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1年1月短篇)

——————————————
作者:细音启
插画:猫锅苍
图源:某萝莉(LKID:希斯缇娜 )
翻译:天咕·G·鸽灾(LKID:一級天災)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魔女乐园【涅比里斯皇厅】。
这个国家现在正因为女王的一句话而动荡不定。
[今天中午将对持有物进行突击检查]
喧嚣四起。
在会议即将结束时,女王突然做出了这种宣言,大臣们因此而窃窃私语着。
检查持有物?
而且还是突击检查?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难道女王在怀疑城内的家臣们?
[女王陛下……这到底……]
[难道怀疑我们之中有叛徒……]
大臣们低声私语着。
[肃静]
而这些嘈杂声却因为女王的一声呵斥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为了端正王宫内的风纪而已]
[……风纪?]
[没错]
女王点了点头。
[因为最近出现了一些精神松懈之人]

1
一小时后——
[嗯……天气真好]
爱丽丝正在王城内的中庭内散步。
爱丽丝丽泽·卢·涅比里斯。
她既是一位有着炫目的金发和美丽面容的可爱少女,也是这个国家的第二王女。
[从早到晚每天都在书斋内干着在文件上签字的活……肩膀僵硬后背酸痛,真是受够啦]
简单来说,现在的爱丽丝处于放弃职务的状态。
抱怨王女这一立场带来的繁重工作,甚至还逃到了中庭。
稍加休息。
可话虽如此,现在已经是午后,爱丽丝还有参加会议的预定。
[嗯……已经休息够了,也是时候会房间了]
说罢,爱丽丝便朝着王宫内走去。
然而来到大殿内的爱丽丝却看到了罕见的人群。
士兵、大臣以及侍从们排起了队伍。
[?这是怎么回事]
[爱丽丝,你来的正好]
[……女王大人!?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对爱丽丝来说,聚集的人群自不必说,女王来到一层大殿这件事也让人很是吃惊。
平常的话,现在应该是在女王之间内才对。
[是在检查持有物。所有通过大殿的人都要单方面接受持有物检查]
[……啥?]
[机会正好]
女王点了点头。
[爱丽丝,你的持有物就由我来亲自检查]
[等、等等啊,女王大人!?]
[爱丽丝,快把你的包交给我]
女王紧逼而来。
面对女王那高压态势,爱丽丝不禁缩成了一团。
[等下,女王大人!?话说回来,我完全没有听说过要进行这种持有物检查!]
[当然了,毕竟是突击检查]
对爱丽丝来说这件事是晴天霹雳。
但在女王眼中,爱丽丝抵抗情绪这么强烈反而很是可疑。
[首先是身体检查]
[身体检查!?]
[爱丽丝,站在那里不要动]
女王将手里的金属探测器从爱丽丝的头顶一直滑到腰间。
[嗯……]
[好、好痒啊女王大人]
[很好。身体检查没有任何异常]
[这是自然!那么我就失礼了……]
[慢着,爱丽丝]
虽然爱丽丝准备装作若无其事地通过大殿,但女王却没有放过她。
[重要的东西还没有检查呢。就是你腋下夹着的手提包]
[这、这是……!]
几乎出于冲动。
爱丽丝瞬间将自己的手提包藏在了背后。
这是因为爱丽丝对自己包里的东西有自觉。
在手提包里面放着爱丽丝不想让皇厅关系者知道的东西。
[就、就算检查我的包也不会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哦!]
[是吗?]
女王则双眼放光。
在女王看来,爱丽丝的回答反倒让她显得更加可疑了起来。
[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
[是、是的!]
[要是没有想要藏起来的东西的话,那个手提包让我看看不也无妨吗]
[唔!?]
[爱丽丝,放弃吧]
[……唔、嗯。明白了]
爱丽丝将手提包递了出去,女王则认真检查着里面。
接着。
[?是空着的呢]
[所、所以说完全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
[……不对,这是]
女王从包内拎出了一片布。
[原来是手帕啊]
[这、这是!?]
[怎么了,爱丽丝]
[……没、没什么……]
爱丽丝从女王那里别开视线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手帕。
虽然颜色看起来有些男性化,但这也不是值得怀疑的要素。
应该不值得怀疑才对。
[……嗯]
[————]
[算了,看起来的确没什么可疑的东西]
女王将手帕重新放入了手提包内。
[结束了,爱丽丝。抱歉、浪费了你的时间]
[……呼]
[突击检查就这么让你不安吗?]
[不、不不不不!我很确定不会有任何问题!……啊、哈哈哈……]
爱丽丝将取回的手帕重新放入了手提包内。
不对,应该重新藏起来才行。
……啊,吓死人了。
……还以为母亲大人已经察觉到了呢。
这个手帕其实是男款的。
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这本来就不是爱丽丝的东西。
自己的好对手——
其实这是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帝国剑士伊斯卡送给自己的东西。因为这手帕是帝国产的,要是被察觉到的话肯定会引起大问题。
[……真让人心惊胆战]
[爱丽丝]
[在,女王大人!?]
[这次的检查,每个人都检查的话感觉会相当耗费时间呢]
女王无奈地叹着气。
[来帮忙一起检查吧]
[那个,要做和女王大人之前一样的事情吗?只是这样的话自然可以帮忙]
因此爱丽丝也加入了检查员队伍。
爱丽丝扫视了一眼在大厅内排着队准备接受检查的士兵和侍从——
[啊啦?]
突然,爱丽丝发现了一个身材娇小的人影。现在这个人影正偷偷离开等待检查物品的队伍,准备溜向升降梯的方向——
[慢着!]
爱丽丝追上了那个人影,然后抓住了她的后领。
[抓到你了哦,希斯贝尔!]
[呀啊!?姐、姐姐大人有什么事吗]
希斯贝尔——
这位有着艳丽的草莓粉色头发以及可爱面容的少女正是爱丽丝的妹妹。
[突然过来有什么事情吗,我只是想回到自己的房间而已]
[别想蒙混过关。你是直接穿过待检查队伍来到这里的吧]
[……在、在说什么呢?我完全不知道]
[真可疑]
爱丽丝低眼看向不敢直视自己的妹妹。
虽然爱丽丝刚刚还因为伊斯卡的手帕而胆战心惊,但这次则轮到自己妹妹了。
[希斯贝尔,你不是一直都宅在房间里吗。也不参加会议,到底在做些什么呢]
[认真学习]
哼,希斯贝尔立刻答道。
[和姐姐大人不同,我可是以头脑定胜负的智慧型人才]
[……感觉莫名被当成了傻瓜呢,既然你这么光明正大,不如堂堂正正地接受检查吧!]
[啊,别呀!?]
[让我来亲自检查你的持有物!]
爱丽丝再次握住了希斯贝尔的后领。
首先是身体检查。
爱丽丝将从女王那里借来的金属探测器按在了妹妹的身上。
[后背,腹部,还有侧腹……]
[好、好痒!?姐姐大人!?]
[原来如此,看来没有带什么可疑的东西呢]
[这当然了]
希斯贝尔无语叹息。
[白白浪费了我二分四十秒。那么我就——]
[慢着,希斯贝尔。这边还没有检查吧]
[……啊!]
爱丽丝从后面扯下了希斯贝尔背着的背包。
[你在做什么啊,姐姐大人!]
[要是没有想藏起来的东西的话,就堂堂正正接受检查]
虽然这是女王大人刚刚才对自己说过的话。
[让我看看背包里面吧。啊啦,确实只有词典和专业书籍呢]
怪不得会说自己是靠头脑取胜的类型,背包里面真的全是书籍。不仅有数学和物理的专业书,还有写着难懂词语的词典。
[……看来没有可疑的东西呢]
[当然了,已经可以了吧,姐姐大人]
[啊啦?]
哗啦。
爱丽丝的视线停留在了藏在满包书下层的一本书上。
这本书莫名地有些薄。
而且还有艳丽的粉色封面。这本书到底是什么书呢。
[这是什么啊……哎]
[啊啊啊!?]
爱丽丝将这本书抽了出来。
原本游刃有余的希斯贝尔也因为爱丽丝的这个举动而瞬间变得满脸铁青。
[姐、姐姐大人……这是!]
[月刊《少女圣经》?第一次看到的杂志呢,我看看]
只看封面的话是无法了解内容的。
爱丽丝试着翻开了杂志,看了一眼小说专专栏——
然后爱丽丝便当场凝固了。
[……让男友喝下放有安眠药的酒……趁他睡着将其带到床上……啊、啊哇哇哇……]
[不、不可以啊,姐姐大人!不能读出来啊]
[希斯贝尔!]
爱丽丝猛地挥来了准备把书夺回去的希斯贝尔的手。
虽然挥开希斯贝尔时的爱丽丝满脸绯红。
[这是什么啊!]
言情小说。
而且还全是登场人物露出有失体统身姿的页面。这书根本就是成人向的小说。
[你都让我看了些什么啊!]
[擅自看起来的不是姐姐大人自己吗!]
[那、那你为什么要偷偷带着这种书啊。用专业数学书和词典做伪装,下面却带着极其……极其不知廉耻的杂志!]
没错。
仔细看的话,杂志的角落里还写不满十八岁禁止购买的限制。
不仅是希斯贝尔,这是连爱丽丝都不能买的杂志。
然而就在此时——
[怎么了吗?]
听到姐妹间的吵闹后,女王走了过来。
[啊啦,希斯贝尔也来了?]
[女王大人!]
爱丽丝不顾一切地将手中的杂志伸向了女王的胸前。
[女王大人,这可是国家一级大事。希斯贝尔居然带着这种东西!]
[不要啊,姐姐大人!?]
[……这是]
女王瞪大了双眼。
[希斯贝尔!]
[不、不是的女王大人。这是——]
[爱丽丝,持有物检查就交给你了。我现在要和希斯贝尔单独好好聊一聊扰乱风纪的问题]
[不要啊啊啊啊!?女王大人,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在爱丽丝的守候下。
持有物检查中最先被判为“有罪”的妹妹被带去了走廊深处。
[……纠正了一件错事呢]
呼,爱丽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但只是这样的话爱丽丝还无法满意。
既然发现了希斯贝尔这种例子,那么检查果然是必须的。
[接下来值得怀疑的是……]
[爱丽丝大人,可以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啊啦,施瓦尔兹?]
接近爱丽丝的是穿着正装的白发老人施瓦尔兹。
他是侍奉王家的侍从。
而且这位来人照顾的人是——
[爱丽丝大人,您有没有看到三王女呢。今天很罕见地离开了房间,但一直没有回来……]
[不需要担心希斯贝尔。现在她正和女王大人在一起]
[哦?希斯贝尔大人和女王陛下单独在一起,这还真是罕见呢。要是母女在加深感情的话,作为侍从的我也能放心了]
[……虽然实际上是在说教]
[说教?]
[啊,对了,施瓦尔兹!]
面向希斯贝尔的侍从,爱丽丝再次拿出了金属探测器。
[以防万一,你也让我检查一下吧。现在在进行持有物检查哦]
[明白了。这是女王陛下从中午开始进行的检查吧]
[嗯,大家都一视同仁]
施瓦尔兹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侍从。
走路的步伐看起来就是品行端正的人,简直可以说是侍从的榜样,这一点爱丽丝也很清楚。
……但他毕竟是妹妹的侍从,还是检查一下为好。
……毕竟妹妹居然带着那样的书籍。
有其主必有其侍从。
既然希斯贝尔已经有罪了,调查她的侍从也算是正常措施。
[就是这样,麻烦让我检查一下吧]
[这是自然。请爱丽丝大人一直检查到自己满意为止]
施瓦尔兹自信满满地点了点头。
就像他说的那样,检查出来的东西分别是怀表、手帕、以及整理外貌的梳子。
完美。
只带着最低程度的简单物品,真不愧是侍从之鉴。
[……真不愧是施瓦尔兹呢,完全没有任何可疑之物]
[不敢当。那么我就先失礼了]
年老的侍从堂堂正正地离开了。
就在此时——
和施瓦尔兹擦肩而过走来的是爱丽丝的侍从——燐。
[爱丽丝大人,原来您在这里啊]
[啊啦、燐。有什么事吗?]
[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爱丽丝大人您又偷偷离开书斋这件事吗。工作还剩下一大半哦……哦呀?]
燐的视线看向了爱丽丝手里握着的金属探测器。
[又在玩一些新奇的游戏]
[这才不是游戏,而是正经的工作。是女王大人亲自交给我的工作]
顺带一提,女王还在对希斯贝尔进行说教没有回来。因此,爱丽丝的责任也越发重大了起来。
[燐,你来下这边]
[嗯?]
[让我来检查一下]
[我、我吗?]
燐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她的表情简直就像在说……没想到我也要被检查。
[等下,爱丽丝大人!?爱丽丝大人您觉得我到底侍奉您多少年了啊!]
[不是这样的,燐。任何人不得例外哦]
毕竟女王大人都亲自检查爱丽丝了。凡是来到这个大厅内的人都不准有例外。
[正因为你是我亲爱的侍从,所以才必须由我亲自检查。这也是信赖的体现]
[……原来如此]
[施瓦尔兹也被检查了哦。既然你也是侍从,就堂堂正正接受检查]
首先是身体检查。
然而就在金属探测器接近燐腰部的时候,指示灯突然开始闪烁起了红光。
[有反应?]
连爱丽丝也不禁感到吃惊。
检查开始以来,金属探测器还是第一次响。
[燐!你到底偷偷藏着什么啊]
[哎?啊,这个啊……]
[在裙子内侧!]
[等下啊,爱丽丝大人!?]
燐没来得及阻止,爱丽丝就毫不犹豫地将手伸进了燐的裙子里——
[啊,好痛!?]
被尖锐的金属针扎到手指后,爱丽丝发出了悲鸣。
[……所以我才让您慢着啊]
燐大声叹了口气。
接着她从裙子内侧一个个地取出了匕首、针等能让金属探测器产生反应的东西。
[这些事护卫用的武器。作为爱丽丝大人的部下,必须要时刻携带不准离身]
[……完全忘了这点啊]
这是爱丽丝自己的失态。
因为金属探测器首次出现了反应,过于在意的爱丽丝完全忘记了检查对象其实是燐这点。
[也是啊,燐的话金属探测器会响也是理所当然]
[您能理解真是太好了,那么我就——]
然而就在准备离开的燐背后,突然响起了爱丽丝冷彻的声音。
[燐,真不像你呢]
[哎?]
[如果是平常的话,您肯定会说“既然是爱丽丝大人的工作,我也要陪同”,然后留在这里才对]
但现在的燐却不同。
她想要迅速离开大殿,简直和自己的妹妹一样。
[燐,让我看看你的包]
[这、这个吗!?]
刚被爱丽丝指到,燐就露骨地慌张了起来。
[这、这个手提包内没有任何东西!只是我私人使用而已!]
[就是因为是私用的,才要检查哦。赶紧拿来!]
[啊!?]
爱丽丝从燐手里抢来了手提包。
不由分数看向包内的爱丽丝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
牛奶。
杏仁、卷心菜丝。
以及写着迷之文字“发育秘诀”的手工笔记。
[这、这……只是午饭而已!我只是把冰箱里的东西拿出来而已!]
燐慌慌张张地这样说道。
而爱丽丝凝视着的则是写着“发育秘诀”的笔记。
什么需要发育?
牛奶、杏仁、卷心菜?
以及燐慌慌张张地样子。从这些要素中推到出来的答案是——
[难道说!]
答案闪现在了爱丽丝的脑海中。
[这些食材全是传闻中可以促进胸部增长的食材!再加上发育这个关键词。也就是说,燐你为了让胸部增大每天都在……燐!?你要去哪里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
燐哭着跑开了。
而她的脸则红得像含苞待放的樱花花蕾般。
[不是的不是的!这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
[燐!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要逃走啊!?]
[爱丽丝大人你这个笨蛋!]
就这样——
伴随着一名罪人和一位牺牲者的出现,皇厅的突击检查结束了。


2
数日后。
在远离皇厅的帝国发生了一间严重事件。
[慢着,伊斯卡亲,请停在那里不要动]
[什么事啊,璃洒?]
[哼哼,现在开始进行持有物检查]
[……啥?]
被璃洒突然出声叫住,伊斯卡停在了当场。
[……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里是帝国军第三基地。
对身为帝国兵的伊斯卡来说,这里简直就和自家的院子一样熟悉。
然而——
[看那边,伊斯卡亲。对面也在排队进行持有物检查吧]
基地的入口人满为患。
原本伊斯卡还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其中理由是这样啊。
[可是,璃洒?为什么要突然进行检查啊?]
[哼哼,突击检查不是更有趣吗?]
让自己停步的璃洒用鼻尖推了推眼镜的镜桥,然后露出了捉弄人的笑容。
天帝参谋——
帝国军的女干部,身为元使徒圣的伊斯卡也和她很熟。
[这是今天早上司令部的会议上决定的事情。最近帝国军内的风纪很是混乱]
[……是吗?]
[事实正是如此。所以,基地内的士兵都要参加。伊斯卡亲也赶快把包放在桌子上,然后站直]
伊斯卡按照要求笔直站立。
接着,璃洒手持金属探测器走了过来。
[嗯,没有反应。真无趣,伊斯卡亲就没偷偷藏点东西吗?]
[……真藏着的话不就严重了吗]
[身体检查结束,接着进行持有物检查]
璃洒像对待自己的东西一样毫不客气地打开了桌面上的伊斯卡的包。
然后看向包内——
[啊嘞?有没有什么可疑东西呢?]
[你这说法怎么感觉像是期待着发现可疑的东西啊……]
[小黄书有吗?]
[怎么可能会有啊!?]
[……哦呀?]
璃洒的语气发生了变化。
接着她从包内取出了一个手帕。
[嘿,真让人意外。伊斯卡亲居然带着这么高级的手帕]
[这、这是!?]
伊斯卡不禁发出了声音。
[嗯?怎么了伊斯卡亲,突然发出这么可爱的声音]
[……没、没什么……]
伊斯卡本人从璃洒那里别开视线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手帕。
虽然和璃洒说的一样是个高级品,但却不能察觉到其中原委才对。
伊斯卡内心这样想到。
[……嗯?]
[————]
[算了,看起来也没有可疑的东西]
璃洒将手帕和包还给了伊斯卡。
[辛苦了,伊斯卡亲]
[……呼]
[哦呀,为什么会这么不安啊?]
[不、不不不不!我很确定不会有任何问题!……啊、哈哈哈……]
伊斯卡迅速将接下的手帕塞进了包内。
不对,应该重新藏起来才行。
……啊,吓死人了。
……没想到居然会被发现。
高级手帕。
本来这就不是伊斯卡买的东西。
而是自己的好对手——冰祸的魔女爱丽丝作为“回礼”送给自己的东西。
因为这对帝国兵来说是过于高级的东西,所以要是被发现的话肯定会引起大问题。
[……真让人心惊胆战]
[伊斯卡亲]
[什、什么事啊,璃洒!?]
[关于这次的检查,每一位士兵都要检查的话不是很浪费时间吗]
璃洒无奈地叹息。
[伊斯卡亲来帮忙吧]
[帮忙进行检查吗?]
[嗯。这种检查很有趣哦,去年也检查出了很厉害的东西呢]
璃洒露出了很是可疑的笑容。
[上次检查中可是不断出现一些很厉害到无法形容的东西呢]
[……具体来说都是些什么]
[是一些会让人对我说“只要你保持沉默,今年的奖金就增加两成”的东西哦。对亏于此,去年才能过上优雅的生活啊]
[让别人蒙混过去是什么一下啊喂!?]
[别在意,这件事就交给伊斯卡亲了哦]
[……我只干到早上的演习开始哦]
接下金属探测器的伊斯卡也走进了检查处的帐篷内。
而帐篷内却有一位伊斯卡熟悉的人物。
[啊嘞,烬?]
[嗯?为什么会是伊斯卡]
银发狙击手——烬。
和伊斯卡一样也隶属于第九〇七部队的青年早就在了检查处的帐篷内。
[你是检查员吗?]
[……不知道该说是被璃洒拜托了,还是该说被她强迫]
[想也是这样]
烬把包放在了桌子上。
不需要伊斯卡主动说,烬就主动打开了包。
[检查吧]
[……没有可疑物品]
[这当然了。在这种基地内,怎么可能会有人故意带着可疑物品啊]
烬叹气到。
金属探测器自然也没有任何反应,检查完毕后烬便飒爽地离开了帐篷。
[待会见,伊斯卡。早上的演习开始之前一定要回来哦]
[明白。代我向蜜思米斯队长和音音问好]
然而就在伊斯卡说这句话的时候——
突然从背后传来了慌乱的脚步声。
[不要啊啊啊啊!?璃洒酱你准备做什么啊!?]
[别在意、别在意。只是突击检查而已哦]
被璃洒扯着手腕,又有一个人进入了检查处的帐篷。
她是一位背着大背包的娇小女士兵——
[蜜思米斯队长!?]
[伊斯卡快救我!]
一看到伊斯卡,蜜思米斯队长就拼命伸出了小巧的手。
[璃洒酱准备绑架我啊!]
[只是看到蜜思米斯从我眼前经过就稍微打了声招呼而已。谁让蜜思米斯立刻就逃跑的]
[……呜]
被带来的蜜思米斯终于放弃了抵抗放下了背包。
[首先开始身体检查。对了,伊斯卡亲就趁这个时候检查蜜思米斯的背包吧]
[什、什么都没有哦!?]
[这要检查之后才知道。……确实,金属探测器没有反应呢]
嫌疑已被排除。
然而璃洒却还是像在怀疑蜜思米斯一样抱着双臂。
[伊斯卡亲,你那边怎么样?]
[没有可疑物品]
伊斯卡负责检查蜜思米斯的行李。
虽然逐个检查了背包的收纳袋,但完全没发现可疑物品。
[真不愧是队长。这份完美遵守规则的身姿,让身为部下的我也感到骄傲]
[哎?啊哈哈哈……小、小事一桩。毕竟我可是队长啊……]
可是不知为何蜜思米斯队长显得有些吞吞吐吐,也不和伊斯卡四目相对,只是背上背包蹑手蹑脚地走向帐篷外。
[那么,我就先离开了。伊斯卡就继续加油——]
[慢着]
[呀啊!?]
[感觉蜜思米斯你莫名有些心虚呢]
璃洒的双目释放出了光芒。
[呐、蜜思米斯?你真的没有藏什么东西吗?]
[没有藏哦!?伊斯卡也检查过了,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物品!]
[……哼哼?真的吗?]
璃洒打开了蜜思米斯背着的背包,然后窥探着里面。
接着。
[作为午饭的便当,换洗衣服和水杯。原来如此,一眼看去的确没有可疑物品呢]
[我就说嘛——]
[如果这样做的话又会怎样呢]
璃洒将手伸进了背包。
然后将里面的水杯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啊,蜜思米斯]
[这、这是!?]
蜜思米斯队长的脸色大变。
在伊斯卡和璃洒的视线下,可爱的童颜逐渐绷紧了起来。
[这、这只是单纯的水杯而已。一看不就明白了吗,这是训练结束后准备喝的高蛋白饮料哦]
[高蛋白饮料啊]
璃洒拧开了水杯的杯盖。
透明玻璃杯身内放着的是——
[哎!?]
伊斯卡怀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杯内的并不是高蛋白饮料。
水杯内溢出的是泛出茶色的粘稠液体。
没想到水杯内居然藏着这种不知为何物的东西。
[不,这是……!]
伊斯卡还是有头绪的。
液体散发着酸甜气味,恐怕虽有人都曾在吃饭时闻到过这股气味——
[难道是烤肉酱!?]
[呜!?]
不好。
内心的咆哮浮现在了表情上。
[不、不是的哦,伊斯卡。冷静点,这真的是高蛋白饮料!]
[可这颜色的味道……]
[高蛋白饮料不也有巧克力味和酸奶味吗。我的只是烤肉味而已哦!]
[怎么可能会有啊!?]
[伊斯卡要相信身为上司的我的话啊!]
蜜思米斯队长将手放在了胸前。
然后用湿润的眼眸看向伊斯卡。
[你觉得我会背叛身为部下的伊斯卡吗!?]
[不会]
[那你觉得我是那种在深夜偷偷一个人在帝国军基地的草坪上烤肉的上司吗?]
[是的]
[伊斯卡————!?]
[哼哼哼]
露出无畏笑容的璃洒紧紧地抓住我蜜思米斯的双肩。
[终于抓到犯人了]
[璃洒酱!?]
[最近总是在基地内发现原因不明的小火堆……真没先到蜜思米斯居然在严禁生火的草坪上烤肉啊]
[对不起啊啊——!?]
把烤肉酱留在现场,蜜思米斯队长撒腿便逃。
[……真是的。看到草坪上散落着的烤肉用木炭后我还在怀疑,果然是蜜思米斯啊]
璃洒无奈地叹息。
在她追着蜜思米斯来到帐篷外后——
[哦?]
璃洒喊住了从自己眼前走过的红发少女。
[音音碳,这边这边]
[啊嘞,有什么事情吗,璃洒。伊斯卡哥居然也在?]
音音后头看去。
烬、蜜思米斯队长,以及音音都和伊斯卡一样是第九〇七部队的成员。
和蜜思米斯队长一样,音音也背着背包。
[音音碳,现在我正和伊斯卡亲一起进行持有物突击检查。音音碳也来检查一下吧]
[哎!?]
音音突然颤栗了起来。
总是天真烂漫的音音现在却吃惊到连伊斯卡看来都觉得奇怪的程度。
[那、那个璃洒……音音还有点事……检查前能先去趟会议室吗……]
[不行]
璃洒抓住了音音。
[好了,到底会检查出来什么呢]
满脸兴奋的璃洒窥探着背包内部。
[……螺丝刀、电钻、锯子、锉刀、木工铅粉?]
[只是机械工具而已哦?怎么样璃洒,没什么可疑的吧]
[……嗯]
璃洒边看着背包内部,边点了点头。
[看来没有不准带入基地内的东西呢。音音碳平时就很优秀所以我很信任你哦]
[啊嘞?这是?]
像是在打断璃洒一样,伊斯卡不禁反射性地开口说道。
背包底部——
有一个拉链。简直就像在说背包底部也可以打开一样。
[难道是双重包底……]
[啊啊啊啊啊啊啊!]
音音大叫了起来。
[伊斯卡哥,这个不准说啊!]
然而为时已晚。
因为伊斯卡的指摘而觉察到的璃洒立刻打开了背包的第一层包底,然后取出了中间藏着的东西。
这是——
[啊啦?杂志?]
璃洒取出的是一本杂志。莫名的有些薄,而且封面还是亮丽的粉色。
[璃、璃洒……伊斯卡哥……这是……]
[月刊《少女圣经》?第一次看到的杂志呢,我看看,难道是言情小说吗]
伊斯卡试着打开了杂志,并看了看小说专栏——
[……让男友喝下放有安眠药的酒……趁他睡着将其带到床上……哇、啊啊……]
[不要啊,伊斯卡哥!不准读出来————]
[最近的年轻人看的东西真是刺激啊]
[不要说了啊,璃洒————!?]
这不是普通的言情小说。
其内容非常之刺激,不仅是伊斯卡,连璃洒都变得面红耳赤了起来。
[音音碳……那么可爱的音音碳居然回看这么色情的书啊!]
[不是的,璃洒!]
[仔细看的话,这上面不是写着十八禁吗。虽然不违反帝国军的规定,但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是的!]
音音大吼道。
其音量足以传遍帐篷所有角落。
[这是……音音的朋友借给音音的杂志……那个……呜哇哇哇!]
然后音音便逃开了。
[伊斯卡哥就是个笨蛋!]
[为什么是我!?]
伊斯卡本身完全没有任何恶意。
只是偶然发现了背包是双重包底结构,并随意说出口了而已。伊斯卡是真的没想到里面居然会放着那种超乎预料的东西。
[……看来对音音做了不好的事情了呢]
[没关系的,伊斯卡亲。虽然窥探到了少女的秘密,但这也是为了保护帝国军的风纪——]
然而就在璃洒说完话之前。
帐篷内突然陷入了寂静。
原本在你一言我一句地交谈着的检查员们都慌慌张张地闭上了嘴并排成了一列。
[哟,打扰了]
【……持有物检查?无聊,居然连我们都要检查,究竟是哪个蠢货想出了这个主意】
异于常人的两个人。
士兵们神色紧张,就在此时进入帐篷内的是和其他帝国兵明显不同的男女。
[啊哈哈,无名酱,还不都是因为你带着的匕首单方面被金属探测器检查到了吗?]
边嚼着饼干,边进入帐篷的是充满野性气息的娇小女士兵。
使徒圣第三席·冥。
而她身边站着的则是——
【……】
[哦,被我说中了?]
【只是无语而已。金属探测器会对我的匕首有反应,也并非没有因为是认真的而吃惊】
这一位则是从头到脚覆盖着钝色套装的男性。
使徒圣第八席·无名。
两位都和璃洒异样是天帝的护卫,同时也是帝国军的干部。
[两位都来下这边]
在畏头畏尾的士兵之中,只有璃洒温和地欢迎着二人。
[把物品放到这边吧]
[好的]
冥将肩上的皮包仍了过去。
然而——
她身边的无名却。
【我像是带了什么东西的样子吗?】
两手空空。
没有任何可疑物品这点虽然容易理解,但身为一位帝国兵连必需品都没有也算是有问题的行为了。
[啊嘞,无名你的会议资料呢?……今天不是有天帝陛下都要参见的重要会议吗?]
【全都记在脑子里了】
无名毫不畏惧。
[……算了,那么下面是……冥!?这都是些什么啊!]
打开冥的包后,璃洒发出了悲鸣。
[里面怎么什么也没有啊!?]
[哎?不是放着肉干和饼干吗?]
[会议资料哪去了啊。难道也和无名一样记在了脑子里——]
[太麻烦放弃了]
[那就老老实实带着资料啊!]
[璃洒酱,今天的会议我们俩坐一起吧]
[……是准备看我的资料吧]
唉,璃洒大声叹了口气。
要是部下的话就需要呵斥了,但这两位和璃洒一样都是使徒圣。
[……算了,反正被发火的也不是我。好了,你们俩赶快离开,我还忙着呢]
【把我叫来的不是你吗】
[再见喽]
冥悠闲地离开了。
无名则带着一丝无语。
[……呼。他们就是最后了吗?]
璃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结束了,伊斯卡亲。我们也回归岗位吧]
[早上的演习也要开始了。我还要去训练,璃洒也要去参加会议吧?]
帝国军的日常开始了。
大量士兵已经出动,就算在基地入口等着也不会有人通过了。
然而就在这么想的时候——
[哈啊……哈啊……大失误。没想到两个闹钟会同时出现故障!]
一位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小女队长慌慌张张跑了过来。
[这是我皮利艾一生的不觉。我居然会因为睡过头而迟到!决不能有这种失态——]
[皮利艾队长?]
[哦呀,这不是小皮吗]
看到这位女队长后,伊斯卡和璃洒同时发出了声音。
皮利艾·科蒙萨斯队长。
有着轻柔的黑发与清楚的外貌,但实际上是一位出名欲极强的野心家。时不时会将蜜思米斯队长视为对手这一点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小皮,这边这边]
[……这声音,是璃洒前辈!?]
听到璃洒的呼喊后,皮利艾双眼放光地转过身来。
[早上好,璃洒前辈!前辈居然主动向我搭话,难道说准备向司令部推荐我的日子终于要来了吗!]
[不,你想多了]
[……是,是吗。但是这么无情的璃洒前辈也很完美哦。那么,究竟有什么事情呢]
盯。
皮利艾队长紧紧盯着的是站在璃洒身边的伊斯卡。
[仔细看的话,这不是蜜思米斯的部下吗。别看这样,我可是急着去参加早上的演习哦。有事的话——]
[检查持有物]
[……?]
[这是司令部的方针,基地内的士兵都需要进行身体检查和行李检查。皮利艾队长是最后一位了]
[——持、持有物检查!?]
皮利艾队长猛地跳起。
其势头足以让她的艳丽的黑发乱成一团。
[我、我拒绝!]
[……皮利艾队长?]
[不要靠近我,蜜思米斯的部下。品行如此端正的我是不可能会有可疑物品的!]
[嗯,正是为了确认这点才需要检查……]
[你这个痴汉!]
[痴汉!?]
[你、你要是敢碰我的话,我就要大叫了哦!这样一来,你一生都要背负上变态的烙印——]
[小皮?]
璃洒从背后抓住了皮利艾队长。
[你还真是慌张啊?既然这么动摇,看来的确需要检查一下了呢]
[璃洒前辈!?]
[好了,伊斯卡亲,快点打开小皮的包]
[不要啊啊啊啊,不要打开。要是有一根手指碰到了我的包,我就直接叫警察……唔唔!?]
[小皮你闭嘴]
璃洒按住了皮利艾。
[就是现在,伊斯卡亲!]
[……明、明白了……]
这是一款名牌包。
将这个对带入基地的帝国兵来说过于华丽的包打开,并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璃洒,则是折叠伞]
[可以有,下一个]
[一份演习用的替换衣服]
[下一个]
[运动饮料]
[下一个]
[记事本型电子端末]
[!]
皮利艾屏住了呼吸。
而璃洒却没有忽视这一些微的动摇。
[就是这个!伊斯卡亲,这个电子端末很可疑,快检查里面的数据!]
[好。啊,不行啊璃洒,虽然打开了,但需要密码]
[小皮,你应该会把密码高速我吧]
[……]
皮利艾陷入了沉默。
一会儿后。
[……我、我忘记了]
[居然给我装蒜。算了,那就单方面地试一试吧。伊斯卡亲,试着输入一下“0909”]
[这个数字是?]
[小皮的生日]
[啊,解开了]
[不要啊啊啊啊!?]
虽然皮利艾的悲鸣震天动地,但她那长达数百行的“日记”还是显示了出来。
[伊斯卡亲,读出来]
[那个……“今天去帝都商场进行了购物。司令部的参谋A比起点心还是更喜欢红酒。反正是一位尝不出味道的老人,随便买了高级品就行了。女干部B去年生了个孩子,那就用玩偶做礼物吧。这样一来下次的考察肯定能挤进上位区间”——这完完全全就是贿赂啊!?]
送上司礼物,借此提升自己的分数,怎么看都是不正当行为。
[璃洒,这应该是问题吧……]
[伊斯卡亲继续读]
[好的。“但是最需要盯紧的还是使徒圣璃洒前辈。一定要想办法踢掉蜜思米斯,要是能让她中意的话,今年就一定能进入司令部”……哇啊……]
[小皮?]
[不是的不是的!?]
被璃洒抓住肩膀的皮利艾拼命扭动着身体。
[这是误会!这肯定是黑客干的。黑进了我的电子端末,然后篡改了我的笔记!]
[来人,联络司令部]
[不要啊啊啊啊!?]
皮利艾队长被带了出去。
之后肯定会被司令部发火,然后写下反省书吧。
[呀啊,没想到最后钓上了条大鱼]
很是满足地璃洒抱起双臂。
笑容也散发出了完成一件大事的充实感。
[完成正事果然会让人心情愉快呢……哦呀?]
璃洒眨了眨眼。
不知什么时候——
璃洒的双臂分别被左右两方的人给抓住了。
[无名?冥?]
居然是两位使徒圣。
曾一度离开帐篷的两位又回了过来。
[……那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璃洒酱哟]
【最后一个人还没有检查吧?】
就在呆住的伊斯卡面前。
至今为止都非常淡然的璃洒突然瞪大了双眼。
[难道!?]
[没错,还有璃洒酱没有接受检查]
【连我们都接受了检查,你不会觉得自己能逃过一劫吧?】
无名控制住了璃洒。
就在无法行动的璃洒面前,冥放下了背上的帝国军标准装备之一的背包。
[那、那是我的……!?]
[这是从璃洒酱的衣柜中拿出来的。那么赶紧来看一看里面吧]
[不、不可以啊,冥!?那、那个背包内放着重要机密哦。只有身为天帝参谋的我才能看的文件就在里面啊啊啊啊啊]
[……哎?]
冥转脸看向了璃洒。
手里拿着的则是从包中取出的罐装啤酒。
[璃洒酱,你说的重要的文件指的是这个冰镇过的罐装啤酒吗?]
[这、这是————!?]
[还有很多哦]
冥吧背包颠倒了过来。
罐装啤酒则不断掉落下来,而且不止一两罐。
[啊啊啊啊啊!]
璃洒发出了悲鸣。
虽然想捡起地板上的罐装啤酒,但为时已晚。
包括伊斯卡在内,帐篷内的士兵已经从头到尾目击了整件事。
[璃洒酱,原来会在工作时喝酒啊]
【完全违反了军法规定。真不知道天帝陛下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
[不,不是这样的!]
璃洒慌慌张张摇头否定。
[这……这肯定是某人擅自把罐装啤酒放进了我的背包内。对吧,伊斯卡亲!]
[……]
[啊,啊嘞?]
[……就算问我也……]
[伊斯卡亲————————!?]
【结束了】
咔嚓。
无名用手铐拘束住了璃洒的双手。
【借口说给司令部去吧】
[走吧,璃洒酱。你真笨啊,妹妹碳酸饮料要被酒好喝一亿倍]
[不要啊啊啊啊啊!?]
冥和无名抓住了璃洒,并把她带了出去。
[我……我……明明只是想缓解没有休假一直在加班而积累下的压力而已啊!]
在悲鸣声中。
璃洒的身姿消失在了帐篷外。
[……]
只有伊斯卡还留在现场。
[……帝国军,真的没事吗]
只带来了不安的持有物检查结束后,伊斯卡不禁叹了口气。
26
240

請選擇投幣數量

22

全部評論 3

10000
是伊斯卡君哦 平民
小黄书的操作很生🌿

1 个月前 0 回復

weidongxu 伯爵
翻译辛苦

妹妹碳酸饮料。。手滑到莫名的有说服力呀🤣。。话说我真记不起来冥是谁了

1 个月前 0 回復

no2body 王爵
天灾dalaonb!
日常迫害燐(1/1)

1 个月前 0 回復

天災 王爵
我的葬礼没有鲜花,我的墓碑无需名号
442 粉絲
7 關注
74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1年1月短篇)

872
3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亦或是世界起始的圣战Secret File2

3090
8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1年01月日历短篇)

2653
3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第八卷特典短篇)

6286
36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0年9月短篇)

2629
10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亦或是世界起始的圣战 Secret File

5887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