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死神,咖啡屋!》(一)那一天,我的平静生活变成了光

天气很冷,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
  脚下的石砖缝里积了小小的水洼,抬头看去,两侧的商店橱窗都蒙上了半层白雾。
  好冷,好冷。
  阿......阿嚏!
  揉了揉有些通红的鼻子,我在原地停下脚步。整个小镇都是灰色的,不知道为何这里的居民似乎对灰色情有独钟,如果在不繁忙的时候漫步于街上,那种感觉简直和鬼城无异。
  啊对了,我也是这里的居民,不过对灰色无感。
  这里是‘圣-帕尔加学院附属城区’里最偏僻的小镇,而圣-帕尔加学院则是著名的‘天使学院’,每年大概有九成的天使从这里毕业,有一些留在人间工作,有一些则去了天堂。
  至于我......既没有成为天使,也没有选择变回凡人,而是被授予了较为特殊的身份。
  嗯?
  停下脚步,远处雾中浮现出一个人影,我托起眼镜,有些不确定地多看了两眼。
  没错,一个有些单薄的侧影正站在咖啡店的门前,而我很肯定我已经在店门上挂了‘CLOSE’的牌子。
  是来找茬的恶魔吗?还是偶然经过的路人?或者是来催款的房东?虽然有时候我的确会偷偷从下位恶魔那边买零食(因为天冷不想出门),但它们应该没有主动推销服务才是。
  于是我把兜帽拉好,两只手插在口袋里快步走过,眼角余光在他——她身上停了两秒。
  她应该没有留意到我吧,只是聚精会神地看着里面,但......
  我的嘴角抽了抽。
  Oh shit。
  那一点该死的神力——非常微弱,然而绝对不会作假。
  接近她的时候周围的雾似乎被驱散了,灿烂的阳光从云中倾倒而下,照得我眯起了眼睛。
  她的长发铺撒在校服上,没记错正是‘圣-帕尔加学院’的样式,黑色羊毛衣和深蓝色短裙,脚上则蹬着小皮鞋。
  在她身后走了几个来回,我幽幽叹了口气。
  差点忘了,现在是‘实习季’,刚上学院三年级的学生会被分配出去,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执业培训。
  我大概猜到是什么情况了。没想到我这种不受待见的混蛋前辈都有人要么,多久了......有五十年了,足足五十年没有实习生来我这里了。
  “你好。”
  还是去打个招呼吧。其实我完全把这事抛诸脑后了,毕竟天天像咸鱼一样赖在咖啡屋里,‘实习季’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印象。
  于是我悄悄走近些,用手指戳了戳少女的肩膀,但即使想过一千种戳她可能引致的反应,我都没有设想过后者的尾巴会......炸......毛......
  我下意识抓住那条从裙子里竖起来的东西。
  死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后便是一阵极高分贝的尖叫,比女妖的叫声还具备杀伤力,几乎要撕裂苍穹——
  OH SHIT!——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尾巴,这种东西不是仅存于人类少年无聊的幻想中吗!
  但我既没有中幻术,也没有因为过劳而遇到死前的美好幻想。那根灰黑色的大尾巴就在我眼前,毛和钢针一样向上竖起。
  “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少女转过头,整张脸是被烤熟的那种通红,眼里似乎有星星冒出来,声音都在颤抖了,“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
  “等等!”我退后一步,看着拳头在视野里逐步放大,“你听我解释!”
  但她用那种暴跳如雷的表情瞪我,然后扭腰,神力聚集在右拳上,卷得周围狂风呼啸——看上去还挺有模有样的,似乎已经能和下位恶魔纠缠了。
  于是我只好从后腰抽出一张像随手揉出来的白色纸团,一把丢了出去,再打个响指。
  啪嗒。
  “司灵之言,捆绑。”
  纸团砰地变成蔓藤,一阵混乱后直接把少女捆了个结实,像旧时候的腊肠一样在屋檐下晃啊晃。
  “混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袭,大意了。”少女咬牙切齿地露出悲壮神情,“赤色琉璃是不会放过你的!等着灰飞烟灭吧,恶魔!我是圣-帕加尔学院的学生,你会体验到圣火焚烧之苦的!”
  遇袭?什么遇袭?赤色琉璃?这又是什么?
  和那个世界脱节太久,好多东西一时间都记不起来了。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掏了掏耳朵,“在我店门口鬼鬼祟祟做什么呢。”
  空气一下子安静了。
  片刻后少女的脸缓缓变成猪肝一样的红色,不知道是因为被倒过来吊的原因,还是因为羞愧难当。
  “欸,欸,那个,不会吧,那个,你是......”
  “我是这家咖啡屋的老板,名字是伊藤枫。你是来这里实习的天使吧。”我一挥手让蔓藤消失,之后身后传来了物体落地的闷声,还有一声被吞回肚子里的呜咽。
  “为什么这里会一个人都没有啊,太诡异了,我还以为地图看错了。”少女从地上爬起身四处张望,看起来有点戒备。
  “这里大部分住户都是退休的天使,他们选择等待凡躯寿命耗尽后进入轮回,转世为人。”
  我径自掏出钥匙插进门锁里,“话说回来,会被分配到这里,就算真的遇袭恐怕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吧。”
  “瞎......瞎说!”少女的大尾巴又一下子竖了起来,像情绪显示器一样,“我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每年总有那么几个不受欢迎的被丢到这里。”我摆摆手,“我也是圣-帕尔加毕业的,对这些套路熟悉的很。”
  “咦?看你还挺年轻,不会是前几届的毕业生吧——”
  “我是127届的。”
  “这样啊......”
  然后少女愣住了。
  “等等,那是一百六十年前了啊喂!”
  “有什么问题吗?”我瞥了她一眼,“对了,你的房间在二楼,去放行李和准备学生档案,床我已经帮你铺好了。”
  少女看着我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很微妙,像是在看怪物一样。她拖着行李箱就往楼上走,尾巴一摆一摆的,不时还用眼角瞄我。
  其实在把记忆封印后,我现在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咸鱼罢了。
  木楼梯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想起以前发生过的悲剧,赶紧抬头嘱咐她,“对了,平时记得用幻术收好尾巴,别吓到客人。”
  她的身形顿了顿,然后扭过头,“知道了。”
  我注视着她消失在门后,便帮自己倒了杯热可可。
  “实习季,实习季,这该死的实习季。把人丢到我这边能实习什么,学习泡咖啡吗,还是学习怎么打一天游戏......”
  最重要的是,上个月咖啡屋的营业额不达标,我存款已经所剩无几了。要再养一个实习生......这怎么可能。
  我已经三十年没在别人面前露脸了,除去镇上偶尔进来打发时间的老天使外。
  能不能让那个大尾巴少女去打工呢?我当即有了这个想法。
  不行不行,这怎么听都不太像话,让实习期的天使去便利店打工,被人知道肯定会目瞪口呆的吧。
  还是和大尾巴说一说目前的财务状况比较合理,希望她自己有一点积蓄,至少可以挺过两个月实习期先——
  “啊啊啊啊啊!”
  来到二楼房外,里面突然传来了异常可怕的尖叫。我一脚踹开房门,“神说要有光,故焚尽了罪孽的徒人——”恶魔,恶魔终于要来攻击我了吗!四处扫视却没有看到一点异常,鼻翼抽动,空气里也没有硫磺的味道。
  叫什么叫,难道我漏下了什么杂志在这个房间?
  此刻大尾巴少女正四肢落在床上,那尾巴竖起来和火箭焰尾似的,看样子和杂志没什么关系。
  “蜘蛛!蜘蛛!救命啊!”
  耳边传来破空声,空中留下了一小段短暂的晶莹泪花。
  正在思索学术问题的我猝不及防之下被直接扑到,头往门框上一磕——
  哐!
  ——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有没有兴趣继续阅读?

1 票

100%
没有 0 票

0%
看情况 0 票

0%
1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

全部評論 0

10000
木小玄 平民
TA什么都没留下
0 粉絲
0 關注
1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天使,死神,咖啡屋!》(二)我也差点变成了光

19
0

《天使,死神,咖啡屋!》(一)那一天,我的平静生活变成了光

2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