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web][笹 塔五郎]轉生劍聖想要輕鬆(04/11更新至第19話)


本帖最后由 殘星塵 于 2020-4-11 14:16 编辑


書名:生まれ変わった《剣聖》は楽をしたい
----------------------------------------------------------------------
作者:笹 塔五郎
web網址:https://ncode.syosetu.com/n0835fj/
翻譯:殘星塵
輕之國度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内删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轉載請保留信息
--------------------------------------------------------------------------
簡介:
《劍聖》拉烏˙伊薩爾夫──擁有被如此稱呼時期記憶的少年,阿爾塔˙修瓦茲作為最年幼的《騎士》隸屬於王國。
在前世度過每天都在戰鬥的阿爾塔,難得獲得新的人生便打算過上一次充實的人生,於是計畫早早工作早早退休。
然而,給予阿爾塔的任務──卻是擁有王國最強名號的《劍聖姬》的護衛任務。






第一章  《剣聖姫》護衛編
第1話 序章
「何、何等數量的魔物啊......」

身穿鎧甲的男子對眼前的光景愕然。

在《烏魯巴濕地》所展開的《加爾迪亞王國》軍的騎士們,大家全都是一臉困惑。

他們大約是在數週前收到報告的。

是在聽說濕地附近有大型魔物出沒之後。

當然,騎士團的行動非常快。

烏魯巴濕地也是位在王都不遠的地方。

已經能說是迅速的對應了,然而,這次卻產生了遠超過上回的事態。

魔物為蟲型,其繁殖力甚至使牠們在短期間內產生了軍隊。

或許是溼地的環境適宜,有著堅硬鎧甲般身軀的魔物正在濕地內闊步前進。

一隻一隻遠超過人類尺寸的魔物,有著數百──不對,數千隻徘迴。

「雖然不怎麼樣,不過以目前的戰力......和隊長聯繫──」

「我(僕)認為沒有這樣的必要。」

「っ!你──不,您。」

朝男子搭話的,是一位少年。

少年有著與該處的場景不相應,會被誤認為少女的可愛容顏,以及在這一帶少見的黑髮以及與髮色相同的黑色瞳孔。

但是,少年卻和男子穿著相同的鎧甲。

他的穿著與男子相比甚至能說是輕裝,腰間上卻佩掛上劍。

少年也是騎士。

「阿爾塔˙修瓦茲一等士官殿。您說沒有必要是指。」

「我被叫來這裡的理由,就是將蔓延在濕地內的魔物殲滅。」

「在下也是一樣。但是,這種數量就算是您也......」

「如果是想問可不可能──答案是可能。那種程度的話。」

少年──阿爾塔如此回答男子,接著便踏出地面跑了出去。

就在男子要制止時,阿爾塔早已奔出。

在戰場上,能否比任何人更早行動將決定命運。

這個動作是在男子做出反應時,在濕地大步前進的魔物就已經進入了攻擊範圍。

阿爾塔拔出劍。

San──少年所揮出的衝擊響徹周圍。

這並非強力的衝擊,而是狂風呼嘯的聲音。

一隻魔物當場倒下。其他的魔物們也注意到了。

但是,注意到的同時,其他魔物接連被斬斷。

「好、好厲害......這就是王國最年輕,甚至被認為是與《劍聖》齊名的阿爾塔˙修瓦茲的劍嗎......!」

男子們看見接連被打倒的魔物們也馬上展開行動。

其他的騎士們也因為正在開無雙的騎士在前方而提升士氣。

「喔,其他人也開始行動了呢。這樣子馬上就可以結束了。......我好想早點回去休息啊。」

與期望能拼命戰鬥的騎士們相反,阿爾塔那無力的聲音,沒讓任何人聽見就這麼被戰場上的喧囂聲抹去。


第2話 護衛任務

我──阿爾塔˙修瓦茲大約是在幾年前取回前世記憶的。

在孤兒院被給予了阿爾塔這名字的我並沒有姓氏──一直到五歲的時候,我這才初次接觸魔力。

這時,我回想起我過去是《劍聖》拉烏˙伊薩爾夫這件事。

這就是前世的記憶,也就是《轉生》嗎──我不明白。

我也沒有證明自己是拉烏的方法,也不打算傳出去。

劍與魔法的知識──只要能獲得那些我就滿足了。

其才能受到認可,被地方貴族修瓦茲家收為養子。我目前正作為王國騎士幹活。

成為自王國開國以來最年輕的騎士。

當然,我也不打算把這件事公開給民眾知道。

騎士也有分為各種階級,我是屬於比較自由且擁有裁量權的《一等士官》。

如果被人問說轉生之後想做什麼,我只能說什麼都不想。

只是,想要做些自己沒做成的事,也不想辛苦。

正因為前世──全都是為了戰鬥而不停變強。

在這種意義上,我或許能做為擁有拉烏記憶的阿爾塔˙修瓦茲活下去。

我所期望的,就只有早早工作賺錢早早退休養老過著悠然自得的生活。

***
「討伐半數以上,母體死絕──這裡沒有死者,嗎。傷者有幾個......幾乎沒有損害。工作做得很好,阿爾塔˙修瓦茲一等士官。」

「是的,非常感謝。蕾米爾˙艾茵騎士團長。」

我邊說邊低下頭。

把手肘靠在桌上,確認報告書的女性,蕾米爾˙艾茵。

她是我所屬的《黑狼騎士團》的團長。

紅色長髮被綁在後頭,身穿的騎士指定制服稍微走樣。

只有胸部附近能作為騎士又是怎樣啊,我並不會這樣認為──騎士團的特色各有不同。

在這裡或許能被容許吧。

「那麼,能夠依照我的討伐數追加酬金嗎?」

「能不能別在說錢的事啊。年紀輕輕就這麼在意錢又想怎樣啊?修瓦茲家有這麼缺錢嗎?」

「修瓦茲家就算沒有我的工資也不會有問題。現當主(我的義父)相當優秀。我只是單純想要錢罷了。」

沒什麼特別好在意的,我如此回答。

能拿到錢當然很高興,存錢也讓人全身舒暢。

依據要在鄉下還是都市買房子的不同,必須存的錢也有所不同。

(這方面遲早得決定呢,雖然我是鄉下派。)

「順帶一提,團長是都市派?還是鄉下派?」

「這麼隨便就跟人搭訕真的可以嗎?可以嗎?」

「不是。我是在講將來居住的地方。」

「什麼啊,如果要求婚的話至少浪漫一點吧。還有,有年齡差也很糟糕。」

「問團長真的是件錯誤。」

我一這樣說,蕾米爾笑著說句「開玩笑啦」。

這就是她作為騎士團長的本色。

這方面也更好說話。

偶爾也會有點麻煩事。

「嘛,你未來要住鄉下還是都市都是你的自由。趁著年輕,來說說『現在』的事吧。」

蕾米爾的話,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從抽屜抽出一張紙。

上頭被描繪出一位少女的樣子,以及幾個情報。

「咦,這位有點面熟呢。」

「當然。那是四大貴族之一,蕾茵菲爾家的千金,同時也是王都所有騎士中被譽為《最強》的人──伊莉絲˙萊茵菲爾小姐呢。」

我拿起被遞出的紙張。

《劍聖姬》──沒錯,她似乎是被這樣稱呼。

被人發現有著劍與魔法所組成而成的魔法劍士這一才能,身為女性,卻與《劍聖》齊名,年僅十五歲的天才少女。

我沒有和她認識,倒是有看過她。

凜然揮舞的模樣,我至今依然記得。

「四大貴族......他們的千金是怎麼了嗎?」

「我想把她的護衛任務交給你。」

「是的──啊?」

我不禁反問。

不好的預感真的猜中了。

「護衛任務啊,護衛任務。你沒做過?」

「不,是有啦......《劍聖姬》的護衛什麼......」

護衛真的有需要嗎,之類的話可不能說出口。

蕾米爾小小嘆了口氣。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她也說過不需要護衛。可是呢,最近總有一些奇怪的動作。」

「奇怪的動作......?」

「啊。和這有關的事還在調查中。伊莉絲小姐可是在這個國家受到廣大支持的貴族榜樣──也是被稱為下屆《國王》候補的存在。也不可能不給這樣的人安上護衛吧?」

「你這樣說也是沒錯啦,為什麼會是我?」

「伊莉絲小姐說『我不想被比我弱的傢伙守護』。這句話相當勇敢沒錯,可是這邊能馬上派出的人還是有限。能夠馬上過去的就只有你了。」

與其說是我被選上,不如說能馬上行動的就只有我而已。

確實,如果要加上比劍聖姬更強的條件,就不是這麼好找人。

找除了我以外的人,這個選項已經被擊潰了。

「可是,伊莉絲大人已經去上學了吧......我在身邊轉來轉去也沒關係?」

「關於這個部分也不會有任何問題,我已經跟他們講好了。」

蕾米爾露出不恰當地笑容。

不好的預感又再次出現在我的腦中。


3.学園へ

《加爾迪亞王國》的王都──《沃西爾》。

被分為五個區域的都市中,有許多人生活在其中。

其中心部為象徵王國的王城,守護王國的騎士團則以王城為中心分為四個支部。

《菲奧雷學園》內有許多貴族出身的學生,學園內不光校地廣闊,設備方面也相當完善。

要說管轄,確實是由我所屬的《黑狼騎士團》管轄。

清晨──我正在廣闊的學園校內走著。

或許是比學生上學的時間更早,路過的學生稀稀疏疏。

大多人都是住在學園內的宿舍,因此有相當充裕的時間。

(不過,我還是很顯眼啊......)

十二歲的我待在高等部校園內,不管是好還是壞的方面上來說都相當顯眼。

只能盡快往職員室走去。

(雖然團長是這樣講,她真的有和人說過嗎。)

我不由得擔心起來。

從我的外表來看,能否符合條件也挺微妙的。

(嘛,也只能幹了......薪水也給了將近兩倍。)

包含在學園內的活動資金,給我的錢甚至逼近騎士團薪水的倍數。

簡單來說,只要守護《劍聖姬》這位被譽為最強的少女就能拿到很多錢。

說實話,我很懷疑她到底是不是真的需要守護──可是,聽團長說最近似乎有奇怪的行動。

(嘛,船到橋頭自然直......)

我以職員室為目標筆直前進。

護衛任務──如果能平安結束就好了。

***
「……?」

一名少女望向校舍的方向。

而視線的前方,有一名少年的身影。

但是,少年轉眼間就從校舍內消失。

「......怎麼了?」

對少女──伊莉絲搭話的少女是同班同學的亞莉亞。

她正以慵懶的表情窺視伊莉絲的臉。

明明剛才才剛梳過頭髮,睡毛一下又跑了出來。

「你看,睡毛。」

「嗯......」

她的性格與伊莉絲相似,所以兩人常一起行動。

對伊莉絲來說,她就像是需要照顧的妹妹般。

亞莉亞也是普通地接觸被稱為《劍聖姬》的伊莉絲。

「總覺得好像有看見小孩子。」

「.......?小人?」

「啊哈哈,有這麼小嗎。大概是初等部的學生吧。」

說起這附近,大多都是類似兄弟關係。

雖然分成初等、中等、高等部,卻都是在同所學園的占地內。

(好像在哪裡看過的感覺......)

「伊莉絲,快點去練武場吧?」

亞莉亞拉了拉伊莉絲的下擺。

明明直到剛才還很睏,現在又露出幹勁十足的表情。

反覆無常,甚至能用貓來形容。

對於這樣的亞莉亞,伊莉絲不禁莞爾一笑。

「是呢。今天也有劍術測驗,先來熱身好了。」

「伊莉絲就不需要了吧。」

「沒這種事。我還需要繼續修行。」

伊莉絲如此回答。

兩位少女一邊聊天一邊往與校舍不同的方向走去。

***
學園內的鐘聲響起。

亞莉亞與伊莉絲急忙跑入教室內。

由於兩人在練武場內太過熱衷於劍術訓練,導致兩人在千鈞一髮之際趕到。

「勉強Safe呢......」

「嗯,好險。」

「剛好遲到了啊。」

對那兩人吐槽的,正是年級主任的奧茲˙葛茲塔。

雖然體格健壯,卻是優秀的魔導師與教師。

並非班導師而是年級主任站在講台上總有些許違和。

「總之,先就座。」

「好、好的......不好意思。」

「對不起。」

亞莉亞與伊莉絲坐上座位。

禮堂型的教室雖然是自由座,但大多數的人坐的地方都一樣。

伊莉絲和亞莉亞是在後方的窗邊。

就座之後,終於看見了──站在奧茲身旁的少年身影。

(咦,那孩子是......)

那是今早伊莉絲所看見的少年。

在這裡的話,是班上哪個人的弟弟嗎。

而且,班會都開始了還在這裡就有點奇怪。

「啊,雖然有點突然......從今天開始班導師就要換人了。」

「誒?」

伊莉絲吃驚地看向奧茲。

同學們吵鬧起來。

「是、是怎麼回事啊?」

「大叔是怎樣了?」

「喂,別叫自己的班導師『大叔』啊。沃爾老師原本就是代替今天會來的老師。」

沃爾是伊莉絲她們班的班導師。

負責教導魔法藥學,雖然擔任班導師,給人的印象卻相當靠不住。

伊莉絲她們升上高等部才一個月──雖然替換班導師這點很讓人吃驚,可是這也並非不可能。

不如說,她們之後甚至聽見難以置信的話。

(誒,難道說......?)

班導師換人。

奧茲身旁站著一位少年。

不可能,伊莉絲不好的預感直接命中。

「嗯,這位就是今後擔任班導師和劍術課教師的──阿爾塔˙修瓦茲老師。

少年──阿爾塔往前走了一步。

面露笑容,阿爾塔接過奧茲的話頭自我介紹。

「是的,我是從今天開始擔任各位班導師的阿爾塔。請各位多指教。」

「「「誒誒誒!?」」」

班上同學們同時發出驚愕的聲響。


第4話 班導師

班上相當喧鬧。

嘛,我也知道很吵。

如果我是學生我也一定會這樣。畢竟,這所學園的入學基準是十五歲。

十二歲的我也不是來學園入學,而是來擔任他們班導師,還是教劍術的。

(團長做的事也太奇怪。)

仔細想想,那個人......好像都是這樣。

平時在工作上就常強人所難了,這次連別人說不需要護衛都不管,強行以自身立場介入學園內。

理所當然──

「請不要開玩笑了!」

咚,伴隨敲響桌子的聲音瞪向站在我身旁的奧茲的是有著金色長髮的少女。

容貌端正,給人一種成熟氛圍──又或是該說,她正是伊莉絲˙萊茵菲爾本人。

「伊莉絲,冷靜點。」

「誰冷靜得下來啊!」

就算面對奧茲,伊莉絲依然以毅然的態度回應。真不愧是四大貴族,就算體格上無法戰勝,也有會把奧茲打倒的氣勢。

「我才不是為了和小孩子玩耍才來這所學園的。這所學園人手缺到這種地步?」

「不,不是這樣......。這位奧爾塔老師他可是──」

「是啊!讓這麼小的小鬼來當班導師?別開玩笑了!」

奧茲雖然想說明,卻被學生的聲音給掩蓋。

我姑且是想隱瞞自己是騎士的事。

伊莉絲要是注意到是由騎士來擔任講師的話,一定會注意到這是騎士團指使,直接提出不需要護衛的談判。

這樣真的能不派護衛嗎,雖然是這樣想的。

嘛,我的設定是在遙遠國家進行修行的年輕天才劍士......這種書裡才會出現的設定。也有加上是學園長的親戚這種相當方便的設定。

根本沒說明這些的時間啊。

「這種小孩子來擔任劍術老師......」

「還不如叫沃爾老師來比較好─」

最後一位學生所說的話總有種傷害了沃爾的感覺,我也能明白學生們相當難以接受的心情。

就算是我也會提出抗議,不願意接受。

但是,我目前正處於不尋常的那邊。

作為講師赴任的話,之後就看我怎麼讓人認可為講師,是這個意思吧。......漲點薪水吧。

這先放在一邊。

「是的,大家想說的我都明白。」

我一拍手,學生們的視線便集中在我身上。

畢竟他們都是我今後必須教導的學生們,至少要保持和藹可親的樣子。

(......班導師會很輕鬆?總覺得很麻煩的樣子......這裡暫且就先。)

「所以,來一場模擬戰吧。」

「......模擬戰?」

伊莉絲露出吃驚表情說道。

我點了點頭。要讓不能接受的對象接受,不管何時這都是最輕鬆的方法了。

「大家都和我來場模擬戰吧。只要我輸了,我就不做講師。」

──展現出自身的力量,這就是最快的方法。


第5話 模擬戰

學園內除了校舍外,還有圖書館與鄰近的食堂。

基本上都住在宿舍生活的學生們,大多都不會對日常生活感到困擾吧。

我和學生一起來到被稱為練武場的地方。

只有在進行劍術和魔法的練習時才會使用。

在奧茲的引導下,我和二十位學生相視。

就算被稱為《劍聖姬》,她也沒有待在特別班級中。

照我看來,實力出眾的就只有伊莉絲跟待在她旁邊的懶洋洋少女。

......記得是叫亞莉亞的樣子。來這裡之前,我姑且是有看過學生名冊和成績。

與樣樣都優秀的伊莉絲相比,亞莉亞在學習方面是屬於平均分以下,魔法和劍術的水平相當高。

另一方面,伊莉絲不清楚是不是所有事情都全力以赴的類型,精神相當集中。

就算我的年紀比較小,她那一副要拿出真本事的樣子也是為了盡快把我給趕走吧。

嘛,這樣我也比較方便。

「那麼,就拜託奧茲老師當裁判了。」

「啊、啊。」

奧茲困惑地點點頭。雖然是我自己提起的,他還是相當不安吧。

在這點上,我覺得滿抱歉的。

「我先來。」

突然開口的,是其中一位青年。

身材高挑體格健壯,記得是魔法和劍術的成績滿高的學生。

剛剛打斷奧茲老師的也是他。

「在這之前,必須決定好模擬戰的規則──」

「才不需要規則。倒下的一方就算輸......這樣行吧。」

高個學生邊說邊把仿製劍扔給我。只要注入魔力就能再現刀刃,也能再現出斬下的觸感。

疼痛感與現實相比偏弱一些,卻還是能明白自己被斬下的感覺。

高個學生往仿造劍注入魔力,製作出刀刃。包含伊莉絲在內,其他學生似乎都不打算動手。

「既然老師都這樣說了,就能用那個吧。我要上了。」

高個學生在我回答之前就邁步而出。

架起的劍是屬於單純的直劍類型。手握的仿造劍雖然是那種能夠依照自己的想法製作出劍種的類型,他大概擅長單純的類型吧。

也沒有做出假動作。筆直揮劍的高個學生,就這麼與我擦肩而過──倒向地面。

「......哈?」

在場的學生們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更讓人吃驚的是倒下的學生。

似乎完全不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我也只是輕輕踩了一下他的腳而已。

「那麼,倒下的一方算輸。在重新──」

「別、別開玩笑了!」

高個學生重新站起身,再次衝了過來。

然而,仿造劍此刻早已貼向他的脖子。

「......!」

「如果剛才那是真正戰鬥的話,你已經死了兩次。不要以貌取人──這是我教你的第一件事,請務必記得。」

第一次倒下的瞬間被斬過的後背──高個學生也明白。第二次,則是目前能夠輕易斬飛的頭部。

我轉過身,與學生們面對面。

學生們屏住呼吸,朝我看著。我本來是想打得更華麗好懂的,沒辦法了。

「那麼,重新說明下規則好了。只要打中我一擊,就算你們贏──另外,我可不打算一個個的和你們戰鬥,這樣太麻煩了。」

我架起仿照劍看向學生。然後,

「全部人一起放馬過來吧,這樣才剛剛好。」

──如此開口。


6.《劍聖姬》

三個女學生同時朝我衝過來。

從三個方向展開,彼此間互相以視線配合計算時機。

她們大概是好朋友吧。連攜做的不錯,可是──

「同時朝同個地方攻擊很容易防住喔。」

「什......!?」

全都是來自上方的攻擊。配合呼吸這點是很好,不過沒有必要一起進攻。

咚的一聲,她們三個的身體因為輕輕一碰而倒下。

「呀......」

「好痛。」

「晤。」

「你們的連攜不錯呢。不過,還是沒辦法碰到我。」

剛才先出手的男生四人組早已趴倒在地。

其他還有兩人和三人的好朋友組合來挑戰,那些人全都被我輕鬆用仿造劍防禦、打倒了。

他們會用一些簡單的戰術,不過,他們似乎還想不出二十人的連攜攻擊──這樣的思考。

只要打中我一擊就能獲勝──明明是這樣,學生們現在卻都氣喘吁吁。

挑戰了好幾次,全都被我防住、打倒。

即便如此,他們依然把我圍在裡頭這點倒是能給出一定的評價。

「別一直在那邊等待時機,儘管放馬過來會比較好喔。又不是被我打中一擊就算你們輸,只要能打中我一擊你們就贏了喔。時間也都過一半了。」

要是沒有限制時間的話根本不曉得要花上多久──所以就加上三十分鐘的時限跟打中我一擊的規則,聽起來相當簡單。

就算聽見我的話,學生們也不怎麼想動。

是稍微做過頭了嗎──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有兩名女學生走了過來。

「大家往後退吧,之後就交給我。」

那是《劍聖姬》與實力僅次於她的人──伊莉絲跟亞莉亞。

至今為止都只在遠處觀望,應該是有戰意了吧。

雖然直到剛才都像是在鑑定我的實力。

「是伊莉絲桑和亞莉亞桑對吧。接下來的對手是兩位嗎?」

「......修瓦茲桑,對於我輕視你的這件事,我想表示歉意。」

伊莉絲低下頭,說出這些話。

她的態度讓我嚇了一跳──可是,她的表情是認真的。

伊莉絲架起仿造劍開口說道。

「可是,我已經看穿你的劍了。速度確實很快,也不像是學生程度。對我來說卻跟騙小孩的把戲沒兩樣。」

「!騙小孩的把戲是嗎。」

「伊莉絲,我也一起。」

「不用,我一個人就行了。」

伊莉絲邊跟試圖協助的亞莉亞說道邊往前走去。

劍聖姬──她擁有能被人這樣稱呼的實力吧。

「一個人就夠了......?」

我不禁瞇起雙眼看向伊莉絲。

她似乎還沒搞清楚狀況。

「伊莉絲˙萊茵菲爾──要上了。」

她所架起的是一把細劍。

不是西洋劍,劍本身也相當細長。

比起一擊一擊的威力,她更偏向壓倒性的攻擊次數和速度。

伊莉絲在踢向地面的同時與我拉近距離。

她的速度完全無法跟其他學生比擬,轉眼間就到了彼此能夠攻擊的範圍。

先出手的是伊莉絲。

伊莉絲的細劍連擊中夾雜著假動作──但是,她的劍尖卻無法碰觸到我。

與金屬摩擦的聲音一同,彼此間以魔力製成的仿造劍相互碰撞。

持續連擊──速度遠比剛才更快。劍就像是活著,自由自在地往各種方向揮出。

原來如此,劍聖姬這名字不是裝飾啊。她用劍的手腕別說是學生程度了,就連騎士團內也幾乎沒有能跟她相提並論的人。

即便如此──

「……っ」

「怎麼了?」

伊莉絲停下攻擊,暫時拉開距離。

她的表情中滿是驚訝。

總算注意到了啊。

明明是考慮在第一次的連擊搞定,卻沒辦法碰到。第二次的連擊又更加提升,卻還是被我給防住。

她在班上也能理解吧──我和她,有著明確的實力差距。

「嘶......」

伊莉絲吸了口氣,再次發動攻擊。

這次不是純粹的動作──而是加上步法左右移動的假動作。

更為了捕捉我的死角而加速。

與其他學生劃出界線般的動作,讓我理解到她試圖給我確實的一擊。

在劍術方面來看,正面對決絕非錯誤的選項。


但是,要是在彼此間的實力不平衡的情況下,這種方式只能算是一步臭棋。

看上去就像是耿直的劍,她也能理解這點吧。

我再次接下她的劍。

「試圖捕捉死角的做法是對的,但在這種寬敞的地方很難施行對吧。」

「庫......!」

「──這樣的話,就由我來。」

這句話是從我的身後傳來。

一轉過頭,便能看見拿起短刀的亞莉亞。

這就是她最擅長的武器吧。劍術,在這種意義上也包括這把武器吧。

「亞莉亞!?」

「伊莉絲,兩個人一起吧。一個人的話是沒辦法的。」

我當場踢向地面,拉開距離。

伊莉絲和亞莉亞──兩人與我面對面對峙。那兩人馬上展開行動。

分成左右,抓住我的破綻放出攻擊。

其他學生們雖然有能夠配合彼此呼吸的人在,她們卻是特別的。

動作、連攜的相當優秀──可是,來不及了。

「──到此為止!」

伊莉絲和亞莉亞的動作正好停下。

兩人的劍皆試圖從我的死角揮出攻擊,然而奧茲所宣言的卻是結束的信號。

時間到了。

「真可惜呢。按照約定,今後將由我來擔任班導師跟劍術講師。有人有異議嗎?」

我再次開口,這次卻沒有半個人提出異議。

模擬戰就這麼以我的勝利告終。


7.護衛の理由

調整本來的第一堂課,我總算是得到擔任講師兼劍術講師的認可了。

完全施展不出手腳的學生們沒有表示反對。但在劍術方面我也得照看其他的班級。

也就是說,很可能又會出現相同的狀況。

不過,要是贏了《劍聖姬》這件事被傳開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反對的聲音了吧。

「所以,你去上學的第一天就把學生給打飛了啊。」

「我是去擔任講師,所以不是去上學也沒有把學生打飛。這些只不過是為了讓人認可自己是講師的必要措施」

學園接待室內,特意在我來學園的第一天過來看我的是蕾米爾。

身為騎士團長的她,大概是把工作推給部下逃出來。

因為是她,所以應該很忙才對。

「需要特意為了聽我的報告過來嗎?只要有需要的話,叫我一聲我就會過去了喔。」

「啊哈哈,確認部下的狀況也是我的工作喔。」

「是來偷懶吧。」

「是確認部下的狀況。所以,有和伊莉絲小姐打過了?」

「嘛,最反對的就是她了。」

──伊莉絲˙萊茵菲爾。我也知道她不太喜歡我。

畢竟我的年齡小,她也不想被像我這樣的小孩子教。

因為她本身是屬於四大貴族之一,所以反而會認為這是種屈辱吧。

「嗯,你覺得《劍聖姬》如何呢。」

「是呢。雖然彼此間切磋的時間不長,她的實力倒是遠高於學生的水平。就算在騎士團裡,也很少有人能贏過她吧。嘛,直白的說,她不需要護衛這點我也能理解。以學生水平來看,已經能稱作是最強了吧。」

「連你都說到這個份上應該沒問題。那麼,你也認為她真的不需要護衛嗎?」

蕾米爾再次提出問題。

不知為何,我好像能理解她的意思。

「是照團長預想的水平來指定人選的吧。如果不是我比較空閒,而是只能交給我的話,我認為是有必要的。」

聽見我的回答,蕾米爾理解似地點點頭。

「原來如此。先交給你果然是正確的。」

「......這麼說來,您有說過有些奇怪的動作是嗎。這和那有關係嗎?」

「啊,就是這樣。能先說的就是──她的性命被人盯上。」

蕾米爾的表情變得銳利。

看來,接下來要認真談談工作了。

「之所以被人盯上,果然是因為伊莉絲小姐作為下任《國王》候補的名聲遠播嗎?」

「這個可能性很高。雖然有其他的候補......目前卻是她遙遙領先。變成這樣的話,或許會有認為她是阻礙的人出現。」

「照現任國王也認可她的情況下,這能認為是明確的叛逆。」

「啊,就是這樣。目前還在調查中,要是有什麼行動就馬上報告吧。」

說完,蕾米爾便站起身。

劍聖姬的護衛──雖然我認為這是件輕鬆愉快的工作,不過,總有種也不能這樣的氛圍。

***
明明還在上課,伊莉絲卻沒法好好集中精神。

坐在座位上,緊握住拳頭。

輸了──而且還是比自己年紀小的對手。

時間到所分出的勝負,伊莉絲也能明白。這只不過是因為阿爾塔知道時間快到了,才不打算避開。

就算自己與亞莉亞進行連攜攻擊,伊莉絲也看不見能夠擊中阿爾塔一擊的未來。

(居然會有這麼強的孩子......)

自從自己被稱為《劍聖姬》後,伊莉絲也從未因自己夠強而停止修行。

被這樣稱呼後,自己從未輸過──可是,今天卻第一次遇上比自己更強的對手。

(......不對,我也還沒拿出真本事。)

彼此間拿著仿造劍的比試──不管是伊莉絲還是阿爾塔都沒拿出真本事。

那麼,更讓人在意的反倒是他的實力。

阿爾塔明明年紀輕輕卻能成為學園講師的實力到底是如何──伊莉絲光忙著思考那些根本沒能集中在課業上。


8.《剣聖姫》の相談事

隔天──正確來說是從那天的課程結束後,我的講師生活開始了。

早上大多是在班會上和學生們說些要傳達的事情,回去的時候也是一樣。

如果有什麼想跟我請教的,不管什麼都可以喔。說是這樣說,也不會有人想跟我這種小孩子請教吧──

「吶,老師是在哪學劍的呀?」

「東方喔。嘛,因為有個不錯的師父在。」

「太強了啦。這麼強的話,咱們根本贏不了。」

「對呀對呀!像老師這樣的小孩子居然是老師也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和我想的完全不同。

不,實際上也不是請教,完全是在提問。

明明放學了,女學生們都聚在一起問了很多有的沒有的問題。

要是沒有人要請教的話我本來是想早點回職員室的,她們卻不怎麼想放我回去。

男學生們看起來也很在意我的動向,視線相當強烈。

大多都是忌妒。別忌妒年紀小的人好嗎。

「如果老師放學之後有空的話,一起去玩嘛!」

「不,老師可是老師喔。放學後也有工作要做。」

這很明顯就不是對待老師的方式,也和我的感覺有所不同。

本來我是覺得讓他們看見自己的強大,就能讓人多少抱持畏懼和敬意的,結果那些學生對我就只是抱持很強的小孩子的印象。

消息也傳的相當快,我打倒《劍聖姬》的事好像都傳開了。

正確來說不是打倒,只是時間剛好到,獲勝罷了。

我偷偷看向伊莉絲,她正直盯著我看。

不,壓力也太大了。

有種現在就要斬下去的感覺。

我是覺得不可能全部人都對我抱持好感啦,被護衛對象抱持警戒也有點可悲。

「那個,各位。我差不多該去工作了──」

「請等一下。」

就在我試圖結束對話時,確認狀況的伊莉絲打斷我的話。

她的表情依舊認真,圍在我身邊的女學生都有些退縮地往旁邊退了退。

真不愧是劍聖姬啊。

「是的,有什麼事嗎?我很樂意接受諮詢喔。」

「......請跟我認真戰鬥。」

「原來如此──嗯?」

還以為她又要說「我絕對不會承認你擔任講師的」,結果伊莉絲卻是說這種話。

教室內人聲吵雜。認真戰鬥──伊莉絲的話,是希望能進行超越模擬戰程度的戰鬥。

不,她說的或許是一樣的。如果是認真戰鬥的話就能贏──輸了就給我辭去講師的職務。

「我在當時已經全力以赴了。我能理解您對時間到了這個結果難以接受──」

「不是的!修瓦茲老師之所以能成為老師這件事,我已經明白了。」

伊莉絲一面抱持能夠理解的氛圍一面開口說道。

這樣的話,她的願望單純就是想和我戰鬥嗎。

伊莉絲繼續說道。

「我想和全力以赴的老師戰鬥看看。」

「就說那就是全力了。」

「請不要騙人了!我的眼──」

「修瓦茲老師在嗎?定期會議的時間差不多到了喔。」

就在這時,其他講師來找我了。
不,這時間點真的太好了。

我轉過身朝伊莉絲開口。

「這件事下次在說吧!」

「……っ」

伊莉絲也不是那種對方有工作在時會去打斷的類型。

不過,我完全沒想到她會提出要和我認真戰鬥啊。

要是真和護衛對象認真戰鬥的話也太糟糕,我來這裡也是為了工作。

趁著這個機會和她搞好關係──這些事我也想過,不過考慮到各式各樣方面的事情,還是保持目前的距離感剛剛好。

要是我拒絕的話,伊莉絲也會放棄吧──也因此,抱持這樣想法的我,完全沒想到會在離開會議室的時候碰上在旁邊等著的伊莉絲。


9.追いかけっこ

「老師,修瓦茲老師!請等一下!」

後方傳來呼喊我的聲音。

走在走廊時,有女孩子追了過來──這種青春事蹟我從未體驗過,這或許能稱作寶貴的體驗。

──前提是,對方是普通的女孩子的話。

「老師,請跟我戰鬥!」

被稱為《劍聖姬》的伊莉絲一面追著我一面大聲呼喊。這邀請根本沒半點吸引力。

她是不懂什麼叫體面嗎,學校裡明明還有學生在耶。

「......哈。」

我小聲嘆了口氣,拉開走廊的窗戶後回過頭去。

伊莉絲的表情依舊認真。要說句「我討厭麻煩事」是很簡單.......是很簡單啦。

護衛對象可是四大貴族,萊茵菲爾家的獨生女。

我可是在王國內工作的騎士。不管是騎士還是講師,輕視提出請求的學生是不行的良知我還是有的。

......嘛,我倒是不打算戰鬥。

「......我想和老師全力戰鬥。」

「您昨天已經看見我的全力了。」

「不對。老師昨天一定手下留情了。」

......她很強,在我眼中也是如此。

說起她的班級,至少能在某種程度上察覺出對方是否全力以赴。

要配合學生水平的話,我倒是覺得這種程度剛剛好。

「是您弄錯了。而且我還有工作要做。」

「我來幫您。」

「咦,真的──不對,怎麼可能讓學生幫忙呢。」

差點就上鉤了。實際上,今天盡是些就算我是小孩子也能完成的文件整理工作。

──雖說如此,要是受到她的幫忙就不能不跟她戰鬥了。

「拜、拜託您了。不管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什麼都行......女孩子可不能說這種話喔。要是被人拜託一些下流的事情,該怎麼辦啊?」

「っ!」

伊莉絲因為我的話大吃一驚。

滿臉通紅地護住身體是有理解我的意思吧。

「既然知道了,就別再──」

「無、無所謂喔.......」

「是的?」

「如、如果老師希望的話,我、我也會做好相應,的覺悟。」

伊莉絲淚眼汪汪地含糊說道。

──不,這孩子也太認真了吧。

如果是為了和我戰鬥的話,不管被做什麼都行。......不過,單看外表我反而比較年幼耶。

雖然不清楚到底是什麼讓她堅持到這種地步。我稍微一舉起手,伊莉絲便渾身顫抖著。

我便把手中的資料放在她的頭上。

「這不是覺悟,而是自暴自棄。說出這種話的我對您也挺不好意思的......可別隨便說出這種話喔。」

「我、我才不會隨便說出口!」

──沒錯,就是這樣。她相當認真地說。

所以我才會困擾啊......

(做講師真的不輕鬆呢......)

我以為只要配合學生的水平進行教育就行,結果也是有像這樣的孩子出現的可能性在。

她本身還是護衛對象這點就更為難了。

「......我明白了。既然您都說到這個份上,就再加上一個條件吧。」

「好、好的!」

伊莉絲的表情立刻變得開朗。似乎覺得我有幹勁了吧......不過,在我的立場上可不能這麼簡單就答應和她戰鬥。

「從現在開始,是呢,只要在三十分鐘內抓到我,我就會認真和您戰鬥。」

「......抓住?」

「沒錯。要是不願意的話,就請您放棄。這就是我的條件。」

「......我要做,請讓我試試看。」

伊莉絲毫不猶豫地回答。

她一定會全力追趕我吧。

「是這樣啊。那麼,就從現在開始──」

我在說這句話的同時踢向地板。

直接從剛剛打開的走廊窗戶,跳了下去。(譯:我吐槽一下..你這麼喜歡跳窗劇情啊作者..)

「咦......!?」

「不光在校舍,只要是在學園內都能夠逃跑喔!」

我之所以提出條件,當然是不想被人抓住啦。

會議室在三樓──只要從這裡跳下去的話,她就算想追也需要花上不少時間。

......嘛,或許會被說沒有大人樣吧,不過,我會全力從她手裡逃跑。

「──我不會讓您逃走的!」

「......啥?」

像是要追趕跳下的我般,伊莉絲也跟著跳了下去。

絲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穿的是裙子──而且,明明在三樓還能毫不猶豫跳了下去。

以她的水平來看,這種程度也不算什麼。

「三十分鐘可能有點太長了......」

我一面吐出後悔的話語,頭也不回地往前方跑去。

就這樣,我和劍聖姬的鬼抓人(追逐)開始了。


10.騎士としての仕事

穿過小巷,跑過校舍後方。

我一面接受擦肩而過的學生目光,一面奔跑過去。

說實話,我已經很久沒做這種孩子氣的事了。

鬼抓人(追逐)本身就是小孩子才會做的事──嘛,除去在身後追趕的伊莉絲的速度驚人之外。

彼此間相互以《魔法》強化過身體能力。

我之所以被稱為《劍聖》並不是只有劍術優秀。

而是因為我將劍術與魔法結合,才會被人這樣稱呼。

不管如何,活生生的人類總會有極限。

在這意義上,用還很年輕的身體發揮出與前世相同水平的能力稍微──不,根本就是亂來。

「......不過,只要稍微鬆懈就會被追上啊。」

伊莉絲迫近我的身後。

我是打算跟她拉開一段距離啦,可是她還是保持在跟我沒多遠的距離。

要是能在稍微勉強自己加速的話,就能把她拋在後頭了──

(彼此間也沒辦法全力逃三十分鐘,從現在開始就是捉迷藏的時間了吧。)

這樣做出判斷後,我便立刻往校舍後方──的樹林跑去。

校園內正好就有蒼鬱的樹林。

考慮到校園的範圍相當寬敞,這座樹林本身就佔了不少空間。

這裡大概是演習用的吧──到處可見爭鬥的痕跡。

(比起這個......一、二──五吧?)

我朝後方確認,一看見伊莉絲不在背後就立刻踢向地面逃入樹上。

與此同時,伊莉絲的身影跟著出現。

「......!」

她的表情有些焦急。

恐怕是完全跟丟我了吧。

趁著這個勢頭,我穿梭於樹木間的縫隙中。

接著便從樹上跳下,望向伊莉絲所跑的方向。

只要拖到時間結束就是我贏了。

「事先判讀對手的行動──你不覺得這是必要的嗎?」

我朝身後出聲搭話。

但是,回過頭去卻是一片寂靜。

「快出來啊,躲起來是沒有用的。」

重新回過頭去,有兩名身穿長袍的人影現身。那兩人戴著面具,沒辦法看見素顏。

原來如此,我來這裡就任的時間真的剛剛好呢。

──伊莉絲早被刺客盯上。

「......是從何時注意到的?」

其中一名長袍人影開口詢問。從他的聲音來看是個男人。

另一個傢伙從體格來看應該也是男人。

只是,他們的人數跟我算的不一樣。第三個人似乎正追在伊莉絲後頭。

「從來到這裡個時候。你們一直在等伊莉絲只剩下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對吧?」

我站在兩名暗殺者面前。

暗殺者們一動也不動地注視著我。

大概是在計算適當的時機吧。

「你明知道是這樣還特地來這裡嗎。.......看來你也不是普通的小孩子啊。」

「差不多呢。我姑且也算是這裡的講師喔,得處理下違法的侵入者才行。」

「你是講師?別說蠢話了。」

「我才沒說蠢話。」

我張開雙手訴說。

暗殺者們依舊不動。

看來,他們是打算徹底看輕我的動作吧。

「......算了,從你的動作來看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我等就算跟赤手空拳的小孩子為敵也不會大意。」

「不會大意呢──嘛,倒是結束了喔。」

「......什麼──」

我在開口的同時,揮動手臂踏出一步。

伴隨咻的風切聲,兩名暗殺者的頭部被砍下。

眼前的那兩個人什麼都沒理解到吧。

「抱歉呢,我不是掛上虛名的劍聖。──那麼,會有問題的反倒是伊莉絲桑那邊吧。」

無視倒下的暗殺者,我跟著奔馳而出。

進行講師工作的同時,身為騎士的工作似乎早就開始了。


11.元《剣聖》

「哈......呼。」

伊莉絲調整呼吸,確認周遭。

不在──直到途中為止明明都有跟上,卻在不知不覺間完全跟丟阿爾塔。

「庫......」

伊莉絲的表情中可見焦急。

雖說時間還沒過得太久,卻早早被阿爾塔逃掉。

還沒有能追上的感覺。

(正攻法不行的話,就得考慮其他作戰才行......)

至此,伊莉絲終於因為跟丟阿爾塔而恢復冷靜。

阿爾塔確實很強──從阿爾塔提出鬼抓人(追逐)的時間點,就代表他有能夠贏過伊莉絲的自信。

全力思考,思考能夠戰勝阿爾塔的方法。單純只是抓住的話,方法絕不是沒有。

(先回去吧──)

瞬間,伊莉絲注意到氣息。

與此同時,銀色刀刃映入眼簾。

伊莉絲在瞬間避開從兩邊飛來的東西後,便踢向地面往後方跳去,反應卻稍微慢了些。

「っ」

一把刀掠過肩膀。

但是,傷口不深。

伊莉絲不在意傷口,

「......不是,老師對吧。」

「哈哈,要叫我老師也行。」

草木晃動,三名人影於此現身。身穿長袍與假面的模樣給人一種統一感。

光憑這點就能理解到他們是暗殺者。

伊莉絲一看見他們就立刻擺出架式。

右手放出的電擊──是經由《魔力》變換後產生。這對發動《魔法》來說是必須的。

帶有魔力的右手,更加集中魔力。然而,

「……っ!?」

伊莉絲當場單膝跪地。

視野不穩,無法施力。

聚集於右手的魔力也隨之霧散。

(麻痺,毒.....!)

「也太晚注意到了吧。會用魔法的貴族們不是都會去學《解毒魔法》嗎。什麼啊,在我們這邊也是以麻痺毒為主流喔。短時間內就能把人麻到動也不能動,也只需要幾秒就能殺了那樣的傢伙。當然,連《劍聖姬》大人也一樣喔。」

「......!」

伊莉絲朝全身注入力量。

身體卻無法自由活動。

別說是走了,就連站起身都不行。

一個人甚至很難解開麻痺毒。暗殺者們也是盯上這點。

而且,伊莉絲也知道為什麼會有暗殺者。處於這樣的立場上,她也能夠理解。

(就說了......!)

「喔。」

年輕嗓音的暗殺者有些吃驚地開口。

渾身顫抖,伊莉絲卻挺著麻痺的身體站起身。

意識清晰。可不能就這樣被人幹掉。

「真厲害。這可是連大型魔物都沒辦法動彈的種類耶,居然能靠氣勢站起來。真不愧是劍聖姬啊?」

是在和同伴說話吧,他卻沒有得到回應。

像是在嘲笑伊莉絲的抵抗般,年輕嗓音的暗殺者從懷中拿出刀刃往前走去。

「不過,還真遺憾。你這種搖搖晃晃的樣子,一樣能輕鬆殺掉喔。」

(我才不會在這裡,死掉......)

即便如此,伊莉絲還是擺出架式。

暗殺者們也擺出架式。

如果真要戰鬥的話,現在的伊莉絲絕不可能會贏。即便如此,她還是不想毫無作為地被人殺害。

「哈哈,白費力氣。」

「──哎呀哎呀,居然盯上獨行的女孩子,還真是讓人不舒服呢。」

「......誒?」

咚,一名少年突然躍下。

那是伊莉絲所追逐,比自己還小卻相當強的少年。

「修瓦茲,老師......!?」

「是的,我是老師喔。」

對於伊莉絲的呼喊,阿爾塔開口回答。

他的表情跟剛來時沒有任何變化,依舊和藹可親。然而,目前的狀況卻大不相同。

「......哈、哈哈!你就是老師!?還真是有趣的傢伙啊。」

「學生的話還能以外表來看人。不過,暗殺者可不能光靠外表來取人喔。」

「當然是因為你的外表就是小孩子才會笑啊。話說,這傢伙不就是另外一個進去森林的傢伙嗎。另外兩個人──」

到此,他的動作剛好停住。

像是注意到什麼般,看向阿爾塔。

「是你把他們殺了嗎。」

「是的。等等你們也會一起去見閻王,在這之前......」

阿爾塔看向伊莉絲。

在伊莉絲看來,阿爾塔只是個孩子。

──然而,光是阿爾塔來到自己的身邊,伊莉絲就有種安心感。

不願承認這點的伊莉絲緊握住雙手。

「伊莉絲桑,接下來的景色可能會對學生比較刺激點。如果沒有覺悟的話,最好閉上眼睛。」

阿爾塔一說完便重新看向暗殺者。

伊莉絲筆直望向阿爾塔。

既然自己已經做好戰鬥的覺悟,就絕不能錯過這些。

「哈,你也太自信了吧!別以為殺了兩個人就能得意忘形!」

「不對喔,這是第三個喔。」

「──啊?」

年輕暗殺者漏出聲音。

拿起短刀的手臂被砍斷,斬擊在轉眼間就襲向脖子。

伊莉絲也是勉勉強強才能捕捉到這兩擊。

(好快......太快了!?而且還沒有拿武器......!)

「那麼,這下只剩下兩位了......對吧。」

伊莉絲理解了。

阿爾塔所說的覺悟,那便是想要和自己戰鬥的伊莉絲是不是做好了看見自己實力的覺悟──


本帖最后由 殘星塵 于 2020-2-4 18:25 编辑


12.《劍客眾》

剩餘的兩名暗殺者站在我的面前。

其中一位有些狼狽地往後退了一步,另一位則是不打算移動。

長袍底下可見刀鞘。──腰上掛著刀。

(這傢伙......)

持刀的暗殺者朝後方下達指示。

於是,遵從指示的暗殺者當場消失。不是二對一,而是一對一。

他似乎選擇隻身阻止我前行。

持刀的暗殺者往前邁出一步。

沉默一會兒後,暗殺者開口。

「您不打算追嗎。」

「您願意讓我追的話我會去追喔。」

「呼嗯,這是不可能的。」

「也是呢。」

「老、老師......?」

伊莉絲擔心地喊道。

為了讓她安心,我用手打了信號給她。第一個人──正確來說已經打倒三個人了。

但是,眼前的暗殺者程度稍微不同。

「聽說能和《劍聖姬》戰鬥時,我可是興致勃勃地趕過來。結果,碰上之後才發現只是個普通的小姑娘啊。要是那種程度的攻擊就能夠解決的話,根本就沒有戰鬥的價值。不過,還真是僥倖。──居然能碰上像您這樣的人。」

「這是在誇獎我吧,沒關係嗎?」

「正是!」

暗殺者脫下長袍,大聲說道。灰色的長髮被綁在後頭,身穿古風的和服,體格並不算好。

他一面撫著慵懶的鬍鬚一面用手碰觸腰間掛起的刀。

「我的名字是阿茲瑪˙克萊。是《劍客眾》之一。」

「劍客眾......!?」

伊莉絲大吃一驚。

這名字,我也知道。

劍與刀──他們是用這些武器來砍人為樂的傭兵組織。只要有錢,不管對手是誰他們都必定會將對手砍殺,是被稱為半傳說的存在。

──就算對手是《劍聖》也沒有例外。

「嚄,小姑娘知道啊。」

「知不知道什麼的,你們相當有名......!我──」

「算了。我不打算和你對話。我現在和那邊的高手小鬼有約。」

「我們根本沒約好吧。」

「有何不可。現在這個瞬間,我們彼此都在瞄準對方的破綻斬下。說話時、又或是說話後。吸氣時、又或是吐氣時──也可能是閉眼的時候。讓我們彼此都持續感受死亡的恐懼吧。」

「死亡的恐懼呢。我們彼此都不會感覺到吧?」

「......不錯,越來越棒了。真希望這時間能永遠持續下去。不過,我已經忍不住了──」

阿茲瑪在瞬間動了。

並非離開原地,而是稍稍沉下腰,拔出腰間的刀。緩緩地,散發銀色光輝的刀身露出。

居合術──是用刀者所使用的技術之一。並非刀的距離,但是我能明白。
刀刃能夠直接碰觸到我──準確來說是由魔力所構成的刀刃。

在這種意義上,也與我的劍術相似。

大氣顫抖、樹木晃動。在空中相撞的力與力產生出巨大的衝擊。

阿茲瑪微微往後退去。

「是《不可視》──對吧。」

「!居然有人看過就能明白。」

彼此間只揮了一刀。

光憑這些,阿茲瑪就能理解我的劍術。

「不光只是看呢。只能聽見聲音的劍術──和《劍聖》相同呢。」

「既然您都這麼清楚的話,就不需要珍惜著用了。」

這次,輪到我動了。

我當場沉下腰,揮舞手臂。出現的是──《不可視刀刃》。這是以風魔法所產生的風壓劍。

一般來說,這不需要持劍。

正因為風是肉眼看不見也沒有實體的存在。

可是,我是用風刃。釋放出強烈的魔力,就能在一瞬間做出以魔力纏繞的實體劍。不管對手離自己多遠都無所謂,對手也只會感受到自己在什麼也沒有的地方突然被人斬裂。

這便是《不可視》──《劍聖》拉烏˙伊薩爾夫所擅長的劍術之一。

我與阿茲瑪距離的數米之間,響徹劍與劍碰撞的聲響。

這並非金屬聲,而是類似壓縮的袋子爆裂的聲音。砰、砰,肉眼無法看見的刀刃相互交錯,響起如此衝擊。決出勝負也只是一瞬之間。

「嘎──」

阿茲瑪操縱的風刃劃過我的臉頰。

我所產生的風刃撕裂阿茲瑪身體。風與風、刃與刃間相互碰撞──使我上浮。

緩緩地,阿茲瑪的身體往前倒下。

剎那間,阿茲瑪猛踏向地面奔馳而出。將刀收入鞘中,鬼氣逼人。

但是,其中也有喜悅的表情。──大概是阿茲瑪在戰鬥中發現了喜悅吧。這就是劍客眾。

然而,他無法碰到我。

「──」

錯身而過的一擊。

砍斷阿茲瑪的刀,我所操縱的刀刃這次總算是給阿茲瑪致命一擊。

即使是致命傷,阿茲瑪依然緩緩回過頭一笑。

「你的名字是?」

「阿爾塔˙修瓦茲。是昨天才剛來這所學園的講師喔。」

「.......阿爾塔,嗎。我得向你道謝......沒想到死前居然能有如此高昂的心情......。庫哇、庫哈哈哈──」

阿茲瑪在最後放聲大笑,當場倒下。

看著他一動也不動的樣子,

「......呼。」

我稍稍吐出一口氣。果然還是有點緊張。

畢竟我很久沒集中精神戰鬥了。

劍客眾──如果還有其他人也有這種水平的話,這次的護衛任務或許會相當辛苦吧。

要是其他同水平的傢伙一起合作,伊莉絲的性命或許早被其他人解決了。

更何況,這還是其中一名伙伴被幹掉的狀況。如果是類似阿茲瑪這種性格的人聚集的集團,肯定都是些戰鬥狂。

(......就算想跟團長提出薪水提高的要求,也得先解決這裡呢。)

「......」

伊莉絲一臉嚇呆的表情看向我。

雖然讓一個人逃走了,不過這次也沒辦法。要是隨便追上去的話,也有伊莉絲被人幹掉的可能性。

或許是麻痺毒還留有影響的關係,伊莉絲無力地低下頭。

我朝伊莉絲走近。

「請當作我全力以赴就是如此吧。雖然不清楚您為什麼這麼想跟我戰鬥,不過,我想您已經能理解我有多強了。」

「......」

「先回去吧。」

我一朝伊莉絲伸出手,她便緩緩抓住我的手。

此時被她緊握的手完全感受不到麻痺感──

「非常感謝。還有──我抓到您了。」

「っ!」

我吃驚地瞪大雙眼。

看了我的戰鬥之後,她依然這樣說。

(這孩子是認真的嗎......)

過於吃驚的我甚至無法回答伊莉絲。


本帖最后由 殘星塵 于 2020-2-5 18:34 编辑


13.戦いたい理由

我帶著伊莉絲一同返回校舍。

伊莉絲所受到的強力麻痺毒和肩膀上的傷都已經治療完畢。

目前正跟我在接待室內以面對面的形式坐下。

「伊莉絲桑沒事真是太好了呢。」

「......是的。要是老師不在的話,我真不曉得會變成怎樣。」

伊莉絲低頭回答。

實際上,要是伊莉絲跟阿茲瑪正面對決的話還不曉得誰輸誰贏。

更何況,她原本就是因為暗殺者的毒被逼入絕境。

雖然說是突然襲來,不過伊莉絲本人還缺少了重要的東西,也就是──經驗。

就算她在怎麼強,那也只是在被決定好的規則中的預定戰鬥。

一對一對抗的戰鬥打從一開始就不多。

該怎麼解決,又該怎麼應對。這就是講究經驗的世界。

「修瓦茲老師,我能和您確認一件事嗎?」

「請說?」

「那個......我這樣能算是抓住老師吧?」

伊莉絲含糊地說道。

看來她剛才真的相當拼命。所以才會想確認我所提出的條件。

我確實是在時間限制內被伊莉絲抓住──就算發生這種不正常的事態,這項事實也不會改變。

呼,小小吐了口氣後,我開口回答。

「請先考慮下自己的狀況。伊莉絲桑,您可是被人盯上性命喔?」

「這......我明白。」

「既然知道的話,有沒有抓到我很重要嗎?」

「對我來說很重要。」

「──您就這麼想跟我戰鬥嗎?」

我再次詢問。

要是能抓住我,我就會和她認真戰鬥。我提出了這些條件。

為了讓她放棄才提出這些條件,我才會在她面前跟暗殺者戰鬥。

她的程度,或許能追上我的劍。

然而,我們之間有著決定性的差距──我就是為了讓她理解。

伊莉絲聽了我的話後,緊握拳頭點了點頭。

「......是的。」

「這樣啊。確實,只要您這樣回答就代表您滿足條件了呢。」

「!這樣的話......!」

「在這之前,我能聽聽理由嗎?」

「理由嗎。」

「當然了。就算您是被稱為《劍聖姬》的強者,我也是這所學園的講師。那怕我才剛上任,這點也不會有任何改變。身為講師的我,要和身為學生的您認真戰鬥的理由,這不問清楚不行。

我的話使得伊莉絲略顯猶豫。

然而,她在短暫的沉默後,一臉認真地朝我開口。

「說實話......我目前正停滯不前。周圍給我的評價實在過高,甚至用跟《劍聖》齊名的《劍聖姬》來稱呼我......。可是,我在那之後卻沒有變強。」

「沒有變強嗎。」

「是的。就在這時,修瓦茲老師您來了。讓小孩子來當老師是怎麼回事──我當時是這樣想的。可是,您比我還要強。雖然只是場模擬戰,不過我還是第一次有種銀(贏)不了的感覺。所以,我想看看您的真本事。」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伊莉絲想和我戰鬥的理由──不知道為什麼,我多少能理解。

在感覺自己沒有成長的時候,我這個年紀比她小卻更強的人剛好來了。

對她來說,和比自己更強的人全力對戰是打破自身極限所必需的。

這想法也不算錯誤。

要是沒有比自己更強的對手存在,就無法變強的滋味我也體驗過。

伊莉絲現在正處在這樣的狀況下吧。

那怕自己的性命被盯上──也要追求更加強大。我也因此理解到名為伊莉絲的少女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雖說如此,這樣的話讓她看見那場戰鬥反倒起了反效果呢。)

和我戰鬥的話,她也能更上一層樓。

我也覺得伊莉絲正在成長途中。

她的戰鬥經驗嚴重不足,如果要培養的話和我這樣水平的人戰鬥也算是個不錯的機會吧。

也就是說,我有兩個選項。

幫助她成長還是不幫助她。

(要是伊莉絲桑變得更強,我倒是能更輕鬆......)

這好像也不是能樂觀看待的事態。

伊莉絲或許會被人盯上,要是還處於這個階段就好了。

可是,伊莉絲已經在獨自一人時被暗殺者盯上了。

要是我在晚到個兩天,恐怕她就不會在這裡了。

在這種狀況下,我要一邊擔任伊莉絲的護衛一邊擔任講師,還得幫助伊莉絲成長──

(這要做的事情也有點太多了......)

說實話,我猶豫了。雖然猶豫,可是讓伊莉絲變強也是身為講師工作的一環。

而且,她如果變強的話就不需要護衛──我的任務也就到此結束。

要是直白告知她說我是為了守護伊莉絲你來的《騎士》,她搞不好還會連絡騎士團要求取消護衛任務。

即便如此,如果是騎士團長蕾米爾的話,或許會說不是講師的話當護衛也行的話。

這一些還是保持沉默好了。

「老師......?」

注意到一直保持沉默思考的我,伊莉絲有些擔心地開口。

她不希望我保護她,而是希望能強大到能夠自己守護好自己。

我不能斷言她沒有這樣的必要。

要是她能守護好自己,這也是件好事。

(這樣的話......我該做的事就只有一個了呢。)

「......我明白了。」

「您願意和我戰鬥!?」

「不,稍微不同。在得到伊莉絲桑滿意的結果之前,不曉得要打多少次。」

「っ!這、這部分我會努力。」

「當然要努力。不過,我還是希望更有效率一些。」

「......更有效率嗎?」

「是的。聽好了喔,本來的話身為講師的我是不能特別對待一個人的。不過,這次算是特別中的特別。就由我來教您吧。」

經過深思熟慮的思考──要待在伊莉絲身邊守護她的話,先行確定彼此間的關係是最為重要的。

不管如何,還是和伊莉絲接近會比較容易進行護衛任務。

雖然我也不知道會以這種方式跟她接近。

聽見我的話,伊莉絲不禁瞪大雙眼。接著又露出開心的笑容。

「好的,請多多指教!」

像這樣低下頭。

擔任講師第二天後,我不光是護衛對象的老師,還成為了她的師父。


14.今後のこと

晚上──我被叫到離學園稍遠的酒吧內。

叫我出來的,當然是騎士團長蕾米爾。

以面對面的方式,我們兩人正待在小房間內。

「團長,姑且和您確認一下,我可是未成年喔?」

「啊哈哈,我知道啦。我也不打算讓你喝什麼喔。」

「單純只是自己想喝嗎。」

「這也是理由之一。不過,這裡是由原騎士團成員的男人所經營的酒吧。要借個房間也比較容易。」

「原騎士......還是年輕人嗎?求詳細──」

「我才不是為了陪你談談將來才叫你過來的。現在的重點是她的事。」

說完,蕾米爾把高腳杯湊近唇邊喝了口葡萄酒。

要談正事就別喝啊,雖然我想這樣說──她原本就是這種人,要一一吐槽也很累人。

「首先,我已經成功接近了。」

「這我有聽說。你明明是去擔任護衛的,為什麼又變成伊莉絲小姐的師父啊?」

「這樣子會比較容易接近。要是跟她說『我其實是騎士團派遣來的護衛』,結果被拒絕的話該怎麼辦?」

「從我聽說的來看,她已經被你的強大吸引了吧。這種小事她應該也不會在意吧......應該。」

像是注意到什麼的蕾米爾瞇起雙眼。

「你該不會是打著讓伊莉絲小姐變得更強,之後自己就不用出手的算盤吧?」

「啊哈哈,怎麼可能嘛。我可是騎士喔?」

──這是我的真心話沒錯。

要是伊莉絲能變強,我的負擔也能跟著減少。

當然,其中也包含伊莉絲本身如果變強,就能保護好自己的意思。

「對了,團長。為什麼我剛來一兩天暗殺者就出現了啊。」

「抱歉啊,我也沒想到會被他們搶先。嘛,我也是考慮到可能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才會派你過來。那麼,防護目前做的如何?」

「我今天已經在學園周圍設置好《結界》,就算我稍微離開一段距離也能趕上。而且,我也把作為教導伊莉絲桑用劍證明的護身符交給她了。」

「護身符?」

「是能知道目前所在地的護身符喔。雖然這是最讓人討厭的類型,不過總比跟丟本人要好得多。」

「啊,探知魔法嗎。直接對本人使用魔法會比較輕鬆吧。」

「對伊莉絲桑用的話會被她識破吧。」

一般的護衛待在身邊是沒有問題的,可是我在這次的身分是必須保密的。

所以需要掌握伊莉絲的所在。

我現在也能知道她就在女生宿舍內。

「嘛,今後聯絡時或許會經常來我這邊,您找個代理人來會比較好喔?」

「這可是重要案件耶。當然是我要直接出面啊。」

說完,蕾米爾又喝了口酒。

果然是打算偶爾來這邊偷懶吧。

「這個部分就由團長自行決定了。那麼,暗殺者呢?」

「啊,是你解決的四名暗殺者吧。他們三人都是同個組織的人,除了有名外他們也經常被安排在一起。居然能輕鬆壓制那樣的傢伙,真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啊。」

「恭維話就到此為止,問題是第四名暗殺者。」

「我才不是說恭維話呢......算了。《劍客眾》阿茲瑪˙克萊──他在東方被人稱為不敗劍豪。在戰場上斬殺過無數人,與其說是暗殺者不如說是認真的殺手呢。還有懸賞金喔。」

「懸賞金......!?」

「不在這個國家呢。還有,別對錢產生反應啊。」

「......是嗎。」

要是能拿到懸賞金的話,騎士絕不該考慮這種事。雖然我想了。

認真的殺手──還真是奇怪卻又真實的形容。

為了和強大的對手戰鬥而殺,阿茲瑪就是這樣的男人吧。

以前的我多多少少也能理解他的心情。

(嘛,根本沒有必要理解殺手的心情。重點不在這裡。)

「阿茲瑪是被我解決了,那其他劍客眾來這個國家的可能性又有多少?」

「就是這樣。因為目前還是有可能,所以我沒有說......既然你提起的話,我就跟你說一聲吧。有讓人認為是劍客眾的人進入王都中,這樣的消息傳來。」

「這種事請早點說啦......」

「只論可能性的話,敵人會有很多──在縮小情報範圍的情況下,很可能會出現襲擊。光是知道對手是劍客眾就容易展開行動。」

「這倒也是,所以您是打算用人海戰術去找?」

「我當然很想這樣做。不過,對手就是對手。騎士雖然經常賭上性命戰鬥,不過我可不打算讓我的部下無謂死去。所以,我決定採取少數菁英。」

「少數菁英......?」

我不禁歪了歪頭。

應該不是說我一個人就是少數菁英吧。

「啊,搜索也已經開始了。之後就不會再被人得逞了。」

蕾米爾說完又再次喝了口酒。

她是不打沒有勝算戰鬥的人。

由我守護伊莉絲、並在這段時間鎖定盯上伊莉絲的人,接著就是與劍客眾一戰吧。

(要是能做到就好了......)

「呼,別擔心啦。那可是我挑選的騎士喔?我還特別挑選了年輕卻又有實力的《蒼劍》來參加這次的任務喔。」

「蒼劍......以前作為最年輕的騎士很有名呢。」

「啊哈哈,他倒是被你搶去這頭銜啊。那個男人的實力也相當優秀。你就繼續擔任伊莉絲小姐的護衛吧。」

「了解。我會適當努力。」

「給我用心幹啊。」

又被蕾米爾叮囑一番。

我該做的就是保護好伊莉絲──這點不會改變。

「撒,談話結束了......今天來喝個通宵吧!」

「您果然只是想喝嘛,我明天可是還有工作喔。」

「我也有工作啊。」

「......那就請您快點回家休息。」

「啊哈哈,這可不行!」

不管怎麼看都像是累積了不少工作。

「所以,現在聽聽你的將來也行喔。」

「哈,到半夜可不行喔。我就稍微說一下下。」

「真不愧是我看上的騎士,就是會做事。」

「這又不是工作。」

我小小嘆了口氣,一面喝著熱牛奶一面陪著蕾米爾。


15.《蒼剣》

王都區域之一──《芬格爾》那邊有一座廢棄的教會在。

雖然有人認為這座教會總有一天會損毀,但也有人覺得任由這樣古老的建築損毀十分可惜。

重新改建教會吧──也有人進行這樣的活動。

有時會成為沒錢旅行者們所使用的所在──有四個人影。

「......阿茲瑪是死了嗎。」

將收入劍鞘中的劍靠向地面,一名男子如此嘟噥。

即使坐在椅子上,也能明白那個男子的體格相當粗壯。

「哈,真丟人!說是要看《劍聖姬》的力量,這不是死了嗎!」

對面的青年大聲笑道。

把手放在額頭上,一臉開心。

而在他的身旁還有一位身穿長袍的男子。

「所以,你就直接逃了回來嗎。你這暗殺者還真是沒用。乾脆直接去死一死算了?」

「......吚。」

「請住手。」

制止青年的,是與現場不相稱的溫柔女聲。

她突然站在長袍男面前,擺出保護對方的動作。

「無意義的殺生還請自制。」

「啊─好好,無意義呢。鬼才知道你說的沒意義是啥咧。」

「您的報告我已經了解了,您走吧。」

「......啊,啊啊。」

在女性的催促下,長袍男邊往後退邊離開現場──瞬間,長袍男的首級與金屬摩擦聲一同落下。

鏘,閃爍銀色光輝的刀刃隨即收回至男子身邊。

「你在說啥啊,那種傢伙已經沒法派上用場了吧,殺掉還比較有用。反正,他也只是隨便被雇傭的暗殺者。......而且,老子有必要聽你的話?」

「您啊......」

現在的氣氛隨即出現變化。

面對面的兩人,隨時都可能相互拔刀。

彼此間沉下腰,把手放在劍上──但,

「快住手。同伴之間的紛爭可是」

男子用劍鞘敲向地面。

接著,巨大的聲音響起。

像是出現地鳴般,整座建築物都跟著晃動。

與此同時,青年與女性皆從臨戰狀態下恢復正常。

「......啥,同伴?我們才不是這種關係吧。只要彼此碰面就會相互廝殺──這裡只有聚集這樣的傢伙吧。」

「所以這裡才會聚集願意接受工作的人。明明盡是些尋求戰場的傢伙,實際上響應的卻只有包含我在內的四個人。」

「......這也沒辦法。大家的思考都各有不同。」

「沒錯。所以要怎樣?阿茲瑪那傢伙輸了吧。」

對於青年的提問,男子點頭回答。

「該做的事情一樣沒變。殺了《劍聖姬》,這就是我們接受的委託。接著是誰要去?」

「對手不是劍聖姬吧?」

「照報告上來看,對方似乎是小孩子。他起碼殺了三個人,阿茲瑪也是被那個小孩子殺掉的。」

「小孩子呢。阿茲瑪那傢伙是輸給小孩子啊,這還真是越來越像傑作了啊。那傢伙的實力只有那樣而已。無所謂,下個就由老子登場吧。由老子殺掉那個小鬼。」

「好吧。──但是,在這之前還有事要做。」

男子邊說邊站起身。

青年與女性也如同窺視周圍般將視線望去。

「.......果然被發現了呢。」

邊說邊現身的,是身穿鎧甲的青年。

他在此時早已拔劍──略長的藍髮、手握同為藍色刀身的劍。

此外,周圍也有數名騎士在。

他們是採取圍住《劍客眾》三人的陣型。

「《蒼劍》貝爾˙托爾斯嗎。」

「知道我(僕)──不,知道我(私)的名字嗎。那就好說了。我本來以為像你們這樣的不法份子就會待在這種地方......沒想到還真的被我猜中。只要不做無謂的抵抗,我就不會殺了你們。」

「啥,說是不會殺掉我們耶!還真是來了個盡說些有趣內容的傢伙啊。喂,老子直接上應該沒差吧?」

「你接下來就要去殺《劍聖姬》了吧。所以,這裡就由我來。」

「......在我面前隨口討論暗殺的事情嗎,我還真是被人小看了啊。」

「我可沒有小看你啊。我等就是這樣的人。」

「──嗯,就是如此。」

回答男性的,是女性。

與那個聲音同時,金屬與金屬碰撞的鏗鏘聲響起。

貝爾稍稍往後退去。注意到的,就只有貝爾一人。

一瞬間,各處傳來有人倒下的聲音。

「……っ!」

貝爾一臉吃驚。

《無刀身的劍》從女性手中的鞘中拔出。

貝爾能看見那把劍。──能夠看見,卻無法完全避開。

肩膀和腳都因為被砍到而流血。

但是,傷口不深。

──其他的騎士也都正面受到女性的攻擊。

結果,除了貝爾外,超過十人的騎士全都倒下。各處也像是要將古老的教會染上赤紅般流淌鮮血。

「喂喂,你不是不會做無意義的殺生嗎。」

「嗯,是這樣沒錯喔。我不做『無意義』的殺生。」

「哈,那老子也要上了。」

「什......等、等等──」

貝爾試圖追趕轉過身的青年。

然而,拿著劍的男子擋在他的面前。

「礙事!」

面對男子的妨礙,貝爾揮舞蒼劍。

貝爾那被稱為《蒼之閃光》的劍術相當快速且美麗。

單論劍術,他毫無疑問是處於王國騎士上位者。

但是,

「太慢了。」

男子的聲音響徹。

兩道閃光交錯。

──隔天,古老的教會中發現十一具遺體。

其中有一位失去頭顱的暗殺者。剩下的全是騎士的屍體。

《蒼劍》貝爾˙托爾斯也包含在內。




同作者的『最強の傭兵少女の学園生活』
裡面的主角有拿赤劍,詳細就不劇透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啦..


16.剣術の授業

從第二天開始,我的講師工作也持續下去。

除了早上和放學時的班會外,我也會在負責的《劍術》課上進行講課。

除此之外,如果有學園活動我也得作為班上的代表進行商量和調整。

嘛,這些就交給學生們......

「好的,大家都到了嗎?首先是空揮喔─」

目前是劍術課的上課時間。

而且學園內本來就會有沒有基礎的人在,所以在上課時都會先以空揮來確認他們的動作進行指導。

除了配合本人擅長的武器外,也得配合不擅長用劍的學生改變教育方針。

「阿爾塔老師,我不擅長劍術耶。」

像這樣表示的學生不在少數。

「能麻煩您再揮一次劍給我看嗎?」

「好─的。」

女學生揮劍。

學園的基礎劍術是被稱為《艾魯克希爾流》的流派。

這個流派也有很多王都的騎士喜歡使用。不過,也沒有非用單單一種的流派不可的規定。

女學生揮劍的速度相當緩慢。

沒有在必要的部分施力......不,是劍與使用者不合吧。

「稍微在調整下劍的尺寸吧,維持細而短的感覺。」

「哎呀,我也不擅長控制《魔力》......」

劍術課上所使用的是用魔力製作出刀刃的《仿造劍》。

要使用時當然需要以魔力進行調整。

由於有輸出限制在,最大也只能到直劍的程度。

「魔力經常被人想像成血液在身體流動的印象。您能想像得出來在體內流動的印象?」

「嗯,隱隱約約。」

「那麼就請您閉上眼睛。要是有其他視覺情報在就沒辦法集中精神了。可以嗎,比目前的流動更慢一些的印象。」

「流動的更慢......」

「劍的印象要比現在更短更細一些,還差一點。好的,請集中目前的樣子一分鐘。」

女學生照我說的那樣,將意識集中在仿造劍中。

劍的形狀雖然沒有改變,刀身卻縮小了。

「一分鐘了吧......咦,啊,感覺變小了耶!」

「是的,感覺不錯呢。您也習慣魔力控制了,請記住目前的感覺。那麼,這把劍的感覺怎麼樣。」

「嗯,比剛才更好揮一點!謝謝你,阿爾塔老師!」

「老師,也教教我嘛!」

「我馬上過去。」

像這樣一個個面對面教他們用劍什麼的,我還沒有實際體驗過。

可是,意外讓人挺享受的。

教導也不會有太多負擔,看著他們一點一點理解、成長也不壞。

這時,伊莉絲正在不遠處揮劍。

舉起細劍的樣子,果然還是一樣。

雖說是空揮,伊莉絲在練劍時也會配合想像中的對手採取行動。

為了拉近距離而踢向地面,一閃──光是這些,就使一部分的學生發出歡呼。

「伊莉絲大人果然很帥啊......」

「我們根本做不到這樣呢。」

伊莉絲的劍,不論男女都相當引人注目。

在學生們眼中,她只是個集中在揮劍上被稱為《劍聖姬》的少女。

但是,

(有時候也會感覺到強烈的視線呢。)

主要都是在教其他學生的時候。

伊莉絲雖然沒有看著我,但從方向上來看她一定有看。

更進一步來說,只要我注視她的時候,她揮劍的方式就會出現些許緊張。

那怕她故作平靜,我依然能明白。──伊莉絲非常慌張。

特別是在一連串動作下偷看我的時候。

我是不打算在課程中特別對待她啦,不過,伊莉絲似乎想讓我教她用劍。

「是的,伊莉絲桑是很厲害沒錯,現在還請各位集中在自己的劍上喔。有什麼不懂的都能問我喔。」

「……っ!」

伊莉絲的動作略顯慌亂。

是很在意我沒有表示什麼吧。

(......嘛,畢竟我打算課後替你指導嘛。而且,伊莉絲桑的劍術以上課水準來看也沒什麼好說的。)

「老師。」

「啊,是的,怎麼了嗎?」

我因為身後傳來的聲音而回過頭。

站在那裡的,是比我略高一些的女孩子。──亞莉亞。

「亞莉亞桑,您是有什麼想問的嗎?」

「嗯,和我來場模擬戰吧?」

「原來如此──嗯,模擬戰?」

「嗯,模擬戰。」

我不由得反問,亞莉亞則是點頭回答。

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居然還會有學生想和我戰鬥。
------
最近這部的更新會慢一點,其他地方正在趕最後進度。抱歉...




最強傭兵少女的學園生活
那部目前作者更完第三章後表示可以當作完結(只要沒有第四章的靈感的話)。
再花個一到兩週就可以搞定了。


17.アリアとの試合

我認為,學園生活應該在歡笑的氛圍下度過。

既然前來擔任護衛任務,就會有出現戰鬥的可能性。

但是,這終究只是需要進行護衛的情況下。

眼下的情況,還是別思考這些好了。

「模擬戰是嗎。」

「嗯,來場模擬戰吧?」

而且,我又被學生挑戰了。

名為亞莉亞的少女總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在課外活動時特別明顯,即便是午休時間外也經常在午睡。

她為什麼會想挑戰我呢。

──不過,我也不是對她不感興趣。

畢竟,在我負責的班級當中就只有亞莉亞沒和我正面戰鬥過。

因為時間限制剛好處在相當緊繃的狀態下,我也沒能掌握她比伊莉絲更強的證據。

只不過,她擁有一定實力這點我還是知道的。

.......嘛,她和提出希望能在放學後認真一戰的伊莉絲不同,目前正在認真上課中。

如果是模擬戰的話,也能順便掌握亞莉亞的力量根本沒有損失。

(我姑且也是學園講師呢。)

「我明白了。觀看模擬戰也是種學習,能請亞莉亞桑陪我一起示範嗎。」

「YA。」

從亞莉亞的反應完全看不出她到底是興致高昂還是興致缺缺,不過她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誒.......!?」

反倒是伊莉絲發出吃驚的聲音。

一聽見伊莉絲的聲音,學生們紛紛集中視線在她身上。

伊莉絲咳了咳,

「.......沒事。」

簡單蒙混過去。

嗯,看不出來她沒事呢。

我是不打算跟亞莉亞認真戰鬥啦。不過,伊莉絲在意的大概就是我在接受亞莉亞所提出的模擬戰後,同時答應了兩個人認真戰鬥的要求吧。

目前的情況下,伊莉絲和亞莉亞提出模擬戰的時間點和理由都完全不同。

嘛,雖然我不清楚亞莉亞之所以提出模擬戰的理由啦。

「那麼,稍微拉開點距離之後就開始吧。」

「了解。」

亞莉亞從我的身邊離開。

她的身體纖瘦,在行動上卻能讓人大為震驚。

特別是在與伊莉絲進行連攜的一瞬間,她與伊莉絲完美地做出配合。

──從實力上來看,她也算是在學園內擁有突出實力的人。

「隨時都能放馬過來喔。」

拉開距離後,我舉起直劍。

刀身也配合身高縮短了一些。仿造劍能像這樣調整真的是幫大忙了。

另一方面,亞莉亞所舉起的──是兩把短刀。

不管哪邊都是將魔力注入仿造劍後所製作出的刀刃。在這個班上使用短刀雙刀流的也只有亞莉亞而已。

將均等的魔力注入兩把仿造劍中的魔力控制感也相當出色。

亞莉亞壓低姿勢,反手握住兩把短刀。

要我比喻的話就跟貓一樣。睡眼惺忪的表情為之一變。

(殺氣很近呢.......)

從一介學生──與其這樣說,我幾乎不認為會從伊莉絲外的人感受到這樣的視線。

一瞬間的寂靜後,亞莉亞踢向地面。

極為快速的行動,轉眼間就繞往我的身後。

為了不讓亞莉亞從我的視線中移開,我也展開對應。

伴隨噠、噠的聲音漸漸加速。

──能聽見的,就只有風切聲。

「哎呀。」

短刀朝我的方向扔來。

偏移上半身,躲開朝自己扔來的短刀。亞莉亞不知不覺間從我的視野前方消失。

我直接回過頭,立刻舉劍。

比扔出的短刀更快,亞莉亞早在這裡。

亞莉亞接住扔出的短刀,與我保持在能在瞬間拉近的距離。

大概是認為目前的時間點沒辦法打中我吧。

「好、好厲害喔。」

「亞莉亞桑轉眼就不見了耶......」

周圍傳來這樣的聲音。

攻擊的時間點、觀察局勢的判斷力、比其他方面都更加優秀的速度。

從亞莉亞的動作能感覺到她的戰鬥經驗豐富。

甚至遠比被稱為《劍聖姬》的伊莉絲更多。

(......如果說伊莉絲桑能在正面對決上發揮實力,亞莉亞桑就能在集團戰中他人難以注意到的地方、潛入的地方大活躍吧。)

不過──這是暗殺者的戰鬥方式。

太過巧妙的動作,不由得讓我露出苦笑。

在那當中,亞莉亞不曾改變動作。

徹底採用窺探我空隙的行動。

要是有能遮擋住視線的地方,亞莉亞的攻擊也會越發猛烈。

當我認為她要先行靠近時,我就會配合起她的行動邊揮劍邊往後方退去。

她很清楚同樣的手段對我不管用,也沒有再使用短刀投擲。

只是為了給我一擊,不停摸索。

(果然,亞莉亞桑也相當不錯──嗯?)

十分唐突。

亞莉亞停下動作。

與一開始相同,她壓低姿勢注視著我。

「怎麼了?沒有對策了嗎?」

「不是。只是明白老師很強,稍微試了一下。不過,還是普通地進攻會比較好。」

「普通......?」

「要上了──」

亞莉亞展開行動。

踢向地面,就像是要從那裡消失般加速。

亞莉亞的短刀迫近眼前。

我立刻用劍擋開。

亞莉亞的短刀也接連逼近。連擊──雖然沒有一擊一發的威力,她的速度卻相當快,試圖擊中我一擊。

我試圖保持距離退往後方,亞莉亞卻不允許。

往後方退後一步,她的連擊又再次揮出。

只是防住的話還不成問題──

(......真讓人吃驚。亞莉亞桑果然是相當的有能者呢。)

至少,她的實力遠比之前襲來的暗殺者更強。

她也配合我的劍,展開反擊──要是隨便揮劍,很可能會對我不利。

直白的說,這完全超過授課的水平。

......從確認實力來看,已經相當充足了。

「亞莉亞桑,差不多該停了。」

接過亞莉亞短刀的我如此提案。

但是,她的動作完全沒停下。

甚至以另一支短刀朝我攻擊──

「停下了喔。」

「!」

嘎,亞莉亞一直到手被抓住後才停下。

亞莉亞露出吃驚的表情,接著又馬上變回平時的慵懶表情。

「老師,謝謝你。你果然很強呢。」

「是的,非常感謝。亞莉亞桑也很強喔。」

「對吧?」

亞莉亞一臉得意地回答。

拍手聲自然響起──亞莉亞真的很強。

(嗯,這樣的話做為普通的對手也沒有任何問題)

就在我這樣思考的時候,亞莉亞也回到伊莉絲身邊。

在我和亞莉亞進行模擬戰的時候,伊莉絲一直都有種慌張的感覺。

可能是她想戰鬥想戰鬥的不得了吧。

就算現在馬上就和伊莉絲戰鬥,也會變成同樣的展開吧。

「伊莉絲,剛才的模擬戰你有看了?」

「有啊,真不愧是亞莉亞呢。」

「對吧對吧。」

「可是,怎麼了嗎?突然想和修瓦茲老師戰鬥......」

「嗯─,隱隱約約?」

「什麼嘛。」

面對歪頭回答的亞莉亞,伊莉絲一臉困惑。

......原來如此,亞莉亞似乎是想吸引伊莉絲的注意。

她也很在意伊莉絲最近總注意我的事吧。

也就是類似忌妒的情感吧。

(真是可愛呢──要是能用一句話解決就好了。可是,這樣對戰鬥的人來講可是難以容忍啊。)

我嘆了口氣。

今後只要看到伊莉絲有些慌張地看向我,亞莉亞就會對我提出挑戰──為了不讓事情演變成這樣,就稍微提醒伊莉絲下吧。沒錯,我在心中如此發誓。


18.稽古の時間

之後的課程平安結束,我也在思考接下來的劍術課當中迎來放學時間。

在班會簡單和同學們講完重點後,班上的女學生們便和往常一樣閒聊起來。

當我輕鬆應付完定期的會議,打算迎來悠閒的午後的時光時──

「老師,拜託您了。」

......好像無望了。

會議結束的時候,她會立刻在附近迎接我這點該說是忠實好呢,還是單純是怕我逃掉呢。

不過,大概是等不及了吧。

她的雙眼微微發亮,看來她真的很期待鍛鍊呢。

這點從她剛才上劍術課的時候就能看出來了。

「就算不這麼著急我也不會逃跑啦。地點,是呢,就選在人不多的森林吧。」

「是的,我們馬上出發吧。」

「不用這麼趕啦。」

總有種接下來要去遠足的心情呢。

雖然實際上是要去鍛鍊劍術。

練武場在放學後也有很多學生在那邊練習魔法和劍術。


我和伊莉絲的組合肯定會顯眼到不行。

而且,身為講師的我被人多次目擊到一直在教伊莉絲的話,也會導致自己和學生間的關係出現裂痕。

考慮到很多的事,最後還是決定採取不明顯的方式。

接著,我和伊莉絲一同來到學園內的森林。

這座森林因為前幾天有盯上伊莉絲的暗殺者闖入的關係,目前有一部分的區域是禁止進入。

也沒有公開暗殺者曾經來過的事。

伊莉絲本身也不希望自己的性命被人盯上的事情曝光。

「那麼,接下來就是鍛鍊時間了。」

「請、請多指教。」


剛剛明明還很興奮,現在又有點緊張。

伊莉絲˙萊茵菲爾──被稱為《劍聖姬》的她在校內相當出名。

她給人一種強勢、高貴的印象,也使得很多人都會用她的頭銜或『伊莉絲大人』這類帶有距離感的名稱來稱呼她。

可是,像這樣跟她接觸之後我才發現到她一樣是會覺得緊張的女孩子。

在課程中也冷靜不下來。

「不用這麼緊張啦,放輕鬆來吧。」

「好、好的。」

「那麼,就先讓我看看伊莉絲桑的實力吧──」

「是要進行模擬戰嗎!?」

「伊莉絲桑還真是血氣方剛呢。亞莉亞桑也是突然說要模擬戰。」

「我、我以前也拜託過您。那個.......」

伊莉絲瞥了我一眼。

要是這是女孩子的告白就好了。

可是,眼前的現實卻是──她想要我跟她戰鬥。

我也不是不了解她的心情。

對她來說,和我戰鬥就是能打破自身極限的捷徑。

要是能在戰鬥中注意到什麼,就一定能成長。

換句話說,也就是所謂的累積經驗。

嘛,現在比起這個方法,不如採用更加穩定的方式。

.......畢竟狀況就是這樣。

「和我戰鬥之前,您能看見這個嗎?」

說完,我揮了揮手中的仿造劍。

咻咻的切風聲響徹周圍,草木隨之搖曳。

目前只是單純在揮劍,我也沒有發揮全力。

「姑、姑且能看見。」

「也就是說,這個程度下您能夠捕捉到劍的軌跡?」

「是.......這樣沒錯。」

「那,這樣子呢。」

我再次揮劍。

這次的速度比剛才更快──切風聲也比剛才更為銳利,甚至快的都能產生風壓。

伊莉絲一臉吃驚,

「是能夠看見.......」

「但是,您沒辦法對應對吧。」

「是、是的。這種程度的話,我光是要接下就相當困難了。」

伊莉絲坦率回答。

她的強大貨真價實──但是,要說她能否在實際上接住我的劍,答案是不可能的。

這絕不是在說她很弱。

「伊莉絲桑就從現在開始鍛鍊到能夠接住我的劍吧。」

「!這個意思是說,要我承受住修瓦茲老師的攻擊?」

「原本的話應該也會採用這類的方法,不過這次不一樣。或許伊莉絲桑您沒有注意到,但是,您本來就能接住我的攻擊。」

「誒!?這是什麼意思?」

伊莉絲吃驚地喊道。

那怕她說她沒辦法接住我的攻擊,但在我看來她的實力已經足夠接下我的劍。

她所缺少的就只有經驗──我是由此感覺到的。

「您還記得前幾天盯上您的暗殺者,阿茲瑪˙克萊嗎?」

「《劍客眾》的──那個......」

說出『劍客眾』的伊莉絲桑表情有些沉重。

是她無法戰勝對方的記憶還存在她心中嗎。

不對,她也知道劍客眾的事──或許是有發生什麼事吧,不過現在還是劍術比較重要。

「沒錯,他擋下了我的劍術。目前的劍術和當時的劍術相比略慢了一點,不過,我認為伊莉絲桑的實力就算和阿茲瑪相比也毫不遜色。連他都能夠擋下我數次攻擊,你不可能防不住。」

「聽老師這樣講我多少能理解了.......可是,我不認為自己能夠確實防住。」

「所以,這次的鍛鍊非常簡單。伊莉絲桑,您有聽過『落葉斬』嗎?」

「是的,這種程度的話.......」

就算說是這種程度,如果不是有著相當的水平,根本不可能斬下落葉。

直白的說就是伊莉絲的水平相當高。

我所要求的並不只有讓伊莉絲斬下落葉。

「那麼,這樣如何。」

我朝著虛空揮劍。

落葉隨風於我的身後飛舞。

而我則是──直接斬落身後的落葉。

不用望向飛散的落葉,它們就化為兩半。

「!剛才那是.......?不用看就斬落了?」

「沒錯。我光靠感覺就能在不看身後的情況下,知道落葉飛起多少片、飛往哪裡。」

「光憑感、感覺.......這種事能做到嗎?」

「我打個比方好了。伊莉絲桑如果有感覺到殺氣.......就能夠躲開暗殺者揮出的短刀對吧?就是這樣的感覺。能感覺到肉眼無法看見的東西只算是入門款。嘛,沒辦法感覺殺氣的話或許會很困難,不過這也算是一種練習。阿茲瑪之所以能防住我的攻擊也是因為他感覺到我的攻擊要來了。只要知道攻擊要來了,就算只是勉強能捕捉到的程度,這樣不就能防住了嗎?」

「這.......是這樣沒錯......」

當然,這只限於像伊莉絲這種有一定實力的人才管用。

一般人根本沒辦法做到防住我攻擊的高速移動。

這或許不算是伊莉絲所追求的修行,但是這種方法一定能讓她有所成長。

與其讓她鍛鍊得更強,不如利用她本身的強大來戰鬥。

「不用和我一樣斬下數片落葉。先從一片落葉開始──斬落看不見的飛舞落葉。您能做到嗎?」

面對我的提問,剛開始還有些困惑的伊莉絲她的表情為之一變。

微微吐出一口氣的她,表情中滿是認真。

「能做到。我──會努力在今天之內練成。」

對如此回答的伊莉絲,我笑著回答。

在內心裡,吐槽著『根本沒必要在今天之內完成吧』。


19.イリスという少女

伊莉絲架起仿造劍。

她相當集中──伊莉絲接受我一開始對她所提出的建議,閉上雙眼、靜靜呼吸,觀察周圍的狀況。

這和斬下雙眼可見的物體完全不同。

能感受到的是與聲音和味道不同的東西。

要形容的話,就是『第六感』。

彼此若皆為達到劍術極致之人,就能明白對手下一擊會以哪裡為目標。

直覺與經驗──兩者間相輔相成下,即使是肉眼無法看見的物體,也能捕捉到它的行動。

這並非一朝一夕就能掌握的能力。可是,伊莉絲擁有相應的才能。

(伊莉絲桑十歲的時候就在王都所舉辦的『劍術大會』上取得優勝。光是能在滿是成年騎士的大會上取得優勝這點,就讓當時還是小孩子的她得到相當多的話題。)

有關伊莉絲的事情,在我要擔任她護衛的時候有從團長那裡聽說了一些事。

當然,也有一些不用聽,本來就知道的情報。

以伊莉絲在劍術大會上獲得優勝為契機,她也因此被稱為『劍聖姬』。

當時那些出名騎士們,都被她的劍術壓制。

那個時候我應該才剛到王都吧。

伊莉絲從小的時候開始就向身為騎士的父親──加爾洛˙萊茵菲爾請教,並使自身的才能綻放。

原騎士團長的加爾洛˙萊茵菲爾,名字的話我倒是有聽過。

在王都的五個區域當中,有著各自總合的騎士團存在。

──『黑狼騎士團』現任團長蕾米爾似乎就是他的部下。

加爾洛也已經去世。

萊茵菲爾家目前是由伊莉絲的母親暫代當主的職位。

本來的話,應該會由伊莉絲繼承其父親的位置。然而,她被人們稱之為下屆的『國王』候補。

我是在成為騎士後,才在貴族的社交聚會上見到她。

雖然是個孩子,她凜然的氛圍、樣子完全不輸大人──不,甚至在這之上。

那個時候的她與我在學園內所看見的她完全不同。

為了讓我教劍而追著我跑、我一教她她又顯得有些坐立不安、現在也為了變強集中精神──這就是名為伊莉絲˙萊茵菲爾的少女。

「嘶......」

伊莉絲稍微吸一口氣。

自她開始集中後過了三分鐘──伊莉絲的劍終於揮動。

但是,這劍只斬向虛空。

雖然才只是第一劍,伊莉絲卻露出悔恨的表情。

「っ,我還以為從後面掉下來了.......」

「!您有這種感覺?」

「隱隱約約有這種感覺。我也是第一次像這樣揮劍。比起感覺,更像是直覺。」

「不,這樣就可以了。一開始都是這樣。只要重複幾次,掌握那種感覺。不是胡亂揮劍而是好好集中之後再揮劍這點,我覺得做的非常好喔。」

「非、非常感謝您的稱讚。」

或許是沒想到自己會被誇獎,伊莉絲的臉頰微微泛紅。

這麼說來,現在有多少人能教她劍術呢。

除了我之外,蕾米爾應該也行──想歸想,蕾米爾的性格實在是不適合教人。

「就照這個樣子繼續努力。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會對你下指示。」

「好的。」
伊莉絲開口回答後,又再次將意識集中於周圍。

僅僅一次揮動,她的臉頰上就流下汗水。

她將意識全部集中,僅為了這一劍。

伊莉絲擁有才能──只用這句話來形容她或許有點失禮。

連同她的個性在內,不管哪個都是個劍士。

(.......那麼,說是要教她,我連第一階段都還沒怎麼說過呢。──也得考慮今後的事情了。)

我靠在樹上,抬頭仰望天空。

那份報告也同樣傳到我這裡。

『蒼劍』貝爾˙托爾索戰敗。作為騎士的他之所以聲名遠播,都是從佔領南方的盜賊團幹部和首領對打時開始的。

他的劍技相當迅速,也被人形容為相當美麗。

雖然和我所屬的騎士團相同,我們也沒有直接見過。

不過,就算他是屬於較為年輕的騎士,本身的實力也是鐵打實。

老實說,光聽這些我也覺得這次的作戰靠這些就夠了。

──而,那位貝爾的屍體被人發現。

全身有多處砍傷,死因為失血過多而亡。

能認為是致命傷的傷口超過三處。

那怕受到這種程度的傷,貝爾依舊持續戰鬥,完成作為騎士的職責。

他劍上殘留的血液中留有『魔力痕』。

光憑這些是沒辦法判斷是誰的,唯一能明白的就只有劍上的血液確實是貝爾的。

也就是說──貝爾連一劍都沒能砍到對方就這麼戰死。

(從阿茲瑪的實力來看,確實是能與擁有實力的騎士為敵的水準──只能認為其他『劍客眾』比他更強會比較穩妥了。)

從向我報告的並不是蕾米爾,而是代理的騎士來看,蕾米爾應該也在思考下一次的作戰吧。

.......平時的蕾米爾雖然很喜歡開玩笑,她卻是位相當為自己的部下著想的上司。

原本我是很想向那些逝世的騎士們進行弔唁,目前也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從生還的兩位騎士所帶來的情報來看,劍客眾至少還有三個人。

一次能斬殺十多位騎士的女性、殺死貝爾的壯漢。以及一名年輕青年。

(之所以教伊莉絲劍術,也是為了盡可能讓她能自保。從敵人的實力上來看,對方何時對伊莉絲出手都不奇怪,特別是在我們這裡的行動失敗後,比起『找出劍客眾並把他們打倒』,『護衛伊莉絲』才是比較好的答案吧。)

這只是我的想法。

雖然我打算和蕾米爾商量。要是對方的強度超乎預期的話,由我來解決才是最好的。

既然不能一邊護衛伊莉絲一邊尋找劍客眾,那麼,待在被劍客眾所盯上的伊莉絲身邊反而是最快的方式。

我朝正在集中精神的伊莉絲那裡看去。


被稱為劍聖姬,也擁有相應的實力──但是,她在我的眼中就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

嘛,雖然也有不少血氣方剛的部分,她還是會老實聽我的話。

(與我付出的勞力不相符.......平常的話,我會這樣想吧。只有這次,我也沒辦法這樣說呢。)

我一邊思考這些事一邊守望伊莉絲的修行。
154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

全部評論 187

  • 1
  • 2
  • 3
  • 4
  • 5
  • 6
  • 8
前往
10000
小小惩罚 騎士
应该不会真的一天就做到了吧

3 个月前 0 回覆

867771417 騎士
感谢大佬,求更新

4 个月前 0 回覆

2001andy 勳爵
感谢翻译
水了一大堆

4 个月前 0 回覆

二村 騎士
要来了,感觉女性先找男主不敌跑路然后跟了男主,另外两个会肝正面

4 个月前 0 回覆

1105488633 勳爵
' 最终→感伤 发表于 2020-4-11 15:31 Z这个主线拖的好长啊 '


确实都没多大欲望追下去。
但却确实比过了几话就收后宫的合理

4 个月前 0 回覆

dragonflash 子爵
雖然第一章是恢復了,但我沒看到新的內容啊???
還在說要參加成人之證那裏

4 个月前 0 回覆

最终→感伤 子爵
Z这个主线拖的好长啊

4 个月前 0 回覆

我是狗 騎士
期待下一章

4 个月前 0 回覆

2336712464 勳爵
' 殘星塵 发表于 2020-1-11 20:07 3.学園へ 《加爾迪亞王國》的王都──《沃西爾》。 '


。。我还以为是入学当学生呢,意外,不过感觉不错

4 个月前 0 回覆

最终→感伤 子爵
女主这么天才的嘛,一天就能练成

4 个月前 0 回覆

1105488633 勳爵
' cscscss 发表于 2020-3-7 18:17 只是王位繼承人 實力又強 所以 大人們把她捧上天 '


一对一暗杀者都很吃力,这就解释得通了

4 个月前 0 回覆

hubao 子爵
又是个木头男主横版吗

5 个月前 0 回覆

二村 騎士
莫非是派来保护的影舞者?

5 个月前 0 回覆

cscscss 公爵
' fucose0725 发表于 2020-3-7 17:13 亞莉亞比襲來的暗殺者強,劍聖姬面對暗殺者又完全被壓制,這樣看來亞莉亞比劍聖姬強的多啊,到底為啥劍聖姬 ... '


只是王位繼承人 實力又強
所以 大人們把她捧上天

5 个月前 0 回覆

fucose0725 勳爵
亞莉亞比襲來的暗殺者強,劍聖姬面對暗殺者又完全被壓制,這樣看來亞莉亞比劍聖姬強的多啊,到底為啥劍聖姬名號這麼響?謝謝大大翻譯。

5 个月前 0 回覆

hubao 子爵
是有哪一部正在完坑吗

5 个月前 0 回覆

a0976768521 公爵
不急有人翻譯就很好了,有翻譯就不錯了

6 个月前 0 回覆

cai214703461 侯爵
感谢大佬翻译

6 个月前 0 回覆

hubao 子爵
这便当发的,还铺垫了一话

6 个月前 0 回覆

ヾ帥_気ジwww 侯爵
、死者好歹还留下了名字

6 个月前 0 回覆

  • 1
  • 2
  • 3
  • 4
  • 5
  • 6
  • 8
前往

殘星塵 公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88 粉絲

0 關注

56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