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水杉的好运

简介
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人,是世界上最遥远的人。
大四的理央在深夜中偶然遇见了某个广播节目。

【你还好吗?】她被温柔的犹如是在和她搭话的主持人・司的声音所打动,在给他发送了烦恼咨询的第二周,收到了来自司鼓励的信息。

以感谢邮件为契机而接近的理央和—司—的距離。

总是被积极向前的司所吸引的理央终于鼓足了勇气提出了见面的约定,但却不知为何总是和他擦肩而过……?

既见不到他,也触摸不到他。但是,他的声音确实的传达到了——遇见了一生一次的恋爱,一个夏天的奇迹物语。
====================
禁止转载
====================

出了市营地铁站,过了单向双车道的马路,便是大学。直到正门为止都是平缓的坡道,林荫道上的银杏树在风中摇曳着嫩叶。在没有坡道的小镇上长大的理央,初入学时就觉得这是一条很陡的坡道。到了第四年的现在,已经习惯了坡道的她可以骑自行车畅通无阻的上行,步行也犹有余力。名古屋生活很方便。顺便一提,按照她飞弹出生的友人所言,这种甜蜜的倾斜似乎不叫坡道。进到前庭,相对校舍而言,更醒目的反而是名物水杉。就拥有粗壮树干和生长着新绿树叶的巨树而言,它确实是一棵比理央年长的巨树。这不仅仅是棵树,还带有好运。初听这个传言,还是在她高二时,在选择志愿学校之前所参加的校园旅行上。
—好了,大家都注意了。生长在这里的这棵大树,你们都知道吗?你们叫它水杉就可以了。听说在这棵树旁进行恋爱告白,会很顺利的哦。
—真的可以变得相亲相爱吗?
—我没有试过,所以无法验证它的真实性。
导游的男学生一脸认真的继续说道—但是,我相信这是真的。理央等人面面相觑,她们还以为大学生会表现的更为成熟,没想到竟纯真的相信这种宛如咒语般的传言……这种困惑和羞耻感染了她们。
那个,一个高中生举起了手,有没有人把上面的某一支树枝做成护身符的?如果有卖的话,我想买一个回去。
—不,大家都非常珍视这棵树,所以既不会损伤它的树枝,也不会去拔它的叶子。各位在成功入学之时,务必要亲自去验证一番传言的真假。

通常而言,树不可能拥有那种力量。但理央却莫名的感到在意,在校园旅行结束后,还会时不时想起那些话。

在她顺利合格入学后,这种好运出人意料的在学生之间渗透。水杉被当作恋爱守护神一般对待,树根下堆积的小石子是家常便饭的事,她也见到过朝着树干合十参拜的学生。恋爱真是厉害啊,理央由衷的佩服。

话剧社的发声练习配上吹奏乐部的【美丽的蓝色多瑙河】。

今天,在水杉树下面,也有人影。

一个穿着浅蓝色荷叶裙的女孩和一个穿着米色休闲裤的男孩。

看上去是新生,他们各自把崭新的书本夹在腋下,互相保持距离的模样是如此的纯真。

他们的校园生活才刚刚开始。

如果要说不羡慕从今之后将会随着季节不断重叠的这两个人的话,那便是谎言。

他们要是能够顺利就真好啊,她在心中祝福着。

“真好啊”和“祝你们幸福”的比例大概是八比二。

她并不打算认输。正因为没有积极的寻求邂逅,才会变成她这种状况。

(联谊这种东西又不擅长)

她也适应不了夏天网球,冬天滑雪这种团体交流的氛围。虽然在打工的地方被告白过,但因为没有听懂就拒绝了,回过神来已经是第四年了。

(今后是否会还会有借助水杉力量的局面啊。大概希望渺茫)
【在看什么?】
【诶?】
骑着自行车的青梅竹马岛田裕贵,停在了理央的身旁。他和理央同是岐阜县大垣市出身,从幼儿园开始就认识。
他可爱的笑容比过去更有成人味儿了,就是从以前开始喜欢把棒球帽前后反戴的癖好依然没变。
【你看上去像是在一脸羡慕的看着一年生呢?就像是在说,好想重新回到那一天~?】
【想要回去的那一天虽然没有,不过如果可以重来的话,还真想重来啊。新生无论是声音也好表情也好都是灿烂烂的】
【你也不输给他们吧】
【感谢您的这句话】
【还真是一文不值的感谢啊。郁闷。我只会向前看,我才不要再来一次补考,报告之类的东西。】
【如果你经历过一次,那下一次不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了吗?】
【呜哇,优等生的发言】
【虽然我也没那个打算】
【有什么话好藏着的,我一般都会有补考成绩差的时候】
【这个……怎么说才好呢……】
见她说不出话来,岛田苦笑了。
【那个时候的教授也是同样的表情,对我说着,以为是底原来还有底!让我来告诉你人生的深度吧!】
【拿到学分了吗?】
【总之,当我说了和考试范围不一样后,成功把对方卷入到了我的节奏中】
【真厉害……某种意义上已经是才能了】
【你今天来做什么?应该没有课吧?】
【您可真知道】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啊,而且还是在这棵树旁……难道是命运?】
【毕业论文的大致框架已经做好了,所以我想让教授看看】

【已经好了?不愧是……!别无视我说的话啊!】

【看你说的,我没法和你交往(方言)】

糟了,被他带的方言都说了出来。

【岛田呢,打工回来~】

【是的,去赚钱了,为了不被你丢下,我必须努力才行】

他们从小就被周围的大人们以【可靠的理央酱】和【悠闲的裕贵君】的组合对待,双方的父母一度很亲密,他们明明同年,但理央却被视作姐姐。不过,现如今她已经没有走在岛田前面的意识了。她感觉四面就像是被看不到的墙壁挡住了一般,哪儿也去不了原地踏步。

 【情况没有改变?】

【正在刷新连败纪录中,东京的墙壁真厚啊。太难突破了】


无论是理央还是岛田,收到的内定都仅限于有着黑色传言的公司。前途暗淡。


尽管志愿公司如此的叫嚣着人手不足,但还是不断的把人拒之于外。

或许应该更早,从3年级开始实习就好了。不管怎么想这都已经是后事了。毕竟一天到晚都在打工。
【好想要一个新手表啊。太麻烦了】

岛田一脸悠然自得的伸了一个懒腰,在他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和理央相同的焦虑感。他莫非还在想着打出个逆转本垒打不成。


【东京都的标志和银杏的叶子很相似,你可知道?绿色的那种】


【不知道,啥意思】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它们明明这么的像,但由来却不同】


“你看”他展示出手机画面。理央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接受东京的公司,但是东京路途遥远,她始终下不了离开名古屋的决心。


【啊,这都是些小知识。嘛,就像市营地铁的标志,像个喘着粗气的老头】


喘着粗气的老头……她想了想,稍微理解了。

【看了岛田你,我有一瞬间甚至觉得就职活动或许并没有那么辛苦】

【人生快乐就是胜利,要经常享受现在。如果在日常生活中,面试的大叔们也只是陌生人吧?难得可以通过ES获得与他们对话的机会,已经很幸运了。这就是所谓的机会难得吧!好了,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嗯】
朝着自行车停车场方向折去的岛田回过头喊了一声“笔记又要拜托你了”。
她抬头看向水杉。
水杉的守备范围应该还不会大到可以实现自己的任何愿望吧。又不是神木。虽然这么想,但又不由得期待起来。命运的恋人她自然不敢奢求,但无论如何都希望能让自己收到一个好公司的内定。
92
760

請選擇投幣數量

8

全部評論 0

  • 1
  • 2
前往
10000
utolek 子爵
感谢翻译

2 小时前 0 回覆

格子少年end 騎士
感谢

7 小时前 0 回覆

trp002 子爵
大佬辛苦了

9 小时前 0 回覆

agreatman 公爵
感謝翻譯,在穿越或開掛小說充斥的當下,很少看到這種風格的作品了。

11 小时前 0 回覆

Monkey・D・Luff 侯爵
感谢翻译

13 小时前 0 回覆

1369 勳爵
感谢分享

21 小时前 0 回覆

wudimoshi786 王爵
感谢翻译

1 天前 0 回覆

我好想养只猫 子爵
.

1 天前 0 回覆

-呵呵呵呵呵 伯爵
感谢翻译

1 天前 0 回覆

maskshield 子爵
感谢翻译

1 天前 0 回覆

wumingzhe159 子爵
感谢

1 天前 0 回覆

旧守一个梦 勳爵
感谢翻译

1 天前 0 回覆

maskshield 子爵
看名字会不会又是个悲恋

12 天前 0 回覆

不爱吃鱼的猫 勳爵
谢谢分享

12 天前 0 回覆

lonelyfeather 伯爵
翻译辛苦了

12 天前 0 回覆

Dawn96 子爵
katajikenai

12 天前 0 回覆

豳封骑士 勳爵
带有一点奇幻色彩的恋爱吗?不过为何有青梅出场呢

12 天前 0 回覆

galgame· 子爵
感谢

12 天前 0 回覆

不可测宇宙 公爵
牛批

12 天前 0 回覆

曹文谦 伯爵
感谢分享

12 天前 0 回覆

  • 1
  • 2
前往

f556569230 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15 粉絲

0 關注

12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序 水杉的好运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