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之 貫紀] D Genesis 迷宫出现三年后(广告宣传:LK美化脚本,详见正文) ...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4-27 10:03 编辑


D Genesis 迷宫出现三年后(Dジェネシス ダンジョンができて3年)
旧题:迷宫出现三年后。突然成了世界第一的我便辞职过上了悠闲生活。(ダンジョンが出来て3年。いきなり世界ランク1位になった俺は、会社を辞めてゆるゆると生きてます。)
----------------------------------------------------------------------
前排广告,LK美化脚本,让LK界面从2005年风格升级到到2020年风格!
效果图↓


详情请见:https://www.lightnovel.cn/thread-1023304-1-1.html 广告完毕
----------------------------------------------------------------------
  作者:之 貫紀
  翻译:tongyuantongyu
  校对:无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请保留翻译信息,并正确遵从以下要求(*)

-----------------------------------------------------------------------
(*)有关转载的几点注意:

本项目使用程序自动维护。请优先考虑通过提供相应API,由我进行适配,实现自动更新。请在有确实不可行理由的情况下,再考虑人工转载发布。
不要通过复制回帖进行转载,下方提供了TXT文本,请使用其中的内容。
请保持译文一贯性。除非经过我确认,否则请勿与其他版本译文混合。
请定时更新已转载的内容。

如果无法满足上述所有条件,请不要进行转载,并移除已经转载的内容。


生肉地址

小说简介

自从地球上出现地牢后已经过去了三年。
在综合化工企业的材料研究部上班,不受上司待见的我,在奥运设施的建设工地上突然变成了世界第一。

这是一个在看似合理的世界上获得了不可思议能力的主人公,过着尽可能不牵扯上世界动向的生活的,悠闲(主人公如此愿望)故事。
虽然设定很SF,但内容主要都是主人公的日常生活。

另,本故事纯属虚构。故事中出现的人物、团体、名称等,不论多么相似,都属于虚构,与现实存在的事物没有任何关系。

-----------------------------------------------------------------------
关于更新

翻译完成后文本会存至GitHub仓库:https://github.com/tongyuantongyu/n7945fn
帖内自动更新将避开访问高峰(每晚21点至次日3点)更新,其余时段会进行即时更新。可能会因需要等待审核而导致目录出现条目而找不到帖子的情况。
-----------------------------------------------------------------------
TXT文本
最新自动构建:n7945fn_latest.tar.gz
其他版本:text
-----------------------------------------------------------------------
EPUB下载
最新自动构建:n7945fn_latest.epub
其他版本:epub
-----------------------------------------------------------------------
译者的话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一本书。虽然说内容主要是主人公的日常,但里面经常出现一些各种专业的硬核知识,我尽量给出译注解释,我也解释不过来的(比如法学知识)那就没办法了,读者如果有懂相关方面的知识,发现我解释或者原文错误的欢迎提出。
另外虽说是虚构,但是地名在地图上都能考证到。(在Google Map上疯狂考证的译者)
译者能力有限,翻译肯定会出现不少差错,欢迎指出下面这些类型的错误(最好能带上修改建议):

错字错词
与原文表意不符
中文表达不符合习惯
描述或注解与客观事实相悖

另外,求校对
-----------------------------------------------------------------------
2019.09.26:ダンジョン的译名从地牢改成迷宫了,似乎迷宫比较常见?
2019.10.03:修改界面自由能(界面自由エネルギー、interfacial free energy)为表面张力(surface tension)。经查证二者应指同一概念,取较为常见的中文称呼。来源
2019.10.16:修正Seven D Down A为Seven D Turn A。纯属眼花。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4-26 20:45 编辑


序章

§000 序章 three years ago. (2015)

第1章 于是我便辞掉了工作

§001 碑文 现在 内华达州 9/某日
§002 芳村 圭吾 新国立体育场青山门附近 9/27 (四)
§003 鸣濑 美晴 JDA本部
§004 未登录技能与世界第一
§005 实时翻译聊天 WDARL(World Dungeon Association Ranking List)
§006 三好梓 Lady's Kisses 9/28 (五)
§007 メイキング
§008 讲习会 9/30 (日)
§009 第一次的迷宫探险 10/4 (四)
§010 传说出现 10/5 (五)
§011 掲示板 【太大了】代代迷 1296【要迷路了】
§012 再会 10/6 (六)
§013 宝珠再临 10/7 (日)
§014 掲示板 【太大了】代代迷 1299【要迷路了】
§015 队伍成立 10/26 (五)

第2章 D Powers 启航

§016 超脱常识的拍卖 11/1 (thu)
§017 揭示板 【这啥?】D Powers 1【是诈骗吗?】
§018 西蒙·格什温 11/2 (五)
§019 这成交价,什么鬼!? 11/4 (日)
§020 与防卫省的交易 11/5 (一)
§021 与JDA的交易、然后、増田 11/5 (一)
§022 检查 11/7 (三)
§023 爱国者包机(特别航班) 11/9 (五)
§024 揭示板 【是神?】D Powers 57【还是诈骗?】
§025 与西蒙的交易 11/10 (六)
§026 异界语言理解 11/10 (六)
§027 办公室搬迁与探索委托 11/12 (一)
§028 揭示板 【到底是从哪?】D Powers 69【搞来的货?】 11/13 (二)
§029 技能验证 11/15 (四)
§030 性急的中标者 11/16 (五)
§031 请求(前篇) 11/16 (五)
§032 请求(后篇)
§033 US·CN·GB 然后,请帖
§034 御剑遥的成长 11/18 (日)
§035 内藤 11/18 (日)
§036 再次体检 11/19 (一)
§037 a sequel / 在某个社交聚会上

第3章 异界语言理解

§038 准备 11/21 (三)
§039 探索的开始 11/22 (四)
§040 赫卡忒的猎犬 11/22 (四)
§041 三代绘里 11/22 (四)
§042 物品确认 11/22 (四)
§043 探索旅途的报告与特训的约定 11/23 (五)
§044 约会?(虐杀史莱姆的) 11/24 (六)
§045 约会?(抄哥布林老巢的) 11/25 (日)
§046 提完要求不带这么搞的吧 11/26 (一)
§047 波澜 11/27 (二)
§048 逃避的探索之旅 11/27 (二)
§049 彷徨之馆(前篇) 11/27 (二)
§050 彷徨之馆(后篇)
§051 鉴定(前篇) 11/28 (三)
§052 鉴定(后篇) 11/28 (三)
§053 报告 11/28 (三)
§054 【给全世界的礼物】D Powers 108【异界语言理解】
§055 阿尔斯小队 11/28 (三)
§056 第二名异界翻译者 11/30 (五)

第4章 碑文解密 heaven leaks

§057 清早的访客 12/1 (六)
§058 队伍 12/1 (六)
§059 揭示板 【太大了】代代迷 1296【要迷路了】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00 序章 three years ago. (2015)


今天,在内华达州(Nevada State)古鲁姆湖(Groom Lake),这座为了彰显美国威信而建造的大型加速器开始运转。
这座大型加速器位于地下150m处,横跨古鲁姆湖与秃顶山(Bald Mountain),周长达到120km。为了验证高维空间(Extra dimensions)的存在,加速器正逐渐提高着输出功率。
监视器上显示着,侦测器记录下的,在远超大型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的能量下,无数的粒子对撞的结果。

「……确认到微型黑洞(Micro black hole)的生成了!」

众人一起发出的欢呼声,昭示着新的理论得到了实验的证明。

「成功了呢,泰勒(Tylor)博士!」

四周的科学家们,都为了与这次实验的负责人西奥多(Theodore)·七濑(Nanase)·泰勒(Tylor)博士握手而聚了过来。

「成了啊!泰迪!」
「别这么叫我啦,搞得跟那个会说话的玩偶似的」

泰勒一边笑着一边与对方握手。这是他光荣的一刻。

而以尊敬的眼神望着博士的年轻科学家,沉浸在兴奋的气氛中一会之后,不经意间看了一眼监视器。
哪怕实验成功,计算机依旧默默地完成着自己的任务。
每一飞秒①都在不停积累的数据,经过程序的处理后……化作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显示在监视器上。

「什,泰勒博士!」

他嘴中不经意间发出的,近乎悲鸣的喊声,吸引了当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么了?」
「微、微型黑洞……没有消失!」

怎么可能。当场的所有人都这么想到。
如果理论是正确的,那么依据霍金辐射效应,黑洞将在瞬间蒸发。毕竟,生成这个黑洞,才使用了不过一个质子的质量。

「空间里有几个微型黑洞正在高速运动!就好像……好像被某种力场束缚住一样……」

◇◇◇◇◇◇◇◇

一开始,空间的扭曲不过只到量子尺度。
那东西,却抓住了这千载一遇的机会——刹那间的扭曲。
那东西为了抓住这扭曲,慎重地向其注入能量,使其增大。

◇◇◇◇◇◇◇◇

『在固定的力场中,有个质量巨大的东西……这是什么?』

正在扬声器传出不知是谁近乎悲鸣的高喊后,显示器突然化作全白,然后变黑,视频戛然而止。

「这就是全部?」

身着一套精致的切斯特·巴里(Chester Barrie)西装,显得有点神经质的男人,站定了脚这么问道。

「报告,这就是在古鲁姆湖空军基地进行的加速器实验的地上控制台中记录的所有视频了」
「也就是说地上控制台没有危险咯?还有供应电力的核电站」

男人的脑中,闪过了三哩岛的那次核泄漏事故。就算这里是内华达州,他也不想这件事重演。

「对地上没有造成特别大的影响。失去联系的只有建造了加速器的地下,核电站工作正常」
「产生的微型黑洞呢?」
「现状不明。但认为不会导致黑洞扩大将地球吞噬的的情况」

男性听到这句话后,安心地点了点头。

「地下人员的救援呢?」
「一开始我们派出了基地的队员」
「由于电梯已经完全停止工作,我们从秃顶山西侧位置三处的紧急楼梯前往了地下……」

报告者将几张照片显示在屏幕上。

「……这是什么东西?好莱坞的新片子么?」

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全身青绿,面容狰狞的人形的东西。

「身长估计有10英尺以上。这是突击部队最先遭遇的生命体」

要这是个幻想类视频,这东西的名字肯定是洞穴巨人(Troll)或者食人魔(Orge)吧。

「最头上的两名队员反射性的开炮,不幸牺牲。GAU-5A ASDW就像玩具枪一样,M855A1弹几乎无法造成伤害」
「那些家伙难不成还做了火卫一(Phobos)火卫二(Deimos)间的瞬移装置的实验么?」

震惊到不知说什么好的男性,不轻易间便讲出了年轻时玩的游戏②里的设定。然后他马上摇了摇头,开始指示起现在能做的事情」

◇◇◇◇◇◇◇◇

那个有机体,确实有进行了一些智力活动的迹象。
对那不停地产生着微弱而复杂的电流的器官,那东西教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在那刹那与永恒的夹缝中,喜不自胜的那东西,释放出了巨量的资源——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

就在这一天,内华达州,古鲁姆湖地下150m处,后来被称做「原初之环(The Ring)」的迷宫,诞生了。


译者注释:
①飞秒:femtosecond,10^-15秒
②这里指id Software于1993年12月10日发布的游戏《毁灭战士》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01 碑文 现在 内华达州 9/某日


尽管时间已至九月下旬,但正午的内华达,气温仍然超过了25度,沙漠上刮着又干又热的风。

在某个政府的研究所里,所长阿伦(Aaron)·爱因斯沃斯(Ainsworth)大声说着。

「你说什么!?迷宫通道假说被证明了?」
「不,倒不能说是证明」

面对着激动的所长,前来传达情报的联络官,不情不愿地说明了起来。

正好约一个月前,在俄罗斯鄂毕河(Обь)流域,苏尔古特(Сургу́т)下瓦尔托夫斯克(Нижневартовск)间的一个迷宫里,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技能宝珠(Skill orb)
那颗宝珠里封藏的技能,名叫『异界语言理解』。

虽然宝珠被迅速决定送往在莫斯科(Москва́)的研究所,但却飞机因恶劣天气而无法起飞,最后宝珠在即将消失的时候,让正好在场的一位D卡(D Card)持有者使用了。

「然后,那个技能获得者的名字公开了吗?他们是学术机构应该不会藏着掖着吧」
「公开了。根据他们发表的论文,获得者名叫伊格纳特(Игнат)·谢韦尔内(Се́верный)

阿伦知道的俄罗斯迷宫研究者中,并没有叫这个名字的男性。

「这些——从世界各地的迷宫中发现的碑文,其一部分的翻译——是他们发表的内容」

从联络官手上结果存储卡后,阿伦将其插入自己平板的卡槽,输入完密码,迅速打开了那份文件。
文件中的内容十分具有冲击性。

依照上面的说法,迷宫不仅是连接异世界的通道,还是地球化的工具。

如同针一般贯穿世界的迷宫,事实上是将连起来的世界按照需求重塑的工具。
而从其内部满溢而出的魔物群,则是制造被称为『魔素』,这一在连起来的世界中可能不存在的物质的手段。
毫无疑问,这就是地球化。

而深度超过128层的迷宫,则似乎是能够通向连起来的世界的『通路』。

「如果是真的,那可就要轰动世界了啊」
「确实」

然而,能够理解那些话的,全世界也只有伊格纳特·谢韦尔内一人。
就算他真的能够阅读碑文上的文字,也没有人能够验证他宣称翻译出来的内容。
当下,他所写下的内容,到底是事实还是妄想,想必只有天知地知了。

「如果要验证其内容,除了再得到一个同样的技能宝珠,让另一个人阅读以外,别无他法」
「掉落那个宝珠的怪物,在我们国内存在吗?」
「他们并没有公布掉落这个宝珠的怪物。不过,这个宝珠的来源,是坐落在库利约甘河(Река Куль-Ёган)汇入鄂毕河河口处的齐亚斯(Кирьяс)·库利约甘(Кульёган)迷宫,基于国际迷宫公约,其已攻略范围内存在的怪物全部都公开了,只要全部都调查一遍」
「虽然很麻烦但别无办法啊」

阿伦抬起头,眺望着内华达的日暮风光。

9月下旬,内华达的傍晚,与那骤降的气温,相伴而至。
身体不自觉的颤抖。其原因,或许是这傍晚的寒凉——又或许,是脚下不到120m处那东西的力量。

然后,夜幕降临。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02 芳村 圭吾 新国立体育场青山门附近 9/27 (四)


「啧,下雨了啊」

我坐上停在路边的车子的驾驶座,望着不停敲打着前挡风玻璃的雨点,自言自语地报怨道。

『所以,进展怎么样了?』

从开着免提的手机扬声器里,传来不悦的声音。这声音的主人,叫榎木义武。姑且是我的上司。
而这一回,他也让我这个底层员工,去向因他自己管理失误而惹火的客户赔礼道歉……被他怀疑我的诚意也是理所当然。

首先,虽说我常常去帮各个部门的忙,但说到底只是个研究员。这工作明显是营业部门的吧。

「不太好。……对方似乎要终止合同」
『你说什么!?你小子到底是怎么跟人道歉的!』

明明是个重大事故,你却送我一个底层员工过去,还能有什么结果啊。你智障么。
——我很想这么回他。真的,很想。

「十分抱歉」
『十分抱歉?所以说是你搞砸了是吧。真是个没用的蠢货。行了。这么重要的单子都给你搞黄了,你就给我等着减薪吧。奖金也别想了』

啥?讲道理这个失误跟我毫无关系吧?负责管理的不是你么!
我差不多已经憋不住了,对面也正好挂了电话。

「……唉」

真是没法讲道理。减薪?没有奖金?开什么玩笑。
成功了就是我的能力。失败了就是你的失误。这种家伙怎么混上的高层啊。

「……唉,不如说能混上去正因为他这德行啊」

单看简历一条一条的确实都是了不得的经历啊。

「唉。想死。不想回公司啊……」

从车顶棚上传来的雨声渐渐变响。我发动了车子的引擎,打开了雨刷的开关。
正在这时,车载广播里正播着的音乐戛然而止。

「嗯?」

『紧急新闻。终于,美国的一个中深度迷宫被攻略完毕了』
『噢噢~』

这条新闻迅速回响在录音室里。看来工作人员们都听到了这条突发新闻。

「中深度迷宫啊。肯定拿到了什么超厉害的物品吧」

自从迷宫出现在世界上开始已经过去了三年。一开始的混乱已经冷却,迷宫的探索,也已经到了为了掉落物稍微涉险的程度。
打倒魔物——虽说听起来总觉得有点不妙,但单就行为来看,跟钓鱼和打猎也没差什么。不论哪个,或多或少都要冒点生命危险。

要不然我也跑进迷宫里,体验体验冒险,发散发散压力好了。我脑子里边想着这种事情,便开动了汽车。

这附近——明治神宫外苑周围——有许多奥林匹克相关的建筑,而且现在好像还有几个在建的大型建筑。
雨势继续增大,车内回荡着顶棚传来的雨声。

『给人从迷宫出现在世界各处以来,过了三年总算是发生了的感觉呢。今天我们邀请到了迷宫研究员吉田阳生先生作为嘉宾。吉田先生,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

吉田阳生啊。
最近经常听见这个名字,但研究员这名号怎么挺都很可疑。D等级(迷宫等级)也不明不白的。到底有没有认真下过迷宫啊。

『很荣幸能受邀参加这个节目』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这个迷宫。这个迷宫位于区域36,发现于科罗拉多州(Colorado State)丹佛市(Denver)埃文斯山(Mount Evans)山麓的萨米特湖(Summit Lake),通称埃文斯迷宫,深度为31层。吉田先生,您有什么要点评的吗?』
『即便是深度小于20层的浅深度迷宫,攻略成功的也是屈指可数,这样来看这一成就确实振奋人心』

『这样啊。另外,可以请您解释一下有关中深度迷宫的相关知识吗?』
『好的。截止目前,全世界共有约80个迷宫被发现。方便起见,我们将其分为浅深度、中深度、深深度3个类别』
『有时候我们会听到大深度这个词汇,这个又是怎么回事呢』
『嗯。国土交通省使用的大深度地下一词,是对地下资源利用的概念,并不是迷宫分类的标准。因此,为了避免混淆,我们才使用了不同的概念。』
『这样啊』
『这些概念是以迷宫层数为标准制定的。小于21层的称为浅深度,小于80层的称为中深度,在这以上的则称为深深度迷宫』

也有,这个分界线是以各国军队的小型枪械对怪物是否有效果确定的,这样的传言在。

『也就是说,虽然埃文斯迷宫被分类为中深度,但其实深度并不是太深咯』
『不,这个分类标准纯粹是方便起见,并没有十分严格的定义在。事实上,现在还没有确认到符合定义的深深度迷宫』
『这是怎么回事呢?』

『以东京为例,自卫队的应对部队,已经到达了代代木迷宫的21层。因此可以确定代代木迷宫至少是一个中深度迷宫——』
『也就是说,在有人到达之前,我们无法确定实际的迷宫层数的意思?』
『是的。虽然代代木迷宫经确认存在21层,故而可以确定是中深度迷宫,但全世界也并没有多少迷宫有人抵达了这个深度。而80层的深度则从未有人到达过,因此我们也无法确认是否存在如此深层的迷宫存在』
『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有可能迷宫最深只有31层的意思吗?』
『在有人到达32层之前,我们不能否定这一可能』

『可是,有资料显示,日本国内存在5个浅深度,4个超过了浅深度的迷宫。这又是怎么确定的呢?』
『这只是推测而已。现在,我们可以对迷宫产生时发生的一种,叫做迷宫震的特殊震动进行测定,来对迷宫所占据的地下深度——JDA称之为迷宫深度,单位为m——进行推测』
『这个技术很厉害呢』

『在地震频发的日本,在迷宫开始出现时,Hi-net①和GEONET②已经投入了使用,因此可以通过与既往观测结果的比较,推定新产生的迷宫的深度』
『不过,迷宫中的空间似乎具有奇异性,因此,我们还无法确定,迷宫所占据的深度与其阶层的数量间是否存在严密的关联。现有的认识,还停留在迷宫所占据的空间越深,那么阶层数或许也越多的层级』
『原来是这样啊』
『刚才提到的数据,就是通过将以这种手段测算到的迷宫深度,与国内已经攻略完毕的两个浅深度迷宫的深度比较,进而推算出来的迷宫阶层数』

『谢谢您的讲解。还有一件事,就是埃文斯迷宫的最底层,似乎掉落了数个技能宝珠。十分可惜的是宝珠中的技能没有被发表』
『宝珠是能够从迷宫里得到的物品中,最好懂的一种梦幻物品呢』

「技能宝珠啊……」

迷宫刚刚出现时,世界陷入了混乱。毕竟,在那里面徘徊着许许多多本应出现在幻想世界里的怪物。
不过,如果仅是这样,那么对人类社会来说,其实不过相当于危险的肉食动物出没的苔原或者热带雨林地区稍稍增加了而已。

而真正震撼了全世界的,是从迷宫中得到的三种物品——卡片、药水与技能宝珠。

一开始发现的迷宫卡——通称D卡的卡片,其中蕴涵的超科技震惊了科学界。

但其实,这对我们普通人的生活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
在一个人第一次打倒某个魔物的时候,在那人面前,会掉落一张记载了那人的名字和各种信息的卡片——
毕竟单论现象,仅此而已。
时至今日,这张卡片的用途也仅限于确认探险者的技能,而在那是更是仅仅将其视作一种不可思议的现象罢了。

虽然在卡片背面刻着一串14个奇特的文字,在语言学界引起了一些关注,但显然没法解读,最后仅作为一种新的文字被记录下来收场。
之后,也只有后来人们发现,卡片上的文字与从原初之环中发现的板子上不停变化着的文字相同时,再次成为了话题而已。

然而,下一个被人们发现的药水却于此不同。

第一次掉落的药水,掉到了下半身被切去,濒临死亡的军人身上,这次偶然的使用却在世间挂起了一阵风暴。
其效果,如同在嘲讽现代医学般,接起了他的下半身,将那名军人从无可避免的「死」手中救了回来。

这一事实,便让政府、军队、乃至有名的企业,都开始争先恐后地向迷宫里派送人员。
自此开始,从迷宫中发现的各种各样的物品,让人们对迷宫的认知转变为近乎特殊资源矿山的存在。

就在这时,第一个技能宝珠被发现了。
一句话描述,技能宝珠,便是如同将人类引向下一级进化的物品。

使用了技能宝珠后,当事者竟然能够放出魔法了。

将空想的世界化作现实。这便是技能宝珠。
如今人们研究探讨的焦点,在于技能宝珠的效果是否是遗传性的。
探索进度最深的军人们在开始探索前,似乎需要记录基因图谱,以便与使用宝珠后的基因进行比对。

如果第一个宝珠的使用者在那之后马上去生孩子的话,现在孩子估计马上就要出生了,但现在好像并没有听说那种新闻。
据说在某些比较专制的国家,有正在使用人工授精量产后代的传闻。

不管怎样,如果这样的物品在市场上流通,甚至利用在犯罪行为上,一个不好甚至会导致世界秩序的崩坏。
因而对此感到不安的执政者们,迅速成立了世界(W)迷宫(D)协会(A),开始对迷宫的产出品进行管理。

可结果,技能宝珠却没有办法进行管理。

一开始,尽管从各地收集到的技能宝珠被十分严格的保管,却依旧从仓库中不翼而飞。

尽管产生了工作人员将其走私的怀疑,但虽然数量不多,却在各地陆续发生的这一现象,实在难以认为全部是人为的结果。
接着在观察之后,人们确认,从技能宝珠出现在世界上开始,分毫不差的23小时56分4秒③后就会消失。
也就是说,除了当场交易以外,技能宝珠几乎无法进行流通。

进而在法律上,技能宝珠的处置也产生了分歧。
其不仅因数量的极度稀少而难以确定经济价值,还会在24小时候消失,化为虚无。持有这种性质的技能宝珠是否能够称之为财产,成为了讨论的焦点。
在施行了各种各样的解释之后,现在则暂且以「技能宝珠无法被完全支配因而不是为动产,其无偿使用不视为赠与或转让行为」作为通行解释。

如果技能宝珠被视作有体物④的话,那么所有的技能宝珠则都将被视作天然物,即无主的动产。
那么就算A获得了技能宝珠,如果A不主张自己的所有权,那么其依旧是无主动产。此时若A将其交与B,其行为便仅仅视作是对无主动产的交与,而A则仅仅是将动产进行物理移动的方式。
因此,不管经由何种路径,如果中间所有的经手人都不主张自己的所有权,那么就只能够将其视为最终的使用者所属了。

自然,其中如果发生了交易,那么就会产生迷宫税。

这么一来,全世界对技能宝珠的管理就此失败,可结果却没有导致世界秩序的坍塌。

技能宝珠产量极低,管理者所不知情的宝珠使用者更是屈指可数。
当然,利用宝珠的力量进行的犯罪,可能因尚未发觉而并不为人所知,但这种类型的犯罪在宝珠出现之前便已存在,因而从结果上看世界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而且,宝珠这东西只有获得了D卡的人才能够使用。若想要获得宝珠的恩惠,则必须打倒一次魔物。
结果,现在时不时地就会有打倒弱的魔物的观光旅行。

哪怕技能宝珠的掉落率再怎么低,但毕竟机会只有短短一天,有备无患还是百利而无一害。
这么想着的人意外地挺多。特别是在发达国家。

尽管迷宫这东西刚出来的时候,由于政府的后知后觉,导致了混乱,但一年之后法律和管理体制也都建设的差不多了,各个迷宫也都以各种方式纳入了政府和WDA的管辖下。

「虽说要是发现了就能一夜暴富,但那东西也不可能流转到一般人手里啊」

网络上,时常听闻像是发现了物品箱啦,瞬移魔法啦之类的传闻,但因为宝珠使用者的个人信息常常不被公开,所以可信度很低。
不过,法律本身倒并没有禁止信息的公开,如果本人想要公开自己的信息,也是可以的。这么一来就算会有点不自由,但出名是可以肯定的了。

之后,在演艺圈甚至还出现了Dg48⑤这种团体。只要以「推」的名义向她们提供技能宝珠,那么直到技能宝珠消失的时间为止都可以和其中一个人进行疑似的约会。
说没节操那的确是没节操,还有人讽刺说这也能建到握手券商法,看来只要脸皮够厚就真能天不怕地不怕了啊。

「我也想有张厚脸皮啊,唉。哎呀」

正在红绿灯变绿,我要踩油门开动汽车的时候,突然腰上有一种前轮脱离了地面的感觉,整个车子都好像弹了一下。

「怎、怎么回事这!?」

正在十字路口上开着的车子全部撞在一起,乱作一团。

「糟、糟糕!」

我拼命打起了方向盘,然后在从道路冲进一个像是工地的地方时,前轮似乎掉进了什么地方,车子翻了过去。
大概是地上裂了一条深缝,轮子卡进去了吧。这么一来,我就只能松开油门等着车子自己停下来了。

在我车子正漂亮地侧翻一周的时候,感觉有什么小小的影子出现在了视野里,但现在车子的运动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车门咚地发出一声巨响,我被惊出了一身冷汗。然后在一辆装满了钢筋的卡车跟前,车子总算是停了下来。

「刚才那个,不会是,小孩子吧……」

感觉那一下撞得不轻,要是伤到了,肯定不只是擦伤的程度。算上公司的事,还真是祸不单行。
我赶紧打开了车门冲进了雨中,查看我撞到的东西。
雨势继续增强,虽然一片白茫茫看不真切,但稍稍前面卡车旁好像躺着什么黑色的东西。

「喂,没事吧!」

我连忙跑向那个黑影,正想伸出手,却注意到了异常。
虽然在视频里见过几次,但活物还是第一次见。那东西,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人。

「哥、哥布林?」

正在我自言自语的时候,眼前那个像是哥布林的东西,还原成了黑色的粒子。
然后那地方留下了一张钝银色的卡片。

--------
Area 12 / 芳村 圭吾
Rank 99,726,438
--------\\

迷宫卡——那是一个人第一次杀死魔物时必然会掉落的卡片。

这张满是谜团,不知为何写着所有者名字的卡片,一时间据传是由稀有金属制成,但后来却发现好像不过是普通的材料。

而区域则表示着这张迷宫卡被发现的地点。
从迷宫卡上的信息,人们归纳出大概西经110-120度⑥是区域1,然后按地球自转方向每10经度区域号加1,一直到区域36正好一圈。

顺带一提,最近在加拿大的庞德因莱特(Pond Inlet)的一个因纽特(Inuit)人男性取得了一块标为区域0的卡片,因而人们推测极圈内可能被划为了区域0。
不管怎样,大概位于东经139度的东京,正好落在了区域12的东边线上。

「排名99,726,438啊」

至于排名,据说则是打倒魔物时拿到的某个东西——方便起见就按照游戏的方式叫成「经验值」吧——在全人类中排的顺序。
我刚刚杀掉了一只哥布林,也就是说全世界杀死了一只哥布林以上的人有9900万这么多咯。
这么算来人类的1/70已经接触过魔物了,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数是该算多还是算少。
物品脑子里一边想着那些事情,一边深深地吐了口气,感叹道。

「不管怎样,不是小孩子就好」

我一边捡起卡片看着,一边安下心来般卸了力气,靠在了身后的卡车上。
在十字路口那边,混乱的声音和烟雾连绵不绝。看起来是发生大地震了。

「不知道家里那公寓有没有事啊」

毕竟已经是建了有50年的两层破公寓了。来场大地震塌了也不奇怪。
我浑身都已经湿透了。这么着就算回去公司也没法换衣服,干脆先回趟家——
我正这么想着,突然身后开始滑动,我甩了个屁股着地。

「痛!怎么回事?」

我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向后看去,然后看见满载着钢筋的卡车缓缓向后退,滑了下去。

「诶诶!?」

那卡车正滑向的方向,前头有一条应该是刚刚地震造成的又宽又深的裂隙。
看起来,勉勉强强停在斜坡边缘的卡车,让我这么一靠,彻底停不住了。
所幸卡车本体半身卡在裂缝边,可卡车里装着的大量钢筋——长度极长——却哗啦哗啦地掉进了裂缝深处。

「呃,这个,是本来,就会掉进裂缝里的哟?跟我没关系的哟?要我赔是绝对赔不起——」

我一边全身冒着冷汗一边看着眼前的情景。
反正我现在已经从头顶湿到脚跟了啦。再怎么流冷汗也不会怎么样——我脑子想着自己都觉得意义不明的事情,可钢筋着地的巨响却一直没有传来。

我正想着钢筋应该是掉下去了吧,走上前去想要确认,这时地底突然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接着便是一阵余震。

「什!」

然后,我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正不停地被向上托起,等这感觉结束后,眼前出现了一颗闪烁着七彩光芒的珠子(orb)
看见此情此景,我不自觉地计算起钢筋下落的距离,然后开始逃避起了现实。从直径4cm长10m左右的铁开始自由落体,已经过去了大约15秒。……已经过1000m了。

「要是钢筋纵向下落,那应该还没到终端速度⑦吧」

尽管我叨念着无意义的话语,眼前那颗珠子(orb)也依旧飘浮着。

译者注释:
①Hi-net:日本高密度地震台网(High Sensitivity Seismograph Network)
②GEONET:GNSS连续观测系统(GNSS Earth Observation Network System)
③23小时56分4秒:这是准确的地球自转周期
④有体物:存在于一定的空间、可以为人的感官所触知的物质资料。源于罗马法上对物的一种分类。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奥地利及荷兰等国民法中均用此概念。
⑤此处是在影射AKB48
⑥正好是原初之环所在的区域
⑦指空气阻力和重力平衡时的下落速度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03 鸣濑 美晴 JDA本部


「没招啦……这可怎么报告好啊?」

鸣濑(なるせ)美晴(みはる)十分烦恼。

这里是JDA(日本迷宫协会)迷宫管理科监视部门,主要职责是处理位于日本的迷宫的生成与攻略情况的信息。
而尽管新迷宫的生成并不十分频繁,但频率还是有每年每区域1个的程度。
虽说像日本一样全国到处都安装有高精度地震计的国家全世界也没有几个,因此据推测发现了的迷宫数量可能不到总数的一半。

刚才虽然也发生了那样的反应——

「就如实报告发生的事情不就好了吗」
「风、风来部长!」

美晴抬起头面前便是自己的上司。风来(ふうらい)(かける),29岁。担任监视部门的部长。
是个虽然很年轻但发际线已经开始后退,略显神经质的男人。

「要是问题很复杂就更应该如实报告了。随便往里添加自己随意的猜测,反而是添乱哦?」
「哈啊」

确实部长说的在理。但这么一来——
要是如实报告,内容反而会令人怀疑是在开玩笑,这让美晴还是很踌躇。

「怎么了在这故弄玄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那个……那我就如实报告了!」
「所以说,一开始就这样不就好了」

啊我不管了。之后的事情就扔给上司了。这么决定后,美晴便开始以很快的语速说了起来。

「14时32分,在新国立体育场附近监测到推测为迷宫生成时发生的震动」
「离代代木很近吗?」

代代木迷宫是在三年前,出现在NHK放送中心和代代木体育场第二体育馆间的迷宫。

「直线距离1km左右,吧?」
「这么近吗?规模呢?」
「啊、呃……深深度」
「你说什么?」
「如果计算正确,深度在1400m以上」
「1400m!?」

代代木迷宫的迷宫深度为280m。而这个居然在5倍以上。毫无疑问这深度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数的吧。

「等等,这么一来大江户线要出大麻烦了……赶紧去联络各单位!」

在城市中心产生的迷宫,会破坏地下的基础设施。三年前,代代木迷宫的产生就导致千代田线代代木公园至原宿段被切断,造成了大事故。
现在工作日下午尚早,在这个时间点如果地铁线路突然消失,想必会导致大事故。可是——

「啊,不会,青山门附近的话应该没事」

据研究,迷宫实际占用的空间,只是一个直径从数米,到至多十几米的圆柱状空间。
研究也表明,迷宫震指的是将这根针打入地下时产生的冲击,而消灭震则是指将针拔出时产生的冲击。
从青山门到大江户线的线路约有不到200m远。如果监测结果正确,地铁线路应该不会受到影响。

「就算这样,报告也是必要的。不仅要对入口进行封锁,也要尽量避免对在建的体育场的影响。还得去联系奥林匹克委员会——」
「请等一下,部长」
「怎么了?」

部长毫不掩饰对美晴忙中添乱的不悦,这么问到。

「那个,其实……已经,没了」
「什么东西?」
「所以说迷宫啦」

然后上司一脸傻眼的表情。美晴一边想着自己刚才看见数据的时候大概也是这种表情,一边摆好了架势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风暴。

「在市内出现的深深度迷宫居然……」

上司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

「1小时就消失了?这是什么玩笑?」

看着自己的上司一脸冷笑,表情似是表达着我可不听你玩笑然后这么说道,美晴一边心想着果然会是这样,一边放下了肩。

「所以我才不知道该怎么报告啊。总之,14:32在新国立体育场青山门附近出现的深深度迷宫,15:20分现在,已经消失了。监测仪记录到了与丹佛那时十分类似的消灭震。甚至是仅仅在产生后的数分钟后」

丹佛那在最后一个怪物被打倒后,所有人回到地表后不久,就检测到了消灭震。据报告,之后现场留下的,就只剩下如同坍塌后洞穴的痕迹了。
据报告,被攻略完毕的浅深度迷宫当时也发生了类似的现象。

「你是想说,有一个人,在深深度迷宫出现后的几分钟内,就将其攻略了?」
「我不知道。虽然不知道,但从结果来看,东京市民的安宁生活和奥林匹克的日程都免遭影响。这不是件好事吗」

美晴对着哑口无言的上司说出了上面这番话后,低了低头,表示自己已经说完了。
听完报告后,上司一脸严肃地看向美晴问到。

「然后,你看我怎么跟科长报告好?」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04 未登录技能与世界第一


我抓住宝珠把它装进包里后,便匆匆离开了现场。
毕竟这卡车已经斜着半截埋进土里了。落穴虽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消失了,但卡了辆卡车的裂缝依旧保持了下来。

我已经被淋了个落汤鸡,再说我也不打算带着技能宝珠东跑西跑,便立马联系公司早退。
虽然电话那头,榎木科长不停地在骂着我,但我全部以机械的「是」回答应付了过去。

一小时后。我从家里的浴室洗完澡出来,然后在一年四季都摆在床边的被炉旁坐了下来。

「哎呀哎呀,这玩意能卖个多少嘞」

只要碰一下宝珠,就能知道其名字。
在名字下面有一个迷之数字——据说是叫宝珠计时——似乎表示的是从发现起经过的时间,现在已经知道当这个数字变成1436的时候便会消失。

MayKing(メイキング)① / 0074 啊。五月之王,听起来挺厉害的嘛。莫非跟农业有关?」

我开开笔记本,打开了JDA的宝珠收购列表,把「メイキング」输了进去搜索——然后,画面上就显示了一个「无结果」。

宝珠收购列表是各种各样的公司、组织或者个人,对某个特定宝珠需求的列表,宝珠的发现者可以借此找到买家,经JDA介绍完成交易。

毕竟犹豫时间只有一天。
既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也没法像普通的商品一样供人挑选。自然,也没有举行拍卖的时间,因此一般都是发现者和求购者直接面谈完成交易。

「没办法。那至少先确认下有什么用吧——」

我这么感叹着,打开了JDA的技能数据库检索页,输入了「メイキング」。
然后,果然还是「无结果」。

「我靠,居然是个未登录技能啊这玩意?」

自然,JDA的数据库是与WDA相通的。也就是说,这是至今为止尚未被发现的技能。
搞不清楚效果的未登录技能,基本上是卖不出去的。毕竟没法定价,也自然没有去调查效果或者谈判的时间。

「真是服了啊……我还以为能一夜暴富,辞职不干了呢」

我刷地放下了肩膀,大脑里开始想像起明天去公司后的麻烦事情。
面对这过于令人郁闷的想像,我不禁甩了甩头,然后起身去厨房烧水。
我一边把烧水壶放在灶上,一边想着换换心情,从柜子里取出了稍微贵些的茶。

「星野村的玉露茶真是最棒啦」

等水沸腾了一会之后,我把水壶拿了下来。等着热水凉一凉这会,我再次看向了桌上的宝珠。

「果然只有自己用了啊」

我小心翼翼地向杯中放入八女玉露,然后将杯子缓缓端到被炉上,然后试嘬了一口。

「嗯?总觉得旨味好像比以前更浓郁了……我有多做啥来着?」

嘛,好喝就好喝嘛,反正是好事——我不做多想,拿起了宝珠。

「果然这里要按惯例来一发呢」

我这么小声念到,然后一边控制着音量喊着一边使用了宝珠。

「我不做人啦!②」

那感觉十分不可思议。像是什么东西通过了身体,又像是身体被一度分解,然后又被重新组合——虽然感觉很奇怪,但并不会感觉不快。

「嗯……」

我睁开了眼,握了握拳,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感觉。
但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明显的变化。

我本以为眼中的世界会发生什么戏剧性的转变,现在则有点失望。

「嘛,大概是跟做爱一样,经历过了就不当是什么大事了吧。……说起来技能该怎么用啊。

有问题上网就好了。
我试着搜了搜使用技能的体验记。当然,里面写的是真是假我是没法判断的。

「什么啊。读了一堆,说来说去不过是『不知不觉就会了』。不知不觉啊。不知不觉……」

我试着闭起眼,叉起手,又喝完了剩下的茶,可结果——

「……完全搞不明白」

行不通。

难不成我是没有获得成功?我这么想到,然后想起了D卡的事情。
确实,在D卡上面应该记载着获得的技能才是。

「说起来我把卡放哪去了来着。好像是在那条裤子的口袋里……」

我从 脱衣间的篮子里找出那条裤子,摸了摸口袋,取出了那张银色的卡片。

「哦,找到了找到了。我看看,技能技能……」

--------
Area 12 / 芳村 圭吾
Rank 1


メイキング
--------

「哦,确实有加上啊……」

我不放心,再确认了一遍卡片。

「啥?」

我用拇指和食指揉了揉双眼的眼角,然后再次看向卡片,可结果却依旧如此。

「排、排名、第一?」

卡片上赫然写着金光闪闪的 Rank 1。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我记得不是9900万左右来着!?」

可不论我看多少遍,上面写着的依然是第一。
如果按照假设,排名是按照打倒怪物后获得的经验值排出来的的话……」

「难不成,是当时钢筋掉下去一会之后听见的,那个毛骨悚然的声音吗?」

除了这个我也想不到别的了。
不然就是回家的时候,一不留神又轧死了个什么玩意。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起了头。

「第一说不定很强呢?」

自从迷宫在这个世界出现已经过了三年。
军队里那些人应该是从一开始就泡在迷宫里了吧。虽说现在也有一般的探险者了,但估计排在前头的那些人大多都是军队或者警察的人吧。
刷地一下就超过了他们三年的经验?

说是这么说,可完全没有实感啊。

「可跟我说我变强了我也完全没有感觉啊。刚开门的时候也没有咔嚓一下把把手给拧下来啊」

我试着用力握住玄关的把手,却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难不成是魔法?——啊,那好像也是技能来着。感觉好像没什么关系……」

结果这一天,全都被我浪费在瞎搜网上的东西上。


译者注释:
①这里原文为片假名,故导致了男主的错误理解
②JOJO梗,不多解释了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05 实时翻译聊天 WDARL(World Dungeon Association Ranking List)


Rank Area CC① Name
1 12 *
2 22 RU② Dmitrij(Дмитрий)
3 1 US③ Simon
4 14 CN④ Huang(黄)
5 1 US Mason
6 26 GB⑤ William
7 1 US Joshua
8 1 US Natalie
9 2 *
10 25 FR⑥ Victor
11 24 DE⑦ Edgar
12 26 GB Tobias
13 25 FR Thierry
14 24 IT⑧ Ettore
15 25 FR Quentin
16 24 DE Heinz
17 11 *
18 12 JP⑨ Iori(伊织)
19 24 DE Gordon
...

US「各位都看了WRL(世界排名表)了吗?」
RU「啊,我们俄罗斯的英雄德米特里(Дмитрий)·梅利尼科夫(Мельников)⑩排到第二名了。自从WRL公开以来这是第一次吧」
GB「所以,谁成了第一?」
US「似乎是未登记的人」
RU「什么?难不成那个帝王鲑(King Salmon)还是坎贝尔(Campbell)的魔女成了第一?」
US「不是,区域2的匿名者排在第9,区域11的匿名者在第17,应该不是他俩」
DE「我刚跟第一名变化前的排名比较了下」
GB「GJ」
DE「至少在前两百名里没有找到这个人」
GB「啥?」
FR「报告!三位数范围内没有找到对应的人」
US「你咋调查出来的啊」
FR「因为你看啊,区域12除开日本,剩下的不管是俄罗斯还是印度尼西亚,范围内都没有大型城市啊。顶多澳大利亚那还有个阿德莱德(Adelaide)
FR「虽说光日本就包括了从福冈到东京的地区,人特别多,但考虑到他们很早就建立起了管理体制,初期探索者基本上全部都是作为自卫队相关人员登记的」
FR「所以前1000里区域12的匿名探索者并没有多少。我筛选出这些人看了一下他们的排位,都没有变化」
US「等等等等。照你这么说,这位Mr.X是从4位数排名以后的地方突然窜上来的?」
JP「莫非是真的原力⑪觉醒?」
US「那可说不定啊。说不定4位数还要往后呢」
JP「呃,这就真的……」
FR「总之,我尽量在缓存还没被删的范围里一直往后找找看吧」
GB「请加油」
DE「说起来最近有什么大的迷宫被攻略的事情吗?」
GB「最近的话就丹佛那个咯」
US「那个是我们的西蒙队的功劳啦」
GB「那难不成是队伍里的哪个人」
US「那肯定不可能,和西蒙他们一起行动他怎么可能从四位数往后的的排名反超?不讲道理也得有个限度啊」
GB「那不然这家伙怎么突然到第一的?」
US「…………」
DE「…………」
JP「…………」
RU「……莫非是一个人把不为所知的深层迷宫给攻略了?」
GB「现在到处都是由WDA管理着的,那种事情应该不可能了啦。再说除非是一天就攻略完成,不然排名肯定是慢慢上升的啊」
US「这家伙只可能是氪星(Krypton)⑫出身的吧」
DE「不,还有可能是M78星云⑬来的啊」
GB「所以那人是用蓝宝石(Blue Water)⑭,还是只能战斗三分钟⑮?」
JP「居然这么了解我国文化,真是令我热泪盈眶啊」
...
... 略
...
FR「Hi. 到六位数的范围我都看了一遍」
US「辛苦了」
... 略
GB「辛苦了」
DE「结果怎样」
FR「符合的人……并没有发现」
GB「也就是说100万人内都没有?」
FR「到六位数普通人的数量就一下子上去了,到后面12区大部分都是未登录者了。所以虽然不敢说是绝对,但基本没法再往后找了」
DE「成谜了?」
US「三年之后,突然如彗星般突然出现的无名男子,感觉甚至有点帅气」
GB「政治正确!」
FR「政治正确!」
US「啊好好好,男子→者」
...
... 略


译者注释:
①国家
②俄罗斯
③美国
④中国
⑤英国
⑥法国
⑦德国
⑧意大利
⑨日本
⑩原文为ネルニコフ,经查无此俄罗斯人名,故取读音最为相近的人名梅利尼科夫
⑪fours和force片假名写法相同
⑫氪星:DC漫画所出版的漫画书中一颗虚构的星球。
⑬M78星云:昭和系奥特曼们的故乡
⑭指动画蓝宝石之谜(ふしぎの海のナディア)
⑮奥特曼只能变身战斗三分钟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06 三好梓 Lady's Kisses 9/28 (五)


「糟、糟糕……」

我拼命地在从车站到公司大楼间这一小段路上跑着。
在网上搜东西熬得太晚,结果不小心就睡过头了。

「哈啊哈啊哈啊……」

我好歹算是在时限内打上了卡,这时身后突然有人叫我。

「芳村」
「啊,榎木科长,早上好」

冷静,冷静。当所什么都没有发生就好。

「你,一会来会议室一趟」
「啊,好的」

果然呢。

「前辈,出什么事了吗?」

邻座的三好一脸担心地向我问到。
三好梓,22岁。她是我们公司的新人,而我则负责她的新员工教育,因此和她挺熟络的。
她一头自然的分层短发,是个娇小可爱型的美人,给人一种旁边有一只很有活力的小动物的感觉。
她在数学,特别是数值分析方面十分优秀,在我们开发部门十分受期待,美中不足的就是对酒有些痴迷。

「榎木科长他昨天开始就一副烦烦躁躁的样子,谁都不敢接近他呢」
「昨天我被他派去给不知是谁捅的篓子善后向客户赔罪,然后不知道咋搞的结果客户不跟我们做生意了,然后榎木他就怪罪到我头上来了」
「啥啊这?虽然我搞不大清楚啦……」
「没事,我也搞不懂」
「……前辈。这样没问题吧?」
「不知道。管他呢」

「喂,芳村!」

会议室那边传来叫我的声音。口气听起来很不耐烦,估计是在催我过去吧。

「哎呀,被叫到了,我去一趟」
「啊,嗯。那个,请加油」

收到略显微妙的应援后,我走向了会议室

◇◇◇◇◇◇◇◇

「唉~」

我咚地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然后叹了一口长气。
絮絮叨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我让他用一堆污言秽语给骂了一整个上午,差点都想回嘴你是不是闲得蛋疼了。
你颠三倒四讲不出什么玩意来在这死撑着还不如放我回去工作呢啊?我真的好几次就要脱口而出了。
唉,这还干个屁啊。真的不如辞了算了。

「您辛苦了」
「真是不讲理啊。我的工作是负责研究和开发啊。把我搞去干营销到底是什么打算啊」
「嘛,前辈,总之先去吃饭吧」
「啥也不干肚子也会饿啊。……没办法,去吃饭吧」



几分钟后,我们走进了一家略微偏僻的意式餐厅。
这家店稍稍有些贵,因而基本上不会遇上公司里的人,要是想谈秘密的话是个挺好的地方。

「辞职……前辈您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这回也是,只要找经理说一说情况不就好了……」

三好一边用叉子叉着扭纹意粉(Strozzapreti)一边说道。一旁还有一份白葡萄酒炖山羊肉酱(ragoût)

「不是啦,我已经给榎木那家伙擦屁股擦到不耐烦了。到极限了」
「吃饭的时候别说擦屁股这种恶心话啦」

三好皱着眉头说道。
确实肉酱这玩意,怎么说呢,说过之后再看,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像那个玩意的感觉。

「抱歉」

我一边用叉子咕噜咕噜地卷起盘子里的黑胡椒芝士意面(Cacio e Pepe),一边说道。

「不过,这种情况下你如果辞职了是算作自愿失业,要等三个月才能拿到失业保险哦?」
「不是我说啊,你觉得28岁的社会人,过上三个月的存款……呃?大概有吧?」
「你别问我啊」

三好一脸傻眼了的表情。

「先说说下午打算干什么吧?」
「感觉事情已经变得很麻烦了,而且今天还是周五,再加上我也打算辞职了,干脆直接回家好了」
「那前辈的个人物品怎么办?」
「嗯。三好,要不你一起打个包送到我家里来?」
「诶?我怎么知道哪些是你的私人物品啊!」
「倒也是呢。那干脆等过完算工资的周末,交张辞职申请,然后赶紧收拾完走人好了」

「前辈,你还真铁了心要辞职啊?」

三好放下叉子,仰视着我问到。
她一侧的短发缓缓滑落,让我稍稍有些心动。

「呜。三好,你这攻击手段从哪学的啊?」
「呼呼呼。这可是女性的风度哦,风度。不过前辈要是辞职了,现在这个项目该怎么搞啊……」

窗外,行道树微微泛出秋色的叶子在风中摇曳,让空气中也开始飘荡起淡淡的秋意。

「谁知道呢。榎木那家伙应该会想办法的吧?」
「我看肯定是不可能。唉,要是被使唤的太过分的话,干脆我也辞了得了」
「喂喂,你辞完职打算去哪里?」
「上大学时候的前辈她好像在学校的大学生创业孵化中心成立了一个医疗测量仪器的初创企业。那边好几次邀我过去呢」
「……所以你到底是干啥跑来这公司的啊」

近几年,综合化工企业市场有些萎缩。利润率也不大乐观。

正当我们聊着的时候,第二盘也端上来了。今天看来是小羊。
粉色肉看起来十分美味。里面似乎还加了似乎正当季的灰喇叭菌(trompette de la mort)鸡油菇(girolle)

「比起我还是先说说前辈你吧。你辞职了又怎么办?」
「嗯。总之我打算下迷宫探索去」
「啥?」

干嘛一副看傻子的表情啊。嘛不过,确实很令人吃惊呢。我自己都被惊到了。

「你不知道吗?迷宫」
「不,知道是知道啦……怎么突然想去迷宫了?难道是不想研究材料。改去收集材料了?我觉得这跟前辈你风格不对啊?」

嘛,确实我天天都坐在电脑跟前,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擅于运动的感觉。
不过三好的话应该可以跟她炫耀炫耀。她的话应该不会乱说出去的。

「你这说的可有点过分了啊。三好,知道迷宫卡这东西嘛?」
「我有哦」
「哦?」
「上大学的时候被朋友拉去代代木好几次呢。虽说第一次是去参加获得卡片的观光旅行」
「你去干嘛?」
「不是有宝珠的事情嘛。主要还是当时流行这个,就跟风了」

流行迷宫这,现在的大学生都些啥啊。

「排名呢?」
「嗯,记不太清了。记得好像是9000万的样子吧」

「哼哼。其实我也有」
「嘛,这不也是当然嘛。要不然前辈你也不会想到要跑去迷宫咯」

三好手上的Perceval 9.47餐刀,轻易地沉进了小羊的肉里。
那粉色的切面晶莹水润,肉汁呼之欲出,但三好将其整个送进了口中,没有洒出来一滴。

「三好,接下来的事情跟谁都要保密哦。你发誓不说出去」
「要跟谁发誓呢?」
「嗯?你让我想想。大概……神?」
「你确定真有那玩意么」
「嘛算了算了。总之你要保密」

「那我就向羊肉(agneau)发誓吧。这块吃了一半的」
「总觉得你这发誓突然变得好不值钱了」
「诶,这份午餐(lunch set)可不便宜哦。是前辈你请客对吧?①」
「唉,居然蹭快要失业的男人的饭,这后辈也太过分了吧」
「谢谢请客啦。②所以,是什么事?」
「你可别忘了刚向羊肉(agnello)发的誓啊。另外这是意式料理,请用意大利语」

我这么说完,三好稍稍露出不快的表情,以无奈的口气说道。

「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个前辈才没女人要呢」
「多管闲事。哼,看完吓不死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迷宫卡啪地拍在了三好面前的桌上。

「这不就是D卡嘛。到底有什么稀奇……呼诶诶诶诶?!!!」

三好突然不小心喊出了声,然后慌张地看了看四周。
旁边有几桌虽然看了这边一眼,但也马上没了兴趣,继续吃自己的饭去了。

「这、这啥啊?伪造卡?」

三好把身子探了过来,小声问道。

「伪造个头啊。再说我伪造来干嘛」
「呃……吓唬后辈?」
「你几岁啊」
「但这卡上可是写着Rank 1哦?」
「厉害吧?」
「确实上面写着前辈的名字,卡片看起来也不像是假的……你等一下」

三好掏出自己的手机,不知道开始查起了什么。

「真的耶。WDARL上的第一变成区域12的匿名探索者了……」

三好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手机屏幕拿给我看。

「这下你总信了吧」
「这么想也是当然的啊。不然前辈你那黑企之鉴的工作时间表里哪还找得出下去迷宫的闲暇嘛?」
「黑企之鉴是什么鬼啦……嘛,虽说我确实是没时间去啦」
「这是做了多见不得人的py交易……」
「不是我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人了」
「这可是甩掉了三年来把下迷宫当工作的军队精英们当上第一了哦?除了py交易还可能是啥?」
「嘛,发生了各种事请啦。话说记得保密哦」
「就算我说也没人会信啊」
「……那倒也是」

我们正聊着的时候,甜点(dólce)端了上来。
看来这就是这家店的招牌(spécialité)蒙布朗(Mont Blanc),啊不对,应该叫蒙布朗(Monte Bianco)③才是。我说的当然是那个栗子做的④。
虽然吃着很甜,但却不显得腻。果然甜点是绝对少不了甜的啊。

「而且还有技能耶!嘛,虽说第一的话有技能也是当然……唉,メイキング?五月之王总给人一种土豆的印象呢。是个什么样的技能?」
「不知道」
「啥?」

三好今天第二次露出了看傻子的表情。

「话说,三好你知道技能这玩意该怎么发动嘛?」
「我又没有技能怎么知道」
「也是呢」
「不过,我看用过的人写的博客。我记得……好像是指着卡上的技能名,嘴里念叨着名字,就行了。直到习惯为止要通过这种办法熟悉发动」
「哦,这样啊。行,我试试」
「试试……难不成前辈你没用过?」
「嗯?啊是啊。记得保密啊」

我指着技能名开始念叨起来。
而三好则是嘴里第一第一地絮絮叨叨说着什么的样子。嘛不管了。

我一边按住D卡上的技能名,一边照着她说的念了起来。

「按着技能名念出来啊」

「メイキング」
「…………」

怎么有种像是中二病的感觉,好羞耻啊。

「跟14岁的时候会得的病一样,感觉有点尴尬呢」
「喂!别说出来啊!!给我闭嘴!」
「话说啊,前辈。在这里发动连效果是啥都不知道的技能,万一是攻击魔法那怎么办啊」

呜,好有道理。
不管怎样先试试,大概就是搞研究的人的怪癖吧。嘛,所说也有可能只是我个人的坏习惯。

「也是」
「不过,看着前辈念叨着『メイキング』的样子……噗哈」
「好、好烦啊你」

这不你说要这么干的么。

「所以,是因为这个才决定下迷宫的呢。确实第一的话赚起钱来是哗哗的」
「是嘛?」
「区域2那个叫帝王鲑的人,可是开着私人飞机满世界跑的哦」
「谁啊?」
「在前辈成为第一之前,是唯一进了前十的匿名探索者哦。现在排名第9」
「明明是匿名却还是暴露了名字吗?」
「排名到这么前的都是有名人哦。排名表上的区域信息会暴露身份的」
「这样啊。所以因为他是区域2的顶尖探索者这才暴露了身份吗」
「是呢」

迷宫里产的能够流通的最重要的物品便是药水了。
可军人获得的基本都是内部使用,或是成为国家战略物资,不会进入市场。
因此基本上提供者都是民间探索者,他们收的价钱也十分高昂。

莫非我也能分一杯羹?

「前辈,前辈。我刚看了看评论区,好像第一突然出现,在12区却找不到对应的人,现在网上讨论的很热烈的样子哦」
「真的?12区就没有有名人吗?」
「日本这边JDA很早就开始管理起迷宫了,因此很少有随随便便就跑去攻略迷宫的人啦。因此排在前头的基本上都是自卫队的人,民间探索者排名都很后很后,即便是排在前的也已经到四位数范围了」
「1000往后?」
「嗯。有时候也有能挤进三位数后面的人就是」
「俄罗斯、印度尼西亚还有澳大利亚也在这区域里吧?」
「区域12除了日本以外,别的地方都没什么人啦」
「唉……」

「前辈」

三好突然挺直了腰,摆正了姿势。

「怎么了?」
「我也辞职不干了,请雇了我吧」
「啥?」
「因为,往后前辈不是要打算进迷宫里谋生嘛?」
「嘛,确实。我也没别的可干了」
「不过,前辈你不想出名对吧?」

三好嘴角微微弯起,如此说道。这家伙意外地挺懂我的嘛。

「……嘛,确实呢」
「也就是说,需要一个代理不是嘛」
「代理?」
「让JDA知道身份是无可避免的,而且要出售得到的东西的话就必须要JDA发行的经营许可证」
「哦」
「这么一来,发生交易的时候,身份就会被许可证暴露。这是无法避免的」
「啊,确实还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这回事来着」
「所以,就以我的名义注册经营许可证,然后售卖前辈得到的东西——」
「然后从许可证上就只能追查到三好了咯」
「对对对。有能的管理人兼代理人。但事实上,她则是!」
「是?」
「满心想着寄生在前辈身上赚差价的近江商人!」
「你啊……」

不过这家伙,也守得住秘密,也跟我合得来,说不定可以考虑。

「知道了。让我考虑考虑」
「前辈!」
「不过到你能不能成我可说不定啊。除非忍不了了别急着辞职啊。我也不打算马上就开始去探索。而且还得先听一场讲习呢」

要想进出地牢,就必须先进行登记为探索者,然后去听一次讲习。
然后会得到一张探索者卡片,这张卡便作为探索者的身份证明。
这么一来D卡不没用了么?

「……请稍等一下」

三好保持着手指举着咖啡(espresso)杯的姿势,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

「怎么了?」
「为什么前辈你明明都有D卡了,却还没登录成探索者啊?」
「……呃,打倒了野生的哥布林,之类的?」
「之类的到底是什么鬼啦。不如说,野生的哥布林是什么鬼啊。旁边小巷子里就有哥布林在四处晃悠很可怕的好吧!真可疑……」
「嘛,就这么回事啦。到时候会跟你讲的。行了行了,午休也快过完了」
「……刚才说好的吧」
「啊」
「那就多谢款待啦!」

三好这么说完,把最后一块马卡龙(macaron)——啊不对,应该是淑女之吻(Baci di dama)⑤来着——放入口中,然后一口喝尽了杯中的咖啡(espresso)


译者注释:
①原文棒读
②原文棒读。是综艺节目GURU GURU 99里的梗
③前面的是法语,后面的是意大利语
④蒙布朗也指阿尔卑斯山的最高峰勃朗峰
⑤即标题中的Lady's Kisses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07 メイキング


「メイキング?」

一位穿着一件绿色高领毛衣,一条骑车用显得略薄的皮裤的男子,一边用右手中指推了推没有度数的眼镜梁一边说道。

「对」

JDA的技能数据库维护团队时常收集着用户输入的检索词。
有人在日本得到了新的技能宝珠的话,大多都会来JDA的数据库搜索一下。

「是不是又是那种找个有点像的名字就来搜的?」
「虽然我们也这么推测,但那个人只搜索了这一个技能。如果是出于好奇心,那他应该会进行好几次搜索才对」
「这倒也是」
「果然还是改成注册制,让用户使用探索者ID才好啊。只有IP和访问时间的话要找出这个人可头疼了」
「喂喂,注意点。别说这个事情。找出特定的人这事在法律上可是有点问题的」
「哎呀,对对对」
「总之就放到须注意的技能列表里吧。如果有拥有这个技能的人,看一下D卡马上就明白了。对于未知技能,我们有必要尽一切可能收集其信息」
「明白」

于是,メイキング就作为未公开的技能,加入到受监视技能列表里了。

◇◇◇◇◇◇◇◇

和三好吃完饭后,我过了一会,便早退去了附近的公园,找了张长椅坐下,开始反反复复念叨起了技能名。

「メイキング」

哎呀,这个感觉是真的中二,好羞耻的。
总觉得,从旁边过去的那些人好像在边看着这边边偷笑。

「烦啊——……メイキング」

唉,肯定被当成是个怪人了啊。
要是再跑去找小孩子玩,那可就真是标准的怪人了啊。幸亏已经晚上,旁边已经没人了。

「me、メイキング」

现在晚上挺冷得了,应该没有不要脸的情侣们……就好了啊。
呜呶呶。可恶的杂音,愿祛喧嚣,愿赐清宁……

「メイキング」

我摒去外界的杂音,专心地不停默念这个词,渐渐地感觉快要语义饱和,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了。
就这样,在意识完全空白的状态下,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词的读音,然后终于发现了。

「メイキング」

在那一瞬间,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块半透明的板子。

「诶诶!?」

看见我突然发出声音站起来,一副怎么看都不是个正常人的样子,旁边一位经过的女性吓得拔腿就跑。
呜,真是失礼啊……闲话休提,这东西。

我保持这板子显现的状态,走出公园,到了繁华街上。
看起来并没有人注意这边。我走到街角便利店的时候,板子嵌进一部分到了建筑物里面。这么看来,这个东西是其他人看不见,也不占据物理空间的。

我再次回到公园的长椅上,开始详细摆弄起这个面板来。面板上的内容,和老式RPG的角色制作画面很是相似。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200.03


HP 23.80
MP 23.80


STR 9 (+)
VIT 10 (+)
INT 13 (+)
AGI 8 (+)
DEX 11 (+)
LUC 9 (+)
--------

这メイキング,难不成是making啊!谁啊,是谁说的May King啊!
话说,按照国语审议会的标准,不应该是メーキング嘛!哈啊哈啊哈啊。

闲话少说。
这个UI本身和普通的游戏界面几乎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难懂的地方。
我试着按了一下STR后面的+号一次。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199.03


HP 24.80 {23.80 → 24.80}
MP 23.80


STR 10 (+) {9 → 10}
VIT 10 (+)
INT 13 (+)
AGI 8 (+)
DEX 11 (+)
LUC 9 (+)
--------

嘛,大概就这样吧。
简单来说,就是SP可以分配给各项状态,然后HP和MP就会依次根据一个什么算式增加,大概这样。
SP大概就是通过打倒魔物来获得的吧。至于排名的基准应该就是这个了。
没有(-)的按钮也就是说,一旦分配了就回不来了。

通过这种手段变强倒是可以理解,但没有自定义(Making)技能的人该怎么办啊?
想必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界面。要不然,这个状态画面本身肯定会被广为人知,而且肯定也会有人进行各个参数的验证。

嘛,想不出答案的问题就先放在一边,等到时候再来搞对于各个数值关联的验证吧。
感觉也不像是什么危险的技能,之后的就回家搞吧。感觉好像有意思起来了。

◇◇◇◇◇◇◇◇

思考东西的时候我倾向使用纸笔。
我回到家里,洗了个澡,然后拿出路上买的明太子饭团,一边吃着一边继续验证。
然后,现在我一边无意识地转起了铅笔,一边看着自己写下来的表。

我兴致冲冲地试了半天,结果发现规则其实十分的单纯。

不过是每个参数存在一个固定的系数,各个参数乘上这个系数然后加到HP和MP上而已。
通过实验,我归纳出下面的系数来。左边这列是HP的,右边这列则是MP的。


STR 1.0 0.0
VIT 1.4 0.0
INT 0.0 1.6
AGI 0.1 0.1
DEX 0.0 0.2
LUC 0.0 0.0

测试完之后,我的参数变成了这个感觉。
除了AGI,别的几项都有不影响HP或者MP的情况,一不小心就连按了5下。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173.03


HP 36.00
MP 33.00


STR 14 (+)
VIT 15 (+)
INT 18 (+)
AGI 10 (+)
DEX 16 (+)
LUC 14 (+)
--------

「不过话说回来,居然是把人的能力数值化啊……」

这么一来原本我STR是9,现在把STR调到90的话,力量就会变成10倍咯?
哇哦~来以1为单位边加STR边测试拳头的冲击力吧!(←研究者之性)

不过,如果进行生理学检测的话,能不能测出这些受迷宫影响而被强化的参数呢?
不过这得要设备……啊?这么说来三好她……

『上大学时候的前辈她好像在学校的大学生创业孵化中心成立了一个医疗测量仪器的初创企业。有一次那边邀我过去呢』

正好明天周六。现在还不到10点。我便给三好打了个电话。

◇◇◇◇◇◇◇◇

「早啊~」
「哦。来的挺早嘛」

第二天9点。三好来了我家里。
她穿着一身公司里不怎么见得到的可爱衣服。

「前辈住的地方倒是很不错嘛」
「好的只有位置啦。这屋子可是建了50多年的破公寓了啊」
「不如说这种地段居然还有这种公寓让人有点吃惊呢」

这个公寓建在靠近代代木八幡的原代代木。
确实单论场所是挺不错。

「今天是怎么了?穿这么可爱」
「诶?今天不是前辈要请我去吃Morille吗?」
「我有说过嘛?」
「我不是说了请我吃Morille我就去嘛,然后前辈就回答说哪都行记得来就好了啊~。毕竟是星级餐厅,我肯定要好好打扮咯」
「啊。这种事……啊我个蠢货」

Morille是附近的一家主厨特意跑去法国修行,专精菌类的法式餐厅。
说起来,现在好像是的蘑菇清汤(Bouillon)正时鲜的季节来着。干燥后的独特风味虽然也不坏,但新鲜菌类的味道那可是别具一格。虽说就我现在这点工资,总去吃实在是吃不起的。

「知道了啦……」

我没得办法,只好写了一封当日预约的邮件。怀着今天客满的祈愿。

「太棒啦~。所以,メイキング的谜团,解开了?」
「啊啊,嗯。喏,就这个」

然后三好就收集起了散在被炉上的笔记,读了起来。
坐床上裙子可要皱了哦。

「前辈。这技能,难不成是能把人类的能力给数值化?」
「嘛,差不多就这个意思。把迷宫强化的参数的值」
「メイキング这技能,原来是把参数给数值化的技能吗!?」

三好一脸惊喜地追问。怎么了整个人这么兴奋啊。

「呃、嘛,本来的话不是这么个用法了啦。不过我觉得有点有意思罢了」
「有意思……前辈,这可是国家机密级的事情哦?」
「突然怎么了啊。算式本身可是超简单的哦?不过初中生难度」

三好造作般地叹了一大口气。

「前辈。正是因为有能够测量数值的技能才这么简单的啊?」

确实是这么回事。要是不将其数值化的话,我有自信自己会无从下手。

「而且,这个系数的概念,可是要给技能宝珠业界掀起变革的哦」
「这怎么回事?」
「昨天前辈跟我说完之后,我就去详细调查了下宝珠的事情哦」

三好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然后打开了JDA的数据库页。
虽说平板比较流行,但干我们这行还是笔记本的效率压倒性的高。我俩都是笔记本爱好者。
虽说三好她平板用的也很熟练啦。

看起来,在宝珠当中,有挺多都是搞不明白效果的。
像是就算实际使用,却也没有实际感觉,也没看见技能增加这样。这种东西被叫做废宝珠。
而这当中的一大类,是被叫做xHP+系的一类宝珠。

「但是如果有这个概念的话就能够搞明白了。比如说这个——」

三好用手指了指数据库的检索结果。

「AGIxHP+1啦,AGIxHP+2啦这些的话——」
「也就是让AGI的HP增长系数增加咯」
「虽然没有验证的话没办法确定啦,不过如果这个+1的效果,就是让前辈说的系数增加0.1的话……」
「以普通人的AGI来看,HP增加1或者2,实在是产生不了什么感觉」
「就是这样。所以数值化可是很厉害的呢」

不过,参数要是变化了影响应该是很大的吧?0.1和0.2可是差了两倍哦?

「然后呢,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这一类废宝珠,可是很便宜的」

我看了眼屏幕,上边这类宝珠大概卖到几十万日元的水平。连这种宝珠都能卖到这个价,充分体现了宝珠的稀有。
也可以考虑为了将来先囤货,来供我们使用。不过前提是得有钱啊。

「当然不管怎样,因为没法保存,所以显然是不存在库存这东西的。只不过是知道了会让价值上升而已罢了」

说完。三好便退出了数据库。然后用手指着我的笔记轻轻说道。

「而且,这东西如果能够测量的话,那可就是一笔大钱了呢」

我也这么觉得。
不仅是各国的政府机关和民间法人,甚至连自由迷宫探索者们肯定都有需求,销路肯定是不愁的。

「真不愧是近江商人。其实我把三好叫来就是为了这个」
「吼吼。但闻其详」

「你昨天不是说了,你跟大学里一个医疗测量仪器的初创企业里挺高层的人认识来着?」
「嗯,她叫鸣濑翠,大学的时候在研究室里我受了她很多照顾,那家公司是她开的」

「嗯。然后呢,我这个Making技能,本来的能力是分配SP给各个值」
「诶?也就是说可以自定义角色的意思咯!?」
「对就这样」
「虽然有点令人难以置信,但这也就是说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已经有需要测量的对象了咯?这么一来,就只要挑选出输出值能够吻合的传感器,通过调整数值就能够得到测量的基准了咯?」
「是这样。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我们可是连要测什么都不知道啊。所以——」
「就用翠前辈那的测量仪器把能测的都测一遍,然后与参数值合在一起进行分析吗」
「你怎么看」
「你问我我也说不清啦。虽然感觉很有意思,但生理数值这东西,身体状态不同或者人不同的话差异可是很大的哦?」
「这方面的修正就交给专业的三好啦」

毕竟这家伙可是数值分析的专家。

「虽然没错啦……也就是说,要前辈每把参数增加1,就得把所有的检查都做一遍,把数据收集起来,然后再来进行比较,寻找差异来进行确认咯?」
「嘛就这么回事」
「比如说,假设参数的变化真的会引起生理上的变化,比如说STR每增加1,血液里某个可以检测的物质浓度就会发生什么变化的话,那要是增加了100的话,那岂不是会破坏掉内环境稳态,把人搞死了嘛?」

确实迷宫探索最前线的那些军人们,也并没有一个个都变得身上一堆肌肉。
如果肌肉量并没有增加,可力量却变为了原来的两倍,那么就有理由相信这是发生了什么生理上的变化。
因此,三好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

「这个问题的话慢慢来就好了。如果变化太激烈的话就暂时放一放也行」
「那我就去联系一下那边试试吧……前辈,关于技能的事是要保密的吧?」
「尽量吧」
「断断续续地进行综合检查该怎么跟对方解释呢」
「这个嘛。就说是新药的测试?」
「没有拿到许可就跑去做临床试验可是要被抓起来的哦」
「那就说是为了研究掌握某种特殊的物品对人体的影响呢?」
「这样的话这件事对对方就没什么利益了,那可就要收取检查费了哦。如果打算是合作开发测量仪的话倒还能另说」
「现阶段这么做的话就不得不向对方说明技能的事了咯」

不如说,现在连测不测的出来都是个问题,共同开发更是早得很。

「总之,这些问题就先放放吧。说不定什么都测不出来也有可能」
「嘛也确实呢。那我就先跟翠前辈说一下这事吧」

三好这么说着,便写起了邮件发了出去。还是老样子,做事这么急。

「——然后,要是结果挺好的话」
「嗯?」
「是说,要是那个测量仪还是啥的要是有希望的话,就交给三好来卖了啦。拿到专利的话感觉能赚不少呢」
「是呢。到时候就和前辈一起去注册专利吧。不过,这东西验证起来可不容易哦。毕竟没法把基础理论公开」
「一般人看来的话,这可能不过就是个给出归纳性结果的产品吧」
「温度计这些东西也是这个感觉啊,自然科学也基本可以看做是对观察得到的结果做归纳,成为人们接受的理论嘛」
「那就好了啊」

「前辈!比起这个,已经中午了哦,中午了!走吃饭去吧」
「你、你可别太狠啊。Morille我已经给你预订上了」

手机上,预约成功的邮件不停闪烁,好似象征着我钱包的危机一般。





译名的确定主要取google搜索页面右侧出现的结果,所以虽然音不大对的上,还是使用西蒙。




单纯我的猜测,可能是时机比较好,等迷宫整个生成完毕了就没这么简单了
当然也可能是单纯作者都合或者低估了弹药的威力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08 讲习会 9/30 (日)


第二天,周日清早,如同与我干瘪的钱包呼应般,天上下起了冷雨。
我撑开伞,正打算走出市谷站的时候,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前辈!」

身后,站着一脸灿烂的三好。

「你个家伙过来干啥?」
「嗯~前辈今天不是说要参加讲习嘛,我也想着干脆再听一次好了」
「什么嘛」
「既然承担起了前辈代理人的使命,那就得对得起昨天吃的灰喇叭菌(trompette de la mort)黄丝菌(Chanterelle)鸡油菇(girolle)嘛」
「光靠蘑菇就奋起(funghi)①了?」
「呜哇,这冷笑话有够老掉牙!啊好痛,别敲我嘛~。那我就再算上大眼青眼鱼的份好了!吃起来酥酥软软的,太好吃了!为什么法国的厨师们大家都那么擅长炸东西呢?」
「确实呢。为什么呢?」

我们一边扯着些有的没的,一边走过市谷桥然后左拐,便能看见远处的JDA本部了。

「这栋楼,怎么看都很怪呢」

三好透过透明的伞望着JDA本部的大楼,歪着脑袋说了句很是失礼的话。

JDA是考虑到与在市谷的自卫队东京地方协力本部的互相联系,才买下了这栋住友市谷大厦作为本部大楼。
虽然好像经过了不少改装,但那个诡异——啊不对,富有个性的外形依旧没有改变。
从市谷站出来,沿着靖国路看见的那“英姿”,简直就像是请的机械设计师来做的设计一样,给人一种船还是什么玩意的变形机器人舰桥部分的既视感。

「说起来,后来翠前辈回消息了」
「哦,说了啥?」
「姑且所有的检查用医疗容器的开发都告一段落,可以投入使用了」
「可是?」
「如果需要获得检查报告的话,一次就需要200万②左右的样子哦」
「好贵!6个参数,每种每次+2测量5次的话……那就6000万了啊!」
「这么多钱,砸锅卖铁也搞不来啦」
「银行的话……唉,也不可能批的下来啊」
「前辈不考虑共同开发的选项嘛?」
「嗯?我倒不是一定不愿意啦,只是现在这个情况的话,不久成了仅仅是拿我的能力来帮对方进行开发了嘛。现在为了站上与对方相同的高度,当然想要先拿到软件方面的利益权咯?」
「嘛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呢。唉……明明感觉是个赚大钱的好机会来着呢~」

确实如果能把能力数值化的话,是可以赚到大钱。
而且爱喊「Status Open」的家伙,想必是一抓一大把。
不过,得要钱啊,钱……

「怎么了吗?」
「啊、不,这件事就先放放吧」
「虽然我也觉得那边的话应该不用担心」

三好一脸疑惑。

「三好你不也说了嘛?迷宫里说不定挺赚钱的」
「虽然确实如果想短时间赚到6000万的话,不管别的事请集中注意在这上面比较好」
「这就是所谓的那个,研究者的浪漫咯?」
「虽然我也不是不懂啦」

我俩怀着浪漫也不能当饭吃啊的感叹,面对面苦笑了起来,然后一起进了机器人里,迅速来到了柜台前。

「打扰一下,我是来申请地牢许可的」
「您好。上午这一场马上就要开始了,请您先填写一下这份申请表,然后就可以去2楼的大会议室听讲习了」
「然后听完了就可以拿到许可了吗?」
「一般民众的话接受完讲习后,还有一些文件审查的工作,没有发生问题的话之后我们会把WDA许可卡邮寄到您手上」
「审查是需要些啥?」
「是这样的。考虑到宝珠的问题,如果有犯罪史的话有可能会无法通过审查。另外还有年龄与身体健康上的问题,不过一般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您不你担心」
「不需要提交D卡吗?」
「是的。因为考虑到一般在申请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不持有D卡的」
「这样啊」

这就好办了。

「如果在国外已经获得了D卡的话,出示D卡可以获得高等级的卡片」

WDA许可这东西当时指定的时候估计是哪个负责人好折腾,在D卡上的排名以外又另起炉灶依照贡献度搞了一个分级。
新手从G开始,A上面好像还有个S。这代人把游戏里的东西好的坏的全都给一股脑搬到了现实里,还真是有现代特色。
至于这个分级,则是关系到武器和防具的购买限制、特殊迷宫的入场限制、以及受雇于企业时候拿到的报酬的基准。

「另外只要出示许可卡,就可以进入各地的公开迷宫」
「D卡呢?」
「虽然用来确认实力很方便,但在管理人员上就并不是很有用了。毕竟不论是生产还是工作过程我们都弄不清楚」
「也就是说基本上没有需要出示D卡的情形咯?」
「是的。大概就是在组队的时候会用来证实自己的排名和技能吧」
「明白了。谢谢」

◇◇◇◇◇◇◇◇

讲习的内容,是关于手续,进入迷宫的方法,以及有关装备的简单易懂且很实用的说明。
讲完之后,是指南阅读和自由提问时间。

「迷宫的话,进出是免费的呢」

我俩前面坐着的一位现代风格的可爱系美女一边看着指南一边说道。

「而相对的,从迷宫得到的物品JDA是要收10%的管理费的哦。另外还有10%的迷宫税」

而另一位稍带男孩子气息,身材修长的正统系美女则开始解释起JDA收取的钱。
看起来两人是一起来的。

「要被拿走两成啊~?」
「就这样的啦,想成公营的赌博的话心理能平衡点哦」

确实,赛自行车赛艇都要收25%。赛马平均也差不多。抽头钱就这么回事吧。

「是当做赌博的吗?嘛,虽说也没差了」
「确实呢。虽说赌的是自己的命」

听了这话,三好不小心喷了。
听见三好的声音,前面俩人回过了头。

「抱歉。你们俩太漂亮了」

我和两人解释之后,再次看向三好。

「是在笑我吗?」
「不是不是。突然很想吐槽句『虽然生命是人人都有的武器,但若珍惜则无法借以御敌(Every man has a final weapon--his life--and if he's afraid of losing it... he throws that weapon away)』③,本来想忍住,结果不小心就喷出来了」

略带男孩子气那位听后,表情舒缓了下来,开口问到「是查理(Charles)·戈登(Gordon)?」

「确实呢。不过这么一来岂不是大家都要死了嘛」

三好和她互相笑了起来,可我和另一个长得可爱的那边则完全是不知所云。

「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啊?」
「是啊。我也挺不懂哦」

「是以马赫迪战争(Mahdist War)为题材的电影里的台词哦。我叫御剑(みつるぎ),你呢?」
「呜哇,连名字都那么帅气嘛。我叫三好。然后这边这个男的叫芳村。请多关照啦」
「我叫斋藤。两人是周日一起来听讲习吗?在迷宫里约会这感觉有点奇葩哦?」

长得可爱的这边一脸兴致地看着我俩。

「不,我们只是公司的同事。不是打算来迷宫里约会的啦」

我心想着反倒是我想问问你俩的关系啦,摇了摇面前的双手。

「公司啊。那,莫非是哪个大型迷宫相关组织的先遣队?」

先、先遣队?

「不,不过是研究员罢了」
「什么嘛」
「才不是什么嘛的程度呢。研究员的话想必对迷宫知道很多吧?」

斋藤她露出一脸失望的表情,而御剑则在一旁说我们的好话。

「这样啊。那,以后就请多教教我们迷宫的事情哦!」
「好的好的」

我随意应付完了斋藤的请求,结果她的笑脸却呆住了。

「…………」
「……」

「小遥。我是不是没有魅力啊?」

斋藤她向御剑发问。遥大概是御剑的名字吧。
御剑单手扶额摇了摇头。

「不,这应该是对方的错」

是在说我不好?

「呃,什么意思?」
「那边哪个普通脸的男的,不给我张名片嘛?」

斋藤鼓着个嘴问到。

诶,是这回事嘛?有这种规则嘛?
我向三好送去求助的视线,她却一脸含混。那表情大概是我也不知道的意思。

「嘛,也有这种少言寡语的人啦。以前是叫KY④来着,我记得我爷爷这么说过」
「你才KY嘞。不如说少言寡语⑤这词感觉也有够老的了」
「流行这东西马上就会过时,然后感觉起来就像是过去很久了呢」
「唉」

啊,差不多自由提问时间也快完了呢。
讲师站起了身,开始准备结课。
坐在前面的两人眼神示意之后,便也转过身去坐好了。

然后,这场雨天里的讲习会便到此结束。

◇◇◇◇◇◇◇◇

「前辈,吃个午饭再回去吧?」

噫——。危险时段来了么?

「也是呢。不过昨天才那样了是吧……」
「那就简单去吃个拉面怎么样?」
「拉面这东西哪里简单了啊,我是搞不大明白。是说咸味拉面嘛?这附近的话,去Due Italian咯?」

Due Italian是一家以拉面为载体的意式餐馆。那里的甚至那种有面上飘着马苏里拉(mozzarella)奶酪,或者是面埋在番茄底下的奇葩拉面。

「不,我是想吃更中式一点的那种啦」
「那就来点简单的鱼干面,大ヨシ怎么样」

大ヨシ⑥是市谷田町的一家普通的中式面馆(并不是拉面馆)。
虽然这似乎是人气拉面店的子品牌,不过简单的鱼干酱油面也有它简单的风味。

「也是呢。我也没什么胃口吃那种一大碗叉烧的,就来碗咸蛋的吧。中午的话,混沌馄饨和啤酒也可以考虑考虑呢!」
「你啊……」

之后在大ヨシ,三好还真的点了瓶啤酒。而且还是中瓶,跟个中年大叔似的。嘛,高兴就好高兴就好……」

「不过啊,那俩人长得是真的不错啊。而且还来问名片了……难道是风俗业的人?」

我一边簌簌地嗦着感觉挺正宗的中式面条,一边说道。

「那行的人的话,也没必要跑去迷宫里啊。我没猜错的话,大概是演员或者模特这行的吧?感觉旁边也有不少视线往那边瞟」
「那边的话我们是不大熟悉了啦。如果对方很有名的话那就有点失礼了啊」
「请不要把我也给包进去。我可是人均程度地有在关注的~」

虽然很想吐槽一句你这家伙脑子里的演员不都是有点年代的玩意里的嘛,但我还是忍了下来。
不多嘴可是搞好人际交往的诀窍哦?

「不过演员啦模特啦不也和迷宫没什么关系嘛?」
「是吗?最近你看,不是还出来个什么迷宫偶像啥啥的来着」
「啊,那个啊。一个宝珠约会一天,有够哄抬物价」
「真是,想学学她们啊」
「诶?」
「因为你看啊,给宝珠这边不心满意足了嘛?」
「这倒也是」
「然后,收宝珠这边也赚了个大发,可喜可贺」
「嗯」
「两边都很满足,这不是win-win嘛!」
「嘛,你要这么说的话倒也是」
「所以说,遇上什么状况可千万要小心被别忽悠了啊。前辈你对诡辩啦广告啦这类的可是超弱的」
「咕哈……」

不小心把面都给喷出来了。被后辈一语中的,我一句反驳也说不出来。
我可是光看了一张「未曾满足。未曾妥协」⑦这种老掉牙的广告就脑子一热跑去买威士忌了。
说真的,挺有意境的嘛,这广告。

「哪能把兴趣和依赖症说成一回事啊。照你这么说,那些买卖毒品的不也叫win-win了」

感觉有点跑题了。不过,这话感觉各种方面都不大妙,还是打住吧。

「比如说,我觉得想要让行动变得轻快的话,就必须先对动作进行最优化」
「确实呢」
「那么应用到昨天提到的状态值上,也就是说我推测AGI的上升,也会伴随着动作的最优化」
「确实挺有道理」
「DEX的效果,则应该是让身体的活动范围更宽,让大脑控制身体的精度增加」

要使出各种技术的话确实这些条件是不可或缺的。

「是有这种可能性」
「而且,迷宫对人的强化,是体现在形形色色的各个方面的。现在,运动员们在迷宫里进行训练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真的么」

确实这么一说,感觉确实有点像高原训练……才那么一点经验值的话效果应该没多少吧。
还是说像是新兵训练那样,训练内容直接是去干高等级的怪物么?

「所以,我觉得就算是演员和模特,去迷宫里也是有利可图的」
「哦」

「说起来,等下周的时候我打算下一次迷宫,三好你什么打算?」
「是打算翘班嘛?嘛,用带薪休假倒也是可以……两个人同一天去请带薪假总觉得要被人误会啊」

你怎么这个时候害羞起来了。

「我、我的话反正打算辞职了,无所谓啦」
「不过明天应该是不行的吧?许可卡应该没这么快到吧?」
「啊,也是呢。好象是要等上两个工作日——」
「那以防万一,就周四去吧?」
「行。那武器跟防具这类的怎么办?」
「我倒是看了一眼有卖的东西啦……」

嗯。这心情,我懂。
不管是武器还是防具都贵得要死。最低都要十万,好的甚至飙到了以亿为单位。

「太贵啦」
「就是啊!实在是太贵了嘛!为什么会卖的这么贵嘛!再说了,除开练剑道的,不然有谁会去使剑了啦!」
「姑且能从JDA那借把只能在迷宫里用的枪,那东西好像拿到了资格就能用的样子。虽说往深了走就派不上用场了,不过还是意外地挺有人气」
「枪这东西,没练过根本打不中的啦」

「话说你以前学生的时候怎么搞的?」
「借咯」
「……居然还能借啊」
「嘛,毕竟是旅游一样的嘛」

「其实锤子啦,柴刀啦,斧头这类的东西比较容易啦」
「也是呢。就用方便一只手用的锤子吧」
「哦?你是有什么打算吗?果然还是去找初学者专用的2楼的哥布林们?」
「其实,我有点东西想在1楼的史莱姆身上试试」
「啥?」

代代木的1楼基本上全是史莱姆。顺带一提这种怪物基本无人问津。
打起来麻烦,经验值低,没有掉落物,实在是没有优点。
而且通向大的要死的代代木迷宫2楼的楼梯,离下到一楼的楼梯十分之近。这么一来,基本所有的探索者都选择直接跑去二楼。

等到听见意料之外的怪物,稍稍吃惊的我回过神来,便发现碗里剩下的最后一个馄饨已经被三好捷足先登了。


译者注释:
①funghi:意大利语的真菌(复数)
②之后出现的钱数未注明的情况下皆为日元
③这句话出自1966年的英国电影喀土穆(Khartoum)的01:31:52处
④KY:即「(Kuu)気を(Yo)まない」,情商低的意思
⑤原文为朴念仁,讲真我觉得韩国真能找出叫这名的人来
⑥这个店名就真的没法翻了
⑦三得利公司在95年左右的一个威士忌广告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2-1 11:24 编辑


§009 第一次的迷宫探险 10/4 (四)


下一周前半周实在过得令人郁闷。

我把辞呈交上去之后,就不停地有上面的人跑来挽留我。
而且张嘴还都是千篇一律的让我考虑这些项目的事情。考虑你个头啊。
再说与其等到人交辞呈了才跑来挽留,不如一开始就先提一提员工待遇啊。

「我们已经知道你这次犯了错了,但我们不打算追究你的责任」

人事那边的人跟我说出这种话来,真的是把我惊得无语了。

「我认为我并没有什么过错。失误是营业部门的责任,我只是突然被叫去向客户道歉,然后对方决定中止交易了。派来向自己道歉的居然是和事情没有关系的底层员工,对方自然会觉得诚意不足了」
「……我们没听说这回事啊」
「没有听说过,这不也是你们公司的问题么」

简单讲,就是我把『首先,我已经不想再给榎木擦屁股了』的意思委婉地表达给了对方。

结果,辞职请求被暂时搁置,在结薪日之前还算我的工资。

◇◇◇◇◇◇◇◇

然后到了周四。
我无事一身轻,悠然地出发前往代代木迷宫。

「哦,看这闪闪发光的许可证。堂堂正正的G Rank。真是净在没必要的地方花心思啊」
「为什么这最菜的G Rank会堂堂正正呢,前辈?」
「因为后面啥都没了啊」
「啥啊……」

要照轻小说里的一般设定,卡片应该随着等级不同使用不同的素材制作,可这WDA发的许可,则清一色都是塑料的IC卡。
不过,上面不仅有防止伪造的全息图像,等级表示的字母也精雕细琢,实在是无谓的精致。

「以漫画和动画为文化的国家,还真是一张卡都很讲究呢」

三好一脸怀念地翻看着与卡片一同寄来的探索指南。
而这指南也是做的跟什么游戏的说明书一样,满满的都是幻想地气氛。我本来还以为是那种令人打不起劲来的政府文档一样的东西呢。
虽说上面写着的都是些常识性的内容罢了。

「那总之,出发吧」
「好嘞」

于是,我们便一大早出了公寓,悠闲地往代代木迷宫走去。

◇◇◇◇◇◇◇◇

代代木迷宫虽然面积很大,但攻略完毕的前21层的信息却挺详细。

官网上不仅有详细的地图,而且甚至还有迷宫实景。简直就是街景的迷宫版。
好像也经常能看到全身都是摄像头走来走去的探索者。

「跟路上不同,上楼下楼都要徒步,躲避障碍物的时候视角还会变化,真亏他们能弄好呢」
「也没有用无人机这种东西呢」
「毕竟会被怪物破坏掉嘛」

在代代木迷宫的迷宫物语那页上这么写着。

「那不如干脆,到处都设置上摄像头,进行实时监视不就得了?」
「似乎空间上什么东西被断绝开来,电磁波过不去的样子」
「断绝?」

大概是想像了下自己的身子碎成一段一段的样子了吧,三好抱紧了自己的身子抖了起来。

「对通过的物体倒是没有影响了啦」
「唉,事到如今,迷宫再怎么神奇也无所谓了呢。既然物体可以通过的话,那用有线呢」
「会成为怪物的饲料啦」

特别是史莱姆导致的损失实在是可观。一开始拉进去的线一天就坏了。
我们一边聊着,一边在入口完成登记后,便下到了代代木迷宫的1楼。

大部分的探索者们,都径直朝着下到2楼的楼梯走去。
1楼主要是史莱姆,偶尔会冒出几只哥布林来,实在是没什么甜头。另外,下到二楼的楼梯入口就在不远处,也造成了1楼的人气惨淡。
我们一边被匆匆而过的人流讶异地看着,一边走向了1楼的深处。

「总之既然是第一次,就先来熟悉下打倒魔物的感觉吧」
「话说,前辈。来计算史莱姆的经验值吧」
「为啥?」
「那当然是因为现在的趋势是数字化啦。之后当作迷宫情报去出售吧!」
「那是什么鬼趋势啊。再说了,你打算怎么解释你的数据来源?」
「就说是用新技术开发出了测量仪什么的?」
「你这不骗人么!再说你这么说人家不直接要你卖测量仪了嘛」
「哎呀,人口贩卖就有点难搞了啊」
「测量仪是在说我嘛!?」
「这世界上利用技能进行的买卖多的去了,才不是欺诈哦。虽然方法不能公开,但世界上还是会有研究者去证明信息的正确性的」

居然全指着别人。
不过,身为同一领域的研究者,在后面验证他人的理论大概是他们的本性吧。

「哦,来了来了」

正在这时,第一名村民,啊不是,怪物出现了。
正在路边噗呦噗呦地蠕动着。看来是史莱姆。

「虽然看起来动作很慢,也不会像作品里的那样突然扑过来,或者是喷出什么东西的样子,不过武器可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哦」

我们现在也使不出魔法,而且既然是对付史莱姆的话,搞来个喷火器不就好了嘛?虽说我们也没那玩意。说起来,以前我看过那种给气溶胶喷雾的点上火让喷出来的东西烧起来的视频来着。

「确实呢。史莱姆这东西里面基本上都是水,所以就算去切去敲都没什么效果」

这时,三好把背上的背包放了下来,然后从里面拿出了几个瓶子一样的东西。

「虽然只要破坏掉体内某处的核心史莱姆就会死掉,但要去找那个才1cm大的小球在哪里可麻烦了,而且尽管处理起来很麻烦,但却没有掉落物的样子,打来打去到头来还是一点自己变强了的感觉也没有」
「这不是一无是处嘛」
「确实呢。然后,被打击到的人们便跑去其他地方了」
「那照你这么说,我们一会不也会被打击到?」
「因此就要来做秘密武器的实验啦」
「哦」

说完,三好刷地站起了身,然后左手扶腰,右手推了推空气眼镜的镜架,然后开始解释。

「听好了啊?我认为,身体基本由液体构成的史莱姆之所以能保持住身体的形状,是因为它将身体内部和外部的表面张力(interfacial free energy)变得不稳定,以让表面积趋向最小」
「哦?三好老师?」

三好这么说着,然后指向了就在前面的史莱姆。
表面积趋向最小的话形状就会变成一个球。确实感觉史莱姆的身体在噗呦噗呦地晃着。不过话说回来——

「虽然我觉得就算把我们的科学带进幻想世界里也没什么用啦」

事实上我也听说了,像枪一类的小型武器,只在10层往上才有作用。再往下,就渐渐地起不了作用,最后到了20层的地方就完全没用了。
这也正是中深度的攻略举步维艰的理由。

虽说如果使用热兵器的话,就算达到了怪物人类发生了成长,也没有办法在攻击力上反映出来也是理由之一……

「我认为物理特性还是适用的啦。所以,既然它是用这种方式保持体型的话,只要让它的表面张力下降的话,史莱姆就没有办法保持身体的形状了」

所以该用表面活性剂嘛。

「那往上面倒点肥皂水试试?」
「对。总之,我这里准备好了阴离子型、阳离子型、双性型以及非离子型四种表面活性剂」

说完,三好打开了头盔上装着的相机的开关。
看起来是打算把视频录下来的样子。

「要是发生了什么的话,防御就拜托前辈啦」
「行。不过,只有这个哦?」

我甩了甩三好拿出来的直径30cm左右的煎锅。

「前辈,专门的武器防具可是很贵的。而且这个可是纯钛制的喔?又硬又轻,还抗腐蚀。热传导率也不高,稍微挡点火也没问题。而且是锅的形状,圆形的样子还可以弹开攻击。我觉得这可比那些个盾好多了哦?」
「所以干嘛要拿热传导率低的钛来做煎锅了啦」
「因为保温咯?」

三好反过来搞不懂我了。

「嘛怎样都好吧。我准备好了」

我拿好了煎锅,在史莱姆面前摆好了架势。

「那我就开始了。首先试试阴离子型。十二烷基苯磺酸钠(Sodium Dodecylbenzenesulfonate),发射!」
「听着跟魔法咒语也没差啊」

三好拿着的瓶子里喷出了似乎是阴离子型的表面活性剂。
然后被命中的史莱姆,不过是表面起了几道波纹,晃了晃而已。

「感觉没什么效果呢」
「是呢。明明对小强挺有用的呢,妈妈柠檬①」

三好一脸失望地在平板上做着记录。

「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试一试阳离子型!」
「跟阴离子型混用的话,不会影响到活性化表面的效果嘛?」
「没事啦没事啦。反正也不可能去洗它,而且也不过是个打发时间用的实验罢了」
「原来是打发时间用的啊?!」

结果却产生了戏剧性的效果。

正在三好喷出的阳离子表面活性剂击中史莱姆的时候,史莱姆整个弹飞了出去。

「诶?什么鬼?难不成是外星人的口水嘛?」
「主成分是苄索氯铵(Benzethonium Chloride)哦」
「哦哦,听着蛮强的嘛」
「是吧~。不过一般在市场上卖的话是叫Makiron的」
「那个消毒液?」
「对」
「史莱姆怕消毒液嘛?」
「看起来是呢」
「啊,是不是该去买点第一三共②的股票了啊?」
「我觉得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需求啦」

三好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个挺大的铁锤,往掉出来的核心锤了下去。
裂开来的核心还原回了黑色的粒子。

「这么一来,史莱姆就成不了我们的敌人啦!」
「你要是无视的话一开始就成不了你的敌人吧」
「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个前辈才没有女的要呢」

然后,三好便把锤子和装了疑似Makiron的瓶子给了我。

「前辈的技能是能把经验值也数值化吧?」
「说是经验值,其实是能把一个能加到别的状态上的东西给数值化啦」
「那方便起见,就假定那东西叫做经验值吧」
「行」

我俩现在大剌剌地走着。现在还没有在迷宫里发现陷阱的报告,因此只要注意好怪物,在迷宫里行动还是很安全的。

「第二只怪发现」
「Making」

我低声说道,然后见惯的画面出现在了眼前。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173.03


HP 36.00
MP 33.00


STR 14 (+)
VIT 15 (+)
INT 18 (+)
AGI 10 (+)
DEX 16 (+)
LUC 14 (+)
--------

「那我就上了哦?」
「请吧」
「喷射!那什么氯铵!」
「前辈……你这有必要嘛」

呲的一声后,疑似Makiron喷了出来,史莱姆随即破裂。

「特意喊出名字可是我国的传统啊」

之后的便只是把核心敲破的简单工作罢了。

咚。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173.03 → 1173.05


HP 36.00
MP 33.00


STR 14 (+)
VIT 15 (+)
INT 18 (+)
AGI 10 (+)
DEX 16 (+)
LUC 14 (+)
--------

「怎么样?」
「嗯,增加了0.02吧」
「0.02……好」

三好把数字输进了平板上的表格计算软件。

「好,那就去找下一个吧!」

就这样,直到平板电量飘红,我们一直沉浸在敲史莱姆的作业中。

◇◇◇◇◇◇◇◇

然后,我和三好便一起回到了我的公寓。
然后,三好便马上把带回来的数据发送到电脑上开始进行统计处理……结果并没有。

「怎么了?」
「根本就没有跑去统计处理的必要啊。这看一眼不就明白了嘛」

三好这么说着,把平板递给了我。

1 0.020
2 0.010
3 0.007
4 0.005
5 0.004
6 0.003
7 0.003
8 0.003
9 0.002
10 0.002
11 0.002
12 0.002
...
70 0.002
71 0.001
72 0.002

结果我们打倒了72只史莱姆。
然后,总共得到了……才0.182SP?

「话说,史莱姆再怎么弱这可是72只哦」
「这也是大家不理史莱姆的原因啦」

三好一边在厨房用前几天买来的5L塑料瓶处理着什么一边答道。

「不过最初是……诶?一开始10只拿的经验值似乎是除以了打倒的怪物数啊?」
「是这样。前面的数值都除以了打倒的怪物数,而从第10只开始好像就一直是1/10了」
「要是一直是0.02SP的话这就是1.44SP了啊」
「嗯?SP是什么?」
「啊,我没说嘛?现在我们图方便叫成经验值的东西,显示成的是SP」
「嗯。大概是Status Point的意思吧?」
「或许吧」
「那,之后就叫SP吧」
「行。不过,本来的话可以有1.44SP的,现在拿到手的却只有0.182SP,落差有够大啊」
「游戏里不也是随着玩家逐渐变强刷经验的效率变得越来越低嘛?」
「升级的时候是升到下一等级需要的经验值越来越多而已啦,打倒同样的怪物得到的经验值是不变的一般」
「嘛,确实那边比较自然呢。那现在的话——」

三好提出了两个假说。

假说1。连续打倒一种魔物导致了SP减少。
假说2。原本的掉落SP是10只以上得到的,前10只是奖励。

「1的话因为没有别的怪所以没法验证啊」
「1楼的话也有哥布林的哦?」
「只有在前往2楼的楼梯附近会生成的啦。而且,出现了马上就会被人干掉的」
「那可能的话,明天前辈你就去验证下吧」
「嗯?三好你呢?」
「我明天要去参加前几天申请的商业许可的讲习会啦。『目标是,近江商人!』哦」
「多谢啦。那工作呢?」
「呼呼呼。带薪休假全部屯着了啦。我周四周五连休哦」
「居然还真放你假了啊」
「现在,多亏了前辈,整个项目都泡汤了啦。现在我们这些底下的基本是随心所欲了」
「我说,这不是我干的啦……」

要我看该说是多亏了榎木才是。
嘛,这边怎样都好。反正我也不讨厌这种慢慢折腾的活,那就跑去代代木里待一会……哎呀?

「话说,第71个是不是少了点?」
「啊,那个啊。我估计是我不小心踢到的石头撞到了它吧」
「这样啊。也就是说两个人攻击的话经验值便对半。平等还真是麻烦呢」
「麻烦?」
「你想咯,跟对战斗的贡献度无关,单纯是参加者按人头分咯?简直就是随便让人占便宜嘛」

只要在别人战斗的时候,装作偶然把路边的小石头踢过去就行了。

「……这就有点那个了呢」
「嗯?」
「要是数值化了,可能要引发轩然大波呢」

确实呢。现在因为没有数值化,所以谁都不会想到会是这样。
要是这事公开了的话,感觉狩猎场要变得血腥起来了啊。

「三好~」
「嗯」
「感觉有不少东西都是不要公开为好的样子,你想公开什么的时候记得跟我先说下哦」
「知道了」

不过话说回来,最初期的探索者们要是几乎每天都下迷宫探索的话,这就已经是1100天了啊。
连史莱姆都有这个水平了,要是平均每天能拿到1SP以上的话,现在应该就已经积累了挺多SP了啊,可事实上我却是第一,实在奇怪。

也就是说,0.182算普通嘛?

「话说,你从才开始一直在干啥?」
「我的话之后一段时间要去上班啦。所以就先把外星人的口水准备好了咯。弄上5桶5L的量,应该够你用一段时间了吧?」
「哦,谢啦」

这时候,我还不知道『即便是史莱姆但一个人一天打倒72只也十分异常』这一事实。
而且,甚至连『一般来说下迷宫都是聚上一大群人一起去』这一常识,也浑然不知。


译者注释:
①大概是一种洗洁精
②Makiron的生产厂家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10 传说出现 10/5 (五)


「好嘞,今天也打起精神,来屠杀史莱姆吧」

我无视了人流,独自走向了1楼深处。
那匆匆前往2楼的人们,讶异地看着防具都没穿,就背了个登山包的我,自信满满地往1楼深处走去,但我并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稍稍离楼梯那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便没了人影,只剩下大把的史莱姆四处晃悠。

「那什么射线(beam)!」

虽然ニウム(nium)在我嘴里已经变成ビーム(beam)了,但反正也没有人会在意。

「铁锤重击!」

轻轻松松,毫无波折,反正谁也……哦?
打倒这只史莱姆获得了0.02SP。嗯?我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干掉了下一个史莱姆,这回给了0.01SP。

假说1 每天重置
假说2 每次进入迷宫重置

为了验证假说,我迅速出了迷宫。然后,办理完入场手续,再次进入了迷宫。
然后打倒的第一只史莱姆给了我0.02SP。

兴奋的我便就这么走到了下到2楼的楼梯附近——可一路上除了史莱姆,啥都没有发现。
无奈的我正想朝着2楼进发,这时突然想到。

「说起来,我既没有防具,武器也就一把锤子。那什么射线也只能拿来对付史莱姆啊……」

今天就集中精神去用史莱姆构建能被验证的模型吧。

「呼,在这里(战场上),死的最快的可是失去冷静的人啊」

感觉嘴里一边念叨着不知哪来的台词,一边再次朝1楼深处走去的我,又被去2楼的那伙人当怪人看了,不过这一定是错觉吧。

这之后不停地进进出出折腾了14次,但其中一次得到的是0.01SP。
那一次,我在刚好出去迷宫的地方,马上转身又回去了迷宫。
这之后的5次是对假说的验证。出去之后稍等一会,或者是稍稍再往外一点之类……

最后的结果是,必须走出迷宫能够影响到的范围,才视作离开迷宫。
从迷宫出口,到入场办理台间这条路正好到一半的位置,就是分界线。另外和时间并没有什么关系。

验证完毕后,我心满意足,正想再进入迷宫,却被一个陌生的声音叫住了。

「那个……打扰一下」

在我身后,站着一位身穿JDA的制服,身材娇小,容貌端正的女性。

◇◇◇◇◇◇◇◇

「啥?自杀?」
「嗯,对」

女性自称是来自JDA的鸣濑小姐。
被她带去在代代木迷宫里的YD咖啡厅(当然是指代代木(Yoyogi)迷宫(Dungeon)咖啡厅)后,她开口说出的话却让我始料未及。

「因为听到说有一名男性身上没有穿装备,反复进入,又立马离开迷宫的通告」
「啊」
「于是就推测是不是想在迷宫里自杀,但下不了决心才反反复复进来出去」

她一边把许可卡还给我,一边说道。
一身上街穿的普通衣服,在迷宫门口走来走去,确实看上去有些形迹可疑啊。

「啊,这样啊……麻烦到你们真是对不起」

我坦率地低头道歉。

「没事,不是要自杀的话那就好」

鸣濑小姐笑着喝了一口咖啡,直直地看向我。

「所以,请问芳村先生您是在干什么呢?」

确实,既然不是自杀,那肯定会对我具体在做啥感兴趣吧。

「啊,没什么。只是在做一些验证」
「是关于什么的验证?」
「啊、呃。这个我就暂时还不能公开了。非常抱歉」
「不能公开?您是哪个公司派来的吗?」
「并不是。不过确实是在当研究员……有规定一定要公开吗?」
「啊,并不是必要的。不过不清楚情况的人看见了可能会导致一些误解,所以推荐您还是穿一些简单的装备在身上比较好。我也会跟前台说一声」
「谢谢,我会注意」

这里的装备都太贵啦这种话我是说不出口的啦。

「代代木迷宫里也有产出品的直销店,有需要的话您可以考虑一下」
「啊,好的。谢谢」
「那我还有别的事请,就先走了」

她这么说完,站起身,然后朝我凑了过来,一脸灿烂的笑容

「等到可以公开了,可要好好告诉我哦」

这么说道,然后走出了YD咖啡厅。

「鸣濑啊。感觉是个有时会很有魄力的人呢」

我打算顺便整理下今天的记录日志,打开了记事本,然后发现加上昨天一共已经打倒了99匹史莱姆。
抬头看了眼钟,时间还不到下午3点。

总觉得停在这里感觉不太好,那就再下去折腾会吧。我这么想着,站了起来——却没想到,这一行为,便成了下一场骚动的导火索。

◇◇◇◇◇◇◇◇

「走着。第100只!」

我朝着这第100只史莱姆——大概相当于0.02SP——的核心挥下了锤子。

正在这一瞬间,Making画面上,似乎出现了一个什么列表。

「诶?」

那上面,写着因为打倒了100只史莱姆,所以请选择技能这么句话。

现在,人们已经知道,技能有着数个固定的功能,而为了触发这些功能,必须满足某些特定的条件。
Making的初始功能是分配Status,而现在打倒100只史莱姆之后看来是解锁了新的功能。

不过,其内容则……

「啥啊这」

--------
技能宝珠 物理耐性 1/ 100,000,000
技能宝珠 水魔法 1/ 600,000,000
技能宝珠 超回复 1/ 1,200,000,000
技能宝珠 收纳库 1/ 7,000,000,000
技能宝珠 保管库 1/100,000,000,000
--------

界面上,罗列着像是史莱姆会有的技能。

这个,说不定是史莱姆可能会掉落的技能宝珠列表吗?
我拼命地把上面的内容记了下来。

而右边的数字则大概是出现概率吧。
这么说的话,那么最为稀有的,那就显而易见是最后面的保管库了吧。毕竟一眼就知道位数都不一样。
要是按照这数字的话,得打倒1000亿只史莱姆才差不多会掉落一次啊。

至于收纳和保管有什么差异这我就搞不懂了。甚至连是不是越稀有就越有用我都不能确定。大概这个数字指的是史莱姆拥有这个技能的概率吧。

「嘛,就算这样,游戏玩家的欲望还是驱使着我要去选更稀有的这边啊」

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点了一下保管库。
然后,眼前出现了一个技能宝珠。这和当初出现Making时发生的现象一模一样。

我迅速将这个宝珠收进了背包里。虽然我想也不可能会被谁看到,但还是以防万一。

而问题,则是这个功能的触发条件。
我立马找到了第101只史莱姆杀掉,却只得到了0.01SP而已。

就算我想要提出假说,但可能性实在太多,无从下手。于是,我便马上撤退,并给三好发了条短信。

◇◇◇◇◇◇◇◇

傍晚,我听见敲门声,打开门,便看见三好喘着粗气,而她开口便问道。

「所以,真的出了技能宝珠吗?」
「嘛,你先冷静下。总之先进来吧」

三好坐上了一直坐在的被炉里,双眼望着这边,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我则苦笑着默默地拿出了宝珠。

「哦,这就是技能宝珠啊」

三好小心翼翼地戳了戳这颗珠子。

「哇,宝珠看上去居然是这样的啊!这个就是从发现到现在的时间嘛。虽然很方便不过感觉也很直白地催着人一样,实在是恶趣味呢」

三好小声抱怨着不如干脆把说明也附上不就好了,而我则一边眼角看着她,一边泡着茶。

然后,三好马上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连上JDA的数据库,搜索起了「保管库」。

「果然没有被登录呢」
「毕竟掉落率只有一千亿分之一嘛」
「以前一份旨意?什么鬼啊」
「喏」

--------
技能宝珠 物理耐性 1/ 100,000,000
技能宝珠 水魔法 1/ 600,000,000
技能宝珠 超回复 1/ 1,200,000,000
技能宝珠 收纳库 1/ 7,000,000,000
技能宝珠 保管库 1/100,000,000,000
--------

我把昨天记下的宝珠列表交给三好,然后说明起了新发现的Making的功能。
三好呆呆地听我说完,叹了口气,然后开口。

「唉。这搞不好整个世界都要天翻地覆啊」
「可能的情况实在太多,现在很多问题我都搞不明白了啦。验证现在才刚刚开始呢」

「技能的触发条件,不知道到底是指同一种怪物的数量,连续杀死的数量,还是说任何种类的怪物都算数。而且就算直接看作是魔数,也不知道往后也是每100只出现,还是以别的数列出现,还是说只有100只会出现……确实现在我们是一无所知呢」
「搜索魔数啊,这范围实在是太模糊了,就连理论上也很难验证啊。总之就先再连续打倒100只史莱姆看看情况吧」
「是呢。再往后就是是连续打倒100只哥布林吧?」
「嘛,就这么着吧。要是顺利的话检查的资金也不愁咯?」

「史莱姆的宝珠列表里,只有水魔法有报价呢。别的全部都是未登录技能」

三好迅速把这些技能都搜了一遍,然后说道。

「哦,物理耐性居然没有被登录,有点神奇」
「嗯然后水魔法的宝珠……大概值8000万吧」
「8000万?」
「这也只是买方给的报价啦。如果有时间谈判的话肯定还能抬好大一笔呢。要是军队里的人的话,出到一架便宜战斗机的价钱也是有可能的。考虑到效率的话」

虽然现在并不清楚那个技能具体可以做什么,不过说不定连导弹防御网都能想办法钻过去的话,卖到多贵那倒也都不奇怪了。

「税金呢?」
「持有WDA商业许可的话。好像是并入迷宫税里,收10%的样子」
「诶,这么低的嘛?」
「JDA另外还要收10%的管理费啦。不使用累进税好像是因为这是振兴政策的一环。而且和公司不一样,也没有延迟结算①这回事啊」
「延迟结算这是打算延迟啥?」
「命咯」
「……那确实是没法延迟结算啊」

我们一边聊着,三好一边用手戳着桌上的宝珠。

「话说前辈」
「嗯?」
「我一直觉得,这个莫非是……」

嗯。其实我也这么觉得。

「啊啊,幻想系的惯例。绝对的存在。物品箱。大概」

三好叹了口气,然后仰靠在床边。

「那个列表里还有收纳库,也就是说这两个里有一个应该就是了。不过这个列表……要是公开的话,估计史莱姆要被滥捕滥杀了吧?」

一直都被视作是垃圾的史莱姆,居然会掉落包含梦幻的物品箱在内的5种宝珠。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掉落率最高的物理耐性。机率也只有1亿分之1啊……」
「所以说要被滥捕滥杀了不是嘛」
「不、不过,史莱姆被扔在一边,不是因为大起来很麻烦嘛?」
「代代木1楼的话,冒出在迷宫里洒上汽油点火的人也不奇怪呢」
「这、这样啊……」

代代木迷宫的1楼,因为被扔了3年没管,现在里面史莱姆的数量数不胜数。

毕竟谁也不会特意去打。而且也没有天敌出没,说是史莱姆的天堂也是名副其实。要是用范围攻击的魔法的话,能一发干掉几百只的地方也肯定存在。

「那暂时就不要公开了吧」
「赞成。而且也没法说明数据是怎么来的。那史莱姆溶解液怎么处理?」
「要是公开了这个情报肯定要卖疯啦,不然的话肯定也没有要跑去专杀史莱姆的人啊。这边也先看看情况吧」
「知道了」

「然后,这个,怎么办?」

我指了指桌上的技能宝珠。

「怎么办是?」
「三好,你不用嘛?幻想世界里,这可是商人御用哦?」
「不过,如果真如预想的话,我觉得还是要下迷宫的前辈更需要啊」
「或许吧……不过技能能有多个嘛?前面那个不会消失?」
「虽然没有听说过做不到的报告,不过也有前例实在太少的原因在……」

如果拥有的技能数有限制的话,那Making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啊。
不过既然能够选择宝珠的话,那技能覆盖的时候也该有一个UI什么的提示一下吧。

「不过冷静想想,且不论轻小说里的那种中世纪时代,在现代日本其实物品箱这种东西也没多少必要了啦」
「确实呢。搬不动的行李叫人来搬就好。防灾的话反正自卫队马上就会赶来。要说用起来方便那也就是强抢,要不然就走私?」

「喂,怎么觉得这技能突然变得不妙了」
「前段时间成了话题的,针对消费税的黄金走私那不是随便搞了?好像记得一次是800万来着……」

话说回来,要是被人知道了这技能,那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那就不碰它,让它自生自灭?」
「但这样又有些可惜了啦……」

明明连实际的效果都不知道,我俩却一直为这颗桌上的珠子烦恼个不停。


译者注释:
①原文为繰越控除,指的是将公司将本年度的没有抵消掉的损失延长到与下一年的收益进行抵消,以减少纳税的手法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11 掲示板 【太大了】代代迷 1296【要迷路了】


431:无名的探索者
话说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个奇怪的男的你们遇见没?

432:无名的探索者
是啊。一身穿的跟去上街似的那个?不过看起来听年轻的啊?感觉还是个大学生啊?

433:无名的探索者
啊啊,那个好像要自杀的

434:无名的探索者
自杀?有这么严重嘛?

435:无名的探索者
看他一身啥装备也没有,反反复复进去迷宫一会又出来,好像有人以为他是要自杀,报警了啊?
然后JDA的人都来了。

436:无名的探索者
啊,鸣炭是为了那个来的啊。

436:无名的探索者
鸣炭是什么鬼啦w

438:无名的探索者
JDA迷宫管理科里有名的职员,鳴瀬(なるせ)美晴(みはる)。在庆应读大二的时候好像当上了校花,人们都以为她会去当女播音员,结果没想到她去了JDA。

439:无名的探索者
你怎么这么清楚啊。莫非是跟踪狂?

440:无名的探索者
当是可有名了。经历的话去年JDA迷宫管理科的新人角里都写着呢。

441:无名的探索者
说起来那家伙,和她在YD咖啡厅里聊得挺来的哦。难不成是熟人吗?

442:无名的探索者
不会吧。不过鸣炭很温柔的,所以才友好的劝诫了他吧。

443:无名的探索者
我明天也穿一身普通衣服进进出出吧!

444:无名的探索者
你别给人添麻烦啊(w

445:无名的探索者
说起来,WDARL的第一名,突然变成了12区的人了。

446:无名的探索者
首先可以确定不是我。

447:无名的探索者
也不是我。

448:无名的探索者
很可惜,也不是我。

449:无名的探索者
话说,现在代代迷的第一是谁?

450:无名的探索者
反正是朝霞、市谷或者船桥的那帮人吧。

451:无名的探索者
在说Rank1的事呢,肯定是自卫队以外的人啊动动脑子行不(JK)

452:无名的探索者
就是啊。
反正自卫队的第一肯定是伊织酱啦。

453:无名的探索者
蜉蝣②他们呢?听说他们经常在19层晃悠。

454:无名的探索者
我听说涩队③他们到了20层了啊。

455:无名的探索者
虽说有点失礼,但听起来他们也都不像能到Rank1的人嘛。

456:无名的探索者
而且在区域12的俄罗斯和澳大利亚也没有有名的玩家啊。

457:无名的探索者
WDARL的评论区那边,好像直到6位数都没有找见可能是的人耶,一个法国的人说。

458:无名的探索者
这么说的话感觉日本也没有啊。

459:无名的探索者
也就是说那人是突然冒出来的,那么某个谁都不认识却跟关系者莫名亲近的家伙很可疑啊。

460:无名的探索者
震惊!自杀男子居然是!

461:无名的探索者
哦哦!

462:无名的探索者
确实Rank1的话一身轻装也没问题?

463:无名的探索者
不是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见得风就是雨啊。虽然时间是正好对上了。

464:无名的探索者
好好好


译者注释:
①原文为「(Jou)識的に(Kou)えて」的简称。
②カゲロウ,暂译
③渋チー,暂译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12 再会 10/6 (六)


一如往常的代代木迷宫1楼。一成不变的渺无人烟。

虽然代代木迷宫以全日本参加人数最多闻名,但1楼却真的人迹罕至。
当然,现在对我来说,这情况是再好不过的了。

找见晃晃悠悠的可爱家伙,然后滋它一身,再一锤子下去。今天的工作也是不停地重复这个。

「噗呦♪滋♪当♪」
「噗呦♪滋♪当♪」

至于这调调跟最近在Youtube上听过的药师丸博子的老洗发水广告一样,那不过是顺口罢了。
要问为什么我知道这么老的偶像的话,那不过是因为老爸是药师丸博子的粉丝,因而家里有她的老CD罢了。

她那不可思议的音质与狭窄的音域令作曲家十分的头疼、渐渐地习惯了她那平淡的旋律什么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这说的都些什么玩意。

我一边哼着这自己都快不知道是啥了的歌,一边以徒劳无功的心情,记录着打倒的史莱姆数量。
SP我只是确认一下,不去记录。因为跟预计完全一致。

「哈,第57只」

我一边在记事本上加上一笔正字,一边伸了个懒腰。

史莱姆还会在天花板上爬。如果下面有猎物通过的话,就会掉下来捕食的样子。真是名副其实的史莱姆炸弹。
不仅跟墙贴的很紧抠不下来,敲和切也多大用出。去烧的话多少有点效果,但被沾上的人也要被烧伤。似乎不时就会发生这种事情。

听说之后,我便尽量远离那些天花板很高,手电筒照不清楚的区域了。

「嘛,就算被袭击了,来一发那什么射线估计也能搞定就是……」

不过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那还是免了吧。

另外,Makiron类似物也没有被公开。
毕竟有宝珠列表的问题在,到时候发生滥捕了这很可能要变成人们一哄而入的原因。

正在这时,我突然听到路前面传来了轻微的叫喊声。

「怎么回事?」

我自言自语到,然后仔细地听了听,然后确实听见的路深处有人在叫喊的声音。
然后,我便朝那声音跑去。

◇◇◇◇◇◇◇◇

「快、快点、快点拿掉啦!呀,这什么啊!!」
「在弄了!哎呀,这东西怎么扒不下来啊!?」

稍稍前方一个类似于小广场的空间里,一个穿着新手防具的两人队伍,正在与从上面掉下来的史莱姆缠斗。

代代木1楼的史莱姆,只要没正好把整个头给包住导致窒息,都是有办法拿下来的,而且它也溶解东西的速度也并不到肉眼可见的级别。
然而,长时间接触还是很危险的。

小个子女性的脖子到胸前都被史莱姆包了起来,而高个子的女性则正试图抓住它扯下来,但自己的手也陷进史莱姆体内而并不顺利。

顺带一提,很可惜的是,史莱姆会溶解的不只是衣服。

「没事吧!?」

我大声喊着冲了过去。

「啊、帮帮忙!快帮一下我!!」

高个子那边拼命地朝这边喊着。
我从腰带上抽出瓶子,朝着粘住两人的史莱姆将液体喷了出去。顺带还一边喊着名字。

「吃我那什么氯胺一击!」

毕竟是惯例嘛。
而那效果也是一如既往的立竿见影。被Makiron类似物喷到的史莱姆,瞬间就被弹开,然后随即消失。

「诶!?」

为了扯开史莱姆殊死搏斗着的女性,见了这过于出乎意料的情景,惊呆了。

「没事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条没用过的崭新毛巾,递给了正哭着的小个子女性。

「谢、谢谢你了」

她接过了我的毛巾,擦着自己的脸和被史莱姆沾过的地方,然后突然看向了我。

「啊、哎呀?你是那个研究员?」
「嗯?」

定睛一看,她的脸我好像有点印象。

「呃……你是斋藤小姐,是吧?还真是巧呢」

我这么说完,高个子那个记得名字好像很帅气的女性,看向了我,然后吃惊地说道。

「真的诶!那个跟着三好小姐的,呃,是叫什么来着」
「芳村啦。……你是,御剑小姐对吧?」

「嗯。谢谢你帮助我们。不过那个液体,沾到身上没关系吧?」

毕竟是直接把那个她们束手无策的史莱姆一招轰飞的东西,会担心对人体的影响也是当然的吧。

「只要没溅进眼睛或者喝下去的话就没关系。不过是类似消毒液的东西。不放心的话用水洗洗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2L的塑料壶。

「谢谢了。我用点水擦一擦吧」

斋藤小姐一边说着一边用水将毛巾打湿,然后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那个,可以不要看这边嘛……」

然后这么害羞地说道。

「啊,抱歉,是我太不注意了」

我连忙把身子转向广场这边,顺带警戒下史莱姆。

身后,传来衣物的摩擦声,和轻轻的「只是稍微有点红,没关系」啦「好凉」之类的各种各样的声音。

咕。这,意外地很有破坏力啊。

◇◇◇◇◇◇◇◇

讲习时遇到的那女性两人组,其中略显男孩子气,身材高挑的正统派美人,名叫御剑(みつるぎ)(はるか)
而另一位看着很可爱,感觉很受欢迎的,则叫斋藤(さいとう)凉子(りょうこ)

「名字里居然有子啊!都这个年代了还子啊!真是的。而且结婚了也变不了哦!?」

虽然她本人对名字的某些部分似乎有些怨念。
两人好像是新人模特和演员,属于同一个事务所。
三好的职业分析,可真是神了。

「不过,真不愧是研究员呢」

完全恢复过来的斋藤小姐,以感叹的口气说道。

「明明不管是敲还是扯,都搞不定的,结果被那个喷雾一发就搞定了啊。那个,是秘密武器?」
「嘛,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我苦笑着说道。

「请问这个在市场上有卖吗?虽然我在调查的时候没有发现过有类似的东西」

从我刚才帮了她开始,她的语调就开始尊敬了起来。

「不,这个是我们几天前刚做出来的,所以暂时还没有上市销售」
「这样啊」

御剑小姐稍显失望,轻轻说道。
大概是被她的表情触动到,或者单纯的只是我容易傻傻地信了广告,总之大概我就是这种性格吧。

「呃,如果你们确实是有什么目的的话,倒也是可以分你们一些啦」
「真的可以吗?」

她刷地抬起了头,脸上泛着热意,像极了小孩子,但眼神却十分的认真。

「真是的,感觉甚至小遥比我还适合去当演员了啦」

斋藤小姐嘴里嘟囔着「我甚至连名片都没有收到」。
啊,原来斋藤小姐是演员,而御剑小姐则是模特啊。

嘛,要说的话我确实更喜欢御剑小姐这边了啦。
才不是因为偏中性所以有两份快乐什么的哦。只不过是我比较喜欢正统派的而已啦。
嘛,以前跟三好这么说过之后,被她笑话说从空集中选元素是什么都选不出来的了。

「只要在迷宫里累积经验的话,就能发出光环(aura)是真的吗?」
「啥?」

光环(aura)?是说那个由于来自磁层和太阳风的带电高能粒子被地磁场导引带进地球大气层,并与高层大气中的原子碰撞造成的发光现象吗?啊不对,那个叫极光(aurora)来着。
她突然这么认真地发问,搞得我都紧张到吐槽起自己来了。

她的眼神十分的认真。这个嘛,呃……该怎么回复呢。

「小遥她呢,现在正在分界线上哦」
「分界线?」

斋藤小姐坐在了岩石上,一脸严肃的表情突然说出这种话,身上的气息也瞬间变得成熟起来。

「嗯。分界线可好了呢。暧昧的感觉。我喜欢」
「不论是大人和小孩子的界限,还是宇宙和地球的界限。在分界的地方,虽然第一眼看上去好像必须要做出什么抉择,但其实直到其结束,什么都不决定也是可以被允许的。所以,我觉得这种地方很舒服」

这家伙,原来这才是本性啊。

「不过呢,也有不这么认为的人哦,比如这家伙」

御剑小姐似乎是平面模特的样子。

似乎她曾一度快要能在很注重杂志编物的K谈社①的少年杂志和青年杂志上登场了,可结果却因读者投票情况不怎么好被一再推延。
不过确实她那纤细而中性的容貌,不怎么适合平面模特啦。

「以御剑小姐的身材、容貌和身高来看的话,感觉比起异性更能吸引同性的样子,应该更适合向时尚模特方面发展吧?」
「对啊对啊。研究员先生还挺懂行的嘛。不过虽然她正打算这转向啦,不过这种事情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嘛?」
「确实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呢」

虽说我也不大清楚啦。

「前段时间,不是也有モグラ女子②这种说法嘛,然后也有在事务所她也有人介绍」
「不过真要接活的话,虽然Composition和Book都没有什么问题啦,可是面试得到的评价却是感觉缺少了什么,最后很可能要落选的样子」

「Composition和Book是什么意思?」
「Composition就是指名片一类的资料啦。工作经历啦身材啦一类的。Book嘛,大概就是自己的照片集这种东西吧」
「哦」

「然后,听见被说了『感觉缺了点什么』,自然会想问到底是什么了咯」
「嘛」
「然后呢,小遥她又是很较真的人,真信了不知道哪个蠢货说的『稍微缺少点光环』这种随口话了」

「光环我觉得,其实指的是身上泛着的一种风格一样的东西?」
「就是嘛?再说光环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从身体里冒出来嘛」

确实。就算再怎么厉害的演员,也不至于到能从身体里发出俘获人心的电磁波一样的东西来吧。
虽然说不准技能宝珠里会出现像是「魅惑」啦、「魅力」啦这类的东西。

「以我们的视角来说,感觉像是动作的最优化啦什么的,或许能和光环这东西联系上呢」
「这是什么意思?」

御剑小姐刚刚还只在一旁静静听着我们的对话,现在却突然凑了过来。

「也就是说。用身体来表现什么的时候——」
「是指Pose吗?」
「也算啦。另外演员的话,还有表现感情的时候的眼神、表情啦;模特的话就是能将服装的轮廓表现得更漂亮地走路姿态啦什么的」
「嗯嗯」
「嘛,我想的大概就这些吧」
「嗯」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不能去刻意做的」
「人类,哪怕只是去桌上拿一个杯子,都要根据身体各处的传感器反馈的信息来达成目的、控制身体」
「嗯」
「而所谓的动作的最优化,简单来说,就是让身体完全按照意图来运动」
「按照意图……」
「人类的神经系统,对微小的变化是十分敏感的,所以也许就连微小的偏差都会造成影响」
「……动作的最优化」

「而打倒怪物所能获得的不可思议的效果,除了让力量变强以外,也包括行动速度和对身体掌控能力的强化」
「也就是说只要打倒怪物的话,就能得到那种力量了咯?」
「其实普通的训练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啦」
「光凭这样也是有无法逾越的限制在的」

对了。上次是这个姑娘说的赌上的是自己的生命的来着。
原来那个是认真的啊。

「嘛,总之,大概不到两个月之后有一个比较大的试音会啦」

斋藤小姐开始补充说明起来。

「她说着以此为目标进行特训,我以为是啥,没想到居然是打倒迷宫里的魔物啊」

要是伤到了脸的话,那不仅是试音会,连职业生涯都要整个结束了啊。斋藤小姐小声抱怨道。
不过即便这样却也还是陪着她一起来了,斋藤小姐,说不定是个老好人呢。

两个月啊……
相逢即是缘嘛。我也有点想要帮帮她的想法了。

「虽然我之后要说的事情,听起来可能是在耍人一样,但你要不要试试?」
「好的!」

然后,我便告诉了她们迷宫与外部的分界线。啊,这也是一个分界线啊——同时我脑子里这么想着。

「首先,进入迷宫,然后去附近没有人,而且史莱姆很多的地方」
「好的」

然后,我们走进了迷宫,无视了涌向2楼的人流,快步走向了通往广场的路。眼前马上就能看见史莱姆了。

「然后,就把这个往史莱姆身上喷……」

然后我便向史莱姆喷射液体,让它的核心暴露出来,然后以快速而轻巧的动作敲碎了核心。

「然后以这样的感觉把核心敲碎」
「好的」
「这里十分重要。首先不能用力。一定要注意尽量快速而准确的敲下去」

如果行动会使得对应的状态上升的话,这么做就可以将状态值优先分配给AGI和DEX吧,我模糊地考虑着。

而御剑小姐则一脸认真的听着我的话,点了点头。

「然后,就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御剑小姐则以一脸「是什么呢」般的略带困惑的表情看向了我。

「打倒1只之后,立刻,前往刚才告诉你的地方,再往前一步,然后再回来,重复同样的方式打倒下一只史莱姆。就算离的很近,也不能一次性全部打倒」

两人的脸上写满了困惑。也是呢。要我的话听到这种话也会这么觉得吧。不过,如果想要在两个月内起效的话,不这样是不行的。

「感觉很像是在浪费时间,这样有什么意义吗?」

一边的斋藤小姐突然发问。
肯定有啊。你要是连续打倒十只,那也只有0.059SP,可要是这么分开来就有0.2SP了啊!效率可是3倍以上啊!

可是我当然不可能说出这回事来,结果能想到的话只有——

「可、可别小看研究员啊」

而已。
斋藤小姐凝视了我一会,然后突然以开眼神说道。

「小遥,这个男的,虽然超级木头,但是作为研究者很优秀……感觉上来说」
「没事。我相信你说的」

我一边叮嘱她们,这牵扯到许多保密义务的问题,让她们谁也别告诉,一边将装满了那什么氯胺的两大瓶液体和备用的锤子两把给了她们。

「为什么有两套?」

斋藤小姐表情上一脸的不解。

「反正,斋藤小姐你也会跟着她了啦」

我这么一说,她则稍显懊悔般脸红了起来。

「不过,两人要注意,千万不要用石头踢到对方准备打倒的史莱姆上。一定要一个人独自打倒」
「明白了」
「然后,如果用完了,就给我打个电话,我会给你们新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私人名牌递给了斋藤小姐,接过名片的斋藤小姐则一边说着「终于收到名片了」一边露出一脸坏笑。

◇◇◇◇◇◇◇◇

之后,我陪着她俩打了几只史莱姆。

「哎呀,这个可真有意思」

斋藤小姐举着瓶子,一脸愉快地说着。

「千万小心别被人看见啊」
「知道啦。不过来来回回的很烦人呢」

每打倒1只,就得从入口出来,走到迷宫的分界线上。虽然距离不算远,但还是很麻烦。但这却十分的重要。

「千万要注意,不能偷懒,一定要回到刚才的地方」
「知道了啦。不过,要是没有效果的话,到时候我可要好好投诉你」
「呜哇」

说的话真是吓人。

「看、看起来都清楚了呢。那,之后就这么一直重复吧」
「谢谢您了」

御剑小姐十分有礼貌地感谢了我。这孩子,行为举止大体上都很好嘛。

「最后,就是打倒的史莱姆数量稍微控制一下吧」
「?嗯,我知道了」
「嘛,差不多就这样吧」

这么说完,我一边祝她们顺利,一边离开了迷宫。
毕竟我连预备用的锤子都给出去了,手上已经没有装备了。


译者注释:
①影射讲谈社
②指的是同时做平面偶像和时尚模特的女性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13 宝珠再临 10/7 (日)


一如往常的代代木迷宫1楼。一成不变的渺无人烟。
三好她周六也还要参加商业许可的讲习。真是,太劳烦她了。

我的话,则是走去了比往常更加深处的地方。说不定她俩现在正在入口附近努力着呢。

「打扰她俩也不太好啦。噗呦♪滋♪当♪。第31只!」

等到第41只,总的加起来就正好是200只了。我心里满怀着对200只的时候会发生些什么的期待。

我一边噗呦♪滋♪当♪着下一个史莱姆,一边

「不过,代代木迷宫可真是大啊」

地,想起了这些有的没的的事。

记得自卫队在初期调查,粗略地绘制出来的地图,似乎是个半径5km的圆形区域。5km的话,往北能到高田马场,往南大概能到武藏小山那块吧。

往西大概到了永福町那块了,往东的话……说起来山手线在这边也就5km的样子啊。大概能到新桥那块吧。

要真的吃掉了东京地下这么多空间的话,地铁线路岂不是要崩坏了啊这。

我一边默默地重复着噗呦♪滋♪当♪的工作,一边随意地考虑着这些问题,突然眼前出现了和上次看到的一样的菜单。
低头一看,手上记的数字正好到41只了。

「来啦!」

--------
技能宝珠 物理耐性 1/1e8
技能宝珠 水魔法 1/6e8
技能宝珠 超回复 1/1.2e9
技能宝珠 收纳库 1/7e9
技能宝珠 保管库 1/1e11 85,998,741
--------\\

上面显示的内容和上次的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保管库这一项变灰了。
而右侧右边则显示着一个什么数字,现在正不停地倒数着。
我立马把这个数字记了下来。

这是什么呢。
考虑到无法选择保管库,那么要不然是不能再次选择上次选过的宝珠,在不然就是——

「冷却时间……吗?」

冷却时间,指的是使用了某个功能后,在下次使用之前需要等待的时间。
那些跟现实时间挂钩的游戏里经常有这种设定。

嘛,这问题暂时就不考虑了吧。现在先专心验证和三好说好的实验。
我点了一下「水魔法」。
我将一如往常出现在眼前的宝珠,收进了「保管库」里面。

结果,我还是怀着Making消失的觉悟使用了保管库。

三好说的「要是真和前辈说的轻小说里那样,里面的时间不会流动那么厉害,那岂不是连宝珠都能保管了嘛?」这句话成了关键的推手。

宝珠难以流通,其原因一是数量极为稀少,但更重要的因素是23小时56分4秒这一限制。
想必想要将这一生一度的幸运换成金钱的探索者大有人在,可在这绝对的限制面前,找不到买家,只好含泪放弃的人也不在少数。

「嘛,现在想这个也没用啦」

估计这个技能会以100只为单位发动吧。这么一来,那就趁现在能多屯点宝珠是一点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史莱姆就会被滥捕了。

「话说回来,就现在史莱姆滥捕队也已经有三名队员了啊」

不过两个月啊。

人类最初的状态值,成人之后大概各个都在10左右吧。以我为基准的话。

就算史莱姆一只只有0.02SP,一天打倒10只的话,5天那就是1SP了啊。两个月那就是10SP了。把这看成是人类20多年的经验的话……啊,20年?

而且,代代木这地方,人没几个,史莱姆倒是遍地都是,这么「噗呦♪滋♪当♪」地搞的话,1天100只也不是问题……

1天就2SP?这么一来,50天就是100SP,人生两百年的经验?……等等啊,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很不妙啊。

诶?难不成,我告诉了她们一些很不妙的事情……

「不不不不,一定要不停进进出出的话,就算再怎么认真,也到不了这么夸张的数字啦!」

这么隐藏着实力的我,直到大脑一片空白为止,都在无意识地重复着「噗呦♪滋♪当♪」的动作。

◇◇◇◇◇◇◇◇

「三好,你明天要上班的吧?还不回去嘛?」

三好她坐在被炉里,一边用叉子卷起意面,一边看着我今天的记录。

晚上7点的时候,她突然跑过来说肚子饿了,我没办法只好给她去下意面,现在时间已经快到8点了。

「前辈,你得到保管库大概是在15:00左右来着?」
「嗯?确实,和鸣濑小姐谈完话的时候看的时间确实是快到15:00了,大概就是那会吧」
「嗯~」

三好看着我的记录。

虽然我搞不清楚这家伙脑子里都在想些啥,但在模式识别和计算领域,她确实是不容否认的天才。
就连在我眼里不过是无意义罗列的数据,她也能从中找出规律来。

「和今天拿到的水魔法同一时间吗?」
「记得应该差不多,不过可能要早一点」

「如果这个确实如前辈所说是冷却时间的话,那么它的值就应该是出现概率倒数的1亿分之一呢。而且是以秒为单位。
「也就是说?」
「下次能够拿到保管库就是1000天——啊,现在是998天——之后了」

3年只能拿到一次的技能呢。
虽然普通的话,那是得1000万人每人每天打10只,3年才差不多能发现一个呢。

这么一想,突然感觉还挺可行,不过我觉得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史莱姆的吧。

「那,水魔法的话——」
「应该就是6天之后了」

「如果,明天15:00之后,保管库里的宝珠还没有消失的话,那可就是一大流通革命呢」
「为了这个验证,敢冒让8000万打水漂的风险,前辈你也真是心大呢」
「明明现在我还在失业呢」
「就是说嘛」

三好一边把最后一口意面放进嘴,一边往南阿尔卑斯天然水①里倒了半瓶三佳利的超碳酸水,然后将弄出来的超廉价“微碳酸矿物质水”一饮而尽。

「谢谢款待。前辈连饭都会做呢」
「毕竟一个人住久了嘛」
「唉,还真是孤单呢……」
「瞎操闲心」

「不过,要是验证成功,保管库的信息被公开了的话,前辈就要被全世界的政府和各种组织追个不停了呢」

话说,怎么你这说得,就像是好莱坞电影里的故事一样的啊。

「然后我就变成有钱人……啊啊,好吃的东西随便吃」
「三好!三好!你眼睛变成¥的图案了哦」

「真是的,我也要辞职了啦!到底是什么鬼嘛那个项目。自从前辈走了之后,可啥进度都没有哦!?」
「榎木那家伙在干啥啦」
「那种地方,还不如不呆呢。啊真是的,想起来就让人不爽!」
「我、我知道了啦,是我不好。不过现在我可拿不出工资来哦?」
「明天,要是那个宝珠没有消失的话,那我辞职也行吗?」

嗯。嘛,这样的话就算魔数的验证接错出了差错,短时间也不会陷入资金困难……虽然检查费暂时还没办法。

「就这么想辞职吗?」
「因为这边有趣的多嘛」
「行,那要是没有消失的话,呐」
「那就多多关照啦」

照之前做过的实验看,买来的香草味哈根达斯,过了一个小时还是冷冰冰的。所以多少还是有些希望的。虽说看着三好大快朵颐的时候,我突然想到直接把钟啊手机啊什么的扔进去不就马上能知道了么。

但是,至于迷宫里出产的不可思议的产物是否适用这一规则,那就只能通过实验来验证了。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嗯?电话?是谁啊」

看起来是匿名电话的样子,屏幕上没有显示电话号码。
我一边心怀疑惑,一边拿起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你好」
「晚上好。我是御剑。请问是芳村先生吗?」
「啊啊。看见是匿名电话我还以为是谁呢」
「哎呀?这样啊,抱歉。下次我用186②打吧」
「没事没事。话说有什么事吗?」
「那个,给我的那瓶快要用完了,所以来问一下可以再给我一瓶吗」

诶,就用完了么。

「知道了。什么时候方便呢?」
「明天可以吗」
「可以。地点的话在代代木?时间几点?」
「嗯。可以。可以的话在上午,进迷宫之前最好……」
「好。那我就上午10点,在代代木的YD咖啡厅等你吧」
「谢谢你了。然后,费用的话……」
「请稍等一下」

说起来,那瓶东西,一瓶是多少钱啊?

「话说三好」
「怎么了?」
「那个那什么射线,一瓶要花多少钱啊?」
「啊,那个啊?一瓶大概3000块的样子吧?」
「3000块?Makiron我记得一个就要500块了啊?那么大一个瓶子有1L大了吧……」
「富士集团和光纯药卖的一级品的话,500g也要不到2万块啦」
「我是搞不大明白了啦,不过不贴钱就行吧」

「久等了。1瓶大概3000元的样子」
「好的。可以的话能给我几瓶吗」
「没问题。那就这样」
「嗯,有劳了,晚安」

「前辈,你那是打算卖给谁啊?」
「自然而然就那样了啦。讲习会的时候,坐在我们前面那俩人,还记得吗?」
「啊啊,那个『美人』二人组」
「总觉得你这话里好像带刺……是啦,其实她们两个——」

我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三好。

「唉,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呢」
「是嘛?不过我有好好让她们不要往外说了,而且她那样,也挺好的嘛。不过现在是有点后悔啦」
「为什么?」
「我在敲史莱姆的时候,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教了她们不得了的事情啊」

然后,我便向三好讲了讲自己对「噗呦♪滋♪当♪」两个月之后结果的猜测。

「虽然很想吐槽你事到如今再后悔又有啥用……不过大概没关系吧?」
「为什么?」
「她们和前辈又不一样,没办法客观的看到自己的数值」
「不是啦,是说搞不好她们说不定能挤进Raking前面去啦」
「再怎么提升,上到三位数还是不可能了啦?四位数这块,区域12的匿名探索者也有不少,我觉得应该不会太过引人注目」
「这样啊……也是呢!」

那个时候,我俩还不知道,在全人类中排名1000位,到底会吸引到全世界多大的注意。

更遑论,以在早期就建立起了管理体制的日本为主的12区,排名靠前的匿名探索者,会吸引到国家多大的注意。


译者注释:
①三得利公司生产的一种瓶装水
②日本那边给别人打电话头上加上184可以不显示自己的号码,而加上186则会显示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14 掲示板 【太大了】代代迷 1299【要迷路了】


251:无名的探索者
话说啊,最近你们有没有见到在入口那进进出出的两个女孩子啊?

252:无名的探索者
啊,有有有。那俩穿着新手装备的?还带着头套和面罩的。

253:无名的探索者
对对对,就那个。
其中一个,一开始还没有戴面罩,打扮得就像个普通的滑雪者一样,感觉有点像遥呢。

254:无名的探索者
那谁啊?

255:无名的探索者
遥是说那个平面偶像?最近上了杂志的那个?

256:无名的探索者
不会吧。是不是搞错了?

257:无名的探索者
这就真的是你幻视了吧?干那种工作的人,跑来迷宫里干啥。
要是受了伤留了疤,那不就饭碗都没了。

258:无名的探索者
嘛确实,要说的话是这么回事啦。
不过看起来有挺可爱的,就跟过去稍稍看了看她们是去做啥了。

259:无名的探索者
呜哇,跟踪狂?

260:无名的探索者
不妙的家伙!

261:无名的探索者
迷宫里面别干这种事啦。

262:无名的探索者
才不是啦!
要是她们犹豫不决不知道要不要进去的话,那就去帮她们一把啦!很正常的吧!?
所以说只有一点点小心思了啦。

263:无名的探索者
原来有啊,小心思。

264:无名的探索者
不行啊这。

265:无名的探索者
就一点点应该没关系了啦!?嘛,然后我就追上去了。

266:无名的探索者
然后,推倒了?

267:无名的探索者
然后,她们便朝着和去2楼完全不一样的方向走去,速度超快的。

268:无名的探索者
估计是发现自己被跟踪所以逃跑了吧?

269:无名的探索者
那肯定是发现自己被跟踪了想要甩开吧。
迷宫里确实跟没有路灯的夜路一样危险呢。

270:无名的探索者
你们几个还真是嘴巴狠啊。

271:无名的探索者
嘛。然后,跟丢了?

272:无名的探索者
是啦。感觉身后好多视线盯着我的。感觉追上去就要被当犯罪者了。

273:无名的探索者
呜哇,个没种的!

274:无名的探索者
这跟有没有种没关系吧!

275:无名的探索者
不过说起不朝2楼走的,还有那个疑似自杀的无装备小子呢。最近流行这个?

276:无名的探索者
对对对。现在不时也能见到他啊。一身普通的衣服,背个包,在柜台那边可显眼了。

277:无名的探索者
不可能的,那种流行。

278:无名的探索者
不过,好像没在2楼附近见过他啊?新手的话一开始不都在那边的么。

279:无名的探索者
不,等等。

280:无名的探索者
怎么了。

281:无名的探索者
那个,莫非是密会?

282:无名的探索者
蛤?

283:无名的探索者
天才!

284:无名的探索者
是说,你们想想,既没有什么威胁又没有什么人的代代木迷宫1楼,不是个避人耳目的密会好去处嘛。
而且摄像头还有史莱姆帮忙处理。

285:无名的探索者
平面偶像,和恋人在迷宫里约会?
我说这哪来的故事情节啊w

286:无名的探索者
而且女性那边是二人组来着?

287:无名的探索者
可能是助理?

288:无名的探索者
或者是经纪人?

289:无名的探索者
还是说3P?

290:无名的探索者
别开车啊w

291:无名的探索者
而且她们一会又出来进去的,这男的也太快了吧www

292:无名的探索者
你们车速有点快啊。
嘛,不过确实是很奇怪的密会呢。

293:无名的探索者
已经确定是密会了么www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15 队伍成立 10/26 (五)


从我突然变成Rank1以来,已经过去了1个月。
这么些天来,我一直在1楼深处不停地狩猎着史莱姆,现在保管库里已经屯了一大把的技能宝珠了。
--------
收纳库x1
超回复x2
水魔法x4
物理耐性x5
--------
也因此,我正式地辞去了工作,而三好也提出了辞呈。
据说挽留她的时候那阵仗,比我那时候凶的多了。跑到个小屋子里又是压迫面试又是轮番拜托的,本人都已经用恐怖来形容了。
现在靠着卖了水魔法的收益,我跟三好俩人多少能过活吧。
三好在取得了商业许可之后,立马开始考虑起了建立公司的事情。
「可以确定的是,想要在前辈的名字保密的前提下进行交易,在现代日本实在是太难了」
似乎麻烦的是利益分配的样子。
在现代日本,不管打算做什么,只要牵扯到利益转移,那税金立马就来了,能选的要么是暴露身份,要么是被收掉高到扯淡的税金。
建立公司,要加一个非公开的名字到股东名册里参与利益分配的话,能够查看名册的便只有股东和债权人,而税率则大约20%……这么想的我实在是太天真了——
非公开大股东的话,是按照一般税收处理,分红时收的则是超高的累进所得税+住民税。也就是说55%。
「突然超能理解跑去避税天堂的那些人的心情了!」
居然做起了在别的国家建立公司,销售和交易都在那边进行的打算,真不愧是小气眼的三好。虽然她说着「总觉得这个,有点可疑啊」最后打消了这个打算。
「所以呢,我便打算去利用队伍制度了」
队伍制度,指的是组队前往迷宫探索时,收益由队伍成员共有这么一个制度。
本来的话,这是考虑到全队购入高额武器和防具时,方便进行分配订立的制度。我不大清楚具体的机制,不过似乎是以队伍全体形成一个迷宫法人什么的。
而队伍名册,则是由队伍的组织者管理,似乎是与股东名册按照同样的方式对待的。
「哎呀,这是真的太费神了啦。听税务师说了半天我也是一头雾水了啦」
三好愤慨地说道。
「为了尽可能少交税,就不得不绞尽脑汁的这收税制度,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啊!意思是傻子就可以明抢嘛」
「嘛,大概有些历史遗留原因啦,在当时应该是能保持一致性的吧?」
「不如说是最近不时有些问题希望税收方面能够予以支持,但提的要求却和以前的完全相反,最终好不容易才折腾出一个保持一致性的方案出来,给人这种感觉的条文到处都是」
「要是让文科的人他们自己去保证自己想出来理论的一致性的话,总觉得连支离破碎、毫无逻辑的构造他们也会觉得没问题啊。依我看,税金就该设置成谁都能搞明白的那种简单明了的构造才好啊」
「那样的话税务师们就没饭碗啦」
「就连快餐店也都会把卖的东西搞出套餐出来,提供付的钱最少的方案哦?反倒是税务局,别说是帮人省钱,我看他们一门心思就在想着坑钱」
「嘛,大概是因为国家财政的赤字挺大吧」
建立队伍看起来也意外地很花钱,付完钱后的我嘴中不停重复着「存款啊~,存款啊~」的呻吟。
实在没得办法,我俩各出了30万,作为法定费用和印章的制作费用。
看着存款正在刷刷地减少,三好她也开始加紧弄宝珠销售网站的事情了。
「卖是肯定能卖出去的啦,就算现在账上全是支出,但应该勉强能赶上」
三好这么说道。哎呀,还真是麻烦她了。
至于队伍的住所,现在是登记在三好的公寓里,但实际上霸占的却是我家的餐厅。虽说有打算等有钱了就搬家,但现在感觉也并没什么不方便的,我甚至有点觉得就这样就不错了。
队伍名,叫做Dungeon Powers。
至于为什么取了这么个既平凡又随便的名字,那都是三好她喝葡萄酒喝了个酩酊大醉,迷迷糊糊地就把回车键按下去了的错。
虽说她本人倒是觉得不错的样子。
嘛,总之,一番折腾之后,以组织者三好、成员我、以上结束(泪)这般体制,我们的活动就此开始了。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16 超脱常识的拍卖 11/1 (thu)


今天也是一如往常的代代迷史莱姆狩猎之旅。

D Powers成立之后,我的库存里又增加了一个水魔法和两个物理耐性的宝珠。
再加上今天看样子应该还能再拿一个水魔法的宝珠,我打起了精神,可在这时柜台那边传来了叫我的声音。

「芳村先生!」
「啊,鸣濑小姐,你好」

鸣濑小姐她自从那次自杀骚动时认识了以来,在队伍成立的时候,也给了我们不少方便,因此我们互相也熟悉了起来。虽然这种话当面是不可能说的,但她真的是又漂亮又聪明的很厉害的人。

知道我是三好成立的D Powers的成员的,除了关系者以外,也就鸣濑小姐了。

「你好。现在方便占用您一点时间吗?」
「诶?啊,没关系」

然后,就像是被她带着一样,我俩走进了一直都去的咖啡厅。我们刚刚将咖啡杯端到座位上,鸣濑小姐便开门见山地开口了。

「昨天,D Powers开设了一个购物网站呢」

是吗,三好,总算是上线了啊。

「听她说最近就会上线,原来是昨天啊。手续之类的我们都有办理,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那个真的不是给明年的愚人节准备的网站,不小心提前上线了吗?」

嗯。心情我懂。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不。那个是确确实实销售商品的网站。虽然有一部分是采用了拍卖的形式」
「这样啊。然后,关于商品的问题……」
「您说」
「其实,我们JDA也收到了许多前来询问这是不是诈骗的咨询」
「我可以保证不是」

「您应该清楚,宝珠会在发现后一天消失的事情吧?」
「当然了」

「那么,既然您知道这一事实,却架设了那样一个网站,而且也不是玩笑或者诈骗的话」
「请讲」

虽然我还没有去确认,但那个网站现在在卖的应该只有技能宝珠。

大概第一次销售的是3个水魔法宝珠。然后是1个物理耐性的宝珠吧。
毕竟物理耐性可是未知技能。就算从名字可以推断出效果,但其详细效果依旧不甚明朗。
肯定最后是由WDA的相关组织拍下的吧。首先肯定是找人去试试。

至于超回复和收纳库,三好应该是不会拿去卖的。

「那个……我是说,万一的话」
「您说」
「请问你们是不是发现了宝珠的保存方法呢?」

听见鸣濑小姐这过于直接的提问,我脸上的笑容开始痉孪。

「这问题就有点难回答了啊」

如果真有这种方法的话,那可不只是一时的话题这么简单了。别说是JDA,甚至连日本政府都会来要求公开情报。

大部分的日本人,买福彩中了大奖都不想公开身份。而探索者们的想法也是如此。
而在现场与我们当事人接触的鸣濑小姐,自然也明白这一道理。

「假如,真的有这种方法的话」
「嗯」
「你们,会不会去申请专利,然后将其出售呢……」
「是说假如,是吧?」
「嗯」
「大概不会吧。毕竟是三好呢」

听后,鸣濑小姐露出果然是这样的神情,靠在了椅子上。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觉得甚至能卖到1000亿元的水平……」
「这么多钱确实听的人很是震撼啦,不过就我们两个人的队伍,拿不了那么多钱了啦。

在心里,我自己都感叹其自己的口是心非来了。嘛不过问题不大。

1000亿虽然很有魅力,但贮存机器却是我自己。我的话还是倾向与差不多的钱+自由啦。

不过,这消息传开之后,感觉会涌来一堆人想要加入队伍吧。主要目的想必是刺探情报。新成员什么的,不知道三好那家伙打算怎么处理啊。

「那个,只是说假如的话」
「请说」
「如果,JDA请求你们进行宝珠的保管的话,你们会接受吗?」

我稍稍考虑了一会。
这里,如果回答YES的话,那边等同于明言我们拥有这一技术。
而若是回答NO,那么之后肯定会受到各种各样的调查,实在是麻烦。

「我只能说,如果能够满足几个条件的话,说不定」
「明白了。不久之后,我上司可能可能会来麻烦你——」
「可以的话我们希望能够经由受了许多照顾的鸣濑小姐来代为转告。就算要附加条件也好」
「十分感谢。我们会进行考虑」

然后,鸣濑小姐便回去了JDA。
因为事态看起来马上就将要发生大变化,我便放弃前往迷宫,直接回到了家里。

◇◇◇◇◇◇◇◇

「哎呀?这么快的嘛?」

我打开门,便看见三好站在滴滤器前,一脸吃惊,完全一副把这当成自己家了的样子。

我家公寓的餐厅区域,早已被三好给魔改造成小型事务所的样子了。
而我的私人区域,已然只剩最里面的寝室了,然而就连那屋里的被炉,也时常被三好给占为己有。实在是1DK的悲哀。

屋子里飘荡着独特的宜人香气。

最近,三好似乎喜欢上了一种,记得好像是巴拿马的那个名字像是什么以前的射击游戏①一样的什么庄园,还是那个名字跟那个要找敏郎(トチロー)的女海盗②差不多的啥啥庄园产的,听着名字感觉好像插了个簪子③的豆子。❶

据说这种咖啡豆的烘焙时间控制起来十分的困难,她甚至跑去找老师傅帮她把生豆焙熟。
这家伙,在食物上的执着,简直有点吓人了。

不过,最后磨出来的咖啡确实是很美味。

「也给我一杯」
「好嘞」

听到我的话,三好马上准备好了一张新的咖啡滤纸。

「总算是开始卖东西了?」
「你从哪听说的?消息挺灵通的嘛」
「在迷宫的柜台那被鸣濑小姐拦住了啦」
「唉。想必是想和前辈见面,才不直接来找我的吧?」

这家伙,说什么呢。

「难道不是因为你不在注册地(指她自家)嘛。先不提那个,JDA现在正被一堆人追着问这是不是欺诈呢」
「哈哈」

也不是不能理解。要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我也会那么想吧。

「嘛,那边的话我想办法说明了啦……」
「怎么了吗?」
「那过程实在是。那人一点也不拐弯抹角,劈头就是一个超直白的问题,真是服了她了」

接着,我便把刚刚的对话给三好复述了一遍。

「不过啊,前辈。要是一直做这生意的话,迟早大家都会猜到答案的喔。如果不是欺诈的话,那还能是啥」
「组织起了超厉害的探索者网络,每天都在都在刷宝珠,这样」
「这实在是说不过去啊」
「也是呢」

「然后,你都开了一些什么条件?」
「嗯。首先让鸣濑小姐来联系我们」

「果然,你是这个打算啊。她以前可是庆应的校花哦?」
「不不不不,只是不想对付那些一肚子坏水的烦人家伙啦!比如榎木那样的」
「啊,有点怀念呢,那名字。不知道那家公司怎么样了呢?」
「鬼知道。之后是剩余时间。希望最低能剩下4小时啊」

「也就是说要求宝珠计时不到1200咯」
「对。然后就是手续费了?」
「哈,这可得赚他一笔呐,当家」
「真不愧是近江商人呢」

「嗯。那就售价的20%怎么样?10%的费用,10%的手续费,这样」
「20%?5000万的宝珠这就是1000万的保管费了咯?是不是有点太黑了?」
「你不想想,平时下个馆子,消费税加上服务费可就20%了啊。不是很正常嘛?公司营业利润收的税,办理商业许可的税加上手续费,不也都是20%嘛?」

「总觉得感觉到了一股怨念的波动」

「是·你·的·错·觉。不过保管业务的话还是按照保管时间来比较好?」
「嘛,也是。毕竟也不全都是为了出售才拿来保管,而且感觉也会冒出把存在我们这的东西10万卖了,就交个两万,然后再跑去高价转卖的黄牛来」
「这样的人扔进黑名单就好啦,黑名单。反正全世界就咱们能干这行。垄断他就是干!」

「不过,还是先确定宝珠的价值和保管时间,然后再面议比较稳妥吧?」
「确实呢。那收费怎么算好?」
「1天100万如何?」
「有够随便」
「嘛,那就首先先和对方面谈,听听他们的意见咯?然后再慢慢确定市场价」
「好嘞~」

三好迈着轻快的步伐,把过滤好的咖啡端了过来。

「给」
「谢啦~」

我一边嗅着那独特的芳香,一边品了一口,含在嘴中。
饱含透明感的酸味在从舌尖沁开,接着,潜藏的甜味便向舌头扑来,确实十分美味。

大概这就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吧。

「所以,宝珠卖出去了吗?」
「看起来还是有人出价了哦?为了提高信任度,开头两天我装作忘记处理了让ID显示出来」
「还真是一股个人网站的风格啊,有够过分」
「最后一天会让ID隐藏起来的啦。毕竟喜欢被别人知道的中标人还是在少数嘛」
「结果还是搞了拍卖?」
「嘛,毕竟东西太少嘛。而且,能这么玩的,全世界可也只有我们一家哦!连苏富比和佳士得都束手无策的哦!」

也是,毕竟时间到了就会消失的嘛。

「总之,三个水魔法宝珠,从6000万JPY起拍,出价后竞价时间延长10分钟这样的规则。刚才看的时候已经窜到1亿800万JPY了哦」
「啥?不是说一个大概8000万嘛?」
「那是按照现有的机制,由买方给出的价格啦。等卖家出现可是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的。我们这边则不一样,立马就能拿到。差距就在这里」

嘛,虽然我不大清楚水魔法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啦,但要是能使出超厉害的攻击魔法的话,军队那边可能连超过战斗机的价格都拿得出来啊……

「时限呢?」
「暂时设置的三天」
「这可厉害了。只能存在一天的宝珠,竞价时间居然有三天」
「简直震撼世界呢」

会嘛……说不定会呢。

「然后,中标后怎么办?」
「当面移交啦。快递什么肯定不行。我们发行电子竞价牌。竞价牌的加密使用对方的公钥。向JDA借一个会议室,让中标者过来,从他那得到加密后的数据,使用我们的私钥解密验证,如果通过了验证,确认钱款到帐之后,我们就移交宝珠」
「嘛,确实这样比较稳妥。除了当面交接以外,从我们的手上出去之后宝珠的生存时间就没法保证了」

姑且,宝珠的最低保障存活时间,在商品说明部分已经写清楚了。

「能赚多少呢。有点兴奋呢」

三好一边想像着最后的成交价格一脸奸笑,一边将咖啡一饮而尽。
近江商人的任务就到此为止了,但我倒是很担心卖出去之后的事情啊。干脆暂时先溜到国外流亡避会风头再回来好了。

「是呐。等这事结束了,今年冬天我们去国外玩一圈怎么样?就当是员工旅行了」
「太好啦!我想去马丘比丘(Machu Picchu)④或者吴哥窟(អង្គរវត្)⑤玩一趟呢」
「你就这么想去那种犄角旮旯么。要说食物的话,法国啦意大利啦,现在的话还有西班牙,不考虑一下嘛?」
「啊,这样也不错呢……」
「嘛,总之先别想这些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吧」
「好~」

但肉体凡胎的我们,自然没有预见到,在这之后,海外旅行对我们来说会成为白日做梦。


作者注释:
唐帕奇庄园(Don Pachi Eatate)翡翠庄园(Esmeralda Estate)瑰夏咖啡豆(Geisha Coffee)
瑰夏咖啡豆的烘培时间要精确到秒,特别是水洗法处理的。

译者注释:
①指1995年的射击游戏首领蜂
②指松本零士1977年至1979年连载的漫画作品宇宙海贼哈洛克船长中的人物大山(おおやま)トチロー和爱美拉达斯(エメラルダス)
③名字与艺伎的日文读音相同
④秘鲁一个著名的前哥伦布时期时印加帝国的遗迹,整个遗址高耸在海拔2350—2430米的山脊上,俯瞰着乌鲁班巴河谷,也是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
⑤吴哥窟:位于柬埔寨暹粒省暹粒市北5.5公里,是大吴哥城南的一个寺庙建筑群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17 揭示板 【这啥?】D Powers 1【是诈骗吗?】


1:无名的探索者 ID:P12xx-xxxx-xxxx-2932
突然冒出来的名字跟开玩笑一样叫Dungeon Powers的队伍,好像开始搞起宝珠拍卖了。
他们究竟是诈骗者,还是世界的救世主呢?
请在930楼附近转新贴。①

2:无名的探索者
那是真的吗?

3:无名的探索者
肯定是诈骗啦。3天竞价时间,宝珠怎么可能还在?

4:无名的探索者
3天后当场弄来呢?

5:无名的探索者
那更不可能了啦。除非有百分百会掉落宝珠的怪物或者地点啦。

6:无名的探索者
不过啊,挺多机构可都在竞价哦。

7:无名的探索者
你怎么知道的? >>6②

8:无名的探索者
他们出价的时候,使用的是WDA证的ID啦。你搜一下试试?

9:无名的探索者
哇,居然还有防卫省和警察厅的!

10:无名的探索者
诶,不是盗号的嘛?

11:无名的探索者
不可能。输入的时候会连接到WDA进行验证。

12:无名的探索者
讲真你试过了?

13:无名的探索者
我真试过了。

14:无名的探索者
手上有6000万JPY的有钱人出现了!

15:无名的探索者
不是,有商业许可,也有客户的话,拿出6000万也不会亏本了啦。

16:无名的探索者
确实呢。

17:无名的探索者
不管哪边都是成了赚钱不成不亏的吧?

18:无名的探索者
也许吧。毕竟已经成这么一个热门话题了,JDA也应该直接去调查了吧。
可网站还没有被BAN掉也就是说……

19:无名的探索者
嘛,很可能是真的。不过,要是真的的话,他们哪里搞来的宝珠啊?

20:无名的探索者
D Powers之谜
1. 他们是从哪搞到稀有的宝珠的
2. 他们是怎么跨越了23小时56分4秒的限制的

21:无名的探索者
>>20
先不说1,2的话说不定他们开发出了宝珠的保存方法?不如说除此之外也没别的可能了吧。

22:无名的探索者
能办到吗那种事?

23:无名的探索者
网站上写着的负责人的许可证ID,似乎拿到已经很久了的样子。

24:无名的探索者
可完全没有听过呢。

25:无名的探索者
拿ID去谷歌也找不到除了有关D Powers以外的东西。

26:无名的探索者
他们公司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呢?

27:无名的探索者
没写。

28:无名的探索者
诶,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应该强制要求写名了吧。

29:无名的探索者
与迷宫相关的商业许可,似乎是只需要公开证书就行,其他的不用公开。

30:无名的探索者
嘛,确实卖的东西太过稀有高价,很容易引来强盗呢。

31:无名的探索者
这样啊,原来是这个原因。

32:无名的探索者
不管怎样,3天后,等着好戏看吧。
成交了的话,中标者总该说些什么吧。

33:无名的探索者
不,我看中标者也应该不想公开身份,估计到时候什么都不会发表的吧。

…………

译者注释:
①揭示板楼层限制1000层,故在到达限制前人们会去开新的贴子继续讨论。
②意指回复6楼。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18 西蒙·格什温 11/2 (五)


「西蒙?在干啥呢?」①

一头灰金色短发,身材高挑的男性,一边揉着一大早正咕咕作响的肚子,一边从已经变成据点的家2楼下来客厅。

「啊啊,约书亚(Joshua)啊,早啊。话说啊,在埃文斯那的时候,梅森(Mason)他不是被打飞了吗?」
「啊啊,一想到以后要对付的都是那种玩意,就实在是让人郁闷啊。咱们的坦梅森都能被伤成那样,那还能咋搞嘛」
「是啊。然后,我就考虑了能不能想想什么法子……」

约书亚察觉了正看着笔记本屏幕的西蒙流露出的异样氛围,开口问道。

「怎么了?」
「这个,你怎么看?」

西蒙正看着的,是D Powers的英文网站。

「我看看这啥?……技能宝珠的拍卖?竞价时间3天?这哪的傻蛋搞的?就算要骗人这也太不上心了吧」

约书亚的想法,实际上十分正常。

技能宝珠会在一天内消失这事,是个人都知道。其稀少性也不例外。
人们也清楚,特意去搜集某种宝珠,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从上线已经过去了1天,但网站还没被关闭。而且参与了竞价的组织里,还包括了日本的防卫省和警察厅,和另外几个在迷宫探索上有投入的大企业啊」

如果这是欺诈的话,想必JDA马上就会把这网站关了吧。
可那些大家伙们却反而参与了竞拍?

「……难不成,那些家伙发现了技能宝珠的保存方法?」

确实,这实在是难以置信。
可尽管如此,人类却在不停进步。其可能性是一直存在的。

但这个网站,看起来却像是普通人独立运营的。

「就算他们发现了这一技术,现阶段这应该还是这家伙个人的技术吧」
「喂,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得赶紧去挖角了啊!这价值怕是要比航空母舰还要高啊」
「全世界看了这网站的人肯定都在这么想啦。日本也不是傻子。没这么容易挖过来的啦」

现在,全世界与迷宫有关系的人之间,想必已经是众口嚣嚣了。
可是,现在谁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就算能确定是谁,可能知道的也只有开设者的WDA证ID而已。

总之先观望一下——大家应该都是这么想的吧。

「嘛,先不说那个。问题是这个」

西蒙这么说着,手指指向了『物理耐性』这么几个文字。

「物理耐性?有这种技能么?」
「我查过了。确实,没有」
「难道是未知技能!?」

西蒙严肃地点了点头。

「你不觉得,这技能对梅森来说很有必要吗?」

西蒙用食指敲了敲液晶屏幕的画面。

「期限三天的拍卖,再加上未知技能?太疯狂了。搞起这场风波的人,真的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吗?」
「谁知道呢。总之我打算拍这个。感觉靠我自己的钱包可能不够,帮我去向大伙问问队伍账户的使用许可」
「啥,有这么贵吗?」
「嘛,你看看对手是谁」

然后,约书亚看了一眼现在的最高出价者。那ID与西蒙的一样广为人知。

「黄俊熙啊」

黄俊熙在WDA排名中排在第四。他是中国最强的探索者。

「要是成交了,就得去一趟代代木了。感觉跟突然冒出来的世界第一那家伙多少也有关系啊」
「梅森他应该还不行吧」
「偶尔跑去日本(Japan)度个假也不错嘛」
「度假?在这个节骨眼?」

受那个宝珠影响,跟政府有联系的US的探索者们现在全都在加班加点。
可听到这话的西蒙,却没有回答,只是一脸微笑。

「唉……说出去了就不好办了啊。行吧,我去跟他们要许可了」
「拜托啦」

说完,西蒙再次看向电脑画面。


译者注释:
①设定上他们都是用英文交流的。作者这里没有标注就是。后面有日英交错的时候作者倒是会注明哪些其实是在用英语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19 这成交价,什么鬼!? 11/4 (日)


我冲完澡,睁开眼,正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突然玄关的门被打开,三好冲了进来。
我赶紧找了条浴巾把自己裹上。

「我说啊,就算这里已经差不多成办公室了,但姑且还是我家啊……虽然给了你钥匙啦,但还是敲个门行不」
「前前前前、前辈!现在不是在意这些细节的时候啦!」
「居然说这是细节……」
「快!看看,看看,这个!」

我看向三好摆到我面前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D Powers的销售网站。

说起来今天0点(日本时间)截止来着。
屏幕上显示着宝珠的最终成交价格。
我看看……

「2亿!?哇,挺厉害啊,都到预计的三倍了」
「前辈,位数。你数数有几位!」
「嗯?……一、十、百、千……蛤?èr shí sì yì bā qiān liǎng bǎi wàn yuán(ㄦˋ ㄕˊ ㄙˋ ㄧˋ ㄅㄚ ㄑㄧㄢ ㄌㄧㄤˇ ㄅㄞˇ ㄨㄢˋ ㄩㄢˊ)?」

2,482,000,000 JPY
2,643,000,000 JPY
2,562,000,000 JPY

屏幕上显示的三个水魔法的宝珠,每一个的成交价都超过了24亿元。

「而且三个中标者居然都一样……噗,这不是政府的ID嘛」

WDAID是一个分为4段的ID,最左边的一段是类别+区域ID+国家ID①的形式。
P开头就是Personal,也就是指个人ID,而C是公司企业,G是政府相关,D则是WDA相关机构的意思。
举例来说,JDA发行的区域12的个人ID,就是P12JP-...这么一个形式。

「防卫省呢」

嘛。
倒也是。这年头,战斗机算上维护费那1架就是上百亿,如果能得到与那匹敌的战士,说不定对他们来说是赚了呢……

「比起那个,快看这边!」

三好手指着的是物理耐性宝珠的成交价格。

3,547,000,000 JPY

sān shí wǔ yì(ㄙㄢ ㄕˊ ㄨˇ ㄧˋ)?」

明明是未知技能,可光看名字居然都能卖到这个价。而且,还是个人ID。这到底是哪来的大富豪啊……

「这可是搜索引擎都能识别出来的有名ID哦。喏。Simon Gershwin先生呢」
「有名?是哪个富翁吗?确实这名字感觉挺熟悉的……」
「你说什么梦话呢,是这个人啊,这个」

三好手指指向了WDARL世界排名的第三名。

「这不是攻略了埃文斯迷宫的队长嘛!他姓格什温啊」

出乎意料的事情接踵而至,我应接不暇,瘫在了餐厅的椅子上,吐了一口长气。

「交完税之后,那也能拿到8,987,200,000元,打算怎么办?」
「基本上,成本也只有买外星人的口水花的那点钱嘛。话说,你问我要干嘛,能想到的不也只有去你那个翠前辈那做检查而已咯?」

我这么说完,三好便不禁笑了出来。

「前辈……其实挺厉害的嘛」
「怎么了?」
「毕竟,从身无分文的穷光蛋,突然就变成了手握近100亿的资产家了哦?成范进中举那样也不奇怪哦?」
「说什么呢,那不是队伍的资产嘛。我还是个穷光蛋啦」

员工能随便用公司的钱,哪有这么扯的事。

「成员也只有我和前辈两人啦。这钱,确实一半都是前辈的钱哦」
「就算你这么说啦。反正我也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啊,对了。公司的运营场所,是不是搬去个正经点的地方为好」

老在我家很不方便了啦。主要是我。

「整栋大楼都能买哦」
「啊,不错呢。感觉有点像秘密基地呢,有点小激动」

「小孩子啊你……啊,对了。前辈的队伍卡已经做好了,现在给你吧」

然后,三好便递给了我一张磨砂质感的黑色IC卡。碳黑色的卡片上刻着小小的金色的队伍ID和成员ID。
设计很简洁,却意外的有逼格。

「D卡,WDA许可卡,再加上队伍卡啊。能不能合并了?」
「D卡是现在还没搞明白的技术啦,而队伍则是会变动的。而且要是和许可卡合并的话,用的时候岂不是会暴露身份?」

队伍ID只是单纯的顺序编号,但如果和许可卡统一了的话,那就能查出WDAID了。

「要想避人耳目,就得不怕麻烦,不是嘛?」

我玩弄着队伍卡,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便向三好发问。

「话说,这卡每个月多少额度?」
「前辈跟我都是没有工资的哦?」
「啊嘞?」
「那张卡大概相当于是法人的提款卡和信用卡的合体哦。因为基本上是由WDA发行的,所以应该是美国运通的卡,资格审查应该是在这次的钱到帐之后。所以,是没有使用上限/下限的」
「也就是说?」
「钱的话,账上有多少就能取多少。信用卡这边则没有额度限制。看着用就好了」
「不是我说,这个有点不妙吧」
「反正税已经交完了,用的人也只有两个。嘛,如果要买什么很贵的东西就先通知一句吧。1000万不到的话那就随意用啦」
「不,我是想存起来啦」
「我也是这么想的啦,不过这张卡本身就是银行账户,所以现在已经是存起来的状态了」
「啊,这样啊……」

然后,我们两个一起笑了出来。

「小市民心理都到骨子里了啊」
「毕竟就是小市民嘛。后面那些琐碎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前辈只要在迷宫里努力赚钱就好啦!」
「那就拜托啦。哎呀,有代理人在,就是方便啊」
「是吧~?咱近江商人寄生的也不亦乐乎哦」

然后我俩再次相视而笑。

「不过啊,也有房租啦还有水电一类的月费在耶,个人手上没钱的话不会很难搞嘛?」
「经由JDA向队伍账户转账的时候,可以向与登记了的队伍成员的WDA卡绑定了的账户转一部分钱进去,现在我利用这个机制,设置了自动向个人账户转账1%的设置。要是直接去取钱然后存到别的账户里税务局可能要生气,所以还是小心点为好」

啊,交完税之后的钱分别存到队伍和个人的账户上啊。这么处理也是正常。
不过……

「1%?我每个月可能要花掉10万以上哦,够不够啊?」
「前辈。1%的话,就这次的宝珠收益可就是快9000万的入账哦?而且还是税后的」
「诶……我,月入9000万嘛?」

「这个月是这样呢」三好笑着说道。
听到之后,怎么说呢,感觉眼前有点发昏。总之先忘了这回事吧。反正至少生活支出应该是不用担心了。划重点划重点,别的都不重要啦。

「然后,移交的日程定下来了?」
「防卫省买下的是明天移交呢」
「好快!准备来得及吗?」
「呼呼呼。咱定制了超帅气的钛合金盒子啦!内装用了高密度的天鹅绒,喏」

三好从厨房里堆着的纸壳箱里拿出来了一个盒子。盒子的尺寸恰好能放进一个宝珠,内衬则是深蓝色与深红色的天鹅绒绢布。
盖子的内侧和盒子的底部,刻着一对怪异的魔法阵。

「那儿的纸箱子里装的是这个盒子啊。不过,看着挺贵的啊这个」
「嗯,那当然。毕竟是定制的,一批100个,1个就要12万呢」
「盒子就要12万?有够贵的」
「要不是在宝珠卖出去之后才付钱的话,肯定是买不起的啦」

「然后,这个魔法阵什么鬼?」
「故弄玄虚的啦,故弄玄虚。我不过是让线表现出一些数学上很有意思的数值而已。想想不知哪儿的研究机关,一脸认真地研究起这个魔法阵来,是不是感觉要笑喷了?」
「你……有毒吧」
「别这么说啦。前辈你的话,就在要移交的时候把宝珠放进去就好了」
「行。地点呢?」
「被JDA安排在他们的会议室上午11点了。啊,说到这个我想起来了」
「怎么了?」
「前几天JDA过来联系说想要和我们谈一谈」
「关于保存的事情吗」
「估计是」
「因为移交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所以顺带明天下午就在JDA本部见一个面这样。前辈你也来吗?」

这个嘛。再怎么不想暴露身份,但JDA本部那边已经知道我是队伍成员了,去一趟应该问题也不大。
让三好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呢。

「那我就姑且,以队伍成员的身份一起过去吧」
「了解~」
「行,那为明天做准备,我先去睡觉了」
「不,现在还是上午」

三好一脸无语地看着我。

「没办法呐。那我就去趟迷宫吧」
「我就处理下公司的事情,再去几家中介看看住宅和大楼吧。哪边比较好?」
「这个嘛……这边我也住惯了,离代代木也近。那就在附近找一个吧?」
「好嘞」

◇◇◇◇◇◇◇◇

午后我稍微在迷宫里晃悠了一会,回到家里打开门,便看见三好整个人瘫在餐厅的桌子上。

「前~辈~」
「怎么了?」
「大楼价格是高是低看不出来」
「搞啥啊」

三好大概是为了决定事务所和住的地方,在网上找到了目标之后,就被房屋中介们围攻了。

「大楼这东西,除了那些高得不得了的跟银座啥啥的,一般2~10亿都能买下来,但里面大多都已经有租户了啦」
「嘛这倒也是呢」

除非是新盖的,不然没人租的话大楼也赚不到钱。

「然后啊,左左右右看了一堆……最后甚至觉得,干脆买他一把大楼,以后就靠不动产收入过活不就得了啊?真的好可怕呢」

「想了想,不如就找个安全设施到位的办公楼租上一层不久好了嘛」
「也是呢。反正公司大楼什么的,想要的理由也不过是像秘密基地听着挺厉害而已」
「然后,现在我就在看这方面了。然后,那些安全措施搞得好的大楼,都是些300平米500平米的,大到能塞一大堆人那样的地方啦」

「100坪②那么大的屋子里,就俩人在干活啊,该说是厉害呢还是孤单呢」
「要是前辈去迷宫里了,那颗就只剩我一个了咯?想也知道绝对不行了啦」

100坪的大屋子,正中间就摆俩桌,一个人孤零零地办公……确实怪难受的。不如说100坪完全没意义啊。

「最后,实在是看累了,就找了附近的稍微大点的别墅买了」
「已经付钱了?」
「还在暂定啦。面积的话在400平米以上,虽然稍微有点贵,但本来是有点特别的双拼别墅,所以1楼是共用,而二楼则是两间2LDK这样的布局。定好了是一边归我,一边归前辈这样」
「喂、等等。定好了是什么啊」
「1楼就当作办公室吧。布局是1LDK,16帖③的西式屋子加上LDK这样。客厅面积有30帖以上,拿来当办公室绰绰有余啦。大门有三个,各间屋子都好好分开来了啦」
「唉」
「哎呀就这里了啦。好累了啦。已经不想再看屋子了啦~!」

三好一边趴在餐桌上,一边啪哒啪哒地双脚踩地。

「好、好好好行行行。那,我就去叫搬家公司了?」

「前辈,有一定想要带过去的家具嘛?」
「哎呀,照你这么一说,确实我家里的家具,也就个破被炉、床、衣架子,都没啥的……」
「那就全部买新的吧。当作公司住宅处理比较方便呢」
「那就去买家具咯?」

三好刷地抬起了头摆出了一副无比认真的表情。

「前辈。虽然以前我都不知道有家装设计师这种职业存在,但现在,我已经清楚地知道了」
「怎么了?」
「在这信息爆炸的时代,想要决定选什么、买什么,可是超超超超超麻烦的!」
「哦、哦哦」
「所以,干脆直接外包吧!只要描述清楚想要的感觉然后全部扔给设计师来搞,这边只需要挑挑茬!这世界,太棒了!!」
「哦、哦哦」
「所以,我去网上找了找,发现这行的人还真不少呢。真是厉害呢。我已经把事情全部扔给他们了,前辈只需要看看他们给过来的方案,挑挑毛病就好了」
「哦、哦哦」
「哎呀,果然还是研究员舒服啊。我、研究对象。只要关心这两个问题哦?哎,暂时不想考虑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了啦」

看来近江商人也不是一个轻松活啊。
没办法,趁下午时间还早,我便出了趟门买东西,今晚便给三好搞了一场慰劳会。


译者注释:
①具体来说应该不只是国,理解成ISO 3166-1 alpha-2二位字母代码就好
②坪:约3.3平方米
③帖:约1.62平米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20 与防卫省的交易 11/5 (一)


第二天醒来,窗外便是蠢到不行的大晴天。

「望着这一望无际的蓝天,总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小虫子一样了呢」

昨天的慰劳会上,三好喝葡萄酒喝高了烂醉如泥,现在一脸迷迷瞪瞪的张嘴说出了这种话。

我说,你这怕就是单纯喝高了吧。

「你说的是头是粉色,身上点缀着粉色斑点的,全身闪闪发亮的黑色虫子?」①
「咱们的办公室(?)可只有两层哦~」
「那么,被我带下花坛的我的朋友,好运符啊。请等我把你带回2楼吧。比18楼可近多了」②
「我们楼下没有花坛啦」

三好是个能和我对上没啥意义的钱德勒梗的好家伙。❶

「很可惜,这里也只有17楼」④
「好啦前辈,你还没玩腻啊」

我抬头望着JDA那栋奇怪的大楼这么说道,而三好则满脸无奈地打断了我,快步走过大门前往3楼。

◇◇◇◇◇◇◇◇

「那么,请验证」

一身制服、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名叫寺泽的男子,散发着精悍的氛围,递出了一张存储卡。
三好则接过存储卡,将其插进笔记本的读卡器,麻利地验证完毕了对方的电子竞价牌。

「验证通过。货物在这边」

三好这么说道,然后将三个钛合金的盒盖打开,展示出了里面的宝珠。

「请您确认」

这么说完,三好把盒子朝着JDA的公证人——鸣濑小姐——排列开来。
这里不能直接让对方进行确认。毕竟要是对方碰到、使用了宝珠的话,那就完了。不管你再怎么抗议,东西也回不来了。
因此,公证人则负责保证商品的内容,然后在确认了钱款到帐之后,再移交宝珠,便是一般的流程。

鸣濑小姐一脸严肃的表情,顺次触摸了三个宝珠。

「确认完毕。JDA在此保证这是水魔法的技能宝珠。宝珠计时……全部不到60」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对方不小心发出了轻微的惊愕声。
感到难以置信的氛围在屋内扩散。

「能让我确认吗?」
「请在转账完毕后确认。毕竟钱能拿回来,但宝珠用完了就回不来了」

三好这么说道。听了三好的话,那个精悍的男人一边笑着感叹真是个严格的人,一边操作起了支付终端。

「请确认」

在WDA许可下进行的有关迷宫的交易,必须经过管理机构——日本国内的话就是JDA——进行。而对方支付的钱款,会自动扣除JDA的管理费和迷宫税,然后汇入与许可绑定的账户中。并不会被瞎收税。

「我们确实收到了您的钱款」

三好说完,将三个箱子排成一排,交给了对方。

「请您自由处置」

名叫寺泽的男人,立刻触碰了宝珠确认,然后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
「那么现在,交易结束。劳烦各位前来,谢谢大家」

随着鸣濑小姐的一句话,屋子里的空气松弛了下来。

「然后,三好小姐」
「您说」
「你们是怎么在一个小时内把三个指定的宝珠,从迷宫里带到这来的?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到达的地方,除非使用战斗机,不然也只有代代木区域吧……」

名叫寺泽的男人,以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问道。

「这是我们的企业机密」

三好微笑着答道。

「嘛,想也是呢」

男子双手挽在胸前,一脸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察觉到气氛似乎要变得难搞起来,我便向鸣濑小姐开口。

「那么,接下来就是和你们JDA的面谈了咯?」
「啊,是的」

这时,名叫寺泽的男子突然在一旁插话。

「请稍等。还有些事情要通知您。过来吧」

寺泽他这么说着,转过头示意,让旁边一位一直坐着一言不发的宽背男子起身。
要我来说的话,这个就是那种没有特征的男人。

「初次见面。叫我田中就好」
「哦」
「很抱歉没法向您明示我所属的单位,但我是有关部门派来在现场的」

什么鬼啊?

「也就是说是政府里职位很高的人?」

我抢在了三好前面答话。
可他却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拿出一份文件,宣布了冲击性的内容。

「三好梓、芳村圭吾两人,从现在开始,请避免前往国外的行为」
「啥?」

我看向交给自己的文件,上面居然有迷宫厅长官、外务大臣和国家安全委员长的联名签字。
不不,等等。再怎么说这帮人名头也太大了点吧。

「呃,我现在还搞不大清楚状况……」
「近日,受D Powers举办的技能宝珠的拍卖会影响,现在全世界的谍报活动正处于活跃状态」
「所以?」
「也就是说,你们出国会对国家安全保障带来重大的风险」
「不是啦,没这么严重吧。连欧洲啦,美国什么的也不行?」
「不行」
「哇,骗人的吧」
「如果,你们有出国必要的话,请与我们联络。保卫部门会调派专员与你们同行」

他这么说着,向我递出了一张只写着名字和号码的卡片。

「诶诶?不是,我只是个一般人啦…… 」

保卫部门一般来说,是保卫VIP的部门才对。可名叫田中的这个男人却并没有回答我。

「希望你们一定要听守劝告。那么,我就先离开了」

单方面地把事情跟我们说完后,那个男人默默地朝寺泽行了一礼,然后离开了屋子。

「呃……刚才的是?」

我一头雾水,向留下来的寺泽发问,可他的回答并没有提供什么信息。

「这件事情与我没有关系。他只不过是上面要求前来同席的」
「哈啊」
「那么我也就此告退了。是一桩不错的交易。如果还有机会的话,就请多关照了」

这么说完,他向三好伸出了手。

「我们才是。谢谢您的惠顾」

三好这么说着,与对方握了握手。然后,寺泽也迅速地离开了屋子。

「结果,他们没有在这里使用呢」
「是呢。不过他们的市谷本部就在旁边啦。而且时间还剩下很多」
「确实呢」

「这么说来前辈」
「嗯?」
「欧洲美食之旅的计划……」
「想被保镖们围着去嘛?」
「呜呜呜。再见了,我的吴哥窟」

三好一边装作哭泣的样子,一边瘫在了会议室的桌子上。

「呃……各位?」
「啊,鸣濑小姐,也辛苦你了」
「啊,嗯,也辛苦您了」

「仔细想想好厉害啊」
「怎么了?」

鸣濑小姐一脸疑惑地歪起了头。

「鸣濑小姐,就刚才30分钟,就赚了7亿6千万以上了哦?」
「嗯?」

「你看咯,手续费收入,超爽的吧」
「不,那也不是我的钱啦……」
「给赚了那么多,奖金想必也不少吧」
「这个啊……说起来,离下午还有一会,去吃个午饭吧?」

听见鸣濑小姐切换话题的这一句话,三好刷地抬起了头,兴致勃勃地答道」

「好啊!去南岛亭嘛?」
「我说啊……」

南岛亭⑤是在四古的一家特别有男性感的法国人开的,稍稍有点爱去的店。那的土产也有很多。
姑且那边也有午饭,但那里能点那种超有男性气概的豪华菜单。跟三好一起去的话,是特别、特别危险的。

「我们没那个钱」
「诶?钱的话刚刚就赚了大把哦」
「啊,说来也是呢……不过没那个时间」

三好瞄了一眼自己的笔记本,然后一脸无趣地点了点头。

「就去JDA后面那家『すらがわ』⑥不就得了」
「前辈好像挺喜欢那家店的呢」
「不过是普通的放心的下啦。去那吃也不是很贵,离得近也正好。另外,大楼的名字跟Logo就像诸星老师的一样氛围也很不错」
「那都什么啊?」

这栋楼名字跟怪谈比留子里主人公的姓⑦一样,而且那个Logo虽然是用明朝体⑧的片假名写的,但稍微有些歪歪扭扭的感觉,格外的有韵味。主要是在略微灰暗的世界这边。
住在附近的人请务必去看一眼。虽然我跟すらがわ完全没有关系就是。

「那个……」

鸣濑小姐一脸歉意地发言。

「那个,愿意的话,可以来吃我们的员工餐」

JDA的员工食堂,如果没有职员带路的话是进不去的。
虽然有听过里面味道很不错的传闻,但我们一直没有机会去吃。
我和三好相互对视,然后一齐点了点头。

◇◇◇◇◇◇◇◇

「JDA这太过分了啦」

吃完午饭后,三好一边在走廊上走着一边愤愤不平。

「那~么大一碗猪排套餐,才500块?真当自己是做牛肉饭的卖这么便宜」
「不过味道也还不错嘛」
「何止是不错啊。强烈要求持WDA卡向一般探索者开放啦。一周我来三次!」
「不是我说,算上地铁的钱可超预算了啊」

从八幡到市谷,坐小田原线转总武线的话要290块,用卡的话就是278块。来回那就是556块。一份猪排套餐1000块,虽然算不上太贵,但一周吃三次还是略微觉得有些不值。

「啊,也是呢」

听见三好那不像是腰缠万贯的女性做出的发言,鸣濑小姐也小声地笑了出来。

「鸣濑小姐。一会和JDA的会见,对方是谁?」
「应该是我上司的上司吧……详细内容我也没有听说」
「哦。他是谁?」
「他是我们迷宫管理科的科长斋贺先生,是会听人话的那种人啦」
「暂且不论要谈啥,会听人话就让人放心了不少啊」

这么说完,我们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便看见里面做着一位看上去60岁左右的大叔。


作者注释:
❶Raymond Chandler. "Farewell, My Lovely"
雷蒙·钱德勒:《再见,吾爱》
主人公在洛杉矶警察局18楼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只虫子,后来把它带到楼下的花坛里放了它。
主人公考虑着这只虫子要爬到18楼究竟要费多少功夫。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只有这段让我十分想认真吐槽说“你到底在说些啥”的主人公做出突然行为、说出奇怪台词的片段。③

译者注释:
①出自雷蒙·钱德勒:《再见,吾爱》三十一第一句。
②同上,三十一倒数第八句。
③其实这只虫子是象征着主人公自己。在原文三十九中,主人公内心独白到“我不过是一只爬过市政厅的粉头虫子”。
④住友市谷大厦地上有17层,地下1层,某种意义上其实有18个楼层
⑤事实存在的那个餐馆名叫北岛亭。
⑥事实存在的这家店名叫菅原(すがわら)
⑦怪谈比留子:妖怪ハンター。诸星大二郎作品。原作漫画无中文译名,故取改编电影的中文译名。作中主人公名叫稗田(ひえだ )礼二郎(れいじろう),而那栋楼名字也叫ヒエダビル。客观来看只是几个很不起眼的字罢了,有兴趣的可以去Google街景看一眼。
⑧大致对应宋体/明体。考虑到此处在形容假名,故保留日式风格称呼。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21 与JDA的交易、然后、増田 11/5 (一)


「瑞穗常务!?」

鸣濑小姐吃惊地出声。常务啊,听起来就是个高官啊。
而那个瑞穗常务,开口的第一句话便——

「1亿如何?」
「啥?」

我和三好对对方的话一头雾水,不知如何作答。

「这可是1亿啊。对你们来说是一大笔钱了吧?」

嘛,你要这么说的话倒也是啦,不过到底在说啥啦,这个大叔?
一旁的鸣濑小姐则是脸都青了。

「常务。对他们来说1亿太多啦。1千万就足够了」

一旁,一个经不住岁月发际线开始后退的神经质的男人这么说道。

「是吗。那就1000万了。经理那边应该已经安排好了,现在马上——」
「那、那个,瑞穗常务!」

鸣濑小姐摆出拼命的神情开口。

自己的话突然被打断,瑞穗常务面露不悦。
看见那样子,我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在防波堤那钓上来的河豚的样子。

「怎么了」
「请问斋贺科长怎么了吗?通知我的今天负责会面的应该是科长才对啊」
「我让他去忙别的事情了。是有关宝珠保存技术的收购吧?那些复杂的手续就不管了。我来负责执行收购就行了」

听完这话,鸣濑小姐哑口无言。

「啊,没什么时间了,赶紧办理手续——」
「十分抱歉。我们与您之间应该有些什么误解」

我十分礼貌地打断了对方。

「误解?」

瑞穗常务以一副在路边看见了什么不该存在的东西般的神情,惊讶地看向我。

「是的。我们并没有能够出售给JDA的技术。毕竟我们只是普通人罢了」
「你说什么?虽然我不清楚细节,但你们是为了出售宝珠的保存技术才过来的吧?」
「诶?为什么您会理解成那样?」

我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而瑞穗常务则看向身旁那个神经质的男人。

「你们之前不是与防卫省的人做了交易吗?」

听到瑞穗常务的话,我不禁吐槽。

「您为什么知道那件事情?按理说借来的会议室应该不会发生交易内容泄漏这种重大疏忽的吧?」
「啊。不,我只是在门口看见了防卫省那边的人。如果搞错了的话那就算了」
「这样啊」

「不过你们不是把宝珠卖出去了吗」
「是呢。好歹算是凑齐了卖出去的东西总算能安心了」
「总算?」
「是呢。玩意没有凑齐的话,那不就成诈骗犯了嘛。获取和运输真是折腾死人了」
「那宝珠的保存呢?」
「居然开发出了那种技术吗?真不愧是JDA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公开这个消息?」

我摆出一脸惊愕的表情,摊开手,做出一副十分好奇的姿势。

「……风来。这是怎么回事?」
「诶?不,照科长说的的话……到底是怎么回事?鸣濑!」
「诶诶?您是问什么呢?我不清楚这事啊?」

叫做风来的男子把话扔给了鸣濑小姐,而鸣濑小姐则慌张地回答。

「风来!一会来我办公室一趟!」

握紧了拳头,脸都憋红了的河豚,生气的扔下这句话,然后吱嘎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常、常务!」

然后,这个叫风来的也一边喊着,一边追了出去。

「什么鬼啊,这讽刺剧?」
「呃……很抱歉,风来先生他是我的直属上司……今天的会面,本来是由他的上司斋贺科长和负责人我来进行的」

这样啊,大概明白了。

「啊啊,是因为争夺下一任CEO什么的——啊,JDA的话应该是协会主席吧,想要在这里搞一发大生意,来提高自己派别名声的常务派暴走了吗?」
「你怎么知道的?」
「周刊岛耕①里的剧情啦」
「是漫画啊!」

三好这么说着,给我后脑勺来了一手刀。

鸣濑小姐看了一眼钟。会面开始已经过去一会了。

「那、那个,我去找一下我们科长。可以稍微在这里等一会吗?」
「没关系。反正我们今天也没有别的安排」

我这么说道,她便向我低了低头,然后小跑出了会议室。

「前辈。你对鸣濑很温柔呢」
「我对三好也很温柔啊?昨天的慰劳会,我可是不自觉就自掏腰包给你买了巴达(Bâtard)-蒙哈榭(Montrachet)啊?」

三好吃了一惊,吱嘎吱嘎地朝我看过来。

「那价格到底是什么鬼啦。看到明细我差点吓摔着了啊?」
「啊,啊哈哈。那可是亨利(Henry)·克雷克(Clerc)决定隐退,把田甩卖给吉拉丹(Girardin)那年的产的酒哦?毕竟是不知道有没有干劲的年份的酒,莫名地不就想要试一试了嘛?以巴达(Bâtard)酒来说这可是已经够便宜了,这可是捡了个大~便宜了啊?」
「哦」
「因为嘛,一直想要喝一次试试,可是钱包一直都不同意嘛~。前辈不是说了,这是给我开的慰劳会嘛~」
「这种时候,是个大人就给我选择乖乖放弃啦」

「前辈。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可都是一生一次的哦?」

话倒是有模有样,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给她背上来一脚。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过从今往后,不论什么一生一次,都可以抓住了呢」
「不过这样倒也怎么说呢,该说是没了烦恼的乐趣又有点无聊……首先,那些钱不都是前辈赚来的嘛」
「哪有啦,光我的话是变不成钱的啦。那个外星人的口水,不也是三好弄出来的嘛」
「……前辈」

三好一副面露感激的小动物般的神情,双眼湿润,望着这边。

「前辈,如果能一直这样的话,一定会很受欢迎的哦」
「所以你这家伙不说多余的话就骨头痒么!」

正在三好被我一手刀打中头部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打开,鸣濑小姐走了进来。

「让你们久等……了?」

她看向正在抱头蹲防的三好,露出了一脸『怎么了?』的暧昧笑容。

「啊,没什么。只是我们的常务刚刚想做些傻事,十分抱歉」

说完,鸣濑小姐身后,出现了一位看起来很强壮,但身材比较矮的男人。第一眼的印象,让人想到四边形。

「我是斋贺。请多关照」
「我是芳村。我猜是。在那边蹲着的是三好。我们的队长」

然后,我们握了握手,做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有关宝珠的寄存」

看来斋贺科长这人是不喜欢拖拉的那种人。
商业合作的话,还是这种人比较好办。

「您清楚现在,比如说从代代木出产的宝珠最终会如何处理吗?」
「不,我不太清楚具体的事宜。不过我想也只有确认下是否在收购列表里,有的话就立马联系买家,不然就只有自己使用这两种选择了」

斋贺科长听后,点了点头。

「除此之外,也有JDA直接收购的情况。这种情况下虽然无法卖到特别高的价格,但姑且也是宝珠,收购价格也很可观。对以赚钱为目的的探索者们来说,很多人都会接受」
「这样啊」
「这样的宝珠以整个JDA来看,每年的数目都有不少。就算再怎么稀有,但光是代代木,每年就有约4个」

说完,斋藤科长一脸坏笑地补充道。

「当然,如果这一回你们D Powers出售的是代代木出产的话,那就显然不只4个了」
「啊,哈哈哈」

「而问题则是这些宝珠的出售对象」

斋贺科长喝了一口鸣濑小姐递的咖啡。
这种按一下按钮就完事的咖啡壶出来的咖啡嘛,勉强还行吧。
明明是日本茶派的我,最近喝的却全是咖啡,想也知道罪魁祸首便是三好。

「在有时限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买家都会处于优势地位。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价格会成什么样,这回D Powers可是好好给我们展示了一番呢」

说完,斋贺科长顿了顿,在巧妙的时机继续开口。

「我们的希望是,能在拍卖会上出售宝珠,也就是说在必要时使用你们的服务」

哦。只要求能够利用我们的服务啊。
虽然也有鸣濑小姐事先说明的原因,但这个科长,挺明白我们的情况嘛。
我看了眼三好。三好则静静地点了点头。

「我们这边有几个问题」
「请讲」

「首先,你说的那些宝珠,能否在计时不到1200的状态下带到此处或者是代代木?」

计时不到1200,也就是说距离得到宝珠20小时内。

「我觉得可以。假设运至地表需要10小时,10小时内可以到达东京的地方也足够多了」
「最差的话到1260左右我们还有办法处理,但再多的话就有些困难了」

「此外,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请在至少48小时前联系我们」
「这个也不是很难,但为什么呢?」

「很简单啦。在你们交给我们的宝珠消失之前,我们这边会寻找到利用者」

我开始说明起自己灵机一动想到的鬼话。
哎呀,管他什么计划啦,不知道。

「诶?」
「然后,在你们需要的时候,我们会『偶然』地发现对应的宝珠,然后交给你们。交付时我们保证宝珠计时在不会超过寄存时+60。就算再怎么被神所爱,要找到还是需要一番功夫的嘛?」

斋贺科长一瞬间露出了不知所云的表情,但马上便理解了这边的意图。

「当然,如果那个偶然没有成为现实,我们这边也会依价赔偿」
「明白了。之后就是费用问题呢。关于这个问题,由于没有可以相比较的服务,因此主要还是按照你们给出的价格来」

科长如同投降般抬了抬手说道。

「对JDA来说,即便算上运输经费,也能够得到比现在高得多的利益。只要在这个范围内的话,我想这边都会同意。毕竟不这么做我们得到的利益反而更少」

那是当然。
毕竟能够将宝珠作为交易物品来使用了。
不论在政治上还是在军事上,其影响都是难以计测的吧。

「每个宝珠寄存费1亿。如果决定出售,则收取售价的三成与1亿中较高者。啊,另外如果需要拍卖,请在我们的网站上进行。虽然我觉得你们的话多数情况应该不会拿去出售」
「嗯……明白了。就这样」

明明这边狮子大开口,对方却爽快地同意了。
单看这次的出售额的话,确实是很划得来,但再往后会怎样就不好说了。难道他是能够淡然面对风险的人吗?

那就测试下他吧。

「然后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什么呢」

「因技术上的原因,除非我和三好同时在场,否则无法进行存取。如果二者中任何一人死亡,则所有托管的宝珠可能都将消失。这一点风险,还请您知悉」
「这样啊」
「不过,预定在三年之后,这个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三年后?」
「只是说可能性。但,无论多少投资,都无法缩短这一段时间。请您理解」
「虽然我完全无法理解,但简单来说就是3年是一个什么特别的时间段是吧。明白了」

「我们这边要说的就是这些。之后便是你们是否能接受的问题了——」
「当然,我们十分乐于接受。几天后,我们会准备好合同,让您确认」

玩真的啊。明明宝珠白白消失的风险不小,可他却决定的这么干脆,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我是觉得,科长应该是没有那么大权限的啊……

「十分感谢。那种密密麻麻印满了小字的合同读起来太过麻烦,希望可以的话能够准备一份简洁概括我们方才谈话内容的合同」

我最后再提醒了一遍。

「本服务,并非法律领域的问题,而仅仅是与人有关的问题,望您理解」
「……我明白了。然后,关于我们这边的联络员」

斋藤科长像是突然想起来一般加上了一句。

「鸣濑」
「嗯?」
「之后人事部应该会下发正式的通知,从今天开始,你被任命为D Powers的专职主管。应该是享受助理科长待遇,可以自行决定上班时间的。在同期里应该是职位最高的了。恭喜啊」
「诶……诶诶!?」

看着一脸惊讶的鸣濑小姐,三好一脸得意地说道。

「毕竟30分钟创收7亿以上,这不是当然的嘛」
「你这是在记仇吧?」
「榨取高额税金的都是敌人」

「哈哈哈。那么,之后的事情,就请和负责人鸣濑说吧。我就先走了」

说完,斋贺科长行了一礼,走出了会议室。

「感觉是个扎实干活的人呢」
「确实呢。虽然是个四边形」

听见三好过于过分的形容,我们全都笑喷了出来。

「话说回来鸣濑小姐。专职主管是个什么东西?」
「我也不大清楚啦,大概是从D Powers那里获取利益的人……吧?」
「打算在我们公司干啥?」
「毕竟是自行决定上班时间的工作,大概这边是没有工位的了吧。那大概就是跑去D Powers当间谍刺探秘密的工作了咯」
「不是我说,间谍这……」

「我们的办公室也换新的了,你过来应该也没问题……啊,对了还得去设计师那看他们给出的方案呢!今天的事还没完呢,前辈!」
「总觉得,好像要变得很忙了呢」
「嘛,自然的啦。对了,鸣濑」
「怎么了?」
「再过不多久,我们还会再卖一次宝珠,到时候可能要再麻烦你了」
「……诶?还搞啊?」
「嗯,是喔。直到发售,记得保密哦?」

鸣濑小姐一脸傻眼地叹了口气,然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不是我说,你不是干间谍的么,点什么头啊。

◇◇◇◇◇◇◇◇

下午,我们来到了负责进行办公室设计的那家在青山的店②,向负责人提了各种各样的意见。

看起来,因为三好她没有对预算上限做限制,因而承接了这份工作的设计师也是相当的干劲满满。至于我们提的要求,也就是床和椅子用好货,另外再加上三好把一楼的一部分改装成酒窖的特殊要求。

此外我们也就是觉得用的舒服就好的,这般没什么主见的客户罢了。不管对方提什么提案意见,我们的反应也不过是嗯嗯啊啊而已。

像我们这种没什么主见的客户,说不定对他们来说反倒是最为棘手的。

尽管如此,对方也不愧是专业人士,不论是两人的家还是办公室的区域,都有了十分不错的设计。

购买的家具运到大概需要5天左右,算宽松点,11月12日就能入住了。一切定好后,我们便离开了店里。

「虽然10号还有跟西蒙先生的交易,但还是有一种告一段落的感觉呢」
「是呢。趁搬家之前,就随便去迷宫里转转,悠闲过吧」
「趁这段时间把那个检查给做了吧。我布置完电脑,办好宽带之后,就没什么事情可干了」
「咋了,你还在折腾啊」
「嘛,一半是兴趣使然了啦」

我们从根津美术馆附近出发,朝着表参道站,悠悠地走着。

天空已被夕阳染上赤红。
为了等红灯,我们停在了旁边的一家表店③前,越过窗户,可以看见对面老酒馆④里的人们富有兴致地交谈的场景。

「话说,前辈」
「嗯~?」
「刚才,我往ATM里插卡看了一眼,余额居然有6000万哦」
「哦~」
「哦~什么啊,前辈账户上可也是一样的哦」
「啊啊,是说那个1%咯」
「对对对。然后呢,就算现在决定什么也不做,这些钱也够享乐一辈子了,前辈你觉得呢?」

是呢。说起来,队伍账户里现在是存着有60亿的来着。

「三好想那么干嘛?」
「不啊,我只是在想前辈会怎么想。1个月以前,我们可是在超黑的职场叫苦不迭的哦」

说起来也是呢。榎木什么的,感觉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但其实只是上个月来着。
天天游游乐乐倒也不坏……不过整天打网游总有一天也会腻的啊。

「那种人生很无聊啦」
「对吧!」

红绿灯转绿,人群一起走了起来,三好也精神满满地走过了人行道。

「说起来,三好老家什么样的?」
「普通职员和家庭主妇的普通家庭啦。家里也有一个哥哥,我是基本自由的啦。前辈呢?」
「我爸妈都已经走了,也没有兄弟姐妹。大学毕业之后跟亲戚也没有来往了」
「诶诶?前辈难道是孤零零体质?」
「真是失礼呢。嘛,好不容易有出息(?)了,也给父母寄点钱怎么样?」
「嗯。感觉要跟他们说了整件事的话,感觉全家都要成寄生虫了,所以暂时还是不了吧。毕竟世界上的人,可不都是像前辈这样的呢」

侧眼望着那栋外形奇怪的PRADA专卖店,我心里突然产生了一股不不知是觉得好还是觉得丑的,微妙的感觉。

「嘛不管了。说起来肚子也饿了啊。吃点东西再回家怎么样?」
「诶?前辈请客嘛?」
「我说你啊。从今天开始你好歹也是个富豪了啦」
「啊,是这么回事来着。不过,青山这边好吃的店,可基本都在反方向哦?」
「是嘛?」

「啊,要不然,走去吃寿司吧?」
「行啊」
「增田⑤应该就在附近的。前面那家COMME des GARÇONS左拐马上就到了」
「感觉就是条小巷子啊,你确定在这种地方?」
「前辈,这边的可全都是些时尚店哦」
「哦~。总觉得青山啦表参道这边的人特别喜欢那种角落里的屋子呢」
「那是偏见啦」

我打了个电话,对方说还有空席。
据三好所言,哪怕是难订的店,当天打电话过去也意外地经常能问到空位。取消预订的情况也不少呢。

「真是幸运呢」我和三好一边闲聊一边走着,最后到达的那栋楼,是一栋有一块微妙的突起,奇异程度不输于JDA的怪楼。

这栋楼地下一层的寿司,松软可口、酸味沁入舌心,确实十分美味,但几个小时后看到账单,我再次眼前一黑。
而三好那个蠢货,则在我面前吐出舌头装傻买萌起来。

如此一来,增田便成为了D Powers卡值得纪念的初次消费的店家。


译者注释:
①週刊シマコー:弘兼宪史的漫画作品
②这家店应该是Atelier FAVORI
③应该是指F.P.JOURNE这家店
④应是FiGARO这家店
⑤增田:原文为まつ田,经查证实际店铺名字应叫鮨 ます田。店名应取自店主姓増田,故此处译为增田。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22 检查 11/7 (三)


「这里吗?」
「是的」

眼前这栋建筑物,立在江户川河岸,形状像是个大箱子,看起来就跟个白色的方形仓库(?)一般。
而外观则简易得如同立交桥下面的自行车停放点一样。

「好像本来是翠前辈自家的城镇小工厂来着」
「哦~。说起医疗测量这行,感觉地方再偏僻点,建筑再气派点比较符合印象啊」

「多管闲事」
「啊,翠前辈,好久不见~!」
「小梓~。总算来了呢~。哎呀哎呀」

三好口中的翠前辈,前发梳向两侧,一头齐肩短发,五官端正,是个让人觉得很能干的眼镜美女。
一身白衣应该算是惯例了吧。不过,总觉得这脸在哪见过……

「话说,你们测量是想测什么?」
「关于这个嘛,就如我发的邮件所说,总之希望把能测的都测一遍」
「又是这么随便……全部测一遍可是很花钱的哦?虽然也想给你算便宜点,不过我这现在也不乐观,正在倒闭边缘挣扎呢」
「倒闭边缘……前辈,你没去融资吗?」
「日本这些个银行,没有担保一分钱都不给啊!就算我们想要投资,但正经的风投却一个都没有啊!」

听完,我一不留神遍笑喷了。
「噗、呼呼,憋了很久了呢」

「梓。这个没礼貌的臭男人谁啊?」
「啊,他是今天的受检对象」

「我叫芳村。请多关照」
「我鸣濑。你没对梓出手吧」
「鸣濑?」
「怎么了?」

啊,对对对!想起来了,感觉她跟JDA的鸣濑小姐很像啊。

「那个,请问一下,您有亲戚在JDA……」
「是说美晴吗?她是我姐」

说完后,然而是三好突然惊讶了起来。

「诶诶!?啊,这么一说还真的挺像的啊!」

我说你啊,明明两边都混的那么熟,居然还一直没注意到啊。

「不过自从上了大学,也没怎么再见到了啊。你们认识吗?
「不只是认识啦……」

然后,我们便说了她现在在担任我们队伍的专职主管,一直很照顾我们的事情。

「哦~。这世界可真小呢」
「就是啊」
「那就在里面签完合同,就开始测量吧」
「拜托了」

◇◇◇◇◇◇◇◇

「测量所有项目,进行——」
「总之先来30次吧」
「30次!……话说,这可就是6000万了哦?」
「这么一来前辈公司的资金链也得以复活?」
「哪那么简单,化学试剂啦电脑使用费啦收的检查费付完这些也不剩多少了。嘛虽说要来做检查我们还是很欢迎的。

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有点贵了啊。我全凭兴趣问了一句。

「不过就算实用化了,一次200万的检查有需求吗?」
「商品化了之后成本应该会降低,而且全种类的检查一般没人会做的啦。再说最主要的理由是」
「是?」
「保险啦」

听完我秒懂了。

「总之,检查费我们付得起啦。是吧,三好」
「嗯,没问题的」
「梓待在的公司这么有钱啊」
「不,这不是公司的钱……」
「嗯?」
「只是我和芳村的个人支出啦」
「诶诶!?」
「嘛,差不多就是研究开发经费的东西吧」

听了这话,翠小姐一副酸到心底的表情,「梓,没来我这,选对了呢。唉,超羡慕的」说道。

之后,我们便被带到了一个墙壁上装着许多奇怪格网的小屋子。
我只穿一条短裤躺在中央的容器里,身上被连上了许多电线。

「每次测量都要进行抽血,手上可能会痛一下,是正常的」
「好的」
「另外,希望能听一听测量时的感受」
「那我就写一份报告给你们吧」
「帮大忙了。虽然费用是没法少的啦」

「请在我示意之后开始第一次测量。怎么通知你好?」
「声音可以听到」
「好的」

等到屋里只剩我一个人后,我安静地启动了Making。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178.307


HP 36.00
MP 33.00


STR 14 (+)
VIT 15 (+)
INT 18 (+)
AGI 10 (+)
DEX 16 (+)
LUC 14 (+)
--------

「结果请按照测量的顺序交给我们」
『上面会印上时间,不用担心』
「那就请开始第一次测量吧」
『明白。现在开始』

除了右臂上微微有被刺了一下的感觉外,并没有太大的异样感。就是跟CT机一样的嗡嗡声有点烦人罢了。
几分钟之后,传来了测量结束的通知。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178.307 → 1176.307


HP 36.00 → 38.00
MP 33.00


STR 14 (+) → 16
VIT 15 (+)
INT 18 (+)
AGI 10 (+)
DEX 16 (+)
LUC 14 (+)
--------

总之,我就每次往上加2来测试吧。首先是STR。

「请开始吧」
『第二次测量现在开始』

然后,等到30次测完,已经是两小时之后了。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178.307 → 1118.307


HP 36.00 → 61
MP 33.00 → 52


STR 14 (+) → 24
VIT 15 (+) → 25
INT 18 (+) → 28
AGI 10 (+) → 20
DEX 16 (+) → 26
LUC 14 (+) → 24
--------

◇◇◇◇◇◇◇◇

「辛苦啦~」

「然后,有什么感想?」
「之后我会给报告的啦,最明显的话,大概是采血的地方很近吧,就算针再怎么细,感觉也有点肿了呢」
「普通是不会连续做上30次测量的啦。然后,这是测量结果」

翠小姐这么说着,把一张存储卡交给了三好。
三好马上开始读起了里面的数据。

「诶?就出结果了吗?」
「毕竟这也是我们的卖点之一啦」

「然后,有什么比较奇怪的点吗?」
「不,自动从生理学数值中发现问题的系统,倒没发现什么——中岛」
「好嘞」

名叫中岛的男人,从对面的桌上拿来了一沓纸。
这个年代还用纸真是稀奇。

「生理学数值的话30次下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呢。我是搞不懂干嘛要连测三十次啦,是测量什么东西随时间发生的变化吗?」
「呃、嘛,差不多是吧」
「不过脑电波稍微有点……」
「脑电波?」

「对。随着测量进行,脑电波的基础频率,虽然幅度很小,但是总体上都在逐渐提升」
「提升?不是下降吗?」
「是提升。虽然脑电波频率的测算是以丘脑神经的膜电位水平为基准的,但看起来这里神经兴度反映出的信号输入量的上升,比视觉信息造成的上升要大得多呢」
「而且随着时间的经过,不同区域脑电波频率的上升分为了6个阶段」

6个阶段?我说,这不是……

「呃……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啦」
「因为这里并不是进行医学诊断的地方,所以我这里说的只是事实而已,但」
「但」
「你可能患有精神疾病,这个程度的问题」
「程度……」
「基本上脑电波频率下降,是比较常见的,虽然不敢一概而论」
「不过如果是癫痫的话脑电波也不是这样的呢」
「呃」

「另外就应该没……啊!虽然和生理现象没有关系」
「怎么了?」

「怎么说呢,该说是观测到了电磁波奇特的波动呢」
「电磁波?你们还测了那种东西?」
「是你们说能测的都测一遍啦,所以我拿微网(minimium grid)进行了测量」
「微网是指?」
「我们这的是边长约3cm的网格呢」

「该怎么说呢,感觉就像是什么带有能量的场产生的一样」
「从哪里?」
「不清楚。说不定,是光环什么的吧」

中岛笑着开玩笑说道,不过他或许意外地说中了不少。

◇◇◇◇◇◇◇◇

坐在回程的地铁上,三好正望着手中平板显示的数值,突然抬起了头。

「说不定,迷宫给人类带来的强化,是个像是外骨骼一样的东西呢?」

确实在用全力冲拳的时候,拳头的威力上升,随之也应该会对拳头本身造成损伤,但事实上却没有发生这种事情。
虽然朝着细胞被强化了这方面想也行,不过想成是身体表面覆盖了一层什么场一样的物质,效果如同外骨骼一般,也可以解释清楚这些现象。

「而且生理学数值基本上没怎么变化哦。要说成是细胞被强化了那就有点牵强了」

假设强化后输出变为了原先的两倍,那么只可能是能量消耗或是利用效率变为了原先两倍,而任意一种情况,都一定会造成生理学数值的变化。

「然后就是脑电波的变化了。要说6阶段,那肯定是指的状态的个数了」
「确实呢」
「也就是说,魔物讨伐导致的身体强化,实际上类似于超感官知觉(ESP),是大脑产生的谜之场引起的咯」
「嘛,按照这次的测量结果来看,确实是这么回事呢」

然后,三好便回到了思考的海洋。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2 编辑


§023 爱国者包机(特别航班) 11/9 (五)


「呼呀~,这就是日本啊」

一头平头棕发,体型匀称的男人,从爱国者包机(Patriot Express)❶上走了下来,满心感慨地说道。
他棕色的双眼散发着幽默的气息,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

「我说啊,基地里是算作美国的啊?西蒙」

一位灰金头发,身材修长的男人,随即张口吐槽。
这位泛着些许狡猾气息的男人,名叫约书亚(Joshua)·里奇(Rich)。他是西蒙队里优秀的侦察员。

「说到日本就想到富士山(Fujiyama)·艺伎(Geisha)·天妇罗(Tenpuura)啦」

身材结实宽大,左手缠着固定板吊在胸前的男性梅森,在登机口稍稍卡了一下,走了出来。

「你这有够复古的。现在该说神户牛肉啦。神户在附近嘛?」

喜好吃肉的西蒙,朝着唯一的女队员娜塔莉(Natalie)问到。

「我说你们啊……富士山还在西边。艺伎在的京都,牛肉在的神户都在关西。所以都————在西边。这边是横田啊」

西蒙失望地瘪了瘪嘴,耸耸肩说道。

「那可真是可惜了。不过,这比内华达还要凉快啊。日本不是个又热又湿的地方来着?」
「只有夏天是那样啦」

「不过啊,西蒙」

约书亚一脸不安地开口。

「咋啦?」
「做这种事情真的好嘛?上面那帮人,为了找那个宝珠,现在还是急红了眼哦?」
「那种蠢蛋计划搞个屁啊。照他们那么搞,30年都不一定找得到」

美国的地牢探索队伍们,现在收到的命令,是优先从在齐亚斯·库利约甘迷宫的怪物列表中美国国内存在的怪物那采集宝珠。

「反正就是那个异界语言理解咯?光是确定的怪物就有20种以上」
「就算我们这样没日没夜地泡在迷宫里,一年也就能得到两三个宝珠而已。虽然不清楚总共有多少队伍,但靠这么搞,基本不可能发现的了啦」
「但要是不这么搞的话,那不是铁定搞不到了啊?」

「不用担心。我特意跑一趟日本,这也是原因之一啊」
「怎么说?」

「那个网站看过了吧?」
「啊,那个疯狂的拍卖咯」
「啊。要你来,你能凑齐那么多同样的宝珠吗?」
「不行呢」

约书亚随即回答。

「我也办不到啦。也就是说,他们必然有获得想要的宝珠的手段,不是么?」
「……确实。我光想着宝珠的保存技术了,但要是没有宝珠,保存也无从谈起呢」
「对」

「嘛,难想的事就放放吧。现在先填饱肚子」

梅森右手按着肚子,摆出如同说着想快点去吃饭般的姿势说道。
听到这话,约书亚和西蒙互相对事,然后耸了耸肩。

「去JDA是明天的事吧?今天怎么办?」

娜塔莉开口询问。

「总之先去酒店吧」
「居然不是基地宿舍呢。酒店在哪?」
「新宿。毕竟是度假嘛。我订好了东京柏悦酒店」
「嚯嚯,队长这可真是舍得花钱」
「跟宝珠比这也没几个钱」

说完,四人便走向了司令室,去跟基地司令打招呼。

◇◇◇◇◇◇◇◇

担任基地司令的马丁内斯中将,现在一脸嚼了黄连的表情。
因为他收到了被称做问题儿们的探索者今天要前来日本的消息。

「确实那些家伙很有能力……」

且不提前段时间他们攻略了埃文斯迷宫的事,单就到达了人类抵达的最深的阶层这一事实,就宣扬了美国的实力。
这无疑是与阿波罗计划匹敌的壮举。虽然如此……」

「那几个家伙的性格啊……」

马丁内斯中将叉着手望着天花板感叹。

西蒙队捅出来的篓子数不胜数。

打个比方,要是让他们去保护大楼不被恐怖分子袭击,他们能把大楼整个都给搬了。虽然也考虑过处罚他们,可都被他们以「我们只不过是道具而已」的说辞,和那都是下命令的人的错的说法给搪塞过去了。

据说他们的外号叫做HESPER❷。要是不带限制给他们下命令,那他们跑去用质量投射器(Mass Driver)恐怕也不稀奇。

而更头疼的是,迷宫攻略部队是直属总统的。从美国缉毒局(DEA)中央情报局(CIA)这些情报机关过去的人也不少。这边是没有直接命令权的。

正在这时,安静的屋中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打扰了!」

一身不知是哪来的背包客穿束的四人,走进了司令室,敬了一礼。

「西蒙中尉与其他三名在此报道。我们已经到达,现在前来打招呼」
「啊,哦哦,辛苦你们了。然后,你们这次前来的目的是?」
「休假」
「哦,休假啊」

手上的报告上写着,西蒙中尉拍得了技能宝珠的消息。
虽然他们前来的目的之一肯定是交接宝珠,但实际上他们的目的肯定不止如此。

「然后你们『休假』到什么时候?」
「报告。现在暂定一个月左右,但实际根据状况而定」

居然据状况而定啊。

「我接到命令,在你们在日期间给你们提供方便。有什么问题,联络我的秘书就好」
「感谢您的关心!那么我们就离开了」

说完,他们行了一礼,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虽说如果迷宫通道假说是真的的话,那他们就是地球的英雄了啊……」

拜托了,至少在我的任期里,不要搞得和日本关系不和啊。

兼任第五空军司令和在日美军司令的中将,默默向神祈求道。


作者注释:
❶美国空军机动司令部使用的航班。一般于周五上午到达横田美军基地。
❷James P. Hogan, "he Two Faces of Tomorrow"
詹姆斯·霍根:《明天的两面》
HESPER是其中登场的AI的名字。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24 揭示板 【是神?】D Powers 57【还是诈骗?】


1:无名的探索者 ID: P12xx-xxxx-xxxx-0199
突然冒出来的名字跟开玩笑一样叫Dungeon Powers的队伍,好像开始搞起宝珠拍卖了。
他们究竟是诈骗者,还是世界的救世主呢?
请在930楼附近转新贴。

...

11:无名的探索者
结果成交价像在唬人一样,居然超过了20亿,不过结果是谁拍下了啊?

12:无名的探索者
第二天后半开始ID被隐藏了所以不得而知。

13:无名的探索者
为啥!?

14:无名的探索者
不是,一般拍卖都不会公开中标者的信息啦。不如说显示了反倒令人觉得奇怪。

15:无名的探索者
毕竟价格超高的嘛。

16:无名的探索者
那么一开始显示出来了是系统的错误?

17:无名的探索者
应该是装作错误,实际上是故意的吧?
要是能看到竞拍者里有大组织的话,就会觉得说不定是真的,不然不可能会有人信的吧。

18:无名的探索者
不过啊,就算现在宝珠十分稀有,交易也十分麻烦,但水魔法宝珠在收购列表上的价格可也才8000万哦?

19:无名的探索者
虽然是这样,但「能拿来拍卖」才是他们敢坐地起价最大的底气吧。

20:无名的探索者
照这么说,搞到宝珠,去拜托他们D Powers不就好了?

21:无名的探索者
迷宫串捡到宝了> 20

22:无名的探索者
不过,怎么拜托他们啊。不如说他们真的能保管嘛?

23:无名的探索者
要不然这个拍卖也没法搞了啊?

24:无名的探索者
这可说不定哦?
说不定到现在为止的一切,都是为了从这么想的人手上骗宝珠而搞的一场大型眼戳。

25:无名的探索者
为了骗人,特意让同伙拍下不存在的宝珠吗。
要是真的那可真是厉害啊。全部加起来可是接近100亿了哦?

26:无名的探索者
电影化决定?
不如说,整个交接中介全部由JDA承担,要是没东西的话那不马上就露馅了。

27:无名的探索者
喂!各位!西蒙队居然出现在新宿了哦!?

28:无名的探索者
蛤?西蒙?攻略了埃文斯那个?不会是看错了吧?

29:无名的探索者
图来了

30:无名的探索者
喂,这不偷拍么。

31:无名的探索者
哎呀,他们人可好了,还跟粉丝合影呢。

32:无名的探索者
照片看了。是真的www

33:无名的探索者
真的?不过干嘛在这说啊。

34:无名的探索者
话说,这么巧的时间点跑来日本,总觉得有什么关系啊?

35:无名的探索者
啊!

36:无名的探索者
啊!

37:无名的探索者
有这个可能呢。

38:无名的探索者
说不定也会来代代木?

39:无名的探索者
好像他们说会在这边待一阵子的样子,大概应该会来吧。

40:无名的探索者
哦哦!我去准备签名版了。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25 与西蒙的交易 11/10 (六)


「两位会说英语吗?」

在JDA的走廊上,鸣濑小姐一边和我们走着一边问到。

今天的买家,是西蒙·格什温。世界第三的名头让我十分兴奋,结果刚才连他是美国人的事情都让我给忘了。

嘛,反正不过是交易而已,总归有办法的啦。

「写论文用的英语的话,大概还算会」
「我也应该有平均水平吧。不过也难说?」
「毕竟三天不练门外汉呢」
「确实」

「所以,交易的时候那些需要注意的细节,就请鸣濑小姐到时候提醒啦」
「明白了」

我们推开了门,里面等着的,大概就是世界第一的迷宫探索队伍吧。

"Hi there. I'm Simon Gershwin."(『你好,我是西蒙·格什温』)

面前,一位身材端正,一头军人标志性平头的男性,正好举起了手。

"Hi. Mr.Simon. It's my pleasure to meet you. I'm Azusa MIYOSHI. Let me confirm the ID of this transaction."(『你好,西蒙先生。十分荣幸与您见面,我是三好梓。请先让我验证您的身份』)
"You got it."(『请』)

然后,他便将存着使用自己私钥加密后的竞价牌的存储卡递了出来。
三好接过存储卡,插入自己笔记本,使用他的公钥解密后,确认了竞价牌的正确性。

※以下『』中的为英语。①

(哦哦,三好,挺能的嘛)
(不说多余的话,就可以掩饰自己不会英语的事了)

"OK, we've confirmed. Then check out this please."(『验证完毕。那么,请验证货物』)

说完后,三好将钛合金盖子打开,展示出里面的宝珠,然后和上回一样,移向了JDA的公证人。

鸣濑小姐以一副微妙的表情,触摸了宝珠,确认了其内容。

"I've confirmed. JDA will guarantee this to be a skill orb of Physical Resistance. The orb count is below 60."(『确认完毕。JDA在此保证这是物理耐性技能宝珠。宝珠计时,不到60』)
"You say below 60?"(『居然不到60?』)

坐在西蒙身边的高个灰金发男性,一脸吃惊的问到。
大家都很吃惊呢。

"Yes, below 60."(『是的,确实如此』)

鸣濑小姐点头答道。

"Please do the tranfer."(『那么,请您进行支付』)

三好说完,西蒙便开始操作起手上的支付终端。

"Please check."(『我们支付完了』)
"OK. We've got the payment."(『好的。我确认款项已经收到』)

扣掉手续费和税款,实际收到的金额,是2,837,600,000 JPY。
然后,三好便将盒子移送到西蒙他们面前。

"Please."(『请』)

西蒙轻触了一下宝珠,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Exactly."(『确实如此』)

然后,鸣濑小姐便宣布交易结束。

"So now, I declare that the transaction has completed. Thanks everyone for your cooperation."(『那么我在此宣布,交易结束。感谢各位的配合』)

我向三好送去视线,然后迅速起身,打算离开会议室。
可身后却传来句话,喊住了我。
可恶,我们退路被堵了!

"Please hold a moment."(『请等一下』)
"Anything wrong?"(『有什么问题吗?』)
"Ah, I just mean to have a talk."(『不,只是想和你谈谈』)
"Err..., I, English, can't speak, much."(『啊,我,英语,不会说,很多』)

「前辈,你那什么诡异的英语啊」
「呃,说自己不会英语比较好搪塞过去吧?」

「啊,没关系的。我到十二岁都住在横须贺」

噫。

「我叫娜塔莉。你好」

明明金发碧眼,一副日本人脑子里的标准白人模板的长相,居然是在日本长大的,这太坑了吧。

「哈啊……」
「嘛,都这样了还是放弃为好了啦」

三好这么说着,再次做回到会议室的椅子上。
我们无奈地坐回到座位上,然后鸣濑小姐便按下了屋里咖啡机的按钮,顷刻会议室里便飘荡起咖啡的香醇气味。

"So, what do you want to talk about?"(『所以,想谈些什么?』)
"You sounds quite fluent."(『你说的不是挺顺的嘛』)
"Learned aiming only to writing paper though."(『虽然只是写论文用的』)
"That's enough for communication. So, how you guys did that?"(『能交流就够了。所以,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You mean what?"(『你是说什么?』)

「他是在问你们是怎么做到把计时不到60的宝珠送到这里来的」

然后娜塔莉在一旁用日语补充。
看来是没法子装聋卖傻了呢。

"Ah, accidentally, we got it about 1 hours before."(『啊,一个小时以前,我们偶然得到了啦』)
"Accidentally?"(『偶然?』)
"Yes, that's it. So lucky not becoming scam."(『啊,是啊。还好没变成骗子呢』)

"And what this incredibly plausible magic circle is used for? Oh, I'm Joshua. Hi."(『然后,这个看起来煞有其事的魔法阵是拿来干什么的?啊,我是约书亚。你好』)

名叫约书亚的,一头灰金头发,个子很高的男性,看着宝珠盒的内衬问到。

"Hmm... For atmosphere?"(『嗯……气氛吧?』)

我一脸无所谓的表情,耸了耸肩膀答到。

"Atmosphere?"(『气氛?』)
"Yea. You know that 'Made in Japan' cares the details, don't you?"(『啊。日本制造可是很在意细节的』)

然后,他们又问了许多问题,主要是关于代代木迷宫的杂谈。
他们说他们会在东京待一段时间,想去代代木迷宫里,问我们能不能带路,不过我们只去过1楼,便拒绝了。

"Only 1F?"(『只去过1楼?』)
"Well, precisely and the stairs to the 2F."(『要说的话倒是到过去二楼的楼梯那』)
"How long have you been in the dungeon?"(『你们进迷宫已经多久了?』)
"Less than one month."(『不到一个月哦』)
Then how you guys...Ah, I got. We'll ask for others."(『那你们是怎么……啊,行。我们去问别的人吧』)

肯定是想问我们怎么搞到宝珠的吧。

给他们带路的话,要么是自卫队的人,再不济让蜉蝣啦,涩队这几个队伍来也行。感觉他们都会挺开心答应的。

趁大家都停下的空隙,三好开口说道。

"OK, though still have many things to say, we have other schedules, so we have to go now."(『很抱歉,想必大家都还意犹未尽,但我们今天还有别的安排,就先行告退了』)
"Fine, and I believe we'l meet again. See you next time."(『嗯,那就下次再见了。到时候就承蒙你们照顾了』)
"See you next time. It's my proud to have a talk with you."(『我才是承蒙你们关照了。能够与各位交谈是我的光荣』)

正当我和三好一脸营业用笑容与西蒙他们握完手,打开门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西蒙再次开口发问。

"Sorry, just one more thing,"(『抱歉,让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你是洛杉矶警察局凶杀科的警察中尉啊。❶

"Recently an explorer of area 12, has become the 1st of the WDA World Rank..."(『最近WDA排名表的第一名,好像变成区域12的探索者了……』)

我让门就这么开着答道。

"Seems like it. What's the problem?"(『好像是那样呢。想问我什么?』)
"Do you know him?"(『你们认识他吗?』)

这大叔眼里完全就没有在笑啊。

"You kidding"(『怎么可能』)

我这么答道然后走出了会议室,随手带上了门。


作者注释:
❶神探可伦坡
"Just one more thing"是他的名台词。
另外日语配音版的称呼是可伦坡「警部」②。

译者注释:
①原文之后的就全都是『』框着的日文了。
②正好和西蒙的军衔相同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26 异界语言理解 11/10 (六)


「打扰了」

在中介完D Powers与西蒙的交易后隔天,为了进行联络回到JDA办公室的鸣濑,被斋贺科长叫去了会议室。

「斋贺科长,是什么事情呢?」
「嘛,别这么急嘛」

听完,鸣濑一边在心理吐槽着「突然把人家叫过来肯定会关心是怎么了啊」,一边坐在了示意的椅子上。

「鸣濑。你清楚你是为什么被任命了D Powers专管一职的吗」
「虽然想说是向能够得到巨大利益的队伍卖恩情,但实际上是让我去调查以宝珠保存技术为首的未知技术的吧」
「嘛,这也算是一个方面」
「还有?」

「你知道迷宫通道假说吗」
「诶?啊,知道个大概吧。曾经在超现实书①上读到过」
「前段时间。俄罗斯发表了支持那个假说的证据」
「……啥?」
「暂时还没有公开,所以不要到处去说啊」
「哦……」
「可是,由于某个原因,全世界的相关机构都无法验证其真伪。虽然他们的证据十分具有说服力。但现状,我们现在无法验证他们的证据到底是事实还是捏造。准确来说是这样」
「呃」

「而D Powers他们,尽管能拿出那么多宝珠来拍卖,其来源我们却完全没有头绪」
「用消除法,我们能得出这些宝珠只可能来自代代木的结论,但芳村他完全没有跑去迷宫下层的迹象,而三好则甚至连迷宫都不怎么进。这么一来,他们宝珠最有可能的来源就是收购了」

「确实呢。也就是说,光看他们的表现,得出的结论便是,他们有不知如何能够在恰好的时间点能获得所需宝珠的手段。仅此而已」
「也许……是这么一回事」

「然后,刚才提到的验证」
「?」

科长话锋一转,可鸣濑却一头雾水。

「验证需要某个技能宝珠」
「难道」
「对。也就是说,他们能不能想办法得到那个宝珠——异界语言理解,这回事」

异界语言理解。
近日,在俄罗斯的齐亚斯·库利约甘迷宫掉落的那个宝珠,似乎能够给予其使用者理解迷宫中发现的以异界语言书写的碑文的能力。
而得到这一能力的研究所,迅速将一部分已经公开的碑文翻译并发表了出来。

「是轰动性的内容吗?」
「简直是让全世界的国家们闻之色变的内容。可其他的研究者,却连其内容都无法验证」

虽然有人已经尝试对照翻译内容和碑文尝试解读,但单词本身就不是一一对应的,更何况其中还夹杂了许多意义不明的专有名词。
如今的状态便是,到底他们有没有公开正确的译文,或是他们有没有隐藏一部分的情报,其他人全部无法验证。

「考虑到如果发现了第二枚宝珠,内容夸大造假的话可能会关系到国际信誉,他们应该不会去捏造内容。但他们想必会隐藏一部分重要的情报以从中牟利。毕竟他们发表的碑文翻译只有一部分」
「总觉得,很麻烦呢」

一旦牵扯上国家意志,世界便瞬间变得复杂了起来。

「所以,掉落宝珠的是什么怪物?」
「不清楚」
「嗯?」
「就算如此,但考虑到他们能那么轻而易举地搞到未登录的技能宝珠,应该也有可能能弄到吧?」
「而我则想办法让他们去找?」
「嘛。就是这么回事」
「这么乱来……」

D Powers隐藏着什么秘密。这一点可以确定。

鸣濑感觉自己和他们也熟悉到一定程度了,他们对自己也许也有一点信赖吧。
可这个请求还是太过突然。如果他们接下了的话,那就等同于在明言自己拥有取得和保存宝珠的方法。

「……如果他们问理由的话可以明说吗?」
「嗯,这个不说没办法吧。总之记得让他们保密」
「明白了。不过可别太抱期待哦?」
「哎呀,期待肯定是要期待的啦」

听见这话,鸣濑长叹一口气。

「……然后,这边能给什么样的条件?」

毕竟如果刚刚的话都是真的,那全世界的国家肯定都对这个宝珠垂涎欲滴。
如果像上次一样也拿去拍卖的话,虽然不清楚具体能卖到多少钱,但可以肯定一定会是个天文数字吧。

「条件啊……因为是朋友所以帮个忙,这么着不行吗?」
「肯定不行啊!」

虽说这算是日本人拜托他人的常见手法,但到了生意场上显然是行不通的。
更何况这还是个不得了的大单子。

「也是呢……不过,就算拿出JDA一整年的预算出来,和对应的报酬比起来还是远远不及啊。直说吧,我们付不起」
「就像跑去订了栋屋子,等建好了之后突然说因为没钱所以付不起一样,对方想必不可能就此作罢呢」
「嘛确实……总之,这个问题就只能我去跟上面的人谈去动用国家资金了啊。他们的话你就说用经费加上适当的价格向他们收购这样吧」
「我明白了。不过要是准备不上那个适当的价格,JDA的信用可就要一落千丈了啊」
「那样的话就送去那个拍卖,就算没得赚至少也不会赔嘛」

虽然想要吐槽那么一来搞不好岂不是命都要搭上,但鸣濑还是把这话咽了回去。毕竟很有可能结果是找不到。

斋贺站起身用手指拨开百叶窗看了眼手表,然后随意地说道。

「说起来啊,你不觉得,那个在区域12突然窜出来的世界第一,感觉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你是说未知的第三人,吗?」

斋贺松开手回头看向鸣濑,而百叶窗则刷的一声恢复了原状。

「说起啦,USDA(美国迷宫协会)过来联系了我们」
「说了什么?」
「明天开始,西蒙队他们好像要下代代木去」
「然后?」
「不知道是要对抗他们还是怎么回事,习志野那边说君津2尉他们的队伍也要下代代木」
「君津是说的伊织小姐吗?」

君津伊织,世界排名第18位。日本最强的探索者。

「对。明天开始代代木里可就是顶级队伍云集了。管理科也要忙起来了啊」
「那我也去帮个忙……」
「你就专心在D Powers那边吧。这一个月肯定会有不小的风波。『异界语言理解』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说完,斋贺便离开了会议室。
而留在屋里的鸣濑则不禁自言自语到。

「就算你拜托我我也……唉」


译者注释:
①超现实书:トンデモ本。由日本作家藤仓珊提出的概念。指的是将神秘与超现实理论作为真实科学叙述的书。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27 办公室搬迁与探索委托 11/12 (一)


然后便到了12号。我俩搬到了崭新的办公室。

「呜哇,这也太豪华了吧……」

打开了2楼的自家大门,我不禁发出了感叹。

「北欧风格呢」

三好往里瞄了一眼说道。

确实我说了风格希望能简约集中一些。
然后确实如我的要求,内装风格十分简约,家具也不多,也很整洁地集中在了一起。

「不过啊这……」

我望着餐厅那吊着的蓑蛾一样的灯饰,一屁股坐进了这过于高雅的空间。感觉如坐针毡。

「嘛,久居为安啦」

听了这话,我断念地整理起带来的那点东西。

客厅里,一面墙边摆着一个富有架势的书架。感觉往里塞满上又厚又重的专业书籍的话,感觉应该挺气派的。虽然专业书籍我总共也没几本。

搬来的行李总共加起来也少得可怜,结果不到半个小时家里就整理完毕了。家务告一段落,我出门向一楼的办公室走去。

「一楼看起来就像是符合三好喜好的屋子啊」
「嘿嘿嘿,感觉不错吧」

餐厅里直接摆上了三台EuroCave的Revelation系列酒柜。柜子里暂时还……啊嘞?怎么就摆上东西了。

「我以为你会把这些都摆你自己屋子的餐厅呢」
「自己屋子里我才不会那么喝那么凶啦!」

合着你这家伙是打算在办公室的餐厅里大喝特喝啊!——处事秘诀告诉我,这里还是不吐槽的为好。大概吧。

我看向已经布置得一副办公室样子的客厅,最里面三好那张L字形的大桌子上,三个大概30寸大的显示器摆成一排,桌面已然是记录用纸的一片狼藉。
那旁边还摆着一个像是我的桌子一样的东西,我便坐在了那边的椅子上。
嗯,感觉不错。

「前辈,东西都整理好了吗?」
「啊啊,不过也就衣服跟书而已」
「诶?餐具这些零碎东西呢?」
「以前的家里」
「以前的……那边的公寓你打算怎么办?」
「好麻烦,先放着吧」
「呜哇,还真是一副有钱人口气!」

嘛,也是。
哪怕再怎么麻烦,这要放在以前我也肯定是会拼命清退出来的吧。
就算再怎么破,租金也算不上是便宜。嘛,虽说跟周边比起来确实是便宜。

这也是内心变得从容所赐吗?

「只不过是你人变懒了啦」

嗯,正是如此。

「然后三好你自己呢」
「我已经都搬过来了哦?」
「诶?我也没见你干什么活啊」
「我全都委托给搬家公司了啦。什么都不用做,真是太神奇了。他们自己就帮我打好包,运过来,没多久屋子里就变得和原来的一样了哦。哎呀,包括协调员,这世界上的可是有各种各样的魔法的哦」
「居然……有这么方便的东西」

「这世界有钱人过得可是超舒服的哦。简直就是得道升天」
「切。嘛,等我有时间了也喊人去收拾干净,然后退租吧」
「听这语气就感觉前辈会一直咕下去呢」
「啰嗦」

正在我们聊着天的时候,大门上的门铃响了起来。
三好瞄了一眼屏幕,然后「好像是鸣濑小姐」说道。

「啊,祝贺你们乔迁新居。这是礼物」

鸣濑小姐抱着一个很大的蝴蝶兰盆栽。而且还是大约40朵的一大株。普通的话这种东西应该是让快递送来家里的啦。
我一边在脑子里考虑着蝴蝶兰这东西听说挺难养的事情,一边答谢着鸣濑小姐接过了盆栽。

◇◇◇◇◇◇◇◇

「那个,你们搬家也应该告一段落了,我专职主管职务上想拜托你们点事情」

说完了搬家的贺词,姑且也吃过了(超市买来的)荞麦①,正在我们一边泡着咖啡一边闲聊的时候,鸣濑小姐突然摆正了姿势开口说道。

看见鸣濑小姐突然反常地紧张了起来,三好不假思索地答道。

「突然怎么了?说吧,如果能办到的话」
「那、那个。希望你们能够去寻找一个宝珠」
「寻找……宝珠?」

我和三好面面相觑。
这是要干什么?

「是什么怪物掉落的?」
「不知道」
「诶?」

「呃……总之代代木里会掉落吗?」
「这个也不知道」
「呃……」

「这个宝珠『异界语言理解』,全世界只有在俄罗斯的齐亚斯·库利约甘迷宫里掉落了一个。可是他们也没有公开是哪个怪物掉落的宝珠」

异界语言理解,这又是一个听名字就感觉不得了的技能宝珠啊。

「所以,为什么你们会需要那个宝珠?」

鸣濑小姐叹了一口气,先声明完这是机密事项,让我们不要外传,然后开始解释了起来。

「也就是说,虽然现在已经有利用那个技能得到的译文了,但还没有办法验证翻译的内容与碑文上实际的内容到底是不是一致的咯」
「对。所以为了验证真伪,全世界所有国家都在寻找这个宝珠」

「前辈,感觉这能赚超~大一笔耶!」

近江商人刷地起身,眼睛已是¥的图案。

「诶?假如我们弄到了的话,可以拿去拍卖吗?」
「啊,是诶……」

「我这边的话如果你们能够转让给JDA的话那就真的帮大忙了……」
「自由经济下,这种地方限制过多可真是麻烦呢」

我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那个齐亚斯什么什么的迷宫里怪物的组成知道吗。那些怪物代代木里也有吗?」

鸣濑小姐点了点头。

代代木面积十分之大,在怪物的多样性上也是全世界名列前茅的。部分楼层哪怕在一层之内,也存在着好几个不同的生态群系。
除了楼层Boss以外,每个群系甚至还有单独的Boss。

「基本上都是有的」

鸣濑小姐一边说着,一边把齐亚斯迷宫的怪物列表递给了我们。
我和三好浏览起了列表。

「说到语言理解的话,感觉就像是什么会说话,有智力的怪物掉的呢」
「比如吸血鬼一类的?」
「对对,差不多那种的」

顺带一提,迷宫里暂时还没有发现过吸血鬼。
嘛,虽然也有可能会有啦……

「大概是这个吧」

我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一个名字。

(Blood)(Clan)萨满(Shaman)
有些怪物类似于羊人(Goatman),有很高的社会性,会在特殊的区域形成部落。而这种怪物则是部落当中使用魔法的代表性职业。

三好一脸疑惑地问到。

「你怎么知道的?」
「不觉得很奇怪吗?」
「哪里奇怪了?」

「鸣濑,怪物的名字是谁给取的?」
「一般来说的话,都是由发现者或者国家取一个差不多的名字,然后由WDA将其作为正式名称公布。不过,如果掉落了材料,上面一般都会写上名字,这是就会根据其名称进行修正」
「就是这个」
「?」

「大多数怪物的名字,都是来源于地球的神话,或是以其为原型的游戏世界里的名字呢」
「嗯,大部分都是呢」
「而掉落物上写着的正式名字,则是由迷宫定下来的。可尽管如此,至今掉落的宝珠,其技能也都是相应怪物有可能拥有的」
「确实、呢」
「为什么这些怪物掉落的宝珠,与我们对其的预期如此吻合?」

看过史莱姆可能会掉落的宝珠之后,我便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那个列表看起来,就像是由日本人决定的一样。

在取名时本应完全无法判断,可为何来自异世界(?)的,被取了“史莱姆”这一名字的未知生物,其性质却与日本游戏中的史莱姆完全吻合?

「设计了这游戏的家伙,对地球的文化十分熟悉。甚至可以说是事无巨细」

鸣濑小姐一言不发地听着。

「所以,我有三个设想」

我树起了三根手指。

「其一。不过是偶然」

虽然概率上看不大可能。

「其二。柏拉图的理型论(theory of Forms)

但这么一来,还是解释不了名称一致的问题。
不过,考虑到迷宫卡以持有者的母语显示,也可以认为是怪物的名字取决于观察者意识中的概念。

「然后,其三。设计了迷宫的,是地球人」

「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不如说这应该是最容易想到的可能性才是」

如同开了个玩笑般,我一边淡淡一笑,一边喝了一口咖啡。

「总之如果照这个思路,地球上的神话,特别是凯尔特(Celtic)神话里,使用语言和文字本身即被认为是魔法」
「也就是说,在有社会性的怪物中,能够使用魔法,即意味着持有和语言及文字有关的技能咯?」

三好点出了问题的核心。

「对。整个列表看下来,社会程度到达了形成部落等级的怪物,只有羊人系的这一类」

说着,鸣濑小姐拿出了代代木的怪物列表。

「很可惜代代木里并没有血族的怪物,只有(Moon)(Clan)的」

羊人系月族。其位于代代木14层深处,与通往15层的楼梯完全处于反方向的一个十分地广人稀的群系中。

「不过前辈。一个部落里会有很多萨满吗?」
「确实是个问题。不过,说不定萨满消失之后,某个别的个体就会马上变异成萨满呢」
「这就有点妄想了吧?」
「是没啥根据啦。不过自然界里这种事也不少哦」

「还有就是,要去14层的话,来来回回的很花时间呢」

这时鸣濑小姐插口道。

「走标准的直线前进也要两天呢」

「必须得搭建据点了咯」
「采取喜马拉雅式的方法?」

所谓喜马拉雅式,是一个原本是登山用语的词汇。
其意为在迷宫中搭建大本营,然后以其为基地,每几层建立据点,由多名支持队员在据点间运送物资,以为探险提供支持的方法。

相对的,以少数人组成的队伍进行的攻略方法则称为阿尔卑斯式。

「嘛,我们的话可能会用阿尔卑斯式的呢」
「诶?真的?」

鸣濑小姐一脸惊讶地看了过来,我则随意糊弄了过去。

「嘛,总之情况我们清楚了。稍微去找一找吧」
「那个……不要太过勉强了哦」
「当然啦。毕竟我们是想要过悠闲日子的嘛。那么我们还需要做一些准备,今天就请回吧」
「好的。我姑且还要跟科长报告,今天就先回JDA了」
「刚才有关萨满的猜测,请暂时别报告。我们不喜欢麻烦」
「明白了。那我就只报告你们同意了请求吧」
「另外也记得跟说别报太大期望啊」
「你辛苦啦~」

我们两人送准备回JDA的鸣濑到了门口。
虽然我觉得这种事情用手机报告下应该就可以了,不过也许是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吧。

「前辈,真的要去嘛?14层哦。我们可是连二层以下都没有下去过哦?」
「嘛,总归是有办法的啦」
「啊,说起来前辈是世界第一来着。完全没有那种感觉,我都差点给忘干净了」
「你这家伙真是没礼貌。嘛,虽说我也没啥感觉」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笑喷了出来。

「总之,感觉不对劲的话开溜就是了。另外——」

我让三好去准备某样东西。三好听完虽然很吃惊,但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

「然后呢……」

我取出了4个宝珠摆在面前。收纳库、超回复、水魔法、以及物理耐性。

「前辈,这……」
「嘛,反正收纳库和超回复这俩是不试不行啦。超回复的话11月月中大概还能再搞到一个,至于收纳库因为我已经有保管库了,这个就三好你用了吧」
「嗯,好的。剩下还有——」
「不算这四个,还有超回复2个、水魔法3个。物理耐性剩下7个」
「物理耐性这东西搞不好甚至是一天一个呢」
「三好和我每人一样一个。除了给自己用的,剩下的就都卖了吧。估计价钱会慢慢下跌了」
「好的。那下次拍卖,就拿出3个物理耐性和1个超回复出来卖吧」
「一月两次,一次四个啊。感觉还行」
「不是我说,前辈。去年全年代代木总共出产的宝珠,公开宣称可也只有4个哦」

啊,说起来那个四四方方的人好像有说过这么一回事来着……

「总、总之,要去14层的话就用了吧。另外记得说说感想」
「感觉都能测试可以获得的最大技能数了」

「三好一边露出略显抽动的笑容,一边触碰了收纳库。

「第一次用的时候得喊『我不做人啦!』,这可是规矩」
「说什么呢,我才不会不做人呢」

被触碰之后,宝珠变成一簇光扩散开来,然后从被触碰的地方开始汇入三好身体之中。
第一次在旁边看别人使用宝珠,原来是这个感觉的啊。

「然后,感觉如何?」
「嗯~,感觉像是身体被重构了一样,有点奇怪」

对对对。就是这种感觉。

「前辈你也要准备一下吧?」
「确实呢」

这么说着,我便把给自己的物理耐性、水魔法和超回复取了出来。

「会不会一下子得到的技能太多,大脑嘭地一下炸了吧」
「夺命凶灵②看多了吧你!别炸啊,屋子会被弄脏的」
「居然跑去担心房子啊!」

我们一边聊着,一边使用了剩下的宝珠。
很幸运,脑子没有炸开来。

◇◇◇◇◇◇◇◇

「噫。那不是……」

时间还早,我俩刚到代代木,正打算去试试新取得的技能的效果,便看见前面西蒙他们正在走着。
西蒙他们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啊?就算要下迷宫也该早点去啊……

"Wow, there's Yoyogi. Quite developed, isn't it?"(『哦,这里就是代代木啊。建的挺不错的嘛』)
"After all it's a dungeon in the heart of downtown. And shallow floors are more or less for entertainment purpose."(『毕竟是个在市中心的迷宫嘛。而且最上面几层基本上是娱乐用途的。』)

西蒙张口感叹,而娜塔莉则在一边翻着代代木的小册子一边解释着。

「喂,看那边,那不是西蒙队吗!」
「诶?哦哦!是真的?不是FALCON INDUSTRIES造的西蒙模型,是真货?」

旁边那两人说话声音不小,让西蒙把头转了过来。是鸡尾酒会效应呢③。

"Hey! Isn't it Yoshimura!"(『哦,这不是芳村嘛!』)

西蒙这家伙,自来熟到不像是个军人。
他一边挥着右手一边走了过来。而身边的两人则一脸震惊的看向我。搞啥哟我不想显眼啦!

"H, hey, not seen you for a while, Simon."(『呃、嗯,西蒙,有一会没见了啊』)

西蒙向我走来,看见我这身穿束,开口便问。

"You're going to the dungeon wearing this, Yoshimura?"(『芳村,你打算就穿这身下迷宫?』)
"Yea, I'm always wearing this."(『啊,我一直都这样啊』)
"Crazy! You're going to die?"(『疯了吧你。不要命了?』)
"Certainly not! I'm not mean to go to dangerous areas so it's ok."(『不是啦。我也不去那些会死的地方,没事的啦』)

西蒙一脸惊愕地说着"You never know what'll happen in the dungeon, don't you?"(『迷宫里发生啥可都是算不准的啊』),但说到底我也不会跑去不知道会发生啥的地方啦。

我们正聊着天,这时入口附近喧闹了起来。
面前,一位完美诠释了「凛然」一词的女性,正朝着这边走来。

君津伊织。
她军阶2尉,归属习志野基地,在迷宫探索方面,是全日本无可辩驳的第一。

看见她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西蒙神色开始有些慌张。
"Oh. By the way it is said that you guys are holding another auction. I'm pretty interested on it and Good bye!"(『呀。说起来你们好像还打算再卖一次宝珠来着。我挺有兴趣然后下次再见了』)
西蒙一边挤眉弄眼,示意我他不擅长对付伊织,一边挥着手跑了。这人怎么这么随便啊。

「看起来你们很熟悉的样子,你跟西蒙认识吗?」

紧接着,君津2尉来到了我的跟前,向我搭话。虽然是认识啦,但我绝对不是美国派来的间谍哦~。

「嗯,嘛。您是伊织小姐吧。今天请加油吧」

我说完正准备走为上计,却被她说着「你打算就穿着这身进迷宫吗?」拦了下来。Oh……

而在远处看着这边的西蒙,则满脸仿佛说着你看吧的笑容,举着个大拇指,令人火大地溜进了迷宫。


译者注释:
①江户时代,从江户地区发展起的习俗。荞麦形状细长,有以后小事上要长久蒙对方照顾的含义。
②夺命凶灵:Scanners,加拿大电影,由大卫·柯南伯格于1981制作。台译名掃描者大對決。该片最著名的即是其恐怖特效,特别以扫描者令受害人爆头的画面最为有名。
③鸡尾酒会效应是指人的一种听力选择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个人的谈话之中而忽略背景中其他的对话或噪音。在远处突然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时会做出反应便是其一例。




看上下文我推测是三好另请的搬家公司的人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28 揭示板 【到底是从哪?】D Powers 69【搞来的货?】 11/13 (二)


1:无名的探索者 ID: P12xx-xxxx-xxxx-0914
突然冒出来的名字跟开玩笑一样叫Dungeon Powers的队伍,好像开始搞起宝珠拍卖了。
他们究竟是诈骗者,还是世界的救世主呢?
请在930楼附近转新贴。

2:无名的探索者
辛苦。ID在拍卖会上w

3:无名的探索者
辛苦。话说啊,还不到两个星期,他们又有宝珠卖了耶。
到底从哪里搞来的货啊??

怎么了?41暂且不论14是? > 2

4:无名的探索者
而且超回复耶?JDA的数据库里都没有记录。

5:无名的探索者
又是未知技能?

6:无名的探索者
王国之心里的No.14不是希恩嘛 > 3

7:无名的探索者
宝珠这东西,整个代代迷一年也就4个的程度哦?每两周就有4个这怎么看都很异常啊。
前面4个不清楚收集花了多久咱且不提,两周搞到4个这也太超脱常识了。

8:无名的探索者
都搞出拍卖来了,这已经不会让我吃惊了。另外暗市什么的?

你这梗玩的没人能懂了啦www > 6

9:无名的探索者
哪找啊这种玩意。

10:无名的探索者
比如说JDA的暗部组织什么的
像是7Dꓯ这样的。

11:无名的探索者
看着挺帅气的啊,Seven D Turn A。

12:无名的探索者
就算有收购途径,西蒙队这种等级的队伍两周4个也不可能啊。不如说两个月1个都难。
Seven D Turn A好帅。

13:无名的探索者
难不成是有复制粘贴的技能。

14:无名的探索者
轻小说看多了吧你。

15:无名的探索者
说不定是炼金术哦

16:无名的探索者
弄上十几个西蒙他们等级的队伍疯狂去找什么的。

17:无名的探索者
你说的数字已经表达了这根本不可能。
> 16

18:无名的探索者
还有个令人不解的就是,D Powers他们尽管这么大量地出售稀有的宝珠,可比宝珠卖得多得多的药水这些现在迷宫里出现的物品,却完全没有卖过。

19:无名的探索者
这些别人也有卖啦,应该是与宝珠相比根本赚不到多少钱咯?

20:无名的探索者
毕竟是独一无二的商家呢。
就算别人得到了宝珠,也搞不起这种事情来。

21:无名的探索者
全世界不管什么组织,现在也都办不到呢。

22:无名的探索者
美国啦俄罗斯啦中国啦以色列啦什么的间谍组织们差不多该跑来搜集情报了吧?

23:无名的探索者
你电影看多了吧。

24:无名的探索者
不,你确定?感觉上次之后他们已经开始活动起来了。

25:无名的探索者
毕竟事实比小说更离奇嘛。

26:无名的探索者
说起来,自从那个拍卖之后,代代木里可是巨星云集了哦?

27:无名的探索者
你说西蒙吗?

28:无名的探索者
啊,我也看见了!真货的气场就是不一样啊。

29:无名的探索者
可不只是西蒙哦。看代代迷那边的揭示板,昨天好像习志野的Ⅰ队也去了的样子。

30:无名的探索者
是伊织炭!

31:无名的探索者
喂,你们几个别歪楼啊。

32:无名的探索者
嘛,但愿有关人员不要发生生命危险吧。

33:无名的探索者
总感觉这不像是玩笑……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29 技能验证 11/15 (四)


「哎呀?前辈挺早的嘛」

我打开1楼办公室的门,便看见三好已经在吃早饭了。
说起来,感觉我们自己家里的餐厅好像基本就是在吃灰啊。

「换了个床,睡起来实在太舒服了然后一下就睡着了啦」
「然后就早睡早起了」
「是滴」
「早饭吃不吃?蛋饼」
「啊,谢啦」

三好马上准备好吐司,麻利地烤起培根做起了蛋饼。

我则坐在餐桌上看着三好发呆。
怎么有点新婚夫妇的感觉啊?——什么的我可没有想过哦。真没有。
一边吃着早饭,我一边开口向三好问道。

「所以,三好」
「怎么了」
「收纳库,用过了没有?」
「嗯。怎么说呢,感觉真的很魔法呢这个技能」

这么说着,三好让桌上的咖啡杯突然消失,然后又放回了原处。

「虽然和前辈的保管库不同,不能停止时间,但有一个挺有趣的效果。

这么说着,三好拿出了两个秒表,同时按下了计时键。
好像是为了实验自己去百元商场买来的。

「然后,我将这边这个收纳起来」

然后其中一个秒表突然消失。

「然后等待一分钟」

一分钟之后,三好变出来的秒表,上面的时间比没被收纳起来的满了30秒。

「1/2的时间流速吗」
「冷静想想感觉挺厉害的,但实际上来看却几乎没有什么用处呢」
「不是我说,保质期延长到两倍可是大有用处的啊」
「但跟能够完全停止的保管库比起来,只让人觉得管理起来很麻烦的哦」
「那是有保管库之后的事情啦。单独来看收纳库也很厉害哦。连宝珠都能存在两天哦?」
「啊,原来如此。现在的话,只要有两天,运到地球任意一个角落都是可能的呢」
「嘛,不过比起这个,我更关心的是容量限制啦」

根据物体的体积和质量,哪些是可以放的,哪些是放不进去的呢」

「以前,我试过保管库里能放什么不能放什么」
「结果呢」
「然后,我本来以为会像幻想世界里必有的物品箱一样,活着的东西是放不进去的……」
「诶?放进去了吗?」
「放进去了。但人放不进去。顺带一提是拿三好试的」
「诶诶!?前辈好过分!」
「不是啦,万一能把人类放进去的话,那要是把自己放进去了那怎么搞嘛,所以我预想着是放不进去了」
「然后,虽然狗啊猫啊也都不行,但蟋蟀放进去了」

三好歪着脑袋说道。

「是以有一定的智力作为依据的吗?」
「也许只是不能放哺乳类动物呢。这边还不大清楚。顺带一提鱼放进去了」

「要是取决于智力的话,那我睡觉的时候说不定可以放进去哦?」
「虽然万一收进去了在里面醒过来不知道会怎样,感觉试验起来有点恐怖,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放不进的」
「不如说,我觉得因为时间停止了所以应该醒不过来……也许是取决于神经系统的复杂度?」

「要不然就是更加形而上的,像是跟意识什么的有关之类的」
「往深了想感觉会变得很有趣呢」
「有趣又当不了饭吃。先不论这个,长度的话能收进相当长的东西。总之我先认为长度不影响能不能被收纳,然后就去验证跟质量有关的限制了」
「毕竟重力会产生势能呢」

「然后,单说结论的话,保管库可以容纳的质量,大概在10吨以上20吨以下」
「你怎么测的?」
「我半夜跑去公交总站试了试」
「搞啥啊你?」

「日本的大型公交,一般都是用的三菱扶桑的Aero Star系列。然后这种车子一辆大概就10吨」
「然后你半夜去把在总站一字排开的公交,当成砝码一样测试了?」
「对。第一台虽然收进去了但第二台就不行了」
「要是被发现了可怎么搞啊,真是的」

三好一脸无奈地说着,然后把最后一块面包放进了嘴里。

这挺好吃的柑橘酱,虽然确实是手工制作的,但最近我才知道做的人实际上是附近的面包店。三好虽然在吃上很讲究却意外地很懒,因而虽然在寻找自己喜欢的食物上很是认真,但却基本上懒得自己动手去做。

「谁也不会觉得公交会突然消失啦。然后,印象上看感觉保管库像是小容量但能停止时间,而收纳库则是大容量却只能延缓时间呢」
「下次我也试试吧。我也拿总站那的公交嘛?」
「那地方大概停着20辆的样子,拿来测试倒是不错呢。之后告诉你地方」
「嗯」

「嘛,因此,搭建大本营所需的物资感觉要超过10吨,我可能会带不了」
「搭建大本营所需的物资是什么?」
「预先在一个容器里搭建好可以生活的空间,然后到时候直接把它掏出来用这样」
「这又是一个超厉害的设想呢。虽然还是很偷懒」
「啰嗦。不过考虑到水循环啊一类的问题,感觉要在封闭的容器里完成真的很难搞呢」
「前辈还是稍稍体验下原始的生活方式为好啦。然后,上次你说要去买的东西,虽然已经下单了」

没错,我已经拜托三好去买野营车了。

「然后,买到了?」
「姑且是向国内有名的厂家,订做了一辆让他们改装啦,但再怎么急到货也要等到11/21号了」
「嘛,没办法。那,就等到那天再去找那个宝珠吧。这几天就先安心去当史莱姆杀手好了」
「差不多也该得到『史莱姆的怨敌』这样的称号了吧」
「鬼才要那种称号嘞。不如说有称号这玩意么?」
「诨名倒是有……称号啊。不如说,就算会显示出来,也不知道技能和称号是分开来显示还是怎么样呢」

嘛,毕竟D卡上的也不过是技能的罗列。

「不过,睡觉的时候屋子不会被史莱姆给整个吃了吧?」
「代代迷里没法拉有线网,是因为必经之路的1楼史莱姆会不停地弄断线而已啦。下层的话好像基本没有史莱姆的样子,一个晚上的话应该问题不大吧?」
「另外就是怪物一起打过来的时候了。普通的车身可是跟纸一样脆的喔」
「也是呢。有点想塞进钛合金箱子里了呢」
「总之,我已经让他们装上强化板进行加固了」
「你当你拍疯狂的麦克斯①啊!」
「虽然对方说这样可能会通不过车检,不过反正我们也没打算让它正经上路啦不是?」
「也是。然后就是水了」

「水魔法什么情况?」
「水是想有多少就有多少的。哗啦哗啦就出来了」
「能当饮用水吗?」
「这个嘛。姑且是纯水。喝倒是能喝,就是味道不怎么样呢。另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用完了」
「毕竟是魔法嘛……总之去买些矿物质水备着吧」
「那我去飒马逊②买上100箱吧」
「那就是1.2吨多咯。行」

「然后是食物」
「往前辈的保管库里塞上1000份便当不就行了」
「你是打算在迷宫里待多久啊」
「一直到找到宝珠咯?」
「我才不干嘞。顶多待上个7天~10天吧」
「这点时间哪够打100只萨满的啊」
「反正全部都是月族啦,我觉得只要第一百只打死的是萨满不就得了」
「要是不行呢?」
「立即撤退」
「前辈可真是」

三好一边笑着,一边收拾起东西来。
便当,便当啊……总之去地下食品城把那的配菜全包了吧。要是能新鲜点就更好了。


译者注释:
①疯狂的麦克斯:Mad Max。1979年澳大利亚反乌托邦后末日动作片,由乔治·米勒执导。台译迷霧追魂手。
②影射亚马逊。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09 编辑


§030 性急的中标者 11/16 (五)


「呼啊~,早~」

今天是第二次拍卖的截止日。
截止日是昨晚日本时间零时,我实在是在意结果,今天一大早便起了床下楼去了办公室,却看见三好已经开开了灯在忙着什么。

「啊,早上好」
「三好你这么早啊。还是说熬夜了?」
「啊,嗯。写那个状态测量的代码,一不小心就」
「喂喂,你怎么搞得比上一个职场还黑了啊」
「毕竟是自己的事业肯定不一样了啦」
「嘛。也是」

三好停下了手上的活,开始倒起了咖啡。

「然后,前辈。下迷宫前要不要提一提状态?」

啊,说起来是呢。仔细想想上次检查之后,我就一直没有动过状态了。
不如说,天天都在『噗呦♪滋♪当♪』有状态也完全用不上,让我完全忘了这回事。

「确实呢,是该这么搞一下」
「那就,一次十点,提到100左右,来测一测数据?」

如果数值继续变大,测量值会怎么变化,确实是挺有意思。

「那就8次,6种,总共48次咯?嘛,毕竟是没法再倒回来测的。这么着吧?」
「基础数据是越多越好呢。拜托啦!」
「48次那应该就是1亿的样子吧?唉,总觉得最近我俩对钱的感觉开始奇怪起来了啊」
「嘛,确实说到钱现在的感觉只剩下应该没问题了呢」
「确实呢。我先去调戏史莱姆,顺带也测试下技能」
「知道了」

三好马上开始写起了邮件。应该是发给鸣濑前辈的吧。

「说起来,前辈」
「咋了?」
「我有点想去投资翠前辈的公司呢」
「投资?」

三好解释到,她是想试着从最近得到的这些数据里,寻找出必要的数值,然后以此为基础制作实验用的设备。

「只是设备吗?」
「嗯。然后就用那个设备,对前辈进行测量,然后调整到数字正好对应」

虽然听起来是个AI能派上用场的问题,但能知道准确数据的只有我一个人。因而收集一堆人的数据然后扔给AI寻找规律也没有意义。

因此,现在代码修改还只能靠启发式的方法。总之,现在只能让三好凭直觉搞了。

「本身倒是个好主意啦,不过这种机器一造出来,就会被人抄袭掉吧」
「这个的话,我打算让终端部分只有传感器、显示屏和通信模块」
「像是Google①和Amazon的语音识别那样?」
「对。把测量到的数据发送到中央服务器,然后接收结果显示出来这样」

这么一来他们就没办法分析软件部分了。
虽然他们还有可能通过发送各种数值,然后从得到的结果进行归纳逆推,不过应该封掉恶意请求就没事了。

「是打算借谁家的云吗?」
「这样也有可能会泄露数据啦。我打算是把前端的请求处理和数据预处理放在Amazon的AWS上,把最重要的数据计算部分放在办公室的电脑里处理」
「带宽够用吗?」
「一开始请求量也不可能太多,用不了那么多带宽的啦。拉上个十条1Gbps或者10Gbps的民用宽带应该就足够了吧?」
「毕竟只不过是做个测试呢」
「等上了正轨,有利益产出了,再去签协议拉一条专线过来就行了哦」
「确实呢」

「而且,这样还可以进行伪装」
「伪装?」
「前辈……你想想?要是公开销售的话,前辈也会用这个进行测试咯」

啊!对啊!而且毕竟是数据源,肯定还是最高精度的啊!

「噫。完全没往这边想……不过这个可以识别出特定的人吗?」
「毕竟数据是以前辈为样本的嘛。先不论其他人,光是认出前辈来的话我觉得不是什么难事啦」
「那就拜托啦~。形状的话,果然是眼镜型比较好?」
「你当你造战斗力探测器呢②」
「对啊。很帅气不是嘛?」

「先不说帅不帅气,这样岂不是随便就能偷看别人数值了」
「调低点数字的精确度,算出个综合数值出来不就好了?就当是个玩具那样」
「玩具?这可是将人类全部数值化的工具啊……虽然这样说不定挺方便,但我觉得还是不要让人与人之间产生优劣比较好」
「……确实被说『战斗力……只有5的渣渣……』会很不舒服呢」
「这种玩笑,我觉得肯定会流行起来的喔?」

确实会流行啊。要我来肯定会干,肯定的。

「……算了,战斗力探测器型的玩具就不搞了吧」
「确实呢。那就做高精度的大型机械型和能进行简单显示的测速枪型吧。网络连接就用WiFi或者物联卡」
「计划挺完善的嘛。感觉也能做得挺便宜」

不过,投资啊。

「你说的投资的话,应该不是融资的意思吧?如果他们增发股票的话,不清楚翠小姐她那边的股权会变成什么样可就难办了。当然暂且不论你听了他们说的风投啥的才打算这么干的」
「确实,如果不增发的话,现在他们总共也就10000元的股票1000股的样子吧」
「如果股东只有翠小姐一个人的话事情还比较简单,要是大学啦研究室什么的也成了利益相关者,那在股权分配上很可能会产生纠纷。如果和他们现在的事业方向没有多大关系的话,还是另外组建一个合资企业比较好」

「嗯。我把这些都和翠前辈稍稍谈一谈吧。大概出多少钱好呢?」
「现在的话10亿左右应该都问题不大吧。不过,得带上优先把数值化有关的传感器组装起来开发廉价机器的条件啊」
「明白。之后我去谈」

「拜托啦。那我就继续去迷宫里赚资金啦……啊,说起来拍卖怎么样了?」

靠,居然把起这么早的目的都忘了。

「明明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物理耐性,却意外地很有人气呢」

三个物理耐性宝珠的成交价,分别是2,422,000,000 / 2,658,000,000 / 2,855,000,000 JPY。
暂且不论价格,光看成交者就厉害的不得了了。US的西蒙,CN的黄俊熙,再加上GB的威廉。分别是世界第三、第四和第六。
考虑到第五第七和第八也都是西蒙队的人,等他们过来交接宝珠的时候,除了第二的德米特里,代代木可就聚齐世界前八了。

想必这些钱都是各国的军事预算,这简直就是前十的神仙打架嘛。

「毕竟是排名靠前的人,想必都曾遇过认为这技能很重要的状况吧。说起来,同样的技能宝珠用两个会发生什么啊?」
「要试试嘛?」

试出问题来了会很难搞的啊。虽然想另外找个谁来试试……停停停。人体实验可是疯狂的科学家才会有的想法。

「嘛、嘛,等什么时候,有必要再说吧」

这时,三好的手机响了起来。

「翠前辈,居然就起来了啊……」

三好读完之后向我报告。

「好像做48次药剂的存量不够。现在购买的话得等到19号才能到的样子」
「周一啊。跟她说可以咯」
「好~。啊,然后是超回复……」
「怎么了?」
「到底是谁拍下来的啊?」

超回复的成交价是……5,543,000,000 JPY?!

「ID是?」
「搜不到结果。虽然竞价的时候用的是非个人的ID,但最后中标的却是个个人ID。是代理人吗?」
「也就是说,既不是有名的军人,也不是迷宫的攻略机构和公司咯?」
「对。不如说连是不是代理人现在都没法确定」
「现在ID已经是不公开的了,代理人也没什么意义吧」

「我突然有点不妙的预感呢」
「怎么了」
「这东西,名字不是超回复嘛。而且还是个未登录技能,效果不明」
「所以?」
「我猜……会不会是个家人得了难以治疗的疾病的有钱人买下来的呢」
「这么一来如果没有效果的话」
「估计要被记恨呢。而且这种人,感觉也很有权力」

这么一说确实挺像这么回事。

「说起来,超回复有什么效果?」
「只清楚表面上的效果呢。不过感觉身体状态挺好哦。就算通宵了也基本不觉得累」
「怎么感觉跟什么很不妙的药一样」

「而且……」

三好一边说着,一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小刀,慢慢地往指尖划了一下。

「喂!」
「嘛,仔细看看」

三好马上用布擦了一下伤口,然后指尖便完好如初,连些许切伤的痕迹都看不见。

「诶诶!?」
「昨天我避让车子的时候,手臂不小心被钉子划到的时候发现的。虽然不知道如果伤的很重会发生什么……感觉我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像是人类了呢」
「……将人类引向下一级进化的物品,吗」

一不留神,我便重复了一遍人们普遍对宝珠的形容。

「而且那个人好像特别急的样子,把交接日定在了今天」
「今天!?那现在不是要赶紧了?」

除非是住在东京,不然就只可能是在中标之前就跑来东京了。这是有多想要啊。
要用的人不会快要死了吧……

「对。时间定在了十点哦」
「呜哇。要是迟了10分钟会成啥样哦。喂,这不是只剩下不到三个小时了嘛!」

然后,我们便赶紧做起了去市谷那边的准备。


译者注释:
①原文改动了发音进行回避处理,译文我就不这么搞了。
②龙珠里那个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31 请求(前篇) 11/16 (五)


「您好,这一位是买下了宝珠的阿梅德(Amed)先生」

一位身材修长,标准白人外表,举止如同执事一般的中年男人,开口介绍起身旁站着的另一位穿着一身高价西装,蓄着一脸气派的全络腮胡,年纪大概40左右的男性。

然后这位名叫阿梅德的男人,默默地向我们一礼。
然后,旁边另一位带着如同歌剧魅影①里的面具,坐在轮椅上的女性也摆正了身体。

说不定还真让三好给说中了。我思索了起来。
要论原因,如果只是单纯的外伤,那也没有必要靠这如同赌博一般的宝珠。直接用药水就可以解决了。

宝珠交易本身,一如往常由鸣濑小姐作为JDA公证人,顺利完成。
可正在鸣濑小姐宣布完交易结束的时候,像是执事的那个男人,突然朝我们开口。

「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们」
「拜托?」

我讶异地看向鸣濑小姐。
而鸣濑小姐则一脸不知情地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说道。

「十分抱歉,宝珠交易本身现在已经结束了。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看起来像是执事的男人和阿梅德语速极快地交谈起来。

(三好,那是什么语言啊?)
(我猜可能是印地语吧……不过感觉又好像不是)

「是马拉地语」

刚才为止一直默默坐在轮椅上的女性突然开口。

「诶,您听得懂日语吗?」
「会一点点」

说完,她又用英语补充了一句"I'm better at English."(『我更擅长英语』)

三好马上跑去请教了谷歌老师一波,然后说道「马拉地语是印度具有官方地位的语言之一,使用者达到9000万人左右」。
毕竟英语是印度的第二官方语言,比起日语更擅长英语也是自然。

然后,我用英语"But I'm better at Japanese."(『我的话更擅长日语哦』)答道。

「也是呢」
「话说,他们是在谈什么?」
「迷宫。希望能带我去」
「嗯?」

大概是以为我没有听懂,她用英语再重复了一遍。

"My father wants you to take me into the dungeon."(『我父亲希望你们能带我进迷宫里』)

什么意思?

「三好,我听到的是说想让我们带她进迷宫……」
「很抱歉,我听的也是这个意思」

把没法自如活动的人带进迷宫?
这种事去拜托军队什么的不是正经得多也安全得多么?

"Why?"(『为什么?』)
"That's simple. I don't have my Dungeon Card."(『很简单啦。我没有迷宫卡』)

听完这话,我俩不知该说什么。

阿梅德的打算是让她使用宝珠,这应该基本上确定了。
不过,使用者却没有D卡?

"P, please wait a moment,"(『请、请稍等一下』)

我把三好拉到了屋子一角。看起来像是执事的男人和阿梅德还在跟鸣濑小姐交谈着。

(三好,你怎么看?)
(突然提出这要求,但常识来看24小时之内让她获得D卡肯定是不可能的)
(确实呢)
(可他们却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感觉肯定是有什么企图的呢)
(说起来那个穿的跟执事一样的人,怎么看都很有地位的样子)
(确实呢。虽然只是我的猜测)
(怎么了?)
(不觉得他一股美国或者英国派来的特工的感觉么?)
(考虑到他会说马拉地语,也许是和英国有关?)
(很有可能。你看,关于宝珠保存的技术,我们现在不还什么都没有承认吗)
(全部都是用偶然搪塞过去了呢)
(听你这口气怎么跟别人的事情似的)

(现在他们已经确认过宝珠计时了,如果我们在这里接下了这件委托,然后过了24小时,再把宝珠交给对方的话,那就无异于直言我们有宝珠储存的技术了)

确实。不知他们是聪明还是狡猾,不过以完成目的的角度来看说不定是个好方法。
虽然对雇主阿梅德先生来说这到底是不是个好主意就得另说了。

(干脆,就让这个宝珠在对方手上消失,然后再卖他们一个?)
(诶?前辈前几天不是把最后一个用掉了么……)
(冷却时间是12天,现在应该已经能再拿到了)
(这样的话这么搞也不是不行呢。不过有办法让她拿到D卡吗?)

三好瞄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女性,然后问到。

D卡,是在人第一次杀死怪物时得到的卡片。
要获得这张卡,有唯一一个的条件。
那就是,必须完全独力打倒怪物。

在流行过一段时间的观光项目中,这个条件被十分详尽地研究过了。

这种观光团的主办方,一般会让参加者用枪械从比较远的距离杀死怪物,但这种情况下,包括装弹,一切都不能由别人代劳。当然,让别人帮忙端枪也是不行的。
而陷阱,则不但要求从设置到启动全部由一人完成,在此之上甚至还有时间限制。
而且作为目标的怪物也不能被别人攻击过,因而利用仇恨聚积怪物的手法也行不通。

虽说枪和子弹是别的人做的,但这些似乎是被视作道具,因此是允许的。

虽然第一眼看上去是很严格的限制,但对健康的人来说实际上并不是很大的障碍。因为迷宫里也有很弱的怪物。
不过她的话……

我走向她,直接开口问道。

"Where do you have a disability?"(『你身上什么地方有问题?』)

听见我这过于直接的提问,她吓了一跳,但马上回答了我。

"The whole right side. Right from upper arm, and left from forearm are prosthetic hand. Right leg from knee, too. Left one is OK. Luckily left side of my face kept intact."(『整个右半身吧。我的右手从上臂,左手从下臂往下都是义手。右脚脚膝盖以下也是义足。左脚没有问题。还算幸运,左脸留下来了』)
"Accident?"(『事故?』)
"Yea."(『嗯』)
"Rather than buying this orb, why not use potion? You should be able to afford it."(『既然能买得起这个宝珠的话,为什么不去用药水呢?』)
"Potions are incompetent to restore bodies that already stabilized."(『药水没有办法修复已经稳定下来的身体』)
"So that's an old accident... Maybe somewhat cruel, but how about cut the arm down and use potion..."(『是以前的事故啊。虽然有点残忍,但把手先砍下来再用药水呢……』)
"Leaving aside those able to connect limbs, Potions that can make things grow from nothing, even if exists, will never be available for civilians."(『且不论能接回手脚的,那些能凭空让东西刷刷长出来的药水,就算存在普通人也不可能搞得到啦』)

这世界上有的东西是能拿钱买的,而还有一些是有钱都买不到的。
而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便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其中一例。

即便是引发骚动的那第一个被使用的高级药水,能做到的也不过是修复。
其做到的事情,也只不过是在身体绝大部分存在的情况下,将被怪物咬断的部分接回去罢了。并不是让整个下半身重新长回来。

"By the way, what's your name? I'm Keigo Yoshimura."(『说起来,你叫什么?我叫芳村圭吾』)
"Asha. Ironic, isn't it?"(『爱夏。简直就像是讽刺呢』)
"Why?"(『为什么?』)
"That means hope."(『意思是希望』)

听完她的话,我作出了决定。

「话说,三好」
「怎么了?」
「我打算把她带进迷宫里去」
「嘛,反正前辈就是这样呢。遇见美女心就软了」

美女?这么说起来,剩下的左半边脸,还挺端正的。
稍微,有点像卡特丽娜·卡芙年轻时的样子呢。应该是混血吧。

听见我们的对话,她露出吃惊地样子,仰头看向我们。

「所以,你打算让她怎么弄死怪物?」
「准备上长的粗吸管,再加上底下装了厚铁板子的鞋子总归有办法的啦」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我这就去准备」

三好这么说着,为了给别人打电话,悄悄离开了屋子。

"You really going to take on this,in case India and English armies has refused me?"(『你确定要接下来吗?印度和英国军方可都不肯接哦?』)

英国军方?这样啊。
话说回来,一般来说肯定是会拒绝的啦。一个搞不好,不但她自己的命都没了,还可能会害掉身边的人。
毕竟目标怪物完全没法靠人抓过来。当然麻醉也行不通。

"Anyway, just believe us. Rather than wooden nickle, we are more trustworthy."(『总之,放心吧。比起泥菩萨我们还是更靠谱的』)
"Really?"(『是嘛』)

我发觉,自己还是第一次看见她笑出来。
然后,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But, as the time is really limited, from now on please obey everything I say."(『不过,因为时间真的很紧,所以从现在开始,请听从我说的每一句话。』)
"Even get naked and open the legs?"(『甚至是要我脱光衣服张开脚?』)
"...Yes. Anyway if I asked for such nice thing, I'll probably be killed by those guys who are talking. What a pity!"(『……对。话说回来,要是我真提了这么爽的要求,那边那俩正在聊着的人怕不是要杀了我。真是可惜』)
"I know. I'll leave it to you."(『嗯,那就拜托你了』)
"That helps."(『这就好办了』)

我向鸣濑小姐走去,开口问道。

「现在是什么一个情况?」
「啊,芳村先生。看起来他们好像想要你把她带进迷宫里去。尽管我跟他们说了这和交易本身无关,不能强求,但他们还是无论如何都想拜托你」
「知道了」

「Shri. Amed」

连敬称都能马上查到,谷歌太强了。

阿梅德先生微微地皱了皱眉。

「芳村先生。谈话请由我——」

看起来像是执事的男人尝试介入,但随即被我回绝。

「交易现在已经完毕,你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之后的事情我直接和阿梅德先生谈。辛苦你了」
「不,喂,不是」
「鸣濑小姐,我们可以使用旁边的小会议室吗?」
「诶?啊啊,马上就可以」

以前听鸣濑小姐说过,JDA的小会议室为了杜绝一切窃听行为,对电磁波进行了屏蔽。
虽然没有针对录音的防范,但这事情单用手机就可以做到,实在是难以杜绝,只好放弃。只能祈求他们没这么做了。

"So, Shri. Amed, let's go."(『那么,阿梅德先生,请吧』)

这么说着,我推着爱夏的轮椅,半强制地把他们带到了一旁的屋子里。
鸣濑小姐则在入口拦住了担当翻译的男性,随后把门带上。
这么一来,屋子里便只有我和阿梅德父女三人了。

"I heard that you are asking us to bring your daughter into dungeon and get her D Card"(『我了解到的是说您想让我们带您女儿进入迷宫获取D卡——』)
"Yes."(『对』)

阿梅德先生第一次直接开口。

"And you understand the difficulty to achieve this?"(『您应该清楚这件事情有多难完成吧?』)
"I don't mean this to be a part of the transaction. This is another request"(『我并不是要求你们在刚才的交易里附加这一服务。我向你们提出新的请求——』)
"Although I'm not sure about the identity of that interpreter, but I believe you have understood that the issue is not from this part, don't you?"(『虽然我不太清楚那位翻译的身份,但我想您应该很清楚问题不在这里吧?』)

"...Yes, I understand."(『……我清楚』)

这一瞬间,我察觉到,阿梅德先生表情中流露出的气氛从商人变成了父亲。

"In conclusion, we will let your daughter get her D Card."(『结论上讲,我们会让您的女儿得到D卡。』)
"Really!?"(『真的!?』)
"However, we can not promise you to achieve it in 24 - now only about 22 - hours."(『但是,我们无法向您保证,我们能够在24——啊,现在应该是约22小时内完成』)
"That's true."(『确实』)
"In this case, the orb you had just paid will come to nothing"(『如果没能赶上的话,您方才高价购买的宝珠将会消失——』)
"Why? Haven't you developed the technique to preserve the orb?"(『为什么?你们应该开发出宝珠保存技术了吧?』)
"Is this told by the interpreter?"(『您是从翻译那听到的?』)
"...Yes."(『……是的』)
"I'm afraid there is no such convenient technique exists on the world."(『我想这么方便的技术,想必全世界都找不到吧』)
"But the orb count is surely under 60."(『可宝珠计时却的确不到60』)
"That's just by coincidence."(『那不过是偶然罢了』)

我将食指竖起,摆在嘴前,这么说道。

"Coincidence."(『偶然』)
"Yes, coincidence. The god also works occasionally."(『对,偶然。神偶尔也会工作的嘛』)

我这么说道,而爱夏则微微弯起了嘴角。

"We will try our best on the time, and in case we can not do that within the time, I can disclose you that it is expected to get another orb in short term."(『时间的问题我们会尽全力,如果实在赶不上,我也可以告诉您,我们马上还能再得到一个宝珠』)
"You say what?"(『什么?』)
"Of course that will not be free."(『当然这并不会是免费的』)
"I understand that. And, what's the price for getting D Card?"(『这个我明白。那么,获得D卡的费用是?』)
"Hmm, about that. As such a Mission Impossible refused by many armies...I'm afraid that will be quite an amount."(『这个嘛。毕竟这是一个连各国军方都拒绝了的不可能任务……我想应该会不便宜』)
"That's OK."(『你说吧』)
"Then after your daughter successfully get her D Card, how about have a dinner together? Of course your treat."(『那就等您女儿成功获得D卡之后,让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如何?当然要您请客的』)

阿梅德先生睁大了眼睛,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般。

"...Is that some sort of Japanese Joke?"(『……这是什么日式笑话吗?』)
"Of course not. Ah, are Hindus vegetarians?"(『当然是认真的。啊,说起来印度教是禁荤的吗?』)
"That varies. Mine is loose so fishes are allowed. And vermins, too. But only sometimes."(『不一定。我这比较宽松,鱼是允许的。肉的话害兽也允许。不过只是偶尔』)

真不愧是印度教,实在是太宽广了。连戒律都复杂到一句话说不清楚。
「那就这样定了」这么说着,我伸出了右手。
而他则稍稍犹豫之后,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这么一来,契约成立。

我打开门,门外已不见翻译的身影。
三好马上跑来报告。

「前辈。我借到了代代木里的一个会议室,让他们把衣物和装备都运过那边去了。大概三小时就能准备好」
「再准备一个背人用的担子。急救用的那种应该好弄吧」
「明白。前辈来背吗?」
「毕竟不知道轮椅上会不会装着什么东西。而且迷宫里轮椅也很难行进啦」

「感觉有点间谍电影的感觉,令人兴奋呢」
「那种烦人的活动真的敬谢不敏了啦……」
「方觉悠闲生活已去呢」
「什么啊这后知后觉的台词」
「哎呀,知道是早就知道了啦」
「那就别用什么方觉啦。单纯想要表达成为过去的话直接说『悠闲生活已去』不就得了」

「所以说,就是因为这个前辈才没女人要呢」

三好仿佛在说着「给我看看气氛啊」般鼓起了嘴,踩了一下我的脚。

◇◇◇◇◇◇◇◇

三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代代木迷宫的外借会议室。

虽然阿梅德先生也跟了过来,但我们让他去贵宾休息室等候了。
虽然他最后还是想让一名贴身保镖跟来,但说实话只会成累赘,我便回绝了。

"OK, Asha. Please take off all your clothing, prosthetic hands and legs, then change into the ones we provided."(『那么,爱夏。请取下身上的义肢,并脱下身上穿的所有衣物,换上我们提供的这些』)
"Eh? Eei? Even underwear?"(『诶?呃?连内衣都要?』)
"Of course, all."(『当然,全部』)
"That's the same as get naked and open the legs."(『这跟脱光了张开脚也没差嘛』),爱夏说着,满脸通红地低下了头。

「那三好,之后就拜托你呢」
「是都交给我办啦~。不过张开脚是什么啊?」
「啊?不太清楚。好奇的话你问她本人咯」
「是嘛~」

走出屋子,关上门,我又向在门前等着的鸣濑小姐提出了有些强行的请求。

「那么,鸣濑小姐。我们进入迷宫之后五分钟以内,请关闭入口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诶?这可是要走迷宫封锁流程的喔?」
「就请你说入口的检入机有点不正常什么的,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了」
「诶诶,这职权滥用是不是有点过分……」
「目的是回避危险所以是合法的啦。要是后面跟来了别国的人,有可能会发生许多麻烦事」
「唉,好吧好吧,没办法……」
「多谢了」
「我姑且搜索了一下,三小时内没有外国国籍的探索者进入迷宫。在这之前倒是进去了几个队伍」
「好的」

真不愧是鸣濑小姐,动作就是快。

我们突然决定前往迷宫实在三小时之前。
就算英国的情报部门再怎么优秀,想要这么迅速地调动日本国籍的协助人员也是不可能的吧。

会议室的门咔嚓的开开,然后我便看见三好探出张脸来。

「准备完毕~」
「好,那就出发吧!」

我马上用急救用的担子背起了爱夏,和三好三个人一起进入了代代木迷宫。


译者注释:
①歌剧魅影:Le Fantôme de l'Opéra,法国作家加斯东·勒鲁所著爱情惊悚小说,以19世纪时法国的巴黎歌剧院为舞台,描述一个年轻的女歌剧演员克莉丝汀‧黛也、一个年轻贵族韩晤与一个躲藏在歌剧院地底的怪人(魅影)之间的爱情故事。
आशा(aasha),印地语中意为希望。
③Mission Impossible亦双关碟中谍。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32 请求(后篇)


"Wow, dungeon looks like this from inside..."(『哇,从里面看迷宫是这样的呢』)
"Well. As I just said, in any case please keep everything you seen confidential."(『嘛,虽然刚才已经强调过了,但还是再说一遍,你看到的东西不要告诉任何人』)
"I know."(『我知道』)

过了几分钟,我们来到了一条细长直路尽头处稍稍弯曲的地方。
哦,有了有了。
三好马上在噗呦噗呦的怪物前,一边小心着不要吸引到怪物的仇恨,一边摊开了一张厚厚的坐垫。

"Then get down here, use this straw to suck up the liquid, and blow on the slime."(『接下来你到这上面,用吸管把这个液体吸起来,然后吹到史莱姆身上』)
“What? That's all?"(『嗯?就这么简单?』)
"Well ,yes. Though should be all right if only a little, pay attention not to drink or get into your eyes."(『嗯,对。虽然一点点应该没问题,但还是注意不要喝下去或者溅到眼睛里』)

虽然我也考虑了用喷雾瓶,但准备那个的性质可能会被认为和装弹一样。
因此,我们选择了最为原始而保险的办法。嘴里稍微进了一点应该也是没有问题的。

「三好你在那边拐角的地方把把风」
「好的~」

爱夏戴着护目镜,仰躺在地毯上,一只脚用力让自己慢慢移向史莱姆。
而我则以防万一,候在一边。

"Haa. OK, please give me the straw."(『呼~。好,给我吸管吧』)

我一言不发地让她咬住了吸管。
这之后的事情,就全部都得让她一个人来完成了。

爱夏用吸管吸起液体,用鼻子吸了一口长气,然后用力将液体吹了出去。
被吹出去的「外星人的口水」,直直击中了史莱姆。就在那一瞬间,史莱姆直接迸裂开来,只剩下一个核心在地上咕噜咕噜地滚动。
爱夏仰躺着,一脸吃惊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What's this?"(『这啥啊?』)
Isn't it great? We call it 'Alien's slobber'."(『厉害吧。我们叫它“外星人的口水”』)
"How bad naming sense!"(『这名取的有够烂』)

爱夏笑喷了出来。

"Then use the boots you wearing to trample the core - yes, that one like a glass ball - with force.(『然后,就用你穿着的鞋子,用力朝那个核心——对,就是那个像玻璃珠一样的东西——踩下去』)
"I know."(『好的』)

听我说完,爱夏慢慢地蜷起身子,试着坐起来。
我则以不经意的动作放下背包,给她一个支撑。没有碰到她身体的话,不会被算做是辅助行为。
然后爱夏左脚对准了目标,保持坐着的姿势下定决心用力踩了下去。
鞋子底下装着的铁板,虽然撞上了核心,但看起来并没有完全破坏掉它。

「前辈,对面转角那好像有人来了」

"Try again!"(『再踩一次!』)
"OK!"(『好!』)

爱夏再次蓄力踩下。她的脚对准了目标,成功踩碎了核心。
核心所在的地方一如往常冒起了黑色光斑然后消失,只剩下一张钝银色的卡片。

"Congratulations!"(『成功了呢』)

我捡起了卡片给爱夏看。

"Oh, thank you. So now I should be able to use orb?"(『啊,谢谢。那么现在我就能用宝珠了?』)
"Surely."(『对』)

我这么说完,爱夏用手搭住我的脖子,不知小声重复了多少遍谢谢。

"Hey, are you ok?"(『喂,你们没事吧?』)

身后传来了一句地道的英语。

"What's matter?"(『你们有什么事吗?』)

这时三好开口答到。

"Ah, no. We saw there's someone so come to check. If you like, would you need an escort?"(『啊,不是。我们只是看见这边有人影才过来的。要不我们来保护你们?』)

这么说着,一个一脸轻浮的男子瞄着这边,"Oh, seems you are busy?"(『看起来你们好像挺忙的』)这么说道。

"No, thanks. We've finished and going to withdraw. Please focus on your exploration."(『谢谢,不必了。我们已经处理完毕准备撤退了。你们就专心在自己的探索上吧』)

我从腰部抱起爱夏,把她放上急救用的担子,然后背了起来。
而三好则迅速收拾好了坐垫和吸管。

"Oh, you hurt?"(『啊,你受伤了?』)
"No. Well, don't worry. Goodbye."(『不,你不用担心。那我们先走了』)

说完,我和三好迅速离开了那两个外国人。

「看起来他们跟过来了哦?」
「嘛也是当然啦。对了三好,那东西」

我说道,然后三好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宝珠。
这是爱夏父亲买下的那颗宝珠。

"It is said that orb has a better effect when used in the dungeon. Have a try?"(『据说宝珠在迷宫里使用效果会更好哦。要不要试试?』)

爱夏稍稍思考片刻,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三好便让宝珠和爱夏失去前段的左手腕接触。
然后爱夏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时,宝珠放出光芒,随即消失,而光点则开始汇入她的身体。

"Enn...Ahh"(『嗯……啊啊』)

爱夏忍不住发出了若是没有看见场景,肯定要被误解的娇声。
我急了起来,赶紧跑进一条小巷,放下了她,和三好一起观察起情况来。

"Ah...Aah, Aahh"(『啊……啊啊、啊啊』)

看着爱夏一脸忍耐着的样子,我脸自然地红了起来。
正在我右腹吃了三好手肘一击,痛得不禁流泪的时候——

爱夏身体缺损的部分开始伸展出来,形成手和脚的形状。右半身全身没有被衣物盖住的部分都开始淡淡的发出光芒。

"Aah..."(『啊啊……』)

爱夏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她额头上开始开始浮现出一颗颗汗珠,全身瘫靠在我的胸前。

「前、前辈。这……」

爱夏脸上的面具脱落下来,掉在了地上。
茂密的黑色长随即垂下,然后,眼前便出现了一位容姿仿佛年轻时卡特丽娜·卡芙的女性,急促呼吸着的身姿。

「宝珠还真是……厉害呢」
「确实呢」

我们惊愕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这时背后传来了脚步声。想必是刚才那两人。
我和三好对视会意,然后抱起了爱夏开始移动。

「啊,担子扔在那了」
「那上面什么都没有留下,没关系的。不如说他们调查那东西反而能给我们争取时间不是嘛?」

尽管抱着爱夏,可我的手却丝毫不觉得累。
自不用说,是上次检查的时候加的那10点STR的功劳。

话说,要是把剩下的点数全部砸进去,岂不是真要不做人了啊?感觉有点怕。

◇◇◇◇◇◇◇◇

代代木迷宫的贵宾休息室里,阿梅德呆呆地愣住,甚至忘记了站起来。
因为,打开门,走进来的那位女性,面容酷似与自己第一次邂逅时的妻子,美貌如同那无暇的宝玉。

虽然我们不知道她具体说的是什么,但听见了「pita」①的发音。意思肯定是「爸爸」吧。

爱夏朝着愣在沙发上的阿梅德跑去,两人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我俩互相对视会意,然后静静地走出了屋子。

「辛苦了」

鸣濑小姐向我们说道。

「五分钟之后,有两个英国国籍的人进了迷宫,没事吧?」
「来了来了。我们可遇上了哦~。总感觉是俩轻浮的人呢」
「只是像跟踪狂一样跟着我们而已,并没有什么实际损害」

「不过前辈。那可是这么大的代代木哟?晚进5分钟,居然还能找到我们的位置啊?」
「而且那一块还没有什么人呢。莫非那些英国佬手上有能在迷宫里找人的秘密兵器?」
「哦~。大概是有Q②在吧?」
「谁知道呢。顺带一提,原作里可是没有Q出场③的。虽然Q部门是出现了」
「所以说,就是因为这个前辈才没女人要呢」

三好鼓着脸,仿佛要讽刺我般说道。

「嘛,在迷宫里倒是风光无限呢」
「诶,在迷宫里怎么了吗?」
「前辈他可是公主抱了爱夏小姐哦!」
「咿呀~」

不是我说,你们两个……

「先不提那个,芳村先生」
「怎么了?」

鸣濑小姐突然就进入了工作模式。

「爱夏小姐身体发生的变化,那个是超回复的效果吗?」
「具体的不大清楚,但可以确定用完之后马上就变成了那样」
「使用时的情况——」
「啊,是要写到WDA数据库里的宝珠效果说明去吗?」
「对」
「……那个我觉得还是不要公开为好的喔?我估计如果只公开现象的话,会极大的刺激到人类的欲望」

我摆出一副似乎能透视爱夏他们在的屋子里般的眼神,这么说道。

在药水的信息被公开的时候,世界就陷入了近乎恐慌的狂乱。
如果将这事公开的话,超回复的出现,无疑会对世界造成在此之上的冲击。

「不死?」

鸣濑小姐不经意间说了一句很不妙的话。
三好则赶紧解释了起来。

「没这么夸张的!只不过是让人不容易觉得疲劳而已哦?像是通宵一晚没什么大问题这样」
「诶?」
「然后就是能够马上治好小伤。效果报告的话还是就到这种程度为好——」
「请等一下」
「?」
「莫非,三好小姐也使用过了吗!?」
「啊」

噢。三好。防御不周。
我单手扶额仰视天花板。

「……嗯,嘛。拿出去卖的东西当然要先做下实验嘛」

啊、笨啊你……

「……所以,其他未登录的宝珠也!?」
「不、不是全部都……试过哦?」

三好被鸣濑追问,眼神游离。啊,蠢啊这家伙。

「嘛、嘛暂且先不论这个。毕竟还没有完全弄明白效果,还是不要着急的为好」

鸣濑小姐侧眼看着强行插嘴进来的我,点了点头。

「再说,我们也不清楚超回复的效果可以持续多久。还有,一次大回复之后,其功能也可能就此消失」

进行恢复是需要消耗能量才能够完成的。
常识上看,无穷无尽的恢复也是不可能的。且先不论常识能不能套用到迷宫头上。

「就算是蜥蜴的尾巴,断掉一次之后长回来也要很久。我认为既然身为生物,那么不老不死就肯定不是能够简单获得的东西……啊,等等?」
「怎么了?」
「现在,爱夏的D卡上写着什么?」

我向三好问到。

「啊!说起来我捡完就一直放着了。不过,没经过本人允许可以看嘛?」
「内容我们也全部知道,没问题的啦。毕竟是紧急事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嗯。给」

--------
Area 12 / Asha Amed Jain
Rank 99,728,765
[超回复]
--------
「技能是用日语显示的吗?」

三好看到卡片,疑惑地问到,而鸣濑小姐则开口解答。

「D卡上的技能,是以查看者的母语表示的」
「诶诶?为什么?」
「不清楚」
「只靠光肯定是没有办法感知的啦……这个暂且不提」

「技能名不但被用括号括了起来,颜色也变淡了呢」
「看起来感觉就像现在无法使用的样子呢」
「实际可能就是这样。现在还不清楚是过一段时间才能使用,还是说已经不能再次使用了」

「这个还是之后跟阿梅德先生他们说明清楚比较好呢」
「确实呢。毕竟还有可能冒出个智障国家来,为了确认技能的效果干出些什么来」
「前辈,这……」
「嘛,只是说可能性罢了」

被诱拐起来当作实验材料被切来切去,这种事情我实在是不想去想像。
这么说来,说不定三好也用这样的危险呢……唉,总觉得悠闲生活正离我们越来越远啊……


译者注释:
पिता(pita),印地语。意为父亲。
②Q:Q先生是《007》电影系列里虚构的小说人物与电影角色。
③实际Q先生在007原著小说里只是略微出现人物,但是在电影就分量加重。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33 US·CN·GB 然后,请帖


睁眼醒来,太阳已经升到老高了。
我起床洗了个澡,然后肚子就开始发出咕咕的声音。我粗略地理了理衣服,然后下到了一楼的办公室。

「早~」
「还早个啥啊。都已经过11点了哦」
「哎呀,是昨天太忙了啦……」
「这倒是呢……」

那之后,走出屋子的阿梅德大叔,谢谢谢谢说个不停,强行要把我们拉去银座那边,说着什么让女儿重获新生的纪念,在6丁目那片大街上喝着酒逛来逛去。
不过,还好银座离得比较近。

我问了下印度那边让不让喝酒,结果好像是虽然有些地方是禁酒的,但大部分地方大家都挺常喝的。嗯,真是自由呢。

「然后,今天是?」
「有三个宝珠要交付,所以迷宫就算了吧」
「再打几个就能拿到超回复的宝珠了,要是弄完时间还早的话我就稍微去一趟吧。你那边怎么样?」
「代码大致框架已经出来了」
「行。反正你写的那些东西我看来也是天书,就拜托你了」
「天书……之前在公司里干的不也差不多么」
「已经忘干净啦」
「真不要脸」

我绕过餐厅走进厨房,准备从冰箱里拿出依云①……诶,怎么变玻璃瓶了。……沙泰尔东②?

「三好~。这叫沙泰尔东的是水嘛?」
「啊,是的。你喝吧」

我嘭地打开瓶盖,把瓶口摆在嘴上,咕噜咕噜地喝了起来。哦呀……这是微碳酸水啊。清清凉凉喝起来挺舒服的。

「我打算去煎西式蛋饼,三好你吃吗?」
「已经快中午了啦。要不去市谷吃得了?」
「啊,说起来也是。去哪?」
「本想着要是鸣濑来这边的话,就绑着她去吃员工餐的,可结果却没有来」
「毕竟昨天可是大轰动了啊。没写报告书写死吧?」
「毕竟人们对这东西还一无所知,而且甚至牵扯上了不死的话题呢」

嘛,虽说超回复能让人不死实在是不大可能,但会给人一种技能宝珠无所不能,甚至连不死都有可能登场这样的感觉。

「三好,不然给她打个电话吧。没问题的话就去JDA食堂见」
「好的」
「那我就准备下出门」
「嗯~」

我喝完瓶子里的水,放进了洗碗机洗了洗,然后把瓶子放回冷藏库,人回去家里换衣服了。

◇◇◇◇◇◇◇◇

午后的交易顺序是黄俊熙、西蒙,最后是威廉。

世界第四的黄先生,感觉是一个寡言而性急的男人。
刚刚完成交易,他便自己使用了宝珠。我脑子里还没感叹完,他就像是在确认状态般反复抓握了几次右手。
然后,突然留下一句「shāo hòu jiàn(ㄕㄠ ㄏㄡˋ ㄐㄧㄢˋ)」便离开了屋子。

「说的是“稍后见”吧?」
「问我干啥,我又听不懂中文」

◇◇◇◇◇◇◇◇

西蒙他们好像从上次遇见开始,就一直在代代木里做着热身的样子。

问起他们去到哪了,他们说一天多一点就到了17层,然后一天就回来了的样子。真不愧是顶尖队伍。探险风格也独树一帜。
热身应该不是这么搞的吧?

It is said that you guys made some big news again yesterday?"(『听说你们昨天又干了件大事?』)
"You have sharp ears."(『你消息还真灵啊』)
"Don't play innocent with me! Now Yoyogi is the frontline of the intelligence war. Haven't even Britain and China arrived?"(『开什么玩笑呢?现在代代木可是谍报战的最前线啊。你看不是连英国和中国都跑来了?』)
"Well, we are unrelated to such a world."(『哎呀,我们跟那种事情没关系的啦』)
"No...That's impossible."(『不……这不可能的』)

然后,我就被一脸傻眼地看了。

"By the way, the biota of Yoyogi is also wide and interesting. For finding specific resources it's one of the most convenient dungeon. What's more it's public and everyone can go into it. Maybe only Japan will do this."(『不过,代代木的生物相也是很多样有趣啊。要寻找特定资源的话方便程度全世界都是数一数二啊。而且还是个谁都能进的公开迷宫。真是只有日本才会干的事啊』)
"Well, only Japan is careless, isn't it?"(『只有日本才会这么粗心大意,是吧』)

这么说着,西蒙一边苦笑一边起身。

"But if considered in the aspect of human, maybe this is the right way."(『不过从全人类的角度来看,或许这才是正确的做法吧』)

然后,离开了会议室。

「西蒙他,果然想过这种事情呢」
「虽然人人为的基本都是本国的利益,但要是地球都没了,国家更是渣都不剩了。如果通道说是真的,那就更让人不禁往那边考虑了」

到达迷宫底层的话,便能通往异世界?
初听上去,简直像地球空洞说一样扯淡……的感觉。

「确实呢」
「嘛,我们只要做好我们的事情就好了嘛」
「近江商人可是跟全世界做生意的呢!」
「是呢,然后,最后的是?」
「关系颇深的GB呢」
「你觉得,那个执事男会出现不?」
「不,我觉得应该不至于吧」

◇◇◇◇◇◇◇◇

结果,一反我们的预料,那个执事男打开门,走了进来。

"We can say English, so maybe interpreter is unnecessary?"(『说英语的话,倒不需要翻译哦?』)

我讽刺地说道,对方则苦笑着回应。

"So wily Japanese foxes are."(『日本的狐狸可真是狡猾』)
"To not to become cheated, we are trying our best."(『我们只是不想傻傻地被骗罢了』)

我正想着这算是狐狸嘛的时候,后面,走进来了一位浑身散发着军人气息的男人。身上完全感觉不到西蒙的那种友善感。
据说英国在特种空勤团(SAS)下面设置了叫做DCU的迷宫攻略部队。因此,队员全部都是军队中的精锐。
然后,看起来他就是威廉了。

交易本身,十分顺利的进行完毕。
在听到宝珠计时不到60的时候,那个执事男皱了皱眉,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交易结束后,他们却很干脆地和我们握了握手便离开了。这反而让人放不下心啊。

「哎呀~,前辈,刚才可紧张死我了啦」
「就是啊。没想到对方这么毫不遮掩」
「是有什么打算吗?」
「谁知道呢?宣战书?」
「求你别这么搞啊」

听见这话,鸣濑小姐也皱起了眉。

「真是的。都搞不懂芳村先生性格到底是嫌麻烦还是好战了」
「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和平悠闲主义啦」
「悠闲倒是真的。我这边反倒是工作不离身呢,特别是昨天」
「有点过劳?」
「也不知道是谁搞的呢」

正在这时,有人敲响了会议室的门。

「请进」

然后,门打了开来,爱夏走了进来。

「圭~吾!」

突然被抱住,我瞬间坐不住了。高兴是高兴,可这谁顶得住啊。

"Asha, what's the matter?"(『怎么了,爱夏?』)
「我来兑现承诺了」
「承诺?」

我和三好相对而视。

"What? Already forgot?"(『唉,不会就忘了吧』)

然后,爱夏提示了是帮忙取得D卡报酬的事情。

「前辈,你这装帅也太露骨了吧」

第一次听这事的三好一脸无语地吐槽我是不是日本文化(指漫画、动画)看太多了。
唉,我没跟三好说过嘛?

「呃,当时只是口头上想耍个帅啦……」
「原来是玩笑嘛!?」
「啊,不,不是……啦」

爱夏拉起了我的手,交给了我一份像是招待状一样的东西。

"This is the invitation. You can take at most 6 persons, seats are enough."(『给,请帖。座位足够,可以请最多6个人来』)
"OK. I'm looking forward to it."(『嗯,我很期待』)
"Fine! Then see you tomorrow!"(『好的,那明天见!』)

说完,爱夏离开了会议室。

「真是来去如风啊」
「说起来,之后JDA好像要来盘问些有的没的了」
「盘问?」

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件事咯。虽然只要问题不过分也没啥。

「话说前辈。那请帖让我看看?」
「嗯?给」
「我能开开嘛?」
「开吧」

三好拿出请帖一看,然后便睁大了眼。

「前、前辈。这个,地点……是内藤(ないとう)③耶?」
「内藤?」
「在方舟山南塔(Ark Hills South Tower)的寿司店」
「啊,毕竟他们是印度教徒嘛。他们那鱼是允许的来着」

「不是这个问题啦……以前辈能理解的话来说,这可是全东京仅有三家的米其林三星寿司餐厅哦」
「虽然我还是搞不太懂,但总之就是突然把那家店包场了?」
「所以说啊。预约者们怎么办啊?难不成把他们赶出去……18号?」
「又怎么了」
「18号不是明天嘛!」
「所以?」
「内藤他们家,周日可是休业的喔」
「啊,所以才能包场啊」

「不不不,不是这个问题。事先也没预约,突然就让本来休业的店家开门,阿梅德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啊?」
「是什么呢?」
「鸣濑你知道吗?」
「关于客户的个人信息,我们有保密义务」

鸣濑小姐一脸自然地答道。

「嘛先不说这个,别人出钱,寿司白吃哦?三好应该会很高兴吧」
「那是当然!啊,鸣濑你要不要也一起来?」
「诶?我?可以吗?」
「不是让你滥用职权拦住了那个英国的队伍嘛」
「啊,那个……嗯。反正是周日,那我就打扰你们了」
「这就是三个人了啊……嘛,也行。三好,要是想请谁来的话可以叫一个哦」
「突然的话能叫的也就只有翠前辈了……啊,对了,鸣濑你是不是翠前辈的姐姐?」
「翠是说那个开了家医疗机器公司的?」
「嗯,对!」
「三好小姐和她有什么关系吗?」
「现在我们在一起开发一个东西哦!请拭目以待吧」
「喂,三好。你还没跟翠小姐完全说清楚吧,别急着全抖出来啊」
「诶~?说一说嘛!不然我这个专职间谍面子往哪放嘛」
「不是我说,间谍这……嘛等一等」
「诶?」
「三好,你记得叫翠小姐管好嘴。就说你姐姐找过来了」
「了解~」
「诶诶——??」

结果,女性们唠闲天一直唠到了傍晚。


译者注释:
①依云:来自数个靠近法国埃维昂莱班水源的一个矿泉水品牌。
②沙泰尔东:法国知名碳酸矿泉水产地,年产量仅100万升
③实际存在的店名叫鮨さいとう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34 御剑遥的成长 11/18 (日)


第二天,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晴朗秋日。
出去约的是在晚上,我便出门前往代代木迷宫去拿那个昨天没拿到的超回复宝珠了。

「芳村先生!」

在入口大厅突然被叫住,我转过头,便看见一位戴着头套和面罩,身材修长的女性。我以为她只是向我跑来,可她却顺势抱住了我,周围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嗯?嗯?怎么回事?啊……莫非。

「御、御剑……小姐?」
「嗯!我,被选上了!」

选上了,是说她以前说的那个竞选嘛?不管怎样,现在又不是在拍戏,在这里摆出这个姿势实在是引人注目。
我赶紧带着她离开了大厅,走向一直被鸣濑小姐带去的YD咖啡厅里最不起眼的那个座位。

「嘛,你先喝点这个冷静一下」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杯咖啡欧蕾摆在了她面前。

「谢谢」

她一边说着,一边脱下头套,然后她那一头前发梳向两侧的短发,便泛着透明的光泽,顺滑地垂了下来。
她用右手整理前发的动作,相比以前洗练了许多,很是抢眼。

「呼~。头套虽然很方便,但既容易发汗,又不能化妆呢」
「说起来,虽然我以前不大清楚,不过御剑小姐是个名人吧?在这里露脸没关系吗?」
「没这么夸张啦。顶多也就是个刚出道的新人,没人会在意的」

就连放声发笑的姿态看起来也十分优雅。
这……难不成,她状态已经高到不大妙了……

「选上了,是说以前那个模特试演?」
「对。多亏了芳村先生!」
「不,是这是你努力的结果啦。之后你好像一直都挺勤快的」
「啊,是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一张D卡。

许可卡随便出示倒也无所谓,但D卡则一般只会让能够信赖的人看。
暂且不论刚刚取得的情况,一般来说年轻男女这么做让人以为是恋人也不奇怪。

这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到了周围的人们惊讶情感的波动。
不过,身边人能知道到的,也只到她让我看卡片为止。

——排名986位。

「这才六个月。而且我还只去了1楼」

御剑小姐脸贴近了我小声说道。

「是芳村先生背后做了些什么了吧」

她这么说着,递出了一张以前我让她记录的史莱姆讨伐数记录表。

1天平均118只。真是厉害,比我这随便打打的数量多多了。而且还加上往返入口。
1只5分钟,一小时12只。也就是说平均每天都会待上将近10个小时啊。
在迷宫里总共有42天。这基本上是每天不断啊……

「进迷宫进的这么频繁,工作上没关系嘛?」
「我说过了竞选之前的日子都要拿来特训,所以除了实在推不了的事情,其他的工作我都没有接」
「这样啊」

每天平均获得SP是2.36点。42天下来,总共就是99.12点了。
也就是说,100点差不多就能进世界前一千了啊。

想一想我也打倒了快2000只史莱姆了,可得到的点数却只有可怜的5点。大概连续打的话也就只有这样了。

不过,要是这些将点数,全部都放到AGI或者DEX上面的话,那就已经要进入超人的范畴了啊。大概连以毫米为单位控制自己的身体都能做到吧。
然后,剩下的问题就只是印象了。

「嘛,确实可能诀窍是我告诉你的,但能这么快就出结果主要还是归功于御剑小姐你自己的努力啦」
「我按照约定,没有和凉子以外的任何人说」
「知道的。……恭喜啦」

我开口祝贺,而御剑小姐听到后,则似乎不禁激动了起来,眼眶微微泛泪,握住了我摆在桌上的手。

「然后,那个,斋藤小姐她怎么样了?」

她突然的行动令我心生焦急,下意识便开始转换起了话题。

「好像演技变好了特别多的样子哦。最近变得超欢迎了起来,现在都不怎么能一起下迷宫了」
「诶,那你不就变成一个人了?很危险的啊」
「那,芳村先生陪我咯?」
「诶?我吗?额……嘛,有时间的话」
「约好了哦?」
「啊,嗯」

斋藤小姐好像也在迷宫里呆了大概三十天,讨伐数也相差不大。那么就应该有大约71点。
如果这些点数全部加到DEX上面去的话,那么她确实就没法再被称作普通人了啊。

「不管是斋藤小姐还是你,最好都不要让人看到这个卡」
「明白了」

说完,御剑小姐半开玩笑地说「也只有到男女朋友这样亲密关系的人才会互相让看D卡的啦」。

「不,可以的话,就算到了这个关系,也还是不要让对方看的为好」
「诶?好的」

看见我一脸严肃,她也摆正了身子。

「然后就是,那个。虽然问的很突然」
「?」
「……现在的世界第一,好像是再区域12突然出现的民间人的样子」
「好像是呢」
「难道那个人是……」

我们默默地对视。
咖啡厅里的喧嚣,也变得如同海浪声般遥远。

「我打算,就算拿到了这份工作,也会尽可能来代代木」
「嗯」
「那个。方便交换下联系方式吗?」

然后,我便得到继三好和鸣濑之后,第三个女孩子的电话号码。

「到时候给你发邮件。那我先走了」

她这么说着,正打算起身,可我的手却下意识地拉住了她。完全是反射般的行动。

「那、那个,御剑小姐。其实今晚跟我们我们工作室这边有关的人要搞一个小聚会,你方便吗?」
「嗯?」
「三好说是在那个什么方舟山的的叫内藤什么的店里。寿司吃吗?」
「没关系,寿司挺健康的。不过,我去方便吗?」
「现在的话你肯定算是和我们有关系的啦。可以的话也请叫上斋藤小姐」
「知道了。不过凉子好像说她拍电视剧要忙到很晚的样子。之后听说了她肯定要后悔的吧」

御剑小姐露出了一脸坏笑。

「是从下午5点开始,该去什么地方接你?」
「那就去附近的……你知道户栗美术馆吗?」
「诶,涉谷的那个?」
「对」
「你住在松涛啊!」
「啊,不过是便宜公寓罢了」
「竹尾家①的那条路咯」
「对。你很熟悉那边?」
「三好那家伙超爱下馆子,所以我只是对餐馆很熟悉啦」

「那就下午4点我在户栗美术馆门前等你?」
「那里好像是不允许停车的……」
「那就你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打个电话吧。距离应该就1千米的样子,开车的话5分钟应该就能到了」
「这么一说,感觉离得还真是近呢」
「是呢」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到时候见」

我一边望着她起身离去的背影,一边在心里想着『邮件啊……现在的孩子已经不怎么用了吧』这种事情。

◇◇◇◇◇◇◇◇

然后,我迅速解决完12只史莱姆,拿到超回复,便直接回去了办公室。

毕竟时间很紧,我便去预约了辆专车。好像当天去借也是能借到的。顺手一搜,互联网万岁!
我打算顺带叫上三好,不过她好像邀了翠前辈,要过去接她。

「邀请女孩子,然后叫专车去接,前辈挺会撩妹的嘛」
「嘛,只是偶尔啦」

「不过那两人,好像进步的很吓人呢」
「是呢。虽然也有她们认真的原因,不过迷宫引导训练的效果是真的有点厉害啊」
「该怎么公开经验值获取规则的方法,我有点拿不准呢」
「是啊。难搞的问题到处都是」

「话说你打算穿什么衣服?」
「弄一套半正式休闲装不就得了。在日本去餐馆,不管高档低档,穿半正式休闲装就对了」
「男性真是省事呢。一条长裤、一件带领衬衫、一套夹克、再加上一件羽织,基本就都能应付过去了。而女性就麻烦了,便裙的话有时候会显得太过随便,半正式的礼裙去低档的地方又有点不方便」
「今天只是寿司啦,会场也小,氛围应该也很亲切,穿方便点的衣服也没关系吧?」
「人家可是能突然让休业的店整个包场的喔?面对那么超脱常识的人,准备肯定是……」
「人穷就是难啊」
「就是啊。真担心翠前辈会不会一身白大褂研究服就过来了」
「……总觉得有这个可能。不过感觉那个大叔反而会高兴呢」

这时,三好掏出了一个盒子,开始包装起来。

「这什么?」
「贺礼啦。祝她康复」
「啊,是呢。那给御剑小姐和斋藤小姐的贺礼也有吗?」
「嘛,这就请前辈你来出了」
「?」

「前辈。阿梅德先生买我们的宝珠可是付了55亿哦?」
「……说起来是这么回事啊。你准备的是啥?」
「大小姐们的专用品。永远的向往。海瑞(Harry)温斯顿(Winston)的Sunflower系列,红宝石钻石耳钉。标价高达200万」
「呜哇,好贵……」

不过耳钉?

「话说,有超回复的话,能打耳洞嘛?」
「嗯,确实是有这个问题呢。不过反正现在技能正好像是不活动的状态,暂时的话……不过也该先打好呢」
「哦,毕竟将来要是技能开始起效了,说不定就开不了孔了啊。不过,将来不会再长回去吧?」
「这个应该没问题的样子」
「为什么?」
「我的耳洞就没有长回去」

怎么回事。本以为应该是对遗传信息的重现,可其实并不是这样?

「嗯。搞不懂」
「前辈不是说过嘛」
「什么?」
「你不是说过,也许跟那些意识之类形而上的东西有关系吗」
「啊,保管库的问题啊」
「对。说不定,反而说中了呢」
「是说耳洞也是这回事?」
「对」

这时,我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分不妙的问题。
可身为崇尚科学之人,遇到疑问实在无法置之不理。哪怕身死亦无人收尸②。

「话说,三好」
「怎么了?」
「我个人,对一个问题十分好奇」
「虽然我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但姑且还是听一听吧」
「处女……噗嘎!」

这一瞬间。三好手上的平板径直击中了我的额头。

「前辈还是对敏感话题稍微注意下的为好」

嗯。坠不己惹。

「总之,爱夏她自从青春期那时的事故起,就一直带着面具了咯」
「是呢」
「所以我想她也从来没能享受过打扮自己的乐趣吧」
「嗯」
「因此,我是抱着从此以后她能尽情打扮自己的祝愿送她的。价位的话也不算贵,因此也不用过多在意。更好的东西就等男朋友买给她吧」

200万的耳钉叫不算贵?你们的常识哪去了啊!」
所以说有名人啊!有名人啊!嘛也还行……毕竟给了咱55亿嘛。

「不过你应该不打算连打孔器也送吧?」
「那个老爹应该会让他去正经的医院处理吧。不过,礼物不能马上戴在身上的话实在可惜!呼呼呼,聪明如我哪会疏忽。再附上相同设计的小型链坠!」
「链坠?」

「今天,她肯定会穿上露出颈部的衣服啦」
「为什么?」
「毕竟一直以来都不得不遮起来嘛。而且她还是个大美人,这不肯定的嘛」

某种意义上,这家伙的洞察力还真是不得了。而且还挺准。

「所以,前辈要好好帮对方戴上哦」
「我来!?」
「让爸爸戴的话年龄有些……而其他的人可就全都是女性了哦?」

这么说来确实啊。哇,这么一想有点后宫的味道耶?

「嘛,这么一来再卖对方恩情……吸溜」
「喂,注意形象,近江商人」
「不不不,这么一来下回说不定能包场带我们去N’Osier③哦」

N’Osier是一家在化妆品店林立的银座里的餐厅。因为店内空间是改装的,因而楼层设计成了绕圆形空间外部一周的这种形式,有些不便,但依旧当之无愧是日本法式餐厅的代表。
包场?嘛我们的话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个显然。

「对了,前辈。说起来」
「怎么了?」
「那个收纳库,我去了一趟停车场,结果那边的20台车子……全部装进去了」

啊?全部?

「真、真厉害啊。200吨都能塞进去啊……都不知道限制是多少了」
「另外,取出来的时候,就算隔了些位置,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让东西在指定的位置出现。挺有趣的」
「……你这家伙没把公交当乐高玩吧」
「诶?嗯~?当、当~然~没~啦~」

三好眼神开始游离,不过现在就算点破她也只会让犯罪者增加,还是按下不表吧。
视而不见视而不见。

「然后就是火车跟坦克……这么一来走私问题就很头疼了,所以直到找到对策为止,收纳宝珠就不要拿出去卖了吧」
「确实这样比较好」

该说的事情也都说完了,感觉突然就闲下来了呢。
离包车过来接人还有不到4个小时。

「好嘞」
「怎么了吗?」
「时间还早,我出趟门」
「买给御剑小姐她们的礼物吗?」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是超能力者?」
「嘛,听你的口气啦。毕竟前辈很单纯嘛」
「咕……嘛算了。所以,你觉得买什么好?」

我虽然不自傲,但还是有自觉自己审美不行。
送当模特的女孩子的礼物,我显然是不会选的。诶嘿~。

「居然直接甩锅么。说到礼物那显然就是珠宝了呢。对方是个短发的正统派美人,而且还在当时尚模特,那么形象就应该以衣服为主了。耳环的话就选朴素的珍珠吧。大颗的话也有存在感,而且显得也很优雅」
「明白了。珍珠去哪买啊?」
「前辈……去御木本应该问题不大。本店的话应该是在银座4丁目」
「好嘞。大颗、简朴、御木本是吧。不愧是代理人」
「唉……你就好好努力别搞砸了吧」

然后,我便启程向着陌生的世界进发了。虽然估摸着勇者应该是当不成的。


译者注释:
①实际存在的店家名为シェ(Chez)松尾(Matsuo)
②原文为死して屍拾う者なし,出自1970年开始上映的时代剧大江户搜查网。
③现实存在的店家名叫L’Osier,是一家位于银座的米其林三星级法式餐厅。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5 13:10 编辑


§035 内藤 11/18 (日)


我们走进了方舟山南塔,上到了一楼。然后,在春水堂店角正好遇上了从楼梯走上来的三好她们。

「哦哦!翠小姐居然没穿白大褂!?」
「是呢~」

三好双手握拳附和道。

「怎么,你是理科眼镜白衣控?」
「当然不是」
「这时候不要你的实话啦!」

正在我跟翠小姐进行着没营养的斗嘴的时候,三好和我身边的御剑小姐开始互相交谈了起来。

「啊,御剑小姐,你好~。试演通过,恭喜你了」
「谢谢。今天过来打扰你们了」
「是前辈邀请的你吧?肯定被不自量力地搭讪了咯」
「才不是嘞!是以对史莱姆小队成员的身份了啦!」
「行了行了,要走了」

啧,被糊弄过去了。
我们一起走向看起来是道路尽头的地方,然后几乎就在要撞上墙的地方,有一条向左的路。入口的自动门打开后,里面便是会场了。
不过,这地方要是没有关系的人,肯定是过不去的。

"Oh, welcome, Yoshimura, Miyoshi! You are the benefactor of my family!"(『啊!芳村、三好,欢迎欢迎!你们可是我家的恩人啊!』)

我们刚刚走到角上,等在店门口的阿梅德先生便注意到了我们,抱了上来。
这个大叔力气好大,抱的人喘不过气来。

"That's not only us. Miss Naruse from JDA has helped a lot before and behind."(『不只是我们哦。JDA的鸣濑小姐也在名面上暗地里帮了许多忙』)
"Of course. Really thanks for your patient assistance. And the beautiful ladies?"(『那是当然。实在感谢您无微不至的帮助。那么,后面这几位美女是?』)
"This is Miss Naruse's sister, Miss Midori. She is starting a medical equipment developing company. Recently we sometimes work together."(『这位是鸣濑小姐的妹妹翠小姐。她现在开了一家医疗设备研发公司。最近我们不时会一起工作。)
"She is the owner of the venture corporation?"(『她是这家初创公司的创始人?』)
"Yes."(『对』)
"Hi, I'm Midori Naruse. Excuse for coming without invitation from you."(『您好,我是鸣濑翠。今日未受您邀请忝列于此,十分抱歉』)
"Oh, your sister has helped us a lot. Please be free."(『哪里哪里,我们才是受了您姐姐那么多照顾,今天请不要拘束』)
"Thanks."(『谢谢您的好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么看,翠小姐是真的能干啊。一身西装也散发着干练的氛围。

「翠前辈平常一直都那个样子,现在却挺有样子的呢」
「不是我说,你这话说的也太直白了吧。虽然我同意」

"And this is Miss Haruka Mitsurugi. She is an up-and-coming model and will exclusively works for brank fiversity from the next year."(『然后这边的是御剑遥小姐。她刚刚崭露头角,明年开始将成为fiversity品牌的独家模特』)
"Hello. I am not good at English. Sorry."("你好。我不擅长英语。抱歉』)
"Congratulations. It's OK, I can understand. Are you Mr. Yoshimura's girlfriend?"(『恭喜啊。没事,我听得懂。你是芳村先生的女朋友吗?』)
"How good if so. But in fact she is also the people involved."(『是就好了啊。很可惜她也是我们的关系者』)

这时,我微妙的觉得御剑小姐的脸微微发红。

"Oh, you also goes into the dungeon?"(『哦,你也下迷宫的吗?』)
"Yes, of a sort.(『嗯,稍微下过』)
"That helps your work?"(『对你的工作有帮助吗?』)
"Quite."(『挺大的』)
"I see, that involves."(『啊,确实有关系啊』)

阿梅德先一边笑着一边走进了店里。
店里只有一个L型的柜台,感觉十分狭窄。好像也有单独的包间,但显然今天我们不会去那边。

"Keigo!"(『圭吾!』)
"Hi, Asha.Thanks for inviting us today."(『你好,爱夏。谢谢你今天请我们来』)

「前辈,给」
「哦。行」

我从三好那接过珠宝盒,递给了爱夏。
爱夏身上的穿的衣服被三好猜了个正着。真是名不虚传。

"Present from us for your complete recovery, Asha."(『给,大家祝贺你痊愈的礼物』)
"Oh! Thanks! Can I open it?"(『哦!谢谢!我可以开开吗?』)
“Of course."(『当然,请吧』)
"Wow, what a wonderful pierced earrings! It's regretful that I can't wear it now."(『哇!好漂亮的耳钉!可惜现在没有办法戴。』)
"Remember to go to proper medical institution. Today please put on this pendant."(『要记得去正经的医疗机构啊。今天就戴这个链坠吧』)
"Wow, would you put on it for me?"(『那,可以帮我戴上吗?』)
"As you wish."(『如你所愿』)

(前辈,你什么时候学的这话啊?)
(昨天,网上。用错了吗?)
(是固定句式,没错啦)

爱夏把身子转了过去,轻轻地捋起头发,然后我让吊坠的链子从前面绕了过来,勾上了钩子。
在放下头发,转过身来的爱夏胸前,钻石的花瓣簇拥着的小粒红宝石闪耀着璀璨的光辉。

"Look really nice!"(『嗯。很合适』)
"Thanks. I'll treasure it!"(『谢谢。我会珍惜的!』)

然后,我们便坐上了饭桌,开始享受起了美食。

翠小姐一边说着「好吃,安康鱼肝太好吃啦」一边不停吃着,还咕咚咕咚喝着日本酒的场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是个酒鬼啊。

「虽然安康鱼的肝脏在12月才会开始肥大,但我们这为了追求美味,一般都会提早一些。也就是第一批的时鲜」

店主如此介绍到。
而鸣濑小姐(JDA)则完全装作没有看见妹妹的行为,和三好一起跟阿梅德先生聊着天。

我则两边坐着爱夏和御剑小姐,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间。
御剑小姐和爱夏两人的对话,虽然陷入了外国人说着日语,日本人说着英语这般诡异的状态,却意外地沟通上了。

「圭吾。这个,好吃。来」
"Asha, this pose calls 'Aa-En', means, close relation"(『爱夏,这个姿势叫“啊~嗯”,是表现亲近关系的啦』)
「亲近? so good! Do I have to say 'earn'?(『好啊!我一定要说“earn”吗?』)
"I, show you. Example."(『我,示范。演示』)
「来,芳村先生。啊~嗯」
「喂、等」

「前,前辈在左搂右抱」
「虽然感觉更像是被当成玩具了」

鸣濑小姐一边说着「兴头上来了,就想要酒了嘛」,一边举着酒盏畅饮。
姐姐这边酒量也不容小觑啊。

「可是,一边是连好莱坞的女演员都不及的美女,一边是是被时尚品牌选上,崭露头角的模特哦!」
「这么一说,确实挺厉害呢」
「简直就是大剌剌让人偷拍嘛!」

三好又说了些不妙的话。
这家伙可怕就可怕在,捉摸不透她说的话到底哪些是认真的,哪些是玩笑。

◇◇◇◇◇◇◇◇

"Thank you for the wonderful meal today."(『今天多谢你的款待了』)
"Keigo"(『圭吾』)
"And take care of yourself, Asha."(『爱夏,记得保重自己』)

然后,爱夏走了过来,抱住了我。
诶,印度那边普通男女之间是可以身体接触的嘛??正在我内心慌张,这么想着的时候,爱夏放开了手,"See you next time."(『以后再见』)说道。

"Yes. See you."(『嗯,再见』)

然后,我们便如同马上就会再会的朋友般互相招呼。

"Anyway, the world nowadays is so small that we can meet again at any time if we want."(『毕竟如今的世界已经小到想要见面随时都可以见到了嘛』)

阿梅德先生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可那笑容却透着几分恐怖。这就是传说中的傻瓜父亲吗。

"If you need my help, 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I'll definitely come to help."(『如果遇上了什么麻烦,找我就好了。我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Really thanks."(『十分感谢』)

我们一边说着,阿梅德先生一边将一张豪华的名片递了给我。与他紧紧地握手(好痛)之后,我和阿梅德先生互相挥手告别。

翠前辈则似乎是打算去三好那睡一晚,便和我们一起坐进了包车。

途中,在御剑小姐下车的时候,我把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了她。
我提出想要买大颗珍珠的耳环的要求后,店员推荐给我的,是一对设计略带现代感,形状以M为基础的耳环。

大概也有乘着酒兴的影响,喜不自胜的御剑小姐,在下车的时候,亲了我一下。当然亲的只是脸而已。

「哎呀哎呀,这怕不是出道前就要被狗仔队给偷拍了?」

结果在送走御剑小姐之后,我便被三好这么嘲讽了。

「狗仔队也没闲到去跟踪不出名的人了啦」

虽然我让自己尽量显得冷静,但内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嘚瑟的。





As you wish.是固定句式。可以参考这里:https://www.quora.com/Which-one-is-correct-as-you-wish-or-as-your-wish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36 再次体检 11/19 (一)


第二天,我们再次来到了鸣濑秘密研究所。

「秘密你个头啦。真正的研究者——」
「哦,就来了啊」

一位拿着一沓打印纸的男性在我们面前说道。记得应该是叫中岛什么的来着。

「我可是想着今天是不是能够揭开光环的秘密,昨晚激动了一夜没睡哦!」
「——那种东西大概是没有的吧」

鸣濑所长皱着眉头说道。

「然后,今天的项目也和上次一样?」
「嗯,就请测量所有的数据吧」

「说起来,上次的报告写的真详细啊。谢啦。不过,这回是43次啊。你们砸钱砸的真有够狠」
「检查费都上亿了呢」

中岛一边摇着头一边发出感慨。

「我们这也想要充足的预算呐」
「行、行啦,赶紧开始吧。时间不多哦!」

鸣濑所长一边视线飘忽,一边打断了中岛的话,把我推进了上次的那个测量仪。

我迅速地打开了Making。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118.856
HP 61.00
MP 52.00

STR 24 (+)
VIT 25 (+)
INT 28 (+)
AGI 20 (+)
DEX 26 (+)
LUC 24 (+)
--------

总之,先把状态统一一下。
我在代代木里这么久,大概打了2000只左右的史莱姆了,但用连续的打法,1个月能得到的也就只有5点。
这么下来1年就是60点左右咯?然后3年的话就是180点。

顶级的探索者们的状态,如果平均分配的话,那也就30点左右咯。就算考虑上差异,顶多也就到60点吧。虽然都是我瞎猜的。
考虑上越往深了走怪物的经验值越高的话,就算按照翻倍算,那也就是平均60点,多到120点咯。

我和三好讨论了之后,决定采用所有状态轮流提升而不是一直单独提升一个这样的方式测量。
毕竟,基本上并不会出现某一项特别突出的人。嘛,预定是提到100为止,把所有状态都平均提到这么一个水平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1085.856
HP 75.00
MP 57.00

STR 30 (+)
VIT 30 (+)
INT 30 (+)
AGI 30 (+)
DEX 30 (+)
LUC 30 (+)
--------

「可以开始了」
「好嘞,第一次测量开始」

和上回一样,在右腕感到一下刺痛感之后,便传来了CT机工作时的那种嗡嗡声。
几分钟之后,对面通知测量完毕。
就算一次5分钟,全部弄完也是4个小时的长期战。我默默地进行着机械式的作业。

然后,在STR提升到100点的时候,突然发生了意外的状况。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715.856
HP 235.00
MP 171.00

STR (-) 100 (+)
VIT 90 (+)
INT 90 (+)
AGI 90 (+)
DEX 90 (+)
LUC 90 (+)
--------

「嗯?」

在数值超过100的STR前,出现了一个(-)的标志。

「怎么了吗?」

我不经意间发出的声音,引起了鸣濑所长的注意。

「啊,没什么。稍微等一会」

不过,这……难不成是可以还原回点数?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把点数全部加到一个状态上,玩一点特化流了……
不过游戏的话,基本上都会有使用2点但只能还原1点这样的惩罚在呢。

我小心翼翼地点了一下(-)标志。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715.856
HP 234.00
MP 171.00

STR (-) 99 (+) {1}
VIT 90 (+)
INT 90 (+)
AGI 90 (+)
DEX 90 (+)
LUC 90 (+)
--------

先说结论,状态并没有恢复为SP。

看起来,只是可以决定范围内起作用的点数而已。
现在暂时还没有什么用途,不过等到以后状态值涨得太高,能力达到人外水平的时候,或许可以用来当作手下留情的方法。
然后就是状态的伪装咯?不过反正也没人能看见,就算有这个功能也派不上用场啊。难不成是有能看见状态值的那种技能在吗?

如果伪装之后,状态能变得和分配点数之前一样的话,那对三好的实验来说倒是十分方便……嘛,现在的话暂时就不要画蛇添足了吧。
我把点数恢复回去,然后示意继续测量。

5个小时后,我的状态值便成了这么一个感觉。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665.856
HP 250.00
MP 190.00

STR (-) 100 (+)
VIT (-) 100 (+)
INT (-) 100 (+)
AGI (-) 100 (+)
DEX (-) 100 (+)
LUC (-) 100 (+)
--------

「前辈,辛苦啦」
「哎呀,43次可是真的累啊」

从测量仪里出来,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说道。

「辛苦~。结果整理出来还要一会,先喝点咖啡等一等吧」

鸣濑所长一边说着,一边端来了一大杯装着咖啡的马克杯。

「谢谢」

我一边答谢一边接过了杯子,正在我用力握住杯把的时候——把手被我捏了个粉碎。

「诶?」

并不是断掉,而是彻彻底底地被碾成粉末。
当然,杯子里的咖啡也溅了一地。

「呜哇,抱、抱歉!」
「哎呀,没事吧?有没有被烫伤?身上沾到了的话洗手间在那边」
「啊,谢谢」

我把善后交给三好,跑进了洗手间。
一边放着水,我一边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取出一枚10元硬币,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掐了一下。
而那十元硬币,则如同橡胶一般,毫无抵抗感便成了两半。

「做梦呢这……实在是拿捏不了分寸啊」

STR带来的影响如此显著的话,说不定稍微想跑快点就会被当作瞬间移动,只是想摸一摸就会把狗的头直接打飞啊。
顶尖的冒险者们大概是能力上时间逐渐提升,身体才得以习惯,进而能够控制的吧。

「现在总算明白了(-)的用处了啊」

我一边感叹着,一边把参数调到了稍微变强一点的程度。

--------
Name 芳村 圭吾
Rank 1 / SP 665.856

HP 75.00
MP 57.00
STR (-) 30 (+) {70}
VIT (-) 30 (+) {70}
INT (-) 30 (+) {70}
AGI (-) 30 (+) {70}
DEX (-) 30 (+) {70}
LUC (-) 100 (+)
--------

虽然感觉LUC和INT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毕竟还有水魔法要用,我便把INT也调低了。
不过LUC的话应该放着也没有关系了吧。

正在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我赶紧掏出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人是御剑小姐。

「御剑小姐?」

总之,我先按下了通话键,接通了电话。

「你好。我是芳村」
「喂,是芳村先生吗,我是御剑」
「晚上好。怎么了吗?」
「那、那个,那件事情……」

听她解释完,好像是昨天的事情想向我道谢,但因为作出了那种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便没有及时来联系我。
可现在,却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不打不行的感觉。难不成,是LUC干的?

「另外,现在正在教我技术的老师说我简直就像是失忆了的一流模特一般,我想这肯定是迷宫特训带来的效果」

确实,明明还没有学习技术,身体却能够完美地作出相应的动作,的确会让人这么想。

「所以,因为进步比预想的还要快,本来我今年打算一周去5次的课程,也降到了一周三次」
「也就是说可以开始工作了?」
「不,具体的活动还要等到明年才开始,所以空出来了不少时间,所以想问问以前说的一起去迷宫里方不方便」

诶,这个,难道是在邀我约会?虽然地点是迷宫,简直毫无浪漫气氛。

「可以哦。22号往后要在家里几天,但除此之外12月还没有什么预定。可以告诉我你那边休息日的话,我也好调整日程」
「谢谢!那一会我把我休息的日期邮件发给你。抱歉,正忙的时候打扰你了」
「好的。那再见」

然后,我挂断了电话,望向洗手间里的镜子,镜中映出的男性的神情,仿佛得到了惊喜礼物的孩子一般。
当然,之后被三好抓着不放吐槽了半天。

三好好像是趁这段时间,和鸣濑所长一起谈了一些有关设备开发的事情。

能力数值化,就像是一把双刃剑一般。社会会如何看待,现在完全无法预测。
但尽管如此,作为研究者,该做的只是让目标成为可能罢了。之后的事情,交给利用这些技术的人就好了。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37 a sequel / 在某个社交聚会上


「那位美丽的小姐是?以前没有见过啊」

柔和地浅黄色连衣裙,将少女蜕变为女性这一瞬的美丽展现的淋漓尽致,在边缘处维持住了这不调和的魅力。
点缀着红宝石的耳钉与链坠,更为她灿烂的笑容增添了几分光彩。

「呵呵,那是阿梅德家的大小姐」
「阿梅德?是说那个孟买的?说到他们家的大小姐……不是出了什么事故吗?我也没听说还有姐妹啊?」
「不,好像就是本人哦」
「什么?」

「好像是前几天,去了一趟日本,会来就变成这样了。这边的社交界,好像一直在谈论这个奇迹哦」
「我没听说过啊。是去找了厉害的整形医生?」
「能凭空造出手脚来的医生,就算有那也肯定是跟恶魔签了契约的吧」
「那……移植?」
「那么美丽的手脚哪里去找,更不要提脸了啊。再说要是能做到的话,早也该做了吧。而且就算是这样,恢复的也太快了。怎么说也要复健一年啊」
「那,药水?」
「好像以前试过,没有用」
「也就是说?」

「在日本有魔法使啊」

正在两人交谈的时候,一位蓄着气派胡须的男性插了进来。
阿梅德(Amed)·拉胡尔(Rahul)·耆那(Jain)。全印度数一数二的大富豪。

「阿梅德先生!?失礼了」
「没事,现在到处都在谈这个事情嘛」

阿梅德淡淡地笑了笑,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

「说起来,魔法使是什么的比喻吗?」
「不,只能说是找不到别的形容了。那真的是十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天」
「一天?令爱在一天之内就完全康复了?」
「只看身体的话呢」
「实在是难以相信啊」
「是啊。内心的话,则是在仅仅两天之后……嘛,多亏了那耳钉与链坠啊」

那在阳光下时不时熠熠生辉的珠宝,确实设计精美,但却也算不上是高端,不过是普通的系列设计罢了。

「海瑞温斯顿的啊……确实是件逸品,但阿梅德先生您的话想要独一无二的高端定制品也不是问题吧?」
「确实呢,不过,那附有魔法的珠宝,自有它另外的价值啊」

说完,阿梅德笑着挥了挥手,走向了下一位来宾。

「你怎么看?」
「前往日本,得到了魔法使的帮助,不但重新得到了失去的手足和美貌,还得到了附有魔法的珠宝,连内心的伤痕也得到了治愈。这样咯」
「确实如此啊」
「确实是这样啊。因为没有别的形容,只能称之为魔法了啊」
「要是能做到这种事情,那么那些本来位居一线,却处于身体或相貌残缺的人们说不定会都拥去日本啊。体育啊模特啊演员啊,甚至还有军人们」

一直在旁边默默听着他们俩交谈的一位矮矮的男性,插进了两人的对话当中。

「其实,我听说了一个有趣的传闻」
「什么?」

「在阿梅德先生前往日本之前,日本那边举行了一场特别的拍卖」
「拍卖?佳士得吗?」
「不,这不是大型拍卖行举办的拍卖,所以特别业界以外的人们基本都没有听说过」
「说吧,别卖关子了」

「那个拍卖,至今只举办过两次,交易的商品每次都只有4个,可——」
「可?」
「总销售额已经超过2亿美元了」

「等等啊。1个就值2500万美元的商品,居然送去名不见经传的拍卖行?真亏他们能卖出去」
「那个商品对全世界的拍卖行来说也都是令人垂涎的吧。可全世界没有一个拍卖行有办法承接这拍卖」
「为什么?」
「毕竟那东西,在这世上出现仅仅23小时56分4秒便会消失」
「难道说」
「对,那家拍卖行——准确来说,应该更像是个人网店一样的网站——销售的是技能宝珠。而且竞价时间长达3天」
「怎么可能……」

「当然人们都认为这是欺诈。可那个网站持有WDA发行的经营许可,而且现在还没有被关站」
「也就是说,他们进行了正常的商业交易?」
「如果WDA值得信任的话」

「虽然你说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如果这是事实的话,全世界那些想买宝珠的有钱人岂不是要蜂涌而至了?」
「确实呢。现在,除了军队相关的人们真正成交了,其余大部分人都是在看情况」
「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就是啊」

「而从现在开始的才是真正有意思的话题了」
「什么?还有」
「嘛。不久前举行的第二次拍卖,他们售出了一个没有被登录的技能宝珠」
「然后?」
「那宝珠名叫『超回复』成交时间正好是阿梅德先生前往日本的两天之后。你们怎么想?」

一开始就在互相交谈的两人互相对视。
然后,身材高挑的男人,向着那个中途插进来的矮个子男人说道。

「光听这话确实是十分有意思。但是,他家小姐遭遇事故实在迷宫出现之前吧?」
「对」
「D卡怎么处理?拿到那东西的条件,是不依靠他人打到怪物,对吧?」
「对啊。这是这个猜想惟一的问题点」

矮个子男人一脸不甘地说道。
缺了两只手,一只脚,在轮椅上度过了好几年的人,进入了迷宫,独自打倒了怪物?
人体能在海水上漂浮。不如说,她成功游过了多佛尔海峡①还比较现实。

「一定是日本的魔法使队伍做了些什么啦」
「是梦里面经常有的事情呢。说起来——」

这之后,这几个人的话题转向了关于英国脱欧的那些事情。


译者注释:
①多佛尔海峡是英法之间最接近的一条海峡。独立游过这条海峡是一种挑战和竞技项目。




问题已经确认。由于修正需要对生成代码使用的第三方库进行修改,故暂时保留,征求更多人的意见。




最新构建的版本应该已经修复此问题。请重新下载。如果问题依旧存在,请提供你的阅读器信息。




其实这个我的考虑是中文与英文意思一样,没必要点开看中文。只是如果真的英语不好看不懂,再考虑去点译字来查看中文意思。
(所以去学英语吧(x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38 准备 11/21 (三)


「前辈,野营车已经送到了。结果钛板我让厂家他们装好了」
「暂时凑合的话,去找野营车的生产厂家倒也可以搞定,不过1LDK那么大的迷宫小屋到底要去找谁造啊」
「毕竟迷宫环境这么严酷,野营车估计都撑不了多久呢。如果需要完全密封和物质循环系统的话可能就得去找航天制造企业了呢」
「我倒是没想那么高级啦……不过在迷宫里住帐篷我俩肯定是住不来的啊……」
「确实对于沉浸于现代的便利而变得软弱的我们来说实在是住不下来呢」
「慢着。可不是因为软弱哦?是因为只有两个人啦。守夜要是两人组的话那不直接就没法睡了嘛?」
「嘛,就当作是你说的这么一回事吧。不过,这么一想,那些军人们还真是厉害呢」

确实啊。
虽说日本的自卫队他们用的似乎是喜马拉雅式的方法探索代代木迷宫,但西蒙他们则完全是以阿尔卑斯式般向迷宫发起突击的样子。
虽然他们手上确实是有许多军用的高科技产物,但野营用的还是基本的守夜+探险用睡袋法。真是不得了。

「姑且到半路都是用货车运过来的,之后就是让车子自己开过我们前庭来的样子」
「能上路?」
「前部的板子是后附的,所以似乎是交车之后再装上去。装完之后应该就不让上路了吧」

且不论车检如何,前面都看不见了,那车也肯定没法开了。
虽说我们只是拿来当据点用,所以不成问题。

说起来,武器和防具怎么办?二楼往下还两手空空估计就不大好办了啊?」
「确实没有的话很引人注目呢。就算是亲切的提醒,多了也会觉得烦呢」

「反正就算是天价的防具,想要完全挡住也是不可能的,那干脆依靠超回复和VIT,提高动作速度吧。就用御剑小姐他们一开始用的新手装备就行了吧」
「反正我们Rank也只有G而已,确实这就够了。然后,武器呢?要不然就用装逼专用的圣剑系列?」

三好一边在网上搜索着武器一边开玩笑。

「那什么鬼东西」
「好像还真有哦,虽说是游戏公司和武器制造商的联动产品」
「这怎么看都是玩梗的装备好吧。再说了正儿八经的剑我也不会用啊」
「既然不喜欢接近的话,那就用能飞出去的道具咯?」
「啊,说起来为了对付敌人的远程攻击想要一个盾啊」
「钛合金煎锅不好用么」
「那个有点」

确实单从性能上看性价比是挺高的,但保护面积太小了啦。

「再怎么说你要的那种东西,除了迷宫设施里的店应该是不会卖的吧……」

三好麻利地操作起了电脑,挑选起了看着比较好的盾。

「庇护式盾牌之类的东西倒是有卖的,不过有180kg那么重」
「这么重肯定没法用啦」
「也有美国特种武器和战术部队(SWAT)的那种战术保护用的单体防弹盾,重量不到10kg,如果再小一些也没关系的话也有LBA公司的L10-S小型盾牌。材料是聚酰胺纤维,重量只有3.2kg。虽说大小遮不住整个身体」
「反正拿来挡突然攻击的话,小型盾牌应该就够了。算上备用买两个吧」
「好」

三好刷刷地操作了起来。
武器啊。噗呦♪滋♪当♪估计是搞不定的。

「然后,武器的话果然还是要能飞出去的?」

不过,不论是弹弓还是弓,这些利用弹性势能发射东西的武器都很难体现出状态的效果。且先不论那种谁都拉不开的东西。
更不用说枪械了。

虽说也有以魔法为主要方式这一手段,但考虑到存在MP这一参数,全靠魔法还是让人觉得不放心。
再说,魔法无效的怪物想必是会出现的。

「14层月族周边的话,记得应该是类似河谷一样的地形……铁球能扔过去吗?」

直接扔啊……

「兵库县那边似乎有家叫做F边精工①的专门加工金属球的公司哦」
「啥都有,日本太神奇了」
「他们好像能用各种材料制作直径从0.3mm到100mm的球。重量的话8cm的2kg一个,6cm的850g的样子」
「那就8cm和6cm的球各买100个?拿来做做实验看看」
「虽然全力把2kg的铁球扔出去,普通人怕是要弄坏肩膀了吧」
「这里就靠状态的力量碾压了啦。不过,要扔的话果然还是用斧头吧」
「是说战斧(tomahawk)嘛?」
「对对对。应该重一点比较好,就买上100把勃朗宁(Browning)的Shock N' Awe Tomahawk吧」
「总觉得已经要成军队采购一样了」
「Oh no!」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三好一边冷眼看着我,一边下了订单。

「好像库存都有的样子应该明天就都能送到了」
「好嘞。之后就是路径了」

如果半路上有想要确认会掉的宝珠的怪物的话,我也打算去确认一下。

「说到梦幻技能的话,就是瞬移(Teleport)复活(Resurrection)咯?」
「另外,身体强化系虽然朴素也很方便哦」
「感觉太容易用在犯罪上,所以能卖上好价钱的应该是那些方便应用在医疗上的」
「回复系么……」

治疗(heal)恢复(cure)反诅咒(Discurse)啊之类的。啊,最后一个应该不算。

「要是有能在迷宫里联络外界的工具的话那就方便了啊」
「似乎有机构在研究利用量子隐形传态(Quantum Teleportation)进行通讯的手段哦」
「次元?不同也有用吗?」
「似乎在迷宫里验证量子纠缠(Quantum Entanglement)的实验也在准备中了」
「哦。早点实用化就好了啊」

我姑且回了一句话,但除了好厉害以外,我也想不到该说些什么好。

「不过这之前感觉迷宫素材也许可以做到些什么事情」
「什么意思?」

三好打开了代代木迷宫的阶层地图,点击了一下9层。

「这个」

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是一种名叫殖生虫(Colonial Worm)的怪物。

「没听过呢」
「是一种过于难搞而被人弃之不理的怪物」

去狩猎不在前往下一层的楼梯路径上的怪物,必然是有一定的动机在。
而不属此类的,比起支出来说获得的收益过少的怪物,基本都是被人弃之不理的。
好像这也是被人弃之不理的怪物之一。

「所以,怎么了?」
「殖生虫是一种由小型的群体,和巨大的本体组成的一种怪物」

最初接触了这种怪物的自卫队部队,似乎是把本体当作了巢穴。

「群体的小虫子会积极地袭击、蚕食各种各样东西,但本体基本上不会去袭击什么东西」
「也就是说,它只能通过群体来从外界摄取能量咯?」
「因为没有发现类似植物根部的器官,因此能想到的只有这一点了。可是,仅仅依靠群体摄入的能量,却能让本体成长,你不觉得奇怪吗?」

迷宫里的怪物被打倒后,就会消失不见,因此难以进行全面而完整的调查。
确实要说奇怪的话是挺奇怪的……

「所以,我猜想群体的部分和本体的部分之间是不是相连的」
「这也太幻想系了吧。你的意思是说他们胃一类的东西是共用的?」
「对。这么一来,本体和群体的胃,不就共享了同一片空间了吗?」
「有可能。虽说有可能……但你也没法把抓到的怪物给解剖了把东西拿出来啊」
「确实呢。而且……」

三好播放的视频,实在是太过猎奇,让人有些恶心。
群体的虫子们密密麻麻地挤在墙壁上蠕动的场景,简直就像电影恐怖食肉虫②快到结尾处家中的景象一般。

「呕……」
「确实,这个样子实在是没人肯接近呢」
「就是啊。如果没有强力的范围魔法的话,更是连碰都不想碰呢」
「就是啊。我还不想被吃掉呢」

真不开玩笑。

「单论魔法技能的话,候选项可是不少哦」

三好依次指了指11层的小火蜥蜴(Lesser Salamandra)、17层的镰鼬和13-14层的巨麝鼹(Great Desmana)

「麝鼹是什么东西?」
「简单来说的话就是鼹鼠。似乎是很像叫做俄罗斯麝鼹的一种大型的鼹鼠。特征是长长的尾巴和尖锐的鼻子」

那是一种不算尾巴也有1m长的又像是老鼠又像是鼹鼠的怪物。

「居然还有这种东西啊。感觉光靠战斧,根本搞不定啊?」
「感觉得要那种有物理性刀锋的武器呢」

刀锋啊。果然要用剑么?

「说起来,我把公交收收放放的时候,想到个事情」
「嗯?」
「在拿出东西来的时候,一定程度上可以调整东西出现的位置和方向」
「然后呢」
「利用这个,不就可以让什么又重又尖的东西出现在对方头顶嘛?虽说没法对付跑得快的东西」
「质量武器啊……确实可以考虑」

「而且魔法的话,如果放出之后还可以控制位置,那么让水球一直覆盖住对方头部的话,不也能让对方窒息吗?」
「怪物也是有氧呼吸的吗?」
「不清楚。就拿那个通路说来讲,如果深的迷宫真的是通路,与对面的世界相连的话,气压的不同与空气组分的不同显然要造成大问题,可过了三年,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难道对面的气压和空气组分和这边一样?所以生物(?)也是进行有氧呼吸的?」
「不然的话,也就只有空间并不相连,依靠瞬移一类的方法相连这一可能了」

迷宫里外之间电磁波无法穿透。各楼层之间亦是如此。
不如说迷宫的空间和事实上地下被占据的空间就是天差地别。除了想成是另一块空间,基本没别的可能。

「前辈,不觉得整个都很奇怪吗?」
「什么方面?」
「怪物是与彷徨异界间的接点?可一大堆人都涌进了迷宫里哦?就没有什么位置的病原体吗?而且也没有检疫的过程哦?防疫问题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确实。
就算同处地球,国家间进行交易也要进行检验检疫。可据我了解,却没有听说过针对迷宫的检疫处理。
虽说据说直到迷宫的信息被公布为止,除了怪物以外,没有发现危险的细菌和生物……

「也有异世界的细菌接触到氧气之后死亡了,这种论断。虽说怪物活得好好的」
「这种事情就算我们在这说也说不出结论来啦。总之,质量武器的想法应该不错。要去准备1吨左右的桩子吗?」

要是太重的话保管库就装不了了。

「如果足够尖锐的话100kg左右说不定就足够用了。如果迷宫的高度没有限制的话,市售品里最有意思的应该是大概粗5cm左右的钢筋吧」

「可惜迷宫的空间高度不够,这东西没办法用呢」三好苦笑着说道。
钢筋啊……说起来,就是那时候掉下去的钢筋,带给了我这奇妙的生活呢。那些钢筋到底砸中了什么东西呢。

「如果加速度足够的话确实挺管用的呢」
「啊,那东西,感觉应该能做到。之后我练习一下。不过上了吨等级了要铸造的话就得定做了呢。我打算用3D程序做个设计图估计一下,不过这次应该是赶不上了」

能搞定加速度啊。
我也去练一练乒乓球什么的吧。是不是比起STR,还是加INT跟DEX比较好啊?
这边就之后再考虑吧。

「啊,那就拜托了」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啊,送到了嘛?」

我却认了一下屏幕,打开了门,边看见屋前的空地上停着一辆车。

◇◇◇◇◇◇◇◇

交付过来的野营车,实在是大的不行。

「我说啊,三好,你这搞得也太……」

走进车内,看见了内部,我不住感叹道。
看起来应该是拿Dolly Varden 25ft改的,可所有的窗户全部被拿掉,一丝光都没有透出来。
餐厅和里面的床上吊着两个大大的屏幕,上面显示着周围监视摄像头的画面。

「考虑到迷宫里噪音会不安全,所以电源用的全部都是燃料电池哦。超花钱的!」

总觉得三好心情挺好啊。确实用新技术是让人跃跃欲试。

「我同时使用了PEFC❶和DMFC❷。虽然以防万一堆了好多电池进去,但风扇声音太吵,解决可费了我好大一番功夫」

确实没什么很大的声音。

反正吃的全部都放在保管库里面,基本没有认真做饭的必要,因此厨房部分就几乎都省略掉了。

虽然三好叽里呱啦地说明了一堆,但我脑子里面的只有Dolly Varden搞个美式风格是什么情况这种没啥意义的问题。
虽然要说旧美式风格和英式风格相近的话或许确实是那么回事。

总之,这么一来,准备就大致完毕了。
等明天买的东西都到了之后,就可以直接这么下迷宫去了吧。
面对这即将到来的第一次有冒险感的冒险,我稍稍兴奋了起来。


作者注释:
❶PEFC(Polymer Electrolyte Fuel Cell):高分子电解质燃料电池。小型轻便,高效率高能量密度,但价格偏贵。
❷DMFC(Direct Methanol Fuel Cell):直接甲醇燃料电池。比较便宜。能做到比PEFC更加小型轻便,但性能稍差。

译者注释:
①现实存在的公司名叫舟边精工,是一家位于兵库县西宫市的专营钢球加工销售的公司。
②恐怖食肉虫:Squirm,1976年由杰夫·利伯曼执导的美国自然恐怖片。




控制发布的程序也在github上开源了:https://github.com/tongyuantongyu/NovelDeploy
当然现在还只是可以工作的等级,许多初始化配置还得手动来做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6 23:22 编辑


§039 探索的开始 11/22 (四)


「那么三好,准备好了吗?」
「准备完毕~。前辈才是,吃的都有带好吧?」
「不用担心,装了一大堆呢。那,走吧」
「嗯」

尽管是新手装备,却也是第一身正经的装备。感觉全身都打起了精神。
于是,我们便干劲满满地向着代代木的地下开始进发。

毕竟两手空空也很显眼,我便架好了LBA的小型盾牌,然后把勃朗宁的战斧扣在了腰间。

和以往不同,这次我们顺着人流,朝着前往二楼的楼梯出发。
虽然我们最主要的目的地是14层的月族地区,但对各阶层怪物经验值的测算也是十分重要的工作。

我和三好一起,对各阶层探索者稀疏和密集的区域,以及环境进行了缜密的预测。
而装在头盔上的运动相机和ToF传感器也似乎是一直在工作中。
ToF传感器似乎是用来自动制作迷宫的3D地图用的。好像JDA提供的迷宫实景就是以此为基础的。好像是说反正都要对去到过的地方制作地图,不如顺带也把这个也做了什么的。

至于电池三好她买了好大一堆。本人云,毕竟情报的价值可是难以计量的呢。虽然话本身没错,但要是没有保管库和收纳库的话,这事情基本就不可能实现,听上去也不过是玩笑罢了。虽然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

「你们是新手吗?」
「啊,是的」

一个三人队伍里的男性像我们搭话。大概是根据装备推测的吧。

要这是异世界啦VRMMO啦什么的玩意的话,恐怕就要提防着对方是不是强盗,但在代代木基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虽然也有日本人气质的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JDA对进入迷宫的人的个人信息了如指掌,犯罪基本无法隐藏身份。
就算袭击新手能得到点什么,但在现代日本基本上是出多入少。比起回报,风险实在是太高。

这位叫吉田的男性,在走向二楼的一路上,告诉了我们各种关于新手狩猎场的信息。

「另外,这身防具的话最好不要去5层以下的地方啊」

好像这身新手装备,无法抵挡从5层开始的叫做蟒蛇系的怪物群的突然攻击。

5层则作为娱乐层和专业层之间的分水岭。

「普通物品」是指在打到怪物后掉落可能性很大的物品。但在代代木,4层以上的怪物不会掉落这种物品。
也就是说,要靠代代木迷宫吃饭,必须要前往5层以下。
反过来说,正是这限制划分开了专业层和娱乐层,才抑制住了因探索目标不同可能引起的各种摩擦。

「明白了。谢谢」

正好到达下到2楼的环形楼梯处,我们谢过了他们,互相告别。
然后,我们便第一次踏在了2楼的土地上。

「虽然已经知道了,但还是觉得眼前这景象实在是不可思议呢……」

迷宫里有空,不是很好吗。
我脑中突然闪过了一句以前的艺术家曾说过的话。虽说只要有东西那就不算空了。啊,把内部掏干净就有空了的意思嘛。

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让人不敢相信这是在迷宫之中的天空、草原、小山和森林。好像直到九层都是这种感觉。
我们回头看去,刚刚走出来的楼梯入口,其实开在一个颇为陡峭的半山腰的山壁上。往里看去,也只能看见向上缓缓延伸的楼梯,望不见尽头。本来楼梯应该是会从山顶延伸上去的,可我们却看不见向上延伸的螺旋楼梯。

「确实很不可思议呢」

我们重整了下心情,继续向前进发。

栖息在2楼的怪物,主要是哥布林(Goblin)狗头人(Kobold)猪人(Orc)这些惯例的人形系,以及狼之类的野兽系怪物。

「总之,就从2楼的哥布林和狗头人开始吧」

我一边确认着和三好一起做的地图,一边朝着稀疏地区出发。

2层的稀疏地区,其实只是与前往3层的楼梯方向相反的地区。
虽然不及1层的程度,但2层到下层的楼梯距离也比较的近,因此反方向的探索者也十分稀疏。
当然,越往深处走,人影也越少。

等到了没有人影的地方,我便把所有的状态恢复到本来水平,试着跑了跑。

「哇,哇哦!」
「等!前辈!打算去哪啊!等一下!」

我感觉身体如同羽毛般轻盈,运动起来速度也十分之快,但五感却如同时间被拨慢了一般,仍然可以自如地控制身体。

「状态可真是厉害啊」

在已知的区域内,代代木迷宫里不存在陷阱。不如说,全世界的迷宫里至今都没有发现过陷阱。
虽然不知道理由,但这个部分和幻想作品稍有不同。

不如说,有陷阱反而比较奇怪。到底是谁设置的啊。
调查起普通的房间,却在挂画后面发现隐藏按钮,按下去之后别的屋子的墙壁就会打开,露出弹药室这种事情,要是在现实中遇上,人们也只会怀疑搞出这东西的家伙是不是脑子有病。

因此,再加上这个生态群系的特点,就算移动速度很快,也不会遇上什么麻烦。
顶多也就是能提高点在拐角处撞上怪物然后说不定堕入爱河的可能性吧。

但话说回来,这速度三好肯定没法跟上来吧。

「前辈。你能跑这么快的话,那就背着我跑了啦」

不是我说,又不是紧急状况不行了啦。嘛,就普通地走吧。
我们走了几分钟,在一条直直的道路深处,看见了一个小小的人影般的东西,止住了脚步。

「第一哥布林发现?」
「看来是呢。首先先来确认下经验值吧」
「了解」

我启动了Making,取出了铁球。

虽然有从物品箱里拿出来同时进行加速的技术,但我是做不到的。

看起来三好是可以运用自如的样子,所以说不定是有收纳库才能做到保管库做不到的限制在。
如果是在取出来的时候顺带在内部进行加速的话,毕竟保管库里经过的时间为0,显然是做不到让东西加速的事情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跟三好才能的差别。要这样的话那就有点令人沮丧了。
总之,我取出了一个6cm的铁球,然后随意地扔了出去。

正在球离开我手指的瞬间,随着一声嘭的声音,像是哥布林的那东西的头部便整个消失了。

「诶」
「哦哦~」

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就是STR/AGI/DEX ALL 100的力量么。仔细一想好像是比攻略了31层的那些人们的状态还要高的来着。虽然只是估计。

哥布林的经验值是0.03。比史莱姆稍微高那么一点吧。

而遇到下一个哥布林的时候,我便试了试(Water)长枪(Lance)的水魔法。毕竟铁球数量有限,在森林地区回收起来也很烦人。

与魔法有关的技能宝珠有两种,一种是带有罗马数字的,另一种是不带的。
带有数字的被称作Numbers,可以马上就学会数字对应的魔法,但其他的魔法则完全不会。
而不带数字的则可以通过经验和训练,做到施展出与Numbers相同的魔法和原创的魔法,但学习的难易度比较高。

史莱姆掉落的宝珠是不带数字的。
我们通过参考已知的Numbers对应的魔法,学会了类似于水创造(Create Water)和水长枪的魔法。

这个水魔法在一开始的状态下,制作一支长枪需要消耗1MP。
效果虽然不及铁球,但也足以一击葬送掉哥布林了。

「这么看还挺轻松的嘛」

之后,我便开始狂撒起了水枪。和火魔法不同,不会对森林造成破坏,挺好。
在轻小说的世界里的话惯例是用的越多效果越强的,但在游戏世界里则是再怎么用也基本上不会变化。
我挺感兴趣现实到底会倾向于哪一边。

现在我是状态全开的状态,所以最大MP是190。通过Making,我确认到MP每个小时会恢复与INT相同的数值。
不清楚这到底是普通的现象,还是超回复的能力所赐。细节就扔给三好去想吧。
我不过是单调地记录着数值。一如所料,第二只哥布林给了0.015SP。

哥布林如同我们事前调查,是群居生物。

加上这里是稀疏区域,前来狩猎的人也不多,才两个小时,就已经打了快100只了。
半路上还打倒了好几只狼。这边也是水长枪一击瞬杀。INT100太强了。

第一只狼的经验值是0.03,和哥布林相同。现在哥布林的经验值已经掉到了0.003,看来关于随着打倒只数经验值减少的机制是按照怪物种类分别计算的。
然后,正在我打倒第91只哥布林的时候,出现了特别的事情。

「诶?」
「怎么了?」

--------
技能宝珠 DEXxHP+1 1/ 5,000,000
技能宝珠 早产 1/ 10,000,000
技能宝珠 早熟 1/ 800,000,000
技能宝珠 催熟 1/1,200,000,000
技能宝珠 早夭 1/2,000,000,000
--------

在进入迷宫之前,我打倒的怪物的后两位,应该已经变成00了才是。
顺带一提狼打倒了9只。

「看来不是一种100只,而是打倒的怪物总数达到100只的时候发动的啊……」

这个问题十分的重要。
单就这意味着没有必要打死100只月族萨满了,对我们来说就是大大的好消息。

「而且,只要控制得好的话,BOSS的宝珠不也可以随便搞了嘛!」

三好眼睛完全变成了¥型,甚至跳起了天鹅湖(Лебединое озеро)。确实是这么回事,但前提是咱们能干倒BOSS啊。
暂且不提这个,感觉宝珠里混进了几个不妙的玩意啊。话说「早夭」是个什么玩意啊!年纪大的人要是用了会发生什么啊!?

我把技能给念了出来,告诉了三好。

「催熟和早夭是未登录技能呢」

看起来三好存了一份离线版的技能数据库。

哥布林这种怪物一般人都能打倒。
既然手上有卡的人大约有一亿的话,概率上看一个人打上12只的话应该就能拿到一个催熟了……

「毕竟只是为了拿卡才来打怪的大有人在,而且很多人大部分人很快就从哥布林毕业了啊。再说也没什么能拿去卖的素材」
「也是呢」

连我也不想永远都只打哥布林啊。不仅经验值跟史莱姆几乎没差,掉落的物品也都是没听过的玩意。

「主流上,打哥布林目标并不是他们的掉落物,而是他们收集在巢穴里的物品哦」
「诶?那什么东西?」

刚才就遇上了不少像是巢穴一样的东西,但我却并没有去找过那种东西。

「毕竟和掉落物不一样,不去找就看不见呢。好像是叫做GTB」
「Goblin's Treasure Box么。完全不知道啊。你早说啊」
「找起来很费时间,但也拿不到什么特别好的东西了啦。顶多也就是个1级药水罢了。我觉得还是把时间放在前进上为好」
「不过还是想稍微找找宝藏啊」
「也是呢」

约会来找宝箱也不错呢。

「不推荐你约会一边走路一边打哥布林哦。普通的女孩子会觉得不舒服的」
「你怎么知道的!」
「前辈只要一开始考虑起女孩子的事情,鼻孔就会变大哦」
「真的?!」

三好「你猜~」答道,没有明确地回答。要是真的那可不行啊。

虽然按照三好以前说的,DEXxHP+1被称作所谓的废宝珠,但从长远看说不定挺重要的。
不过掉落概率五百万分之一。全世界掉落数估计不少吧。

「早产就是快速分娩后代的技能呢。由于名称太那个,一开始好像被拿去给猪用了」

就算不是人,只要打倒了怪物,也可以得到D卡。只不过,野生情况下,D卡肯定会找不见吧。
另外,由于没有名字,所以名字和排名都不会显示。我有点好奇要是有名字的宠物拿到的D卡是什么样的了。

获得了D卡的动物,自然就能够活得技能了。虽然不清楚该怎么使用技能,但猪的话让它吃下去就好了。
使用之后也可以看见使用宝珠时的光粒效果,如果有D卡的话上面也会记载上对应的技能。这么一来就算是动物也能够使用技能了。

使用了早产技能的母猪,在受孕仅仅12天之后就分娩了。而且,这个技能的厉害之处,在于产下的全部都是正常的仔猪。
也就是说,这个技能是让怀孕期缩短为原先1/10的技能。不过母亲在生产后也相对变得更加虚弱了。毕竟比起一般来说,一定时间消耗的能量是十倍,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是自然。
而现在,这个技能似乎在使用动物进行的技能遗传实验中得到了利用。

「而早熟则至今为止只发现过两个。看起来好像是大幅加速在迷宫内的成长速度的技能……」
「看名字的话,感觉很快就会到达限制呢」

十岁神童十五才子二十泯然众人矣啊。

「不过这里面全都是人难用的技能呢」

到头来能安心用的技能也就只有DEXxHP+1这一个了。

「嘛。总之就按稀有度来选吧。不过,早夭啊……难不成是拿来暗杀么」

早夭——掉落概率20亿分之1——这技能,怎么看都是让寿命缩短的技能。参考早产的效果那就是1/10的寿命咯?
不过这么一来这宝珠就只有缺点,而且拿来暗杀也太过费事了。
大概是有什么相对的优势——比如说变成天才什么的?——也说不定,但现在我也没有方法来试。当然拿自己试肯定是敬谢不敏。

「那就拿催熟吧」

于是,我便拿了「催熟」的宝珠。

◇◇◇◇◇◇◇◇

哥布林还到处都是,MP一个小时也能回复100,我们便继续打了两个小时怪。
收集到了充分多的数据之后,三好也开始用水长枪慢慢打了。虽然加速铁球可以一击毙命,但这是要消耗铁球的。

「跟铁球不一样,没有快感啊……」

说什么呢,感觉你这变得有点不妙了啊。

如此这般,我在算到正好要到100只的时候,干死了预先找好的狗头人。

--------
技能宝珠 AGIxHP+1 1/ 20,000,000
技能宝珠 AGI+1 1/ 50,000,000
技能宝珠 生命探查 1/ 1,200,000,000
技能宝珠 交换炼金 1/ 16,000,000,000
--------

「除了交换炼金以外的都是已知的技能呢」

剩下的技能都是已知的。虽然生命探查看起来挺稀有,但主要好像是高级的狼系怪物掉落的。

狗头人(Kobold)也是(Cobald)的词源,所以和炼金有关系倒也不奇怪……交换是什么东西?」
「大概是相对地有什么要求在吧……很有寓言的味道呢」

虽然160亿分之1确实是很稀有……」

「不过,不管是狗头人还是哥布林的宝珠,感觉都很像是陷阱呢」
「大概是喜好捣乱的妖精的根性吧?」

不但过于危险没法拿去卖,而且我也不想去试。等拿到了鉴定技能之后再说吧。
我们便老老实实地拿了生命探查。

「总之,已经知道了能够拿到的宝珠了,那就前进吧?」
「是呢。狼的话下面几层也有,代代木的2~4层只是对手逐渐变强,出现频率变化而已,种类的话基本都是一样的,所以干脆直接去5层吧」
「行,那就出发吧」

「前辈,那之前趁这里谁都没有先来吃饭吧~。肚子饿啦~」
「嘛,行。那拿出来咯?那玩意」
「呼呼呼~。移动据点车多利酱初次登场!」

三好找了一个略微宽敞的地方,把据点车取了出来。
然后我们便走进车子,拿出了从地下商场买的配菜和便当,开始享用起了午餐。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40 赫卡忒的猎犬 11/22 (四)


吃完午饭,我们稍稍休息了一会,便开始朝着5层进发了。
反正上面这几层想来随时都能来,现在也没有非得认真调查不可的必要。

至于遇上的敌人,我们在没有人在的地方使用水长枪,有人在的地方使用铁球迅速解决,以最短路径前往目标。

然后,我们下到了5层之后,方才发觉自己这一身装备实在是惹人注目。
从5层开始,便会出现蟒蛇系和猪人这些怪物了。因此,身上穿着新手装备的探索者,实在也不大可能下到这来。

在通往上层的楼梯这的,基本上是把这里当作据点的探索者们。
而我们现在就沐浴在这些人异样的目光下。

「呜呜。前辈,我们意外地很显眼耶」
「要是带了能遮住装备的披风就好了啊。

5层到8层都是森林系地形。
虽然2层到4层也是森林,但这边的森林则更加的茂密。地面上零散分布着洞窟,而这些似乎都是人形怪物们的据点。

「新登场的应该是猪人、森林(Forest)(Wolf)野生(Wild)蟒蛇(Boa)呢。晚上的话还有(Night)(Wolf)守墓犬(Chruch Grim)的样子哦。

三好一边看着平板一边说道。

好像目标在深层的队伍们,多数会在8层过夜。
10层是亡灵生物层,而且前往11层的楼梯距离很远。而11层是岩浆层,环境十分恶劣,再往下走距离就太远,一天内要赶到十分勉强。
而在那之前的9层,则因为有食人魔(Orge)和殖生虫出没,容易受到意料之外的袭击。因此按照排除法人们便选择了8层。

另外,这三年以来,阿尔卑斯式的探索队伍们,用带下来的器材在8层建立起了类似临时据点的设施,也是原因之一。

话说回来,马上就是晚上了。现在这个时间,我们不论往上还是往下走都赶不上了。
在楼梯附近,几个队伍们正做着过夜的准备。

在这层等待夜晚的队伍们的目的是一种叫做守墓犬,分布在5~9层,仅在夜间出没的全身漆黑,眼睛通红的狗型魔物。
这种魔物在早先被错误当作了为地狱犬(Hellhound)。在杀死之后,这种魔物有很大的概率会掉落一种叫做同化药的红色液体。
这种液体触碰之后只会显示「药水」两字,而且也正如其名,使用后没有治疗伤口的效果,一开始其作用完全不明,甚至被揶揄为伪治疗药水。

而这药水的效果为人所知,也是一个偶然。

代代木迷宫的10层,是宽广的墓地形成的亡灵层。这一层对付起来十分麻烦,寻找前往11层的楼梯也花了人们很大的功夫。
那时,某个队伍里,一名成员为了治疗被僵尸咬伤的手臂,慌忙之下错误使用了伪治疗药水。
自然,手臂上的伤没有被治愈。在意识到搞错之后,那名成员连忙使用了真正的治疗药水,得以幸免,但问题却发生在这之后。
僵尸和骷髅这些低级的亡灵生物们,如同将那人视为同伴一般,完全置之不理。另外也发现了这个药水的效果在夜间会减弱。

自那以来,这种曾被误认为是地狱犬的怪物,便以10层的守墓者之意,被取名为守墓犬。
也正是因此,原先宛如地狱的10层,变得不过是单纯的道路。现在,人们可以完全无伤地通过这一楼层。

目标在11层以下的探索者们,习惯上会首先在5~9层狩猎一晚上守墓犬。当然,5层的入口这最为安全,而8层的出口位置最为方便,因此人们大多会在这两个地方当中选择一处狩猎。

我俩则如同逃开这群打算在这扎营的探索者们的视线般,悄悄地离开了楼梯这片,朝着稀疏地区前进。

走了一会之后,一条小河横亘在我们眼前。
河宽大约4m,深度看上去不怎么深。我抱起了三好,咻地一下便跳了过去。

「前辈。从2楼我就一直觉得,状态带来的能力提升真的很可观呢」
「是啊。就连那么重的三好,都嗝噗……」

三好从身后用把子狠狠地戳了一下我,「嘴贱,找打」①地小声说道。开个玩笑嘛。
在我蹲着的地方面前,正好有一块开阔的地方,三好确认过附近没有人之后,把据点车取了出来。

◇◇◇◇◇◇◇◇

「哈,真是累死人啦」

走进屋里,打开监视系统的电源,三好确认完屏幕上显示的周围的情况后,便匆匆地进了浴室。
多利的四周全部附上了钛板,从里面完全看不见外面。而监控摄像头就是为了弥补这一缺陷设置的。

我一边喝着拿出来的茶,一边望着显示器发呆,这时只听见门喀嚓一声,三好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前辈,浴室空出来了。啊,记得拿点东西出来给我吃哦!」
「好嘞」

我一边在桌上摆上几份便当,零食和饮料,正准备走去浴室……却停住了脚步。

「有没有听见哭喊声?」

「三好冲到控制台跟前,调高了集音麦克风的灵敏度。
与监控画面上小小的光点闪烁同时,又传来了同样的声音。

「确实,是有狼嚎和哭喊声呢。前辈,怎么办?」
「见义不为,无勇也。呐」

三好唉地叹了一口气,说着「我尽量辅助你」,然后把耳麦扔了过来。

「把这个戴上吧」
「行」

我开口应到,然后朝着三好指示的方向跑了过去。
没跑多久,渡过河之后,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浓雾。前方不自然到如同别的世界一般。

「三好,能看见这团雾吗?」
「看是能看见,但比起雾,这应该叫黑阈吧。一片漆黑啊。里面的话……我让无人机进去看看」

连无人机都备了啊。我一边想着这边没有会飞的怪物所以应该没事,一边走进了这片雾中。随着我慢慢接近,野兽断断续续的咆哮、不知是谁威吓般的吼声和哭喊声渐渐明晰了起来。

◇◇◇◇◇◇◇◇

「怎么回事啊!这些家伙不是守墓犬么!?」

一个男人挥舞着手上2.5m长左右的长柄武器,恐吓着对方。
那如同狼一般的魔物,通体漆黑,但其四脚却如同融入地面的黑暗般朦朦胧胧,只有那对赤红的双眼和血盆大嘴彰显着其存在。

「不清楚啊!守墓犬基本上应该是只会单独出现……他妈的」

而应声的那个身材壮硕的男人,则用两手上的剑对付着接连袭来的黑色魔物。

「守、墓犬会联手,根本就没听说过啊……」

那俩男人之后,那名刚刚发出哭喊的女性,一边为另一个身材较小的男性止血,一边稍稍冷静下来回答到。

「这些家伙应该是8层才会出现的啊!?可这些家伙要真的是地狱犬的话……难不成这里有犬魔(Barghest)吗!?」
「说、说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雾……」

正在战斗的两名男性相互对视。

「喂。三代(みしろ)。把翔太扔下」
「啥?你说什……」

名叫三代的女性,惊愕地答道。

「要是真有犬魔的话,那可就是9条地狱犬了。别说打倒了,连跑不跑得了都难说」
「可、可是……」

而地狱犬们,则如同在享受这几个人间的纠缠般,控制着攻击频度,把他们包围了起来。他们血红的大嘴,如同在嘲笑着眼前的人类们一般。

「说、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把弟弟扔下跑掉!?」
「你想跟他一起死的话,那随你了!」

那两个男的甩下这一句话后,便拔腿开跑。

「啊,等等!别走啊!!」

女性下意识地跪着叫喊,可那两名男性却没有回头。

身后,传来了几声低吟。
女性悔恨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右手握紧了扳机式的撒放器,装上箭,拉开了复合弓。
然后,转身瞄准了正想袭来的地狱犬的眼睛,放出了箭。
被射中的地狱犬发出的惨叫,让女性得到了些许满足,但随即袭来的剩下三条地狱犬的大颚,几秒之后便将袭来。

女性放弃地闭上了眼。

下一瞬间,只听见几声物体碰撞的声音,身体被撕裂的疼痛却一直没有传来。
女性胆战心惊地睁开双眼,眼中映出了一名身上穿着超新手装备站着的男性背影。

「能走路吗?」

男性头也不回地问到。

◇◇◇◇◇◇◇◇

真是的,为啥麻烦事总是找上来,能不能消停消停啊。
明明我的LUC应该很高的才对。给我好好干活啦。

「能走路吗?」

听见我的问题,女性看了一眼手上受了重伤晕了过去的男性,然后回答我说「如果他能醒来的话」。

「赶紧让他醒来。然后那边有条小河。赶紧跑过河对岸去」

我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我过来的方向。
犬魔无法经过流动的水。既然迷宫里的设计与地球如此的如出一辙,那么这肯定不会错。

「你是?」
「嘛,这帮家伙得想办法处理了啊」
「要我帮——」
「碍事」

女性一瞬间露出不服的神情,但在看见周围四散着地狱犬的无头尸体后,她便立刻点了点头。
看起来是个脑子转得快的聪明女人。话说回来,这帮家伙的尸体怎么不消失啊?

女性拿出了个什么东西迅速让男的闻了闻,然后那名男性便一边呻吟着一边醒了过来。
女性向男性说了些什么。男性立马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看起来脚还没有受伤。

「快走」

我指了指一个方向。
女性和男性一起开始往那边跑了起来。

而想要追上去的4条地狱犬,全部被我用水长枪一一了结。
我一边为长枪对这个等级的敌人也有效果而放心下来,一边冷静地将数值报告给了三好。

「前辈,看起来很从容呢」
「嘛,毕竟魔法是通用的嘛」
「上面看过去,好像前面还有个什么很大的东西哦」
「大概那个就是犬魔咯。好像能听见锁链在地面上拖动的声音」

在地狱犬的气息消失之后,正前方传来的锁链拖动声便越来越大,然后前方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低吼。
与此同时,地面上显现出9个魔法阵,召唤出了9只地狱犬。

「哦呀?说不定,这挺幸运的啊?」
「嗯?」

能这么想,我肯定被三好附身了。

参考前例,可以确定召唤出这些家伙的怪物肯定是犬魔的其中一种,但从它能够多次召唤来看,很可能这是一个特殊个体。
如果从拿到生命探查开始打倒的怪物数是68没有错的话,加上刚才为了救那几个家伙打倒的7只,总共就是76。
也就是说,在解决23只杂鱼之后,再把那个特殊的家伙干掉的话——

「那我就稍微努力一下吧」

我双手拿起战斧,朝着那9条地狱犬,挨个放出了水长枪。
然后,在地狱犬们碰到我之前,头部就被水长枪给击飞了。还剩下,14条!

在下一批9条狗也被我同样解决掉之后,犬魔发出低吼,开始突进。
赤红的双眼高高挂在这团黑暗之上。这家伙身高肯定超过3m了。

「喂,我说你啊!还剩5条啊!!给我赶紧的召唤啊!」

本以为旁边会不会有什么夜狼啊猪人啊什么的在游荡,可看起来这团浓雾应该是这家伙的领地,一只别的怪都没有看见。

一只强力的利爪划过我身边。
虽然在我眼里不过是慢动作,倒构不成威胁,但感觉上还是挺惊悚的。

我用右手拿着的战斧,对这它的右后腿用力砍了下去。
犬魔发出巨大的惨叫声,一边提着自己的后腿一边再次开始召唤。

我一边祈祷着100只是按照打倒的顺序计算,一边了结掉5条袭来的地狱犬,然后随意地应付着剩下的4条。
然后我避让着地狱犬,走到了犬魔的跟前,朝着它的头部,开始不停地扔起了8cm的铁球。

在看到第三个铁球从下颚贯穿了它头部的时候,犬魔的巨大身躯发出巨响,倒了下去。

「啊,诶?」

可眼前并没有出现宝珠的选择窗口。

「难,难不成是按照开始攻击的顺序么!?」

我无意识地跪了下来,然后剩下的4条地狱犬开始向我靠近。
正当我一边骂着脏话一边打算自暴自弃的时候,突然听见了倒下去的犬魔发出的低吟。

「原来是还没干掉啊!」

我一边躲避着地狱犬,一边迅速连发起水长枪,在放出第4发的时候,见惯了的列表浮现在了眼前。
而看见那个之后,我便完全忘记了剩下的四只地狱犬,整个人愣住了。

--------
技能宝珠 异界语言理解 1/ 1,000
技能宝珠 暗魔法(Ⅵ) 1/ 2,000,000
--------

正在我慌忙用水长枪解决完连选择的时间都不给便朝我袭击过来的剩下4条地狱犬后,浓雾一瞬间散去,至今打倒的怪物们的尸体也一如往常地消失了。
看起来在进行类似BOSS战的战斗时,掉落物的处理是在战斗完全结束之后再进行的。

「前辈?我看到雾散掉了,你没事吧?」
「三好,这个犬魔的宝珠列表啊——」

正在我打算跟三好说明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颗闪烁着七彩光芒的漂亮珠子。

「啊?」

Making的获取列表还没有关闭。也就是说这是正宗的掉落物。
我吃惊地碰了一下眼前的宝珠,只见那上面显示出『异界语言理解』这几个字。抱歉啦,我的LUC。原来你是有在好好工作的嘛。

「前辈?刚才的是什么?」
「哦,摄像头还没事啊。看起来犬魔掉宝珠了」
「诶?什么什么?」
「听了你可别吓到,异界语言理解,啊」
「什嘛?」

就连三好也十分吃惊。
从列表上看,异界语言理解,掉落率居然是千分之一。这么高的概率,很可能是故意针对通常怪物以外的特殊BOSS怪设置的。
不知身份的那个设计者,好像是故意打算让人类阅读碑文一样。估计没多久之后,这个宝珠就会泛滥吧。

「要么趁现在赶紧高额卖出,要么去拿暗魔法——么」
「前辈。也就是说宝珠列表里也有咯?异界语言理解」
「正确。概率可是1/1000哦」
「虽然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但一定要拿那个。绝对」
「为什么?已经拿到了一个哦?」
「前辈,要是全世界只有两个人有那种技能的话,两边肯定会扯皮的」

确实。三好说的在理。
以犬魔的能力来看,暗魔法(Ⅵ)效果应该是作出团黑雾,或者是召唤地狱犬其中之一吧。
毕竟两边都是普通的犬魔会用的魔法,因此很有可能一般的犬魔也有这个技能。

「你要是不拿的话,就等着吧」
「什么啊,立flag呢?」

我一遍笑着,一边选择了异界语言理解。
既没有手滑也没有意外,我稳稳当当地拿到了第二个『异界语言理解』。

正在这时,一些物品掉落在了我的面前。
与宝珠相同,不论怪物在哪被打倒,掉落物都会出现在自己的脚边。
只要碰一下便能知道物品的名称,这一点也与宝珠相同。

治疗药水(5) x2
恢复药水(7)
牙:地狱犬 x8
皮:地狱犬 x3
舌:地狱犬
魔结晶:地狱犬 x8
皮:赫卡忒(Εκάτη)的猎犬
角:赫卡忒的猎犬 x3
魔结晶:赫卡忒的猎犬

「这就是素材物品啊。第一次见呢。不过,明明是异界的怪物,名字里居然有『赫卡忒』啊……」

我怀着一言难尽的心情,把这些东西都收进了保管库。


译者注释:
①原文为「雉も鳴かずば打たれまいに」,俗语的正确用字为「雉も鳴かずば撃たれまいに」,字面意鸡不叫就不会被砸。后面男主内心吐槽三好是不是故意用错字。这里翻译因难以表达原意,故进行了修改。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12 03:03 编辑


§041 三代绘里 11/22 (四)


「啊,你没事嘛!?」

在小河对面,手上架着复合弓的女性像我搭话。

「诶?啊,嘛想办法解决了」

我暧昧地笑了笑,然后在小河里洗了洗手。

「所以,他现在什么情况?」

我跳过小河,走近那两人,其中那个男的手臂伤势看起来十分严重,正躺在地上因疼痛满头大汗。

「姑且给他做了止血……可是我手上既没有药也没有道具」

女性一边说着,一边一脸担心地看着男性。是男朋友吗?

不过这可难办了啊。我本来是打算把他们送去5层入口附近那帮人那里的……不过也在犹豫要不要干脆把他们带去我们的据点车那。
虽说三好姑且也有准备好普通的急救工具箱,但看起来他整个右手上臂都被地狱犬给咬掉了。
伤得这么重,要是医生的话说不定会直接让他截肢。怎么看普通的急救箱也应付不过来。

「……没办法」
「诶?」

三好,抱歉。

「这个,要不要?」

我装作伸进包里,然后掏出了刚刚拿到的药水。
而触碰了药水之后,女性下意识地出了声。

「诶?呜哇!?治疗药水?!还是等级5的!!」

糟了,药水等级忘了看了。等级5很厉害么?
「等级5!」只听见三好的喊声从耳麦中传出来。

「这、这……可是……」

她来回看着手上的药水和男性,一脸纠结。

「不赶紧的话不是不大妙吗?」

我这么问到,然后她便露出一副下定了决心的表情。

「十分感谢。我一定会把钱还上的」

她这么说完,然后跑向男性,让他慢慢地喝下了药水。

啊,果然是用喝的啊这。我一边考虑着撒在患部是不是有效这一问题,一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就算有超回复辅助,但在情势不紧张、精神不集中的时候还是会困的。要不然就成失眠症了。

迷宫物品的效果一如既往地立竿见影。
尽管到不了爱夏的超回复那时的程度,但那不仅是肉,甚至连骨头都缺掉一块的上臂内侧慢慢长回去的情景,也实在是令人惊叹。

把药水全部喝光之后,男性身上的伤完全消失了。

「诶?啊?姐?」

刚刚还在意识朦胧的男性,意识总算清醒过来,然后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问到。
什么嘛,原来是姐弟啊。

「翔太!」

女性一边哭着一边抱住了弟弟。关系真是好呢。

「到底怎么回事……我的手……接回去了」
「那边那个人……」

然后她便向弟弟解释了一边刚才发生的事情。

「等级5?!」

刚才一直默默听着的弟弟,突然吓了一跳般喊出了声,然后一脸敌意地瞪住了我。
诶?搞啥,居然不谢我?

「我也没说要你来帮我。反正我也没受什么大伤」
「翔、翔太?」

啥?这小子突然发什么癫?

「反正你也没有用过药水的证据」
「等等,翔太!你说什么呢!」

嗯嘛,或许吧。严格来说说不定是有的,不过我是不大清楚啦。

「实、实在抱歉。我弟弟现在有点搞不清情况」
「道什么歉啊!是姐你被骗了啊!」

搞啥?

「明明等级1的药水就够用了,他却拿出等级5的药水来,那个猴子大叔是打算让姐你欠他钱不安好心啊!」
「翔太!」

哎唷!真是长见识了,恐怕释迦牟尼听了都要吃惊吧这。啊啊,真是摊上麻烦事了。
我戴着的耳麦里,传来了三好「我们姑且是有录像的」的声音。我好像能看见她那抖着肩膀憋笑的样子了。

「那个。我无所谓了啦。往那边走马上就是到4楼的楼梯了。那边应该有几个队伍在野营,你们就去那边等天亮再回去吧。
「诶?」
「哎呀,所以说啦……」
「管他呢!他不是说了能走了吗!姐,赶紧走吧。说起来,坂井和当麻呢?」

啊啊,那俩溜了的家伙啊。

「他们好像都先跑了,大概也在那个地方吧?」
「那就赶紧走去找他们吧!」

虽然那几个家伙可是拿你们姐弟当弃子自己开溜了啊。而知道这回事的姐姐,脸上则露出了十分尴尬的表情。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钱我一定会付上的……冒昧问下您叫」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就当字面上地被狗咬了就行,不用上心」
「我才不会……」

她一脸想要哭的表情,基本上应该是好人吧。
其实我也可以温柔一点,但毕竟被叫成猴子大叔,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愉快的。虽然我也清楚这不是她的错。

「姐你还磨蹭啥啊!赶紧走啊!」
「没关系。抱歉刚才说那种话。快走吧。以后肯定还会再见到的啦」
「实在是抱歉。可以的话到时候请联系我」

她这么说完,然后追着她弟弟离开了。

三代(みしろ)绘里(えり),么」

我一边收起收到的名片,一边转向与他们相反的方向,朝着据点车走去。


她再登场就是等很久之后了。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2-1 11:24 编辑


§042 物品确认 11/22 (四)


「前辈,超有趣的了啦!」

我一回到多利,便看见三好两眼放光地出来迎接。
隔着屏幕看的话,想必是很有动作片的感觉吧,但我已经很想洗个澡直接吃饭睡觉了啦……

「前辈,说起来你知道5级的治疗药水有多贵嘛?」
「啊,我好像不大清楚呢」

「果然呢。」三好一边一脸兴致地笑着,一边递给我一杯凉水。

「1级的治疗药水价格大约在100万~200万元」
「哦」

虽然不算便宜,但对专业的冒险者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大钱。
我喝了一口水。凉凉的水喝下肚子如同在体内沁开一般。感觉比想象的还要累啊。

听三好说明,不同等级的药水效果大概分别是这个感觉。

等级1基本上就只是能修复骨折的程度。也就是说网球啊棒球之类的打中了手肘的话可以完全治好。另外肌腱断裂也能治好。
等级2则可以修复复杂性骨折、眼球损伤和腹部破裂。
等级3可以治疗大范围烧伤、接回平整切断的身体部位。
等级4可以将破碎的手足恢复原状。
等级5可以修复多达一半的部位缺损。
等级6可以修复至多9成的部位缺损。
等级7在48小时内可以让失去的部位恢复。
等级8-10暂未被发现。

这么一来也就是说,要想治疗爱夏的话,至少需要8级以上的药水,可别说买了,连见都没人见过。

「各等级药水的价格,都是以1级药水的市价为基准,根据其稀有性进行计算的。具体来说,每一级的价格大约是前一级的价格乘上等级数」
「也就是说,1级是100万的话,那么2级乘2就是200万,3级就再乘3等于600万咯?」
「对。虽说事实上高等级的药水数量实在是稀缺,所以实际的交易价格更是恐怖呢」

所以是等级1的价格乘上当前等级的阶乘啊这样么……

「这么一来等级1是100万的话,5就是……」
「1亿2000万呢」
「哇……」

那确实,那对姐弟是会惊讶啊。

「不如说等级5的药水,市场上几乎就见不——」

我静静地把这次得到的物品在桌上一字排开。

--------
治疗药水(5)
恢复药水(7)
牙:地狱犬 x8
皮:地狱犬 x3
舌:地狱犬
魔结晶:地狱犬 x8
皮:赫卡忒的猎犬
角:赫卡忒的猎犬 x3
魔结晶:赫卡忒的猎犬
--------

「——前辈,这些莫非是?」
「刚才的成果」
「总觉得掉落率很奇怪啊……」

三好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依次碰着物品,确认名字。

「说不定是LUC的作用呢」

碰到那瓶淡黄绿色的药水一样的东西之后,三好下意识地抬起了头。

「前辈!这、这个。这个恢复药水,居然是等级7哦!?」

我一时半会对它的价值还没有什么实际感受,但按照三好刚才说的的话,7的阶乘就是5040了。
嘛,要说吃惊我也确实很吃惊啦。

「你怎么还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啊。虽然恢复药水是治疗疾病的药水,但等级7的话连不治之症都基本全部能治好哦?」
「什么?」
「不说白血病,就连老年痴呆都有治好的病例」

我直接喷了。老年痴呆也算是疾病啊?

「修复神经细胞,相比来说应该是治疗药水该干的活吧?」

首先失去的记忆怎么样了啊?
难道说只是从硬层面上修复,剩下的直接不管了吗?

「确实呢。因此,关于这个的话,说不定也是前辈说的『意识』的问题呢」
「也就是说,如果把老年痴呆视作神经细胞『受伤』的话,等级6就差不多可以我完全修复咯?」
「很有可能呢。不过进行这种实验的地方,与其说少,不如说估计几乎就没有呢」

毕竟想要高等级药水的人那是能排一条大长队。
不像是有这个闲余能用在这种不知结果的实验的样子。

「直到等级4的恢复药水市场价都比较的便宜。4级好像就能够治好好几种疑难疾病的样子」

虽然整个来看两种药水的出现概率几乎相同,但恢复药水这边需求主要是一般人,与探索者需求量较高的治疗药水相比市场组成不同,因而稍微便宜一点。

「便宜?」
「4级的话,最低1920万呢」
「这到底哪里便宜了?」

我傻眼地回问。
如果计算公式与治疗药水一样的话,那等级1就是80万左右了啊。

「实际上,和治疗疑难疾病所花费,也就是说保险支付的金额相比,恢复药水的价格往往便宜的多。甚至连厚生劳动省,都在考虑为了压缩保险支出而在考虑要不要设立药水的分配机构呢」

用药水三下五除二解决掉治起来十分花钱的病,以此来压缩支出啊。说起来,治疗白血病的Kymriah,在美国治疗成功的话就是47.5万美元。在日本的话不管有没有治好都要花掉3300万的样子啊。这么看来2000万还是便宜了咯……

如果利用医保的话,患者只需要承担个人负担限额的金额。如果利用限额适用认定证的话,甚至还可以免去垫付医疗费。要说双赢的话倒也确实如此……

「那这东西,对于开发药物的企业来说,岂不是当头一棒?」
「现在市场流通量还小,暂时没有被视作问题,但如果流通量增加了的话估计就要关系到他们的死活了吧。甚至可能会阻止那种组织的建立呢」

要是让药水大量流通的话,说不定连命都会被盯上。

「能够治好现在极难康复,或是不治之症的病症,需要等级5以上的药水才行,但因为会掉落高等级药水的怪物强度也随之激增,所以现在并没有多少货源在市场上流通」
「本来,这些种类的病症,因为患者数过少,就算开发药物也无法产出足够的利益,因此应用药水在对人类贡献的角度上本应是一件大好事,可惜没有人原意出资呢」
「也就是说,等级5以上的药水,就算在市场上流通,也不会对制药行业造成多大的冲击?」
「估计是这样。然后,现在等级7的回复药水的价格——大概就是40亿3200万呢」

毕竟没有货源,因此这只是从概率上计算出来的价格——三好补充到。可就算这么说——

「谁会买啊,这种药」
「没来得及分配遗产,就突然得了老年痴呆的大富豪什么的吧」
「这样啊……然后等级7的治疗药水也是?」
「那个大概50亿左右吧」
「真……的么」
「毕竟探索者就是财产呢。要是死了的话他用过的技能宝珠也都全部打水漂了。现在各国的顶级探索者,都是被视作绝对不能死亡的国家财产一样的东西了呢」

然而还是不得不把他们送进危机四伏的迷宫内呢。
所谓的要沉的军舰不上保险么。

「毕竟是对没得换的器材的保养,因此就算50亿也是便宜了?」
「算上维护费的话,确实是比一架战斗机要便宜呢」
「总感觉有点扭曲」
「实际上,要得到这种程度的药水,花费也是十分的惊人的哦。本来应该不是这样随随便便就掉一堆的……」

毕竟如果是喜马拉雅式探险的话,不论什么都得现场准备呢。确实可能是这么一回事。

「那我——」
「前辈想要搞什么社会正义那是随你啦,但就算你再怎么努力,赚钱的也不过是中间商而已哦。价格是肯定降不下来的。毕竟市场供需就摆在这里」
「——也是呢」

与宝珠不同,物品并没有存在时间一说。
也就是说,其中便有中间商从中作梗——啊不是,牟利的机会。

「姑且先给你打一个预防针,我也不推荐你跑去分发给拿不到的人」
「为什么?」
「明明那家伙都拿到了,我却没有拿到。受不了这种事情的『我』全世界比比皆是。

让所有人都得到药水是不可能的。
于是乎便会出现生命的优劣贵贱。被记恨也是理所当然。

「前辈也看见了吧,刚才那个男孩子……嘛虽然不能算是普通,但请记好,这样的可是大有人在」
「唉。真是不遂人愿啊」
「就当是会消耗的美术品啊宝石什么的就好啦」

不愧是三好,真放得下。

「然后,且不说牙啊,皮啊,角啊什么的,舌头跟魔结晶是干嘛的?」
「魔结晶的话,似乎是超级高能结晶的样子哦」
「那什么鬼。意义不明。能代替石油么?」
「差不多有点厉害以上的怪物,时不时会掉落这种物品,虽然在一般人中间知名度比较低,但好像在化石燃料缺乏的国家则倍受瞩目。据说被叫成了清洁的钋」
「这么夸张?!」

自从迷宫出现以来,世界真的是日新月异。
说不定到时候人们的生活会像现在依赖石油一样依赖迷宫呢。不如说,现在就在往那个方向发展呢。

「虽然距离实用化还有许多的困难……这里面这一个说不定是当下品质最高的呢」

眼前,赫卡忒的猎犬掉落的魔结晶,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大小也达到了垒球那么大。
而地狱犬这边的则不到2cm。

「然后,舌头呢?」
「不知道。感觉应该是相当稀有的素材的——啊,找到了。额,诶?」
「怎么了?」
「那个……好像是食材的样子」
「连魔物都吃啊!」

蛋白质的构造啊,基因的问题啊,想吐槽的地方简直要多少有多少,不过最关键的是,吃了地球上不存在的生物的身体会成啥样啊?
连个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都被人们颠三倒四地讲,这个问题可比转基因食品大多了吧??

「检疫啊,食品安全这些的哪去了?」
「和迷宫的防疫问题一样,不清楚。不过……」
「不过?」
「好像很好吃哦。吸溜」
「不是我说你啊……」

确实,说不定美味即是正义。
就算冒着说不定哪一天就直接不是人类的风险。

「另外呢」
「嗯?」
「好像吃了迷宫产的食品之后,各种能力都会提升的样子」
「……什么?」

又跟状态有关?
若是做某样事情可以产生能力差距的话,趋于竞争的本能,人类便会去做同样的事情。对方有核武器的话自己也得有,便是这个道理。
说不定状态的上升真的意味着人类的进步……但这也意味着人类变得更加依赖于迷宫。

「你觉得,为什么那些人们不会担心突然间出现于世的迷宫,不会突然间便烟消云散呢?」
「比起担心天塌下来,不如着眼于如何最大化眼前的利益,对于企业来说才是重要的道理,正常发展的方针哦」
「就算为天塌下来做准备,在不知道会不会塌的情况下,也不会有人买账的呢」
「就是这么一回事」

虽然觉得有些难以理解,但我们一般人考虑这种事情也是瞎操闲心。

「嘛,这种事情就交给那些大人物们想吧。所以,心心念念的异界言语理解也拿到了……之后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拿去卖咯。还是说你想用?」

「我才不想成为决定世界命运的钥匙嘞」
「也是呢。嘛,我是打算拿一个出去卖的啦……你估计US跟RU会血拼到什么程度?」
「关于这个啊。我估计也就这阵子的价格高了哦」

我把有关异常的稀有怪物的宝珠掉落率问题说明给了三好。

「确实如前辈所说,这掉落率简直就是在暗示人类去读碑文呢……」

三好歪着头说道。

嘛,问题就是是「谁」抱着这样的打算了。

奇妙地与地球文化完美吻合的迷宫规则,对荒诞无稽的通道说的肯定,再加上如会上瘾的麻药般的,人们对迷宫日益加深的依赖。
就算跟我说地球人全部都是从出生开始就被管理起来,而这个世界则全部都是如同矩阵般的虚拟世界,我现在感觉也可以接受啊。肯定没多久史密斯就要杀过来了吧。①

如今,拿到了Making的我,莫非要像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沃肯(Walken)一样为了阻止总统的暴走而作出将其暗杀的决定么?❶

「不过再怎么说,要是随意就拿去拍卖的话,实在是感觉有点不讲道义。啊,物品的话暂时也前辈你拿着吧。毕竟不清楚时间会不会对其造成影响,以防万一」
「行。那,我洗个澡吃完饭就睡了」

「好的。我今天整理完数据就睡觉」

三好那边,摆满了这次下迷宫录下的视频、制作出的3D地图,以及以怪物经验值为首的参数群。

「这些信息的价值,简直让全世界的研究者都垂涎三尺呢……」
「要是担心被偷的话,那就整个电脑放进收纳里啦。等要用再拿出来咯」
「对耶!不过感觉我一直要用……」
「你打算一直通宵么,真是的?要不然办公室请上西科姆②?」
「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觉得这些民间的保全公司能应付的过来嘛?虽然我姑且也作了反激光窃听器的处理」

我说呢,办公室改装花那么多钱原来花那了啊。
本来的话我想不起眼是最好的……但最近开始感觉这有点不现实了啊。怎么说呢,就像是上了车发现车子没有刹车然后走上了下坡路的感觉啊。

「总之,重要的东西都打包准备好,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就收纳起来开溜这样」
「是呢。干脆再作一个安全屋吧。那种在前辈赶来救我之前拖延时间的」
「我可不想跟哪个国家对着干哦」
「诶,前辈不来救我嘛?」
「唔……额,感觉我还是会来啊」

然后,三好便笑着说道「这既是前辈的缺点也是前辈的优点呢」。


作者注释:
❶The Dead Zone(1983)。陆译:死亡地带;台译:死亡禁地;港译:觸靈。

译者注释:
①此为电影黑客帝国(The Matrix)中的设定。台译:駭客任務;港译:廿二世紀殺人網絡。
②西科姆:SECOM株式会社,日本第一家保全公司,现为日本最大的保全公司。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19-11-17 17:19 编辑


§043 探索旅途的报告与特训的约定 11/23 (五)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决定结束探索,先回一趟地上。
探索总共就花了一天整。而且还才只到了刚过新手层的第五层。

「不过嘛,既然目的已经完成了那不也挺好的嘛?」
「也是呢」

我们无视掉所有事情,甚至我还时不时抱起三好飞奔,结果最后当天下午两点,我们便回到了地上。

「辛苦~」
「辛苦了。然后,前辈你待会准备去?」
「我去联系下鸣濑小姐啦」
「可别直接抖出来说你拿到了哦?」
「这我还是知道的啦。毕竟会留下有关宝珠保存的口实嘛」
「知道就好。那我就先回去和数字们嬉戏了。感觉掉落概率里确实有些规律的样子哦」
「哦。那,我也先回家换身衣服吧」
「嗯,那走吧」
「走」

◇◇◇◇◇◇◇◇

在家里洗完澡换好衣服后,我给鸣濑小姐打了个电话,和她约在了涉谷站的八公像前见面。她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听到我的话后,两眼睁得溜圆。

「诶?上次说的那东西你拿到了?真的吗!?」
「嗯,嘛。大概,吧」

然后,我们便从车站出发,一边闲聊一边朝着东急百货本店走去。结果对付窃听还是这种方法最好。
这个问题实在是难以用装傻糊弄过去,因而JDA的会议室也难以信任。
毕竟也有瑞穗常务那回事。

「不过你们居然这么快就……我记得你们应该是昨天才出发去探索的来着?」
「嘛,这大概得归功于队伍的努力了吧」

涉谷站前,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由红转绿。
我们顺着人流,斜着走过十字路口,开始沿着井之头路前进。这条路还是一如既往地摩肩接踵呢。

「队伍的努力是说……」

鸣濑小姐一脸出乎意料的疑惑表情。

毕竟这可是全世界迷宫相关的组织和谍报部门倾尽全力两个月可却连线索都没有找到的东西,居然被一个仅由两人组成的队伍,在接到委托后仅十天,开始探索甚至仅两天后,就宣布已经找到了。
一般的话,不要说报告,就连真实性都值得怀疑。

「然后,结果是从什么怪物那掉落的?是以前说的月族萨满吗?」
「啊,关于这个我们还没有验证过」
「诶?那你们怎么说找到了……」
「这个嘛,要说的话应该是运气吧?」

我一边侧眼望着西武百货涩谷店墙面上贴着的意义不明的大幅广告,一边用我自己也不大清楚的暧昧说法回答了她。不管什么理论都没法否定运气的问题。未来是不确定的。这是最强的借口。虽然,要肯定也很难。

「啥啊」
「然后,就假设我们找到了吧,到时候我们怎么办?可以拿去拍卖不?」

鸣濑小姐一脸苦恼,没有马上回话。
我们对到底是谁把这件事交给了JDA,然后这件事又是怎么到我们手上的整个过程,其详细一无所知。
我们知道的,只有全世界都想要这东西这么一点。

在西武前面的路口左拐,抬头望见螃蟹道乐的招牌,我便觉得什么时候都想吃螃蟹实在是真实。嘛,虽然内心里也有一番自责又被广告给带跑了的心情,纠结了一番。

「三好她确实是说过价值肯定在10亿美元以上之类的话……」
「这个我一个人决定不了了啦。能让我带走吗?」
「问题倒是没问题,不过,不是拿到了,而只不过是可能可以入手,哦?我只是问一问如果拿到了该怎么办这个问题罢了」
「这样啊,明白了」

我从巨大的无印良品招牌下走了过去,然后止步在了被改装之后的苹果店前,回头望向走在我侧后方的鸣濑小姐。

「之后,就请向神祈愿,事情能如我们的计划一般,成功拿到宝珠吧」

抬头仰望,只见东京山手教会的十字架,一边用希伯来语讴歌着神的平安(שלם),一边静静地俯视着我们芸芸众生。

◇◇◇◇◇◇◇◇

「然后,对方说的就是这些,我们该怎么办呢」

一回到JDA,鸣濑便找着了斋贺科长,强行把他带到了市谷的大街上。
两人快速走过靖国路,正在要上市谷大桥的时候,鸣濑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

「从鸣濑你跟他们说这件事,才过了10天。而从出发去探索,才一天就回来了,原来是这样啊。总觉得这事挺难以置信的呢」

斋贺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靠在了桥旁的栏杆上。
一般听了这话,反应肯定是这是在骗人吧。然而,对方可是深不见底的D Powers。

「然后,为什么非要把我拉到这里来?」
「关于这件事情,芳村先生他好像连JDA和自卫队都信不过」

斋贺听完,点了点头。

他与三好梓结成队伍,等级不过是G。而且,从拿到WDAID也才只有两个月不到。
调查下来,他和三好的关系,也不过是之前工作单位的同事罢了,调查报告里的评价,写的也是“并非特别优秀,也并非一无所长”。

但,总觉得他还有什么纸上没有写出的秘密。

「确实呢。单就知道了来源,就会有一堆人从各种地方想要出手了呢」
「所以,要不要允许他们拍卖了呢?」
「就算我们允许,他们会把这东西送去拍卖吗?」

拍卖即意味着招来麻烦,这一点不言而喻。
单从报告上的描述看,他们俩显然不像是可以应付过来的样子。

「这我就不知道了……话说回来,这到底是谁发出的委托?从科长你话里看好像那边没有给出发现之后该怎么做的指示呢」

稍稍顿了一会后,鸣濑继续静静地开口。

「听以前那些话,感觉我被升到D Powers专管,目的好像就是让他们去找这个宝珠一般……」

斋贺身子靠在栏杆上,回过头来。

「先不论是谁的指示,要是这个宝珠被他们拿去拍卖,而俄罗斯他们又有什么想要隐藏的情报的话,别说十亿,就算出100亿美元他们估计也会付钱的吧?这么看来让他们在我们这做交易绝对是赚的」

然后,他抬头望天,无力地补充道。

「不过话说回来,毕竟是一个不好就要超过10亿的项目,就算我们想办法让他们在我们这交易了,上面没有给出明确指示的话,处在底层的我们也没法决定什么啊」

鸣濑说的话,一字一句都很在理。

对斋贺来说,这并不是有十足把握的委托,而充其量不过是尝试各种办法,哪怕其中任意一个得到了什么线索,便是赚到这么一种打算罢了。
可谁又能想到,全世界政府机关花了两个月可却还毫无头绪的任务,竟被一个里面还有着刚成为探索者两个月新人的队伍,仅花了10天,就看见了成功的希望。

「明白了。但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决定。只能继续送给上层了……」

到头来这件事该谁来处理呢。要是说的地方不好,一不小心可能整件事情都要搞砸。

「以防万一提醒一下,和D Powers的关系不要在其他任何地方说」
「我明白。如果让他们不高兴了,这千载一遇的机会也就泡汤了」

「毕竟你也不想看见,日本的自由主义,在一句『为了国家』面前被肆意践踏吧?」
「为了不变成那种事态,我会好好注意啦」
「那就拜托了。对了,至少给个时间吧,不然我实在是难跟他们开口」
「也是呢,不过话说回来,今天周五,差不多也该下班了啊」
「虽然就算是在周日,US的话也可以两小时就作出响应呢」

斋贺一边因这话确确实实而不禁苦笑,一边说道。

「等下周,26号,我会给出答复。在这之前,很抱歉我们只能暂且保留了」
「我尽力吧」

眼前旧江户城的外护城河,在夕阳下闪烁着深红色的光辉。
快到周末,却突然多出来了一件一看就会忙死的活,斋贺长长地叹了一大口气。

◇◇◇◇◇◇◇◇

第一次D Powers探险之旅结束的实在太快,我便为了实现另一个约定,拿起了电话。

「嗯,对。上次说的事情这两天已经处理完了,如果你明天周六没有事情的话可以陪你」
「可以没问题的!拜托了!」
「你哪天方便?」
「我两天都休息!所以两天都……不方便吗?」
「没关系啊。那要不然其中一天我们去找GTB玩吧?」
「找GTB,吗?」
「对。嘛如果哥布林们不抵抗的话呢」
「明白了。那就,周六陪我特训,周日一起去找GTB吧」
「好的。那周六就带上平常的装备,到代代木的时间……9点如何?」
「嗯。我很期待!那就明天见」

我确认了对方挂断了电话,然后点了一下手机,结束了通话。

「是御剑小姐?」
「啊啊,以前说好的陪她去特训」
「周末跑去约会,简直就是现充呢,前辈!」

三好故意摆出一副吃惊的表情。

「所以不是约会啦。然后,三好你呢?」
「我就和我的数字们孤独相伴吧。总觉得好像快要开悟了啊」
「这还真是,辛苦你了啊」
「呣~」

「然后有什么发现吗?」
「前辈的物品掉落率算出来了」
「哦,怎么样啊?」
「样本太少暂时没法给出准确的结论,不过单从现象来看,有标准掉落物的魔物,物品掉落率一般在25~50%左右。」

这到底是高是低,我真的没有概念。
毕竟哪都没有认真严格的统计结果,我也没有可以比较的对象。

「另外,魔结晶的掉落率也是大概25%的样子,但好像这个概率还和怪物种类有关。这么一来跟LUC的关系也难以判断了呢」

毕竟没有比较对象呢。这也是今后要研究的课题之一啊。

「毕竟研究对象只有那大概30条地狱犬嘛」
「是34条。如你所说,样本太少难以验证」

嘛,过段时间应该就能更清楚一些了吧。

「辛苦啦。那要不走去Morille?」
「哦。前辈请客是吧!」
「不是我说,现在哪还要请客,以你现在的身份,一日三餐全去Morille也完全没问题好吧。虽说那边好像不做早餐」

最近一直用的是公司的卡,前几天偶尔兴致来了拿自己的卡插了下ATM,结余额两亿让我不禁又确认了一遍。
说起来是会往每个个人账户转入1%的收入来着。所以,三好的账户上肯定也有这么多钱的吧。
明明从公司辞职才过了两个月啊……

「这就实在是没意思了啦。再说人家店也不好办了啦。让他们不得不经常想着换菜单」
「所以呢?」

「而且还有个最大的问题啊」
「什么?」
「会胖的啦,肯定」
「啊懂了。所以,去不?」
「去啊。什么时候?」
「这个嘛,那就周日……怎么样?」
「没关系啦。记得那家店应该是周一休业的。不过周日你有约会吧?」
「所以说不是约会啦。毕竟好久不见了,也叫上御剑小姐啦」

「约会的餐桌上,有别的女人在等着,简直最糟了好吧……」
「所以说不是约会啦」
「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个前辈才没女人要呢」

三好一脸无奈地看着我,但都说了不是那种问题,明显就没问题的嘛。
于是,我便去订了三个人的位子。



§044 约会?(虐杀史莱姆的) 11/24 (六)


然后便到了周六。

我来到了约好的地点YD咖啡厅,便看见御剑小姐在常去的那个不起眼角落的座位上朝我微微招手。
正统系美女的可爱动作,破坏力实在是不可小觑。
我费尽力气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然后走向座位。

「久等了」
「没有,我也是刚刚才到的。要喝点什么吗?」

御剑小姐的那杯咖啡欧蕾已经所剩无几了。

「嗯,我是想的马上就去的啦」
「好的!」

虽然并不是为了今天做准备,但我使用了生命探查的宝珠。

这个宝珠的功能基本上是被动型的,只要我下了迷宫,稍微那么一想,生命探查马上就会工作起来。总之就是不知怎地,就知道了周边人和怪物位置的感觉。

「这边」

我这样说着引导着她,让发现史莱姆的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

「既然今天是特训,那就来挑战下最高纪录吧?」
「好的!感觉很有意思呢!」

或许她厉害就厉害在这姿态上啊。
这之后,便只是她冲向入口然后跑回来,我则用生命探查找史莱姆这样单调的循环。

这一串动作过于规律,让不过是在陪她的我,都有了种要开悟的感觉了。

我俩打得过于上头。结果连午饭都忘了吃,最后留下了平均下来1小时50只,6个小时多打了300只的记录。
300只的话,今天一天那就是6pt了。

而陪着她的我,也把自己的记录更新到了155只。
虽然,因为一起出入入口过于显眼,我便一直等在了迷宫里,因而没有享受到重置的恩惠。

「哈~,真的是挺累的呢」
「300只估计都是世界纪录了吧」
「毕竟基本没有浪费在寻找史莱姆上的时间呢。不过,为什么芳村先生能这么快就发现史莱姆呢?芳村先生你果然很厉害呢」
「只是偶然啦」

正在这时,她的肚子发出了可爱的咕咕声。
然后她的脸也随即红了起来。

现在时间16:00左右,午饭的点早就过了,但晚饭有太早了一些。要说有在营业的地方的话——

「啊,说起来午饭没吃呢。可以的话,要不先去YD咖啡厅吃点什么再回去?」
「好的!」

然后,我们在YD咖啡厅吃完意面套餐,确认好明天的时间后便告别了。

◇◇◇◇◇◇◇◇

「我回来啦~」
「哦哦,现充大人居然回来了呢」
「啰嗦。对了,三好。今天我的经历可不得了了啊」
「什么经历啊。在迷宫里亲了嘴什么的我可懒得听哦」
「才不是嘞!多亏了生命探查,今天超有效率的。多亏了这我也打倒了155只」
「所以?」
「当然也就会出现宝珠的选择界面咯?虽然我是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拿的,但第二次的时候,冷却完毕的宝珠一个也没有,所以也就没有能拿的宝珠了。然后呢」
「难,难不成有什么秘密?!」

三好双眼变成¥型,凑了过来。

「不是啦,就连选择窗口本身都没有出来。我是过了好一会才注意到的」
「真是谢谢你这既不令人高兴也没意思的经历了。而且这不就是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嘛」
「有什么不好的,毕竟是新体验嘛!还有,YD咖啡厅意面套餐,味道普通到让人想不到普通意外的形容词了」
「这还真是个好消息呢」
「是吗?」

「不过,居然是直接不显示啊。『明智的玩家可是会时时留意物品的取舍的!』,感觉就好像在说这话呢」❶
「多大年纪啊你」


作者注释:
❶Wizardry #4 The Return of Werdna
巫术IV:瓦德纳的复仇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45 约会?(抄哥布林老巢的) 11/25 (日)


第二天,我到了会合地点YD咖啡厅,走向在那熟悉的角落桌上坐着微微招手的御剑小姐,却意外地发现她身旁居然还坐着斋藤小姐。

「斋藤小姐,好久不见呢」
「真是,好久不见了呀。前阵子你们去吃寿司的事我可听说了哦?啊,我也好想去啊!」
「你有摄影的事情吧。当时听说你工作上挺忙的」
「是啊。感觉找上来的全都是工作啊,全都是耶」

斋藤小姐举起双手锤着桌子,表现着自己的愤懑。
不过,却完全没有发出声音。这大概是所谓的米姆模仿吧。

「不过啊,迷宫可真是厉害啊」

等到点的饮料都上齐了,斋藤小姐喝了一口红茶,开口说道。

「一开始我是没有办法才陪着小遥的嘛,然后小遥她不是特别较真嘛?然后就一直一句话不说在那里狩猎。然后离远了又危险,然后我也只好跟着她一起一句话不说狩猎了……」

斋藤小姐看向一旁的御剑小姐。
而御剑小姐则一脸不好意思地轻轻挠了挠脸。

「然后正好过了两周的时候,来了一个配角的试演会」
「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参加了一下,然后身体就完全按照我的意思动了起来。当时那感觉就像『怎么回事!?』一样啊。真是吃了我一惊啊。之外的就一~直,是跟小遥一起下迷宫安静打怪的日子啊」

虽说只是个配角,但这家公司的竞争率还是很高的。斋藤小姐她如此顺利地通过了选拔,之后这件事再经由导演的交际关系扩散开来,好像便让请她去工作的邀请纷至沓来。

「而且啊,台词我也变得只要看一遍就能记下来了,难不成迷宫里还有能让脑子变好用的成分嘛?」

嗯,这个的话,大概就是一边关心着御剑小姐,一边进行狩猎,让INT提高了的结果吧。

「不过啊——」
「嗯?」
「还是没有主角戏啊~。果然,是因为没有知名度呢」
「知名度现在不是开始有了嘛?」
「要是这样就好了啊……成为著名配角还是等年纪大了再说嘛!年轻就该演主角!啊~想要主角啦!」

斋藤小姐刷地拉动椅子,坐到了我右边,抱起了我右臂压到了自己胸前。
呜哇,这什么鬼色诱。

「所以嘛~芳村先生,来当天使嘛~」
「天使?」

「就是给电影什么的出资的人啦」

御剑小姐一边拉着斋藤小姐,一边解释道。

「我没那么多钱啦。我不过是个一般人」
「普通人会把那么厉害的珍珠,献给不过是稍有来往的小遥嘛?」

斋藤小姐双手撑在桌上,手背顶住下颚,双眼紧紧盯着我。

「献……不是啦,你看,这姑且算是弟子达成了一个目标的贺礼啦」
「位数,有没搞错啊,位数啊。M Collection的耳环你以为要多少钱啊!我,可是这么努力了,却什么也没有拿到耶」

哎呀,说起来赶得太急,忘记看价格了来着。
下单,确认商品,卡交过去,签个字,就完了。

「好好好。要是你当上了什么作品的主角,我就好好给可爱的弟子,献上点什么吧」
「真的!?约好了哦!」

看着眼前笑容如花儿般绽放的斋藤小姐,我内心考虑起她这到底从哪到哪是演技,方觉这实在是个可怕的问题。

「不过,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忠于欲望啊」

听见我这么说,斋藤小姐哼哼地笑道。

「忠于欲望才不是什么坏事嘞!特别是在这个世界哦。要是遵从那什么互相谦让的精神,那差不多可以和工作说再见了啊。正所谓犹豫就会败北!」

「不过平常的印象则正好相反。嘿嘿」

突然,眼前的斋藤小姐便刷地露出一副娴静的气质,举止也文雅了起来,让我比起无语,反而有点佩服。

「感觉斋藤小姐今天格外地兴奋呢」
「凉子,大概是最近太忙了,积蓄了不少吧」
「你~说~啥~积蓄了啊?好啊你遥。看来前辈对你很温柔咯?」
「诶诶?」

御剑小姐两手盖住脸,脸红了起来。不是我说啊,你这脸一红不就更难解释了嘛。

「做是说做什么啊」
「憋不住的事情哦」

斋藤小姐一脸那是当然的表情,嘿嘿地答道。
真是的,明明是即将成为人气女演员的人,居然在公共场合说这种下流的话,那怎么行啊。

「对了。今天探索结束之后,我打算请你们去吃饭的,斋藤小姐你要不要来?」
「晚上?我倒是有空,不过方便打扰你们嘛?」
「没事啦。三好也会来啦」
「啊啊,有三好小姐在啊~」

斋藤小姐如同看见了什么可惜的东西般,来回看了我和御剑小姐几眼。

「三好她怎么了?」
「嗯,没什么~。你请客咯?那怎么能不去啊~」

斋藤小姐又一次抱了上来。
所以说啦,要是被狗仔拍了怎么办啊。

我便现场联系了店家,询问了增加一个位子有没有问题。
幸运的是店家说没有问题。

「不过看起来啊,芳村其实还挺不错的嘛?」
「什么意思啊你这」
「你看啊,一脸草食系的样子,感觉不像是会花心的,而且感觉还挺有钱,而且长的也还算可以咯?研究岗也不容易被人轻视呢」

居然还开始打量起人来了啊。
不过,该吃肉的时候我还是会动手的哦?不过是既没有机会也没有对手啦。……呜呜说着就开始想掉眼泪了。

「理科男只要愿打磨就会发光的哦。只不过,愿意去打磨的人寥寥无几呢」
「哦。那我也去问问有没有什么看起来素材挺好的人,来打磨打磨吧?」

感觉听到了一句挺吓人的话,我便把剩下的咖啡一口喝完,然后站起了身。

「那差不多就出发吧」

然后,我们便三人一起,走进了代代木迷宫。

◇◇◇◇◇◇◇◇

与往常不同,这次,我们向2楼走去。
她俩就算是毫无经验,但看排名也都到了4位数前列甚至是三位数。区区哥布林应该不是问题。

「两人都是第一次打哥布林吧?毕竟是人型的怪物,如果有不适感的话不用勉强」
「嘛,总之让我们先试试吧。所以只要打就是了?」

我从包里掏出了两把复合弓。
有史以来,DEX和弓便一直是绝配。本来是打算和御剑小姐一人一把的,不过现在斋藤小姐也在的话那我就当近处的保护吧。然后就是魔法了。

「诶?弓?我没有用过哦?」
「我姑且曾经有练习过弓道,不过射箭用品没有碰过啊」
「嘛,你们俩刷1层的史莱姆已经获得了足够的实力了啦。只要记住用法,肯定就可以射中啦」

毕竟状态这么保证过了嘛。

「真的?」
「真的真的。那先教你们射击方法」
「好的」

与日本弓不同,复合弓的箭要搭在弓的左侧。拉弓则只需拉到下颚,不能拉到后面去了。
然后再说明完撒放器的使用方法就结束了。我相信着高DEX的效果,选择了带扳机式的撒放器的弓。

「拉开弓直到听见喀哒一声时停下,然后瞄准目标,然后稍微一用力就可以射出去了」

看见那个叫三代的女的用这个武器,我产生了些兴趣去研究了下,然后现在便发挥了用处。

「那么,你们就试一试吧」

生命探查可以明确地把人和哥布林给区分开来。
我把她俩引向没有人,只有像是落单的哥布林在的地方。

「啊,找着了。试着打一打?」
「请」
「嗯,嘿……」

说完,斋藤小姐马上拉开了手里的弓。
随着咻地一声,箭被放了出去,正正射中了哥布林,哥布林倒下之后立马化作黑光消失了。

「漂亮。感觉还好?」
「嗯,毕竟是远距离,而且也没有留下尸体,没有什么实感,应该没关系吧」

这之后,御剑小姐也试射了一发,同样漂亮命中。
光看这一情况,还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边的DEX更高。

「好嘞,既然两人都OK的话,那我们就开始找GTB吧。嘛,虽然我以前也没有找过」
「啊,我多少查了一下资料!」
「帮大忙了。总之,就先去看起来像是哥布林巢穴的地方吧」

我发动起生命探查,向着附近感觉是巢穴的地方走去。

「不过啊芳村。看你这么大步走着,感觉挺熟悉这片的嘛?难不成是为了今天特意提前调查了?」

斋藤小姐一脸坏笑,用手肘戳着我的侧腹。

「好啦,别在这粗心大意了。转过那边的角落,大概有一群哥布林大概20只。要是对方靠近到5m以内我会处理掉,你们等下安心射箭就好」
「明白了」
「拜托啦~」
「小心点别射着我了啊」

两人架好了弓,然后在转角处拐弯。

箭几乎无声地袭向了哥布林群。
途中虽然有几只试图跑近,但都被我用水枪处理了。

她俩刚看见我魔法的时候,都稍稍有些吃惊,不过直到结束都还是一直不停射着箭。

「嗯,辛苦啦~」

我装作捡起箭,实际上则从保管库里用新品替换掉她们射出去的箭,然后放进了她俩的箭筒里。

「打中了不少嘛。下次被问到业余爱好说不定能回答箭术了呢」
「凉子你真是的」
「你看嘛,不觉得有点帅气嘛?」

「嗯,感觉这里就是巢穴了。那么GTB该怎么找好呢?」
「啊,就很普通的装在箱子里,然后藏在被岩石盖起来的地方的样子哦」
「哦~」

「啊,小遥!难不成是这个?」

在深处四处翻弄的斋藤小姐,用手敲了敲岩壁深处的空洞,然后便发现了。

「这东西该怎么开开啊?」

御剑小姐一脸疑惑。

「嘛,这个嘛,就是男人出场的时刻啦」

斋藤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那样子,不过她这种毫不掩饰的行动反倒给人一种好感。大概是她性格如此吧。

「好嘞好嘞。就让我卖一卖我的微薄之力吧」

虽然不是全开模式,但为了应对危险我还是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一些数值。当然LUC是100全开的。幸运肯定会光临哒。

我吭吭地敲了敲,确认了下岩石,然后双手抓住边缘,一口气抬了起来。

「哦哦~。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意外的挺有力气的嘛~」
「多嘴」
「啊,好像有什么东西」

这么说着,御剑小姐从里面取出了,两瓶药水(1)。
等级1的药水体积意外地很小。外形是比铅笔稍粗一圈的大概长5cm的圆筒。只要掰掉头上的突起,里边几乎没有粘度的液体就可以咕咕地流出来。

「呜哇。中大奖了?」
「嗯。好像概率低的不行的样子哦。毕竟要是去买的话一瓶就是100万」
「诶诶!?」
「就算等级1是最低等的药水,也能瞬间治好简单骨折和肌腱断裂,而且脸上和身上的伤痕,只要不太严重,也都可以不留伤痕地完美治好,所以看你们俩职业的话,放在护身符里是个不错的选择哦」
「啊,真的可以送给我们吗?」
「初次的获胜纪念,就献给幸运女神们吧。之后我给加工成适合戴在身上的吊坠给你们俩吧」
「谢谢!」

剩下的就只有几枚日本的硬币,和一把锈掉的剑了。

「好嘞,看看到中午还能攻略多少吧」
「呼呼呼。100万呐~。之后能不能找到个十瓶左右呢」
「有那么多的话,大家不都跑来狩猎哥布林了」
「这倒也是呢」

然后,我们便朝着下一个巢穴进发了。

◇◇◇◇◇◇◇◇

「然后结局呢?」
「药水的话,那之后只找着了一瓶」
「不过加起来可是3瓶哦?这才2层哦?这不挺厉害了嘛?」

我们坐在Morille的餐桌上,4个人一起吃着晚餐。
一如往常,套餐从蘑菇清汤(Bouillon)开始,接下来是一盘盘牛肝菌(cèpe)黄丝菌(Chanterelle)鸡油菇(girolle),每一盘都十分美味。

然后,桌上又普通地端上一盘普通的料理。

「唉,这个。三……好?」

我下意识看向三好。
那盘子里,蛋之上,立着被削成山形的,薄薄皮状的东西,散发着平常难得一闻的别样芳香。而且——

「白色,的啊?」

我下意识地连口气都郑重了不少。

「毕竟到了季节嘛,前辈。你看,宾客不也都是美丽的小姐们」
「扯你的吧,我看就是你想吃!」
「好嘞,这里酒也得精心地挑选——」
「给我听人话啊你」

看见我俩的一来一回,御剑小姐不住发笑。

「我倒是听过皮埃蒙特地区的巴罗洛葡萄酒和白松露菌是一样的产地」

「啊,那不过是骗人的东西,不用在意。他们不过是想把酒往贵了卖而已」
「也有有人喜欢的原因啊。你别一棒子打死啊」
「嘛,毕竟是自己的钱嘛。虽然这里我觉得是随个人自由啦……不过果然还是想要有矿物质感的白葡萄酒不是嘛?要说的话,像是(Saint)约瑟夫(Joseph)玛珊(Marsanne)白葡萄酒什么的」
「感觉你在狂飙法语」
罗纳(Rhône)河谷嘛。那口感是真的不错啊。下次去试一试吧」
「不是我说,今年的白松露菌就吃这个行了。爱护下你钱包吧」
「不要~」

「嗯~,虽然是第一次来,不过真美味啊」

斋藤小姐则用手扶着脸,满脸的享受。
真是的,这家伙还真适合当人见人爱的女演员啊。性格上。

「这个看起来软塌塌的菇,和虾可真搭呢」
「别说软塌塌的啊。嘛不过确实黄丝菌外表上看不算好看」
「像芳村一样?」
「前辈倒没瘦弱到这个程度呢」

「你们两个,给我说说今天的饭是谁掏的钱」
「是~最~棒~的~芳~村~大~人~」
「是~亲~爱~的~前~辈~」
「不错」

看着我们的一来一回,御剑小姐一边喝着稍稍泛甜而爽口的阿尔萨斯(Alsace)产白葡萄酒,一边露出高兴的微笑。

后来,我把药水(1)装进结实的亚克力制圆筒里做成吊坠,装上颗3毫米的鹿革纽扣,作出了三个稍显原始,像是首饰一般的『护身符』。
然后分别送给了三人。怀着祈祷弟子们平安的心愿。
虽然感觉三好其实用不上,但姑且还是送了一个。

另外,至于复合弓,则如我所料,被斋藤小姐抢走了。
虽然本人口上说的是借,但我想她也不打算还,便直接送给了她俩。
胖虎啊你。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46 提完要求不带这么搞的吧 11/26 (一)


「10层?」
「嗯。虽然我觉得三好你也差不多该要能保护自己了,但想要马上提高状态也不简单不是?」

就算我们一起下迷宫打怪,但只要进了迷宫,得到的经验值便会被压得十分之坑。
而且,就算是那个明显就不一般的赫卡忒的猎犬,也才给了1.02点经验。反倒是御剑打法有效率的多啊。

不过说回来,1层全是史莱姆,而且还得人烟稀少,基本上也就框定了这方法只能在代代木用了。

「确实呢。好像照着御剑小姐那个法子打,1个月世界排名就能进三位数?」
「要是用上了生命探查,那一天可就是300只,也就是6点了哦。30天的话就是180点,三位数里估计能排得挺前的呢?」
「不行,那个我搞不来啦」

听说了方法,在脑海里想像了下要反反复复在入口和目的地跑来跑去这一过分的要求后,三好连忙摇了摇头。
不如说,御剑她能做到这样,也全都是她那已经提升到能够跻身世界排名前1000的身体能力之功吧。
确实,突然要到这个程度实在是强人所难。

「也是呢。嘛,那边就先慢慢来——」
「你有让我那样的打算啊!?」
「不想死吧?」
「呜呜」

不过三好她有超回复,水魔法,还加上物理耐性,就算状态是个半吊子,实际上应该也不弱。
不过,要是对方是带着杀意过来的,那她就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性了。为了让三好别被人一下秒杀,稍微也好,还是提高点状态比较稳妥。

「先不谈那个,这次我们的目标有二」

我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10层怪物列表中的犬魔和独眼(Monoeye)

「犬魔就是前辈前几天打倒的那个赫卡忒的猎犬的原型是吧」
「对。那家伙,有暗魔法(Ⅵ)的技能」
「6?好像是未登录的技能呢」

「估计是召唤。召唤地狱犬的」
「哇!?我记得,召唤魔法是还没有发现的报告的呢」
「事到如今这有啥吃惊的。你看,这么一来,就算你本身实力不太强,也不怕被人接近了咯?」
「嗯,虽然确实是这样,但要是来了一群西蒙一样的那不还是对付不了嘛?」
「就算那样至少也能给你争取到逃跑时间啦」
「听起来就很没有底气呢。然后,独眼是?」

我看着三好,嘴角微微一笑。

「你不觉得,这家伙绝对有『鉴定』这个技能么?」

没错。正是与物品箱齐名的,异世界转生必备技能,鉴定。

「鉴定啊……」

看着三好兴致缺缺,我决定给她来点兴奋剂。

「要是有鉴定的话,说不定能查看状态数值哦?」
「!? 前辈! 请,一定要搞到那个!」
「不是我说,你也得来好吧……至于能不能拿到,就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技能了啊」
「诶诶~干嘛把我也拉上啦~?10层怪物数,可是很多的诶?而且还臭得要死」

虽然以前在前往11层的道路上并非如此,但如今在有同化药的情况下,用同化药直接穿过这层已经成了对付10层的固定套路。
如果我没推断错的话。10层的怪物肯定已经屯的满满当当。

「也就是像1层的史莱姆一样咯」
「差不多。而且,亡灵生物还会自发地接近人类」
「安不安全啊这样?」

三好一脸不情不愿。
嘛,喜欢僵尸的女孩子肯定是少之又少啦。喜欢僵尸电影的倒说不定不少。

「骷髅和僵尸好像是不分昼夜出现的,我们可以用它们积累击杀。然后取决于时间,白天去打独眼,晚上去打魔犬,这么着」
「水魔法有没有用啊?」
「INT有100的话,就算没效果光凭威力也能对付的了啦……大概吧,我觉得」
「那我呢?」
「不行就用铁球」
「好吧。骷髅的话感觉铁球反而更有效果呢」
「前提是你别打光弹药了啊」

听见我的吐槽,三好一脸得意地笑道。

「收纳库容量充足,我便找F边精工买了他各一万个!8cm的可就是20吨了哦!」

三好一脸嘚瑟地说着「才两辆扶桑公交而已,小菜一碟啦」。
我的话顶多也就500个的样子,不过到时候让她分点过来就好了。

「哼哼哼,就交给我吧。实在不行,还可以先去11层,找小火蜥蜴先把火魔法搞来嘛。虽然能不能学会还不好说」
「确实看着感觉就像是那么回事呢。那就早点动身吧。屋子的话上次准备的都还没怎么用呢」
「诶?现在就去嘛?不行啦。今天不是JDA会来作出答复嘛」
「啊,好像是来着。说起来我没告诉JDA他们我手上有两个」
「诶?连鸣濑都没有吗?」
「啊,是」
「感觉她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哭给你看哦?」

「不管怎么说,过不了多久异界语言理解就会到处都是了。毕竟是迷宫本身有意想要散布的。我们就趁现在能赚多少赚多少吧」
「正所谓近江商人呢」
「完全正确」

我俩一齐露出了嘿嘿的奸笑。这可不好,最近感觉脑子有点被近江商人侵蚀了。
我清了清嗓子,然后随意地「嘛,不然就等成交之后,给鸣濑她不就好了,把其中一个宝珠」说道。

把这带着在两个国家的说法互有出入时,指出说真话的一方这一责任的宝珠塞给她。
然后「世界的命运,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这样了。就像那夹在两大党间的少数党一样,巧妙地徘徊在两边,把持着那决定性的一票那样。嗯嗯。

「这可真是,比起爽快,不如说是在调戏人呢。嘛,毕竟两次拍卖就让她赚了24个亿,这点事就让她接着吧」

不是我说啊,三好。那钱也不是进的鸣濑的口袋啊——正当我这么想着,突然门铃响了起来。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

三好在电脑上确认了下门口的监控,然后打开了大门,说了一句「请进」。

◇◇◇◇◇◇◇◇

鸣濑小姐表情一脸苦涩,进来第一句话便低下了头。

「十分抱歉!」
「额不是,你先别急。突然道歉我们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啊……」

鸣濑小姐抬起了头,满脸抱歉的神情,向我们解释起来。

「先说结论吧,看起来,就算你们真的弄到了宝珠,这边也拿不出收购的预算」

听完后,我吃惊不小。没想到他们居然会作出直接放弃的决定。
我本以为他们顶多也就是只肯出个最低估价,但没想到他们居然作出这种无异于放弃国家利益的决定,实在是让我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国家高层们说出来的话。

「这可真是个……大胆的决定呢。虽然感觉很不像是自卫队、政府跟公安他们的风格」

可鸣濑小姐还是一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样子。看起来事情还没有完。

「他们另外还说了什么吗?我们知道这不是你的意思,你就直说就好了」

听见三好这么说,鸣濑小姐便一脸无奈地继续开口。

「然后,他们还说,『身为心系国家的日本国民,希望他们能无偿地上交给国家』」

嚯嚯,来了来了,动摇资本主义根本的发言来了!嘛,我倒是猜到了会有不少呢!

「说这梦话的是谁啊」
「直接说出这话的,是我们那的瑞穗常务」

瑞穗常务啊……就那个想1千万就把人给赶紧打发了的老头啊。
话说回来,为什么这种世界级的大交易,会轮到跟他不过一个JDA的常务有关系啊?

「所以,为什么那个蠢货会知道这事?」

哇,三好这嘴可真狠。嘛,依我看他也确实是个蠢货……

「斋贺他报告给上级了之后,JDA好像召集了迷宫厅和财务省的代表去开了一个局长级的会议,然后常务也出席了那个会议」

「局长级?政府会议的话这件事那应该是事务次官,至少也该是次官级的会议才对啊。为什么是局长级①?」
「这个的话,好像是常务跟他认识的人打了声招呼想要自己来牵头什么的」

搞什么鬼哦。我当他只是个蠢货,没想到他居然这么鼠目寸光。真亏他能混到个常务。

「所以,他当上耍完帅,别的省厅的人见是个好机会,便纷纷附和了」
「嗯,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国家居然就这么放心让区区一个局长处理这么大一个案子么。而且公安还被完全蒙在了鼓里,不行一会去跟某个田中②说一声得了。

「事情我们都清楚了。虽然我们本意也是希望日本能买下最好,但实在是没得办法呢。——三好」
「嗯?」
「挂出去,开始拍卖」
「诶?不会出问题吗?」

「那种会议都开得毫无防备,那这消息恐怕也早已经传开了。现在这会恐怕我们已经被不少人监视着了。实在没想到,面对这种动摇世界格局的事件,他们居然是这种态度」
「十分抱歉」
「啊不是,鸣濑小姐你没错,我不是要怪你。对了,三好」
「怎么了?」
「挂出去拍卖之后,直到成交之前,咱们可得去躲一躲啦」

一天24小时被人软硬兼施想要接近我可是敬谢不敏。对手肯定有一大群人,而这边则只有两个。显然我们会被搞到筋疲力尽、烦烦躁躁,而擅长这种把戏的国家也确实存在。

「哇!?感觉事情发展要到高潮了呢!」
「得亏你是会说这种话的性格啦」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去哪里旅行,感觉也都会被跟踪,那就找个就算被发现了也有办法甩开的……

「说不定迷宫里反而是最安全的呢……」
「那干脆,顺带也开始执行刚才的计划吧」
「行」

这时,鸣濑一脸担心地「那个,你们这样,不会被人当作是为了去获取宝珠才去的迷宫吗?」向我们问到。
「正是这样,那些手上没有宝珠的国家,才会为了确认我们到底去了哪里,而在这之前都不会对我们出手不是?」

这便是所谓的抑制力。
虽然手上有宝珠的国家并没有这一限制,但在顶级探索者不在日本的现状下,想必能在迷宫里的顶多也就只有二线的探索者们吧。

「鸣濑小姐也是,如果这次的事情让你在JDA待不下去了,可以考虑来我家哦」
「诶?难难难、难不成是求婚!?」
「……不是啦」
「前辈,这时候就该抬起对方下巴」

我无视三好在一旁瞎起哄,继续说道。

「三好你不也打算等到跟翠小姐的事业有点样子了,就去注册法人嘛」
「毕竟有迷宫税这种东西在,那个是不弄不行的」
「这么一来就有必要找一个值得信赖的员工了呢」
「确实呢。合作对象的姐姐或许是个挺合适的人选呢。这边可是待遇优渥哦。毕竟我们资本充裕」
「嘛,虽说得等到成立之后了」
「不过我这边是已经定下来了呢」

「好的。我会考虑的」

听见了鸣濑小姐的答复后,我拍了下手,向三好说道。

「好嘞,那这次的拍卖,就打上感恩节的名号吧。就说是D Powers给全世界的礼物这样」
「啥?」
「嗯?不是下周四嘛?感恩节」

美国的感恩节是11月的第四个周四。
这时,鸣濑小姐一脸尴尬地开口。

「那个,芳村先生。因为这个月的第一天是周四……」

什、难道……

「前辈,第四个周四是上周四哦」
「Oh! Noooo!」
「你装作外国人也糊弄不过去的」
「那、那就纪念毛里塔尼亚(Mauritania)从法国独立!」
「这跟美国八竿子打不着吧」
「那,就纪念《皮鞭(Rawhide)》上映!这就跟美国很有关了吧,你看看蓝调兄弟他们」❶
「好好好,都随你啦都随你啦。是28号对吧」

啧,早知道就说纪念夜神月捡到死亡笔记的日子了。虽然跟美国没什么关系。

「总之,明白了。等着我把它传遍大街小巷吧」
「然后,等散布完这个消息」

「然后就逃进迷宫里避难,对吧。准备稍微阔绰点OK不?」
「放开用就是」
「前辈,刚才的台词,其实稍微有点让人心动哦」
「因为这种话心动的女人我可没兴趣」

不过说实话,在有女孩子的店里一掷千金好像确实挺爽的。像是接待什么的。虽说我没去过。

「成交前的烦人事倒是可以下迷宫躲过去,不过最棘手的还是——」
「前往交接地点的路上,呢」

我点头同意。

在前往交接地点的路上,我们身上必然带着宝珠。不管是想要强抢还是想要让我们无法交付,这都是最好的时机。
毕竟夜阑人未静里的追逃大戏,在动作片里也是相当出众。
然后,我俩互相笑着拳头相碰。

「那个~,这是在说,东京会变成争夺战的舞台这个意思了咯。还请拜托你们,尽量稳重,稳重一点」

看见我俩乘着性子有点放肆,鸣濑小姐一脸不安地在一旁叮嘱道。


作者注释:
❶主题曲Rollin'风满满的著名美国电视剧。出名之前的克林特(Clint)·伊斯特伍德(Eastwood)是电视剧的固定班组。
蓝调兄弟里有他们在乡村音乐的店里被人嘘声,只得用这一主题曲,然后一举扬名的场景在。
听着艾瑞莎(Aretha)·弗兰克林(Franklin)(Ray)·查尔斯(Charles)的歌声,哪怕听不懂英语,也会被剧中的快乐气氛所感染,体会到这个电视剧的美妙。

译者注释:
①日本官僚系统里局长是次官的手下
②就是那个之前告知主角俩不能出境的人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12 17:20 编辑


§047 波澜 11/27 (二)


这一新闻,刹那间便传遍了全世界,各国的迷宫研究机构都在议论纷纷。

人在内华达的美国迷宫研究所所长阿伦·爱因斯沃斯,也应迷宫部的邀请,前往了华盛顿特区。

迷宫部是于国土安全部之后成立的,第16个,也是美国最新的联邦内阁部门。
因为创立过程仓促,现在部门的场地还是借用的内政部本部的一部分。

「迷宫也属于资源啊」

专车驶下乔治·华盛顿纪念公路,穿过闸道进入395号州际公路,开上了横跨波托马克河的小阿兰德·D·威廉斯(Arland D. Williams Jr.)纪念桥。

这座桥纪念的是一名为了救助两名女性,失去了自己生命的银行审查员。失掉了生命换来的,也只有这一座从法国一个伯爵那抢来的桥的名字了。❶

状况危急,生死一线。他对状况的认识比谁都更加准确。
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保护他人之盾,实在是令人敬谢不敏。更何况代价还是自己的生命。

车辆驶入12号街,开往史密森(Smithsonian)地铁站,途中穿入地下隧道,眼前的景象不停地在光明与黑暗间反复——
宛如天使与恶魔的大军于那哈米吉多顿(Armageddon)激战的场景般。

然后,在那最终赢得胜利的光明的簇拥下,眼前出现了一条被两侧博物馆的高墙夹住的笔直马路。
道路两旁的屏障随着上坡一齐徐徐变矮,给人一种仿佛在说着汝无法逃离那末日审判的错觉。

为了逃离这错觉般,车辆向左转弯,而后左边的即是华盛顿纪念碑,向右看则可远远望见白宫。
这里,是政治的中枢。不过,若是世界格局被改写,这里就会化作最为偏远的边境吧。

就在不远的前方,第二师纪念碑前,降下的半旗在空中翻飞。
或许,那把象征着抵挡德军攻势的巴黎保卫战的火焰之剑,正是我们如今所必须之物。

阿伦感到自己或许过于感伤了,便甩了甩头,而车子则下了50号国道,开入18号街NW,终于,左手边出现了一栋缀有些许粉色的四四方方的建筑。
这里,便是终点。

◇◇◇◇◇◇◇◇

「所以,要出售这个的,究竟是哪里的什么人?」

迷宫部首任部长大卫(David)·P·哈萨维(Hathaway)刚打完招呼,便开门见山地问道。
而阿伦则不带感情地事务性回答。

「许可证编码来自JDA」
「JDA?宝珠拍卖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有办法做到么?我这没收到过相关的报告啊」
「以我看,如果能在发现后24小时内公开消息,聚集竞拍人,并完成拍卖结束交易,并完成交付,让对方使用的话,就是能做到的」

长官面露愠色,如同说着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般,而手上则如同在压抑着怒火,不停地用笔杆敲着桌子。

「而看那个网站的说明,竞价在我们这的11月28日0时开始,还有一天时间。而且,竞价时间可是有两天啊?」
「如果能在成交者指定的日子『偶然』弄到宝珠的话那也是可能的」
「也就是说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咯?」

阿伦没有回答,只是耸了耸肩。

「换个问题吧。我国能做到相同的事情么?」
「不能」

艾伦不假思索地答道。

「说说你的报告和听到的消息吧」

阿伦递交了事先整理好的报告书,然后开始说明。

西蒙中尉已经在该网站上竞得了两枚宝珠,并报告确实收到了相应的物品。因此,该网站不是诈骗。
虽然无从确定对方的手段,但交易方曾说是「偶然」得到了宝珠。并该网站曾出售过两种当时为未登录技能的宝珠。

「综上所述,我们推断该网站相关人员手上,或掌握了宝珠的保存技术,或掌握了能够发现和获取宝珠的特殊技术——」

说到这,阿伦顿了顿。他不知道该不该说这句话。不过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不然,就只能认为,他们被神所爱了」

听见这话,大卫脸颊微微一皱,但没有开口。
阿伦觉得,从欧洲那边听说的,似乎与印度富豪相会了的魔法使的事情,大概是社交界的添油加醋,便没有写进报告当中。

「……如果真的存在这种技术的话,你认为向日本方面施加压力有没有可能得到呢?」
「关于这个还是咨询国务院或者白宫比较好。不过,我个人来看——」
「什么?」
「他们办了两次拍卖,而日本政府依然没有动作。我认为很可能他们跟政府实际上没有关系」

听见这话,大卫陷入了沉思。

「所以,应该怎么办?」
「怎么办是指?」
「宝珠本身,对于维持世界的平衡来说不可或缺。想必您已经知道了,现在能够解读碑文内容的只有俄罗斯」
「而我国则无法鉴别翻译内容的真伪。知道真相的只有他们一个国家。这么回事对吧?」
「是的」

「可能的话我们希望能买下,预估价格是多少?」
「没办法给出预估价格」
「没办法?」
「是的。考虑到对其有需求的国家的预算,预估10亿美元是最低限的价格」
「什么?」
「考虑到想要维持独占权的俄罗斯,以及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的我国和欧盟的竞争,我认为超过100亿美元也不足为怪」
「你想说若能维持世界平衡的话,哪怕拿出我国国防预算的1.4%也不算贵吗?」
「只用两艘航母便能取回世界平衡的话,确实是这样呢」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里,秒针不发一语,默默平缓前进。

「综合来看,将关系者绑过来然后让他们协作是最简单的办法呢」

听见这过于唐突的发言,即便是阿伦,也不小心露出了内心的惊讶。

「这么做……社会能够容忍吗?」
「要知道,在世界利益矛盾冲突的最前线,不管是法律还是伦理,全部都一文不值啊。有价值的,只有力量本身。至于民众,只要不知道,那对他们来说就依旧是岁月静好」

「但再怎么说,我们身为自由民主主义的守护者,还是不能做这种事啊」

大概是自己也觉得道德上吃亏,大卫便摆出了一副自己在开玩笑的样子,糊弄了过去。不过阿伦的直觉告诉他,大卫那些话绝对是认真的。
不过,对方毕竟是上司,阿伦便就此打住。毕竟,不招惹上司,可是在社会上成功的唯一方法。

「说到西蒙中尉,他为什么还没有归到迷宫部管辖?」

DAD(Dungeon Attack Department:迷宫攻略局)是一开始成立的直属总统管理的组织,初期从以五角大楼为首、亦包括司法部属下的缉毒局和联邦调查局这些部门处吸收了大量的职员。
而迷宫部则是在去年主要以将迷宫作为资源进行管理为目的新设立的内阁部门,因而缺少实战部队,但直接将DAD所属部门的专有权力直接移交迷宫部管理也不现实,所以现在两个组织还是分别管理的状态。

「攻略和管理二者分权咯」
「他们现在是还在日本吧?」
「表面上是按照攻略完埃文斯迷宫后的休假进行的处理,但实际上他们是独自与上述的拍卖者进行了接触,现在正在代代木迷宫内部」
「代代木明明是个求之不得的矿山,却让别的国家随意采掘,日本这国家还真是心大呢」

大卫一瞬间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但马上又绷紧了表情。

「不过,虽然想法有点荒诞」
「什么?」
「有没有可能,西蒙中尉他们将自己得到的宝珠,私自卖给了那些拍卖者?」

阿伦把冲到嘴边的反问咽了回去。
毕竟可能性不完全为零,而且DAD的那帮人,没哪个不是有点怪癖的。
不过阿伦也不觉得他们能有办法躲开WDA的监视。

「担心的话,让军队出动内部监察部门如何?」
「我可不想跟五角大楼欠债」

大卫咧嘴一笑。

「差不多我们的实战部队也该开始活动了不是?」

在阿伦眼里,那表情与蜥蜴一般,流露着不祥的气氛。

「至于竞价就让迷宫部的部门来处理吧。这件事情你就不用再插手了」
「我明白了」

阿伦说完,眼神示意行礼之后,便离开了屋子。


作者注释:
❶小阿兰德·D·威廉斯纪念桥:在佛罗里达航空90号班机空难中,为纪念优先让两名女性被救导致自己溺死的小阿兰德·D·威廉斯而更名的桥。在此之前这座桥叫做罗尚博桥。①

译者注释:
①更加详细的信息可以参见英文维基14th Street bridges页面。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14 00:26 编辑


§048 逃避的探索之旅 11/27 (二)


我跟某自称田中的家伙打了个电话,粗糙地跟他说了JDA开的那个会的整个过程,然后向他报告了因为日本国放弃收购权我便将宝珠拿去拍卖了这件事。
拿到的电话号码总算有用了。

「居、居然会这样……」
「嘛,总之,之后就多受照顾了」

听筒那一端的田中显然正处于慌乱之中。
都不分青红皂白让我们境都不能出了,这点程度的回礼不算过分吧。

「请、请稍等一下。为什么事情会成这个样子?」
「这就请你去找我刚才说的那些省厅问个清楚吧。啊对了,最好记得调查下26号以后各国的入境人员哦」

「成交之后,直到交易场所为止的整个这一段路到时候想必各国都会虎视眈眈呢」,我这么威胁着说完,便把手机关机,然后扔进了保管库。

◇◇◇◇◇◇◇◇

日本时间11月26日。
三好在网站上公开了消息,又在各处散布传言,马上便在全世界激起了波澜。

我们那明明就没有向一般人公开的D Powers事务所的座机,却也在没个歇地响个不停,我们只好直接把电话线给拔了。
除了物品和宝珠以外,重要的东西全部都已经放在三好的收纳里面了。

然后,我们便继续用着上次几乎没有用过的装备,逃进了代代木迷宫。
而至于紧急的联络方法则只告诉了鸣濑小姐一个人。

然后,我们进了迷宫之后,直接忽略、避开了所有的探索者和怪物,以最短距离抵达了8层。生命探查真是厉害。

我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在身上披了件披风,盖住了身上的新手装备。
令我意外的是,身上披着披风,居然还挺暖和的。我本以为这不过是个让风吹起来耍帅用的小道具的。

「前辈。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跟着哦?」

好像朝着背面摄像头画面里,时不时地能看到有人在后面鬼鬼祟祟的样子。

尽管我用了生命探查,故意走了没有别的人在的路径,但身后还是有四组人像是在尾随一样一直跟在后面。
虽然他们互相之间看不出任何协作,简直就像不知道还有另外三组人一样,但跟我们倒是跟的挺死,看得出应该都是些老手。

「有四组人吧」
「估摸着就是跑来了代代木的US、CN、GB,然后还有一组大概就是JP吧?」
「不过感觉不像是西蒙他们哦」

要是他们那一伙,我生命探查感受到的压力可真是不容小觑。因为经历了很多遍,所以我清楚的很。

「其他组的人也感觉有多厉害呢」
「那估计就是侦察部队一类的吧。有钱有人可真是任性啊」

看准拐过拐角那一刻,我在生命探查里标记上了尾随者,然后一把抱起三好,放开了状态开始加速。

「哇……欸。打算甩掉他们?」
「嘛,虽说没法确认,但还是试探试探对方到底是不是在尾随吧」

我们甩掉尾随者,到达了前往9层的楼梯口,映入眼帘的便是密密麻麻的地壕和土屋,确实给人一种据点一般的氛围。
而尾随者们则看样子已经被我们甩掉了。生命探查的范围内没有出现他们的标记。

虽然再怎么说也没有旅馆,但一个个小摊卖着各式食物的这略有幻想风的景象,还是挺有意思的。
听摊主大哥说了些他们是两组人每两天轮流营业什么的。听他们说下到8层附近的探索者人数不少,他们这行也挺有赚的。

说到探索者,当然就得是烤肉串啦!我接过烤肉串,问这是不是猪人肉,结果不过是普通的猪肉罢了。

虽然8层也有猪人出没,但猪人肉的掉落率并不算高,因此比起在迷宫里卖,带出去的收益反而更高。
不过单就猪肉,一串也已经是1000块了,毕竟位置因素摆在这里。我拿出了两张千元纸钞,把三好那串也一起付了。

除了商业许可之外,探索者之间的交易还有通过WDA卡直接支付,或者使用现金。
前面这种方法钱会直接汇入与WDA卡绑定的银行账户里,但有10万元的金额限制,而且还要额外从付款人这边扣除100元的税费和一定比例的手续费。
和ATM的手续费差不多,论方便倒也方便,不过这么一来做了什么交易都一清二楚,简直就没有隐私了。
另外迷宫内的交易都是在离开出口的时候结算的。毕竟里边没办法联网。

「虽然那肉绝对烤过头了,但意外感觉挺好吃的呢。肯定是气氛使然吧」

三好一边说着这种失礼的话,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肉串。

现在已经挺晚了,差不多下午茶的时间都已经过了。
我们把签子还了回去,谢过了之后,便朝着前往9层的楼梯进发了。

8层的小摊大哥看见我俩披风缝隙里露出来的新手装备,露出了一脸「你们打算就穿这个下迷宫?」的无语表情。

◇◇◇◇◇◇◇◇

「B08。这里是18。已到达8层。完毕」
「这里是B08。目标现在正朝9层前进。完毕」
「B08。怎么可能?再怎么说也太快了。完毕」
「千真万确。新手装备男女两人。女性绝对是三好梓(target)。完毕」

刚刚在卖串烧的男性,现在躲在远离摊子的隐蔽处,带着小型入耳式通信器,和人交流着。

「了解。这边尽快追上。另看情况存在多队同行。你那边也要当心。完毕」

刚刚在卖串烧的男性,摘下了耳机站起了身,然后远远望向两人离去的楼梯方向。

「居然能甩开我们的侦察队整整一层楼……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

我们下到9层,眼前的场景,比起雨林,还是叫顶极群落更为恰当。而且还是日本常见的温带阔叶落叶林。山毛榉一类的大树互相保持着一定间隔,高高地伸向天空。

生命探查感受到了几个魔物的气息。大概是猪和熊系的吧。据资料看,似乎还有森林狼和食人魔出没。
现在我击杀数后两位应该是66。之后33只来啥我都无所谓。

我一边心想着晚上在被人忌惮的10层过感觉倒也不错,一边和三好一起朝着前往10层的楼梯走去。

半路上,三好哒哒哒地扔着铁球,验证了不少事情。因为不消耗MP,利用收纳库进行攻击反而更加轻松实用。毕竟屯了那么大一堆球。

这层里人意外的多。只要躲开殖生虫,剩下的食人魔跟(King)(Boa)作为猎物都挺不错。当然前提是得打得过。
因此,比起魔法,还是铁球这边比较方便。感觉和投石器一样,也好把目击者糊弄过去。

以我瞄见的别的探索者队伍来看,大多数都是4~6人组成的队伍。
前卫负责拖住怪物,中卫使用长枪或锤子攻击,后卫使用复合弓、十字弓、或是枪来进行攻击。

「听说自卫队他们是架着防爆盾密密麻麻站一排,然后拿着小型枪支开火齐射这样」
「89式?」
「据传言,丰和工业好像还把19式给带进来了」

在迷宫里进行新产品实验……嘛,也挺正常的。

我俩因为穿着新手装备,所以尽可能地避开了人群,来到了前往10层的楼梯。
时间差不多该天黑了。

因为相对来说比较正经的据点,处在第8层通向第9层楼梯附近的区域,因此探索者们在夜间都会聚集在那儿。也就是说,这里现在空无一人。

而我们则毫不在意天黑,下到了10层。

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西洋风墓地。

我们朝着远离11层楼梯的方向走了一会,便听见了呻吟声。
然后,僵尸便从墓地的各个角落钻了出来。

「前辈!好臭诶!?」
「诶,真的?」

居然散发着一股腐臭。
要说当然那也是当然,但迷宫里不是说好了死掉就消失么。
总之我先试着来一发水长枪。反正周围也没有探索者的气息,不会被谁看见。

打中了头的倒是一击解决了,但打中了脚的没了下半身却还是不依不饶地朝我爬了过来。

「玩生化危机么这!」

道路并不是很宽,墓碑却密密麻麻一直立到了路边,僵尸再趴在地上爬过来,难以看清,实在不好对付。

顺带一提生命探知只能给出极小的反应。就像是隐密了一样。
虽然集中精神也还是可以察觉得到,但麻烦依旧是麻烦。

「三好,在前面的小山包上放出据点来!」
「明白」

太阳已经日薄西山。
我们一边狂撒魔法和铁球,一边跑上前方稍远处的山丘,清理完周围的怪物,然后马上取出了房车进入,然后关上了门。
我们取下了车后的舵,这么一来车子就变成一个要塞了。至于轮子什么的,就算破了我们也不痛不痒。

「呼~。离100,还剩下三个」

三好打开了监控显示器。外面已经很黑了,屏幕上却还挺亮的。

「这啥啊,红外线?」
「可见光增幅啦。僵尸他又不是热的咯?大概」
「谁知道呢。我是搞不太懂,不过能看清就行吧。说起来,10层到了晚上有光源不」

随意一望,我发现这里虽然是迷宫,天上却有星星在一闪一闪。既然有狼人(Werewolf),那说不定连月亮都有呢。
而且墓地里,稀稀疏疏地还能看见一些不时晃动着的火把一样的东西。真是迷。

「好啦好啦,前辈。总之先开饭啦」

我们无视了偶尔能听见的钛板被敲击的声音,取出了便当和茶叶,开始享用起了晚餐。
这回我们吃的是三好去附近的便当屋批量买的便当。
听三好说虽然有点奢侈但就选这个了的时候我有点傻眼,不过真吃起来毕竟是这个贪吃鬼推荐的,味道还算不错。

我们悠闲地吃着饭,外边敲击板子的声音也渐渐变少了。
虽然不知道这些亡灵是对生者的什么产生了反应,不过我们躲在车里之后,似乎就没多少还朝着我们过来了。

「哦?」

我正想着稍远的地方是不是传来了狼的远吠,旁边就开始泛起了雾气,然后便响起了如同锁链被拖拽发出的声音。

「看来犬魔来了」
「大概有100m吧。顶上什么都没有,探出去也没事哦」

三好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车顶。

「啊,前辈。这个,要不要用?」

三好一边说着一边翻出了一个好像连着些什么东西的头盔,递给了我。

「你,这……是暗视装置?」
「好像是AN/PVS-15的样子。这可是USSOCOM(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的现役装备哦」
「这你哪搞来的?」
「很普通地在网上有卖啊」
「唉,这时代真神奇」

我快速地翻阅了下指南,然后戴上了头盔,静静地走到车前部,跳上了本来双层床摆着的位置。开了天窗的地方现在装上了一个门,通过那里可以爬到车顶上。
我从车顶探出头,慎重地环视了下四周。

「哇,这么厉害的,以外的看得挺清楚的嘛」

虽然雾逐渐变浓,但还是远不及赫卡忒的猎犬周围那种近乎黑阈的浓度,不过是在普通的雾气的范围。
然后,伴随着低吼,那东西现出了身姿。
看起来,好像还没有开始召唤手下的样子。

我朝着旁边的僵尸快速射了两发水枪,解决掉两只之后,变开始全力放出水枪攻击地狱犬。
犬魔察觉到了我的存在,正打算召唤地狱犬,地面上刚刚出现魔法阵,就被我放出的水长枪贯穿了身体。

--------
技能宝珠     生命探查 1/ 50,000,000
技能宝珠    暗魔法(Ⅱ) 1/ 100,000,000
技能宝珠    暗魔法(Ⅵ) 1/ 280,000,000
技能宝珠 状态异常耐性(2) 1/ 500,000,000
技能宝珠   疾病耐性(4) 1/ 700,000,000
--------
我快速把内容告诉了三好,按照当初的预定拿到暗魔法(Ⅵ),然后便从车顶下来回到了车里。

「如果暗魔法Ⅵ是召唤的话,那Ⅱ就是雾咯?」
「不清楚。说不定是反过来的呢。要是是雾的话,看这些家伙也没有让雾消失过,也有可能这是直到死都都会保持出现在身边的被动技能呢」
「这就不太好了呢。那雾这个就暂且保留吧。状态异常耐性好像是毒、麻痹、疾病、睡眠和魅惑的全耐性哦。后面的数字是等级。」
「那这就有点厉害了。虽说只有2,不过将来也想要一个啊」
「疾病耐性的话,就是专门针对疾病这一异常状态的耐性了。不过4感觉很厉害的哦。说不定能完全不怕甲流了呢?」
「这么说的话倒是挺厉害的……嘛,总归是未知宝珠,再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等拿到鉴定了不就全都真相大白了嘛」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暗魔法(Ⅵ)摆在了三好面前。

「那,这个也以防万一,等拿到了鉴定,再用吧」
「迷雾重重的美女本身倒是不坏啦,但要是消不掉的话那就没法去买东西了」
「店里全都是雾,美女还是美女不?」
「前辈,跟大叔一样」
「唉~呀,该去刷计数了啊」

我说着为了达到下一个宝珠计数,站起了身。

这些僵尸骷髅们看见了我探出车顶的脸后,便一波一波地朝着这边涌来。在他们看来,这片黑暗里的生者肯定如同火把一样醒目吧。
而我做的,便只是用水长枪把他们收拾掉,然后收纳起不时出现的物品的简单劳动。

正在这时,我放松了警戒,麻痹大意了。
因为比起回复,MP消耗的速度更快,我的MP在逐渐减少。正在我MP下到一半,我正打算停一停,低下头的时候,后脑勺感到什么东西擦了过去。

「哇——!」

我下意识地低下头,扫视了下周围,然后看见稍远处站着一个举着弓的骷髅。

「靠,居然还有骷髅弓手的么!」

资料上除了骷髅没有写任何别的信息,但这么看来,难不成还有法师的?
正在我想要用水长枪还击的时候,骷髅弓手的头部突然被撞飞了。

「唔诶?」
「前辈,粗心大意可是要送命的喔~」

嗨,原来是三好啊。她是怎么搞的……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怪物的头开始接二连三的被撞飞了。看起来她是看着监视器放出的铁球。从车子里面。

「不是我说,你这个,犯规了吧」

发射系魔法的发动原点,基本上都是自己的身边。因此没办法躲在屋子里看着屏幕放魔法。

可如果使用收纳库射出铁球的话就不一样了。说起来,三好用公交确认容量的时候确实说过『啊,拿出来的时候,一定程度上就算隔了点距离也可以让物体出现在自己期望的位置。感觉很有意思』这么样的话来着。
尾数也已经刷到84了,我决定剩下的就交给三好,自己则赶紧回到了车里,关上了车顶的门。

「唉,要是被那箭射中了,感觉会很不妙呢」
「头盔立功了呢」

说不定靠着我的高VIT甚至能把箭反弹回去,但我可不打算亲自测试。
而三好这家伙则一边跟我扯着闲天,一边看着监视摄像头上的画面,一个一个地解决掉了僵尸和骷髅。不是我说,真亏她隔了个屏幕还能把握准空间感。

「这么一来,10层只要有据点的话那不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啊」
「诶嘿嘿嘿。来,快夸夸本小姐?」

--------
治疗药水(1) x2
魔结晶:犬魔
魔結晶:骷髅 x12
牙:犬魔
骨:骷髅 x28
--------
明明打了那么一大堆怪,可亡灵生物的掉落却意外地没有多少。诶不是,合着僵尸这玩意啥都不掉的?

「三好,你也不要老玩FPS了,差不多找个时机停下该休息了」
「知道了啦」

看着三好双眼紧盯着电脑屏幕随意应到,我耸了耸肩,先进了浴室。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49 彷徨之馆(前篇) 11/27 (二)


正在我洗完了澡,靠在沙发上无奈地看着依旧沉迷于FPS的三好,想着差不多该去睡了的时候,突然发生了些异样。

「前辈!」

听见三好口气急迫地叫我,我马上起身来到三好旁边。

「怎么了?」
「看、看那个」

在三好指着的那个显示器上,显示着怎么看也不像是刚刚有出现在那边的东西。

「……洋风别墅?」

在山丘脚下,记得刚刚明明还是墓地的地方,现在却矗立着一栋如同中世纪贵族宅邸般的西式别墅。周围的亡灵们也不见了踪影。

「那是什么啊?三好你干了啥?」

三好呼呼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除了打怪没有干别的事情,然后似乎开始自己默默地分析起了原因。

「要么是时间制,要么是击败了什么特殊的怪物,再不然就是跟怪物的击杀数有关」

也有可能是我们自己被传送到了别的地方呢……

「周围的地形在那东西出现前后完全没有变化,所以那应该不大可能」
「那,难不成是幻觉」
「可生成地图用的超声波传感器也探测到了那东西哦」

也就是说,那东西是突然地,物理地出现在了那个地方。

「嗯。出现时间和月相都不是什么特殊的值,出现前我打倒的最后一个也不过是个僵尸,而且那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特殊个体呢」

三好一边倒放着记录下的监控视频,一边说道。

「要说数字的话……那东西是我今天在第十层打倒的僵尸数达到373只的时候出现的来着」

373只?不是我说,你这打的也太多了吧!另外居然这么多怪啊,这也有点令人意外呢。

「所以,这是什么特别的数字嘛?像是666那样的」
「嗯……373是第13个回文素数呢」
「什么鬼东西?」
「就是指从后往前和从前往后读都一样的素数」
「但这种数应该不少吧?」

像是11啦101啦131啦不都是么。

「373可是从小到大第13个回文素数呢。是不是有点前辈说的地球文化的感觉了?」
「……那,难不成这里是各各他(Γολγοθᾶς)山?」

「单论骷髅的话这里倒确实是大把呢」三好笑着回答。

各各他是译自阿拉姆语的希腊语词汇,意为「髑髅」。
各各他山上,G等级的我。嗯,尝尝老子M16的威力吧……不行,这话太下流①了。❶

「说到墓地和西式别墅,那按惯例敌人就确定是吸血鬼一族了呢……」

可时至今日,却也依旧没有发现过那种怪物。虽说狼人倒是发现了,但好像是不能变成人型的。
看来这个世界不存在犬神明❷这么个人。暂时来说。

「所以,怎么办?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一直都在的」

一天内打倒373只僵尸(大概)就会出现的别墅,么。
而且四周的怪物也如同受到了吸引般,全部消失了……

「虽然我们确实两手空空,别说十字架,就连银珠圣水,甚至连大蒜都没带,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还是去一趟看看咯?」
「好嘞!」

◇◇◇◇◇◇◇◇

我俩仔细地准备完毕,走出了据点车,然后把车子收了起来。毕竟说不定我们可能不回来这了。
四周不见一只亡灵。

我们朝着别墅,走下小山,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便是一对略带锈迹的铁门,而铁门上则镌刻着一些复杂的花和爬山虎纹样。
门柱上,则描画着一些奇特的文字一样的东西,

「楔形文字……有那么点意思,但应该不是。象形文字,也不大对头……」
「感觉像是天岸❸里会出现的文字呢」
「那什么书啊?」
「现代的高中生穿越时空到了赫梯王国成为塔瓦纳安娜的故事」
「哦~。你是说像赫梯那一片的文字嘛?啊,下面还有阿拉伯数字」
「这密密麻麻的是啥啊」

在门柱的文字下,小小地刻着1000000000000066600000000000001 这么一串数字。这啥啊?

「又是个素数呢」
「诶?这玩意,是素数?」
「一个叫柯利弗德(Clifford)·皮寇弗(Pickover)的人,将其称为贝尔芬格(Belphegor)素数,在某些圈子里很有名的一个素数。666两边各被13个0夹住,所以是回文素数哦」
「贝尔芬格啊……」

贝尔芬格在恶魔学里是七宗罪之一。说是一个会帮助人们发现事物的恶魔。

「难不成这是在暗示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么?」
「不清楚。也有可能全部都只是渲染气氛用的文字。只能说气氛确实烘托的不错呢」

不完美的世界与素数。
在这煞有其事的地方出现的贝尔芬格。
然后又是666与13的轮番上场。

「要是这跟三好你在宝珠的盒子上刻的魔法阵一样的东西是一回事的话,那这个迷宫的创造者,对宗教学跟数学看来是造诣颇深嘛」

虽然已经有在录视频,但以防万一我还是掏出手机再拍了张照。
手碰上门,轻轻一推,门便发出转轴摩擦时的尖锐响声,开了开来。如同主动招徕访客一般。

「这种时候,吱嘎~的声音简直成了惯例了呢?」
「然后再配上令人不安的死寂和薄薄的迷雾」

感觉就像进鬼屋一样。

宽广的前院尽头,是一栋带着尖塔的二层西式别墅。立在前方的这屋子,散发着压倒性的非现实的存在感。

一抬头就明白了。这就是那个。
那个失去了理智,在黑暗里抱着自己静静地「站着」的那个。"and whatever walked there, walked alone."(不管那里走过了什么,都是形单影只)那个。❹

正在我们打开大门,瞄了眼里面的时候,我听见了咯咚一声,绝对是库布里克的电影闪灵里的效果音的声音。

「前辈,这……」
「嗯」

绝对应该开溜。
我心里的声音朝我喊道。

教堂里住着贝拉斯科啦❺,给了食物之后就会变成照片,装饰在暖炉上啦,肯定是些这种的。
不过啊……

「管他呢,一不做,二不休」

我一边说着,一边迈出了脚步,跨进了前院。正所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就知道前辈会这样」

三好则如同放弃了一般,叹了口气,然后跟在了我的后面。

就在这一瞬间,尖塔上一只黑色的大鸟张开双翼,发出了刺耳的叫声。
然后,二层每个角上都有的有翅膀的黑豹般的石像全部动了一下,头看向这边。

「要那些都是“地球文化化”了的石像鬼(Gargoyle)的话,我们走进屋子的时候是不是会来攻击我们啊?尖塔上那个,是大乌鸦?」
「肯定一会就会"Nevermore!"地叫起来啦。❻话说前辈,比起那些,你看屋檐……」

三好一脸难受的表情向我说道。屋檐?

在二楼的屋檐上,大量圆形的东西正在蠕动。仔细一看,那些居然都是眼睛。而且他们也都跟黑豹的脸一样,全部朝向着我们,如同在注视着这边一般。

「哇,好恶心……啊不过,难不成这些就是独眼?」
「资料里独眼不是单独出现,呼呼飞着的东西吗?但那些东西,怎么看都是成群的啊。而且看起来还粘糊糊的」
「多当心啊。要是那东西攻击过来了就赶紧跑吧」
「往哪跑?」

往哪?屋里什么情况不得而知,乖乖被攻击更是敬谢不敏。可是就算要往门外面跑,能不能跑的出去还是个未知数。

「说起来,跑也没地方跑来着」
「前辈……」

三好以看笨孩子的目光看着我。

「啊,总之往外跑。门外面就是了」

边跑边打的话,总归能逃出去……就好了。

「……明白了」

于是,我俩一边沐浴在屋顶上无数的目光之下,一边缓缓接近到离大门只有数米的位置。

「话说啊,三好」
「嗯?」
「中世纪有没有自动门这种东西啊?」
「往古代说的话,据说公元前希罗就在古埃及做出来过了」
「这样啊」

眼前双开的大门,悄无声息地打开,等待着我们的进入。
唉,果然还是回去比较……我想着这些,看了眼门,却发现本应在尖塔上的巨大黑鸟现在却飞到了门柱上,拨弄着自己的羽毛。
我仿佛看见了,那双漆黑的眼球里映出的扭曲成球状的世界。
突然,那只鸟大声地叫了起来。

"Nevermore!"

「它,这么说道。要不我们现在溜吧?」
「前辈。我感觉要是现在回头的话……可能会被袭击诶」
「真是神奇呢,我也这么觉得」

不过总在这里自己吓自己也不是个办法。于是,我俩便一边小心着头上的动向,一边走进了屋子。


作者注释:
❶骷髅13(ゴルゴ13) / 斋藤隆夫
过于有名的长寿作品。不多解释了。再要解释那就「…………」
❷人狼小子系列(ウルフガイ・シリーズ) / 平井和正
与死灵猎人系列并称双壁的,在出版幻魔大战系列前作者的代表作。
作者之前的作品也挺有意思的。比如说阿雪②什么的。
❸天是红河岸(天は赤い河のほとり) / 篠原千绘
天读作「そら」对单行本用户来说实在是不便。看单行本封面标题上既没有注ruby也没有附罗马字。
直到卷末一不小心就会看漏的Flower Comics宣传页里才第一次出现天是读「そら」的提示。
这是我遇见的,玻璃假面之后的第二部一读就停不下来的少女漫画系作品。
❹鬼入侵(The Haunting of Hill House) / 雪莉(Shirley)·杰克森(Jackson)
鬼屋恐怖题材鼻祖。斯蒂芬·金的作品撒冷镇(Salem's Lot)的开头就有这部作品的引用。
虽然是两次被改编为电影,第二次还得了5个金酸莓奖的传说作品,但在营销上却做的十分成功。
❺Hell House / Richard Burton Matheson
大概电影比原作有名的一部作品。原作也兼当剧本。
讲述的是现在看来十分可笑的艾默里奇(Emeric)的纠葛和执着让几个人遭受了十分离奇的事情的故事。
艾默里()原文是Emeric,所以发音说不定应该是埃默里(),但听里面菲舍尔的发音感觉更应该是艾默里()。不过字幕里用的是ヒ。
❻The Raven / Edgar Allan Poe
过于有名,没啥好说的。Nevermore.

译者注释:
①原文为俺のアーマライトが火を噴くぜ。这一句式也有暗喻性行为的用法。
②指平井和正作品《アンドロイドお雪》(机器人阿雪)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50 彷徨之馆(后篇)


眼前,是一间空空荡荡的宽广屋子。

「一般来说这种大宅子进了门之后,前面就应该是一个大厅,然后两边应该有两条弧形楼梯的不是嘛?」
「弧形楼梯是什么?」
「就是那种弯着转半圈走上去的台阶」
「啊,那种电影里的豪宅常有的那东西是吧」

我环顾了下四周。

眼前的,不过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石质高顶屋子。总之就是大。感觉尺寸可能有30mx30m那么大。
墙壁上嵌着书架,虽然站在入口看不大清,但感觉好像摆满了书。

屋子四角,各摆着一尊姿态蓄势待发,随时准备着冲向中央的雕像。跟巴黎圣母院的那设计一样诡异。

「那也属于石像鬼嘛?」
「要是游戏的话,等我们走到屋子中间它们肯定就都会动起来了呢。要不我们稳妥点,先破坏掉它们?」
「一般来说在动起来之前不都应该是不可破坏物品的嘛?」
「反正就试试,也没啥嘛」

三好话音刚落,四尊雕像应声被打飞了。看这威力,估计用的是2kg的那种啊。

「哦呀?难不成,那只是普通的大理石像嘛……」

正在三好卖傻的时候,身后的门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哦吼,怕不是惹到家主人了?」
「跑进别人家里,在门口突然把家里的雕像砸个稀烂,一般人都会生气的啦」

我们一边提防着四周,一边退到入口处,便看见屋子中央出现了三个魔法阵,然后什么东西从里面浮现了出来。

骷髅(Skeletal)·行刑者(Executioner)!?」

在代代木出现这东西估计这是第一次。我们眼前,出现了三只拖着巨剑走动着的大型骷髅。
和平时不同,在攻击时它们会甩起手上的剑突击。

「总之先发制人吧」

我一如往常,放出了水长枪,然后这三只怪物便……并没有如我所望被击倒。

「哦呀?!」

高速射出的水流形成的枪,被怪物身前一个像是不可见的屏障般的东西挡了下来,消失掉了。

「前辈,用铁球!」

我取出8cm大小的铁球,全力朝着最前面的那只怪物扔去。
随着咚的一声巨响,怪物的身子向后倒去。这都扛得住啊!不过倒是比魔法更有效的样子。

我想着多来几下就行了,便再扔了一个球。然后正当我扔出的铁球砸中骷髅时,那家伙的膝盖突然碎裂开来。

「诶?」
「如果同时攻击两个地方的话,好像防御力就会被分散掉哦!」

三好这么说道。在我朝着骷髅头扔出铁球的同时,她好像也瞄准了膝盖将铁球射了出去。

「挺能干的嘛三好!要是没躲在我身后的话可是很帅气的哦」
「说什么傻话呢。毕竟盾是前辈拿着的嘛,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嘛,就当是这么一回事吧,但这么一来别的家伙也如法炮制……

「啊啊!!糟、糟啦!?」
「诶?!怎么了吗!?」

听见我突然喊出了声,三好也紧张起来,向我问到。

「你想,好不容易撞上个像是BOSS的怪物,结果身边没有小怪,没法刷杀敌数啊!」
「……前辈,感觉你意外地从容呢」

三好一边用铁球牵制着其他怪物的行动,一边傻眼地说道。
虽然对手硬的要死,明明都打中了要害却还是不能一击毙命,但我和三好一起花了几分钟消耗掉了对方的运动能力后,还是凭蛮力解决掉了。

--------
治疗药水(3) x2
魔结晶:古冢尸妖(Barrow Wight) x2
沙漠弯刀(Scimitar of Deserts)
--------
「好像刚才的怪物,不是骷髅·行刑者,而是古冢尸妖哦」
「这回又换托尔金(Tolkien)了嘛?还挺博识的嘛,这迷宫。那难不成这个别墅其实是坟墓,而这把剑则是佛罗多(Frodo)的剑?」

三好手指着的地方,摆着一把无鞘的弯刀,刀柄上镶嵌着一颗深青色的宝石。

「我还是第一次见掉落武器的诶。而且探索者指南随附的武器目录里也没有找到对应的条目……说起佛罗多的剑,那就是刺针(Sting)咯」
「那是他从比尔博(Bilbo)那拿到的剑啦。他在古墓岗(Barrow-downs)拿到的剑,是被安格马巫王(Witch-king of Angmar)弄断,在瑞文戴尔(Rivendell)忘了拿去修,最后还被刺针顶替了位置的可怜的剑哦」
「不是我说,可怜这……」

应该是"Scimitar of Deserts"吧?坟山的话满地都是沙子倒也不奇怪,但这里是别墅啊。

「前辈,看那个!」

正在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收纳起来了的时候,屋子中央突然出现了个什么东西。

「碑文?」

在出现的基座上,立着一个装饰的颇为豪华的如同书本的一页般的东西,而基座上,则以与门柱上相似的文字写着些什么东西。
我用手机拍完照之后,开始仔细地观察起基座中央摆着的如同书本的一页般的东西。

「……看不懂」
「想也是啦。不过,旁边书架上的这些书我也有点兴趣呢」

三好悠闲地往书架走去。

「你别瞎晃悠啊,说不定有什么陷阱——」

正在我这么说着,拿起碑文的那一瞬间。

尖塔上突然响起钟声,然后一股如同屋子所在的空间开始扭曲般的诡异感突然袭来。

「三好!」

我大声喊道,然后我们一起开始跑向入口处。

◇◇◇◇◇◇◇◇

所幸入口大门没有被锁上。
而且开开的时候也没有被从异次元出现的什么东西给吸进去。❶

我们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前院,而后立在门柱上的大乌鸦和屋檐上的石像鬼们便一起朝我们冲来。
我一边用手上拿着的铁球迎击袭来的大乌鸦,一边让三好先跑,自己则架起盾殿后,放出了水长枪。

虽然石像鬼们哪怕缺了翅膀少了脚,甚至头都没了,也还在凭着势头朝我冲来,但我还是依靠自己的高状态值巧妙地躲开了他们的攻击,用盾把他们拍了下来。
三好也一边跑一边送来了支援,好几只石像鬼都在我眼前被打飞。

「前辈!」

我对付完所有的石像鬼后,正想松一口气,看见三好示意我看向形状正在渐渐消失的别墅二层。
而在那里,数不胜数的眼球正在从屋顶上三三两两地掉下来。而落到地面上的眼球,则继续如同在爬行般朝这边蠕动。

「呜哇,额,等」

我下意识地退了几步,然后朝着最前面的眼球放了好几发水长枪,然后朝着门奔去。
视野角落虽然闪现出了Making的宝珠选择画面,但我已无暇顾及。被那么一大堆眼球埋起来那我可真是敬谢不敏。

尖塔上,钟声无歇,而整个别墅也如同要融化在那声音中一般,渐渐淡去。
靠近门的地面开始变软,阻碍了我们的步伐,而身后的眼球军团则逐渐膨大起来。

我俩连滚带爬,拼了命地向前跑去,总算逃出了铁门。
在那瞬间,钟声突然停歇,身后紧追不止的眼球团也在一瞬间无影无踪。

「诶?」

我吃惊地回头,可却只看见几个掉落物散落在地上,除此之外便不过是夜幕下空空荡荡的坟场了。

--------
治疗药水(1)
治疗药水(2)
羽毛:雾尼(Muninn)
魔结晶:雾尼
魔结晶:石像鬼 x2
黑曜石:石像鬼 x3
水晶:眼球
--------
我不禁身子向后一倒,就地坐了下来。
虽然谜团重重,但至少我们应该是无事生还了。

「前辈,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谁知道呢。不过,回报倒是有够丰厚的哦」

--------
技能宝珠 恐怖 1/ 40,000,000
技能宝珠 监视 1/ 300,000,000
技能宝珠 鉴定 1/ 700,000,000
--------
虽然恐怖和监视我也有点兴趣,但总之,我们此行的目标——鉴定,现在已经到手了。


作者注释:
❶Alone in the dark(鬼屋魔影)
如果没有解谜成功就尝试从大门跑出去的话,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异形就会出现在门外把玩家吃掉。
粉丝们把它当作是阿撒托斯(Azathoth)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51 鉴定(前篇) 11/28 (三)


我俩急急忙忙跑回一开始的小山上放出了据点车,然后无视身后三三两两往上爬着的亡灵们,赶紧躲进了车里。

「唉。现在感觉是真的累啊……」
「探索这行果然是要赌命的呢。有点切身体会了」

我脱下身上的防护装备,然后整个人瘫在了车里的沙发上。

「别墅消失果然是因为我拿到了碑文吗?」
「也有可能是这样……虽然我还得确认一下录像中记录的时间,但钟好像是在23:59的时候开始响起,然后别墅消失的时间好像正好是0:00的样子」
「只在出现的当天存在么?而且还贴心的调成了本地时间」
「也有这种可能性」

我悠悠地踱到冰箱前,打开门拿出了两罐啤酒,然后分别放在了我和三好面前。

「现在稍微来一点,不过分吧?」
「虽然觉得稍微有点缺乏危机感,不过我赞成」

我俩呲地一声拉开易拉罐,下意识干了下杯,然后一起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凉凉的啤酒流过因紧张而干硬的喉咙,如同炎炎夏日里的那一口放了冰块的冰爽凉水,让全身都仿佛得到了滋润。

「「哈~」」

然后,笑容终于又重归世界。

「嘛,虽然差点就要死了,不过至少目的是已经达到了」

我这么说着,把鉴定宝珠摆在了三好面前。

三好小心翼翼地触碰了一下宝珠,然后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我不做人啦~!」
「噗」

听见三好突然喊出台词,我嘴里的啤酒直接喷了出来。然后宝珠一如往常地化作光斑扩散开来,然后以触碰了宝珠的地方为中心,汇聚到了三好身体中。

「喂,不是前辈让我说的嘛!?」

三好被我喷的啤酒溅到,现在一边擦着脸上的泡泡,一边撅起了嘴。

「抱歉抱歉。你太突然了啦」
「呣~」

然后我又取出了一枚宝珠。

「然后,就是这个了咯」

我拿出的是暗魔法(Ⅵ)的宝珠。

「说不定可能是雾的那个?」
「所以说,快鉴定鉴定」
「啊,是呢!不过怎么鉴定?」
「不知道。知道了记得跟我说说」
「嗯~?」

三好一边盯着宝珠,一边在嘴里不停地叨念着什么东西。

「顺带也看看这次拿到的这些物品吧」

然后,我便把除了魔结晶和药水以外的素材类物品都取了出来。

--------
羽毛:雾尼
黑曜石:石像鬼
水晶:眼球
Scimitar of Deserts
--------
靠,那只大鸟,居然不是乌鸦,是雾尼啊。
明明是北欧神话出身,却给我喊Nevermore!,真是个戏精。
不过那么一个如同幻觉的别墅里整一个『记忆』❶出来,倒也别有风味。

「啊,这个是可怜剑呢」
「可怜剑……」

三好拿起了这把怎么看都像是波斯那片出产的弯刀。

「好歹给我叫成沙漠之剑啦」
「啊」

三好突然发出声音,让我下意识朝她看去。

「怎么了?」
「前辈。我知道鉴定怎么用了!」
「挺行的嘛。所以,怎么用的?」
「看着东西,脑子里想『这是什么啊?』就行了」

「啊?就这样?」
「好像是的。感觉刚才一直说着『Detect!』啦『Observe!』啦『Discover!』啦的自己跟个智障一样……」

嘛,总之,我懂。

「然后呢。这个,不是沙漠之剑」
「诶?」
「后面还有个s啦,所以是报应之剑」
「desert还有这个意思么……」
「其实有写着这些文字」

三好一边吐舌一边说道,然后在桌上的记事本上把字写了下来。

--------
报应之剑 Scimitar of Deserts

Damage +40%
Attack Speed +5%
5% Chance to Blind on Hit.
20% Reflect Physical Damage.

爲災者,因災而滅。
報應,終將降臨於施災於汝之人。
--------
「哦哦?不过这个写的煞有其事的东西是啥?」
「怎么看都是背景说明嘛?毕竟都这么写着了」

「到底是谁写的呢……说起来,最重要的状态值现在你能看见了不?」
「至于这个嘛,姑且是显示出来了。不过,这……」

三好说着写下了一串数字。

--------
芳村 圭吾 11.3 / 4.6 / 4 / 1 / 15 / 1 / 9
--------

「前辈是这个样子的」
「这啥?」
「然后。看我自己的话就全部是0了」
「啊?」

现在我的状态值,处于迷宫模式。

--------
HP 250.00
MP 190.00

STR 100
VIT 100
INT 100
AGI 100
DEX 100
LUC 100
--------

然后我把状态切到全部30的日常模式,再让三好鉴定了下。

--------
芳村 圭吾 9.9 / 26.1 / 6 / 3 / 13 / 8 / 4
--------

果然搞不懂这些数字是怎么回事。

「前辈,这,就得那么着了对吧?」
「好嘞,开始验证!」

读理科的人基本上都热衷于验证。明明时间已经过了零点,可看见了奇怪的数值,我还是打起了精神。不过要是没有超回复的技能,估计我肯定要不小心睡着。
我从保管库里取出一些三明治和咖啡,然后将我的状态从1开始逐渐增加,开始进行验证。

◇◇◇◇◇◇◇◇

「原来是这样啊。这样的话确实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呢」

刚刚有了个提示。
三好在确认自己的状态的时候,得到的结果是全0的数值。

我们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无法确认自己的状态。
但实际上,鉴定显示的数值是被鉴定人的数值除以鉴定者对应数值的余数。

这类似于那种幻想作品中常见的,无法鉴定出比自己等级还高的人状态的设定。
因此如果尝试鉴定自己的话,结果就会全都是0。
而如果我把状态调成非常小的数值,比如说调成全部为1的话,三好就能够正确地鉴定出数值来,很好地佐证了这一理论。

明白了原理,我们便能把三好的状态值也反推出来了。

--------
HP 21.70
MP 30.90

STR 8
VIT 9
INT 17
AGI 11
DEX 13
LUC 10①
--------

「看起来有点寒酸呢」
「以成年人平均为10来算,不是还挺不错的嘛?比较对象是我。一开始时候的」
「是吗?」
「不过,居然只是单纯的余数啊……那要是把状态测量仪造出来了,结合鉴定和实测的数值,算法感觉很快就会被泄露出去啊?」
「测量值受设备精度影响多少会上下浮动,而鉴定又十分稀少,应该没什么关系啦?嘛,反正迟早都要被分析出来的,等差不多的时候就去申请个专利什么的得了」

三好悠闲地说道。

「说起来三好,技能呢? 」
「现在好像没有显示出来。太好了呢」

「是啊。那来看看暗魔法(Ⅵ)吧?」

我这么说着,再次拿出了宝珠。


作者注释:
❶福金和雾尼,是北欧神话奥丁养的两只乌鸦,福金的名字有“思想”的意思,雾尼则是“记忆”之意。

译者注释:
①三好鉴定出来的数值少了最后的LUC一项,但这里却推出来了相应的数值,不知道为什么。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52 鉴定(后篇) 11/28 (三)


--------
技能宝珠 暗魔法(Ⅵ)

召唤地狱犬。
最大召唤数量为INT / 4。

若開地獄之門而喚出眷屬,則凡間亦將成暗之樂園矣。
--------

「虽然确确实实是可以召唤地狱犬的啦……」
「讲真这段背景文字到底是谁写的啊」

我看着三好写下的文字,不禁苦笑。你当你卡牌游戏啊,真是的。

「以现在三好的能力那就是4条咯。嘛,总之,先试一试吧。我都快等不急了」
「到时候让他当我们办公室的看门狗吧?」
「拿地狱犬当看门狗使的,估计我们是世界首例啊」

三好一边在嘴里嘟哝着「不知道给取了名字的话会怎么样呢?」什么的,一边碰了一下宝珠,然后喊出了惯例的台词。

「我不做人以下省略!」

等到宝珠的光芒全部汇入三好的体内后,她突然直直向上伸出右掌喊道。

「召唤!卡瓦尔(Cavall)!」
「喂喂」

然后,如同在嘲讽一脸傻眼的我一般,在并不算宽广的车内的地板上,出现了一个直径大概有3m的魔法阵。

「怎、怎么回事!?」

然后,从魔法阵中,出现了一只体格明显偏大的地狱犬。
诶不对,这是不是地狱犬啊?这身高少说也有个1.5m了,而且体长感觉都过3m了。难不成是孟加拉虎啊……

「呜哇~,真出来了耶!」

三好一边说着「哇,毛茸茸的~」一边用脸蹭着狗的鼻子周围。不是我说,这狗嘴巴都跟三好头差不多高么……
眼前这条巨犬,身材如狼一般精悍,体色纯黑,感觉如同要能融入黑暗中一般……哦呀?跟地狱犬不一样眼睛不是红色的诶?感觉反倒更接近金色。

「话说回来三好,卡瓦尔是啥?」
「那是亚瑟王的狗的名字啦。前辈跟我说了召唤的事情之后,我就一直在考虑名字了。剩下三条,那就分别叫亚瑟姆(Aethelm)格里西奇(Glessic)德鲁温(Drudwyn)吧!」
「记不住。就叫波奇、哈奇、小白、太郎不就得了」
「说什么呢前辈。小白什么的肯定不行啦。名字可是会表现在身体上的哦?喏,你看看这气派的身姿!」
「气派这点我倒是同意,但你确定你要带着他上街?这跟带着只孟加拉虎可没差啊?」
「没事的啦,既然是幻想中的生物,那肯定是有办法变小的啦」

三好一脸微笑,一边拍着卡瓦尔的身体一边说道。

而卡瓦尔则一脸仿佛额头上都要冒汗的表情,眼睛望着我,仿佛在问「这怎么办啊?」一样。
而看到我加油吧的眼神后,他便发出呜呜的低声,试图把身子缩起来,结果却失败了。
嗯。嘛要说的话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就算再怎么像稀有种,但地狱犬显然是没有那种能力的啦。

「哇~,好可爱~」

三好扑向了试着缩起身子变小却失败了的卡瓦尔。喂,你小子原来是犬派么。

「所以,三好。这个,能让他消失不?」

再怎么宽敞,说到底这也只是个房车。卡瓦尔的巨体实在是碍事,现在已经是谁都走动不了了。再说了,这家伙根本就没法从门出去吧。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啊」

三好再次摆出姿势喊道。

「归还!」

尴尬的空气飘荡在屋内。而卡瓦尔的脸上则再次是淌下了冷汗……般的表情。

「送不回去呢……」
「原来如此,是因为“開地獄之門而喚出眷屬”后送不回去,所以才说“凡間亦將成暗之樂園”啊」

要说的话犬魔的话也没有把召唤出来的地狱犬给送回去的必要呢……

「诶诶!?前前前、前辈!这可怎么办啊!?」
「你就算问我我也没办法啊……」

以犬魔的情况来看,这家伙就算杀掉尸体也不会消失吧。这么一来就只能让三好先杀掉他然后再召唤出来了。
不过这个方法感觉三好绝对不会同意的。

啊等等?地狱犬的话应该会用暗魔法的吧?我记得暗魔法里……

「喂,你会用影遁(Hiding Shadow)不?」

卡瓦尔听见我的话后,扭头看向我,咚咚点了两下头。这简直不像是个怪物啊。

「那,你能潜进三好的影子里不?」

听见我的话之后,卡瓦尔的身体,便如同融化在三好的影子里一般,渐渐消失了。

「「哦哦!」」

我和三好一起发出了感叹声,然后卡瓦尔从影子里微微探出一个头来,歪着脑袋,像是问着「怎么样?」一般。

「好棒,卡瓦尔!」

三好则跪下身子,轻轻拍了拍卡瓦尔的头,然后给他了一块熏肉三明治。
额,虽说确实训犬的话是这么一个操作,但是这家伙听得懂人话啊,我看也没必要训吧?再说,地狱犬真的吃三明治不?
我脑子里已经满是疑问,不过看他俩当事人乐在其中,便放弃了追问。

「那,直到我叫你出来,一直藏在里面,可以吧?」

卡瓦尔点了点头,然后便回到了影子中。

「哈~,真的超可爱的~」
「嘛,可爱倒是随你啦。不过记得要是在外面遇到了地狱犬的话,还这么做可是要被吃掉的哦」
「真是的前辈。这点事情我还是知道的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虽然我还想再追问一句,但我绝对不会问出口的。这可是为人处世的秘诀呢。(什么鬼)

「其他三只也召唤了吧?」
「不,你给我等等。剩下的你去外面召唤去」

要是搞出了个更大的出来,那我怕是要被压死了。

「诶,可外面是夜间的亡灵层耶?开门的话估计要变得一团糟哦?」
「……那就明天再来测试啦」
「也是呢」

「然后就是最后拿到的,像是书本的一页一样的东西啦」

我把这东西拿了出来,摆在了三好面前。

「这个是《彷徨诸者之书》的片段呢」

--------
彷徨诸者之书(片段 1) The book of wanderers (fragment 1)

触及迷宫深渊的原本。
放置于彷徨之馆。

原本仅存一册,迷宫碑文则为其抄本。
故内容存在出入。

膽敢觸及其睿智者,當被其瘋狂支配。
--------

「嘛怎么说呢。有克苏鲁那味了」
「可惜的是,鉴定好像并不能搞明白上面写的内容的样子。刚才那个就是彷徨之馆来着?」
「应该是吧。这片段说的说不定就是打倒373只特定的怪物,然后彷徨之馆就会在那个楼层出现什么的」

说着简单,但一天打倒373只实际上还是相当难的。应该来说。
代代木这里的话,除开像是1层或者是10层这种,人烟稀少,怪物没怎么被动过的地方,以一般的方法估计是相当困难的。

「原本仅存一册,也就是说……」
「这么一来估计就算再狩猎同一种怪物,结果也是要么不会出现,要么出现了那个屋子里也是空空如也这样」

「这个事情……应该有必要报告吧?」
「报告是会报告啦。但出现条件啦、消失条件啦这些,还全都只不过是推测。详细的信息该怎么搞呢……另外还有那个底座上的文字的问题」
「啊,天岸文字」
「行啦别再玩那梗了。那东西的翻译,该怎么办呢。虽然看得出和碑文上的文字不一样,但要问具体是什么语言我们也说不上来啊……」
「而且我们也没有认识什么文科的人呢。要不去问一问鸣濑小姐?」
「也没别的办法了不是」

这时,我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人一放松下来,就算有超回复,也还是想要睡觉的啊。不如说,要是不会这样,那不就成了单纯的失眠了么。

「那我差不多就去睡觉了。反正这几天要干的也就只有狩猎」
「不知道各国的精锐们现在都在哪里呢?」
「他们估计就随便找个差不多的楼层一边打打怪,等知道了我们目的地是在哪层后,就一口气冲到那开始大刷特刷咯?」
「也就是说那些跟踪队伍是关键咯?」
「对。你想我们挂出异界语言理解的拍卖,然后就径直下迷宫去了,怎么看这都是去弄宝珠了嘛」
「确实呢」
「所以,我们最后的话……虽说也可以直接冲去最下层,让大家一起推进楼层攻略,但回来感觉会很麻烦,不如就在9层让他们看见,然后让他们慢慢跟殖生虫玩得了」
「过分诶」
「一脸坏笑,还好意思说我。嘛,明天就在这边打骷髅,刷低等级药水吧。手上备一些在倒也方便」
「明白啦」
「那,三好你去睡里面的床吧。晚安」
「嗯。前辈也晚安」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0 19:55 编辑


§053 报告 11/28 (三)


「以上是关于D Powers近期情况的报告」

在JDA的小会议室里,鸣濑美晴向斋贺科长报告了D Powers的近期动向和提供的相关帮助。

「总之辛苦你了。自从鸣濑开始负责他们以来,光是手续费就给JDA带来了24亿7000万的收益。以营业员来说这业绩可真是一骑绝尘。估计搞不好数字能差三个零呢」

但那也不是我的能力……虽然美晴心里这么想,但也没有说出来。实力也好运气也罢,结果是不容否认的。大人的工作就是这么一回事。
斋贺啪地合上了手上的报告书,然后神情放松下来,像是要开始闲谈般架起了腿。

「现在,CN的黄跟GB的威廉他们因为宝珠那事,现在正在日本对吧?」
「诶,他们还没有回国吗?」
「别说回去了,前几天他们的整个队伍全都来了日本」
「诶?」
「说是暂时让他们去代代木」
「他们自己不都有正在攻略中的迷宫吗?」
「那倒是」
「那为什么他们要把那些迷宫扔在一边跑到代代木来呢?」
「想也知道,是那个拍卖的原因啦」

异界语言理解。
这个宝珠现在在日本被拍卖,而交付地点则在市谷。不用说,出产这个宝珠的必然是代代木迷宫。

「不仅如此,法国的维克多队和德国的埃德加队也都带着后援队伍全部提交了申请。美国好像也想要派增援」
「是西蒙队的后援队伍吗?」
「不是,好像是要派几个迷宫省的职员过来」
「是指DoD(Department of Dungeon) 吗?」
「对」

西蒙他们所属的,应该是 DAD(Dungeon Attack Department:迷宫攻略局)。
这边好像是一开始成立的直属总统管理的组织,初期从以五角大楼为首、亦包括司法部属下的缉毒局和联邦调查局这些部门处吸收了大量职员的样子。

而迷宫部(Department of Dungeon)则是在去年主要以将迷宫作为资源进行管理为目的新设立的内阁部门。
虽说如此,但直接将DAD所属部门的专有权力直接移交迷宫部管理也不现实,因而DoD手下也有他们的独立实战部队。
也就是说在迷宫攻略上,美国存在着两个不同的命令系统。

「是DAD和DoD之间的纷争吗?」
「谁知道呢。这我就无权得知了。我也不想操心什么US的内情啦」

「也就是说,这么一来,围绕着代代木展开的世界局势,现在瞬间就变得波澜万丈了」
「代代木迷宫相关的住宿设施可容不下这么多人吧?」
「这个他们也都知道了。所幸新宿周边有很多旅馆。他们的大使馆大概都各自想办法解决了吧」

「除开俄罗斯的德米特里和意大利的埃托雷,剩下世界前20的军人都集中在一个迷宫里了?」

随着吱的一声,斋贺向后靠在了靠背上。

「这种态势大概是迷宫出现在世界上以来头一次吧」
「齐亚斯·库利约甘迷宫现在是处于封闭状态吗?」

明明是最初发现的迷宫,可人们却没有蜂拥而至,这一定有些原因。

「对。不如说本来像代代木这么开放的迷宫反而比较少啊。所以,D Powers他们昨天下了迷宫了是吧?」
「对。好像是说等差不多拍卖结束的时候回来的样子」
「在这个时间点下迷宫,不论怎么看,都像是去弄宝珠了不是么?」
「嘛,确实」
「从入场人员名单上看,各国的侦察队伍,也都追着他们进了迷宫」

要是RU也来了那估计要提防着暗杀了呢,斋贺科长来了一句并不好笑的玩笑。

「虽然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考虑些啥,但这次的交付时间定在了12/2这一天。也就是说12/1他们的所在地,便是当下全世界间谍机构们的最优先目的了」

代代木十分广阔,怪物的多样性也很是可观。要全部测试一遍花费的劳力相当之大。
如果能锁定到D Powers所在的某一层,那就能省去很多功夫。

「而且好像,保卫部门的人进去之后,也跟丢了他们的样子。都过来问我们情况了」
「诶?他们是监视对象吗?」
「是保护对象啦。我们不也派了你跟着他们么」

因为自己对此并没有什么自觉,听完后美晴吃惊不小。
毕竟自己也没有能保护他们的能力。

「连在各个据点安插了秘密干员的保卫部门都跟丢了他们,那些国家的侦察队伍很可能也跟丢了他们。现在现场肯定是乱成一锅粥吧」

斋贺一脸幸灾乐祸地弯起了嘴。

「所以,有办法联系他们不?」

美晴稍稍愣了一下,但还是报告了实情。

「额,嗯。姑且有紧急联络方式」
「那就好」

时至暮秋,白天越来越短,现在天边便已经开始泛起了赤红。

◇◇◇◇◇◇◇◇

「钟声?」

在8层卖烤肉串的男子,朝着刚上来的身材瘦削而结实的男子反问道。

「对,有一伙人舍不得折回8层,便在9层往下走的楼梯那扎了营,他们说听见了钟声」
「那伙人怕不是蠢货?」

身材瘦削的男子一边苦笑一边咬了一口烤肉。

「嘛,毕竟9层讲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冒出殖生虫这种玩意来,特别是太阳落山之后」

考虑到下面是10层,太阳落山之后也不可能会有家伙上来,在楼梯里扎营倒也算合理。
虽然感觉这样不大可能睡得安稳。

「听他们说,差不多正好在午夜零点的时候,放风的人好像听见了微弱的钟声。

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又咬了一口烤肉。

「听起来声音好像来自下面,他们被勾起了好奇心,然后就下了楼梯去看情况了」
「典型的好奇害死猫啊」

把第二口肉咽下去之后,男子无奈地笑了起来。

「然后,他们下了楼看了一眼,便看见在与去11层的楼梯相反的方向上,一个如同在教会尖塔上一般的大钟发出了巨大的钟声」
「10层有教会么?我记得里面应该遍地都是墓地的来着……」
「我也没听说过啊。所以,那伙人以为要发生什么特殊事件……」
「嘛,这想法倒是可以理解」

就算有同化药,日落后待在10层还是绝对不干。所有探索者大概都会同意吧。

「结果没一会,如同被暂停了一般,钟声突然就消失了」
「不是打完了?」
「好像不是」
「哦。要是出了什么宝贝就好了啊」
「结果只有声音呢」

男子一边笑着,一边把吃完的烤串放回了代替垃圾箱放着的桶里,然后离开了烤肉摊。

而小摊的店主,自然没有漏看,站在一旁在二人说完话的那一瞬间,开始动身的白人男性的身影。

「US,不然就是GB吧……」

隐藏摄像头,清清楚楚地拍下了消失在前往9层的楼梯里的那名男性的身姿。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0 20:01 编辑


§054 【给全世界的礼物】D Powers 108【异界语言理解】


1:无名的探索者 ID: P12xx-xxxx-xxxx-3321
突然冒出来的名字跟开玩笑一样叫Dungeon Powers的队伍,好像开始搞起宝珠拍卖了。
他们究竟是诈骗者,还是世界的救世主呢?
请在930楼附近转新贴。

…………

143:无名的探索者
各位看见没?有人出价了!

144:无名的探索者
看见啦。这要是卖手办怕又是个98亿吧。①

145:无名的探索者
什么给全世界的礼物说得煞有其事,合着不过就是个宝珠嘛?
而且也才6万JPY,比起前几个宝珠不是还更便宜嘛?我都买得起。

146:无名的探索者
什么。我也去出个价纪念纪念好了。

147:无名的探索者
>145
我觉得你要不然是在扯淡,要不然就是个超级土豪在炫富。
)つ {单位}

148:无名的探索者
?不是JPY嘛? > 147

149:无名的探索者
147说的不是那里啦w
你再回去好好看看这次的单位吧……

150:无名的探索者
……百万JPY?

151:无名的探索者
你说什么!?(震惊.jpg

152:无名的探索者
诶、那、就是60亿JPY?

153:无名的探索者
你先冷静下,好好数下零吧www >> 152

154:无名的探索者
啊?个十百……我勒个草——!一个宝珠就要600亿JPY?

155:无名的探索者
终于发现了啊。
不过为啥飙到这么高了啊?

156:无名的探索者
跟迷宫相关的网站上有篇文章。
这个宝珠在9月份的时候已经在俄罗斯被发现了,其效果是能让使用者读懂各地的迷宫里发现的用迷之文字书写的碑文。
然后,全世界只发现了这一个。

157:无名的探索者
诶?那也就是说,翻译全球只有一个?

158:无名的探索者
对。他说的是真是假,掩饰了什么,谁都不得而知,而且碑文上很可能写了不少十分轰动的内容。

159:无名的探索者
为什么会知道? > 158

160:无名的探索者
明明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可内容却还没有向一般人公开。
然后因为内容在有关机构间广为流传,因而暗底下国家间似乎在发生着各种见不得人的争斗。
而且,再加上拿着那唯一一个的国家是俄罗斯。

161:无名的探索者
原来是想要验证啊。
这么说的话,那肯定是国家等级的竟拍了啊。

162:无名的探索者
诶,那为啥这么重要的宝珠不直接卖给日本要拿去拍卖?
按道理不是政府该收走嘛?

163:无名的探索者
上升到了国家等级,JDA肯定也会干涉啦,而且从国家角度来看,这也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外交筹码,而且还能让交易在自家进行啊,你能先思考。

164:无名的探索者
说不定是价钱没谈成呢。

165:无名的探索者
要是对面来的是162一样的人估计我也不肯卖。

166:无名的探索者
为啥哦。 > 165

167:无名的探索者
一副你就得卖给国家的态度跑过来,肯定会让人不爽的啊。

168:无名的探索者
对对对。而且摆着一副那种态度,给的出价肯定也是低到爆炸吧?说不定还直接让人无偿上交呢。

169:无名的探索者
喂!现在已经到890亿JPY了。

170:无名的探索者
真的?

171:无名的探索者
哇,真的唉。啧啧……

172:无名的探索者
太厉害了啊。他们已经能玩上一辈子了吧。

173:无名的探索者
别说钱了,哪怕就D Powers他们之前两回拍卖的买方保费,都够他们玩一辈子了吧。大概。

174:无名的探索者
他们这宝珠获取能力也不简单啊?成员说不定有好几百呢。 > 173
不过,万一明天得到了相同的东西,竞拍者岂不是亏大了。

175:无名的探索者
可你也说不清自己搞到得要等到多久啊。往好了说明天,往坏了说明年甚至过100年都搞不到呢。
这段空缺时期,机密情报全部掌握在别的国家手上,对国家安全可是个大威胁啊。

176:无名的探索者
记得美国每年为了这个要花7万亿呢。

177:无名的探索者
那这么说现在这价格还不足挂齿咯?

178:无名的探索者
嘛,大概吧。也不排除欧盟啦联合国出手的可能性呢。

179:无名的探索者
那这么一来不如就联合国出面把国家统整起来低价拍下得了……

180:无名的探索者
也正是现在的世界局势让这不现实啊。国家纷争,罪业深重啊。

180:无名的探索者
说起来,这次这个叫奥卡西奥系统的是个什么玩意?
一个叫奥卡西奥的人做的系统?

181:无名的探索者
至今的规则都是就算到了截止时间,如果有人出价那就再延长10分钟竞拍时间的制度不是嘛?
但如果储备资金十分之多,有人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商品的话,这么一来不就永远就成交不了了嘛。

182:无名的探索者
确实呢,如果按照最低加价一点一点往上叫的话,1小时就是6次。叫144次的话那就拖掉一整天了。

183:无名的探索者
对。但这一次交接日定在了12/2,因此这样的话就会有麻烦。
现在这个系统,如果过了截止时间,竞拍者就无法看到最高价格,而延长时间也限制在了竞价更新后的12秒内。

184:无名的探索者
也就是说在这12秒内,如果没有给出比最高价格更高的出价,那就确定竞拍失败;另外因为不知道现在的最高出价,也没办法看着当前报价加价咯。

185:无名的探索者
对,也就是说,很可能在时间截止后,突然出现出价的飞涨。

186:无名的探索者
所以才叫奥卡西奥啊。发音也正好跟occasio差不多呢。

187:无名的探索者
什么东西?

188:无名的探索者
查了下。是拉丁语。意思好像是机会啊什么的。
亏你知道 > 186

189:无名的探索者
确实写成类似英语就是occasio呢w
话说为啥是12秒?长不长短不短的。

190:无名的探索者
感觉?

191:无名的探索者
1摩尔的化学幽默?

192:无名的探索者
那什么鬼。 > 191

193:无名的探索者
12g碳12所含的原子数记为1摩尔。
碳的元素符号为C,在13进制以上的计数中,12也记为C。

194:无名的探索者
呃。你这个怎么看都太牵强了吧。

195:无名的探索者
说起来,就在前些日子②,在法国举办的第26届国际计量大会决定停止使用“铂铱千克原器”定义千克单位了。
紧跟最新趋势啊。>> 193

196:无名的探索者
诶,真的? > 195

197:无名的探索者
我说你们怎么这种事情知道的这么清楚啊w

198:无名的探索者
我觉得大概是数学幽默吧?
正好是最小的过剩数③呢。

199:无名的探索者
这又什么鬼?

200:无名的探索者
过剩数我搜了下。
我还以为玩笑的意思是「过去的时间叫过剩」呢。

201:无名的探索者
好,就这么定了。

202:无名的探索者
定个鬼啊!


译者注释:
①译者自己玩的梗。
②2018年11月16日
③OEIS:A005101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3-2 17:22 编辑


§055 阿尔斯小队 11/28 (三)


次日,吃完了早饭后,三好在据点车前召唤出了剩下的三条地狱犬。

「召唤!亚瑟姆!」、「召唤!格里西奇!」、「召唤!德鲁温!」,三好每喊一句,地下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魔法阵,然后召唤出一条与卡瓦尔同样高大气派的地狱犬(?)。
三好试着召唤第五条,但自然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前辈不想要召唤嘛?」
「犬魔的暗魔法(Ⅵ)冷却时间要三天啦。再说,我不擅长养东西啦。我可是有着把仙人掌养烂了的经历呢」
「这有什么好吹嘘的啊。说到照顾,他们要吃些什么呢?」

说起来也是呢。昨天倒是给卡瓦尔吃了人类的食物,但迷宫里平常肯定是搞不到那东西的。

要是思考起蛋白质的构造啦,分解酶什么什么的起来那估计就真要没个完了。
首先可以确定,迷宫出产的肉人可以吃。那么迷宫里的生物能够消化我们这边的食物,倒也是自然。偶尔甚至还会吃人呢。真是可怕。

「只要偶尔放他们在迷宫里自由活动,不喂他们东西吃应该也问题不大吧?」

听见我说出这种不像是养动物的人说出的话,卡瓦尔走到我跟前,呼呼摇了摇头。

「诶?你们要吃东西吗?」

点头。

「说起来,昨天吃三明治的时候感觉很享受呢」

点头。

「那,吃那个是为了摄取维持生命必须的营养吗?」

听见这个问题,卡瓦尔不自在地偏开了头。

「……还是说只是因为好吃所以想要吃的零食呢」

卡瓦尔表现地更加不自在起来,脸上好像快要流下冷汗一般。

「真是的,前辈。没关系的啦。卡瓦尔他们偶尔也想吃点好吃的东西啦!」

卡瓦尔快步跑到三好身边坐了下来,金色的双眼闪闪发光,殷勤地点了点头。

「嘛,倒也不是不行啦。但你们可要当好三好的护卫啊」
「「「「汪汪」」」」

不过,召唤怪啊。
JDA那边该怎么登记呢。要不要办证,要不要打疫苗,感觉要去问鸣濑小姐的事情又变多了呢。
再有就是死了该怎么办了……虽然我对重新召唤会不会复活有点兴趣,但要是特意试试的话三好显然要不高兴。嘛,到时候总归会知道的啦。


白天的10层,敌人只有不停徘徊着的僵尸和骷髅,实在是单调。特点就是多。
数量的多少对一般的探索者来说也许性命攸关,但对我们来说也就不过是多了一点罢了,不如说反而称了我们的心。

「说起来,那些跟踪的人们怎么样了?」
「谁知道呢。现在生命探查还没有发现他们。不如说,附近根本就没有探索者」
「地狱10层的名号真是名副其实呢」

亡灵们如同潮水般一波波涌来,掉落物不算很好,再加上遍地都是墓碑,把这一层叫做地狱倒也很是相称。

僵尸一如既往什么也不掉,但骷髅则似乎是会以1/25左右的概率掉落药水(1)的样子。

「说起来,会掉落物品的怪物,给的SP值都超过了0.04呢」

说起来也是,哥布林、狼、狗头人跟史莱姆这些,打了那么多也没见过一点掉落物。
而代代木4层以上的区域被叫成新手层、娱乐层,也是这个原因。
没有掉落物的话,没有办法专职干这个谋生。光靠GTB也肯定是入不敷出。

「确实呢。SP0.04说不定是什么分水岭呢」
「那我就专心对付没有掉落物的僵尸,骷髅就交给前辈处理了」
「行」
「阿尔斯小队你们就主要处理远处的僵尸吧」

三好这么说完,身边和影子里便传来几声犬吠回应。

好像三好把召唤出来的这四条狗统一叫做阿尔斯小队的样子。
我问她为什么不是亚瑟小队,结果她就跟我说了一堆基尔胡赫(Culhwch)的亲戚是阿尔斯王啦什么什么的我听不懂的东西,嘛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确实语感上比起亚瑟小队还是阿尔斯小队感觉更厉害一点。①

◇◇◇◇◇◇◇◇

十层的敌人数量庞大。还没打多久,宝珠选择界面就出来了。
这次的列表是骷髅的。

--------
技能宝珠 生命探查    1/ 20,000,000
技能宝珠 魔法耐性(1) 1/ 700,000,000
技能宝珠   不死    1/ 1,200,000,000
--------

魔法耐性是已知技能。
技能宝珠和物品名字后头跟着的数字,阿拉伯数字表示的是等级,而罗马数字表示的是种类,因而这是全魔法耐性中最弱的一个。
水长枪打起来略微有点不那么得劲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吧。

且先不论这个……『不死』?这是什么玩意?

「要是有了这个,徐福②也可以安安心心地回国了呢」

三好以棒读的口气说道。

「不不,等等等等。这要是什么古老巫妖(Elder Lich)不死之王(No Life King)给的那暂且不论,这不过是骷髅哦?绝对是陷阱啦这个。想也知道肯定是写作不死读作亡灵啦之类的……」

自然,不死是未登录技能。
可是,如今的我们手上有鉴定!按照稀有度顺序,我选择了不死。

「来,三好。拜托啦」
「好的」

周围亡灵们还在不知疲倦地涌来,但都被阿尔斯小队轻松解决。
不愧是地狱犬。就算从经验值看,他们的能力也是骷髅的两倍了……不对,等等,这帮家伙,一撞就能撞碎骷髅,一脚就能撕开僵尸,太强了把。

一般的地狱犬有这么厉害么?

「唔诶……」

三好发动鉴定后,不禁出声。

--------
技能宝珠 不死
获得永远不会死亡的躯体。
亡灵化(骷髅)

忤理者,當受其報矣。
--------

「这可……真是过分呢」
「也就是说,虽然可以不死,但是会变成亡灵——以这个来说,是骷髅——咯」
「有必要提醒人们注意呢?」
「但这样肯定会被人怀疑信息来源的啊?」

就算扔着不管,也不大可能有人能遇上掉落这个宝珠。毕竟掉落率只有12亿分之1。
但话说回来,只要是有可能发生的事件,终究必然会发生。

「只能说是跟早产一样,在猪身上进行了测试咯」

虽然不知道真试了会怎么样,但掉落率实在太低,重复试验估计会很困难,现在就这么糊弄过去吧。

「暂且就让它扔在保管库里发霉吧」

说完,我便把不死宝珠收进了保管库。

◇◇◇◇◇◇◇◇

之后,我们也庆幸着生命探知没有发现别的探索者,一边走着一边剿灭着大批的亡灵们。

昨天那些要当心的从遮挡视野的墓碑袭来的攻击,和躲起来的僵尸们发起的攻击,也都被三好的看门狗们全部解决掉了,让我们今天的效率更上一层楼。
现在骷髅能给的宝珠我已经全部拿了,而药水一类的数量也在稳步上升。

我试着挑战了下讨伐373只骷髅,但十分可惜骷髅的数量到不了僵尸那么多,没有达到这一数字。

「这么来看,一天讨伐373种同种怪物,好像还挺困难的啊?」
「确实呢。这么一来就只能要么想些让同种魔物全部聚集在一起的方法,要么从凌晨0点开始连刷24个小时了呢」

总觉得有股黑企的感觉。
不过要是有那种类似食虫植物的怪物的话,说不定会掉个什么能够聚集怪物的技能宝珠或者物品什么的……

「所以现在马上可以进行测试的就只有1层的史莱姆了呢」
「是呢。不过得去深处的地方」

最近御剑小姐她好像打出了6小时300只的超级记录,这么来看不往返入口打史莱姆的话达到数量应该不难办。

◇◇◇◇◇◇◇◇

僵尸的数量比骷髅要多不少,因而三好顺利地提高着击杀数。铁球+收纳可真是大放异彩。
在10层,三好的歼敌能力远远在我之上。毕竟往收纳库存取物品基本上就不花MP。

「要是不停地重复放入取出的话说不定能看见MP变少,不过感觉也是自然恢复就能对付过去的水平呢」

因此三好也不必顾及MP量的问题,只管打就行了。
而一直以来难以对付近处敌人的弱点,也因她这四条随从的活跃而不再是问题,这么一来除非铁球花光或者是出现特殊怪,不然10层的三好简直就是无双。

「问题是价格和硬度呢」
「价格?」
「前辈。虽然我们用的稀里哗啦的,但6cm的球就要6000,而8cm的一枚就要12000哦」
「啥?居、居然这么高」

铁球这么贵的么。要是不尽量回收的话,光靠药水说不定还会入不敷出啊这。

「小的倒是比较便宜啦,不过大了的话好像就得用削的工艺制造了。虽然我也考虑过去买方形的钢材,不过钢似乎比较软的样子。说不定砸在表面很硬的家伙身上会没有效果」

至于为什么没有买半成品的方形铁块,原因好像是就没有这种商品。

「所以我也试了试2.5cm的低精度铁球。这个的话一个只要200块。打僵尸的话一次丢出去三个,手感感觉像是大粒散弹枪一样」

也就收纳库能这么搞了啊。才2.5cm大,扔也不好扔。
要不然用手指弹出去呢。比如指弹什么的。

事不宜迟,我立马试了试,结果且不论威力,连目标都打不中。
看来这有必要练习呢。

「前辈。下一个宝珠该弄什么……」
「下一个?以幻想作品的套路来看,有了物品箱跟鉴定,接下来就该是恢复魔法了……看不出有什么可能有这个技能的怪物啊。有没有荷米史莱姆啊③?」
「你问史克艾尼④去别来问我。不过说不定有可能会有这种技能的怪物呢」
「嗯?什么怪物?」

「前辈你还记得找语言理解宝珠那时候你说的族系的问题吗?我觉得既然有萨满的话,那有牧师也不奇怪」
「怪物们的原始宗教是属于发展初期的自然崇拜吧?且不论痴迷于与超自然存在交流的萨满,应该不至于发展出作为服侍神圣职者的牧师吧」
「那就不考虑宗教相关的问题,想想跟神圣本身有关的怪物呢?」
「对呢。像是独角兽什么的,光听名字就感觉很有可能有呢」
「等回去之后我去查一查WDA的怪物数据库吧。这次就去找个近的,去11层打小火蜥蜴吧?」
「行,走吧」

于是,我一边调整着杀敌数,一边朝着11层走去。

◇◇◇◇◇◇◇◇

11层便是所谓的火山地带。
气温瞬间升高,放眼望去四处都是喷气的火山灰。

「我突然想到」
「怎么了?」
「火魔法到底有没有必要啊?」

听见我的话,三好叉起了手,满脸无奈地看着我。

「怎、怎么了啦」
「前辈,觉得热难受的话就直说啦……」
「不是啦,三好。你看,如果只是想点火的话,打火机、点火枪不都能行嘛?」

「前辈你水魔法难道不是有事没事就拿起来用嘛」
「呃,毕竟方便嘛」
「那要是出现了水魔法无效的敌人你怎么办?」
「溜呗」

正在三好摆出无语的表情时,一颗直径约50cm的火球径直朝我们飞来。

「呜哇!」

我下意识地按住三好的头,自己也低下身子,然后朝着火球飞来的方向随手放了几发水长枪。

「怎、怎么了吗?」
「刚才有什么东西朝我们发射了一发火球,到底是从哪里射出来的?」

四条地狱犬从三好的影子中冲了出来,卡瓦尔冲上前去,朝着一块岩石猛踢了一脚。

「GYOWAAAANN!」

在这瞬间,刚才还是块岩石的东西突然蹦了起来。
那身子有如一条全长约1.5m,全身被岩石覆盖的大鲵。

「那就是小火蜥蜴吗?」
「照片上拍的是解除了拟态之后的样子呢」

在它拟态的时候,如果不特别留意,就算是生命探查也会看漏掉。
正在这时,随着噗的一声,卡瓦尔踩着的尾巴突然断了开来。紧接着,火蜥蜴立刻尝试开溜。

「哇,像日本草蜥一样的诶!」
「前辈!尾巴可是稀有物品哦!快解决掉它!」

断下来的尾巴如果放置不管,最终会变成黑色的光。
要拿到尾巴,就必须要在它自割之后,尾巴消失之前打倒本体。

听见这话,我正想放出水长枪,结果追上来的德鲁温却一口咬碎了断掉了尾巴的小火蜥蜴的头。

「有了!」

三好面前出现了尾巴:小火蜥蜴的提示。

「据说这好像是味名贵的中药呢!」
「像是鹿茸什么的吗」

三好模着德鲁温的头。

「话说回来,不是我来打倒的话那不是没有完成本来目的嘛?」
「无所谓啦前辈。毕竟拿到了尾巴嘛!阿尔斯小队去找下一只火蜥蜴吧」
「「「「嘎呜」」」」

地狱犬们的鼻子好像比我的生命探查还要灵敏,轻轻松松就识破了小火蜥蜴的拟态。
这回则是亚瑟姆踩住了那家伙的头。我在火球打不中的地方观察了一下,吐火球与其说是魔法不如说更像是一种吐息。

这次,我扎扎实实地用水长枪了结掉了火蜥蜴,然后眼前便出现了见惯的选择画面。

--------
技能宝珠  火魔法 1/ 40,000,000
技能宝珠   自割 1/ 200,000,000
技能宝珠   再生 1/ 200,000,000
技能宝珠 极炎魔法 1/ 1,700,000,000
--------

且不论作为目标的火魔法,自割啦再生啦,简直就是俩明晃晃的地雷。

「自割这,人又没有尾巴」
「男性的话,倒是有有点像的东西……」
「喂!」

阿部定⑤那实在是过于猎奇,更何况自己动手那就更……还是免了吧。

「不过,用再生的话应该会长回来的吧?」
「我说啊……」
「不是啦前辈。是说头发啦,头发。我们长长~的朋友⑥」
「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

这家伙也会看以前的老广告啊。youtube真是要啥有啥。
指不定哪天甚至会冒出句能看见能看见⑦来。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不仅限头发,连身体失去的部位都能再生的话,那简直就是不输超回复的福音。而且冷却时间还远比超回复要短。

「不过,大概这里的自割和再生是成对的技能呢」
「我也这么觉得。感觉就是让自割失去的部位再生的技能」

如果这是什么都可以再生的技能的话,那这怪物也未免显得太弱、获得概率也显得太高了。

「要是冒出个涡虫什么什么的怪物的话,感觉说不定真有真正的再生呢」
「身体分成两半,两个两边都是自己这种再生就算了吧」
「人类不也在做着克隆这种类似的事情嘛」

嘛,要说的话这倒也是。
我静静地选择了极炎魔法的宝珠。

「那么,我不当人了」

我说出已成惯例的台词,右手上的光团则点点汇入我的体内。

「极炎魔法听起来有点唬人呢」
「毕竟是个连罗马数字都没有的未知技能呢。只能乖乖地寻找印象了啊」
「中二再临了呢!」

大概是想起了我不停叨念着Making时候的样子了吧,三好呼呼地笑出声来。

「啰嗦。再说又不是完全没有提示。这肯定能行」

斯城状环,灼之以永劫之炎,盈之以堕天使与重罪者。
然斯炎青白,以慈悲之光辉,须臾间焚万物尽作灰烬——

我一边在脑中描绘但丁的形象,一边静静地伸出右手,然后叫出了那名字。

白炎地狱(Inferno)!」

瞬间,眼前的一切都被纯白的光芒遮盖,我身体中也传来一种什么东西大量流失了的感觉。

「呜啊!?」

我尽力稳住了几乎快要碎掉般的腰部,等待视力恢复之后,望见眼前的景象,我不禁惊出了声。

「前辈,这……」

眼前,空无一物。
不见岩石。不见野草。也不见或许曾在此处的怪物。
亦不见岩浆,不见蒸汽,不见火山灰。

眼前,只有细细铺满了白粉的,黑色玻璃般致密的平坦地面。
十分宽广的范围内,全都是这一景象。

我看了下状态值,MP减少了大约100。

「啊,这个,封印了吧?」
「……要是让谁看见了这景象,肯定会认为是龙什么的暴走了吧」

说完,三好说「快跑吧」,然后带着从影子里畏畏缩缩探出头来的四条狗,快步跑远了。

「啊,喂,等我下啊!」

我连忙朝着三好追了过去。

结果如我们所料,尽管这天打倒的僵尸数超过了373只,但彷徨之馆还是没有出现。


译者注释:
①在日文中アーサー为传说中的亚瑟王的称呼而アルスル则是现实存在者的称呼。中文中没有这一差异,故译者自行进行了音译。
②传说中秦始皇派去东海寻找不老不死之药的人。
③勇者斗恶龙中的一种怪物。首次在勇者斗恶龙2中出现。会发出「ホイミ」的声音为同伴治疗。
④史克威尔艾尼克斯(SQUARE ENIX),勇者斗恶龙的发行商。
⑤阿部定事件指的是鳗鱼料理店女服务员阿部定于1936年5月18日东京都荒川区尾久的茶室,将情人绞杀并切除其生殖器的事件。
⑥(抜け始めて分かる、髪は長~い友達)出自日本第一制药在1978年投放的Karoyan系列生发素的电视广告
⑦(みえる、みえる。インクのみえるボールペン)出自斑马公司在1966年发售的透明笔身「クリスタル」系列圆珠笔广告词。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1-29 17:43 编辑


§056 第二名异界翻译者 11/30 (五)


在迷宫里晃悠了好几天之后,我们在成交日当天回到了地上。

我迫不及待地看了眼最终成交价,然后惊到喊了出来。

「4161亿4200万?!」

哎呀,这也太高了吧。

「拿标准财政规模来比较的话,大概跟三重县、群马县差不多吧。只看预算的话,大概比岛根县高一些,跟佐贺县差不多吧」

这样啊。地方政府的预算居然有这么多啊。——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吧!

「不愧是近江商人,还能气定神闲。我可是吓得不清了啊?」
「前辈。如果这次按照以往的出价规则来,说不定都能超100亿美元了呢」

啊对,说起来这次好像是用了特殊方法来着。

「最后一下直接涨了2000亿1千万呢。好像12秒内买家来了好几次+1亿、+10亿、+100亿、+1000亿呢」

也就是说买方的心理价位还远远不止于此啊。

「而且,对我们小市民来说,100亿也好1000亿也罢,感觉也没多少差距。脑子里只有『好大一笔钱』这一个印象,实在是缺乏现实感」

嘛,要说的话也确实。

「所以,结果是谁拍到了?」
「中标者的话……这个,大概是DAD吧。DoD居然也参与了竞价,不可思议……」

不叫USDA,而叫DAD。而且同属美国的DoD也参与了竞价……难不成他们关系不好?

「看着像NATO加盟国和JP政府的ID,中途就突然退出了竞价,大概那时候US内部发生了什么交易吧」
「各国联合起来竞拍吗?」
「就算是大到国家,要在年底搞出一笔没写进预算的巨额支出也很困难啦」
「问题是该由哪个国家使用宝珠,然后将正确的情报传递给他国咯」
「这个的话,想必他们也有什么类似于军事同盟一类的关系在,大概已经解决了吧」

嘛,我们也没必要瞎操这个闲心。
于是乎,世纪拍卖就此落下帷幕。表面上的话。

「不过三好。这钱怎么办啊?就算没到100亿美元,但这么多钱对于一个队伍来说是不是太多了点」

虽然可能已经晚了,但我还是很担心公开身份的三好。
虽然至今公开的信息只有WDAID,但活动这么明显,考虑到中标者都是各国的代表,信息泄露绝对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普通人手上突然有钱了,就会聚上来一大堆奇怪的家伙啊……

「要不去建一个生产状态测量仪的工厂?」
「上市之后这东西市场也不会太大,我们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好拿去生产销售,要那么大生产力的工厂干嘛」
「确实呢。虽然一定程度的生产力也是必要的……那就拿去捐赠,或者干脆设立基金会」
「基金?」
「我们的话那就是针对迷宫探索者的咯?」
「基金啊……毕竟是4000亿呢……」
「前辈前辈。普通商人是依靠进货和销售赚取利益的哦。拍卖行赚的买方保费顶多也就这金额的10%哦」

听完我马上反应了过来。
我们这个情况是拿到多少就赚到多少,但一般来看,我们的利润额也就10%的样子。
这金额实在是太过冲击性,搞得我都忘了有这茬事了。

「10%也已经足够了啦,这边我就稍微考虑下吧」
「好的」

三好回答之后,鸣濑小姐就打到了三好的私人电话上。
肯定是查了我们出去时候的记录吧。明天都周末了,还这么上心工作。

「喂,是三好小姐吗?辛苦了,我是鸣濑」
「嗯,有什么事情吗?」

听鸣濑小姐说,因为成交价格过高,所以直到物品交接完毕,JDA都会派人随行在身边。
虽然不是说不信任JDA,但且先不论外边,家里的警卫是不需要的。现在我们的办公室四周就有四条看门犬各自躲藏在影子里呢。

那些家伙不同于普通的地狱犬,不只是影遁,还会按照我们的要求使用各种别的魔法。
比如说——

「听好了?阿尔斯小队。你们的工作,就是抓捕入侵者和当我的警卫」
「「「「汪汪」」」」

——从那以来,这帮家伙就开始用起了诸如在脚下生成暗穴产生牢狱的影穴(Shadow Pit)、用暗绳把对方捆起来还附带麻醉跟睡眠状态的影缚(Shadow Bind)、还有在影子之间移动的各种魔法。

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有三名不知是哪个国家的牺牲者败在他们手上了。
我们则懒得掺和这些麻烦事,让他们就这样乖乖地在暗狱里待着,打算明天抽个空直接交给某田中先生完事了。当然,之后怎么样我们就一概不管了。
三好高兴地说「这样一来警备体制就完美了呢!」,但我则担心起一般的推销员啦传教者啦会不会也成为牺牲者的事情,心里害怕了起来。

而且这些家伙好像挺喜欢吃魔结晶的,总是跟三好撒娇问她要骷髅掉的魔结晶,然后津津有味地在一旁嚼着。
我们的食物对他们来说大概只是零食,但如果他们的主食是魔结晶的话,那事情就有点难办了。毕竟这东西库存少卖家少有钱也不好买。自己每天去打那又实在是太累了。
希望只是奖励用的零食。

说了一会话之后,三好挂断了电话。

「所以,怎么样?」
「他们现在召回派来的人,但鸣濑小姐现在会赶过来」
「现在?」

我抬头看了眼办公室里的钟。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

「还真是一心工作呢……」
「不过对JDA来说,这也是400亿的生意呢」

是呢。JDA收的手续费是10%来着,然后手续费就要400亿?呃,这是不是有点多啊?我现在,感觉有些不讲理了……买方保费就先不考虑了。

「不过,我也不觉得鸣濑小姐会是那种为了商业上的事情愿意在周末大晚上跑来对方家里的人啊」
「前辈,该说你敏锐呢还是迟钝呢」

大概只是担心吧,三好又补充道。我也是这个意思。

「不过,这不正好嘛」
「什么事?」
「就那个天岸文字的事啦」
「啊,那个啊」

那干脆顺带也跟她打听打听这方面的事吧。

◇◇◇◇◇◇◇◇

「这好像是用古希伯来字母跟腓尼基字母书写的古典希伯来语和阿拉姆语混合的文章」

那之后没一会鸣濑便来到了我们这。我们给她看了天岸文字的照片后,她马上联系了朋友,找到了同志社大学神学部的人。
据说在与圣经相关的语言学方面,那里的水平在国内都名列前茅。他们那甚至还有古希伯来语跟阿拉姆语的课程。

联系上的那人听说是JDA的事情后也兴奋了起来开始做起了翻译,没一会便回复了我们。虽然事实上也已经过了23点了……

「什么啊,说的这么绕」
「希伯来字母本身就是在阿拉姆字母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而阿拉姆字母又是从腓尼基字母分化出的字母,所以好像跟腓尼基字母也差不多」
「然后,古希伯来字母则是在希伯来字母出现之前用来书写希伯来语的文字,所以也跟腓尼基字母差不太多」
「啊,所以混在一起也能写咯」
「对。然后古典希伯来语的词汇较少,所以这篇文章里便把阿拉姆语的词也混进去用了的样子」

「不过,为什么是古典希伯来语呢?」
「因为是神的语言吗?」

三好随口应到。

「这也太中二病了吧」
「这中二病水平也挺高呢」

「难不成神居于天,行于互联网,而时住于迷宫?」

我指了指天,指了指电脑,最后又指了指脚下说道。

「据翻译的人说,这感觉像是接触了当时文献的AI,把古典希伯来语和阿拉姆语当作同种语言学习之后产生出来的句子」

「然后,意思是?」
「底座上的话,说的十分晦涩冗长,简单来讲就是『你们彷徨现世的人,要去接触真正的智训(Grimoire)的真理』的意思」
「门柱上的呢?」
「好像就是彷徨之馆的样子」

至于『真正的』这一部分,大概是指的是The book of wanderers的原本这个意思吧。
不过,看来为了接触真理,翻译是必要的啊。上面到底都写了些什么呢。

「所以……这别墅到底是什么啊?难不成是在代代木里面?我没听过有这样的报告啊……」

我和三好对视了一下,然后开始讲述起了我们这次的经历。

「也就是说,在满足一定情况下,所在的楼层便会出现『彷徨之馆』,直到当天结束,是吗?」
「这只是我们的推测」

「然后,关于那个别墅……」
「啊,那个的话直接看下这个比较快呢」

我一边说着,一边关上了办公室的遮阳板,然后拿出了存着三好处理过的视频的存储卡,插进了接客用的70寸大屏幕上。

「这是……」
「现在是我们正打算进去的时候。视频是装在头盔上的运动相机拍下来的」

音频则被三好去掉了。是说自己被吓得不清说的那些话放出来很丢脸的啦。

◇◇◇◇◇◇◇◇

(前辈。放下遮阳板之后,马上就抓了两个人)
(嘛,大概是在意里面发生了啥吧。话说回来蟑螂们可真是猖獗)
(之后,记得给魔结晶哦?)
(现在顶多也只能给骷髅等级的了啊。啊,对了,那箱子拜托了)
(明白)

等到鸣濑小姐看完视频,时间已经是零点前后了。
鸣濑小姐整个身子靠在沙发上,为了消解刚才全神贯注的紧张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望着天花板。

而三好看见后则开始泡起了咖啡。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那都什么啊?」
「啊啊,最后那个眼球实在是太猎奇了呢」
「不是那里啦!额,不,那也是其中之一啦……」

鸣濑小姐闭上了眼,好像在考虑着什么一般。
过了一会,她睁开了眼,慢慢向我问到。

「所以,你认为我该向哪里报告这件事情呢」
「你问我我也说不上来啦。我们的责任只是报告给主管小姐你而已,不存在往哪里报告的问题啦」
「诶?啊、对、对呢!所以这件事情,只要往上报就可以了呢」
「当然啦」

我满脸堆笑,而三好则将咖啡递给了鸣濑。

「请」
「啊。谢谢」

等鸣濑小姐喝了一口咖啡,我两手在胸前啪地拍了一下。

「好,那么有关主管的工作就到此为止吧」

鸣濑小姐听见这话,肩膀颤了一下。

「话说鸣濑小姐」
「什么事?」

鸣濑小姐警戒地回话。

「JDA的职员的D卡要定期检查吗?」
「没有啊?除了那个在原初之环发现的,现在放在WDA本部作为排行榜使用的板状道具,别的D卡基本上就属于没办法管理,所以才发行WDA卡进行管理。一般来说需要D卡的情况只有在申请加入队伍证明自己所持技能的时候」

好,跟我以前在讲习会听的一样。

「嗯。那么,鸣濑小姐」
「有什么事吗?」
「要不要用这个呢?」

我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将里面放着异界语言理解的宝珠钛盒摆在了她面前。

「诶,这个……是D Powers装技能宝珠使用的盒子吧?用是说……」

我用眼神向她示意,然后鸣濑小姐战战兢兢地打开了盖子。
她为了确认信息,轻轻碰了一下宝珠,然后整个人瞬间呆掉了。

三好将食指摆在嘴前,示意鸣濑不要发出声音。
虽然三好周密的进行了针对以镭射为首的窃听手段的防护,但发出过分的响声还是容易导致泄露。

「我我我、我……」

我微微点了点头。

「我用……」

我又点了点头。

「这个……?」

我再次点头。

「等、等一下!为什么是我来呢!?」
「哎呀,你看嘛。反正这个也赶不上交接了」

常识来看确实如此。毕竟交接时间是在12/2太阳升起的时候,而现在还在12/1的零点前后。

「就算这样,让芳村先生,或者是三好小姐来用不是更好吗!」

听见这话,我静静地摇了摇头。

「刚才的腓尼基文字也说明了,我们现在十分急切地需要知晓石碑和智训所写的内容」

鸣濑小姐点了点头。

「考虑到接触大量碑文和相关情报的机会,我觉得我们当中还是鸣濑小姐比较适合」

毕竟她是JDA的职员。而且现在她的位置还不低。至少比起我们这些一般探索者来说,肯定能够接触到更多的情报。
当然通过WDA,碑文也会被公开,但职员则拥有能获得更快、更接近一手来源消息的特权。
至于我们,恐怕连哪里公开了什么都搞不清楚。

「这么说倒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也没有让你去给我们打探机密情报啦。只是想要让能够尽可能快地,接触到尽可能原始的数据的人来正确的翻译而已。不过,我们还是建议你不要公开自己有这个技能」

要是被知道了,几乎可以肯定要被诱拐。
鸣濑小姐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

「就算是这样,那研究员也还是比我更加适合……」

我再次摇头否定。

「那样限制太多了。我们的项目所需要的是,能够以自由的立场翻译,并且能够匿名地进行这一项任务的人」
「项目?」

鸣濑小姐反问道。

我将三好在迷宫里制作的项目草案取了出来递给了鸣濑小姐。
读完之后,鸣濑小姐惊讶地说道。

「碑文……翻译服务,吗?」

对,这个项目想要搭建一个匿名的网站,然后翻译并发布公开可得的碑文。
而网站上的内容仅仅是公开碑文的翻译,因此没有什么麻烦的问题。毕竟碑文又没有著作权。
虽说很可能会被人批评说是故弄玄虚。

看到文档的末尾后,鸣濑小姐不禁笑喷了出来。

「这网站名搞啥啊」
「不挺好的嘛」

纸上,写着『碑文(Hibun)解密』四个字。一看就知道是在仿造某个泄密网站。
而一旁,还写着一行英文heaven leaks。同音笑话不知道日语的很可能会看不懂,但理解成从神的地方泄露出来的信息倒也挺好。而且欧美那边迷之日语正好也是个风潮,问题不大。
虽然日本人看来可能会觉得太冷了。

「不过这名字,怎么看怎么中二啊」
「目的就是中二,就这样啦」

「就算搭建起了这样一个网站,又有谁会真的相信里面的内容呢?」

有趣的话倒是会觉得挺有趣的,鸣濑小姐补充道。

「那些讲超自然现象讲的煞有其事的网站一抓一大把,总不能拿这个做理由把网站给关了吧?」
「这倒是」
「而且,我们到时候宣称只负责管理服务器和域名,对其中的内容并不知情。反正日本新闻协会在1948年就发表了编集权声明,我们只要把那个搬来就好了」

虽说实际情况肯定是昭然若揭呢,三好笑着说道,而鸣濑小姐则双手扶额,长叹了一口气。

「而且,关于内容的话……」
嗯?」
「首先,能够明白上面写的全部都是事实的组织世界上有两个」

世界上将有两个组织拥有持有这一技能的人员。

「我们想借用这个网站,阻止那两个团体撒谎,或是试图掩饰情报」

毕竟如果这么做,暴露之后在全世界都会引起很大的波动。

「然后还有一点」
「什么呢?」

「至今为止,迷宫的碑文,基本都会提交给WDA,然后在全世界范围内公开对吧?」
「是的」
「不过呢。如果今后,各国拥有了异界语言理解的话,新发现的碑文就不会被公开了」

既然迷宫自身如此期望,那么能够阅读碑文的人,迟早会遍地开花。
这么一来,知道碑文内容后会变得越有利,各国就越可能会将新发现的碑文藏在国内,不将其公开。

「这个可以理解。虽然我有点不大相信异界语言理解会大量出现」
「不管怎样,在现在这一异界语言理解还没有普及的时间点,将碑文的翻译公开,我想可以在全世界形成一种与其大费周折自己翻译,不如公开出来获得其中信息的习惯,让各国愿意公开发现的碑文」

世界经济是相互依赖的。
如果需要的东西已经存在,正被广泛使用,而且能够以适当的价格获得的话,那就没有必要自己再花费精力研制仿制品了。
虽说如果牵扯上国家安全,也有像这几天某个CN大型企业那件事这种反例,不过绝大多数情况都是这样。❶

「至于可信度,只要翻译当中存在不为任何人所知,又谁都可以确认的信息,那就可以证明其中的内容是真实的了。我相信,在碑文和智训中肯定存在这样的内容」

毕竟这个不知是谁的迷宫制作者,已经做了这么精心的准备了。不可能没有这种内容。

这家伙的思考从根本上就混入了地球上的RPG的内容。这是可以确信的。
然后,他利用这个勾起人们对迷宫探索的兴趣,又用实际的利益抓住人们,让人类社会离不开迷宫。
虽然初听起来像是妄想,但种种证据都在暗示这一点。

「总之。这个,请吧」

鸣濑小姐盯着宝珠看了一会,最后还是放弃了一般闭上了眼,用右手触碰了宝珠。
然后,显现出的光芒经由鸣濑小姐的手腕涌入了她的体内。这么一来,世界上第二名异界翻译者就此诞生。

「『我不做人了』忘记说了耶!?」

三好一句不合时宜的插嘴,让大家都笑了出来。


作者注释:
❶本作中出现的其他事件,小到公园中举办的活动,均为在2018年确实发生了的事情,但孟晚舟女士被捕事实上发生在次日12月1日。实在抱歉。




以前一份旨意原文是片假名写的一千亿分之一,这里用来表现虽然读出来了音但是没有理解字的意思的状况。




魔数指的是解释不了由来的特殊常数,这里说的即是显示宝珠选择界面所需要的怪物击杀数这一常数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3-29 14:09 编辑


§057 清早的访客 12/1 (六)


「早上好」
「啊,早~」

我睡眼惺忪地走下楼,便看见办公室的餐厅里已经有两位在吃早饭了。

「起得真早呢」

我向鸣濑小姐说道,然后她喝了一口咖啡咽下了面包,然后答道「我要去代代木,得先换好衣服」。

似乎鸣濑小姐为了应付今天这种状况,在JDA的储物柜里备了一身工作服。
毕竟代代木里要求制服上岗。

「唉?今天也要上班嘛?」
「我这整个周末,都拜某个队伍所赐得加班哦?」

鸣濑小姐一脸笑容地吐槽到。啊对,说起来12/2是要交接的来着。
我们当时只考虑了周日JDA人少才定的这一天的……

「你们两位呢?」
「嗯,我们啊」

我坐上了餐桌,接着三好便把咖啡和吐司端到了我面前。

「没事干的话,就请好好去探索迷宫吧。最近D Powers可是已经被叫成迷宫猎人了哦。连JDA这边每天也都能收到一大把引荐请求」
「诶?我不想应付那些的啦!?」

「一般来说JDA不会直接让一般人联系到不希望公开联系方式的探索者,所以没关系的」
「不过JDA不做中介也赚不到钱呢」
「嘛,确实也是如此」

尽管鸣濑小姐将黄油和果酱涂在面包上送进嘴里佯装冷静,但显然是被我说中了。
不过,我真正担心的,是她说的「一般来说」一词。话中的意思,也就是特殊情况会有特殊处理。

而且就在昨天,三好就公开露了脸。事实上我们当时就不是偷偷摸摸回来的。
早在公开拍卖的时候,电话攻势就……啊,说起来,电话显示不是还没有插上啊?

「管他啦。反正只是个为了登记办理的电话。真要联络的话手机不就行了?反正那边打进来的电话也是直接挂掉」
「那设置个未接语音提示?」
「反正我们也不会理,不如就别让他们打通。真有事情会打到手机上来的」

再说那么多电话,就是接都能接掉我一整天,三好不耐烦地补充道。
我心想着这倒也是,然后开口提醒鸣濑小姐。

「关于昨天的事情,如果能把碑文的照片这些资料带出的话,尽量不要在我们这以外的地方进行翻译。我们这多少还有警备在」
「警备?」
「详细的信息以后再说。我们这边也有想问的事情」

感觉鸣濑小姐现在光是处理异界语言理解的交接就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阿尔斯小队他们的处理办法就之后再问吧。
鸣濑小姐虽然还有点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明白了。照片本身并不是机密什么的,没有问题」

「然后,还有一份十分重要的资料,这份资料希望能在今晚或者明天,尽早翻译出来」
「重要资料?啊,难不成就是那个视频里出现的……」
「对。彷徨之馆的智训。『The book of wanderers』的片段」

这里可以说出正式名称。因为那件物品和别的一样,只需要触碰就能知道名字。The book of wanderers (fragment 1)。
不过要是内容只是前言那就有点失望了。

正当鸣濑小姐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大门的门铃响了起来。

「啊。今早某田中先生联系了说要过来,大概是他吧。不过他来的可真早耶」

三好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电脑屏幕,然后露出了一副吃惊的神情。

「某田中先生……还有西蒙先生?」
「这二人组什么情况?」

三好打开了大门,然后我们一起起身迎接。

◇◇◇◇◇◇◇◇

「早上好。很抱歉一大早打扰你们」

某田中先生开口说道。

「早上好。两位为什么一起?」
「我们并不是一起来的。只是偶然在门前遇上了」
「诶」

"Hi, Yoshimura. You know, we won the bid for that. And my boss asked me to check how's going."(『早,芳村。那东西,让我们拍下了咯?然后我就被BOSS叫来看看情况了。』)
"Well I'm not sure what that means, but the delivery of the auction good is at tomorrow."(『你说的那个是什么呢?关于拍卖的商品,交接是在明天』)
"Ah well, you're right..."(『是这么回事啦……』)

"Excuse me,"(『打扰一下』)

某田中先生看准时机插了进来。

"Our case is more urgent. Can you wait a moment?"(『我们这边的事情更加紧急。您可以稍等片刻吗?』)
"Ah, yes. You please."(『啊,好的,您请』)

某田中先生是个偶尔会表现出强大的压力(?)的人。虽然外表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大叔。

「三好,去后面转交给田中先生」
「明白」

「请从这边进。共有5名您一个人方便吗?」
「方便把车开进来吗?」

某田中先生眼神示意身后停着的大型旅行车问道。

「可以」

我这么答道,然后他便示意了一下,让车子开到了家后院。

"What a powerful guy. Who is he?"(『有点吓人啊这男的。是谁啊?』)
"I don't know."(『我不知道』)
"What?"(『不知道?』)
"Maybe some great person from government...I don't know the detail."(『大概是个政府里的重要人物吧……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Again how careless these guys are..."(『这些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小心啊……』)
"Aren't you say Japanese are peace stupids?"(『毕竟日本人都是和平傻瓜嘛』)
"By the way why there's a somewhat scary atmosphere around..."(『不过怎么感觉这里气氛有点不大对……』)

西蒙环视了一圈家里的绿植,说道。
不愧是精英探索者。第六感实在敏锐。

"It must be your imagination. And you're just come for checking how's going?"(『是你的错觉啦。说起来今天你只是来看眼情况的?』)
"Well, I'm coming to guard you for tomorrow. Seems my boss is edgy."(『不,我主要是为了明天的事过来护卫的。感觉我们老板对这事比较关心的样子』)

DAD是总统直辖机构。那老板岂不就是在说美国总统了?

"Is your boss the President?"(『老板是说总统?』)
"Well, yea. He'll definitely go crazy if that got stolen in transportation."(『嗯,对。要是运输的时候被偷了他可就要大发雷霆了』)
"Before transportation, we can't tell who is the successful bidder unless we see the jargon, and there's still more than 24 hours until the delivery. In fact now there's nothing."(『且不论运输的问题,要说成交者还得等验证竞价牌,再说现在离交付还有24小时以上,这里还什么都没有呢』)

我这么说道,西蒙则低头看着我。
毕竟他背那么高,要看我肯定是得低着头的。

"Okay, if you say so. You may feel somebody is loitering around today, but don't worry."(『你要这么说那就这样吧。所以今天你可能会觉得身边有点不太安宁,不过不用在意』)
"So? Even if we're going out?"(『是嘛,我们可是要出门的哦?』)
"Just treat them as body guards."(『当作保镖无视就好』)
"Won't those body guards attack us?"(『不会反过来袭击我们吧?』)
"HAHAHA. Nice joke!"(『哈哈哈。你这笑话真不赖!』)

西蒙用力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喂,痛痛痛,西蒙啊。你的状态可是人类最高等级的啊,给我收敛点!

"Well I got it...but we'll just live as usual."(『我知道啦。不过我们日子可是照过的啊』)
"OK. See you later."(『OK。那再见了』)

西蒙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唉,真是难缠。

「那位是西蒙·格什温先生?」
「呜哇」

不知何时某田中先生站到了我身边。这家伙怎么没有气息啊。

「别突然吓人啊。对,他就是DAD的精英探索者」
「真是抱歉。不过他是怎么回事?你们认识吗?」
「我想你们调查ID应该也知道了,他们曾经在我们的拍卖上中标过宝珠。今天是为了交接的事情过来打声招呼的样子」

「哦。我还以为他是弄到了宝珠才来的呢」
「不可能啦。要是那样的话他肯定先交给DAD吧。就算他想要掩饰,迷宫有关物品交易的资金流动也是完全公开在WDA的啊」
「确实。如果有D Powers到西蒙相关账户的资金流动那是不可能遮掩的呢」

「就说嘛。那五个人呢?」
「应该是各个国家的情报部吧……不过你到底怎么逮住他们的啊?」
「嘛,趁他们不注意,刷地一下。就这样咯」
「刷地一下啊。该说不愧是探索者么。实在不像是G Rank啊」

某田中先生以一副打量的眼光看着我。

「偶尔啦,偶尔。说起来,你以前说的会派保镖来保护我们,结果都哪去了嘛」

听见我这话,某田中先生眉毛突然一皱,然后长吐了一口气。
诶,难不成有派保镖?难不成是他们吧那些人全部解决了?糟了,难不成踩着地雷了?

正在这时,屋子大门开了开来,鸣濑小姐走了出来。

「芳村先生,我先走了。下次见」
「啊,辛苦了」

鸣濑小姐跟我打完招呼,眼神向田中先生打了个招呼,然后朝着大门走去。

「JDA的职员这么早是去干什么?」
「她是我们的专职总管,好像要帮我们整理探索的信息,一直要忙到傍晚」
「哦。她可真是上心。那么我们也就此告辞。还有什么问题请随时联系」
「啊,好的。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我站在大门口,目送他们开着旅行车出了家门。

「不管哪边都不大好应付呢」三好在一旁说道。
「就是啊。周围的大楼里,可也到处都是全世界情报机关的眼线哦」
「呜哇,好怕哟。万一被人狙击了怎么办?」
「阿尔斯小队能不能对付啊?」

我刚问完,就听见一声不知哪儿传来了一声「汪」。

「好像是在说,就交给我吧呢」

三好笑着说道。

「这就放心啦」
「然后还说,所以,魔结晶,记得给」
「呜哇,好怕哟」

再不赶紧去找他们喜欢吃的食物,我就要被逼着刷魔结晶了啊。
然后关系逆转,阿尔斯小队成了主子也是迟早的事了。
也该考虑考虑收购了呢。

「三好。魔结晶有地方买不?」
「不清楚。再怎么冠以清洁的钋的名号,现在也还没有从中提取能量的办法呢」

据说现在还没办法控制能量的释放速度。
一开始释放能量,速度就会突然增大,然后所有的能量都会在一瞬间释放干净。

「那不就成了大爆炸了……」
「可能量却并不是以热能或者光能,而是以一种别的方式释放的」
「别的方式?具体是啥啊。不是说能量么?」

迷宫物理学实在是搞不太懂。

「宇宙的起源不也是从能量产生基本粒子开始的嘛」
「这是存了多少能量啦」

我苦笑道。

「也就是说,现在还没什么市场咯。姑且还是调查下市场价吧?」
「明白。不过肯定谁都想不到买去的目的是奖励宠物吧」
「就是说啊」

我们一起笑着回到了办公室。

好嘞,今天干什么好呢。

那时的我,脑子里闪过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跑去迷宫9层瞎晃悠,吸引尾随者们过去让他们爽爽。



本帖最后由 tongyuantongyu 于 2020-3-29 13:39 编辑


§058 队伍 12/1 (六)


12月1日。
按常理,要按时交付,宝珠必然只能在今天拿到。

经历完一大早的喧闹后,我下了迷宫,用生命探查确认跟踪者们已经上钩后,便以不至于甩开他们的速度下到9层,然后朝殖生虫出没的区域走去。

然后,我把速度提到最大甩开了他们,稍微在附近晃悠了一会,然后便抽身返回地面。
被我甩开的那些人,肯定在9层上下的楼梯口安排了眼线。想都不用想他们肯定在监视,但我依然毫不在意地直奔地表。
做出一副如同在9层完成了目的的样子。

各位各国的探索者们,你们就努力努力吧。大家等级都挺高的,我相信肯定不会在9层受伤了啦。就当是我小小的反击吧。

「我回来啦~」

我刚开开办公室的门,兴奋到脸上泛红的鸣濑小姐便冲了过来。

「芳村先生!这这这、这、这个!!」

她手上攥着一张在那别墅里弄到的片段的照片。

「怎么了?」
「这内容,太不得了啦!!」

鸣濑小姐早上出门之后,好像就去把公开数据库里有的所有碑文的照片和相关信息(发现迷宫、楼层和采集者这些)全部给下到了存储卡上。
然后回到我们办公室后,正准备开始翻译,便从三好那拿到了这张照片。

因为三好说了这边比较急,她便从这边开始翻起,结果——

「这上面,记载了队伍的组建方法!」
「队伍……不是把名字和ID填到单子上,然后提交给JDA就完了么?」
「不不不把,不是那个!」

似乎上面写着的是对迷宫系统来说的组队方法。
后面自然,也说明了组队后的效果。

利用D卡组成队伍后——

・状态值增加5%。
・可以在互相分开的情况下得知成员位置
・可以得知成员的Health(大概指的是HP跟MP这些)
・成员间可以像念话一样在脑中互相对话沟通。距离限制为20m。
・队长可以设置队伍成员的经验值分配比例。

——上面记述了组队后能够得到的这一系列特权。

「20m又是怎么来的?又是个什么数列的第13个数么?」

我随口跟三好一说,她便马上在电脑上找了起来。

「这么说的话那大概是哈沙德数呢」
「什么鬼东西?」
「就是能够被各位数字之和整除的整数。20的话2+0=2,2是20的因数,可以整除20。然后20是第13个哈沙德数」
「所以又有什么意义?」
「那是印度的数学家提出的数列,而哈沙德(harṣada)在梵语里是『给予喜悦』的意思」
「这样啊。也就是说念话给队伍带来喜悦的意思么。真是一如既往的牵强」

「额、那个,我觉得最该吐槽的部分不在那里……」

听了我俩的交谈,鸣濑小姐无语地吐槽。

「那总之先试试吧」

说完我站起身,小心着不要上鸣濑小姐看见正面取出了自己的D卡。

为了结成队伍,D卡是不可或缺的。
然后,要做的只是将卡片和想要收作成员者的D卡接触,接着由队长一方说出「Admit」,就完成了。
然后,就在这一瞬间,我就感到跟三好之间形成了一条难以言表的连接。

「应该……成功了吧?」
(好像成了呢?)

三好的话直接出现在了我的脑中。
我吃了一惊,看向三好,然后向鸣濑小姐问到。

「刚才的话你听见了吗?」
「嗯?『应该……成功了吧?』这句吗?」

看起来不会泄露给成员外的人。这么一来确实挺方便。

「不,看起来应该是成功了」
「那、那我也能试一试吗?」
「可以哦」

说完,我让我的D卡鸣濑小姐的D卡互相接触,然后再次说道「Admit」。

(怎么样?)
「呜哇!刚才的就是念话?」
「好像是」

正在这时,鸣濑小姐脸上稍稍露出些许不安。
「诶,不过这么以来,要是脑子里想的事情全部都能知道的话……」

「前辈猥琐的想法一览无余了!」
瞎、瞎说!我才没有、想那种事情嘞!再说三好你肚子饿了的想法也没有传过来啊!」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想的事情真的会无意识流出去……」

(刚才我想的事情,你们听到了吗?)
鸣濑小姐突然问到,我俩一齐摇了摇头。

「「诶?嗯,没有啊」」
「嗯。这么看来,只有在当事人明确想要发出想法时才会送到队友脑中的样子。这就很厉害了」

鸣濑小姐一个人冷静地完成了分析。唔,这么一来我们不是显得跟傻瓜一样了。

「不过前辈。为啥命令用的是英语啊?」

说起来也是呢。
一般来说D卡上显示的都是持有者的母语。可关键字却几乎都是英语,而且鉴定显示的名称也都附有英语的写法。

「……难不成,迷宫制作者原本使用的语言是英语?」
「怎么可能」鸣濑脱口而出。迷宫是英语母语者做的这种话说出来,实在是让人怀疑是不是在信口开河。

「说不定是因为是世界上使用者最多的语言?」

三好说道。确实这样比较合理。不过……

「这么一来岂不是该用汉语了?」
「啊,说起来是呢」
「这么说的话,区域1是哪来着?」

「西经110-120度,基本上就是北美的西海岸。城市的话洛杉矶、拉斯维加斯,加拿大的卡尔加里跟埃德蒙顿这些城市在这个区域」

不愧是JDA职员。

「这么说,也许是因为那边是震源地?」
「不过,最近好像发现极圈内是区域0了?」
「对。加拿大的一名因纽特人男子好像得到了一张区域0的D卡」
「这样啊。但我还是感觉这当中是有什么理由的……」
「就算有现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了啦」
「嘛。也是。诶不对,这不你引出来的话题嘛!」
「诶嘿~」

「还有,最后那个经验值分配比例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看,大概是决定组队时获得的经验值在队伍成员间分配的比例吧」
「经验值!果然是有的呢!状态值也是!」

既然迷宫在效果里写了「状态值增加5%」这样的话,那有也是自然。

虽然考虑到排名的存在,人们为了方便假定了经验值一物的存在,但其存在并没有得到实际证明。
不过,人类本就是依靠经验积累的生物。就算随着时间日渐变强,人们也对原因是经验的积累还是经验值的获得所致一问各执己见。
不过,鉴于顶级探索者们那超乎常理的强大,单纯归为经验的积累是在难以说通,因而人们认为这间接说明了经验值的存在。

「不过,这该怎么用?」

也不像Making,在我眼前能显示出一个界面来。

「啊,片段上面有相关的说明。好像是要通过D卡的背面来进行操作」
「背面?」

我翻过自己的D卡,便看见上面确实列出了队伍成员的列表。
这时,鸣濑小姐把头凑了过来。

(呜哇,糟了!)

我脑子里正这么想到,鸣濑小姐便「嗯,怎么了吗?」不解地向我问道。糟,念话出去了……
不用说,我担心的自然是被看见卡上的Rank 1和那堆技能,但所幸她看见的只有背面。

「啊,没什么。只是脸突然凑过来,我有点慌乱了」

我心里吐槽自己又不是踢足球的,嘴上讲出了随意的借口。

「前辈他这种地方很纯真的啦」

三好也一脸明白的表情在一旁援护。

「啊,呃……」鸣濑小姐听完脸也红了起来。
「总、总之,D卡的背面上确实有写着队伍成员的列表」
「啊,我的卡上面也有写。所属队伍成员列表。名字后面写着的33.3应该就是比例了吧……」鸣濑小姐说道。

第一行写着的是队长,也就是说,我。而我的名字旁边则没有写分配比例。
听鸣濑小姐的说明,好像是决定完成员的分配比例后,剩下的部分归队长。
要调整分配比例,只需要用手点着卡上成员的名字,想着20%然后对应的就变为了20%。
然后只要想着平分,分配比例就会重置。

「基本上都明白了,那我就解散了」

要是念话随意发动,不小心把什么难搞的事情传出去了就不妙了。

而解散,也跟添加队伍成员一样,只需要点着D卡说「Dismiss」就好了。
只想踢出一个人只需要点着要踢的人,而全体解散则需要接触到整个列表。
只要碰上去就知道选择的是哪个人,这还真是方便。

「然后还有队伍的人数上限跟——」
「啊,这个的话片段上有写。好像是8个人」
「8人啊。好普通」

都比13小了,大概就不是什么的第13个了。除非是那种震荡数列。

「肯定是因为D卡的背面只写的下8行吧」三好打趣地说道,不过我觉得说不定是真的。

「然后还有就是,已经加入别的队伍的人,如果在保持队伍成员状态下自己再尝试建立队伍会怎么样了」
「我们这正好三个人,就试一试咯」

测试分两个。
第一个测试,三好先组队将鸣濑小姐设为她的队伍成员,然后参加我的队伍。
第二个测试,我先将三好设为我的队伍成员,然后三好再将鸣濑小姐设置成她的队伍成员。

结论上讲,两边都成功了。
然后,当队伍成员本身又是另一队伍的队长时,父队伍的卡片上成员的名字后写着P2,而成员的D卡上自己的名字前则写着R1。

「是表示对象本身也结成了队伍(Party)的意思吗?」
「说不定呢。也有可能是(Parent)的意思」
「那2又是什么?」
「算上这个人,总共相当于拖了一个2人的队伍这个意思么」
「那R1的意思就是……Relationship 1么」
「也许吧。又或者是在所属队伍阶层里的位置?」

可惜要是再有一个人的话就可以进行详尽的验证了,不过现在至少可以确定,子队伍是允许的。
不过这种情况经验值的会如何分配、是否能成立孙队伍这些,还有不少问题我们暂时无法验证。
不过,如果数值代表层数的话,很可能孙队伍也是允许的。

「不过要是这样亲子关系串成一串……说不定连氏族都能做出来呢?」

嗯,确实如此。
既然队伍间存在亲子关系,那么组成无限大的氏族也是可能的了。
说不定也有跟这份片段一样,记录了了有关氏族信息的碑文或者片段。

「这个可是大发现吧!?我马上整理一下然后报告——」
「等等,鸣濑小姐。你冷静下」
「诶?」

现在就急着报告的话,信息从何而来便是避不开的问题。
也没法说实话是因为读了智训的片段。
而且,我的打算是——

「我希望这个能拿来证明碑文解密的可靠性」

不为任何人所知,又谁都可以验证。
这,简直就是为了证明网站的可靠性而量身定制的内容。



§059 揭示板 【太大了】代代迷 1296【要迷路了】


182:无名的探索者
各位!JDA的代代迷情报局看过了吗!?

183:无名的探索者
你说的是迷宫情报页?以前我倒是会去看看,现在基本不去了。那里的不都是些老套话,根本就没有大新闻嘛?

184:无名的探索者
是啊,那视频什么鬼啊?电影预告片?你们有看见哪个角落头写着「广告」不?

185:无名的探索者
诶?上面有有意思的东西?
视频是什么哦。

186:无名的探索者
你别管那么多,看一眼就知道了。

187:无名的探索者
看过了看过了!简直屌炸天啊! > 182
那什么鬼哦?莫非真是十层的鬼?

188:无名的探索者
什么,还有这种事?来了来了!

189:无名的探索者
一开始靠近别墅那个场景,周围都是坟墓,应该就是第10层吧 > 187
虽说上个月十几号开始,君津2尉那些全世界的探索者精英们全都在代代木出现过,所以说不定是21层之下的新阶层呢。

190:无名的探索者
字幕写着「彷徨之馆」那时候,门柱上刻着的奇怪数字太炫了。不如说怎么看都是迷宫题材的科幻片啊。

191:无名的探索者
说起那个 > 190
进了门之后,屋檐上那些朝屏幕看过来的石像鬼一样的东西不也是嘛。
别看这边!

192:无名的探索者
这都不怂他们胆子还真大

193:无名的探索者
往下层去的纳贤探索者大多都是脑袋缺根筋的啦。

194:无名的探索者
你不也是么

195:无名的探索者
那只贼大的乌鸦,真是一下就有气氛了呢。

196:无名的探索者
特别是那个打开门之后,慌张地回过头去,看见乌鸦在门柱上拨弄羽毛的时候。
看见后期拉大的画面我笑出来了。

197:无名的探索者
啊,我说那一段怎么突然就AV画质了。

198:无名的探索者
看完了!还有这种事情!可惜没有声音呢。

199:无名的探索者
肯定是惨叫横飞的啦声音。特别是最后那一段。

200:无名的探索者
屋子里噌的冒出来的那个怪物,莫非是骷髅(Skeletal)·行刑者(Executioner)
10层哪来的那玩意。 > 189

201:无名的探索者
照你这么说10层也没那个别墅呢

202:无名的探索者
说起来,我一个朋友他说他上个月27号深夜的时候,在十层听见了鸣钟的声音诶。
当时我们都当他是幻听了笑话了他一顿,不过这么一想说不定有关系?

203:无名的探索者
真的?

204:无名的探索者
最后突然抬头朝着屋顶看去那一段,想象是听见了钟声的话,感觉还确实像是那么一回事。

205:无名的探索者
就是那个屋子开始扭曲的时候咯。

206:无名的探索者
不如说那家伙大半夜的在10层搞什么鬼啦。
干出这种事情他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哦。

207:无名的探索者
他好像是舍不得回8层,就在9层和10层间的楼梯里野营了。

208:无名的探索者
这种队伍吃枣药丸。

209:无名的探索者
随他们喜欢啦。所以那钟是怎么回事?他们去看了吧?

210:无名的探索者
我这么问过他了,结果他说着大晚上脑子有病跑去十层晃悠反过来骂了我。

211:无名的探索者
……嘛,也是呢。

212:无名的探索者
确实呢。

213:无名的探索者
最后面,他们是怎么把那些冲过来的石像鬼给打飞的啊?

214:无名的探索者
说不定是负责摄影那人的同伴用枪打飞的?

215:无名的探索者
那这果然是自卫队部队拍的咯。

216:无名的探索者
伊织酱赛高!

217:无名的探索者
最够那段简直就是恐怖电影啦。
现实中的婢妖就是这样的吧。感觉会在梦里冒出来。

218:无名的探索者
鬼畜系的!?

219:无名的探索者
差不多。准确来说应该是恐怖。

220:无名的探索者
另外感觉屋子里那个底座上好像是有什么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在意。

221:无名的探索者
啊,就那段「你们彷徨现世的人,要去接触真正的智训(Grimoire)的真理」?

222:无名的探索者
看原文感觉不止这么短啊……

223:无名的探索者
既然是字幕,肯定是省略了吧。
看起来跟碑文不一样,像是地球上有的语言,应该是谁翻译了的吧。

224:无名的探索者
彷徨现世的人指的是我们咯?

225:彷徨的探索者 ID: P12xx-xxxx-xxxx-0192
试着换成彷徨的探索者

226:彷徨的探索者
彷徨之馆的情报页公开了!
谢 > 225

227:无名的探索者
真的?

228:彷徨的探索者
什么鬼东西,出现条件1天打倒同种怪物373只?
这有可能做到么?

229:彷徨的探索者
如果是1层的史莱姆的话……

230:彷徨的探索者
史莱姆可没你想得那么好对付。虽然确实数量上是够得 > 229
解决一只搞不好要花5分钟。
1小时12只。20小时240只……祝你好运。

231:彷徨的探索者
好像视频里的别墅是在打倒373只僵尸之后出现的。

232:彷徨的探索者
什么鬼?!不如说拍视频的人才更恐怖吧!

233:彷徨的探索者
当是在游戏厅打游戏么……Ⅰ队真的牛逼啊。

234:彷徨的探索者
就定下来是伊织酱的队伍了么……

235:彷徨的探索者
不然嘞。涉队?

236:彷徨的探索者
那种队伍不该在10层瞎晃悠吧……

237:彷徨的探索者
草,「可能」只在当天存在,这怕不是东京体育①
不一定是10层 > 236

238:彷徨的探索者
那只是在说他们也不大确定吧。
会去验证的家伙……应该是没有的。

239:彷徨的探索者
有估计也就是想想。
都说了是僵尸了,那基本上就是10层了吧? > 237

240:彷徨的探索者
让我们一起期待伊织酱的下一个消息吧!

241:彷徨的探索者
嗯呐嗯呐。


译者注释:
①梗见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6%9D%B1%E4%BA%AC%E3%82%B9%E3%83%9D%E3%83%BC%E3%83%84#%E6%A6%82%E8%A6%81
263
60

請選擇投幣數量

2

全部評論 825

  • 1
  • 2
  • 3
  • 4
  • 5
  • 6
  • 37
前往
10000
绝对的王 侯爵
现在剧情到了政界了,期待后面的翻译

23 天前 0 回覆

  • 绝对的王 侯爵 : 话说能不能批量把以前各话整理成现在这种模式,现在这样以前翻译的部分一层到底,从头开始看还好,但是只想看某一话就不是很好的体验了,一定要滚到最下面才能回复

    23 天前 回覆

ake. 子爵
期待

1 个月前 0 回覆

绝对的王 侯爵
翻译进度的下一话很刺激的,希望lz能够坚持翻译下去。话说web里面只是打酱油的team1的队长,听说文库版打算让她戏份上升?

1 个月前 0 回覆

Skywood 平民

2 个月前 0 回覆

  • 绝对的王 侯爵 回覆 @2樓 : 我看作者的感想还是啥,提到了第一卷多加了伊织(team1)在冲绳的战役,是那段剧情么,第一卷好像还加了英国还是中国在第十层遇险?

    23 天前 回覆

  • Skywood 平民 回覆 @1樓 : 文库版一卷新的剧情,web版没有

    1 个月前 回覆

  • 绝对的王 侯爵 : 这张对应什么剧情啊?orb交接?胡须是自卫官那个还是斋贺?

    2 个月前 回覆

Skywood 平民

2 个月前 0 回覆

Skywood 平民

2 个月前 0 回覆

Skywood 平民

2 个月前 0 回覆

zerodistance09 騎士
新的一月,新的支持, 感謝譯者

2 个月前 0 回覆

PWwrong111 騎士
终于更新了
而且还有个美化脚本

3 个月前 0 回覆

绝对的王 侯爵
web最新的剧情,看样子男主要为和平白痴的习惯付出代价了

3 个月前 0 回覆

lucifer18.tw 騎士
終於更新啦~真是等了好久~
可惜劇情沒有推進~
是說這種用留言板當吐槽腳色的方式,跟另一部"用狀態面板攻略地下城"的模式好像

3 个月前 0 回覆

kanonxzo 子爵
期待又期待更新來啦!

3 个月前 0 回覆

azazazazab 伯爵
感謝翻譯.久違的更新
竟然把那段影片上傳了?各種吐槽太好笑了

3 个月前 0 回覆

ballcat 子爵
歐歐歐!!!!! 更新了!!! , 感謝譯者阿~~

3 个月前 0 回覆

夜櫻落 平民
謝謝翻譯好久沒更新了

3 个月前 0 回覆

kkeith 子爵
等好久了。

婢妖都出來了,作者、留言者、譯者年紀都不少。

3 个月前 0 回覆

天辉使徒 勳爵
' DEEL 发表于 2019-9-26 02:47 看起来很有趣呀。所以主角君是一不小心砸死了魔王之类的玩意吗。 重力伟大,吃我破灭魔剑啦 ... '


所以那个地方是有多深才能砸死魔王等级的怪

3 个月前 0 回覆

仿為 公爵
' tongyuantongyu 发表于 2020-4-26 20:45 §059 揭示板 【太大了】代代迷 1296【要迷路了】 '


Debug 兼請教

往下层去的纳贤探索者大多都是脑袋缺根筋的啦。
纳贤-->那些 (纳贤是梗嗎?)

这种队伍吃枣药丸。(請問是'遲早要完'的梗嗎?)

那段简直就是恐怖电影啦。
最够-->最

3 个月前 0 回覆

銀魔像 騎士
網友的吐糟很有臨場感~

3 个月前 0 回覆

chausos 子爵
LZ辛苦了 LK終於能夠拋開Discuz的皮了嗎 其待論壇改版

3 个月前 0 回覆

  • 1
  • 2
  • 3
  • 4
  • 5
  • 6
  • 37
前往

tongyuantongyu 王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9 粉絲

0 關注

8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