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忧愁不散

“那家伙其实是笨蛋吧?尤菲莉亚大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一副不愉快的样子对我开口的是提尔提。她明显不满地呕着气。
前日阿尔加鲁特大人引起骚动之后,接受疗养的提尔提终于恢复了日常生活,随后就再次开始了蕾妮的健康诊疗。
提尔提在接受疗养的期间,由于一直关在屋子里,似乎并不知道外面的状况。在最近才知道一切。
留在离宫的只有我和蕾妮,安妮丝大人和伊利亚一起上了王城。自从恢复了王位继承权之后,安妮丝大人留在离宫的时间就非常少了。
换句话说就是如此繁忙吧。提尔提似乎就连此都感到不愉快,皱着眉头,不停地咋舌。
“今天也不在离宫是因为在王城有事?跟贵族见面?哼,都事到如今了。不会有人承认那家伙成为王的,赶快找个有力贵族的孩子作为养子不就好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提尔提。再怎么说这也太不敬了。”
“哈,谁管她啊。无论上头有多么无能都不关我事。对我来说怎么样都好。”
虽然嘴上这么说却非常不愉快。但要是指出这点的话似乎会让她更加不愉快,所以就没多说什么。
其实本来是想让提尔提也为安妮丝大人做一下健康诊疗的,但似乎安妮丝大人在躲着提尔提,事情发生后她们两人就没见过面。
安妮丝大人一说到提尔提就会露出苦笑,提尔提一说到安妮丝大人就会像现在一样整个人都不愉快。我不禁头疼起来,到底怎么了呢。
“尤菲莉亚大人也很辛苦呢?”
“没,我并没……”
“是吗?尤菲莉亚大人不也是被事件玩弄着吗。明明是王子的婚约者,却被废除婚约,后来被王女捡到,成为研究助手,其实却被放着不管。真亏这样还能一脸若无其事。”
提尔提将率直的话语砸到我的心里。她说的许多地方都刺痛了我的心,我摇摇头糊弄过去,差点就要叹出气来。可是我对此居然还习惯了。
“我的话还好。蕾妮没事吗?”
“是、是的……”
蕾妮一副因为加入不了对话而瑟瑟发抖的样子小声回应道。
蕾妮穿着的不是私服而是侍女服。在伊利亚身边接受见习侍女的指导,蕾妮也渐渐作为侍女成长起来了。被阿尔加鲁特大人伤到的地方也由于吸血鬼的再生能力而完全恢复了。
即使如此,但她毫无疑问曾经受到过被挖心一般的重伤。所以才让提尔提进行诊疗。现在,这算不上问题,因此不需要太过担心。
“蕾妮这么率直真是不错呢,跟不知哪里的破天荒王女有天壤之别。”
“啊,啊哈哈……”
面对再次开始口吐怨言的提尔提,蕾妮露出苦笑糊弄过去了。我也忍不住向提尔提问道。
“提尔提,就那么对安妮丝大人恢复王位继承权不满吗?”
“哼。倒不如说,不得不觉得不满的不应该是您吗?尤菲莉亚大人。”
“……不满什么的,我没有说这话的立场。”
“立场。没错,立场呢。那家伙是王族,你虽说是公爵家但也是一介贵族。考虑到立场的话真是满分的回答。不愧是完美千金呢,说的话就是不一样。”
提尔提的讽刺让我不禁皱起眉头。但是,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激烈的感情,所以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才不管她呢。因为有立场,所以不得不成为王?试试让那家伙成为王看看。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能、能说得这么绝对吗……?”
“那家伙成为王,就是这么的麻烦啊。”
对于如此断言的提尔提,蕾妮也感到了困惑。我自认为也是明白安妮丝大人成为王会有多困难。
作为前提,安妮丝大人身为帕雷迪亚王国的王族,没有被要求拥有的魔法才能。即使有魔学的功绩,但还是被视作异端,大多数贵族并不对她抱有好意。
而且安妮丝大人长时间远离贵族社会。即使有父亲大人作为后盾,但让贵族成为自己的伙伴还是很辛苦的。她成为女王后,没有臣子跟随的话也毫无意义。
“我也知道,安妮丝大人不会被爽快接受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支持她也是我们贵族的……”
“好,不合格。一下子就不行了呢。尤菲莉亚大人,谁在说立场和政治的话题了啊?”
“……那么是什么问题……?”
“说不下去了啊。你还想重复跟阿尔加鲁特王子那时同样的失败吗?”
提尔提的话语让我的血液一下子涌上脑袋。我喉咙抽搐着,用手捂住胸口控制住自己。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提尔提似乎会冲上来揪住我。涌上的巨大冲动让我的脸失去血色。
“提尔提大人!说得太过了!尤菲莉亚大人也并非没有对此烦恼啊!?”
“……我知道。”
代替僵住的我,蕾妮吊起眼睛呵斥提尔提。
结果提尔提也一脸尴尬地移开目光。现场充斥着尴尬的气氛,提尔提似乎是为了改变这种气氛,偏着头开口说道:
“……抱歉,我只是在乱发脾气。要抱怨也该找安妮丝大人才对呢。”
“……不。”
“真是的!结果,全都是那家伙的错!事到如今还王位继承权什么的!到底是为了什么舍弃的啊!还这么轻易地恢复!”
“……但是,如果安妮丝大人放弃王位继承权的话会怎么样呢?”
“……如果安妮丝大人放弃的话,就没有下个候补了吧?”
对于蕾妮的疑问,提尔提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除了阿尔加鲁特大人之外,剩下的直系只有安妮丝大人了。本来,流有王家血脉的公爵家也能算候补,不过如果让现在的公爵家继承王位的话会有许多问题。”
“如果安妮丝大人不恢复王位继承权的话,王位就会让给有力贵族,或是收留优秀的贵族孩子作为养子吧。这样一来,很明显权利斗争会比现在更为激烈。不能让事情发展到贵族争斗这种地步。”
对于提尔提的说明,我也表示同意,并且补充作了补充说明。
蕾妮似乎感受到寒意一般搓了下自己的手臂。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愉快的话题,所以声音自然变低了。
“……那么,无论如何都要让安妮丝大人得到王位继承权吗?但是,贵族不承认她……”
“她身上没有作为王族来说必要的才能,非常致命呢。”
“那要怎么做啊!?这实在太独断了吧!?”
蕾妮激动地说道,对此我也只能露出复杂的表情。提尔提也是同样。
“精灵信仰派的贵族想让安妮丝大人失势。这样一来他们自己,或是他们的孩子就有可能继承王位了。”
“……这太独断了。明明原因是安妮丝大人和阿尔加鲁特大人的不和,他们就这么重视权利吗?”
蕾妮一副无法理解的样子摇着头。对于这样的她,我仿佛看到了耀眼之物一般眺望着。
“……向你这样思考的贵族很少呢。所以,在帕雷迪亚王国,这方面的问题从以前开始就没有断绝过。”
“……从以前开始?”
“是啊。你有学习历史吧?在奥尔凡斯陛下即位之前的事?”
“那个……当时的王太子,陛下的兄长发动政变的事吧?”
“是跟你的父亲有很大关系的事哦。先王,也就是安妮丝大人的祖父想要将混入平民的贵族血脉、以及优秀的平民提拔为贵族,采取了相应的政策。但是,此政策被当时的军阀派贵族强烈反对。”
帕雷迪亚王国的贵族对于血脉有着强烈的执着。一方面是为了家族的羁绊,最重要的是将从先祖那继承下来的魔法延续给子孙。
所以在贵族之间,明确贵族和平民的身份差距的意识很强。据说,在奥尔凡斯陛下即位之前,这种风潮比现在还强。
“那是个人人都认为,贵族混入平民之血会让血脉变得稀薄的时代。与平民私奔、结合都是被禁止的。大家都说以前这种意识要更强烈。”
“……所以奥尔凡斯陛下的兄长就发动了政变?”
“是啊。当时的帕雷迪亚王国对于贵族和平民的立场区分得更加明确。”
“所以平民的不满也比现在更为强烈。甚至严重到什么时候内部崩坏都不奇怪的地步了。”
贵族想成为特权阶级。这种想法在现在仍然残留着。残暴贵族的传言就没停止过,对这种贵族抱有不满和恐惧的平民也很多。明明这不是贵族该有的姿态。
“回到话题上吧?先不说导火索是什么,结果是发生了政变。问题在于发动政变的是当时的军阀贵族。武斗派的贵族几乎都是敌人。真亏当时的奥尔凡斯陛下能保住国家呢。”
“这是……因为父亲大人,以及希尔芬王妃的存在帮了很大忙吧。”
“是啊,说是镇压政变的功绩给了他们两人现在的地位也不为过呢。毕竟他们是当时就在争夺最强之位的实力者。”
“诶……尤菲莉亚的父亲大人是这么厉害的人啊。”
蕾妮对于父亲率直的赞赏让我露出了困扰的苦笑。
不仅能使用各种各样的魔法,还有武艺和政治的才能。虽然大家都说我像父亲大人一样,说实话我不觉得自己能比上父亲大人。
“……奇怪?那么为什么玛泽塔公爵家不行呢?公爵家也有王家的血脉吧?”
“确实玛泽塔公爵家吸收了王家的血脉。但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就算我们家拥有王位继承权,那也是排在非常后面的。”
“而且王家收玛泽塔公爵家的孩子为养子也不行呢。会有许多问题。”
“问题?”
“玛泽塔公爵在结束了政变后,将战败侧的武斗派进行再编,并立于他们之上。随后出现了以玛泽塔公爵为首的新派伐,所以玛泽塔公爵家的人不能成为国王。毕竟不能重用曾经引发政变的贵族。魔法省应该会强烈反对吧。”
“……为什么魔法省会反对啊?”
蕾妮听到魔法省这一单词就嘟起了嘴巴。由于阿尔加鲁特大人那件事,让她对魔法省的印象非常糟糕了吧。说实话,我也不能否定自己对于魔法省有不好的感情呢。
“因为所属于魔法省的贵族大多数是支持奥尔凡斯陛下即位的派伐啊。在发生政变的时候,奥尔凡斯陛下将中立派的魔法省拉入己方进行对抗。由于其功绩让魔法省的地位大幅上升,得到了如今的权利。”
“这样啊?”
“魔法省原本就是研究魔法、加深人们精灵信仰的组织。所以相当于智囊、谋士的立场。不过权利变强之后组织的体制也发生了改变。说是站在国家文化的最前端,听起来很好,但其实是一群拘泥于过去的荣光的老不死。”
“提尔提,说得太过了。”
由于实在是太粗暴了,不禁责备了提尔提。总之,魔法省在作为研究机关的同时,也担任着编撰管理历史、举办活动的任务。
因此,虽然曾经是中立派,但在政变时由于奥尔凡斯陛下的请求而发生了变化。
“不论是好是坏,魔法省重视魔法的权威。歌颂帕雷迪亚王国的鼻祖,以精灵为友,带着这样的心一同生活。继承并守护传统和文化。所以才跟安妮丝大人不和。安妮丝大人太革新了,而魔法省太保守了。”
“原来如此……”
“但是,魔法省这次犯下了重大失态。骚动首谋者夏尔特鲁斯伯爵受到处罚,长官空缺,因此应该做不出什么大动作。所以陛下想趁现在为安妮丝大人打好基础。玛泽塔公爵作为后盾也是为了表明这种势力图。”
“……额,那除了玛泽塔公爵家就没人适合了吗?”
“其他公爵家都在之前的政变中被合并摧毁了,就算没被摧毁,即使当主不被处刑,也不会留下能够继承王位的人。”
“这不是不行吗!”
“是啊。所以唯一能够成为下任国王的阿尔加鲁特大人真的是被精心养育着的呢……实在是同情陛下。”
提尔提耸耸肩说道。确实阿尔加鲁特大人非常被重视。以身为婚约者的我为首,还让各有力贵族的孩子成为心腹候补,得到了非常优渥的境遇。
“魔法的能力就那么重要吗?我搞不懂。魔法的技术跟国王的职务有什么关联吗?跟政治没有直接联系吧?”
如蕾妮所说,在运营国家上,魔法的技术没有太多关联。因此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提尔提代替我答道:
“所以说魔法使诅咒啊。曾经贵族必须率先守护国民。随着领地的开拓,生活也安定起来,但一旦有事发生还是需要魔法的力量。正所谓有备无患。对于帕雷迪亚王国来说,不让血脉变得稀薄,需求魔法使这点并没有错。这是有力量之人的义务,而必须率先履行此义务的就是王族。”
“……所以王族被要求拥有魔法的才能吗?”
蕾妮像是低吟一般提问,提尔提静静点点头。我也说不出否定的话语。
不让血脉变稀薄,也就是要求魔法使一直存续下去。为了守护经常暴露在魔物威胁之下的帕雷迪亚王国,魔法的力量是必须的。所以能够理解魔法成为权威的象征。
“不过,现在还有多少这样志向出色的贵族呢?”
“……这。”
“被称为精英的优秀魔法使大多加入了魔法省。对政治说三道四是因为执着于过去的荣光。即使玛泽塔公爵要对抗,其下的贵族都因为政变的影响,或是忙于复兴家族,或是被贬为远离中央的领主,或是被发配到边境骑士团。所以作为派伐对于政治的影响力非常弱。这个国家缓缓地,但确实染上了魔法省的威光。”
提尔提恶狠狠地说道。奥尔凡斯陛下成为国王,而对此进行帮助的魔法省获得了立场和权利。
并且他们想让这个国家染上自己的思想,提尔提是想这么说吧。
“所以安妮丝大人是一剂剧药。无论是好是坏,那家伙都会大大改变国家。”
“是因为魔道具吗?”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最主要是,安妮丝大人并没有将魔法视为神圣这点。”
提尔提的话让我不由得点头。安妮丝大人对于精灵的信仰心非常薄弱。比如会将精灵石说成精灵的尸体,她有着类似这些的主张。
对于一般来说应该献上祈祷的尊贵存在,安妮丝大人有着被说无礼也不为过的认识。所以她才会拥有魔学的思想,并制作出魔道具吧。但是,这对于魔法省来说无法接受。
“安妮丝大人并不是因为创造出魔道具才跟魔法省不合的。安妮丝大人‘不相信’精灵才是大问题。”
“不相信?”
“你也知道精灵存在,并且认为精灵是非常尊贵的存在吧。但是对于她来说,精灵并不是绝对的。可以为了实验而随意使用被称为精灵赠物的精灵石。这种样子会被重视传统和信仰的魔法省怎么看,应该不难想象吧?”
提尔提眯着眼睛说道,蕾妮重重点了点头。
安妮丝大人和魔法省之间的隔阂非常之深。安妮丝大人并没有轻视精灵,但也没有视其为信仰的对象。
“虽然是假设,如果安妮丝大人能够成为人人欢迎的女王的话,帕雷迪亚王国应该已经达成了史无前例的发展吧。但,这对于魔法省来说应该是想要回避的未来吧。”
“……为什么?”
“安妮丝大人站在首位就意味着魔道具得到了普及。同时普及的也有她的思想。但是这些思想有可能会摧毁贵族的权利。”
“……权利?”
“贵族正因为有守护国家的任务才叫贵族。对付魔物,保护国家,肩负政治,率领国民。支持贵族权威的是魔法。所以贵族以能使用魔法为荣。”
“但是,安妮丝大人有魔道具。魔道具是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能使用的魔法。如果这成为理所当然的事物的话会怎么样?蕾妮。”
蕾妮皱着眉头苦恼着,然后似乎灵光一闪,一副惶恐的样子答道:
“……平民没有必要受到贵族的庇护……?”
我点点头表示蕾妮的回答是正确的。这就是安妮丝大人和魔法省互相抱有敌意的重要理由吧。
魔法是贵族的特权。所以贵族有了现在的地位。
但是,如果平民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的话?
本来贵族和平民的隔阂就在不断扩大。如果对于贵族抱有不满的平民可以理所当然一般入手魔道具的话会怎么样?
这毫无疑问对于贵族来说是威胁吧。并且,安妮丝大人的魔道具的性能也会让世间知道。
“当然,贵族和平民不会在今天明天,甚至几年内断绝关系。但是如果平民得到不输贵族的力量的话,不能保证不会出现反抗态度蛮横的贵族的平民。不对,不如说不出现还比较奇怪。”
“……是,这样呢。”
蕾妮静静地点点头。可以从她的表情中感受到痛苦的感情。
我不了解平民的痛苦。所以不能共感。但是,我非常清楚在不明不白的状况下放任不管会有多可怕。
“……人民希望变革吗?”
对于我的问题,提尔提没能立即回答。提尔提一脸严肃,蕾妮则是在甄选词汇一般,但没有出声。
“我不知道人民怎么想。我是贵族,还是家里蹲。说到底我的话也不过是听来的。”
“那蕾妮怎么认为呢?”
“……我不知道。因为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所知的世界很狭小,说不出其他平民是怎么想的。但是……”
“……但是?”
“似乎孤儿的数量增加了。成为孤儿的原因很多,有单纯因为父母贫困而丢弃的,也有贵族家有了孩子却不被承认的……”
“……孤儿增多了?”
“是的。在我被收养后也是年年增加。”
孤儿增加,也就意味着生活于贫困的平民变多了。如果本人无法靠自己想办法的话,就只能将孩子抛弃到孤儿院了。
我不认为陛下和父亲大人不清楚这一事实。即使如此也没向在贫困中挣扎的平民伸出手,是因为国家的状况让他们力不从心吧?
“最清楚平民生活的应该是安妮丝大人吧。在当冒险者,而且还频繁地到城下町去,到王都外也毫不在意。所以她知道也不奇怪吧,平民是怎么生活的,以及平民对贵族是怎么想的。”
“这确实呢……”
“……假设平民确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没有谁站起来就会陷入无法挽回的绝境的话,那家伙应该会更加着急吧。就算贵族和平民之间有隔阂,应该还没到致命的地步。”
我同意提尔提的看法。安妮丝大人是老好人。是位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人民行动的人。
如果安妮丝大人真的看到了无可救药的状况的话,她应该会更早做出行动。即使这会跟阿尔加鲁特大人起冲突。
“安妮丝大人在阿尔加鲁特王子不在之前都彻底地拒绝了继承王位的可能性。她认为这样会更好。虽然这也是她与阿尔加鲁特王子不和的原因之一,但那家伙就像这样一直计算着给其他人添了多少麻烦。意外的,那家伙对于能被允许多少看得很准。”
“……但是,即使安妮丝大人成为王,结果还是会与精灵信仰派的贵族发生争执吧?”
对于蕾妮的问题,我和提尔提都答不出来。无法使用魔法的安妮丝大人成为国王,要说有能代替魔法的就是魔学和魔道具了。一旦平民获得了它的话,平民一定会希望更多更多的力量吧。
一旦开始,这个势头就无法停止了。这样一来,打算守护权利的精灵信仰派贵族与安妮丝大人的争执就无法避免了。一个搞不好,普及魔道具就会成为第二次政变的导火索。
提尔提和蕾妮也想到了这点吧。令人讨厌的沉默在房间内蔓延。
“——我回来了!”
传来了无忧无虑的轻快声音。然后门被猛地打开,安妮丝大人走了进来。
我们因为安妮丝大人的突然到来而吓了一跳。安妮丝大人满脸笑容,但和提尔提对上视线后就僵在原地。
“咦、咦?提尔提,还在吗……?我还以为,肯定回去了呢……”
安妮丝大人苦笑着,不知为何好像想糊弄过去一般抖着身体。我打算走到安妮丝大人的身后,但提尔提先我一步接近她。
提尔提顺势抓起安妮丝大人的胸襟。我慌慌张张地想要插入她们中间,但看到提尔提的表情就停下了动作。
“……你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
“啊,不,那个,躲开你是我不好……”
“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件事吧!”
提尔提的表情因为愤怒而扭曲。同时一脸悔恨地咬着牙关,抓着安妮丝大人的胸襟瞪着她。
另一方面,被抓着胸襟的安妮丝大人露出了困扰的苦笑。像是打哈哈一般的笑声,但有气无力的。
两人奇妙的样子让我也屏住了呼吸。而拉开她们的,是在安妮丝大人身后的伊利亚。
“提尔提大人,请不要再……”
“……笨蛋,你真的是笨蛋!你如果是这种态度的话我也不管了!”
“……嗯,对不起?”
“还有刻印纹的事,会给你诊察的。但是我不想在这里见到你,下次你给我过来。反正在蕾妮诊疗的日子你会外出吧?你要怎么做随便你,但是来我这里的话,就不要再让我看到这幅面具一样的笑脸。让人恶心,下次看到就打飞你!”
提尔提说的话明显支离破碎。虽然会诊疗,但却不想见到人。而安妮丝大人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点点头。
她们的行为明明很奇怪,但不知为何能够接下去。从她们身上我感到一股不可名状的恶寒,这份寒意甚至让我有种心脏被握住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所以……可怕。
想到这我愕然了。我在害怕着。因为看到她们的举止,却不知道其中蕴含着什么意义。但我的直觉一直在对我说不能放过这个违和感。
在我思考的时候,提尔提喊道“我回去了!”,然后离开了。
由于太过迅速,以至于没人能跟上,只有伊利亚为了送行而追了上去。房间里只剩下我和蕾妮,以及安妮丝大人。
“……啊—,失败了。嗯,下次得道歉……”
安妮丝大人挠着头叹了口气。沉下肩膀的样子看起来很失落。……但她的表情果然还是困扰的笑容。
“安妮丝大人。”
“抱歉吓到你了。我想到大概会这样所以才躲着提尔提的,还以为她回去了就大意了。”
“没事……”
“不要太在意提尔提。不对,虽然是我的错,但被骂还是很困扰……”
……是我的错觉吗?明明以为是错觉,但疑问却没有消散。
(安妮丝大人,您刚刚是在看哪,在跟谁说话呢……?)
明明就在眼前,视线却没有对上。仅仅这点就让我恶寒不止。就像是有种错觉,我没有进入安妮丝大人的视野中一般。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所以很可怕。还没体会过这种恐惧。所以安妮丝大人看向我时,我情不自禁地感到安心。
“啊,对了尤菲。今天事情也告一段落了,我有个提案!”
“提案……?”
“嗯,那个啊,阿尔肯谢尔啊!不是委托修理了吗?”
安妮丝大人和阿尔加鲁特大人战斗的时候,我冲进他们中间时当做盾牌使用的阿尔肯谢尔的刀身断成了两半,然后拜托安妮丝大人进行了修理。
我听说在城下町有位跟安妮丝大人有交情的锻造师,看来阿尔肯谢尔是交给了那位锻造师。
“嗯,然后我想一定要向你介绍一下那位锻造师。现在正是好机会。”
“也就是跟安妮丝大人一起去城下町?”
“嗯!稍微微服私访一下!转换心情也很有必要吧?”
“这没问题……不过护卫怎么办?”
虽说是微服私访,但安妮丝是王族。我感到跟刚刚不一样的讨厌的预感,同时向安妮丝大人问道。安妮丝大人的回答无慈悲地背叛了我的愿望。
“才不需要什么护卫吧,只要互相护卫的话就没问题了吧!之后会告诉父王的,所以我认为会有人从后面追上来的哦?不要在意。”
“……这样好吗?”
“都事到如今了吧?”
以前有阿尔加鲁特大人在才能自由,但现在您是唯一的王位继承者吧!?
想到这里,正打算劝谏的时候,安妮丝大人抱住我的手臂缠了上来。然后向上瞄着我。
“……不行吗?”
“不行”差点脱口而出,但看到安妮丝大人恳求的表情,嘴巴就变重起来。
我为了求助而看向蕾妮,结果蕾妮露出淡淡的苦笑摇了摇头,就像是在说“放弃吧”。
“呐?可以吧,尤菲?”
像是撒娇一样的声音,我除了投降别无他选。
71
82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9

全部評論 12

10000
默默的礼葬 平民
感谢大佬翻译!

15 天前 0 回復

jiaandch 騎士
希望能快点看到亲亲

15 天前 0 回復

qq597604580 子爵
看着的是龙?

18 天前 0 回復

  • qq597604580 子爵 : 还有感谢大佬翻译

    18 天前 回復

cn_sizuka 騎士
視角爆擊www

19 天前 0 回復

chaosfighter 王爵
公主能看见龙魂了?

19 天前 0 回復

Mo_cream 子爵
好耶!感谢翻译

19 天前 0 回復

浅海丶无忆 平民
我当场来支持

20 天前 0 回復

二货 騎士
先来支持一下,等养肥了在看第三章(

20 天前 0 回復

243708791 騎士
感谢大佬翻译~

20 天前 0 回復

owo9487 子爵
感謝翻譯~

20 天前 0 回復

IVHENG 平民
大佬更新了!

20 天前 0 回復

哟哟的奥利奥 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89 粉絲
0 關注
14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一章 忧愁不散

553
8

序章

2877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