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Starting Over 重启人生》 致,我一落千丈的人生

本作以三秋縋《Starting Over 重启人生》为基础写出,感谢每一位愿意抽时间阅读本作品的人。

本作已完结。




我接下来要说的故事跟你曾经听过的故事可能有所不同。

如果说人生可以重新开始,很多的人应该都会利用第一人生中的后悔与反省来期待更加美好的第二人生。

每个人应该多少都有那么些后悔。有的人后悔没有在年轻时代好好爱过一个人,有的人后悔在年轻时代谈了恋爱,有的人后悔没有好好跟父母说过一次话,有的人后悔告诉父母什么事,有的人后悔跟什么人扯上关系,有的人后悔没跟什么人早点变熟。嗯,总之我想表达的就是「人生就是伴随着后悔」关于这点,你也应该大致会认同。

但是,说起我做的事,几乎跟上述完全相反呢。不,其实我也曾做过蠢事哦。

当我得知我的人生倒转了十年我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么多于的事情?」

成为一个对自己人生毫无后悔的人应该非常稀有吧,什么重新开始人生的机会应该要给那些天天祈祷人生能够重新来过的人吧?但是呢,机会这种东西往往是给那些不祈求机会的人,从这点来看老天爷还真是爱唱反调呢,当然,要说这种话也得老天爷真的存在才行呢。我应该是想通过老天爷来表达些什么吧。

说起曾经我是如何忍受那么悲惨的高中生活?说起来也是非常无聊的理由。

在教室里面有一个男生,那个看起来与我一样被人孤立起来的人。他跟我一样没有朋友可以聊天,至少在我可以看见的时间里我从来看见他与什么人交谈过。眼睛里总是表露出一种「我根本不属于这里的眼神」,他就是这样的一个男生。

真要说的话,他的个子还算高,长着清秀的五官。他的视线总是朝下,偶尔必须与人四目相对时就像是在瞪别人一样,就算与人沟通也从来都是一副高高在上,完全不在意别人的态度。虽然他的态度如此,但从旁看来他完全不具备拥有这种态度的资格就是了。

他与我念的是同一所国中,我们在国中时代绝不是找不到任何朋友,只要我们愿意主动开口搭话,分散在教室角落的那些人自然会将我们当做朋友。但很糟糕的是,当时的我心中还怀有着很强的坚持,打个比方来说就是「我认为我还是曾经那个人人称赞的女生。」我从以前就认为朋友这种东西就是应该由其他人来主动靠近我的。当然,就算我在怎么迟钝,也不可能对不主动就交不到朋友这点没有任何的察觉,准确来说是我察觉了却完全没有想行动的想法。

我曾以为,时间过去我所面临的问题就会有所好转,但实际情况却不是如此,我所面临的问题的确没有变的更坏,但也没有任何好转的现象。谁也不能保证等了就会有好的结果,就像是雨等了也不一定会变小,离开的人等了也不一定就会回来,我的等待只是再一次的重现了过去无数人所证明的不可能。

不知不觉就说到了朋友这个方面上,我本来是要说怎么度过这段悲惨生活的吧?

那是升上国中三年级的时候,比起先前,我在班上受到孤立时的自卑感变的异常大。每当到了这种时候我总是看向那个男生,看向那个与我一样没有任何朋友的男生。说起来,我的做法真的是很不要脸「也就是说我将那个男生的悲惨经历当做一种理所应当的镇静剂,虽然我很清楚这种做法有多么不要脸,但当时的我如果没有这么做,就一定无法保持正常的理性。」话说回来,我感觉他也是将我的处境当做一种镇静剂来保持他的理智。你可能会想说我有被害妄想症,但如果你看过一次他的眼神你就会完全理解我在说什么了,那是一种彻底地瞧不起人的眼神,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人虽然想的不同,但骨子里却是同一类人吧。

说起被孤立时的状态?真的是糟糕透了,但当时的我因为有他的存在而感到庆幸,光是看着他不幸的模样就让我深深的感到救赎哦。我曾不只一次凭借着「我虽然被女生们孤立,但跟他比起来我还是有一些方面比他强来看不起他。而他则是凭着我虽然被男生们孤立,但比起男生被孤立还是女生被孤立比较可怜吧来看不起我。」嗯,当时的我们就是借着这种想法来伤害彼此与互相安慰的。

一年级的时候,我还不太习惯这种孤单一人的生活,而跑去图书馆看书打发时间。而他也是这样,所以我们经常在图书馆碰到。虽然我们认识彼此,但却不会出口打招呼,只是就这么擦肩而过,不打扰对方。

在每个月都会来访的意志消沉期,我总是选择去医务室来躲避这段时间。然而每三次就会有一次跟他碰到,看来他跟我想逃的课都是一样的啊。

虽然这种做法不是很好,但是效果却很显著。如今回忆起来,如果不是有他的存在,我或许早就离开了那间学校,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很闷酒也说不定,但正他的出现,我才没有变成这样,我由衷的感谢他出现的这件事。

在那之后,我与他的关系变的更亲密了,明明我们两个人根本不像是那种可以与人变的亲密的样子,但也许正是因为当时的我们怀着这种相同的想法才导致我们多多少少变亲密了一点吧。

还记得那是因为班导多于的想法,让我们可以自由选择座位,但自由选择座位的人不能选择最后一排,由此一来坐最后一排的人就成了完全不介意座位的人。当时的我每五次换座位就会有一次跟他坐一起,自此之后大家好像也都将我跟他坐一起视为一种合情合理。每当大家投来那种好像我们是一对的眼神时,我总是在想「有没有搞错,为什么会把我跟这种人想成一对?我的男朋友可比他优秀太多了,把我跟他想成一对我也很困扰的好不好?」每到了这种需要忍受同学眼神时我总是看向他以求得心灵上的慰藉。

我跟他不仅是孤立的原因相同,就连孤立的本质也很相同。我们都有着一副「我们根本不属于这种地方」的眼神。其实就我而言我非常清楚第二人生的自己有多么不像样,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去小看他人,但是每当我想起第一人生的种种时我总是想着「你们这些人跟我第一人生所交的朋友根本就是两个极端,看不起你们也是理所应当的吧」。当然,在她们看来我可能是比他们更不怎么样的人就是了。

我总是因为想着第一人生的幸福,才导致迟迟无法接受第二人生的现状。就算到了现在,我也不断的在想「为什么我的第二人生会变成这样?我明明是按照第一人生一样的选择来做的,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偏差?也许正是因为经历了完美幸福的第一人生,才导致了我无法接受现在的第二人生也说不定。」

这天,离开学校回到家的我,将书包扔在地上后就躺到床上。我闭上眼睛,回忆起第一人生的幸福与常叶在一起的日子。回忆第一人生的幸福,这是来到第二人生的我每天必做的事情,无论春夏秋冬,阴晴雨雪我都不曾中断这件事。每当回忆起第一人生的幸福,我就越感第二人生的糟糕,真的是糟糕的人生呢。我想这就是对我的报复吧,不是对任何人,而是对我的报复,对天天耽溺于幸福的我的报复。话说回来,我也曾想过会不会就是因为老是想着第一人生的幸福,才导致第二人生的我迟迟无法融入这个环境。

我祈祷着一觉醒来,第三人生能重新开始,我怀抱着这份期待睡着了。

醒来之后,映入眼帘的是房间的天花板。意识清醒后,我朝自己的手看去,并没有变小。我的祈祷失败,第三人生变没有开始,我还是待在第二人生里,也许是我睡糊涂了「认为只要我希望,第三人生就会重新开始,实际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本来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这种现象只能称它为奇迹了,而我却想有意识的去引发奇迹,看来我真的是睡糊涂了。我曾在一本医学书上看到,身患绝症的人有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痊愈,而这种现象只能说是奇迹,但这种奇迹不可能连续两次降临在同一个人身上。现在,我对这点已经很明确地体会到了。

我自以为自己没有期待第三人生,但醒来之后发现人生没有改变的我比我自己原本想的还要失落,看来我远比我自己想的还要更期待第三人生。

我本以为我的这种愚蠢会因为时间而渐渐被消磨殆尽,但经过了这样的一段时间后我才明白真正被消磨殆尽的并不是这份愚蠢,而是我自身。

就在日复一日的这种状态中,我迎来了高中的毕业典礼,紧接着是原本应该让我感到开心的大学生活。

原本看起来美丽的一切,现在看起来是那么的刺眼让我打从心底里感到厌恶。

「今天,就放弃去学校好了。」决定好后,我打电话给班导已身体不舒服为由请假。

请好假后,我回到床铺里面继续补觉,自从来到第二人生后,我的睡眠时间就比第一人生增加了几倍,曾经我认为睡觉是人生的浪费,但现在我觉得睡觉才是人生的一件大事。要我来说,之所以会认为睡觉是人生的浪费那是因为活着的人有太多要做的事与幸福所以才会认为睡觉这种要花费几个小时的事情是一种浪费,这句话既然是由曾经过的非常幸福的我来说就一定没错。假设一个人活着不会发生任何好事那对这个人来说它还会继续醒着延长这份痛苦吗,我想不会,所以睡觉这种可以减少几个小时痛苦的事就成了对我们这种人的恩惠。醒来之后,我独自一人躲在公寓里面喝闷酒,我原本以为酒这种东西跟我这种人是最没有缘分,但从结果来看,我错了,酒跟我们这种人的契合度是最高的。

不过这件事只有当人生过的不幸之后才能理解实在是太讽刺了。

说到底,只是我将一切想的都的太简单了。

我以为只要一切按照过去的模样重新下棋,我的人生就能变成我期待的模样,可单我下完后,坐在我对面的命运却一步步将我推落地狱的深渊。

如果说,我早一点觉察到这不对劲。

如果说,我早一点明白选择的相同,不代表带来的结果也是相同这件事的话,我想一切也许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

可一旦究其根源,都是因为我与其他人做了不一样的选择。

可这又有什么错,比起那些贪婪的人企图改变悲惨人生的人,我只是遵守了规则,选择了重现我原本的人生,我只是按照了原本的历史,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才对啊。

但到了现在回过来想截至目前的一切,我也才明白,我不打算改变人生这点就是我最大的错误。

因为我做了与其它人截然不同的选择。

因为我选择了不改变人生,与其它人不同,我知道未来的一切,因为我的选择让原本不可定的未来变成了确定,我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忽视了原本未来可能改变的一切。

手上的啤酒罐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将已经变了形的啤酒罐用力甩在地上。

「可是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我只是遵从了原本的人生,没有为此做过任何错误的事,我只是期待一切能像原来一样啊。」

那是原本就属于我的人生、我的过去、我的未来、我的现在,我的一切,这原本都该是属于我的东西却都因为那个「分身」而一切都变了样。

我无时不无刻都希望那个「分身」赶快消失。

只要一旦她消失了,常叶一定就会看向除了她以外最符合第一人生女友的我了。

可是根本没有任何确切的根据指明「分身」消失后一定是这样,在与原本人生的对照下,我根本就无法再肯定的说出一定会是这样这种话了。

虽然心里很明白这件事,可我只能无力的选择相信,不然我想我一定会受不了接连而至的现实。

为了平复自己的内心,在这之后我采取了连我自己都难以想象的做法。

当我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成了新闻上很经常听到的跟踪犯。

至于我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行动在这之后我也无法说出个大概。

如果一定要给这个行动找个理由那我认为最符合的说法就是「慰藉。」

可我很清楚,这根本就不可能从根本上解救我,相反会让我心中的裂缝更加的增大。

我只能从跟踪常叶与第一人生中的回忆中摄取幸福的养分,但越是这样只能越发的感到空虚。

但我很清楚,这根本不是长久的。

总有一天,我会将幸福的花蜜吸食殆尽从而导致花朵的枯萎。

旧的回忆总会被新的记忆取代,而能根本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其实在一开始离我很近,只是因为我表现的太有把握了,所以一切才变的不断超出我的预计。

如果在那一刻,我能不那么有把握而是遵从第一人生中的不安与担心或许结果就会导向与第一人生完全相同的结果。

现在就算想起来那时的记忆,也尽是让人感到不快。

那是在国中三年级与第一人生中相同的樱花盛开的季节中的某一天傍晚。

与第一人生相同,当无关紧要的人都离开后教室后只剩下常叶与我独自留在教室中。

「与第一人生中完全相同。」我在心中想到。

在符合的时间点出现了该出现的人。

「只要完成这最后一步,这样至少算是完成了一个阶段。」

可是常叶却自始至终不对我开口,好像只是在单方面的享受着两个人独处一室却互不发言的这种氛围。

就在我想着该如何让常叶开口时,常叶他却先开口了。

「柊同学,这样会不会很尴尬?」

「终于来了,想好该怎么跟我告白了吗?」

当然,我只是将这想法埋藏在心里并没有说出来,我表现的不以为然的回答道。

「不会,倒是常叶同学你不回去吗?」

「对不起,让你感觉困扰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好奇这个放学时间为什么你还不准备回去。」

「我也不太明白,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还没做所以还不能走。」

「是这样啊。」

「你还没向我告白呢,我已经做好了答应的准备,你可以来告白了。」

「......那个,柊同学。」

「来了,终于要来了。」

「叮叮叮叮叮叮......」

伴随着刺耳的清校铃声,完全的掩盖了常叶的声音。

「对不起,常叶同学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到了清校时间,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也不安全吧,想问一下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说的也是,那就麻烦你了。」

「真是倒霉,偏偏在这个时候响起铃声。」

我在心里埋怨了一句。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铃声,常叶应该就会顺势对我表白了。

但是现在换到公园去,我想结果也是一样的就没有多在意。

但我这时根本就忘记了,我从这一刻开始就已经偏离了第一人生。

这个细微的改动带动了接下来的一切连锁反应。

被夕阳染红的街道我与常叶的身影融入其中。

被夕阳照耀着常叶的侧脸看起来有点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

「会这样也是理所应当的。」

毕竟他可是我第一人生中的男朋友。

就算是到了第二人生有这么优秀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沉默在我们之间弥漫开来。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一刻间,常叶不在说一句话,我们只是抱持着适当的距离肩并肩走着。

「不好意思,让你感觉尴尬了吧。柊同学。」

常叶开口打破了我们之间的沉默。

「不会,我想你一定是在想什么事情吧。」

「很明显吗?」

「嗯,很明显,就像是已经写在脸上等待别人来说一样。」

常叶干笑了几声回答我。

「不好意思,影响你心情了吧。」

「不会,看你这个样子一定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吧。」

「嗯,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件事。」

「关于以后升学的事吗?」

「......不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夕阳照射的角度不同了,常叶的脸看起来有些许微红。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种事情。」

看这个模样「一定是指对我告白这件事了。」我在心里想到。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跟我说说。」

「这不太合适吧。」常叶想了一会说道。

「......」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明明都已经给你一个绝好的告白机会了。」

当然我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

就在我刚刚短暂的犹豫之中,我想起第一人生中他对我告白时的场景,他紧张的神情、颤抖的声音,我想常叶现在所体会的应该就是第一人生中他的那种苦恼。第一人生中的他在鼓起勇气向我告白前也一定是在这样的犹豫后才做了决定。

或许真的是我太着急了,我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去刻意制作方便常叶来告白的场景,当他想好一切自然就会遵守第一人生中的一切来找我告白,我只需要适当的引导常叶做这个选择就好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问了。但是我觉得你既然有想做的事情那就去做吧。」

「不管结果是怎么样,至少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说的也是,谢谢你。柊同学。」

这样就好了。我只需要进行引导接下来只要等待常叶的告白就可以了。

「不客气,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跟我说。」

然后我们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不断的闲聊着。

这之后我与常叶的关系一天比一天亲密但自始至终常叶都不来向我告白。

虽然从那天后我知道等待是一个磨人的过程,我也明白我不能着急为了最好的还原历史,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待。

但耐心伴随着一天、两天、一个星期、两个星期、甚至快过了一个月我都还没有得到常叶的告白,就在我终于快忍耐不住时常叶终于来找我了他说有件事想告诉我。

「等待终于得到了回报。」

还好我一直等待,接下来一切就会按照原本的历史进行下去。

我是这么想的。

「我准备向喜欢的女孩子告白了。」

「终于来了。」

「说起来常叶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回家时也跟我说过有在烦恼的事情吧。」

「难道就是这件事吗?」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毫无意义,经历过第一人生的我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在即将迎面而来的幸福前不经意的想去抓弄一下。

「嗯,因为那时我还没有决定,因为对方是个很好的人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不敢尝试告白。」

「常叶的这番话让我不禁想起第一人生中他跟我告白时的模样,原来他当时表现的那种紧张是因为担心这个。」

「不过,我想你应该不用担心,只要将你真实的心情传达给对方,我想对方一定会感觉到。」

「那你准备好告白了吗?常叶。」

「嗯,我想明天就告白。」

「......或许,现在也可以哦。」

「谢谢你,但是我还是打算按照自己本来想的那样去告白。」

「是这样啊。」

「他们果然就像是游戏中出现的固定角色一样,只会遵照原本的计划来不会根据眼前的情况做出改变。」

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不过仔细想想他们也只是遵守原本人生,对我来说也节省了我去刻意引导人生走向同样结果的辛苦。

与常叶道别回到自己家后,我倒在床铺上想着常叶明天会怎么跟我告白。

会是跟第一人生一样的告白吗?还是说有一点不同呢。

应该是会有一点不一样吧,毕竟常叶给我与第一人生中的他,该怎么说?感觉还是有一点不同,不过我想这也是正常的吧。就像是电脑主机关闭重新启动的过程中会额外生成一些其它东西,常叶恐怕也只是经历了相同的过程。

这天晚上我倒在床铺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一心只想着即将迎面而来的幸福。根本无心思考其它的事情。

一个晚上转眼即逝,我打开房间的窗户,窗户外的天空染上了一层乌云。

说起来,昨天的天气预报中好像是有提到今天可能会下雨。

「老天爷也真是不做美。」我在心里想到。

坐在教室里的时候我等待着时间尽快度过。

终于等到放学时间,班级上的人一个个离开教室只剩下我跟常叶后我想终于可以跟第一人生一样了。

可是常叶却始终不朝我走来。

就在我奇怪是怎么回事时,教室的门被拉开。

是一个女孩子。

她看了一眼坐在教室中的我跟常叶。

「不好意思,我进错教室了。」说完她将教室的门再度拉上。

可是就算门关上后常叶也是一言不发的坐在那边。

我们就这么坐着事情不会有一点前进。

我站起身拿起书包朝教室外走去。

这样一来常叶不会还是什么动作都没有吧。

可当我用眼角的余光扫到常叶他还是仍然坐在那边。

「喂,你在做什么?常叶。你的告白对象的我可是要离开了你怎么还在那边不动?」

「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就算是在紧张看到我这样了你都还是没有任何举动吗?」

「我就不相信我真的离开了你还能这样坐在那里。」

我走出教室将门拉上。

在没有人的走廊一步又一步踩到地板上的声音显异常大声。

一步、两步、十几步,走到走廊尽头下楼的楼梯就在那,我回头看向教室的位置,常叶仍然没有走出来。

我走下楼,每到一层就停下来等一会常叶追上来。

慢慢的我已经走到第一层常叶却还是没有追上来。

我就这样独自一人站在教学楼的门口等待常叶出来。

可不管我等了多久常叶就是没有出来。

「就算是紧张我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的我走上楼到我们的教室。

快到教室门口时我听到了常叶的声音。

「我喜欢你,请你跟我交往吧。」

常叶说完后没有任何回应。

「原来是这样,常叶是在做对我告白的预演。」

「如果这个时候看到我来,他一定会很惊讶吧,预演被要告白的对象听到,不知道他的脸会红到什么样。」

正当我走到教室外一点准备拉开教室门时,教室门的玻璃上透出的景象却与我想的完全不是一个模样。

常叶的面前站着一个女孩子。

是刚刚打开门进来教室的女孩子。

她刚刚不是已经走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常叶为什么要对她告白?

这些问题一下冲上脑袋,一时之间我根本来不及处理这么多问题,而在下一秒。

从教室中传出了女孩子的声音。

「......好的。」

我没有多想马上逃离了现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里只想着尽快离开这里,不管是哪里都好,只要尽快离开这里。

这天的隔天我直接以身体不适为理由请假在家。

在隔天被父母以「现在是升学的重要时期不要浪费时间」而被催促去学校。

可是到了学校我也根本无心去学习,我的心自始至终都停留在常叶对那个女孩子告白的那一刻。

在我恍惚中已经到了放学时间。

将我拉回现实的是常叶。

「柊同学,你没事吧。」

意识从恍惚中清醒。

「啊,我没事。」

「我看你今天脸色不太正常,而且昨天也请假,你病还没好吗?要不要去保健室请老师看看。」

「不用了,我们走吧。」

回家路上,常叶的脸上毫不掩饰开心。

「谢谢你,柊同学。」

「欸?为什么要向我道谢?」

「因为你的鼓励我已经向喜欢的女孩子告白成功了,她已经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

其实我本来昨天就想告诉你这件事并跟你道谢的,结果你没有来但是今天说也不晚吧。

「真的非常谢谢你,柊同学。」

常叶的眼中没有一丝虚假,他是真的感谢我。

「......不......不要,拜托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我推了一下常叶从他身边跑开,我想在常叶的眼中我的眼神一定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这天之后我总是刻意的回避着常叶,在上课时我也根本没有了任何的心思,当然在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毫无疑问我的成绩自然避免不了逐渐变坏的局面。

最后在面临升学考试时我的成绩与第一人生时相比更是一落千丈。

在这之后我进了一所比第一人生差的多的高中。

入学后的分班,虽然周围看起来都是一群笨蛋但是到了这种学校的我毫无疑问也已经成为它们的其中一员。不过至少在这里我不用担心会遇见常叶。

至少在这这个学校里我可以享受之前我没能享受的心灵上的安静。

不管怎么回忆都尽是让人不快的记忆。

我停止回忆从回忆中抽身,我想我明天还是会像今天一样吧。

成为一个跟踪狂,借此给予自己心灵上的慰藉。

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1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净心 子爵
  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1 粉絲
0 關注
23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