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MF文库J][二语十]侦探已经死了[3][20.7.9更新]

书名:探偵はもう、死んでいる3 
----------------------------------------------------------------------
作者:二语十
插画:うみぼうず
图源:Andromeda(LK&TSDM ID:爱丽丝·莉泽)
翻译:最强蛋糕
校对:
首发于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图源、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序章·终章
过去是名侦探助手的我·君塚君彦,某一天,和夏凪、斎川、夏露一起被绑架了。
然后知晓了希耶丝塔死亡的真相。
在还未缓过神来的我们面前,出现了一位和生前的希耶丝塔一模一样的迷之少女,告诉我们刚才所播放的录像中有一处错误......
「看来,我果然还是不擅长读取他人的感情。」
这是完美无缺的希耶丝塔所犯下的失误。
正因为是名侦探才没能发现的微小的心思。
找寻着那一失误的同时,我们逐渐明白继承“名侦探”名号的真正含义。
侦探,已经死了。
死亡的真相也已经揭晓。
但是,故事还远未结束。




「在你刚恢复记忆不久的时候打扰你还真是抱歉,不过还请容我将你这十八年间的知识与经验给夺过来!」
「这也太过了!你是想把我变成大人身婴儿心吗!」
「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打情骂俏么。」
不知何时打开的门外,斎川定定地看着我们。


「这是属于夏凪桑、夏露桑、以及君塚桑各自的故事——所以我认为,只需要去考虑,自己想要怎么做。」


职业:女仆
年龄:不明
擅长料理:苹果派
喜欢的音乐:古典音乐
喜欢的电影:黑帮电影
特技:瞬间记忆
兴趣:午睡、捉弄君彦
信条:若是为了主人,连主人也能背叛
白银色的发丝、蓝色的双瞳、宛若雕刻品一般美丽端正的五官。穿在其身上的是......女仆装?先不管服装如何,与过去的名侦探容姿一模一样的这个少女的真实身份是——


「果然在君塚的心里,只有希耶丝塔。」
「你不用在意。」
我用这样敷衍的话语,封住了夏凪接下来可能会说出的话语。
「反正在与希耶丝塔相遇之前,我一直就是一个人。」


「只要有希耶丝塔在,一切都无所谓了。」
回想着那些过去的事情,我不禁这么脱口而出。
「......君彦,你是无意识间这么做的吗?」
“希耶丝塔”这么说着,然后我发现她不知为何正半眯起眼看着我。
「嗯?你指什么?」
我问道,而“希耶丝塔”——
「......我是被那副消沉的表情给意外勾起了母性本能么。」




6年前,渚
第一章
为了和你,再度相见
因为你说想让我穿上女仆装
世界之敌与十二之盾
职业,学生。偶尔,是助手。
二人独处的千万个夜晚
对神发誓,没有○
然后巨恶再临
另一个应该说明的过去
就好像是侦探一样
就算是女生也憧憬着秘密基地
真正的敌人
我在最后所呼唤的名字
怪物已经,不见了踪影
随后展开的新事件簿
6年前,唯
第二章
哼,你就是我的制作人吗
请正确使用日语
之后,助手尽情享用
这是仅属于你的故事
不过是包装偶像的简单应援工作
朝着这个世上的不讲理咆哮吧
女孩子无论何时,都想要穿上漂亮的裙子
就这样,噩梦袭来
推理小说与传奇幻想同在
原初之种,容器少女
世界上最为丑恶的选项
活着的我们所能做的事
某日的后悔,未来的约定
一切,在此反转
5年前,夏洛特
第三章
昨天的朋友是今天的敌人
敌人一开始就在那里
若是你能成为助手
侦探一直,就在那里
所以那份遗志,绝不会消散
与世界为敌的金色之剑
这就是最后得出的回答
终章
少女间的密话
序章
------------------------------------------------------------------------
【6年前,渚】
我在海岸线上,听着波浪摇曳的声音。
哗、哗——海浪轻轻拍上岸又退去。安抚着不安与苦痛,内心沉静下来。像这样在岸边聆听大海的声音,是我唯一的乐趣。
「你在这里干什么?」
忽然,从身后传来陌生女生的声音。冷淡、却绝不冷漠的,通透的声音。
「......我在听大海的声音。」
没想到会有人到这里来,我带着些许紧张答道。
「只是在听声音?不看吗?」
「因为看不到啊。」
是的,现在已经是晚上了。白天宛如翠玉般闪耀着光芒的大海,到了这个时间段,仅仅依靠星光的照明,映入我眼中的,仅剩一片黑暗。所以我只能像这样静静听着浪花的声音,感受着大海。
「这样的话,在白天来不就好了么?」
随后,我感觉到少女坐在了我的身旁。一开始给我以有些成熟的印象,然而从音源位置判断,对方的身高似乎与我并没有多少差距。是和我同龄段的么。
「我其实也是想这么做的。但是,在白天的话会被发现的。」
我稍稍敞开心扉,和她继续聊着。
「被发现?谁?」
「......我其实,生病了。本来必须要待在病房里的。但是,一直待在硬硬的床铺上会很难受。所以我偶尔会像这样,避开他人,来到这里。」
艰辛的治疗,与永远的枯燥。
在这段能够远离这些事的时光里,对我来说是一种治愈。
对于能和同龄段女生聊天感到高兴,于是我也对她提出了疑问。
「最近我被带到了这里来。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
「……是么。」
她所说的这里,指的一定不是医院。我们如今所在的,是建在某座孤岛上的孤儿院。
「但是,没问题的。住在这里的,都是和我们一样的孩子。」
没错,一样的——不幸的孩子。是这一点没问题么。不,虽然我清楚并没有任何一点是没问题的,但我现在只能这么说。

「你的名字是?」
忽然,少女向我询问道。
「602号。」
「大人们是这么称呼我的」,我回答道。
也并不只有我是这样。在这间设施里的孩子们都是……但是,一定很快就能习惯的。这个女孩之后也一定会——
「渚。」
一开始,我还以为她是在说这片海岸。
「喜欢大海的你,就叫这个名字。」
但是,她却这么说道,静静笑了起来。至少,在我的感觉中她是在笑着。
「呐,你的名字呢?」
于是,我也这么反问她道。
「我并没有名字……只是」
「只是?」
「算是有个代号吧。」
随后她所道出的名字,我一生也不会忘记。
不想要忘记。

【第一章】

◆为了和你,再度相见

「将来把你从沉睡中叫醒的人的名字——渚。夏凪渚。」
在希耶丝塔说完这句话后,屏幕陷入了黑暗。
录像播放完毕,聚集在这里的四人——我、夏凪、斎川、夏露,一时间都没能发出任何声音。在一片沉默之中,我的脑海里回荡着刚才所看到的、我和希耶丝塔两人在三年里的旅行记录。
在上空一万米处、被劫持的飞机里相遇。然后以我所上的中学里发生的某个事件为契机,我和希耶丝塔一同踏上了旅程。
我们开展了一段绚烂多彩的冒险故事——很快,在与秘密组织“SPES”作战的过程中来到了伦敦。在那里,我们遇见了一位迷之少女,艾莉希雅。无家可归的她作为侦探代理,成为了我们的伙伴,和我们一同行动。
然而艾莉希雅身怀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另一个人格,身为那个里人格的海拉在伦敦街道上夺去了无辜之人的生命。
之后我们追着海拉,也可以说是为了救出艾莉希雅,前往了敌人的据点。在那里,我们遇见了敌人的首领。我们得知了这群家伙的真实身份。同时,希耶丝塔投身于与海拉的最后一战。
是啊,没错。如今我终于想起了一切。
一年前,在那座岛上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侦探已经死了。
在那一天、那个地方,夺去希耶丝塔生命的是——

「是我。」

在沉默之中,夏凪低语道。
「是我把希耶丝塔……」
「不对。」
不可以让她继续说下去。我反射性地打断了夏凪的话。
「夏凪什么都没有做。和你自身没有任何关系。所以……」
这是在过去,艾莉希雅……不,是利用刻耳柏洛斯的种子化身为艾莉希雅这一虚影的夏凪也有说过的话。但是,没错的。夏凪什么也没做。就算那双手沾染了罪恶,那也是其他的……海拉这一人格所犯下的。无论是心脏狩猎事件还是夺去希耶丝塔的生命,都和夏凪无关。夏凪她,什么都——
「对不起。」
变得明亮的室内,夏凪突然看着我道歉道。那双眼中布满了泪水。
「是我夺走了君塚最重要的人,对不起。」
夏凪的指尖贴近了我的脸。还以为她又要像过去那样将手指捅进我口中,然而,夏凪只是用纤细的指尖擦拭着我的眼角。
「……抱歉。」
在哭泣的,是我。
原本是打算将复杂的心绪清空的,看来这一判断是错误的。
现在,不得不承认——我还是没能切断对希耶丝塔的留念。
「原来我的记忆是伪造的啊。」
夏凪低着头说道。
「所谓接受了心脏移植,其实只是我夺取了希耶丝塔的心脏;所谓一直住院的儿时回忆,也一定是因为还残留有被“SPES”囚禁时的记忆——果然我这样的人,一直都是一无所有的。」
这是夏凪一直像是口癖一般挂在嘴边的话。自己只是一个伪造物。无法成为任何人。无法从小小的鸟笼之中,飞往任何地方。
而这一自嘲,过去的艾莉希雅也曾说过。失忆的自己,一直待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在一个没有声音也没有光线的世界中。
回想起这些一年前的记忆,如今重新看向眼前的夏凪,两人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我在一年前,在伦敦邂逅的叫做艾莉希雅的少女,便是之后的夏凪渚。
「渚桑,先坐下来吧。」
斎川朝双肩微颤的夏凪搭话道,两人坐在了房间内的混凝土上。虽然对于让年纪更小的齐川担心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现在还是心怀感激地拜托她吧。
「也就是说是被篡改了记忆吗?」
下一个开口的人,是夏露。
「渚……还有君塚。」
说着,她将视线移向了我。
「夏凪那边,可以视作是考虑到了精神方面的问题于是施加了相应的治疗吧。」
与此事相关的,恐怕就是那个红发女警察,加濑风靡。在希耶丝塔的指示下,为了救助夏凪,于是就采取了那样的措施吧。
「然后我,忘记了。」
无论是过去和夏凪相遇的事情。
还是希耶丝塔为什么死去。
以及“SPES”真正的含义,其首领SEED的真面目。
「你还记得的吧,夏露。」
一年前,在敌人据点,我和夏露与自称是所有“人造人”父亲的SEED对峙,在那里得知了“SPES”原本的目的。他是从宇宙中落到这颗行星的“种子”,遵从着生存本能,企图压制人类。
之后在我赶往希耶丝塔身边的时候,夏露则应该还继续在研究所内与敌人交战。这样的话,她就并未接触那些“花粉”,没有失去记忆。
「是啊,没想到君塚居然不记得这些事了……毕竟没有详细地交流过情报啊。」
「特别是我们两个之间」,夏露自嘲道。
……对了,关于和夏露见面,那次游轮旅行也已经是时隔一年的再会了。而在那艘豪华客船的甲板上,我们与仇敌变色龙对峙。当时那家伙说「是我杀了希耶丝塔」,结果不过是个误会。他完全没想到是希耶丝塔自己将心脏停了下来吧。
「夏露小姐,我——」
这时,夏凪忽然站了起来。
然而。
「什么都不要说了。」
夏露没有看向夏凪,径自说道。
「我明白的。这不是你的错,我明白。只是……还没能接受罢了。所以,请给我一些时间。」
「……嗯。」
没错,夏露也是今天才知道关于希耶丝塔死去的真相的。她所敬爱的师父的死,有一部分正与身旁的少女有所牵连。不可能轻易说得出什么话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会做出怎样的决断来——再次变得沉重的气氛,充斥着这间陌生的房间。
「首先,」
稍稍过了一会儿,传来少女清灵通透的声音。
「没事的,先冷静下来吧——握起手、绕绕肩。把握节奏地呼吸。闭起眼,深吸一口气,吐出来。感受血液的流动。睁开眼,模糊的视野就能重获清明。」
那是之前齐川有说过的话语。缓解紧张感的魔咒。
「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去喝杯红茶吧?」
随后,斎川以一副不愧身为偶像的表情朝我们微笑道。
「真是的,所以说为什么你才是最像大人的啊?」
「呵呵,因为我和君塚桑的经验不同啊。经验上。」
「不要像是故意地着重强调啊。斎川你要更有些身为偶像的自觉。」
这个女初中生真是……不过,算了,总比让这份沉重的气氛继续下去要好吧。这么想着,差不多准备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突然回过神来。对了,我们是被绑架到这里来的。
「既然如此,犯人在哪里?」
感受着不好的预感,我回过头去。

「要举办茶会么,不错呢。请让我也加入吧。」

下一瞬间,出现了我们四人以外的人的气息。
「是谁!」
我反射性地朝那个人影伸出手去……然而回过神来,我的身体浮到了半空。
天花板出现在视野中,随后,
「好痛!」
后背撞击到地面上。仿佛被雷击中一样,疼痛窜过全身,我不禁闭起了眼。
「要是还想再触碰这个身体,我就把你全身的骨头碾碎。」
太不讲理了。随后,我准备对这位将我背摔出去的犯人抱怨一句,缓缓睁开双眼……然后看到眼前的光景,僵在了原地。
「你、是」
站在眼前的人物,我再熟悉不过了。
白银色的发丝、宛若雕刻出来的美丽的五官。以及穿在她身上的……女仆装?看来在服装上和我的记忆有些差距,不过至少是其本人的外貌没错了。三年里,我们片刻不曾分离过的这位少女的名字是——
「——希耶丝塔。」
不可能认错的,眼前正是我过去的搭档的容姿。

◆因为你说想让我穿上女仆装

「好了,各位。请尽管点你们喜欢的吧。」
穿着女仆装的白发少女向坐在桌旁的我们问道。
离开那个房间后,我们五人为了举办茶会而来到了咖啡店里。宽敞的店内,不见有其他客人。看来似乎是已经打烊了。
而带我们来到这里的当事人——
「不用顾虑,是君彦请客。」
她先我们一步,径自优雅地喝起了红茶。
「不要忘了顾虑我啊——“希耶丝塔”。」
看着坐在主座上的她,我不禁吐槽道。
亮泽的白发与蓝色的眼瞳。无论怎么看,这家伙都是我过去的搭档。
——可是
「真的,和Ma’am一模一样……」
看着喝下红茶的“希耶丝塔”,夏露呆呆地说道。
没错,这个“希耶丝塔”并不是真的。
当然了。毕竟侦探已经,在一年前死了。
「夏洛特。我就再说一次吧,我不过是一个机器人罢了。」
这是在来这个地方的途中,她自己有说过的话。
此处的“希耶丝塔”,是以生前的希耶丝塔的一部分肉体、记忆、能力为基础所制作的生物机器人。
「……你真的,不是希耶丝塔吗。」
我再一次,朝和人类别无二致的她询问道。
「是的。我和希耶丝塔大人不同,不会将你称为“你”。(译注:あなた、君)」
「对啊。如果是本人,就不会背摔我,而是会给我膝枕。」
「……搜索数据库之后,我并未发现有这样的事实存在。」
「不要那么露骨地转过脸去。既然是以希耶丝塔本人为参考的,就不要讨厌我啊。」
「正因为是以希耶丝塔大人为参考而制作出来的,所以才讨厌你。」
「可以把今天我流的泪全部还给我吗?」
好奇怪啊。到这里来为止一直围绕着的严肃气氛就像是唬人的一般消失得一干二净。
「总感觉,就好像是长年夫妻一般的平淡互动。」
「唯,不要比喻成夫妻。要比喻的话,至少请比喻成漫才老手。」
不知为何,坐在对面的斎川和夏露半眯着眼看了过来。饶了我吧,这又不是我的错。全都是侦探的错……这可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
「绑架了我们,是有什么事吗?还是说,这也是生前的希耶丝塔的指示吗?」
是了,正是这个“希耶丝塔”绑走我们,播放了那段过去的录像给我们看。那个监禁我们的房间,也是她平日所住的藏身处。
「是的,希耶丝塔大人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做好了各式各样的准备。找到你们是其中一环,准备了我这样的支援亦是其中一环。以及,我被赋予了将真相传达给你们的使命。」
「不过一般来说会做到绑架这种地步吗?」
「因为这份真相即使要做到这个地步也要传达到。」
这么说道,“希耶丝塔”看向了至今一直独自保持着沉默的人。
「渚。」
然后叫出了那个名字。
侦探在最后,所留下的那个名字。
随后坐在我身旁的夏凪抬起低垂的视线,听取了名侦探的遗言。

「请容我代希耶丝塔大人说一句——谢谢。」

就好像是将一直缠绕着我们的气氛再度改变的轻风一般。
令人觉得,“她”一定,是为了说出这句话才出现的。
我们,和夏凪一起,收下了这份话语。

谢谢。“希耶丝塔”说着,静静低下了头。
对此,夏凪则是——
「我……」
双瞳动摇着。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双唇在颤动,然而却并没有将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就算说再多正确的话语,也不一定能改善夏凪的心情。似乎是感受到了过去的责任,夏凪的视线落到了地上。然后,沉默再度降临。
「让我们边喝红茶边聊吧。」
「这里的苹果派很好吃」,“希耶丝塔”轻声说道。回过神来,我们的面前已经摆上了红茶和苹果派。
「……真是怀念。」
夏凪将被切分成小块的苹果派送入口中,这么说道。
不是说好吃,而是说怀念。
「……话说回来,“希耶丝塔”。」
在这样的气氛下,我代表着众人,朝“希耶丝塔”提出必须要提出的疑问。、
「为什么事到如今要把我们聚集起来,说出过去的事情?至今为止将这份真相隐藏起来的意义何在?」
一年。希耶丝塔死后已经过了一年。若是“希耶丝塔”的使命是将真相告诉我们,那为什么至今为止都没有来和我们接触呢。
「理由有几个。」
随后,“希耶丝塔”朝我们竖起手指,开始说明。
「第一。希耶丝塔大人要压制沉睡在渚身体内的海拉这一凶恶人格,安定下渚的状态需要花上一段较长的时间。」
这是一年前——我在最后和希耶丝塔的对话中她所提到过的事。说是要封印海拉可能会花上很长的时间。而夏凪自己也说过,她到了最近才终于恢复了身体状态,能够到学校来上学。做好这些准备花了一年时间么。
「第二。是要等你们四人能团结一心。」
「我们?」
「没错,这就是希耶丝塔大人的遗志。」
对了。这是夏凪有提到过的希耶丝塔的留言——我、夏凪、斎川、夏露四人,才是遗产。
「但是」
夏露打断了对话。
「为什么是我们四人?特别是君塚……也要?」
「喂,夏露,不要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提出这个疑问啊。」
「是的,关于是否要将君塚君彦也算在其中,这一点直到最后一刻都很让人烦恼。」
「为什么啊。就该把我第一个算在内吧。我可是助手啊。」
「君塚桑,该不会其实那三年里所发生的事都是假的吧?比如说,君塚桑并不是助手,只是跟在希耶丝塔身后的一个跟踪狂。」
「斎川,你的眼睛在我们当中是最好使的吧。那你在刚才的录像里都看到了什么啊。」
不行了,这群家伙在气氛稍稍缓和下来的瞬间就会开始犯傻……
「但是」
就像是读出了我的心声一般,夏凪以认真的眼神看向“希耶丝塔”。
「大概,最为重要的理由并非如此吧?」
“希耶丝塔”在这个时候将我们聚集起来的理由。告诉我们真相的理由。夏凪再次向侦探问道。
「SEED,将会来到这里亲自行动。」
随后,“希耶丝塔”眯起眼,提到了我至今为止都忘记的存在。
那是“SPES”的首领,或许也可以说,是我们必须要打倒的最大的仇敌。
「SEED在这一年里,都没有采取显眼的行动。然而最近,这一状况似乎已经开始有所改变。」
……确实,斎川的蓝宝石一事、客船上的变色龙的袭击都是很好的例子。
他们时隔一年,究竟想要干什么?
「阻止这些事发生,就是渚——你的任务。」
“希耶丝塔”将茶杯放回茶托,说道。
「我的、任务……」
夏凪得知自己所被加以的沉重职位后,不禁低下了头。
若是平时的夏凪,一定会自信满满地拍拍胸口接受下来吧。但是,知道了那段过去后,如今的她……
「这并不是仅会由夏凪来背负的问题吧。」
我一口喝干红茶,朝“希耶丝塔”这么问道。
「将“SPES”打倒的这一目的,我和斎川,以及夏露也是一样的。并没有必要让夏凪承受特别的责任感吧。」
的确夏凪出于自己的意志,继承了名侦探的遗志。但是我和斎川、夏露也一样是希耶丝塔所留下的遗产……将“SPES”打倒,是我们共同的目的。
「是的,确实如此。但是这其中,渚所承担的职位,是君彦、唯、夏洛特都无法比拟的。」
「要问为什么」,“希耶丝塔”轻轻吸了一口气,
「是因为渚,是“名侦探”。」
用明显强调的语气强调了某个词语,这么说道。
「这又怎么了?就算和普通的侦探的含义有些许不同,但夏凪应该也已经理解了这一点。」
希耶丝塔虽然自称名侦探,然而实际上和一般印象中的侦探不同。和人造人以及外星人战斗的侦探,无论是哪部推理小说都不存在吧。而且,关于这一点,夏凪也已经十分了解这一切。
「……原来如此。希耶丝塔大人连这一点也没有告诉你们么。」
随后,“希耶丝塔”像是在考虑着什么,轻轻点了点头后,
「所谓“名侦探”,并非君彦所想的那样。」
就像是读出了我刚才的想法一般说道。
「的确,也可以说是并非仅仅是普通地将事件解决掉的这一种存在。不过,我们通常在使用“名侦探”这一称呼时,还有其他的含义——」
「等等。」
这时,桌子“嘭”的一声震动起来。打翻红茶、站了起来的人是——
「你继续说下去的话——会违反联邦宪章的。」
夏露说着这一陌生的词汇,像是在责备一般,瞪向“希耶丝塔”。
「没关系,毕竟他们也是当事人。」
然而“希耶丝塔”环视了一遍围坐在桌边的我们,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说道。

「“名侦探”,是守护世界的十二人之盾——“调律者”中的一个职位。」
192
1.3k

請選擇投幣數量

9

全部評論 0

  • 1
  • 2
  • 3
  • 4
前往
10000
墨染~影寂 平民
感谢大佬翻译

4 小时前 0 回覆

银白霜 平民
感谢大佬翻译

5 小时前 0 回覆

梦大人 騎士
谢谢大大翻译

17 小时前 0 回覆

gjfff 子爵
感谢大佬翻译

1 天前 0 回覆

ExtraThicc 勳爵
感谢大佬翻译

1 天前 0 回覆

wangcxiao 伯爵
大佬加油!

2 天前 0 回覆

樱花庄下 騎士
这挑染,有点可以

2 天前 0 回覆

asd5416sad 侯爵
感谢翻译。世界观越来越魔幻了起来

2 天前 0 回覆

oysmlove 子爵
感觉设定的世界观突然又宏大了🤣

2 天前 0 回覆

Are~ 伯爵
感谢翻译

2 天前 0 回覆

neosugu3917 子爵
感谢翻译

2 天前 0 回覆

水色Loli控 侯爵
好肝,感谢大佬

2 天前 0 回覆

Jiusakur 騎士
爱可爱了

2 天前 0 回覆

748984371 平民
更新啦!!等久了兄弟们

2 天前 1 回覆

1213856 平民
感谢大佬翻译啊,等好久了呢!
😀

2 天前 1 回覆

一級天災 王爵
这肝得也太快了,大佬性苦了,肝还好吗

3 天前 0 回覆

forNow 平民
感谢

6 天前 0 回覆

一之濑千鹤 勳爵
感谢翻译

7 天前 0 回覆

搞快点 平民
感谢大佬的翻译很喜欢

7 天前 0 回覆

零波丽 子爵
谢谢大佬翻译分享

8 天前 0 回覆

  • 1
  • 2
  • 3
  • 4
前往

最强蛋糕 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59 粉絲

0 關注

4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