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主角参与的幕后 其43-44

没有主角参与的幕后 其四十三 我尊敬他,你们不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越来越冷了。
法莲和玛德琳穿的衣服远远不够御寒,塞勒斯也不可能会好心给些衣服。
她们紧紧地靠在一起,用彼此的体温来取暖。
有一天,塞勒斯出现了。他身后不仅跟着他那个美女参谋,还有脚步踉跄的卡洛尔。
卡洛尔脸色苍白,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像是大病初愈的一样。
这次,塞勒斯从牢房外面进来了。玛德琳很想往塞勒斯脸上来一发魔法,但挡在他身前的兽人和卡洛尔打消了她的想法。
时至今日,两名勇者还是只能在牢房角落瑟瑟发抖,对着塞勒斯敢怒不敢言。
塞勒斯和女参谋在靠近牢房门的附近,卡洛尔和几个兽人挡在塞勒斯和两名勇者之间。
兽人们手上都拿着火把。
依靠着火把的火光,塞勒斯还让兽人们将火把往法莲和玛德琳的脸上照。
“哈哈哈,勇者们,这几天的生活怎么样?你们还满意吗?”
法莲和玛德琳没有说话。
笑容在塞勒斯的脸上荡漾着,像是从天上掉落到湖面上的水滴,荡漾开来,越来越大。
可以知道,法莲和玛德琳很不满意,但塞勒斯本人相当满意了。
“哎呀,两位,你们的头发怎么都乱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你们的眼睛,该不会是几天没合眼了吧?嗯……勇者们是对我准备的房间不满意么,我感觉我已经做到了最好啊。”
塞勒斯那假惺惺的笑容,彻底触怒了玛德琳。
另外的法莲不是不会发怒,而是前几天的恐怖经历,将她打怕了。
相比于玛德琳,她只是个治愈术师而已。
玛德琳朝塞勒斯叫骂道:“魔族就不要搞那些小动作了吧?直接杀掉我们几个不是更好么?我们好歹也是勇者,我们不接受这种侮辱!还有你!卡洛尔!你什么时候站在魔族那边的!”
“不是的……”
卡洛尔的情绪非常低沉,一点都不像是看到同伴的样子。她的模样,类似于心死。空白空虚的表情,毫无神采的眼神,以及一张苍白的脸。
完全是个病人。
而塞勒斯则是收起了那浅薄的笑容,恢复成了平时那副刻薄的模样。
“今天我和这位卡洛尔小姐过来,是因为她受的伤快治好了。身体还是有一点虚弱,但下地行走应该是没问题了。”
“受伤?她能受什么伤?还有刻尔,你的那个朋友,快让他出来给我们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玛德琳像只暴怒的狮子,在她身后的法莲也不住点头,对玛德琳的问话表示赞同。
她们是真的开始觉得,是刻尔勾结魔族,让威斯瓦兹沦陷的。
法莲忘记了安东尼奥是她去找的,玛德琳忘记了当时是她伙同其他人将刻尔关了起来。
“你问刻尔?”
塞勒斯皱起了眉头,似乎这个问题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困扰、难看的表情在这阴冷的地牢里,造就了一种冷肃的氛围。
“对啊!刻尔在哪?你不是他的朋友么?”
“嗯……”塞勒斯咧嘴笑了:“他啊,他已经死了。我的部下告诉我,勇者刻尔当场自爆,已经死在外边了。顺带一提,没有全尸。”
这下子可不是冷肃的氛围了。
一整间牢房都变成了一座坟墓。
站着的人,都变成了一座墓碑。
“诶……刻尔……他死了?”
最先喃喃出声的是法莲。
卡洛尔不敢看法莲的脸,她低下了头。
而塞勒斯更加放肆地笑出了声。
“哈哈哈——是啊!一直阻挡魔族的勇者终于死了!虽然也干掉了我不少人,但他终于死了!这位卡洛尔小姐可是目击者哦,她亲眼看到了刻尔的自爆与死亡!而且正是由于她被卷入了自爆和魔法轰炸里面,她才会受到重伤!”
“刻尔……他死了?”玛德琳不敢相信塞勒斯说的话,也不愿意相信:“说谎可不好啊,身为魔军的统领。”
玛德琳还能保持暂时的冷静。
她认定塞勒斯在说谎。
“信不信随你。反正这位卡洛尔是目击者哦。她应该是看到了刻尔爆炸的那一瞬间。”塞勒斯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枚小小金币,将它弹起来,又任由它落到地面上:“他用魔力自爆后,只留下了这个东西。”
法莲赶紧将那枚小小金币捡了起来,那是有着克洛伊头像的金币,也是塞勒斯口中,刻尔唯一的遗物。
那金币边缘留有磨损的痕迹,表面有着火焰燃烧过的焦黑。
很多玛德琳用火焰魔法轰炸过的地方,都会产生这样的焦黑。
法莲失魂落魄地坐在地面上,玛德琳难以置信地夺过了金币,反复确认那是不是刻尔的东西。她忘了,她之前就没有详细看过这枚金币是怎样的,那么她又如何确认这是不是刻尔的那枚金币呢?
玛德琳向法莲确认这是不是刻尔的东西,法莲点了点头。
玛德琳向卡洛尔发问,这是不是刻尔的金币,卡洛尔心虚而又痛苦地别开了视线。
卡洛尔早就知道了刻尔死亡的消息。她刚从重伤中醒来的时候,像个疯子一样全身乱动,天天龇牙咧嘴的不像个人。可是,无论她怎么闹,她的身体都是虚弱的。不仅被刻尔的自爆炸到了,还被魔族魔法师用来杀刻尔的魔法击中了。
她那虚弱重伤的身体,无法支撑她的胡闹。
直到今天。
就算再怎么难受,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
这个令卡洛尔内心裂开的事实。
“怎么会……这样……”
玛德琳瘫倒在墙上。冬天的寒意从墙上传递过来,刺痛了她的身体,刺痛了她的心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过当然会变成这样啦,我这次出动军队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杀掉他嘛。”
塞勒斯耸耸肩膀,似乎是在说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
“可你们不是朋友么!”
法莲叫得撕心裂肺,就算如此,她的声音还是很好听。
正如刻尔曾经夸赞过她的那样。
“对,我们是朋友。所以他非死不可。不过我最奇怪的是,你们真的是勇者吗?竟然不知道刻尔有我这么一个朋友?我和刻尔的关系也很简单。我为他提供魔族的军事据点位置,他帮我杀掉那些坐在我头上的魔族,这样我不就能快速升职了嘛。”
塞勒斯一步步地走向玛德琳,他身前当然有个兽人举着火把,并时刻保证着塞勒斯的人身安全。
“……哼,你就不怕你这些部下背叛你,将这话向其他人告密么……”
玛德琳还在嘴硬。
“这根本就无关紧要,一两句话而已,随便他们说了。最重要的是,我能够为魔军带来成果和胜利,我能够引导魔军走向更好的道路,这是魔王都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塞勒斯十分得意地摩挲着下巴:“你看,我这不是攻下的威斯瓦兹,并杀掉了最令人头疼的勇者了么。”
“唔……!”
“你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刻尔什么都没告诉给你们听么?哈哈哈,看样子我的确是刻尔最好的朋友了。喂喂,你们勇者要继续努力一下啊,不然既当不好勇者,也当不好比人的朋友。”
塞勒斯的话响彻三人的内心。
正如塞勒斯所说,她们不了解刻尔,甚至她们彼此之间都相处不融洽。
玛德琳嫉妒法莲的贵族地位,又看不起卡洛尔的智商。
法莲讨厌玛德琳的市侩,又以上位者的姿态同情着卡洛尔。
卡洛尔无比羡慕着,玛德琳和法莲能够和刻尔谈心交流,并认为这是自己难以做到的事情。
没理会陷入沉默状态的三名少女,塞勒斯继续说下去。
“刻尔实在是太强了啊。不趁现在将他解决掉的话,万一真的让他讨伐了魔王,我们这些魔族可就惨了。所以他必须死。就算是为了我的将来,他也必须死在这里。哎,不过与之相比,另外的几个勇者,貌似没有刻尔那么强呢。”
“竟然背叛朋友,对朋友下手,你就没有任何心痛的地方么!”
法莲紧捏着那枚金币,质问着塞勒斯。
“我当然心痛啊。我在心里都不知道为他哀悼多少次了——不过,刻尔的勇者同伴们似乎没有资格指责我呢,让他一个人深入敌营,我可做不出这种事情。”
其实塞勒斯完全做得出来。
他这样说,是为了调笑眼前的三名勇者罢了。
“那、那是……刻尔他、他平时也是……”
法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塞勒斯用浮夸的嗓音打断了:“哈哈哈,平时你们就一直让刻尔做这种断后的事情,你们该是多么好的‘同伴’啊!”
法莲无话可说了,面对塞勒斯的讥讽,她也没法说什么。
这种工作在平时,确实基本上都是由刻尔解决的,偶尔也会让卡洛尔负责。
塞勒斯说中了。
他说的是事实。
“这样看来,你们勇者内部也存在很多问题啊。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刻尔不愿意告诉你们关于我的事情了。他是害怕被侮蔑为叛徒吧。”
说中了。
“说实话,他变弱了之后,我有料想过,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实力下降,不会再突击魔军的指挥部了呢?我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想到的是,他在那天夜里,还是毫不犹豫地冲向了我们这边的指挥中心,冲得好像是不要命的一样。让我猜一猜,他还没有结交到心仪的对象吧?从我带军的经验来说,不要命的,通常都是还没成家的。要命的,都是有家室的。因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死了,妻子下半辈子会过得非常辛苦。”
从某种意义上的说中了。
“再让我做一个大胆的猜测。隔壁抓回来的那个男的,也是勇者。但大部分魔军对他的评价很差,认为他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被称作为勇者。那么那个男的,是不是因为你们的关系,才能成为勇者呢?比如说,他和你们三个中的某人,存在婚约之类的东西?所以他也自然而然地成为勇者了?”
好像说中了,又好像没说中。
塞勒斯认为按照一般的情况,凯伊是绝对没法成为勇者的。
那么凯伊很有可能是因为沾了妻子、伴侣的光,才成为勇者的。
可惜的是,塞勒斯猜错了。
正确的答案是,勇者们为了沾凯伊的光,才决定和他搞在一起。卡洛尔或许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其他原因、其他理由。
“总——之——!那天,我本来只是想着,在冬天之前来一个正式的进攻。本来嘛,我也没想过能将威斯瓦兹打下来。”
塞勒斯说的是事实。
按照他原本的设想,只要想办法将刻尔从城堡里引出来杀掉,就是个不错的成果了。
他其实对于城堡是否能够攻陷,不抱太大的期望。
威斯瓦兹的空虚程度,令塞勒斯都感到吃惊了。
“可没想到啊,你们在刻尔变弱了之后,是这么的无能。所以说能攻下这座城堡,属于我都没想到的意外。”
塞勒斯的话,沉甸甸地压在三名勇者的心里。
这是她们这几年的旅途中,第一次被魔族认为是“无能”。

没有主角参与的幕后 其四十四 情书
玛德琳靠在墙壁上,身心发冷。
凯伊被抓到了,刻尔死了。
卡洛尔就在自己前面,脸色惨白。
一切的希望都已经断绝,而且眼前还有个塞勒斯在出言讽刺。
兽人举着火把跟随着塞勒斯,塞勒斯依靠火光端详着玛德琳的脸。玛德琳的表情越是痛苦,塞勒斯就越是愉悦。
不知不觉的,塞勒斯也靠近了墙边。他身边的火把也照到了墙面附近。
塞勒斯发现了这墙上有些什么东西。
地牢相当昏暗,平时只有牢房在的那一面,是有火光照明的,其他墙面上,都是一片昏暗。
塞勒斯让好几个兽人同时举起火把,照亮了牢房里的墙面。
那墙面上,刻着很多歪歪扭扭的文字。
大小不一。
法莲、玛德琳、卡洛尔为此而惊讶,更加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文字的内容。
其中一面墙上的文字,是这样开头的:
致玛德琳姐姐:
姐姐你是后面才进来的勇者。
不知道你是不是会因此而存在疏离感呢?
我向你学习到了很多东西,我也尽可能地,将我知道的东西告诉给你。
为了让你尽早融入这个队伍,这个以讨伐魔王为目的的勇这小队。
在这短短的两年时间中,我看到了姐姐很多不同的地方。
有冒失的地方、成熟的地方、也有个别不冷静的地方。
我以前思考问题的时候,思维相当单纯。
经过你的指点,我才能够想明白很多事情。
谢谢你。
这或许是我第一次接触成熟的魅力吧,大人总是那么的理智、周到,能想到很多事情。
我想我应该是喜欢过你的。
在知道了你和凯伊的关系之后,才这样告诉你,我是不是太不成熟了呢?
虽然我不像凯伊那样,具备为你承诺将来的能力。
但是,姐姐是个很好的人,我保证。
希望姐姐能有个美好的将来吧,即使你将来的路上没有我的存在。
另一面墙上的文字,是这样的:
致圣女大人:
“圣女大人”写习惯了,忘了现在要改成法莲了啊。
刻上去的文字不好改,我就直接这样写下去了。
我第一次遇到法莲的时候,是在四年前。
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的蓝眼睛。
我知道那是贵族的象征,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够到的东西。
更不用说,法莲还是太阳神教的圣女,地位高贵。
而且还是勇者,将要踏上讨伐魔王的旅途。
我那时候就认识到,你是个多么了不起的女孩子啊。
高贵、圣洁、纯粹。
我以为你会是个很难相处的人。
可是你却在我面前显露出了普通人的一面。
平易近人,脾气又很好。
甚至愿意教导我这种农民出身的孩子,学会读书写字。
我在这一路上,接受了你多少的帮助啊。
不过我也保护了你很多次,算是扯平了吧。
圣女法莲是个好女孩,我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
而且,她也是我曾经爱过的人。
唔唔唔,这样会不会太花心了呢?
但刻在这里的字,应该很难被人发现吧,无所谓了。
最后,法莲。
虽然那天我说你是个贱人。
但那不是真心话哦。
你那温柔的笑容,我会一直记着的。
让它存在于我的心中。
写给法莲的内容戛然而止,这是刻尔最后留给法莲的话。
这两面墙上的话,是刻尔送给两名女勇者的话。那么,第三面墙上,肯定就是写给卡洛尔的话了。
可惜的是,卡洛尔看不懂文字。
卡洛尔只知道,法莲和玛德琳看完了墙上的内容,跪趴在地上,泣不成声。
而塞勒斯的嘴边则是露出了尖锐的冷笑。
卡洛尔还是什么都没能理解,什么都没能知道。或许她在妒忌法莲的那一刻,明白了对爱人的占有欲,可还是有很多东西,是她没能知道的。
无法传达。
无论是刻尔对她的感情,还是她对刻尔的感情。
不过卡洛尔也不是个石头一样的人。
她看到泪如雨下的两名同伴,受到那悲怆的情绪影响,泪水也从她的眼角中流了下来。
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悲伤溢满了内心。
刚好又看到了两名同伴在哭。
卡洛尔的情绪也绷不住了。
刻尔,她的青梅竹马,死在她的面前。
永远都无法回来了。
不会对她微笑,不会在她身边,不会带她前进。
刻尔的名字,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存在,再也无法成为现实,来到她的身边了。
三个哭泣的女勇者,她们的哭声竟然盖过了隔壁的声响。
隔壁牢房的凯伊和女兽人们怎么嚎叫,都无法压过这悲怆的哭声。
魔军总指挥置身于这闹剧一样的哭声中,他很想哈哈大笑。
嘴巴捂住,还是有嗤嗤的笑声从指缝中传出来。
腰弯得头颈快碰到地面上了,眉眼间的笑意完全无法阻止。
像个小丑。
恸哭与愉悦之间,这牢房里就是一片混沌。
女参谋在一旁尬笑着,她搞不明白自己上司在想笑什么。旁边的兽人士兵更是摸不着头脑,他们用眼神与周围的同胞交流意见,得出了一个结论:人类和魔族都是些脑子很好,但又很容易出现疯子的种族。
又哭又笑,即使是冬日的寒风,都无法冻结牢房里的情绪。
憋着、一直憋着笑声的塞勒斯,释放完了他的愉悦后,他挺直了腰,再次成为魔军总指挥。
嘴边浅浅的笑容还是有点想要发笑,讥讽的意思布满整张中年人的脸。
塞勒斯看到眼前的三名女勇者,就想笑。
是用尽所有刻薄言辞,去嘲笑她们的那种笑。
“嘎嘎哈哈啊,这就是勇者刻尔的末路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笑死我了。没想到我的人生中还能出现这种调剂品,真的是太有意思了!”塞勒斯粗厚的嗓音相当没品地回荡在整个空间里:“从我第一次见到刻尔开始,我就不曾停下对英雄结局的猜测了!但我可从来没想过,曾经的英雄会自爆死在我的陷阱里,而他最后的遗言则是刻在地牢里面!还是写给三个女人的!”
“刻尔……写给我们的?”
卡洛尔对塞勒斯说的话起了反应。她看到墙上的文字,大概能明白那是刻尔写的东西,因为这间牢房就是关过刻尔的那间牢房。
但卡洛尔是看不懂文字的,她甚至看不懂刻尔写给她的遗言。
“遗言啊,这就是英雄的遗言!太渺小了,英雄所留下来的东西竟然只有这个程度么?哦,刻尔写的这些,对他来说并不是遗言,只不过因为他死了,所以才自动变成遗言!只不过,你们有资格让刻尔留下遗言吗?我对此产生怀疑啊。”塞勒斯说的话相当刻薄,而且都是针对在场三名勇者的,可没有任何一个人还嘴,她们只是一个劲的流泪:“刻尔一旦变弱了,艾尔斯的军势就变得如此不成样子!士气、实力、士兵数量,统统都不行!还有姗姗来迟的援军,你们真的和刻尔一样,是艾尔斯的勇者么?”
玛德琳和法莲的肩膀抖了一下,她们不敢看塞勒斯的脸,只是面对着刻尔刻下字迹的那面墙壁哭泣。
“呐!能不能帮我念一下墙上说了什么,求你了!”
卡洛尔完全不理会塞勒斯说了什么,她恳求着塞勒斯帮她念一念墙上的文字。
“不要。”
塞勒斯吐了下舌头,对着卡洛尔做了个鬼脸。
接着,他让兽人将法莲和玛德琳推出了牢房。法莲和玛德琳像是丢了魂一样任人摆布,也没有其他意见,心里空荡荡的,任由兽人推着她们走动。
而得不到良好回应的卡洛尔,则是抱紧了塞勒斯的大腿。
“呐!求求你了!刻尔说了什么,告诉我吧!”
“噫!你好烦!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你过来!你告诉她!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
塞勒斯拼命地抖了几下腿,好不容易才将腿从卡洛尔的怀抱中抽出来。就那么一点时间,塞勒斯的裤腿已经沾上了卡洛尔的鼻涕和泪水。
他让他的参谋留下来,为卡洛尔讲解刻尔的留言,然后带着法莲和玛德琳离开了地牢。
女参谋富怀着同情心,她从后面轻轻地抱着卡洛尔的肩膀,耐心地跟卡洛尔讲述墙上的字迹。
同为女性,她无法对卡洛尔那张哭得稀里哗啦的脸置之不理。
卡洛尔像是孩子一样,听从着女参谋讲的话语。

PS:群号:604241308
每次三女章节的讨论度都特别高啊…………
三女这“粉丝”真多
9
200

请选择投币数量

21

全部评论 13

10000
竹取瓜翁 平民
只能说当初欠下的债,终归是要还的

3 年前 4 回复

梦魂应留驻 子爵
主角那边剧情没啥意思,王道剧情老一套,三女这边以及后面主角和三女碰面才是最刺激的剧情😆

3 年前 8 回复

罗素 子爵
我熬夜看堡垒之夜的大事件,不能说震撼,只能说屌爆了。😋

3 年前 0 回复

桐谷宇 伯爵
我还以为女参谋是勾引克洛伊前未婚夫的那个来着。。。看来不是

3 年前 0 回复

天灵碎梦 伯爵
所以之前硬币的磨损就是用来刻字的吗  真是绝了

3 年前 7 回复

化祤 子爵
一群小丑搁这开会呢,不过这么多人里法师也是最小丑的一个

3 年前 7 回复

mhmnz2 伯爵
不是三女粉丝多,是想看她们吃瘪的人多,至于主角那边大概就是王道剧情,不难猜

3 年前 6 回复

  • 小裁 子爵 : 呵呵,都带着“ ”,是讽刺呀🤣

    3 年前 回复

小裁 子爵
啧,不够呀,就这?

3 年前 0 回复

魂断本能寺 勳爵
女参谋真的好暖啊,
顺带塞勒斯除了精神变态以外确实是这几个人里最了解刻尔的人。
还有这货能一直活到现在,看人的眼力和谋略还是过关的,虽然是个变态(遗憾)

3 年前 7 回复

cyt00178 騎士
世界名画《三个婊子和黄毛的受难》
“这是谁?”
“勇者刻尔”
“躺在他怀里撒娇的女人呢?”
“他的妻子克洛伊,特鲁伊,尤佳etc”
“三个女人和黄毛呢”
“他们在地牢里受刑”

3 年前 20 回复

  • wen880225 子爵

    : 雖然是老梗了 但每次看到都會笑出來

    3 年前 回复

xx1900xx 勳爵
第一!

3 年前 1 回复

银白的天空 勳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76 粉丝
0 关注
119 发帖

合集其他帖子

176

317
0

174-175

507
0

172-173

512
0

171

564
0

没有主角参与的幕后 其45

461
0

没有主角参与的幕后 其43-44

73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