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崭新的日常~10某执事的一天 —午后—

书名 え?本当にいらないの? ~新たな日常~
----------------------------------------------------------------------
作者:燦々SUN
翻译:豳封骑士
校对:豳封骑士
生肉网址 https://ncode.syosetu.com/n5215ev/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
------------------------------------------------------------------------ 
  前传
01诶?真的不要? @Mirter
02诶?不要那我就收下了吧?@Mirter 
  诶?真的不要?~崭新的日常~
01某日的圣战
02某药师的圣战
03某魔女的叹息
04某药师们忙碌的一天①
05某药师们忙碌的一天②
06某女骑士的辛劳
07某两人的约定 @ Mirter
08某药师们忙碌的一天③
09某执事的一天 —午前—
10某执事的一天 —午后—      →你在这

------------------------------------------------------------------------ 
某执事的一天 —午后—

(作者前言)
近期该怎么说呢……那个,简单地很抱歉。尽管非常迟了,不过这是奥斯汀视角的后篇。
---------------------------

请缇娜大人回去的几个小时之后,我在办公室进行文书工作,这时突然太阳穴附近有电流通过的感觉。
我根据多年的经验明白。这是……争吵的迹象呢。

我的视线从手中的文件抬高,寻找迹象的出现地点。

(宅邸……好像不是呢。那么,是诊疗所吗?)

我闭上眼睛,几种注意力,投以听觉。
从办公室,通过宅邸向外——

『差不多要开始准备午饭了吗?』
『是的,从什么开始吧——』

『哦哦!这是新刊吗!?』
『嗯,标题是《被鬼畜执事进攻……~堕落的纯情药师~》哦!』
『喔哦!十分感谢!十分感谢——』

『啊,那里已经打扫了哦。请到隔壁的房间。』
『诶?但是隔壁的房间已经——』

然后,穿过王都的大道,向莱奥大人和米茨拉大人的诊疗所——

『便宜啦便宜啦。』
『那么,就这件衣服吧——』

『话说,那孩子又尿床了……』
『哎呀,但是才四岁吧?那么小的孩子没办法——』

『我说!!我的妹妹因为这里开的药差点死掉!!』

捕捉到了。
哼……这好像是,有点麻烦的家伙过来了。

「我稍微出去一下。十分钟左右就回来了,这期间就拜托你了。」
「好的,我知道了。」

我向房间里的副执事长这么留言,打开房间的窗户,轻轻跃向空中。
我落在庭院的树枝上,利用它的柔韧和反作用一飞冲天。我飞越宅邸的围墙,向诊疗所飞去……跑去[1]。

然后,十秒左右我到达了诊疗所的正门,安静地打开门全息隐藏气息。
正好候诊室的各位的注意力都转向了里面的诊察室,我没有被注意到就通过了。我到达诊察室前的同时,正门关上发出啪的一声。然后,候诊室的人们注意力转向那边的瞬见,我敏捷地溜进了诊察室。

首先映入眼帘地是背对着这边的三位强壮男子。然后,在对面是男人们的视线集于一身的米茨拉大人。可以看出男人们素来习惯粗野行为,身缠颓废的气息向米茨拉大人怒目而视。
看不到吴吉哈大人的身影……好像刚好出门了。不如说,这些男子瞄准了米茨拉大人一个人的时机闯进来的。

「所以你说啊,要怎么承担责任啊!!」

正中间的光头男子这么恫吓。但是,如果是普通的少女……不,在那种大个头的男性也会畏缩的气势面前,米茨拉大人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耐心地重复着强有力的言语。

「所以,请先让我去见你的妹妹。如果她差点死掉的话,那边是最优先的吧?」
「啊?你丫,别想敷衍我!!」
「不,不是敷衍,要负责任首先——」
「说了给点诚意!诚意!!」

……无法对话呢。
当然,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对话,只是想凭气势和气魄压倒一切。

「你给我怎么办!你这个做假药的骗子!!」

从男人口中说出那句话的瞬间,米茨拉大人额头蹦出青筋。

「所以——」

然后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脱掉眼睛,解开扎好的头发——

「我不是说了先见见妹妹吗!!如果你真的有妹妹的话!!」

她一下子把脚放到椅子上,用满嘴的南方方言厉声说道……因为莱奥大人不在,所以好像没有什么顾虑了。对这呵斥男人们也吓了一跳,身子向后仰[2]。
但是,他们立刻取回自我,再次恫吓。

「什么啊你丫!你是说我在说谎吗?」
「那么,不是这样的话就带到这里啊!!」
「你丫……知道我是谁还敢这么顶撞我吗?」
「啊?不是缩在王都横行的小混混吗!这边可是在山里(ぐぬ)混的!野生千金!(ちぃしゃあがぶぶてごまんけすぞ!!)[3]」

哎呀哎呀,米茨拉大人的方言味越来越重……到这里连我都很难听清楚,最后一句好像是南方方言里的「把你的《哔——》用《嘎——》《沙沙》掉哦」这种意思的暴言。然后我想“ぐぬ”确实是表示“饥饿状态的熊”的语言……米茨拉大人到底度过了怎样的童年?
男人即使不明白意思也似乎理解自己受到了严重的挑衅,怒气冲天地挥动着他的粗手臂。

「别开玩——」
「失礼。」

不能饶恕对米茨拉大人和诊疗所的危害,差不多就让我介入吧。
我从后方抓起摆动的男人手腕,就那样扭到他背后。然后,我想吃惊地睁大眼睛的米茨拉大人轻轻点头后,米茨拉大人放松了肩膀的力量,把不知什么时候握在手里的药瓶放到桌子上。
……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要,但没有用上真是太好了。

「好痛——!?」
「是不是有点激动过头了呐?给其他的患者添麻烦了。想让妹妹得救的话,请冷静一点。」
「啊!?哪来的!和你丫没关系吧痛——!?」
「……嗯,果然无法对话。那边的两位,如果知道详情,能谈一谈吗?」

我把目光转向至今为止保持沉默的剩下的两人,他们好像也完全激动起来,对拘束男子的我怒目而视。

「你丫,放开大哥!!」
「不要露出凉飕飕的笑容!我们是《赤锈佣兵团》哦!!」
「……呵,那是威胁吗?即使如此这边也会根据国家法律处理哦?」

于是我收回笑容睁开眼,依次环视着男人们,男人们都吓得身体一跳。

「嗯……」
「那眼睛,好恐怖。」

看到我眼睛的两人好像被压倒般后退了,不过,我拘束的男人那个角度看不到,毫不在意地发出了浑厚的声音。

「你丫,明白现在什么状况吗?我们可是那个《赤锈佣兵团》哦!」
「你才是明白现在什么状况吗?拿出组织的名字,这件事,将不是你个人而是组织负责哦?你的佣兵团长知道这件事吗?」
「什,么……」

我举出团长为例后男人好像终于理解了情况,停止了胡闹。虽然他嘴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来。哼……是呢,剩下的就交给她吧。

「剩下的就交给您了,好吗?科塞特大人。」

我这么向背后搭话,表情险恶的科塞特大人怯生生地走过来了。

「啊?科塞特?什么时候在那的?」
「对不起,米茨拉大人。直到发生决定性的事件前我打算待机……当然我是打算提前阻止的,但被奥斯汀先生抢先了……」
「诶,诶?那,那么刚才那个,听了……」
「是的,真是精彩的呵斥。连我也不禁在门后吓了一跳。」
「唔……唔嘎——!!忘掉!!现在立刻忘掉!!」

看来米茨拉大人好像很在意方言,抱着头蹲了下来。科塞特大人对她在意的是什么不是太明白的样子。

「那么,那边的三人,我用骑士的权限拘束你们。老实地同行就好,抵抗的话骨头会断掉两三根,怎么选?」

科塞特大人把手放在腰间地剑上这么威胁,男人们可能也注意到了状况的恶化,脸色一起变差了。他们的视线一瞬朝向了两扇门和墙边的窗户,但在我为了不把米茨拉大人卷进去而稍微释放杀气后,他们立刻明白逃走是很困难的而老实下来了。

我当场拘束全员的双手,交渡给科塞特大人。
我目送他们被带到宪兵的哨所后,一旁的米茨拉大人坐立不安地抬头望向这边。

「那,那个……莫非,奥斯汀也?」
「对不起。但请放心,我不会跟莱奥大人说的。」
「唔……如果你能那样做就太好了……」

看来米茨拉大人十分在意自己的口音。她平时就有意识地避免说出方言。

「……我想即使不用那么注意,莱奥大人也不会只因为方言就改变对米茨拉大人的看法哦?而且,世上也有一定数量的感性觉得方言有魅力。」

虽然我打算顺着说下去,但米茨拉大人生气地撅起了嘴。

「的确,西方方言的话或许如此……」
「……哼。」

南方原本是以狩猎为生的民族的居住地,所以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大多拥有强壮的肉体和豪爽的个性。因此,南方方言一般人听起来觉得很粗暴。不过……

「米茨拉大人,世上存在反差萌这种东西。」
「反差萌?那是……」
「是的,女性突然间表现出和平时不同的举止,对此不少男性会觉得有魅力。平时有礼貌的弟子米茨拉大人,表现出豪爽的威风凛凛的举止,会是一种强烈的反差萌吧?」
「原,原来如此……」
「在诊疗所门口说什么傻话。」

听到这个声音我抬起头来,只见吴吉哈大人从大道对面向这边走来。

「啊……对不起。吴吉哈先生。」
「对不起,是我让米茨拉大人奉陪的,责任在我。」

我这么说后向吴吉哈大人低下头,吴吉哈大人像往常一样哼了一声。

「然后呢?发生什么了?不,算了。先去继续看病。」
「啊,好的。那么奥斯汀,十分感谢。」
「不用,这也是执事的工作。」
「……嗯?嗯……」
「那么,我先告辞了。」

我行了一礼后离开了现场。
就这样回办公室……有想顺路去一下的地方呢。

「哎呀,新刊也太棒了呐。」
「不愧是专家克罗萨老师。」
「呵呵,期待着下一次的作品哦。」
「啊,那么下一回是奥斯×莱奥的纯爱作……」
「不不,请务必将男体化的米茨拉大人也加入鬼畜执事的调教……」
「哈?这是什么我可不能错过?」
「你也是吗。对主从纯爱作的理解不同?」
「很有趣的话题呢。我也能掺和进来吗?」
「「「「「嘎!?奥斯汀!!?」」」」」



「呜呜……好过分,奥斯汀大人。」
「真是的……你在做什么?我姑且不论,竟然写些贬低主人莱奥大人的东西。」
「呜……但是,最近也没有通缉画像的工作,拿起笔来没有事干……」
「那么,能拜托你这边的工作吗?」
「是?」
「任命“护惨诛”,请调查刚才被带到宪兵哨所的自称是《赤锈佣兵团》三人组的出身和背后关系。如果这三人组真的是《赤锈佣兵团》,那边也一样。」
「!是!!」

目送她离开房间后,我在回到办公室前,慎重起见想诊疗所投以听觉。

『唔……为什么这种地方会放着稀硫酸呢?』
『啊,对不起。我马上收拾。』

……我决定当作没有听到。


* * * * * * *


那天夜里,我收到吴吉哈大人的传唤来到了他的客房。

「那么,您有什么事吗?」
「哼,我不说你也知道吧?是指白天在我家诊疗所吵闹的同伙哦。」
「……唔。」

的确,我早有预料。因此,我从怀中拿出视线准备好的文件,交给吴吉哈大人。

「这是?」
「怀疑委托那三人组散播诊疗所恶评的人物画像。因为中间经过了相当多人,追溯起来稍微有点麻烦,但最终找到的是这个男人。」
「哼……果然呐。」
「您有印象吗?」
「雷斯利药师学会的废物药师哦。和预想的一样。」

对厌恶地这么说的吴吉哈大人,我也在内心表示同意。

雷斯利药师学会是由十几名国家公认药师组建的,以药师之间相互合作和技术共享为总之的团体。表面上是这样。
如果只听它的名字和宗旨,就会觉得这是一个聚集了觉悟相当高的药师,得到国家认可的权威团体……而实际情况是,只懂得获利的二流药师集团。知道这件事的人并不多。

要说他们具体做了什么事情,举行大规模的讲习会,向以国家公认药师为目标的年轻人门收取巨额的学费,或者只借出名字开出参加国家公认考试的推荐信,而这还要另外收钱。而且,他们开发说是新药的东西,听起来很好,但实际上只是多少改变了现有药物的配比,以不过是自我导演和宣传口号的「雷斯利药师学会批准」一起把这药高价推销出售。
要是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他们是没有触犯法律却若无其事地进行着近乎欺诈的事的一伙人。

原本国家公认药师,是在各地以药师的名义高价出售假药的人很多的时候,为了区别这些诈骗犯和真正的药师而设立的国家资格。然而,居然有人利用这个资格行骗……真的令人悲叹。

「又来找茬了吗?真的不会腻呢。」
「同感。」


而对于那些披着药师皮的守财奴一伙,真正为人民着想,薄利售卖好药的莱奥大人和吴吉哈大人很碍眼。一旦使用了两位的处方药,就不会想买他们出售的只是贵的药了,会这样是理所当然的吧。
明明只是遵从为人们做药的药师本分,却被单方面地视为眼中钉,这不是一件可以忍耐的事情。

尽管如此,名门贵族出身的吴吉哈大人位于首席时,尽管他们没有采取表面的敌对行动……平民的莱奥大人继承首席的地位和诊疗所后,他们就开始了露骨的妨碍工作。
像这次一样雇佣人来进行恶劣的索赔,散播毫无根据的恶评。尽管每次都是我来一起应对,但到现在都没有掌握能够追究到药师学会本身责任的证据。

「真是令人厌恶……那帮忘记药师本分的金钱至上主义者……」
「我能理解。但是,第六王女殿下也关于这件事行动了,不久就能解决吧。」
「王女殿下吗……」

我这么告知,吴吉哈大人眉间的皱纹稍稍缓和,露出了有点厌烦的表情。

「话说……又被王女爱上,果然继承了父亲的血啊……」
「希拉诺拉大人……不,现在是诺拉大人吗。听说那个人解除了和当时的王太子殿下的婚约,和莱奥的父亲结婚时,我也很惊讶。」

莱奥的母亲诺拉大人,是曾经名为希拉诺拉·巴贝利,王国的名门贵族巴贝利公爵家的长女。
尽管她与当时的王太子殿下,即现在的国王陛下从小时候开始缔结了婚约,但她以其美貌和领先流行的新颖时尚感和舞蹈感被称为社交界之花,是许多贵族憧憬的目标。
然而,有一次她被对立的贵族下了毒,在公爵家的药师束手无策之时,被偶然经过附近的莱奥大人的父亲泽奥所救,在此坠入爱河。

「我止不住惊讶。明明我认为那家伙可以继承我的位子……在参加国家公认考试之前做出这种事,那个笨蛋弟子……」

可能是回想起了当时的事情,吴吉哈大人带着苦涩的表情吐出这么一句话。

当时在吴吉哈大人的弟子中,泽奥大人拥有出众的才智,作为药师身兼
医术的优秀才能,在接受国家公认考试前,甚至可以确信他是未来的国家公认药师首席。
但是,终于到了要参加公家公认药师考试的时候,他却谈了一场身份差异的恋爱,这条道路被封锁了。

毕竟对方作为王太子的未婚妻,是许多贵族公子所憧憬的社交界之花。
对抢走她的平民见习药师,贵族的反抗非常猛烈,另外与患者发生关系的事实大大地损害了作为药师的信用,泽奥大人在王都呆不下去了。
对于他的老师吴吉哈大人来说,这等于恩将仇报,所以感到痛苦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呵呵。」
「什么啊。」
「没什么。」

在泽奥大人和诺拉大人结婚之时,吴吉哈大人站在两人那边,在知道这件事的情况下,就会觉得那种厌恶感是故意作出来的。

「但是,多亏如此莱奥大人出生了,这样您的后继者不是也有了吗?所以,那个时候的行动没有错哦。泽奥大人也是,诺拉大人也是,然后您也是。」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当是那样吧。」
「……哼。」

我露出往常的笑容盯着吴吉哈大人,吴吉哈大人带着焦躁感哼了一声,换了话题。

「我反而对陛下的英明决断感到惊讶。偏偏被千金那方提出解除婚约,而且抢走她的还是平民,这对于王家无疑是一种羞辱。」
「是呢……」

我当时也很惊讶。
希拉诺拉大人申请与当时的殿下解除婚约时,我在隔壁的隐藏房间里听到了,殿下从希拉诺拉大人那里郑重地倾听了到此为止事情的原委后,主动要求平稳地解除婚约。
他坚决拒绝巴贝利公爵家的抚慰金等,公爵家和希拉诺拉大人,当然泽奥大人也没有被追究任何责任,在表面上以性格和价值观不合的名义解除了婚约。正因为如此,其他的贵族才不敢公开指责泽奥大人和希拉诺拉大人。

希拉诺拉大人对此甚为震惊,询问殿下为什么不责备自己。于是,殿下竟然对她说:「我自己也很明白那种被身份差异的恋情所折磨的心情,所以我无法责备你们。」

不仅如此。
她也许由于过于意外的话语大吃一惊。对情不自禁地询问「喜欢上了哪位平民?」的希拉诺拉大人,殿下回答说:「是娼妇。」我当时受到的冲击,都让我忘记自己是躲起来的,差点叫出声来。

「……这种说话方式。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不,什么也没有。」

我笑着避开与探寻般的视线一起传来的吴吉哈大人的追问。

那时殿下的话语究竟是真的吗,还是为了不让希拉诺拉大人介意而突然说出的玩笑话?这个我也不清楚,也不敢去调查。然后,我也不打算把当时的对话告诉第三者。
但是,事实是希拉诺拉大人和殿下的婚约平稳地解除了,社交界之花和大有前途的天才药师,悄然地而且惊人地安稳无事从表面舞台上消失了。
在那之后的近二十年里,一直没有听到关于两位的传闻。是的,直到四年前,莱奥大人拜访吴吉哈大人为止。

「哼……嘛不管怎么说,这次莱奥被传唤到巴贝利公爵家,说明王家对那件事并没有留下遗恨。」
「是呢……姑且,诺拉大人也没有被巴贝利公爵家废除继承权,她的儿子莱奥大人获得巴贝利公爵家的承认也没有什么问题……陛下默认如此,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让陛下和公爵家谈判的,大概是布鲁佐娅大人吧。
原本巴贝利公爵家就是对于恋爱相当宽容的家系,莱奥大人自不必说,他们对诺拉大人也没有什么埋怨,但好像顾虑陛下而至今为止没有和莱奥大人接触。这次正是得到了陛下的许可,才和莱奥大人见面吧。
不管怎么说,这样莱奥大人,为王女殿下的下嫁获得了无可挑剔的身份。

「哎呀哎呀,看来是顺利地做好了事前准备[4]……话虽如此,王女殿下是那种人吗?我所知道的殿下,是更像王族的王族吧……」
「……遇到莱奥大人后,她也改变了呢。」

不过,现在的布鲁佐娅大人到底多认真,我也有点难以揣测。

「话虽如此……上次她拿着结婚申请表闯进诊疗所的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
「哼……那真的是结婚申请表吗?」
「什么?」
「唔……的确,实际上没有确认过书面……殿下要求莱奥签名,而最下面的确有殿下的签名哦?」
「但是,一般的契约书大概都是这样的形式吧。布鲁佐娅大人不也没有明说那是婚姻申请表吗?」
「这么说来……不,这种说法。你果然知道些什么吧。」
「没有,这只是推测。由十分了解那位的我看来,不觉得布鲁佐娅大人会真的无视莱奥大人的意愿与他结婚。」

是啊……刚才我说了才注意到,这次巴贝利公爵家的委托,其实也可能不是布鲁佐娅大人的意思。倒不如说……

「唔。」
「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直觉,让我马上发动听觉。

『喂,还没有打开吗?』
『别吵,给我安静地望风。』
『嘛不用那么急。只是进去换些药。别着急。』

然后,我捕捉到了诊疗所附近险恶的对话,立马站起来向吴吉哈大人行了一礼。

「交谈中十分抱歉,我稍稍离开一会儿。」
「发生什么了?」
「没有,说起来地下室里正好有一瓶合适的红酒,难得有机会我去拿过来。」
「是吗,这可是一件大事。晚一点回来也没关系。」
「实在不好意思。」

我行了一礼走出了房间,告诉身边的佣人我要离开一会儿,然后我从走廊的窗户向外面跳出去。
我就这样以最快的速度去到诊疗所,此时正好有六名男子正准备从后门侵入诊疗所。

「对不起,今天的诊疗结束了哦?」

我这么发声靠近,站着望风的两名男子在一瞬的僵直后,敏捷地向这边走来。

(唔……毫无迷惑。而且如呼吸般自然的配合。这些人不是外行呢。)

望着滑行般接近的两位男子和其手中握着的刀,我高速思考。

(那么,怎么办呢……全部杀掉很容易,但在这种地方杀人,会玷污莱奥大人的圣域。)

男人们的刀,从左右分别瞄准脖子和腹部。
选取了不会互相妨碍的绝佳位置。即使勉强躲过了前头男子的袭击,也会被下一刻烯基过来的第二个人的刀捅出致命伤吧。

(而且,这之后必须给吴吉哈大人带酒,沾上血腥味会破坏难得的红酒香气。是呢,果然这里……)

前头的男子手拿推出去的刀,我轻轻用右手搭上,迅速卸下他的手腕同时夺刀。我用夺取的刀弹飞第二个男子的刀后,顺势扔掉小刀,反手一拳。我连续横扫般击打两人的下巴,使其脑震荡而无力化。时间约一秒。

(不流血,尽快使其无力化吧。)

迅速通过崩落的两人,我确定了方针。
于是,剩下的四人男子显露出警戒心离开后门,迅速拉开间隔并排,进入战斗状态。

「咂……你丫,是什么?」

左数第二位男子,哼声一般这么说。

(唔,他是领头吗?尽管我对长相没什么印象……话说,被询问时报上名字才符合礼仪吧。)

我把右手放在胸前,当场行了一礼。
顿时,前方飞来了四把小刀,我立刻举起右手在手指间夹住。

「我是为国家公认药师首席莱奥大人工作的执事,奥斯汀。」

我抬起头,扔掉右手指间夹住的小刀,顺便往袭击过来的男子心口一击使他沉默。

「接待不请自来的客人也是执事的工作。你们就由我来当对手吧。」

我这么宣告后睁开眼睛,之前发声的男子大大地睁开了眼。

「那红色的眼睛……你丫,难道是《暗跃工作者(darky worker)》第一席,“鲜血之瞳(bloody eye)”吗!?」
「哦,你认识我吗?不过,请允许我稍稍修正,是“原”第一席哦。」

我的眼睛,天生就是鲜红色。
我被称为“白化儿”,是有着病态的白色肌肤和白金色头发,然后拥有鲜红色眼瞳的人类。
“白化儿”因其稀少性和看上去神秘的外表,被很多以贩卖人口为目的的犯罪者盯上。我也不例外,年幼时被人拐走,被放在杂耍场里当作商品。
将那些犯罪者全部歼灭,解放了我的,是为王家工作的影之部队,《暗跃工作者(darky worker)》。

在那之后,无法长时间沐浴阳光,做不了普通工作的我,为了回报他们的恩情也加入了《暗跃工作者(darky worker)》。
“鲜血之瞳(bloody eye)”是当时我被赋予的代号。

「原来如此。能见到传说中的暗杀者真是太荣幸了。」

男人尽管这么说着,嘴角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然后,他以确信胜利般的表情呐喊。

「你们!瞄准那家伙的左边!那家伙左臂动不了!!」

两个男人从正面冲过来的同时,新的黑影从头上方跳下来。

(哎呀哎呀。这个男人,知道这件事吗?)

的确,我左臂有严重的残疾。
不是因为生病。我在杂耍屋里被出售时,相信“白化儿”的血肉时长生不老药的人们,削去了我左臂的肉。那是好像左臂的神经受到了伤害,手肘往前不能正常活动了。不过……

「愚蠢。」

我一边用右手应付从正面袭来的男子两人,一边用左手抓住从头上方袭来的男子手臂,就那样从背后摔到地上。

「还记得我的主人,究竟是谁吗?」

我用脚后跟踩进倒地男子的心口,右拳击打右侧男子的喉咙,左巴掌击破左侧男子的鼓膜。
我跨过发不出声音就昏过去的男子们,向最后剩下的男人逼近。

「是稀世天才药师,莱奥大人哦。」

男人余裕的笑容一瞬消失,向这边投以烟雾弹,一溜烟开始逃走。但是,太慢了。

「你觉得伟大的我的主人,会对从者的残疾置之不理吗?」

我一口气加速,在烟雾弹撞到地面破裂之前捞起来,用手刀功击男子脖子后面。
顿时,男子的身体跳了一下,脚步不稳,走了几步向前倒下。

「唔。」

确认全体晕厥后,我烟雾弹收进口袋后,脱掉手套换新的一副。
然后,我向拐角的另一边搭话。

「剩下的就拜托你了,“不杀(score zero)”。」

然后,从拐角的另一边慢慢地,作为后辈的《暗跃工作者(darky worker)》的第七席现身了。
他看向倒地的男子们,苦笑着发出声音。

「还是老样子……不,是比以前更巧妙的手法呢。不是没有必要隐退吗?」
「不不,没有这种事。我也已经上了年纪呢。」
「开玩笑。左手能动了,白天也能行动的话,手牌不是比以前多了很多吗?」

莱奥大人治好的,不仅仅事我的左臂。
在医学上证明“白化儿”没有神秘的力量而是一种先天性疾病,制造出治疗药的,正是莱奥大人。现在,“白化儿”一出生就被传召到王都,进行早期治疗。
而且托莱奥大人的福,我的肤色从病态的白色变成了一般的白色,在白天被阳光照射也变得没事了。

「即使如此,现在已经是你们的时代了。所以,这些人的审问就交给你了哦?我还必须给吴吉哈大人拿酒。」
「交给我吧。会切实地让他们吐出黑幕。不过……瞳孔的颜色还是红色呢。不治疗吗?」
「……」

的确,如果继续治疗眼瞳的颜色也会变成普通的颜色,白天也就不会有眩目的感觉了。
是的,我平时笑眯眯的,除了作为执事保持微笑之外,单纯是因为不眯起眼睛会眩目地什么也看不见。
如果我坚持治疗到最后,就没有必要为这件事烦恼吧。但是……

我看了一眼背后的男子们,微微一笑。

「……这双红眼好像还能在不良分子间起到震慑作用呢。只有这双眼睛,我想就这样保持着吧。」
「为了莱奥大人吗?」
「嗯,是的。」

然后,我向后辈堂堂正正地宣言了。

「只要我的眼睛还是红的,我就不会允许任何人对莱奥大人动手。」

我是奥斯汀,原为王家工作的暗杀者,现为莱奥大人工作的专属执事。


注释
[1]かけます 此处有调侃,翔ます和駆ます发音相同,一个是飞一个是跑。
[2]仰け反る(のけぞる) 用身子往后仰表示惊讶,算是惯用语吧。
[3]方言无力 こちとら山でぐぬと闘ってきとんぞ! 野生の令嬢なめんちゃあ! ちぃしゃあがぶぶてごまんけすぞ!!
[4]外堀を埋める 直译:填埋护城河。要想攻下敌人的城池,首先要从外侧的填埋护城河。也就是说,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要先处理周边的问题。

译名整合
クロサ 克罗萨:漫画家?
レズリー 雷斯利:药师学会
ヒラノーラ·バブリー 希拉诺拉·巴贝利:主人公母亲,公爵千金
ゼオ 泽奥:主人公父亲

译者吐槽
傲娇大师傅
其实是不是还有一种可能,国王陛下为促成这一切,防止巴贝利公爵家获得命运的巫女这莫大的权威,所以也掺了一脚
30
15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

全部評論 0

10000
追逐者 伯爵
众所周知,不要得罪执事

4 天前 0 回覆

goodlth 平民
执事属实狠

10 天前 0 回覆

起飞 平民
强啊,执事

11 天前 0 回覆

a妹控 侯爵
還真是原暗殺者的執事。

11 天前 0 回覆

懒人水字 騎士
这个作者写的其他作品也挺不错的

11 天前 0 回覆

Jesus_Luffy 侯爵
药的科技点的好高

12 天前 0 回覆

112223344 子爵
老執事都不是什麼正常人ㄚ

12 天前 0 回覆

倾听花落 騎士
执事好强啊,我好爽啊

13 天前 0 回覆

jknkkg 子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覆

NIASKzzz 子爵
执事帅!

13 天前 0 回覆

赫卡提亚 子爵
精品文学

13 天前 0 回覆

追逐者 伯爵
医疗发达的异世界真少见

13 天前 0 回覆

yushin 子爵
感謝翻譯分享,真白看過被青梅甩了後被5女告白這段就很期待後續會怎麼寫。

13 天前 0 回覆

asdf0923 伯爵
這部雖然短,但角色刻畫到位,十分有趣。
希望作者別再估了,想看更多王女的故事。
感謝翻譯~

13 天前 0 回覆

alzard 伯爵
感谢楼主,作者咕咕还真是让人难受。虽然也不是没有回来填坑的,不过还是不要抱有期望比较好吧……

13 天前 0 回覆

豳封骑士 勳爵 樓主
终于翻译/校对/录入完了,这是我占坑的第二部作者咕咕咕作品
这部作者已经咕了十个月以上,所以请不要太期待后续

话说
有人能提供封面图吗……

14 天前 0 回覆

豳封骑士 勳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6 粉絲

8 關注

17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崭新的日常~10某执事的一天 —午后—

0
0

~崭新的日常~09某执事的一天 —午前—

0
0

~崭新的日常~08某药师们忙碌的一天③

0
0

~崭新的日常~07某两人的约定

0
0

~崭新的日常~06某女骑士的辛劳

0
0

~崭新的日常~05某药师们忙碌的一天②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