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挖坑的小透明

距离上次我发帖请教发翻译相关问题之后已经过了不短时间了,不过还没有什么动静。为什么呢,,,一方面是我轻视了翻译需要的时间,另外就是考试压力着实有点大,真羡慕那些真正日语专业的(外语系)。大概三个礼拜后考试完就正式着手汉化。
用零碎时间把序章翻译出来了,以前只是帮老师翻译过论文什么的,第一次翻译小说发现日本人对叙事类文章这个写作手法和我经常接触的还是区别挺大的。自己看的时候明白意思就行了,一到给别人看到底是重视原著还是看着更舒服的意译。在二者之中犹犹豫豫的结果就是搞了个四不像。我觉得考完试我可能会重新过一遍吧。在此之前希望大佬能指点一下这方面的问题。其他方面也万望前辈不吝斧正。




   ♠️序章
  我与绫子小姐的初次相遇适逢悲剧。
  “——这孩子,由我来扶养。”
  透着寒意的声音从披着黑衣的众人中穿过。到刚刚为止的这阴郁气氛,被她响亮却又包含平静决心的声音切开。
  葬礼之后
  住在我邻家的夫妇因交通事故去世了。
  二人一同,往天国旅行去了。
  当时的我才十岁,被父母带着去葬礼前并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现在我深深地理解了。
  有着烧香、香典等活动的葬礼结束,随后,人变为“死了”的状态。
  逝去的夫妇,是非常温柔的人。早晨看到去上小学的我,他们常常笑着打招呼。他们也曾与我家一起去吃烤肉。
  虽然不是很明白什么是“人死了”,但想到再也无法他们相见,我心里十分难过。
  此外,我也在想,美羽酱要怎么办呢?
  逝去的夫妇有一个五岁的女儿。
  他们本打算去接在托儿所的美羽,然后一家三人去外面吃饭——似乎是在接美羽的途中,发生了不幸的事故。
  美羽酱,再也无法和爸爸妈妈见面了。
  这是多么荒诞的悲剧。
  但是
  美羽本人似乎对现在情况还不了解。葬礼中露出茫然的表情,一反常态老实的待着。
  爸爸和妈妈死掉这件事,可能她还不能明白。
  “人死了”这件事是什么意思,十岁的我都不能很好理解,对于五岁的她来说,应该更加难以理解吧。
  穿着黑服的大人们,一个个地,将「真可怜」这样的话投向茫然的她。
  就好像——在斥责。
  就好像——在洗脑。
  在静谧气氛下做完法事后,大人们开始在和室聚餐。开斋,似乎是这样称呼。桌子上排列着酒与寿司。
  (译注:和室,原文畳の部屋,指按照日本传统风格布置的房间,与此相对有床,地板的西式风格布置的称为“洋室”;“开斋”处原文精進落とし,指斋戒后重新开始喝酒吃荤以及接触异性和亲人罹难后恢复饮食的第一餐,没找到对应的词选了个意思接近的。)
  喝了酒——仿佛就在等着那个时机,大人们开始谈现实的话题了。现实的,庸俗的的,小气的话题开始了。
  ——所以说,我说了我家没办法养那个孩子。
  ——我也很勉强啊,我家已经有三个孩子了。
  ——大哥你是怎么想的,你还是单身吧。
  ——别开玩笑了。有了孩子,还怎么结婚啊。
  ——只能让她进孤儿院了吧。
  ——不行,去孤儿院什么的,太难看了。
  ——对啊,让她进孤儿院,不就好像是我们把她赶出去一样吗?
  ——那样的话,就由老婆你来照顾好了。
  ——我光照顾公公就竭尽全力了。你也别只是让我一个人干啊,也帮我照顾照顾你爸怎么样?
  粗鲁着说话的,是美羽酱的亲戚们。
  正在为由谁来扶养她而争执的亲戚们。
  总而言之,谁也不想将她带走。仅仅是为了自己和家人就已经竭尽全力,没有扶养他人子女的余裕了。
  争执逐渐白热化。
  我不知道美羽酱能对大人们的谈话理解多少——但大人们似乎是认为「五岁的小孩子还听不懂」,肆意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纵然十岁的我也能感受到,和室中满溢丑恶肮脏的空气。
  忽然间有谁说了“与其留下这孩子一个人,还不如当时她和她父母一起——”这样令人不禁想把耳朵塞住的话。而在那一刻,
  咚!
  在桌子发出强烈撞击声同时一名女性站了起来。
  “——这孩子,由我来扶养。”
  严肃的声音将这阴郁的剖开。
  “听不到吗?我说,姐姐他们的孩子由我来扶养”
  就在周围的大人们恍若被吓呆般一言不发时,她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
  她似乎是去世夫妇女方的妹妹。
  一名散发着温柔气息的美丽女性。
  年龄大概是二十岁左右。
  她那更显温和面孔的垂眼,此时正因无言的愤怒而眯起,以俯视瞪着那些亲戚们。
  (译注:垂眼,原文垂れ目,指外眼角下垂的眼型。面相学认为这样的女性看起来软弱好欺负,天生操劳。不过我想象不来……)
  “等、等等,你在说什么啊,绫子。”
  坐在旁边的女性,慌忙地制止了她——绫子小姐。
  好像是她的母亲。
  “由你来扶养什么的,怎么想也不可能吧。你今年才刚刚开始工作,就要摊上照顾孩子这样的麻烦事什么的……”
  “抱歉,母亲,但我已经决定了。”
  她甩开母亲,踏出飒爽的步伐。
  “纵使一秒,我也不想让美羽再待在这样的地方了。”
  踏着毫无迷茫的步伐,她走向坐在角落的少女。
  屈下膝盖与少女视线相对。
  “美羽酱,从今往后和我一起生活怎么样?”
  “和,绫子姨一起……?”
  “对,和小姨一起生活。”
  “但,美羽,想和爸爸和妈妈,在一起。”
  “美羽的爸爸妈妈,去了有点远的地方。因此,没办法和美羽再一起生活了。”
  “那,美羽,只有一个人了?”
  “是这样的。不过,实际上小姨现在也是独自一人哦。”
  “绫子姨也是?”
  “是啊是啊。很困扰呢。决定工作后,顺势就得意忘形地一个人住……但从出生开始就一直是住在家里,一个人生活好寂寞好寂寞。”
  所以啊,绫子小姐说道。
  带着温柔的目光,她向美羽酱伸出手。
  “小姨我,每天都很寂寞无聊,所以,美羽酱来和我一起生活,好吗?”
  “……嗯。好的。”
  美羽酱点头时,绫子小姐露出太阳般明朗的笑容。
  “好,来吧!”
  她抓住女孩的手,就那样抱了起来。
  “哇,好久没抱过,美羽酱变重了呢。腰都要痛了。”
  “哈哈,小姨和老婆婆一样呢。”
  “哼,对这样说话的坏孩子,这样如何?这里这里呢。”
  “啊哈哈哈,不要啊绫子姨,好痒。”
  欢乐,此时仿佛忘记刚刚结束的葬礼一般的欢乐,两人微笑着。
  周围的大人们无言沉默着。无论是谁也不想玷污,此刻存在于此地,这如同圣域般的氛围。
  我的目光完全被绫子小姐夺走了。
  将坚毅的手伸向被神明的恶作剧推下绝望深渊的少女。这样的她,我又如何不被她的光彩夺目呢。
  将悲剧推翻的她,仿若孤高的英雄,又仿若慈悲的圣女,抓住了我的心。
  
  
  
  
  
  
  
  
1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

全部評論 8

10000
nhuoj 王爵
我个人是偏向于更舒服的意译。因为日语句子直翻出来,大多会略显累赘拖沓;适当的省略和调整能让行文更通顺,而且可以偷懒少打几个字,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比方说:“由你来扶养什么的,怎么想也不可能吧。你今年才刚刚开始工作,就要摊上照顾孩子这样的麻烦事什么的……”
我会直接把前后两个「什么的」删了,一来不伤大意,二来更符合中文的表达。
但有时也要稍微地扩写,以方便读者理解。
比如:将坚毅的手伸向被神明的恶作剧推下绝望深渊的少女。这样的她,我又如何不被她的光彩夺目呢。
第一句里有三个「的」,略略一看,很难第一时间找出主语。
我会改成:神明的恶作剧将少女推向了深渊,她却坚毅/毅然决然地伸出了手——这样的她,叫我如何不被其光彩/光芒所夺目呢?
一是尽量避免一个句子里出现多个「的」字,二是明确了伸手的人是「她」,让行文更顺畅易懂。
再比如:
踏着毫无迷茫的步伐,她走向坐在角落的少女。
屈下膝盖与少女视线相对。
第二句要不补上主语「她」,要不就接在第一句的后面,加个「并」字。
不过说这么多,其实只要自己心里过得去,自己翻得爽就行了,反正读者不会计较你的斟字酌句。以上只是个人的浅薄之见,希望对你有帮助。

1 个月前 0 回復

  • ken780323 侯爵 樓主 : 感谢大佬的建议。什么的其实是我的汉语被日语侵蚀了,,,不说完全没感觉到这不是中文正常说法。其他的看来汉语功底渐退,看到楼上说这本小说已经有人开坑了,那我就在找到下一本喜欢的小说前多提高语文功底让小说更流畅一些吧。

    1 个月前 回復

  • ytqingguo 子爵 : 强迫症患者受不了啊,我喜欢尽量保持原文,最多把语序换过来

    1 个月前 回復

QB 平民
从一般读者的观感来说,没啥问题。不过要请教同行似乎应该把原文标注出来吧,不然他们也不知道你的译文和原文的差别。

1 个月前 0 回復

Jackdaw 王爵
小说的翻译请发到小说区,并按照版规完善相关信息
可在发布管理找到对应贴进行帖子相关内容以及分区的编辑

1 个月前 0 回復

  • ken780323 侯爵 樓主 : 还不算开翻译吧,想先做出来一点让大佬们看看风格方面怎么改会比较好,这些也是打算之后推倒重新做。等考完试会专门开小说贴

    1 个月前 回復

ken780323 侯爵
半个日语专业的咸鱼
0 粉絲
0 關注
2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