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敬启 天马 你看,天空中那些自由地飞著的鸟儿

敬启 天马 你看,天空中那些自由地飞著的鸟儿





宛如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眼瞳一般。湛蓝的天空清澈无比。好想成为鸟儿翱翔于天际。

嘛,虽然天空并没有颜色,只是因为光线散射这一物理现象看起来如此而已。但太阳光碰撞到空气中的分子还是灰尘水滴造成散射什么的,这种一点都不浪漫的原因怎样都好。

我只是想成为自由自在的鸟儿,飞到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身边而已。

啊啊,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您还精神吗?

光是无法拜见您那美丽的尊容,我这小鸟般的平胸就快要被绝望撑裂了。

天马,你一定能理解我对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的爱吧?

…………纵使明白要是本人在我面前肯定也会说无法理解,但我心中的天马已经被我渐渐美化,所以我相信他会理解的。

没错,我心中的天马和现实的天马不一样,很温柔!

我一边装作在听银星的课,一边在笔记的一端写起了给你的信。嘛,现在的我就是无聊到了这种程度。

虽然知道身后的路加正因为看不懂这文字而歪头困惑,不过我心想路加也看不懂我写了什么,便自由大胆地采取了行动。

才几天我的忍耐能力便大幅降低了。

这变化之大,已经无法想像原本的索菲・莉尼艾路在『女王的蔷薇』是多么楚楚可怜的淑女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唷?

我一进到教室就被人讨厌了,不是被学生,而是被讲师讨厌。

明明我也没有迟到还是怎样。

如果是人生经验还不够的学生用藐视的眼光看向紫星勉强还能容许,但本应把侮蔑藏到笑容之下的大人如此堂堂正正地找人麻烦,实在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教导人的讲师是这个样子,银星的学生也真可怜。

从刚才开始便好几次被问说「如此简单的问题,被罗伦佐・弗赛露所长所认可的紫星大人一定明白吧?」。

啊啊,这种幼稚的问题我当然明白!虽然想这样大声回答,但自制能力尚存的我,像个淑女般优雅且简单易懂地为那讲师进行讲解。

不过我内心实际上是……

别小看前世升上大学后拿下奖学金免除全部学费的我的脑袋呀,你个垃圾讲师!再说了,你对我的那份愤忾,怎么看都是对罗伦佐大人的嫉妒吧!

是想这样对他大吼的。

虽然我不认识这位讲师,但这点事情姑且能察觉到。

只要看银星不安地窥探这边的样子,以及身后路加少见地皱眉的表情就能明白。

天马,我姑且先说一下喔。我并不是因为这让人火大的讲师有点帅才嫉妒他而激怒的喔。

就算前世的我长得再普通,也不会见一个帅哥就恨一个。请不要污蔑我。

我只是————





「那么这问题就请被罗伦佐・弗赛露所长所认可的紫星大人来回答吧」

板书写到一半,讲师文森特再次指名索菲。这是自己第几次站起来了呢。

「我国的污水处理技术优于其他国家。这是因为我国设有陶瓷或者泥砖制成的污水池,使污水从污水池流向街中的排水沟。没有哪个国家的设备比我国更加完美了。除此之外究竟还需要什么呢?」

「哎呀,……你说完美?」

至今都保持著微笑给出优秀回答的少女在听见这句话后改变了声调。那红润的嘴唇翘起,眼神中闪烁起危险的光芒。

周遭氛围顿时改变的少女站起来后,不仅老实的银星学生,就连文森特都被其震慑了。

「所谓完美,是用来形容没有缺点和不足的事物的。讲师文森特,你最好先学好如何使用言词再站上讲台,不然愚直的学生可会被你给误导」

「……!」

被索菲侮辱的文森特想要回嘴,但索菲的嘴唇比他更快地编织出言语。

「我国的污水池、排水道等设备确实比他国还要完善。排水道也不只完成地下化,还拥有足以应付大雨的大小。然而也就仅此而已。脏水最终仍是直接排到河川,完全称不上污水处理。就这样也敢自称污水处理技术完美……还真是令人发笑。更别说这还只有贵族街,考虑到这之外的地区都还没有足够设备的现状,究竟有何处能称得上完美呢?」

白嫩的脸颊浮现轻侮的微笑,索菲继续说道。

「不净化使用过的污水就没有意义。将没有净化的污水排到河川只会污染河川,破坏生态系。倘若有人喝下河川被污染的水,传染病瞬间就会传染开来,而您居然无法理解这点,真是令人遗憾至极。」

索菲刻意叹气说道,然而下一秒她马上又换上少女般的天真微笑,这样说道。

「非常抱歉,就算再留在现场好像也没有值得我学习的事物,还请容我就此退场」

无视鸦雀无声的教室,索菲留下一句「叨扰各位了」并行了屈膝礼后,便拉著哑然的路加离开教室。

(才不是我忍耐能力不足唷?只是感觉没必要忍耐而已)

因为就算忍耐也不会改变什么。

像女学院那样无视对方并保持优雅的作风,是无法改变现状的。

虽然对方是学院讲师,但落到身上的火种不彻底拨开,只会使自己再次祝融上身而已。

这里是男性社会。是以星、爵位、名号,以及结果决定一切的世界。

现在的自己只是什么都没完成,被给予不相符荣誉的小女孩而已。

所以现在被人看不起也很正常。

但如果就这样笑著放过对方,就算自己之后留下了成果,也可能会被对方当成可以随便侮辱的对象。而这样将会伤害到菲利欧赐予自己的紫星价值。

(好!下次就别对这些家伙手下留情了!)

对这种找麻烦的人,就算说得过份些,自己良心也一点都不痛。

比自己小的就算了,但对比自己年纪大的就没必要容忍了。

顺便这场合当然不算上前世的年龄。

对这楚楚可怜的妙龄娇弱美少女吐出暴言的男性,就只是个恶鬼而已。

「恶鬼就不得不退治了呢」

是因为这小声的自言自语听起来比想像中的更加恐怖吗,路加瞬间颤抖了一下,但他马上回过神来向索菲道歉。

「非常抱歉,索菲大人!」

「怎么了,路加。你为什么要道歉?」

「那个,文森特讲师与哥哥同世代……。他从以前开始就敌视著哥哥,会对索菲大人如此无礼大概也是这个理由」

文森特的敌意果然不是对著自己,而是对著罗伦佐。

他姑且也是获赐银星三星的讲师。

三星在银星来说已经十分优秀,但还是完全无法与罗伦佐相比。

不对,这差距或许连比较都说不上。

「真是心胸狭隘的男性呢,就处他行间之刑吧」

「行间?」

不知道那刑罚有多可怕的路加重复了一遍。

(那行间之刑的对象要谁呢。罗伦佐大人……不对,这样就连他都一起罚了。行间真难呢……)

对索菲来说,行间是个难解的方程式。过于难解使得索菲都思考到眉头皱起来了。

路加看见索菲这样子,误会索菲是被文森特坏了心情。

「我这就去和哥哥说,请他马上处理!」

「咦?没关系唷。罗伦佐大人那么忙碌,为这种事情浪费他的时间我会过意不去的。而且下次见面时,我还有许多事业相关的事情想拜托他」

「可是…」

「比起这个,难得有时间,我想去下图书馆,可以吗?」

困难的行间先丢一边,索菲决定优先眼前的享乐。

在听说『王之剑』的图书馆有极为丰富的藏书后,索菲就一直想去。

虽然第一天杰瑞德就有为索菲介绍过,但当时并没有进去。

期待著图书馆的索菲两眼发亮,路加虽然困扰却还是微笑答应。





『王之剑』的图书馆与前世常见的箱形图书馆不同,是圆形的构造。

图书馆常驻有五名图书馆员,出入口只有柜台旁边的巨大的门。

虽然索菲也有期待过会不会有女性的图书馆员,但可惜全都是男性。

不过大家都以亲切的笑容欢迎索菲。

看来图书馆是能让自己放下心安心待著的地方。

初次拜访的图书馆比想像中的还要大,藏书更几乎有『女王的蔷薇』两倍之多。

四面八方三百六十度都被书本包围的环境给人一种沉著的感觉,书柜、桌椅也都统一选用红褐色。五个水晶灯高高挂在天花板上,散发著温暖的烛光。

仔细看还能发现连每个椅子的细部都有精细的装饰,这肯定得花上不少钱吧。

金星用金钱买星,而那些钱就是被用到这些地方吗。

看著高达三楼的挑高书墙,明明肚子不饿,索菲却联想到年轮蛋糕被从一端拿起后层层隔开的样子。

「啊……」

「怎么了吗?」

才想说这感想不像索菲,就发现这与前世自己和天马旅行时一起去过的图书馆很相像。

看到那图书馆时,祐这样说了。说「天马你看,是年轮蛋糕图书馆呢」。

「你就没点其他感想吗?」,天马如此回答。回想起天马当时那无奈的表情,索菲不禁笑了出来。

(真开心呢……)

虽然迎来了最坏的结果,但还是很开心。

未曾见过的自然风景,与日本不同的风土人情,初次品尝的饮食料理,一切的一切都如此新鲜。

索菲突然回想起来到『王之剑』的第一天。

那天,索菲梦见了天马。

那梦平凡无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这还是天马第一次出现在索菲的梦中。

梦中年幼的天马背著深蓝色的双肩背包,跟在同班同学的自己后面。仅仅这样而已。

尽管还小,但已经能看出十几年后会成长为英俊帅气青年的天马,他顶著冷淡表情走著的样子,不禁使自己感到一阵怀念。

那梦算作时间可能不到数十秒,但天马确实在那。

早上起床时明明还微微一笑了,但自己却到看见这图书馆为止都忘记梦见了天马。

(嘛,那看不出来是小学生的不可爱表情忘记就算了)

想著这种不配当朋友的事情,索菲眺望著无尽书本的书背。

历史书、自传、图鉴、来自异国的书。厚重的书、轻薄的书。书背闪耀金光的书、有些老旧的书。

光是映入眼帘的书便有数千本了吧,无数的书本使索菲开心地瞇细了眼。

「现在这时间没有学生,我会在门前待命,还请您尽情阅览」

当时要菲利欧答应的条件中,其中一个就是在自己调查东西时尽可能让护卫退下。路加看来有好好遵守这点的样子。

虽然路加温柔又可爱,在一旁护卫也不会有不舒服的压迫感,但果然读书的时候还是想要集中些。因此这提案真的是帮大忙了。

满心期待的索菲独自上到二楼。

接著她在书架之间发现一条狭窄的走道。

道路深处有著一扇门,门开著没有上锁。

索菲走进那狭窄走道深处的房间,里面有许多老旧高大的书架并列著。

一瞬间,索菲还以为会像『女王的蔷薇』一样藏有著不为人知的故事,但打开一看却都是普通的古书。看来这里只是一般的书库。

「书库一般不是禁止进入吗?」

但门没上锁就代表进来也没关系吧。擅自得出结论的索菲把目光移到书上。

从下而上移动视线,索菲发现一本叫『神之山、神之树』的书。

「神之山?」

心想『是神话吗?』的索菲想要拿这本书,但却因为身高不够拿不到放在上面的书。虽然就差几公分,但手怎样伸都碰不到。

(如果是前世的身高就能拿到了,可恶!)

虽然前世也说不上高,但还是比现在的索菲高。

没办法了,只能请人帮忙拿或是借个梯子了。但就在如此心想的索菲收手放弃时,有人从后面帮她把书给拿下来了。

「谢,谢谢你的帮忙……」

从身高看来不是路加,索菲以为会是图书馆员。但回头后出现的却是眩目不已的美男子。

不认识的美男子将拿下来的书递过来。

(呃,你谁?)

那闪耀的银发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磨碎了钻石撒在头发上。

他明明只有及肩的短发,但存在感却足以匹敌克莉斯汀娜的金发。

无论是下巴到脸颊的线条,还是那高耸的鼻梁或是那薄唇,都宛如天才艺术家所雕刻出来的石像一般。

最令人讶异的是那眼瞳。

那是不管在王国怎样找也寥寥无几的紫水晶眼瞳。

这令人倒吸一口气的美丽让索菲怀疑起自己的眼睛,就这样张著嘴巴僵在原地。

美丽到这般地步,一般来说都会看起来更中性些才对。

但他虽然美丽,看起来却不像女性。

适合美丽脸庞的身体相当匀称,身高则与杰瑞德相差无几。

重新认识到他是男性的瞬间,祐的思考瞬间爆发。

(神话级美男子什么的全都给我爆炸!)

索菲愤怒地握住递过来的书。

虽然明白不该迁怒到书上,但还是忍不住用力了。

神话级美男子把书递给索菲后便就此离开。

「…………是学生吗?」

这时间应该没人在才对,在心生如此疑问时,索菲突然发现自己到最后都没向他道谢。

就算是让人不禁想要诅咒的美男子,该道谢的还是得道谢。索菲张望周围,但却只看得见高耸的书架。

「讨厌,该不会是幽灵吧?」

如果是幽灵,那美男子也就能原谅了。下次要是有机会再看见他,就给他献个花吧。

擅自把人当作幽灵的索菲在书库中一张朴素的小椅子上坐下。虽然桌子也很朴素,但看书并不需要什么华美的桌子。

索菲把包放到桌上,并从中取出笔记本来纪录笔记。

书库中虽然阴暗,但高处有个窗户,所以还是有最低限度的阳光射入。

索菲在这光照下翻开书。

『神之山、神之树』写的不是神话故事,而是一座真实存在的山。

那座山邻近海边,潮湿的海风被山所阻挡,带来了大量的降雨。

山上的降雨量是平地的数倍。还有记述说这山因此获得『雨之山』的别名。

(那为什么标题会是神之山呢?)

往后读了些便马上明白其理由。

山上有棵树龄数千年的大树,聚落的人们称其为神木。

(就像日本的屋久杉一样吧)
(兴国:位于鹿儿岛县的屋久岛被登录为世界遗产,当地树龄超过一千年杉树称之为『屋久杉』)

虽然不知道神木是不是杉树,但抗菌性和耐久度应该都一样高吧。

用这木材做成的水车,好像用了几十年都没腐烂,现在也还能继续用。

「如果难以腐烂,是不是可以用在污水处理设施上呢?」

不同于前世,这边没有塑胶,能用的只有铁、陶器、泥砖这些而已。

有时间的话是可以制作塑胶,生产塑胶管。但如果连这都著手研发,下水道设施这边就会被拖慢。

而且罗伦佐感觉也会对这些知识的出处抱有悬念。

(菲利欧说是一开始先建设小规模设施,等上了轨道再把指挥和监督交给医学研究所)

医学研究所是由这国家最高峰的研究员所组成,其中银星的优秀毋庸置疑。

只要理解原理和系统,他们就能马上不断做出新的设施吧。

菲利欧会将据点设立在『王之剑』也是因为原本预定就非长期计划。他给的期限是三年。

在三年内做出小规模的污水处理设施,再视情况扩大为全国的大事业。

而索菲得在这三年间获得响亮无比的名声,响亮到据点移到医学研究所也不输罗伦佐名声的程度。

(真是强人所难。嘛,数天后和罗伦佐大人约好的讨论才只是第一阶段而已。首先得先过了这关才行)

思考使索菲翻页的手停下。

神之山这没听过的稀有情报一定得好好塞入脑中才行。

想说要集中阅读的索菲瞬间向上望了下,发现桌子对面坐了一个人。

「———!」

索菲惊讶到差点发出悲鸣。

刚才的美男子幽灵就坐在自己眼前。

他是什么时候坐下的,自己完全没注意到。

就算再怎样集中,也不该没注意到气息和脚步声才对。

果然是幽灵吗!?索菲惊讶地如此思考。接著她发现幽灵也读著什么书。

(幽灵也能碰到书?是要看吗?啊对,他刚才也帮我拿书了呢)

想到这边索菲就感到有些奇怪,这美男子真的是幽灵吗?

安抚鼓动激烈的心脏,索菲仔细看向幽灵。虽然白肌确实如同雕像般细嫩美丽,但也确实有著血色。

啊,他是人。

在弄明白这事情的瞬间,索菲突然注意到他在看的不是书,而是自己的笔记。

「——等一下!你为什么随便偷看别人的东西!」

然而银发美男子对索菲的指摘不甚在意,他悠然地开口说道。

「这写的是什么?」

那明明是比索菲声音还低的男声,却宛如乐器奏出的美丽乐音一样。

他声音甚至有种高雅的感觉,但那态度却相当无礼。他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指向索菲的笔记。

「所以说,别擅自——」

「这是什么语?」

银发美男子指出的部份,是索菲在银星授课时打发时间写给天马的信。

「……那,那是」

实在说不出口那是日语。就算说了他也无法理解吧。

「我没见过这文字。这文字有的感觉写起来很耗时,有的又像小孩子的涂鸦。这是哪个国家的文字?」

他是在说汉字、平假名、片假名的差别吧。然而虽然是疑问,但他态度却完全不像在问人。

(前世很少有国家用上数种文字,再加上这世界不存在这语言,会感到不可思议也很正常。但还是别随便偷看别人的东西!)

「话说回来,你是谁呀!」

索菲忍不住站起来大声说道。银发美男子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向这边。

长长的银色睫毛眨呀眨的。虽然是个没礼貌的家伙,但这表情看起来却有点可爱。

此时索菲想起来自己还没为帮忙拿书一事向他道谢,她冷静下来重新坐上椅子。

「失礼了。我是索菲・莉尼艾路。刚才感谢你帮忙取书,但还请你不要擅自窥探别人的信可以吗」

「信?写在这种角落?」

「这是……,这只是打发时间写的而已,之后会好好誊写到笔记本上的」

「不是写到信纸上?」

这没礼貌的男性怎么一直在意这些小地方。

(别人都报上名了,你也报上名来啊!)

因为他头发短又自我中心,索菲本以为他是黑星。但索菲确认星色后却发现他没有星。

(职员?……看起来也不像图书馆员,太年轻了)

银发美男子看起来和自己年纪差不多。

(可黑星有这种闪亮亮的男性在吗?虽然也有可能是铜星,但这给人的感觉就不是铜星。……嘛,算了)

对他身份没兴趣的索菲放弃深思,随意地回答起银发美男子的疑问。

「没关系,反正都是寄不出去的信了」

「原来如此,只是普通的情书吗」

银发美男子直接如此断定,这次轮到索菲惊讶。

「为什么会变成情书呀?」

「女性写信却不寄出,一般不都是这样吗?」

虽然不知道他是在哪听说这种情报的,但这边前世可是男性,今世也还没有恋人,才不懂什么男女情感。

「你那情报的真伪我不清楚,但这不是情书,只是寄给亲友的书信。请不要有什么奇怪的误会」

「那为什么不寄给本人」

真的是净在意一些小地方。

一般绅士才不会追问女性到这种地步吧。

真是无礼的男性,索菲不满地嘟嘴。

(是因为是神话级美男子吗,总感觉比被拉尔斯嘲笑贫乳还气人!)

压下愤怒,索菲下定决心回答。

这种什么都想问的男性,就是还没成长为绅士的小孩。

只要这样一想就可爱多了。这边就像个淑女一样温柔地回答他吧。

「没办法寄给本人唷。我的亲友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那是不管再怎样优秀的邮差,也无法抵达的遥远之处唷」

索菲像是在说给幼儿听般这样说完后,银发美男子用食指抵著嘴唇——

「什么嘛,原来是死人吗」

——这样说道。

「才没有死!!」

对著把远处当作死后世界的银发美男子,索菲忍不住地大叫。

虽然自己用词挑选不好也有错,但索菲怎样也无法容忍天马被人当成死人。

在船难后,索菲便一直担心著天马是否没事。对只能在内心相信天马一定被救起来的索菲来说,银发美男子的话语是绝对无法容许的发言。

淑女应有的态度和举止什么的全丢进垃圾桶,索菲放任愤怒用力拍了桌子。

「请不要随便杀掉别人的亲友!天马可是要长命百岁活到变老爷爷的!」

索菲激烈的愤怒实在是吓到他了吗,银发美男子瞪大了眼睛。

但他并不是因为索菲的愤怒,而是因为那话语而惊讶。

「你的亲友是男的吗?男女间没有纯友谊,我是这样听说的」

银发美男子以宛如知识份子在摸索高深技术般的表情陷入沉思。

(是谁这样告诉他的。……不对,嘛,先不说前世,今世被人这样说也是没办法的吧?)

这世界男女的境界线被分得一清二楚。

和非婚约者的男性亲近,会被当成没有节操的女性。

但实际上自己这不是男女间的友情,而是普通男性间的友情关系。

男女间究竟有没有纯友谊,索菲也不知道。

(搞砸了……。身为贵族千金的我竟然说自己有男性的亲友,这发言实在太不体面了。就是明白会这样,我才刻意没对克莉斯汀娜姊姊大人传达亲友的性别的)

大失败。

「那只是你被他所骗,单方面把他当成亲友而已吧?虽然不知道有多远,但连信都不收的男性可不会是什么好男人喔」

以不知道索菲前世记忆的人来说,这意见相当中肯。

如果自己站在他的立场,肯定也会这样想吧。

「嘛,你会这样想也是当然的。但我的亲友不是那样的男性,就让我这样主张下吧。……而且,这样就够了。反正也是无法再次相见的人了」

就算想见也无法相见。

就算许愿也无法实现。

无法忘记,胸中的寂寥也无法消去。

明明应该已经十分明白,为何如今胸口还如此地疼痛呢。

就连和克莉斯汀娜说的时候,都没有感受过这种被丢下的不安感。

(是因为……是因为梦见了他吗?)

来到『王之剑』第一天所作的梦,宛如天马就在身边一样。

搞不清楚喜怒哀乐,不像小孩子的表情。

从相遇那时起,天马就是这样的小孩子了。

姊姊凉香的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弟弟天马却不太展露自己的感情,所以他虽是小孩一开始却让人觉得有些恐怖。

「喂,怎么了吗?」

被银发美男子搭话,索菲突然回神过来。

硬是重新振作起低沉的心情,索菲淑女似地微笑。

「没事唷。话说回来,你的名字是——」

正当索菲想询问他名字的时候,远处传来路加叫自己名字的声音,索菲反射性回头。

看来已经到午餐时间了。

这房间没有时钟,不知道时间经过了多久。

「我的护卫好像在找我,容我先失礼了」

银发美男子好像还想说啥,但索菲没有理会,直接离席。

被随便偷看的笔记本当然也收进包里了。

路加的声音十分焦急,得赶快出去告诉他自己在这才行。

索菲连忙拿著包和读的书离开书库,找到不知所措地搜索著自己的路加。

「索菲大人!」

「抱歉,路加。时间已经到了吗?」

「不,时间还有。只是到处都看不见索菲大人的样子有些担心而已。那个,请问您是去了哪里?」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我在那边的书库唷」

索菲再道歉一次,并指向书库那边的门。路加歪头表示疑惑。

索菲也疑惑地歪头。

自己离开前都还开著的门,现在却紧紧关著。

「书库应该是禁止进入,所以一直锁著才对」

「哎呀,可是刚刚门开著所以我就进去了」

路加走到门前,把手放到门把上。

「门锁著呢」

「咦?」

索菲试著自己打开,但门确实锁著。

是那个银发美男子上锁的吗?

「索菲大人,您在这边吗!」

图书馆员中最年轻的男性跑向这。

看见索菲在这后他便露出放心的神色,看来他似乎也在找自己。

听他们说,图书馆设计上可以一览全景,但他们却看不到索菲的身影,所以大家都担心索菲是了哪里。

「抱歉,因为门开著就擅自进入书库。这本书也是从里面拿出来的。虽然想还但……」

拿出包中刚刚一起带出来的『神之山、神之树』,男性图书馆员一脸不可思议地收下。

「这确实是书库的书。但书库应该有上锁才对……。书库门开著吗?」

「嗯,不过刚才被在里面的人锁起来了」

「在里面的人?这门应该没法从里面上锁才对」

「咦?」

图书馆员一脸困惑,索菲也跟著一脸困惑。

索菲不禁转向门那边,再试著打开一次,但果然还是打不开。

「钥匙是由馆长管理,只有那钥匙可以打开这扇门。但馆长早上在其他地方有工作,所以今天还没来过这边。昨天闭馆时也确认过书库门应该有关上才对。」

他看起来没有说谎,证据就是他现在也无法理解似地不停搔头。

(讨厌,该不会真的是幽灵吧?)

幽灵嘴巴态度都这么坏的吗?还是他其实是恶灵之类的?

要是他是人类,那就变成被关在里面了。

「……里面真的没有人吗?」

「我去向馆长借钥匙」

索菲不安地低语,图书馆员随即开始行动。

目送连阻止都来不及就跑走的图书馆员离去的背影,索菲向路加搭话。

「路加,你认为幽灵存在吗?」

「我也不太清楚。但不管是幽灵还是人都很不可思议。哥哥以前也说过这边的书库很麻烦,馆长不在就打不开,所以我想应该是一直锁著的没错」

「是吗……」

等了一会儿,图书馆员拿著钥匙回来了。

打开门进去,三人一起找也没发现书库有其他人。

走到和他交谈的桌边,银发美男子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了天窗射入的阳光。

自己是看见幻影了吗?

有如此真实的幻影吗?

徒留疑问,索菲离开了图书馆。

从书库中拿出来的『神之山、神之树』本来不能借给一般学生,但索菲透过紫星的名义获得许可将其借出。

但每次看到这本书,索菲就会回想起那个银发美男子,使她没法集中阅读。





◆◇◆◇◆





「……幽灵吗?」

在与拉尔斯会合后,索菲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他表情十分僵硬,看来好像不擅长这类话题。

「索菲大人,能告诉我那位大人的外貌特征吗?说不定那不是幽灵而是学生」

「嗯~」

路加露出骑士般的表情这样说了,但觉得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的索菲感到有些愧疚。

如果是幽灵那确实令人在意,但索菲对那个人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没关系,他也没对我做什么坏事。就忘掉吧」

「可是……」

「比起这个,先用餐吧。今天做的料理和昨天不一样……我说侍女做的料理。嗯,是侍女做的!拉尔斯也吃看看然后给点意见吧」

在宽广食堂一角的椅子上坐下,索菲从篮子中取出午餐。

今天的午餐是法式咸蛋糕、青椒酿肉、厚蛋烧。

两人看见料理后不禁发出一声感叹。

拉尔斯好奇地盯著厚蛋烧说道。

「这颜色真漂亮,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料理。这是异国的料理吗?」

「……嗯,应该?」

一边以这是侍女做的作为理由帮自己开脱,索菲一边看向路加端来的餐盘上的三道食堂料理。

黑面包、像是马铃薯泥的古鲁泥、蔬菜汤。

索菲先撕了一小块面包入口。

口感干硬,吞下去后口中还留有酸味。

(这酸味,是黑麦吗?烤这么硬是为了放久点吧)

接著换试吃古鲁泥。

调味应该只有撒盐,但只撒盐的古鲁味道相当地苦。

(这有确实剥皮去芽吗?)

古鲁不只外表,就连芽和皮有毒的特性都和马铃薯一模一样。不去除干净会引发食物中毒。

最后喝了一口蔬菜汤。然后给出感想。

「良药苦口呢……」

除了酸和苦外没有其他任何感想,尽管如此索菲还是默默地吃完了。

虽然前世的日本饮食无忧,但祐从小就被教导不能浪费任何一粒米饭。

祐遵守了那精神,而现在索菲也遵守著。

和保存方式发达的前世比可能本身就是错的,但奥兰德王国的料理并不是都这么难吃。

只是『王之剑』提供的料理和前世的学生餐厅一样,不重视味道而已。

索菲一边咀嚼,一边回想起前世前辈每次吃咖喱都会说的话。

『我以前还是学生时,宿舍的餐点难吃到我体重都爆减了。你有吃过难吃的咖喱吗?那可是难吃的咖喱喔?咖喱随便丢个咖喱块谁都能煮出个不错吃的味道吧,而那个好煮到不行的咖喱居然可以煮得这么难吃,你信吗?连我自己在家做的咖喱都更好吃!我每次都是边吐槽边吃的!』

(前辈说的咖喱饭和这边的料理,究竟哪边美味呢?)

索菲不禁逃避起现实。

「索菲大人?」

「您没事吗?」

担心起无言的索菲,路加和拉尔斯关心道。

「嗯……」

索菲一边回答一边把自己做的便当推给他们,两人道谢后,路加选择了法式咸蛋糕,拉尔斯则选了厚蛋烧吃。

法式咸蛋糕用了较多起司来提升味道的层次,但为了营养均衡也加了蔬菜和香菇进去。

虽然热的比较好吃,但为了冷掉也能好吃些,索菲稍微加重了点口味。

说著美味的路加脸颊松缓地吃著法式咸蛋糕。

另一方面,拉尔斯则每咀嚼一次,动作就变得更僵硬一些。

索菲担心起是不是不合拉尔斯的口味,但他这次换吃了口法式咸蛋糕,之后青椒酿肉也吃了一口。

「口感、鲜度、风味,还有这调味……」

如同先前索菲在推敲食堂餐点的味道一般,拉尔斯也用自己的舌头和知识调查著未知的食物。

「这究竟组合了多少种香辛料呢?」

拉尔斯独自低语,看向被自己声音吓一跳的索菲。

「抱,抱歉。料理非常美味!所以不小心就陷入了沉思!」

以为自己冒犯到了索菲,拉尔斯慌忙谢罪。

「没关系,美味就好」

「这味道堪称绝品!完全吃不出肉的腥味,甚至还有甜美的肉汁溢出在嘴中。料理上面浇的酱汁也不只是甜,有著多层次的香料调和出来的味道」

青椒酿肉的感想不是一句美味,而是这么一长串评论,这还是自亚露称赞蔬菜炒肉那时以来。

「这黄色的食物也相当不得了。是用好几个鸡蛋才能做出这厚又美的长方形吗?口感松软柔嫩,咬下去还有些鱼的风味……真不可思议。虽然是第一次吃到的味道,但相当美味」

对著料理一个个给出评价的拉尔斯不禁让索菲感到佩服。

拉尔斯虽然自卑地以为自己不如父亲,是个凡人,但这些地方却已经是优秀的金星了。

「这真的是侍女做的吗?」

「嗯,嗯嗯……」

实在说不出口是自己做的。

「制作者不是厨师而是侍女也很令人惊讶。下次有机会请务必告诉我这用了什么香辛料」

「我会好好转达你的盛赞的」

索菲蒙混似地回答后,午餐便安静地继续了下去。





但拉尔斯在吞下咀嚼的厚蛋烧后,交互看了下索菲吃的东西和自己吃的东西,不知为何扭曲了表情。

「那个……,我吃这个真的好吗?如果我吃的这个是您平常进食的料理的话,那食堂的餐点肯定不合您舌头吧?」

「昨天路加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决定要吃的是我自己,所以你不用在意。但图书馆都能使用那么多经费,稍微多用点心在学生的餐点上不也可以吗」

「年度预算相当足够,大概是厨师问题吧?」

预算足够这句话让索菲停下用餐的手,皱眉问道。

「足够?」

「是的,年度预算大概有这么多」

不好直接说出口的拉尔斯用手指在餐桌上写下数字。

那数字吓到索菲汤匙都弄掉了。

「骗人的吧!?」

索菲大吃一惊。

「确实是这金额没错。想调查的话都能查到原料费、人事费、非消耗品、消耗品这些支出用在何处」

「哎呀,可以调查到这种地步吗?」

『王之剑』是王立学院。情报本来不应如此简单取得的。

「利德霍姆家除了金星的费用外也捐赠了相当大的金额,所以多少明白一点。嘛,这也只是靠家里的力量就是了……」

拉尔斯无力地微笑。但真不愧是获赐四星的家世,心想没理由不利用这关系的索菲用力点头说道。

「那可以拜托你吗?」

「没问题!」

「身为金星,我实在很在意这真的值得这金额吗……」

索菲两眼无神地看著汤匙舀起的蔬菜汤,让拉尔斯没法吐槽说『你是紫星大人唷』。





用餐结束,拉尔斯发现一旁身为索菲护卫的路加正盯著自己。

路加出身侯爵家还是罗伦佐・弗赛露的弟弟,但他却选择进入了铜星。

拉尔斯至今与他没有过任何交点,然而比起冷静沉著的罗伦佐・弗赛露,年纪相同的路加好说话多了。

虽然有自我介绍过,但却是从自己骂紫星贫乳的最坏印象开始。

纵使索菲本人原谅,但如果拉尔斯自己是护卫肯定也不会这么简单就原谅自己的。

果然也得向他道歉一次才行,如此心想的拉尔斯准备搭话时,路加的眼神一转先前的柔和气氛变得尖锐。

不愧是仅凭一把剑开创自己未来的铜星,那尖锐的氛围吓得拉尔斯不禁在椅子上往后退了一点。

「怎,怎么了吗?」

「路加,不必理会」

索菲喝著端来的茶,优雅地制止。

「可是……」

路加不服地看向索菲,但索菲只是微微一笑。

不明白对话的拉尔斯沿著路加的视线看去,发现银星的讲师正看著索菲。

「为什么银星的文森特讲师一直看著我们这边?」

「既然是银星,那肯定是有什么有趣的发现吧。真想把图书馆的幽灵也介绍给他」

索菲若无其事地说完,以无法想像是十四岁少女的优雅姿态嘬一口茶。

「是这样吗?」

虽然几乎没有与其他星交流过,但在金星的拉尔斯看来,银星的研究者性格感觉与金星最合不来。

解明真理的银星。

优先利益的金星。

银星认为金星是把金钱当作世界一切的愚者,金星则觉得银星若没留下成果,就只是浪费自己金星交出庞大费用的蛀虫而已。

(真的不在意吗,都这么死盯著这边了?)

文森特虽然不敌稀世天才,但他本人也是相当优秀的银星了。除此之外他的长相也相当端正。

(说起来基斯那时候也是这样)

本以为少女听到黑星会心动一下,但获赐黑星一星的基斯・达特利甚至连索菲的法眼都入不了。

「比起这个,明天我想去铜星的班级参观。路加,我应该告知谁比较好?」

拉尔斯一旦在意起来就无法不去在意,但索菲都说别在意,那就还是别去理会比较好。

路加虽然有些不服,但还是乖乖回答「那就由我负责转达」。

(铜星……)

铜星几乎可说是平民的领域。

在成长于子爵家的拉尔斯看来,是未知的世界。

贵族无需了解平民,至今都这样一刀割舍掉了。

但身为男爵千金,获赐被称为王之代理紫星的少女,以及虽说是妾子,却也是侯爵家出身的少年都毫不犹豫地向那前去。

拉尔斯不知为何有种被留下的感觉。

「那,那个!」

虽然出身、性别、星色都不同,但眼前的两人与自己年纪相同。

现在自己需要的可能是向世界踏出的勇气。

「有件事情想要拜托……」

拉尔斯缓缓开口说道。
118
1.4k

請選擇投幣數量

99

全部評論 18

10000
騎士
大佬辛苦了

7 天前 0 回復

吾丶汝 平民
意外的好看 等大佬慢慢更新

8 天前 0 回復

萌王利姆鲁 子爵
这书什么性转什么类型的

10 天前 0 回復

  • gnh07 公爵 : 不就如书名吗?男的TS了,本只打算欣赏美少女诅咒帅哥过一辈子,可是自己太过努力为国为民,结果一群帅哥投怀送抱,主角只能一个劲的闪躲

    9 天前 回復

  • 萌王利姆鲁 子爵

    : 这书性转什么类型的

    10 天前 回復

悠黎 勳爵
神话级美男子?

10 天前 0 回復

youyi 騎士
这难道是第二王子

10 天前 0 回復

  • gnh07 公爵 : 和女主年龄差不多,十有八九是第二王子

    10 天前 回復

暴风雨中的蝴蝶 子爵
行间之刑太怪了

10 天前 0 回復

2 侯爵
冲冲冲

11 天前 0 回復

精灵三明治 子爵
索菲在男校还真是霸气侧漏啊

11 天前 0 回復

ossh1234 侯爵
按着大佬的时间表就好,感谢大佬翻译!

11 天前 0 回復

辣根哒 騎士
在线等更

11 天前 0 回復

zhaobd 侯爵
感谢大佬

12 天前 0 回復

大魔王様 皇帝 樓主
這章有點長,然後最近上班可能沒啥機會偷翻,慢慢來

12 天前 9 回復

  • 樱祈奏 平民 : 兄弟辛苦了

    11 天前 回復

  • 此花宫莲华 勳爵 : 大佬辛苦了

    11 天前 回復

  • bhk 平民 : 楼主加油(ง •̀_•́)ง,给大佬递水

    12 天前 回復

大魔王様 皇帝
贴吧ID坂上悠二,出现于各种ACGN贴吧
525 粉絲
2 關注
310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二卷 敬启 天马 我想发泄下压力(0306 本章完)

0
0

第二卷 敬启 天马 你看,天空中那些自由地飞著的鸟儿

0
0

第二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拉尔斯・利德霍姆的崇拜~

0
0

第二卷 敬启 天马 我似乎太低估『王之剑』了

0
0

第二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罗伦佐・弗赛露的沉思~

0
0

第二卷 名为索菲・莉尼艾路的贵族千金~路加・弗赛露的困惑~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