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騎士团联合演习之前

 为了騎士团的联合演习,骑士们开始在王城宽广的演習場里聚集起来。

 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騎士铠甲和头盔闪闪发光。

 几乎没有风,令人遗憾的只有蓝天。



 奥尔迪内王国的騎士団,大致分为四个部分。

 分别是近衛隊、第一至第五騎士団、魔導師部隊、魔物討伐部隊。



 近衛隊,是以王族警卫为中心的部隊,是由选拔出来的精鋭组成的。

 騎士団,分为以王城警備为主的第一騎士団,和以王国警備、国境警備为中心的第二至第五騎士団,各自统辖着很多士兵。

 魔導師部隊,是以魔導師为中心的部隊,根据需求和其他隊、団一起行动的情况比较多。

 魔物討伐部隊,就像名字说的,是以与魔物战斗为主的部隊。



 現在,虽然没有与他国的紛争,很和平,但为了以防万一,还要应对魔物损失和灾害等。軍備总是需要相应的数量和质量。严格的训练就是为了那个。



 今天的联合演习,是由第一騎士団与魔物討伐部隊里选拔出来的人进行。各五十人的程度,半数以上是年轻人的定期訓練啦。



「总之先不要动。反正,是被家里抛弃的家伙。就算发生些什么也没问题的」

「是那样吗……」

「果然不太好吧……」



 在燥热的鍛錬場一角,第一騎士団里大约二十来个年轻人用凶狠的表情聊着天。

 对看起来像领头男人的话语,虽然也有其他人进行了劝谏,但基本无法阻止的样子。



「又不是说非要受伤。但战斗中基本都会瞄准『动作好的家伙』吧?」

「虽然是那样没错」

「什么问题都没有。这个队伍全員把『最有害处的人』最先打倒,可以吧?」

「……是」

「知道了……」



 結果,被不分青红皂白地说了,骑士们勉强地点着头。

 在离开那样混浊空气的地方,几个人一边转过视线一边说着。



「好像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哦,不去阻止吗?」

「那也是侯爵家的次男。我们之中没有能阻止的人吧。只是,听起来像私仇呢……」

「之前,告白了的大小姐,因为喜欢博尔福雷德而被甩了。然后,这次未婚妻说,既然要和魔物討伐部隊联合演习的话,那就邀请博尔福雷德参加茶会吧这样。所以才打算以受伤为由拒绝吧。从前天开始就很狂暴了」

「还真是乱发脾气的范例呐」



 騎士们痛苦地叹息着。

 对发号施令的男人,虽然觉得他是个笨蛋,但与之相反也稍微有些同情他。

 如果自己处在相同立场的话,就算不是以大小姐为对手,也不是不知道会把攻击矛头指向博尔福雷德呢。



 瞥向场子的另一边,只有一个人,感觉都不会出汗的样子,有着清爽而端正侧脸的男子。

 就算没有怨恨,那个打个比方的话也是『不想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出现在旁边的男人』呐。



「但是,那张脸要是还有魔力的话,就算公爵千金也能拿下吧」

「不是哦,已经在和公爵夫人交往了吧。嘛,不管哪边都只是玩玩罢了」

「上天不会给一个人那么多的优点吗。不过,就算没有外部魔力,只是那样的面容生活起来也很轻松了吧」

「这样吗,我还是算了。等到老了之后,那还能剩下什么呢?」

「不,那只要在年轻的时候入赘个好人家不就……」



 当颜值与婚姻的话题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在相反区域里的多利诺,大大地伸了个腰。之后一边做着屈伸,一边背向第一騎士团那边。



「真是的,想说的话别什么都往外说啊」

「应该是没想到会被听到呢」

「什么呀,『最有害处的人』已经听到了吗?」



 虽然有着一定的距离,但博尔福还是能听到的样子。于是两个人凑在一起嘀咕起来。



「用上身体強化听力也会提升哟。本来就已经是很大的声音了」

「已经强化到那种程度了吗。魔力过剩的家伙真好呐」

「那样的话多利诺不也一直在听着吗」

「那是,可能会泄露作战计划的样子,情報収集是基本嘛」



 在稍稍翻起的黑皮手套下面,手镯发出淡淡赤色的光芒。



「多利诺,那个,是提升听力的手镯? 多少钱?」

「你小子,最近对魔導具热衷起来了呐。总之感觉是相当有价值的。是从前輩那借来的东西哟」



 多利诺一边把手套翻回来一边说着,几个队员过来了。



「博尔福雷德,今儿的目标好像是你呢,要退到后方吗?」

「阿尔菲奥前辈也听见了吗?」

「『今天的耳朵』可是相当不错的呢」



 今天担当总队长角色的阿尔菲奥,察觉到他带着黑手套。

 虽然笑得很开心,但那浓茶色的眼睛难以想象的冰冷。



 对将自己设为目标而感到愤怒,对第一騎士团的战斗姿态不满意吧。将私怨带进演习,对想要实行那个的人、没有阻止的伙伴,不管哪个都会感到不快吧。



 第一騎士团人数众多,貴族階級的人也很多。

 那其中部分年轻团员及贵族,有着看低魔物討伐部隊的風潮。基本上都是随便的印象和传言的关系。



 第一騎士团如果不是那么强大是没法进入的,但并不是集结了最强的人。

 另外,在加入之后变强的程度上,魔物討伐部隊确实更高。在不定期的遠征中,要在与魔物的战斗中生死相搏得缘故,所以不论强度和团結力都会增加。

 虽然进行联合演習也是为了那个。实际战斗的话,就不能看低部队了,也会有很多发奋图强的人。



「那个,现在,这边说的不会被对方听到吗?」

「俺,被前辈说了,就在口袋里装着防止窃听的东西,也已经启动了」

「我用的是手镯。要是作战计划被中断就不好了所以经常带着。毕竟魔物里也有好多拥有智能的呐」



 对着背朝对手马上就回答出来的多利诺和阿尔菲奥,博尔福进一步询问着。



「为啥,那边就没有呢?」

「後方的部隊有使用哦。话已经被听得清清楚楚了,又只是眼前这群年轻人罢了。明明作为高位貴族,过着相当平和的每一天的样子。对这样前途光明的年轻人,一定是希望好好学习下吧」



 阿尔菲奥那郑重的语气很可怕。

 确实,虽然防止窃听的魔導具被说成是貴族的嗜好,但自己也没有把它带到演習場的意識。



「俺,从来都没带过……」

「不,你,毕竟没有成为制定作战计划的人。也并没有说出让人感到困扰的话吧?」

「虽然确实是那样」



 至今为止,不管是作战方案还是协商都全部抛给前辈了。

 自己说出来的情况,也就这一个月左右。而且,理由是想要尽早从遠征中回来这样以自我为中心的理由。



「博尔福也是,已经在这边了呐。也来参加制定作戦方案吧」

「那就轻松点吧」

「不了,虽然会努力但还不够呐……今天还是来做『落盔』吧」

「啊啊,好吧」



 『落盔』是模拟战之一。

 在演習場里建立双方的陣地,在后面立起棍子,在那戴上头盔。先使对手陣地头盔落地的一方获得胜利。

 既可以用魔法击落,也可以强攻击落,还可以一边巩固防守一边集体踏踏实实地进行,是相当有自由度的训练呢。

 魔法仅能使用初級的,武器全都是模擬品。就算如此,在乱战中还是会出现很多人受伤,所以可以使用治癒魔法的魔導師、神官也都在演習場等待着。



「因为很热的关系,所以提出了实施强攻后尽快结束的方案!」



 多利诺斩钉截铁地说出来。



「強攻吗……怎么做?」

「博尔福,大概前排二十人会一齐冲过来,能跳过去吗?」

「可以啊。单骑强攻吗?」

「不要一个人就把演习结束了。你,能拿着我跳过去吗? 我之后到极限也会跳的」

「大概能拿」(译:神特么一件行李似的,神剑乌索普吗?!)

「那么,一边进行两骑强攻,被追杀的博尔福就一边跳着挑衅吧。等陣形崩溃之后,对新手,按熟練的顺序进攻就行了。留三分之一来防守陣地」

「原来如此。或许那也不错呢」



 阿尔菲奥点点头,开始和其他騎士们交换意见去了。



「博尔福,一起跳的话,在我铠甲的上方,拿住适当的地方扔到那边陣地去」

「那个,铠甲上方会不会很痛苦啊?」

「没关系的吧。就算再怎么拿着舒服,让你『公主抱』什么的还真免了吧」



 对『公主抱』这个单词,不禁,想起了昨天的达利亚。

 虽然本人很在意体重,但意外的轻和柔软令人吃惊呢。

 在手臂中的温暖,以及碰到的脖子上那一点点红发的触感,还记得清清楚楚。



「喂喂,别露出那么开心的表情啊。你小子,还真是『戦闘狂』啊」

「诶? 俺,是那种表情吗?」

「啊啊,是特别开心的表情啊」

「……深刻反省……」



 罪悪感加深了。对敬愛的朋友到底在想什么呢。

 最近,(发生了)各种事情还有就是身体运动不足的关系吧。

 在此就应该全力以赴通过演习发泄一下才对。



「并不,也没啥值得反省的」

「不,这里必须要做些有帮助的新练习!」



 可以不遗余力的,自己又不是那么显眼的,有意外性的方法——想着有没有这样的东西呢,拼了命去想。

 然后,对一闪而过的内容,露出笑容问了问朋友。



「呐,兰多夫,要不要也来次先手強攻?」

「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兰多夫可是盾职啊!」(译:博尔福即将装备神盾兰多夫与神剑多利诺)

「好像很有趣呐,可是我很重哦。就算跳起来也没多远,让你拿着也很困难吧」



 虽说是赤鎧,但兰多夫要拿着大盾移動。在对付行动速度很快的魔物之时,也可能会等着。

 要说是哪种的话,作为赤鎧的殿军,在最後端,彻底防守的情况更多。

 最重要的是,他本人也是比博尔福更高大的巨漢,相当重。想要单手拿起来很困难。



「卡库,过来一下。在我们三人的后背,在跳过去的时候可以用風魔法推一把么?」

「是,像刚才那样的话可以哟!」(译:博尔福预定史诗级装备風の翼)

「刚才?」

「俺和博尔福前辈,在午休的时候练习过的,在队伍里可以有效使用風魔法的方法!」

「嚯,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呐」

「只是,估计会有很大冲击……」

「啊啊,那倒是没关系。要是我的后背,就算被博尔福踢一脚都没问题呢」

「哈?」

「我差点被岩山蛇吃掉的时候,被踢了后背而获救了。博尔福就那样,用剑撬开了嘴呢。因此魔導師,用魔法轰击喉咙才打倒的」

「呜哇,俺,真想看那个呢。啥时候的事?」



 对有些懊悔而询问着的卡库,兰多夫搜寻起记忆来。



「是啊,已经事三年前了吧。没法赶紧离开嘴,还真是苦恼呐,博尔福」

「啊啊,口臭相当严重……根本不想想起来……」



 对露出一脸厌恶说着的黑发青年,周围的队员们笑了出来。

 对至今为止都没见过的真实表情,感觉和博尔福的距离更近了。



「博尔福雷德,那里该说口臭吗……」

「一般,说的都是手臂很痛啦,或是脚很辛苦之类的吗?」

「俺,使用强力的身体強化,嗅覚也会提高的哟。那个时候已经是全力全开了,就算用嘴呼吸,也会变得很厉害……」

「你小子,那个时候眼泪汪汪的,就因为那个吗……」

「你的身体強化,已经一下子就不羡慕了呢」



 已经没什么时间了,从跑题的话语回来,制定作战计划。

 之后,对博尔福的提案有几个人笑了,虽然知道没有开玩笑,但一下子哭丧起脸来。(译:工具人队友)

 不过,在阿尔菲奥向博尔福与卡库确认之后,还是决定实行了。
12
16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7

全部評論 5

10000
沉默,继而无语 伯爵
感谢大佬

1 天前 0 回復

tomchang 伯爵
沒法只強化頸部以下的部分嗎?

4 天前 0 回復

浅川P 騎士
嗅觉敏感的烦恼

5 天前 0 回復

wen880225 騎士
一群歡樂小夥伴

5 天前 0 回復

k74186 騎士
一如既往的歡樂伙伴們。

5 天前 0 回復

程晓雪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46 粉絲
0 關注
91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90.騎士团联合演习之前

814
5

89.小型魔導炉的改良

671
4

88.情书与绿色的眼睛

598
3

87.跟踪与星空

342
1

86.紅牛与双足飞龙

718
18

85.兄妹故事

672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