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丸修一]青梅竹马绝对不会输的恋爱喜剧[3][电击文库][翻译中]


青梅竹马绝对不会的恋[3]
作者:二丸修一
插画:sigureui(しぐれうい)
扫图:贴吧大佬
/伊拉克外卖员


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供个人学交流使用,禁作商
24除,LK担任何
尊重翻扫图入、校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
------------------------------------------------------------------------  





目录


第一章 旅行之计在于事前准备
第二章 夏天还没结束!
第三章 Paradise SOS
第四章 初恋之毒
尾声


拿到CM收入之后,决定去冲绳拍摄视频的“群青同盟”一行。青春不只意味着学习!

摄影/甲斐哲彦





桃坂真理爱

在电视剧「理想的妹妹」中饰演了女主角的人气演员,同时也是童星时代末晴的妹妹担当。

可知白草

黑发清楚系的学园偶像,也是拿下了芥见奖的高中生作家。末晴的初恋。

志田黑羽

外表娇小可爱,内里却像温和的姐姐一般。和末晴是青梅竹马,不仅两家相邻,在学校也是同班。
************************************************************************************************************



为什么情况会变成这样子,究竟是从哪一步开始迈入混乱的?现在的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

但有一点是明白的——黑羽对我说谎了。

「呜……」

从黑羽身旁离开,我背对她蹲了下去,冲着河堤上丛生的杂草一通乱拔。

「小晴……」

我感觉到从旁窥探的视线——看来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应对。

「对…对不起!那个…这个…我不是故意捉弄小晴的!真的,我发誓!」

「…………」

「小晴你不会是……不会是心里受伤了吧?」

「……是有些」

我不带感情的回答道——她也该考虑下我这边的感受了。我对黑羽一直是坦诚相待,她说失忆的时候,虽然稍微怀疑了一下,但后来相信了甚至还伤心到哭了,她被瞬社长责难时我还动了手……

当然那些都不是为了让黑羽欠我人情才做的。我相信着黑羽,视她为重要的人,那点小事是理所当然的,然而——

「对…对了,小晴是不是肩膀酸了?哎呀,是拼命表演太累了吧?肩膀都僵住了」

平时的话被黑羽摸摸我是很高兴的,她要捏我的肩膀也没什么,但现在装傻充愣是没用的。

「…………」

我晃晃身体甩开黑羽的手,然后像螃蟹一样移动到旁边的草地上又是一顿猛拔。

「喂,小晴……?我说啊,这事就一笑了之……不行吗……?」

「——理由」我吐出两个字。

「诶?」

「你应该有理由吧。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说你失忆?」

「嗯——」

黑羽的视线突然没了焦点四处乱窜,一副混乱之中飞速开动脑筋想要找到突破口的样子。结果是——

「诶嘿嘿♡」

她露出犯了错向大人撒娇的孩子一样的笑容。

「对了!回家之后用按摩来表示歉意怎么样!之前在社团活动时学到的,能舒缓疲劳什么的。小晴这次的CM比赛特别努力呢,让姐姐来奖励你一下吧」

「呜——」我好头痛。

(别那样,小黑)

我没办法接受。

「呜呜……又被戏弄了……我再也不相信小黑了……」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如果她一副严肃的表情说「对不起,真的没办法讲出来……」之类的,我至少能知道她确实有什么重要的事。但她却只笑着想要蒙混过关,怎么都不说真正的理由——她的这点小聪明暴露无遗。

所以不能相信。被骗了,被戏弄了……我只能做此结论。

「…………」我转过身去,一边观察着黑羽的表情,一边用眼神传递着我的不满。

她一言不发地瞪着我,像是生气了。

「干嘛那样瞪我」

「没・什・么~」

黑羽皱起眉头,平时那双可爱的大眼睛现在显得无比尖锐。我顿时感到一股压力——她抱着两臂,俯视着一副怯懦样子蹲在草地上的我。

「话说回来」黑羽摆出一副找茬的样子,「你说被戏弄了,是什么意思」

「你问什么意思……就字面意思」

用三叶草发夹扎起的三股辫在秋风中摇曳,轻轻触碰着黑羽的脸庞——她的表情却像是冻结了一般。

「才没有戏弄吧?」

「就是戏弄了吧?」

「没有」

「就是!」

「没有!」

「明明都欺骗了我!」我气血上脑,站起身来——虽然觉得说过头了,但一开口就没办法停下来了。

双方互不退让,处于一点点火星就能点燃的危险状态,再加上我的稍微的用词不当:末晴了责备意义很重的「騙す」,即欺骗,其结果便是大爆炸——

「欺骗什么的……有必要说那么重吗!?」

「明明都说谎了!」

「那个……确实是那样……」

黑羽失去了反驳的气势,吞吞吐吐地说道——看来她也不否认说了谎。

看着眼前娇小可爱的黑羽露出阴郁的神色,我不禁受到良心的谴责,好像自己才是做错事的一方一样,而被黑羽辜负了信任的心则做了急刹车——不要被可爱蒙蔽了双眼!——像是某种反作用一般,我的口气又变得严峻了起来。

在夕阳橙色浸染的河堤上,我和黑羽互瞪着对方。

「我听说你失忆之后,都难过得哭了!看到我被骗得团团转你肯定很开心咯!」

「怎么——」黑羽突然失声,然后绷紧了嘴唇,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怎么……怎么可能!小晴你想得太多了!为什么要说那么过分的话!」

「那为什么要说谎啊!」

「那个是……已经无所谓了吧!这点小事快自己察觉啊」

「察觉什么啊!明明都骗了我!」

「那个是……那个……差不多得了!自己去想!」

「自己去想……你不说我怎么明白!有想说的话就说啊!不然要语言有什么用!」

「什么事不说出来就不明白什么的,不是笨蛋吗!?难道小晴看到一个浑身是伤的人不喊痛就认为他不痛吗?」

「这不一样好吧!」

「有什么不一样!」

怒气升腾在四周。为了宣泄愤怒而说出的话,在遇到反击之后又化为新愤怒的催化剂——我们陷入了死循环。

我相信黑羽,尊重黑羽,但换来的是辜负。伤心与后悔敲打着我——为什么要说谎呢,明明不用说谎我也会信任你的——我感到眼睛有些润湿。

和因爱生恨是一个道理,信赖招致的辜负也是致命的,就像往清水里滴墨一样,只消一滴便能染黑全部。因此我的心咆哮着寻找宣泄口,最终踏入了不可近的领域。

「……腹黑」

黑羽颤抖了一下,然后露出了密布着邪恶阴云的笑容。

「……诶?小晴?等等?嗯?等一下,刚才,小晴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可以说的话……是我的错觉吧?」

对于黑羽来说,「腹黑」是禁词中的禁词。说黑羽的坏话时带「黑」字的词语很常用,因为她的名字里有「黑」字。而在数量繁多的「黑」词中,最容易联想到的,同时也直击黑羽痛处的,便是「腹黑」。

黑羽对此也有自觉,所以极度讨厌这个词。小学的时候,对黑羽说「腹黑」的男生遭遇了怎样可怕的……。

升上中学之后,男生们意识到黑羽的可爱,不会犯傻去嘲弄她了;而在女生之中,黑羽不仅成绩优异,待人处世也无可挑剔,因此也很少被说坏话。现在会用「腹黑」的也就那个没脑筋的碧了,每次都会引发姐妹吵架。

虽说是禁词,但对于怒火攻心的我来说,禁词是最能宣泄情绪的东西,于是我从记忆深处打捞出了更高等级的禁词——

「黑 船 来 航」

「啊—?你说了吧?你说了那个词对吧?那现在开始就是战争了!已经不能撤退了哦!?小晴你明白的吧!?」

说出两个禁词后仍然意难平的我,解放了最终的禁词给了黑羽最后一击。

「——CLOVERZ(注:三叶草的假名拼法,读音与黑羽相似)

在我把拖长的「Z」音发成像是小提琴大师的演奏一般抑扬顿挫之后,从黑羽处传来了理性之弦断裂的声音。

「嗯,小晴……做好觉悟了呢……」

「觉悟?说什么怪话!是小黑做错了吧!现在马上道歉的话我倒是可以听听你说谎的理由,不过听完之后原不原谅就不好说了!」

「原谅?那是我的台词才对!小晴想要请求我的原谅的话,现在还不晚哦!」

「为什么受骗的一方反而要请求原谅!」

「谁让你不能自己察觉!而且还说了禁词!」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笨蛋!」

「腹黑!」

「啊!你又说了!又说了那个词对吧!」

「这么想听我说的话那我就成全你!腹腹黑黑腹黑黑——」

「嗷!笨蛋笨蛋笨蛋!小晴是大笨蛋!」

「——咕呜!」学校统一的书包在空中翻转,然后直击我的肚子。

「喂,小黑!」

「嗯,什么啊!小晴个大笨蛋!我一点都没错!rerere!」(注:吐舌头)

对着被书包击中后蹲在地上的我,黑羽做了个鬼脸,然后便转身沿着河堤跑路了,连挽留的机会都不给我。

注视着逐渐缩小的黑羽的背影,我久久伫立在原地。

「……哼」

努力加速跑的话应该能追上,但我没去追,毕竟我又没做错什么,这次都是小黑不好。

 

「说过头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扑向自己房间的床铺,把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

一边自言自语控诉着黑羽的任性一边用便利店便当填饱了肚子之后,我去洗了个澡,借此让脑中的气血退潮后,我得出了结论是——「说得太过分了」。

「不得了了啊!?该怎么办!?小黑,真的激怒了!?」

和黑羽之前也吵过架,但禁词三连发是史无前例。现在黑羽的愤怒程度已经进入了青梅竹马的我也无法预测的未知领域。

说不好会——

我在脑内展开想象。

……

…………

一如既往的日常,平淡无奇的夜晚。

洗完澡之后,我随便拿出一件T恤穿上,然后肩膀传来剧痛。慌忙脱下T恤,我发现肩膀被灼伤了。

(这个味道,难道是洁厕液?)

回过神来,才发现膝盖也传来剧痛,看来我刚刚穿上的裤子上也浸染了同类的化学物质。

难道说是她……不对!应该说只有她能做这种事……

没错,这全部都是黑羽经手的衣物!

「嗷啊啊啊啊啊!」

我把裤子和T恤统统脱下丢掉,只穿着一条底裤逃出了房间。可刚迈出脚步,足底又传来剧痛,我摔倒在地,才发现疼痛的来源居然是图钉!

——是黑羽布置的陷阱。

现在脚下的走廊,也是黑羽打扫过的,放置图钉简直轻而易举。

我终于意识到自己与黑羽的距离有多么近。

糟了,她真的疯了。

对于照顾我日常生活的黑羽来说,设置陷阱实在是小菜一碟;再考虑到陷阱的杀伤力、隐蔽性和可怕程度,黑羽一定是打算杀了我!

 

——叮咚!

 

被冷汗浸湿的身体不断颤抖。这种嚣张的门铃按法,一定是出于黑羽之手。

「要死要死要死——」

我开始小声自言自语起来,这比起沉默更有助于驱散恐惧。

 

——嘟嘟嘟嘟嘟

 

这次是固定电话响了。这电话平时几乎没人打,再考虑到这个时间点,这一定是黑羽打来的。

「我在看着你哦,你在打冷战?」——我仿佛听到电话另一边黑羽的声音。

不妙,我能赢过黑羽吗?……不,没可能,那家伙我绝对赢不了。

「喂…小黑……对不起……是我错了!对不起,请原谅我啊啊啊啊啊!」

…………

……

从妄想中醒来的我,用力地点了点头——「有可能……小黑绝对有可能做这种……」

黑羽是绝对不能与之为敌的人,而她正处于史无前例的盛怒状态……也就是说可以把她描述为「在不违反法律的范围内一切皆有可能」,等等,不对,应该把现在的黑羽视为「如果能实现完美犯罪(注:犯罪手法高超以致于无法确定犯人的犯罪)那么违反法律也无妨」,然后再进一步说「拷问的可能性相当高」也是合理的观点。

(看来速速求饶才是上策!?)

虽然归根结底她骗我说失忆是她不对,但稍加思考,便能得出黑羽有什么心事的结论。当时不小心说出了「看到我被骗得团团转你肯定很开心咯!」这种话,但我知道黑羽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虽说是一时气急,但我的思考确实过于负面了。

黑羽在假装失忆的那段时间做的事,是跟我的和解。她说过,甩和被甩什么的放到一边,先把脱落的纽扣修补上。她还说她喜欢我。听她那么说我很高兴,因为我也喜欢黑羽。

但为什么不能坦诚地把喜欢说出口呢?没有必要去装什么失忆,只要能说明白「拒绝了你是我不对,其实我也喜欢你」,之前在大庭广众下被甩的事我也不会太在意,但是「既然知道是不对的为什么要在那么多人面前做」的理由还是要问一问的。

黑羽的行动没有一致性,也有可能有,只是我看不出来。

我希望她能坦诚地与我对话,不管背后有怎样的理由。也许因为那个理由我们会大吵一架,但最后我一定会开心地对她说「我也喜欢你」。

(可事实却——)

天使在我耳边低语:

「没关系的吧?毕竟黑羽装作失忆,不也是为了修复你们两人的关系吗?这都是出于对你的喜欢才有的举动哦!」

话音刚落,恶魔便从旁钻出:

「你小子,不是被甩了吗?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男人的恋爱是分档命名存储,女人的恋爱是直接覆盖存储」。修复关系?别搞错了,那只不过是玩弄你罢了。要是会错意再次告白了会怎么样?结局就是被再说一次「——不要」哦?」

啊……果然恶魔更有说服力。

如果再被说一次「——不要」的话,我可能再也走不出来了。

我感到自己越来越不明白黑羽了,似乎已经无法信赖她了。但那不仅是我的问题——黑羽也同样不信赖我。只要黑羽坦诚地告诉我她的心情,就算有争吵我最后也一定会接受她。但她不那么做,甚至还打算装失忆来糊弄过去。总而言之,黑羽没能完全信任我。这就是问题所在,两个互相不信赖对方的人,就算在一起了关系也会很快出现裂痕。

但说实话,我想要原谅黑羽。我不想和她吵架,而且这么多年来她帮了我很多,我想要与她和好——只要她能跟我道歉。

没错,这些都是假设黑羽跟我道歉的情况。这次,我什么都没做错。所以我不用道歉,没做错事谁要道歉啊,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小黑这个笨蛋……」

我抓起脚边的坐垫,使劲扔向了墙壁。
*********************************************************************************************************    

黑羽一言不发地吃着晚饭。


周围的妹妹们一边窥探着她的表情一边进行着眼神交流——黑羽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身处其中的她们不敢随便出声。


志田家餐厅里这张长方形的大桌子,平时是父母加上四姐妹六人一起使用的。就座的顺序是:上座是父亲、母亲、黑羽,这三人正对面是碧、苍依、朱音。末晴来吃饭时,一般是坐在生日席(注:长方形餐桌的短边的席位)上。


现在餐桌上只有四人,上座也就只有黑羽,而坐在对面的三姐妹尽可能地与她拉开距离——弥漫在上座的可怕氛围让她们害怕得直发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父亲志田道钟的工作是大学教授,研究太忙的时候晚饭会不回家吃。母亲银子则是护士,今天要值下午4点到晚上12点的夜班,因此给女儿们提前做好了晚饭就出门了。


双亲不在的晚餐时间,家里只剩下电视机还在高声喧闹,反而增添了些许寂寞感,这样的氛围实在是与「和睦」二字无缘。


「——我吃完了」


黑羽霍然起身,收拾好餐具走向了厨房。看到姐姐离开,妹妹们马上凑成了一团,开始悄悄话时间。


「小黑姐状况也太糟了吧?肯定又和末晴出了什么岔子吧……」


「碧姐,声音放小一点……」


「小黑姐的蹙眉指数比平时高了2度,看来这次确实很糟糕」


「真是的……也考虑下我们这些给她善后的人的感受啊……」


「最近小黑姐心情明明很不错的……所以说,是失忆那件事暴露了?」


 


 「我也觉得可能性很高」


 「晚饭时突然一脸严肃地说「今天是最后一次和大家吃同一桌饭了」,咱们也吓了一跳呢」


 「换位思考,虽说是为了不让小晴哥察觉,但连续一周以上时间忍受普通的食物实在是令人惊讶」


 「听说小黑姐还吃了章鱼香肠呢,就因为是晴哥喂她的」


 「不可能!!之前我开玩笑喂她吃的时候她还对我使了关节技(注:一种格斗技)呢!这是区别对待!」


 「可以试想一下自己连续一周每天三顿吃涂满蜂蜜的料理,能挺过这种等级的苦行,小黑姐真的太强了」


 「朱音,你惊讶的点总是与众不同呢……」


 ——好了,吃水果了


 黑羽端来了盛着苹果的碟子。洗完自己的餐具之后,她还帮妹妹们削好了苹果。


 「里面,没有放毒吧……」


 「碧……不想吃的话我拿走了哦」


 黑羽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开……开玩笑的!吃!我要吃的!」


 


 「哼……」


 黑羽拿起属于自己的那盘涂了辣椒油的苹果,起身离开了餐厅,看来是要回自己房间吃。


 「呼……」


 碧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作为妹妹,她十分明白触到姐姐的逆鳞会有什么下场。


 「碧——」


 「呜哇——」


 刚刚走出餐厅的黑羽,从门口露出半身看向了这边,吓得碧差点被饭噎住。


 「咳咳,你在干什么啊小黑姐,别吓我啊!有啥事吗?」


 「你刚刚说给我善后……」


 散发黯色幻影的目光,直直地刺向了碧。


 「难道不是我一直为你们善后吗……你说是吧?」


 「原来你听到了啊!?」


是啊,听到了,有什么意见吗——黑羽的眼神传达了她的态度,碧见此吓得浑身发抖。


「抱……抱怨一下又能怎么样啊!」


碧拼尽全力虚张声势,同时也做好了面对暴风雨的准备——


「……没什么」


话音戛然而止,黑羽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


目睹了姐姐的异常状态后,在场的妹妹们又开始小声讨论了起来。


**************************************


 黑羽回到自己房间,静静地关上门,上了锁。她把盛着苹果的碟子放在桌上,拿起了放在床旁边的坐垫——然后床铺受到了一记软绵绵的重击。


「小晴这个笨蛋!为什么不能察觉呢?」


黑羽用叉子插起苹果放入口中,毫无淑女风范地大嚼了起来。


都明示了那么多次了!都说了那么多次喜欢了!


装失忆还能有其他的理由吗。过去两人曾互相拒绝了对方——这个可憎的事实会一直留存,努力弥补是没有用的。


最好的办法是去消除它。


使用装失忆的手段让它「消失」,这么一来就没有什么障碍了,互相喜欢的心情畅通无阻。


所以才说了谎,而且进展得很顺利,两人已经可以放学后谈笑着回家了,就这个结果来看,装失忆果然是正解。如果不这样做,不知道要花更多时间才能回到现状,甚至有可能两人的关系就那么一直僵着,然后不知道哪来的败犬和凶恶的小兔子肯定会乘机长驱直入——能避免这种情况,装失忆这一手也值了。


明明只差最后一步了……可我犯了致命的错误。


「还以为他会接受我呢……」


说实话,为了装失忆做了很多傻事。


不仅平时要表现得像符合失忆的人,还有更要命的——为了让失忆这个谎更有说服力,还限制了平时的饮食。


身体不适、精力不足、注意力难以集中——各种各样的坏处显露出来,差不多到了极限,于是和家里人坦白了,他们虽然很惊讶,但并没有过多追问。


看到家里人是这种反应,我想,末晴应该也会接受我吧;然而,现在我才意识到那是多么轻率的想法——说是迷信都不为过。


我错以为他能察觉到我装失忆的理由,甚至还期待他笑着原谅我。当然,说到底说谎不是好事,我也后悔过,但却被天真的期待冲昏了头脑,失去了平时的判断力。
「嗯……难道说……」
 黑羽玩弄起耳边的三股辫。
 之前一直觉得末晴理解力太差所以才察觉不到那个理由,但如果……如果是还对白草恋恋不舍所以装作不懂的样子——
「啊!……那可不行!」
 绝不容许存在这种情况存在,不可原谅。
 末晴平时跟人相处时很不会撒谎,所以「装作不懂的样子」应该不可能——可人是会成长的。
 末晴本就能在舞台上发挥打动人心的演技,稍加练习的话,在现实中应该也能不留痕迹地说谎。
「唔……怎么办……」
 可是但是不管怎么说!

「「看我被骗得团团转你很高兴咯」这句话绝不能原谅……」
好失望,明明一直在身边,一直有在交流——对彼此的性格应该了如指掌才对……为什么一定要说那些过分的话呢?

你的眼睛都看了什么?耳朵都听了什么?不好好盘问一下是不行了。
愤怒、悲伤、焦急,还有爱,这些东西在脑海中翻腾涌动——将黑羽导向了一个结论。
「也许需要借助外力……」
现在贸然接近的话,两人之间难说再发生什么摩擦,下次见面时能按捺住自己的情绪吗?……黑羽自己也不敢打包票。
既然如此,需要一个调停人,让他去传达这边的想法,并观察对面的状态,以此来修补关系,这也有利于保持冷静的思考。在关系和好如初之前,必须要做些什么来「牵制」住某些要把末晴抢走的人。
「调停人吗……」
黑羽想了想调停人需符合的条件:
・和我和末晴关系都很好
・会帮我保守秘密
・交往起来比较舒心的性格
大概就这三条,黑羽开始在脑内据此缩小范围,班上的同学首先被一个一个踢了出去,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了——
「那个……小黑姐……你还好吗?」
「啊!」
一语点醒梦中人,黑羽赶紧把这位合适人选招待进了房间。
*************************************************************
白草不情愿。
白草真的不情愿。
可是这次的作战……必须要与他联手。
「甲斐君,我有一个提案」
「啊?那可真稀奇」
娱乐同好会兼群青同盟的五位成员——末晴、哲彦、黑羽、白草、真理爱在通信软件Hotline上创建了群组,以此来互相联络。虽然名义上是这样,但白草并没有和末晴之外的人联络的打算。现在,迫于现实需要,她正在自家打Hotline的电话。
「哎呀,那我怎么办呢」
这是在通电话,看不见对方的脸理所当然,可白草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哲彦嘻嘻坏笑的样子。
「之前,你在帮志田对吧,所以现在也没法听我的?」
「不不,和志田的合作在CM比赛后就结束了」
「那意思是,你不站志田了?现在可以把你当中立了吧?」
「我不是中立哦」
电话对面传来了嗤笑声。
「谁能让事情变得有趣,我就站谁,一直倾向于一方也没什么意思,认真听听你的提案也无妨哦」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这种本性。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只要有趣什么都能做得出,身边的人对他来说都是取乐的棋子——相当可怕的一种人。
白草最讨厌两种人,一是态度逼人的爱欺负人的孩子,二是哲彦这种性格难懂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应对。
要不是小末的朋友,估计一辈子不会都跟他搭话——话说回来这种家伙为什么会是小末的朋友?
搞不懂……虽然搞不懂,但这次他的帮助不可或缺。
「事情会很有趣,我可以保证」
「呵呵……」
又是意义不明的轻笑,从这种小动作也能看出来这人的想法要比常人复杂——当然,我是指坏的那方面,但现状已经相当危险了,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那一天------
「什么?充学长,你刚刚说了什么?」
「白草你啊,是不是在这次事件里被翻盘了?」
对于白草来说,阿部充是大一岁的表哥一样的存在,两人就读于同一所高中,许多事都互相了解,白草平时有什么不顺心也会与他联络。但并非白草单方面搭话,阿部对末晴相当感兴趣,经常来询问群青同盟成员的状况。
就这样有事没事会联系一下,但两人之间根本看不见恋爱的苗子,可以说是表兄妹一样的关系。
「从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人那里听说的,好像发生了这么一回事吧……」
阿部听说了「白草本来在恋情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却不知怎么地被打回了半途」,这么一件事。
没错,这件事之后,白草领悟了黑羽的可怕之处——平时虎视眈眈,养精蓄锐,最后通过深思远虑的谋略拿下一城。
「是……是的,充学长听说的是事实,虽然实现了那个梦想……但我在恋爱上大退步了……」
当时白草自己也十分惊讶,仅仅实现那个梦想就高兴果然还是太早了。
(那个女人……不会人如其名,真的长了黑色的羽翼吧……)
白草甚至认真考虑过这个可能性。
抛出制作末晴主演CM的诱饵,然后在背后偷偷计划和末晴复合,「既然实现了那个梦想恋爱这边就赶紧给我让路」——白草甚至能听见恶魔的低语。
毫无疑问,再这么下去末晴会被夺走。
等待是不靠谱的……重要的初恋,必须要主动出击去努力争取
(所以说,首先要争取甲斐的帮助)
可甲斐的可信度还是未知。在群青同盟的帮助下实现了那个梦想,可恋爱却大失败,而群青同盟的发起者是甲斐,也就是说,虽然甲斐帮助自己实现了梦想,但促成现在局面的元凶也是他。
白草隐约觉得他信不过。
可是,除去末晴和情敌,群青同盟中所有人都要给面子的便是甲斐,没办法无视他。
(充学长说过,甲斐是中立派)
中立二字听起来很美好,实际上包含着为敌为友两种可能性,而之前的事件中他确实是敌对,但为了对抗黑色羽翼的恶魔,必须要利用这只中立恶魔的力量。
「其实我老爸那边有一个私人海水浴场……」
十月三日,礼拜三,庆祝CM比赛获胜的日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475
3.7k

請選擇投幣數量

289

全部評論 68

  • 1
  • 2
  • 3
前往
10000
1422899743 伯爵
感谢翻译

10 小时前 0 回復

椎名真白昼 子爵
有意思

14 小时前 0 回復

starnight4022 子爵
感謝分享

14 小时前 0 回復

zhaobd 伯爵
感谢翻译

1 天前 0 回復

哟兮兮 勳爵
英梨梨强推的恋爱喜剧

1 天前 1 回復

  • 天辉使徒 伯爵 : 又在迫害英梨梨

    1 小时前 回復

  • samele 平民

    : 英梨梨看了只会绝望,段位差距太大了🤣要有这一般手腕err小学就该赢到现在了

    1 天前 回復

欧洗给 騎士
感谢翻译。终于有翻译这个的了

1 天前 0 回復

dumpinthesky 侯爵
終於來了 感謝翻譯!

1 天前 0 回復

ruiiruii 平民
感谢翻译!!

1 天前 0 回復

peacenuc 平民
感谢翻译

1 天前 0 回復

ahoyahoy 平民
感謝翻譯

1 天前 0 回復

Malaya 平民
感谢分享

2 天前 0 回復

Monkey・D・Luff 公爵
感谢翻译

2 天前 0 回復

染指风华 伯爵
感谢分享

2 天前 0 回復

安艺伦理 伯爵
感谢翻译!!!

2 天前 0 回復

a996886414 公爵
感谢分享

2 天前 0 回復

yswysc 侯爵
感谢翻译

2 天前 0 回復

GeorgeLZH 公爵
感谢翻译

2 天前 0 回復

lj94 勳爵
感谢翻译

2 天前 0 回復

弦声慢 騎士
终于有大佬开坑了,赞美!

2 天前 0 回復

hachima 平民
感谢大佬翻译,辛苦了

2 天前 0 回復

  • 1
  • 2
  • 3
前往
伊拉克外卖员 勳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7 粉絲
0 關注
2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