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十一月流逝而过、在那之后

第四章 十一月流逝而过、在那之后

  
  十一月的第二周。体育祭以红组的出色优胜落幕后,贝尔·芙露露执行委员终于变得忙碌了起来。
  「红羽同学,可以打扰一下吗?我们想借用电脑室的几台电脑,那么该向哪里提出申请?」
  「啊,红羽前辈,您来得正好!我想找您谈谈下午两点后音乐厅的节目!」
  「红羽副委员长!我有关于部门预算的事情想商量!这样下去放赠品亚力克钥匙坠的底座就做不出来了!能请您再追加六千日元吗!」
  所谓放学后,就是不断重复着走一下就被叫住的过程。
  感觉去往洗手间的走廊无比漫长。还有多久才能到呢?我才走了一个教室的距离……。照这个节奏下去,到洗手间还需要三个小时吧……。
  「就算我是校园红人也该有个限度吧……」
  准备祭典很快乐。从各方面来说,我也不讨厌被别人称赞。不过忙到这个样子已经是超过极限了。
  
  最近都没怎么跟瑠衣玩……。虽说碰面的机会变多了,可我们两个人每天都很忙。距离选出贝尔·芙露露还有三周。瑞原学园中,也到处弥漫着一股躁动的氛围。
  「啊,红羽同学!请问看到稀篠委员长了吗!?」
  「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
  「这样啊!委员长去哪里了啊!」
  不明所以的团体呱嗒呱嗒地通过走廊。看这样子,需要瑠衣拍板的工作比我还多。那孩子体力比我差远了,没事吧……。
  「啊,找到了找到了,红羽同学。」
  刚从那边解放出来就又被别的学生逮到了。我一副任凭处置的态度回过头去。是服装部部长五条茧子同学。她把手里的素描本展示给我看。
  「彩良同学觉得哪一身好?我对于礼服的设计陷入了迷茫,想听听贝尔·芙露露候补的意见。」
  两边都是华丽的礼服。仅凭设计图我就能明白这真的是很棒的东西。本来我作为一介外行不应该胡乱发表意见,但被征求意见就没办法了。硬要说的话是这边吧,我指向了右边的那件。
  「不过,对我来说是不错,但可能与稀篠同学的形象稍有些不符。」
  「啊啊,没问题没问题。这两身都是专为彩良同学设计的。稀篠同学的另有,我设计了很适合她的礼服哦。」
  「哎呀,你这是不相信我会成为贝尔·芙露露吗?」
  「唔—,可以的话,两位都能当选就太好了。毕竟两边都进行了很棒的设计。哎呀,毕竟是同年级两大美女齐聚的盛大舞台。这些礼服我可是鼓足干劲设计出来的。」
  茧子这样说着笑了。
  服装部在爱诞祭中,头号的工作就是制作贝尔芙露露的礼服。虽然完成礼服好像还是要借助专业人士的力量。对茧子同学来说爱诞祭是她心心念念的日子。
  「知道了知道了,谢谢你,茧子同学。一起加油吧。」
  笑着跟她道别后,我进入文化社团大楼的洗手间歇了口气。因为这边不怎么有人来……稍微休息五分钟左右吧……。
  从隔间出来后,我在镜子前叼着手帕洗着手,这时洗手间的门被打开了。
  「哎呀,红羽同学。」
  是瑠衣。就算是在这种地方,能见到她也让我有些开心。今天也一如往常的漂亮。
  她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四下张望了一圈。确认了没有其他人后,感觉很突然地拉就住了我的手。等下等下。我们进入隔间,锁上了门。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吻了上来。
  「……太突然了吧。为什么冷不防地就开始了。」
  「太累了,不知不觉就……」
  虽然我很想吐槽“我是营养饮料吗?”,不过我明白她的心情。对于可能比我还要忙的瑠衣,我担心她会不会挂掉。
  只有现在我们不再针锋相对,而是享受这嘴唇相叠的时刻。因为最近很忙,这是体育祭以来第一个吻。
  瑠衣的舌头不断轻碰我的嘴唇。我像开门一样张开嘴,让她的舌头伸入我的口中。瑠衣的舌头散发着难以自抑的热量,有着比以往都要浓郁的味道。刚才慌张的心情逐渐淡化消去。好舒服。这是缓解压力的特效药啊……我如此想到。
  我们相拥亲吻着,瑠衣的手开始蠢蠢欲动地伸向我的裙子里。我把我的额头与她的额头相贴在一起,小声指责到。
  「等等……不是说过不在学校做这种事了吗……」
  「……还不是因为在学校外见不到你。」
  话是这么说没错……。为此就用这种怨念的眼神看着我也……。
  「在我家时,只有我被你随心所欲地那样过了……」
  「现在这节骨眼上,被别人看到我们在做这种事情该怎么办啊……」
  「没有其他人的。明明彩良同学稍微刺激一下就不行了。」
  眼前的瑠衣,她的瞳孔中浮现着清晰的情欲。我听说人在疲惫的时候理性会崩坏,这里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不过,我也算一个就是了。
  瑠衣灵活的手指来回抚摸着我的身体。确实当被动的一方也很舒服,不过在精神上却略有不满,我心里觉得不应该这样。反而瑠衣看起来兴致不错。真是的……。
  自从在她家肌肤相亲以来,我们比以往少了很多顾虑,变得亲密起来。我确实感觉到,在那一天后,我们之间有什么发生了变化。
  那件事不可逆转地加深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不过,我注意到了,关系加深并非完全无害。
  我随着瑠衣的想法让她摆弄,体内渐渐传出一阵阵炽热的酥麻感。啊啊,我发觉这不妙啊。居然在放学后和瑠衣做这种事情。
  「这样一来,我们不就只是互相消解肉欲的关系了吗……」
  「有这种下流想法的,只是彩良同学自己哦。我是为了好好成为贝尔·芙露露才这样做的。」
  「谎话连篇……啊,哈……唔」
  我难以自持地发出了声音。紧紧的抱住瑠衣,瑠衣的身体柔软又温暖。明明是在洗手间里,却有种好闻的气味。我把脸埋到她干爽的头发里。
  这时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说话的声音传了过来。
  「诶—真的吗!?」这样吵闹的声音。我和瑠衣吓了一跳,抱在一起面面相觑。没,没事,没暴露,吧……?
  「所以呢,所以呢,红羽前辈她怎么样?」
  我被吓得一激灵。虽说在这所学园里,我的名字出现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可偏偏是在这种时候。
  「嗯,她待我很亲切……。不过,她说贝尔·芙露露选举式结束前没有余力考虑其他事,所以现在不能跟我交往。」
  啊……。这个声音。
  是前阵子向我告白的一年级的孩子。
  咿。我的大腿被扭了。瑠衣正瞪着我,嘴巴一张一合用口型说道:还真是受欢迎呢。
  不是那样啊,那个是,算了。
  事先说好我可没对她出手哦?对这送到嘴边的美味我有好好忍住。
  话说瑠衣这算什么啊,是在嫉妒么?哈哈—,因为我很受欢迎所以着急了?也挺可爱的不是吗。我坏笑着戳了戳她的脸颊。
  「那惠呢,你向稀篠前辈告白了吧?」
  「嗯……。我跟你那边感觉差不多。前辈说是现在不打算跟任何人交往……。虽然很受打击,不过因为得到了前辈的认真回应,该说有些开心吧……?」
  这次轮到我用冷淡的眼神看着瑠衣了。瑠衣立马别开了目光。
  我说你啊,一边跟我交往着,对那孩子说的算什么啊?
  不是,内个,这个是……。瑠衣开始小声找借口。
  原来如此……。遇到自己的恋人很受欢迎的情况,这该怎么说呢……。会变得很不爽啊。
  「不过,虽然稀篠前辈这么跟我说……但感觉前辈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诶!?」传来了很大的声音。诶,是这样吗?
  瑠衣吓了一跳,嘴唇不住地颤抖着。她的脸逐渐变得通红。
  「会是谁呢!」
  「说到跟稀篠前辈般配的人,还能是谁。」
  「诶,红羽前辈!?不是吧!?」
  在回响着低年级生们兴奋吵闹声的洗手间里,我直直地注视着瑠衣。瑠衣紧紧地抱住我,目光一直四处游走。
  怎么怎么,这是什么情况。
  女生们吵闹了一阵子后离开了洗手间。稍微超过原计划的五分钟了。差不多到有人出来找我们的时候了。只要说跟瑠衣稍微碰了个头的话,也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吧。
  「我说瑠衣。」
  「怎、怎么。」
  她仍在紧紧地抱着我。她大概觉得只要跟我拉开距离就会被我盘问吧。
  「你有喜欢的人吗?」
  「直、直球啊……。也有可能只是我为了拒绝别人告白的权宜说辞。」
  确实也有这种可能吧。
  不过,我很纳闷。瑠衣会对向自己认真告白的孩子说谎吗?应该不会的吧。
  「我说,瑠衣——」我正想继续向瑠衣搭话,她却说着「啊,我先走了!」就从洗手间跑掉了。
  留下我独自摸着自己的头发。再怎么说今天也抓不到她了吧。……算了,就这样吧。
  虽然还有回家用LINE找她这个选项,不过明天是十一月的第二个星期四,召开委员会的日子。剩下的,就直接问瑠衣的身体吧。
  于是,翌日。再怎么说有委员会的日子里,大家都会约束自己吧,也没有学生闯入会议室。毕竟瑞原的学生基本都是举止沉稳的大小姐。
  瑠衣混进回家的低年级生中,匆匆忙忙地说着「辛苦了……」想要离开房间。
  「稀篠委员长,我有事找你商量。」我这样叫住并成功逮到了她。这种情况下不会撒个谎逃走正是瑠衣的美德所在,也是她的短处。虽然交往时间很短,但我对她知之甚详。
  瑠衣此时正在坐在座位上,喝着保温瓶里的红茶休息。顺带一提,她正在喝的是玛黑兄弟牌的波丽露红茶。好像香味很浓,喝起来还有水果的香味。
  「上次彩良同学来的时候,我为你准备的是马可波罗红茶。那种茶很容易入口,老少皆宜。」
  「是吗—」
  我几乎不喝红茶,要说的话我是咖啡党,所以感觉红茶喝起来很新鲜。不过,真的很好喝。
  「所以呢,瑠衣。」
  我当然打算继续昨天的盘问,不过在那之前。
  「怎、怎么。」
  「抱歉哦。」
  「……什么?」
  我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那是我小学的毕业相册。
  「前阵子我不是擅自看了你的相册吗?在那之后,一直没什么机会,今天久违的二人独处。我想你可能会想看就拿来了。当然没兴趣的话就算了,那我就收起来。」
  瑠衣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
  「那个……难道你一直在意着这种事情吗?那位彩良同学?」
  「你那是几个意思我就先不问了。不过,看你当时那么不情愿,我就心想难道是不想被别人看到的东西吗。」
  「没有啦,那个……也不是那么不想被看到的东西……说真的,你到底怎么了,彩良同学。现在才想着提高我对你的好感度吗?」
  瑠衣像是没怎么被人投喂过的野猫一样警惕,我对她露出了苦笑。
  「当面对你的时候,就算遇到些平时会立刻道歉的事情,我也会不自觉的固执起来……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此时瑠衣终于一脸困惑地接受了我的谢罪。
  「……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彩良同学就算不道歉也没关系。不过,谢谢了。就让我看看彩良同学小时候的照片吧。」
  「嗯,请吧。」
  瑠衣打开了相册。儿时的我远不如现在时髦,老实说让我有些害羞。不过,瑠衣能因此感到开心就好。
  「都说『你们要给人,就必有给你们的』。在人生中,我想永远处于给予的一侧。毕竟只要一直给予,就能比起普通的活着,过上被更多人所爱的人生。」
  听到我不假思索说出的人生哲学,瑠衣抬头对我露出微笑。
  「……我认为,这是很出色的行为方式。」
  「但结果,我还是在期待着对方的报答,这也算出色吗?」
  「我认为这很好。不论怀着何种目的,彩良同学身边的人都变得幸福了不是吗。人是不可能摒弃欲望的,毕竟不是圣人。更不用说彩良同学这样欲望深重的女人了。」
  「最后一句是多余的。」
  我和瑠衣相视一笑。接着瑠衣发出了「啊」的一声。相册中的我打扮得很可爱。
  「啊啊,是贝尔·芙露露大人的『花蕾』的衣服啊。」
  爱诞祭时,按照惯例,贝尔·芙露露会身穿礼服。在其身后会跟着两名托裙摆的孩子,被称为『花蕾』。就像婚礼上的花童或者小傧相一样。
  「这一身太可爱了,事后在学艺会上又穿了一次。好怀念啊。」
  「原来是这样……确实很可爱啊,彩良同学……」
  「哼哼,谢谢夸奖。」
  「……真的是,彩良同学太可爱了……不过,我……」
  瑠衣一直盯着我的旧照片。难道你,百合暂且不提,你该不会是萝莉控吧……?这就有点那个了,就算是我也满足不了哦……?
  看着开心地翻着相册的瑠衣,我开始失去理性想要触碰她,头疼了。不过,今天可以吧。
  「过这里来,瑠衣。」
  我轻轻拍了拍裙子下的膝盖。瑠衣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态度谨慎地坐到我的腿上。
  「那个……这样,不重吗?」
  「一点都不重,比我奶奶家的猫还要轻。」
  「这怎么可能,真是的……」
  瑠衣就算很害羞似的脸红了起来,也没有从我的腿上逃开。
  在教室中,只有翻动相册的微弱声响。我从后面抱住瑠衣纤细的身体。我们紧贴在一起,紧密到我好像能听到她心跳的声音。瑠衣温柔的声音响起。
  「……要是觉得重的话,马上跟我说哦,我会让开的。」
  「好的好的。」
  我随便地点着头,这次把手伸向了瑠衣的脖子,将准备好的革制细项圈系了上去。
  「怎么样,不紧吧?」
  「没关系,不过……这是什么?」
  「这样就完成了。」
  最后再戴上颜色鲜亮的猫耳。于是,不怎么亲近人的瑠衣猫诞生了。
  看了看随身的化妆镜,瑠衣露出了不满的神情。
  「按顺序来说,今天该是由我掌握主动权的……」
  「所以不是让你看了相册吗。看我羞耻的一面看得很开心吧。」
  「是啊。彩良同学拍了好多照片,是有一看的价值。」
  瑠衣指着的照片中,我正在两名女孩中间露出痴笑。糟了,我以为这本相册没问题才带来的,居然检查漏了。这也太难为情了吧……这个小学女生居然露出如此懈怠的表情……。
  「看来彩良同学以前开始就很受欢迎了。」
  瑠衣与其说谴责,声调上更像是在调侃。完全是打算捉弄我玩。真是的。
  「我的小猫,是个淘气的孩子呢……」
  我进一步缩紧对瑠衣的拥抱。将手伸入彼此裙子之间享受着大腿的触感。瑠衣一副冷静不下来的样子「真是的……」回过头来对我撅着嘴。
  「难得变成猫了,在语尾加上喵吧,瑠衣。」
  「我可是学业综合成绩位居学年第一名的……」
  呜哇,她好像很不情愿。
  「还说什么难得,这不是彩良同学擅自给我戴上的吗」
  「我说瑠衣啊,就不能回应一下恋人的小小要求吗?」
  「唔唔」
  我不断说着「好吗,求你了」、「就一小会儿,好吗?」、「绝对很可爱啦」、「明明我好不容易才准备好的猫耳」,用尽千方百计说服了瑠衣。
  虽然瑠衣也是相当的顽强,但最终还是向我屈服了。我的热情胜过了瑠衣。是爱的力量。
  瑠衣的视线来回游移了一阵子,终于像是死心了一样开口了。
  「……就一小会儿、喵……」
  瑠衣的脸一下子就变红了,呻吟着用双手捂住脸。
  「这个,非常羞耻啊。」
  好像比被看到裸体时还害羞。
  「彩良同学,我感觉你骚扰的等级大幅提高了。」
  「哪里骚扰了,哪里啊。这不是因为我们共同决定了不在学校里做H的事情,所以我才尽可能灵活地提出能让我好好享受的play啊。」
  「刚才你说了play吧」
  「咦,瑠衣猫为什么在说人类的语言呢?」
  我夸张地说着,用手轻轻戳弄瑠衣的脸颊。瑠衣一脸怨念地看着我,接着像将要被洗澡的猫一样,用微弱的声音「喵」了一声。
  「嗯,很可爱很可爱,瑠衣猫,很可爱哦」
  「感觉,有些高兴不起来喵……」
  「一向一本正经地瑠衣用猫语说话的反差,真是让人顶不住啊。」
  「这副样子要是被人看到,我的人生就结束了喵。」
  「乖啦乖啦,咯吱咯吱」
  我从下面抚摸着瑠衣的喉咙。瑠衣「喵~」的叫着,在我的腿上转过来坐好,把脸贴了过来。蜻蜓点水一般吻了我一下。
  「瑠衣真是个好孩子。心地善良,为人努力,待人又亲切。」
  「……才没有那种事,喵」
  她再次吻了我一下,这次彼此舌尖交缠了一会就分开了。
  「……喵」
  「乖,乖」
  我抚摸着瑠衣的头,她恍惚地眯起眼睛,好像一只真正的猫一样。
  「就像我很早以前想的一样,瑠衣有当猫咪的才能呢。」
  「现在我感觉自己说话的语调好像都变了……喵……?」
  「是错觉、是错觉。」
  我把脸埋进面前瑠衣的胸口。吸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瑠衣的香味包裹着。瑠衣吻了下我的头发。
  做着这样的事情,有种奇妙的感觉。胸口轻飘飘的,瑠衣的重量让我感到很惬意。我开始感觉到,现在她在我怀里的这段时间非常宝贵。
  明明最初只是对脸蛋好看的瑠衣感到心跳不已,只是对把她当作恋人而感到欣喜。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变得的眼中只看得到瑠衣讨人喜欢的部分了。
  像现在这样我们内心的距离在缩短着,我的尝试应该是成功了的。但内心的悸动却停不下来,这是为什么呢?是我的预想的太过天真了吗。
  很快贝尔·芙露露就要决定出来了。那样的话,我和瑠衣的恋人关系就会结束。
  我想起了瑠衣被后辈告白的事。总有一天,瑠衣会与除我之外的某人交往吧。
  想想就感觉有些……不,不是有些,非常讨厌。
  「我说,瑠衣」
  「……怎么了、喵」
  我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我对瑠衣问到。
  
  「你喜欢的人……是我吗?」
  「呜喵……」
  就像幼儿园的女孩子被问到喜欢的人一样,瑠衣用害羞的音调叫出了声。
  「……彩良同学,太坏了……不过,我不讨厌,喵。」
  「是吗」
  ……算了,就这样吧。
  今天就允许她用那个回答混过去吧。
  毕竟今天瑠衣是一只自由自在的猫。
  「顺便,要是我说,我也准备了录音装置,把今天瑠衣的猫语全部录下来了,你要怎么办?」
  「喵!?」
  瑠衣吓得跳了起来。
  她用颤抖不止的手抓住头上的猫耳。眼角渗出了泪水。
  由于太过于羞耻,瑠衣人类的耳朵变得通红。
  我对这副样子的瑠衣微笑着说到。
  「抱歉,骗你的。」
  瑠衣狠狠地用手指指着我,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对我叫到。
  「太坏了!」
  
  瑠衣成为贝尔·芙露露一定会很美吧。那天晚上,我就怀着这种纯真的想法进入了梦乡。
  
  ***
  
  十一月的第三周,星期四的早上。虽然天气不错,但已经是离不开围巾的季节了。
  正在乘着电车的时候,我收到了信息。是瑠衣发过来的。
  瑞原学园内禁止手机,所以只有上放学的途中可以这样使用,我看看,发了什么。
  『今天放学后,可以稍微占用你一点时间吗?』这样。
  确实最近我们很难二人独处了。就算是召开委员会的日子里,也不保证放学后能待在一起。信息后续『如果你很忙的话,那就下次。』。她是在接送的车里发给我的吧。
  我没有细想,一只手抓着吊环,滑动着输入『好啊』回了过去。没关系,船到桥头自然直。
  确认收到瑠衣道谢的回信后,我心中升起了疑问,到底有什么事呢。
  瑠衣特地提出想要时间。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她要对上周的瑠衣猫进行还击吧。那时候的瑠衣好可爱阿。要是提前拍下来就好了。一边叹了一口气,我开始期待瑠衣接下来要对我做什么了。
  与瑠衣度过的这一个月。
  我彻底地喜欢上了她。
  如果问我这是不是恋爱,我一定会说不是吧。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奇怪,感觉上像是朋友,但做的却是恋人的事情。
  至少,瑠衣做为一名女孩子而言,是很让我中意的。没办法。毕竟,我本来就喜欢她那张漂亮的脸,如果再知道了她连内在都很美,那根本不可能有讨厌她的理由。
  贝尔·芙露露投票式居然还有一周多就到了,感觉好不真实。
  我一边眺望着窗外给自己打气。
  到今天放学为止加油吧。
  从车站开始步行,穿过校门后我就被叫住了。执行委员的副委员长今天也要受到各方的争抢啊。
  持续努力了一天,放学后。再怎么说今天也没有开会的余力了,执行委员们自分工去各个班级和社团帮忙了。
  因此,我得到解放已经是五点以后了。要是没收到瑠衣的信息,我也许就这样直接回家了。
  会议室里空无一人。窗户外的天色已经相当暗了。我想瑠衣不会一声不响自己回去,应该是还没来吧。我打开电灯,坐在椅子上等着瑠衣。
  啊啊,今天特别累啊……。早上给自己打的气已经完全见底了。因为一些意外的事情一直在给戏剧部帮忙,一整天都在给大型道具钉钉子,都变成熟练工了……。
  我趴在桌子上。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我的意识一下子就沉了下去……。
  ……。
  我睡的时间应该还不到五分钟吧。因为感到有人在摸我的头发,我醒了过来。
  「……嗯?」
  我一起身,肩膀上盖着的什么东西就轻轻地落了下去。是一条毛毯。
  看过去,瑠衣正在那里温和地微笑着。
  「早安,彩良同学。」
  「啊,是瑠衣啊……。抱歉,我睡着了。」
  「嗯,因为睡着的孩子不会使坏,很可爱哦。」
  「是啊,换你在这里睡着的话,我也会这么想吧。」
  我捡起毛毯叠好放在桌子上,站起来。俯身亲吻坐在一旁的瑠衣。
  「辛苦了,彩良同学。看来你工作的相当卖力呢。真是了不起。还是说,比起夸奖,你更想要我把你吻醒呢?」
  「只要有瑠衣在身边,怎样都好吧」
  「诶?」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调侃我。而是啊了一声。因为我睡迷糊了就诚实地回答了瑠衣。搞砸了。这相当羞耻啊。
  「……是、这样吗」
  瑠衣也红着脸低下了头。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酸甜过头的气氛,我像是为了糊弄过去似的抓住瑠衣的手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接着抱住她的腰,用远比刚才粗鲁的方式吻了上去。面对我突如其来的吻,瑠衣像是真正的情侣一样接受了下来。
  「嗯……唔……」
  「……啊、嗯……」
  一时之间,我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进行了一记深吻。我们能从彼此的口中听到舌头和唾液交错的声音。瑠衣的吻,是以前品味过的红茶的味道。
  结束了接吻后,仍沉浸在余韵中的瑠衣满脸潮红,环抱着我的手像是在撒娇一样轻轻抚摸着我的后背。
  「彩良同学……」
  「……嗯嗯。」
  「那个,我,有话要对你说。」
  「等等,有人来了。」
  「诶」
  就算是我也慌了。环顾四周。我拉起瑠衣的手躲到了旁边的扫除用品柜里。躲进去之后我才发现,堂堂正正的不躲也没事吧,接着悔意袭上心头。
  我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看到瑠衣接吻完的表情才这样做的——才怪,根本没这回事。只是我睡迷糊了而已。毕竟我们不是真正的恋人。
  「我、我们不用跑也没关系吧……?」
  过了一会,在狭窄的柜子里与我挤在一起的瑠衣对我发出了小声的责难。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虽然已经晚了。
  一年级的执行委员,良子和伦一边说着话进入房间里。我从柜子的缝隙里窥视着。她们环顾了一下室内奇怪地说着「咦,这里没有人吗?」。因为我们开着灯没关啊。
  「不过,前辈们的包在这里呢。」
  「大概,又是被哪里的人拉走了吧……太不容易了……」
  如果被她们知道前辈们正挤在柜子里的话,我们至少会永远失去贝尔·芙露露选举式的两张选票吧。
  哎、哎,伦说着拽了拽良子的袖子。良子笑着「诶—」了一声,与平时的她判若两人,像个不怀好意的大人一样。
  嗯?我产生了疑惑。要说她们哪里不对劲,因为平时看她们之间的关系,伦一本正经像是姐姐一样,而良子该说是自由奔放吗,像是傻妹妹一样的感觉。而她们的现在的态度中有股违和感。
  不过,不只是态度的问题,该说是气氛吗……。
  我好像知道这种感觉。
  瑠衣猛然抓住我的袖子。我看过去,她并不是想对我传达什么,单纯是被眼前的光景吸引住了目光。我也是同样的情况。
  良子吻了伦。
  不、不是吧……那两个人、是这种关系么……。
  再怎么说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做这个,不妙,心脏狂跳不止啊。而且,平时总是前辈前辈地敬仰着我们,总是一副天真无邪样的孩子,居然摆出这么有女孩子感觉的表情……。
  伦不断催促着良子索要更多的吻。面对这样的女孩子,良子充满爱意地来回抚摸着伦,并给了她一记饱含溺爱的吻。
  「良子……」
  「伦真是的,不管到哪里都马上要接吻。哼哼,在这种地方,要是被前辈们看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因为……我、喜欢良子嘛……」
  在这个黏糊糊的氛围中,我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这就是正牌恋人之间散发出的浓郁的恋爱的色气,就算不情愿我也被迫理解了。
  我才没有羡慕,要是这么说了感觉像在撒谎。
  我感受到了一阵火辣辣的视线,转过头,瑠衣正用想要把我吞掉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一定也是同样的眼神吧。我抚摸着瑠衣的脸庞。就这样吻了上去。在狭窄的柜子里,我们重现着新看到的秘密。
  柜里柜外。二年级生和一年级生。虚假的恋人和真正的恋人,分别享受着鱼水之欢。这是错乱的,但也是宝贵的片刻。
  两位一年级生的吻先结束了。
  「我说,伦,后续要回你家再进行哦」
  「嗯……我明白,我会忍耐到那时候的……」
  「哼哼,伦这样嘴唇紧闭的表情,好可爱」
  两个人互相挽着胳膊出去了。在那之后大概五分钟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在柜子中拥抱着。我和瑠衣都一言不发的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出去吧」
  我向瑠衣确认过后,她点了点头。一离开柜子,日光灯的光亮让我感到有些晃眼。不知为何,我总是不由自主地看着刚才两个人站立的地方。感觉那里,还在飘着爱的余香。
  「说来,瑠衣。你不是说找我有事吗」
  「啊,那个……。但今天已经很晚了」
  「……也是」
  虽然很在意瑠衣有什么事,但低年级生说不定还会回来。今天还是就这样结束吧。
  不过总感觉有些依依不舍,我轻轻地握住瑠衣的手。瑠衣也同样握住我的手。好像有种我们心意相通了的错觉。
  「我说,瑠衣」
  「怎么了」
  「……唔唔,没什么」
  「那算什么,小小的还击吗?」
  瑠衣轻轻地笑了,而我则耸了耸肩膀。
  距离贝尔·芙露露选举式还有十一天。在那之前我们无法谈论未来。我感觉当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成为贝尔·芙露露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将无法保持现状。
  不过,这种事情是一开始就知道的。
  一切都是既定路线。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要成为贝尔·芙露露,这是最重要的。
  所以我故意这样对瑠衣说。
  「只要你向我屈服,我就像刚才良子对伦一样尽情疼爱你哦。」
  「真是不凑巧,我不会吃你这招的。不是我向你屈服,而是该你向我屈服。」
  
  「嘴上这么说,明明最近一直在被我疼爱」
  「是我让你的。都是为了爱撒娇的彩良同学。我可是『纯洁的圣女』。我说你搞什么,为什么要挠我痒痒啊。」
  「哈哈哈」
  我想或许是这样吧。
  我们一边说着这样的话,踏上了回家的路。
  我和瑠衣各自都有着重要的事物,为此从小学生的时候就一直努力着,事已至此是不会向对方屈服的。
  所以,我们最后会保持着现在这样什么也没有发生的状态就分手吧。这让我产生了一种不断刺痛着我内心的预感。
  在回家的电车上,我突然收到了瑠衣发来的LINE。『明天,我会提前把东西放到你的鞋柜里,请查收』
  我回信『知道了。情书?』
  我感觉自己好像在耳边听到了瑠衣的笑声。
  『不是。要写情书的是你才对。』
  到底是要搞什么?
  翌日我看了看鞋柜里,里面有一张可爱的信纸和一张笔记本用纸。信纸是空白的,而笔记本用纸上瑠衣漂亮的字如此写到。
  『说出请成为我的恋人的是我吧。所以,这次请由你来告白。我期待你炽热的情书。』
  我一边想着瑠衣好可爱啊,同时注意到这也是瑠衣最后一招了。
  这是想说让我自己用笔写出来,好让我自己心里明白对瑠衣有多少好感。真是想出了件相当大胆的事情啊。
  视情况,这封信也有可能会让瑠衣自己沦陷,她大概也考虑了这种可能性吧。
  决战就在下周四。
  贝尔·芙露露选举式的四天前。
  在那里,我要让瑠衣认识到自己的恋爱之心,要让她认识到到我是她离不开的重要存在。
  必须让她放弃参加贝尔·芙露露选举式。
  不写一篇优秀的文章不行呢。我把信纸放到包里。
  我突然想起了憧憬着贝尔·芙露露的瑠衣,停下了脚步。
  明明心里想着不要胡思乱想,但还是想起了多余的事情。
  对我来说,贝尔·芙露露是有如此价值的称号吗。
  ——当然是有价值的。事已至此我在想什么啊。我为了抛却迷茫迈出了脚步。胸口又传来了刺痛。
  因为那是我无数次想要忘掉的,初恋的痛。
  
  ***
  
  那天晚上,我把爱诞祭给监护人的复印件注意事项交给母亲的时候。
  「哎呀,执行委员长是稀篠同学啊」
  「你认识吗?」
  将美人的基因遗传给我的母亲,是位劲头十足的现役职业女性。她与父亲一起工作,支撑起了我家的开销。因为瑞原学园是所万事与离不开钱的私立学校。所以我能在那里上学离不开母亲的辛劳。
  在餐厅吃过晚饭后,我没有回房间而是直接在那里开始学习。妈妈摸着自己修剪到不影响工作程度的头发,嘴上嗯嗯着点了点头。
  「对哦,稀篠同学说过自己的家长也是瑞原的学生来着。」
  不管你知不知道,既然我们是同一年级,那家长会你们应该碰过几次面了吧。毕竟五年一直是在一块的。
  「彩良和稀篠家的大小姐居然是执行委员的委员长和副委员长,太浪漫了。」
  「为啥啊?」
  我若无其事地问到。母亲应该不知道我和瑠衣是贝尔·芙露露仅存的候补。不对,也有可能是从朋友的母亲那里听说的。
  但母亲却说出了我意想不到的真相。
  「你们俩小时候不是一起当过『花蕾』么」母亲回到。
  诶……?
  我哑口无言地看向母亲。
  「……那孩子也曾经是『花蕾』?」
  「对啊,你怎么忘了呢?不过,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母亲怀念地笑了。
  那是在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
  可是,不对。
  我没有忘掉那个天真的与我约定『总有一天我们一起成为贝尔·芙露露吧』的孩子。
  ――我忘掉的是那天发生的事情。
  
30
270

請選擇投幣數量

3

全部評論 0

10000
jiaandch 平民
喜闻乐见的展开

9 天前 0 回覆

CrAaNiDnY 騎士
百合雷达诚不我欺

11 天前 0 回覆

初雪樱花 平民
我最喜欢百合了

11 天前 0 回覆

sniper_0 子爵
百合大法好

11 天前 0 回覆

diaosi 子爵
百合大发好

12 天前 0 回覆

厨百合的眯眯眼 騎士
甜甜甜

12 天前 0 回覆

lonelyfeather 伯爵
谢谢分享,百合不错。

12 天前 0 回覆

消遣而已 侯爵
百合真棒啊~

12 天前 0 回覆

Crow- 公爵
百合大法好

12 天前 0 回覆

天羽之命 子爵
百合大法好

12 天前 0 回覆

asewq1341 子爵
百合的香气!

12 天前 0 回覆

路奇幻 公爵
百合大法好

12 天前 0 回覆

国欠妹 子爵
百合是多么甜美的啊

12 天前 0 回覆

Tsunako丶 騎士
甜甜的百合也是超级棒的

12 天前 0 回覆

南臣九鸾 王爵
百合的香气依然是那么的迷人呀~

12 天前 0 回覆

百合食谱研究社 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173 粉絲

0 關注

13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P5 序章~第2章

4012
32

P4 第三章 家中约会

0
0

P3 第四章 十一月流逝而过、在那之后

0
0

P2 第五章 盛开的贝尔·芙露露

0
0

P1 尾声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