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站在要守護他人的立場

***


「……魯,可以過來一下嗎?」
「……」
在那天早上訓練後。
莉榭掛著僵硬的微笑,望向提心吊膽地跟她搭話的弗里茨。
一起訓練的斯芬,現在去水井打水。
其他候補生還沒到來的訓練場裡,只有弗里茨和男裝的莉榭二人。
今天的弗里茨的樣子一直很奇怪。
揮劍沒精打采的,總覺得有點發呆,一臉在鑽牛角尖的樣子。
然後,莉榭對他不在狀態的理由心裡有眉目。
「那個。昨天訓練後那個……。」
(……果然,讓人很煩惱呢……)
不管怎麼說,昨天和弗里茨所憧憬的阿諾特說話的時候,被他目擊了。
(而且還是被逼到牆角,臉頰被阿諾特殿下緊緊捏住的時候……)
對於目光突然出神的莉榭,弗里茨似乎有些尷尬的樣子。他一邊一字一字地尋找著詞彙,一邊用古怪的神情繼續道。
「如果我問得太不經大腦的話,請不要客氣隨便打我。昨天,魯在訓練場後面和阿諾特殿下……。」
果然被誤解了。
確信了這一點的莉榭,笑著端出了自己想好的藉口。
「——是啊。阿諾特殿下幫我弄走跑進眼裡的沙子!」
「……哦。」
弗里茨啪嗒啪嗒地不斷眨眼。
在他驚訝得目瞪口呆的時候,莉榭繼續流暢地說明。
「昨天風很大吧?眼睛裡進了沙子,禁不住大叫的時候,阿諾特殿下聽到這個走過來看了。因為太過惶恐,不由得就亂動起來,所以被牢牢地固定住了。托他的福,沙子很快就清理掉了,不用跑去水井洗眼了。」
「是、是嗎?」
「是喔,弗里茨。明明難得可以聽說各種劍術的話題,卻慌慌張張的去了哪裡!」
「……」
面對沉默的弗里茨,莉榭內心出了冷汗。
這樣的話就蒙混不過去吧。咽了一下口水的同時,弗里茨開口了。
「好……。」
「好?」
「——好厲害啊!!阿諾特殿下居然紆尊降貴親自幫你剔走眼裡的沙子!!」
(太好了啊……!)
知道弗里茨相信了後,莉榭差點癱倒了。
表情變得明朗起來的弗里茨,不知為何也非常寬心的樣子。
「這樣啊,眼裡有沙子……。怎麼喔,原來是這樣啊……。」
(弗里茨很憧憬阿諾特殿下呢。一定不想看到,當作成英雄一樣的人,把一介訓練生逼到牆角的現場啊……)
一想到這件事讓他煩惱了一晚,心裡就充滿了歉意。
「這麼說來,魯昨天也叫住我了呢。難道是想讓我和阿諾特殿下見面嗎!啊,太心急了啊我,多丟臉了……。」
因為弗里茨抱住了頭,莉榭輕輕地鼓勵了他。
「在阿諾特殿下面前表現自己優點的機會,只要當上了真正的騎士的話便多的是喔。弗里茨的話絕對沒問題。」
「……」
於是,弗里茨就這樣軟弱無力地蹲了下來,垂低了頭。
「……魯。現在我要說些很遜的話。」
「嗯?怎麼了?」
「昨晚一個勁兒地想,就害怕起來了。」
弗里茨的樣子會變得奇怪,看來還有其他理由。
莉榭歪著頭後,他便靜靜地開始說了。
「——我之所以以騎士為目標,是受了阿諾特殿下的影響。」
「我記得。是阿諾特殿下拯救了弗里茨被敵國襲擊的家鄉吧?」
點了點頭的弗里茨,一副消沉的樣子繼續說道。
「我說得好像只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對吧?但其實不是的。我只是故意說得很開朗,其實那天還有其他的回憶。」
(……果然是這樣啊)
弗里茨說他見過阿諾特的劍。
但是,如果他是安全逃脫的孩子的話,不可能會有那樣的機會。
莉榭所認識的皇帝阿諾特・海因,親自站上了最前線。
在這次的人生中,莉榭前來卡爾海因的路上也是一樣。當馬車被盜賊襲擊的時候,即使有護衛的騎士,阿諾特還是下了馬車,揮舞著劍。
(在戰場上的阿諾特殿下,總是在最危險的地方。)
如果說親眼看到了那劍技的話,那麼當修特納淪為戰場時,弗里茨就被留在了危險地帶。
「阿諾特大人救了我,對我來說就像是做夢一樣。……那天發生的全部事情,總覺得是一場沒有現實感的夢啊。」
「……嗯。」
「可是,全部都是現實啊。」
莉榭凝視著弗里茨,他低著頭繼續這樣說道。
「很沒出息吧?看到了憧憬的人,連害怕的事情都想起來了。做了很久沒做過的夢,當上了騎士的我就在修特納。可是我和阿諾特殿下完全不同,害怕得動都動不了啊。」
「……」
「連在夢中的魯也沒救出來。」
莉榭輕輕地蹲下,配合弗里茨的視線高度。
「弗里茨。——害怕也沒關係哦?」
「……誒。」
在膝蓋上托著腮,輕輕地微笑。
「戰爭是可怕的,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害怕而感到討厭,這肯定是理所當然的事啊。」
「不過,我要成為騎士哦?害怕戰鬥什麼的,作為騎士根本沒有任何價值。就算再怎麼練劍,這樣的話在戰場上可是最弱的啊。」
莉榭搖了搖頭。
「弗里茨應該不弱吧?你是修特納戰役的受害者,真的感到很害怕。——儘管如此,還是懷抱著被稱為未來希望的憧憬,為了將之化為現實而努力。」
「……魯。」
直盯著弗里茨的眼睛,他打心底裡感到吃驚。
「知道戰鬥有多恐怖的人,一定能成為優秀的騎士。」
因為莉榭不怕。
活過作為騎士的人生,為了守護主君而戰鬥的那一天,她並不畏懼自己的死亡。心想這才是騎士的夙願,賭上性命站在了戰場上。
所以才會死去。
自己絕對不會後悔選擇了那種生存方式、那種死法。
但是,可以清楚地斷言。
「弗里茨會變强的喔。——因為能好好地害怕應該要害怕的東西。」
「……」
弗里茨那變成杏仁一樣形狀的眼睛,吃驚地瞪圓了。
他咀嚼莉榭的話,慢慢地在自己心中思考後,撲哧一笑。
「打起精神了。……但是,對不起啦魯。」
明明是很困窘的口吻,音色卻很清爽。弗里茨惡作劇般地一笑,這樣說道。
「單是被你保證會『變强』,好像就沒有甚麼東西好怕了。」
「……呼呼!」
那麼的話,不就白費了莉榭所說的話了嗎。
對那玩笑話笑了笑,莉榭站了起來。弗里茨也模仿她,臉上露出了一副消除煩惱的表情。
「一起成為騎士吧,魯。」
「……」
沒有回應這句話,莉榭臉上浮現出溫柔的微笑。
「……魯?」
「斯芬好像回來了。大家一起去拿掃除用具吧,弗里茨。」
「啊,啊啊……。」
一起走著,莉榭迅速變回了表情。
(對不起我撒謊了,弗里茨)
自己沒有資格在這裡點頭。
今世的莉榭,不是作為騎士站在前線的一方,而是將他們送到戰場的一方的人。
然而,正因為如此。


(——我得做好我應做的事,保護你們免於戰爭才成。)
52
56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4

全部評論 6

10000
二货 騎士
感谢翻译

11 天前 0 回復

阿尔布雷希特 勳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chenhj1989 公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Monkey・D・Luff 公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漠视的暗 伯爵
感谢翻译

13 天前 0 回復

345456 騎士
感謝翻譯

13 天前 0 回復

小鳥恋 王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72 粉絲
0 關注
101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書籍發售紀念短篇/二

688
6

書籍發售紀念短篇/一

845
7

69 小小的締約

524
2

68 站在要守護他人的立場

1873
6

67 我第一次曉得的事

1905
3

66 過去見過的火

3673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