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做一个表面的普通人行吗?(1.看似相同的教室,不同的世界)

我缓缓睁开眼,看见了我熟知的教室,我坐在了我熟知的椅子上,桌子也是我熟知的,同时,桌上摆放着一支笔和大量的纸。黑板上,有着大量不知道是谁画的涂鸦。
……我,还活着吗?
我转头看向窗外,看见的,是一抹夕阳的余晖以及在斜阳之下的房子。是吗,已经傍晚了呀。我习惯地用左手拿起……并没有,事实证明,我的左手边并没有东西。我没有拿包吗……
我站起身来,想了想,往门口走去。却发现在门口怎么也走不出去——刚刚走出去,却发现自己又坐在了椅子上。
已经第六次了,只要想着出门,就会被拉回到椅子上。那么,走窗户呢?窗户的边缘全部封死了。
我突然想起,我的教室在二楼。但这件教室,明显在一楼偏高的地方。高度不一……也就是说,这间教室可能不是原来的教室。可是为什么呢?
外面的景色与原来……不,不一样。原本,是一片高楼,可现在,每个房子都好像只有2楼。
这只是与我之前待的教室相似的地方罢了,根本就不是原来的教室。那,这是哪?
我拿出手机,却发现里面的时间都变成了固定的乱码,根本解读不出什么含义。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不太会识别,至少,现阶段只是一段乱码,我打开锁屏,里面的原来是文字的内容也全是乱码。所有软件都点击不了。
……也就是说,现在唯一的赌注在这些乱码上,我拿起放在桌上的纸,拿起那只笔,先把时间的乱码写在纸上,再根据顺序写下乱码,将它们放在一起看。然而并看不出任何东西。想了至少一个小时了,还没有一点头绪。外面的时间也没有变,这点看影子的位置就知道了。也就是说,这是个时间不流动的空间。我需要在这里逃离,唯一的信息是这个乱码。可是,我却一点也想不出来。我走向黑板,拿起板擦,试着擦了擦,却一点也没有擦掉。
这就是绝对走不出去的空间吗?我已经快要放弃了。等下,如果是我知道的那个教室的话,说不定,那间密室也在。我记得,那是刚入学第一天,放学时,我一个人还待在教室的时候。那天,我碰巧同时触发了七个机关,打开了那条通道。
我想到这,拿起了那只笔和那些纸。笔在黑板上写着。我记得,那天的黑板上,也有着涂鸦。笔在黑板上艰难地写下了「致洛茜」三个字。借着,把那叠纸放在教室后门口旁,将那张写着乱码的纸放在那上面。当时,在这张纸上的,是意义不明的话「如果到了别处,请记住「它」」。拿起手机,放在第二个窗口,当时我就把手机留在了这。将中间四人的桌子叠起来,那是调皮的男生做的。将笔放在讲台上,那天,是老师唯一一次将笔留在那里。我站在教室最后,说出那天说过的那句话「真是违和的景象呢。」这时机关打开,我向前跳一步,注视着窗外。就是这么不可能的七个巧合,成就了这个……密室。也许,创始人没有想过,在后来的一天,有位与她名字一样的人,同时触发了,这,不可能的七个机关。
——或许,她就是给我做的呢?



我从那里掉了下去,掉在了一团缓冲物上。抬头第一眼看见的,是一扇门。接着看见了,曾经的在这个教室的回忆。一个人每天上学,一个人度过了一年半,一个人每天留到最后一个,一个人普通的生活。一切,都是那么普通。只要这样就好,不用突出的生活。普通,就是最适合我的。
「所以呢?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
想起了,一个未曾听过的声音。
「普通?我要那种东西吗?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怪的人。甘愿普通,甘愿低人一等。这种没有上进心的人恐怕随时都会灭亡吧。所以呢?普通到底有什么好的?做个勇者,做个英雄,享受名声,永耀的荣誉,无上的辉煌,这不是很好吗?」那个声音否定了普通。但,ta说的,根本就和普通没有任何关系。
「普通是种生活态度,普通象征着宁静,象征着平均线,正是有了普通人的衬托,才会有了勇者的辉煌。如果每个人都是勇者,那么,勇者就是普通。普通,是种中肯的肯定。无论是什么,都是普通人先发明出的,在发明那样东西之前那个人不是普通人吗?再说了,你对普通这个词本身就理解错了,普通,与辉煌等词并不相反,勇者也有着普通的勇者,普通只和特殊相反。可特殊代表什么,褒贬完全未知,像你这种只想着名誉的人,你永远也不会理解普通。普通容易受到他人影响,但,在最后,他们终究是普通,在被影响的那一面,也是最普通的。永远的普通,才是最难保持的。」
我很生气,ta根本就不理解普通的含义。我再也不想听到ta说话。我打开眼前的门,走了出去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r流尘星影 平民
TA什么都没留下
0 粉絲
0 關注
4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我当做一个表面的普通人行吗?(4.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身份)

91
0

我当做一个表面的普通人行吗?(3.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存在)

49
0

我当做一个表面的普通人行吗?(1.看似相同的教室,不同的世界)

66
0

我当做一个表面的普通人行吗?(序 平淡,灰色的我)

8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