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的求婚3:琉璃的骑士》试阅

序章 那日的决心至今仍在

人生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而时间的流动则是一条单向道。

如果说有哪一个瞬间决定了不夜城琉璃的人生,那一定是那一天,一定是的。

七年前的那天,在不夜城本家的宅邸内,年幼的琉璃正坐在家主面前。

她的母亲立于后方,周围是一群戴着面具的少女。

真是一个奇妙的房间,但是琉璃既没有感到不可思议,也没有觉得讨厌,只是盯着房间的深处。

理由只有一个——名为决心的火焰在琉璃的心中燃烧。

「你是……认真的吗?」

房间上层的御帘后,响起了平静的声音。

「是的」

琉璃盯着御帘内的身影,冷静地回答道。

「我要,成为魔术师,比任何人都要强的魔术师。无论怎样的灭亡因子都能讨伐的魔术师」

听了琉璃的话,周围的少女轻声地笑了出来。

——不过,这也难怪。连第一显现都做不到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她们的反应也理所当然的。

「安静」

——但是,御帘后面响起的声音,使得少女们集体噤了声。

「琉璃,魔术师的强大在于内心,你真的做好觉悟了吗?」

「是的」

琉璃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了,然后又继续道。

「如果有仇视世界的东西,就由我来全部打倒。而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会变得更强。所以——」

琉璃轻轻地握起了拳头。

「——就让哥哥,做一个普通人吧」



 

第一章 本家来信 骑士激动

——世界,染上了五彩的颜色。

玖珂无色坐在凭空出现的摩天大楼边缘,眺望着眼前展开的奇妙景象。

真是奇妙的景象,无边无际的广阔空间,像切蛋糕一样地分成五份,而每一份却又展现出不一样的景致。就像是把画有不同图案的明信片随心所欲地拼接在一起一样。

这根本不像是现实中能看到的光景。老实说,如果是之前的无色看的这番景象,一定会以为是在做梦或产生幻觉了。

不过,如今这或许已经成为理所应当了。

毕竟,现在聚集在这里的都是——

世界上首屈一指的魔术师。

「——我再来将这次的事件简要地说明一下吧」

澄澈的声音在五彩的世界里响起。

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声音传遍了整个广阔空间的各个角落。

「<影之楼阁>所属魔术师鸨岛喰良于不久前前往<空隙庭园>参加魔术交流战的契机,率领大量眷族发起袭击。目的是封印在<庭园>图书馆地下的神话级灭亡因子<乌洛波洛斯>的心脏,以及身体其他部分封印设施的情报。她将其夺取后,开始逃亡了。现在正在搜索中,她的下落目前还不可知

声音的主人是一位黑发黑眸的少女,她有着清澈的眼睛,不漏情感的嘴角,全身覆盖着单色的侍从服。

名为乌丸黑衣,<庭园>学园长的侍从。

她现在正在无色的后方——也就是横着的高层建筑的窗户上,挺身直立着。

「原来如此——」

回应黑衣的话的,是一个低沉的男声。

似乎是为了配合他,无色右手边展现的景色,脉动般微微摇晃起来。

那里展现出来的是,在红月光的照耀下,令人毛骨悚然的空间。连绵的枯木,贫瘠的大地,而在那之中,一栋尖塔般高耸的洋房,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在那边的椅子上,坐着一名高高的男子。

年龄的话——当然,凭借外表判断魔术师的年龄是靠不住的——大概是四十多岁吧。戴着圆形的有色眼镜,全身被长长的外套覆盖着。

尽管隔着相当一段距离,但无论是声音还是样貌,都能清楚感知到。

红莲堂永宗,魔术师养成机关<灰烬的灵峰>的学园长。

「<乌洛波洛斯>,封印的神话级灭亡因子居然复活了,还是和人类魔术师融合了——有那个鸨岛喰良的照片吗?

「有的」

黑衣简短地回答道,右手在巨大的平板电脑的屏幕上滑动。

然后在这个空间的中央,巨大的少女的样子被放映出来。

那是个打扮华丽的少女,粉红的发色,戴着很多耳环。像是自拍一样摆出姿势,还给了一个Wink。

实话说,她的那副样子和现场的气氛,有亿点点不匹配。

「……就没有别的了吗?」

「也不是没有」

听到了来自红莲堂的「忠言」,黑衣的手动了起来。

于是,空间中央放映的巨大画像,变成了别的东西。

穿着奇怪衣服的喰良。

Cos成女仆的喰良。

衣服被史莱姆溶解,差点就要打马赛克的喰良。

「可以了」

结果,最初的那个是最稳重的,红莲堂放弃般地叹了口气。

「还有其他的注意事项吗」

「有的,她的术式【上上绮罗星】,据说可以将「知名度」转换成魔力。也就是说,知道她的人,意识到她的存在的人越多,她就越强」

「真麻烦,连这边的警戒心也能当成食粮吗?」

「就是这样,当然——」

说着,黑衣的手动了起来。

取代立体画像显示出来的是视频。

「——呀吼——!克拉拉频道的时间到了哦——。克拉拉家庭的各位,今天也克拉克拉地想着克拉拉吗?今天呢,有点想做一个实验。课题是,「不死者真的死不了吗?」」

为什么。

旋涡中心的魔术师,鸨岛喰良正应用着轻快的口头语言和夸张的身体语言。

「……这是?」

「几小时前,上传到魔术师专用视频网站「魔管」的视频」

黑衣垂下视线说道。

是的,尽管喰良刚刚在<庭园>上演了一场大戏,但她还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继续投稿视频。

「当然,已经向运营的公司提出了封禁账号的请求。但是,似乎是在使用新注册的账号,或着眷族的账号进行游击式投稿的样子。也就是所谓的捉迷藏」

黑衣的话,让红莲堂感觉有点头疼,用手扶住了额头。

「这个搞笑女就是,神话级灭亡因子?」

「——不能以貌取人」

回复红莲堂这句话的是,没有任何语调的电子音。

声音主人的身份很快就得知了,和红莲堂那时一样,无色左手边的景色微微脉动。

那边展现出来的是,用点描绘出的游戏画面一般的空间。分辨率本就很低的风景逐渐模糊,在那正中心,一位驼背的男人就坐在那里。

他眼神阴翳,手脚消瘦,戴着一副皮革面具,遮住了血色不佳的脸的下半部分。

魔术师养成机关<黄昏的街衢>学园长•志黄守吠人,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和红莲堂一样,是这个会议邀请的魔术师之一。

「这个少女是与<乌洛波洛斯>的融合体,将百名以上的魔术师变成不死者,然后袭击了<庭园>。只要这是事实,那就足够了。多余的事会干扰判断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不管对手是谁,我都不会掉以轻心」

红莲堂有些不耐烦地回答道。

但是,志黄守像是毫不在意地继续说。

「而且,从外表上看,你可是个可以的中年男人」

「你还是那么多话啊」

「我不知道你那是什么造型啊,圆形眼镜是不是太过了」

「一下子又多说了两句!」

红莲堂忍不住大声喊起来。可能是有点不好意思吧,仔细看会发现他脸红了。

然后,看到了这样的舌战,这次无色右边深处的景色蠢蠢欲动起来。

让人联想到豪华和风建筑内部装修的景象。层层叠叠的双排依次打开,露出最里面的御帘。

隔着它,可以隐约看到一个人侧靠着手样子的影子。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可以,但是——」

帘子深处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不夜城青绪,魔术师养成机关<虚之方舟>的学园长。

「首先要弄清楚责任所在。

——对吧,龙胆?」

「......」

青绪的话,让这个空间里最后一个人的肩膀颤抖了一下。

那是年纪大约一三四岁的少女,扎成一束的头发,精悍的面容。而那能让人清楚感觉到坚定意志的眉毛,现在扭曲得很厉害。

那个少女的存在,在这个空间是极端异质的。

理由很简单——因为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她不是魔术师养成机关的负责人。

似乎是为了表明这一点,只有她周围的景象,是一间以白色为基调的会议室。在广阔的空间里,孤零零地摆着一把椅子。

少女的名字是紫苑寺龙胆,隶属于<影之楼阁>的学生魔术师。

作为学生的龙胆被邀请到这里的理由大致有两个。

一个是因为她是<楼阁>园长紫苑寺晓星的直系玄孙。

然后,另一个是因为在先前的事件中,<楼阁>的核心魔术师大部分被喰良变成了不死者。

「彩祸让鸨岛喰良逃走是事实……不过,这是由于不死性的关系 ?将超过一百名敌人突然袭击,成功击退。这样的手腕应该得到赞扬,而不是声讨。」

青绪注视着龙胆的脸,继续说道。

「——那么,<楼阁>到底在做什么呢?包括学园长在内的一百多名魔术师被<乌洛波洛斯>变成眷族,却没有任何人发现异常吗?」

「这、这个……」

青绪尖锐的话语,让龙胆一时语塞。

但青绪并没有收手的意思,继续说道。

「我说龙胆,你能告诉我吗?你的高祖父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沦落为肮脏的不死者的呢?还是说事到如今连这点都不知道呢?

——真是的,紫苑寺翁真让人不省心啊。如果只是无能也就罢了,居然还成为灭亡因子的走狗,对人类拉弓射箭。还不如老老实实地死去呢。」

听到这话,原本羞耻地低着头的龙胆抬起头来,目光锐利。

「此番之事……作为<影之楼阁>代理代表,我深感惭愧,无论是怎样的批评和声讨,我都愿意接受。但是,请您收回对我高祖父的侮辱……!」

龙胆伴着无声的愤怒,发出声音。

她的手微微颤抖,脸上冒着冷汗。这也难怪,生气是当然的,但对方毕竟是魔术师养成机关的负责人。学生发表意见的强大对手,紧张和恐惧充斥肺腑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青绪似乎对龙胆的决心一笑置之,手里的扇子摇动,御帘后的影子晃动起来。

「侮辱?真是不可思议。对<楼阁>来说,陈述事实就是侮辱吗?那么该怎么说呢?紫苑寺晓星身为学园长,却是一个连学生的突袭都没注意到的愚者吗?啊——,,难道说是对鸨岛喰良动了心思什么的吗,我还以为他早就不行了,没想到那家伙还很年轻啊。」

「……!」

龙胆似乎再也忍不下去了,把椅子向后一倒,猛地站了起来。

然后龙胆就那样深深地低下了腰,在她的手上和肩膀上,出现了两道闪闪发光的纹样

界纹。是现代魔术师使用显现术式时出现的纹样。

「第二显现-【陨铁一文字】!」

念出这个名字的同时,她的腰间突然出现了一把粗糙的太刀。

第二显现。将魔力化为物质的显现术式第二阶段

也就是说,龙胆对青绪采取了临战状态。

「……啊拉?」

看到这幅样子,就连青绪也改变了语气。

「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在「这里」拿武器对着人可不是开玩笑的。还是说,你也被<乌洛波洛斯>收入囊中了?还真是一脉相承呢。」

「不要再说了!」

随着一声怒吼,龙胆从地上跳了起来。

恐怕是用了什么术式吧,她的身体以子弹般的速度,直线逼近青绪。

「姆——」

但是青绪丝毫没有慌张的样子,她摇着扇子。

配合这个动作,御帘前出现了巨大的鸟的样子的蓝色鬼火。

迫近的龙胆,准备迎击的青绪。马上,两人的显现体就会发生激烈的冲突。

「彩祸大人。」

「——嗯」

随着黑衣的声音,无色手一挥,下个瞬间。

龙胆和青绪两个人之间——

摩天大楼从天而降。

「咦!?」

「阿拉——」

巨大的建筑物从龙胆的面前掠过,砸向地面,将世界的边界压得支离破碎,随即又消散在空气中。

「你们两个都冷静一点」

无色安抚着两人说。而从无色的喉咙里发出明显不是男人的声音。

但是,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现在的无色并不是无色

额头和肩膀上覆盖着的是,闪闪发光的长发。

整张脸就像所有要素都按照黄金比例构成的。

端坐在正中间的,是充满幻想色彩的极彩色双眸。

对,在那里的,并不是男高中生玖珂无色,而是统领魔术师养成机关<空隙的庭园>的魔女久远崎彩祸。

「龙胆」

「我……我在」

无色呼唤龙胆的名字,而龙胆反声答道。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不该把剑指向她。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能收起剑吗?」

「是——非常抱歉……

龙胆像是掉了什么东西一样,老老实实地低下头,抹去了界纹和刀。

无色看过这些,又看向青绪。

「青绪,你也是。不管怎么说,你的话都太过分了。你也去向龙胆道歉吧。」

听无色这么说,青绪用满不在乎的语调说。

「是啊,我言过了,对不起。」

「……不」

龙胆虽然还是一副难以接受的样子。但她现在似乎明白了自己行为的问题,露出苦恼的表情。

尘埃落定——虽然还说不上,但两个人都暂时收敛了起来。

红莲堂和志黄守见状,也是各有反应。

「真是的,适可而止吧。魔术师之前引起议论怎么办?」

「嘛,不是挺好的吗?。如果不是在「这里」,我倒是有点儿兴趣。这个年轻的魔术师会怎么挑战那个不夜域青绪呢?」

「你啊」

放着不管的话,那边又会又新的舌战开始。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无色夸张地咳了一下

「那么,来商量具体的对策吧,

——乌洛波洛斯,也就是鸨岛喰良,必须要讨伐。大家,请把力量借给我吧」

大约六十分钟后,学园长会议结束了。

说实话,大部分时间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无色一直尽量保持一副淡定从容的表情。如果回答不上来,就一边夸张地点点头一边向黑衣求助,这是事先约定好的。

要求刚加入‹庭园›不久的无色能完美应对,属实有些大可不必了。

在这个场合,无色最大的作用,就是向其他学园的学园长宣告,彩祸依旧健在的事实。

「那么,大概就这样吧。拜托了,各位」

确认达成协议后,无色环视着大家说道。

对这实质性的闭会宣言,学园长们都表示出认同。

「啊,那我先告辞了。希望下次见面没有这么多麻烦事」

说着,红莲堂打了一个响指。

然后,配合着这个,红莲堂的身影和他所在的红色空间如烟霞般云消雾散。

只留下了简朴如会议室一般的景色。

「那么,我也走了,详细的数据稍后发给我吧。

接着,志黄守发出夹杂着轻微噪音的电子声音。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的身体被噪点吞没了。

片刻,志黄守和包围他的空间也像刚才的红莲堂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喔,喔喔……」

龙胆一边感叹一边看着眼前的光景,不知是不是注意到了无色等人的视线,肩膀猛地一震。

「那个,那我也告辞了」

「啊,谢谢你特意抽出时间来」

「不……这边才是,给您添麻烦了」

龙胆诚惶诚恐地说着,来回看红莲堂和志黄守两人曾经待过的地方,畏怯地喊道。

「……抱,抱歉。可以就普通地走吗?」

「当然。」

对于龙胆有些不安的问话,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大概是看到两人不可思议的离开方式,觉得自己也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吧。

那种样子微妙的有点可爱,让无色不由得想把绷着的脸放松下来——还是忍住了。感觉如果在这里笑了,她会更加羞愧的。

「那么……」

龙胆小心地行了个礼,动作生硬地向后走去。

突然,她好像想到什么,停了下来,把脸转向无色的方向。

「高祖父他——紫苑寺晓星还活着吧?」

「是的,想杀也杀不了」

回答的是黑衣,内容听起来就算是是打趣或挖苦也不奇怪,但她的口气完全没有那样的意思。实际上,这只是在单纯地陈述事实。

听到这句话,龙胆皱起眉头。

「我也知道不可能的,见面这种事——」

「这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如果只是想要见一面的话,那我就不建议你去了。如果你尊敬紫苑寺翁的话,就更是如此。」

「……」

龙胆咬紧牙关,面向无色他们。

「……虽然比不上你们的程度,但我会竭尽全力。把<乌洛波洛斯>,——把鸨岛喰良打倒吧」

她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最后又瞪着青绪那边,对着无色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后,便离开了。龙胆的身影消失了。

看过这些,场上剩下的最后一个人——不夜城青绪,从御帘后面发出了声音。

「——真是年轻呢」

她摇着扇子继续说。

「对不合理的事情怀有强烈的愤怒,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情感了。不……正确地说,可能是已经习惯了,甚至有点羡慕她了。」
「羡慕吗——完全听不出来啊」

注意到无色翻了白眼,青绪稍稍耸了耸肩

「我对她没有恶意哦」

「真的吗?」

无色摇了摇头,能在毫无恶意的前提下,把话说到那种程度,某种意义上是种才能也说不定。

「嗯,当然」

青绪对那句话表示了肯定,「但是」又继续道。

「但对紫苑寺翁就不一样了,我对他充满了轻蔑和厌恶。身为学园的管理者,却在灭亡因子的阵营袭击人类,杀多少次都不够。——嘛,就是因为杀不了才有问题吧」
「……不要说得那么难听嘛,神话级和其他的灭亡因子不同,是超出我们常识的存在。这一点你自己也知道的吧?」

听到无色的话,青绪瞬间噤了声。

这是事先从黑衣那里听到的情报——青绪是和彩祸一起讨伐神话级灭亡因子<利维坦>的魔术师。

「……正因为如此,我们绝不能输给减亡因子。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做什么。奋战没有意义,赞扬没有价值,也没有颁给魔术师的英勇战斗奖。而我们则必须不时拿出成效——是这样吧,彩祸」

「青绪……?」

察觉到青绪的声音带着的浓重憎恶,无色微微皱起眉头。

「……?」

然后,青绪的身影好像察觉到违和感一般,微微歪着头。

「……你是彩祸,没错吧?」

「……!?」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无色感到心跳加速。

难道说,是识破了无色的真面目吗?

无色凭借惊人的集中力和近乎偏执的观察力,尽可能再现了彩祸的举止和语调。不过,这个世界上所谓完美的东西(除了彩祸的美貌)是不存在的,或许她是在某种意想不到的地方察觉到了违和。

由于被御策遮挡,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无色向黑衣投去了求助的视线。

「……」

但是黑衣却面不改色地看着两人的对话。

一瞬间,无色以为她已经死心了——但不是的。

她是在做「乌丸黑衣」会做的事,用自己的行动来提示无色

无色见状,嘴角动了动。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你是觉得我变幽默了吗?还是说,我变美了呢?」
「……」

过了一会儿,青绪轻轻地叹了口气。

「抱歉,我说了奇怪的话」

「不,不用在意」

为了不让青绪察觉自己内心的动摇,无色这么说着,而青绪则打起精神继续说道。

「那就再来一次吧,时隔良久再次和你说上话,真是太好了,彩祸——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的话,本来可以再隆重一点的」

「啊啊——确实是这样呢。那就下次请我来参加茶会吧,我要最好的红茶配上纸杯蛋糕。」

「哈哈,那可真是让人期待呢。我衷心希望那会是打倒<乌洛波洛斯>后的庆功宴」

而后,青绪换了个话题。

「——琉璃还好吗?那个孩子,连封信都不往家写」

突然说出的这个名字,让无色的眉头微微一动。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成为话题的学生不夜城琉璃,就是无色的妹妹。

话虽如此,在和她的对话中出现这个名字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她的姓也是不夜域。

无色不知道是,母亲的娘家不夜城家,在魔术的世界里是有名的大族。

也就是说,虽然不太清楚具体的关系,但青绪应该是琉璃和无色的亲戚。

「啊,不用担心。每天都很开心的样子——实力无可挑剔,魔术师等级也达到了S级。让我轻松了很多呢」

「姆……这样啊」

听了无色的话,青绪发出了意味深长的声音。

「那就好。明明是硬着头皮闯进<庭园>的,要是毫无成果的话还是很让人苦恼的」

青绪说着话,颇有感触地抬起脸。

「是啊——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嗯?」

「没什么」

青绪像是为了掩饰,用扇子遮住了嘴。嘛,就算不这么做有御帘挡着也看不见。

「那我也该告辞了。」

「啊啊……之后再见。」

「嗯……神话级灭亡因子的嚣张跋扈不能忍受,一定要讨伐它——我也会竭尽全力的。」

青绪说完最后这句话之后,她周围的景色就像被青色的火焰燃尽一般消失了。

——结果,这里就只剩下无色和黑衣。

「……呼」

在意识到这一点的片刻之后,无色像绷紧的弦断了似的,呼出一口气。

与此同时,无色的坐着的摩天大楼消失了,周围的景色也恢复了原样。

两人所在的地方,是煞风景的会议室。相对于面积的大小,因为摆放的东西很少,所以显得格外空旷。

「辛苦了」

身后的黑衣用慰问的语气说道,而无色苦笑着看向那边。

「……不要紧吧?最后好像被怀疑了」

「不夜城学园长基本上都是那个样子。彩祸大人还健在的时候,她也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或是毫无意义地用镰刀来招惹」

「……原来如此」

无色苦笑着,又叹了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这都对心脏很不好。」

他一边说,一边抬起自己的右手,回忆刚才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场景。

被分成五种颜色的空间,龙胆和青绪的争执,以及阻止了这一切的彩祸的摩天大楼——

从无色的视角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出现伤亡也不奇怪的修罗场,连心跳都还没有平息下来。

但黑衣非常冷静地继续说。

「不用担心。刚才我已经说明过了,大家并不是真的在这里。刚刚那确实是一个问题,所以要阻止她们。不过就算真的动了刀子,也不会死。」

是的,刚才在无色眼前展开的,是使用了魔术的投影体。

也就是,魔术师式的远程会议。这个房间,施加了根据进入的人的魔力,来改变景色的术式。

「但是,意识还和自己联系在一起——话是这么说的吧。强烈的刺激会使身体发生痉挛。」

「不会——死的」

「……是吗?」
黑衣斩钉截铁的话语,让无色身上渗出了冷汗。

但对黑衣来说,这似乎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她像是为了转换话题说了「那么」之后又接着。

「虽说能采取的措施有限,但既然方针已经定下来了,现在就让我们尽力而为吧」

「能做得到——吗?」

「可以的,现在要进行魔术修炼——无论是想要熟练运用彩祸大人的术式,还是想要掌握无色先生自己的魔术,水平的提高都是当务之急。不然就算找到了鸨岛喰良,也做不到有效的作战」

说话的同时,她看向手边的手表。

「幸好会议提前结束了,所以时间稍微宽裕一些。现在去的话,也许能赶上第一节课,赶快来准备吧」

「准备?」

「你在装什么傻呢?都做过好几次了吧?」

黑衣翻了白眼,手臂绕过无色的脖子,把嘴唇凑到耳边念道。

「——还是说,你更喜欢让我主动一点?」

「……」

然后,用这种妖艳的语调,撩拨般地在耳边轻语。因为太过突然了,所以无色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和之前侍从模式的她完全不同的样子,她那玩笑一般的语气,让人联想到无色扮演的彩祸。

话虽如此,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这个黑衣才是真正的久远崎彩祸。

是的,本来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乌丸黑衣」这个人。她是彩祸制造的、没有灵魂的实验用人造人。

大约一个月前,因某事件而受重伤濒死的彩祸,在意识完全消散之前,将自己的灵魂转移到名为黑衣的义体身上。

也就是说,现在,「与彩祸身体合体的无色」和「寄居在黑衣身体中的彩祸」同时存在在这里。

而她所说的「准备」就是将无色的身体恢复到本来的状态。

无色的身体现在处于魔力放出的状态,如果那个量急剧增加的话,身体为了抑制魔力放出,就会存在变换成魔力量少的安全模式——也就是将存在变换成无色的身体。

而那个让魔力放出激增的方法就是「这个」。

魔力和精神是紧密相连的。

也就是说,只要进入极度兴奋的状态,魔力的释放量就会增加。

「呵呵,真是个不乖的孩子,需要惩罚一下呢」
「啊、啊……、怎么这样……」

在无色和黑衣做着这样的事时,她们脸上都染上了红色。

「——那个,对不起,我忘了一件事,是关于报告书上那个叫「玖珂无色」的学生的……」

突然房间里传来一阵沙沙的噪音,是先前离开了的<楼阁>代理代表——紫苑寺龙胆,又战战兢兢地回来了。

「啊」

「诶」

「……嗯!?」

然后,看到了无色和黑衣的样子。嘭,她的脸一下子,就  红透了。

「诶——那,那个,对不起!抱歉打扰啦啦啦啦啦!」

龙胆一副慌张的样子挥着手,就保持着这样的状态又消失了。

「……」

「……」

留在屋子里的无色两人一瞬间愣住了。

「啊……」

接着,无色的身上发出淡淡的光芒,变成了中性容貌的男高中生——玖珂无色本来的样子。

如果存在变换再早几秒,龙胆就目击到那个瞬间了,真是千钧一发啊。

黑衣眯起眼睛看着这样的无色,有点惊讶地说。

「难道说,你喜欢被人看着吗?」

「误会啊!」

无色不禁大喊起来。

 


 

存在于东京都樱条市的魔术师养成机关<空隙的庭园>,大致分为五个区域。

研究所居多的东部地区。

练习设施密集的西部地区。

宿舍和商业设施所在的南部区域。

彩祸宅邸和私人设施所在的北部区域。

以及,中央教学楼所在的中央区域。

无色和黑衣走出位于北部区域的特别会议大楼,沿着柏油路向中央区域走去。

随着接近中央区域,道路逐渐变宽,郁郁葱葱的树木中夹杂着各种建筑物的身影。平时的话,无色都是从南部地区的学生宿舍前往中央教学楼,所以路边景色的不同又让他感到新鲜。

不过——这并不是他对景色感到陌生的全部原因。

「……果然,还没有完全修好啊」

变回原来的身体的玖珂无色走在柏油路上,低声说道。

前方的道路和设施有一部分倒塌,几名工人正在进行修复工作。

应该是上次事件时被破坏的痕迹。

「似乎是这样呢」

走在旁边的黑衣回应道。

她的语气和情绪完全变回了平常那个酷酷的侍从。本来她是可以更加自然的和无色说话的,但为了不让别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平时就扮演着这样的乌丸黑衣。

「在交流战中,设施受损是常有的事。但这次规模太大,所以花费了不少时间的样子——如果「希露贝尔」在的话,也许工作能更有效率地进行吧」

「啊啊——」

听到这个名字,无色轻轻地叹了口气。

希露贝尔,负责<庭院>安全防卫及数据管理的人工智能。

但是在之前的事件中,和<楼阁>的学生们一样,落入了鸨岛喰良的手里,变成了敌人。

总之,<庭院>的设施如犬牙差互一般残存在那里,让人不禁背脊发凉。

既然是人工智能,就应该还有复原的可能性……但事件发生已经好几天了,还是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还没有修好吗?有点失落呢——」

无色说到这里瞪大了眼睛。

马路对面走来一个熟悉的人影。

「……?怎么了,无色」

「不,那个是……」

无色一脸茫然地指着前方。

在那边的,是一位十八岁左右的美丽少女。仿佛能触及地面的银色长发,几乎要冲破衣服的巨乳力,她现在正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来。

是的,那就是<庭园>的管理AI•希露贝尔在进行人际交流时,所使用的立体影像。

「……,……,……」

而希露贝尔似乎是没有注意到无色他们,小声嘀咕什么,就这样径直走过来。

嘛,既然是立体影像的话,应该不会撞到的吧——

嘎。

「诶?」

下个瞬间,无色不禁叫出了声。
理由很简单,无色向前伸出的手,噗尼地,触碰到了希露贝尔的胸部。

「……!?」

稍稍迟了一拍,希露贝尔的身体震了一下。而那震动通过她的胸部,传向了无色的手。

「……哇,哇哇哇……」

然后,听到了如蚊子轰鸣一般的呻吟,无色有些诧异地皱起眉头。

「是实体吗……?不,怎么会,这到底是——」

「无色先生,还不把手放下来吗?」

被黑衣提醒之后,他才注意到这一点,慌忙把放在希露贝尔胸部的手收回来。

「对,对不起」

听到无色的话,希露贝尔用一不注意就会听漏的声音回应道。

「……不,不是……没关系……的,……只是稍微被吓到了……倒不如说我才对不起,让你碰了这么劣质的东西……我在思考一些事……」

说着,她的额头渗出了汗水,脸上浮现出僵硬的笑容。

一瞬间,无色还以为她是在为他的无礼行为生气……但好像不是这样的。怎么说呢,说她只是单纯地不会笑比较合适。

这时,无色才终于意识到,站在那里的,并不是他们所熟知的希露贝尔。

也不对,五官和身材都是希露贝尔没错。但是,穿着的衣服、表情以及身上的气质都差太远了。

AI•希露贝尔,是身穿白色法衣,经常浮现出真挚的笑容,如同圣女般的大家的姐姐(自称)。

与此相对,无色眼前的这个少女,虽然长相和席贝尔一模一样,但穿的是一件暴露度极低、褶边较多的复古洛丽塔礼服。弓着腰,长刘海,角度选不好的话,脸有一半都是看不见的。视力似乎也不太好,戴着细框眼镜。手里拿着太阳伞,如同讨厌阳光一般,将肩膀缩成一团。

如果说希露贝尔是太阳的话,那她就是月亮,两者定位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然后,就在无色陷入混乱的时候,黑衣像是要说明一般,开了口。

「——无色先生,虽然有些相似,但她并不是管理AI•希露贝尔」

「啊……是,好像是这样没错。但是,这样的话……」

无色看着少女说道,而黑衣明白了他的意思后,继续说道。

「——她是骑士希露特卡尔德•希露贝尔。管理AI•希露贝尔之父,<庭园>的技术部长,同时也是<骑士团>的一员」

「……!希露贝尔……之父……!?还是骑士—— 」

无色瞪大眼睛说道,希露特卡尔德的肩膀猛地一震。

但是,在那之后。

「呜,呜嘿嘿……」

像是为了掩饰什么,她笨拙地笑了。

果然还是感觉她不会在人前笑。

「……那个,黑衣。这个人真的是骑士吗?」

无色用希露特卡尔德听不见的声音,问黑衣。

——<骑士团>是直属于彩祸的特殊部队。<庭园>最强的魔术师团体。

这么说或许有些失礼,但她给人的感觉,和无色知道的那些<骑士团>成员多少有些不同。

黑衣似乎是明白了无色的意思,回复说。

「——<骑士团>任命需要魔术师等级和业绩,还有彩祸大人的印象分。实战能力并不是必须的决定性因素——而且,作为一手承担起「庭园」安全防卫任务的AI的开发者,她可以说是<骑士团>中保护学生次数最多的人」

「是这样啊——」

无色为自己的浅薄感到羞耻,同时也再次体会到彩祸的智慧。他强忍着渗出的泪水,垂下了视线。

「诶,那个……你怎么了?」

看到无色不可思议的举动,希露特卡尔德歪起了头。

「啊,什么事都没有」

不可能告诉本人的,为了掩饰,无色提出了那个很久以前就非常在意的问题。

「那个,说起来,希露贝尔为什么想让别人叫她「姐姐」呢?」

这是为了转移话题而提出的问题,同时也是一直以来的疑问。

不管怎么说,那个AI•希露贝尔想当姐姐的执念都有点过于强烈了。别说学生了,就连老师都得叫她「姐姐」。顺便一提,如果不这么称呼她,她就不会搭理你的问题,还和你闹别扭。这样的管理AI多少有点问题。

「……!」

无色刚说完,希露特卡尔德的身体就猛的震了一下。

「谁,谁知道呢……」

「啊?可是,那不是你制造的……连样子都一模一样……」

听到这无色的话,希露特卡尔德发出「呜……。」的声音,表情也扭曲起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加入自我学习模块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那样了……全人类的姐姐是什么设定……完全不明所以……而且……对人交互立体影像的模特为什么是我啊……?太丢人了,快住手啊……」

「无色先生。」

看到希露特卡尔德的眼角渗出了泪水,黑衣大声说道。

「请不要太为难她,虽然她能力很强,但却意外的是个内心纤细的人。」

「啊……是、对不起……」

对无色的道歉,希露特卡尔德以说着「没事……」,看着却完全不像是没事的状态回应。

黑衣为了转换话题,咳了一声。

「——不过,真少见呢,骑士希露特卡尔德这么早就出门了」

「……啊,这个,那个,希露贝尔的……复原……」

对于黑衣的问题,希露特卡尔德磕磕巴巴地回答道。话的后半部分听不太清楚,但大致知道,她是在去什么地方修复希露贝尔的路上。

「果然,还得再花些时间吗?」

「啊……嗯、嗯……」

对于黑衣的话,希露特卡尔德微微点头回答道。
「……<乌洛波洛斯>……是它吧……神话级灭亡因子……在希露贝尔的中枢,使用了一些活体零件……那些部分在<乌洛波洛斯>的力量下不死者化了。完全恢复原状……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在外部备份的基础上重新构筑……这期间的安全防卫工作就要靠AI和人力……」

像这样详细地进行着说明工作。

尽管声音很小,语速很快,也听不太清楚,但知道希露贝尔的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就算修复了,恐怕也和无色他们所熟知的希露贝尔不是完全相同的存在。

「是……吗?」

因为无色语气凝重地说,希露特卡尔德的肩膀微微颤抖起来。

「怎,怎么了……」

「不,没什么……只是不能再和那个希露贝尔说话了,有点落寞呢。虽然时间不长,但她还是给了我很多照顾……」

听到无色这句话,希露特卡尔德瞬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然后——这个时候,就是为了配合这句话的时机,中央教学楼那边响起了上课铃。似乎占用了意外多的时间呢。

「哦呀,已经这个时间了吗?骑士希露特卡尔德,我们要去上课,就先告辞了——快走吧,无色先生。」

「啊——那我就告辞了。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诶……啊……嗯。」

而就在无色和黑衣正要离开时,希露特卡尔德叫住了他们。

「等、等一下……」

「……?嗯,怎么了?」

无色停下脚步,希露特卡尔德则继续说道。

「那个……虽说有一部分使用了生物零件……但希露贝尔是人工智能这一点并没有改变……应该说在构造层面和人类根本不同吧……说是外部备份,其实也就只是多个记忆区域区域而已……」

「诶?」

完全不明白希露特卡尔德说了什么,无色歪起了头。然后她又「呜,呜,呜……」这样子陷入了沉默。
黑衣似是代为补充,接着她说。

「总之,就是虽然说完全恢复是不可能的,但是修复后的希露贝尔也不会完全变成一个陌生人,还请放心——是这样吧」

「……,嗯,嗯」

希露特卡尔德点头认同了黑衣的话。

「嗯,虽然是个奇怪的AI……但还是,我可爱的孩子啊……感谢你们和她友好相处」

「不,不是。这边才是,感谢希露贝尔的照顾」

「呀……那个……诶嘿嘿……」

无色道谢之后,希露特卡尔德露出了还是不太自然,但是开心的笑容。

 


 

虽说是魔术师养成机关,但也是有教师和学生,进行知识的传授,上课形式更是和「外面」的学校没什么两样。

然后这在课程表上也是如此,从早上的早班开始,是在上午的第一至四节课,午休之后,是第五、六节课。

也就是说不管怎样——

在教学楼外听到上课铃的无色和黑衣,毫无疑问的迟到了。

「啊,玖珂君,乌丸桑,早」

无色和黑衣一进入教室,注意到他们的女学生就向他们打了招呼。绑起来的蓬松漂亮头发,美丽的面容。她是就是无色的同学叹川绯纯。

「早,叹川」

「早上好」

一边向她挥手,一边回应道。

放眼望去,现在班上只有学生,大家都在和朋友聊天,做着上课的准备这样的事。看起来他们好像是在早班和第一节课的课间溜进来的。虽然没赶上出勤打卡有点遗憾,但没有在上课的时候进来真的是幸运。

「——迟到了啊,你们两个」

然后,与绯纯不同,用有点凶的语气打招呼的,是将长长的头发分成两束,一脸要强的少女。

不夜城琉璃,和青绪聊天时提到,并成为话题的,无色的妹妹。

「真是懒散呢,你没有身为魔术师的自觉吗?

——话说,本来我就没有认可无色的魔术师身份哦!?」

她一副慌张的样子补充道,尽管无色已经进入这个<庭园>一个多月了,但是琉璃还是想要无色放弃成为魔术师。

感觉如果争论这件事的话会很奇怪,无色苦笑着,为了避开这个话题说道。

「啊啊,抱歉琉璃,稍稍有点事」

「有事?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嘛,各种各样的」

作为彩祸出席学园长会议,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啊。无色看了一眼黑衣的方向,含糊地搪塞过去。

琉璃奇怪地看着无色的样子,片刻后像是注意到什么的样子,肩膀抖动了一下。

「说,说起来,你们两个为什么一起来了啊,你们都干了什么啊!?」

然后,她突然红着脸,指向他们。

意料之外的误会,让无色睁大了眼睛。

「不,不不,什么都没做!」

「……真的?」

「真的啊!」

「……没有从后面抱着你,在耳边妖媚地低语吗?」

「………………没有」(这里甚至吓成片假名了)

对这就像是看见了一样的精准的描述,无色不禁移开了视线。

从琉璃的样子来看,应该只是完全的偶然——只是因为她那灵敏的离谱的直觉。

「为什么说出不来完整的话了,为什么移开视线了啊!」

「不,不是的……这不是真的!对吧,黑衣!?」

无色抓住了琉璃的肩膀,不停地摇着她的同时,向黑衣投去了求助的视线。

然后,黑衣做出了平常不会有的可爱的样子,害羞地移开了视线。

「没事……的,没关系的,无色先生」

「哇——,咦——,咔——,……」

「诶……诶!?」

因为黑衣的反应,琉璃的眼中闪出泪水的光辉。

——是的,平常扮演着沉着冷静的酷女仆的彩祸,其实还有着喜欢恶作剧的一面。真可爱。

但是,现在的无色已经没有享受这个余裕了,气势大增的琉璃,如今更加激动地卷土重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无色!一大早到底干什么了!?——诶!?难道说,是从昨天夜里开始的!?你们没睡好才迟到的!?呜哇哇哇哇哇哇!哥哥大笨蛋——明明说过长大之后就要和我结婚的——!」

「请,请冷静下来,琉璃酱……!话说,最后的话真的是可以说的吗!?」

「……诶?」

听到了绯纯的话,琉璃的动作停止了。

琉璃像是回忆自己的话一般,来回移动着视线——然后,嘭地一声!脸一下子就红了。

「……无色,你听到刚刚的话了吗?」

「诶?结婚的约定?小时候确实约定过了——」

「呜——,呜嘎啊啊啊啊啊!」

本来是可以装傻的,但是突然被问到,就老实回答了。

琉璃的脸涨得更红了,她抓住无色的手,绞住了他的腿,发狂一样地使出了关节技。

「……!?……!?」

无色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全身被紧紧地束缚着,喉咙里有微弱的无意识的悲鸣漏出来。

「不行,骑士不夜城,请冷静下来」

「对,对啊,先把玖珂君放开——」

「这种技能,如果无色不把手从头那里绕过去,是不会放开的」(大概是要拍肩认输?然后以现在的体位做不到?不太清楚)

「乌丸桑!?」

对黑衣的话,绯纯出声回应道。

不知是感觉自己做得太过分了,还是对琉璃的反应感到满足。黑衣轻轻地呼了口气,代替无色拍了拍琉璃的肩膀。

「是玩笑啦,我和无色先生是偶然在路上遇见的」

「……,真,真的……?」

现在把无色给锁住的直接原因,是琉璃的结婚宣言。但是,这样好像也能达到抑制琉璃的气势的效果。

琉璃撤去手脚上的力量,终于解放了的无色,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几秒后,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

「没,没事吧?玖珂君……」

「应,应该吧……」

为了回应绯纯的话语,无色说道。终于恢复冷静的琉璃,有点尴尬地伸出手。

「……不好意思啊,我有点慌乱了」

「有点吗——」

无色苦笑着,拉住了那只手站了起来。作为<庭园>的魔术师,经过了经年累月的战斗,如今琉璃的手兼具少女的纤细和战士的强韧,有种不可思议的触感。

突然——

「——嗯?」

无色的眼睛睁大了起来。

理由很简单,从教室的窗缝里进来了一个陌生的东西。

拥有像火焰一样的翅膀的青色小鸟——不对,说是小鸟形状的火焰要更准确一点。嘴里还叼着像是信一样的东西,在空中飞舞着。

「那是——」

随着无色的视线和声音,其他人都注意到了这个小小的来访者,纷纷看向那边,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使魔吗?真少见啊——」

然后,琉璃皱着眉头说出这话的瞬间,小鸟叼着的信落在了琉璃的手中。

然后,像是完成使命一般,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信是……给我的?」

琉璃拿起信,不可思议地左翻右看。确实,信封上面写着「不夜城琉璃殿」。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无色发出了兴奋的声音。

「好厉害,魔术师就是这样写信的啊」

「不,并不是」

「诶?」

琉璃瞬间的回答,让无色瞪大了眼睛。

「以前也不是没有,但是现在有了魔术师专用的应用,一般都会有电子邮件。那样更快,更可靠,更简捷。为了传送仅仅只有几百字的情报,而特意使用魔力,不是很没有效率吗」

「这也……确实是呢」

说起来,彩祸之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传统派的魔术师中……

(试读部分结束,还给留了一个半句,下一页应该是有涉及第三卷核心的东西)
123
990

请选择投币数量

96

全部评论 12

10000
绝世灬风华 騎士

2 个月前 0 回复

雾雨家的猫 騎士
大佬nb

2 个月前 1 回复

KMR262 侯爵
woc,这么快

2 个月前 1 回复

  • 白夜天依 騎士 楼主 : 其实周日就做好了,没发好,删了两次

    2 个月前 回复

不以为然 騎士
卧槽第三卷来了!!!

2 个月前 0 回复

起源星风谷 伯爵
感谢大佬~~

2 个月前 0 回复

拉塔托斯克 騎士
大佬

2 个月前 0 回复

白夜天依 騎士 楼主
B站ID:国王的求婚公式

2 个月前 1 回复

艾伦8010 伯爵
赞美大佬

2 个月前 0 回复

10ch 騎士
nb

2 个月前 0 回复

超级火箭拳 騎士
大佬nb

2 个月前 0 回复

星梦紅尘笑 伯爵
大佬nb

2 个月前 0 回复

白夜天依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35 粉丝
0 关注
3 发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