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话


 
第六章 故乡的女儿
 
 
第七十一话
 
 
一直紧紧闭着的双眼突然间放松了下来。
这似乎是一个奇怪的梦。独自一人坐在一间阴暗的没有亮光的房间里。
 
房间?
 
不对,连是不是在房间里都无法分辨。前后左右都是一片黑暗,连上下也只有无边的黑暗一直扩展开来,简直就像是漂浮在空中似的。但脚下和屁股底下似乎都还能感觉到地面的触感。然而跟正常地面的硬质触感相比,此时的触感又显得很是暧昧,有种奇怪的质感,仿佛连这种触感本身都只是一种错觉似的。
 
试着抬起手来一张一合。明明没有油灯也没有蜡烛,但无论是落在地面的脚尖还是抱着膝盖的手,其形状都非常清晰地浮现在眼前,简直就像是从漆黑的背景中完全剥离出来似的。
 
既不冷也不热。大概是连温度这种东西都完全感觉不到了。感觉上倒还算舒服,但心里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头,有些无法平静下来的感觉。
想要呼唤别人,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只有嘴在动,声音发不出来。
一种莫名的寂寥感让人想要站起身来,但又有种感觉让人觉得站起来后会发生些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因此也无法做到。
 
此时突然意识到,周围的黑暗似乎渐渐有了质量。突然间喘气都变得困难,黑暗使劲地朝身体挤压过来。一股恐怖猛地涌上心头,让人不由得大声叫喊,然而还是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喉咙深处使劲收紧一下而已。
 
就在这段时间里,黑暗像是缓缓爬到皮肤上一般,逐渐覆盖了整个身体。
 
  ○  ○  ○  ○  ○
 
安洁琳猛地跳起来,眼前一双漆黑的大眼睛正注视着她,让她吓了一跳。
 
「早,姐姐」
「米托……早啊」
 
安洁琳挠了挠头,叹了一口气。刚才似乎做了一个非常讨厌的梦,但现在却完全想不起来了。虽然莫名地感觉很不舒服,但起来以后头脑一清醒就完全忘记了。甚至连做过梦这事都要忘记了似的。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天气非常好,充满了春天的气息。从窗户射入的阳光让空中飞舞的灰尘都能看得非常清楚。
家里除了安洁琳和米托就没有别人了。大家似乎是都出门去了 。
 
「……睡过头了。其他人呢?」
「外面……」
「把我也叫醒就好了嘛……」
「睡得,很香,让她,继续睡,爸爸,这么说」
 
安洁琳噘起嘴,十指交叉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长出一口气,背上的骨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坐在一旁的米托抬头看向这边,她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在他头上揉来揉去。米托似乎是因为有些痒而眯起眼睛。
这个弟弟虽然还有很多谜团,但安洁琳还是很喜欢他。同样是一头长长的黑发和黑色的眼珠,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真的就像姐弟一样。虽然说是弟弟,但其实有的时候是弟弟,有的时候是妹妹,只不过他原本就是中性的容貌,再加上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所以不管是男是女都差不太多。
 
外面传来铁锤敲打木头的声音。这次回乡,家人又增加了,这个家也终于变得狭窄起来,于是决定要在旧屋旁边盖一座新房子。
安洁琳披上外套,拉起米托的手来到外面。
 
春日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让人感觉甚至有一点晃眼。
绿色的新芽从各个角落探出头来。大大小小的花苞或是已经开放,或是即将绽开,让院子里显得非常热闹。
 
安奈莎和米丽娅姆两人坐在院子一角的一张长椅上,一脸佩服地看着正在逐步推进的房屋建造工程。
 
「早啊,你们俩」
「嗯?哦,安洁啊。早啊」
「早~,睡得很香啊」
 
安洁琳在咯咯笑着的米丽娅姆身旁坐下,让米托坐到自己腿上。
 
「所谓春眠记得晓……是这么说来着?」
「应该是不觉晓才对吧」
「嗯,总之就是这样……呼啊……」
 
安洁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米托也像是被传染了似的,张大嘴「呼啊~」一下。
 
回到托内拉已经过了两周。春天的色彩日渐浓郁,吹来的风儿也变得越来越暖和。
村民们像是要舒缓冬天里僵硬的身体似的,努力投身于田里的工作。山羊和绵羊也被放到原野上,充分享受着散发出清香的青草。
 
安洁琳充分享受着托内拉的春天。或是和安奈莎还有米丽娅姆一起在山野间漫步,采集各种野菜;或是背着米托追逐羊群;或是带着夏洛特和白在田里帮忙。与故乡旧友的交流让她很是高兴,夏洛特变得活泼起来也让她很开心。
虽然在奥尔芬和贝尔格里夫度过的冬天让她非常欣喜,但果然还是像这样回到故乡才更让她感到放松。这样来看,比起将贝尔格里夫也叫到奥尔芬来一起生活来说,果然还是他在托内拉等待自己回来更好一些。只不过,到自己要再次去奥尔芬时肯定又会觉得寂寞,到时候又会想要让他一起过来了吧。
 
「天气真好。感觉好舒服啊」
 
安奈莎说着,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随后长出一口气看向天空。碧空如洗,万里无云,让人感觉非常清爽。
安洁琳一边摆弄着米托的头发,一边环视四周。
 
「爸爸他们呢……?」
「贝尔叔和凯利叔他们出去了。格雷厄姆爷爷在带孩子。卡西姆叔在广场上教大家魔法。夏儿和白也和他在一起」
「唔……」安洁琳抱住米托,将下巴架到他的脑袋上。「还真是悠闲呢……」
 
 

 
「是吧~。哈~,果然还是托内拉让人平静喵~」
 
米丽娅姆也使劲伸展了一下身子。平时她总是死活不肯摘下的那顶宽檐三角帽如今并不在她的头上,解放出来的猫耳心情很好地摇晃着。
原本她只会在队友和贝尔格里夫面前露出猫耳,对于托内拉的村民们还是有所防范的,但后来在安洁琳等人的劝说下,她终于下定决心向周围人坦白,结果收到了「好可爱」「毛茸茸的手感好舒服」等评价,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歧视或是莫名的顾虑,这让她觉得之前那么努力隐藏猫耳的自己简直像个傻瓜一样,于是索性决定放弃掩饰了。
 
安洁琳感觉又有些犯困,迷迷糊糊地思考着各种事情。上次回乡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这次也是一样。每次想要回乡时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让人很是头疼,但这些都过去之后再回过头来看,说不定反倒是会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而且这次虽然出了些问题,但还好是平安无事地回来了。结果好就一切都好。话说八云和露西尔她们俩现在在干什么呢。
安洁琳叹了一口气,揉捏起米托的脸。他的脸蛋很软,捏起来手感很好。米托也一直默默地由着她折腾。
 
「……你都从来不抵抗呢」
「地扛?」
 
米托眨巴着眼睛。米丽娅姆也饶有兴趣地摸了摸米托的脸。
 
「嘻嘻,米托还真是可爱呢~」
「卡爱?」
 
安奈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到头来,魔王到底是什么啊?看到米托之后感觉越发搞不清楚了」
「不知道……但是怎么样都好吧」
「就是就是。袭来的话就打倒,很可爱的话就疼爱,这样不就好了吗?」
「砸此来」【注:砸此来:That's right(非常正确)】
「啊,南部方言~」
「嘻嘻,露西尔教我的……」
「她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呢~?」
「应该已经过了奥尔芬了吧?肯定还没到埃斯特加就是了」
 
随着一阵嘎啦嘎拉的声音,正在搭建屋顶的木工们下来了,似乎是要休息一会儿。
虽说建造中的新房才刚搭好骨架,但只要看着它就会让人内心雀跃不已。会有怎样的新生活在前方等着呢,安洁琳想到这些,心中充满了期待。
 
米托来回扭动着身子。
 
「要去,散步……」
「嗯,走吧」
 
安洁琳站起身来,拉着米托的手朝广场方向走去。米托一只手牵着安洁琳,另一只手牵着米丽娅姆。有时两人故意将他往上提,他就蜷起腿悬在空中打秋千。
 
来到广场,只见几个年轻人和孩子们正围在卡西姆身边。夏洛特和白也在一起。
站得靠前的莉塔一脸认真的表情,双手向上朝前伸出,紧紧盯住自己的手心。很快,她的手上出现了一团摇曳的小火苗。周围围观的年轻人们爆发出一阵喝彩声。卡西姆也呵呵笑了。
 
「哦,干得不错啊」
「耶~!」
 
莉塔熄掉火苗,自豪地挺起胸膛。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巴恩斯一脸复杂的表情,嘴角抽动。
 
「该死,为什么总是你……我就完全不行」
「我会守护你的哦?放心吧?」
「不是那个问题!」
「啊,姐姐」
 
夏洛特注意到了走过来的安洁琳等人,朝他们挥手。
 
「怎么样?还顺利吗?」
「嗯,莉塔她很厉害呢」
「我也看到了。莉塔姐,真厉害……」
「因为我要守护巴恩斯嘛。是吧?」
 
莉塔说着,搂住巴恩斯的胳膊。巴恩斯有些不好意思地噘着嘴。米丽娅姆也笑了。
 
「关系真好呢~」
「嗯」
「唔……」
 
巴恩斯似乎还是有些不满。
安洁琳环视四周,这里除了这群人以外就没有别人了。
 
「……人数真少啊。不应该有更多人的吗?」
「哦,有些人在村外跟着格雷厄姆老爷子学剑术呢。哎呀,大家素质都还真是不错啊。是因为贝尔打的基础好吗?」
「嘻嘻,爸爸他很擅长教导别人呢……」
「是啊」卡西姆说着,拍了拍巴恩斯的后背。「好啦,别闹别扭啦。就算魔法不行,你剑术不是挺不错嘛。老爷子他也这么说过是吧?」
「或许是这样啦……」
「会守护我吗?」
「呃,哦……」
「好高兴」
 
莉塔靠在巴恩斯身上,用脸在他肩膀上来回磨蹭。
 
「哈哈,不用在这里秀恩爱吧」
 
卡西姆苦笑着捋了捋胡须。
 
报春祭过后,要紧的工作告一段落,年轻人们开始跟着格雷厄姆学习剑法,或是跟着卡西姆学习魔法。
原本贝尔格里夫就有教导过他们剑术的基础,也带他们消灭过几次魔兽,因此他们很快就扎实地掌握了格雷厄姆和卡西姆所教授的内容。从几位老师的角度看来,这些年轻人虽然还没达到高阶冒险者的程度,但其中有几个人已经具备了与B级冒险者相当的实力。
为了以防万一,掌握防身的本领也不是什么坏事。虽说数目不多,但托内拉周边毕竟还是会有魔兽出没的,强盗之类的也不是说完全不会有。虽说姑且找了这样那样的理由,但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憧憬剑与魔法是理所当然的事。
 
卡西姆啪啪地拍了拍手。
 
「好啦,再来试一次。要好好在脑海里进行清晰的想象啊」
「大家都好认真啊~。将来会不会有人成为冒险者呢~?」
「嘻嘻,这下子就算有魔兽出现也可以放心了……」
「话说回来……有『赤鬼』打基础,有『碎天』教魔法,有『圣骑士』教剑术……托内拉将来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啊」
 
看着又开始练习魔法的年轻人们,安奈莎苦笑着自言自语。
 
  ○  ○  ○  ○  ○
 
春天的农活多种多样,当中最重要的当然还是耕田。将正在融雪的田地深耕一遍,种下作为主食的芋头和春小麦是必须要做的工作。
托内拉东侧是开阔的平原,日照良好的土地从来不缺,只要想开垦,多少田都能开出来。当然万事总是要有个界限,做得太过头工作也会相应增加。虽然说想把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是农民的本性,但要是搞到田地打理不过来就没有意义了。
 
托内拉的主产业是农业和畜牧业。农作物以麦子、芋头和豆子等主食为主,每季的应季蔬菜则是各家各自栽种。绵羊提供羊毛,山羊提供羊奶,鸡提供鸡蛋,而且这些最终都会提供肉类。村里有一些田地和牲畜是公有的,不过各家也有各自的田地和动物。从开拓时期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技巧发挥出作用,如今来自农田和家畜的产出还算不错,可以让村民们都不至于挨饿,即使遇到严冬也可以顺利度过。
 
不过要说的话,基本上还是以自给自足为主的。除了需要纳税的部分,多余出来的零头会与旅行商人进行交易以换取必须品,仅此而已。所以在以往的托内拉,很少有人会进行过剩的生产。
 
但是今后将会进行街道的修整,这样的话商品的交易大概会变得比以前频繁。除了用来交换必需品的多余零头以外,说不定还会需要生产专门用来出售的农作物。
当然,街道修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但开垦田地也是一样,不可能拓荒当年就立刻获得意想当中的收获量。需要连续几年反复耕耘,向土壤中掺入肥料才能培育出肥沃的土壤。
 
以凯利为首的一群农夫正在村子周边走来走去,贝尔格里夫也在其中。他们今天上午的目的是探寻新的用来开拓的土地,如今走到了村子西侧。这里离山比较近,所以午后天黑得会比较早,不过对于蔬菜来说只要上午能照到阳光就够了。这附近也没有特别顽固的杂草,比较适于开垦。
 
「羊群通常是在村子东边放牧,所以还是这边比较合适吧」
「是啊。羊可是很爱吃幼苗的啊」
 
一名农夫用手中的杖在地上来回戳来戳去,同时自言自语。
 
「不坏嘛。大概种个两年就能变软了」
「首先种点烂麦子吧。发了芽之后锄进土里正好当肥料」
「石头稍微有点多啊。不过应该还好」
「耕地的时候顺便收集起来,将来盖房子时候正好能用的上」
「是啊。现在正好是要盖贝尔的房子,将来还得盖个大仓库吧」
「不过话说贝尔啊,你这现在也搞出一大家子了啊」
「明明就连老婆都没有呢!哈哈哈」
 
农夫们大笑起来,贝尔格里夫也笑着挠了挠头。
 
「碰上了些稀奇事情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不过热热闹闹的也挺好的嘛」
「话说啊,好多事情都要变了啊。等路修好了,小年轻们怕是都要往外跑啦」
「是啊……不过也没办法啊」
 
农夫们有些寂寞地叹着气。这些人都是跟贝尔格里夫同一辈的,大家都有自己的家庭,他们大概一辈子都会在这里工作,并将终老于此吧。
但是年轻人们最近一年来对于外部世界的憧憬逐渐加深。和他们一起玩大的安洁琳在外面建立功名衣锦还乡,无疑是将他们的心带到托内拉外面的一大重要因素。
 
如今也有很多年轻人借着自卫的名义,向格雷厄姆学习剑法,向卡西姆学习魔法。就连今天农夫们来这里的路上也有看到有年轻人正在持剑对练。他们都非常热心。虽然贝尔格里夫也有抑制住他们,让他们不要妄想一步登天,但农夫们都在担心,将来有一天他们有了足够的实力后,怕是会离开村子吧。
贝尔格里夫以一种复杂的心情捻着自己的胡子。凯利则是呵呵笑了。
 
「有什么不好的嘛。年轻人有活力是好事情啊。而且啊,贝尔还会不停地从外面往回带人呢!」
 
农夫间又爆发出一阵笑声。
 
「这还真是没错呢!」
「带回一堆漂亮女孩的话,找老婆也不愁啦!」
「不是,首先得给贝尔找个老婆吧」
「没戏没戏,那家伙心里已经有人啦」
「都说了不是那样的……」
 
贝尔格里夫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挠了挠头。凯利拍了拍他的后背。
 
「有啥不好意思的。你不是说为了要找那人还要再出去一趟吗?」
「唔……唉,这个倒是这样啦」
 
要与自己的过去做个了断,贝尔格里夫的这一决心仍未改变。
与卡西姆的再会算是直面过去的自己的第一步。而且前些天从八云和露西尔那里打听到了珀西瓦尔的所在之处。当然,除了去见他之外不存在其他选项。这样的话,直到找到萨蒂为止自己才会彻底安心吧。感觉简直就像是有一股巨大命运的洪流将自己卷入其中一般。
 
然而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不可能说想到什么就立刻去行动。就连这次回乡都有好一段时间身体不太舒服。在奥尔芬时没有在意,但回到故乡后似乎是松懈下来,报春祭之后连续几天都没法干活,在床上连着躺了好几天。
 
太过胡来搞坏了身体也不是什么好事情。那样的话与其说是与过去做了断,倒不如说是被过去所吞噬。毕竟自己是活在当下的,这一点可不能搞错。
 
「那你是准备啥时候走啊?」
「这个嘛,也不急着这一时。最早也要夏天再说了吧」
「那不也就一转眼的工夫嘛」
「话说你这还真是有精神啊。用不着特意来陪我们吧?出一趟远门也有很多事情得准备吧?」
 
贝尔格里夫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说啊,就算是要准备,也不是说要带特别多的行李,不需要准备那么久。而且我也不是说走了就永远不回来了。等到出门回来还得像原来一样种田的,考虑新耕地的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嘛」
「……倒也是啊」
「真是的,别着急着把我当外人啊」
 
贝尔格里夫笑着打趣,农夫们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哈哈,俺们之前也有好多事情都靠你,所以也想着说该让你去做点儿你自己喜欢的事情啊」
「就是就是」
「那时候实在是对不起啦,贝尔」
「喂喂,用不着把以前的事情再搬出来吧……」
「好啦,怎么搞的气氛有点悲伤啦。地方定下来了,回去定计划吧」
 
在凯利的号召下,原本有些转向阴郁的气氛被一扫而空。虽说悲伤的气氛让人不太舒服,但贝尔格里夫也明白农夫们也在以他们的方式关心着自己,这让他感觉有些高兴。
 
一行人前往村长霍夫曼家。
霍夫曼正在院子里打理马具和铁锹,擦掉上面的泥,将其打磨光亮。
 
「哟,村长」
「哦,是你们啊。怎么样,新田地找到了吗」
「西边有个不错的地方。正想着要怎么制定下一步的计划呢」
「好嘞。喂,孩儿他妈!泡茶来!」
 
霍夫曼朝家里大喊,随后让众人在院子里的圆桌边坐下。
 
一片薄薄的云飘了过来,让湛蓝的天空变成了浅蓝色。太阳已经过了天顶,开始向西边走去,阳光似乎也显得有些懒散。
关于新的田地要种什么东西,大家开始了讨论。是种麦子,还是种芋头,还是要开发什么新的产品,大家都在发表自己的意见。
 
「总之首先种点烂麦子,然后把苗一起翻进地里就好了吧」
「是啊。还得再加点肥养养地」
「那然后要咋弄啊」
「葡萄藤也顺利长大了,要不要再种点儿新的果树咋样啊」
「但种果树要好长时间才能长成,没法很快知道结果吧」
「要是一切顺利的话应该能有个好收成呢」
「前提是顺利啊。而且就算收成好了,卖不出去也吃不完才是麻烦事啊」
「我说,咱们索性就再多种点儿麦子不行吗?」
「倒是可以啦,但是那样的话就需要更多人手啊。而且麦子多了招来虫子也麻烦啊」
「那么一大片地要犁地、施肥、播种和收获啊。需要的人手差不多得翻倍吧」
「而且啊,北方的主要产粮地是在波尔多吧。俺是觉得俺们这边小麦种多了也卖不出几个钱啊」
「要这么说还是果树更好吧。索性我们种橡树来养猪吧」
「蠢货,养猪你怎么可能比得过罗迪纳啊」
「就是说啊。而且俺不喜欢猪那股臭味」
「谁管你喜欢啥啊」
「你说啥」
「喂喂喂,不是吵架的时候吧」
「就算说果树,要种啥树啊?再多种点儿葡萄来认真酿酒?」
「我说贝尔,你有啥好主意吗」
「唔……」
 
正在众人陷入思考的时候,安洁琳带着米托走了过来。
 
「……叔叔们在谋划什么坏事呢」
「谋花?」
「哦,安洁啊」
「哈哈哈,被你发现了啊」
 
米托跑过来爬到贝尔格里夫背上,安洁琳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了,没和其他人呆在一起吗」
「嗯……大家都在练习。所以说想看看爸爸在干什么,就和米托一起过来了」
「这样啊……大家都很努力呢」
「真是的,练那么强有啥用啊,又不能当饭吃」
「算啦算啦,反正也没耽误干活,由他们去呗」
「我说安洁,我们在考虑有没有什么托内拉可以生产的特产,你有啥好主意吗?」
 
听到凯利的问题,安洁琳有些纳闷。
 
「生产出来要干嘛?」
「这不准备要修路嘛。人来人往多了的话旅行商人肯定也会比以前多吧。我们是觉得到时候有点能卖的特产比较好吧」
「原本托内拉的东西就质量不错,大家都喜欢呐。但要再多卖点的话量就不够了啊」
「唔……」安洁琳看向贝尔格里夫。「生鲜的东西应该不行吧,爸爸?」
「是啊……如果要远距离运输的话,还是容易保存的商品比较好啊。毕竟有冷藏魔法设备的人可没那么多」
 
不管怎么说,那些容易保存的东西因为可以带到各个地方去,所以肯定会更受欢迎。而且这样的商品对于出售一方也是有利的。即使卖不出去也可以保存在村子里,风险相对要低很多。
 
「干货、腌制品、酒之类的……?」
「果然还是这些吗」
「也是啊,特意去折腾些不习惯的东西也不太好呢」
 
安洁琳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
 
「草药之类的……」
「什么草药?」
「唔……鲁梅尔树之类的怎么样?」
 
鲁梅尔树是一种常绿灌木,将其叶子撕下来使劲揉搓会发出一股刺鼻的强烈气味。将其捣碎后敷在伤口上,对各种外伤都有一定的疗效。如果将其捣碎后加水熬煮到成粘稠状的话可以保存一个月左右。也可以将干燥的叶子放在水中煎煮,随后用药汤清洗伤口也有一定效果。用树液、树皮和树根也可以煎成内服药,对于买不起灵药的低阶冒险者来说,这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植物。托内拉的人也会用其治病,但通常采集野生的就足够了,并没有去特意栽培。
贝尔格里夫捋了捋胡须。
 
「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现在冒险者的委托里还有采集鲁梅尔的叶子这一项吗?」
「嗯。不过因为树皮、树根都能入药,所以奥尔芬周边的已经被采得差不多了,最近很少见到了。所以也听到有人说比以前贵了」
「嚯。咱们这边倒是不稀罕呢」
「但是啊,要是那么好用的话,他们不会直接在那边种吗?」
「倒是也可以,但据说是比较冷的地方种出来的药效比较好……之前还听到有人抱怨说如今的鲁梅尔叶子跟以前相比药效变弱了」
「你觉得怎么样,贝尔?」
「为什么要问我啊……不过的确倒是有听过类似的说法呢。这边山里也有很多野生的,那种环境下产出来的或许药效会更好一点吧」
「原来如此……那这样的话连树苗的问题也不用担心了,省事不少啊」
「一下子就铺开种也不太现实,先试着慢慢来吧。土地和气候应该都合适」
「是啊。而且伤药做多了也不愁呢」
 
看着热闹起来的农夫们,安洁琳轻声问道。
 
「算是好主意吗……?」
「是啊,亏你能想到啊,真厉害」
「哎嘿嘿……」
 
安洁琳兴高采烈地将头靠在贝尔格里夫肩上蹭来蹭去。此时米托也将手放到她的头上来回抚摸,同时模仿着贝尔格里夫的口气说道。
 
「蒸厉害」
 
周围响起一片笑声,安洁琳脸上泛红,噘起嘴来。
 
  ○  ○  ○  ○  ○
 
潮湿的空气逐渐聚集在黑暗的底部。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连黑暗本身都像是有了质量一般,给人一种沉闷压抑的感觉。
许多上了年纪的古树分散站立,茂盛的枝条上伸出深绿色的叶子,像天花板一样在高处铺展开来,挡住了阳光。因为光线不足,所以地面上几乎没有什么植被,只有细细的常春藤顺着树干向上爬,还有一些从枝头垂下的藓类和蕨类微微摇晃着叶子。
 
似乎有人踏着黑色的土地走了过来。从身形来看应该是个男人,但他的长袍上的兜帽拉得很低,看不清他长什么模样。一身纯白的长袍在这黑暗中隐约浮现。
这里没有供人通行的道路,就连兽径都很难分辨,然而男子却毫无迷茫,一直向前走去。许多树木在男子经过时枝条摇摆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与其说是在表达欢迎,倒更像是在要求他立刻离开的警告声。
男子终于来到了森林深处。在那里的,是比之前屹立的树木群更为古老的树木,仿佛像是已经死去一般排列在那里。树皮干燥且坚硬,上面长着大大小小的树瘤,仿佛也体现出树木的顽强。
 
——噢噢……
 
似乎可以听到一种奇特的类似于呻吟的声音。看着像是已死的树木突然又仿佛苏醒过来一般,摇晃着枝叶。明明没有眼睛,但却有诸多的视线投到男子身上,仿佛要将他刺穿一般。
但白衣男子却十分坦然,倒不如说他像是在藐视这些树木似的,用鼻子哼了一声。随后他抬起手来,用很小但很清晰的声音开始咏唱。随着咏唱的进行,男子身边开始卷起一股魔力的漩涡,掀起阵阵风来。青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树木粗糙的表面。但与那光芒相对的,树木表面的缝隙间似乎渗出黑黑的影子一般的东西,弥散在四周。
 
「想要获得解放吗。那就去掠夺吧。目标是北方」
 
——噢嗷噢噢嗷嗷嗷
 
古树发出阵阵如呻吟般的吼叫声。从树木间渗出的黑影将周围的树木团团围住。强烈的恶意和攻击性似乎瞬间传染到了森林中的其它树木。如同准备出击前往讨伐仇敌的骑士一般——不对,那更像是在猎物面前欲望高涨的一帮恶棍才对。
各处的树木都喷出黑影,周围的黑影密度逐渐增加。身穿白袍的男人抱臂眺望着这一切,有些无趣地低声嘟囔着。
 
「那么,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呢」
 
树林里吹起了腥臭刺鼻的风。
 
 



************************************************
译者的话:
原本以为露西尔走了就不用猜那些莫名其妙的日式英文了,结果安洁琳你个浓眉大眼的也……
86
960

請選擇投幣數量

76

全部評論 23

10000
happysteei 勳爵
安洁于是涨红了脸,脖子上的青筋条条绽出。。。院子内外充满了活泼的空气。
PS.随便练练就有B级冒险者的水平了,本想吐槽等级制度不合理,但想到A上面还有AAA,老师又一个个都是名人,这种进度还是河里的,海淀区重点学校的重点班不也是写完作业就985保底了么。

8 天前 0 回復

  • Binarytree 侯爵 樓主 : 也不算是“随便练练” 吧。贝尔一直有在给村里的孩子打基础,这个从第一章开始就有描写的。

    7 天前 回復

vvi1105 勳爵
针不戳

9 天前 0 回復

  • Binarytree 侯爵 樓主 : ……这是在模仿米托?

    9 天前 回復

圣诞LD 王爵
我就想知道最后谁收了赤鬼

9 天前 0 回復

redwarf 子爵
感謝大佬的翻譯!
新的章節又又開始了

12 天前 0 回復

likee0812 伯爵
我瘸了我也变强了 的感觉

12 天前 0 回復

opzooncs 侯爵
这日式英语,也可能是米丽说的吧,毕竟都是兽人,也都很脱线,感觉很适合啊。。

毕竟分明3个人坐在一起,结果只有2个人对话的话,也太奇怪了。。

12 天前 0 回復

  • Binarytree 侯爵 樓主 : 还真不是,你看下一句拖长语尾是米莉说话的特征,再下一句“露西尔教我的……”带省略号是安洁的说话特征。这一段中间几句都是她们俩的对话,只有一头一尾的“到头来”和“应该已经”是安奈莎的。

    10 天前 回復

面包11 子爵
温暖人心的日常,看的舒心

12 天前 0 回復

horry0531 公爵
冒險不錯,和平的日常也很棒呀

12 天前 0 回復

az4229679 平民
哈哈 这日式英语

13 天前 0 回復

风城烟沐 勳爵
感觉插图米托有点萌

13 天前 0 回復

499496760 公爵
时间过得挺悠闲的

13 天前 0 回復

后街僵尸乱咬人 公爵
忽然觉得这瘸子老爹如果没瘸的话未必有现在这么能打吧

13 天前 0 回復

  • jasenwdh 騎士 : 以前比较莽,现在会打立回了

    4 天前 回復

Binarytree 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02 粉絲
0 關注
96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七十一话

3246
23

单行本第六卷 卷首插图

2576
20

单行本第五卷 特典&后记

1705
8

单行本第五卷 番外篇

2945
14

第七十话

2859
19

第六十九话

2404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