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KADOKAWA][浅白深也]魔女与少女所深爱的世界(12.22更新第三话)


本帖最后由 Sair 于 2019-12-22 20:45 编辑


魔女与少女所深爱的世界
原书名:魔女と少女の愛した世界
----------------------------------------------------------------------
作者:浅白深也
插画:海鸟千本
翻译:Sair
校对:Sair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内容简介
艾丽西娅是一位住在城镇外森林中的魔女。有一天,她回到家中,看到一位穿着破烂衣服的人类幼儿在偷吃她的食物。手上还拿着打算留到早上吃的牛奶面包。虽然很是生气,但就这样杀掉她也太过麻烦。哪怕是想要把少女高价卖出去,也得先将她培养起来。因此艾丽西娅不情不愿的开始了和少女的共同生活——这是,被讨厌的魔女与孤独的少女的,爱与羁绊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Sair 于 2019-12-22 20:43 编辑


序章
当我打开玄关的门,冰冷的空气便抚上我的脸颊。呼喊起在大冬天里也在外面玩的兴冲冲的孩子们。
很快孩子们便聚集起来,我们一起回到了家中那个有着温暖暖炉的房间里。
“今天又会是什么呢~”。看着孩子们期待的样子,我忍不住微笑起来。
到了每日一次的讲故事时间了。
趁着孩子们换掉被雪浸湿润了的衣服,我从手边拉过来一把椅子。调整好姿势,将事前准备好的一本绘本拿在手上。还是不久前才从熟人那里收到的。
即悲伤,又痛苦,让人开心,愉快的,这样的一个故事。
在这里面,尽是些属于我的,重要的事物。
孩子们似是换好了衣服,礼貌的在我面前坐好,眼里闪动着期待的光辉。
我开始读起了这本绘本的名字。
《某位魔女与少女的故事》

***
此时,我非常的不爽。
“哎哟哎哟,此路不通哦。”
“仔细瞅瞅,这位小姐姐长的可还真标志。”
“小姐姐现在回去啊?要不要来我们稍微玩一下?”
一群男人挡在了路上。总共五人。不仅用力抱紧了胸前的纸袋。
本以为买到了要买的东西,总算可以回家了,结果就碰上这种事。为了避开人潮走小路实在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正当我无视他们准备走其他路时,坐在木箱上的高个子男性站了起来,又挡在面前。
“无视我们也太过分了吧,就说说话而已嘛。我最喜欢的可就是你这种长着红色长发的美女来着。”
“你小子之前不是还在说喜欢金发的女孩子么。”
“只要可爱谁都可以是吧。”
哈哈哈,他们似是产生了共鸣一般发出卑劣的笑声。
心底的不快感让我的表情都扭曲起来。
“喂,你倒是说——”
“滚开。嘴里的臭气都要飘脸上了。”
当我掩着鼻子指出这一点时,口臭男“啊?”的一声,笑容从脸上消失。而就像是对比一般周围的家伙们的笑声越发放肆起来。“这可是被人戳到痛处了。”如此这般的嘲弄之余不绝于耳。
口臭男的心情也随之急转直下。看来这群人也就是酒肉朋友了。
“臭女人——我让你好好听我说话听到没有!”
口臭男的手抓上了我的手腕。
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诶?”这愚蠢的话语便是口臭男最后的台词。
我抓住口臭男的手腕,以几乎要把他肩膀拉脱臼一般的气势狠狠地拉了一下。在他倒我这边时,用指甲割开了他的颈动脉。
然后一瞬间我便觉得要糟糕了,却已来不及挽救。从脖子处喷出的鲜血将我从头淋到了脚。血腥味传过来,让我皱起了眉。
而正当我为了寻找手帕翻弄着荷包时。
“这个女人……!”
惊呆的一群男人,像是总算反应过来一般一起动了起来。
之前轻松的样子早已消失在九霄云外,脸上浮现出警戒的表情。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刀具, 一起向我冲了过来。
明明乖乖卷起尾巴溜掉才是最好的。完全无法判别对方是否是自己能够战胜的对手,人类真是何其的肤浅。
一个个应付他们实在是太过麻烦,所以我决定索性把他们全烧了。
用魔法在手上创造出四个小小的火球,向他们每个人发射过去。
距离如此之近,自然是不可能落空的。只是一瞬间,他们便被火焰包裹了起来。甚至于都没有给予惨叫的机会。真是太简单了。
“以后得多加注意了呀……啊啊!”
也许是太过小心的抱在怀里了。回过神来纸袋里面的东西也被染得鲜红。
从心底传来的愤怒,让身体不停地颤抖。
难得留到回去之后再享用的……!
像是被无处发泄的感情所驱动,我狠狠的踏烂了已经烧的焦黑的男人们的脸。头盖骨咔的一声碎裂开来的声音,空虚的传播在夕阳时分的小路里。

***
在离开城镇有一段距离的森林里,有着属于我的家。是红色的屋檐和奶黄色的砖瓦所搭建出的一座平房。
当我踏上回家的路程,离开小巷之后,在将将走过城镇入口时,雨落了下来。而我恰巧没有带伞。之前天气都还那么好,真是糟透了。今天真可谓是倒霉透顶。
而当我淋着冰冷的雨回到家门前时,不知为何玄关的门是敞开着的。
一瞬间,我有所怀疑,但随即便想起来今天出门时忘记了锁门。可门应该有好好关上才对,窗子也有好好关紧,应该不可能是被风吹开的。
我带着疑问进入到家中,打开灯。
然后便看到从走廊一直延伸到客厅的地上,全是水迹和带着泥巴的足印。从形状来看应该是人类的足迹。所有足迹都指向客厅那一边。
我紧盯着里面的房间。
是小偷吗?还是说。
我甚至都忘了弄干身上湿透的衣服,走向客厅。泥巴足印一直持续着,循着足印看去,一路延伸到了厨房里。
我静悄悄的顺着这些印记进到厨房里,在那里,看到了一个穿着又薄又破衣服的小小生物。
背对着我,全神贯注的在做着些什么,看来一时半会是注意不到在她身后的我了。
“喂。”我冲着她叫了一声。那小小的生物肩膀一震,小心翼翼的转过身来。
这是一个人类的幼儿。
大概三岁左右吧。闪耀着金色光芒的长发一直衍生到臀部附近,眼睛蔚蓝的仿佛像是倒映着天空一般。
从她身上穿着的脏衣服以及赤着脚来看,要么是无处可去的孤儿,要么是被抛弃的孩子吧。也许是遇上了这糟糕的天气,来到这里避难来了。不过,为什么会彷徨在这种无人到来的森林里呢。
幼儿的手上,握着我准备早上吃的牛奶面包。从嘴边的一圈吃剩的痕迹来看,应该是在偷东西吃没错了。
她看起来很是困惑的样子,把吃了一半的面包递了过来。是觉得只要还给我就会得到原谅了么?那就请你把吃到肚子里的份也还回来。
我俯视着幼儿,挠了挠脑袋。
这可真是,该如何是好。
虽然我还没有穷到被偷吃了一点吃的就会生气的程度,但也谈不上会有什么好心情。但如果因此就教训她,也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突然,我瞄到了放在餐桌角落上的一个项圈。
涂成金色的宠物用的项圈。就在上个月,我抓住了一只会在晾在外面的衣服上排泄的鸟,一时兴起,便给它带上了。虽然最后因为忘了喂食而饿死了它就是了。
仔细打量着幼儿,将手抵在下巴上思考起来。突然有了个好主意。
让她当我的奴隶。
我正想着要一个小随从。但是又讨厌异性,而成人年因为会思考所以难以信任。这么点大的孩子应该也和欲念无缘才对。也没必要纠结,没用的话赶出去就是了。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了。”
而幼儿呆呆的,似乎并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看来让她用身体记住才是最快的。事不宜迟。
我从洗脸池拿来抹布,丢到幼儿跟前。
“把地上的水擦掉。”
待到冲完澡之后,我去走廊看幼儿做的怎么样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看着比之前还更脏的走廊,不禁皱起了眉头。
虽然地上的水是被擦干净了,但泥巴足印却增加不少。似乎是没有洗干净脚再去打扫的意识。也许应该先给她冲个澡才对。
而当我看到当事人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酝酿出了一股好不容易做完工作的样子,就更是一肚子火。但,毕竟也有我考虑不周到的因素在里面。不过,还是叫人生气。
我抓住幼儿的脖子,粗暴地丢到了浴室里。
在她冲澡时,顺便让她把我溅了一身血的衣服也清洁一下吧。只要身上洗干净了,之后再怎么样应该也不会弄得更脏才对。
我在叮嘱完让她洗好了叫我之后,一边苦于幼儿的笨拙,一边快速的擦去地板上的赃污。总体而言我还是相当爱好干净的。
不到十分钟,就顺畅的结束了地板的打扫。不愧是我。满足的看到地板回复了一尘不染的闪亮光辉之后,回到浴室去看看情况。而幼儿已经变成了一个泡泡组成的怪物。
似乎是没弄明白洗发水该用多少才好。我喜爱的洗发水的瓶子已经空了。而放在洗衣盆里的衣服还是被血染成红黑色的样子没有变化。
一瞬间动了杀心。不过还是努力自制住,就算是幼儿也还是一个生物。杀了的话血会溅出来。再被腥臭的血弄得到处都是我可受不了。更不要说还要处理尸体了。
考虑到沾满泡泡的身体拖到外面去只会让损失继续扩大,我便强行给她洗了个澡。真不知道想了多少次干脆就这么淹死她好了。
好不容易忍耐住杀意完美的洗净了泡泡,但不凑巧的是我这里并没有适合幼儿的衣服。没有办法,只能让她再穿上那一身像是破抹布一样的衣服。
等回到客厅之后,正打算开始准备晚饭时,我突然停了下来。因为看到了够不到厨台的幼儿站在椅子上, 单手晃悠悠的拿着菜刀,正准备做饭样子。
当然只做了自己的份。犯了这么多糊涂还想有饭吃,哪有这么好的事。我琢磨着,如果她有什么意见的话,就直接丢到雨越下越大的外面去算了。
但幼儿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只盯着,看着我吃饭的样子。
就只是,一直盯着。
我叹息一声,放下小刀和叉子瞪着幼儿。
“别让我分心,到一边去。”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后,幼儿畏畏缩缩的看了一圈附近,询问道:“去哪里?”
我稍微想了想,指了家里唯一没有清理的杂物间。可真是适合这家伙的地方。
幼儿点了点头,踮起脚尖把手搭在门把上,随即消失在了杂物间里。
之后,再也没有看到幼儿的声影。放置了很长时间的杂物间,虽然不是完全不能住人,但也绝谈不上可以休息的地方。
我有些在意,便在睡前,悄悄地去看了一下。
但是,和预想的不一样,幼儿靠在箱子上,香甜的睡着。
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能在满是尘埃的这个房间里睡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愤怒涌上心头。
没有用处。这是最先诞生的想法。
甚至不如说是只是一个单纯增加麻烦的烦心人物。从美学角度来说也不配做我的随从。
但是,她已经给我添了这许多麻烦,现在才把她丢出去的话我又难以咽下这口气。
就没什么其它的利用价值了么?
***
翌日。
在宣告着到访者来临的铃声中,我醒了过来。
一大清早的,真是烦人。我决定无视掉,用毯子盖住脑袋。但铃声一直不见有停下来的迹象,我只能一边碎碎念一边离开床,慢吞吞的走到玄关去。
打开门,门前站着个蓝色头发的笨蛋男。
头发与眉毛打理的十分工整,脸上甚至画了些淡妆,衣服上一丝褶皱也没有。而且让我越发火大起来。自我主张十分强烈的红色丝绸帽子也显得愈发变得可恨。
“呀,早上好,艾丽西娅。许久不见真是……”
我没等他说完,直接关上门,顺便上好锁。一大清早的没点好事。还是睡个回笼觉吧。
但是当我的手扶上卧室的门把的一瞬间,传来了了锁打开的声音,之后那个家伙一脸笑容的进到了客厅来。……我是该以违法入侵的罪名把他交给镇上的执法者呢,还是干脆自己来裁定他的罪孽呢?
而在我烦恼着的时候,笨蛋男——利欧尔已经自作主张的坐到了客厅的椅子上。双手支在桌子上,架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我。
事已至此,看来不听听他到底要说什么,估计会像寄生虫一般想甩也甩不掉。我接受了事实,坐到他的对面去。
“有什么事?”
我尽力表现出非常不爽的样子来问他,可利欧尔依旧开心的回答。
“打发时间来了。”
而等到看到我瞪了他一眼,立刻又改口:“玩笑而已玩笑而已。我是来把这个交给你的。”说完便把一个布袋放在了桌子上,从放下时的金属震动的声音来看,里面应该装的是金币没错了。
说起来,之前他有拜托我一个麻烦的委托。让我去抓一个在城镇引起了大骚动的杀人犯。这应该就是报酬的尾款吧。
利欧尔经营着一家委托所,依靠着迅速解决人们的委托,获取报酬用以生活。
听起来好像是在给他人提供帮助一般,但这家伙恐怕完全没有这个想法,仅仅只是单纯的为了满足自己的玩心而行动着。
“哎呀,那个时候的杀人犯可真是杰作呢。每次一看到你都要哭个不停。”
看吧。
“你不耐烦的把他打个半死的时候,那个惨叫可真是……”
“呵啊~”
我伸了个懒腰,打断了这毫无意义的话题。
“我可没时间搭理你这种恶心的兴趣。现在要睡觉了。没事的话就早点出去。”
“等等等等。其实我是有个新的委托想交给你才过来的。把街上聚集起来的混混们一网打尽……”
“我拒绝。我可不想再被血溅一身了。你一个人去。”
利欧尔看着从椅子上起身的我,一脸自得的叹了一口气。
“你还是多和人类接触一下吧,说不定会交到新的朋友哦?”
“会自己主动去和人类接触的,在魔法使里也只有你这样的笨蛋了。”
“不过会接触被厌恶的魔女的,也只有我就是了呢。”
“…………”
正当我无视他的戏言走向卧室的时候。
储物间的门被打开来,显露出一个小小人类的身影。
就像是正在擦脸的猫一般用小手擦着迷迷糊糊的眼睛,摇摇晃晃的用她小小的步伐走到我身边。像一只顺从的狗一样仰视着我。
“…………”
我皱起了眉头。
这绝非是我忘记了。只是一只坚信只不过是一场噩梦罢了。但现实却并非如此。
利欧尔用惊呆了的脸,交互看着我和幼儿。
“哎呀这可真是,什么时候连孩子都……额!”
我冲他脸上狠狠来了一下。真想把他那看一眼都嫌碍眼的毫无血色的嘴唇给撕掉。
“怎么看也长的不像我吧。”
“也许是像父……啊啊!”
撕了。
看着按着嘴巴趴在桌子上的笨蛋,不由得在心底咂舌,真是越来越麻烦了。以这个笨蛋的性格,这个热闹怕是能被他凑到天上去。然后又把事情变得更复杂。
果然,抬起头的利欧尔取出色调鲜艳的女性手帕,在擦完了桌子上的血之后,脸上浮现出下流的笑容。
“所以呢?这孩子是怎么一回事呢?”
“和你没有关系。”
“说嘛说嘛,告诉我又不会少块肉~”
“我要撕了。”
“尽管来吧!”
尽管很看不过去利欧尔游刃有余的态度,但我也清楚再施以制裁也只是徒劳无功。
这家伙虽然是一个,论力气连女人都比不过,攻防魔法也完全用不出来的迂腐之人,但唯独这个再生魔法无人能出其右。证据就是,之前还惨不忍睹的嘴巴已经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看他夸张的样子痛觉应该还是在的,可不知是不是已经麻木了,可以毫不犹豫的自残。
我有听说过人类之中还有乐于享受痛楚的变态,大概就是他的同类吧。而这份这份难以理解的感觉,让我我感到背后一凉,不禁把双手交叠在一起。
真是想立刻让他在我眼前消失,但在问出这个幼儿呆在这里的理由之前,他应该是不会走的吧。真的真的非常麻烦,但还是大事化小为好。没有办法,我只得将经过告诉了他。
“昨晚,偷偷溜到了家里来。我可没有什么兴致杀了她,毕竟会淋的一身血,还必须得处理尸体。所以姑且让她做我的奴隶,绕了她一命。但是,真的是完全排不上用场。”
“嗯嗯,原来如此。那你打算把这孩子怎么办呢?”
“送给你。”
“我可没有这样的兴趣呀。我可是对艾丽西娅一心一意的哦。”
“真恶心,去死。”
利欧尔用双手撑着脸,看着仰视着他的幼儿。
稍稍过了一会儿,脸上便浮现出丑恶的笑容。
“我有个不错的想法。想听听嘛?”
“赶紧说。”
“好的好的。真是的,也太性急了。”
而利欧尔提出的方案是——
“人口买卖么。但这么点大的孩子卖的出去吗?”
“这可不好说哦。在有钱的贵族里,可有不少人渴求着这种年龄的小孩子的呢。也许是养来逗着玩的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是了。”
居然不惜用钱来买这么一个麻烦的东西,所谓的贵族都是蠢货么?
“在我刚开委托所的时候,还经常依靠到贫民窟里去找孤儿卖出去来赚些外快呢。也是一笔不小的钱了。”
“这家伙能卖多少?”
我指着无法理解我们对话的幼儿。
利欧尔直直的盯着幼儿,估算着价钱。
“嗯~。从我的经验来看,应该能值大价钱才对。不仅脸长的可爱,最主要的还是很听话吧。基本上这附近的孤儿因为在残酷的环境里长大,性子都很野。行为粗鲁的话可是会被讨厌的重要原因之一。当然了,也有些家伙们就是喜好矫正这一点就是了。”
“不要和我说什么细节。我是问你把这家伙卖了能拿多少。你自己估算的也可以赶紧说。”
“嗯,怎么说呢~”他架着双手考虑起来。而等到我听到利欧尔的答案之后。
“这么值钱的么……。”我惊讶的眨了眨眼。
这钱够好好玩个几年了。真没想到,这么点大的孩子居然有这样的价值。
真可谓是福祸相依。
原本我缺钱的话,只要从城镇里的人手上抢过来就行了,但因为某个理由,不能够这么做。至今为止为了确保生活资金已经不知道勉强自己完成了多少次这家伙的荒唐委托。但如果有了这么一大笔钱,相当一段时间什么都不做也生活无忧了。
幼儿也会消失,也不需要再接受利欧尔的委托,还能赚大钱。真是福星高照。仅仅只是想想嘴角都忍不住弯了起来。
“赶紧卖了,立刻卖了把钱拿来!”
“等一下呀。做事要讲究个先后顺序得嘛。我还要先找找需要孤儿的有钱人,之后还得进行交涉…………”
“细节我不管,尽快处理好。”
“……哈,还是真会使唤人呢。当然了,我也有分成的吧?”
“给你一成。”
“就这么点?!”
“当然了。这家伙可是被我的运气招来的。也就是多亏了我才有这个机会。能给你点汤喝就已经是好心施舍给你的了。”
虽然有短暂的一段时间,利欧尔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看起来并不是很乐意能接受,但最后似乎还是放弃了。带着些自暴自弃的感觉回答我。
“好吧,我明白了。毕竟这笔巨款的一成也是很不少的呢。为了艾丽西娅大人我会努力工作的!”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真是的,浪费时间。
这样一来接下来安宁的生活等于有了保障。多亏如此睡意都消失了。
那么,趁着这么开心,来享受一份优雅的早餐吧。而就当我心情愉悦的走向厨房时。
咕~。从某处传来了这种没品的声音。看幼儿按着肚子的样子,应该是她没错了。听到这令人烦躁的声音,让我原本舒缓的脸一瞬间绷了起来。
利欧尔微笑着说:“肚子叫的声音可真大呢~。”让人怀疑他的耳朵是不是有毛病。
“简直就像是昨晚没吃一样。”
“因为我确实没给她吃的。”
我一边向平底锅里倒油,一边回答道。利欧尔哈的一声,用一张呆呆的脸看着我。
“什么也没给?”
“给了面包,或者说她自己偷吃了面包。我把一些杂事交给她去做,但比我想象中还排不上用场,让我很不开心,就没让她吃晚饭。”
“我说啊,要是你在我找贩卖对象的期间,把她饿死了岂不是亏大发了?”
“我可没有那么笨,最低限度的饵料还是会给她的。”
利欧尔无奈的举起双手。而看到他感觉这把我当做笨蛋的动作,心里涌出一股杀意。不如让他淋淋这锅热油吧?
“虽然从衣服上我就多多少少看出来了,你,没打算好好照顾这孩子吧?”
“当然了。我怎么会去做那么累人的事。”
“……艾丽西娅,你真是什么都没搞明白。仅仅只是让她活下去是不够的啊。”
手中的平底锅差点就脱手而出,但还是抑制住了。打扫的时候可会麻烦的要死。我借以粗暴的把鸡蛋砸开的方式,尽力克制住怒气。
“怎么说?”
“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得把这个孩子当成重要的商品来看。有谁会原因出钱买一个病怏怏的孩子呢?你买来的食物如果烂掉了你也不喜欢的吧?”
“那我应该连他人一起烧了。”
“是吧是吧。都是一个道理。贵族大人们都是喜欢健健康康的小孩,这是基本。一日三餐自不必说,给她穿上干净的衣服也是保证品质所必要的前提条件。”
利欧尔向着幼儿询问了几个问题。都是一些名字或者年龄之类基本问题。
但幼儿似乎是无法理解,只是一脸迷惑的歪着脑袋。
“还有一定的知识也是必须的。最好是让她学会阅读和写字。”
我快速的把半熟的煎鸡蛋放到盘子里,重新看向净说胡话的利欧尔。
“喂,等等。那我该怎么做?你是让我去带小孩么?”
“嗯。”
蠢不蠢。我为什么要搞得这么麻烦。
“别开玩笑了,要养你去养。”
“喂喂,这样我的负担也太大了吧。除非分成对调一下,要不我可不干。”
“注意你这种轻视我运气的发言。”
“你是有多想把偶然当做自己的功劳啊…………我倒是无所谓的啦。你要是不喜欢就尽管把那孩子当做奴隶或者抛掉。当然那笔巨款是没戏了。”
“唔……”
一时没有想到反驳的话语,我咬着牙齿沉默下来。虽然他说的语气让我很是不爽,但就这么让那笔巨款溜掉也确实太过可惜。
但我的自尊不允许我这么高尚的存在去照顾这种小鬼。但是,钱我也很想要。这可怎么办才好……
在我纠结着的时候,利欧尔来到厨房,再往平底锅里打入一个鸡蛋。
“也不是说让你把她当深闺大小姐来宠,只是让她跟着你,过你平常过的日子就可以了。”

等到利欧尔回去之后,我坐在桌子前吃起了早餐。喝着散发出醇香气息的咖啡,看着坐在我对面的幼儿。
咯吱咯吱的咀嚼着我给她做的煎蛋面包。看起来肚子应该是非常饿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视线,只是一个劲的专注在吃上。
最后,我还是无法拒绝那笔巨款。只有笨蛋才会放过送到眼前的机会。
但是啊。
我懒懒的用手撑着脸。
对于之后的发展实在是心里有些不安。而此刻,面对这让崇高的我陷入不曾体会过的焦躁感的现状,实在是叫人开心不起来。
在找到愿意买幼儿的人之前,利欧尔给我的要求有三个。
1.要注意让她过上健康的日常生活
2.要让她有平均水平的知识。
3.不要灌输偏颇的主观意识给她。
尤其是关于最后一点更是千叮咛万嘱咐。贵族们似乎都喜欢天真无邪的小孩子。那家伙也是担心我会把一些多余的知识教给她吧。
当然即使不用说我也不打算牵扯进去。因此这一点就不用在意了。
而关于健康方面,虽然很麻烦,但也不用特意做什么,正常过日子就好。如果乐观点想,这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问题在于知识。要我像个老师一样手把手去教我可受不了。可利欧尔却说有没有一定知识会大大的影响到幼儿的价值。一切的都是为了钱。这个问题让人无法忽视。
就没有什么,能让我轻松点的方法了么。雇个人之类的? 这、可是,我又不想让他人进入自己的私人空间——
而在我思考的时候,早早吃完饭的幼儿用她蓝色的眼睛看向我。
“怎么?还没吃饱么?”
幼儿左右摇摇头。
“那就,至少说一句多谢款待。然后把自己的餐具拿去洗了擦好,放到柜子里去。”
幼儿老老实实的说了一句“多谢款待”。便把盘子叠起来,用生疏的动作拿到了厨房的洗碗池里。然后又跑回餐桌,努力的把一张椅子搬了过去,接着再站在上面,然后哗的水声传来。
我看着幼儿的样子,不禁扬了扬眉。呢喃了一声“哦。”
我原本很烦恼,还以为要从怎么放水开始教她,而幼儿洗盘子的动作看起来并不生疏也不显得迷茫。似乎是有观察过我做早餐时的样子。怪不得我老觉着背后能感觉到一股视线。
说不定这个幼儿其实挺聪明的?虽然昨天她是那副模样,但也许只是无法忍耐空腹感,脑袋运转不过来,只要让她吃饱了就还是挺聪明的?是的,肯定是这样。
我的担心也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感觉肩上的担子似乎都放了下来,我嗯的一声伸了伸懒腰。早知道这么简单,比起接受那个家伙无聊的委托,还不如自己去贫民窟抓小孩卖钱。
这么一想她那顺从的样子也显得可爱了起来——
喀拉!
不祥的声音混合着水声传来。
我看向厨房,幼儿浑身颤抖着,脸色发青,看着这边。
“…………”
前言撤回。我最讨厌小孩子了。

擦掉顺着手掌流下的血,给她包扎好绷带。
似乎是盘子掉下来的时候,被碎片给划到了。从食指到手腕,整个手掌都被平整的割开。
那一瞬间,怒火在我身体里仿佛像是沸腾了一般,让我几乎就忍不住出手。但脑海里传来了某个笨蛋魔法使的一句话:【你也成熟一点吧】。好不容易总算是忍住了。如果,幼儿敢哭起来的话,我应该已经杀掉她了吧。所以我没有骂她。再让怒火在积蓄下去就难以自制了。
最初没有管她,但看着血从她手掌不停的滴落到地上,我改变了想法。我可不想再去擦拭血迹了。没有办法,只能从卧室里拿出绷带丢给了她。
但幼儿十分笨拙,没有办法好好地包在自己手上。绷带卷渐渐越来越薄,在地板上打着转。
最后,还是得由无法忍耐房间变得越来越脏的我来给她治疗。
忍不住自言自语,为什么我必须得给她擦屁股才行。强烈的厌烦感让我的手颤抖,包扎的手法也变的很随意。
已经多久没有处理过伤口了呢。平日里,自己受了伤都是让利欧尔来治疗的。但是,那家伙的魔法需要使用治疗对象的魔力,所以无法对没有魔力的普通人类使用。真是排不上用场。
在治疗的时候,幼儿的脸始终扭曲着。但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是因为身体上的痛苦,而更多的是来自于对于打碎盘子的罪恶感。
等到治疗结束,幼儿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些什么。应该是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吧。真是麻烦,让人无可奈何。
“给别人添了麻烦的时候要说对不起。别人为你做了什么的时候要说谢谢。”
“对不起。谢谢。”
她的词语实在是十分的贫乏,但已经无所谓了。我也并不想要什么诚心诚意的道歉,也不觉得她能做得到。
“老老实实的呆在椅子上。”像是从嘴里喷出来一般说出这句话之后,我来到厨房。还得收拾掉的到处都是的盘子的碎片。虽然我实在是难以接受,但她要是又划到手我就头大了。
当我感觉到后背传来的视线,回过头去时,只见幼儿慌慌张张的挪开了脸。
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不就是了。如果我还特意的去问她,岂不是显得的我在顾虑她的感受一般,所以决定无视掉。
收拾好碎裂的餐具,我决定教导幼儿日常生活的基本做法。
虽说如此,我也没打算给什么具体的指示。只是和她说了一句:“看着我是怎么做的。”
首先是洗脸刷牙,整理仪容。
虽然今天没有打算去城镇,但如果被他人看到了我睡乱的头发心里也会堵得慌。
而有关于服装,今天只能忍耐一下了。我有让利欧尔立刻买回来。当然是花他的钱。估计中午应该就会送来了吧。如果没来的话,下次看到他得给他好好放点血了。
除开服装意外,幼儿浑身上下都变得干干净净的。脸上的血色对于无处可归的孤儿而言显得很是健康。发质也是让人几乎忍不住憎恨的顺滑。只要给她穿戴些好的服饰,看起来和贵族的小姐应该也没什么差吧。也许就像那家伙说的一样, 作为商品而言无疑是优秀的。
等整理好仪容之后,接下来就把更衣处的衣服一齐拿到浴室里洗掉。虽然也不是不能用洗衣机,但我实在是无法忍受那东西发出的哐当哐当的烦人声响。
我自己的衣服由我自己来,其余的床单毛巾之类则交给幼儿。
似乎是洗洁剂浸到了伤口,幼儿在洗衣服时一直都紧绷着脸。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把洗好的衣物放进筐子里,准备晒到搭在外面两颗树木之间的晾衣绳上去。因为幼儿够不到绳子,所以让她拿筐。
洗好衣物之后就是大扫除了。
话虽如此,可我向来喜欢干净,基本上大部分房间一直都很清洁。适当用扫把扫扫就可以了吧。
因此,今天便将重点放在我家唯一一个脏乱的储物间。
打开门的一瞬间,便有些许味道飘了出来,不禁让我皱起眉头捂住了鼻子。打开灯后,里面的箱子堆得像是一座山一般,地上也像结霜一样积了一层白色的灰。看来实在是放了太多不需要的东西了。
我也不仅有些反省起自己的怠惰。真亏那个小不点能在这种霉菌的巢穴里度过一夜。也许是她在流浪生活中失去了有关卫生的意识吧。
先让幼儿进去,打扫出可以走路的空间之后,再把箱子搬到外面。其中也有不少很重的箱子,待到搬完之后,我深深的后悔为什么没让利欧尔那个笨蛋来做这件事。
我把箱子集中到离房屋和树林有一段距离的平地上,再用魔法生成火焰一口气全部烧掉。可似乎是火力太强,连地面都烧干了。
幼儿像是被突然出现的火焰给吓到了,紧紧的抱住我的腿,真是有够烦人的。
清理掉箱子后的储物间空无一物,成为了原储物间。通风之后沉淀的空气也变得清新,让我不禁大功告成般的笑了一笑。
此时已经快到正午。
幼儿的肚子很是配合的响了起来,但是一身的霉菌不清理一下就去吃饭实在是太过邋遢。
我吸取之前的教训,和幼儿一起去冲澡。期间,宣告着访问者到来的铃声响了起来。不出意外应该是利欧尔吧。
当然我是无视了他,然后他便自己来到了浴室换衣处前。
“哦?难道你们正在洗澡嘛?”
“不要擅闯民宅!把小不点的衣服放下滚出去!”
“只要打开这个门,乐园就……!”
“敢打开就烧你。”
“如你所……”
“的委托所。”
“……失礼了。您慢慢洗。”
从浴室出来之后,更衣处的架子上放着叠好的一套新衣服。应该是利欧尔买来的幼儿的衣服。白色的内衣,以及灰色的连衣裙。
虽然有些怀疑那家伙的审美,但只要不用看到那块破布就随他去吧。
给幼儿穿上,稍微有些松松垮垮的。
从脱衣处出来之后,坐在客厅椅子上的利欧尔便一脸堆笑得看着我。
“别拿那副臭脸对着我。”
“哎呀,真是想不到这么短时间关系就变得那么好了呢。”
“哼,一切都是为了钱。”
尽管肚子已经有些饿了,但是实在是提不起做饭的力气,便让利欧尔把他作为礼物带来的水果切好,当做午饭吃了。
吃的干干净净的幼儿在说完一句“多谢款待”之后,便一动不动的盯着放着水果的透明容器。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要睡觉的话就去之前打扫的那间房子里睡。餐具就不用你收拾了。”
幼儿点点头,离开椅子,消失在了原储物间。
利欧尔在看到幼儿把原储物间的门关上之后,重新看向我。
“情况怎么样?关于那个孩子的培养。”
“比想象的要好一些。”
试着让她做了半天的活,幼儿确实是很聪明。而且不曾诉过苦。
也许是了解了自己的立场吧,又或者是已经习惯了贫困的生活,不曾觉得苦罢。还是说仅仅只是不知道该如何传达自己的想法呢。不管怎样,至少对我而言结果可以接受。
可是,就算和幼儿的生活相比预想的要轻松几分,养育她始终是一件麻烦事。如果可以真想立刻和这件事说再见。
“你那边又怎么样了?找到买家了吗?”
“哪有这么快的,最短也得花上一个月吧。”
我不禁从椅子上起身。
“一个月?!怎么要这么久?!”
“姑且这也是犯罪啦。一个个问过去的话,被人通报给了城镇的工作人员就很麻烦了。而且也要搞清楚买家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处理不好的话委托所的信用都要大幅下降。”
“我管你那么多!最多一个星期!”
“办不到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全随着你心意来呢。”
没想到居然还要和那个幼儿一起生活一个月之久。区区半天时间就让我有够辛苦了,真是疯了。
“不要生气嘛,你这样想啊。只要一个月两个月的时间,你就能赚好几年才能赚到的钱了,这么一想是不是挺划算的?”
“喂!不要偷偷增加期限!”
“最短也要花一个月呢,我还真不确定到底需要多久。钱当然我也想要,也算是接受了你的委托,没有打算偷懒啦。不过也许,根据你的努力,还能继续缩短时间哦?”
“……怎么说?”
“你如果能让那个孩子学会一些知识的话,我在推销时也更好说上话。哪怕只是会读写,愿意买的人也会大大的增加的。”
尽管我想把这句话定义为谎言,但对于极其在意自己名誉的他而言绝对会很生气吧。要是催的太急让他关于交易金额上不上心的话,那可就亏大了——
看着接受了的我,他似乎是嘲笑一般,满脸吟吟笑着。
“毕竟我也想看看你手把手教人的样子是怎么样的呢。”
“烧了你的委托所。”
“玩笑话!开玩笑的!……你怎么老是这样,什么都想烧掉啊……”
利欧尔刻意的用手撑住下巴,装出正在思考的样子。
不久后,就像是想出了什么点子一般,拍拍手。
“用绘本来教怎么样?”
“绘本?儿童向的图书么。”
“是的是的。如果只有文字的话,让人难以发挥想象力反而不好理解。但是和图画在一起不久很好理解了嘛。要是能勾起她的兴趣的话,学起来就更快了。”
确实,比起枯燥的学习还是看书能让人更积极。
但看绘本的前提是能识字。幼儿不识字。这个傻瓜以为我们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在这里商量着。
而等我把这个想法说出来时,利欧尔一脸理所应当的说出了一句不得了的话。
“你读给她听不就好了?”
“哈?!为什么我得做这种事情……”
“诶,我倒是觉得这是最快的方法哦。一天三十分钟应该就足够了,这么点时间你就忍忍啦。”
“哈”
我珉起嘴唇。也许应该说服自己,至少比一整天都在教学要好多了。但总归觉得像是上了他的圈套一样,有些让人不太爽。
“明天,你带她去买衣服的时候顺便看看如何?哪怕是儿童向的,其中也有不少大人都会觉得有意思的绘本在里面哦……”
“喂,等等。买衣服的时候顺便看看?衣服你不是带过来了么,为什么还要特意去买?”
“我是带过来了,可一件衣服怎么换洗啊。”
说起来衣服只有更衣处那里的一套,等在客厅的这家伙手里只有作为礼品的水果。
我站着用双手重重敲了桌子,大声斥责到。
“为什么!只买了一套!”
虽然一直觉得他是个蠢货,真没想到可以蠢到如此地步。他以为我是为什么才让他买衣服过来的。这样不就毫无意义了么。
利欧尔看着生气的我,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哎呀,怎么说呢,你试着想想……在放着小孩衣服的地方,而且是女孩衣物的卖场,一个成年男人晃来晃去很糟糕的吧。还会被那些漂亮的妇人们在背后嚼舌头,负责结账的小妹也完全在警戒我……”
我试着想象了一下他说的场景,实在是太过恶心,不由得退后两步。但都做到这地步了为什么不干脆多买两件来!
“果然还是应该由和那个孩子同性的你去买才对。本人不去又怎么知道样式合不合适呢。所以明天就多多哈!”
“去死吧。”
“咕哈……!”
一拳打在连衣服都买不好的无能之人的额头上。
侧目盯着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的利欧尔,我不仅耸了耸肩膀,在心里感慨,明天指不定会成为比今天还麻烦的一天。





占楼占楼占楼



占楼占楼占楼
57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22

10000
玛修的前辈 勳爵
感谢(❁´ω`❁)

1 个月前 0 回覆

isbwb 子爵
这是弃坑了吗?

2 个月前 0 回覆

YOLIDO 子爵
感谢楼主翻译

2 个月前 0 回覆

k57876253 侯爵
一开篇就死了一堆人,这个主角不是简单人物

6 个月前 0 回覆

caks2456 平民
感谢翻译,等一波更新

6 个月前 0 回覆

边旗永夜 勳爵
今年百合小说多来起来,这是好事啊

6 个月前 0 回覆

给我也整一个 勳爵
等一波更新

6 个月前 0 回覆

woui003woui 子爵
通过饲养幼崽来建立羁绊www
期待后续!

7 个月前 0 回覆

给我也整一个 勳爵
养成类的吗,期待后续

7 个月前 0 回覆

王庭序曲 侯爵
我就喜欢这种充满犯罪气息的人际关系设定

7 个月前 0 回覆

kagariii 騎士
開始養老婆了呢

7 个月前 0 回覆

ms0386373 子爵
感謝翻譯,期待劇情

7 个月前 0 回覆

stirke00s 勳爵
感谢翻译
其他利用价值:尝试养个老婆√

7 个月前 0 回覆

zxy20001227 子爵
感谢翻译,感觉最近汉化的百合小说越来越多了,好现象

7 个月前 0 回覆

ndm 子爵
看标题还以为是白头与灰姑娘魔女那一部的小说化

7 个月前 0 回覆

AngryBird 王爵
想养个好商品卖结果养出个老婆?还是女儿?

7 个月前 0 回覆

slkde 伯爵
又一个魔法少女。希望会有趣。

7 个月前 0 回覆

llllllnovel 侯爵
感謝翻譯,期待劇情

7 个月前 0 回覆

Sair 勳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0 粉絲

0 關注

3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