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从364话开始转载][6.13 搬运364-366话]

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
----------------------------------------------------------------------
作者: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
翻译:见每话开头
搬运:孤独的野人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cn
贴吧 https://tieba.baidu.com/f?kw=%E8 ... 80%85&ie=utf-8&tp=0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由于最近某度娘的原因,所以决定开始搬运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的web翻译。
搬运从364话开始,为了避免冲突因此搬运时间会比贴吧慢几天,如无意外是每周六
由于是图片转文字,虽然修改过了,但还是可能会有错别字,如发现请告诉我,我会修改过来的。
由于新版LK的关系重发364到366话,以便做成合集。
1-363话可以去贴吧的整合贴下载。
最后是搬运授权证明
 





第364话 潜入方法

翻译贴吧ID:silverkanon
原贴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6675791047

「那么,作战开始呐」

  多亏有听到拉诺亚她们的对话,对尤克斯特的所在有了头绪。果然,就是以花街特区中心的那座城为据点应该不会有错的。
  既然如此,状况就由索敌切换至侵入了 。
  顺着餐馆前的大道笔直前进,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呼呣,凑近一瞧,还真是大呐……」

  来到城堡跟前的米拉,首先向华生询问,是否有感应到气味。

「和刚才一样,只有同样的气味而已汪。想必是其本人一直都没有出来过汪」

  在这里的只有沾到拉诺亚身上的气味,以及其他一样的——也就是说沾到其他游女身上的气味而已。
  华生说过,最多能够追踪得到一个月前的气味。可是,在这里没有本人的气味的话,就是说已经有一个月以上的时间没有从城堡里出来了。这就是华生给的回答。

「呼呣,的确是非常有可能的状况呐」

  尤古斯特的动向被巫女伊丽丝监视着。因此如果频繁外出的话,就会将潜伏场所的提示暴露给伊丽丝那边。所以想必只能够宅在城里,尽可能地限制会传过去的情报才对。
  然而,从那种变态性来考虑,似乎没有停止玩女人的样子。而结果上来看,这反而成了让自己被发现的契机。
  如果一直都彻底老老实实的,就算靠华生的鼻子估计也闻不到了吧。可是现在,却被发现了残留在遊女身上的气味。
  结果就是,米拉得到了尤古斯特在这里的确证来到了此处。

「那么,首先是初步调查呐J

  虽然外观上是座很大的城堡,不过当然和王族什么的那种人居住的王城不一样。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呢,为了知晓这点,米拉开始探索起城堡来。



「那么,该如何是好喏……」

  耸立在花街特区中心的巨大城堡。掌握了这究竟是有什么意味的建筑物的米拉,正仰望着城堡思考着。
  四处打听和就地考察……根本没必要做这些事,城堡的外墙上,已经堂堂正正地贴着这个设施的使用方法了。
  光看这个告示板的话,看样子这个王城似乎是个巨大的复合设施的样子。
  住宿当然可以,也有享受赌博、运动和各种桌游的场所等等,一连串的娱乐设备都非常齐全。而且连温泉都有,这些全部都是不分男女皆可使用的
  完全就是复合式娱乐场所。可是,可不能忘记这个设施可是位于花街特区这么个地方的。
  随便一瞥能看到的客人全都是成双成对的。
  没错,这里是为了能够和游女一同玩乐,也就是说像是成人的游乐园一般的地方。
  输了就得脱那是理所当然。而且最重要的是,这里是无论在哪都可以当场开战的地方。

(没想到,竟然还有这般不得了的设施,简直可怕……)

  说这座城才是花街特区的真面貌也不为过吧。如此确信的米拉,烦恼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原因就是,这里的风纪实在太过那个让人很害羞之类的,才怪。是更单纯的事。
  不管往哪看,看到的顾客全都是一对的。不仅限于男女一对,店里从柜台开始就洋溢着一股自由的氛围。因此,如果一个人进入这种场所的话,毫无疑问会显眼得不得了吧。
  话虽如此,却没有能够一起进去的同伴。引诱一个路边的男人,事情办成的时候就让他睡着后扔掉,这种女特务般的做法虽然也有想到,不过米拉立刻否决了。
  因为会很同情遭遇到这种待遇的男人那方。正因为是深知男人心的米拉,才会有无法以「愚蠢的男人」一句话下结论的感情。

(唔—呣,果然还是只有,拜托他人协助了喏……)

  目标是毫不显眼地混进这个地方,然后悄悄地到达尤古斯特的所在地。
  然后不被察觉更不被警戒地,接近到他逃不掉的位置,再一口气将其镇压。如果要考虑到对周围的损害,这种方式是最理想的处置。
  既然不知道在哪里有人监视着的话,那么在里面行动时就得尽量避免变得显眼才行。
  因此米拉打算先退到城镇外面去,拜托沃兹兰伯特或谁来担任自己的同伴。
  可是,此时发生了一个误算。

「到那边去了!」

  随着这么一声,一群严肃的男人从城堡里飞奔出来。

「究竟是何事!?」

  难不成,还没潜入就暴露了吗。米拉迅速摆好架势,可是看样子男人们的目标在别的地方。
  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能看到一个差不多有可以放在手掌上大小的黑色物体。而且,正以非常敏捷的动作进行机动中。
  就在眼看着不知道怎么回事时,一名男子一口气接近了过去,将那个物体给砸坏了。从那番身手来看,似乎相当熟练的样子。

「没事了,拿回来了哦—」

  男人从碎掉的残骸里捡起了什么往回走。途中,似乎是注意到米拉正深感兴趣地看着这边的样子,于是男入「可以放心了哦」地笑着搭了话。
  他似乎很亲切的样子,于是米拉便「说起来,方才是何骚动呐?」地问道。

「啊啊,刚才那是一一」

  对于这个问题,男人爽快地回答了。
  听他说的,刚才那个来回逃窜的,是用死灵术操纵的小型格雷姆的样子。
  由于设施内的所有场所都实在太过自由,所有盗窃之类的犯罪行为简直是家常便饭。
  在这当中最常出现的,就是滥用死灵术之类的使役系类型的术了。巧妙地操纵小型格雷姆之类的,从客人那里盗窃值钱的物品。
  而麻烦在于,这种做法的情况下很难定位到犯人,因此这类犯罪行为有屡试不爽的倾向。也就是说,像是猫和老鼠一般没完没了。
  这次也是,结果只以小型格雷姆被破坏而没有找到术者了事。

「这样,实在辛苦呐。可若是这种情况的话,想必等待格雷姆回到犯人身边会更妥善,何故不采取如此手段呐?」

  狡猾的恶党还真是到处都有啊。米拉如此感叹着,同时冒出了为什么不追踪格雷姆的疑问。为了回收偷到的东西,术者肯定是会让格雷姆回到手上来的,那么常理上来说等到那时才是上策吧。
  对于米拉这个疑问,给出的答案却很单纯明了。

「因为对方是小型而且很缠人的呢。在城堡里的话还有办法,如果跑到外面去了转眼间就会跟丢了。要想追踪的话很难,而且也不能放着城堡里的警备在外面到处跑啊一一」

  在城堡里的犯罪行径,几乎都是小型格雷姆的样子。因为能够马上躲进阴影处,在人进不去的狭缝里高速移动,所以稍不注意就会看丢相当的棘手。
  而且,在街道上设置的防范用的术具,并不会区别对待地检测,所以对于用来追踪小型格雷姆的术具之类的也会起反应,然后鸣响警报的样子。
  这样一来就会变得更加麻烦,这种状况下对方也会越发毫无顾忌地使用术逃走。
  而且如果为了追踪格重姆而让警备员到外面去,会使得城堡里的警备变薄弱,结果出现第二第三的受害看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男人说完了以上这些内容后,米拉在这当中发现了一个在意的地方。

「说起来方才,说了在里面就有办法,难道说里面有什么能够对付小型格雷姆的机关吗?」

  男人是丕经意间说的这话,可是米拉觉得,反而是在人和物更多的城堡里,才更容易看丢不是吗。

「啊啊,那个是——」

  回答是怎么可能有那种玩意儿。不过,考虑到尤古斯特将这个地方当做据点来看,其实是非常有可能会有的吧。
  按照男人所说,这个城堡在差不多一个月前就设置了比设置在外面的那些更高性能的防范用术具
  其效果是,能够对感知到的对象放出特殊的魔力粒子,让其变成不管在谁看来都会是高亮显示的状态。
  接下来想要逃走的话,就只能逃到防范用术具的效果范围外,也就是城堡外面去才行了,而这一连串的结果就有了刚才的骚动。
  设置场所因为涉及到防范上的理由所以要保密,不过其效果对象,不仅是死灵术, 连阴阳术的式神、召唤术,甚至连通过魔导工学诞生的自动人偶之类的都包含在内,和导入前相比客人的被盜情况大幅减少了,男人自豪地说道。

「刚才那个似乎是个相当熟练的老手,所以才会多少有点骚动,不过如您所见我们都有在努力。尽管放心就好」

  男人如同看着勋章一般看向从格雷姆那夺回的钱包,轻快地回到城堡里去了。

「……那么,事情麻烦了呐」

  目送着警备员离开,米拉一脸深刻的表情嘀咕着,然后视线转向华生。
  有着比街上到处看到的防范术具,更加高性能的东西被配置在城里。
  也就是说,就这样进入城堡里的话,装作是玩偶的华生其实是召唤体这事会立刻暴露。
  如果因此引起骚动,被怀疑是否有什么企图的话,毫无疑问会带来麻烦。
  可是,能够让华生最为活跃的地方,就在那里面。
  就现状来着,尤古斯特就在这个城堡里的可能性很高。可是,还不清楚究竟是在这里面的何处。
  为此需要的就是华生的活跃。
  做成住宿设施的是城堡的上层部分,其房间数量足以上百。理所当然的,住在那里的也有尤古斯特以外的人。
  可不能搞错房间突击进去。如果在一般人正在享乐的当头乱入进去的话,不可能不会惨遭围观。
  所以才需要华生,可是如果不能带进去的话,那状况可就大不相同了。

「怎么会这样汪……」

  没法登上活跃舞台,华生也非常失落的样子。

  为了不在城堡里变得显眼而需要寻找搭档,以及如何寻找尤古斯特的居所的方法。米拉思考着这两点该如何处理,并始在城堡外围静不下心地溜起圈来。
  由于城堡是建在宽广的广场正中间,周围有各种各样的人在。
  像是在等人的人、寻求着能够遇到可以共度一夜的搭档的人、和正在寻找合适猎物的游女等等。实在是相当热闹。

(嗯?那个人……)

  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呢。就在装作若无其事地在城堡周围窥探着,刚好来到后侧的时候,米拉看到了极为在意的一幕。
  那就是,有一名女性从后方的门进入了城堡里。
  没错,是一名女性。和尽是些成对的正面不一样,从这里进入的似乎只有一个人而已。

(嗬,此处定有什么缘由!)

  预感到会有什么突破现状的契机的米拉,立刻向那边走去。
  仔细一看,那个入口的里面,也有一个柜台。

(单人用……这么回事吗)

  应该也会有想要一个人进去享乐的吧,于是为了这类人才会开设后门入口不是么,虽然米拉这么想的,不过看样子并不正确。
  在入口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来回走动地偷看的米拉,注意到又有一名女性从那里进去了。
  结果,从其行动里,米拉明白了这边的柜台究竟是用于什么的了。

(原来如此喏,这么回事呐)

  进去的女性被接待员提示了什么后,又回答了什么。
  毕竟跟柜合隔了一段距离,米拉并不能听到是说的什么。不过,不仅鼻子连耳朵也很灵的华生,转述了女性和接待员的互动对话。
  听华生说,女性说了「从晃悠晃悠悠(プリムプルリム瞎翻的)来的—」之类的话的样子。
  晃悠晃悠悠(プリムプルリム)。这个词米拉有印象。不如说,之前走在街上时看到的店当中,就有这个名字。
  米拉记得那家店,汇聚的都是些胸部特别丰满的游女们,然后想起刚才那位女性后不由得的确名副其实地点头称是。
  从店里来这的游女用的入口。
  没错,也就是说这个后门入口,其实是为了那些提供出差服务来这里的游女们准备的。
  这时,米拉想起了之前那件事。在街上碰到的变态绅士,以及被他错当成游女而遭到搭话那时候的事。




第365话 方针决定

翻译贴吧ID:silverkanon
原贴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6688252806


(呼呣,说不定能行呐!)

  用于出差服务的游女专用的出入口。看到那个,米拉闪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自己就算装成游女也十分的适合,毕竟就连那个一股花街特区大师氛围的绅士都会搞错了。
  注意到这一点的米拉想出来的计策, 那就是装作因为出差服务而来的游女,这样一来一个人进去也不会显眼了。
  可是,要实行的话还有一个难点。
  刚才的游女进去的时候,给服务员看了什么东西。
  那肯定是,表示自己确实是为出差而来的什么证明吧。然后那位女性,从服务员那里接收了一张卡片样的东西。
  不清楚那个卡片样的东西究竟包含着什么样的意义。可是,似乎是有着某种重要的意味吧。其实是去客人所在的住宿设施的通行许可证之类的可能性很高。
  而且对于那些很高级的场所,不管要去哪里,说不定都有必要出示这类身份证般的什么。
  想要作为游女进去的话,就必须得到让服务员看的那个东西。

(唔—呣,该如何是好呢)

  这都第几次了。米拉自言自语着,烦恼该如何行动才正确。
  就在这当头,又有一个人从后门进去了。瞬间米拉注意到了还有这种形式,立刻迅速地从离入口有些远的地方窥视起来。
  这次进去的是个男性,和服务员的互动还是通过华生来转播的。
  那个男人,在办理了最省事最有人气的两小时套餐的手续后,似乎有些兴奋的样子,「就要微笑咩咩的茉莉酱吧」地说道。

(原来如此呐,这种系统吗)

  稍微想一下就能搞懂。既然有提供出差服务的游女来这里,那么肯定就有男人正独自一人等着的。也就是说作为客人的话一个人进去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好,就那么办!)

  除了假装成游女,还出现了作为客人进去的选项。
  原本这里就有住宿设施,既然如此,应该也有单纯的住客吧。虽然城堡里到处是结伴的,不过一个人的话应该也不会显得奇怪。
  对于不由得被现场气氛吞没,思考变得偏向不是那种事就不能进去一事反省后,米拉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向入口。
  然后,注意到了在入口附近的看板。

(神马……!?)

  那个是,这个住宿设施的利用收费表,这里有什么会让人吃惊——但是某种意义上也写着理所当然会这样的事。

  虽说是住宿设施,可这里是花街特区的中心。当然了,肯定不会是单纯的住宿设施。会一个人来这里的,当然是以想利用出差服务为前提,所以这里的住宿方案全都是和出差服务相捆绑的。



「那么……哪一边难度都很高,该如何是好呐……」

「真是头疼汪」

  离开城堡,米拉依然抱着华生在周围广场上的长椅坐下,考虑着为了找到尤古斯特,该如何进入城堡。
  想到的方法有两个。
  第一种方法,就是最大限度活用现在的容貌,假装成游女进去。
  可是就观察到的,估计必须得有能够证明自己是哪家店来的物品才行。
  事实上这个设施的警备就是如此严密。不知道是哪来的什么人的话,自然不可能什么检查都不做就直接放进去。
  要想得到那个证明,就必须亲身去某家店,然后说服准备要出差来这的游女出借,或者施点小手段搞到才行吧。
  话虽如此,既不能保证可以马上挂名到店里,要说服的话又很难说明。而且,要用什么手段取得的话,对方又是无辜的女性,实在很过意不去。

(果然,装成客人才是最善的吗)

  米拉得出了这里应该用另一种方法,也就是作为客人入内才是最为简单迅速实际的。
  然而,这也有一个问题。
  那就是不管哪种住宿方案都会附带的出差服务。
  理所当然,正因为这部分住宿费才显得格外昂贵,可是如果说不需要这类服务的话,又毫无疑问会引起那是为啥来这里住宿的怀疑吧。如果只是想住店,外面还有许多条件更好又更便宜的旅店。
  即使如此,要这个服务的话也是问题。

(若是让男人凑过来,那简直没法忍呐)

  毕竟是汇聚了所有性向的花街特区,这里当然也有许多女性向的店。
  这次是因为有搜索尤古斯特的事情,所以米拉只巡视了以男性为对象的那些场所,不过这个花街特区是按照东西分隔为男性向和女性向的构造的。
  而这座城堡,就镇坐于这个边界线的正中间。
  因此,当然也会准备女性客人用的住宿方案,男娼的派遣服务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既然要在这个城堡里住宿,那么理所当然的应该要派遣男人过来吧。

(不,可是……这里边也有百合的情侣在吧,那么不用叫男性过来也可以不是吗!?)

  思考着有没有啥捷径可走的米拉,突然想起了这个可能性。毕竟是如此涉及范围广泛的自由场所,那么当然也说不定会有那种百合缭乱的店不是么。

  那样的话倒还……就在这么开始妄想起来的时候,发现这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不不不,管他来的是男是女,如果真来了岂不更麻烦! )

  进入城堡后要做的事,就是确定尤古斯特的所在地,以及将其确保。
  当然也就没有在房间里悠哉等候的空闲,不管谁来都肯定敲不开门吧。
  如此一来要说会发生什么,那就是前来的某人肯定会困扰吧。然后估计会采取向城里的人报告此事的行动,搞不好,会以为是犯了什么急病,强行打开房门确认房间情况也说不定。
  然后自己不在房间里的事就会露馅,接下来,就是要搞清楚自己究竟在哪里了吧。
  如果拜托城堡有关人员进行搜索的话,术什么的监视手段如此严密的城里,肯定马上就会被找到。
  而且,如果发生了这类骚动的话,搞不好尤古斯特本人也会被惊动。
  既然如此,干脆就先在房间里等到对方来会不会好些呢。
  先干了个爽后再办正事什么的,那压根没这想法。可是就这样不管人家也很不自然。既然如此,那就只有一种办法。让过来的人睡着,在此期间前去搜索尤古斯特。
  这完全就是老套路。虽然米拉这么认为,不过马上又觉得漏洞百出而否决了。
  给来提供出差服务的人下迷药(hongcha) 让其昏睡。不考虑米拉身负的使命,光是看这个行为的话,简直整个全是问题。

「唔—呣……尽可能令其晚点来的话……——!」

  从入住开始,留出几小时以上的空余时间后再让游女前来。浮想出如此理想状
况的米拉,这时才注意到了一个完全被扔到九霄云外的可能性。
  要指定时间的话,更简单地考虑不就行了吗。

「竟然没有注意到如此单纯的方法,果然是有些被毒害了也说不定呐……」

  花街特区中飘荡着的奢华而淫靡的氛围,身处其中后该说是变得开放了呢,还是说心情急切了呢,就是会产生一种不由得希望游女能早些过来的心情。
  虽然米拉对于自己竟然会如此视野狭窄而无语,不过还是认为这样可行地站起来。
  选择的住宿方案,是一整晚。然后让游女的出差服务尽量推迟到深夜后,那么就可以用这空闲的时间去搜索尤古斯特了。
  在那之后,只要成功完成任务带着尤古斯特离开,游女什么的事情就可以忽略不管了。
  这就是现状下可以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如此确信的米拉,决定将不能带进城内的华生送还。
  可是这时,下意识地停手了。因为想到了说不定这样做也会被防范装置给感知到。
  关于召唤体的送还,米拉在研究完后也把握了其架构。
  这个构造相当的单纯。
  为了确保召唤体的安全,召唤术当中编入了强制送还的术式。而送还的步骤,就是手动启动这个术式而已。
  可是米拉注意到了这个部分,强制送还术式的启·动·,会不会让防范装置有所反应呢。

「那么,这种情况下……」

  既然有会被感知到的风险,那就不能送还。如此判断的米拉,考虑着该怎么办。
  首先,华生不能带进城堡里。
  可是能够让它藏起来的地方,这附近似乎没有。
  虽然也可以让它就这样待在外面等着,可是这种地方竟然会有个妖精犬,怎么看都很不自然吧。而且,对这方面有点了解的人稍微调查一下就会发现华生实际上是个召唤体。
  是谁为了什么这么做的,搞不好会引发这种怀疑。必须尽力避免给与一切有可能引起尤古斯特警戒的契机。
  虽然也可以让它继续假装玩偶留在外面等着,可要是被谁捡走了也很麻烦。

「难得平安无事地带到这里来了呐。欲速则不达啊」

  左思右想后,米拉选择了最稳妥的方法,那就是带到城镇外面去后再送还。
  决定好后就要迅速行动。米拉立刻离开了这里。



  首先是,沿着从中央广场直通到花街特区的出入口的梦幻大道笔直前进。排列着许多大型店的,最上级的主干道。
  途中再度经过这个城镇里才刚开不久的『奇迹天堂』的跟前。
  这时——。

『饲主殿,听到有女性哭泣的声音汪!』

  华生报告了这么个事。
  它的顺风耳,能够捕捉到远处的声音。它眼睛里寄宿着燃烧的正义感,用视线指向传来声音的地方。
  话虽如此,现在可是正在执行抓捕尤古斯特这个极为重要的任务当中,没有空闲去绕远路。
  毕竟是这种场所,极有可能是什么纠纷,也说不定只是打情骂俏什么的。那才是一个个都去管也狗拿耗子管不过来。

「呼呣……就稍微瞧瞧是啥情况吧」

  可是,无法放着哭泣的女性不管。那就是男人的生存方式。
  与华生高涨的使命感同调的米拉,想着总而言之先看看是什么情况,改变脚步朝声音方向走去。
  华生示意的地方,是『奇迹天堂』的里侧附近。然后,要走到那里去,就必须先从稍微远一点的辅路进入小胡同里才行。

「是这里面吧……」

  和梦想大道相交错的一直线道路。从那里拐个弯再稍微走一下后就是小胡同的入口了。

  小胡同和外面的梦想大道不同,看起来很沉稳——或者说简朴的样子。
  能看到似乎和游女不同的,不知道是哪家店的工作人员之类的人物正抱着大件行李走过去。
  看样子这个小胡同,似乎是这类负责后台工作的人来往的道路。需要出门采购什么的做杂务的时候,就会走这条小路。

「那么,在这里转弯的话……」

  也带着装作是什么店的有关人员一般的表情走进小胡同里的米拉,沿着不知道眼前是不是可以通往深处的路线走的时候,注意到了小胡同的另一面。
  从入口来看,这是个看不到的地方。在拐角过后,四处都可以看到放松地坐在长椅上休息的游女的身影。
  看来不仅是后台工作用的,这里也是店里的人们放松用的休息场所。
  虽然米拉并不知道,不过店里因为时常点着能让人情绪高涨的焚香,所以像这样需要休息时多是来到外面的。
  而可以这样休息的话,也意味着刚刚完成一件工作。因此在这里放松的游女们全都缠绕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色香,有种看上去比起外面大道上的那些游女更能吸引男人的氛围。

(而且毫无防备这点更是……)

  一边微微地偷瞥暗自兴奋,一边沿着小巷子前进,刚好到了『奇迹天堂』的后面的时候。

「呜呜……是——没错,那样——什么的都没听说——」

  和华生说的一样,的确能听到女性哭泣的声音。似乎是在哭诉着有什么事情自己不知情的样子。

「可是你不是说过了自己去的吗——」

  相对的,还能听到另一个女性的声音。温柔中又带着严厉的教导口气。
  听到这里,似乎是哭泣的女性明明说过自己会去的,可是突然又说不想去了。

(呼—呣……这还真是,不好判断呐)

  米拉本打算看情况会帮助哭泣的女性的。可是,从这状况来看,似乎不是什么外人好插嘴的样子。另一个女性所说的也很在理。
  话虽如此既然会讨厌到哭出来,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为了能够把握得更加详细,米拉决定先这样继续听两人的对话。
  不过虽说是小巷子,偶尔还是会有人通过。就这样站在这里偷听的话,肯定会让人觉得奇怪吧。
  因此,米拉便模仿附近休息中的游女的模样,坐到附近的长椅上。然后为了更加烘托出一种休息感,拿出了柠檬姜汁欧蕾竖起耳朵。
  只不过遗憾的是,要让米拉流露出其他游女那般的色气似乎很难。即使努力融入其中,也不过只有没啥羞耻心的少女的程度。
  然而米拉却如同演绎得十分完美般自信满满的。



第366话 里风纪委员会

翻译贴吧ID:silverkanon
原贴地址:https://tieba.baidu.com/p/6703235444


「既然知道的话明明告诉我就好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吧。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

  在米拉装作游女的时候,那两人依然在进行对话。
  听了一会儿后,便大致把握了事情的由来。
  一点是,哭诉的女性因为看中了五倍报酬而揽了个出差服务的委托。
  还有一点,则是关于出差服务的目的地,产生了争执。似乎是个相当有问题的客人,而且还指名想要游女资历尚浅的新人。
  好像就在刚刚,才知道了五倍的理由,然后哭诉着没法做到可对方不予理会。大致上就是这种内容。

「——可是,塞拉的事情不就是被瞒下来了吗。明明只说是休息而已,可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嘛。从古拉达医生那里出来的时候刚好碰到——」

  女性依然继续哭诉着。
  古拉达医生似乎是在这个花街特区里专职的游女专用的医生。
  而她的朋友也是同事的塞拉就是从那个治疗院里走出来的。
  女性拼命哭诉的理由就是这里。塞拉因为被昨天的客人做了很多过分的事,肉体和精神上都受到了相当严重的创伤。

「塞拉可是说了,被国王大人那个人给搞了!会被做那种事什么的简直闻所未闻!」

  那个叫塞拉的游女,似乎被做了相当残酷的事。而从那个塞拉那里听说了整件事的这名女性,不断哭诉着自己做不了那种事。

「呣!?国王大人吗?」

  正在偷听她们对话的米拉,注意到了出现的一个词。
  国王大人,被游女们这么称呼的人物,可是如今怀疑是尤古斯特的可能性最高的人。
  回想起来在餐馆的时候, 就听到有新人在国王大人那里遭了大罪的样子。
  看来那个新人就是这个叫塞拉的。
  然后哭泣的女性因为有五倍报酬便立马跳进了坑里,可是从塞拉那里听到究竟被做了何等过分的事情后,便又开始说不想出这趟差了。
  可是,因为是已经接下了的工作,没办法取消。客人那边也因为已经说好了会派新人过去所以也无法拒绝。其他的新人则都已经出差到其他场所去了,没人能代替。
  状况就是这么回事。
  就在这时,米拉从两人的互动中发现了更多。
  也就是说,这位哭泣的女性的出差地点,就是国王大人那里。

(呼呣……原来如此喏。此乃机会也说不定呐)

  没想到,可以抵达尤古斯特那里的选择这样岂不是变多了吗。
  如此思考着计策的米拉,决定先等着两人的对话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然后拿出了第二份柠檬姜汁欧蕾。



  花街特区的小巷里。那里有一位正拖着极为沉重的步子,缓缓前行的一个人。正是那位讨厌要去陪国王大人讨厌到哭出来的女性。
  即便不管怎样哭诉着不想去,都只得到了既然已经接受了就没办法了的回答,无法撤销要去国王大人那里出差的决定。
  而比起这些更具决定性的,就是对方是国王大人这点。
  不仅是个大常客,而且还是作为这个城镇里相当高的权力者君临此处,如果已经接下了委托却又立刻取消掉的话,店子会怎么样简直用不着多想,这是最重要的。
  而背负上了如此重大责任的结果,就是她不得不去了。
  不过,作为让步将报酬提高到了十倍。这算是很高呢还是很低呢,就看她怎么想了,结果,这位哭泣的女性也只能前进。

「——哈啊……好想回去啊。——哈啊……为什么会接下来啊。——哈啊……城堡能不能被炸掉啊。——哈啊……能不能以鬼畜变态罪让他被逮捕啊」

  女性每迈出一步都伴随着叹息声,同时嘀咕着怨言。可是为了店铺和同事们,只能前进。
  而有一名少女正尾随着这位女性。没错,就是米拉,正在观察着周围寻找向她搭话的时机。

「——哈啊……说什么店子会被搞垮真是狡猾。——哈啊……会不会有谁替我去啊」

  因为不想早到那里,女性绕着远路在小巷子里踱着。然后在进入几乎没什么人经过的小路里的时候。

「老朽替汝去也未尝不可哦」

  对着不住地自言自语的女性,米拉出声道。

「诶!?」

  对她来说,这句话简直有如雪中送炭一般。
  不过因为是在小巷子里而且更加没人的地方,突然被这么搭话了,回过头来的女性的脸上浮现出警戒的神色。

「请问是,哪位?那个……替我去是、 什么意思?」

  看到米拉的身影的女性,眼睛里冒出了些许期待的眼色。仿佛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米拉向着这位女性宣告道,「当然是汝如今正直面的问题啦」。

「诶?那是说……」

  女性的表情瞬间散发出光辉来,不过下一秒又像是担心这是新型的诈骗手段。
  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就她看来,这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
  不过对米拉来说,的确是出现了。

「没啥,不是诈骗什么的啦,不过是老朽与汝的利害一致而已哦」

  向着投来怀疑视线的女性阐明没有恶意后,米拉继续说道。

「抱歉呐,不过是刚好偶然的,听到了汝与另一位的争论声。关于事情缘由,那会儿便把握了。于是在此有个提案,可否将此次工作让给老朽呢?当然,不会给汝和店里添麻烦的。不过是让老朽以店员身份前往而己呐」

  如果不是因为店里的原因,让人现在马上就想逃走的提供给国王大人的出差服务。对于居然说要把这事让过去的米拉,女性一副这娃吃了啥熊心豹子胆的表情。
  不过这个提案,无论看上去有多么奇怪,还是有上贼船的价值的。

「如果可以说明一下为什么要替我的话……」

  女性这么说完后又立刻「啊、如果不是什么能说的事,倒也……」地,提出了妥协些的说法。虽然这比起妥协更像是无条件接受的感觉,不过如果真的能够代替自己去的话怎样都好,这也是她的真心话。

「唔呣,倒也确实如此呐,那就说说理由吧。不过,是些不好在此明说的内容呢。若是有可以静下来聊的场所的话——」

  米拉如此提议先换个地方。于是女性「那就先住一次店吧」地立刻回答了。如果能替自己去的话希望能够务必这么做,完全一副上钩了的样子。

「是个好主意呐,那么,就这么办吧」

  对女性的提议表示赞同的米拉,将要去哪家旅馆交给她决定地跟着走了。
  由于是这种场所,这里的所有旅馆全都有施加隔音措施,要说些秘密的事也非常合适。

「那么,就去我认识的地方吧」

  女性直直地盯着米拉这么回答道。然后对于实在太过堂堂正正的,而且还抱着小狗玩偶(华生)的米拉那副模样,怀疑心一口气下降了不少。走向旅馆的她的步伐,简直无法和刚才相提并论的轻盈。



「那个,自我介绍下,我是萨莉」

「老朽是米拉呐」

  花街特区的一家旅馆中的房间里,这么自我介绍后的两人,直接在宽大的床沿上并排地坐着看向对方。

「那么米拉酱……米拉……桑?那个,能问下理由吗」

  萨莉一副一定要把这份工作安心转让出去的迫力。毕竟就算再怎么讨厌,如果被用在什么犯罪的事情上的话肯定还是不希望的吧。她双手紧握着,如同祈祷着是正当理由一般。

「唔呣,明白了」

  想要代替萨莉揽下这次出差服务的理由。如何能够让萨莉爽快地答应的借口,米拉已经考虑好了。那是比起其他理由,对于对国王大大产生了最糟糕印象的她来说,也不会显得格外跳脱常规的设定。

「其实啊,虽然不能大声说道,不过老朽乃是里风纪委员会的人士——」

  以这番话开头的米拉的自编故事。这是考虑到萨莉是新人的弥天大谎。
  关于里风纪委员会的内容,是这样的。
  米迪特里亚城,由于其特征,使得风纪相关的问题都会特别严重地关切和取缔。而这么做,全都是为了能够让客人们能在这座城里尽可能地享乐。
  可是在客流当中,依然存在行为有些过激的人也是事实。
  即便有付钱,也并不意味着可以任意超出规范。毕竟在这个城镇里允许工作的人们,可是对国家来说很重要的居民们。
  可若是严格过头地去取缔的话,又会让客流因畏惧而退缩。
  因此,像这类做过头的客人,必须要有人私下里让他们明白规矩。
  因为这种理由而成立的组织,就是里风纪委员会。
  这种建立在谎言上的设定,米拉有如诉说着真相一般以堂而皇之的态度讲解道。

「是这样啊……虽然有听过传闻,原来真的有啊……」

  听完了关于里风纪委员会的萨莉,带着半分惊讶,半分期待的表情这么嘀咕着。
  取缔米迪特里亚的风纪的组织原来是实际存在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样就能爽快地让出这份工作了,萨莉纯粹地为此感到高兴。
  不过与此相反感到震惊的,是米拉这边。

(神……马……?传闻……是?)
  里风纪委员会原本是为了欺骗——说服萨莉而虚构的设定,不过是米拉擅自想象出的妄想故事罢了。可是,没想到萨莉竟然说听说过存在这么个组织的传闻。
  如果这个传闻是真的,擅自以其成员自居说不定反而会惹来麻烦。
  可是,也可以认为只是萨莉自己附和这个话题而已。
  不管怎样,既然已经把话说出来了,那么除了继续向下推动外别无选择。

「虽然不知道汝所言传闻为何,嘛,老朽乃是此委员会的一员呐。现在正好对于被称为国王大人这个人物,出现了一些话题呢——」
  传闻的真身。即便要仔细考虑这个,现在也没那个工夫。米拉这么想着,决定继续说下去。
  国王大人的残暴,正如萨莉所知道的。完全不考虑游女们的情况,有时候还会对她们的心灵造成莫大的伤害。
  因此这次,里风纪委员会决定采取行动。
  可是,对于在花街特区中持有莫大权力的他来说,这边的动向也全都被把握住了。
  因此不管造访几次都吃了闭门羹,完全没法接近他。

「——就是这样喏。正想着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听到了汝等的争论呐。于是老朽灵光一闪,从正面进攻不行的话,装作游女进入的话说不定就,呐」

  带着仿佛是想到了妙计般的口调,继续说道。
  叫来大批游女,每天沉溺于酒池肉林的国王大人。既然如此,如果能够混在游女当中的话,说不定能有接近的机会,就是这样的计划。
  但是,要想混进去的话,就必须要有能证明是店里的人的东西。
  而此时遇到的,就是萨莉了。因为是『奇迹天堂』这么一家新开的店的新人,和国王大人完全素未谋面,所以即便换了人肯定也不会注意到的。
  如果能够成功潜入进去的话,就能惩罚国王大人让他吃瘪了。
  说明到这里的米拉,最后以「如何,可否为了这个城镇的风纪助吾等一臂之力呢?」地概括道。

「非常乐意!」

  完全就是秒答。毕竟本来就非常不想去了,所以听到一半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好了回答。
  然后萨莉立刻将从店里得到的类似出差证的东西递了过来,这个似乎就是要展示给服务员看的东西。看向写着店名的卡片的背面,那里记载着出差的目的地,以及对方的名字。
『圣城宫殿  国王套房  沃伦』
  从这上面写的内容来看,国王大人的名字似乎是沃伦的样子。
  并非目标的尤古斯特。可是看到这个的米拉也并不怎么焦急,只是「唔呣,帮大忙了」地说着收进了口袋里。
  要寻找的目标,『死神之怒』最高干部之一的『尤古斯特·古拉丁』,是尼尔瓦纳驱使所有的情报网找出来的本名。当然了,在这种场合下肯定不会亮出这个名字的,使用伪名是理所当然的情况。

「还有这个,毕竟是自由尺寸的,应该没问题才对」

  作为必要物品,萨莉又递过来一个小包。

「呼呣,这是何物?」

  还需要其他的什么吗。就先前看到的,只要有这个出差证的话就可以进去了,米拉接下这个包包的时候回问道。
  于是萨莉接下来,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指定的服装哦」

  里面居然是一套衣服, 而且还是变态的国王大人指定的非常高价的物品。

(神……马……)

  打开包包后,看到里面装了一套非常狂热向的衣服。
  是迷你短裙浴衣。
  能够联想到夏天的夜空般的闪闪发亮的花纹,却又非常短的下摆,能够感受到夏天的热气与淫糜感。就是这样的浴衣。
  没想到,居然还附带这种自选项目。
  米拉一脸愕然,然而男人就要有胆识,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不管怎样都奉陪到底地做好了觉悟。


「那么,在这之后,烦劳汝暂且在这个房间等候着。若是遇到熟人,汝没有去国王大人那边的事走漏出去了可能会给任务带来麻烦呐」

  重整旗鼓的米拉如此这般拜托道。
  如果萨莉走出去后被看到了,导致这事被店里发现了的话就麻烦了。如果在开始作战前这个情报就被传达到国王大人那里的话,那肯定会怀疑起届时到来的究竟是什么人的吧。
  根据情况来看, 说不定会在接近国王大人前就被赶出来。
  因此,让萨莉在这里待机是最好的。如此考虑的米拉,以防万一地将抱着的华生放在了床上。

「即使事有万一,有这位副委员长在肯定会有办法无需担心的呐」

  米拉这么说后,华生便不再装成玩偶地站起身来。

「初次见面汪」

  华生以灵巧的动作行了个绅士礼。
  作为如果发生什么万一事态的时候的预备,另外还有监视萨莉行动的意图,让华生在这里待机。这么一来也就没必要马上将它送还,可以说是一箭双雕。

「骗人……!好可爱!诶?难道是……妖精犬!?」

  华生活动起来后,萨莉马上惊叫同时兴奋了起来,对于它的可爱立刻目不转睛了。

「我是个超级犬派的!做梦一样!」

  萨莉如同小孩子般欢闹起来。一不留神的空当里,华生就已经被她抱在怀里了。
  和米拉不同,胸口的分量相当的不得了,使得被埋在那里的华生「感觉安定感非常棒汪」地,被抱得很舒服的样子。
  何等令人羡慕。虽然涌现出了这种情感,不过米拉还是先确认了她们俩待在一起没有问题。
  就如同说是犬派一般,萨莉相当喜欢狗的样子。
  为什么这里会有妖精犬,里风纪委员会的副委员长又是什么之类的,完全都没有去在意一般地只顾着逗弄华生。
  两者的关系看上去十分良好,感觉就这样放着不管也用不着担心了。
  如此判断的米拉「那么,接下来就要过去了呐。之后就拜托了哦」地说完后站起来。

「请交给吾辈汪」

「嗯,去好好惩罚国王大人一顿吧!就算揍到再起不能的程度也可以啦」

  华生昂首挺胸地回答道,萨莉也一副要把什么捏碎般的气势送上了激励。

「唔、唔呣」

  估计是想起惨遭毒手的同事的事了吧,不过米拉对于那个动作只感到一股恶寒窜过背脊。
  就这样交代完后,她们俩再度开始愉快地玩耍起来。
  虽然华生一副绅士做派,不过该说是妖精犬的天性么,它对着萨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球立刻双目发光地摇起尾巴来。
  自己偶尔像那样陪它玩玩也不错吧。想着这样的事,米拉从皮球来回弹跳的房间里走了出去。
136
32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2

全部評論 4

10000
Ling凌 子爵
364是对应那一卷的?

9 个月前 0 回復

  • 孤独的野人 皇帝 樓主

    : 文库版还没出到,大概364会对应17卷左右

    9 个月前 回復

雫江 騎士
感谢,已投币

2 年前 0 回復

希格纳姆 王爵
从水楼看到后过来支持了,投币

2 年前 1 回復

孤独的野人 皇帝
美少「女」蓝川哦~
534 粉絲
1 關注
149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WEB][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转载][7.4 搬运371话]

1783
13

[WEB][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转载][6.27 搬运370话]

1719
9

[WEB][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转载][6.20 搬运369话]

1944
13

[WEB][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转载][6.13 搬运368话]

1929
6

[WEB][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转载][6.13 搬运367话]

1584
1

[WEB][りゅうせんひろつぐ]自称贤者弟子的贤者[从364话开始转载][6.13 搬运364-366话]

955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