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断

故事总是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急转而下,原本平和的生活混入几只害虫,以蛀蚀的方式改变了女孩和她父亲之间原本正常的关系。
最可怕的是,男同胞在天使的认知里开始变成令人厌恶的卑微虫族,对一些特殊癖好的同志或许是个好消息呢—希望他们不要作死。
优妮换上了吊带背心和牛仔短裤,虽说不如女仆装惹人注目,可是引来回头率却不见减少,加上艾丽莎这位靓丽的外国人,回头率更是百分之百。
艾丽莎穿着印着彩色图案的白色T恤衫和黑色短裤,抱着我的左臂。优妮紧跟在我身后两步的地方提着礼品袋。这种构图实在是容易引起别人的误解。手拎着买的礼物来我们到一家饮品店,准备买几杯饮品润润喉,找到一个靠窗的四人座,艾丽莎和优妮坐在我的对面,分别点了果汁和椰汁,配合着甜品,惬意的享受下午茶。
我本人对于甜的东西不是特别喜欢,因此只要了杯绿茶。
“你其实不用照顾我来这种地方的,街边小店我也比较喜欢”
或许是看出来我的不自在,艾丽莎说道。
“不用在意,只是现在还没到饭点”
“那好吧,不过,你可千万不能因为顾虑我而委屈了自己”
“那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吧”
我翻着白眼吐槽道。
距离雨希放学还有一段时间,在这里小憩确实为不错的选择,更何况,在艾丽莎面前根本不需要拘谨。
艾丽莎从纸袋子里面拿出小熊布偶端详着,“你说,雨希会喜欢这个礼物吗?”,还是有些不安的问道。
“雨希小姐一定会喜欢的”优妮在一旁宽慰安抚。买的小礼品并不少,还有很多很可爱的童装。
“你真的是过分担心啦”要不是我拦住她,恐怕还会有更多。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你到底懂不懂啊?”
“是是”
“真是的,就会敷衍我,你就不能告诉我雨希喜欢什么吗?”艾丽莎噘着嘴不满的抱怨,同时双眼熠熠生辉,渴望从我这里得到建议。优妮端着杯子啜饮了一小口,微微颤动的可爱耳朵表明她也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看来只能在这里泄露一些我可爱女儿的隐私了,我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首先,你们要明白一点,可千万不能说是我说的啊”
看到两位点头,我放宽心炫耀起了自己可爱的女儿。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天边已经变为橘红色,满载而归的我们提着购物袋回到我的居住地。
艾丽莎疲惫的躺在沙发上,修长的美腿随意的搭在边沿上,优妮在向我请示后走进了厨房。我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几点了。”在沙发上仰头看向我的艾丽莎问道。
“快到6点了”
时间还是够我们放松一会的,在听完我的建议后,我们重返商场买了“一些”新的礼品,其中不乏和普通女孩不同品味的物品,玩具。看着艾丽莎震惊却还是老实买下的样子,不枉我滔滔不绝的讲述雨希的喜好。
艾丽莎满不在乎的用脚脱下鞋子,向我爬来,身姿宛如体态优美的美洲豹,猛地一跳扑倒在我身上。
“太危险了!”
沙发之间的距离是很近,可是一不小心失足碰到哪里,也会疼一阵子。
“不是有你接住我吗?”
“那还真是承蒙你信任了。”
“我都这么努力了,放松一下子有什么不好的”
一边说,一边像小猫咪一样蹭着我,搞得我有些痒痒的。
听她这么说,我也没办法了,只能任她摆弄,确实,这几年好多琐事都是多亏了艾丽莎才能稳步推进。
“主人,艾丽莎小姐”
端着茶水的优妮,一脸严肃的观察着我们,随后优雅的将茶杯放到茶桌上,坐在了刚才艾丽莎躺着的沙发。
“要喝茶吗?主人”,优妮问道,对我和艾丽莎目前的情况毫不在意。
“艾丽莎,先喝口水润润嗓子吧”
有些局促的我向艾丽莎提议道,希望能暂时摆脱这种情况,虽说优妮完全没有表现出在意的神情,但是隐隐约约我觉得有一种羡慕的情绪传到我这里。
“啊,谢谢”
优妮将杯子递到艾丽莎手上,摆脱了刚才那种情形我松了一口气,只不过,艾丽莎还是贴身坐在我腿上。这点任性就由她吧。
“你们要不要和我一块去接雨希回来”
“不用了,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艾丽莎高兴的笑着说,开始置办家中,将礼物一个个拆开,装饰起不算大的家。
我将目光望向优妮,意思是询问她的想法,但是她好像误会了什么,很贴心的回答道。
“那我也留在这里帮忙”
不过,还有一点不确定因素我很担心,那就是左丽,我不知道她何时会回家,当我不在家时,她遇见艾丽莎她们会说些什么?
我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艾丽莎,可看着她高兴的样子,不忍心破坏她的雅致。
是我多想了吧,不可能会那么倒霉,好几天没有回来的左丽突然回来-还正好赶上,与其在这里无所谓的烦恼,还是先把雨希接回来吧,斩断了纷繁的思绪。
*
留下艾丽莎和优妮在家,我独自踏上了接女儿回家的旅程,不知不觉间竟感觉有点举办宴会的意思,明明今天并不是某人的生日,当然,这样的吐糟我并没有说出口。
夏天的白是很长的,即使太阳下山了,昼光还是会持续很长时间,唯一一点不同,空气中开始被夜的潮湿和凉爽逐渐浸透。舒适的气息。
在经过公园的时候,听到了啜泣声,是小孩子哭泣的声音,是不是谁家的孩子迷路了,视线扫过公园,并没有发现有人。
顺着声音的来源,最终在滑梯内发现了一个蜷缩抱膝正在哭泣的男孩。
“这可麻烦了”
我最不擅长的应付的人群中,其中一类便是孩童,尤其是别人家的孩子。要是雨希的话,因为她很聪明乖巧,惹人喜欢,也极少在我面前表现出倔强的孩子气,因此,我疏忽了其他孩子作为孩子的本性。
“小朋友,怎么了?”
我小心翼翼的向男孩搭话,但是我的话语似乎并没有传达到他那里,埋在膝盖的头纹丝不动,一点也没有想要搭理我这个陌生过客的预兆。
当面对着包裹着坚硬外壳的雏鸡时,人们是怎么做的呢?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竟然想要向雨希求助。
滑梯内的空间过于狭小,身为大人的我无法进入,我只能坐在出口一个人自言自语,希望能够引起对方的注意。
“一直待着这里家长会担心的”
极其陈腐老旧的台词,这是大人在安慰孩子不自然吐露的语言。我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总是先这样说了。
“我不知道你到底受到何种委屈,不过,哭泣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对我来说显而易见的道理,他可能不会明白。
“如果你和我说说的话,说不定我可能会想到办法”
仍然没有动静,只不过哭泣的声音变小了。
“我小时候也常常感觉不被人理解,不过如果不说出来,其他人是不可能理解的”
“我可以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温柔忠厚的声音一点点撬开紧闭的心灵之门。
“或许,我可能完全没有作用,但是当别人诉说苦水的对象,这点我还是很有自信的。”
自言自语的我露出了苦笑,看了看时间。
“还是不想说的话,记住一定要在天黑之前回家,等会我会回来视察哦”
我起身准备先去幼儿园接雨希回来,有一个同龄的小伙伴会比我这个大人孤军奋战有效。孩子总是更愿意和孩子玩。
或许是感觉到我起身的声音,男孩探出头说:“等等,叔叔”
哭的像个花猫脸,“怎么了”
“你愿意听我说吗?”
“乐意至极”
*
“这可真是槽糕啊”
“叔叔也这么觉得吧,明明没有证据,怎么就说是我偷的”
“可是戒指不是在你的文具盒里面吗”
“那也不能说是我偷的啊,我是真不知道戒指怎么会跑到我那的。”
“不会是某人放进去的吧”
“可我不记得我有惹过谁啊,不可能吧”
也是,小孩子之间的矛盾冲突应该更加浮于表面,三岁小孩有这么缜密的想法并成功实践实在是太可怕了。
还有一个疑点,为什么大部分孩子都站在对立面,而不是保持中立立场。
“这次事,会不会和你平时的表现有关系啊?”
男孩挠着头,视线游移不定,尴尬的说:“那个,我会反省的”
“总之,正好我女儿也在那所幼儿园上学,不管怎么说,你也必须要先回学校一趟。”
“我不想回去”
男孩闹别捏的说道。
“既然是男子汉,身正不怕影子斜,况且,我也会帮你的”
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怎么帮。
“……”
见他不知声,我恐吓道:“你不会要在这里睡一夜,回家再被父母教训一顿吧”
“我知道了啦”
看来父母的混合双打对于年幼的孩子还是很有威慑力的。牵着男孩的手,回到幼儿园的时候,门口已经挤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
看着幼儿园紧闭的大门,我有个疑问“你是怎么出来的?”对男孩问道。
“翻出来的”
汗颜,看来这小子今天回家是免不了皮肉之苦了。
大门开启了,跟随着队伍,从入口有序的进入园区,看来经过上次的家长会(由于小妮子没告诉我导致我没有参加),家长们也记起了被遗忘很久的东西。
其他班都放学了,只有雨希所在的班级没有见有人出来。
“你在哪个班”
我对男孩问道;
他用手指了指,啊,原来和雨希是同班的啊。怪不得,没有人出来。
周围等待的家长正在聊天,这是加深关系的宝贵时间,尤其是拥有共同语言的人之间。经过人群,凑到窗户,一眼便看到了雨希,正站在一旁组织起孩子们做游戏,扫视过全班也没有发现老师的身影。
孩子们玩得很起劲,似乎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下课铃声。不对,有一个,看到雨希直直盯着我并露出灿烂的笑容,我就知道这小妮子看见我了。
“寂尘”
背后被人拍了一下,转过身,看到的男人正是笛莎的父亲。再经由孩子搭线,我们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闲来无事的时候经常一起唠嗑。
“你也来了啊”
笛卡尔看到我身边的男孩,有些惊讶“这是?”。
“因为一些原因。”
这里不经允许说出实情恐怕不太好,只能搪塞过去,我对他使眼色,希望私下在聊这件事,还好我们之间的默契还不错。
他正想着如何岔开话题,雨希跑了过来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

全部評論 0

10000
千音梦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2 粉絲
0 關注
8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中断

106
0

小恶魔

107
0

孩子气的是谁?

147
0

真正的谎言

141
0

纯粹

110
0

故事纯为虚构,地名懒得想了,后面会改

7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