一起找当地的权贵们帮忙。
但刻尔觉得杰顿和卡丽坦值得尊敬,因为他自己不会主动帮助爱莎。即使是现在,刻尔也只是觉得爱莎值得同情而已。
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在于城主在工会发布的招募任务,听说是城主为了打败巨人们所组织起来的。
如果刻尔升级来得及的话,应该也会参加招募任务,帮助爱莎脱离困境吧。
不过刻尔从本心上出发,并不是为了爱莎,而是为了挣钱罢了。只要挣到钱,就能让自己的生活过的更加美好。
希望能来得及升到等级A。
两人在荒野亭门口前分别。
“刻尔,等一等。”
卡丽坦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刻尔。
“嗯?”
“饭钱。”
一个小袋子放在了刻尔的手上,里面装的是钱币。
“我不是说我请客吗?”
“那个鱼很贵耶,我怎么可能让你出钱。而且你上次不是说很缺钱吗?”
卡丽坦没好气地说,而刻尔则是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啦,我又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说了要请客就请客。”
“刻尔,其实我觉得挺奇怪的。”
“有什么奇怪的?”
卡丽坦笑出了声。
“奇怪啊。我还记得你那时候见人就要钱呢,现在又这么大方了。”
“因为现在多少有点钱了啊。”
“其实我在想,你是真的想要钱吗?看你大花手脚的样子,也不像商人那样会用钱来做生意,单纯只是用做任务的钱生活。”
“你这样说,我也不懂怎么回答呀,除了钱,我还能是为了什么?”
“嗯……总之你不像是为了钱的守财奴。我总觉得赚钱是你达到目标的一个手段,而不是结果。啊,你该不会是那种想要为娼妓赎身的嫖客吧?”
刻尔听到这个答案哑然失笑。
“开什么玩笑,女孩子都像你这么想象力丰富的吗?结婚成家生活都要钱啊。”
“嗯……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形容呢,这种感觉……按照你勇者的力量,赚钱是相当容易的。无论是当雇佣兵还是当杀手,甚至就当个高级冒险者都能挣很多钱……但我总觉得你挣钱有其他目的,像是不得不努力挣钱一样。”
“你吃饭吃傻了吧。伸出手来。”
“诶?”
卡丽坦下意识地伸出手,刻尔动作飞快,不一会儿就把刚才的钱袋子绑在她的手腕上了。
“啊,刚才喝水喝的太多了,我先借个厕所,再见了啊。”
刻尔快速转身返还荒野亭,让留在原地的卡丽坦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手腕。
“怎么老是让我欠你的人情啊……勇者大人……”
0
0

请选择投币数量

1

全部评论 1

10000
银白的天空 騎士 楼主
还行

22 天前 0 回复

银白的天空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78 粉丝
0 关注
94 发帖

合集其他帖子

148

419
0

147

452
0

146

504
0

没有主角参与的幕后 32

499
0

66-69(蛮多人反映看不到这几话,因此补档)

259
0

66-69

29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