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MF文库J】【花间灯】只要长得可爱,即使是变态你也喜欢吗? 第十卷


第一章搞完了(实在是太鸽了自己都忍不住了)

第二章开了个头,也表示自己要开始了

因为日语水平有限,我也觉得自己是比较喜欢纠结用词和表达方式的人,所以翻译花费时常会比一般大佬要长很多。碰巧本人英文又不错,现在有个选择是翻英翻+润色,进度可以是现在的四倍以上(之前在贴吧试过),质量上也敢保证自己的用词会尽量传达(英文)原文意思,但是相应来说是二次翻译意思会有变动,并且我有注意到英翻的一些语法或句式复杂的地方选择一笔带过,就各有优劣。我个人是想继续日语原文的翻译的,因为能锻炼到自己的日语能力,英翻目前对我来说就比较简单所以没什么锻炼机会,但是我不确定大家对进度的要求有多强,就简单问一下,各位可以在评论区里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反正现在至少到下一次更新之前都是会是日语原文的。

书名  可愛ければ変態でも好きになってくれますか?
----------------------------------------------------------------------
作者:花间灯
插画:sune
扫图:网络
翻译:zmz
修图:/
校对:/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插画












目录

序章
第一章 在英雄上寻求短裙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neta在地下城寻求邂逅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第二章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性癖(neta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情)
第三章 不知内情的同班同学不管三七二十一缠了上来(neta不知内情的转学生不管三七二十一缠了上来)
第四章不是变态。似乎只是个女主角罢了(nata勇者斗恶龙里的句子 へんじがないただのしかばねのようだ)
第五章 唯花酱想要约会! (neta宇崎学妹想要玩耍)(你俩正好大小相反啊)
终章

发现贴在鞋柜的布告板上的绯闻照片之后,在学生会藤本阵营召开了紧急会议。
围在桌子旁边的是学生会成员四人加上慧辉一共五人。
由于事态紧急把正在忙于准备推荐入学测试的志帆也找来了。
爱梨,男版的凛,和彩乃,全员都露出难办的眼色一言不发。
这个情况下最先开口的是坐在慧辉旁边的凛太郎。
「这下难办了呢......」
「啊啊......被拍到了这种照片就......」
这样说罢,慧辉把视线转移到了放在桌子上的两张照片。
在数分钟前还贴在布告板上的照片分别拍到了慧辉抱紧彩乃的场面和依偎在志帆怀里把脸埋进她的胸部的瞬间。
「虽然照片被尽快揭下来了,但是对选举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吧......」
从斜对面看向慧辉的爱梨后悔地说道。
「人的嘴是封不住的啊」
作为议长的志帆也漏出难办的脸色嘟哝着。
决定性的照片再加上「2年B班的桐生慧辉正脚踏两只船!」这样的检举性文字。
现役学生会成员的多重恋爱关系再加上是选举期间,话题性肯定很大,
谣言的扩散只是时间问题。
「真的没有想到居然提到了慧辉前辈有两条船的嫌疑」
「那个嫌疑本身就是谣言啊」
「桐生君,我们原来只是玩玩的关系吗......」
「藤本同学,现在这个情况就不要随便开玩笑了快停下」
被责备了开不合时宜玩笑的彩乃,不知道为什么撅起嘴发出「姆...」的声音,用不满的眼神看向对面。
说真的虽然这个动作确实非常可爱啦,但现在不是说那个的时候。
绯闻被公布在投票日的前一天可谓是最糟糕的情况。
对目标成为学生会长的彩乃也肯定是一个沉重打击。
因为脚踏两只船这种事无论再怎么说都不会留下好印象,如果这个谣言继续扩散的话对藤本阵营是一次无法避免的重创了吧。
在慧辉默默整理状况的时候,爱梨坐不住了。
「嘛,虽然时到今日我不认为慧辉前辈有脚踏两条船的勇气,但是如果考虑到时间和地点。……所以说桐生前辈跟志帆前辈做了这样的事情啊……人渣……」
「真不愧是慧辉前辈呢。我也想把脸埋进胸里试试看呢」
「把话说在前面,我不是自愿把脸塞进去的啊」
两位后辈貌似是要把他归入欧派星人所以先提前否定一下。
「对不起啊慧辉君。都是因为我做了轻率的举动……」
「不对,鹰崎前辈什么也没有做错哦」
虽然在走廊只顾谈话是分心了,但有谁想过会被偷拍呢。
「可是到底是谁把照片贴出去的呢?」
「这不是明摆着么!犯人是漫研那伙人啊」
对志帆的疑问,爱梨激动地说出她的主张。
从选举开始的周一到今天,彩乃的支持率一直是领先于惠的,
这个数字应该是一直保持到投票日。
正因为时间要到了,无计可施的鬼塚阵营为了降低彩乃这边的支持率用了偷拍照片也不是没可能。
「但是爱酱,我们也没有漫研他们做的证据对吧?」
「虽然是那样……话说你不要趁乱叫我爱酱」
听到凛太郎说的话,一向沉稳的爱梨反应却没有她应该有的大人样子。
因为一直努力到现在,她不甘心就因为冤枉而把之前的努力白费了吧。
不仅仅是爱梨,现在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怀着同样的心情。
「漫研确实很可疑,但是就像凛太郎说的没有证据啊」
虽然知道他们有嫌疑,可是不能只凭臆测就下定论。
跟选举无关,单纯为了好玩而做出这事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总之,现在也不剩多少时间了,午休大家再过来一下吧」
「是啊」
被志帆提醒看向了房间里的闹钟,已经是要到了班级晨会的时候了。
因为要暂时解散,他们各自做起了离开的准备。
「——啊,对了」
正打算从座位站起来的时候,爱梨像是想起来了似的什么开口说
「彩乃前辈,暂时要禁止从慧辉前辈那里充电了啊」
「诶……」
听到那个宣告,同样从座位站起来的彩乃凝固了。
「不能充电……吗?」
「不是,做出那样绝望的表情,让我很为难啊……」
对被宣告禁止充电的彩乃,爱梨还是犹豫了一下。
但是这边可是我们值得信赖的选举对策部长。
她是铁了心要对副会长进行一番劝导了。
「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彩乃前辈被偷拍了是事实吧?犯人也不清楚,在哪被人看到了都不知道」
「唔……」
「如果暂时忍一下,那么之后桐生前辈就随便你怎么充电」
「等等,长濑同学?」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慧辉出声抗议,但是他的申诉自然被爱梨忽略了。
「真的吗?桐生君的气味,想怎么闻就怎么闻吗?」
「当然了。如果需要的话带回家都OK的哦」
「完全不OK好吧!?」
希望是不要有这种任性的约定啦。
如果被恋味癖彩乃带回家的话,会被强迫做出什么样的羞耻play可就不知道了。
「知道啦。为了以后随便闻桐生君的气味,现在就忍一下吧」
这个方法很有用的样子,彩乃同意了这个要求。
被随便当成赠品可不好受啊……
(嘛,但是比卷入变态事件要好多了)
这次的事件是由明确的恶意引起的。
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彩乃应该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选举也到了最后阶段,现在就等着明天中午的演讲了。
希望她不要因为这种事情就乱了阵脚吧。


和学生会成员告别后,慧辉一个人向二年B班走去。
「……但是,犯人为什么要做出那样的举动呢?」
慧辉在走廊下边走边想贴出绯闻照片的人是谁。
犯人的身份和目的都不知道,但是看他一系列的做法,对我们这边肯定是抱有敌意的。
是为了妨碍选举呢,还是对和女生关系好的慧辉有私人恩怨呢。
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事情影响到了学生会的评价是事实。
再有进一步的加害发生可就不能放着不管了。
有必要尽快对绯闻制定策略了吧。
想着那种事情的时候,
「诶,桐生氏?」
「...嗯?」
冷不丁地被搭话,慧辉回头看见身后站着一个没见过的女孩。
应该是刚到学校吧,和慧辉一样拎着包的她穿着米色的短裙。
虽然是同级生这件事是一目了然啦,但是这么可爱的短发女孩慧辉却不认识,只能回过头发出「哎?」这样的声音。
「嗯……您是哪位」
「忘记同班同学的脸真的没关系吗?我是鬼塚哦。在学生会选举绝赞对立中的鬼塚惠。」
「诶!?鬼塚同学!?」
因为惊讶不小心发出了声音。
「等等,请不要发出那么大的声音啊」
「不是,因为……」
慧辉边说边盯着惠确认。
具体的说,是她头部的周围……
「头发,你的头发怎么了?」
「啊——这个啊……」
惠不好意思地笑了,用手指玩弄着挂在肩头的发梢。
「昨天,我隆重地失恋了,就顺势把头发剪掉了」
「……真是恐怖」
这就是一开始没办法把她判断成鬼塚惠的原因。
从发生图书馆的“事件”的昨天到今天,惠经历了巨大的形象改变。
她那标志性的蓬松长发被不留痕迹地剪掉了。






注:第一章无插画
第一章 在英雄上寻求短裙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昨天放学后,走出校门的惠径直前往美容院。
「……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请痛快地剪掉」
「多可惜啊,明明是这么漂亮的长发……」
确认了少女的决意之后,美容师姐姐把剪刀伸入惠的头发,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每发出一声咔擦的声音,一束头发都会落下。
「……」
对着镜子,惠注视着引以为傲的长发被剪掉的样子。
虽然会为了整理头发定期地去美容院,但是上次这么大胆地剪掉头发是什么时候了呢?
小时候,被起了鬼子这个外号而赌气,憧憬着公主的她留起了长发。
因为故事里的公主大抵都留着美丽的长发。
对于惠,长头发作为公主的证明是一个她憧憬的符号。
留着这么长的长发是很辛苦,但是被青梅竹马的直也说了「很适合你」很开心,也就一直留过来了。
现在想来,这是一种祈愿似的东西。
把头发留长,就能成为一个出色的美人。
也混入了和所爱的王子结姻这样淡淡的愿望。
但是,已经没有祈愿的必要了。
在来美容院之前,惠就那样简单地失恋了。
偶然间听到了直也和慧辉的谈话,结果得知了他的心意不在自己身上。
(不合适什么的,说的可真直白呢……)
所以,已经没有必要了。
毕竟想成为他的公主那个愿望,已经不可能实现了。





「——话说,鬼塚同学你怎么把自满的头发剪掉了」
「……」

因为早上没有空闲时间,第一节课下课后的休息慧辉重新询问了鬼塚情况。
拉着进了空教室,慧辉听了惠的话紧张了起来。
「所以鬼塚同学你是想剪断对乾前辈的感情才剪掉头发的?」
「就是这个样子呢」
「你怎么能做出那么轻率的举动!?」
「桐生氏,你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
什么太激动了,失恋什么的从头到尾就是惠的误会,
实际上鬼塚惠和乾直也是两情相悦,只要互相传递到了情感就成了可喜可贺的情侣。
她根本就没有剪掉头发的必要啊。
(因为我的原因……因为我做了多余的事情,鬼塚同学才把头发剪了……)
虽然没想着给他们牵红线,但是也是没想到会把事情搞成这样。
因为自己的判断错误……
因为把两个人的关系搞成这样……
惠把跟女孩子生命一样重要的头发剪了,从一头柔顺的长发变到了让人怜悯的短发。
在慧辉遭受着罪恶感的谴责时,惠有些不安地询问道
「……这个发型,就那么不合适吗?」
「啊,不是,那种事绝对不存在。我觉得现在的发型可爱的不得了」
「那就好……」
慧辉只是说出真实的感想,惠显得有些害羞。
不知道是不是换发型的影响,那略显成熟的欢容令人分外脸红。
虽然只是换了发型,但能给人这么大的印象转变就是女孩子的不可思议之处啊。
「我以为把头发留长就能成为公主。头发是留出了令人羡慕的长度,可是什么时候才能成为直也君的公主呢」
「……」
「我觉得肯定是我太迷茫了。如果真的当上学生会长了,我因为自己的任性禁止恋爱就真的好吗……大概我还是留有依恋吧。虽然是自己提出的,可我还是不想放弃还存在着和直也交往机会的未来」
「鬼塚同学……」
听了惠的话,慧辉想起了以前彩乃说过的话。
在选举第一天的午休,社团活动楼向惠宣战的时候,彩乃说过惠现在很迷茫。
那迷茫的原因刚刚被惠自己说出来了。
原本惠是为了直也才去参加会长的竞选的,
被凛子拒绝,身心俱疲的直也禁不起更多的打击了,所以要把学校里打情骂俏的情侣排除掉。
因为人类就是只要经历过严重失恋就会觉得现充放出的光芒过于碍眼的生物。
那样揭起恋爱禁止公约大旗的惠,在心底也藏着想和青梅竹马恋爱的愿望啊。
「但是,被他干脆的拒绝倒是让我心情舒畅多了。这样我就能心无旁骛地参选。不然我即使被他拒绝了……那我也会创造一个不会让直也君受伤的世界」
为了直树而当学生会长。
即使是现在这个状况,她也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方针。
「鬼塚同学是真心喜欢乾前辈呢」
话里的每个字都透露着她的心意。
(我要怎么做才好?虽然想解开误会,但是也不应该随便透露出乾前辈的心上人)
要是想解开误会,那直也的心上人毫无疑问会暴露。
这样就没法和本人解释了。
(毕竟乾前辈说了放弃追鬼塚同学了啊……)
因为凛子,他自己作为男人的自信貌似是取不回来了。
如果他被说服去告白,这件事情可能就能圆满解决了,但是如果因为多管闲事导致重复昨天那样的失败我是真的再也看不下去了。
「比起那个,桐生氏那边还好吧?」
「我这边?」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班里大家好像都在说桐生氏是个脚踏两只船的混蛋?对藤本酱和鹰崎前辈两人同时伸出魔爪」
「啊啊……」
看起来那个谣言已经传起来了呢。
「流出了向藤本酱性骚扰,揉鹰崎会长胸的照片什么的」
「谣言扯的也太过了!」
「桐生氏其实是个随意玩弄女孩的男人呢……」
「虽然照片本身是真的,但是脚踏两只船真的是流言」
问题是谁拍了那个绯闻照片。
虽然爱梨说漫研的人比较可能,但是——
「……大体听懂了,所以不是鬼塚同学搞的鬼?」
「在怀疑我吗?」
「虽然不想怀疑,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性」
惠是这场选举战唯一的对手。
通过这次的事件也确实得到了好处。
「嘛,在这个时间点被怀疑也不是完全没有理由。因为支持率被超了就编一个绯闻来赶超。」
惠漠不关心地说出这样的话,眼睛看着慧辉。
「但是,我是堂堂正正地参与选举。犯人的这般操作也是挺残念的呢」
「这样啊……」
慧辉不知道这句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只不过从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她不是犯人。
被漫研的社员所崇拜,为了喜欢的异性而努力的人,慧辉怎么也不觉得她能做出这样伤害别人的事情。
(但是,如果不是鬼塚同学的话,犯人到底是谁呢……?)
其他怀疑的人也只有漫研的男子部员了,但是说到底还是没有证据。
虽然寻找犯人是很重要,但是脚踏两只船的传言还在传播,在投票开始前必须有个对策。
当然,现在还要做宣讲的准备,慧辉他们已经忙到乱了阵脚。
真希望至少到选举结束之前什么都不要发生。
虽然是这样希望的,但是这件事不可能就这样结束了。


那之后,慧辉回到了教室,老实地听完了课。
下课时慧辉向翔马询问了关于那个绯闻的事,他也在好奇真绪会对这件事有什么反应。不过真绪在课上睡着了。
总感觉是昨天想到了新的直也X慧辉的BL CP,忙着同人志的命名忙了一晚上。
第三节课刚下课,唯花和纱雪就传来了信息。
肯定是听到了那个谣言吧。
从唯花那收到了「过会请详细地解释一下好吗?我会根据情况给你惩罚的♪」这样不温不冷的消息,从纱雪那收到了「不用解释了。快像对待母猪一样来惩罚我吧。」这样神经大条的消息,她们各自因为搞错了情况而发来消息。
当然,在那期间班里女生一直向慧辉投去冰冷的视线,就在这种让人呆不下去的气氛里迎来了午休——
「啊,慧辉前辈!」
「哦哦,凛太郎啊」
走向学生会室途中撞上了怀抱面包的凛太郎。
「慧辉前辈也在学生会室吃午饭吗?」
「啊啊,在教室女生的视线让我吃不消」
「因为脚踏两只船的谣言好像闹得很大了呢」
虽然有先让翔马告诉班里那群男生说有误会,但是和书法社当后宫王那件事多少有些不同,这次有照片这个决定性的物证。单纯地否定几乎是不可能消除谣言的。
「因为也和长濑同学商量过了,总之先和新闻部的人说明一下脚踏两只船那件事是造谣然后让他们报道吧。毕竟新闻部的信赖度还是高呢。如果在今天放学后放出临时报道,那到明天投票的时候谣言也该结束了吧」
「这样啊,新闻部是吧」
作为当事人的学生会否定的话效果会很差。
但是,如果是作为第三者的新闻部发出的情报,那信赖度应该就更高吧。
这种的方法也不错。
「新闻部的交涉就交给你可以吧?」
「当然了。慧辉前辈就去演说会帮彩乃前辈的忙吧」
凛太郎虽然是个有女装癖的变态,但是做事还是很认真的。
新闻部的交涉交给他就安心了。
说着有的没的,慧辉和凛太郎走到了学生会室。
因为选举的原因慧辉整天会来这个房间,跟往常一样把手搭在门把上,没有敲门就把门打开了。
「辛苦了——」
这样进到学生会室看到女生们聚在一块做准备。
嗯,就是这样。
因为是学生会室当然会看到学生会人员,这里完全没有问题。
问题是三个女生有一个是只穿着内衣的状态。
「藤本……同学?」
我们的副会长藤本彩乃正穿着白色的胸罩和内裤以色情的姿势站着。
看来好像是在换衣服的样子,无论是形状完美的胸部,还是吹弹可破的腹部,又或是魅惑的脚,都露了出来。
椅背上也挂着好像是被谁脱下的制服——
「「「「「…………」」」」」
时间好像静止一般,在场的五个人都停下了动作。
坐在椅子上的志帆,穿着内衣的彩乃,在彩乃旁边不知道为什么拿着毛巾站着的爱梨,保持着开门姿势不动的慧辉,站在背后的凛太郎,所有人都沉默着。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爱梨,她像只生气的小猫一样开始埋怨。
「等一下,桐生前辈!?为什么你就理所当然地在这偷窥!?」
「冤枉啊!?」
「好了请快点出去!」
「啊好的!」
就这样,慧辉右转走出了学生会室。
背靠着门,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啊,吓死我了」
完全没有意料到啊。
彩乃的身体被深深地印在了眼睛里。
谁能想到打开门时副会长在换衣服呢?
「真好呢,能看到彩乃前辈换衣服」
「凛太郎也看见了吧」
「遗憾的是因为慧辉前辈挡着我几乎什么也没看到」
「是这样吗……」
看来只有慧辉得到了幸运色狼的加成的样子。
「话说,为什么藤本同学会在学生会室换衣服?」
「谁知道呢」
如果像前一节是体育课这种情况,应该是在更衣室换衣服吧……
抱着这个疑问过了几分钟,爱梨打开了学生会室的门把头伸了出来。
「已经没问题了」
「啊,嗯……」
慧辉故作冷静走了进去,看到穿上外套的彩乃站在后面。
桃色染上了脸颊,露出遗憾的样子低着头向这边看过来。
「桐生君真h」
「真诚地向你道歉!」
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看到了就是看到了。
要带着诚意谢罪,
「话说回来真是失策呢……我居然会忘了在彩乃前辈换衣服的时候忘了锁门了……!」
「不是爱梨的错」
彩乃安慰自责的爱梨道。
看到这个场景的志帆偷笑道
「但是慧辉君觉得看到彩乃酱换衣服赚到了对吧?」
「那,那种事不存在的哦?」
「只是想到这件事眼神就开始游离吗……所以才说男生……」
慧辉感觉学妹的视线明显地变冷了。
「话说为什么藤本同学会在学生会室换衣服呢?」
「那是……额……」
彩乃对慧辉的问题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彩乃前辈被人用水泼了」
「什么东西?」
慧辉看向颔首点头的彩乃。
「在来这里的路上,从楼梯上面突然就……」
「虽然我在场,但是也没看到犯人的样子……」
「为什么藤本同学会被……」
爱梨看起来没事,可是彩乃的制服湿透了。
「在那之后,学生会室的门上贴满了这样的字条」
「字条?」
慧辉从爱梨那里接过字条的一角,
上面粗糙地写着这样的字:
「辞退选举。不然,下次就会流出藤本副会长脸上沾着牛奶的照片。」
「牛奶……?」
慧辉不假思索地重复了这有些下流的内容。
在女孩子的脸上倒牛奶是什么意思?
答案显而易见。
在脸上倒上黏稠的白色浊液,流着眼泪彩乃的样子,慧辉只是稍微想象了一下就慌张地停止了想象。
「这犯人……为什么想着这么恐怖的事情……」
「根本不是人做的事情呢……」
慧辉和凛太郎摆出严肃的表情嘟哝道。
「真是下流……所以才说男生……」
想到同样场景的爱梨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说道。
只有彩乃歪着脑袋露出了不解的样子。
「牛奶,怎么了?」
「啊,不是,那个怎么说呢……」
实在是说不出来那么羞耻的解释。
慧辉正困扰着的时候,志帆伸出了援手。
「真是没办法啊,还是让姐姐来教导一下你们吧」
这样说道,学生会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向彩乃。
她把头伸到副会长的耳边,叽叽咕咕地说了什么。
「——就是说,对男孩子的**这样做,然后**在女孩子的脸上」
「!?」
听了志帆的解释,彩乃的脸像个红透的苹果。
这样子搞清楚情况的副会长害羞的嘟哝了一句
「唉,牛奶很让人困扰呢……」
「嘛,就是这种破事吧」
慧辉被这一反变态的清纯反应萌到了,可是现在不是开她玩笑的时候。
爱梨首先拽回了脱线的对话。
「重要的是“辞退选举”这里。这样犯人的目的就一清二楚了」
「妨碍选举吗……和今早的照片事件是同一犯人的可能性很高啊」
考虑到时间就肯定没错了。
「如果彩乃酱当上了会长犯人就会很困扰呢」
「这样的话,那漫研的人还是很可疑啊」
凛太郎对志帆的见解发表了意见。
为了妨碍选举,那犯人是和惠率领的漫画研究部有关的可能性很高。
长发遮住双眼的高个子三年生,猪冈。
圆胖身材,带着眼镜的二年生,鹿川。
大人气质却身材短小的一年生,蝶野。
犯人会在支撑着宅圈公主的三人中吗?
「作为选举对策部长,我不能放任犯人不管」
「我也同意长濑同学的意见」
「向女生身上泼水什么的,当成骚扰都不过分」
确实,如果继续这样的话选举肯定也没戏了。
既然犯人两次来骚扰,那他真的有可能去做写在字条上的威胁。
慧辉也不想彩乃再花精力担心这种事。
如果这样的话——
「为了不让藤本同学全身沾满牛奶,我们去抓住犯人吧」
确定了事件有幕后黑手,那就只能提前做好防卫工作了。
「可是桐生前辈,具体要怎么抓呢?」
「问题就在那啊……」
现在慧辉没有有关犯人的物证。
没有把所有人调查一遍的时间,考虑到明天就是投票日今天放学后就是最后期限了。
「实际点的话还是要把犯人逮个现行啊……」
「嗯……对方也在警戒着我们,不太可能那么简单吧」
志帆对慧辉的计划做出了为难的表情。
「那样的话,我去当诱饵怎么样」
「驳回。怎么能做让你那么危险的事呢」
「桐生前辈说得对。如果彩乃前辈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啊」
「但是……」
彩乃的提案被当场驳回了。
就算再怎么想抓到犯人,也不能让彩乃做危险的事。
既然犯人是能做出对女生泼水的人物,那对方可能不止一个人。
「这样啊,诱饵作战吗……」
「什么意思,凛太郎?」
「说不定,说不定有可行的方法哦」
「诶,真的吗」
「是的。如果是那个方法,应该能在彩乃前辈不做危险事情的同时把犯人引出来……嘛不过就是需要慧辉前辈的一点帮助。」
「我?」
「是的呢~」
慧辉反问道,凛太郎脸上浮现出满脸的笑容点头道。
「……」
那个笑容,让慧辉有了不好的预感。



那天放学后,一连串事件的「犯人」发现了不长记性的彩乃正欢快地走向选举活动。
在综合教学楼,藤本副会长在告示板贴上了选举海报。
他一边隐藏在放着道具的阴影里,一边保持着姿势小心翼翼地观察着。
就算给出那样的忠告,她还是没有打算辞退选举的样子。
「——既然这样,那就给你点颜色看看吧」
提前想到了会有这种情况,他戴上了小丑面具,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小型水枪。
那水枪里装的不是水,而是浓厚的牛奶。
「呵呵呵,准备和你可爱的脸蛋说再见吧」
在求饶的副会长身上涂满牛奶,再把这个情景拍下来。
这照片要是在校内传出来的话,她的学生会生涯也就结束了。
「……嗯?」
没有多想的时间,他看见贴完海报的彩乃走进了附近的一个空教室。
(好机会……)
自己逃到了没有退路的教室,真蠢。
走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也就尽可能避免被第三者目击的可能。
副会长进了一个单独的房间真是幸运。
「……」
他悄悄地靠近了彩乃进的教室,鬼鬼祟祟地往里面看。
在床边确认到目标的他立刻大步踏进了教室。
「做好觉悟吧,藤本副会长!」
「!?」
听到声音的彩乃惊吓地回头。
他拔出水枪,对准了还没反应过来的目标。
「吃我一招!!!!!」
没有犹豫,他扣下了扳机。
飞出的液体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白色的直线,精准地射向了她的脸上。
「哈哈哈!学到教训了吗?」
没有比脸上沾满白浊液更屈辱的事情了吧。
之后就是用手机拍个照片,再离开这个地方就是任务完成了。
把水枪换到了左手,空着的右手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
「这样藤本副会长就玩完了!」
把相机的镜头对准,他突然发现手机上映出的画面她的样子有点违和。
「……阿勒?副会长,身高有这么高吗?」
藤本彩乃也算是学校为数不多里的名人了。
作为副会长,站在台上的机会不可能少。他自己也好几次近距离看到了她的样子,她的身高应该没有到特别高。
但是,眼前的这个副会长看起来至少有一米七高——
「诶—,装牛奶的水枪吗……还真是挺过分的装备呢」
「……嗯?」
这并不是彩乃的声音。
不对,这甚至都不是女孩子的声音。
声音很粗,一点也没有女孩子那种可爱的感觉,因为这完全就是男人的声音——
「诶嘿嘿~~犯人先生,抓♪到♪你♪喽!」
「哈!?搞,搞错了……!?」
在混乱的瞬间,他被接近的副会长(?)抓住了手腕。
并且,在那之后顺势得到了一个欧美人那样深深地拥抱。
「呜哇啊啊啊啊!?」
他被明显不属于女生的粗壮手腕抓住住,大叫了起来。
用尽全力来逃走,他的手不小心甩到副会长(?)的头上,她的头发被呲溜一下从头上扒了下来。
「啊,彩乃小姐的头发掉下来了呢~~」
「草,这不是假发吗!?」
和藤本副会长发型很像的假发落到了地板上。
「你,你不是二年级的桐生慧辉吗!?你个变态为什么穿着女装!?」
「可我不是变态啊!?」
是的,犯人射牛奶到的彩乃正是慧辉的伪装,
身着女生制服,化了妆带了假发的女装桐生慧辉。





凛太郎想出的作战及其单纯。
如果让女生去当诱饵很危险,那就让男生女装去代替彩乃就好了。
只是这样的话凛太郎本人去就可以了,但是让比起身材小巧的自己,他觉得应该还是慧辉更适合。
慧辉不喜欢女装,可为了保护彩乃还是点头答应了。
就这样,慧辉有生以来第一次认真对待女装。
抓到犯人数分钟后,教室的一侧学生会成员并排坐着。
志帆,彩乃,爱梨,再加上男生穿着的凛太郎。
顺便一提,因为午休沾上水的衣服在房间里用烘干机烘干了,所以彩乃也跟大家一样穿着制服。
没时间换衣服的慧辉保持穿着女生制服。
「话说起来,也有和我尺寸的裙子呢」
「好像是以前学生会成员在活动里特别定制的呢,和假发一起留在资料室了。
得亏凛太郎能找到这种东西。」
「但是桐生君,意外地适合穿裙子呢」
「让姐姐拍张照片做纪念吧~」
「说真的饶了我吧」
又是装作穿着裙子的彩乃,又是被志帆提出可怕的提案。对女装男子的精神攻击从未停止。
虽然把假发洗了,但是还是没法脱女生制服。
「好想早点换回去……」
「审问结束之后想怎么换都可以哦」
爱梨说道,视线望向绑在椅子上的犯人。
慧辉抓到犯人之后,和在教室柜子里藏着的凛太郎一起把犯人绑在椅子上了。
没收了小丑面具,犯人的脸终于露了出来。
「果然幕后操纵者是漫研呢」
「……」
在椅子上板着面孔的是漫画研究部所属一年生社员,蝶野。
他也知道学生会几人的面孔,事到如今没有什么自我介绍的毕业了。
成员都到齐了,慧辉作为学生会代表开始审问犯人。
「那就赶快问一下是什么原因吧」
「……嗯」
慧辉再次把视线投向犯人。被绑在椅子上的蝶野把脸背了过去。
虽然摆出了反抗的态度,但是慧辉还是开始了审问。
「这次的事件是蝶野同学一个人做的吗?」
「……我才不和变态说话」
「嘛,不想说也不是不行。不过那样就只能把你交给学生指导处的老师了。」
「额……」
慧辉的话让蝶野动摇了。
「当然,那样漫研的信用也会一落千丈。即使跟本人没有关系,如果大家知道了部下做了这种事,那鬼塚同学也不可能当选吧」
「可是……」
志帆追问道,蝶野摆出了不高兴的表情。
在一番沉默之后,他还是改变了想法。
「和其他人没有关系。这件事是我自己干的,因为怎么都想让惠前辈获胜。」
「为什么要为鬼塚同学做到这种地步?」
「……因为惠前辈,是我的恩人」
「恩人?」
慧辉反问道,蝶野渐渐道出起因。
「虽然知道我在入漫研也察觉到了吧,但是我还是想说我是个宅男。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喜欢动画的程度了。我有自信说自己看日常系的作品能看上个一整天。」
「啊,嗯。这样吗……」
虽然不理解为什么,总之慧辉先点了点头。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我,也选择在高中开学后隐藏起自己宅男的爱好。」
「为什么呢?」
「还用问吗,就是不想因为自己是宅男受到周围人的白眼。特别是有些很过分的女生。只是在教室看个轻小说就说恶心,生理上接受不了什么的,说着些让我难受的话……」
「啊,哦哦」
「因为从中学就遭受过这种事,升上高中就开始注意了。可是没过多久还是被班上的女生发现是个宅男了呢。有一次不小心露出了书包里的东西……那天运气太差,把「淫荡求爱」(在下求搞(bushi)带着了……」
「啊啊,那个以刺激著称的少年杂志是吧」
「就是那个,我最近在看。」
淫荡求爱——「在异世界寻求爱情喜剧是不是太淫荡了?」说的是,转生到异世界的主人公,和当地的女主展开了很多h的麻烦事,这样人气少年漫画。
「因为「淫荡求爱」的封面性暗示还挺足的,就被女生们说“蝶野君都成了高中生还看这种东西吗?”“好恶心(笑”什么的……」
「真过分啊……」
「能懂你的感觉……」
蝶野的话让慧辉和凛太郎嗯嗯地点头。
被女生看到那种书对男生来说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同样作为男生自然有同感。
虽然后面听到爱梨念叨道「所以说男生才……」这样的话,慧辉就当没听见了。
「在那时,被偶然路过的惠前辈帮助了。她说把别人心爱的事物说成这样太过分了吧」
「恩人就是指这件事啊」
惠在蝶野绝望的状况下伸出了援手。
在他看来惠就是救世主。
「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宅男就被女生冷眼相看。但是,惠前辈不一样。只有那个人,跟之前一样接受我。所以我去了惠前辈在的漫研社。」
「是这样啊」
原本就是宅男的蝶野,把聚集着同样动画爱好者的漫研作为了自己的归属。
「既然说了想让惠前辈当上学生会长,我当然要做点事情。和漫研的前辈一起报答惠前辈的恩情……」
说到那,蝶野把声音降了下来。
「但是在昨天,从来都是活泼开朗的惠前辈没了精神……都到投票日了,要是输给了藤本副会长怎么办……」
「啊啊……」
因为昨天在图书馆发生了那件事啊。
以为自己被甩了的惠肯定没精神,看到她那个样子的蝶野自然也会担心她。
「所以才贴出了那个照片吗」
「做选举的敌情视察就把好像用得到的照片拍下来了。虽然我来说有点那啥,但是我觉得你在亲热的时候还是多注意一下周围比较好。」
「就这点确实是没话说呢」
虽然实际上并不是在亲热,但慧辉还是觉得做令人误解的行动应该更谨慎一些。
「因为我被惠前辈拯救了……所以,无论怎么样都想实现她的愿望……」
这就是他这次妨碍选举的理由。
为了没打气精神的惠,他自作主张做出了这样的行为。
「情况大致是了解了,可是没有往女孩子脸上倒牛奶的理由吧」
「……」
无论是宣扬脚踏两条船的绯闻,还是往彩乃身上倒水淋湿,而且打算把倒牛奶的照片放出来,这每一件事,都没有什么正当理由。
虽然他骨子里并不坏,但是这次做得太过了。
不可能就这么把他无罪释放了吧。
「——桐生氏说得对呢」
「诶?」
慧辉背后突然响起了人声。慧辉回头,看见教室门口站着鬼塚惠。
「鬼塚同学?」
意想不到的客人。
蝶野被登场的尊贵公主混乱了。
「惠,惠前辈!?为什么你在这?」
「联系不上蝶野君担心就来找你了。我以为找到你的时候看见你被学生会他们围了起来,就偷偷听了几句……」
「看到是这种情况,肯定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对吧」
虽然不知道她从哪开始听的,但是看起来应该是对事情的大概情况有把握了。
走进房间里的惠穿过慧辉身边,停在了蝶野的面前。
「惠,惠前辈,我……」
「……」
对着绑在椅子上的后辈,她莞尔一笑,
「真是个笨蛋!」
「就没了!?」
他的脑子像炸开一般。
「在干什么你啊!不和我商量就自己行动,给人家添麻烦了怎么办啊!?」
「对,对不起惠前辈!」
「道歉完了就不需要叫警察了哦!」
突如其来的说教time。
慧辉站在旁边看着的时候,凛太郎小声说道,
「这个是,那种感觉呢……」
「是啊,完全是老妈的说教呢……」
这完全是教训孩子做出坏事时的样子。
讲真的,感觉好尴尬。
「真的是个笨蛋呢……。虽然担心我的事我很感谢,但是做了这种事情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哦。」
「惠前辈……」
「好了,快和学生会的各位道歉!」
「好,好的……!」
把憧憬的前辈搞生气了,学弟带着眼泪谢罪道,
「给你们添麻烦了,我真诚地向你们道歉……」
「我也要道歉。跟大家产生不愉快的事情非常抱歉」
在蝶野之后惠也低下了头。
「发生了这种事,我也不可能不弃权选举呢。因为就算之前不知情,蝶野氏做了这种事我也有责任。」
「那也太……」
听了惠的话,蝶野低下了头。
他做的事是应该受到严厉惩罚的行为。
虽然作为阵营的核心人物,惠的决断很妥当……
但是在学生会有不允许发生这种事的人物。
「没有那个必要!」
「诶,藤本酱?」
反对惠的决断的是本应作为被害者的彩乃,
「我不在意之前做的事,也不觉得你应该承担责任」
「但是……」
惠露出了迷茫的眼神。
「因为鬼塚同学,是下定决心想堂堂正正地分出胜负的」
「藤本酱……」
堂堂正正地分出胜负。
这正是之前惠对彩乃说的话。
「但是,桐生氏他们其他人会觉得可以吗……?」
「不是挺好的吗?毕竟现在彩乃说的算啊」
「如果彩乃前辈这么说得话那也没办法呢」
「我也没有意见」
「选举的事情一直都在麻烦大家呢」
没有人不同意彩乃的决定。
因为慧辉也好,爱梨也好,凛太郎也好,看着彩乃一路走过来的志帆也好,都不相信彩乃会做出错误的决定。
「……好吧。既然要做那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哦?」
笑着放出宣战布告的惠说道。
「嗯,正是我希望的」
彩乃也露出坚定的微笑,接受了惠的宣告。
就这样一件事落下帷幕。就在慧辉觉得好不容易把事情结束的时候看到惠手捂着眼睛看向这边。
「话说,刚才就觉得很在意……」
「嗯?」
「桐生氏,为什么穿着裙子?」
「啊……」
在这时候,慧辉完整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蝶野的调查结束了,回到学生会室的慧辉立刻把女装脱了下来。
「……哈啊,果然还是裤子穿着舒服」
坐回自己位置的慧辉感慨道。志帆回到忙碌的推荐考试的准备,爱梨和凛太郎也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在房间里只有慧辉和彩乃两个人。
「桐生君,辛苦你了」
这样说道,彩乃把泡好的红茶摆到了慧辉面前。
「啊啊,谢谢」
感谢之后,彩乃轻轻一笑做到了旁边的椅子。
嘴里含着红茶,慧辉尝试着寻找话题。
「虽然现在才问有点晚,但是那样简单的就原谅人家真的好吗?只要把事情公开就赢了选举的说」
「没关系的。鬼塚同学要是弃权了会让我很困扰」
「什么意思?」
「现在保密。毕竟我也不知道最后结果会是怎样呢」
虽然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她肯定有她自己的考虑吧。
再往下问可就有些不懂风趣了。
就这样悠闲地过了一段时间,喝干红茶的慧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那么,这套女装也没什么用了吧」
确实是再也没有机会用得上的女生制服了吧。
回到资料室,从椅子上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制服外套时,慧辉注意到口袋里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
「……啊,蝶野的水枪,还收在我这」
「用来装牛奶的?」
「嗯嗯」
因为是他的东西,所以待会还要还给他,但是……
「里面貌似还装着牛奶呢。拿出来洗洗吧」
装着牛奶确实是个问题。
想着赶紧洗干净,慧辉歪着头确认枪身。
「……阿勒?这个,怎么打开的来着?」
水枪是手枪的造型,是那种能隐约看到里面装着什么的半透明类型,注水口设计得很复杂到根本找不到。
在找注水口的时候,
「难不成是这个?」
想着帮一下正在苦战的慧辉,从座位站起来的彩乃从正面伸出手,用纤细的手指摸了一下枪身。
「啊,别,这么粗暴的话就——」
——咻咻
「哇!?」
「啊……」
误射了。
彩乃突然碰到了枪身,被吓到的慧辉手指按下扳机误射了。
然后从枪口喷出来的液体命中了彩乃的脸上。
从慧辉握着的物体里猛烈射出的白浊液,让她的头发和可怜的脸上都变得黏糊糊了。
(这已经是不可能辩解清楚的程度了吧)
完全的十八禁现场。
被白浊液到黏糊糊的副会长摆出了糟糕的姿势。
「啊……脸黏黏的……」
「快擦掉!不管怎样都好赶紧擦掉!快去!」
慧辉慌慌张张从口袋里拿出餐巾纸,把手伸向被弄脏的藤本同学的脸擦拭。
「不好……现在如果被长濑同学看到了……」
「你们在……干什么?」
「哈!?」
慧辉回头看到了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最不想看见的人。
「长濑同学!?」
回来的爱梨和站在爱梨身后的凛太郎脸色苍白,摆出了看见了不可能看到的东西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彩乃前辈的脸上到处都是白色液体!?」
面对爱梨的疑问,彩乃的脸突然变红,回答道
「被桐生君,射中了……」
「什么东西!?」
听到这简单的几个字回答,爱梨愣住了。
她静静地低下了头,肩膀微微颤抖,然后以恶鬼一般的神色逼向这起事件的嫌疑人。
「你这个女性公敌啊啊啊!」
「误会!我只是不小心把牛奶喷出来了而已!」
慧辉一边安慰不知道为什么很生气的爱梨,一边把彩乃脸上的东西擦掉,花了好几分钟才把事情稳下来。
「……真是的桐生前辈,对还没结婚的彩乃前辈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
「对不起」
「真的是够了……我这边可是在好好工作的说……」
「话说,新闻部那边怎么样?」
回答慧辉问题的不是爱梨而是凛太郎。
「暂且和新闻部说好了。他们好像立刻就着手写报道了」
「这样啊」
在那之后很快就临时发布了「脚踏两只船是谣言」的公告。
写的是在布告板贴上照片的犯人已经找到,因为认错态度良好所以不公布其姓名这样的内容。
这样就能对彩乃和惠,双方阵营都不造成伤害结束了。
明天宣讲会之前脚踏两只船的传言应该就消失了吧。
「终于告一段落了呢」
看到那个照片的时候还想着怎么办啊,但是最后还是想办法解决了。
怀着舒畅的心情跟彩乃闲聊,摆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不是有邮件而是有电话,屏幕上显示着「唯花酱」。
「——喂喂?是我」
「啊,慧辉前辈……」
接过电话传来的是唯花有些虚弱的声音。
「怎么了唯花?」
「帮帮我……唯花我应该怎么做才好啊……」
「发生什么了吗?」
「图书馆里有僵尸……」
「什么意思!?」
「一个有点麻烦的客人,因为好像是慧辉前辈的熟人,就想着你能不能做点什么帮帮我」
「可是我也不是什么僵尸的熟人啊……」
到底是谁呢?
「是那个最近还来过图书馆的,一个眼神看起来有点凶的三年生哦」
「……啊」
终于想起来是谁了。
鬼塚惠的青梅竹马,她心心念念的上级生,乾直也。
收到他变成僵尸的消息,慧辉立刻冲向了图书馆。


第二章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性癖  

收到唯花联络的慧辉正在赶向图书馆。
在与图书委员的同僚以及书法部的后辈唯花会合后,慧辉和她一起走向问题学生的座位,在那看见了,毫不夸张地说,死鱼眼一般眼睛坐着的男学生的身影。
「啊—,乾前辈?」
「……」
「睡着了吗,乾前辈?」
「…………」
「再不说话就把钢笔戳到你的鼻子里哦?」
「………………」
不管怎么和他对话,他都没有任何动作。
「没有反应啊……」
「跟一具尸体一样呢……」
和唯花说的一样,这个活着的尸体一般的人物就是乾直也。
578
4.1k

請選擇投幣數量

210

全部評論 161

  • 1
  • 2
  • 3
  • 4
  • 5
前往
10000
cup 平民
感谢大佬翻译

4 天前 0 回復

自来去 平民
感谢翻译

10 天前 0 回復

sdxcfv119 公爵
感谢翻译。

12 天前 0 回復

Shiinamashirods 子爵
谢谢大佬

12 天前 0 回復

stre1654 子爵
感謝大佬翻譯

13 天前 0 回復

a996886414 公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impp 公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zhaobd 伯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Shenhonghe 王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rx93 子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748984371 平民
感谢楼主分享

13 天前 0 回復

涟漪& 騎士
优秀

13 天前 0 回復

星宫六喰 子爵
优秀

20 天前 0 回復

kithe 平民
感谢翻译

1 个月前 0 回復

liuixm 平民
有epub吗

1 个月前 0 回復

1521914905 侯爵
感谢

1 个月前 0 回復

雷霆寂然 侯爵
居然不是纱雪学姐的主场?

1 个月前 0 回復

祈愿、 子爵
感谢翻译

1 个月前 0 回復

孤独的破人偶 子爵
学妹的回合还是出局?

1 个月前 0 回復

wuyuch 勳爵
感謝翻譯

1 个月前 0 回復

  • 1
  • 2
  • 3
  • 4
  • 5
前往
zmz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39 粉絲
0 關注
1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