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奇妙的女孩子

离开洛芙家冷静下来之后我才开始好好反省自己。

随便进入女孩子的房间确实不太好。之后应该和她道个歉才对……要不还是算了吧,感觉也说不出口啊……这种事情。

接下来要去孤儿院了。

我家和洛芙家在小镇东边的郊外,而孤儿院处在小镇相对南边的位置。虽然说孤儿院是在郊外,但是距离小镇的中心地段并不远。

现在想想,孤儿院的位置其实也挺不错的,采购东西也不用跑的很远,走路二十多分钟就能到达集市。

这也许是镇里的居民们出于对孩子们人道主义的同情对孤儿院小小的优待。

即使是现在,孤儿院还是偶尔会有一些新面孔。因为我们这块地方属于乡下,又靠近没有人居住的森林地带。以前森林地带经常会有一些魔物出现,魔物会主动破坏村子,杀害村民,不过近些年稍微少了一些这种情况。我想我和洛芙应该也都是因为这种类似的原因来到孤儿院的。

我经常会接下一些委托给冒险者公会的杂工。

像这种陪孤儿院的孩子们玩耍的委托,几乎只有少数新手冒险者才愿意接取。因为干的活很杂体力消耗太高,报酬又不符合付出的辛劳。

很多人成为冒险者大概都是为了追求名声,所以不太喜欢做这些报酬不高又不知名提升自己实力的委托。

事实上冒险者公会其实一开始也是维持城镇的安全才设立的,也就是说这类杂工委托一开始也不存在与公会的委托名目里。但如今冒险者公会已经是一个比较综合的公会,所以会接受各种各样的委托。而且各地的冒险者公会彼此之间都有互相联络的手段,如果某个地方出现了严重的魔物灾情,冒险者公会总部会下达判断派出附近的冒险者公会的成员进行支援。

啊,扯远了。为什么我会经常接下这种杂工委托呢?

说到这个,首先嘛,我的实力不怎么支持得起我去猎杀魔物。只能和镇里普通居民五五开的魔物倒还好,毕竟我也只是和正常人比起来相差无几的水平,经过一番努力那种魔物我也能打倒,要是魔物再强一点我可能就不行了。还有其他原因就是,我觉得要是没什么钱的又亟需帮助才发布委托的话,没有人愿意接受这种委托那发布委托的人就太可怜了。

当然,也有小部分这类委托是奸诈的黑心委托者想要榨取劳动力。以前吃过几次亏,在那之后我也会了解委托的详细内容再做判断。不过要是来自孤儿院的委托,我差不多看到就会接。因为在我心里还存在感激和留恋。

沿路的景色从乡间小道逐渐变成了石板路。已经走了十几多分钟了,差不多该到了。

走着走着,我突然听到了某个角落发出有小孩子的哭闹声。

好像是前面的巷子里,有些在意,去看看吧。

我往声音的源头跑,却看到了大人欺负小孩子的一幕——不远处的一条比较阴暗的巷子里,有个男人一脸愤怒,用凶恶得能杀死人的目光狠狠地瞪着坐在地上的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被男人的身体堵在巷子里。

“把你们偷的钱交出来!”仿佛有种怒气和威胁深藏于男人的的声音里,就像低吼的野兽。

“我们没有偷,钱是捡来的……!”大概是女孩子的声音,呜咽着发出令人心痛的叫喊。

是在找小孩子的茬吗……真的是恶劣的行为啊……

我还差七八米就赶到他们身边了。

突然,一个身影闪过我的面前,率先冲到了男人和孩子们身边。

“请住手——!”那个冲上前的人,有些气喘吁吁地说。

咦?是女孩子的声音?

这时候我才看清楚那个人影的正体。

一个留着齐肩银发,穿着朴素的女孩子。浅棕色的及膝裙和白色的衬衫,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

“先生你应该先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然后再和孩子们谈谈,而不是先付诸暴力行为,对吧?”那个女孩子义正辞严地对男子说。

她的声音……微妙地有点像洛芙的声音,是我的错觉吗?

女孩子自然地走到了男子和孩子们之间。她的背影虽然纤细,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说无疑是安心的保护伞。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年龄大概七八岁,两都穿着比较旧的衣服,缝补的痕迹非常不明显。对于这种缝补手法,我印象特别深刻,因为我以前挺长一段时间也穿着这样缝补过的衣服,他们两个应该是来自孤儿院的孩子。

孩子们的情绪稍微安定了些,从地上站了起来,颤抖得也不像刚才也不那么厉害了。

我尽量不发出脚步声慢慢向他们走近。

“有什么好谈的,我丢了钱,那两个小东西手上就是钱,肯定是他们偷的。”

“姐姐想问一下你们两个,你们有做过这种事吗?”她转过身面对两个孩子。虽然我看不到,但是我想她的表情应该和蔼了很多。

“没有!”

“没有!”

两个孩子同时出声否定。

“小、小孩子的话怎么能相信,对、对了,他们一定是在抵赖!这么小就会撒谎了,该死的东西!”男人变得有些慌张了起来,虚张声势的感觉一眼就能看破。

这样下去就要陷入僵局了啊……让我来搭把手吧,反正本来就打算出手帮忙的。

“先生你丢了多少钱啊?”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出声,那个女孩子就抛出了问题。

因为小孩子也存在说谎的可能性……事实上有些熊孩子根本就管不了……当然如果不是找茬的话,这个男人应该是清楚孩子们捡到的钱的数额的。这个问题问的挺明智的。

“……”我的站在男人的身后,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我觉得我插进来的时机有点尴尬……难不成我是多余的……?算了,既然都出手了那就做到底吧。

“对啊,大叔你从刚才就一直嚷嚷,你到底丢了多少钱啊?”我应和女孩子的话,同时放在男子肩膀上的手逐渐施加力量。

“那、那个,银币、不对,铜币!对了就是铜币!一枚铜币!”可能是因为我刚好捏到比较疼的地方的原因,除了表情扭曲之外,说话也开始变得断断续续了,一副可笑的样子。不过他也用暴力企图让两个孩子屈服,我这样应该算以牙还牙吧。出于人道主义,也没有让他痛太久,七八秒我就把手收回来了,可是总感觉手上有点黏糊糊的,好像沾了什么恶心的东西……

“你们两个,可以把手里的钱让姐姐看看吗?”她把右边的头发撩至耳后,稍微弯下腰来和孩子交谈。

“嗯!”男孩子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她。

她转过身,脸上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碧蓝色的眼眸直视着男子,视线丝毫没有动摇。

她展示了从孩子手里接过来的钱,看到她手里的东西,我已经完全明白了。

“可是孩子们手里的钱是一枚石币哦,这也就是说,孩子们并没有偷你的钱呢。”

朱唇轻启,平静地宣布了事实。

“额……这、这个……”男子仿佛受到审判一样冷汗直流,支吾了一阵子说不出话,竟然转身就开始逃了。

“别想逃走啊。”我见男子的动作,意识到不妙,赶紧堵在了他的前方,张开两手不让他走。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他直接从我的臂展下面钻了过去。

我因为他太落魄的逃窜方式楞了一下,想追上去的时候感觉有谁拉住了我的衣服,结果回头一看是那个见义勇为的女孩子。

“放过他好了,反正他被吓得不轻了吧,这样就可以了,相对地,安慰孩子们才重要一些吧。”

我转过身看着她,悻悻地问:“这样就好吗?”

“这样就好,还有,刚才你用暴力威慑他对吧?不可以随便动用暴力,关于这一点我待会要好好说你才行。”她嫣然一笑。

我不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吗……怎么又要说教我了?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谁啊?

各种问题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那个,见义勇为的小姐?”

“我可是有赛西莉亚这个名字的哦?叫我赛西莉亚就可以了。”她用只有我听得到的声音轻轻说。

“总之先把这两个孩子送回家里吧。”她又接上一句。

虽然问题我也很想问,但是还是先把两个孩子照顾好比较重要。

安抚完两个孩子之后,我和赛西莉亚就问了他们的名字和住所,果然不出我所料是孤儿院的孩子。男孩子的名字是橘拓也,女孩子的名字是泉咲夜。是新面孔呢,应该是最近才被孤儿院收留的吧。

“那我就先送他们回去好了,毕竟我承接了来自冒险者公会的杂活来着,本来就要陪孩子们玩的。”我打算送孩子们回孤儿院,接下来就不麻烦赛西莉亚了。

但是赛西莉亚却用狐疑的目光盯着我。就像捕食者捕食的时候视线会紧紧地粘着猎物一样,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被盯着的感觉。

可是她又突然笑了出来:“我和你一起吧,你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孩子不太方便吧,再说了孤儿院不就在前面吗,反倒是你很像诱拐犯哦。”

“你觉得不麻烦的话,倒也什么没事啦……”

就这样,我和赛西莉亚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走到了孤儿院里面。

“啊,是大哥哥!”

“大哥哥今天也来陪我们玩吗?”

“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姐姐!”

——然后就被一群孩子们围住了。

“好了好了,大家不可以一直围着哥哥哦。你们看,哥哥和姐姐都没办法走路了。”

啊,是莉娅阿姨的声音。

莉娅阿姨站在孩子们的后面默默地守望他们,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穿着围裙呢。

我小时候莉娅阿姨就在打理孤儿院了,那时候她就已经是三十岁的样子,到现在都好像没有怎么变老。有点好奇她的真实年龄。

“看来你说的是真的啊,该不会是个有点蠢的老好人吧,你?”赛西莉亚扯了扯我的衣服,避开孩子们悄悄地对我说。

你是不是有点自来熟啊……对赛西莉亚的行动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接着又口头还击:“是你对他人的戒备心太严重了才对。”

不过实际上应该是赛西莉亚搞不清这种人际交往的距离吧。

赛西莉亚白了我一眼。

难不成她就是第一次出家门的小孩子吗?

“既然都来了,那我也陪小孩子们玩一会好了,我突然走了的话,孩子们多一个人陪他们玩的期待也会落空吧?”不过赛西莉亚并没有怎么在意我说的话,反而突然做下决定和我一起陪孩子们玩。

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然后我和她一直陪孩子们玩耍到吃午饭为止。

“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吧?”莉娅阿姨对着打算离开的我和赛西莉亚小姐提议,“悠也好赛西莉亚也好,来这么多次都没有吃过阿姨做的饭。”

“我吃的已经够多了啦,下此次我想念阿姨做的饭我会回来的。”莉娅阿姨给孩子们做饭已经够忙了,我不想再给她添麻烦。

“我的话,我早上出来之前已经准备好食材了,就不叨扰啦,阿姨。”赛西莉亚也婉拒了莉娅阿姨。

我和赛西莉亚一前一后走出了孤儿院。

今天中午有些热呢。

赛西莉亚突然停下了脚步。

“你的名字叫做森悠对吧?我会好好记住的,要是因为任务受伤的话记得来神祠找我,嘛,那个,我也会用我的天赋帮你减轻痛苦的。”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我们镇上的圣女的名字也是赛西莉亚。

“神祠?等等……赛西莉亚?你该不会……是圣女大人吧?”

这个世界上有众多神明,而神祠则是用来表达对神明的敬意的神圣场所。拥有神启天赋的人,也就是圣子,他们能直接听到神的声音,为人们解答心中的疑惑,也就是指点迷津,通常男性被称为圣者而女性被称为圣女。而牧师和修女则多是虔诚而善良的人,他们信仰神明磨炼自我,成为圣子的助手。

除此之外,一般医疗场所都会设在神祠附近,因为神祠住着的牧师和修女,他们都具有一定的知识也常常具有有关治愈能力的天赋。神祠和医疗场所隔很远的话,要是神祠不能解决病患的问题,再去找医生,说不定有生命危险;如果医生正在忙过处理别的病患忙不过来,那也很麻烦。

所以约定俗成的就是医疗场所都会设在神祠附近,就会由神祠代为接管病人进行应急的缓解处理。神祠和医生配合起来效率会高得多。而且神祠一般不收取费用,全靠居民自发捐赠。我也有捐赠过哦,不过每次都是洛芙代我就是了。

“嘘,小声点……不过我好像也没有见过你,我想你应该不是经常做那种会受伤任务的人吧?”

“实力不足,我也没办法啊。”容易受伤的任务偶尔也会做的,受伤比较严重的时候都有洛芙帮我处理好了,而且还有这个有点方便的天赋在,所以我确实没有去过神祠。

“听说镇上有个冒险者一直热心帮忙解决杂活的委托,没想到就是你,虽然过来陪陪孩子们本来就有意义,可是对我来说今天意义非凡呢。”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赛西莉亚的脸有些泛红,“那有机会再见咯。”

虽然有点搞不懂她,但是还是有点可爱的嘛,比如脸红的时候。

“嗯。”我简短地回复了她。神祠的话,下次有机会去看看好了。

2.1顺利地接触

塞西莉亚一个人走在返回神祠的路上。

“总算和他有机会接触了~平常都是姐姐大人独占的,虽然大家都是一心同体的,但是偶尔独占的感觉是真的很棒呐~啊,千万不能忘了之后还得和姐姐大人汇报才行~”

走在路上的塞西莉亚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自言自语。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1428167410 騎士
昵称是QQ。微博阿悠阿i;LOFTER阿悠。
1 粉絲
0 關注
12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7.挑衅

27
0

6.厄运缠身者

34
0

5.虐杀

49
0

4.死生一线之隔

30
0

3.遭遇战

69
0

2.奇妙的女孩子

5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