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卷2-2

◇ ◇ ◇

在城中的舞池里,响起了拍子、滴答滴答的像节拍器一样有规律的声音,以及拼命配合的脚步声。

“这是什么姿势啊!胳膊不要抬低!停下!就这样!身体像流动的水一样……错啦!这样软趴趴的像话吗?菲尔殿下!」
“是,是……”

软弱地回答的话,就会有严厉的训斥飞过来。

“菲尔殿下!你的回应呢!”
“是是!”

我用着泫然欲泣的状态,做出了最大的回应。
什么拼命调整呼吸这我还能忍受,要保持微笑跳舞什么的。
还以为舞蹈是很优雅的,这根本是格斗技好嘛。拍子很快就不说了,还要做出微笑,真的非常辛苦。
这个世界通常的舞会舞蹈,就像民谣舞和华尔兹的组合一样。
首先要两人跳三拍子的舞步。然后彼此分开,加入单独的舞步,然后又回到华尔兹。它就像那是像民谣舞蹈那样以圆环的状态进行,不断交互替换舞伴。
一段曲节三分钟,一整首曲子能跳大概三个人。也就是说,三十分钟内要一直不停的跳。
这是什么耐久赛吗……?
唯一的值得庆幸的事,在这次舞会上,小孩子只有我和他国公主两个人,所以不要换人,只要跳完的第一节就可以了。
话虽如此,因为要在大家面前跳舞,所以也不能装模作样。
而且,站在要招待来宾的立场上的我,不能在舞蹈上让纳哈鲁国的公主丢脸。
所以现在就变成了这种拼死的状态,来接受斯巴达特训……。

“可以了。今天的课程到此为止”

伴着那个声音,将压抑着的呼吸一口气释放了出来。虽然已经勉勉强强了,但还是拼命忍住了。

“非,非常感谢”

我向老师行礼,然后慢慢地抬起头。
眼前站着一位长相柔美、成熟的女性。

“菲尔殿下,上课辛苦了”

抓住裙子下摆优雅地鞠躬,然后微笑着。
刚才的魔鬼教官哪里去了呀……。都快换了一个人了吧。
她的名字是米里亚姆・波尔塔。是舞蹈、礼仪、话术的老师。
因为随便向女性询问年龄是很失礼的,所以推测是二十多岁吧。是我们兄弟全员的授课老师。
刚认识的时候还觉得很温柔,就安了心。结果开始授课后,才知道是个不得了的斯巴达老师。也能理解休伯特哥哥偶尔想要逃跑的心情了。

“时间,刚刚好呢”

米里亚姆老师向墙角的时间蜥蜴打了声招呼,室内便响起了滴答滴答的有规律的声音。
这只时间蜥蜴是米里亚姆老师的召唤兽,能像节拍器一样有规律地刻画时间。尾巴分为两部分,它的尾巴顶端有一个像球一样的凸起,从此发出声音。

【辛苦了,大小姐】

时间蜥蜴恭恭敬敬地向米里亚姆老师行礼。然后,看向我微笑。

【少爷也比刚开始的时候更合拍了呢。虽然个别舞步还不能做的很合拍……嘛,但也打到及格点了吧】

对点头哼声的时间蜥蜴,我虚脱的低下了头。

“……非常谢谢”

看剑我那样子的米里亚姆老师噗哧地一下笑了。

“菲尔殿下,不用连塔依姆都要道谢哦。但是,您的心意我们心领了”

“不,不会啦……”

米里亚姆老师并不知道我能和动物对话,也不知道时间蜥蜴对我说了什么。所以,在她看来我只是在单纯的道谢吧。
因为不可能说出事实,所以我也只能嘿嘿地傻笑的糊弄过去了。

“您辛苦了。菲尔大人”

转向声音源头,亚丽丝正拿着毛巾站在那里。

“谢谢”

接过毛巾,擦拭喷涌而出的汗水。
亚丽丝是我偷偷上街时认识的孩子,不久前来到了城堡中一起生活。
实际上是负责我房间女仆亚里亚的女儿,但和住在城里工作的亚里亚不同,亚丽丝被寄养在街上的熟人家里。
亚丽丝虽然非常坚强,但还只有六岁。明明并不远,果然亲子分离还是不好的。
所以当父亲问我解决毛玉猫事件的奖赏想要什么,便提出亚丽丝也能在城里生活。
亚丽丝也许是出于感激之情,就成为了亚里亚的助手而服侍着我。

“这边为您准备了茶”

看过去,房间角落里的小桌子上摆放着茶。
因为亚里亚是个冒失女仆,亚丽丝能来真是帮了大忙了。自从她来了以后,茶就再也没有茶具在空中飞了。

“谢谢。米里亚姆老师也请随意”

我拉着米里亚姆老师的手带到桌前,嘿咻一下的拉出椅子。
在老师落座同时把椅子放回去,然后自己也坐下了。

“真是完美的护花使者。礼仪方面就没有问题了。能够记得那么好我也很高兴呢。舞蹈也进步了很多”
“您能这么说是我的光荣。但离舞会已经没几天了,我还是很担心”

松了一口气,喝了口亚丽丝泡的玛库丽娜茶。(マクリナ茶,第一卷出现的茶)
因为喉咙很干,所以有着种被滋润一样的感觉。

“这么说来,菲尔殿下见过了纳哈鲁国的各位吗?”

纳哈鲁一行是前天到达的,然后将自家的船停泊在港口。是艘非常豪华的船,内部装潢也很充实,可以直接住在那艘船上。
当然,我们这边本来打算在城堡里准备客房的,因为到达日期是会被天气左右,所以事先联系说客房只要在舞会当天使用就足够了。
我放下杯子点了点头。

“是的。纳哈鲁国的船到达的时候,姑且也打一次招呼。虽然几乎没有发言……”

打过招呼后,就好像是由父亲母亲他们带他们去街上浏览了,因为我还有特训,所以马上就失陪了。

“那您认为雪莉公主怎么样?”

怎么样?
对着米里亚姆老师的提问带着狐疑,回想起和公主会面时的情况。

“诶多……是个漂亮的孩子”

对六岁孩子来说,是个个子很高,四肢细长的孩子。虽然是个孩子,但是五官轮廓也很清晰,比起可爱,给人的印象更漂亮。
打招呼的语气也很爽朗,凛然的眼神可以让人窥探到坚强的意志。
因为在旁边的玛丽莎王后是非常低调的类型,所以相比就更有冲击力。如果说玛丽莎王妃是白百合的话,那么雪莉公主就给人感觉是玫瑰。

“虽然给人很成熟的印象,但是对玛丽莎王妃撒娇的样子很可爱呢”

玛丽莎王妃是前王妃去世后才迎来正妃的。雪莉公主虽然是前王妃的女儿,但是在打招呼的时候看到的两个人关系很好。看上去简直就像真的母女一样,有说有笑的。

“是这样吗?”

总觉得微笑着的米里亚姆老师很开心的样子。我稍稍歪了歪着头。
嘛,算了。
比起这个,说到雪莉公主,我想到了点在意的事情。就趁这个机会,在舞会前问问老师吧。

“在舞会上,和雪莉公主说些什么好呢?”
“说什么都是可以的哦。……啊,不,菲尔殿下的话,那就是什么都不行了啊。关于殿下的召唤兽可是国家机密。这件事国王陛下也已经吩咐过了,我想您一定会很清楚的”

没错。父亲这边,已经像是滔滔不绝地忠告过我了。
黑耀和翡翠的话题绝对不行。矿石的力量,和使用它放出彩虹也是机密。
然后大蜘蛛的退治也是,因为黑曜和矿石是绑定的所以也是保密。成功栽培了珍贵的药草玛库丽娜也是秘密。
回想起父亲的长篇大论,长的都能让人入睡了。
除此之外我能说的是什么?没有什么能让公主开心的话题了啊。
我叹气的时候,米里亚姆老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的那样说“对啦!”的双手合十。

“那就问问对方国家的情况怎么样?”

我眨巴着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直拍手。(原文是手をポンと打つ,就是动画中常用拳头敲一下手掌的动作)
原来如此。套对方的话不就好了。
虽然有在书上查过纳哈鲁国的气候和名产,但是最优先学的还是舞蹈、礼法等,所以只掌握大概的知识。确实,向本人询问那个国家的事情是最清楚的。

“原来如此,没错。那就这么做吧”

心情稍微轻松了点,一边“嗯嗯”点头一边喝一口茶。

“诶诶。说不定,纳哈鲁国要招女婿呢”
“噗!?”

在米里亚姆老师那冲击性话语中,喝茶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咳咳!哎!稍等!”

我一边用毛巾捂住嘴,一边咯咯地咳嗽。
不知道亚丽丝也很是吃惊,连茶壶盖儿都拿的掉了。
刚才,说了啥?招女婿?

“米,米里亚姆老师,你说要招女婿……”

米里亚姆老师看着我眼睛瞪得滚圆的样子,开心地窃笑着。

“菲尔大人不是还没有婚约者嘛?我也觉得年龄上刚刚好呢”
“正好什么的……这对我来说还太早……”

看到挠着嘴说话的我,米里亚姆老师的笑容更深了。

“哎呀,也有王族在出生之前就已经定下婚约的”

哦,王族好可怕啊。五岁的孩子就有婚约者什么的……。
虽然也想过会不会有政略结婚,但还以为早的很呢。
是吗,所以刚才老师问对雪莉公主的印象,就是为了这个呀。

“虽然还不确定,但是这次被选为舞伴,我想两家多少都有这样的意向吧? ”

看着歪着头微笑着的米里亚姆老师,我目瞪口呆了。
舞会……我不想参加了。

◇ ◇ ◇

在那打开的巨大门扉的宽阔大厅后,王族的座位设置在正前方。
父母亲端坐于正中座椅中,母亲旁边有史黛拉姐姐,父亲旁边则有阿尔方斯哥哥和我的座位。
我轻轻地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虽然我不想参加,但结果就是这个连假病都不敢使用的胆小鬼的我……。
阿尔方斯哥哥注意到了我的样子,微笑着看了看我的脸。

“紧张了吗?”
“呃……是的”
“没事的。因为菲尔很可爱,所以雪莉公主也一定会认为她有个超级棒的舞伴的”

说着,比了个打气的拳头,向往点点头。

“非常……谢谢”

这没有根据的自信打哪儿来的?这个哥哥的弟控滤镜,到底是给我修正了多少啊。
接着,旁边的父亲也看着我笑了。

“怎么,不安了吗?”
“不用担心。那个米里亚姆老师不都说了合格了么?”

听到母亲的话,史黛拉姐姐很少见发出了“诶!”的吃惊声音。然后,对发出那样声音的自己稍稍红了脸。

“失礼了。但是,如果是真的话,那就太厉害了……米里亚姆老师可是个很严格的人”

对后半句话深有感触般,阿冯方哥哥也嗯嗯地点了点头。
母亲捂着嘴,哧哧地笑了。

“真的呢。几乎每天都来向我报告菲尔很优秀”

诶,那个魔鬼教官可完全没有展现过那样的真面目……?

“满分是不到……我想只是及格的感觉”
“即便如此,在那么短时间内?不愧是菲尔”

阿尔方斯哥哥很自豪地说,在不弄乱发型的程度下,抚摸着我的头发。

“真期待看到成果啊”

听到父亲笑眯眯的话,大家微笑着点点头。
十,十足期待啊。被寄予如此厚望的话,就连退路都没有了啊。
一边挠着嘴,我一边不自然地笑着。

“……我尽量”

即使长了张洋人脸,但内在却还是不会说NO的日本人。恨自己前世所沾染的、为了不辜负期望而硬干的气质。
我再次深呼吸的时候,大厅的门被打开了。

“纳哈鲁国阿巴鲁国王陛下、玛丽萨王妃殿下、雪莉殿下、纳哈鲁国大使托马尔大人已经抵达!”

随着卫兵开门的声音,四位来宾走了进来。
我们从座位上站起来,和其他贵族们一起鼓掌欢迎。
与此同时,王国乐团开始在大厅里进行优雅的演奏。
带头的男性正是阿巴鲁王。身着直至腰际的细金丝刺绣长衫,和白色的直裤。头上戴着一顶胭脂色的底,上面刺着金色的刺绣款式类似土耳其帽的帽子。戴着几条金项链和戒指,尽显奢华。
而被阿巴尔王陪同入场的,是玛丽萨王妃。穿着嫩绿色的异国情调的长裙,戴着金耳环金手镯。脖子上围着绿色的薄布,像长围巾一样。大概是金线刺绣的缘故吧,每次布摇曳的时候都闪闪发光。
后面是大使拉拉基夫·托马尔。(为啥就这货有全名)服装和阿巴鲁王很相似,但是这边穿着色彩沉稳的服装刺绣也很简单。国王和大使都留着,刮的整整齐齐齐的胡子。
而雪莉公主被托马尔大使陪同着。
马尾辫上装饰有金色发饰和金丝刺绣的浅蓝色薄纱。长到脚踝的浅蓝色连衣裙有一个到腰部的开衩,从开衩部位可以看到白色的裤子。与其说可爱,到不如说是更重视动作便利性。

“欢迎,阿巴鲁国王陛下。马利萨王妃殿下、雪莉殿下、托马尔大使。我国全体民众,都欢迎您们的光临”

父亲走近一步,与阿巴鲁王紧紧握手。

“能举办这样的舞会,非常感谢。马蒂亚斯国王陛下”

阿巴鲁王开心地微笑着。
从两人的情况来看,格雷斯哈特国和纳哈尔国的关系似乎很好。
我们也在父亲的身侧队列,按顺序低头打招呼。
阿巴鲁王在每个人的寒暄中都回应点头,但是结束后,不知为何却一直盯着我看。
诶,咋啦。那双眼睛像是在观察。
为了不让对方不快而产生误解就笑了过去,阿巴鲁王也微笑着回应了。

“前几天只是和菲尔殿下打了个招呼,都没怎么能说上话”
“前几天早早就退席了,真是不好意思。今夜烦请多让我听听纳哈鲁国的事”

这样说着,阿巴鲁王和玛丽萨王妃稍稍惊讶的睁大了眼。

“这可真让人吃惊。明明比雪莉还小,却已经能如此可靠的回答了”

阿巴鲁王笑着看着玛丽萨王妃的脸,王妃微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诶”,真的。真是惊人啊”

阿鲁巴王用满脸满意地笑着对我说:

“那么,可以今早与我们的公主开始了吗?”

我用微笑回应着催促雪莉公主向前走的阿巴鲁王。
如果我们不开始跳舞的话,舞会就不会开始了。现在也只能上了。
我站在雪莉公主面前,伸出手向她鞠躬。


雪莉公主轻轻握着我的手。
以此为信号,在大厅里开始奏起轻快的三拍子乐曲。
大家都移动到墙角,只有我们还留在大厅里。
两手交握,舞蹈便开始了。
然后,我深切地感受到。
……个子不够高。
虽说孩子的年龄很近,但是女孩子成长的却很快。特别是公主的情况,像童模一样手脚都很纤长。
虽然第一次见面就注意到了,不过,我的个子却不可能突然长高……。
为了配合她的步幅和步子,努力地转动身体。
然后,雪莉公主便一边跳舞一边向我小声搭话。

“你这个年纪已经练武道了吗?真是很好的举止”
“是吗?这样的话,雪莉殿下的动作也很有活力呢”

……说完后注意到。先不说领导的男性,如果说女性有活力的话,不就是指舞蹈缺乏优雅了嘛。我竟然没有注意到这点……糟了,可能是失言了。

“诶,你这么想的?”

但是,雪莉公主却很高兴般的笑了。
太好了。会因为高兴的话,说不定真的非常活泼的公主呢。

“雪莉殿下也了解武道吗?”
“啊啊,敬称就不用了。其实呢,我的剑术师傅都夸我很有天赋呢”

虽然给人一种大人的感觉,但是从说话方式和自满的样子来看,果然还是和年龄相符的。

“诶”

雪莉公主带着点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你不是说明明是个女孩吗?”
“无论男女,如果有想做的事,就应该做吧? “

我一边转了一圈一边说,雪莉公主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把身体拉了过来。

“没错呐!想做就做嘛”

脸靠近过来,声音小却清楚地说道。
那,那个,把人拉过来明明是我的任务……。
与之气魄相对,感觉就像是遭遇了恐吓的感觉。

“必须要坚强到能够保护自己,才不会让继母大人担心”

就在我被她认真的样子吓了一跳的时候,大厅里的灯突然灭了。
这个国家的照明是油灯和蜡烛。本来就没有前世灯光那样明亮,一旦熄灭了室内就一片漆黑了。最多只是能模模糊糊看到人影这种程度。
演奏停止了,我们也停止了跳舞环视了周围。
能听到人们不安的人声
虽然眼睛渐渐习惯了,但是在一米以外的地方依旧难以辨别。
为什么灯会一下子熄灭了?
虽然蜡烛有时会被风吹灭,但现在窗户没有打开,应该是处于无风状态。
而且,这么一齐熄灭也很奇怪。
难道是派对surprise?但我们的舞蹈还没有结束呢。
正困惑的时候,听到了父亲毅然的声音。

“在座的各位,清冷静下来!我们会尽快处理。请就这样不要动!…卫兵,马上打开灯!”

根据命令,一个一个地点上了灯。但是,不知为何,刚点燃的灯火就又熄灭了。
明显发生了什么事。

“翡翠”

小声的呼唤出了翡翠。

“消去身姿,能帮我查一下发生了什么吗?”

【我知道了】

在耳边听到这句话后,翡翠的气息便消失了。
总之,最好待在这里不要乱动的探探情况。
因为最接近雪莉公主的人是我,所以当然要保护她。如果雪莉公主受伤了的话那可就不得了了。
和内在已经是大人的我不同,雪莉公主才六岁。不会感到害怕吗?
偷偷观察雪莉公主的情况,只见她闭着眼睛两手持平朝下。
没有害怕是好事啦,但在做什么呢?

“修卡!”

随着雪莉公主的言叶,空间开始扭曲了。
召唤兽……?不是只要叫名字就可以出来了吗,还需要摆姿势什么的难道是因为纳哈鲁国做的方法不一样吗?
我顺着看过去,一只黄色的小东西跳了出来。

“诶……”

不由得眨眼。
黄色……小鸡?
因为光线暗还以为看错了,但擦了擦眼睛还是一样。
像蒲公英的绒毛一样圆滚滚的,覆盖着蓬松的黄色羽毛……非常可爱的小鸡。
不禁要喷笑出来,啪的一下捂住嘴。
不能笑,绝对不能笑。
但是,那样若有其事的召唤出来的却是只可爱小鸡……这反差太大了。
为了忍住笑,肩膀咯噔咯噔地发抖。
看到我这样的雪莉公主,似乎误会成我吓得发抖了,便骄傲地挺起胸膛。

“吓到了吗?几乎没有人能在我这个年龄召唤出召唤兽哟”

啊,是吗。这么说来,十一岁的雷拉姐姐也才是最近才有了召唤兽的呐。
我是偶然幸运地get到了,但是一般来说可能还是很难的。
那样想的话是很了不起的。笑话你了还真的抱歉啊。

“可以摸摸看吗?”
“那也要摸得了才行”

雪莉公主哼笑了一声。
我把黄色的小鸡轻轻地放在了手掌上。
是一只能完全收进我小小的手的小鸡。
好可爱啊~。这个,长大后会变成鸡吗?还是说,这已经是最终形态了呢?
一边观察,一边用手指抚摸着脑袋。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很舒服,蹭手指的样子很可爱。

【谢谢!谢礼!】

满意地“啾”了一声后,小鸡的身体开始发光了。简直就像一个泛着黄色光芒的球。
就像庙会的夜市里,卖得发光的球啊。有点令人怀念。
因为太小了,所以只能照到我手边的程度。但因为周围很暗,所以还是有明亮的感觉。
原来如此。雪莉公主是为了让这个孩子发亮而呼唤出来的吗?
33
310

請選擇投幣數量

27

全部評論 0

10000
♚Kurokane_Dait 子爵
想问下漫画21话还是第二卷的内容吗🤔

9 天前 0 回覆

  • oor卡 勳爵 樓主 : 是的

    6 天前 回覆

漠视的暗 伯爵
感谢翻译

10 天前 0 回覆

大秦乄赵羽 子爵
感谢翻译

10 天前 0 回覆

27384167 騎士
感谢翻译

11 天前 0 回覆

观光客 勳爵
感謝翻譯

11 天前 0 回覆

栗悟饭和龟派气 侯爵
看过漫画,来看看小说版

11 天前 1 回覆

1903628195 侯爵
感谢翻译,辛苦了

11 天前 0 回覆

oor卡 勳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6 粉絲

1 關注

6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2卷 2-3

0
0

2卷2-2

0
0

2卷2-1

0
0

1卷1-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