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气角色友崎君 LV9

书名:弱キャラ友崎くん LV9
译名:弱气角色友崎君 LV9
------------------------------------------------------
作者:屋久ユウキ
翻译:GCFANS
校对润色:伊状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后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弱キャラ友崎くん LV.9

1  保持着中毒状态走来走去的话,不知何时眼前就会变得一片漆黑

 

 

    当自己的行动,无意之中伤害到她人。

    而且那个被伤害到的对象,还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的时候。

    该如何赎罪,才能得到对自己,对对方都诚实的结果呢?

   

    放学后的教室,我只能无能为力地呆站着。掺杂着深厚的后悔的罪恶感正漫上我的心头这是还在不久之前,还处于孤单一人的我,从未体会过这种感情。

 

    手机屏幕中显示出的蕾娜酱的意味深长的消息看到它并冲出图书室的菊池。明明我必须毫不犹豫地做出反应,但我的思考却被黑色藤曼一样的东西缠绕束缚了我的行动。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我猜那一定是从自己心底延伸出来的

 

    做出选择,叙之行动,得到失败。造成不好的结果明明都是我的责任。可是,因此受伤的人却并不是我。是与至今为止我所走过的改变自己的道路完全不同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因为并不是由自己所引起的心理变化却要我来承担责任什么的实话说我觉得肯定做不到——但是,现在菊池被伤害到了,确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那么现在,应该除了竭尽全力地做到现在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以外,就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

    我松开无意识咬紧的嘴唇,马上拿起书包冲出图书室。

    总之要先行动起来束缚着的藤曼,思考自己该做的事。我超过在走廊上向同一个方向行走着的学生们,并祈祷着能够接近不知跑向何处的菊池。穿上从玄关鞋柜中拿出的鞋子,用袖子擦冰凉的汗水,从口袋中掏出手机。

   启动LINE后,最上面显示的是蕾娜酱的消息。把它推到看不到的位置后,我打开了菊池的对话界面。

    抱歉,我有事说。你现在在哪里?

    收起手机,我再次漫无目的地学院内跑了起来。被菊池看到的信息字面上虽然是容易产生误解,但实际上并没有发生什么。虽然伤害到菊池的事实无法改变,但可以通过言语来告诉她事实。现在的我能做到的,一定就只有这些了吧。

    最终,我来到了关友高中的正门。如果菊池还在学校里的话,那她肯定会通过这里,即使她已经离开,了解到这一事实的我,也能尽快的离开学校。因为这样的理由而驻步于此的我,却并不知这么做究竟是否合乎情理。硬要说的话,可能只是觉得这是最能让自己安心的理由吧。

    一月的空气仿佛要冻结一般。而位于乡间车站只用十分钟左右的坡道上的这所学院也被这股冷风毫不留情侵袭着。

   眼前不断有学生走过。有热闹散去各回各家的小团体,也有和睦地从我眼前走过的情侣,而这让我的心莫名地动起来。如果我没有砸的话,现在我和菊池也会像那样,两个人一起走在归途吧。那对情侣也像现在的我一样,有过搞砸的时候吗?

 

   五分钟,十分钟,却仍然没有回信。我再次打开LINE,却连菊池的已读文字都没有,这样下去我无法推进事态

   ……对了

   反复思考过后,我终于想起了一件事。像这样一个人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那么作为玩家应该做的,就是求助于他人。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做的。虽然我已经开始习惯了人生这个游戏,但对于恋爱来说,我还是完全的外行。那么,为了前进所应该做的,理应与其相同。

    我浏览着LINE的对话,寻找着那个对象。

    恐怕这种时候比日南还要——

 

   唔哦哦!?

    

    正在这时,手机突然收到了通知。那是LINE新消息通知——并且对方并不是日南,也不是我期待中的菊池。

   ……泉?

    显示出来的是泉的用户名优玲。我和泉除非有什么事平时基本不会发消息的。虽然我因为这个意外的对象而诧异,但从对话栏中的消息来看,她应该知道了大致的状况。

 

   友崎你干了什么!?

 

    现时点收到的这个消息,这个内容。

    也就是说恐怕,是从菊池哪里听说了些什么吧。虽然这绝不是解决问题,但从可能与菊池取得联系这点来看,总算有了进展的征兆。我如穿过蛛网般缜密的思考着同时打开邮件。但这时。

 

   唔哦哦哦!?

 

    又突然间,手机的画面又自顾自地切换,被泉的自拍头像全面占据。因为经历过好几次所以我知道,这个就是那个吧。那个什么通话的通知。不管经历几次都不习惯,希望对方能先通知一下再打过来啊。我用颤抖着的手指扫了一下绿色的领域。

 

   

 

    那头传来了泉略带怒气的声音。

   哦,哦。喂

     我一边努力抑制着因困惑,混乱,惊讶而加速的心跳,一边尽力冷静地说话

   

   怎么回事!?

   ……?

 

     那里传来的是,用饱含感情的声色发出的十分漠然地责问。就情况来想,应该是在说菊池的事,但只问了句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才好

 

   嗯?什么啊!回答问题!

   你在问问题吗……?

   

    尽管很困惑,但这种情况下我恐怕也无法冷静。还是一边整理头绪一边谈谈比较好。

 

    ……是菊池的事对吧

    这是当然的吧!

    是当然的事呢……?

     被这种猪突猛进的对话耍的团团转,我反而取回了冷静。看到对方莫名上头的反而让自己冷静下来呢,嗯。

    

    从菊池那里听说了吗?

    这不是肯定的吗!怎么回事,不要岔开话题!

    有岔开吗……?

     

     虽然话题一直都微妙地不上,但每次都吐槽的话也无法推进话题。我决定先等泉把事情说出来。

 

    看错你了友崎!你出轨了!?

    不,不是出轨……

     含糊地否定了,不知道她听了什么才会这样说我所以也不知道该从里开始解释才好不过,看这样子,毫无疑问菊池和泉应该有商量。而连那个泉都放言至此,这也说明——菊池也抱有类似的想法

   那个。抱歉,总之,我没做过出轨这样的事。但是,我可能做了会被误会的事,所以我想和菊池好好谈一谈……什么的

    我尽量用冷静的声调说到,电话那边的泉沉默了一会儿。

 

   ……好可疑而且都是那样

   你在说什么……

   总之!你立刻来我这边

   这,这

   是啊你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我知,知道了吗……?

  我现在发给你

   哦,哦……

   

    就这样,尽管总像是缺根弦似的泉困惑着,仍要等待着她的消息

 

 

华丽的分割线……………………………………………………………………………………………………

 

 

   然后现在,我正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家庭餐厅里,脱下鞋子,坐在沙发上。而坐在我对面的是泉和另一个人——中村。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正座着低着头俯视着我的头顶的两人说明了这次事件的经过。犹如在神明面前忏悔着的我,正等待着眼前两位神明的玉言。

   唔嗯~~

    中村以一种极其无聊的眼神看着我,把装着姜汁汽水的玻璃杯向口中倾斜。家庭餐馆里的饮料应该是偏甜的类型,但中村喝下后却看起来很辣。

    而在他旁边的泉则一脸认真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后,仿佛妥协了一般地轻轻叹了口气。

   这样,是这回事

   是的……

    我说明的事情,是从attafami的线下会以来。我在那里遇到了名叫蕾娜酱的女人,以及她对我莫名其妙的积极的这件事。虽然我和她委婉地保持着距离,但多少还是有被牵扯到

    然后便是——被菊池看到了那封LINE这件事。

   ……总觉得,很有“友崎”的感觉?是吧?

    泉皱起眉头叹了口气,像是征求同意一般地看向了中村。

   是呢。你(お前),太迟钝了

   ……

    我被中村的话打击到了。中村即是迟钝,说到迟钝就会想到中村即使是我都能明白的泉那显而易见的好意各种无视,被那个可谓是化身的中村宣告了。

    

   但,但我应该用我的方式传达过了……

   那个方式什么的,好像根本没传达到菊池那里呢? 

   ……

    我被中村指出重点说教受到了击,但仔细想想的话,中村和泉已经开始交往了好几个月了吧。而且光听传闻,他也和好几个人交往过了,和我比起来,简直是段位上的不同。不过我果然还是有些不服气。

   话说,你们好好聊过了?这种事除了大吵一架之后好好商量之外,可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法哦

   ……也是啊

    我被中村充满实感的话语彻底说服了。虽然从那恐怖的脸来看,中村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印象过于强烈但与这种恐怖的印象无关只在谈话内容上却让我不得不颔首。真是不甘心。

    事实上,可能正如中村所说。对现在的我们来说,除了好好谈一谈之外别无选择。

   话说为什么你们两个会知道这件事……

    我将心中的疑问说出口后,泉开口道—那是因为……

   上次一起去新年参拜的时候我们不是聊了很多吗?从那以后,我和风香就经常在LINE上聊天

   ——

    我瞬间就明白了。在我和菊池交往的那个寒假。我和菊池一起去冰川神社进行新年参拜时,与泉和中村二人偶然相遇了。那时候菊池和泉似乎意外亲切地交谈了一阵,没想到还成了用LINE友好交谈的关系。

   我还收到了好多咨询呢。“这种事我不是很擅长,所以该怎么办”——之类的

   原,原来如此

    之后更干脆和中村都共享了信息,不过,说到恋人就应该是这样吧。如果有谁向我咨询恋爱有关的事情的话,我应该也会征求菊池的意见的。

   但是,友崎你真的只做了这些?

   “只做了这些”是指?

    泉像是窥探般的盯着我,说到。

   「不光是那孩子(蕾娜),就我听到的来说,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的样子」

   ……各种各样」

    我一边咀嚼着这句话,一边想起了最近的种种。虽然蕾娜酱是决定性的事件,但确实此前就有了些小小的分歧。

   「因为种种的预定冲突……所以没办法抽出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之类的?」

    于是泉用总之答对了一半的绝妙表情看向了我。那种好像傻眼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泉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说到。

   「嘛,说是这么说,但重要的是其本质吧」

   ……诶,嗯?」

    因为我还没有完全理解她的意思,所以就催促她继续说下去,于是泉叹了口气继续说道。

   「好像“大家”一起去了小玉家里玩了什么的,又或是和深实实一起讨论了些很重要的事什么的」

    然后泉用着厌烦的语气继续说道。

   「又比如那个什么线下会,好像是和葵两个人一起去的呢」

    瞬间,我的背上冒出了冷汗。

    就语气来听好像这只是罗列的几个事情中的一个,但我知道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样啊好像确实会变成这样啊

    因为我想尽量对菊池毫不隐瞒,所以我把要去attafami的线下会这事告诉了,还告诉了她日南也会一起去的事实。虽然不能仅凭这一点就能窥知日南的真面目,但果然是会有一些违和感

   「也,也是呢」

    掩饰着动摇点了点头,泉像是责备我般说到。

   「喂,你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吗?」

    不知是否是因为我和日南她们关系很好这件事已经是深入人心的事实,幸运的是泉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话题得以继续推进。

    ,现在我明白了,即使对方是正在交往中的菊池,但无论什么都毫无保留地说出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包括我和日南隐藏起来的关系,也不能因为我的问题而被人知道。

    以后就再小心一点吧。我深吸口气,在心中点了点头,重新和泉对上视线。现在最重要的是菊池的事。

   「放着菊池不管,和其他的朋友玩得太了吧。……该说是让她感到寂寞了还是」

    我顺着泉的话语说到。但不知为何,泉叹了口气,中村则皱起了眉头。

   「笨蛋吗。你(お前)是真迟钝呢」

   「什……!」

    吃下了今天第二次的中村迟钝宣言。而且旁边的泉也从心底表示赞同地点着头,看来是全场一致的有罪判决呢。

   「嗯,该说是大概,稍微有点偏差?还是说有所不足才好?你试着换位思考一下?」

   「换,换位思考?」

    泉点了点头,她把身体探出桌前,盯着我的脸。

   「如果风香酱说因为回家的车站在一起所以……我想想

    见我瞬间抬起,泉试探般地说道。

   「频繁地,和橘一起回家的话,你会怎么想?」

   ——

    被泉强调了某一部分后,我终于从菊池的角度上理解到到底发生什么了。

   「哦,终于注意到了?」

   ……嗯」

    仔细想想的话,确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我心中,和我一起玩的各位终究只是朋友,并不是那样的关系。但是,这终究只是我自己的感觉

   「从菊池的视角来看的话,我其他的朋友,不如说是——女孩子,是像这样被看待的

    被比喻成橘的一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在菊池看来,这才不只是男朋友和朋友一起出去玩这种事而已。而这正是我无意识中,对准菊池的利刃。

   「嘛,你明白了就好。那么接下来,你就自己来想办法吧」

   「自己来……?」

    说起来本来现在就是与菊池取得不了联系的状态——在我想要这么说的时候,对面二人不知为何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到了我背后。而且还嬉皮笑脸起来。

就在我感到疑惑地回头看去的时候——

   菊,菊池小姐……!?

(这里解释一下,其是友崎君对菊池一直都在用敬语,包括内心戏和旁白也就是“菊池さん”,但为了阅读顺利和省事,内心戏和旁边我就省略了“小姐”的后缀)

 

 

这里是图片【菊池惊讶图】

 

 

    菊池正站在那里。一脸困惑的表情看着这边这是什么突然的展开。本来想要稍微说上几句话都无计可施,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面对面的话,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慌忙把视线转到泉和中村那边,两人正一副计划通的表情对视着。原来如此我是被下套了啊。

   「友,友崎君……?」

    而且,不知为何菊池也被我吓了一。也就是说菊池也不知道我在这里,我和菊池被同时下套了

    也就是说这是泉和中村的策略,让看起来关系尴尬的双方毫不知情地情况下做出不得不面对面的情况……?虽然一瞬间我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但反应过来后这是帮了大忙吗?
    正当我和菊池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回头一看,泉和中村把零钱和钞票放到了桌子上准备回家的样子映入眼帘

   「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伴随着这句话,泉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挥了挥手,如同电影谢幕一般离去,中村则露出莫名的奇妙笑容,拍了拍我的后背。

   给我好好干啊

   「哦,哦」

    于是我就着氛围,变成和菊池两人独处的状态了。

 

 

可爱的分割线…………………………………………………………………………

 

 

我们两人在四人座的包厢中相对而坐,空气中弥漫着沉默的氛围。

桌上放着本应装着姜汁汽水与冰红茶的空杯子,与我和菊池总之先倒满的冰水,我们就这样裹狭而坐。

应该说些什么呢?又该些什么呢?当然解开误会是必要的,但我也知道不能懦弱一味寻找借口。按照的话,问题并不仅仅在于那条意味深长的LINE。那么,该解决的则是更深层,除此之外的某些东西吧。

但我又该和菊池说些什么,又该怎样去改变我们现在的关系,才能算得上补偿呢?然后,这之后我又想怎么呢?对此,我无法做出回答。

就在我一边犹豫着如何发言,一边整理着思绪的同时,突然传来了——

「对不起!」

来自菊池的,不明所以的道歉

……欸」

我啪嗒啪嗒地快速眨起眼来。

「等一下,为什么菊池要……」

结果不知为何,菊池一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沉默过后,最后一边时不时地向我这里递出视线,张开了薄薄的嘴唇。

「那个……比起友崎君收到了怎样的LINE来说……我觉得我擅自看了消息的行为,并不是很好所以……」

——!」

顿时我的胸中涌起了强烈的罪恶感。明明让菊池露出了那么伤心的表情,却又对方道歉什么的,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啊。

「等下,不对。我才是应该道歉

「不,我才是……」

「不是,因为说到底是因为我做了会让你担心的事……」

「但是……」

 我们就这样持续互相争论了一会儿。而且是在双方都主张是自己不好这样颠倒的情况

这时我想起了中村和泉都说过的话。“想要解决除了好好谈一谈之外别无选择

「我知道了」

我把手掌朝向菊池,制止了争论。菊池瞪大了眼睛,凝视着我的手掌。

经历种种才有了如今的我们二人的系。虽然我还不能完全理解菊池的事情,即使是那样做好了和她建立起比他人更加紧密的联系的觉悟

所以我应该是知道的。对于二人的系而言,最该说出的话语

「的确如菊池所说,擅自看了我的手机是不对的。……所以,我也承认这一点」

因为是完全颠倒立场的问答,所以从我口中说出的是『我承认你的错误』这样颠倒的主张。但是大概,这并没有什么错误。

菊池似乎感到有些疑惑,但还是直勾勾地盯着我。

嗯。所,所以我……

「但是。……你已经向我道歉了,我也已经原谅你了。所以这个话题已经过去了」

出微笑的表情,明确地说了出来。

就算真的做了什么错误的事只要能好好的交谈道歉,双方都接受的话,那就应该得到原谅。或许,这也是希望得到原谅的表现。

「我,我明白了。……既然,已经原谅了我的话……」

之后,菊池接受了这番话。

「所以,接下来就轮到我了」

 我想,与菊池对话时,要像这样谨慎地选择语言一点一点的不断积累,尽量向着菊池理想的方向前行才是对的。然后,正是因为那理想也适合我,我们才会联系在一起。

「我抛下菊池,一个人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游玩,让你感到寂寞了这点,是我的错误……」

如果像这样从正面谨慎地刨解问题是行得通的话,这次的误会也能一点一点地解决掉吧。

如果说还有其他的我做错的事情的话……我希望你能告诉我让你不愉快的事情,还有你当时的感受

菊池到底在痛苦着什么,又希望让我做些什么——也就是说,我要怎样去改变才好?

当然,如果我能凭自己察觉到这一点当然最好,但这是水泽和日南这样的恋爱master才做的事。像我这样的恋爱弱一定仅凭自己的力量去思考也得不到答案吧。既然如此,除了只能用尽全部语言去了解,用手指一一确认那样慎重地学习以外别无他法。

……那个,我」

菊池一脸认真地把视线投向斜下方。大概这是十分难以启齿的事吧。因为这是把自己的欲望,赤裸地暴露给对方的行为。但是,从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还是想要认真地回应我。

「我……想要为友崎君加油」

「加油?」

但是,从菊池口中说出的,是意料之外的积极话语。明明说的是关于误会的事,她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不知所措的,沉默地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像是去线下会,或是去花火酱家的店里玩什么的……虽然稍微,有点寂寞。但我知道这是友崎为了将来,为了自己的目标考虑所做的事。……即使不是如此,对友崎君能够积极地拓展自己的世界这点,我也感到非常开心」

……谢谢」

即使是随心传达而出的话语,也包含了对我的尊重。

「所以我,不想对此造成妨碍,还想好好为你加油,这个……那,那个……作为,女朋友」

「嗯,嗯」

我被菊池混杂着害羞,但又不参虚假的音色夺去了魂魄(也可翻译为“如痴如醉”)

「对友崎君而言的世界,一定比我所生活的炎人之湖还要宽广。所以肯定,与我之外的人所度过的时间,对友崎君来说是重要的吧」

……炎人」

我小声地反复咀嚼着这个词语。

一起为戏剧创作剧本的时候。在谈到关于波普儿,以及菊池的价值观的话题时,他成为了关键的存在。

——是只能在被决定好的区域里的,封闭种族。

「所以……我不想因为我的任性,去破坏掉友崎君的世界」

菊池用她雪白的指尖,轻轻抚摸着桌上玻璃杯的边缘。露水凝结成的水滴,在留下扭曲的踪迹后落下,濡湿了桌面。

「因为友崎君不是炎人……而是波普儿,所以。友崎君为了自己的道路而去开拓世界,这是件很棒的事。」

菊池说话途中逸散着眼神,最后又带着湿润的视线再次抬头看向了我。那双蕴含着紧张的黑眸,正细微而不稳定地摇晃着。

「虽然我和友崎君正在……那个,正在交往着,但……我明白我们过着并不完全相同的人生。所以对必须要尊重(友崎的人生)这件事,非常地明白」

混杂着后悔与寂寞,以及各种各样情绪的声音,依旧直抵我的耳朵。

「但是……」

然后菊池垂下了眼帘,仿佛想要确认什么一般地舔了舔嘴唇。

「果然还是——有些寂寞啊」

她说着,露出了自嘲般的笑容。

菊池的那副表情让我十分难过。一股仿若破洞般的重量,沉甸甸地坠入丹田。

「对不起,要是我也和菊池打声招呼就好了」

但是菊池她,微笑着缓缓摇了摇头。

「不。我想那一定是错误的」

「错误?」

面对我的反问,菊池点了点头。

「因为,这是友崎君教给我的」

然后她,温柔地对我微笑着。

「不要勉强,只要分栖共存便好。——只要在有炎人的湖中,去寻找伙伴就好了」

(注:“分栖共存”指的是两种以上生活方式相似的动物,合理分享各自活动时间以及活动场所的一种共同生存状态)

这句话语,让我吃了一惊。

……这样啊」

这是我说过的话。

这是我为迷茫着是否应该改变的菊池,所给出的一个回答。

既然名为“学校”的社交圈并不合适自己,那也没有必要勉强自己融入的必要。这并不是人为了生活下去所要走的唯一的道路。

所以我向她展示了如何在SNS上寻找到趣味相投的世界,并教给了她那个方法。于是得到了契机的菊池,选择了想要『成为作者』这条道路,而她现在正向着这条路不断前进。

既然独自深入世界对菊池来说是件令人舒心的事的话,那么就不会有勉强自己改变形态接受他人的必要。

……确实,我现在也是如此认为的。只是改变自己的话,并不是正确答案。」

正因为如此,我在文化祭的庆祝会上,并没有勉强菊池去卡拉OK,这之后的班级成员聚会,我也同样没有邀请她。因为我不想做出强行把她拉到湖外的举动。

菊池用左手抓住了自己的右手,不安地来回抚摸着开口道。

「明明,在湖中,看着友崎君不断开拓自己的世界这件事,对我来说应该是很自然的事……」

从颤抖着嚅动的嘴唇中漏出的声音中,果然还是有几分寂寞。

我明知,我是炎人,而友崎君是波普儿……而我也应该已经接受了这种关系了才是」

然后菊池仿佛亢奋起来一般,握紧了原本抚摸着的手指。

——不过除此之外,看着远处开心快乐的友崎君,却擅自感到嫉妒的我也是存在的」

嫉妒。听到这个词语,一股寒流穿过我的胸口。

「明明没有怀疑却感到不安,变得渴求能让我相信的某物……我认为应该做的理想,却和我的心情渐行渐远

我听着菊池思绪的告白,脑海中浮现出了文化祭时,在图书馆交的话语。

「这就是说……」

我话音刚落,菊池便点了点头。

「果然,这就是理想与心情呢」

……」

基于应有之形式的理想,与自身心灵翻涌而上的情绪。

即是——矛盾

所谓人类,一定不循着正确的道理,又或者只拥有驱动人行动的感情,而是同时拥有着这两者的生物。因此,当心中的理想与感情产生矛盾时,这种矛盾可能会变成痛苦。

我用「只要在矛盾的同时,两边都去追求就好了」这样的话,赋予了其意义,找到了在同一件事走完全相反道路的伙伴的交往理由——然后,以自己的意志,选择了菊池。

但是,这次的情况又如何呢?

「的确,友崎君选择了身为炎人的我……但我却不能走出湖外」

如果说,从为那矛盾的关系中通过言语而附上理由所结合在一起的接点那里,开始有什么遗漏的话。

「既然自己无法走出那片湖泊,那么只要接受那个世界便好。只要在自己生活的世界中,寻找着符合自身情感的话语,便能解决」

但如果,那是不止存在于自己的内心,也同样存在于他人的羁绊与关系中的矛盾的话。

这时又该改变什么,贯彻什么才好呢?

罕见地冷静不下来的菊池,一边不停地用吸管搅拌着玻璃杯中透明的水,一边胆怯似地说道。

「但是——」

明明没有出口却卷起漩涡的水流,终于像电池用尽的玩具一般,停滞了下来。

「如果和无法离开湖泊的炎人结合的,是和所以种族都能和睦共处的波普儿的话。——炎人,与波普儿,又该怎么办才好呢?」

那是仿佛,直观地表现了我和菊池关系的话语。

可以窥见思考之后,这是对横隔在我和菊池之间问题的疑问。肯定,这是比想象中更难解决的问题。

我拼命地思考着。

现在我应该吐出的言语,应该改变的关键

菊池正用寂寞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眸中交错缠绕的应该是这几个月积累的预感和不安吧。

「菊池同学」

我刻意做出可靠的声线。

即使是用技能出的声调,但为了传达自己的想法,这也是必要的手段。

被泉和中村说教,并在此时此刻,菊池告诉了我他思绪

虽然不能断言我完全理解了菊池的内心,但我以我的方式来尽全力想象出来。

现在此刻最重要的,一定是感情

「让你感到寂寞了,抱歉」

然后我直视着菊池的眼睛。

「让你感到不安,没能好好解释清楚,抱歉」

因为我完全没有恋爱的经验,所以不知道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但是,现在在我眼前悲伤的既不是炎人也不是克莉斯,而是菊池。所以我现在最应该珍惜的人,除了她之外别无选。

我总是很擅长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地表达出来。那么,为了珍惜那个最重要的人。现在的自己能让她看到的,果然只有那个坦率的自己。

……是」

菊池真挚地接受了(道歉),点了点头。

「希望你能放心。……那个」

而我为了彻底消除菊池的不安,我要把自己的想法,用自己的言语——

 

「我所喜欢的,只有菊池同学」

 

随着话音落下,时间停止了。

「那,那个……!这,这,这……!」

谁听都的焦急的音色。仿佛能听到”的音效绯红色,出现在了眼前。

「非,非常感谢……(漏气)」

那是基本变成的热源一般发热的脸庞,不知何时,那般温度也传到到了我的颊上。又或者说,或许从一开始我就变成这样了。

「嗯,嗯……」

就这样,两人而生的热量,使得刚刚那冰冷,停滞一般的空气慢慢流动起来。

至少,我脚边那仿若将要崩塌的预感,现在已消失不见。

 

而这因为坦率的感情催生而出的二人的心跳。虽然作为恋爱新人我还不知道如何去理解,但只有此时此刻我知道那余温还在持续着。

 

 

 

冷酷的分割线……………………………………………………………………

 

 

之后,我来到了菊池家附近的北朝霞车站。

那个……谢谢你特意送我到这里

我在家庭餐馆中说过那令人羞耻的话后不久。我们两人又商量着,寻找着消除隔阂的方法,因为最近一直擦肩而过,所以我们决定尽可能地增加在一起的时间。

这样的话,既然外面也已经变暗了,于是我决定实践我印象里,恋爱中常见的送你回去提案。话说回来,连这种事情都没做过的我真是废物。

下了电车,我们走向检票口,菊池“啪”(突然)地停下了脚步。

那,那就在这里……

……欸?

那个,毕竟都送到车站了……

菊池捏捏捏捏地低下头,顾虑似地说道。Fumu~

但是,我并没有到此为止的打算。

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就送你到家门口吧。……那个,如果菊池不讨厌,的话……

不,才不会讨厌呢!

菊池充满气势地抬起了头说道,又缓缓低下了头。

才不会讨厌呢…不如说,我反而很开心……

菊池的声音越来越小。

然后,菊池带着沮丧的表情点了点头,又充满顾虑地看向了我。但是,关于菊池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大概已经明白了。因为,我也是同样(这么想的)。

……害羞吗?

那个……嗯,嗯

没错。大概是因为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的——所以恐怕是对自己单方面的要求有抵触情绪吧。所谓接受施舍的行为,常常也会给对方带来麻烦。

没关系的。那个……这个

所以,我想再一次,把自己是怎样想的,又在思考些什么给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但是在说出来之前,我就对那内容感到羞耻。

因为那(内容)该说是太蠢还好,还是说太直接才好呢。

    那便如世人所说的,以恋爱为中心的故事中的桥段一般,有些害羞的场景。

……那个?」

等待我接下来话语的菊池眼中充满期待,那闪耀的眼神中说不定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那个……」


菊池急切的回答道。怎么感觉,我好像被逼到绝路了。

即使焦虑也没有办法。我的下定决心。说出了心中所想的那句话语,

「我!因为我想尽可能长的……和菊池同学在一起

……tsu!非,非常感谢……」

然后我们两个又一起变成了赤红的热源。刚刚还在家庭餐馆里说了些酸臭的话,没想到这之后又在回家的车站里,我们到底都在干些什么啊。

那,那就……到家门前为止……一起回去吧

嗯,嗯

之后我们两人出了检票口,一起行走在夜晚的道路上。

 

 

傲娇的分割线…………………………………………………………

 

 

一月下旬,随着日落西山,冬日的寒冷渐上心头,而我之所以感受不到寒冷,一定是因为身边的某人吧。

看不到什么星星的埼玉夜空。能看到的,只有少数的几颗星星,发出了只有今天才有的凄美光芒。

我们走在北朝霞的人行道上,寒冷的夜风吹上脸颊。说出太多真心话后的沉默,显得沉稳而冷静,所以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即使不去特别地注意,也能察觉到这股随着两人并肩而行的空气,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友崎君你……为什么选择了我呢?

就像要说出隐藏起来的秘密似的,菊池这样问道。我便如小心翼翼的挑选般,谨慎地调整起声音的音调。

为什么……是指?

那个……友崎君的周围,有魅力的女孩子明明这么多,却为什么选择了我?

那个,这是……

我想了一会儿,终于得出了一个答案。

因为那就是,我在图书室里说过的话。

假面与真心……理想与心情。在这样的矛盾之中,我为我们完全背离的道路所烦恼,但仔细思考过后,却又发现这其实完全相同……。这就像奇迹一般,让我觉得特别……这样

听我说完,菊池像是有哪里不满似的,撅起了嘴,抬头看向了我。

这就是,使这段关系变得特别的理由吗?

嗯,这样很奇怪吗?

 当日南说让我选择,并让我从其中决定一个人时。我便寻找着想要交往的理由。在这过程中,菊池同学深深地吸引了我,戏剧结束后,我便向她传达了那个理由。

这难道,不能成为选择的缘由吗?

倒不是说奇怪,唔……

菊池害羞般的,斜下头去,双手指尖相触,忸忸怩怩地摩擦着。

我想知道友崎君自己,为什么要选择我……为什么,会,会喜欢上我……想知道这些

我,我自己?

说完后,菊池似乎有些焦急似的,轻轻地,点了两次头。

大概,理由和心情,我觉得是不一样的……

我理解了她说的话。

我所找到的理由,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特别而后附上的言语,也就是制造出理想关系的理由。而这,并不是我会被菊池吸引的因由。

但是,如果要问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实在很难说明。

怎么说呢……我们一起做了戏剧的剧本,然后……

车辆稀少的宽广道路向着河流靠近,带着河水冷气的风,摇动着我们二人的发丝。天空与水面都被夜晚浸染,那犹如花火大会后的寂静,像极了从户田桥那里看过的景色。

从故事里看到的菊池同学……对我来说,十分的有魅力,那个……想要守护,这样的感情,也存在在我心里。

我一边回忆着两人共同度过的珍贵时间。

在这其中,菊池同学那认真的姿态,与克服自身难题的积极心情,都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嗯,嗯……

因为这是我的真心话,所以越说我越感觉害羞,又因为(这是我的真心话)这件事也大都传达给了菊池,她的脸上也渐渐染上赤红。

本来我们的思考方式就有些相同……所以我才能理解菊池同学的烦恼,而在克服这些烦恼的过程中,该说是共鸣呢?总之我有一种心跳不已的感觉……

非,非常感谢……

两个人的脸,又红了起来。路灯稀少的住宅街。宽广的河面上架设的桥梁里时间慢悠悠地流淌着,但这其中,只有我们显得十分焦躁。

所以不知不觉间……那,那个,我感觉(菊池)变得很重要……或者说,喜,喜欢上了……

——tsu!

菊池听到这句话后,地爆发一般睁大了眼,原地停了下来。但我并不知道是这句话中的哪个单词让她变成了这样。

我,我!

音量突然拔高的菊池,在人行道的正中喊道。然后又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地,缩了缩肩膀。

我,我……。一直对不论何时都能向前前进,不断开拓着自己世界的友崎君,感到尊敬……

她低着头,仿佛从发丝的间隙中窥视着一般。

但,那声音却笔直地传达了出来。

之所以会抓住友崎君伸出来的手……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言语之间的沉默,被冰凉河水的潺潺水声填满。

所以我,希望友崎君不要放弃这,与波普儿一样的……不断开拓自己世界的行为。

面对这坦率的心情,我又感到害羞起来。

不希望我放弃像波普儿一样的行为。

那一定,是肯定着我行为的话语。

……谢,谢谢

我稍稍调整了下气息,重新走到了稍微离远了的菊池的身边。双方都沉默下来后,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心跳有多块,如果菊池也是同样就好了,我这样想到。伴随着Fu~的一声,车前灯的光芒从我们身边穿过,不过那位司机一定,未曾知晓这般羞耻的对话。

我们并肩走过大桥。再走过三户左右距离的那户人家,好像就是菊池的家了。

今天……特地送我回来,真是太感谢了

在这温暖的灯光透过窗帘的家前。依旧带着热度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

没有。我才是,一直以来都没注意到,抱歉

……不。我才是

我们又互相谦让起来,菊池说完后好像也注意到了这点,于是我们四目相对着,相视而笑。

……晚安

嗯,晚安

菊池背对着我,朝门口走去。打开门后,她又回过头来,直到门关上前,她都一直在向我轻轻地挥着手。

我盯着啪地一声关上的门,害羞地挥手回去。

被孤零零地留在陌生土地上的我。却丝毫不觉得寂寞地,走在去车站的路上。

 

 

狂气的分割线…………………………………………………………………………

 

 

那天夜里。

我用着近乎愤怒的力量,重扣着手机。

画面上显示的文字,是这样的。

 

请不要突然给我发过来这样的短信!

 

当然,送信对象的是蕾娜酱,虽然可能会被认为是恶人先告状,但仔细想想的话,突然说了些h的话的人是蕾娜酱,突然发送过来的突然说了些h的话真的抱歉呢邮件的也是蕾娜酱,即使对方是蕾娜酱,我也应该有生气的权力才是。

我啪地一声摁下了LINE的送信按钮后,把手机像手里剑一般扔进了被窝里。如果现在是江户时代的话,那锐利的轨道,足以把作为被窝替身的敌阵忍者中的一人给干掉吧。

过了一会后,手机震动了起来。

……em

我悄悄地把手机从被窝里取出来,确认了下手机的画面,是蕾娜酱。

 

这样啊,真是抱歉。记得那还是上学的时间吧?是被谁看到了吗?

 

唔姆……

因为是那个随心所欲的蕾娜酱,我本以为她会做出那种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反应,但对她意料之外的坦率道歉,我体内的忍者之血也渐渐平息下来。我把准备发射出去的空气扎脚钉(まきびし,类似于钉子,忍者扎人家脚用的,不讲武德收回心底,冷静地看着画面。

……这样就好

又因为,我认为从这里继续对话下去也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便发了条稍微有点呢!不过今后别再犯了的话就好!的短信。这样即使之后再来了回信,也只要在这里终止对话就行了。

但是像这样,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产生误会,并最终伤害到了其他人的事。虽然那也包含着仅凭自己无法处理的运气要素。但即使是为了稍稍减少些这样的要素,也应该在前进的同时不断地检查着周围的陷阱。人际关系与其说是困难,说不定还保留着相当不讲理的部分。

一边思考着这些事,我一边躺倒在床上,盯着眼前的天花板。

 

 

 

焦躁的分割线………………………………………………………………………………

 

 

 

第二天清晨。

 

哦,大早上开始就打的火热呢

并肩走着的我和菊池,在上学路上被水泽戏弄了。

我瞥了眼嬉皮笑脸的水泽,叹了口气。

偏偏是被最麻烦的家伙给缠上了啊……

我从心底垂头丧气着,水泽却愉快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们是怎样,要决定一起上学了吗

嘛,嘛

没错。昨晚把菊池送回家后。为了增加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我用LINE联络了菊池,并决定今天早上一起上学。顺带一提,我也同样用LINE报告给了日南,取消了今天的会议。

之后,我们从离校最近的车站出发,却马上被水泽发现了。

……唔。嘛,你们幸福就好

多管闲事

我玩笑般地打趣着。菊池从我的身后不时地看着水泽,而注意到这点的水泽也看向了菊池,还做出了温柔的笑容

早上好

早,早上好……

看他实在太过熟练,虽然我想抱怨一句喂,别随便搭讪啊,但细想一下他不过只是在打招呼而已。不在场证明的成立,让我只好接受下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排列该说是很有特色才好,总之是相当稀罕的组合呢。本来特意在早上集合,几个人同时上学的人就很少。所以三个人走在一起的话稍微有点显眼啊。而且我们借由戏剧的剧本和监督一职开始交往的传闻,也不知不觉间地传开了,实际上,也经常能感受到同年级成员不时撇来的视线。

大概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水泽迅速地退开了一步。

那么,碍事的就此——

—!?大家好像要一起上学!

水泽话说一半,突然传来了充满元气却略有不满的声音。回头一看,是泉正快步走来。随即她停在了快要分开的我和水泽的中间。虽然更引人注目了,但人数都增加到这种程度了也就无所谓了。

大家一起去学校真少见!怎么?作战会议?

不行吗?

被我吐槽后,泉哈哈~的无力笑了一声。随后目光闪耀地看向了我和菊池。

哦!重归……还是这么恩恩爱爱真是太好了呢~嗯嗯!

嘛,嘛,托您的福

可能是顾虑到不知实情的水泽,泉全口不提我们吵架的事。大概她是把重归于好这个词给硬生生紧急回避掉了吧。我又重新感受到了现充的读空气技能。

恩恩爱爱,呢……

水泽有些惊讶的看着我们。不知是察觉到了刚才微妙的违和感,还是又想到了什么。不过为了不浪费泉难得的努力,我便也想趁机把话题推进下去。但此时,泉好像想起了什么,重新看向了我和菊池。

啊,说起来。友崎和风香酱

嗯?

在,在!

菊池注入力量的回应盖过了我的声音。被像水泽和泉这样的现充所包围,还被突然叫到名字的话,是会变成这样呢,我懂我懂。毕竟我以前也一样。

正好!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们,可以吗!?

拜托?

虽然已经习惯了现充,但像这样被拜托事情还真是少见。而且,连菊池都要算上的那个内容,完全想象不出来。

那个。最近不是有三送会吗?我,是那个的实行委员的说

欸,这样吗

三送会。也就是俗称的三年级生送别会。也被叫做饯别会

一,二年级的学生们,会在集会上目送着即将离去的三年级生。关友高中的三送会比起毕业仪式等其他活动来说要来得更加直率,也会有社团和委员会的有志者来进行娱乐性的戏剧表演,座位顺序虽然按照大义名分,是根据出席番号来排序的,但也允许在不扰乱场内秩序的情况下自由移动。

当然,对去年的我来说,这份自由才是最大的刀刃,为了逃避那个,我一开始就坐到了折叠椅阵的最末端,用这可谓完美的控位闯过了那个场合——那次三送会,到底算什么啊。

友崎你不知道吗?纪念品的事情

……纪念品?

虽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却不太明白为何要在这里提出来。要是送了什么很贵的东西我倒是会记得,但好像不是这样呢。

哈哈哈。去年的文也,还真是与世无争呢

怎,怎么回事

友崎真的不知道吗?

随后泉的眼睛闪烁着,绽开般的说道。

 

——命运的旧校章!

虽然是我完全没听说过的词语,但水泽也嗯嗯地点起了头,就连菊池也一副啊,是那个啊的表情,看来是我不行的可能性很大呢。

……菊池同学,也知道?

以防万一地确认一下,菊池略带顾虑,十分在意着我的点了点头。

是,是的……稍微,有听说过一点

~

完全被顾虑了啊。也就是说,到我完全是隐藏角色的二年级的五月份为止,不知道的事情已经积累到可笑般的程度了吧。很好很好。

……那是怎么回事?

那个是!

我顺着菊池的话问道,泉却一脸交给我的表情的横插进来。大概关于恋爱方面的话题,想由自己来说明吧。

你看,关友高中不是有一所已经废弃了的旧校舍吗?有理科准备室和第二服装室什么的地方!

……哦。我知道

意外被提到的过于熟悉的场所,我一边惊讶一边附和道。

听说那里直到十年前还在普通地使用着,之后在搬到现在校舍的时候,制服,校章,不如说就连学校名字都给换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久之前还完全是别的高中,这样的

十年前那场巨大的改革,把关友从偏差值完全不能算是升学学校的程度中,从校名开始,制服,校舍,以及校章中常有的樱花标记改成了笔的标记,彻底往学习方向转型,不到十年,这里已经成了埼玉县中的升学学校御三家之一……这样的小插曲,我在学校说明会的时候好像听过。

 然后。三送会的时候,会有二年级向毕业生送纪念品的环节,男女代表会分别送出盾牌和花束之类的东西——但那个时候,其实瞒着老师的眼睛,三年级的男女二人,也会给二年级的两人某些东西

……吼

也就是说。

那就是现在校章之前的旧校章。——也即,命运的校章

水泽从一旁,一脸得意地插嘴道。

喂!那里,是我最想说的地方!

哈哈哈,我知道。所以我才说了

那么-!

谢谢

一如既往地毫无顾虑地交换着言语的两人。虽然我已经习惯了现充间的对话,但被卷入这种最高速度模式里,还是有点不适应啊。

不过,我总算是抓住重点了。

也就是……要把已经不再使用的十年前的旧校章,在三送会的瞬间接收下来,这样

泉点了点头,

收到了校章的两人,直到毕业前都会被幸福眷顾……即使毕业了,据说也会变成独一无二的特殊关系!

……原来如此

我点着头,稍微有些在意起那言语中的某一部分。

那是与菊池说话时也出现过的,表明两人关系的话语。

实际上,今年三年级的两人,好像要去同一所大学,而且还要同居呢

啊,对的对的!都说要结婚倒计时了呢!

泉开心地指着提了提书包的水泽。

虽然只是抓住了学校里常见的特有规则,但那可是十年前的旧校章,而且还是每年都通过鱼目混珠而代代相传下来的东西。这样想的话,我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意味。而又因为很多人都感受到了其中的意义,才会给两人的关系带来变化吧。

我边思考着边把视线投向左边——菊池像是要压制住什么一般把右手按在胸前,微微张开的薄薄嘴唇中,言语伴随着白色的气体漏出。

非常,罗曼蒂克的传统呢

啊哈哈。确实,就像故事一样

我温柔的说道。菊池也抿起嘴,微笑着缓缓点了点头。感受到视线的我向右看去,发现泉和水泽正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这两家伙。

——突然,我意识到了。

额。……所以,要拜托我们的是

对!,于是泉快活地说道。

这份接收人的使命,我想拜托给友崎和风香酱!

拜,拜托给我们……!?

菊池惊讶着,涨红了脸。虽然一定是感到开心的缘故,但那双眼瞳却因少许的不安而微微摇晃着。

那究竟是因为将要被人瞩目的压力,还是另有缘由呢?

能被选上,我感到很光荣……但是为什么是我们?

校内公认的情侣还有很多,我也认为还有更合适的对象,而且泉也知道我们之前的误会。考虑到这一点,我们真的合适吗?我对此感到不安。

那是因为!泉愉快地说道。

你看,你们两位作为策划了文化祭戏剧的公认情侣,所以和这个职责简直绝配!作为学校里的有名人,不是超有特别感吗!?

特别……

虽然是被再次提起的愉快话语,但我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果然是昨天和菊池的误会。虽然芥蒂确实在渐渐淡化。但我还没有能解决所有事的自信。

如果至今为止,继承了旧校章的男女们都会变成特别的关系的话——不,不如说,能成为本人都认为的特别的关系的话。感受到那时矛盾的我们。能挺胸抬头地说出我们能成为那样肩并着肩的关系吗?
……虽然我也有些犹豫,但看到你们今天一起上学后,就!

泉直到途中都压低着声音。

……原来如此

啊哈哈!毕竟我也希望你们的关系继续下去嘛!

可能是看到产生误会的我们,泉所特有的担心吧。

这还真是,谢谢。但是,唔……

在我迷茫着的时候,水泽淡淡地说道。

文也没有干劲吗?如果文也不愿意的话,就让我来吧?

欸!?孝宏有女朋友了?

不,虽然没有,但我会全力把葵击落的

超爆弹发言!?

水泽煽动似的说道。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这家伙可是真的做得出来。我再次看向菊池,也许是因为我迟迟没有回答,菊池比刚才更为不安的看着我。

……但是,嗯。也是啊。

好吧,做就做

tsu!

……菊池同学,可以吗?

面对我的提问,菊池被裹挟般的回道好,好的

谢谢!那就拜托你们了!

我笑着回应泉。转过头去,发现菊池已经低下了头,但从发丝的缝隙中窥见的那脸颊上爬满的赤红,让我安心了下来。

在这里犹豫也没什么用。昨天好不容易才重新传达了心意,维系了我们两人的关系。要是又因为这种小事让她不安,作为男朋友来说也太失职了。而且,泉还特意为我们这么费心费力。

——但。我又注意到了一件事。

……阿勒?但是,不由泉和中村来担任真的好吗?

 

乍一听,这是情侣们都想参加的活动。那么,作为本来就喜欢恋爱系活动的泉,不应该自告奋勇的参加吗?

泉一脸为难的撅起了嘴。

嘛,确实我也想和修二一起收下那个,直到毕业都在一起,但想归想……

泉用手指摸了摸自己西装上校章的凹陷。

……那么小的东西,修二怎么可能保存一年不丢啊

不,原来是物理性的问题啊

最后的最后,我被这完全不罗曼蒂克的发言击溃了。

 

 

可爱的分割线……………………………………………………

 顺便说一下,并没有鸽子,其他的翻译正在翻译剩下的章节,到时候一起放出来

1.6k
1.1w

請選擇投幣數量

887

全部評論 250

  • 1
  • 2
  • 3
  • 4
  • 5
  • 6
  • 12
前往
10000
water9212003 子爵
感謝翻譯

7 小时前 0 回復

ab7880 平民
好像翻完等润色了?

11 小时前 0 回復

JJbutt 平民
啥时候更新啊

18 小时前 0 回復

atticus 平民
买了日版先啃上了

1 天前 0 回復

落英缤纷 平民
一个月过去了,我都怀疑楼主忘了😂

1 天前 2 回復

任晴桑 平民
感谢翻译

1 天前 0 回復

两仪轼 平民
大佬牛批

2 天前 0 回復

轻井泽恵 平民
。。。这都多久了

2 天前 0 回復

linmew 平民
啊啊啊,这翻译,太棒了

2 天前 0 回復

桃子经销商 平民
感谢大佬,顺便催更😃

2 天前 0 回復

思雨 勳爵
感谢大佬!大佬万岁!

3 天前 0 回復

88820 侯爵
大佬辛苦了

4 天前 0 回復

明日依旧安好 騎士
摩多摩多

5 天前 0 回復

七海mimimi 平民
辛苦了辛苦了

6 天前 0 回復

jimocaishuoai 騎士
翻译大佬辛苦了

6 天前 0 回復

Hikari_A 平民
催更催更

8 天前 1 回復

尘风、 平民
感谢大佬,新年快乐,看的很开心😀

8 天前 1 回復

阿狗学长 勳爵
正月初六,明天假期over😭

8 天前 0 回復

空白之门 平民
感谢大佬翻译

9 天前 0 回復

阿狗学长 勳爵
正月初五快乐,催更!

9 天前 2 回復

  • 1
  • 2
  • 3
  • 4
  • 5
  • 6
  • 12
前往
GCFANS20 子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186 粉絲
0 關注
1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