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区活动】十一月的片段楼


本帖最后由 Elance 于 2019-11-1 00:29 编辑


日月穿梭之中,本年度只剩两个月好过了。在这月末与月初交界之时,天现异象,十一月的片段楼拔地而起。

本月题为:真心错付

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渠。

比起辜负他人,不解他人的好意更加使人哀伤真心错付,期待成空

她要陪你开垦农场,你心中却念着诗和远方。

看看那哭泣的人儿,你可还能如此铁石心肠

=========
题目要求如下:

1.表现主题的场景或者事件片段,题目本身不仅限于爱情,请发挥想象力

2.字数上限2000,照例无下限。

3.死线定于11月30日23:59。占坑的记得在此之前填上,不然我就来找点什么填进去。坑多了会嫁不出去的。

4.超时片段奖励固定+1,但评论照给。

5.月末将放出活动后续的评论楼(不一定),欢迎踊跃点评(若有),评论同样予以奖励。

6.片段以外的笑话纯支持视作占坑,月末同样结算,可能会遭到扣分,请注意。

7.欢迎尝试以不同片段参与同一主题,每次请分别盖楼。

8.写研片段楼一直默认是小说类的片段,新人请记住。

9.不推荐写小圈子亲友团之类纯自娱自乐的内容,但在具备故事性的前提下一样打分。

10.字数限制是作参考用的,虽然以保证内容为前提超一点也没关系。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8

10000
zxcvbnm111302 騎士

8 个月前 0 回覆

洵陨御 騎士
2248字,跑题了,这个主题是真的不好搞,关键是字数又有限制......

母亲从林子里捡来了一个精灵男孩,他的左耳缺了一个小口,那是他曾经可能是奴隶的标志,正常情况的话,那里应该有一个表明他从属的名牌才对。
“喂?怎么把他带回家里了?不说好了送到城防军那里吗?”
“送到那里去,这孩子肯定就没命了,那些人怎么可能救他嘛?”
“可是……”
父亲皱着眉头在屋里来来回回跺脚,最后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屋子,顺手关上了门。
“尤米,去打盆热水来,还有拿张干净的毛巾过来。”
“哦。”
我习以为常地听从着母亲的命令,将母亲的话转化为实际行动展现出来。
过了两天,那个精灵男孩渐渐恢复了过来,刚开始能张嘴说话,再接下来能下床走动了,母亲悉心地照顾着他,父亲虽然表面上还是忧心忡忡,实际上也在逐渐接受这个陌生的异族男孩了。
精灵族很少有会说人族语言的,能说得很流利的就更少了,而这个被母亲捡来的男孩显然就是极少数之一。
“我的名字是阿拉尔列斯克斯,很小的时候就被当做奴隶卖给了人族的权贵,在那里饱受十余年折磨后终于逃了出来,非常感谢你们的救助。如果我能做些什么回报你们的话,请尽管开口。”
母亲和父亲并不要求他回报什么,他们只是希望这个漂亮的精灵男孩留在自己身边而已。
如果照顾别人也能当做病来看待的话,母亲和父亲想必已经是病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在我刚出生到五六岁之间的那段时期,父亲和母亲灌注给我的爱满溢到从我的身体里溢出来,而在我不再是幼小无助婴儿之后,他们开始失去对我的关注,甚至于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愈发地厌弃这个不能搂在自己怀里的大型生物。我的噩梦也正是从那时开始。
六岁时父亲打断了我的右腿,母亲和他高兴地照顾了我一年余;八岁时母亲因为半夜看见我睡觉的样子感到嫌恶,特地烧了一大锅水往我身上泼;十岁时随父亲上山伐木,父亲故意把我推下沟壑;十二岁时我被赶出家门,我跪在门外哭到昏厥……
在黑暗的童年经历下,我明白了父亲和母亲严重的病态,也找到了能够继续生活在这个家里的方法,只要尽可能稀释自己的存在感,在父母需要时出现,不需要时消失,多少能安然无恙的活下去。
现在,父母捡来这个精灵男孩也无非是出于这种目的,毕竟精灵族的躯体要远远小于人族,阿拉尔列斯克斯的身躯完全就是个瘦弱的小孩儿,这对于我那极其饥渴于“抚养”行为的父母来说极具诱惑力。
阿拉尔列斯克斯就这么住了下来,似乎也未曾听他说过自己之后究竟要走要留。
作为遭受过折磨的我来说,当然不希望他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坠入深渊,至少要和他讲明白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之后怎么取舍就由他自己决定了。
我约他午夜里出来,在距离家很远的枯井处碰面。
阿拉尔扇动着晶莹的翅膀从黑暗里飞出来,最后落在了枯井的井沿上坐着,双手撑着井沿,仰望着我。
我如实说出自己的经历,并作出“不要留在这个家里”的忠告。
“嗯,确实,你在这个家里好像地位很低吧,总是被当做仆人一样使唤,有时候比仆人还...

8 个月前 0 回覆

wjxt1256awf 平民
本帖最后由 wjxt1256awf 于 2019-11-7 01:20 编辑


就是这里吗?在走出长长的黑暗的甬道后,露易丝看着眼前的巨大洞窟,心想道。从洞顶射下来的寒光,照亮了洞窟中央的祭坛。

快点完成就能回到卡莲大人身边了。

但为什么胸口会有一种奇怪的压抑感。

把长袍的帽子拉下,露出了黑色的长发和金色的瞳孔,肌肤在光线下几乎变得苍白。她环顾了一下四周,在微弱的光线里,发现地面似乎是一个规则的圆形。视线回到前方,在祭坛的台阶上坐着一个男人,这样的距离下看不清相貌,她怀抱着某种不祥的预感,往前走去。

她看清了男人的脸,停了下来,冰冷的语气里并没有出乎意料的感觉:“艾尔。”

"你要阻止我吗?”露易丝说道。

"极北之地的祭坛,我果然没调查错,卡莲的计划如果要实行,这里是不可缺少的一环。“艾尔站起身,向露易丝走来,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潇洒的金色短发和深邃的灰色双瞳,让人一眼看上去就有意气风发的感觉。“是的,你没说错。”


"为什么?“

"就跟小时候一样不是吗,只要是那家伙说的,你都无条件地服从,结果每次都是我来救你。我还记得有一次被罚抄整整一卷的大陆通史,每天晚上抄得手都快断了,结果还抄了整整半年。“


"我只是幸运地被公爵大人收养而已。“露易丝说道。”所以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况且,已经不再是小时候了......“

"让开。“她拔出长剑,仿佛任何光线都无法逃离的漆黑剑身,有着紫色的符文,剑柄是背对而立的受难天使,最末端镶嵌着红宝石。这是一把不祥的剑。

"不然我会杀了你。”

黑色长剑的出现,吸引了艾尔的注意力,他喃喃自语道:“果然.....”

露易丝突然往前冲,丝毫不带犹豫地挥下长剑,艾尔显然低估了她的速度,他千钧一发地躲开了,随后又匆忙拔出剑将露易丝的攻击架开。

"像是个道具一样被利用,你以为这样无条件地付出,就会换来哪怕一点回报吗。”艾尔狼狈地应对着露易丝的攻击,他远远没料到露易丝的进步速度。几个来回下来,他已经退到了祭坛边上。

在他说完那句话后,他看见那双眼睛里真实的杀意后面,还有别的东西。

"......”艾尔的这句话触动了她,这要在平时是不可能发生的状况。她露出了一个破绽,被对方敏锐地抓住了。她只能往后一跳。

"我只是被作为影子而被允许活着.....“

"你真的只是期望这样吗?“艾尔打断了她。

她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我想她是这样跟你说的吧:把这把剑插入极北之地的祭坛上,隐藏在大地之下的法阵就会被激活。”

露易丝放低了剑尖,看向艾尔。

[fo...

8 个月前 0 回覆

老干爹 騎士
大家好,我叫阿索,正如你们所说我就是你们心中风一般的男子。
现在已经是符文大陆10周年庆了,每个人都带这自己的cp去瓦洛兰大陆的德玛西亚主城参加五年一度的cp亲密大赛。
听说这一届最强老CP和今年新的热门CP会进行强强对决真的非常期待呢。
说着说着我不禁紧了拳头,想起了我心一直挂念的那个人。
本来不想在想起那件事情的哎,可能这就是每个像我这样的帅哥必须经历的事情吧。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同往常一样练习着《疾风剑术》,本来说风平浪静的一天却被接下来的一个人打断了!
“谓,断水大师在吗?”我用余光看过去,是一个长得很庄严清秀的姑娘“谓,我在跟你说话呢听到了没有?”。我连忙
回答“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没有听清楚,你是找谁呢有什么事要我传达的?”“我找你大哥听说你大哥的拿手活是砍断
一切我是来领教领教的”我看向她“不好意思,大哥不在去外面历练去了,我最近也习得疾风剑术小成不如让我试试”说完
她便从身后掏出6尺长的大剑,我顿时呆住了转身向前走去。“谓,去哪里呀”,我并没有回她并一步一步把她往平时打坐
领悟空想的地方带。
“到了!”我停了下来并拔出了剑。“你握住你的剑我要开始了”,一个人是有多大的勇气连她自己的剑都要破坏,可想而
知这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要这样做呀!
她慢慢的将剑伸直,但在仔细得观察下看的出来他是在微微颤抖的。我将剑紧紧的握在手中摆出了久违的姿势喊到“疾
如风”
剑气从前方呼啸,但前方的剑却纹丝不动.
“好吧我没办法了但你可以找我师父试试”说着我便带他往我师父哪里带去
“进来吧”听着师傅的说话声音她便走了进去,看到这我便往外面走去,师傅武力高强一定可以的说道便往外面走去。
“轰!!!”巨大的声响从洞中传出。
烟雾里只见到处散开的碎片,“不!!!”看到远出的尸体发出来怒吼
“我来此是为了杀死谋害我师父的凶手。”亚索咬牙切齿,喘着粗气说道。“我来取你的命。”锐雯大笑一声,双眼泪目
而视。“动手吧。”
疾风武士放低剑身,开始操纵他们周围的旋风。魔法发出炽热的音调,那个人将能量聚焦到那把符文巨剑上。那把
武器上的诺克萨斯魔法开始颤抖,破碎的剑身刹那间分散,顶端的那一小块碎片也游离出来。
能量坍缩,那块小碎片崩了出来,飞向黑影中亚撒藏身的方向。死亡的弹丸眼看就要射入老伯的喉咙。锐雯再次嗅
到了那股带着焚香味道的辛辣回忆,那浓烈的味道是素马长老的冥想室。“不!”她大喊道。锐雯扔下刀刃,面对重演的
悲剧束手无策。
就在那片刀刃即将刺穿老伯饱经风霜的皮肤之际,它停了下来,被一道风墙束缚在空中。那个鼻子上带疤的人松
了一口气,锐雯碎刃上的小铁片径直掉到了石头地面上。
锐雯跑到老伯面前抱住他。她侧过头看着那个陌生人。风依然抽打着他的头发,他用不拿剑的手背擦去几颗汗珠
。“你没说谎。”那个陌生人也走了过来,捡起了刀刃的碎片。锐雯看到他的一部分怒火化为了理解。“你杀了素马长
老,但你不是凶手。”
“对不起。对不起。”锐雯一直在寻找的这个瞬间,她再次活了过来。一连串哽咽的话语脱口而出。她颤抖着扶着
老伯。“我找到他。我哀求他……”锐雯想要咬清每个字,但是她被激动的情绪压倒。“我求他帮帮我。打碎这个。打碎我。”
“素马长老的确试着摧毁了你的剑,”疤脸的人说道。他的声音也变得哽咽。“但是,锐雯,过往已经铸成,我们无
法改变。”锐雯知道那种感觉,面对一去不返而又挥之不去的记忆。现在她看到这个陌生人也背负着属于他的鬼魂。他一
声叹息,周围的旋风逐渐平息。
然而我去却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还会想起她,虽然她杀了我师父,但也是因为她我习得了疾风剑术的最终奥义和接
下来一系列在诺克萨斯开烤肉店的故事。...

8 个月前 0 回覆

cfengsx 侯爵
本帖最后由 cfengsx 于 2019-11-5 19:56 编辑


这个格式真的有点难弄(捂脸)


-------------------------------------------------------------------------------------------------------------------------------------------------------


勇者高举手中的宝剑,继而猛然斩下,挥洒出大片金光,亚麻色的长发随风飘扬。魔王殿前的最后一只守门魔兽轰然倒下。

他平复了一下呼吸,转过身看向并肩的伙伴,清俊的面庞上泛起一丝激动的潮红。他朗声道:“大伙,咱们历尽艰险,终于走到了这里。现在只剩最后一步了,你们愿意把力量借给我吗?”

其余三人都露出了“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的神情。

“这种问题,老子的剑听了都要变钝了。”

“勇者大人,再说这种话就用火球砸你了哦。”

“我会尽到修女的职责,全力辅助大家的。”

勇者开心地笑了。

团结一心的勇者小队合力推开了魔王殿的大门,昏暗的殿内画卷般缓缓展开。

魔王坐在一个巨大的王座上,光线在此处变得扭曲,只能隐约看到一片黑色的轮廓。王座两边立着一只美艳的恶魔和一位身着长袍的僧侣。

“欢迎光临。寒舍鄙陋,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包涵。”魔王发出瓮里瓮气的声音,听不真切却又字字清晰。

“少在这冷嘲热讽了,魔王,你的好日子今天就到头了!别畏畏缩缩不敢见人,让老子看看你长什么模样!”剑士大喊。

魔王闻言大笑起来,声浪滚滚,震得梁上尘土纷纷落下。“此乃真心吐露,何言讥讽?也罢,既然汝等到了此处,作为奖赏,吾便露出真容。”

说着,魔王起身,从阴影里走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凶猛的威压。魔王那姣好的面容丝毫不减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压力,山峰一般凝实的气息越过高耸的胸脯席卷而来,逼得人喘不过气。

勇者小队陷入了沉默。尤其是勇者,似乎被魔王的实力所惊,死死地盯着她,双唇紧闭,不发一言。

“哈哈哈哈哈哈!”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剑士,他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拉起魔法师的手,“这才有点决战的样子!莉莉,等打倒了魔王,咱们就回老家结婚吧!”

“谁要和你结婚了,把手放开!”魔法师用力甩开剑士的手,“全是汗,恶心死了……”她板起脸,声音寒若冰霜:“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和你确实是青梅竹马,但也就只有这样而已。我爱的只有勇者大人。”

剑士愣住了。他喃喃开口:“5岁那年咱们说好长大以后要结婚的……”

“抱着小孩子的玩笑话不放,你也就这种水平了。”魔法师的表情愈发凛冽,“再说你总是说话粗鲁,还喜欢动手动脚,看在青梅竹马的份上不和你计较就算了,竟然得寸进尺,你不知道你的汗手很恶心吗?你说对吧,勇者大人?”

魔法师一面向勇者便立刻换上可爱的笑容,“勇者大人,等打倒了魔王,能不能和我去……约……约会呀?”她脸上飘着两朵红云,“好不好嘛,勇者大人……勇者大人?你在听吗,勇者大人?”

遗憾的是,勇者对这场闹剧置若罔闻,依旧紧盯着魔王,眼中隐隐爆出血丝。
[...

8 个月前 0 回覆

nhuoj 王爵
自从饭偶像后,他宛如重获了新生。
每周雷打不动地去剧场,看公演、握手、合签,浑浑噩噩的人生终于添上了意义。
她就如一道光芒,照亮了他的世界。
饭偶像少不了开销花费。平日的剧场活动,哪一样不要花钱。只是一想到她的甜美笑容,手就不由地伸入钱包。
他就如一捆干柴,甘心为她而燃烧。

某晚,他看完了公演,赶末班地铁回到宿舍,还没喘过气便掏出手机,登上了论坛。正要写稿安利一波,却瞥见了一贴,登时气炸了肺。
『YRY又划水,人丑mc尬,除了卖cp还会什么』
他一眼认出了YRY是她的名字缩写,再瞧发帖者,正是敌队的著名黑酸挑。他强忍着怒气,当场回帖反击。对方也不甘示弱,双方一来一往舌枪唇战。凭着手快口巧,他逐渐占据上风,并以一轮问候对方偶像母亲之势压倒了对方。回过神来,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他心满意足地放下手机,一想到自己在为她而战便精神抖擞,胡乱洗漱一下便上班去了。

又到了一年总选季。她今年更是喊出了进选拔。他慌忙算了一下,按往年的选拔线,起码得两百万。他心里一沉,以她的票力,九成是没指望的了。可在她面前,他不敢说半句丧气话,只得一边拼命地加班工作,一边为她拉票集资。眼瞅着截票日逼近,集资额却如死蛇一般瘫着不涨,真是日夜愁煞。那晚凌晨,他托着半死的身体回了宿舍,打开手机见到她开了直播。只见她泪眼婆娑,呜呜咽咽地说着对不起粉丝之类的话。他立时心头一震,狠命一咬牙,拿出了存折,里面是去年老家拆迁得的补偿金,金额正好够填上空缺。望着屏幕上楚楚可怜的她,他的眼神愈发坚毅。
那年夏天,她如愿以偿地登上了选拔的宝座。
她在台上意气风发,笑着说获奖感言。
他模糊地看着屏幕,涕泪俱下,嘶声裂肺。

可在甜蜜的七夕节,给了他苦涩的一击。那天早上,他如常般登上论坛,却见整版清一色的「在团恋爱」字样。他便随手一点,眼珠一扫,当场晕歇。上面写的是『YRY』,外加一张她的吻照。他在地板上缓了半晌,才敢哆嗦着手点进她的主页,只见上面留了一行字:
『对不起,我会退团。』
他嗳哟了一声,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
写着写着就泛起心酸苦涩。饭偶像切忌真情实感,否则必遭报应。...

8 个月前 0 回覆

天冬丶 騎士
一个火车站里,由于不是节日高峰期,所以人也不是特别多,一位小姑娘手机丢了,一直在哭,旁边卖报纸的大妈看不下去了,偷偷给小姑娘指了个人,“那边那人是个小偷,你去问问他吧。”
结果这个小姑娘一边哭哭唧唧的,一边往那人身边走,嘴里还嘟囔着我的手机丢了...我手机哪去了...之类的,一直在那人的周围转悠。也不知道是不是惹的那人烦了,一直蹲着抽烟的他忽的站起了身,“别哭了行吗?吵得我脑子都疼了,我再给你偷一个去行呗?”
姑娘愣了愣,擦了擦眼睛,支支吾吾的说到“不是...我手机找不着了,里面还有很多重要的东西,现在也没法联系我爸妈,我只想找回我的手机...”眼看着又要哭出来。谁知这男人一把拽住姑娘的手就要拉着走,姑娘也不知怎的竟然也没有反抗,刚才卖报纸的大妈一见这情况,冲出报纸摊子一溜小跑的拦住了男人。
“干啥啊你这是,不偷东西改拐卖人口了嘛?看你也不容易,平日里小偷小摸的我也就当没看见了,你要是真干这事可别怪大妈报警了啊?”
男人听了大妈这么说,急忙松开了手,讨好般的笑着说“大姐,咱也不是那不知好歹的人,哪能干拐卖人口的事呢对吧?这不是这姑娘手机找不着我给帮着寻摸寻摸嘛,这姑娘哭的我也有点闹心,我这一着急就给拉着走了,也没在意这些,实在对不住啊,对不住!”说罢还朝姑娘递了一个抱歉的眼神。大妈听了男子的话,似乎面色有所缓和,“行吧,那就带着这姑娘好好找找,别再动手动脚的了啊,不然别怪大妈不给你留面子。”“行行行,您放心,咱肯定尽心尽力的给这姑娘找手机,保证不动别的心思。”
大妈虽然回到了摊位,却还是不停的往这边看,男子似乎没有看到一样对姑娘说,“你丢的是什么样的手机啊?”
“是...是个粉色的,ipx,上面还有几个小贴纸。”姑娘显然没有对眼前的情况完全接受,说话还有些磕磕绊绊的。
“嗯...我是没有印象看到过,不过你这倒是挺有钱的啊,新出的就给用上了,怪不得被盯上,不过也不一定是被人偷了,总之我先带你去我们院里问问有没有知道的,跟我走吧。”说着男子就自顾自的往旁边一个宾馆街走,姑娘好像有些犹豫,不过眼看着那个大妈已经把报纸摊收了起来并挥手示意让她跟过去的时候,也就开始跟着男子往那边走。
走到了宾馆街的尽头,是一个大宅子,虽然大,但是非常破,门牌楼号没有,甚至连树杈上晾晒的被褥都隐隐散发出这里住的人肯定穷的叮当响的气息。姑娘回头一看,大妈果然在街口像是跟什么人在聊天的样子,也就放下了心。男子停下脚步,回头对姑娘说“就是这了,进去让他们认认,看看是不是有哪个伙计没长眼给你顺走了。”说罢走进院子,大喊了一声“出来认人了啊!”,结果从里面钻出了六七个脑袋,大多数都是看了一眼就走了,不过有个哥们却留了一句“哟,咋了,还看上人家了这是”说完也是自顾自的回自己屋去了。
“咳咳...”男人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转头朝着姑娘说“看来不是我们这的人动的手,要不我带你去附近的派出所...”男子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略微尴尬的笑了笑“要不还是让刚才的大姐带你过去吧,我这情况稍微有点特殊,警察叔叔可能不待见我,嘿嘿...”姑娘也笑了笑,“没关系的,虽然那个大姐说你是小偷,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是个好人,谢谢你了啊。”说完奔着路口的大姐似乎说了什么,就一起走了,临走还朝男子摆了摆手。
[font=宋...

8 个月前 0 回覆

Elance 公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0 粉絲

0 關注

83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