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門与书

 博尔福和达利亚回到了塔里,是在那之后不久。



「达利亚,能不能正式把这个手镯卖给我?」



 对于仍旧兴奋不已的青年,忽然想起了前世养的狗。

 和弗利斯比第一次玩的那天神奇地重叠了起来,一定是心理作用吧。



「那么,作为给商会保証人的谢礼,那个手镯就可以吗? 当然,也会有魔剣的時間」

「这样的话,你那边会赔钱的吧?」

「知道了……那就,折中,可以给两瓶回复药吗?」

「谢谢。那么,下次来的时候买来吧」



 博尔福眯起眼睛笑着,手指在手镯上描画着。

 美丽的白银,而根据角度不同会变成金色的手镯,非常适合他。



「只是,想做和那个一样的东西的话稍微有点困难。还剩下的一块碎片,比起付与到那个手镯上的东西要大,以我的魔力量不够。还有,也不知道天狼的入手处……」

「虽然是很厉害的手镯,但在骑士团能用的人可能也没多少。完全没有外部魔力的,在队里基本没有啦」



 确实,是博尔福手镯呢。

 因为紅血付与的关系,博尔福以外的人无法驱动。即使他人不小心触碰到而给与了魔力,也不用担心突然飞出去的。

 在这一点上,还真是让人安心的手镯呢。



「讨伐的时候会很方便。虽然只能往上跳,但习惯了之后或许也能改变方向」

「那个,不是反而更危险了吗?」

「不,感觉逃跑的时候会比较好。还有,或许可以和队里使用風魔法的伙伴们合作」

「难道,使用風魔法的騎士先生,在空中,可以飞的吗?」

「虽然还没到那种程度,但是如果只是跳的话,不是和刚才的我很接近嘛」



 魔物討伐部隊的隊員们,可以在前世还没有CG的好莱坞电影里演出了。

 这么说的话,魔導師和魔物说不定也可以一起了。



「虽然很想炫耀一下这个,但还是尽量隐藏起来比较好吧?」

「如果可以的话请尽量那样做。毕竟被说再做一个也很困难。如果有可以信頼的而且魔力很强的魔導具師或魔導師的话,可以向他们传达付与内容,让他们去制作吧」

「魔力很强的魔導師……」



 博尔福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昨天会面的哥哥,古伊多。

 是接近父亲的魔力量的水魔法使,在魔導部隊的上級魔導師中也是很有名的。



「也不是没有,但说起话来可能稍微要花些时间……」



 还没有心情去随便拜托别人。

 有机会的话或许可以商量一下,不过果然还是有些迷茫。



「啊,(说到)魔力很强想起来了。独角獣的角或许可以给人工魔剑用。可以替代黑色史莱姆,具有魔力削减的可能性」

「那个也试过了吗?」

「在做这个独角獣吊坠的时候尝试了一下,魔力付与不成功。或许是我的魔力不足,又或者是带有『魔力削减』的性質也不一定。因此,可以把短剑再分解了,用独角兽的素材进行付与试试看」



 博尔福的眼睛意味深长地闪耀起来,但之后忽然视线又落下了。



「独角獣的角……那是很稀少的吧?」

「欸欸,恐怕是的。在冒険者行会,就算毛皮也是很少的」

「干脆引诱一下,去狩猎一下好了」

「不要,那不是根本不行吗,不管是博尔福还是我」

「……是啊」



 博尔福的工作就是打倒魔物。更不用说逃跑了。

 而对于达利亚来说,比起打倒魔物,被打倒的可能性更高些。



 向着恐怕已经开始深思具体入手方法的青年,试着改变话题。



「天狼之牙,被付与到手镯上真是太好了。要是短剣的话,或许会被扎在墙上了」

「……达利亚没被剑刺到,真是太好了」



 想改变话题,却自找麻烦了。

 黄金之眼,稍微恢复了一些可怕的光。



「再进行新的付与実験的话,希望是在我或者是助手在的时候。因为是一个人生活,要是受伤倒下的话就太糟糕了」

「我会注意的……啊啊,想起来,如今只有一个朋友了,连门都打不开吧」



 达利亚看着控制盘思考着。

 父亲去世了,托比亚斯也从登录中删除了。

 现在,要真是自己发生了什么,能打开塔之门的就剩下依露玛了。



「要是我遇到什么的话,要是连个能开门的人都没有还真是糟糕呢……得拜托几个人,进行魔法登録了呢。也为了以防万一」



 父亲也是突然就在商业行会中去世了。不好说自己就不会有那个可能性。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可以进行登录吗? 果然还是希望你能避免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但如果你真遇到什么事,不能出去的话,比起在大门前,还是在门口打招呼就好了」

「谢谢关心。以防万一,那就拜托你这边请」



 在车间深处的墙壁,面向三十厘米见方的黑色控制盘。乍一看感觉像是黑色的石板。



「原来不是直接在门上进行魔法登录的类型啊」

「欸欸,是在这个控制盘进行登录的」



 达利亚从指尖流出魔力,启动控制盘。黑色的表面,变成了淡灰色。



「可以把手放在正中间吗?」

「我,没法放出魔力,没关系吗?」

「我觉得这个没问题。几乎没有魔力的朋友也可以登录的」



 博尔福将左手手掌贴在控制盘上,表面发出了两次白色的光辉。

 达利亚确认了显现的手形,在盘面的右下方,用指尖的魔力写下博尔福的名字。



「这样就结束了。去大门那试试吧」



 两人走到塔前的路上,銅色的門缓缓关闭。

 在达利亚的注视下,青年的手刚一触碰到門,就理所当然地打开了。



「总觉得很有趣呢。可以再开关一次吗?」

「欸欸,请。朋友在登录那天,开关了三十回呢」



 仅仅是碰到门就会打开,似乎是哪里很快乐的事的样子。

 博尔福用和依露玛相似的表情尝试着开关着。



「在遇见达利亚之前,我擅自把这想像成住着魔法使的塔,果然很有魔法之塔的感觉呢」

「那要是楼梯也可以自动上下就好了呢」



 毎天,不管是工作还是家务,上下楼梯都是必需的。

 对塔来说,是生活需要相当体力的场所。



「虽然拜托这样的事情有点不好意思……要是门外有人打招呼,而又联系不到我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万一的话,还请叫一下卫兵」

「那个,还真希望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呢」

「欸欸,会注意安全的。不过,人也是会发生什么突然的事嘛」

「突然的事情,吗……也是呢,也有无法预测的情况呢……」



 博尔福一边说着,一边终于捡起来丢在地板上的黑皮包。







 虽然稍微过了一点下午茶的时间,还是在二楼喝了冰红茶,总算是休息了一下。



「买東酒的酒杯的事,就等稍微平静下来之后吧」

「是啊。明天还要去行会处理文件,还要和伊凡诺先生商量一下今后的事情……」

「我明天应该也是联合训练吧。要是不用去遠征就好了。不过话说回来,是我推荐他的,不过达利亚觉得这样好吗?」

「真的非常感谢。只是,在行会离职的事,真是很抱歉呢」

「那也是本人的希望所以没关系的。他啊,比起行会職員,我觉得是更希望自己能做生意的男人」



 实际上他和博尔福聊天的时候说,达利亚是『裹着黄金的女神』什么的,但自己并不打算告诉本人。



「啊啊,这个,是母亲的会话书和笔记,可以的话读读看」

「抱歉,我就借来读了」



 博尔福从黑皮包里拿出一捆夹着笔记的书。

 书的尺寸倒不大,但和笔记合起来还是稍微有些厚的。



「母亲的字稍微有些怪,要是笔记上有难读的地方还请说出来。之前说到的,手套的话题之类的,为了避免最好知道的一些例子之类的,就在这附近」

「还真多呢……」



 翻开夹着书签的书页,达利亚发出了好似叹息般的声音。

 全都挤得满满的。到底有多少呢。



「『请为我摘下手套』『请把外套交给我』……『跳累了没法动』『不一起去看西边窗户的星星吗』……『来杯睡前的白兰地怎么样』……完全不明白意思……」



『请为我摘下手套』

 把手套扔过去要决斗吗? 我这么觉得。



『请把外套交给我』

 为什么需要寄存啊? 只能想到洗衣店啊。



『跳累了没法动』

 要是这样的话,倒是赶紧回自己家啊。



『不一起去看西边窗户的星星吗』

 除了看星星的印象意外都不明白。话说为什么非得是西边的。



『来杯睡前的白兰地怎么样』

 睡前酒喝白兰地。仔细想想或许能明白,但一下子绝对做不到吧。



 来回来去想着这些,忽然感觉到莫名的安静。

 看向对面,青年合起双手挡住闭上的双眼,把手肘支在桌上动也不动。



「博尔福,怎么了吗?」

「……不好意思,如果可以的话,不要读出声来……」

「真是非常抱歉啊……」



 无意中读完了,但从博尔福的角度来看,好像是件让人无法直视的肮脏事。

 达利亚想全力逃离当场。



 拼命想找些补充话语的时候,难得的门铃响了起来。



「好像有客人来了,我出去一下!」



 达利亚从房间跑出去,青年就那样闭着眼睛,拖拖拉拉地低下头。



 刚才,她读出来的话语。

 同样的话不用说,比这更加直接的邀请,到现在为止也数不清都能接受。

 但是,像现在这样难以应对的事,甚至都没法做出正常表情的事从没有过。



 不,她只是什么都没想就读出来而已,她并没有用那种眼光来看我。



 取代之前的达利亚,这次博尔福埋在了桌子上。
1
10

請選擇投幣數量

2

全部評論 0

10000
Imashitowareto 侯爵
辛苦翻译课!

13 天前 0 回覆

程晓雪 平民

TA什么都没留下

13 粉絲

0 關注

78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70.王城来的邀请函

0
0

69.和商会員商量

0
0

68.有点恐怖的故事

0
0

67.苹果白兰地和鞋干燥机

0
0

66.葡萄酒蒸蛤蜊

0
0

65.門与书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