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了解對方是很重要的

就這樣開始了的祭典排練,出乎意料地順利進行。
根據大司祭的指揮,米莉亞嚴肅地飾演著『巫女姬』的代理角色。
從中殿到祭壇的走法、以至對女神的最敬禮方式都非常完美。
特別是把冗長的聖詩一字不漏地背誦完的時候,周圍的司祭都露出驚訝的表情。
站在教堂後面的莉榭看著預演練習,露出了微笑。
(因為大小姐是個很努力的人。一定是在確定當巫女姬的代理之後,一個人偷偷練習的吧。)
現在的米莉亞,已經不是莉榭的『大小姐』了。儘管如此,心裡還是有些自豪,同時也為著米莉亞的努力而打氣。
這樣的莉榭,有一個人走到她的身邊。
「太出色了。祭典的排練好像非常順利呢。」
「司祭大人。」
搭話的人是施耐德。莉榭抬頭看著他,微微一笑。
「昨晚讓您看到了我不得體之處。因為阿諾特殿下遲遲不回來,害我不由得感到寂寞。」
「啊,啊、不……」
可能是想起了昨晚的事,施耐德的表情有些尷尬。
之後,他清了清嗓子,抬頭看了看祭壇前的米莉亞。
「很抱歉,把只是來參加儀式的莉榭大人,牽扯到祭典中了。」
「不,如果是這件事的話,請不要在意。」
「這可不行。就算是找巫女姬的代理,本應也該選個再懂事一點的少女才對……不過巫女姬的一族,在髮色上都有某種特徵呢。」
聽到這句話,讓她想起了昨天在陽台上看到的壁畫。
「即使是代理也好,但也得是盡量符合那個條件的少女,所以米莉亞大人才會被選中。」
「……是基於聖詩『髮色如花的少女』中的一節嗎?」
「居然。通俗上是翻譯作『春色的少女』的那部分,虧得您知道得很清楚。」
「有人教過我怎麼讀。」
為了慎重起見,先把阿諾特的名字按下不表。
另一方面,她忽然在意起一件事。
(阿諾特殿下是怎麼想的呢?)
莉榭一邊聽著施耐德的話,一邊思索。
(因為讀了聖詩,所以察覺到『那件事』的可能性是?……不,他可是那個阿諾特殿下。也有可能一開始就全都發覺到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時候的視線的意義也就很清楚了。)
一直在思考時,施耐德看著自己。
他的眼神雖然溫和,但也因此顯得不帶感情。當莉榭和他對視時,施耐德微笑著說。
「你的髮色非常美麗。」
「……」
聽到這句話,莉榭的肩膀微微一跳。
施耐德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假如是阿諾特的話,應該馬上就能察覺吧。
「如果是莉榭大人那樣的髮色的話,肯定會被選為巫女姬的代理吧。您不是德馬納國出生,真是太可惜了……」
「――如果是獻給神的儀式,最重要的是信仰和熱情。」
「!」
莉榭微笑著斷言,施耐德瞪大了眼睛。
「您不這麼認為嗎?司祭大人?」
「那……那個、話是這麼說。」
「米莉亞大人非常認真地履行著自己的職責,對於那份努力,如果能幫她一點忙,我將不勝榮幸。」
「……是、嗎?」
施耐德沉默不語,接下來換莉榭說道。
「話說回來,司祭大人昨天說了件不可思議的事呢。為甚麼說我不能和阿諾特殿下結婚呢?」
「莉、莉榭大人,這件事改天再說——」
「莉榭大人!」
發出啪躂啪躂的輕輕腳步聲,米莉亞從中殿那裡跑了過來。
施耐德一臉驚訝,「我告辭了」低頭而去。莉榭一邊警惕地注視著他的背影,一邊接住撲過來的米莉亞。
「聽我說,莉榭大人!練習,我一次都沒有失敗啊!」
「是啊!真出色呢,米莉亞大人!」
當抱著米莉亞告訴她時,她高興得不得了,「呼呼」地笑了。
高興得滿臉通紅的米莉亞,一臉幹勁地說。
「不過,還得多加練習啊!一來禮服也不是正式的,今天也沒有使用神具。因為步驟還會有一些變化,所以不得鬆懈要努力哦!因為在使用神具的時候,一定要慎重才成呢。」
「所謂的神具,就是巫女姬所持的弓吧。聽說為了代替女神周遊四季,會射出每個季節各自不同力量的箭。」
「嗯,當然了,在祭典上只是假裝射箭就是了……」
雖說是神具,但弓箭可是武器。
米莉亞似乎很清楚這一點,臉上露出一絲緊張的神色。
為了解開那僵硬,莉榭緊緊握住了她的小手。
「米莉亞大人,我們一起吃午飯吧。今天我特意安排了在庭園裡吃飯。」
「這個,難道是野餐?」
「是的。因為天氣很好,想必心情一定也會很好喔。——陽光可能很刺眼,所以米莉亞大人戴上帽子吧。」
因為是侍女人生的習慣,不知不覺就說了這樣的話。本來還擔心她會不會覺得不自然,但米莉亞似乎並不那麼在意。
「我,還是第一次在外面吃飯!」
少女的眼睛閃閃發光,連莉榭也笑了。
但是,米莉亞天真無邪的表情,隨著帶她往午餐的地方的瞬間就變了。

* * *

「你、你、為甚麼……」
到了院子裡,米莉亞看到草地上鋪開的布,渾身僵硬地發抖。
因為早就預料到大致會怎麼反應了,所以莉榭沒有在意,繼續準備。然後,坐到野餐布上跟米莉亞招手。
「好了,米莉亞大人,請到這邊來。」
「等一下,莉榭大人!!吶,為甚麼……!
小小的手指,沒禮貌地指著一個人。
「為甚麼利奧會在一起了!?」
「……又不是我想待在這裡的,大小姐。」
坐在野餐布上的利奧繃著臉說。莉榭一邊把盤子放在野餐布上,一邊悄悄告誡道。
「米莉亞大人,不可以拿手指指著別人哦?吃飯的時候要面帶微笑,不要吵架。」
「因為沒想到利奧會在!到底為甚麼……」
「今天早上,您不是很在意利奧嗎?」
「可是這麼突然,我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啊!!而且利奧也是,明明爸爸再怎麼邀請他,他也從來不肯跟我們同桌吃飯! !」
聽到米莉亞這樣指責,利奧露出了慪氣的表情。
「……我只是聽說能吃到好吃的肉,雖然其實很不願意,只是沒辦法才來的。」
「被,被肉釣來的嗎……! ?」
米莉亞愕然了,但這是莉榭的戰術。
即使是騎士人生的利奧,雖然不管甚麼時候都一臉冷淡,但只有在庭園裡烤肉的時候,他才會湊到自己身邊。
「請坐吧,米莉亞大人。不早點吃飯的話,便趕不上下午的練習了。」
「嗚……」
可能是責任感受到了刺激,米莉亞生硬地坐在了布上。
莉榭打開籃子,拿出修道士所準備的午餐。
這是一頓將又大又圓的麵包切成兩半,中間夾著大量的蔬菜和肉,淋上甜辣醬的午餐。
這樣的話,盤子只需要最低限度就成,也不需要刀叉。非常適合在野外食用,對於平民來說是一種簡便的吃法,但米莉亞應該沒有見過才對。
「把肉和蔬菜夾在這麼大的麵包裡……這、這個怎麼吃?」
「請把下半部分用紙包著,拿在手裡直接吃,注意不要讓醬汁溢出來。」
「就這樣!?」
莉榭點了點頭,米莉亞怯生生地開張小嘴。
看到她的樣子,利奧冷冷地說。
「嘴巴張得這麼優雅的話,只能咬到麵包的一角喔。」
「沒辦法嘛,人家第一次看到嘛……」
「……哼。」
利奧沒有再說甚麼。
取而代之的是,在米莉亞的注視下,他張大嘴,吃起手裡的麵包。
「好大的嘴巴……」
米莉亞呆呆地看著他的樣子。
但過了一會兒,她凝視著自己的手,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打開嘴巴。
然後咬了一口。
一開始她還有些害怕,小小地動著下巴咀嚼。幾秒鐘後,米莉亞的眼睛閃爍著光芒。
「……嗯、嗯!!」
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看到過於簡單易懂的反應,莉榭不禁失笑了出來。不知道是不是擊中了笑點,利奧也立刻捂住嘴,做出忍住笑意的動作。
「你喜歡真是太好了。利奧也覺得好吃嗎?」
「……嗯,還行。」
「好吃啊,太好了!」
鬆了一口氣,莉榭也開始吃飯。
雖然內心很擔心,但米莉亞和利奧還是一點點地交談著。
「利……利奧剛才淋在肉上的醬汁是甚麼?」
「不知道,因為好像又辣又好吃,我只是試了試。」
「辣嗎?辣卻好吃是甚麼意思?」
「……小孩子是不懂的了,還是別這麼做比較好。」
「我和你只差一歲而已!」
雖然他們本人可能並非出於本意,但乍一看卻是個很愉快的對話。
(……不知道接下來的利奧會因為甚麼原因受傷。雖然很在意大小姐所說的『詛咒』,但是兩人的關係良好就最好不過了。)
昨天的米莉亞說自己身上有詛咒的力量,被她所抗拒的人會有危險。
在斷言「那是不可能的」之前,有必要探究一下米莉亞會說出這種話的理由。
這麼想著,米莉亞尷尬地開口了。
「啊,那個,那個……利奧,你在我家有沒有甚麼困難嗎?」
「沒甚麼特別的,除了雇主的女兒很會發脾氣之外。」
「這、這個……! !」
「真是的,利奧。不可以捉弄別人哦?」
利奧把最後一口麵包和肉片放進嘴裡,吃完後回答道。
「……能得到一個人的房間,工作結束後還有自由的時間。從這種意義上來說,比孤兒院舒適多了。」
聽到這回答,米莉亞似乎鬆了一口氣。她拿著還剩下一半的午餐,問下一個問題。
「利奧所在的孤兒院,是個甚麼樣的地方?」
「這個,出於興趣來問的嗎?」
「不、不是!我只是、想知道……」
望著米莉亞垂頭喪氣的樣子,利奧似乎湧出了幾分罪惡感。
他突然把視線從米莉亞身上移開,用生硬的語氣解釋道。
「雖然『甚麼樣的地方』,我覺得每個人的感受都不一樣就是了。不過,對於適合在那裡生活的人來說,我想應該也是挺不壞的地方吧。」
「我聽說因為利奧不適合,所以才被趕了出來、來到我家就是了。」
「哼。」
聽到米莉亞的話,利奧小聲地嘀咕。本來的話,那嘟囔可是聽不出來的,但莉榭卻藉嘴唇的動作讀懂了。
「正因為我適合,所以才被送出去的。」
「……?」
這是甚麼意思呢?
莉榭覺得不可思議,但又不想打擾他們的對話。默默地吃著午飯,傾聽著利奧和米莉亞的談話。
「孤兒院的負責人是施耐德司祭吧?所以施耐德司祭就是利奧的父親嗎?」
「怎可能了。」
「!」
聽到利奧斬釘截鐵的聲音,米莉亞嚇得肩膀一跳。
「那個人照顧了我,教會了我生存的方法。只是這樣而已,我沒有甚麼父母。」
「我、我說了這麼奇怪的話,對不起。因為都沒有血緣關係,不可以隨便說是父親大人呢。」
「就是這樣。……飯都已經吃過了,我可以走了嗎?我得把自己用過的東西收拾一下。」
「啊,利奧。等一下,等一下。」
莉榭慌忙挽留,正要站起來的利奧露出奇怪的表情。
「怎麼了?不快點收拾的話,下午的雜事……」
「下午的工作變了,我已經跟喬納爾閣下談過了,說『想要佔用利奧的時間』。」
「──吓?」
對皺起了眉頭的利奧,莉榭微微一笑。

* * * *

——然後,午飯之後。
在大神殿外的中庭裡,莉榭跟某個人說明。
「雖然你應該還記得,但以防萬一說一下,這孩子就是昨晚跟你說過、喬納爾閣下的小廝利奧。」
「……」
被那個人投向視線的利奧,露出了非常尷尬的表情。雖然感覺臉色有些差,但這一點也只能讓他習慣了。
「利奧,我再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
莉榭停頓了一下,抬頭看著站在一旁的人。
看那樣子,他的表情似乎非常不情願。但莉榭沒有在意,再次將視線移回利奧身上。
「卡爾海因皇太子的阿諾特・海因殿下喔。」
「……」
那一瞬間,利奧無精打采地蹲在地上,「為甚麼會這樣……」他喃喃道。
49
47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2

全部評論 6

10000
Qoliorit 平民
利奥应该是教团的间谍吧,所以女主才把他拐来给皇子使唤

5 天前 0 回復

345456 勳爵
阿諾特:又來!?

11 天前 2 回復

剑歌 勳爵
阿诺特:喜欢陪那个任性丫头又是介绍这么一个正太给我,难道这么喜欢小孩子吗?是不是疯狂暗示想要小孩?要不……?

11 天前 2 回復

Mesye 騎士
哈哈哈哈 有点同情男主了 老婆总能拐到新的男人 还要介绍给自己

11 天前 2 回復

y71642 侯爵
這大小姐根本是努力又認真的好孩子啊

11 天前 0 回復

travishk 平民
繼續坐等女主的迫施耐德招供...

我偶爾會這樣想, 作為男主, 你的對白未免太少了....

12 天前 0 回復

小鳥恋 皇帝
TA 什么都没有留下
503 粉絲
0 關注
164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94 那在春天盛開

0
0

93 為了改變小小的未來

0
0

92 了解對方是很重要的

0
0

91 曾經的主君和蓬鬆的頭髮

0
0

90 未來丈夫的想法是

0
0

89 即使被說變了也好!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