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补录][支仓冻砂][电击文库]梦沉抹大拉 电击文库创刊20周年纪念公式海贼本 電撃文庫20de20!! 附录短篇 梦沉劈腿(?)

原名:二股(?)に眠れ
作者:支仓冻砂
插画:鍋島テツヒロ
扫图:サダメ
录入/翻译:炎(原翻译)、守夜擎天柱(修正+补录)
修图:
校对: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库斯拉突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拿着一枚银色戒指独自站在工房里。房间内一片昏暗,烛火在墙壁的烛台上轻轻摇曳。

库斯拉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做什么,也不清楚手掌中的那枚戒指是怎么回事。那枚戒指是用纯度相当高的银制作的。

不过,他看到放在身边的加工工具后,终于想起戒指是自己制作的。记得是自己亲自从银矿石中提炼出银,而且把银做成环形时还费了点劲。

在精加工时最难的是在戒指内侧刻上文字,库斯拉记起这点后,一切都回想起来了。为什么自己会忘掉这么重要的事呢?他扶着下巴思索了起来,不过还是搞不清楚。大概是太沉迷制作了吧。

但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自己真是个蠢货。

自己身为被冠以“利息”之名的炼金术师,居然会沦落到沉醉于篆刻宣示永恒相爱的文字。不,想到这儿,库斯拉忍不住在脑中有点讽刺地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万物流转,这世上没有永恒的事物。即便如此人类还是相信只有爱是永恒不变的,并将这种想法寄托在戒指上。这种白日梦似的想法正好与炼金术师相衬。

库斯拉将戒指举到烛光前,戒指很小巧,一看就知道套不进自己的手指。但这枚戒指能完成就足以让库斯拉感到满足了。

不过,想到这里,库斯拉再次愣住。

那这枚戒指是要给谁的?

这念头刚闪过库斯拉的脑海,门外就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让你,久等了。”

一道身影从烛光照射不到的暗处走来,那是一个衣着比烛光还要明亮的少女。不,之所以会感觉略微明亮,是因为少女身上穿着纯白的衣物。虽然她平时穿的修女服也是白色的,但她今晚的衣着比修道服还要纯白。

因为新娘是最无垢的纯白。

“……”

她在说什么?

库斯拉为之语塞。

少女好像误以为是自己这身打扮让库斯拉说不出话来。

她不禁有点羞涩地低下头,说道。

“很怪……吧?”

如果怪这个单词是指脱离常规的话,眼前这少女确实可以说是怪。因为她这身新娘打扮美得脱离常规。

少女再次不安地低着头,装饰着花朵的发饰随之轻轻晃动起来。

猫耳般的双耳无力地垂下,显示出了少女内心的不安。

非人的少女出现在了炼金术师的工房中。若是圣职者,第一反应无疑会将其视作恶魔的迷惑。

然而,库斯拉知道,这名被称作被诅咒的血脉,遭世人厌弃的少女根本就没什么所谓的诅咒。

所以他并非因此而语塞。他之所以说不出话,是因为他想起了自己手里的戒指是要戴到谁的手上。

乌尔·菲妮西丝。

浑身散发着芬芳,仿佛用春天盛开的鲜花熏过般可爱的新娘子!

“……你到最后都还戏弄我。”

菲妮西丝看着库斯拉,有点窘困地轻轻一笑。库斯拉猛然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了声“不,不”。

菲妮西丝闻言,轻轻煽动着兽耳,用颇感意外的眼神看着库斯拉。

可以看到她脸上露出了戏谑似的笑容。

“还是说……你在害羞?”

平日菲妮西丝在工房饱受严苛训练,只敢时而悄声垂泪,可如今却果敢地做出了反击。往常,只要菲妮西丝敢出言顶撞,库斯拉就会对其施以拳脚谩骂,但唯有此时,库斯拉毫无动作。

因为夫妻是平等的。

“你啊,倒是说句话呀。”

菲妮西丝看着没半点反应的库斯拉,粉腮娇嗔地鼓起。不,她只是不满地缩起脖子,柔软的脸颊有点鼓起,看着像鼓腮而已。

自己若是出言指摘,按菲妮西丝那孩子气的性格肯定会恼羞成怒地说讨厌,不过库斯拉觉得她那样子也不坏。最重要的是,库斯拉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像个小孩子。

库斯拉挠了挠头,说道:

“我没想到你竟会嫁给我。”

这是库斯拉心中最真切的感想,重新再想一遍,他也依旧觉得很不可思议。

菲妮西丝会嫁给自己?

不过,眼前的菲妮西丝正困窘地笑着,一看就知道这实际是快要喜极而泣的笑容。

而且,他也明白在这种时候,自己该用手掌捧住菲妮西丝的俏脸,轻吻她的脸颊,这种事他之前也做过很多遍。

“……宣誓之吻可不是在时候做的。”

菲妮西丝轻声抗议道。

性格认真的她,在执行计划,进行仪式等方面比旁人要拘谨得多。

“真是个烦人的家伙呐……”

库斯拉凝视起那碧绿的双眸,菲妮西丝顿时露出一副赌气的表情。

只是,库斯拉最喜欢菲妮西丝这副表情了。

“来,伸出手。”

因此,库斯拉冲菲妮西丝粗鲁地喝了声。

菲妮西丝大概在期待什么更严厉的对待吧,听到这么一句过于直白的发言后,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库斯拉趁着这空隙,抓起菲妮西丝的小手,将戒指套进那根纤细的玉指中。

“戒指有着除魔的意思。”

接着,库斯拉将戒指套到手指后半截,边调整位置边慎重,温柔而平静地说道:

“炼金术师接触接触毒物的机会特别多。所以很多毒素都会从指尖传入身体。以前人们将毒素称之为恶魔,并用银来预防。”

菲妮西丝一脸陶醉地用恍惚的眼神盯着自己的手。

“愿它会永远守护着你。”

库斯拉一说完,菲妮西丝就看向他。

“……那,你,呢?”

声音略带嘶哑。

库斯拉不由得笑了下。

“大概是负责狠狠地训你吧。”

“……我觉得你是负责欺负我。”

菲妮西丝说完破颜一笑,那马上就要哭出来的神情既让人感觉可爱,又让人为难。不过这种时候还是原谅她吧。库斯拉盯着菲妮西丝的双眸,伸手捏着她的下巴。

“你,有点……粗暴。”

菲妮西丝抗议道。

“可我觉得这是你所期望的。”

菲妮西丝闻言赌气似地闭上了眼,不过却没有反抗。

库斯拉轻轻托着菲妮西丝的下巴,同时将脸凑过去。这是在有尽的世道中,宣誓永恒相爱的行为。

不过,不要紧了,沉浸在这幻想中也不赖。这才配得上无中生有的炼金术师——

就在这瞬间。

“总算完成了哦。”

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平静的房间里出现了一名闯入者。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在同一工房工作的另一位炼金术师,韦兰。

这太过不懂风趣的行径令库斯拉大为不悦,立马向韦兰投以可怕的视线,但韦兰对此视而不见,笑眯眯地走到库斯拉他们身旁,说:

“哎呀呀,赶上真是太好了啊。”

他是特意来捣乱的吗?

库斯拉想要推开韦兰。

但韦兰轻轻一躲,抓起菲妮西丝的手。

“果然最衬这身打扮了啊。我说的没错吧?”

菲妮西丝虽然有点害羞,但还是冲满脸欢喜的韦兰微微一笑。看到她头上的兽耳正愉悦地抖动,就知道那并非讨好的笑容。难道是她叫韦兰来的?

由于菲妮西丝头上长着兽耳,库斯拉根本不可能将她带去教堂,于是只能在工房里为她戴戒指,而且工房里除韦兰外又没其他人,或许菲妮西丝是在万不得已之下才请韦兰来充当神父。

库斯拉虽然用这种想象填补上了记忆的空缺,但心中总感觉无法释然。

而且,最重要的是,菲妮西丝的反应很奇妙。

她被韦兰抓住手后,虽然显得有点害羞,但却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欢喜。

但那个菲妮西丝,在被人看到亲吻的瞬间后,居然还如此平静?

还是说,有着将要结为夫妻说辞,在这方面就能无所顾忌?

韦兰仿佛要令库斯拉彻底陷入混乱,缓缓地从胸前取出某样东西。

他平日对女孩子很温柔,看来早已为此时准备好了给菲妮西丝的赠礼。

“我觉得这个也很衬你哦。”

韦兰无视库斯拉抓着新娘的手,这令库斯拉心中涌起丝丝类似杀意的感情,但他还是死死忍住,相信那笨蛋这样做并非出于恶意。然而,当库斯拉看清韦兰拿出的东西后,连心中最后一丝信任都被随之而来的惊讶轰飞了。

“库斯拉那东西……唔,也不算差嘛。”

韦兰愕然地感叹一声后,将那东西送给了菲妮西丝。正确来说,应该是套在了那根纤纤玉指上。在指上熠熠生辉的是一枚凝聚匠心,精雕细琢的银戒指。

“这样一来,库斯拉就出局了吧?”

“啊?什么?”

韦兰在一头雾水的库斯拉面前,向着菲妮西丝单膝跪下。

宛若向公主宣誓忠诚的骑士。

“反正库斯拉也是粗暴地套上去的吧。我觉得小乌应该更喜欢我这种做法。”

韦兰说罢,重新抓起菲妮西丝的小手。

“喂,喂。”

他无视掉库斯拉的喝止。

抓着菲妮西丝的手,在自己的戒指上轻吻一口,然后利落地站起身。

随后菲妮西丝也带着平静的期待,不躲不闪地凝望着韦兰。韦兰说道:

“我发誓永远与你相爱。”

正当库斯拉哑然失声时,菲妮西丝瞥了他一眼,樱唇轻动,仿佛在说,之后再轮到你。

之后的情景库斯拉就不太记得了。

“啊!”

库斯拉清醒过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

阳光从木窗的缝隙中射入,看来早已日上三竿了。

库斯拉心悸不已,出了一身的冷汗。

“……梦?”

他不禁嘟哝一声,心中惊诧万分,若这是梦的话,自己这是做了一个何等荒谬的梦啊。菲妮西丝和自己……光这点就已经够白痴的了,居然还被韦兰……

库斯拉想起那瞬间的事,心中焦躁的情绪令他感觉一阵不安。

这时,门外响起咯咯的敲门声。库斯拉回过神来,用袖子擦掉脸上冒出的冷汗。

“早上好。”

走进来的是菲妮西丝。当然,她大概对库斯拉的梦全然不知,所以今早的举动也与往常无异。

不,有些地方与往常不同。菲妮西丝将装有洗脸水的盆子放到了床的旁边,还有就是她看着库斯拉的眼神。

她的眼神既带有些许期待,又包含着戏谑之色。库斯拉不禁一阵慌乱,当然,这其中也有梦的缘故。

菲妮西丝来到床边,将脸扭向一边,站着一动不动。她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但又什么都没说。

库斯拉有点诧异,问道:

“怎么了?”

库斯拉一问完,就从包裹在菲妮西丝头上的三角巾的缝隙中看到那双兽耳有点沮丧地垂了下来。

菲妮西丝终于肯将脸转向惊讶的库斯拉。她不悦地鼓起粉腮,说道:

“你果然坏心眼。”

“啊,喂。”

即便不明就里的库斯拉开声挽留,菲妮西丝也不敢不顾,正要转身扬长而去。不过她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有人站在了门外。

“看吧,我都说了,早安吻这种事库斯拉肯定做不来。”

缓缓露出脸来冷嘲热讽的人正是那个在梦中捣乱的韦兰。

“啊,韦兰,你这么大声……”

“而且,库斯拉还喜欢戏弄小乌。”

韦兰的话令菲妮西丝彻底动摇了,最后红着脸低下了头。

接着,菲妮西丝还瞥了库斯拉一眼,但总感觉眼神有点幽怨。

“那么,就由我来给予你温柔吧啊。”

韦兰像是嗅花香似地吻上了菲妮西丝的耳根。

“韦兰你……真是的……”

“嗯嗯?别这么一副与己无关的态度啊。喂,刚才说过的吧?”

韦兰对菲妮西丝如此说道,菲妮西丝有点疑惑地抬头看着韦兰。

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菲妮西丝瞥了眼陷入混乱的库斯拉,没理会他,而是对韦兰说道:

“我知道了,去吃早饭吧。”

说罢,又补充了一句。

“亲,亲爱的。”韦兰看到菲妮西丝拼命挤出那个陌生的单词,顿时喜形于色。那一脸羞涩,拼命地用带着戒指的手紧紧拽住衣角说话的样子太可爱了!

接着,韦兰搂住菲妮西丝的肩就走。

“不快点来的话,我就一个人吃完了哦。”
说完,就和菲妮西丝一起走出了房间。那词库斯拉听在耳中有如五雷轰顶,慌忙走下床来。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搞不懂。

菲妮西丝说的那个词。

明明她平时也是这么喊库斯拉的,可库斯拉一听到她用那词称呼韦兰时,他就察觉到那个词的真正含义了。

(注:上文‘亲爱的’原文是あなた,一般情况下是第二人称你的意思,但用在夫妻或情侣之间时,可以解做亲爱的。)

梦还在继续吗?

不,这无疑是现实,而且库斯拉也记得自己确实给菲妮西丝戴上了戒指。不,那个是梦……库斯拉大脑一片混乱,总之当务之急是处理眼前的事情。

可库斯拉还是一头雾水。

所谓的炼金术师是一群开发,研究能从掺杂着众多不纯物质的位置矿石中开采出想要的金属的家伙。

库斯拉凭借着炼金术师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应该能给现在的状况找出一个解释。

可,这种事真的能相信吗?

库斯拉确实与菲妮西丝结婚了。

但同时,韦兰也与菲妮西丝结婚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库斯拉虽然满腹疑惑,但心中某处却已接受了这一现状。韦兰吃过早饭后,说了声先去工房就站了起来,在菲妮西丝脸上亲了一口,这一切都显得极其自然。

菲妮西丝目送韦兰离去后,视线落到了库斯拉身上,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被人看到了难为情的场景。

库斯拉马上就明白到,她大概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吧。

不,慢着,慢着,库斯拉在心中喃喃自语道,这绝对有什么不对劲。

自己不会是被人狠狠地耍了吧?

可是,菲妮西丝有点赌气地撕碎面包送进嘴里的那副样子,看起来不仅仅是在赌气,好像还有点寂寞。

菲妮西丝偶尔也会演戏欺骗库斯拉。但她的演技很容易就能看穿,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还有着一双会泄露心中想法的兽耳。

现在她应该是真的闷闷不乐。

库斯拉看到菲妮西丝这副样子,更是不忍心放着她不管。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的这种想法会是演技。

即便如此,库斯拉心中还是没底。

这件事还有一个悬念,那时自己在向菲妮西丝伸出手,满足自己欲求的同时也正准备实现菲妮西丝的愿望,而韦兰摩拳擦掌等候在一旁或许就是为了在这瞬间嘲笑自己。菲妮西丝那时脸上虽然稍带歉意,但看起来却很高兴,或许她只是想捉弄一下自己。

库斯拉拼命地思索,但还是没想明白。

现状太过莫名其妙了。

“不好吃吗?”

这时,菲妮西丝突然如此问道。

库斯拉抬眼看去,只见菲妮西丝正露出一副不安的表情。自己在苦思冥想时大概眉头紧皱了吧。

“不。”

库斯拉自然不会如实相告,但也不能将一脸不安的菲妮西丝置之不顾。

“那个……我做噩梦了。”

于是,他说出了这样的一个借口。

“噩,梦?”

“啊,嗯。”

菲妮西丝闻言,并未露出对这意外的事感到担心的神色,而是咯咯一笑,说道:

“让你老是捉弄人,这就是报应。”

“……”

还有这种说法的吗,库斯拉看着菲妮西丝如此说道。但菲妮西丝并未在意,平静地说道:

“迄今为止我每次做噩梦都是你给我依靠安慰,所以……从今往后我也想替你分担一下噩梦。”

前修女摆出一副献身的态度。如果她是带着温柔的微笑说出这番话,库斯拉或许会以为她是在舍己报恩。可这小姑娘说着说着,就输给了心中的羞涩,移开了视线。

她绝非出于义务感才这样说的。

这明摆着就是对库斯拉有好意。

“……我要是靠到你身上,你会垮掉的吧。”

库斯拉想都没想就出言调侃了。菲妮西丝瞪着库斯拉,立即反驳说:

“你试着靠一次后再发言。”

那赌气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库斯拉一眼就看出菲妮西丝是发自内心的,她就是这么笨拙的一个人。

而且库斯拉还可以确信,即使自己真的挨到那娇小的身体上,她也肯定会让自己依靠,全心全力地安抚自己。

因此,库斯拉心里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自己在面对如此真诚的菲妮西丝时,居然还怀疑她在欺骗自己。

罪恶感?

库斯拉再次困惑起来。

“怎么了?”

菲妮西丝疑惑地问道,眼神看起来非常担心。

库斯拉摇摇头。

“没,没,什么。”

菲妮西丝担心丝毫不减,但并未追问下去。

库斯拉吃过早饭后,就前往与韦兰合伙开设的工房。

菲妮西丝麻利地干完家务,没多久也来到了工房。

日已高升,工房里温暖宁静。

“那么,今天也请多多关照。”

菲妮西丝谦恭地说道。
菲妮西丝在工房里学习着各种与铁的精炼相关的知识。平时库斯拉一般会跟在菲妮西丝身边指点,但今天他没法这么做。那个悬念在在他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那个是梦么?若不然就是他们俩串通一起诓骗自己?

因为此事太过难以置信了。

菲妮西丝竟与自己和韦兰重婚。

库斯拉想到这儿,在心中喃喃自语地说了声,不。

自己三人不是不惜打破城市的规则,习俗,甚至是常识,一心追求真实的炼金术师么。区区重婚有必要如此惊慌吗?

韦兰对菲妮西丝有好感,库斯拉自己也很在乎菲妮西丝,所以才会准备宣誓爱情的戒指。

那自己会如此慌张应该是别的理由吧?库斯拉如此想道。

也就是说,还有着自己不想承认的别的理由,迫使自己拒绝接受眼前的现实?而正于这种拒绝接受的想法,自己才会觉得这是梦,或是怀疑他们合伙欺骗自己。

但库斯拉无法坦率地承认这一结论,无论如何都不行。

“那个。”

回过神来后,发现菲妮西丝站在了眼前。

她大概正在严寒中挽着袖子洗矿石吧,那双纤细的玉臂冻得通红。

库斯拉下意识地想抓她的手给她捂暖。

然而,现在反而是菲妮西丝满眼担心地盯着库斯拉,库斯拉一时间无法动弹。

“你果然哪里不舒服吧?”

菲妮西丝说着就把手伸到库斯拉额上,库斯拉不自觉地拂开了她的手。

菲妮西丝很是吃惊,库斯拉也被自己的举止吓了一跳。两人互相注视了大概数秒。

库斯拉最先按捺不住,移开了视线。

“喂,小乌,怎么了啊。”

韦兰正在进行下一阶段精炼的准备,见状不禁开口询问。

库斯拉掩饰不住心中的动摇,看着韦兰和菲妮西丝。菲妮西丝也回头看了韦兰一眼,随后再转而看了库斯拉一眼,脸上的表情显得有点悲伤,转身消失在了库斯拉面前。

库斯拉从早上开始就态度奇怪,板着个脸,就连菲妮西丝的关心都拂开,菲妮西丝会赌气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库斯拉想伸手挽留离去的菲妮西丝,但他还是无法动弹。

“这个啊,在之前的工序中,使用火之前都是在尽可能地去除不纯物质哦。现在终于要进入到用火的阶段了。”

“是,明白。”

菲妮西丝紧张地答应了一声。

“那小乌,你自己试下鼓风箱吧。”

菲妮西丝点点头,握住风箱的手柄,正要鼓动,但大概是她力气不够,风箱一动不动。

“唔……要更加用力地握住手柄,将全身的力气都压上去。”

“姆……”

即便如此风箱还是纹丝不动。

但库斯拉马上就注意到了,菲妮西丝为何无法好好地握住手柄。

“咦,小乌,你的手受伤了吗?”

当然,韦兰也马上察觉到了,抓起菲妮西丝的小手一看,不禁倒吸一口气。

“这可很严重啊。小乌,为什么不说出来?”

怎么了?库斯拉已经没时间去思考这问题了。光是看到韦兰抓住菲妮西丝的手,他就已经痛苦得表情扭曲了。库斯拉很快就明白菲妮西丝受伤的原因了,她的手指肿了起来。

“没量好手指的尺寸呢。强行将戒指套进去……你得早点说出来啊。”

“可,可是……”

菲妮西丝回答期期艾艾的。

令那根纤细的玉指遭受痛苦的无疑就是库斯拉的戒指。

“这可……不好办啊。只能将戒指剪断了。”

韦兰这次的话语尾没再带有语气词,他一脸认真地紧紧搂住菲妮西丝的肩,咬牙说道:

“虽然很危险,但只能这样做了。可以吗?你怎么一动不动。相信我。你最好不要看着手指,紧紧抱住我,要是痛的话咬我抓我也不要紧的。小乌……不,小乌你的痛苦就是我的痛苦。”

“……”

菲妮西丝看着韦兰,双眼因不安而湿润了起来。

接着,轻轻地点了点头。韦兰拿出钳子,放到菲妮西丝的手指上。

他准备剪断的正是库斯拉送给菲妮西丝的那枚戒指。那戒指是库斯拉辛辛苦苦精炼,抽出银打制而成的,上面寄托着库斯拉那比银的纯度还要高的爱意。

韦兰瞪着库斯拉,仿佛在说是你让菲妮西丝受伤的。当然,这并非库斯拉的本意。

但现在就连菲妮西丝都看向了库斯拉,神色悲戚,眼中最后的一丝爱火也快消失了。

接着,韦兰搂住了菲妮西丝。

就在这瞬间,库斯拉动了。他不得不承认。

自己心中燃起了妒忌。他之所以无法接受现实是因为他觉得菲妮西丝根本不可能选择韦兰。

库斯拉动了,向菲妮西丝伸出了手。他的手伸向了那柔软娇弱的身体,用尽全力要将菲妮西丝抢过来。

同时他也对自己一厢情愿制作的戒指伤害到了菲妮西丝深感后悔。

库斯拉紧紧抱住怀中那娇小的身体,咬牙说道:

“你的痛苦应该由我来承受,而不是韦兰。因为。”

菲妮西丝闻言抬起头来。

“因为?”

看到那副闹别扭的表情,库斯拉就明白到她一直在等着自己这句话。

“因为,我——”

“喜欢你……”

红发的伊莉妮说完就搂着自己的肩膀笑得弯下腰来。坐在同一桌的韦兰也咧嘴大笑起来。

“伊莉妮你还有诗人的才能啊。”

“诶?这很轻易就能想象到吧?”

“库斯拉确实像是那样呢。不过我觉得我同样能让小乌幸福哦。”

“韦兰你太温柔,太成熟了,所以不行。小乌想要的是恋爱方面与自己同水平的人。”

“那就是说库斯拉在恋爱方面跟小乌没差?”

“不是吗?”

伊莉妮戏谑地笑了笑。

韦兰也不禁笑得肩膀都抖动起来。

“嗯,你们俩先开始了吗?”

这时,库斯拉走了进来,一脸呆愣地问道。伊莉妮和韦兰看了看库斯拉,互相对视了一眼,再次大笑起来。

“啊,还有,那家伙去哪儿了?”

“累了睡着了。”

“真是的……叫她起来吧。”

库斯拉虽然一脸不耐烦,但还是最先询问了菲妮西丝的情况,还要特意去叫菲妮西丝起来。伊莉妮看着库斯拉,眯眯一笑,然后说道:

“她可能正在做梦呢。就让她继续做下去吧。”

“哈?”

伊莉妮和韦兰看到库斯拉那副一头雾水的样子,再次笑了起来,互相碰了碰杯。

(完)
5
20

請選擇投幣數量

3

全部評論 1

10000
Ignoramu 騎士
看到开头那种情节会感到一些不快,但是性别反过来却不会,这就是男性可悲的天性吗,不知道女生会不会反过来呢

1 个月前 0 回復

守夜擎天柱 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350 粉絲
6 關注
14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