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协会][花林糖]在约炮软件上约到妹妹(4.19 第37话 特别的手帕)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4-19 16:28 编辑


出会い系アプリで出会うは妹であった。

----------------------------------------------------------------------

作者:花林糖
插画:无
翻译:三千三千@永见凉花,北宸于烁
校对:三千三千@永见凉花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特别禁止esjzone转载,你坛拿着转载的译文,然后在站里打广告恰烂钱也就算了,居然敢把日本IP重定向到真白萌?
我的任何翻译一旦被日方作者警告,将立刻停止连载

------------------------------------------------------------------------

出会い系アプリで出会うは妹であった
在邂逅系APP上邂逅的女孩子是妹妹

泽田阳太和朋友一起注册邂逅系App之后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某天他收到了一条私信。
以此为契机,他和名为『佐藤丽菜』的女性开始了交往。

被朋友羡慕嫉妒恨、被双亲和妹妹祝福着的阳太,他所不知道的是——

出会い系で妹はヤン化する。
——花林糖

------------------------------------------------------------------------

目录

红色字体是妹Side

某少年的日常篇

第一章 我的女朋友和实妹

1.12 第01话 序章
1.13 第02话 我的女朋友是
1.14 第03话 我和妹妹
1.15 第04话 和丽菜的约会 1
1.16 第05话 和丽菜的约会 2
1.18 第06话 和丽菜的约会 3
1.20 第07话 『妹』
1.22 第08话 漫不经心的对话

第二章 同级生是跟踪狂

1.23 第09话 神秘的跟踪狂少女
1.24 第10话 妹妹之敌为数众多
1.26 第11话 归
1.28 第12话 对跟踪狂的研究
2.06 第13话 cosplay服制作委托
2.08 第14话 马拉松练习 阳太Side
2.10 第15话 马拉松练习 莉音Side
2.13 第16话 气氛尴尬的图书室
2.14 第17话 音无花音的秘密
2.23 第18话 花音,学习手机
2.25 第19话 等待着的是 1
2.26 第20话 等待着的是 2
2.29 第21话 碍事的女人

第三章 兄控 VS 跟踪狂

3.02 第22话 些微鼓起的勇气
3.05 第23话 陷入自我厌恶的哥哥
3.06 第24话 兄妹之法 1
3.08 第25话 兄妹之法 2
3.09 第26话 丽菜,游戏中心之行 1
3.25 LK网页端再开可喜可贺
3.25 第27话 丽菜,游戏中心之行 2
3.25 第28话 丽菜,游戏中心之行 3
3.26 第29话 她与我与同级生(绫波千寻) 1
3.26 第30话 她与我与同级生(绫波千寻) 2
3.28 第31话 她与我与同级生(音无花音)
3.28 第32话 今天晚上也决定陪睡
4.01 第33话 马拉松大会
4.04 第34话 放课后约会的约定
4.07 第35话 与生俱来的性格
4.10 第36话 未经女生许可不得触碰
4.19 第37话 特别的手

------------------------------------------------------------

读者须知:本译文的规范说明


日文单引号 「」
日文双引号 『』
括号 ()
着重号 着 重 号以加粗+中间空格表现
上标/注音 莉音()也就是大家常听说的“写作xx,读作oo”,上部是译文,下部也是译文
译者添加的上标/注音 爱抚(Petting)译者添加的上标,上部是原文或英语原文,下部是译文,用以改进阅读体验
译注 (译注:) 译者添加的注释
中文双引号 “” 译者添加的用以隔断长句子或改进阅读体验,原文并不存在的符号

------------------------------------------------------------

Epub下载

感谢 @Miku雪兰 様制作的电子书
雪兰:推荐使用多看阅读

下载点1(停止更新)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dbu3KTkzHa6ON4ujHH0jZg
提取码: xldm

下载点2
链接:http://noire.cc:8888/#/s/eGsq

------------------------------------------------------------

于此大地上宣扬病娇的理念

病娇目录,收集了具有汉化的全部病娇系轻小说

------------------------------------------------------------

由于轻之国度的网页端将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暂时关闭,所以翻译的主阵地移动到真白萌web小镇
《在邂逅系app上邂逅的是妹妹》

可喜可贺,LK网页版再开!
这边的进度会以两倍于更新的速度逐渐追上真白萌

真白萌没有广告,和轻国一样是完全免费的,不恰烂钱
是一个受尽度娘吞贴凌辱之后,原来的贴吧web翻译君们聚集起来所形成的的组织
1年后的今天这个网址已经被腾讯墙了,所以请不要在QQ上/用腾讯浏览器打开(据说华为浏览器也不行),会显示该网页不安全什么的
我的话用谷歌浏览器是可以普通地进入的

虽然之前的章节需要投币购买,虽然只是每话1金币(论坛货币),但是这边暂停之后,新的章节不会有此限制,因此没有真白萌账号的各位也请放心
不过,能注册账号,用金币或人气值在精神上支持一下三千也是好的~

设置购买要求是因为听说可以防止机器人盗转,也想通过购买记录看看有多少人在看,所以做了。
没人看的话翻译动力当然是会降低的啦……

顺便一提在真白萌的id叫做琉璃,三千/琉璃之间的关系。就和莉音/丽菜是一样的

再顺便一提为什么这里又是永见凉花呢……其实永见凉花这个账号是小号
15年左右轻国发生了事件,所以好几年没有登录,结果就忘记了主号·三千三千的密码了
那时所注册的新账号就是永见凉花。事到如今虽然找回来了,但是因为轻币威望什么的都在这个账号上积累了起来,于是就主要在使用永见凉花了

------------------------------------------------------------

目前三千正在努力打工还债中,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请使用评分功能救救三千有轻币的话我会更有动力的——
2.15 报告:终于还完了一部分!感谢大家!也感谢TY佬、银行佬和a8佬!
三千要加油工作继续偿还欠着taroxd大人的另外一部分。I believe I can!
3.26 报告:虽然还剩一万多,但是银行佬一口气帮我还完了!
英梨梨那边在翻了在翻了.jpg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26 17:17 编辑


标题是骗你们的
其实是被妹妹约到

原标题直译为《在邂逅系APP上邂逅的(女孩子)是妹妹》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12 21:02 编辑


序章

邂逅系APP(出会い系アプリ)。
那是在社交网站上公开自身的情报,寻找恋人或者结婚对象,抑或是为了结识朋友而使用的APP。

其数目庞大,既有由大型企业运营的正经APP,也有着以金钱为目的或以俗称约炮(ヤリ)为目的的恶质APP存在。

当然了,一般都会加以年龄限制,基本上未满十八岁者无法使用。
大部分的正规APP也肯定都会要求提供相关的身份证明。

——但,恶质的APP却未必受此限制。

虽然这种APP很危险,不过其中也有正经的使用者存在。
难以断定全体用户都是危险人物。

然后我——泽田(Sawada)阳太(Youta),也是那种恶质软件的使用者之一。
身为十七岁高二学生的我,那些由大企业运营的正规APP是怎么都用不了的。

虽说如此,但安装这个APP并非出我本意。
由于友人的请求,说因为有点害怕所以一起装吧,这样被拜托了之后,无可奈何的我才决定试一试。
并不是因为我是臭DD而染指这种恶质APP的。

使用了一个月之后我发现,其实这个叫做『邂逅真好呢!』的APP,并没有坏到那个份上。
既没有提出高额的架空请求*,也没有强行扣掉使用费。
看来这个APP,并不是以金钱为目的,而是为约炮量身打造的APP。
(译注:架空請求,一种诈欺手段,要求使用者为并没有实际提供过的服务付费)
(译注2:てと先生说这句原文就很奇怪!所以我就以其中一个感觉来翻译了!错的不是我,是

世界

作者!)


不过,我倒也没有想以那种目的结识女性的企图。
虽然我无女朋友的历史=年龄,但也并不是说对女性就如饥似渴。
当然完全没有兴趣是不可能的,只是若要交往的话还是希望邂逅一位真正适合自己的女性。

说起我的话,完全就是一个属性处于平均值的普通的高中生。
容姿、学力、体力、知力等等,不管哪一项都是平均值,值得一提的特徵也没有。
唯一的得意之处,就是有一个比我年幼一岁的可爱妹妹了吧。

有点偏题了,正因为我是个平平无奇的人,所以我也只想谈一场平平淡淡的恋爱,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到用了两个月的时候,我心里想着差不多可以不用了吧。
——但是,就在这时我遇到了转机。

「嗯?新消息?」

某天,在家里无所事事的我漫无目的地打开了手机,那个APP里提示我收到了一条消息。
到了这个时候,虽然我已经不经常打开这个APP、把它放置不管了,但因为实在是太闲了吧,就心想着随便读读那个消息好了。


『初次见面。Y.S.先生。

我拜览了您的个人资料,非常希望能更多地了解您,因此冒昧地联络了。
当然,在您返信之前,我也想请求您读一读我的资料。

这次,我致信您的原因,是因为从您的资料中感受到了您认真的态度,并且发现我的兴趣和家乡都与您相同。
于是,我就这样萌生了了解您的想法,想要和您有交谈的机会。

希望您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

——像这样,字里行间满满透着彬彬有礼气息的讯息被送过来了。

「这……这是什么啊?」

我惊得几分钟都说不出话来。
到现在我也收到过很多次消息了,但是用词礼貌到如此地步的还是第一次见。
内容也和这个APP里的其他妖艳贱货不一样。

至今为止,收到的消息大多都是更加轻浮的语气,明显能看出是抱着享乐的目的。
不过,这条消息传达出的认真感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所以理所当然地。
我一边下意识地模仿着对方礼貌的文体写着回信,一边浏览来信者『R.S.』的介绍。

「这边也是很郑重的文体啊......」

个人资料里认真地写下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和特长、兴趣之类的信息。
虽然写真中用手遮住了脸,但却是满溢着清楚感的一张照片。

「这么清纯的女孩子居然会用这样的APP啊」

老实说有很多可疑之处,但我还是对名为『R.S.』的女性起了兴趣。

然后——
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女朋友。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13 19:46 编辑


第2话 我的女朋友是

那一天,我向ID叫做『R.S.』的女性回信了之后,就那样一直在APP内聊着天。

一个星期之后我们就完全情投意合了,于是便互相交换了各自的手机号码和邮箱地址,APP则是注销不用了。

过了两周的时候,从她那里收到了『想见你』的邮件。
而且,我也想和她——佐藤(Satou)丽菜(Reina)见面。
本来该由作为男生的我来邀请,但是怎么也拿不出勇气来,真是情何以堪。

于是,我和丽菜一起享受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约会。
丽菜是一位以艳丽的黑发为特徴,礼仪端正,所谓大和抚子一般的女性。

虽然是我绝对配不上的女孩子,但我却已经满脑子都是她了。
丽菜似乎也有着同样的心情,于是那天我们就做好了第二次约会的约定。

再然后,在第四次约会的时候,我表白了。
令我喜出望外的是,丽菜好像也打算在这一天表白的样子,『被抢先了呢』,她笑着说。

时至今日,我们的关系一直一点一滴地加深着。

◆◇◆◇◆

「啊啊……真好啊阳太」
「你突然干嘛?」

第二节课的课间休息时间。
拉我进APP坑的始作俑者——多田纪文,一边叹着气一边靠了过来。
总感觉这人从早上开始就很消沉……

「又双叒叕、那样了吗?」
「是啊……又被人骗了……」(译注:原文是“又被当做了鸭子”,算是日本的俗语,因为给鸭子看食物,鸭子就会过来,借指受到诈欺)
「……要、要不你就放弃算了?」
「你在说什么啊阳太!这就是自己找到女朋友之后的余裕吗?!」
「别这么说啊。我也只是偶然运气好而已……」

纪文是和我一起开始用邂逅系APP的,但果然那个软件还是恶劣成分居多。
虽然也有过几次邂逅,不过很遗憾对方都不是真心诚意而是以金钱为目的,纪文被当做工具人用了个爽。

这么说来,我也曾经受过类似的戕害。
果然还是和大型的正规APP不一样,骨子里就是恶劣的APP啊。
我能和丽菜邂逅,真是太幸运了。

「所以我说羡慕你啊……可恶,至少让我摆脱童贞也好啊……」
「你目的是不是变了?」

话虽如此,我如果走错了一步也会落到如此境地吧,有些后怕。

「呐、呐阳太。有一个请——」
「绝对。免谈。不开玩笑」
「我还什么都没说吧?!」
「你安的什么心我还不知道,反正也是想说把莉音介绍给你认识吧?」

泽田(Sawada)莉音(Rion)
我的妹妹,一言以蔽之,就是所谓的完璧美少女。
虽然都是些陈词滥调,但我还是要说,成绩优异又才色兼备且运动万能的莉音是被神所爱着的存在。
即使不带哥哥滤镜也可以说是十分可爱的容颜,性格也活泼开朗,是对谁都温柔以待的学园偶像。

——啊啊,是啊。
完美无缺,无可挑剔,已经到了让人觉得莉音是不是神本身的程度了。
真的是,这些只在漫画或者小说里才会用到的形容词,在她身上接二连三地出现。
生来就被给予了一切,别说班级地位,校园地位也是不容置喙的第一人。

自从入学以来,听说不管在哪个年级,向莉音告白的人都是此起彼伏。
然后这部分又如同模板一般。那些告白全部被她断然拒绝了。
其理由只有一个『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顺带一提,那个喜欢对象的真实身份连我也不知道。
嘛,这是为了拒绝告白而想出来的,让别人听起来好听的借口吧。

——就是这样,因为有位模板式完璧美少女的妹妹,所以想让我将莉音介绍给他们的学生堆积如山。

「有什么关系嘛,又不会少一块肉」
「莉音对我有言在先,『叫你介绍一下之类的全部拒绝』。所以想通过我接近她还是省省吧」
「哈啊……是这样吗。啊啊……真好啊阳太。妹妹是完美的美少女,女朋友也是比起莉音酱毫不逊色的美少女啊……你丫的,终有一天会被人因为嫉妒而刺杀的吧?」
「不要用认真的口气可怜我啊!全身上下都起鸡皮疙瘩!」

被他用怎么想都不是开玩笑的语气说了一通之后,我环顾教室内。
——于是,发现班里的男生都用危险的视线看着我。

「喂。这帮家伙来真的啊?」
「阳太。加油活下去哦」

但是,嘛,确实我是很幸福。
丽菜和莉音一样,也是被神眷顾的美少女。
和这样的女孩子成为恋人的我,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
自己这么说其实有点怪怪的,但是我发自心底这么想。

「呐,阳太。莉音酱她喜欢的人你有什么头绪吗?」
「谁知道啊。我也问过一次,但是被她笑着敷衍过去了」
「这样啊。啊——莉音酱喜欢的人。好——在意啊」
「…………」

不过是为了拒绝所以随便敷衍的而已,不是会被人这么觉得吗?
大概,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这么想的吧。
所以那些人只要一看到有机会,就还会连绵不断地对莉音告白吧。

我曾经,一度这么认为过——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14 16:38 编辑


第3话 我和妹妹

放学之后回到自己房间,就看到莉音不知为何正躺在床上玩游戏。

「你在干什么啊莉音……」
「啊,欧尼酱欢迎回来~」
「噢,我回来了。——所以,你在干啥」
「狩猎怪物」
「谁问你这个了,我问的是为什么你在我的房间,还有为什么在我的床上玩游戏(Play)
「啊哈☆欧尼酱好~色~喔~到底想对妹妹玩什么Play喵~」
「……」
「等、欸?等等干什——噗咿呀啊啊!」

我一言不发地用手捉住莉音的脚,用心地做起了按摩(massage)
啊啊,我真是关心妹妹的温柔好大哥啊。

「疼…疼疼疼!!开、开玩笑的!是开玩笑的啦所以请住手——咕噢噢噢噢!」
「不要乱动啊。你温柔的老哥特意,在为学校里累坏了的妹妹做足穴按摩哦。你就好好地感谢我,放弃抵抗吧」
「真话!真话漏出来了呀,欧尼酱…!」
「哎呀哎呀,真的是累了呢。好了好了,请把身体交给欧尼酱吧」(译:?)

我把暴动着的莉音强行按住,为了增进疗效而在指上加大力度。
于是莉音的脚激烈地扑腾起来,能感觉到她抓着床单的手也更加使劲了。

「啊啊……嗯、嗯嗯…!已……已经不、要了……欧腻、酱……」
「…………」

——话说,是不是不知不觉间变成了色色的声音了?
总、总感觉好像在干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啊、哈啊……欧、腻酱。不要……那里、不行……啦啊…!」
「那个……虽然由开始做的我来说有点」
「…….嗯?欧腻酱……?」
「要停吗?」
「…………再、再稍微一会儿」

莉音双颊染着桃色,梨花带雨地恳求道。
我险些就心里小鹿乱撞了,这绝对不是妹妹会向哥哥展露的表情。
话说,我这边也要变得很奇怪了啊喂!

「结束了结束了。——还有,别用那种湿润的眼神看过来啊感觉好恶心」
「什…!分、分明是欧尼酱弄得太激烈的错!」
「不要说那种会招致误解的话!」

在那之后莉音重新取回了冷静,再次开始沉迷游戏。
虽然很遗憾(?),我的床直到现在还是敌占状态。

「哈啊……话说回来,你还真是累了呢。老实说我没想到居然会这么有效。」
「本来就是如此哟。听好咯,欧尼酱?因为要一直装作猫也是相当辛苦的呢」
(译注:装作猫,也是大家常见的比喻了,意指假装乖乖女)

我家这位成绩优异、才色兼备又运动万能的究极完美之妹,实际上只在学校里是这样子。
她说是因为周围的人一直对她抱有这样的印象,所以只好无可奈何地迎合他们而已。
大概是其反作用,她在家里(严格地说是在我面前)过得狂放不羁随心所欲自由过了火。

「这样的话不装不就行了」
「我也想啊——但事到如今臣妾已经做不到了啊?」
「……至少在老爸他们面前露出本性,难道不可以吗?」
「不——行!至今为止一直都是作为『乖巧又可爱的女孩子』的形象过来的哦?突然一下变化这么大,不是会让他们感到不安吗?」

虽然没有告诉我真正的理由,但莉音即使对亲生父母也不会展露本性。
已经记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开始的了,莉音在我面前以外的地方,一直担任着『大家理想中的乖乖女』。

因此莉音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或者和我两人独处的时候才能稍微松一口气。
若是爸妈看见莉音的这个态度,绝对会怀疑她是生病或者受欺负了吧。
毕竟莉音已经伪装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译注:这里根据taroxd佬和てと老师的说法,是原文漏字了,因此补上)
「说起来,欧尼酱?明天也要出门到哪里去吗?」
「啊啊,和丽菜一起呢」
「每周好像都有在约会,真是火热呢……」(译注:这里莉音酱说的话也有“性欲真是旺盛呢”之意,暗示男主约会是去做H的事,每周都做性欲很旺盛)
「不,我们还不是那种关系……」
「欸?!还没有吗?!欧尼酱,还没干吗?!」

莉音坏心眼的笑容突然一变,从床上一跃而起靠过来向我逼问道。

「已经交往一个月了吧?!尽管如此还是没有得手吗?」
「不是,你看……这才一个月啊?这么快就……——还有,不要说干这个字啊」
「哈啊……欧尼酱,原来是那种类型啊。真是胆小鬼呢……」
「就算你这么说也……」

才一个月就向性的方向迫近,我觉得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啊。
看着那样的我,莉音仿佛惊呆了似地叹了好几口气,露出了无语的眼神。
然后似乎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再次诘问道——

「手牵了吗?」
「那是当然的吧」
「胳膊呢?」
「挽过了啦」
「接吻呢?」
「…………还没」
「哈啊啊……」
「也不用叹一口这么长的气吧……」

莉音用失望的眼神盯着我,开始滔滔不绝的说教。

「听好了欧尼酱,一个月还只有挽个手的程度已经可以说是完蛋了!」
「咿呀这种事情——」
「亲亲接着推倒最后Sex,现在已经是很普遍了哦!」
「你这丫头明明没有恋爱经验还在这里大放厥词……」
闭嘴!(shut up)慢热型草食男子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哦?恋爱的ABCD在交往之后的一个月内就要解决!」
「至少怀孕(D)是不可能的吧……」

而且『恋のABC』那种说法,听起来也太火星了吧。
顺带一提A是『接吻(キス)』,B是『爱抚』(ぺッティング)然后C是『做爱』(セックス)的意思。
其他学校的高中生情侣,一个月就能进展到C这一步啦?
(译注:ペッティング(英: petting)は、男性器の女性器への挿入(性交)を除いた性行為である。日本でのペッティングは主に愛撫することを指すが、風俗店では本番行為以外のすべての性行為をペッティングと定義して総称しているところもある。你们俩都让我学了些什么啊……)

「欧尼酱!这里要是怂了,欧尼酱一辈子都会是处男了啊!」
「太失礼了吧。我也至少——」
「之前父亲还『泽田家就要在这一代结束了哪』这样,说了哟?」

真是亲爹啊。
根本不信任自家儿子啊!

「母亲也,『抱孙子的事只能期待莉音了哪』说了」
「我完全没有信用啊!啧,那莉音你又怎么说?」
「我?追我的人数都数不过来所以没事啊」
「狗屎!啊,说得也是呢!」

虽然道理我是懂,莉音只要有那个心思,可以和任何人交往。
莉音好像是打算考大学的,恐怕会在那里物色未来的丈夫吧。

「这个机会错过了的话一生都找不到女朋友了哟?所・以・说 !快点推进到C啦☆」
「……ha—!好、好险——刚才一瞬间差点就接受了!」
(译注:这里男主好字说了一半停住了)

如果听信她的鬼话,真的硬推了丽菜,然后被讨厌了的话……

……。
…………。
………………。

——嗯,那我就再也振作不起来了。绝对。

「啊啊啊!好烦啊!我们会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做的!话说,快给我回自己房间去!」
「一点也不烦!我只是纯粹地,在担心欧尼酱的性生活罢了!」
「吵死了!要让妹妹担心什么的,我们的关系还没冷到那种地步!」

我推着莉音的后背,把她从我的房间放逐了出去。
直到最后一刻还在抱怨着的莉音,被推出门之后也乖乖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哈啊……总之还是,先计划一下明天的约会路线吧」

都怪莉音说了奇怪的话,不知不觉总会朝着和丽菜办事的方向考虑,我觉得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吧——
--------------------------------------------------

译者的话
莉音酱在本话中一会儿「お兄ちゃん」、一会儿「おにいちゃん」
后者有更甜腻的感觉
所以译作了「欧尼酱」和「欧腻酱」
顺带一提,在别人面前,莉音酱称呼阳太为「兄さん」(尼桑)
译作「哥哥」
再顺带一提,译者在世界一切妹系称呼中最喜欢的就是「兄さん」





第4话 和丽菜的约会1

我的女朋友丽菜,住在离我家电车十站路以外的地方。
丽菜出身于偏差值极高的大小姐学校,因此和男性接触的机会极端地少。
小学和初中都就读女校,高中一年级的她现在也同样如此。

虽说如此,但她并不是对男性一点兴趣也没有。
倒不如说,正因为丽菜是一位憧憬着恋爱的普通的少女,所以才会开始接触邂逅系APP。

当然,据本人说也没有抱着什么期待。
她也知道自己在用的APP,并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
但是身为高一学生的丽菜和我一样,并不能自由使用大型公司经营的正规APP。
所以出于无奈,丽菜才决定注册了『邂逅真好呢!』。

丽菜一开始也尽是遇到些以金钱和性为目的的家伙,听说已经打算中途放弃了。
觉得果然在高中毕业之前,自己都是没法找到恋人的吧。

但是丽菜找到了。
作为APP使用者之一的我,以及作为『男朋友』的我。

◆◇◆◇◆

「老妈,今天我也在外面吃哦」
「好的好的。是那位、丽菜酱吧?你可得把人家好好地抓紧了哦」
「就是啊阳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你们是真不相信自家亲儿子啊……」

说到底什么叫时不再来啊。
即使是亲儿子,是不是也有点太失礼了?
但就算想抗议,上述全部都是我自己也承认的事实,完全无法反驳。

假设和丽菜分手之后,又再找了一个新女朋友,我也确信无法找到比丽菜更优秀的女性。
当然由我来提出分手二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啊咧?莉音还窝在房间里吗?」
「莉音的话早就出门去朋友家玩了哦」
「哈?不会太早了点吗?」

现在时间是早上七点半刚过。
听老妈说,莉音早上六点就从家出发了。
就算是休息日,这么早的时间能玩啥啊?
而且,莉音的朋友也那么早起吗?

「——这么说来,我还不知道莉音的朋友都有谁呢……」
「又没来过咱们家。你当然不知道咯」

明明可以去对方家里玩,为什么不邀请对方过来玩呢?尽管有疑问,但是我并没有对妹妹的交友关系指手画脚的打算。
——这时,老爸用不安的目光看着我说道。

「比起那种事阳太,你才是、没问题吧?你安排的约会方案,我总感觉很不放心」
「那个啊……多少相信我一点好不好?说到底这又不是第一次约会了不用你担心」

光是成为恋人之前,都已经约会过四次了。
成为恋人之后,也已经有过两次了。
事到如今根本没有可以担心的理由。

「绝——对!不能搞砸了哦?」
「啊啊啊!究竟多不信任我啊!到这个份上就算是我也是会受伤的哦!」

——这就是我家早晨的对话。
我以准备万全之势,斗志昂扬地朝着约定之地进发。

我们的家相距甚远,不管是谁去见谁都必须得搭乘电车才行。
所以没法简单地见面,很难搞那种放课后的轻松约会。
但是,这么做也并不全都是坏处。

我刚到约定地点,立刻就拿出手机用LINE给丽菜发送消息。
——随即收到了回信。

『早上好丽菜。现在到哪里了?』
『是的,早安阳太君,还有两站就到了哟』

这样的话大概还有十分钟左右吗?
我把手机暂时从耳边移开,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时间。

『我知道了。我在车站的北出口等你』
『好的。对不起阳太君……』
『诶?为什么道歉?』
『都怪我打扮得太慢,结果迟到了……』
『没事,不必在意。女孩子准备起来肯定比男生麻烦多了』

女孩子的打扮非常费时间,这是人尽皆知的常识。
虽然也有可能是在顾影自怜,但丽菜肯定是为了男朋友的我而把时间花在打扮上的。
对此,男朋友()当然不会过分苛责。——说起来,会那么做的憨憨真的存在吗?

『话说回来我好期待啊』
『是的。因为是还没去过的水族馆,我也相当期待呢』

今天的约会是在水族馆。
顺便一提上次也是去的水族馆,这次去的是另外一家。
因为我们互相家里就离得很远了,约会的话怎么也要去再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所以,两个人索性去期待已久的有点远的主题公园转转也不失为良策。

如果我们的家住在附近,就在各自的家周围约会了也说不定。
高中生情侣之间的约会的话,一般也就是这种程度吧。
所以说,住得远也并非百害而无一利。

在那之后又过了十分钟之后。

「阳太君!」
「——!早上好丽菜」

带着雀跃的语气呼唤着我的名字的清纯黑发美少女,我的女朋友。
佐藤丽菜——




世界上还有很多认不出基友是女孩子的小说呢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16 21:00 编辑


我和丽菜会合后,两个人来到了作为目的地的水族馆。
——以所谓『全力疾走』的速度狂奔!

「快点快点!海豚表演已经开始了哦!」
「等……别那么拉啊丽菜」

刚入馆就听到了馆内广播的温馨提示。
一听完,脸色大变的丽菜立刻朝着海豚表演的会场奔去。
当然我也不是不期待,但海豚表演上午和下午各有一场,没有这么急着去看的必要。
但是那样的话又有一个问题。

「啊——……说起来,海狮表演上午的那一场已经开始了吧?」
「是的……我总是迟到,真的很对不起」
「不,真的没关系啦。那我们赶紧过去吧」
「——好的!」

海豚表演和海狮表演,上下午的时间都是重合的。
也就是说,如果不去看现在已经开始的上午的海豚表演的话,下午就只好放弃其中一项了。

为了避免陷入两难境地,现在赶去看即将开始的海豚表演还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我们决定全力向海豚表演的现场冲去。

「哈啊……哈啊,嘛、赶上了……吗?」
「啊、啊啊。哈啊,赶上了呢」

总算跑到会场前台的我们,调整好呼吸买了票。
然后披上配发的雨衣。

虽然这么说,但因为我们几乎是最后一批入场的,所以只能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
恐怕雨衣是没有用武之地的了。
丽菜也在想着同样的事情吗,目光相合的瞬间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嘛,暂时还是穿着好了,以防万一」
「说得是呢。不过,接下来的海狮表演还是早点去吧!」

说完之后,丽菜把身体贴向我,挽住了我的手臂。
然后手也自然而然地十指相扣。

——啊啊啊,好想和丽菜结婚。
最喜欢的人就这么坐在身边,好想就这么挽着手度过一整天啊啊啊啊……

「怎么了吗?已经快要开始了哦?」
「——!」

丽菜微微歪着脑袋,眼神向上地注视着我。
看见我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让丽菜担心了。正在我慌忙回答『什么也没有!』的时候,表演开始了。

◆◇◆◇◆

海豚表演顺利结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了。
我和丽菜暂时分头行动。

虽然这么说,但是并不是因为中间吵架了而分开的,单纯只是丽菜现在要去补妆而已。
因为发生了意料之外的状况,海豚表演的时候使用水溅跃,水花飞落到了我们这边。
而且还溅到了丽菜的脸上,把她的妆弄花了不少,所以表演结束之后就去补妆了。

「我觉得明明不需要这么在意的。但这就是少女的尊严吧……」

我也稍微看了一下丽菜的脸,并没有什么地方特别花掉的样子。嘛,尽管如此本人在意的话也就随她去吧。
在男朋友面前,哪怕一点点也希望自己能更好看吧。

「请、请放手!」
「嗯?」

这个声音是,丽菜?
我一看,在公共厕所的方向,丽菜被看上去就不是好东西的男人纠缠住了。

「有什么关系啊?跟老子去个好地方爽一爽吧?」
「不要!我是——」
「别这么讨厌嘛。一个人在这里玩,不如跟爷一起更快活啊?」
「恕我拒绝!而且我是和男朋友一起——」
「哈啊?真的吗?嘛,无所谓,走走走」

喂喂,那个畜生……!
我立刻飞奔到丽菜身边,用力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手臂。

「好痛!啊?你谁啊?」
「阳太君!」
「哈?难不成这就是你男人?」
「把手放开你这垃圾!我要叫警察了!!」

虽然用了非常粗鲁的词语,但现在不是在意这些事情的时候。
我将恐惧忘在一边,站到了那个男人面前。

「喂真的假的啊?这不完全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吗!」
「少废话!想再扩大骚动吗?」
「…………切」

周围已经围起了好奇的人群。
这个样子下去工作人员赶过来也只是时间问题吧。
男人意识到了这一点,愤愤地咋了咋舌后就逃走了。

「哈啊啊啊~……好、好害怕……」

我大大地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虽然靠着气势把他赶走了,但是真的被打了的话还是有点怕的。
阳寿缩短了两年左右吧?

「啊……没、没事吧?」
「嗯,总算没事了。——不对,这是我这边的台词吧。丽菜才是,没有受伤吧?」
「是、是的……因为有阳太君守护了我……」
「……」

果然丽菜也在害怕吗,虽然眼眶稍微有些湿润,但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她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红晕,看上去仿佛期待着什么一般,是心理作用吗?

如梦似幻,却又惊艳绝伦的美丽。
我自然而然地把手放在了她的肩上,丽菜的身体瞬间颤抖了一下。
然后如同做好了某种觉悟一般闭上了双眼——

「那个,不好意思」
「「——!!」」

突然背后传来了搭话的声音,吓得我们身体猛然弹开,回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位貌似工作人员打扮的男性露出尴尬的表情站在那里。
是听到先前的骚动,慌忙跑过来的吧。真是挑了个最差劲的时机啊!
尴尬的是我们好吗!

在那之后向工作人员说明了状况,立刻就放我们走了,还挺好的。
虽然很好……

「…………」
「…………」

因为刚才的酸甜气氛一直挥之不去,我和丽菜都完全组织不起语言,这种事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18 13:58 编辑


在那之后我们一直无法从尴尬的气氛中摆脱,只有时间在沉默中静静地流淌。
正在我们无语凝噎的时候海狮表演的时间也快到了,我努力重新打开变僵了的话题。

「差、差不多要开始了呢?」
「是、是的。快了……呢」
「…………」
「…………」

好急!赶、赶紧说点什么啊我!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怎么都没法把对话继续下去。
而且还想起了昨天莉音对我说的话,结果更加在意了。
完全陷入死循环了,这样下去剩下的半天时间都要毁了。

「接吻、吗……」
「呼欸欸……!?」
「——!?」

刚才不小心说了什么啊我!?
为什么我会自然地在这种最微妙的时机漏出这种话!?
丽菜从头红到了脚,我也意识到事情变得不得了了。

「这、这是误会!刚才那个是……嘴巴不受控制就…………」
「是这、这样啊……」
「…………」
「…………」

气氛比起刚才更加尴尬了……这之后的海狮表演该怎么办啊?!

——就在事情因此而变得更加复杂的瞬间。
馆内广播开始无情地宣告海狮表演的开幕。

「啊啊……现、现在必须过去了呢!」
「说、说得是呢!那就快点去吧!」

结果,羞耻难耐的我们两人又开始了狂奔。

在那之后,海狮表演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宣告结束了。
由于先前的接吻事件而导致的糟糕气氛,也因为精彩演出带来的兴奋心情而一扫而空了。

「真的蛮有意思呢!那只海狮先生——」
「和着钢琴的调子『呜哦哦哦哦哦哦』地叫着……哈哈哈哈哈!」
「已、已经够了啦阳太君!!噗呼呼……我、我怎么又笑成这样……」

不过说真的,都怪那只海狮的破坏力太凶猛了。居然能发出那样的声音……真是令人捧腹。
一边这么回味着一边笑出了声,这样的话今天剩下的时间也不会那么尴尬了吧。
我在心里作出胜利(guts)姿势(pose)

「还有什么别的表演吗?」
「啊……我想是没有了吧」
「这样啊。那么之后我们就慢慢逛逛吧?」
「好的。啊,这么说的话要去看海豹吗?这里的海豹中,据说有看到镜头就会凑过来的小家伙哦」
「嘿欸~是这样啊」

虽然都说动物的智能比人类低,但意外地不能把它们当做笨蛋呢。
因为偶尔也会有这样不寻常的家伙存在呢。

「那么就走吧」
「好的,阳太君」

丽菜露出完美的笑容,握住我的手向着目的地走去。

◆◇◆◇◆

在女朋友面前爱面子的男生一定有许多吧。
大多数的男生肯定,多少会想要在女朋友面前耍耍帅的吧。
在这方面,就算是微不足道的部分也一样。

然后我也是其中之一。
比如刚才,在恶人面前像骑士一样挺身而出的样子,某种意义上包含着耍帅的部分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结果在最后的最后我的呼吸还是不由自主地乱了。

所以绝对不是我想要挽回颜面哦,至少在约会的时候要——
(译注:revenge,这里指男主想挽回点面子,所以心想“至少约会的时候要请客吧”)

「不可以。必须要好好地付一半」
「不啊你看,只是偶尔……对吧?」
「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正因为是约会,所以才绝对要两人平摊」

只是请女朋友吃个晚饭的程度,有什么不好的嘛……

「哎呀但是嘛?偶尔的话——」
「男生的——男朋友的逞强我不需要。我想两个人一起分享。并不是希望由你请客。说过好几次了吧?」

也就是说,这次我全额请丽菜吃饭的计划也没能通过。
当然我的钱包并没有余裕到那种程度,所以丽菜拒绝也算是帮忙了。但至少让人家耍一次帅嘛?!
难道这样也不行吗丽菜小姐!

总感觉我家的女朋友,不想让男朋友()做任何勉强自己的事,从交往前开始就是这幅执拗的态度。
各种各样的事情都会为男朋友考虑周到,确实很让人开心啦,但是不管怎么说希望她能多理解一下这边的男人心啊,是我太任性了吗?

「总之就是不行!只有这点我绝对是不会退让的!」
「我、我知道了……」
「好的。知道了就好」
「………………」

于是今天也一样,男朋友()的这份心思也没能传达给女朋友(丽菜)

然后吃完晚饭的我们,眺望着逐渐暗淡下去的天空踏上了归途。
虽然无论如何都想把丽菜送到家门口,但毕竟还是太远了,最后选择在车站(这里)分别。
绕点远路我是没什么所谓啦,倒是感觉丽菜那边好像很在意的样子。

「今天也很开心呢,谢谢你阳太君」
「我也很开心,不如说,只有一会儿也好,好想和你再多待在一起」
「这个……对不起。因为宿舍有门禁所以」
「我知道哟。下次我们再出来约会吧」
「——好、好的!」

听说丽菜是住在宿舍里的。
双亲都在海外出差,因为两人对高中生的女儿一个人生活感到不安,所以丽菜就在他们的建议下住进了学生宿舍。据说宿舍的门禁时间很严格。

「啊……电车已经来了」
「——是这样、的呢」

果然还是感觉很寂寞啊。
丽菜已经如此地占据了我的心,对此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可是直到下周都不能见面真的很痛苦。
但是,也不能给丽菜添麻烦,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了吧。
只能接受了啊——

「那么阳太君。"再"见,呐?」
「啊、啊啊。到了之后要给我打电话哦,再见」
「嗯。路上要小心哦?」

如此,今天的约会结束了。

——啊啊。
这么说来结果接吻(A)又推迟了啊……
有点——不对!超不甘心啊!

--------------------------------------------------

译者的话
下一话是妹妹视角。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20 20:18 编辑


鲜红如血的夕阳映照在电车之中,我——泽田莉音正在返程的归途上。

今天真是至臻完美的一天。
半点可以抱怨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的,果然还是不能这么说,但今天可以说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

无论回味几千几万次都只感到甜蜜的喜悦。
幸福的心情无可抑制地满溢而出。
已经幸福过度到脑袋都要变得奇怪了,但我甚至觉得这也不坏,想要就这样变得疯狂下去的欲望从心底爬出来。

想变得疯狂、想逐渐坏掉、想一起向着更深更深的地狱连绵不断永无止境地堕落下去。

「嗯……哈~哈~。啊哈……♪」

我随意地哼着奇怪的调子。
连自己都觉得是令人害怕、令人毛骨悚然的最差劲最糟糕的调子。——但是。

「超级……哈啊~幸福……♪」

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想和他永远度过只属于二人的时间。
想和他永远地……堕落下去呐。

刚才一点也不想回去。
但是,现在心中只有迫不及待想要回去的心情。
快点回家,快点——

「啊咧?难道说是泽田同学吗?」
「欸欸……」

仿佛惊讶般地向我搭话的这个男人是——哈?什么啊,谁啊你是?
反射性地把头转了过去真是失策。那个男人脸上惊愕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好像很幸福的笑容,然后强行站到了我的旁边。

「真巧呢。现在是要回家吗?」
「——嗯,是这样的」
「哎呀~我的运气真好呢。能在这里遇到泽田同学」
「哈啊……那个,不好意思。您是学长来着?」(译注:这里莉音酱用的是那种模模糊糊的问法,而不是在问对方是不是年纪比自己大)
「欸?啊、啊啊……是呢。那个,之前向你告白过的……」

他说到这里,我总算理解了他是『什么人』。——虽然本人都已经坦白了就是呢。
也就是说,这个人是我之前拒绝了的男生之一。是个坏了我的心情还没有自知之明的不三不四的白痴。因为是被我拒绝的对象,所以我已经完全忘了但对方还记得牢牢的。
然后到底为什么这个人,居然会自以为是地认为拒绝了自己的女生会记得自己啊?

现在也是一个人在那里自说自话。
在我面前给自己脸上贴金,我从中察觉到他还没有放弃和我交往的打算。
真是个令人作呕的男人。明明在给别人添麻烦,却还摆出这么一副完全没有意识到的表情。
难得的好心情被糟蹋得一干二净,我的情绪真的真的……坏到了极点。

「然后啊。这之前我被足球部帮了我大忙的人拜托了——」
「——哇啊,好厉害呀」

但是,现在的我不忍耐不行。
即使不是在学校里,这个人是学生之一的事实也不会改变。那样的话我就不得不作为『大家的理想』而存在。
说真的我想现在就离开这个地方。想立刻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对话。想就这么无视掉这个自以为是地一个人滔滔不绝的男人。

但是还不可以。
在高中里,不一直以『理想』状态示人不行。为了我们的将来,要好好地维持这张虚假的笑容不至崩溃。
所以,就让我继续说些令我不快、使我辛苦、让我想吐的话吧。

「然后啊——」
「啊,抱歉学长。这里我就先失礼了」
「欸欸……」

电车终于要到达目的地了。
这段长到不快的时间终于可以结束了。
明明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这样的话我送你回家吧。反正我也得在这里下车」

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恶心我?
为什么,要玷污我今天如此美好的回忆?

「不不,没关系的。学长的家里人也在担心吧,所以不必麻烦您了」
「哎呀我完全没所谓的啦。而且外面都这么黑了,女孩子一个人不是很危险嘛」

啊啊,真的——烦死了。
即使我不能和他一起回家,也不能让他送我回家,但凭什么这个重要的使命就可以被你这样的人夺走?

「真的不用了!那么就这样!」
「喂、等等!」

我稍微有些强硬地切断话题,快步下了电车逃走了。若是不这么做的话,那家伙肯定会和跟踪狂一样纠缠着跟过来的。

不悦的心情到此为止就可以了。
在此之上,不会再让你打扰()我们的时间了。

就这样踏在回家的路上,我大大地叹了一口气——在确定周围没有认识的人之后。
尽管觉得只是叹气这种程度的话被看到也没有问题,但还是小心为妙。
在外期间,不能对任何人露出空隙,真的很疲劳。

「啊——糟透了。真是的,这算什么啊。今天居然被人纠缠了两次……」

今天不仅仅是那个学长。
上午也被那个品行不良的男人,用那只肮脏的爪子握了我的手臂。明明那个时候的心情就已经坏到极点了,回家的电车上也那样……

「不不不。已经都是过去式了,继续在意这种事情可是不行的呢?必须要想想更开心的事才可以」

如果带着过分阴暗的表情回家的话,欧尼酱可能会担心也说不定。
因为今天欧尼酱去约会了,一定充满了十分幸福的心情才对。不能让这份心情因为我阴暗的表情而毁了。
损害哥哥的心情,作为『妹妹』是不可允许的。

「欧尼酱。已经到家了吧?我也已经马上要到家了呢」

我稍微收起急躁的心情,加快脚步朝家走去。
如果可以真的和他一起回家就好了。在电车上分别的时候,真的既痛苦又伤心
如果可以真的——以『莉音()』的身份站在他的身边就好了。

「——还、不可以哟,莉音。还、没有到那个时刻

别搞错了,『莉音()』。
那个时候,那份感情是属于『丽菜』(那家伙)的而不是『莉音()』的!

「对……对呢。我是『泽田莉音』,泽田阳太的『妹妹』,所以……嘶」

一边在心中这么告诫自己的同时,我一边加快脚步走到了家门前。
在门口做了一个深呼吸。

「我是『莉音』。欧尼酱的『妹妹』」

再次在心中告诫自己之后,我推开了玄关的门——

「我回来啦——!」

我用元气满满的声音报告平安。
虽然听到从家里传来父亲和母亲各自一声欢迎回家的声音,但是最重要的欧尼酱的声音却没有听见。

「啊嘞?欧尼酱呢?」
「刚刚才回来,立刻就钻回房间里去了」
「嗯哼。是这样啊」

太好了,果然是在房间里。
听完欧尼酱的事情之后,我拿着行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啊啊,果然从欧尼酱那儿发来消息了呢♪」

找到放进包里的智能手机之后,将标识为『阳太君』的讯息打开。

『今天真的很开心哦丽菜。

学校那边的门禁赶上了吗?
我觉得你肯定累坏了所以早点休息吧,注意不要感冒了什么的哦。

海豚表演的时候只是用手帕擦了一下,稍微有点担心。

下次再和今天一样约会吧』

欧尼酱发了担心『丽菜』的消息过来。
因为在海豚表演的时候身上披着雨衣,明明不用这么担心的……

「嗯,果然欧尼酱……很温柔呢」

因为心情过于陶醉而松弛下来的脸上露出窃窃的笑容。一定是非常不检点的表情吧。
尽管觉得有几分小题大做,但是担心到这种程度、还是好高兴。
光是这个就可以当做今晚的小菜用了。

啊,无意识地把手伸向了小腹——
危险危险,现在还只是傍晚呢,那个必须到夜里再做……

「啊,比起这种事——」

要考虑作为『丽菜』回信的遣词用句了。
虽然应该开始考虑了不过……

「嗯啊——……果然还是有点疲劳呢。过一会儿再做也没关系吧」

比起那种事,我想快点见到欧尼酱。
我把智能手机放回包里,再将包塞进衣柜之中。
如果不小心被看到手机或者假发的话,『丽菜』的真实身份就会被发现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长年的『计划』就要化作泡影了。唯有这个绝对要避免。

「然后是……要再确认一遍妆和香水才行。如果被欧尼酱察觉到的话就困扰了」

约会过的日子,总会对这些部分过度在意。
虽然小心使得万年船,所以没什么不好的,但是和欧尼酱在一起的时间也因此减少了,实在是难以忍耐。

我急急忙忙地将『丽菜』的痕迹完全抹去后,向欧尼酱的房间突击——

--------------------------------------------------

译者的话
翻译本话时,深感我的病娇修行还很不足。
哼,不过这一定不是我的错,是作者文采不够好的缘故!
此外,粗体部分为原文加着重号标识的句子。



「喂,你进门前至少敲个门好不好」
「可爱的妹妹回来的时候要对她说『欢迎回来』!」
「吵死了,对未经允许随便进入别人房间的妹妹我无话可说」

非法侵入了我的房间的莉音,对我的抗议置若罔闻地占领了我的床。
不是,这家伙什么情况?正想着她突然进来要干嘛,结果就爬到我床上了。

「话说回来,是发生什么了吗,总觉得你心情不错的样子」
「欧尼酱看出来了吗?」
「怎么说这边也是十七年的资深欧尼酱了啊。至少妹妹的心情还是看得出来的」
「呒~嗯」
「反应好平淡!?」
「因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我也看得出来欧尼酱还是没有亲到哦」
「不对,突然就说这种事绝对很奇怪吧!?」
「欸~?那么是亲到了咯?」
「虽然还没有……」
「噗噗噗……」

这、这家伙居然嗤之以鼻!
虽然确实还没有,但也不用这么嘲笑我吧!

「果、果然……欧尼酱是胆小鬼~!」
「吵、吵死了——我也很在意的好吗不要再说了!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哦?只要那时候没人妨碍的话我早就——」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徒劳的辩解只会更加难看哟欧尼酱。来吧,人家会好好安慰你的,所以全部倾泄到妹妹身上吧♪」
「你那怜悯的视线真让人火大!!」

莉音砰砰砰地敲着坐在床边的我的脑袋,脸上露出了仿佛是在哄撒娇的小孩一样的微笑。
可恶,这不是会让人觉得有点可爱吗!
……话说,别再敲我头了。

「好啦来吧。妹妹的胸部可以借给你尽情地揉哟?」
「谁要揉啊!」
「啊、难道说是害羞了?对妹妹发情了?比起重要的女朋友、先对妹妹起了做爱的欲望?」
「女孩子不要随便说出做爱这样的词!」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吐槽!而且还是完全没有营养的吐槽。
啧,吵死了——少管闲事啊笨蛋!

我拨开了莉音的手,把脸扭向了桌子的方向。
虽然莉音还是纠缠不休地问着约会的事情,不过一段时间之后就腻了,开始无所事事了起来。

「呐、欧尼酱。没有点心吗——?」
「这里没有,想吃的话自己去买」

莉音从床上坐起身来,用色色的动作将发丝撩到了耳朵上——

「欧尼酱,拜托了……好不好?」

尽管被莉音、用其他人听到了肯定会被一发击沉变得唯命是从的甜美声线,说了『拜托了』……

「哈啊?打死你哦?」
「人家觉得应该好好珍惜重要的妹妹才对呢」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

这一套对我这种资深欧尼酱可是行不通的哦?

「小气鬼,就是因为哥哥这个样子、所以才别说做爱了就连爱抚都做不到哟」
「这个话题差不多该结束了吧。已经不想再吐槽你了」
「——!什、什么时候用什么东西插进我里面了?」
「好,我们出去聊聊人生」
(译注:日语的“吐槽”和“插入”是同一个词)

像这样自然而然地变成开玩笑般的对话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只是我没什么吐槽的才能,来来去去都只会说一些没什么新意的台词。好气啊。但也无可奈何。

「呐、欧尼酱」
「这次又怎么啦。欧尼酱正在绝赞写作业中哦?」
「是丽菜小姐对吧?有那么喜欢她吗?」
「……为什么突然之间说这个?」

总觉得难得听见莉音带着一丝寂寞地问道,对此感到违和的我认真地回问道。
因为莉音仍然趴在床上,看不到她的表情。

「是啊,喜欢的哟。如果不喜欢的话从一开始就不会交往的吧?」
「是呢——是那样的呢……」
「……?从刚才开始就这样,是怎么了吗?」
「没——什么。如果说更喜欢我这边的话、还想着让欧尼酱舒服一下(ペッティング)也可以的呢——什么的」
「啊,那个恕我慎重拒绝」
(译注:莉音酱这里说,愿意让哥哥用自己的身体来进入B阶段“爱抚”,不太好直译所以译作“舒服一下”)

要是以前的莉音的话感觉还会故意再说些什么让我更加心跳加速的话,但这次不知为何安静了下来。
然后丢下一句「我回去了!」,就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说真的到底怎么了啊?因为心情好像并没有特别坏了的样子,所以我应该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才对……
在那之后,不知为何总有一股郁郁不清的心情挥之不去——

--------------------------------------------------

译者的话
所谓的爱抚就是除了H之外的一切事情,虽然本作中译作爱抚,但可不要以为仅限于爱抚哦。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26 21:28 编辑


至今为止有过被跟踪经历的男人会有几个呢?

男性以女性作为目标,染指诸如尾行和收集个人情报等犯罪行为,我觉得这种事情听说得会比较多。认为那是爱情表现的一环,这样的错误认知也相应地存在着。

不过女性对男性进行跟踪行为这样的事,我想应该不太会听到吧。当然,并不是说没有,但尽管如此很少有所耳闻对吧。应该不会只有我一个人对此有稀少的印象吧?

——好了,前言到此为止。
总而言之,要是问我想说什么,答案只有一个。

「哈啊?你说你被人跟踪了?」
「是啊」
「…………」
「…………」
「…………噗哈哈哈哈哈哈!你、你这样的被人跟踪?!……自我意识过剩到这种程度,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
「可以给你一拳吗?可以的吧?还有不要吵,这里是图书室啊」

星期一的放学后。
我向同班同学,同时也是图书委员、以赤茶色的头发为特徵的女生——绫波(Ayanami)千寻(Chihiro)咨询最近的烦恼。
然后不出所料,她笑傻了。可恶。

虽然连我自己也觉得是意识过剩,但尽管如此最近感到视线的次数真的变多了。

时间是自从我交到女朋友之后。
最初还以为是自己太得意忘形所以招致周围人奇怪的目光,可是的确发生了奇妙的事。
话虽如此,被人这么嘲笑还是有点不爽。恐怕莉音也会笑成这样吧。这么一想感觉更气了。

「就不该找你说的……」
「嘛嘛。不要这么失望嘛。——话说,到底是谁在跟踪你啊?」
「你这副忍俊不禁的样子……听了之后绝对又会笑的吧,你这家伙……」
「欸,为什么?对方是那么令人意外的人吗?」
「…………是音、音无(Otonashi)……花音(Kanon)
「…………」
「…………」
「噗、噗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吧,笑了。
啊——真是的,这个女人肯定在想“绝对不可能吧——”之类的……我知道的啦,因为连我都觉得这是不可能事件。

隔壁班的音无花音,是一位不常流露出感情和表情的神秘系银发美少女,二年级没有不知道她的人。
和人称学校第一美少女的莉音相比,又是别种类型的美少女。

「应该不可能吧——」

真可惜啊,居然没说『绝对』而用『应该』吗。虽然怎么都无所谓啦……

「然后呢。究竟是经过怎样的深思熟虑,才让你得出自己被音无同学跟踪了这样的结论?」
「嘛……在走廊或者别的地方感觉到什么人的视线的时候,转过头去,一定会看见音无同学在那里。对上目光之后就逃走了」
「难道不是偶然吗?还是说妄想……」
「我还没有对女性饥渴到开始妄想的程度。而且即使作为偶然来看遇到的次数也多过头了」
「只是你自己的感觉而已吧?不管怎么说又没有数过——」
「光是今天就有二十三次了哦?」
「…………你都干了些什么?」

绫波用简直像是发现了犯罪者般的眼神看着我,但是该用这种目光去看的对象绝对搞错了。
被害者是我,加害者是音无才对吧?

「真的那么在意的话,把她捉住问个清楚不就好了」
「说得简单……音无跑得可是很快的哦?撤退的时机也把握得很好……」

基本上,去抓一个正在逃跑的女孩子……旁人看来不就是犯罪行为吗?不是会报警吗?

「啊——确实音无同学跑得很快呢——怎么说呢……就像啪嗒嗒嗒嗒——这样的感觉啊」
「我懂你的意思。毕竟音无她是没有准备动作就会直接窜出去的呢」

初见时我真是惊了。
那是只有在漫画当中才能看到的超现实的跑姿。正如绫波所说,似乎能听到『啪嗒嗒嗒嗒——』这样的拟声词。
绫波悠闲地用手托着脸颊,不知道开始在想些什么。

「能想到的可能性有两个呢」
「两个?」
「其之一,虽然是绝————对不存在的,可能是迷恋上你了」
「你这家伙,真的很失礼啊?!」
「——然后,其之二,可能是你无意中干了什么事情。这一点嘛,可能性比较高呢」
「…………嘛啊,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那方面的可能性比较高」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和丽菜开始交往之前我并没有受欢迎的经历。所以我承认后者的可能性比较高。
——我承认!

「对吧——?光是你交到女朋友这件事就已经太过冲击、让人怀疑是不是天地异变了,有女朋友了还受到其他女生的欢迎什么的……玛雅的预言早就已经过去了吧?」
「是在说我受女生欢迎会让人类毁灭吗kora!」

真的是失礼透顶啊——等、那里的是……
图书室的出入口用的是带玻璃窗的门,这样的话从室内可以看到室外,从室外也能看到室内。
在那里,刚才说到的神秘的跟踪狂少女,音无花音从门边露出了半张脸,正在暗中观察。

我悄悄地移开视线,小声地告诉坐在隔壁的绫波。
「绫波,音无就在图书室门口」

绫波「欸?」了一声之后抬起了脸。虽然是反射性的,但是没想到绫波会突然动起来。因为那个不自然的举动,音无注意到之后立刻逃之夭夭了。

「啊啊……」
「哈啊……笨蛋啊……」

虽然出乎意料地让她目击到了跟踪行为的现场,然而今天最终还是什么原因都没弄清楚。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25 19:04 编辑


『哈啊……笨蛋啊』

「哼嗯~……跟踪狂吗——」

从放进哥哥的校服里的窃听器中听到的是,欧尼酱的烦恼还有同班女生的声音。
叫做绫波千寻的这个女人,竟然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就自大狂妄地接受了来自欧尼酱的商谈。

虽然这个女人从前就和欧尼酱关系很好,但是最近好像有点得意忘形啊。
随意贬低欧尼酱价值的那些言行,对于爱着欧尼酱的我来说就等同于侮辱行为,我绝对不会置之不理。

「竟然还以委员会为借口,过分亲昵地接近我的欧尼酱……不可饶恕」

而且是同班同学这一点也不可饶恕。
我不管多么努力都得不到的同班同学的身份,竟然给了这样的女人,无论如何都不可饶恕。

啊啊,可以请你快点消失吗?
明明对欧尼酱的事情什么也不知道,却蹬鼻子上脸的臭女人(クソアマ)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从欧尼酱的身边滚开,然后快点——

「啊,不行不行。现在还在学校里呢,必须要注意……」

一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的我差点将真心话脱口而出。虽然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人在,但是不可以变得疏忽大意。
就算这里是女生洗手间,我也必须扮演好『纯洁温柔的女孩子』的言行举止。

「呼~……终于冷静下来了。但是,跟踪狂……吗。必须尽快……让她消失呢」

不管出于怎样的理由,接近欧尼酱的女人全部全部是敌人敌人敌人敌人!!!
万幸的是,那个叫做音无花音的女人和欧尼酱似乎并没有什么接触点。这样看来,早点处理掉的话还来得及。
老实说绫波千寻也是个碍眼的存在,但是那家伙和欧尼酱从小学生时代开始就相识了,要处理已经太迟了。

「怎么可能……再让别的女人靠近呢。那种事情,绝对不能容许」

待在哥哥的身旁也好,爱着哥哥也好,被哥哥爱着也好与哥哥白头偕老也好,全部都是只有『莉音()』才被允许的特权。绫波(这家伙)也好,音无(那家伙)也罢,然后还有『丽菜()』——不论是谁我都绝对不会把哥哥拱手相让。

——没错,不论是谁。

「……好的。音无花音……学姐,就去会会她吧」
将耳机和智能手机收好之后我走出了卫生间。

欧尼酱最后一次看到她是在图书室,那么接下来我就去欧尼酱的教室试试吧。因为打算等欧尼酱的委员会活动结束之后一起回家,所以必须提前找到音无学姐问问理由。

「啊……失策了……」

刚要开始找我就意识到了一点。
就算去了教室,不知道音无学姐的长相我也无从下手。在欧尼酱和绫波学姐的对话中,也没有提及音无学姐的相貌特征。
而——且,去见音无学姐的借口我一个也没有,这也是个问题。因为比我高一个年级,平时也没有交点,怎么做才能把她带到偏僻的地方呢。

「……稍微有点想得太简单了」

对于接近哥哥的女人如同嫌恶般的感情一旦被激起,我瞬间就会不顾一切地付诸行动。比起思考身体先动了起来。虽然姑且是有在注意,可是一超过沸点就抑制不住。
嘛,这次在突击过去之前注意到了真是太好了呢。

「是的。学校里的我是『大家的理想』,所以要是一不小心做出奇怪的事、导致名誉降低可是不行的呢」

至少在我毕业以前,都必须向大家展示虚伪的『莉音()』。真正的『莉音()』只有欧尼酱知道就可以了。

我等待着加速的心跳平静下来。
深深地吸气后缓缓地吐出。

「这下子,稍微变成长期战了吗。必须要尽量以自然的方式和音无学姐相识才行呢」

总而言之今天就先放弃吧,等欧尼酱的委员会活动结束。
然后在绝妙的时机,假装偶然出现再和欧尼酱一起回家。
在房间里尽情地撒娇打情骂俏,如果抓到破绽的话把胸部压到他的背上闻闻欧尼酱的味道,心情就会好起来吧。

「啊呜……下面稍微有点难耐呢……❤」

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发烫,我慌忙挥开脑海中的妄想,向图书室走去。
这种享受要在房间里二人独处的时候做。
啊——但是那边不能快点结束吗……

「马上都要到完全放学时间了呢。差不多该结束了吧?欧尼酱」
(译注:完全下校時刻,指日本学校社团活动全部结束的时间,根据时期的不同在16:30~18:30之间)

本来不想让欧尼酱进什么委员会的,因为委员会有各种工作,和欧尼酱卿卿我我的时间就会减少。

要是一天两天的话还好,但是这所学校实行的周交代制是包括今天在内的五天,和欧尼酱在一起的时间极端地减少了。
真是迷惑的制度。谁啊,设计出这种开玩笑般的系统?

当然,就算我这么抱怨也没有用。
这是学校和委员会共同决定的制度,并不是个人可以指手画脚的。就算有意见,也只能全盘接受。
只不过让人特别不满的一点是,为什么绫波学姐可以和欧尼酱安排在同一班。明明肯定也有别的男性学生在,让同性之间来做不就好了吗。

「啊啊,早知如此我也加入图书委员会就好了嘛……」

但是非常遗憾,欧尼酱成为图书委员是我意料之外的状况。因为事前不知道所以没能做好相应的对策。
这也是绫波学姐的错。啊啊……真的,真的——令人憎恨。


莉音酱所说的「难耐」原文是「ジンジン」,因为不知道是痛还是痒所以翻译成难耐了
后来
てと先生说:
エロ小説でよくある表現です。
女性器が「疼く」とか「じんじんする」とか描写します(そして男性器をぶち込めば治ります)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27 09:37 编辑


「啊,哥哥(兄さん)?」
「嗯?是莉音啊。怎么了,还没回家吗」

完全放学时间的二十分钟前。
我和绫波结束了委员会的活动,在图书室门口遇到了莉音。从她也略显惊讶的样子来看,好像只是偶然路过而已。
于是,绫波用仿佛是在鉴定商品价值一样的目光凝视着莉音。

「嚯嚯嚯……这孩子就是传说中的妹妹大人,泽田莉音酱吗。呜哇——就像是从绘本里出来的公主大人一样呢……」
「不要对着别人的妹妹『呜哇——』啊……」

初次见到莉音的男生大部分都会露出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有点恶心),女生则会投来羡慕或者嫉妒般的目光,但是初次见面就说『呜哇——』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见。这反应多少有点失礼吧。

不过莉音也没有很在乎的样子,像流水作业般标准地行了一个礼。
「哥哥现在是要回家吗?」

在学校里,莉音的遣词用句非常有礼貌,而且称呼我为『哥哥(兄さん)』。之所以区别对待在家和在外的称呼方式,是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可能会不小心露出破绽吧。

「已经过了完全放学时间了哪。之后把钥匙还到职员室就可以回去了。你那边才是,现在还在做什么呢?」
「我去做进路相谈了」
「欸,莉音才一年级吧?不会有点太早了吗?」

虽然觉得有些操之过急,但进路将会是今后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或许越早决定越好也说不定。不过,和我不同,如果是学习能力优秀的莉音的话,我倒是觉得没有那么急的必要——

「啊,不是我,是去商谈了哥哥的进路」
「等等等等!在本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做进路相谈!?而且,指导老师为什么会同意啊!?」
「呵呵,开玩笑的。其实是稍微找了一下某个人。但是很遗憾,似乎已经回去了的样子……」
「真是的……不要吓我啊……」
「哎呀哎呀,泽田兄哟。用膝盖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吧?」

莉音时常会用让人无法分辨她是说谎还是认真的语调讲话,感觉有点坏心眼。能够完全自然地吐出谎言,真是前途可怕的才能啊,真的……

「那么哥哥。差不多该回家了吧」
「噢、噢噢。我要去把钥匙还了,绫波可以先回去哦」
「拜托了您内!呀——帮大忙啦,果然还是好麻烦啊——」
「最后的心声给我藏好啊……」

那毫无疑问是表里如一的性格,只从某种意义上确实可以说是位正直的人。只要看见她这一面,就知道绫波这名少女相处起来不用顾虑太多。
与被别人擅自当做偶像崇拜,或出于好意、或出于嫉妒地强加上理想形象的莉音不同,像她这种类型的女孩子肯定能够不受任何人束缚自由地生活下去的吧。

「那就再见咯,泽田兄——!妹妹也是,下次再一起聊天吧——」
「嗯,明天见」
「……好的,学姐再见」

使劲地挥了挥手后,绫波在走廊上飞奔而去,一会就消失了踪影。
总觉得好像瞥见,莉音以冰冷的表情注视着那副光景。但下个瞬间,她就露出明亮的笑容转身看向了我。

「那么,哥哥。尽快把钥匙还回去,然后回家吧」
「嗯?啊、啊啊说得是呢」

刚才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只是我眼花了吗,还是说——

◆◇◆◇◆

啊——……开什么玩笑。
说什么『下次再一起聊天吧』……要是手里有刀的话我可能就直接刺过去了吧,我说真的……

我一边拼命隐藏着焦躁的心情,一边在欧尼酱的身旁静静地走着。不想让心中涌出的不快感被欧尼酱察觉到。那样会被讨厌的……

「在门口等着也行哦?」
「没关系。一起进去吧,哥哥」

欧尼酱问了我一声之后,说了一句“这样啊”,便朝着职员室走去。走路的时候有特意配合着我的步调,最喜欢欧尼酱了。
快点回到家尽情撒娇吧,然后把刚才不愉快的心情全都忘掉。

在那之后,欧尼酱还好钥匙,我们总算踏上了归途。
终于,只有我与欧尼酱两个人的时光开始了。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想着欧尼酱的事情,仅仅是这样走在他的身边,阴郁的心情就瞬间放晴。
真是无上幸福的时光……只不过,有一件事情不得不问呢。

「呐,欧尼酱……」
「嗯?怎么了」
「最近,没有什么烦恼吗?妹妹我可以特别为您提供倾听服务喔?」
「……有那么容易看出来吗?」
「不知道吗?妹妹都常备着感知兄长心理状态的『妹妹探测器』哦」
「好没品味的名字……」
(译注:スマイター,把龙珠里里的眼镜型战斗力探测器スカウター的中间两个字换成了“妹”,读作“我”。总之这里就译作“妹妹探测器”了)

我确认四周没有别人之后,切换回两人独处时的态度。因为这可是和欧尼酱在一起的重要的时间,我不想在独处的时候也披着虚伪的外衣。

只欺骗双亲和学校里的人就好。

「好啦好啦~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吧?但~是,愚兄的烦恼我还是会听一听的,所以说出来吧?」
「呜哇……好烦」
「好啦,别这么说嘛,说出来的话心情可能会舒畅不少哦,欧尼酱」
「……不,还是算了吧」
「欸……」

我像往常一样半开玩笑地发问。
但是、被拒绝了?被欧尼酱……?

「为,为什么?又不会少一块肉、有什么关系嘛。坦率地说出来就好了哟欧尼酱」
「不,真的没关系。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大烦恼」
「……嘶」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明明都和绫波(那女人)商量了,为什么不和妹妹我商量呢!!
讨厌……为什么,欧尼酱……?
难道是……被讨厌、了?那、那种事……嘶!

「啊~……怎么说呢,我不是经常和你商量一些关于丽菜的事情吗?但是,找你商量别的事情我想你是不是会有点介意呢」
「啊……欸?才、才没有那种事哟,欧尼酱!不如说尽管放马过来吧!!」
「放、放马过来还行……莉音的说法好奇怪啊」
哥哥有些呆然地看着我。
(译注:ばっちこい,棒球比赛时煽动击球手的口号,“击球手过来吧!”的缩写)

太好了……只是觉得不好意思麻烦我而已吧?

但是,完全不用在意呢欧尼酱。我知道的哟,对音无的跟踪感到很困扰对吧?我也有同样的心情哟,我也觉得那个女人很碍事哟。

「那么,我会和哥哥商量的啦。说出来就行啦,欧尼酱!」
「……很、很精神嘛。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算是吧!所以欧尼酱的烦恼商谈什么的,我会无偿接受的哦~♪」

就这样,我一边倾听着欧尼酱的烦恼,一边巧妙地问出了音无(敌人)的情报。

——请稍等,欧尼酱。因为很快就会……清除掉的,呐?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1-28 18:05 编辑


在夕阳斜照着的教室的入口处,我只能茫然地站在那里。

不,正确地说是『还有一个人』也站在那里。与完全接受不了状况的我不同,她就像是恶作剧被发现的孩子,露出一副放弃抵抗的样子。

我很想问,到底,为什么你要在这个时机回到教室。或者说,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尽管这种事情……

并没有问的必要——

◆◇◆◇◆

「喂阳太」
「怎么了?」

午休时分,我刚打开便当盒,只见纪文单手拿着小卖部面包推到了我的面前。
然后把手伸向了我便当里的菜——

「啧,岂能让你得逞!」
「嘁……可惜……」
「我又不瞎。每次都来这种套路,还没腻吗?」

我用无语的眼神看着他,纪文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往我前面的椅子上一坐。

「然后呢,什么事?应该不是为了抢我便当里的菜,就随便地叫了我一声吧?」
「音无同学在隔壁班对吧?最近总感觉她缠着你不放啊」
「……果、果然是这样吗」

旁人看来也是这种感觉的话,证明这次的事情并不是我的自我意识过剩。
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来跟踪我这样的人,理由完全搞不懂。可怕……

「所以呢,怎么了吗?啊,难道说是你问出什么了?」
「不是那样……今天早上,我看到她站在你的鞋柜前面」
「哈?咋回事啊」
「还是老样子,一旦对上视线就光速逃跑」
「……总觉得,有点恐怖……」

我下意识地去看了看自己的鞋子。
似乎并没有被乱涂乱画,也没有被塞了什么东西,也没有在鞋子里面粘口香糖。
除此之外还能想到的就是——

「没有放情书在里面吗?」
「假如真的有那种现充道具,我还用得着像这样仔细确认鞋子吗……」」
「嘛,你要是还能更受欢迎,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原谅什么的……别随便把我的受欢迎期全盘否定啊」

话说尾行这种事,本来不是只有对喜欢的人才会做的吗?
这么说音无是对我……?
没有任何交点的我们,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头绪。
然而,纪文完全不管正在冥思苦想的我,又把手伸向了我的便当——

「烦死了啊,说了不给就不给!」
「有什么不好的嘛,又不会少一块肉」
「不,会少的好吗!?主要是我便当里的菜!」
「你最近这么受欢迎,肯定是因为吃了莉音酱特制的便当。稍微把莉音酱的爱情和受欢迎力分给我一点啊!」
「哪个都不想分给你这家伙!」

这人虽然说是爱情和受欢迎力,但明显重点在『莉音酱的爱情』上。那才是这小子的目的吧。
还有啊,纪文哟,如果真的是来自便当的恩惠的话,我觉得我的受欢迎期应该会来得更早一点吧。

「哇……这个真是美味呢——」
「住手啊绫波!那是我的炸鸡块!」
「才不是你的啊!话说,你们不要再对别人的便当图谋不轨了!」
「嘛嘛,有什么关系嘛,又不会少一块肉」
「就说了会少的啊!!」

突然被从旁夺走的唐扬鸡块,是我准备留到最后享受的菜啊……
好的,绝对要给这女人一点颜色瞧瞧。啊啊,看我整不整死你就完事了嗷。

「真是的。散发着童贞气味的两个人的寂寞午休,真是太可怜了呢——」
「你妈的绫波!要这么说的话你也是处女吧!」
「……为什么纪文会知道?」(译注:阳太)
「那肯定是因为……」(译注:绫波)
「原来是这样啊……」(译注:阳太)
「等等……阳太你居然背叛我?!」

不好意思纪文。感觉好像这边的立场比较强所以就抱歉啦!
虽然这么说,但究竟是因为什么啊?

「然后呢,刚才在聊些什么呢」
「呵!对你这货(貴様)无可奉告——」
「是前天提到过的跟踪狂的事」
「啊啊又是那个吗。昨天也到图书室门口来了呢」
(译注:阳太君你怎么投降得比法国还快啊?)

昨天放学之后也是,音无又到门口来暗中观察了,一对上视线就如同脱兔般逃走了。
今天也是突然发现她在背后,从教室的门口向里窥视着,我去上洗手间也会跟到半路。完全暴露了啊。
虽然她本人可能觉得藏得很好,但要我说的话技术太差了。因为音无的身高在同龄人中比较矮,所以只给人一种小动物般可爱的感觉。
能够被这样的孩子亲近,倒是很让人高兴啦……

「一靠近就逃跑,连连理由都问不了啊……」
「那个反应速度真是令人惊叹呢——」
「是啊,理解为什么田径部很想要她了吧。不仅是反应速度跑得也很快」
「音无她,什么社团都没有加吗?」
「好像是那样的。难道不是在忙着尾行某人吗~?」

绫波意味深长地笑着。
隔岸观火觉得很好玩吗。还有纪文也是一样。可恶啊——

「先不要开玩笑了。喂绫波,你姑且也是女孩子对吧?是女孩子……之类的吧?」
「什么啊那种失礼的问题!?我肯定是一名非常可爱的女性啊!」
「「可爱……吗?」」
「喂——!童贞们给我出来,保证不打死你们!」
「嘛冷静点冷静点。比起那种事——」
「什么叫比起那种事啊!难道有比我是不是女孩子更重要的事吗?!」
「同为女生,你能不能和音无搭上话呢?」
「哼——!恕我拒绝!」

绫波那嫌麻烦的性格,果然是不会同意的吗。
不过话说回来,音无和谁说话的场面,至今为止还一次都没看到过。当然因为班级不同,所以不知道真实情况如何。
至少,在我所知的范围内没有见过。
或许是被不认识的人搭话就会逃走……

「嘛啊随便了。如果能够顺利地抓住她问个明白就好了」
「呜哇……居然堂而皇之地把犯罪行为说出口……」
「阳太。你这家伙果然……」
「…………」

最先提出这个主意的是前天的绫波()才对吧。明明是你自己说的,现在却用看犯罪者一样的眼神看我,这种事不是很奇怪吗……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6 18:01 编辑


「呐,听我说啊。不觉得音无同学穿玩偶睡衣会超适合的吗?」

真希望她别提这种令人难以回答的问题。
笑容满面地发问的绫波,露出了浮想联翩的表情,恐怕脑海中正盛开着以音无为对象的妄想之花。

「很适合不是吗?不如说都想让她穿穿看了」
「……变态」
「不是你先问的吗!?」
「不不不多田,这种时候就该像泽田兄一样保持沉默哦。虽然我觉得,尽管泽田兄没说出口但是心里也有同样的想法吧」
「……你在说什么啊」

不过我真的脑补了,是的。
我正好在心里让音无穿上了第三件熊玩偶的睡衣,那又如何?
和那位小动物般可爱的少女正相配,我在暗地里这么想着。

「能不能让她穿上我亲手做的cos服呢……」
「「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吧……」」
「为何如此断言!」

绫波是现役的cosplayer,但是她那些衣服超乎寻常地下流,露出度再高一点就没法在电视上放了,尽是些搞不好就会被逮捕的东西。
虽然本人主张着,变成这样并非是为了追求工口度,而是追求可爱的结果。但究竟是否真是如此我持怀疑态度。
说是这么说,但在cosplay爱好者看来,绫波的作品似乎相当优秀。
大家都觉得她未来应该会步入时尚界,甚至据说还有人看中了她的资质,请她务必从事这一业界。

「说到底,音无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兴趣」
「但是那可是超色的衣服啊阳太。如果真的穿了,肯定想把她打包带回家的对吧?」
「不要来征求我的同意啊」
「呐,让你的女朋友——」(译注:绫波)
「我拒绝让她出变态cosplay——!」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不说我也知道。
反正,你也是想说「让你的女朋友也穿穿看」之类的话,我明白得很。
对此要毅然决然地拒绝。

「总是就是不行。假设是要穿,能看的也只有我!」
「突然间很有男子气概呢你……」(译注:绫波)

丽菜打扮成这样那样的妄想,我也是有的。姑且这边也是男生,裸体围裙和色色的事情,因这样的想象而苦闷的事情也有。
真希望什么时候能欣赏一次。

——不对不对!

「想让人家的女朋友做这种不知羞耻的的事情,我会全力阻止的!特别在是纪文这样的变态面前我更是一点让他看到的打算都没有!」
「把我贬到如此地步的意义何在?!」
「就算是我也——不想让这样的变态看见哦?」(译注:绫波)
「无视我?!」
「但是你的女朋友,不是超级漂亮嘛!是位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大和抚子不是吗!难道不想让她出和服cos吗!!」(译注:绫波)
「和服cos?那是啥」

绫波迅速取出手机,把所谓『和服cos』的照片拿给我看——这个好!绝对很适合啊?!

「竟、竟有如此之物……」
「哼哼哼。怎么样啊这位老爷……不做笔交易吗?
「咕……」
(译注:草,绫波同学这里说的是“旦那”,是商人对客人的称呼,但是众所周知这词还有“老公”的意思,差点喷了)

恶魔啊。
恶魔在我眼前浮现出了残酷的笑容。绫波(恶魔)像要将人逼进死路似地把脸凑近过来,进一步提议这笔交易(谈判)

「现在的话……为了总有一天H的时候,衣服更好脱,又或者就这么穿着做,就由我来为您设计好怎么样?」
「…………」
「作为那个的报酬,就让我拍一张健全的写真吧♪」
「…………制」
「…………」
「只、只给制作费不行吗?」
「那么讨厌拍照嘛……」

确实要是拍照的话会很困扰。
而且最近也有那种,不仅不知道从何处流出,甚至通过社交网络一瞬间扩散到了全世界的事件。我不想因为照片而引起什么事故,给丽菜添上讨厌的麻烦。
——这些,既是场面话也是真心话。

「这么不想让别人看见啊——欸嘿……意外地独占欲很强嘛——」
「……不好吗?」

尽管我用闹别扭的语气回嘴,但是确实如此无法反驳。
说到底,想要独占心上人可爱的一面,是作为一名男人的天性不是吗。
但是可悲的是,男人无法违背自己的欲望也是事实。所以才会想用金钱去达成愿望,那也是无可奈何的想法。

「所以,怎么样嘛。能不能只收制作费……」
「唔——嗯……要付制作费加委托费哟。只有制作费的话,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赚头呢」
「了解。这笔交易就那么办吧」
「尼嘻嘻……找到了一个好主顾♪」

虽然还是很烦她那一如既往地意味深长的笑容,但只要能给我做出丽菜用的和服cos装,就放她一马吧。

「……是不是忽略了我的存在啊」

虽然有一个寂寞地想加入我们的男人,但是自不用说,这是与没有女朋友的他无缘的话题。

「但是第一次H的时候可不要穿哟,我觉得肯定会被讨厌的」
「我知道啊」
「童贞就给我像童贞一样,一边紧张一边羞涩地干下去吧——」
「你这家伙,真的是女——噗哈!?」

直到最后还在说着下流话,半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的绫波,对着我的心口来了一拳。满面笑容地。

「下次就是用手肘了哟。多田的话就来一击螺旋拳(Corkscrew Blow)好啦♪」
「为什么?!」
「咳咳咳……咳哈!」

以后……调戏绫波还是适可为止比较好。
真的,说真的……

--------------------------------------------------

译者的话

「今なら……いずれエッチする時の為に、服は脱ぎやすく、もしくはそのままデキるように細工してあげられるわよ?」

绫波:现在付款的话还可以为您设计成,h的时候容易脱的类型,或者是直接穿着就可以做的类型哦

大概是这种意思?

听dalao说,后者是属于在某部位开洞之类的那种设计,虽然我不是很懂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8 09:42 编辑


开场之前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

「午饭之后立刻就是体育课什么的……认为这很无情的难道只有我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啊,我的朋友!说实话肚子好痛……」
「又到了马拉松大会的时期了呢——吃完饭后就练习确实很辛苦呢——」
「你看上去倒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嘛绫波」

我们的学校有一年一度的马拉松大会。这是各个年级男生女生都要参加的大会,赛程是男生往返跑十千米,女生往返跑七千米。
因为学生运动不足的现象逐渐被视为问题,近年来很多高中都开设了这样的活动。

顺带一提,为什么说是限定在『高等学校』的范围内呢,据说是由于有许多中小学生还会在外面玩的原因。
——但是,从几年前开始,每家拥有一台以上电视游戏主机的时代已经到来,因此现在中小学也在讨论是不是应该引进这项运动。

「但是女生只跑七千米什么的太狡猾了吧?这哪里体现男女平等了啊?」
「因为男生在体力上有优势啊,在这方面强行实施平等我觉得有点不讲道理」
「说得没错,啊啊……累死我了……」
「阳太。我的眼睛看见绫波是倒着跑的……」
「这可真是奇遇啊。我觉得、这可不是累坏了的人能做到的跑步方式啊,绫波同学」
「欸欸——是累的哟。稍微有点呢」

体育课上,要跑完十千米或七千米果然还是不可能的。因此改为全员进行两千米折返跑。
然后现在,我们即将到达那个大约两千米的地点时,绫波一如既往地只是流了一点汗的样子。
也就是说,这家伙显然完全是在手下——不对应该说是脚下留情。

「因为纪文是足球部的嘛,运动好我还能理解。但是……」
「绫波的话,有参加什么社团活动吗?」
「当然只有裁缝部一个选项。除此之外不作他想呢~」
「说得也是。但是,为什么比多田还显得轻松啊……」
「你啊,太小看Comiket了哟。就算只是以cosplay为目的,那里也是地狱哦」

罕见地用认真的口气说着的绫波。
虽然是和她完全不搭的反应,不过老实说,正因如此而更显得有说服力。但是果然认真模式一点也不适合她……

「夏天的时候虽然有在电视上播出过,但是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喂多田,给我站住,我踢死你」
「等一下!并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
「不——信,你那压着嗓子的声音绝对就是在瞧不起!我要代表Comiket的常客制裁你!好好感谢我吧?」
「误会啊!呐阳太,你的话是知道的吧?」

向绫波投去求饶的目光的纪文,感觉好恶心啊。
…………对不起。

「我什么都不知道。要怪就怪纪文你说话不注意吧。总之解释清楚再撤回前言不就好了?」
「她那个眼神明明就是已经说什么都没用了的意思吧?!」
「抱歉呢泽田兄。诸如撤回前言呀遗憾呀之类的话,我已经听腻了」
「——这样啊。那我就不多管闲事了。脚下留情……大概绫波是不会的,我觉得你老实点接受的话,应该不会落下什么后遗症的吧。……大概」

这么说着我稍微加快了速度。
身后传来了『叛徒啊啊啊啊!!』的声音,然后是『秘技・少女的黄金一击!(秘技・乙女の金的アタック)』,接着又听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惨叫,于是我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呼……又消灭了一个无聊的遗传因子……」
「好快!?追上来的速度未免太快了点吧!?」
「倒不如说你更令人意外呢。既没有加入运动社团,也没有为了参加Comiket而锻炼体力吧?」
「难道锻炼体力不能有Comiket之外的理由吗?」

我确实没有加入运动社团,但是每周也会跑两、三次步。
不对,正确地说应该是『被迫在跑』。被只在外面追求完美演技的莉音硬逼着,强行要我去跑步。
嘛啊,因为可以增强体力所以没什么好抱怨的。不过,她不准我对外说这件事情。

「比起这个,你注意到了吗?」
唐突地,绫波又摆出了一副认真的表情说道。

「什、什么?」
「在你后面,音无同学躲躲藏藏地在跟着跑哦」
「…………我知道」

亏我还那么紧张。
那种事情之前就注意到了。从上次体育课的时候就这样了。
基本上,这所学校的体育课是男女分开的,但只有马拉松练习和体育测试的时候会进行混合授课。

然后现在,在距离我十五米左右的后方,可以看见躲躲藏藏地跑着的音无的样子。
向后回头的话就会慌慌张张地藏起来,停下脚步的话也会同时停住脚步躲起来。
虽然她的行迹本身十分可疑,但是那个姿态就如同隐藏在暗处瞄准猎物的小猫一般可爱,让人不由得露出微笑。

「因为是马拉松的练习,我是觉得没有必要躲起来啦……」
「不懂这一点的样子也很可爱呢——」

我突然回过头去,音无像是吓了一跳般瞬间抖了一下,立刻躲进了暗处,只露出一张脸向这边窥视。

「这不是个好机会吗?现在的话……」
「不,会反方向逃走的所以不行」
「已经试过了?」
「上次的时候,就让她反方向逃走了,总感觉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并不是我的错……虽然这么想,但是让她多跑了一段不必要的路,还是蛮愧疚的。如果她能不要逃跑就好了……

「也许应该写封信之类的把她叫出来,然后再问吧」
「欸?!都有女朋友还要写情书吗?」
「不是啊!你没听我说话吗!」
「开玩笑的啦开玩笑,但确实是个好主意不是吗?先解除警戒心,然后就能一下子把她捉住呢」
「这个,果然是犯罪吧?」

总感觉绫波大人,似乎无论如何都想把我变成犯罪者啊。
不过,这个作为方案的话感觉好像可以。音无是警戒心强还是容易害羞,现在还不知道,但不管是哪一边,不能靠近她的话一切都无从谈起。

「花——心——男!花——心——男!」
「给我闭嘴绫波。我再怎么儒雅随和,不高兴的时候也是会生气的啊?」
「但是男孩子开后宫什么的不是很普通的吗?」
「你动漫看多了吧。要是脑袋有问题的话我会给你推荐一家好医院的」
「还来得及——哦♪」

得意忘形的绫波这么说完之后,把我放在一边自顾自地跑走了。
因为已经接近终点了,所以想尽快结束好偷懒吧。
早点跑完的话,相应地空闲时间就会增加。也就是说可以合法地获得休息时间。
这次的体育课正好是第五节,还剩下第六节课的讲座课。跑得慢或者体力不好的学生,会连休息的空闲都没有就要准备上下一节课。
一言以蔽之就是最坏的情况。

「吃完午饭就跑步已经很难受了,在那之后还要上第六节课……谁啊,排出这种课表的人是傻子吗?」

若是早点跑到,的确可以取得某种程度的休息时间……怕是会睡着吧!!
毫无疑问会被名为睡魔的恶魔袭击,我可以断言好几个人会直接睡着。
不管怎么说,把体育课的时间安排在午后,本身就是错误。特别是马拉松练习放在这种严峻的时刻,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啊,我也到终点了」
「喂喂,好慢啊,泽田兄——」
「也没有那么慢吧?我的名次从前往后数还比较快吧,我还挺自豪的?」
「明明输给了我这个柔弱的少女——」
「喔,音无也来了啊……」
「听我说话啊!」

我转身向背后看去,只见音无也上气不接下气地朝着终点——等等,停了?
为何音无,明明只有数米就要抵达终点了,却在那个地方停下了脚步一动也不动。

「…………」
「…………」
「……喂——音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尽管体育老师大声喊着,但音无还是纹丝不动。简直就像到了禁止进入的区域前一样。

「呃,不会吧……」
我心想着“难道说”,向后退了一步。

「…………!」
于是,音无向前进了一步,然后停了。

「果然是这样吗!」
「……!」

一不小心脱口而出了!
拜此所赐,音无好像吓得抖了一下,向后退了五步左右。

「啊,糟糕……」
「「「…………」」」

从旁人来看,完全就是我在朝音无怒吼的样子。咿呀,虽然事实也差不多——
但是周围的视线好冷……!

「不是……那个,对不起」
总之先低头谢罪,然后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

「啊~……搞砸了呢」
「…………」

不知为何,清楚地听见了绫波怜悯般的声音。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10 18:07 编辑


早晨,我突击了欧尼酱的房间。

「起床咯欧尼~酱!」
「嗯……嗯?」
「快点快点起床啦欧尼酱!今天也去跑步吧!」

我跨坐在欧尼酱的身上,仿佛磨蹭着他的身体一般摇来晃去。
平时都是以更加温柔一些的感觉叫他起床的,但是今天是去跑步的日子,所以稍微强硬了一点。欧尼酱基本上属于早上很难起来的类型,一般都会又睡回笼觉。
但是,这样的欧尼酱也最喜欢了。

「好啦快点起床咯欧尼酱。可爱的妹妹正在磨蹭——快点起来欧尼酱!」
「啊啊——……我知、道了啦……所以快下去、好重……」
「什!真是失礼啊,我才不重呢!」

说女孩子很重什么的,失礼也要有个限度。
明明因为考虑过会被欧尼酱抱的事情,所以人家很努力地在保持不论是欧尼酱抱我还是我抱欧尼酱都完全没问题的体重的说!
说出那种话的欧尼酱真是讨厌。

「好难受……抱歉抱歉,所以快点下去。话说不要再摇了」
「哼——……嘛,你的谢罪我就接受了。比起这些,快点准备吧」
「什么啊……这不是比平时还要早二十分钟吗——」
「之前就是因为起床花了太多时间所以才没去成的。所以,从今天开始就在这个时间叫你起床」
「好好好……那么,差不多该下来了吧。这样可换不了衣服」
「我来为您更衣如何?」
「…………」
「啊,呜嗯。非常对不起,是我得意忘形了」

被刚睡醒的欧尼酱用没有高光的眼睛注视着,感觉有点恐怖……
滑下身来的我,把视线飘向了欧尼酱的下半身。
欧尼酱的早晨的象征好像没什么精神呢。残念……

「那什么,给我出去」
「欸?为什么?欧尼酱是被妹妹看着换衣服就会兴奋起来的变态吗?」
「我才想反问你好吗,你看哥哥换衣服会很开心吗?」
「开心……才怪哦?」
「……刚刚的停顿是怎么回事」

其实真的很开心!——这样的话,还不能说。
换衣服也想由我亲手来做,如果可以的话早晨的处理(朝処理)也由我来做吧。但是还不行,直到欧尼酱和我毕业之前——

「虽然不会开心,但是看欧尼酱换衣服我也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哟。还是说,欧尼酱看见妹妹换衣服就会兴奋起来呢?」
「会你个头!少废话快出去」
「好——的——」

能有说这种台词的机会,也只剩现在了哟,欧尼酱。
因为再过不久——就在这一年之间,欧尼酱就会抱『麗菜()』了吧?那样的话,就已经再也没法回到普通兄妹的关系了吧?
一起……堕落下去吧?

◆◇◆◇◆

欧尼酱更衣结束之后,我们来到还透着凉意的室外,开始跑步。
距离是往返共四千米,和体育课时要求的一样。
欧尼酱姑且不提,因为我是『运动万能的女孩子』,所以必须在马拉松大会上取得好成绩。
真是……真的好麻烦。

不过这也是,为了和欧尼酱结合的将来而做的迫不得已的行动。
绝对不能在这里偷工减料,也并不打算偷工减料。
但是……稍微来一点能让人努力下去的奖励也不错,因此才让欧尼酱也来跑步。
一切都是为了这之后的奖励。

「欧尼酱也差不多变得能跑了呢」
「多亏了你啊。最开始我们两个都是气喘吁吁的」
「嗯。最初的时候真的很难坚持。不过现在我也觉得跑步挺麻烦的呢!」
「虽然我是知道你想把对外的一面做得尽善尽美啦,但是真的有努力到这个地步的必要吗?稍微有一丝缺点,也没有人会说三道四的吧」

尽管确实想把表面做得好一点,但这绝不是唯一的理由。
我想得到奖励,和欧尼酱在一起的时间也是越多越好。本来就因为有学校这种东西存在,每天的大半时间都是处于无法见面的状态。

——所以我讨厌学校。

其实是因为非常担心欧尼酱会被害虫缠上,现在他的身边就有两只。
正因如此,才为欧尼酱准备了『丽菜』这个恋人角色。
这样一来,欧尼酱就不会主动去寻求恋人了。就算被告白了,也必定会拒绝的。

但是不可因此疏忽大意。未必没有会霸王硬上弓的女人(Bitch)。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可能也会有想用强迫手段NTR(寝取)的家伙。

——那种事情,绝对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不——行♪因为我也有我自己的目的。事到如今放弃什么的绝对不行」
「目的?那是什么啊,从没听你说过」
「欸欸~想知道吗?呵呵……但是,不行哟——至少现在……呢?」
「到底是什么目的啊。莉音你到底在图谋些什么啊」
「所以说了是秘密了呀。过一段时间会告诉你的,就不要再问啦!」

全部都是为了能和欧尼酱永远结合在一起而做的预先准备而已。虽然是很长很长、非常长的计划,但是我一定会让它实现的。

——于是,在我们聊天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家门前。

「欧尼酱辛苦了」
「你也是。怎么说呢,好像你还挺游刃有余的样子啊」
「因为正式的时候是七千米呀,必须要有那种程度的余裕才行」

回到家后,第一件事情是洗澡。
一般来说是女孩子先去洗的。但是我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拒绝了。欧尼酱显得很不可思议,但是要得到奖励的话不在这个瞬间不行。

「那么,我先去洗澡了啊」
「路上小心——啊,一起洗吧?」
「…………」
「无视了?!」

这是一直以来的光景。
然后一如既往地,是随手把被汗水濡湿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的声音,在那数秒之后传来了花洒的水流声。

「那么……今天也赐予我奖励吧,欧尼酱♪」

洗衣机里,有欧尼酱刚才穿着的衬衫和胖次。
我手里拿着被汗水充分地浸透了的衬衫,急急忙忙地回到了房间。其实也想拿胖次,但是那个也变态过头了所以还是算了。

「欧尼酱……」

内裤以外全部脱下来丢到一边,作为代替穿上欧尼酱的衬衫。
往床上一躺,万事俱备。
按捺住高鸣的心跳,我终于把衬衫微微挽起后按在了鼻子上。

「嗯嗯嗯唔嗯嗯嗯嗯嗯嗯呜!喔呒咿咿咿咿咿呵嗯嗯嗯嗯嗯嗯嗯——!」

欧尼酱的浓厚气味冲进了鼻腔当中,身体由于喜悦而不由自主地微微痉挛着。
没有错,这就是能令我疯狂、带给我最高级的愉悦的刺激气味。脑袋里晕乎乎的,什么也思考不了了。
我沉浸在这最高的甜蜜香气之中。

「哈啊啊……欧腻、酱……。欧尼酱,好喜欢……再、再更多地……啊啊……」

身体变得滚烫,被甜美的快感所包裹。
我无数次地深呼吸欧尼酱的味道,每一次都让身体发出灼热的颤抖,从什么地方传来了甜蜜的疼痛。

「还不够……还想要、更多……哈啊、嗯嗯嗯啊……!」

身也好心也好都还不够。
还想要更多,想被这甜蜜的痛楚所填满,我自然而然地把手伸向了下腹部——

「——!?咳、咳咳……什、什么啊这个气味!!」

多余的臭味闯了出来,我急忙把衬衫脱了下来。
当然,欧尼酱的气味是不会臭的。不如说是既甜美又丰厚——不对!

「嗅嗅——……果然,好臭。是谁?」

衬衫上有着不属于欧尼酱的东西,是我所不知道的突兀的异臭。
虽然由于晨跑的关系已经非常淡薄了,但确实是我不知道的女人的下贱气味……

——是谁?
玷污了欧尼酱衬衫的女人是谁!!
夺走了我的快乐,往欧尼酱身上沾了异臭,那个罪孽深重的恶女是谁!!

片刻之前那份浓厚又甜蜜的疼痛就像骗人的一样消退殆尽。
取而代之满溢而出的是,对污染了这件衬衫的女人深不见底的憎恶。

昨天的第五节课。
欧尼酱的班里在上体育课。我知道那是马拉松的练习。
欧尼酱心里会想,反正今天早上也要这么流一次汗,就穿着同一件衣服跑好了。我也全都一清二楚。

但是还没有装上窃听器。
和学生制服不同,在每回都要换洗的衣服上安装盗听器很困难。
为此,只有在体育课的时候我无法知晓欧尼酱的情况。

「肯定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和欧尼酱在一起——!」

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尤为可憎的女人的脸。
利用身为欧尼酱同班同学的立场,成为了和欧尼酱关系最好的女性朋友。

「绫波……千寻……啊!」

我怀着憎恨与嫌恶,然后还掺进了杀意与怨恨地说出了这句话。

「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啊、开什么玩笑啊、开什么玩笑啊、开什么玩笑啊、开什么玩笑啊、开什么玩笑啊、开什么玩笑啊啊啊啊啊啊!!」

既然已经留下了味道,绝对是相当程度的接近。
是跑的时候开玩笑似地抱上来了吗,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蹭上去的。

「无、无论是哪个……都不可原谅……!」

理由是什么都无所谓。
只有一点,让欧尼酱沾上污秽是无可改变的事实。
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原谅!!

「——啊啊、哈啊哈啊……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啊莉音。不可以,就算是为了欧尼酱和我的未来也……在这里、绝对不能失败」

——憎恨。
想立刻去她的家里,现在就把她杀了。

「但是不行……这样的话就全部结束了。只有这个还……不、行」

抑制住狂暴的冲动,勉强取回了平静。不可原谅……但是,必须忍耐。
即使再怎么憎恨也,再怎么充满杀意也,要忍耐、忍耐,直到将幸福抓在手里的那一天——

「但——是——……应该调查一下呢?」

漏出了连自己都吓了一跳的阴沉声音。
要完全镇定下来,看来还需要一点点时间。

「虽然有些、危险就是了。但是在今天的衬衫上装一次试试吧」

我爬下床穿好衣服,向着欧尼酱的房间走去——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13 16:23 编辑


感到视线而回头看去,她正站在那里。
尽管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但是名为音无花音的少女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持续地跟踪着我。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说实话,渐渐感觉有些为难了。
有什么事的话就请说出来,没事的话就请别再这样了。
这样理所当然的心情,在来到此处之后更加强烈地膨胀了起来。

「…………」
「…………」

第二节课的课间。
我特意挑在无人的走廊上走着。不用说,又出现了背后有人的感觉。

「音无……同学。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就在那里听我说几句……」

站定后我没有回头,就这么面朝前说着话。
虽然看不见音无的样子,但是停下脚步的瞬间感到后方传来胆怯的气息。
至少没有要逃走的样子,于是我继续说道。

「昨天不好意思。突然大声吼了你」
「……!」

只听见音无倒吸了一口气的声音,又等了数秒之后我进入正题。

「但是啊。音无同学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几乎每一天都跟过来,但是一对上视线你就逃走了」
「…………」

回答——并没有听到。
虽然似乎是有在听我说话,但或许并没有作回答的打算。又或者说,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回答、吗?

「要是有什么要说的话,我会洗耳恭听的。如果觉得难以启齿,就用邮件或者别的什么也可以。总而言之,那种笨拙的跟踪我希望你不要再做了」
「唔……才不,笨拙呢……」

为什么只对最后一句有反应?
难道说是是对这个很在意吗?虽然我觉得她应该有别的更在意的事……

「呃,每次都藏头露尾的,视线会接触的话我觉得不就没有躲藏的意义了吗……」
「…………」

这次又没反应了吗。
嘛,我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不要太纠结了吧。

「总、总而言之。尾行给我停一停啦,有话要说的话我会好好听的。有什么请求的话,虽然实现是另一码事但我也会听你说的」

我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裁好的小纸条,贴到墙上。
然后我第一次转向背后,但是刻意避免视线相对。做到这种程度,也是因为担心音无会再次跑掉。

「我把写着我的LINE账号和邮箱地址的纸条贴在这里。如果不方便直接说,就到那上面说给我听吧」
「……~」

总之办完了一件重要的事。
这之后该怎么办我也不清楚,但接下来只能静观其变了吧。

「啊——……如果这都不行的话我也无计可施了」

◆◇◆◇◆

放学后的图书室。
现在还没来任何回信。但是,跟踪行为好像是停了。
只是我没发现而已——我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不过我并不觉得她那笨拙的跟踪术会一下子进化到专家级。
我想,大概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嗯~哼」
「你一点兴趣也没有啊?」
「不哦,有的哟。刚才还有的」
「总之就是听腻了呗」
「YES」

正在把标签贴到新购进的书上的我们,今天也聊着音无的话题——可能是最后一次了也说不定。
希望你至少稍微表示一下对朋友的关心啊!这个薄情的女人!

「还是先做手头的工作吧——」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

绫波进入图书委员会,是由于那世界上最可憎的、名为少数服从多数的暴力。
倒也不是真的在被压迫。
只是因为逃掉了放学后的学级会,就被强行推上了。
因为谁都不想做委员会的工作,所以把事情推到在不在场的那人身上,并非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虽然绫波本人也在背后埋怨过,不过她也并不认为这种方法论有什么问题。
人类什么的说到底也就是这样的生物,所以生气也好叫嚷也好都没有意义。

顺带一提我之所以会和绫波同在图书委员会里,是因为纪文一句『我觉得阳太就很好啊!——』的发言,结果班级全体就这么顺水推舟地通过了。
特别是平时不受欢迎的男生们,团结力突然在那个时候急速上升。这个班真是糟透了啊!

「最开始的时候把所有活全塞给我了。那笔帐现在还没还——」
「和服cos」
「真拿你这家伙没办法。只限今天啊」

『只限今天』要再说几次才能完呢。
顺带一提光是今天就已经有三次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脱啊?

「——呼,贴完了贴完了」
「……还挺快呢」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连你的份一起在做啊。拜您所赐我都习惯了」
「…………对不起」
「……惊了。你原来是那种会好好道歉的女孩子啊?」
「很好,刚才的话取消。然后给你一个大嘴巴子」
「抱歉是我得意忘形了。所以请您高抬贵手!」
「……真是的」

不知为何绫波仿佛闹别扭一般转开了视线,把刚贴好标签的书排到了书架上。
应该是在考虑什么事情吧,总之还是先不要打扰她比较好

「…………」
「…………」

欸…?这股尴尬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明明我只是开玩笑地道了个歉而已,为什么会这样?!

「…………」
「…………」

安静过头了!
因为是图书馆所以本来就该安静才对,但总觉得是不是哪里有什么不对?

「呐……」
「怎、怎么了?」
「说点什么嘛」
「就算你这么说……」

在和绫波相处的时候气氛变得这么尴尬,我觉得非常稀奇。要比喻的话就是……啊什么也想不到!
但是真的是很稀奇的情况,我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中,宣告完全放学时间的铃声在图书室中鸣响了。

「「啊……」」

我一时间动弹不得。
身旁的绫波也是一样。沉默了几秒之后,绫波先开口了。

「回家吧……」
「啊、是啊……」

到最后那种尴尬的气氛也没有消去,今天的课后活动就这么结束了。
——正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

「啊,体操服……」
「怎么?是忘带了吗?」
「啊啊,不好意思……」
「我去还钥匙就好了吧,我懂的啦,你快点回去拿衣服吧」
「噢」

环境改变的话气氛也会随之改变。
拜此所赐,我顺利地和绫波说上了话,自然地道了别。之后到了明天肯定就能普通地相处了。
这些暂且不提,先回教室拿体操服吧。

「果然谁都不在啊」

教学楼是四层的,我们二年级的教室配置在三楼。四楼是三年级,二楼是一年级,一楼则是教师办公室和存放其他器材的房间。
顺带一提,图书室在四楼,而我注意到忘带体操服的时候已经走到了一楼。
到此为止我都没有遇到过其他学生,可能恰好我们是留到最后的人吧。
或许外面还有运动系社团的学生在活动也说不定,不过透过走廊的窗户无法确认。
我在走廊上小步快跑,向教室直线前进。

「「——欸?」」

踏入教室的那一刻,两道惊诧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其中一人当然是我,另一个人则是——

「音无……?」

站在夕阳映照的教室里的是,曾跟踪过我的美丽的银发少女。
之前一被看到就会立刻逃走的她,正露出淡淡的微笑,把某件东西仿佛重要之物般紧紧抱在怀里。
如同恶作剧的孩子一般微笑着的那个姿态,配上她姣好的面容,分外动人可爱。

但是——。
在这恍若幻想般的光景里,她却怀抱着格格不入的东西。
是晚霞的原因吗,还是手 里 抱 着 我 的 体 操 服的原因呢,她的脸颊稍稍染上了红晕。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14 22:49 编辑


人类是一种,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时就会丧失思考能力的生物。
虽然不知是谁在何时说过的这句话,但是居然真的变成这样我是没想到的。

「什……」
「…………」

我无语凝噎。
即使大脑反应过来,即使心里明白了,但还是想问,你在干什么。真希望是不是有哪里搞错了,但是我感到这个愿望大概是不会实现了。
各种各样的心情纠缠在一起,变得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问什么了。

和我的状态恰恰相反,只见音无把脸的下方藏进抱着的体操服中,然后单手拿出手机输入着什么。

——叮铃♪
「……!?」

与此同时,我的手机同时响起了提示音。
在这个过于巧合的时机,不用看也能想象出发信人是谁,但现在不是查看的时候。虽然这么说,我还是半无意识地取出手机,打开了显示在画面上的地址未知的新邮件。

『被发现了……呢♪』
「什……」

——瞬间,我感到天旋地转。
尽管稍微有点踉跄,但我勉强用力站稳了脚步。

送信人不明的邮件。
虽然心中万般不愿,但是从内容来看,这毫无疑问是音无发来的邮件。
今天她完全没有露怯的样子,要是像往常一样逃走的话倒算是得救了。偏偏今天,一直那么做的人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

我战战兢兢地把视线从手机上离开向前看去,音无抱着垂在胸前的体操服,染上朱色的脸颊上露出仿佛带着歉意的微笑。

她只是静静地凝视着我的眼睛。
把因为她一反常态的行动而感到迷惑的我晾在原地,音无的视线牢牢地落在我身上。

「为……什么……」
那是我终于从喉咙里挤出来的话。

——叮铃♪
又收到了一封邮件。

『喜欢』
「…………」

直球告白。
若是平时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因为是被音无这样的美少女告白了,应该会开心到跳起来吧。
——但是,现在我却做不到对那个话语进行回应。

跟踪行为,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作为爱慕之情暴走的结果的自然现象。
无论是谁都有做出那种事的可能性,因此无法断言“这个人决不会行如此之事”。
然后音无一直以来,都在对我这个男性做那样的事,所以倒是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叮铃♪
第二封邮件届到了。

『喜欢。喜欢你的气味』
「……欸?」

即使是我也发出了不明所以的声音。
但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我还以为她最初说的喜欢是指我这个人。
可是,气味到底是什么情况——

「——啊啊、这样……吗」
「嗯……」

看着第一次发出声音的音无,我理解到这是妥当的回应。
我只问了『为什么』。然后,这是在将脸埋进体操服的状态下,最为妥当的回答。
回答了在闻体操服味道的理由。刚才的那两封邮件的意义就在于此。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详细问道。
「为什么……是我的气味?」

——叮铃♪
立刻,收到了新的邮件。

『因为喜欢』
「……?」

又是同样的内容。
这句话也是单指『泽田阳太的气味』吗?

「那个——……那只是在说气味吧?这个『喜欢』也是指我的气味,而不是指我这个人类个体对吗?」

虽然想要故作镇定,但即使我这么想,脑袋已经因为羞耻而转向一边了。
然后又听见了提示音。

『两边都是。我,小阳(陽ちゃん)的气味也最喜欢了哟。然后……亲口说出来太害羞了对不起』
「小、小阳!?」

比起内容我更震惊于这个称呼。
居然对至今为止半句话也没说过的对象使用这种叫法,难道不是我这边更加羞耻才对吗!?

「这、这样啊……也就是说一直是因为喜欢我才跟着我的吗?」

这次没有用邮件,她点了点头。

「然后是因为喜欢我的气味所以,才把脸埋到了体操服里,这样……」

音无再一次点了点头。
已经没有必要再追问了。
这位以神秘而闻名的银发少女,是喜欢我的气味的恋味癖,还是一位把这份略显沉重的爱情给予了我的容易害羞的可爱女生。

「音无……」

——叮铃♪
不知道第几封邮件。内容是——

『请叫我,花音酱』
「欸——」

——叮铃♪
『叫嘛,小阳』

——叮铃♪
『叫嘛叫嘛。是叫我花音酱哦?』

——叮铃♪
『拜托了。那样叫的话我会很开心的,才不要叫音无』

——叮铃♪叮铃♪叮铃♪
『叫嘛』『叫嘛』『叫嘛』

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啊!!
向正处于绝赞恍惚状态的我发来的邮件数量也未免太惊人了点吧!
不这么叫不行吗?一定要叫吗!?

大量邮件的提示音持续响起。
在估计已经超过三十封的时候,我终于——

「花、花音……酱」
「——!!嗯、嗯!!」

最终选择了那个称呼。
我不得不选……

--------------------------------------------------

译者的话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25 05:33 编辑


在那之后,我究竟是怎么踏上归途的呢?
应该是因为完全放学时间将近,不能再继续聊下去了,然后离开了学校吧。
但是为什么,还能感觉到视线呢。

「呐,音无——」

——叮铃♪
『花音酱』

话音未落,邮件来了。果然她就在附近吗……

「花音酱……就别再尾行我了……」

——叮铃♪
『错了。不是尾行,是观察』

「才没错啊。然后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出来啊!我这样会被人当做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羞耻人物的啊!」

已经被附近的路人觉得很恶心了。和学校里不同这边的藏身之处比较多,意外地很难找到她的身影。
绝对,不可能是音无的跟踪技术上升了!

过了一小会儿,音无缓缓地走到了我的身边。
如同教科书式的害羞女生一般,尽可能地遮住了自己的脸。
这不是跟踪狂是什么……

「说起来。为什么又……」
「唔……」

是对于面对面交流感到苦手吗?
音无在我面前低下了头,不知为何忸忸怩怩地把身体缩成一团。

「啊——……我知道了。就稍微离开一点吧,发邮件太麻烦了换成LINE吧。之后就用LINE来对话吧?」

虽然我的遣词用句简直就像在哄小孩子一样,但是音无轻轻地点了头后就退开了。
之后等音无发过来好友登录的申请就可以了,但是……

「嗯?」
「…………」

哎呀哎呀?
看起来似乎在烦恼着什么的样子……呃,难道说是不知道LINE的使用方法吗?
——这么暗示之后音无发来了『这样就好』的邮件。

『如果不太会的话就坦率地说出来吧』
我沉默着用邮件回复道。

——叮铃♪
『错了。只是不太擅长机械而已』

回复来得一如既往地快……
而且,也好好地说明了自己不懂。

「我知道了。稍微把手机借我一下」
「嗯……嗯」

得到她用细若游丝般的声音许可的我,从音无那里借来了手机正要准备设定。

「——欸,连APP都没装?!」
「……嘶」

我漏出了惊愕的声音,说时迟那时快音无一把抢回了手机立刻发过来一封邮件。
指尖的动作行云流水,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但是我的心里完全起不了尊敬之情。

『三天前新换的』
「……啊啊,原来是这样。欸,难道之前为止一直用的是携带电话?」
「(点头点头)」
(译注:ガラケー,是ガラパゴス携帯電話(けいたいでんわ)的简称。指的是无视世界上手机、IT等技术的发展,而独自进行开发的日本产手机。有种自嘲的意味。因为有很多特色功能,所以也称为“多功能手机”“特色手机”。主要跟现在的智能手机区别开来)

没想到现代的高中生里居然还存在着使用携带电话的濒危物种……但是最终,还是灭绝了呐。
这个暂且不提,既然不知道APP什么的也没有办法……吧?

「没办法……先从智能手机的使用方法开始吧……」
「可以……吗?」
「欸?」

感觉好像,这是第一次……清楚地听到了她的声音。

「啊、啊啊……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话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像现在这样有声对话……」
「(抖抖抖抖……)」
「这,这样啊……」

真是前途多难。
没想到,居然要教跟踪狂同级生智能手机的使用方法。
进入正题之前,必须要和对方交流不可,但是因为这个做不到所以必须要先教LINE的使用方法。
总感觉绕了一大圈远路!

「附近有公园,我们去那里吧」

站在大马路上有碍观瞻。
音无坦率地点了点头,揪着我的衣摆迈出了脚步。这个可爱的生物到底是什么?
然后我刚在附近的长凳上坐下,音无并没有坐到我边上的位置,而是自然而然又理所当然地坐到了我的膝盖上。

「……请问您在做什么?」
「……嘶」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向后一倒,完全委身于我的音无好像很幸福的样子。
然后音无脸颊染上红潮,发出轻微的鼻音。

「…………」
「那个,音无?」
「唔…………」
「……花音酱」
「嗯……」

好像因为『音无』这个叫法而不开心了。改用『花音酱』来称呼后,她就好像心满意足般高兴地微笑了起来。
感觉像被任性的猫亲近了一样。

「呐……」
「嗯?」
「……快点」
「欸?」
「嗯……」
「????」

虽然是细若游丝般的声音,但确实说了一句『快点』。究竟是指什么呢?

「嗯、嗯、嗯!——」
「——啊,手机」

居然忘了来到公园的理由……今天总是在动摇啊。
那位元凶如今正坐在我膝盖上。虽然有诸如跟踪行为之类的问题,但是并不是个坏孩子。
只是个有些羞怯的家伙而已,也正因为是这样的音无,所以才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这么想的话,就像怕生的小孩子一样,果然很可爱。虽然有点沉重……

我把手机拿到了音无的面前,在我知识所及范围内给音无讲解使用方法。
因为这次的目的是能通过LINE来交流,没有必要教得那么细致,但是根据我稍微把握到的音无的性格来看,她的朋友肯定很少,能问的人也没有吧。
这么考虑之后,不知不觉就把其他的机能与便利的APP都介绍给了她。
应该没问题吧。每到休息时间就来尾行,一被搭话就逃之夭夭的羞涩性格,交友关系不会太深吧,这样的想法我觉得虽不中亦不远矣(当たらずも遠からず)

「大体上就教到这里吧。之后用着用着就能记住了吧?」
「(点头点头)」

在那之后,最终音无还是没有开口过。因为天色也暗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我必须要向音无说明的是,我已经有了丽菜(女票)的事情。就算被对方示爱,我也不能不告诉她,我无法回应这份好意。
今天没有这样的时机,到明天,一定要把这一点好好传达给她。必须要让她看到我的诚意。

虽然被告白的时机糟透了,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在意了。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25 16:25 编辑


暮日西沉之时,我回到了自家。
果然是太晚的缘故,爸妈都很担心。莉音说是待在二楼自己的房间里,但是恐怕——

「果然……」

莉音在我的房间里。当然,是在坐我的床上,抱着枕头好像在等待着我回家的样子。
然后不出所料,她的不悦模式已全面打开。

「……好晚」
「哇啊——为什么要生气嘛?难道约好了什么事吗?」
「没有。但是让我等这么久是万死亦不足惜的重罪呢」
「至于嘛……」

要这么说的话,莉音那边才是,屡次三番的不法侵入罪又怎么算呢。虽然因为已经是惯犯了所以早就不想生气了……

莉音起身下床,向我投来射穿般的视线。

「欧尼酱,现在立刻来这边一下」
「欸,总觉得有不祥的预感——」
「过来」
「是、是的……」

只是回家得晚了点而已至于那么不开心嘛。恐怕是有其他原因吧,但是我不得而知。
只能老实听从莉音的命令。

「然后躺下」
「躺、躺下……是说在床上吗?」
「那是当然的吧。难不成?欧尼酱想睡地板上?还是说讨厌和我一起睡?」
「那个……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不必多言!面朝上躺好!」
(译注:这里的躺和睡汉字都是“寝”,在中文环境下分成了两个字)

早上跑完步回家的时候,感觉莉音的心情就已经很坏了。
现在她表现出的焦躁更甚于之。
是在学校遇到了什么讨厌的事吗,还是我在不经意间做了多余的事情,完全搞不懂。

这次的命令的意图也无法理解,但是与其反抗,还不如乖乖遵命,也许她的心情会快点好起来。

「哈啊……我知道了」

依她所说好好地仰面躺下之后,莉音立刻把身体压在了我身上,接着把脸埋到了我的胸口。
看起来简直就像是被推倒了一样,然而对方是妹妹并没有什么可高兴的。

「喂、喂?干嘛……」

表面上虽然这么说,心里果然还是很震惊。
从前莉音的情绪也崩坏过几次,但是从来没有采取过如此不可思议的行动。以前总是粘着哥哥的莉音,一天到晚都在撒娇,主张哥哥是自己的所有物。
不过那已经成为过去式了,现在虽然关系也很好,但是感觉已经和兄长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正因如此,像这样对我撒娇真是好久不见了,有种怀念的心情。
(译注:お兄ちゃん子,指那种总是粘着哥哥的女孩子)
(译注:何かにつけて甘えてきては、自分のものと主張していた。好像有二义性,这里按照我喜欢的感觉翻译了)


「呐欧尼酱……做什么去了?」
「啊——……这个。稍微教了一下同级女生手机的使用方法。只是因为这个才回来得晚了一点」
「……只有这些?」
「只有这些了」
「呒——嗯……不过你们关系很好吧?」
「——!?」

莉音过于阴暗的嗓音吓得我抖了一下。
兄妹十多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莉音发出这么寒冷彻骨的声音。

「为、为什么……这么想?」

我胆战心惊地回问道。
现在的莉音,绝非单纯的心情不好。感觉好像瞥见了我所不知道的莉音的片鳞。
稍微有点恐怖,然后不知为何感到一丝寂寞。

「因为……好臭」
「啊?这话是说……」
「闻到了不属于欧尼酱的味道。为什么、欧尼酱?明明有丽菜了,为什么身上还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简直像……不,莉音正是在狠狠地责备我。好像无法容忍我身上有丽菜以外的女性的气味。
是觉得身为有恋人的人,却和其他女性亲近很没有节操吗。

「不是的,那个是……」

该怎么解释才好哇。
莉音所说的女人的味道,十有八九是音无花音的味道。虽然我并不是期望形成这个状况,但就算我这么说估计也没什么用。

在这之前,我与音无的关系和朋友还有些不同。直到今天,也只是说过一句话的对象,所以绝对不是朋友以上的关系。

所以我说是『同年级的女生』。换句话说,也就是作出了『朋友未满』的宣言。
和自己生活如此没有交点的女生,因为教她手机的使用方法而导致自己回家迟了什么的……
该说是意义不明还是极不自然呢。

而且,要说到这个份上的话,就不得不把跟踪狂事件全盘托出。
在此基础上想让莉音接受,恐怕太过于无谋了吧。

「怎么了?难道说、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不、不是那样的?这个……」
「…………什么?」

今天尽是些对心脏不好的事。
虽说是跟踪狂,但是要损害对自己抱有好意的少女的名誉,还是感觉不太好。
要是说出理由(借口)……真相的话,那是无可避免的。(译注:指损害名誉)

「那个呢……要说这个的话,会暴露那孩子的隐私,所以这次希望您能高抬贵手……这样」
「…………」

莉音沉默着一动也不动。
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不开心,所以也无法应对。
真希望这段时间快点结束。糟糕的心情挥之不去,背后的冷汗感觉很坏。

不知过了多久。
莉音轻轻地直起身子,用微微带着悲伤的眼神注视着我。

「我知道了……。呐,欧尼酱?」

莉音露出几近恳求般的表情,再次将脸埋进了我的怀里。
然后——

「别再……丢下我一个人了,好吗?」

仅仅,说了这样一句话——

(译注:縋るような表情,是那种小动物寻求依赖般的表情,这个神情很难用文字表述,但是我觉得大家一定会明白的)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2-26 04:56 编辑


『别再……丢下我一个人了,好吗?』

如同恳求一般……不,事实上就是恳求。
我并不是想让莉音感到如此寂寞。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我应该几乎都是和莉音一起度过的才对。
还是说即便如此依旧不够吗。

骤然间,我想到了莉音的交友关系。
莉音在学校里的状况我无从得知,也没有特别在意过。
仔细想想的话……莉音一次也没有,把朋友带到这个家里来过。反过来说,也没有去谁的家玩过。
一直以来都陪伴在我的身边。

「……」

思考到这里,我使劲摇了摇头。
笨蛋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莉音一定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和我不认识的谁一起玩才对。
若非如此的话……难道不会很奇怪吗?!

我和朋友出门玩的日子。
我邀请朋友来家里玩的日子。
莉音是……如何度过的呢?

(不……不对。至少,前 几 天还……)

对了,莉音前几天还出门去朋友家玩了。因此她的交友关系肯定不会差。
至于我不在的日子,应该也会乖乖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和朋友一起出门玩也说不定。
只不过是我不知道而已。只不过是,把朋友招待来家里玩的机会比较少而已。

「真是的……真是爱撒娇啊」

「不好吗。宠爱妹妹可是哥哥一生不变的任务哟。作为回报……我也会一直待在在哥哥身边的呢?」
「…………」

所谓的一直,究竟是持续到何时为止呢。即使已经有了恋人,莉音也没有离开我的身边。
那么是到结婚为止吗?还是说到能够一个人独立生活为止呢?
不管是哪一种,现在莉音(这孩子)依然还在我的身旁。

「所以呢,欧尼酱。被丽菜以外的女人做上标记什么的绝对不可以。恋人的话还可以忍耐,但是除此之外我会生气的哟?」
「标记什么的……嘛,也不算全错……吧?」
(译注:Marking,做标记,留下记号,也指动物

以尿液

宣示领地的行为)


简直就像小动物一样。
那么现在,莉音的行为也含有标记(宣示主权)的意味吗。
话说回来从刚才开始就越贴越紧了吧!?

「那个……莉音小姐?」
「嗯……?怎么了吗欧尼酱?」
「差不多可以放开我了吗?」
「不要。今天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又二十二分钟哟?作为补偿这种程度可远远不够」
「等等等等等等!那个精确的时间计算是什么鬼?!」
「是今天的回家时间减去有图书委员会活动那一周的欧尼酱的回家时间的平均时间的差值哦?」

莉音用事到如今你在说什么啊的眼神看着我,虽然脱离了不高兴模式,但还是有点在闹别扭。
其证据是她微微嘟起的的唇瓣。

「也就是说,我和欧尼酱重要的兄妹二人世界的时间,被削去了一个小时又二十二分钟哦?作为补偿我要和哥哥紧紧贴在一起,做好觉悟吧」

好、好沉重……妹妹的兄妹爱沉重过头了!
我家的妹妹,难道说是有些病态吗?这就是俗话所说的名为『病娇』的不治之症吗……

「那个——……也就是说必须一直这样保持下去是吗……?」

我不知为何开始用敬语说话,不过这不是什么需要特别在意的事。
绝对不是因为妹妹的言行而感到害怕。……才不是哦!
就像是在对谁辩解一样,我在心中强烈地告诫自己。

「当然不是那样子。确实要维持现在这种姿势,但我才不要仅此而已呢……所以说」

莉音身体前倾,把脸凑到几乎要碰到我鼻尖的程度。
然后——

「——接下来要亲亲」
「…………」

钓鱚鱼?现在开始到海边钓鱼去的意思吗。天已经黑了,而且明天还要上学,做这种事的空闲实在是……(译注:Kiss和鱚读音相同)
啊,话说不是根本连钓具都没有吗。

「这样啊……那么首先要准备好钓具才行呐。然后——」
「欧尼酱,不需要说那种无聊的笑话」
「…………来真的吗?」
「别担心,很快就会结束的……」
「等等……」

莉音的脸庞更加靠近了,凑到了再过几厘米就要相触的地方。
想要阻止也为时已晚。看样子是来不及了。
我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一切。

「……嗯?」

但是完全没有感触传来——

「啊呜……」
「——好痛!?」

脖颈感到疼痛,我慌忙低下视线,只见莉音贴上嘴唇吮吸似地轻咬着。

「噗哈……好的,结~束♪」
「欸……啊?」
「嗯~?什~么,欧尼酱?难道说,是想着嘴唇吗?」
「不……但是……」
「怎么可能有那种事,笨~蛋。才不会把欧尼酱作为接吻对象呢——还是说,欧尼酱对妹妹的嘴唇有兴趣呢?想亲~吗?」

向下俯视着我的莉音,露出看傻瓜一样的笑容。好像很开心。
被正中靶心的我无言以对,只好装模做样地吐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

「满意了的话就赶紧给我下去。难道是想做个吻痕不成?一点也不熟练」(译注:吻痕,kiss mark)
「什么啊。明明自己也没有接吻的经验」
「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
「呣……那么,再来一次!」
「——哇,喂!?好痛!比刚才用力好多啊可恶」

终于变回了往常样子的莉音,再一次把脸压到我的颈部吻……或者说是咬了上来。
然后直到晚饭时间,我们俩都一直这么打闹着。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1 20:19 编辑


音无花音。
最大的警戒对象。不满足于仅仅跟踪欧尼酱,还去闻欧尼酱衣服和体操服上的气味,并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更不可原谅的是,这个变态女人竟敢不知天高地厚地告白。

她讨好欧尼酱有何企图,必须进行调查。
本来是想趁着两人关系尚浅的时候排除掉的,但是不光是欧尼酱,无论是谁接近她都会逃走。
拜其所赐,别说是接触了,话都没能说上。

然后事件发生了。
欧尼酱的体操服上飘出女人的气味。
最初觉得会不会是绫波千寻的,但并非如此。那是音无花音沾上的气味。
不可原谅……绝对不可原谅!

「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为什么欧尼酱……想和那种女人成为朋友?」

不但跟踪尾行自己,而且还陶醉于自己体操服气味的变态,和她在一起磨时间导致回家晚了。

「还有那个『花音酱』算什么啊……竟敢让欧尼酱用爱称叫她……!还有『小阳』什么的……」

我一直通过窃听器听着。
虽然音无没有出声,但是好像一直在用邮件或者LINE进行会话。拜此所赐,无法了解其内容。
只能通过欧尼酱的话,勉强想象音无的说辞。
还有——

「坐在欧尼酱的膝上……我的、明明是只属于我的特等席……!」

其铁证就是,一直若隐若现的音无的声音,突然听得格外鲜明。
欧尼酱在某处的椅子上坐下时,我立刻就分辨了出来。在那之后,听到了仿佛慌乱般的布料摩擦声,由此可以断定音无花音毫无疑问地坐到了欧尼酱的膝盖上。

「必须快点让她滚开。最好是让他们再也见不成面……」

事已至此,他们关系急速接近的事实已经无法改变。这点只能放弃了。
然而从今往后如果放任她继续纠缠,万一动摇了欧尼酱对『丽菜』的爱……
尽管不愿考虑这些,但只要有些许这种可能性,就必须想方设法把他们分离开。
虽然『丽菜』也迟早会消失,但是现在还为时过早。

「『丽菜』只是为了……让『莉音()』和欧尼酱结合而存在的傀儡而已……」

而且问题还不止音无花音(那家伙)一个。
……没错,还有绫波千寻。

「因为总是待在欧尼酱身边所以讨厌。但是,这个女人姑且还没有做出僭越朋友关系的事情……」

——然而今天。
欧尼酱与绫波之间罕见地变得尴尬,从旁人来看,可以说是酿出了一股酸甜的气氛。

「为了欧尼酱和『丽菜』而说要制作和服cos,倒是不坏。不如说想让她做,然后下次和欧尼酱H的时候……」

怒意和憎恶逐渐变得淡薄,我的脑内切换成了桃色的妄想。
确实,『丽菜』即使穿着和服也不会有违和感。因为我就是这么设定的,所以那是理所当然的。

「和我也正合适哦,欧尼酱」

坦率地说,『丽菜』那边与和服更相称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既然如此『莉音』就没有不合适的道理。
因为归根结底是同一个人。

「第一次的时候就穿着私服做吧,然后第二次就穿着那个来——♪」

总而言之绫波那边,暂时先判断为没有问题好了。
只要能够讨得欧尼酱的欢心,就算是厌恶的女人做的衣服也会穿给他看。

「好期待啊,和欧尼酱的第一次♪」

和欧尼酱的第一次。即便是『丽菜』我也绝不会拱手相让。
虽然想接吻,但是我觉得一旦越过那条线就再也刹不住车了。会就那样冲下悬崖,直到将现在的关系破坏殆尽。
虽然总有一天会那么做,而且是不得不那么做,但是不行。我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行。

「因为可以喜欢欧尼酱的,可以爱着欧尼酱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所以」

要把音无花音处理掉。那个女人的跟踪行为还没有结束。
要谈可能性的话就没完没了了。『丽菜』的正体被发现的可能性也不能说没有。
只有那一点,无论如何都要阻止。

「要处理掉哟。让她看见『丽菜()』和欧尼酱的约会。那样一来她就会放弃……也不一定呢」

无论多么喜欢,在对方有恋人的情况下还出手的事情也是不存在吧。只要精神正常的话,理解到这一点后自然就会知难而退。
虽然多少有点危险,然而我明白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就算再怎么进行排除,使用非人道的方法总是会留下痕迹的。除非迫不得已,尽量平稳收场才是上策。

「首先必须要约会才行呢。只是……不想以『丽菜』的身份接吻。但如果是欧尼酱要求的话也没办法就是了……」

如果被欧尼酱要求接吻的话,我不光是没有拒绝的自信,而且会欣喜若狂地接受吧。但是对于女生而言,有许多把接吻看得比H还重要的人。
老实说,即使本质是同一个人,用虚伪的身份献出初吻(First Kiss)我还是很讨厌的。

就算抱着“尽管如此也好”的想法,去怂恿欧尼酱,到了关键时刻也只会感到后悔和悲伤。

水族馆约会的那一天。虽然因为被人妨碍了而感到不快,但是我反而安心了下来。
即使脑海里明白,但感情上还没能接受。假如就那么接吻了的话,『莉音()』到底会不会满足呢。
答案是——NO。

「『丽菜』……变成了欧尼酱的第一次。对于欧尼酱来说,他的第一次是『丽菜』……那种事情,绝对不要…!」

再次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不接吻,但是要让约会甜蜜到其他女人没有趁虚而入的空隙。
我会让她们看到这幅光景之后,自己举手投降。

若是这样还不行的话——

「就要、再考虑别的方法了……呢?」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8 03:07 编辑


今天我也一如既往地注视着小阳。
因为我不善于交流,所以只好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注视着他。
如果在同一个班的话,也许还能再拉近一些距离,但是我想果然还是没法对话的吧。

「音无同学——……欸,又不见了」
「怎么啦,栞?」
「小咲,音无同学又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又是那件事对吧?音无同学啊,只要一靠近就会立刻逃跑了不是嘛」
「就是说啊——这么可爱的孩子却无法得到爱情……这个世界要毁灭了啊!」
「栞……你、你这家伙……」

像这样一直对同班同学采取逃避般的态度的话,想要拉近关系应该会很难吧。

(但是花音也想……聊天……)

虽然一直都在逃避,但并不是讨厌,不如说想要自己去搭话,可是只是视线相触就觉得很害羞。
只有这种性格,似乎没办法简单地改正过来。

(所以如果是小阳的话……)

如果是喜欢的对象,无论多么害羞也能忍耐。坐在膝盖上什么的,明明还不是恋人什么的……

「……!」

光是回想起来就害羞得要昏过去了,但是我并不后悔,反而很开心。
都说恋爱是盲目的,真怀念那个觉得这句话言过其实的自己。(译注:此处应有BGM《恋は戦争(ロシア人ver.)》)
因为喜欢所以能拿出勇气,因为喜欢所以能更加大胆。
然后……

(小阳的味道……果然好棒……)

初中三年级时,在台阶上踏空时帮助我的那一天。
被抱在他的怀里,那时闻到的味道令我永生难忘。

(再然后……)

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自己的目光每天都追寻着他的身影。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偷偷跟踪的感觉。
高中升学之际,也被父母劝说过选择更好一点的学校,可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和他分开,所以拒绝了。
虽然不能走近他的身边,但我想在远处默默地看着他。但是当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因为距离太近而被发现了。
跟踪的第二年,搞砸了。总觉得特别后悔……

(但是,也因祸得福……)

昨天真的很高兴。
突然有点心血来潮,一时冲动拿了体操服,虽然成功做到了,但是好羞耻……
以此为切点,和小阳稍微靠近了一些,很开心。而且,或许可以治好我的社交障碍也说不定。

我取出手机,凝视着昨天拍摄的照片。虽然只拍到了侧脸,但是拍得很漂亮。
以前,一直都在用只能和双亲或祖父母进行联络的携带电话。之所以特意换了智能手机,是因为这样一来就可以用更大的屏幕偷拍——不对,是为了拍纪念照。
四天前拜托父母买了之后,就每天都拍。

(没被看到照片真是太好了……)

被教了智能手机的使用方法,回到家后还沉浸在余韵里时我注意到。

(看到这种东西的话……会被觉得是变、变态的吧……)

虽然那样的不安在心中不断扩大,但这份担心好像以我的杞人忧天而结束了。
难道不是因为『体操服嗅嗅事件』才被发现的吗?虽然你可能会这么想,但我可以断言绝对不是那个原因。

(气味癖不是变态,只是个性而已)

享受对自己来说最好闻的味道,可是说是身为人类谁都会去做的生理行为的一种也不为过。既然如此,断言这是变态行为其实是不合理的。
也就是说花音断然不是变态。那种事情,我可不会承认。

「啊啊……」

就在这时,不经意间看到了心爱的他的身影。
日复一日地观察着他,日复一日地尾行着他的花音的眼睛,已经成长至一眼便可把握他的身体状况的高度了。
因为是这样的花音所以才能明白。

(比昨天……要疲劳?)

昨天发生了各种各样(主要是因为花音)事情,积攒了很多疲劳也并非不可思议。
但是,看上去有点疲劳过度了。

(这是怎么了?睡眠不足吗?)

这样的事情直接找本人问问比较好。
但是果然还是太害羞了,那样直接的好像还做不到。虽然感到很难为情,但是立刻克服性格上的问题怎么说都还是太困难了。
——所以。

(第、第一次……用Line……)

昨天学到的使用方法,还没有实践过。
现在,正是活用所学知识的好时机。
好、好的……

『还好吗?好像很累的样子呢?』
(唔嗯……然后要按……)

于是我按下了Line的发送键。
小阳停下了脚步,好像——点开了手机上的讯息。
然后仿佛在找谁似的开始左顾右盼,那双眼睛最终捉住了花音——

「……!」

——瞬间。
我变得面红耳赤,逃走了。就像藪犬一样,身体和脖子一起向后转去。
果然好羞耻。
(译注:ヤブイヌ即薮犬(Speothos venaticus),是南美洲特有的犬科动物,它们不连续地分布在从巴拿马到阿根廷北部的地区。薮犬出没在森林和比较潮湿的草原,昼夜都活动。很迷惑的比喻)

(对不起,小阳。果然昨天是特别的呢……)

我奇迹般地没有撞到任何人,总而言之是安下心了。
但是果然还是逃走了啊。
明明只是目光相接,却怎么也没办法在那里呆下去了。情何以堪。

——叮铃♪

「……嗯!?」

手中的手机突如其来地发出了从没听过的声音,我吓得抖了一下。
反射性的地看向了手机画面。

「啊,是Line的通知音?」

我不知道。
因为是第一次,完全没想过会有这种声音。

「小阳……」

会在这个节点给我发消息的对象,除了小阳以外没有别人了。
而且本来加了好友的也只有小阳一个人而已所以是不会有错的。

「……嘶」

我深深地吸一口气,打开了讯息。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5 21:35 编辑


终于习得了倒退逃跑的技能了吗……
明明昨天已经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接近了,结果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

『没事吧?好像很疲惫的样子呢?』
因为发来了这样的讯息,所以还不算前功尽弃。

(但是,说我很疲惫……吗……)

理由虽然很多,但果然最难顶的还是昨天的莉音。连晚饭后,都在向我疯狂撒娇。
回到房间之后,又从背后抱着我,轻轻地咬我的耳朵,为所欲为。

(最后的最后,把我当作抱枕入睡了……)

各自成为高中生后,兄妹在床上共度一夜……
明明是妹妹……却偶尔会让我小鹿乱撞,拜此所赐积攒了很多疲劳。

(居然会对实妹产生异性的感觉而心跳不已什么的……绝对没法对音无开口)

如果是天真无邪地撒娇、让人不由得露出微笑的那种倒还好。但是,从中感觉到女性的魅力果然还是很不妙吧。
简直就和丽菜在一起的时候一样,想要把对方变成只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欲望,以莉音为对象浮现了。
把绝对不可以有的欲望,伸向了实妹。看着睡在身旁的莉音的样子,我感到内心有某种东西正在骚动。
然后,我度过了一个苦闷的夜晚。

(不对不对不对!真的很糟糕吧,说真的!)

迎来早晨时,莉音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为了做我和她两人份的便当,莉音会在稍微早一点的时间起床。确认了莉音已经不在之后,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随后强烈的后悔与羞耻袭上心头。
于是,我一边连呼「不可能!」,一边在床上和地板上来回滚动。直到心情平复下来为止……在心情平复下来之前,苦闷的心情一直缠绕着我。

即使是现在,一回想起来还是会涌出强烈的自我嫌恶感。好想从这个三楼的窗户跳下去算了。
被莉音强迫着Kiss的时候,我在抵抗之前先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准备。嘛啊,虽然那个果然还是开玩笑的吧,然而在那一瞬间我居然有了期待般的感情——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噢…………」

我抱住头,蹲在了地上。
停停停。再继续想下去的话,我就真的要从这里一跃而下了……

「嘛啊……总、总之先给音无回信吧……」

话虽如此,并不可能对她如实以告,只好说些无关紧要的客套话。
但是没办法,为了我的名誉。

『没问题。说起来,为什么要逃走啊?』

总之先问问想问的事好了。
昨天发生了那个变态事件,之后又连续进行了十分大胆的举动,事到如今怎么还要逃跑啊。
然后立刻收到了返信。

『真的吗?要好好休息哦』
『是的。话说回来,为什么逃走了?』
『昨天真的十分感谢,多亏你我现在会用智能手机了』
『不用客气。说起来为什么逃走了?』
『马上就要开始上课了哟。差不多该回去了』

好像完全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
尽管我觉得没有什么掩饰的必要,反正就是因为很害羞吧?
就像刚才的我一样……

「哈啊啊……回去吧」

不能总是沉浸在自我厌恶之中。
为了转换心情,也为了不再对莉音心跳加速,我要以强大的精神力坚持下去。
就算搞错了也绝对不能对她出手。

◆◇◆◇◆

『后天一起去约会吗?』

在午休时收到了这样的邮件。
当然对方是丽菜。然而并没有附上约会场所。
我们互相邀请对方约会的时候,大多都是事先决定好目的地后再进行邀请。也就是自己做好决定之后,再带着毫不知情的对方到处逛来逛去。
因为对方直到当天为止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所以会稍微有点兴奋。

上次是只告诉丽菜要去水族馆的事而已。
至于是哪里的怎样的水族馆,直到约会之前都不会让她知道。
然后这一次,该轮到丽菜带我去玩了。

「喔,什么什么,约会?」
「「「嘁……」」」
「不要随便偷看啊绫波,还有那个咋舌是怎么回事啊」

绫波故意提高了音调,于是班上的同学(男)都咋了咋舌。
其中有一个怀着嫉妒的视线吟唱着诅咒的人。

「分手吧……分~手~吧~~~」
「纪文你给我闭嘴!不要太过分了!」
「吵死了。给我身受全世界不受欢迎的男人的诅咒然后去死吧啊啊啊啊啊!!」
「啊哈哈哈♪多田还是一如既往地有趣呢——」
「哦?难道说……迷上我了?」
「没有呢——多田你不——行——……(棒读)」

用轻飘飘的声音把多田甩了的绫波。
完全没有一丝把他当作恋爱对象的打算。

「唔……为、什么……我、就不能交到超漂亮又是巨乳又色色的又是年上系大姐姐的女朋友啊啊啊啊噢噢噢噢……」

发出了悲痛欲绝的男子汉的哭声。
话说,我觉得真的这么想的家伙怕不是一辈子都交不到女朋友吧。

(作为其证据,女生全体向纪文投去了看垃圾一般的眼神……)

全然没有察觉这个情况的纪文,还在继续他男子汉的哭泣。
唔,恶心是真的恶心。

「不可以,不可——能。只有对你绝不会有半点交往的想法,只对多田你♪」
(译注:“多田”和“只”的读音一样,然后这里的想法是物好き,指偏门的爱好)

——啊、好冷。
绫波……真亏你,说得出口啊。

「啊、啊嘞……?真奇怪哪……啊、啊哈哈……呐,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假——的!」
「「「……」」」

好像是意识到了吗,但是已经太迟了。
覆水难收,老实地放弃治疗吧。

「等……真的不是的啊这个……只是稍微有点误会而已啊!」
「已经可以了绫波。不要再往他的伤口上撒盐了」
「泽、泽田兄……」
「不是……就算你用那种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也很为难啊。真的」

虽然眼泪汪汪又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很稀奇又有点可爱,不过我可不想被卷进去。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6 12:46 编辑


放学时,在校门口遇到了莉音,两人一如既往地踏上了归途。

「呐,欧尼酱……今天也可以一起睡吗?」
「啊……」

尽管唐突,却以自然的口气编织出的话语,让我的理解力一下子跟不上了。
理解含义之后,虽然觉得她是在开玩笑,但好像并不是那样的。不仅语气如此,脸上也写着认真两个字。
昨晚的续篇。是还打算继续进行昨天的补偿吗?

「咿呀……为什么?」
「不行吗?昨天也一起睡了呀?」
「那是你擅自钻进来的吧」
「虽然是这样……但是,欧尼酱也很开心不是吗?」
「哈……哈啊?有什么证据……」

一瞬间,我都怀疑我对莉音抱着下流的想法的事败露了。但是如果真是那样,她应该就不会靠近我这种危险人物了,我这么想着否定了那个念头。
说到底,应该根本不会考虑哥哥会有这种想法吧。

「不管怎么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呢。妹控哥哥」
「你在说什么啊。是你硬要黏上来撒娇的好不好,兄控妹妹」
「没错哦。我就是既兄控又可爱的妹妹哟?所以,只有抱着欧尼酱才会睡得更好呀」
「这边可是困扰得很啊」
「骗人啊。欧尼酱明明就得了被妹妹当成抱枕就会开心的病。明明得了感受着妹妹的体温,就能被安心感包围着入睡的病」

实际上是拼死压抑着紧张感和欲望的不眠之夜。
到底,我是从哪里开始搞错了。不用说,导火索是昨天那件事,但是我的感情变成这样应该还在更早之前才对。
应该是在更早的阶段搞错了什么,可能我只是没有注意到而已。

「热死了根本不可能睡得着啊!你以为现在是几月份啊?」
「再过不久就是暑假了哦,欧尼酱♪」
「虽然很期待这一点我同意。但是就目前的谈话内容来看,你那个好像开心一样的反应很奇怪啊?」
「才没有那样的事。人家很期待和欧尼酱的暑假约会哟♪」
「该不会已经把计划都安排好了吧」

而且还没有征得约会(预定)对象的同意。不对,话说兄妹结伴出行原来可以被称作约会的吗?
而且说『暑假约会』什么的,那不就变成暑假中的每一天都要约会的意思了吗……

「啊,但是只有和丽菜小姐约会的时候我可以勉为其难地分开呢。那种时候我就无可奈何地准许了。不过花心也要有个限度……呢?」
「为什么和女朋友约会要被说成是花心啊?!不如说恰恰相反才对吧」
「什么啊?欧尼酱的意思是比起妹妹要先选女朋友吗?」
「这不是当然的吗?」
「稍微犹豫一下啊!再对我娇一点也是可以的呀!」
「喂,这可是在外面啊?」
「啊……咳、咳嗯。对不起哥哥。玩笑稍微有点开过头了呢?」

莉音迅速整理好了表情,连称呼方式都变回了戴着猫面具的模式。
是因为习惯了吗,切换得也太快了。

「虽然每次都说,不过我觉得我对哪一边的你都能接受啊。所以不用特意伪装起来也没关系的」
「您在说什么呢哥哥。我就是我哟」
「……嘛,也行吧」

虽然应该不是没理由的,但是做到这种地步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提高周围人的观感,并非坏事。不仅是学生,连来自老师的评价都很高的话,那就会影响到自己的将来吧。
毕竟想被人信任可是很难的。

(但是平时的莉音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很在意那种事……)

伪莉音暂且不提,据我所知的真实的莉音,是不在意周围的评价与批评,能自由地生活下去的类型。
想要的东西不论是什么都要得到,不需要的东西就断舍离那样的感觉。
关系亲密的哥哥交到恋人的那一天,感觉就会马上跳出来反对。因为回来得晚了一会儿,就会要求补偿的程度。
(译注:为或许一头雾水的读者们进行补充说明……这三行都在着重描写真莉音的“任性”性格。哥哥心想:我认识的莉音明明是这样的性格,竟然允许我和丽菜约会)

「呐,哥哥。可以吧?今天晚上也一起睡嘛」(译注:什么?为什么切成兄さん模式了还在发情)
「怎么还在继续说这个啊」
「哥哥的选项只有两个。只有『我很乐意』或者『那还用说』哟」
「那不是同一个意思吗?就没有否定的选项么?」
「违抗我的意愿什么的,不如说是自杀行为哦?」
「哈?」
「真的好吗?明天在学校里,流传起了『对莉音酱的睡衣之姿发情了的哥哥夜袭了她』之类的传言……这样真的好吗?」
「什……」

这家伙在想些什么啊……!
如果变成那样的话,『终于下手了!』这样不得了的误解会一口气传开的——

「——应、应该没关系吧那个?」
「欸、欸欸?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这么过分的事啊。所以那种奇怪的威胁也是不会奏效的哦?」
「……哼、哼~?那么信任我吗——……是吗、是这样呢」

突然安静下来的莉音的脸颊染上了红潮。

「怎么了莉音?总觉得脸好像有点红……」
「是夕、夕阳的原因吧?」
「是吗?」
「好、好了回家吧!然后晚上如果不陪我睡我就哭给你看!」
「呃,那一点还不肯让步吗?!」
「做哥哥的必须要宠着妹妹哦!因为法律规定了呢!」
「才没有这那种法律——!」
「我的家法里面就有!」

不管怎么说,莉音果然病得有点重吧?感觉患上了名为兄控的顽疾……
看来我的妹控,应该还没有自己担心的那么严重。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7 16:00 编辑



超好看啊——
可是作者写了几话之后,说「我真正的梦想是成为漫画家」然后删掉了作品
明明他已经有书籍化了作品了的说,非常可惜

剧情大概是

男主角有个完璧美少女的幼驯染,但是唯独对他颐气指使
由于在校内也是学园偶像,如果反抗的话作为学生的生命就要结束了
也很受两方父母的喜爱,如果反抗的话会向男主角的爸妈告状
所以从小到大,男主角都反抗不了幼驯染

这一天是圣诞节,男主被幼驯染早上六点叫起来去逛街,在楼下等她
当然,幼驯染是从小喜欢男主角的
每次对男主角说了恶劣的话语之后都会在背后后悔,但是在面前又坦率不起来
并且觉得“我明明都对他那么坏,他还愿意陪我玩,肯定是喜欢我吧”
幼驯染想在圣诞节表白,然后化妆化了一个小时
男主在大雪里站了一个小时

逛街之后,当然也是行李全部让男主角搬,男主角累得手臂都直不起来
即使如此幼驯染还是对他指手画脚,男主角的怒气终于爆发了

表白之后,男主角怒斥幼驯染这种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性格,我最讨厌你了
现在也是,以为告白之后对方一定就会接受吗
幼驯染一下子慌了,但是还在逞强,进一步地激怒了男主角
意识到之后,幼驯染开始苦苦哀求
「求求你原谅我,之前拿你的东西全都还给你,你要怎么打我骂我使唤我都行,我什么都会做的」
男主角就说「那么、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

记住这一点之后幼驯染就变成了背后跟踪狂
偷自行车坐垫、半夜潜入男主房间、躲在衣柜里一边闻男主角的味道一边偷看男主角、安装窃听器什么的
并且自我安慰「只要不出现在他眼前的话做什么都行吧」

跟踪了几话之后终于被男主角发现了
男主角的观察力还是不错的
男主角心想再这样下去这女人就在各种意义上完蛋了,于是告诉她不用再坚持之前那句话了

幼驯染狂喜
被男主角搭话的时候吓得发抖,对男主角说话也全部用敬语
不过,她还不知道是男主角已经发现了,以为对方还没有发现
于是就变成在男主角面前唯唯诺诺,在男主背后不可描述的角色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8 22:32 编辑


结果这一天,莉音的身影还是赫然出现在了我那狭窄的床上。
正如她所宣言的那样,莉音就像要把身体压到我身上一样躺了上来。
两边都没有睡着。因为比平时更早地滚了床单(布団の中で転),会睡不着是当然的吧。

还要说的话,就是因为热到受不了了。
虽然在夏天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有种日复一日地恶化下去的感觉。莉音明明也都流汗了,却还是完全没有分开的意思。
现在和冬天可不一样,睡衣也穿得很薄,又很容易出汗。然后紧紧贴在一起的我和莉音的汗水,濡湿了彼此的睡衣混合在了一起。

(说起来……背上这个软绵绵的、噗扭噗扭的存在是……!)

我懂了。
这就是我家妹妹的那个……不算很大,但也不能说小的,女孩子的象徵。
懂是懂了。这是莉音所拥有的两座圣女峰。
但问题在于,绝对不能对其产生性方面的欲求啊……

(可恶……啧,懂是懂了这是妹妹的那个。但是……!)

虽说是妹妹的……血脉相连的家人的一部分,但那是女孩子的胸部却是不争的事实。
作为思春期的男子高中生,被这么不得了的东西压上来的话,多少是会兴奋起来的吧。这是男人的本性,无可奈何。
然而,因为背上的妹妹的胸部而感到兴奋的哥哥,这个构图果然会被抓到警察局去吧。

昨天晚上也为了同样的原因而苦恼,并且被妹妹胸部的感触折磨着。将名为“兄长”的绝对之盾贯穿的长矛,向我的理性袭来。
假如莉音是『义妹』的话,我或许还有救也说不定。但是很遗憾,莉音是货真价实的『实妹』。
YES!『义妹』、NO!『实妹』。

(不……就算是义妹也出局(Out)了吧……)

虽然那点我不太清楚,但至少『实妹』是肯定不行的吧。

「欧尼酱……还,没睡吗?」
「啊啊,醒着哦」
「欸嘿嘿……很暖和吧?」
「热爆了……求求你,离我远点」
「我不要——」
「你是小孩子吗……」
「因为比起欧尼酱年纪要小,要说是小孩子也不是不行?」
「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对欧尼酱撒娇,是属于妹妹的最大特权哟——♪比起恋人,绝对要更优先哟——」

虽然莉音总是拿我和丽菜的关系来戏弄我,但也是一直应援着我的……应该是吧。
虽然我深刻地认识到莉音是个兄控,但也是个哥哥交到恋人之后会衷心地祝福的温柔的女孩子。

(莉音虽然有爱撒娇的毛病,但是并没有对我抱有特别的感情)

这是当然的。所以尽管她有点嫉妒,但也在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我。
可是……我却在干什么?

偶尔会小鹿乱撞,产生异性的感觉。
我明白这是不对的。会为这种事情烦恼本来就已经很奇怪了。
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烦恼。
为什么……像是和丽菜交往前一样,对她抱有苦闷的心情呢?
(译注:不太看得懂这句话:悶々とした気持ちを向けているのだろう?)

「呐,莉音啊——」
「怎~么~了~?」
「…………」

为什么我在犹豫?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

「莉音……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努力压住混乱的呼吸。
像是不让紧张感被莉音发现一样,装作平静的样子出声说道。
但是心脏却越跳越快,万幸的是和莉音不是面对面,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啊,为什么会对听到回答这件事感到恐惧啊,我理解不了。
但是又想知道答案,这样矛盾的心情在心中膨胀。

「唔~嗯……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
「因为追求我的人很多的关系,所以只要挑一个合适的人选那就行啦——♪嘛啊,只算『候补』的话数量可观哟。——不过,至今为止来的人都是比不上我家愚兄的货色,所以现在的答案就是没有呢~?」
「…………哈啊,是这样啊」
「什么啊那个有气无力的反应!是你自己问的吧我觉得好过分哟!」
「抱歉抱歉」
「呣,意外地坦率……所以呢,为什么要问这个?」
「没——什么。对于极度兄控的妹妹大人,到底什么时候会从哥哥身边离开这个问题,稍微有点……不,是非常担心」
「那种担心是毫无意义~的。反正,我的选择很多嘛~♪」
「超不爽……因为无法否定反而更加不爽了」
「(是骗人的。其实是……)」
「嗯?说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有。好了,再贴得更紧一点吧~♪」
「欸欸欸,住手啊!」

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完全抱上来的莉音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话虽如此,热还是很热,所以我想把她剥下来,结果这次不仅是手臂,连脚都被莉音缠住了。
欧尼酱抱枕,完成了。

(嘛……比起让她从哥哥身边独立,我才是要先想办法从妹妹身上“独立”吧……)
(译注:此处似有双关,既指精神上之独立,也指物理上之挣开莉音的身体拘束)

我一边和莉音闹着,另一边却持续进行着冷静的思考。(译注:じゃれ合い,指会有身体互相缠绕在一起那种亲密程度的玩闹)
莉音说“现在还没有”的时候,我反而安心了。莉音是兄控的话,那我就是重度妹控了吧。
果然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总有一天,我和妹妹会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到了那一步,我也不得不离开妹妹了)

这理当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普通的兄妹来说,我想那是理所当然般的事情吧。就算关系再怎么好,也不会烦恼到这个地步吧。

只有我很奇怪吧。
我对莉音的爱情,或许比普通兄妹稍微多了点什么也说不定。
——但是,还没有脱离常轨。

(现在这样还没铸成大错。在此之上,不能再对莉音抱以奇怪的感情了)

对莉音抱有的下流情绪,应该只是一时的冲动,是会自然消灭的东西,应该也不会恶化。
——不过,有一说一。

「好热好热好热!!!别靠过来别贴过来别黏过来!!」
「不——要!」
「好不容易洗的澡完全没意义了啊!你汗津津的好恶心哇!」
「欧尼酱的汗……啊啊,味道好棒……♪」
「你是变态吗!?」

好想把这个兄控变态(Sister)扯开。
嗯,汗还真的挺kimo的。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25 07:53 编辑


丽菜事先选择的约会地点居然是我所住的街。更令我吃惊的是,她说要去车站附近的游戏中心(Game Center)
虽然我知道不应该抱有这样的偏见,但是像丽菜这样大和抚子般的少女,和游戏中心这个词总觉得不太相配。
因为她本人也表现出对游戏没什么兴趣的样子,所以至今为止还一次也没有去过。

「并不是不感兴趣。只是,没有一个人进去的勇气……」
「是这样的吗?虽然不用那么在意也可以的」

我也会时不时地一个人过来玩。
但是,这也有我是男生的原因在内吧。男女的价值观存在差异,因此不能相提并论。

「一接近那里,就会被来路不明的男性搭话……」
「啊啊……确实是啊」

丽菜是非同寻常的美少女。
然后会来这里的男性,总觉得大部分都是轻浮的男人。
搭讪纯真无垢、一个人行动的丽菜,反而属于正常现象。
有那样的不安也是当然的吧。对于出身于女校的大小姐而言,会觉得异性是另一种生物吧。
即使是对恋爱抱有憧憬的人也是如此。

「那么今天就玩个够吧!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丽菜的」
「……好、好的。嗯,我很期待哟?」

失神了一瞬间的丽菜,立刻露出了害羞的微笑。
虽然这边也很羞耻,但是能说一次这种台词真是太好了。

「首先要从什么开始呢?」
「那个……啊,我想玩娃娃机」
「噢,是必选项目呢。那么就去那边吧」

我拉起丽菜的手向游戏厅走去。
虽然丽菜并不是那种适应嘈杂环境的类型,但是今天她的眼里却闪烁着期待。

「真的很吵,没问题吗?」
「是的呢……只是这种程度我觉得是没关系的。但是比这里噪音更大的话可能就不太行了」
「比起这里还吵的地方我想就只有柏青哥的店了吧」
(译注:パチンコ,日本的一种赌博游戏。这个词的例句就是“因弹子球游戏而沉沦的人生”,真可怕。突然想到有舰系病娇本子就好像是雷妈养着玩柏青哥的提督……大家也一定不要赌博哦?)
「?难道说是去过吗?」
「不,虽然没有去过……有时会和我妹一起去这附近的电影院,那栋建筑物的一楼就是柏青哥店」
「啊……是从那里漏出来的声音呢」
「就是这样的。我觉得,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去的就是了」
「就是说啊。请绝对不要去哦?据我所闻,似乎也有深陷那种赌博无法自拔而倾家荡产的人」
「没、没问题的。绝对不会去」

丽菜仿佛叮嘱似地一直注视着我。
虽然并不是不信任我,但是好像浮现出了别样的不满表情。

「那个,丽菜……小姐?」
「怎么了吗?」
「咿呀,为什么,这个……您的心情是不是不太好……」
「看起来是这样吗?」
「……不是吗?」
「…………稍微,有一点」

让对话变得不愉快的要素我怎么想都不觉得有。但是反过来,我也因为想不到其他的要素而感到摸不着头脑。

「理、理由是什么呢?」
「之前有说去电影院了呢。那个,和妹妹……一起」
「欸,难道说因为那个?!」
「对、对不起……擅自想象之后,就擅自地那个……不开心了……」

总之,丽菜知道我有时候会和妹妹一起去看电影之后嫉妒了。
虽然吃我的醋的感觉不坏,但是对象是妹妹还是有点五味杂陈。

「我明白的。虽然明白……那个,该说果然还是很羡慕吗……尽管如此居然和我以外的女孩子一起去电影院什么的……呃,还是会那么想」
「……」

不妙,好可爱。
闹别扭的表情加之忸怩不安的样子,让人激起强烈的保护欲。然后,绝无他人、只有我能看到的这副模样,更是让我产生了小小的优越感。

(啊啊——不行了,实在太可爱了!)

我下意识地把手放在了丽菜的头上。
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的丽菜,并没有甩开我的手,反而把头靠在了方便我抚摸的地方。
「抱歉阳太君。我,好像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孩子……」
「不不没有那种事!不如说我很开心,或者说很欢迎……」
「……所、所以说啊。你妹妹……莉音同学对吧?」
「啊啊」
「请阳太君不要只看着莉音同学,害得身为女朋友的我嫉妒……好吗?」
「虽然并没有那样的打算……嘛啊,我知道了」
「……那么就拜托了。然后就是,那个……要摸到什么时候呢?」
「讨厌吗?」
「……拜托请再多一会儿」
「了解」

很荣幸得到了丽菜的许可,我以不会弄乱她发丝的程度温柔地来回轻抚。
在游戏厅入口进行的这一连串操作,被其他客人以温暖的笑容注视着,等我们意识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是两分钟之后了。
非常,尴尬……

◆◇◆◇◆

(我、我在干些什么啊啊啊啊~~……!)

回想起之前一连串的言行的丽菜()——不,是莉音(),恢复正常之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会吧……自己嫉妒自己这种事,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今天是作为丽菜来约会的,然后从欧尼酱口中听到了关于莉音()的事,因为正是本人,记忆格外鲜明……所以,我吃醋了。

(呣唔唔……竟、竟然变成这样真的好羞耻呀啊啊……)

虽然为了不被欧尼酱注意到而装作平静的样子,内心已经羞耻得快溢出来了。
而且,这副样子竟然被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看见了,真是失算。
是足以载入我的史册的一生之耻。
然后……

(居然被欧尼酱随意摆布……总感觉好不甘心!)

一直以来都是由我掌握主导权的。
刚才是因为丽菜自作主张地吃醋了而已,所以不用觉得那么不甘心。
但是……。

(果然就是很羞耻嘛……)



译者的话
本话,第一次在妹妹视角出现了没有注音《我》的丽菜。
莉音酱,这样下去你~~~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25 06:50 编辑


因此而羞耻不堪的我们,慌慌张张地逃进了游戏中心。
游戏中心位于一幢大型建筑物中的一到四楼,五楼开始是卡拉OK店。
第一层以布偶系的娃娃机为主,二层虽然也有,但是相比起来,内容物以点心与手办之类的居多。
(译注:クレーンゲーム虽然译作夹娃娃机,但直译其实是起重机游戏,所以并不一定抓的是娃娃,读者诸君理解就好)

「好厉害……居然有这么多呢」

丽菜漏出了感慨的声音,左顾右盼地张望着。
对我来说并非多么稀奇的光景,但对深闺大小姐丽菜来说,好像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四下看了一通的丽菜,最感兴趣的是以外国某有名的犬角色为原型制作的枕头。也许是喜欢它毛茸茸的感觉吧,确实给人以摸起来很舒服的印象。

「阳太君。我想,试一下这个」
「操作方法……知道的吧?」
「虽然是第一次……但我还是想试一试!」

虽然只是夹娃娃的游戏而已……不过干劲十足呢。目光中燃烧着如此斗志的丽菜我还是第一次见。
可以再随意一点的……

(说不出口……毕竟她那么认真……)

不知道丽菜这么紧张是因为喜欢这个角色,还是因为是初体验。但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要妨碍她的心情比较好。

「…………」

丽菜投入百元硬币之后,面带紧张之色地把手放在了按钮上,然后慢慢把机械臂移动到了目标的枕头的上方。

「太好了……」

丽菜漏出了那样的声音,但甚至机械臂都还没向下启动呢。瞄得倒是挺准,但是这之后的结局可想而知。

「成……欸欸?!」

丽菜再次发出了欢喜的声音,但是太天真了。
夹娃娃游戏里最重要也是最恶心的套路。那就是机械臂的松紧。
虽然枕头在前几秒被抓了起来,但立刻就因为超出承重而落下了。
常见的失败类型。

「欸……为什么啊!?」
「因为机械臂设计得很松。嘛,该说是很常见吗,反正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阳、阳太君?那种事希望你能早点说……」
「啊~……抱歉。因为丽菜的注意力很集中的样子,让人难以搭话……」
「唔……真、真是的……虽然确实是这样。但果然……阳太君有点坏心眼呢」
「我觉得没有那回事……」

光凭刚才的行动就判定我是坏心眼我觉得是不是操之过急了呢……太早了吧!
不过丽菜并没有露出在意的样子,为了再次发起挑战而往机器里又塞了一百日元。

「…………」

丽菜开启认真模式观察着机械臂的动作。
尽管是松松垮垮的机械臂也在那一瞬间把枕头夹了上——啪嗒!

「……又,掉下来了」
「丽菜……这台机器就算……」
「再来一次!」
(啊,完了。不可自拔了……)

夹娃娃机的恐怖之处就在于,会让人产生再来一下就能夹到的感觉,然后一次又一次地榨取玩家的金钱。
在此期间百元硬币一旦用完,就会将人诱导到兑换机去换钱再继续挑战。然后不断不断不断不断地往复循环。

心在悔恨与希望的狭间不断摇摆。
这种深谙人心的无耻行径,简直和诈欺如出一辙。
原本丽菜挑战的枕头就是特别难抓的类型,就算使用有技巧的抓取方式也很难成功。

「啊啊——啊!再来、再来!!」

——其结果就是变成了这个样子。

「……!兑、兑币——」
「等等等等丽菜!再不停下就没有回头路了!」
「可是阳太君!」
「好了好了,我们去看看其他的吧?」
「~~~~!」

丽菜发出了来自心底的懊悔般的呻吟。
虽然被她投以幽怨的视线,但是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堕落了。这一点无论如何都要避免。

夹娃娃机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此。
明知道是抓不起来的,却让人心里想着"下次一定能出货!”的巧妙设计。
想出这种游戏的人,我觉得真是个天才。可以说是和柏青哥同样的『让人坏掉的游戏』。

「像这种小的玩偶我想应该可以比较简单地抓到」
「果然还是很不甘心呀。就没有抓到那个的方法吗……」
「嘛啊……不是常说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吗?」
「阳太君能做到吗?」
「不能」
「……即答呢」
「因为我不打算为了做不到的事而冲昏头脑」

初次尝试就因为不可能而放弃虽然不能说是好习惯,但是那种东西果然不行就是不行。
为什么要说可能抓得到呢?

「怎么说?还要试试看吗?」
「当然。我就成功一次给你看!」
(希望那个气势要是能有点用就好了……)

我一边抱着不祥的预感,一边决定静静地守望着她。
——但,奇迹没有发生。

「又落下来了啊啊啊!!」

可惜还是掉了。
这样的景象重复了四次……

「嘛、嘛啊……也有这种时候的啦。因为你是第一次所以这种程度的……」
「但是阳太君」

丽菜闹别扭似地望向了隔壁的机子。
那里有一对关系很好的情侣也在挑战娃娃机,轻松成功之后开心得不得了的女朋友,以及微笑地看着她的男朋友。
没错,和我们两人完全相反。

「呣唔……」

丽菜仿佛不满般地鼓起了脸颊,一言不发地再次投下硬币。
然后我,也只能默默地注视着那个场面……

「阳太君……」
「……怎么了吗」
「这次再失败的话就下一个吧」
「……小的明白了」

我的女朋友对游戏厅的第一印象,好像不太好。

译者的话:

イラスト:らんぐ
Twitter:https://twitter.com/ran9u/status/1242065573917257728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25 06:50 编辑


夹娃娃游戏以一无所获为结果而遗憾闭幕了。不甘心的丽菜上贡了十枚左右的百元硬币,感觉糟糕了的我强制结束了这场游戏。
虽然丽菜投来了不满的视线,但如果不在这里收手的话,她绝对会没完没了地砸钱的。
不过……丽菜不满的理由并非如此。

「那个……丽菜」
「……怎么了。和我不一样,一次就成功了的阳太君?」

说着这话的丽菜手中,紧紧抱着我抓到的猫的毛绒玩具。
没错,在那之后换成我来挑战游戏,结果轻松地一发出货。拿到了这个布偶,正好作为礼物送给了丽菜……

「不……真的只是偶然」
「真的吗?无所谓了……反正我就是什么事都做不好」

如上所述,我一发成功才是问题所在。
当然,这种情况我是完全没有预想的,真的是凑巧成功了而已。而在我身边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个光景的丽菜,会抱有复杂的心情也是没办法的事。
与苦战许久,最终还是得不到的自己相反,没有付出半点苦劳就一发出货实在让人看得生气。
至少失败个两次三次也好。那样的话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她应该就会坦率地笑纳这份礼物了。

「那、那么接下来去哪儿呢?」
「……去三楼看看吧」

因为二楼也是以夹娃娃机为主,丽菜好像决定直接跳过那一层……

于是我们来到了排列着街机游戏(アーケードゲーム)的三楼。这里有着大量的Video Game(ビデオゲーム)和大型筐体游戏(大型筐体ゲーム)。
虽然数量较少不过在这一层也有礼品机(プライズゲーム)和大头贴机器(プリクラ)。
对丽菜来说这些都是初次接触的游戏,老实说没有什么好推荐的。首先格斗游戏(格闘ゲーム)什么的就属于论外了吧。
竞速游戏(レースゲーム)、音游(音ゲー),还有射击游戏(シューティングゲーム)之类的感觉好像勉强可以一试。
(译注:Video Game,好像是在家庭里叫做TV Game电视游戏,在外面游戏厅里就叫做Video Game的样子;大型筐体游戏,就是那种有巨大外壳的游戏机,比如赛车游戏的话做成驾驶舱的外形那样子;礼品机,反正就是能获得奖品的游戏机,景品就是在这种机器里获得的。啊啊啊日本人这些奇怪的取名怎么都好啦!)

「这个……有很多按钮的游戏是什么啊?」
「是叫做音游来着……嘛,我玩一次给你看看」

投币之后,机器里开始播放音乐。
随之,画面上显示出了与按钮颜色对应的图标。

「就这样合着音乐的节奏,在适当的时机按下对应的按钮。很简单吧?」
「原来如此。确实好像蛮简单的呢」
「虽然说是简单……但是意外地很难哦」

忘记确认难易度了。
因为前一个人玩的好像是上级难度,所以速度又快需要兼顾的按钮数又多。老实说完全没有让丽菜看我示范的余裕。
数分钟后,结果显示出来了……

「啊——可恶。完全不行啊……」
「因为漏掉了好几个地方呢」
「是啊……下一次把难易度降低一点吧」
「我也……啊,这个是」

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似的丽菜走近了附近的一台游戏机。
这个和刚才玩的不一样,不是按钮而是钢琴键盘一样的东西。

「啊——那个也是音游哦。要试试吗?」
「是的。这个我应该能行」

丽菜投币后把手指搭在了琴键上。
那个姿态仿佛熟练的钢琴家一般,不由得让人安心。
乐声流泻而出,而丽菜合着节拍准确地舞动着指尖。美妙的音色流淌着,失误却一次也没有。丽菜的身体轻轻地摇动着,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脚像是一直在踏着什么似的。

演奏结束后,先前她不高兴的表情就像从来没有过一样完全消失了,全身散发出清爽的氛围。
果然我的女朋友笑起来很好看。

◆◇◆◇◆

「我好好地做到了呢阳太君!」

演奏结束之后,我满面笑容地看向阳太君。然后凑到他眼前,自然地握起了他的手。

「好厉害啊……果然会弹钢琴吧?」
「欸?为什么说果然?」
「啊怎么说呢……虽然也有得点很高的原因,但是该说是熟能生巧比较好吗?也太流畅了吧」

阳太君掩饰不住惊讶的样子。
至今为止已经约会过好几次了,聊天更是不知道多久了,但是我一次都没有说过我会弹钢琴。

「非、非常……感谢。但是,这只是在音乐课上学的,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哟?」
「欸,真的吗?不如说这样才更厉害吧……」
「嘿嘿,惊讶过头了吧」

是啊,惊讶过头了。
能做到这种程度是理所当然的,真的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和职业的相比完全不值一提,我是心知肚明的。

「才没有那种事……丽菜果然就是很厉害啊」
「真、真是的……就算那么夸我也没有什么用哟?」

我因为害羞而把视线飘了一边。开心是很开心啦,但正因为知道那并不是阳太君恭维的话所以才更加羞耻难耐。
不过确实也没什么值得称赞的,对于『丽菜()』来说,能做到这种事情是理所当然的『设定』。

——没错。如果是欧尼酱的『丽菜(恋人)』的话,这种程度的事情是轻而易举的。因为就是以那样的设定制作出的角色,所以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为是欧尼酱的恋人,所以必须是最配得上他的女性才行)

那就是说,除了『莉音()』之外别无他选,所以理所当然地必须赋予『丽菜』同样的属性才行。
若非如此,『莉音()』是不会允许她在哥哥身边的。也不可能允许……

我不想附加多余的人设。因为不知道在何时何地、怎样的时机会出现怎样的破绽,所以『曾经上过钢琴班』之类的设定毫无必要。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说出自相矛盾的话,也很难说那种设定不会在以后化作绞死自己的绳子。(译注:或许译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观感比较好,但我想保留自分の首を絞める这个比喻)
所以我才不会做多余的事呢。

(现在,还没有发展到对『丽菜』起疑心的时候。所以没有必要叠加无意义的设定)

「那么,接下来去哪里呢?」
「去哪里呢……」

如果是欧尼酱的话,一定会推荐射击游戏或者竞速游戏。
格斗游戏和『丽菜』的画风很不搭。他一定会这么考虑的,所以——

「那么接下来可以试试竞速游戏吗?」
「竞速游戏……是吗?」

阳太君稍稍烦恼了一会儿,向我推荐了『竞速游戏』类型的几款游戏。一定是对我来说也能迅速上手的游戏吧。
这样的话没有拒绝的理由。

「拜托你了。第一次来游戏中心,一起留下宝贵的回忆吧,阳太君♪」
「别、别给我压力啊……」

对阳太君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他一副为难的样子挠了挠脸颊。
约会才刚刚开始呢。

(一定要让阳太君当护花使者到最后♪)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26 12:34 编辑


(译注:虽然大家应该都懂,不过还是作一下解说,日语的“彼女”既可以是女性第三人称代词“她”,也可以是“女朋友”的意思。本话标题“彼女と俺と同级生”的“彼女”实为“女朋友”之意,但翻译出来不好听所以译作“她”)
「在在射击游戏里打出这么高的分数我是没想到的」
「可是,在竞速游戏里的成绩不怎么好……所以稍微有点不甘心呢」

说是那么说,但是对新手而言,得点已经大幅超过平均值了。别说不甘心了,不如说是好得足以自夸的成绩了。

虽然是早就明白的事,但丽菜确实是个什么都能立刻上手的天才美少女。一般来说,肯定会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吧。

就像东大的女生去参加联谊,但是假定作为对象的男性是普通大学毕业或高中学历的话,这种情况下,在问到女生那方出身的大学时,大部分的男生应该都会感到不自觉地矮了一截的。

就算是男方只看脸不看学历,但女方那边也有可能会不喜欢的吧。如果双方都是认真的话,学历毫无疑问是无法回避的要素。

因此,如果明白对方是一名足以进入东大的才女的话,会有胆怯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吧。不论是谁,都会拿自己去和对象比较,此乃人之常情。

但是——从小就注视着那种天才成长的我却不一样。
我家的妹妹莉音,也属于那一类的才女。和丽菜同等或在其之上的完美的美少女。
光是在家族成员里比较就有如此遥不可及的例子,事到如今谁还会在意那种事啊。

「那我们去下个地方吧」
「喔,已经玩够了吗?」
「真是……累坏我了」

原本就对噪音苦手的丽菜,虽然是自己想来游戏厅的,但果然还是在勉强自己。
这样的话,怎么能让她继续勉强下去。

「我知道了。接下来就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说起来,你已经决定好去哪里休息了吧?」
「啊,已经知道了吗?」
「嘛,毕竟是丽菜呐~」
「……那是什么意思呢?」
「在这里累到该休息了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
「呣唔……真拿你没办法呢」
「因为是你的男朋友啊」

今天制定约会计划的是丽菜。因此我清楚地知道她会在不勉强自己的范围内,采取游刃有余的行动。

「因为今天丽菜是Escort嘛。肯定不会做出随便的计划吧?」(译注:エスコート,护花使者)
「话是这么说啦……但是这种被看穿的感觉还是令人无法释怀」
「是吗……」
「是的哦。但是,也很开心……」

丽菜害羞似地将视线飘向了一边。
虽然变成了胜与负的话题,但丽菜似乎即使在约会上也是不服输的类型。因为原本担任Escort的自己,却反而被我抢了先手所以有点不甘心吧。
……为什么要不甘心?

「所以接下来要去哪里呢?」
「这里附近有一家咖啡点。那家的红茶和招牌菜好像很美味的样子。还有,虽然种类不多不过好像也有甜点的样子」
「欸……从来没听说过」

虽然有时会来这附近,但从来没有关于这家咖啡厅的情报。
这是一家五年左右前开业的咖啡店,由于选址的关系不太引人注目。据说这是只有认识的人才知道的,很棒的咖啡店。

「记得……是这边呢」
「那就出发……哇,别拉那么急啊」
「好啦,快点走了」

丽菜拖着我的胳膊,向行人很少的小巷里钻去。直走数分钟之后,写着『花园咖啡屋』(ガーデンカフェ)字样的招牌立刻映入了眼帘,丽菜毫不犹豫地穿过了店门。
接着出来迎接我的是——

「欢迎光……!?」
「欸……」

身着轻飘飘的可爱衣装,将特徵般的赤茶色发丝梳向两侧的我的同班同学。那正是绫波千寻。

「哈啊?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呀!?」
「……!那、那是我的台词才对吧!什什什么鬼啊……你那身打扮是……」

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面的我们,不知为何变成了互相瞪着的状态。
对这个情况不明所以的丽菜,虽然露出不知所措的样子地问道,但现在我真的没有对那个可爱姿态做出反应的余裕。

我重新凝视向绫波的身姿。
和学校里的印象完全不同,穿着少女气息十足的绮丽服饰,面前的她简直就像另一个人一样。不过她毫无疑问是绫波千寻,和我同班同学的少女。

「…………原来如此呢。你是在和这位清纯的少女约会中……的意思?」
「……你是那个吧?在打工吗?只有这个选项了吧……」

同时从放心状态恢复回来的我们,正确地把握了对方的状况。虽然这么说,但双方都没有深入思考下去的必要。
因为没有那么做的理由。

发现我和绫波认识之后,丽菜的心情恶化了。虽然我注意到了那一点,但是不想做出让别人察觉的举动。

「……您两位,认识吗?」

虽说如此,但好像并没有停止刨根问底的选项。尽管装作平静的样子,丽菜的情绪和刚才比起来已经低落了下去。
听起来就像在说『这个女人是谁』一样。不,绝对在心里说了……

「那个……这家伙叫做绫波千寻。是我的同班同学……」
「就、就是这样哟……绝对、没有在这之上的关系!」

是感受到了丽菜无言的压力吗,强调着『绝对』两个字的绫波,稍微有点恐怖的感觉……
丽菜,藏不住杀气啊……

「是这样啊。比起那个……今天是我们是两个人。有空位吗?」
「好、好!稍等!」
(感觉她的言行好奇怪!?)

绫波像哪里的大将似地突然大喝了一声之后,立刻把我们带到了空桌的座位上。

「请带我们去吧台」
「哎、哎哎。在下明白了……」

丽菜阻止了正想带我们去桌旁的绫波,提出想要吧台的座位。突然被打断的绫波露出了吃惊的样子,但是很快镇静下来继续带路。
一到座位,绫波立刻递上菜单,然后逃也似地躲进了后台。

「阳太君……」
「在、在!」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
「要点什么呢?」

我把菜单放在方便两个人一起看的地方。
丽菜的情绪回到了通常的状态。好像已经大致理解了绫波只是一介同班同学而已。

我和绫波,刚才的反应都不太正常。那样的话,即使丽菜对我们关系的心存怀疑,我也无话可说。
总觉得你们心里有鬼……之类的,会让人家那么想吧。

「我的话冰可可就好了?」
「那我也选这个。甜品的话……苹果派。阳太君也吃这个可以吧?」
「没问题。那么——」
「好的——冰可可奶茶和苹果派各两份」

店主就站在吧台里,立刻接下了我们的点单。绫波则似乎在招待其他客人有点忙。
当然,遣词用字非常礼貌。

(真、真是和她不搭啊……!)

作为知道她平时言行举止的人,那实在是违和感爆炸的光景。绫波千寻明明是总用下流话捉弄别人,根本不像女人的女人才对。
虽然我知道那是偏见,但都怪一直以来的印象……

「请问您要点些什么呢♪」
(什么鬼啊那个可爱的笑容?!)

完全不见平时坏心眼的表情,只有让人想再看一次的亲切和温柔。

「好的——请您稍等——!」

(图书委员会里你那吊儿郎当的样子在哪里啊!)

干净利落、不慌不忙地来回应对着,对每一位客人都以礼相待。

「非常感谢——!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你是谁啊?!)

绫波千寻。
是在学校里和现在完全表里不一的,超伪装女啊……

「阳太君……盯着她看过头了……」
「啊不……?那个人……那个人真的是绫波千寻吗?!」
「……我是和她第一次见面,所以不清楚……」
「绫、绫波千寻这女人啊!应该是个最喜欢捉弄别人,又吊——儿郎当、嫌麻烦到无可救药的Cosplay宅才对啊!!居然能像这样……像这样接待客人……」
「阳、阳太君居然会说到这个份上……真、真的是那么恶劣的人吗?」
「不,虽然不能说恶劣就是了……」

果然各种地方都很奇怪。
平时的生活态度所形成的印象,应该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抹去的。

「聊得还真开心呢泽田兄~?」

不知不觉间,工作告一段落的绫波迅速朝我们迫近了过来。
好像非常非常不爽的样子——

「因为……因为,你这家伙能正常地接待客人根本不可能吧?!」
「失礼也有个限度好吗泽田兄…!」
「就、就是说啊阳太君……。即、即使真的是这样也分该说和不该说的事情——」
「不、感觉你也有点失礼啊泽田夫人?」
「夫、夫人?我是……阳太君的、夫人……」

丽菜仿佛开心似地染红了脸颊,绫波则是『嘎啊——嘎啊——』地吠叫着。
于是我们全员一人不漏地被店主叱责了一通。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26 12:35 编辑


「哎呀~即使如此……」

店内的客人逐渐减少,绫波作为休憩的同时坐到了隔壁的位置上,向丽菜投去了仿佛饶有兴味的眼神。

「……?请问有什么事吗?」
「不,怎么说呢,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你的样子呢~」
「嗯?以前有见过吗?」
「虽然没有……但是,一眼看去好像见过的样子……又好像没有的样子?」
「难道不是心理作用吗。至少,我和绫波小姐……是并没有见过的呢」

虽然绫波露出了怀疑的眼神,但是丽菜否定了的话,也只能那样了吧。
比如说客人中有容貌相似的人,或者是和电视里的艺人们长得相像,之类看错了的情况也是常有的事。
出门的时候,偶然擦肩而过所以有点印象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呼~嗯……但要是我有印象的话最先干的事应该就是把那对胸部揉一通才对——」
「不要用中年大叔一样的视线看着我女朋友的胸啊」
「真、真是的……那是犯罪啊!」

感到身体有危险的丽菜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胸部,但拜此所赐反而更加强调了胸部的存在感。此情此景令绫波不禁漏出了感叹的声音。

「唔嗯唔嗯。这个大小在平均值之上呢。但是在衣服上却体现出匀称的感觉。真想尝尝看啊,这丰满的果实……」
「……阳太君。虽然或许显得有些多嘴,不过我觉得人还是谨慎择友为妙……」
「啊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白了,绫波就是个纯粹的变态。
是个直言自己就是喜欢巨乳的危险的女人。恋爱对象不论男女,越接近自己的喜好越好。

……之前也说了。
恐怕,绫波已经把丽菜纳入了她的偏好对象中了也说不定。

「嘛嘛,不要那么警戒嘛。我,不论有多么中意的欧派摆在眼前,也不会对有男朋友的对象出手的。那违反我的原则!」
绫波不知为何摆出了一副得意的表情。

「然后呢。怎~么说呢,让纯情的少女染上污秽什么的,虽然很让人兴奋不过我并没有兴趣」
「绫波……这里,不是学校所以你还是收敛点比较好吧?」

和因为从店主那里感受到了强烈压力而发抖的我不同,绫波一脸羡慕地凝视着丽菜。
……大概,是没注意到吧。

「啊,好好吃啊」
「嗯。天气也热起来了,感觉恰到好处呢」
「啊啊——真好啊……我也想喝冰可可啊——」
「能不能不要在我女朋友面前用撒娇的语气求我?」

我从发出猫的声音的绫波身边逃开,尽管如此丽菜嫉妒的目光仍然没有消失。(译注:猫なで声,意即柔媚、肉麻的声音)
明明是她自己擅自说的,真是不讲理啊……

「绫波小姐……」
「啊,在。对不起我会道歉的,请别再用那个咒杀般的视线看着我了……」
「并没有到那个地步啦。但是……稍微有点靠得太近了麻烦您离远一点」
「是的……」

这么乖乖听话的绫波真是稀奇。
据说平时不生气的人,一旦生气就会变得超级恐怖。看到这一幕我也只能信了。
丽菜静静流出的威压,有着能让绫波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沉默下来的力量。
真是恐怖啊,My Honey。(译注:恐るべし,这个词的含义比较丰富,理解为“不愧是你”也可以,读者诸君请适当地体会)

「还有阳太君也是……因为是好孩子所以会马上分开的吧?」
「是的……」

同时也很不讲理啊……

◆◇◆◇◆

这个女人竟然在做兼职,我完全没有考虑到那一点。
因为我没有直接见过她平时的样子,所以实际见到这副光景的那一刻,我的心情立刻变得很不愉快。就算是朋友,把距离缩短到这个程度也是不可原谅的。

(给我滚开滚开滚开滚开滚开滚开滚开滚开滚开滚开啊啊啊啊!!)

脑海中徘徊着怨恨的回响。
尽管保持着『丽菜』模式,但那样的想法却在不断地满溢而出。
不过就算是出了点错也不会被认出来的。虽然明白这一点……

(真是失策。为什么没有提前调查这里的店员情报啊……啧)

事到如今虽然为时已晚,但也不能忘了反省这次过于疏忽的错误。疏于情报收集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欧尼酱或我的同级生,在这家里店里打工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但是谁能想到呢?竟然是这个女人……!)

我在心里说着没人听的借口。虽然知道这很可悲,可如果不那么做的话,心中的混乱似乎就无法平息。
今日的约会没有考虑过『绫波千寻』的对策。

(竟然会和这家伙撞见什么的……真是最糟糕的展开啊……)

今天可没有把绫波(这家伙)作为对手的打算。

(那边对我来说才是当务之急……所以,绫波学姐的事情怎样都好)

虽然诓骗欧尼酱那样的事同样不可原谅,但这次只好暂且不问了。
在此鲁莽行事实在不能说是上策。

(总有一天会让你从欧尼酱身边消失。绫波学姐……你也,是个破坏我和欧尼酱关系的碍事虫啊…!)

虽然怒气像开水一样咕噜咕噜地沸腾着,但是心情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说起来绫波小姐」

取回冷静之后,我想着稍微说几句话。就算再怎么是憎恨着的人,那也是与『丽菜』无关的感情。

「阳太君在学校里,是怎样度过的呢?」
「嗯?普普通通吧?」
「欸,普通……吗?」
「是啊,就是普普通通的哟。是普通的男子高中生,真的」

(普通是什么意思啊啊啊!)

我强忍着那么叫出来的冲动,也努力不让它在脸上表现出来。

「哎绫波小姐呀。这种话我觉得绝对说不通的哦……」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很困扰啊!因为他真的就是过着平平凡凡的人生呀!」
「无法反驳……」

虽然我大致把握着欧尼酱的生活轨迹。
但是,我所不知道的事还有沙那么多,所以期待着能套出一点什么才发问的,可是……

(期待落空……果然这个女人没有利用价值)

这样的话跟踪女那边似乎会有更好的情报。
……呃,不行不行。

(想从这些家伙手中得到欧尼酱的情报之类的到底在考虑些什么啊我……)

可以知道欧尼酱的优点和羞耻秘密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
泽田莉音以外不作他想。

「那么阳太君。差不多该……」
「嗯,对哦。麻烦结账」
「好嘞——。嗯那么,请来收银台——」

这个地方已经无事可做了。
然后,虽然这家店的菜品非常美味但我不会再来第二次了。至少在这个女人打工的期间……

(接近欧尼酱的女人全部是敌人。我不会再犯让她们接近的错误了!)

从今天的约会中得到的,某种意味上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教训。


离开『花园咖啡屋』后的我们,在自然公园里散了会步,又去了洋服店甚至百元店里逛了逛。
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的短暂,丽菜的门禁时间也即将到来。

「今天也很开心」
「我也是。如果可以的话还想再多待在你身边」
「我也想。但是……」
「嗯,我知道的」

在车站月台上进行这样的对话,似乎已经变成了每周的例行公事。
虽然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但是心中还是充满了寂寞。

「啊,但是阳太君」

……随着丽菜的声音,那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就算朋友之间关系再怎么好,身体靠得那么近的话我也是会有想法的哟?」
「…………」

充满酸甜气息的青春一页一翻而过,周围浮起了与丽菜浅浅的笑容不相称的异样的雾气。
顺便一提眼睛完全没在笑……

「呐,阳太君。和女朋友之外的女性,贴得那么近……是不行的吧?」
「是、是的……」
有 朋 友是好事呢。但是,请好好地划清界限哦?」
「好的……」
「家族成员的程度……我觉得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呢,同 学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哟?特别是明明已经有恋人了,却和其他的女性那样,虽然是同 班 同 学不过……」
「是的……您说的是……」

虽然感觉从朋友扩大到了认识的人,但因为是合理的意见所以无法反驳。
目击自己的恋人被人搭讪(其实不是的)的现场,什么反应都没有才比较奇怪吧。丽菜会有那样的感受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虽然是她的任性,但我做出了轻率的行动也是事实。
所以,我只好温顺地接受了丽菜的说教。
虽然有点不讲道理的感觉……

「——那么,我要说的话就是这些。从今往后,就算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也请务必留心这一点」
「以、以后我会注意的……」

虽然不想,但是从丽菜比平时更有礼貌一些的措辞里,我明白她是在认真地说。

「不是……以 后

——然而,丽菜好像不打算善罢甘休。

「我希望你从现在开始。因为,似乎有阳太君的客人在呢……」
「欸欸?」

正在我不明所以的时候,丽菜的视线射向了远离月台的转角处。
正确地说,是射向了一个拿着手机的银发少女……

「那个是……」
「是的……从不久之前开始就跟着我们——或者似乎该说是跟着阳太君呢。虽然我很在意阳太君和那位是什么关系,不过因为现在也没时间了,就在之后慢慢地告诉我吧?」
「…………我明白了」
「那么阳太君。时间快到了……再见了」

只留下这样的一句话,丽菜带着笑容消失在了月台的深处。

哎呀呀……
总之为了解除那名少女的警戒心先在LINE上搭话好了。如果不按照正确的步骤循序渐进的话,说不定觉得自己在角落里藏得很好的某位小姐会逃走的。
我可是有学习能力的,所以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花音酱出来吧。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向音无花音送去了简洁的讯息。
经过数秒的沉默,看上去战战兢兢的音无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不知道为何感觉有点对不起她,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吧。

(姑且有在反省吗……)

虽然她的跟踪行为一如既往地令人无法理解,但是看到她这个样子我还是先别提了吧。

「那~个……什么时候开始的?」
「…………」

音无低着头陷入了沉默,不过她的手飞快地在手机上输入着。
随后我的手机传来了收信的提示音,在那里显示的是——

『从洋服店开始』
「意外地早啊……」

不用说,被人看见约会现场实在是羞耻得不行。但是至少没有看到我们在游戏中心的时候,感觉真是得救了。
要是被认识的人看到的话,我一定就不去上学了。真的……

「啊——……虽然我觉得你应该已经明白了,那个女生是我的女朋友。所以说……」

我回想起了之前回教室拿体操服,然后被音无告白的事情。那一天的回答,我还没有传达给她。
所以,我想要现在做出那个答复。

『嗯,我知道』
「欸……」

可是,那种事情我应该没和她说过才对。
我还以为她肯定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我告白的。然而好像并不是那样。

「欸,是知道了还是告白的吗?」
「唔……?」
「……咦?」

为什么啊。为什么总觉得我们的对话接不上?
这个问题立刻有了答案。

『告白?没有哦』
「什、么……?」

明明说了喜欢。
是只喜欢我的味道吗?但是这也已经问过了,我记得那时应该是说了喜欢我这个人的。
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想着要回应她的告白……但是一开始就没有告白过是……我的脑子里一团浆糊。

叮铃♪

仿佛是为了让我从混乱状态中清醒过来一样,收到了一条新的讯息。

『只是说了喜欢而已。没有说想和你交往哟?』
「…………」

说了『喜欢』。但是没有说『想和你交往』……
确实是那么回事。

「这样、啊……」

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误会,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烦恼……

(好、好羞耻啊……!我这也太搞笑了吧?!)

我强忍想要立刻逃离现场的冲动,勉强装作平静的样子。
脸热得仿佛要喷出火似的,我因为过于尴尬而无法直视音无的眼睛。这之后该怎么把话题进行下去才好啊。

「「…………」」

只好面面相觑地沉默着。
音无姑且不论,我这边即使想说也说不出来哇。

(可以的话真想马上回家……!)

但无情的是,手机又收到了新的讯息,已经逃不掉了。

『你没事吧?』
「…………」

如果你这都看得出来是没事的话,建议去眼科。
这份无处可去的羞耻感,正要对着音无发泄。

『没事。不好意思,好像是我误会了什么』
『嗯。谁都会有误会的时候,不用在意哦?』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我拼死地忍耐着,不过因为说不出话,所以虽然是面对面,我们却在LINE上进行对话。
(译注:这句话有点迷惑……总之就是太羞耻导致阳太君口不能言,只好打字聊天了)

(快点结束然后回家吧。呜呜,今天已经撑不住了……!)

现在我肯定是面红耳赤的吧。
虽然我的人生至今为止不过十数年,但在这个瞬间我确信了,这算得上我人生中一只手数得过来的黑历史之一。

「总、总而言之……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音……花音酱也是,太阳下山之前要好好回家哦?」

『要走了吗?』
「稍微有点累了啊……」
『嗯,我知道了。再见,小阳』
「啊、啊啊……」

虽然音无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但是肯乖乖放我走真的是帮大忙了……
说起来……我还得向丽菜汇报啊,总之把这件事之外的部分向她说明吧。

「再见啦」
「呜……再、见呢?」

互相道别之后,我走出了车站。

「…………暂时、呢?」


「我回来啦——」

约完会回家的数小时后。
莉音推开我房间的门,一如既往地随便进来了。

「……你这家伙。是不是除了睡觉时间以外都要在别人房间里过啊」
「有什么关系嘛——因为我在这里比较静得下心来嘛」
「我可是觉得很烦啊……」

虽然感觉没到侵害隐私的程度。但“虽然是自己的房间秘密的事却什么都做不了”的这种状况是不会改变的。
而且莉音还经常对我的东西翻箱倒柜的……(译注:莉音酱勇者说)

「嗯?我就不能有点自己的秘密吗?」
「居然有对我都要保密的事情,区区欧尼酱竟敢得意忘形。今天的约会都约了些什么,快点向我报告」
「也没什么……」
「欸……原来和女朋友的约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啊——」
「不、不是那种意思啊!」
「那是哪种意思呢——?」
「…………」

结果我只好把除了某羞耻场面之外的情况都大致报告了一遍。虽然莉音只是静静在听着,但是不知为何听到『花园咖啡屋』一段的的时候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
音无的事情与约会无关因此我略过不表。

「嗯—嗯……」
「明明是你自己要问的,为什么反应那么淡薄啊……」
「但是,又没什么进展」
「唔咕……」
「带回家来……估计暂时不行,不过我觉得差不多到了该接吻的时期了吧」
「那、那种事情……」
「是在等人家主动对吧?虽然我知道欧尼酱是个胆小鬼,但是再这样下去,真的会被人家嫌弃的哟?」
「…………是、是吗?」
「真是让人着急呀,你这胆小鬼」
「…………」

虽然被狠狠地批判了一通,然而无法完全否定。话说回来,对自己的亲哥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啊?!

「我们是纯洁的交往……」
「欧尼酱找借口的样子真的好靓仔」
「唔咕……是、是啊。我知道的啦,但就算你这么说……」

确实我好像大概差不多可能的确是有想要接吻的欲望。因为我就是有那么喜欢丽菜,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想更进一步。
但是没有勇气。然后,不知为何有种那是不可以的感觉。

(……?为什么不行呢……?)

我是真心爱着丽菜的,但是不知为何感觉不能越过那条线。
这种事情,是我刚才才意识到的吗?

(不不不……欸,为什么?)

人类是被赋予了强有力的理性的生物。或者可以说是拒绝了只凭本能去生活的存在。
与遵从着生物的绝对本能——繁衍后代、周期性地发情的其他动物是不同的。
当然并不是说动物没有理性,对好恶、强弱进行判断这种程度的还是有的……

虽然对动物而言繁衍后代的本能是绝对的,但对人类来说却未必如此。
动物的雌雄、公母之间会互相吸引,但与之相对地,人类之间不仅存在异性之爱,也有同性之爱的思想存在。人类若是和其他动物一样,以繁衍后代作为铁律的话,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了。
因此——。

「——哇,我在考虑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啊?」
「突然之间怎么了~?」
「不是……只是不知不觉间好像思考起了本能和理性的问题了」
「呜哇……?」

这人脑子没问题吧?
……莉音的眼神似乎在说这句话。

「……脑子,没问题吧?」
「已经担心到说出口的程度了吗……」
「可是……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能从刚才的话题跳到那个方向去啊」
「……说得也是」
「果然今天去不了医院呢」
「虽然确实是有点奇怪,但是别想得那么严重好吗?」

莉音一边用认真的口气说着那样的事,一边已经在手机上调查最近的医院信息了。然后失望似地叹了口气。

「果然没有吗……因为明天是周日所以就后天吧。欧尼酱,要预约在几点钟?」
「真的给我住手啊!是我错了!虽然不知道是哪里错了,但总之是我错了请原谅我吧!!」
「哈啊……看来是累了呢。我明白了欧尼酱。今天晚上也来陪睡」
「那只是你想做而已吧?」
「嗯。因为和欧尼酱一起睡的话,会睡得很好所以」
(虽然你说的那个欧尼酱可是彻夜难眠啊……)

订正,莉音连睡觉时间都在我的房间度过了。

「呐,莉音」
「什~么~?」
「欧尼酱,今晚想一个人好好睡一觉……」
「不行哟欧尼酱。我身为妹妹,绝不会把精疲力尽的欧尼酱,一个人留在黑暗的房间里」
「非常感谢你,莉音。但是欧尼酱觉得一个人睡更能缓解疲劳哦」
「您在说什么呢?人在身体不好的时候,会有想要谁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心情,难道您不知道吗?」
「又不是感冒……」
「…………」
「……我、我知道了」

最后我向莉音无言的压力屈服了。向妹妹……

(和今天的丽菜一样总觉得好恐怖……)

明明性格完全不像,偏偏在这种时候就一模一样。
不如说,是丽菜像莉音一样……

(啊——……所以,我才觉得对越过那条线感到害怕吗?)

虽然事到如今才意识到,但丽菜和莉音真的有很多相似之处。所以明明是女朋友,偶尔却有面对妹妹的感觉。
确实我喜欢她也对她有抱有欲望,但是那种心情一稍微出现我就会紧急刹车。
仿佛是理性在妨碍本能一样……

(我在干什么啊……)

丽菜和莉音是两个人,那种事情我明明应该是清楚的。居然因为有点相似就不敢出手……我胆小也要有个限度啊。
真是情何以堪……

(下次……至少接、接吻的程度)

◆◇◆◇◆

(啊,这副下定决心的表情……)

就算是妹妹,也不可能完全理解哥哥的思考,但是这种程度的感情变化我还是读取到的。
欧尼酱终于,在朝着下一个台阶前进。

(果然……应该设定成稍微强势一点的女朋友吗……)

『丽菜』是完全的受属性角色。
绝不会自己对别人步步紧逼,是以这样的感觉制作出来的。
当初想着这样就好,现在稍微有点后悔。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好,如果她是稍微大胆一点的女生的话……

(果,果然还是不行!那样的话欧尼酱的初吻就要被偷走了……!)

全部的第一次,都要奉献给我。
所以在近期之内,不择手段地把那些全部入手吧。

(高中毕业前?还是说……)

还是太早了。
至少在欧尼酱毕业、进路决定之前不能轻易行动。

(但要是被『丽菜』抢先了的话……)

那样的话还不如……

「但、但是……」
「嗯?什么?」
「欸,啊啊……什么也没有哟。欧尼酱,可以的话洗澡也一起——」
「只有那个是绝对不行的吧!?」
「什~么什么~?对妹妹发情了——?」
「又说这种话!」

变成了家常便饭般的对话,我暂时停止了思考。目前,还没有着急的必要。
现在开始修正作战计划,找出能够最有效地得到欧尼酱的方法吧。
不过首先……

「那么陪睡是可以的吧!好棒♪」
「欸——……」
「因为刚才说了『只有那个』对吧,除此之外什么都可以对吧~?」
「那是那这是这……」
「拒绝什么的才不承认。因为欧尼酱就是要听从妹妹一切任性的生物」

欧尼酱叹了口气,露出无语的表情挠了挠头。
今天晚上也决定陪睡。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3-31 08:42 编辑



被嘴巴很坏的幼驯染说了「有你这样的幼驯染真是令人羞耻」之后,想从明天开始和她变成陌路人
口の悪い幼馴染に「アンタみたいなのが幼馴染だとこっちが恥ずかしい」と言われたので、明日から他人になろうと思います
打着ヤンデレ标签却完全没有病娇剧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幼驯染是完璧美少女,但是嘴臭,但其实是好孩子
男主每天忍耐嘴臭,有一天把主机借给幼驯染玩,回来的时候游戏数据全没了
幼驯染:你都光顾着抓闪光精灵,完全不陪我玩,所以我就想说帮你抓到……我看网上说是只要删掉数据就能抓到……
明明是从不犯错的美少女却偶尔会被这么明显的谎言骗到呢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男主还是忍耐到了极限
幼驯染:有、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没有我你什么也做不成
不只是因为数据被删,更讨厌幼驯染对待自己那种养宠物一样的态度,下决心和幼驯染绝交
于是,想要甩掉幼驯染的男主角和想要修复与男主角关系的幼驯染的故事开始了


最近,在日本流行着这样的作品,已经看到好几部了
这一类型,其称呼为「幼馴染ざまぁ」(青梅竹马活该!)
说不定很适合时混元桑?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4-3 07:49 编辑


数日后,由各年级共同举办的马拉松大会正式开幕。这是个男生十千米,女生七千米的跑步比赛。
当然这一天不用上课。大会结束发表结果之后就可以放学了。
然后优胜奖金……什么的根本没有!

「哈啊……」
「麻烦……」
「这种活动一点也不想参加啊」
「好累啊……」

因此大家都没什么积极性……
特别是文化系社团的学生更是完全没有参与其中的意思,运动社团的学生也不打算全力以赴。
明明还没开始呢……

「啊~……不想动~~……」
「我也不想动~~~~……」
「绫波先不说……怎么阳太你也这样啊」
「多田是足球部的嘛……跑步什么的……那么有意思?」
「为什么露出同情的眼神!?」
「没有没有。毕竟纪文只是喜欢追逐球状物而已」
「啊,原来如此。那就是他时不时地追求巨乳美人的理由……」
「我的确是喜欢巨乳,但不是因为那种目的才加入足球部的啊!」

我们说着没营养的话来维持心情,数分钟后传来了“排成两列待机”的指示。果然逃避是没用的。
开幕式在操场上启动,全校各个班级都在主席台前排成了男女两列。虽然现场人声鼎沸,但在校长登上主席台后就安静了下来。

「——以上,今年也是晴空万里是个马拉松的好天气……」

惯例的校长致辞,真是长之又长令人完全不想听下去。
简单概括就是『今年也是马拉松的好天气各位注意不要受伤加油冲啊!』,那样的感觉。

(就算概括了也还是好长……)

「栞…!?」

在校长致辞时安静的操场上,传来了一声呼叫某人名字的尖锐喊声。
转头向那边一看,只见一个女生似乎是身体不支地倒了下去,旁边支撑着她的女生好像是她的朋友。

(啊——又是隔壁班的小栞吗……)

但是,这也可以说是见怪不怪的事了。
隔壁班的栞在这种场合经常会晕厥过去是众所周知的事。像这次一样的开幕式,还有暑假放假前的全校集会的时候,每次都晕过去了。
虽然活泼的她是班级气氛制造者般的存在,但是长时间(十分钟左右)不能说话只能站着听的时候,就会晕过去。
所以,大概,在校长致辞时基本都会变成这样……

「又这样了,栞!等等……老、老师!栞又晕过去了……」
「小、小咲……」

然后在旁边照顾她的人是她的好朋友小咲。

「又来了吗……」
「小咲也真是不容易呢……」

这次也被中途打断讲话的校长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栞的班主任也习惯了似的,好像已经准备好送她去保健室了。

「……欸欸。那么,下面我宣布马拉松大会正式开始」

虽然有在开始前就放弃了的人,但总而言之大会还是照常地开始了。
全体学生首先要从操场穿过校门,从那里的人行道开始跑。

「各就各位,预备——……跑!」

于是大家一齐跑了出去。
跑出了操场,跑出了校门,之后就是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跑下去了。
附近没有纪文和绫波的身影。是跑在我前面吗,还是说在后面呢,不太清楚,但是一个人跑的话果然还是有点寂寞啊。

(莉音……也、不在啊……)

因为平时都是和莉音一起跑的,所以几乎是半条件反射地寻找着莉音。但是很遗憾(?)似乎连莉音也不在周围的样子。
而且一直以来都在跟踪的音无,这次好像也不见人影。

(刚才还在后面来着……)

和大会无关,只是想跑在我的后面,但好像是被人潮挡住了而找不到……应该是这种情况吧。
难得完全只有我一个人。

◆◇◆◇◆

因为全校学生都在奋力往前跑,寻找目标人物变得十分困难。

(欧尼酱应该是在我后面吧?)

虽然没有根据,不过妹妹的直觉若是正确的话,恐怕欧尼酱就跑在我的后面。因为以前一直都在身旁,现在意识到的寂寞之情才愈加强烈。
如果可以的话,想和欧尼酱会合,和平时一样两人一起跑。虽然只有途中能在一起,但我也想珍惜这份贵重的时间。
毕竟因为年级不同,一起上课是做不到的。

(好想生为双胞胎啊啊……)

为什么妈妈,要分开生下我们分开呢。为什么不能在同一天怀孕呢……
虽然明白这种事情想也没用,但我就是想和欧尼酱是双胞胎。

(唔~嗯……跳级好像是不行的呢?)

漫画世界里被理所当然地采用的套路,现实里好像并不能做到。
就算成绩如何优秀,在年龄面前也不堪一击。

(哈啊啊,好想和欧尼酱一起上课呀啊啊……好想和欧尼酱在一起做什么都行哪啊啊……)

虽然知道这是无法实现的愿望,但还是会不由自主地那么想。所以,至少在这次全校共同参与的活动上想要和他在一起。
尽管如此担忧依然存在

(又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吧?不要啊……居然和我以外的人在一起……!)

平时体育课的时候,我就有听说他总是和绫波千寻(那家伙)在一起跑。那个时候还有叫做多田的男性朋友也在一起,因此还算可以原谅。
因为不能一起上课,所以知道只能放弃。如果总是为此焦虑不安,我的身体也吃不消。
然而像今天这样的场合又另当别论。

(仅仅因为年级不同,就把无法在一起的我丢在一边,连这种时候都要把那个位置偷走……绝对不行…!)

还有音无花音的事情。
只说了喜欢欧尼酱,而没有交往的意向。

(为欧尼酱准备『丽菜』这个身份的目的之一已经发挥了效果。这样就好……)

没有女人会坚持要和有女朋友的对象交往。因此,我强行为欧尼酱施加了名为『丽菜』的防御。
身为有女朋友的人,既不会和别的女性交往,反过来也不会有女性来接近。不出所料……

(的确音无学姐并没有交往的打算,不过似乎有别的什么目的……)

若非如此,就没有拘泥于喜欢却又不能交往的对象的道理。
那边的情报还是调查一下比较好。

(哈啊……可是,现在我好想和欧尼酱在一起啊啊……)

调查什么时候都能做,但是和欧尼酱一起参加的大会,明年就是最后一次了。

(欧尼酱……在什么地方呀?)

回头望去也不在那里。
但应该是跑在后面的,我没来由地那么想着。

(唔嗯,把速度放下来好了。然后就装作和欧尼酱偶遇的样子跑吧♪还有就是,明年要好好地装上定位器)

于是为了与欧尼酱合流,我大幅度地降低了速度。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4-5 11:32 编辑


在那之后又跑了几分钟,一个熟悉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近。
我没有特意提高速度。也就是说是莉音的速度降下来了。

(不过对莉音来说感觉累得有点早啊……)

虽然离马拉松大会开始已经过了约二十分钟,但是很难想象莉音会觉得累。
那就是说——

(因为觉得寂寞所以减速到我所在的位置了吗……很有那孩子的风范……)

虽然没打算说出来但是……不小心,脱口而出了。

「朋友……好像没有的样子呢?」
「唔,真是失礼啊哥哥。朋友什么的肯定是有的呀」
「……真的吗?」
「哥哥不是也说过我很受欢迎之类的话吗!我的朋友当然不论男女,而且比我家的愚兄多得多呢!」

我从没看到过莉音和我以外的人一起行动。明明是十年以上的兄妹,感觉是朋友的对象我还一位都不知道。
男性姑且不论,我觉得女性朋友一般来说都会有的吧,然而既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
其实一直都是一个人吧?这样的想法我也有过几次。

(有的话找个朋友陪自己跑不就好了吗?)

感觉不必特意退到我所在的位置,途中应该就会遇到很多朋友了吧。
就算跑得再快,以高中生的脚力至少要一个小时以上才能跑完这段距离。因此,就算是积极参加社团活动的同学也会有好些人感到疲惫吧。

(话说回来……为什么这家伙,会知道我在后面啊?)

这也是莉音持有的叫做『妹妹探测器』之类的,开玩笑般的道具起的作用吗……
……应该不是吧。

「喂,怎么放慢速度了?」
「是错觉哟」
「不是因为恋兄情结吗?」
「哈啊?果然哥哥你,是自我意识过剩呢……说这种话不觉得羞耻吗——」
「我喜欢坦率的莉音哦」
「嗯嗯♪因为寂寞了于是来见欧尼酱了哦。所以到终点为止一起吧?」

真好懂。这么看来,兄控的莉音只不过是位戴着猫面具的坦率妹妹而已。
莉音幸福得乱七八糟的样子比什么都好。

「欧尼酱。今天回家之前去约会吧?」
「……突然在说什么啊?」
「放课后约会。欧尼酱很想做一次的对吧?」
「哎,嗯……」
「那就这样咯?已经是决定事项了呢!」

看着莉音含羞的笑容,拒绝的选项仿佛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可是……

(奇怪?我有对莉音说过这种话吗?)

即使在脑海里转了一圈,我也没有向莉音说过这么羞耻的话的记忆。
虽然也有无意识地说出口的可能性,但我绝对不可能在别人面前说出『想要放课后约会』之类的话。

(嘛,毕竟是莉音呐……)

我被莉音看穿心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即使有秘密也会被立刻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再拘泥这种事了。

「不,为什么我非得和莉音放课后约会不可啊?」

虽然这么说,约会本身已经在另一个方面上很有问题了……

「因为,和丽菜小姐没办法做呀?」
「说得也是」
「就算未来升学了,能不能在同一所大学还是未知数呀?」
「嘛……」
「也就是说一辈子都可能没办法和丽菜来一次放课后约会对吧?」
「是不是稍微有点夸张了啊……」
「也就是说机会只有现在了哟?」
「所以?」
「和恋人以外的女人去约会,能被允许的也就只有妹妹了吧?」
「…………」

莉音如此断言的话好像就变得可以接受了。
我也被丽菜告诫过,明明有女朋友却还和其他女性亲密接触实在很奇怪。这句话我也同意,我自身也绝无半点脚踏两条船的想法。

(这么一说……丽菜好像也说过……)

家人的话不计(No Count)
说是其他女性,不过如果是家里人的话就另当别论,我想起来丽菜这样的发言。

虽然我们现在也在不断地跑着,但我还是自如地和莉音交换着对话,调整好急促的呼吸之后开始进一步思考。

确实,我或者丽菜就算升学了也不知能不能进入同一所大学。有各种各样想做的事情的话,既可能进入对应专业的学校,也很有可能直接在本地就职。
虽然有在未来结婚的选项,但是现在做出判断还为时尚早。还是高中生的我们,只是还没成为大人的孩子罢了,不可以轻浮地决定人生的重要选项。

有点偏题了。实际上因为丽菜在其他学校上学,我们之间并不是可以轻松见面的距离,放课后约会在事实上是不可能的。
虽然不在乎时间的话似乎就没问题了,但很遗憾丽菜是寄宿生,有定死的门禁时间。
以此为基础考虑的话,确实这辈子是没可能放课后约会了。

(说得夸张了一点……但是也有道理)

尽管如此,可是竟然把和实妹一起体验初次·放课后约会作为学生时代的回忆,怎么说呢……
并不是说我讨厌和妹妹一起外出,但总觉得有点无法认同。完全是心情上的问题。

「呐,欧尼酱。和妹妹约会,是那么奇怪的事吗?」
「这个嘛……但是,兄妹一起外出可以说是约会吗?」
「可以哟。所谓的约会,就是男女一起开心地玩才叫做约会的呢。因此,就算是血脉相连的兄妹也没有关系」

道理上确实是这样也说不定。
约会决不仅限恋人之间。就像莉音说的,只是男女一起玩的时候就被那么称呼而已。
与血缘无关。不,在最近的世界上,这个词甚至已经与异性或同性都无关了。

(考虑得这么深真的好吗……)

约会的概念非常暧昧,只要双方判断『这就是约会』就可以了。
其中并无异性同性,生人亲人之分。

「不过你真的没问题吗?」
「欸?怎么了?」
「不,那个……把我作为第一次约会的对象」
「…………」

短短一瞬间露出了迷惘的表情的莉音,立刻又浮现出了恶作剧时的笑容。

「噗噗……原来是在意这种事情啊……欧尼酱你,果然是个纯情的胆小鬼呢♪」
「哈、哈啊?」
「我才没有在意那种事哦。只是约会而已,和初吻或初夜相比完全,算不了什么哟。明明完全不值得放在心上,居然在意那种无聊的事……欧尼酱也单纯过头了吧♪」
「……抱歉」

确实,约会只不过是以后不知道会经历多少次的日常的一部分。不论对方是谁,或许都没有这么特别珍惜的必要。
可是,虽然是莉音那边自己这么说的,但是初次约会的对象是自己的亲哥哥,真的好吗,只有这一点我想确认一下。

然而看见莉音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我不知为何感到了安心。

「而且……其实,因为想……我和欧尼酱……」
「欸?」
「欧尼酱的……让给你……所以,在此之上……绝不」
「莉音?」

突然垂下脸,开始喃喃地自言自语的莉音,看起来有些异样。
虽然无法看见她的表情,但是那个模样和平常的莉音完全不同……好害怕。

「喂……莉音?」
「啊啊……怎~么了欧尼酱?」
「……」

稍微提高音量叫了她一声之后,莉音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抬头对我露出眩目的笑容。
一边看着呆然的我,一边在头上冒出问号、可爱地歪着小脑袋的姿态,与以往的莉音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什么也没有」
「……?欧尼酱好奇怪。比起这个,约会,约好了哦!如果不来的话,我就把欧尼酱的羞耻照片,发给丽菜小姐!」
「喂喂……」

莉音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微笑。果然是我的错觉吧。


本帖最后由 永见凉花 于 2020-4-7 20:59 编辑


-五km地点に辿り着き、そのままくるっと回って学校までの道のりを走る。
-普段はそこまで走っているわけではないため、流石に疲れを感じていた。
终于跑到了五千米的折返点,我回过头继续向学校跑去。
因为平时并没有跑得这么远过,果然还是会感到疲劳。

-女子は短めなので、この地点には男子生徒以外は誰もいない。紀文はペース配分を間違えたためか、息を切らしながらも必死に俺の後ろを走っていた。
因为女生的路程较短,所以跑到这里已经只剩男生了。纪文可能是因为步调分配不合理,上气不接下气地拼死跟在我的身后。

-「も、う……すこし、落と……そう」
-「疲れたなら休めよ」
「再、差……差一点就、跟……跟丢了」
「累了的话就休息一下啊」

-そもそも追ってくる必要はない。
-一人が寂しいのは分かるが、それに付き合っていては遅くなるだけだ。
本来就没有追着我跑的必要。
虽然知道他一个人很寂寞,但是配合他一起跑的话只会迟到。

-「そんな……こと、言わ……はぁ、れ……」
「这种……事,不用……你说……哈啊……」

-(そんなに急いで走ったのかこの男は……)
(这个男人跑得这么急吗……)

-恐らくは他の生徒連中のペースにのまれた結果であろうが、それで体力を使い果たしては本末転倒だ。
恐怕是被其他学生带乱了节奏的结果吧,因此本末倒置地耗尽了自己的体力。

-(いや、もしかしたらお気に入りの女子生徒を見つけて、その後をストーカーのように追い掛け回して、結果こうなった可能性もあるかもしれん……)
(不对,难道说是发现了中意的女生,之后像跟踪狂一样追着人家,结果变成了这个样子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はぁ、はぁぁ……」
-「女子生徒を追い掛け回してたのか?」
-「えっ……はぁ、いやちょっと……可愛い子がいた、から……」
-「…………」
-「い、いや違うぞ!ちょっと……はぁ、一キロくらい追い掛けただけで。決して、はぁはぁ……や、やましい事は……」
-「いやそれ……充分やましいから……」
「哈啊、哈啊……」
「是不是追在哪个女生后面跑完再折回来的?」
「欸……哈啊,不,因为稍微……有个可爱的女孩子,所以……」
「…………」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稍微……哈啊,追了大概一千米而已。绝对没有,哈啊哈啊……做问心有愧的事」
「不你说的那些……已经是愧中愧了」

-女は男の視線に敏感だと言われている。
-無意識化でも、女の子の胸や以下略に性的な視線を向ければ分かるらしい。
听说女性对男性的视线都很敏感。
即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要朝女孩子的胸或不可描述部位投去色迷迷的目光就会立刻被察觉。

-(きっと紀文の存在に気付いて、身の危険を感じて逃げようとしたんだろうなぁ……)
(肯定是察觉了纪文的存在,感到身体上的危险才想要逃走的吧……)

-ルール上、女子の往復地点を超えねばならない男子とは、必然的にそこで別れる。
在规则上,男生跑过女生的折返点之后还要继续跑,所以必然会在那里分开。

-(そこまで走り続けて、何とか逃げ延びたんだろうな。そして目標を失った紀文は一気に減速して俺に追い付かれたと……)
(一直跑到折返点,总算是逃掉了吧。然后失去目标的纪文一口气减速之后被我追上了……)

-相当怖かった事だろう。
-ストーキングされる気持ちには共感が持てる身としては、その被害者に同乗せざるを得ない。
-男と女では恐怖の感じ方が違うだろうが、背後から尾行されて不愉快に感じるのは同じだろう。
这种事情相当恐怖吧。
因为对被跟踪的心情感同身受,我不自觉地代入了被害者。
男女之间感受恐惧的方式或许有所不同,但是被人背后尾行的那种不快感应该是相差无几的。

-(ま、まぁ……美少女に尾行されるのは悪い気はしないが……)
(嘛、嘛啊……虽然被美少女尾行并不会心情不好……)

-感覚が麻痺しているのか、音無にストーキングされる事を許容している自分がいた。もちろん私生活を覗き見られるのは少し不快にも感じるが、それを言ったら莉音にプライベートもプライバシーも介入されまくっているため、やはり慣れていると言える。
是感觉已经麻痹了吗,我已经可以容忍音无的跟踪行为了。尽管私生活被窥探还是会有点不舒服,但是要说隐私的话,我的个人空间也好隐私权也好早就已经被莉音介入了个底朝天,已经可以说是习惯了。

-(やっば……。俺ってヤバい系すらいけちゃうんじゃねーか?)
(不妙……我,现在是不是在逐渐步入歧途啊?)

-そう思うと背筋に悪寒が走った。
-莉音が俺の心を言い当てたり、感だけでは到底不可能に近い行動予測をやってのけても、対して気にした事はない。ここ最近では、麗菜とのデート内容を聞いただけで、まるで見てきた、或いは体験したかのように、その時々で俺が思った事を言い当てた。
想到这里我感到背后一阵恶寒。
莉音时常能说中我的内心,虽然她经常做出只凭直觉几乎不可能的行动预测,我也一直没有放在心上。最近,她甚至只要听一下我和丽菜的约会内容,就能如同亲眼所见,或者说是身临其境一般,说中当时我的所思所想。

-もう感とかそんな次元の話ではない。
-心が一つに繋がっているのではと錯覚しそうになった事も多々あった。
-けれどそこに恐怖を感じる事はなく、寧ろそれが普通の事のように感じていた。普通の人なら、他人の行動の殆どを読み切る相手に恐怖するのが自然だろう。
已经不是直觉那种次元的话题了。
很多时候会有和莉音心意相通的错觉。
然而我并没有对此感到恐怖,不如说已经觉得那是普通的事情了。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对于几乎能够完全读出他人行动的人会产生恐惧是理所当然的吧。

-「なぁ……紀文」
-「はぁはぁ……な、なに?」
-「俺、なんかヤバいかもしれん……」
-「つ、疲れ……たのか?なら、やす……はぁ、休もうぜぇ……」
「喂……纪文」
「哈啊哈啊……什、什么?」
「我,可能有点不妙……」
「是累、累了……吗?那么,稍微……哈啊,休息一下吧……」

-もしも相手が莉音ならば、きっと──。
如果对方是莉音的话,肯定——

-『大丈夫だよ。お兄ちゃんはそんなこと気にしなくて良いんだよ?妹は、お兄ちゃんの事を何でも分かるように出来てるんだよ?』
『没关系的哟。欧尼酱不用在意那种事情也可以哟?妹妹这种生物,可是能理解哥哥的所有事情的哟?』

-(こう返すかもしれない。何も話していないのに、考えた内容を読み切って……)
(或许会这么回答吧。明明还什么话都没说,就已经完全读出了我的思考……)

-人の心を正確に読むなんて、いくら肉親でも不可能であろう。きっと、隣にいるのが親であるのなら、紀文のように状況から判断してそう返す。それが他人である紀文なら、尚更さっきのように返すのが自然。
-けれど莉音なら、こんな状況にも関わらずそう応えたに違いない。兄の気持ちを敏感に感じ取り、最適解を口にする。
能够准确地读懂人心什么的,就算是血亲也不太可能吧。如果,身边是父母的话,肯定也会像纪文一样,根据状况判断之后回答吧。对于不是亲人的纪文来说,像刚才那样的回答是很自然的。
但若是莉音的话,不管什么情况肯定都会这么回答。敏锐地感受到哥哥的心情,然后说出最优解。

-(そんなヤバい存在を普通に感じるってことは……俺も、どっかおかしい?)
(对那样的不妙存在感到普通……我也,有点奇怪吧?)

-あの日の教室で、音無が体操着を鼻に付けて匂いを必死に嗅いでいた変態的行為。あんな現場を目撃すれば、本来どんな気持ちを抱くだろうか。
-少なくとも喜びを感じる事はない。大抵は嫌悪感や不快感を感じて後退るに違いない。その後に送られたメールを見れば、考える前に逃げ出してしまうだろう。
-けれど俺は小さな恐怖こそすれ、嫌悪も不快感も感じる事はなく、何故か納得して受け入れていた。
那一天在教室里,音无做出了把鼻子埋在体操服里拼命闻味道的变态行为。目击了那样的现场,我本来应该抱有怎样的心情呢?
至少不该感到高兴吧。大概只会是感到厌恶和不快并且退缩吧。看见随后送来的邮件之后,在大脑思考之前身体应该就会逃跑了吧。
但我却只感到些微的恐怖,没有嫌恶和不快,不知为何地接受了。

-(あ、やっぱ俺もなんかおかしいかも?)
(啊,果然我也很奇怪吧?)

-冷静というか、達観していると言えば良いのだろうか。色々な事を簡単に受け入れられる性格なのかもしれない。
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是达观了吧。也许我是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能简单地接受的性格也说不定。(译注:不如说是放弃治疗了吧)

-(まぁ……普通なら訴えても良いよな?だって、その日自分が着た体操着の匂いを嗅ぐ同級生を見たんなら、そいつを学校側に訴えてるよな?いや、もしかしたら別の何かをやるかもしれんが……)
(嘛……普通来说应该会上报吧?毕竟,有一天看见闻着自己体操服上的气味的同级生,一般都会会上报给学校的吧?不,说不定会采取别的行动……)

-少なくとも現状維持で留めておく事はしないと思う。距離を置くようになるの超自然の流れとなる筈である。
我觉得至少不会选择维持现状。保持距离之类的才应当是最自然的举措。

-「……いや、まぁいっか」
-「そ、それじゃあ……や、すむか?」
-「えっ?いや……さっさとゴールしようぜ?」
-「うぇええええ…………」
「……不,还是算了」
「那、那么……要、休息吗?」
「欸?不……快点跑到终点吧?」
「唔啊啊啊啊啊啊……」

-気にしても仕方ない。
-こればかりは生まれ持った性格なのだから、一生付き合っていくしかない。前向きに考えて行くしかない。
再在意也没用。
因为这是与生俱来的性格,只能陪它一辈子了。只好积极地向前看了。

-(って、噂をすれば……)
(啊,说音无音无就到……)

-またも目の前に、見知った背中を発見して呆れ返った。ただ珍しいこともある。
眼前再一次出现了认识的人的背影,吓了我一跳。只是觉得难得一见而已。

-(何気に音無の後ろ姿って、初めて見るな)
(总感觉音无的背影,还是第一次看见呢)

-普段は背後霊のように佇むため、逆にストーキングではなく、背後から追い掛ける形になるのは稀だ。貴重である。
因为平时她都像背后灵一样飘在我的身后。与之相反,不是她在背后跟着我而是我追着她的背影这样的情况非常稀有。很珍贵。

-(もしバレたらどうなるんだろう?)
(如果被发现了会怎么样呢?)

-ちょっとした悪戯心に火がついた。
-いつもなら後ろを振り返るといる少女が、今はすぐ目の前を走っている。
-これで何もしないなんて……それこそ、間違っているだろう。
有点想做恶作剧。
一直以来都要我回头看的少女,如今正在我的眼前跑着。
要是什么也不做……那才比较奇怪吧。

-「なぁ紀文……って、いない?」
「喂纪文……?人呢」

-考え事をしながら走っていたせいか、いつの間にか遥か後方に置いてきたようだった。
是我边跑边在想事情的缘故吗,不知不觉好像把纪文甩在了遥远的后方。

-(よし、これなら──)
(好,接下来——)


-このご時世、男性が女性を驚かすにはどのようにすれば正解だろうか。
在现代社会,男性如果想吓女性一跳,应该怎么做呢。

-例えば後ろから体に触れるとしよう。
-多分、痴漢で捕まる。
-こっそり耳に息を吹きかけてみよう。
-きっと、セクハラで捕まる……。
比如从背后触碰她的身体。
那大概,会被当做痴汉而逮捕。
悄悄在她的耳边吹一口气。
那肯定,会被当做性骚扰而逮捕……

-相手にバレないように、走っている女の子を追い掛け回す。
-それはただのストーカーである。そして、間違いなく捕まる。
在不让对方察觉的前提下,追赶一个正在跑步的女生。
那就是单纯的跟踪狂而已。然后,毫无疑问会被逮捕。

-(ダメじゃん!?何にも出来ないよ!)
(这不是完全不行吗?!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啊!)

-平成初期や昭和であったなら、スカートめくりくらいは日常茶飯事であっただろう。しかし現代においては、それは全てセクハラであり咎められること間違いなし。
-日本も大変厳しくなった。これが時代の流れがもたらした平和への進歩である。
在昭和年间或平成初期的话,掀女生裙子这种程度基本上是家常便饭吧。但是在现代社会,这些行为毫无疑问全部属于性骚扰,必定会受到追责。
日本也大大地变得严格了呢。这是时代潮流所带来的和平的进步。

-(えーと……やっぱ、こっそり普通に突然話し掛けるくらいしか出来ない?)
(怎么办……果然,只能普通地玩那种“悄悄地突然搭话”了?)

-今や肩にちょっと触れただけで『痴漢!』と叫ばれる世の中である。人が往来するこんな場所で、冗談でもそう叫ばれたら……。
如今是稍微碰一下肩膀都会被人大叫『痴汉!』的世界。在人来人往的这个地方,就算是开玩笑的,被那么叫了的话……

-「よっ!かのちゃん」
-「ぷぎぃあァァァァッッ!!」
-「その大袈裟な叫びもやめて!?」
「哟!花音酱」
「噗噫呀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叫的这么夸张啊!」

-往来で、女の子の悲鳴が聞こえれば同じである事を、この時の俺は失念していた……。
-周囲から何事かという驚きの視線。そして状況を誤解した人々の、凍えるような冷めた視線が俺に集中する。そこへ追い討ちを掛けるように音無が背後へと後退っていく。
然而此刻我却忘记了,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听见女孩子的悲鸣,只意味着一件事……
周围投来了惊异的目光。然后误解了状况的人们,将冰冷彻骨的视线集中到了我身上。然后像是给我补刀一样,音无退到了我的背后。

-「か、かのちゃん?」
-「(ぶるぶるぶるぶるっ……)」
「花、花音酱?」
「(抖抖抖抖抖抖抖……)」

-犯罪にならないように驚かす方法を探り、結局背後から話し掛けるで留めた筈だったのに、予測以上の反応、そして予想外の状況に困惑するしかない。
-早めにこの場を収めなくては、警察を呼ばれて学校側と親に迷惑を掛けてしまう。
用排除法寻找不会构成犯罪的吓人方式,最后留下的只有“从背后突然搭话”一种。但是,因为她出乎意料的激烈反应,以及眼下这预料之外的状况,现在我慌得不行。
要是不快点收拾好这个场面的话,就要被警察抓走,给学校和爸妈添麻烦了。

-「──っ!」
-「えっ……」
「——!」
「欸……」

-怯えた子ウサギのようだった音無は、今度は涙目でキツく抱きついてきた。そして涙を拭うように顔を擦り付けて、腰に巻かれた腕は女の子とは思えないほど力強い。
如同胆怯的小兔子一样的音无,现在眼里闪着泪光地紧抱着我。然后就像要把眼泪擦掉一样用脸磨蹭着我,从她环抱着我的腰的手臂中传来了让人无法想象是女孩子的强力。

-「かの……ちゃん?」
-「こ、わ……かった……」
-「あ、ごめん……」
-「…………」
「花音……酱?」
「吓、吓……一跳……」
「啊,抱歉……」
「…………」

-そんな単純な言葉しか出なかった。あまりにも大袈裟で、手は一切触れていないのにここまで怯えるとは想定外。
-そして社会的に死ぬかもと思われた時、こうして子供が親に助けを求めるように、必死に縋り付く光景を見せつけられれば混乱する。抱きつかれた本人と、誤解していた往来の人々全員がである。
说不出话。太夸张了吧,手都没碰就把她吓到这个地步,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正在我想着自己就要社会性死亡的时候,音无又像小孩子向父亲求助一样,死死地缠着我不放。看见这幅光景,被抱住的我,还有误会了的行人,大家都陷入了混乱。

-「あ、の……」
-「(ぶるぶる……)」
-「おおお落ち着け(俺も)!取り敢えず深呼吸をしよう(一緒にな)!?」
-「すぅー、はぁー……。すぅーすぅー……はぁ……。すぅーすぅー、すぅーすぅー……」
-(おい、なんかおかしくね?)
「啊,那个……」
「(抖抖抖……)」
「冷冷冷静点(我也)!总而言之先(一起)做个深呼吸吧?!」
「(吸气)——(呼气)——……(吸气吸气)——(呼气)……(吸气吸气)、(吸气吸气)——……」
(喂,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最初の一回、二回は普通の深呼吸。けれど三回、四回目からは吸って吸って吸いまくってるような音に……。
最初的一次两次是普通的深呼吸。但是从第三、第四次开始就尽是好像在吸什么的声音……

-(分かった!二つ分かった!!音無は正気に戻ってる。そしてこの状況を寧ろ楽しんでらっしゃる!?)
(我懂了!我懂了两件事!首先,音无已经恢复正常了。然后,不如是说她是在享受这个状况啊?!)

-考えてみれば、今日の体操着はいつになく汗まみれで、男独特の異臭を際限なく放ち続けている事だろう。
-それってつまり、匂いフェチな音無様が大変お気に召す至高の逸品へと、成長進化していらっしゃる訳で……。
想想也知道,今天的体操服和之前不同,已经沾满了汗水,正在持续散发着男性独有的气味。
也就是说,它正朝着“对于有气味癖的音无大人来说至高无上的精品”,成长进化……

-「は、離せぇい音無ぃ!?」
-「くんくん、すぅーすぅー……よ、陽ちゃんのぉ……匂いぃ……」
-「ええいこんな往来でやめんかい!?うわっ、力強っ!そんなに執着すんなぁ!」
「放、放开我音无~!?」
「(嗅嗅)(吸气吸气)……小、小阳的……气味~……」
「喂喂喂不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啊?呜哇,力气好大!就这么执着吗!」

-人見知りなストーカー娘を脅かし、社会的に抹殺されそうな自業自得な少年は、匂いフェチな変態性を発揮した被害者のお陰で立場がガラリと逆転した……。
-その絵は、往来の真ん中で小さな女の子にホールドされた羨まけしからん少年。或いは小さな女の子に襲われてもがき苦しむ、やっぱり羨まけしからん少年に見えた……。
-そんな関わり合いたくないだろう光景を目撃した人達は、あっさりとその場から離れていったのだった。
因为袭击了生人难近的跟踪狂少女,而要被社会性抹杀的自作自受的少年,多亏受害者发挥出了变态般的气味癖,使得立场完全颠倒了……
这幅画面,是在大街的正中央,被娇小的少女紧紧地抱住,令人羡慕的少年。或者说是被娇小的少女袭击而感到困扰,果然看起来还是很令人羡慕的少年……
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的目击者们,很快就走得一干二净了。

-「陽、ちゃん……」
-「お、おう正気に……」
-「新しいの──」
-「えっ?」
-「買う……から、このシャツ……下さい」
-「もう戻って来て音無さんっ!」
-「ぱ、パンツ……でも可……」
-「脱がそうとしないでくれますかっ!?」
「小、阳……」
「正、正常了……」
「新的——」
「欸?」
「会给你买的……所以,这件衬衫……请给我」
「快点恢复回来啊音无同学!」
「胖、胖次……也可以……」
「不要脱啊!?」

-それから音無を引き剥がすため、たまたまポケットに入れていた、ハンカチ(汗の染みた)をプレゼントする事を条件に音無が離れるのに数十分の時間を要した。
然后我为了把音无从身上剥下来,用正好放在口袋里的手帕(沾满汗水的)当做礼物,以此为条件让她放了手,这时已经过去几十分钟了。


在我背后有个把手帕按在鼻子上,全力闻着上面的味道,明显有点不妙的女人。
至少我看来是那样的。若是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应该像是在擦汗一样吧——不,果然还是绝对不可能看成那样的……

(在那之后,果然又开始跟着我了啊……)

将百分之八十的注意力集中在手帕上,音无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恍惚表情。
——但,唯独只有视线依旧紧紧地抓着目标。

「总觉得普通地恐怖……」

对于一般的跟踪狂来说,肯定会为了不暴露(已经暴露了)而慎重地隐藏(完全藏不住)自己的气息。与之相对,如今音无岂止是暴露,不如说全身都笼罩着难以言喻的危险气氛。
因为不是很懂,所以我只能举一个想象中的例子,现在的音无……简直就像要进到不可描述的店里休息一样的感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场……

(错觉……好像也不是啊。我的手帕之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脑海中浮现出糟糕的妄想,我急急忙忙地把它挥出脑海。也许是心理作用,感觉下半身的某处变得精神了起来……一定是心理作用。

基本满意了的音无,尽管还是处于兴奋得冷静不下来的状态,但是总算是回归了自我,把手帕放进了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来的塑料密封袋中。
为什么马拉松的时候会带着密封袋啊……

于是取回了平常心的音无,今天也在悄悄地继续着尾行。
那之后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情况,我们跑完了全程。

◆◇◆◇◆

马拉松大会开始的时候,我的动力完全是零。一直以来的观察行动,明明已经暗中准备完成,但是那个观察对象却跟丢了……

(哼哼哼哼哼哼……。但是,没想到居然因祸得福)

被他从背后搭话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实际上,也确实发出了不能称之为优雅的叫声……

(吓得失去了自我……)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把他抱了个水泄不通。连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行动。

(但是拜此所赐……享受到了……)

闻一下也可以……不,是被他催促着做深呼吸,于是我听话地服从了。第二次深呼吸,我像沉醉在甜蜜的美酒之中,一次又一次地嗅着。成熟度三倍……四倍于平时的甜美香气,触动着刚刚平复的内心,我在别种意义上迷失了自我。

(然后,这个手帕)

浸透了汗水的手帕。
其实,本来是想要他的衬衫或者胖次的,但果然还是被拒绝了……干脆,等大会结束后偷来好了。

(可是……要是暴露了的话……)

只要回想起刚才的言行,马上就能猜到犯人的正体是谁。在那之前应该会为了死守体操服而加强警戒吧。

(好想要一套……体操服……)

邪恶的欲望不断地膨胀。
至今为止还只要悄悄闻一下味道就好了。不过,这个手帕里浓厚的汗水要保存到明年。
(译注:今まではこっそりと匂いを嗅ぐだけで良かった。けれど、あんな濃厚な汗は来年まではお預けになるだろう。有点不明所以 )

(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尽管才刚刚得到,但是已经变得只有手帕无法满足了。渴求着更加浓厚的部分,身体不由自主地发烫。()
和马拉松的疲劳并无关系地,呼吸加速。

(必须回收,必须回收,必须回收,回收、回收、回收回收回收回收……)

狂乱地反复咀嚼着同一个词。
自己的思念比谁都要强,虽然我有这样的自信,但是实行起来的风险非常高。至少今年——但是我已经等不到明年了。

(唔嗯,就算被怀疑……惹他生气……也只能做了)

◆◇◆◇◆

「她大概是在这么想吧……那只偷腥猫」

一连串的对话……虽然几乎只有欧尼酱一个人在说,但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发生的,我对此了如指掌。

(不愧是高性能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见欧尼酱的样子!)

率先抵达终点的我,在教学楼的天台上监视着两人的动向。要问为什么要在屋顶上,当然为了实地检验我最近购入的高性能望远镜。
结果自不必说。

(就连嘴型变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本来是想装窃听器的……)

要是在剧烈运动的时候从衣服上滚落下来的话我可是会非常困扰的。

(毕竟,窃听器意外地贵啊……)

为了从那群发情期的雌性那里守护欧尼酱,多少钱都不够花。所以,不能出现类似遗失秘密道具之类的事。

「话说回来。那个女人……居然抱住欧尼酱……真是卑鄙……」

不懂为什么要抱,必要性完全没有。明明没有,那个女人却……。
然后,把对我来说是嗜好品的东西给——

「还有……那个女人,平时明明像胆小的兔子一样……」

偶尔能展现出乎意料的行动力。
比如最开始的偷闻体操服事件,以及第一次见面却坐到了膝盖上的时候。

「那个奇妙的开关打开的瞬间。那就是进入极度的兴奋状态的时候呢。——在那里,将那个女人的变态思考回路再现,然后再想象下一步会做什么……。
十有八九,肯定会策划继续得到手帕以外的吸收了浓厚汗水的衣服。
要问为什么——因为,如果我是那个女人的话就会这么做……」

虽然对我们的思考回路相似这一点有所不满,但这是我能带着确信说出的一个事实。

「不会让你得逞……!那是……只属于我的东西……!」


译者的话

拖了这么多天,真是抱歉
要问为什么,因为两边都太变态了
到处都是汗水啊,浓厚啊这样的连击,大部分时间花在怎么让译文显得不变态上了(x)

……虽然这么说,还是很变态啊
540
30

請選擇投幣數量

6

全部評論 1028

  • 1
  • 2
  • 3
  • 4
  • 5
  • 6
  • 49
前往
10000
asdf1205 子爵
感谢翻译大佬

1 个月前 0 回覆

Kyriekai 平民
我常因为不够变态而感到和你们格格不入

2 个月前 0 回覆

funghon001 平民
感覺哥哥要壞掉了

2 个月前 0 回覆

很H的团子 勳爵
我觉得还是音无好,虽然妹妹也是变态但果然还是想有一点自己的私人空间,妹妹对我而言太激进了

2 个月前 0 回覆

a98015 騎士
妹妹在連自己創造出來的角色都想排除掉,這個病字果然用得正確(笑

2 个月前 0 回覆

Kyola 平民
等后续更新了,我蛮好奇的

2 个月前 0 回覆

lili573 平民
工作辛苦

2 个月前 0 回覆

冰菓菓菓 平民
感谢通知,辛苦了。
不过病娇与病娇之间的共识是吗?挺有趣的

2 个月前 0 回覆

闪耀之Akaciki 騎士
感谢翻译 看这个更新频率应该是大忙人了 楼主学(事)业加油啊

2 个月前 0 回覆

xiaozhutongxue 騎士
' 永见凉花 发表于 2020-1-12 16:29 序章 邂逅系APP(出会い系アプリ)。 '


啊这,德国骨科预定

2 个月前 0 回覆

edisonlum19 子爵
' 冰菓菓菓 发表于 2020-5-14 20:06 病娇妹妹的恋爱,大佬忘记这里了吗? '

應該只是忙著翻妹死文庫,管不了這了吧作者還有二十多章存貨,沒這麼快到頭的


3 个月前 0 回覆

冰菓菓菓 平民
病娇妹妹的恋爱,大佬忘记这里了吗?

3 个月前 0 回覆

demonjin521 騎士
对不起,怪我自己不好,看标题让我联想到了一部。。。

3 个月前 0 回覆

洛水无殇 騎士
是作者咕了吗

3 个月前 0 回覆

xiaoyua 勳爵
就差一个妹妹了,哪可以领

3 个月前 0 回覆

彗星 平民
跪求作者大大赐我一个骨科he
话说回来,这是腰斩了吗?
翻译大大加油

3 个月前 0 回覆

765producer 騎士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3 个月前 0 回覆

驱纹修也 子爵
所以男主根本逃不掉

3 个月前 0 回覆

宅男一枚 平民
' zaregoto 发表于 2020-4-12 14:06 要是真有装窃听器在体操服上不知病娇妹妹会做何感想 '


还真有哦

3 个月前 0 回覆

st5tfcgk 平民
妹妹!妹妹!妹妹!!病嬌妹妹!!

3 个月前 0 回覆

  • 1
  • 2
  • 3
  • 4
  • 5
  • 6
  • 49
前往

永见凉花 皇帝

TA什么都没留下

169 粉絲

1 關注

9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