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始動

天文二十二年(一五五三年) 七月  近江高島郡朽木谷  朽木城  朽木稙綱

【爷爷,朽木家还真是贫穷啊】
竹若丸在城上看着窗外嘟囔了一句。
【竹若丸啊,你尽说一些奇怪的话,朽木家要是贫穷的话那就没有丰饶的地方了,对吧,梅丸】
【正如隐居大人所说,竹若丸大人】
我和梅丸把竹若丸的话否定后,竹若丸露出了有所不满的表情。七月的傍晚很热,而嘈杂的蝉声又让这份热意变得更加的酷热。汗水沿着竹若丸的脸颊流到了喉咙上,而竹若丸则仿佛没事儿一般的看着外面。
事实上,在竹若丸成为家主的这三年里,朽木家变得日益丰饶。甚至可以说当初对竹若丸或许还抱有怀疑的家臣以及领民现在也已经对他无条件的信任。朽木家的发展是如此的惊人。
【为什么说这种话?】

【马上就要晚饭了,今天也是夹杂了稗和栗的杂壳饭吧。我想吃白饭】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梅丸也颇感困扰的笑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还不是因为你要制作清酒。现在日本到处都在谈论清酒。制作清酒需要大米,为此我们也只能削减吃上的用度了】

【我是没想到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他的声音很小。这是在后悔吗?我再次因他的古怪而笑了。
竹若丸成为当主后,最先做的一件事便是制作清酒。当他突然的把炉灰倒入浊酒中时,我还以为他疯了。但过了一晚后,清酒就成了。而且,味道还不错。清酒一经出售价格立即被炒高。特别在新年的庆祝等吉祥物中清酒成为了附属品。同时清酒也被用于出征仪式上。现在清酒作为朽木家的名产吸引着商人们远道而来。

木匠师都很高兴,涂漆师也是。因为酒变得澄澈的关系,无论是杯子还是漂亮的漆器都成了紧俏品,市价也随之飞涨。朽木的漆器不弱于日野的漆器,不,现在貌似是朽木的漆器有着更高的评价。在飞鸟井家的来信中有写道朽木家的漆器在京中深受好评。

在我褒奖完后,梅丸气势十足的继续说道。

【若要论竹若丸大人在酒杯上绘制的十二干支如何的话,可是相当的有人气哦】

【光是漆器还远远不够】

竹若丸嘀咕了一句。然后我又笑了出来,梅丸也跟着笑了起来。我的孙子还真是擅于让人发笑。

【真是个让人困扰的家伙啊,是吧,梅丸】
【……】
我向梅丸问道,梅丸则回以暧昧的表情。这是一个良好的倾向,说明梅丸不再附和我的话。因为梅丸已经对竹若丸心服口服。所以即便是祖父所说的话,梅丸也无法批判作为主君的竹若丸。

【马上就要入秋了,这是收割季节,这样的话也能吃上白饭了吧】

竹若丸摇了摇头。

【不,大米要从它处购买,别处应该有丰收的地方,就从那个地方便宜的买进大米再制成清酒高价卖出,这样会比较好】

他又在考虑一些奇妙的事。

【嚯,……那为什么不现在买?现在买的话就有白饭可以吃了吧】

【现在大米的价格高】

【原来如此。你是想等收割之后让组屋去收购大米吗】

【嗯,我是这么打算的。爷爷,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只不过是帮他给组屋写委托书而已。委托书由我和竹若丸联名,一般情况下竹若丸的名字被视为装饰,然而在朽木家却是相反。我的名字倒成了装饰。我再次笑了。那么,组屋源四郎吗。他虽然是若狭的大商人,但在一年前便已经开始独自出入朽木。如果是组屋这种程度的商家的话,根本没必要为朽木这种程度的领主出那么大的力。组屋貌似是看在竹若丸的面子上。要不和对方推心置腹的聊一次,也许我有必要知道这商人到底看上了竹若丸的什么。

天文二十二年(一五五三年) 七月  近江高島郡朽木谷  朽木城  竹若丸

我和爷爷,梅丸三个人一起。这让我再次感受到这不是梦。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了,真是不可思议啊。生于昭和时代并活过了二十五个年头的我,又在平成时代活过了大约同等的年头,意识到时,人已经超过五十岁了啊。过了五十岁,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人生已经进入到了终盘。这是怎样的一生啊,我切肤的理解。这只不过是毫无波澜的一生而已。无比平凡的平凡的一生。
我没有结过婚,虽然我也喜欢女孩儿,但我觉得结婚太麻烦了因而自己一个人居住,万幸的是我是三兄弟中最小的一个,所以父母也没有唠叨。我想我大概会像这样平平凡凡的渡过一生,波澜不惊的死去吧。在小时候我曾想过成名,但现在我不再这么想。被愚蠢的媒体追赶而感到拘束,这是我绝对不想的。因为我想要最后留下些什么,所以便想写书。毕竟我从以前开始就喜欢读书。我并没有打算把书卖出去,写书终归不过是自我满足而已。投稿到小说网站,适当地受到赞美和批评就足够了。我喜欢历史,所以想写一些常见的转生故事。像是转生为美浓小领主的儿子,侍奉织田信长,帮助他实现天下布武这样的故事。
为此我做了许多调查,如使领地富饶的方法,简单的赚钱方法等等。不过,似乎并没有太好的方法。貌似能够简单达成的方法也就是,香菇栽培、棉纱、肥皂之类的。然后就是関所废除,乐市乐座这样的方法。即便把现代人的知识用到古代也不怎么管用。嘛也是啊,就如飞机在石器时代无法起飞一般,在战国时代也是同理。现在的我们所过着的丰富生活都是由过去积累而来。无视这个积累的设定毫无意义。
明明是这样,可又不知为何,我却被扔到了这个时代中。最初我以为这是一场梦。因为不管怎么说我变成了一个婴儿。这不可能,我以为只要再度睡去就能回到现实,但不管过了多久我都没有回去。我意识到这就是现实,然后我笑了,平平凡凡的活了五十多年的我,怎么会这样。我也只能笑了吧。这大概是一个微妙的表现的很高兴的婴儿吧。
如果我要接受这个现实活下去的话,那就有必要知道这里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自己又是谁。值得庆幸的是我周围的人说的是日语,所以我可以确定这里是日本。从他们的服装和发型可以推断现在是在明治之前,然后从周围的对话也可以知道现在还未到江户时代。目前应该是战国时代,时间跨度大概在一千五百四十年到六十年之间吧。我无从得知正确的年份,不管怎么说,我甚至连年号所表达的时间都完全不懂。只是浅井、六角、三好、朝仓等名字的不断出现,让我能理解个大概。
然后,我明白了,我出生在一个相当了不得的家庭里。无论怎么看,我所住的房子都不是普通老百姓家,而且我还被悉心照料着,周围徘徊着很多人,其中最低等级的至少也到侍大将一级吧。但是我却怎么也弄不明白我所在的地点。我虽然很早就知道了近江国的事,但朽木谷,朽木氏却一无所知。

这是当然的吧,我片面的把朽木理解成了腐烂的朽木(kuchiki)之意,事实上是另一种“朽木”(kutuki)。从错误的情报中只能得出错误的理解。学到了很多东西。顺便一提,琵琶湖这个称谓现在还没有出来。现在琵琶湖还被称为淡海。我的母親綾称之为淡海乃海。在万叶集中似乎是如此称呼的。

基于此,我最终理解了,我是统领着朽木谷的朽木家的继承人。重点是我出生在近江高島郡的国人領主家,石高八千石。如果在江户时代,顶多算个旗本吧。嘛,这个时代的国人领主也绝非能称之为强大。倒不如说是弱小吧,基本没有在历史中登场过,至多算是其它势力中的一个。

【竹若丸,怎么了?】

意识到时,爷爷已经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没什么】

【这样啊,竹若丸时不时会陷入到沉默中啊】

【是这样吗】

 我看向梅丸,对方点了点头。嗯,以后注意点吧。

根据爷爷的说法,朽木氏是近江佐佐木源氏的庶流之一。从平安末期到镰仓初期,佐佐木源氏主要活跃于源平合战中,深受源赖朝的信赖和厚遇,并以近江为中心把势力扩展到了全国。从佐佐木源氏衍生出了四个大家族,分别是京極 、六角、大原、高島。京極、六角自不用说,我为了写书曾调查过,所以也知道。
镰仓末期京極家在佐々木道誉出现后得以扩大。道誉在婆娑罗大名中颇负盛名,即便作为武将也属一流,极善于看清时势,在推翻镰仓幕府的过程中立下了大功,并协助足利尊氏为幕府的成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室町時代,京極家被任命为出雲、隠岐、飛騨等地的守護,即使在幕府内,也作为拥有七頭家格的门第而被重视。但现今京極家可以说是因为下克上而没落了。京極家的再次复活是在进入到安土桃山时代后的事。另一方面,六角家却不像京極家那般长袖善舞。由于对镰仓幕府的忠诚,六角家明明是佐佐木源氏的宗家,却并没有像京極家那般受到室町幕府的重视。但即便如此,六角家作为近江守护,颇受好评。六角家影响力的扩大是在进入战国时代以后。六角定頼的出现使得六角家拥有了左右畿内政局的影响力。但是,在定赖以后六角家渐渐的失去了力量。然后六角家也没落了,没有再复活。

在六角家扩张势力的时候,朽木家虽然是祖父的时代,但还是不得不服从定赖。而那个定赖也在去年死了。爷爷对他似乎抱有某种复杂的感情,似是可惜,又似是悲哀,又似是安心……。我知道的,能让人产生这种情感的家伙是存在的。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也会慢慢变得感伤。对于爷爷而言,定赖无论是在好的意义上还是坏的意义上都是一个不得不让人记忆深刻的男人。
朽木家和京極、六角并没有直接关系。朽木家是属于另一个系统的高島家的庶流。高島家以近江高岛郡为据点延伸了势力。因为朽木也在高岛郡,所以我知道。然后,除朽木家外,高岛家还诞生了永田、平井、横山、田中四个分家。无论哪一家都在高岛郡,因而高島、朽木、永田、平井、横山、田中以及加上另一个系统的山崎家,合起来称之为高岛七头。
不过,他们的势力范围仅限于高岛郡的西南部,未到东北部。七家合起来大概有五万石左右,与京极和六角简直无法想比。此后,到1560年代后半期,浅井氏把势力延伸到了高岛郡,高岛郡上的势力或是被击溃或是服从,之后除了朽木家便再也未闻其名。我想他们有可能和浅井一起覆灭了。

虽然是叫高島家,但因为他们代代世袭越中守这一官职而被称为佐佐木越中家。尽管没有力量,但家格却高。不过这样也毫无意义啊。在朽木无论是爷爷还是家臣们都只称他们为高岛越中。大概在父亲死之前,就已经讨厌他们了吧。我也很讨厌他们,就是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才让我这么辛苦。

关于朽木家,我仅知道朽木元纲的事迹,织田信长攻打越前朝倉栽跟头时,救助信长的就是元纲,说起来,元纲还是信长的救命恩人。但是信长对他的评价似乎不怎么高。关原之战时,他应该还是一个两万石左右的小大名。不仅是信长,秀吉也不怎么看好他。

然后在关原之战中,元纲从西军倒向东军取得了给与西军最后一击的大功。但是就连家康对元纲的评价也不怎么高。主要原因还是元纲事前没有联络就背叛。我想他们应该是怀疑元纲是两面派。实际上,或许真是如此。元纲似乎是个笨拙,不走运的男人。在历史上留名的舞台中,虽然取得了功绩,但却完全不被认可。真是个不可思议的男人啊。而,从年龄来看,我似乎转生成了那个不可思议,且不走运的男人。这又是个笑话。

但我了解历史,所以我想我应该能做的稍微好些吧。在信长的时代最低达到3万石到4万石左右。在秀吉的时代大约到7万石到10万石左右。然后在关原之战中站在家康这边,最终达到十万石以上。之后为保朽木家的安泰,让自己的儿子还有孙子从德川家迎娶德川氏。虽然我是这么想的。

但没想到父亲会战死。我也能理解,毕竟现在是战国时代。如果敌人攻打过来了的话,我可能会被杀掉。当时,我才两岁。尽管如此,我还是处在了生死边缘。不管愿不愿意,为了生存,我不得不行动。
35
220

請選擇投幣數量

2

全部評論 0

10000
染指风华 勳爵
感谢感谢

14 天前 0 回覆

三三最棒 子爵
感谢分享

16 天前 0 回覆

983775680 子爵
谢谢分享

17 天前 0 回覆

zero-two 勳爵
感谢翻译

18 天前 0 回覆

f556569230 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15 粉絲

0 關注

12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二话 始動

0
0

第一话 新家主的诞生【完】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