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住手!不要为我而争执!』



第5话『住手!不要为我而争执!』
翻译:星辰KTaros、三千三千
监修:周防有希同好会
译注:本话标题『やめて!俺のために争わないで!』是相当有名的梗句,梗源似乎出自河合奈保子的名曲《けんかをやめて》,这是一首绿茶唱给两只舔狗的歌曲。原本想翻译成『住手!你们不要再打了啦!』或者『不要吵架!谁说对了就给她』,不过……


「呼啊、结束啦~。走吧~光瑠。」
「嗯。」
晚班会结束后,教室里充斥着放学时特有的轻松氛围,政近边收拾行李边抬起头看向两位挚友。
「对了?毅、今天是去轻音部?还是棒球部?」
「今天休息哦。这段时期,活动日比较不规律啊。」
「嚯~」
毅和光瑠同属轻音部的一个乐队,毅另外还参加了棒球部。
究其理由,是出于「总之会运动和音乐不就很受女生欢迎了嘛」这种非常直白且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理由,只能说毅不愧是毅。
「政近也要回去了吗?」
「嗯~,反正也无事可做~」
「政近你也去参加社团活动不也挺好的嘛。虽然时间上稍微晚了点,但也算是刚刚好?」
「麻烦。」
「我说你啊……能在社团活动中挥洒青春的,只有现在这个时期了吧?」
看着一副咸鱼模样的政近,毅「唉~怎么说你好」地摇了摇头、夸张地摆出一副仰望天空的样子。
「在社团活动中加深的友情!充满泥泞、汗水和泪水而努力的日子!以及……在这之中所萌生的、青涩的恋心!」
「因意见分歧而破裂的友情。充满铁锈味、血与泪的后悔日子。以及……因本部的王牌女生被独占所燃起的黑色的嫉妒心。」
「你给我停一下!不要把社团活动里错综复杂的阴暗部分直接摆上桌面讲出来啊!我们的社团活动才不是这样的啊!」
「所谓的友情啊……终究、也不过是虚幻之物呢。」
「喂!光瑠这不是要暗堕了吗!」
「对不起光瑠。都是我不对,所以你赶紧变回来吧。」
「恋爱啊……让人遍体鳞伤的时候可是压倒性地多哦?」
看着眼睛里突然失去了高光、身后开始浮现黑色阴影的光瑠,政近和毅拼命地挽回他。
总算让暗瑠恢复过来后,政近和二人分开,走向了鞋柜。
「社团活动……吗。」
看着聚集在校庭里的足球部部员们,政近用难以察觉的轻声说道。
和在学生会里忙碌到极点的中学时期不同,现在的政近有着充裕的时间去参加社团活动。看着享受着社团活动的朋友们,他也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但是,内心却完全动不起来。提不起半点干劲。总觉得那麻烦得要死。
对政近而言,要开始一项新的事情需要付出非常巨大的心力。
「嘛、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与机会失之交臂,最后以什么也没做成而告终。」
即便自嘲般地低语,胸中也依然无法释然。不会再有热血沸腾起来了。
「嗡嗡。」
  此时,放在口袋里的智能手机振动了一下
以防万一确认了周围没有老师在之后,政近取出手机,目光落在了屏幕显示的讯息上。
「……哈啊。」
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身返回。



穿过走廊,敲开讯息所指示的房门。于是,将政近召唤到这里的始作俑者——周防有希,一下子回过头看向政近这边。
蹲在架子前整理着备用品的有希,瞬间露出鲜花般灿烂的满面笑容,轻掩裙摆站了起来……接着,带着甜甜的嗓音,啪嗒啪嗒地向着政近跑去。
「啊、政近↘君↗~这边这边~」
平常大小姐的姿态不知飞去了哪儿,有希以演艺似的奇妙态度作出可爱模样。
面对这幅假如被其他学生看见了,一定会「公主殿下是吃错药了吗!?」瞠目结舌的光景,政近只得露出苦笑配合她即兴表演。
「抱歉~让您久等了?」
同样啪嗒啪嗒地跑过去,并发出了猫咪撒娇般声音的政近。外表是美少女的有希姑且不论,这场景客观地看来非常恶心。
但,有希以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继续表演小剧场。
「嗯,等了好久好久哒~」
「喂喂,这里不是该说『没有没有,我也才刚到』吗?」
「关系真好呢。」
从室内并排立着的架子对面传来了的冰冷声音,让政近瞬间一动不动。
僵着脸用目光生硬地往声音来源处悄悄一瞟,只见一双透过堆满备用品的架子缝隙注视着这边的湛蓝色死鱼眼。
「……原来你在啊,艾琳。」
「在哦。真是抱歉呢?打扰您二位了。」
「啊这,哈哈……」
一边朝话中带刺的艾莉莎露出谄媚的笑容,政近一边在暗地里向有希投去抗议的视线。
然而,光速恢复了大小姐模式、露出楚楚可怜的笑容并轻轻歪起小脑袋的有希,让他脸颊不由得抽搐起来。
(这家伙……)
真想立刻上去戳破那张萌混过关的脸,尽管被冲动所驱使,但是在艾莉莎面前可不能这么做,政近干咳了一声掩饰过去。
「那个……呃?是让我来帮忙整理备用品吗?」
「是的。我们只有两个人,人手不足呢……可以拜托你吗?」
「嘛,可以是可以……但是总感觉好像被人给坑了一把,有点不是很爽。」
「是错觉哟。」
「谁知道呢。」
随口应了一句,政近和有希一起向里面走去。
「艾琳,也麻烦你了。」
「……嗯嗯。」
看着回答时眼神完全没有从架子上移开的艾莉莎,政近苦笑着从有希那里接过备品清单。
「总之,从这边开始清点可以吗?」
「桌子配套的折叠椅子,确认其数量和破损情况,对吧。了~解。……话说、中学的时候我就在想了,这算是学生会的工作吗……?」
「谁知道呢……不过,随时把握所有备用品的数量及其摆放位置,举办活动的时候可是很方便的哟?」
「嘛,话是这么说……但是这项任务,对两个女生而言也太难了吧……」
「姑且,之后预计会长来帮忙,无奈会长也分身乏术。」
「原来如此。」
重新感到了现学生会人手不足的实感,政近开始工作。
确认数量是否与清单相符,把坐垫坏了和凳脚不平衡的椅子排在一边。
「不愧是你,已经熟能生巧了呢。」
「一般般吧。」
在有希坦率的称赞,以及背后传来艾莉莎似乎很佩服的视线双重压迫下,政近感觉自己的生命值正在下降。
(啊~可恶,手臂已经开始疼了。)
虽然在两人面前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比起在学生会忙碌的两年前的自己,体力确实有所下降。
来回上下搬动这些堆叠在一起的折叠椅,腰酸背痛。
(啊啊~真是麻烦死了。不该轻易就答应她的。有希起码也早一点联络啊~明明可以把毅那家伙也拖过来的啊啊啊~~再说明明知道会长会来,还有叫上我的必要吗?)
虽然心中正在进行人渣发言,但政近还是将那份不满化作动力,以惊人的速度推进工作。突然,背后传来了有希的声音。
「政近君,可以请你稍微帮个忙吗?」
「嗯?」
回头一看,有希正指着放在架子最上面一层的纸箱,面露难色。有希在女生之中也属于娇小的类型,所以要把放在最上面的重物拿下来是很难的吧。
(原来如此,是喊我来干体力活和高空作业的啊。)
如此理解之后,政近走到有希身旁,替她把那一层的纸箱拿下放到地板上。
「非常感谢,政近君。」
「没啥……话说这是什么?」
从箱子打开的缝隙里隐约看见了色彩缤纷的盒子,好奇地打开后发现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桌游道具。
「人生游戏和卡牌游戏……这什么鬼?为啥会有这种玩意在?」
「大概是,数年前废部的桌游部的备用品吧。因为部门预算购置的物品也很多,所以被校方回收了。」
「哈~原来如此……所以,这些是可以外借的吗?」
「嗯。不过,大多数学生都不知道这些是可以外借的东西就是了。」
「这样。话说这些到底是用在什么地方的啊?」
「学园祭的活动等……部门庆功宴、之类的吧?我之前在庆祝新学生会组成的联欢会上也有稍微玩过一下。」
「嚯~顺便问下谁赢了?」
「唔~优胜者姑且算是我、吧?」
「是这样啊。」
「那第二名是……」
「我说你们,工作都停下了啊。」
「呀,非常抱歉。艾琳同学。」
「不好意思。」
因艾莉莎的提醒而踩了刹车,二人中断对话回到了工作中。政近也反省自己,不再想些有的没的而是集中精神到工作上。
室内的时间开始安静地流逝。只有备品搬动发出的声音,还有在清单上写字的沙沙声细微可闻。在一片沉默之中,艾莉莎的俄语突然落下。
【也理我一下呀】
政近的心脏受到了暴击!突然袭击的效果拔群!
(奴咕咕~~!这个,是【闪现】!但这是艾琳的闪现露出Play!不可以产生反应!)
(译注:チラ見せ,形容(衣服的穿法等)故意漏出一点给你看的专业术语。完全不是很懂怎么翻译,我直接翻译成闪现!チラ=闪,見せ=现,非常合理)
政近咬紧嘴唇、拼死忍耐着袭来的骚痒感。没错,艾莉莎只是在享受露出Play的愉悦而已。是以不会被人发现为前提进行羞耻发言,从中得到快感的行为。也就是说,这并非发自真心,对此产生反应的话会让人家很困扰的!
【理~我、理~我、快理我~】
这压力、好强…!!
看着就像在小声哼着歌儿一样的艾莉莎,政近的心中在吐血。已经发展到了不能说是并非本心的状况了。
(我说,她到底是以怎样的心情说出来的啊!?不觉得羞耻吗!?)
相对正在内心大声疾呼的政近,艾莉莎当然不可能是不羞耻。
(~~~~————……!?)
发出苦闷声音的艾莉莎,尽管蹲在架子前认真工作,却在各种意义上都心跳不已。
虽然觉得应该没有传达出去,不过艾莉莎还是悄悄地确认了一下身后。
然后,看着工作状态没有变化的政近的背影安下心来。
(呼、呼~、没被发~现。明明我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真、真是的,太不机灵了。)
虽然两人背对背工作着,但实际上却因为羞耻心而颤抖不已。从旁看去实在是非常的滑稽。
【快~理~我~,快~理~我~】
(唔咕!不、不好,又来了!但也可能不是叫我去理!也有她是想让有希帮忙的可能性——)
似乎是对这两人的情况毫无察觉,有希在入口处对艾莉莎喊了一声。
「艾琳同学,请问怎么了吗?」
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艾莉莎马上把表情和声音都掩饰了过去。
「啊啊,抱歉。只是稍微哼了下歌而已。」【不是叫你理我啦】
(——不是啊!我就知道!)
毫不留情的三连Combo,让政近几乎被当场击倒(Knock out)。腰腿都开始颤抖不已了。
「欸、欸~俄罗斯的歌?什么曲子呀?」
听到政近的提问,艾莉莎回过头来。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她看上去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虽然真相还未定,但政近的心脏已经开始受到追击伤害了。
「曲名是……」
「什么啊,不记得了吗?」
「唔。那个……“届不到的思念(届かない思い)”?」
「噢……」
仿佛含羞带怯似地抬眼回答的艾莉莎,让政近的心直接迎来了安乐死。



「终于结束了呢。大家辛苦了。政近君,再次感谢。」
「谢谢,帮大忙了。」
「客气。」
约一小时后,也许是进入虚无境界的政近觉醒出惊人行动力的关系,工作比预定大幅提前结束了。三人离开了备品保管室,正在这时,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走了过来。
「什么啊,已经搞定了吗?」
「啊啊,会长。辛苦了。是的,多亏有久世君相助,工作比预计的完成得早。」
「哦哦,你就是久世啊。我是学生会长剑崎。我有听说过你的传闻哦,今日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呢。」
「哈,你好。」
政近微微颔首,抬眼向眼前的男性看去。不必对方自我介绍,政近便知道来者是何方神圣。
二年级的剑崎统也。统率高中部学生会的领袖学生会长。
是个身材高大的男生。身高方面自不必多说,宽阔的肩膀和厚实的胸板,让他近看起来比实际更加高大。乍看之下,并不是特别称得上美男子。
不如说外表很沧桑。加上他的体格,怎么看都不像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
但是,他有着漂亮地修整过的眉毛,戴着时髦的眼镜。
更重要的是他脸上充满自信的表情,赋予了他男性独有的魅力和威严。
(原来如此,确实是位出色的领袖。)
一眼就能看出是位值得信赖的男人。让人自然地觉得把事情交给这个人完全没问题。说得夸张一点,大概就是有王者的风范吧。
一开始还在想着独自率领四名超规格美少女的男性到底是怎样的人,但如果这样的男人的话就可以理解了。政近坦率地想道。
「那我就撤了。」
「请稍等。让你帮忙却什么都没有表示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你的时间也是时间啊。方便的话一起吃个饭再走吧。」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打扰您……」
政近对统也的提议有些犹豫。既有单纯不想跟初次见面的前辈吃饭的顾虑,同时脑海中也浮现出了讨厌的预感。
具体来说,就是有希喊他出来的真正目的,说不定就是这个。
像是为了肯定他的推测一般,有希开口了。
「方便的话不也挺好的嘛。而且,反正回家也没饭吃吧?」
「有希……」
「嗯?为什么周防会知道久世家厨房的情况?」
面对统也和艾莉莎投来的带着极大疑问的视线,有希露出清澈的笑容回答道。
「因为是青梅竹马。」
(不,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啊——)
政近……恐怕统也和艾莉莎内心也在同样吐槽,但是有希雍容华贵的笑容就是带着如此纯粹且毫无吐槽余地的压迫力。
(译注:Archaic Smile,古拙的微笑。希腊初期雕像所特有的表情,嘴唇两端微向上翘,犹如面带微笑。亦指见于中国六朝时代和日本飞鸟时代佛像的同样表情)
「这样啊……嘛,这样的话正好。周防和九条妹也一起来吧。当做劳烦你们办杂务的赔礼。今天我请客。」
「承蒙您的款待,会长。」
「……我知道了。非常感谢。」
「欸~真的吗。」
下意识地被带着走了。说实话不是很想去,但也无法强硬拒绝,政近只好客客气气地跟了过去。
(这就是学生会长的铁腕吗……)
正怀着认命的心情这么想着,只见有希回过头来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狡黠笑容。看来,她的真正目的确实如此。
(这就是学生会宣传委员的策略吗……)
政近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把目光移向走在身旁的艾莉莎。
「……干嘛?」
「没,什么也没有。」
「你什么意思。没有理由就盯着女性的脸看,很失礼呀。」
「抱歉。」
艾莉莎说的话理所当然,政近老实地反省后把目光转回前方。
(这就是学生会会计的盐对应吗……)
(译注:塩対応,偶像用语,形容爱抖露对粉丝的高冷态度,其实这个词前面也有出现,翻译成了冷淡态度,但这里出于对仗需要只能塞了)
一边思考着这些有的没的,政近的内心也飞到了远方。
好紧张(Dokidoki)!】
政近刚刚飞到远方的内心吐血了。能感觉到嘴角漏出微笑的艾莉莎正在偷偷看自己,完全没有反应的余地。政近的MP值瞬间归零了。(译注:MP,Mental Point)
虽然再次升入了空无境界,政近还是在玄关换好鞋子走到了外面。
然后,碰上了一个似乎是足球部之类的小团体。
刚刚结束练习的他们见到政近四人,很自然地让开了一条路。
(呃,应该不是在看我而是另外三个、吧。)
在擦肩而过的期间,能从旁边感受到直直的视线。最吸引眼球的果然是艾莉莎。
其次是有希,然后是政近。只不是,投向政近的视线都是「这是谁啊?」这样带着讶异的视线。
(嘛,是这样的啦。)
虽然政近对于自己和他们格格不入这件事有自知之明,但尽管如此还是多少感到有点不舒服。
与之相对的,艾莉莎和有希明明身上聚集着远超政近的视线,却完全不为所动,只能说真不愧是她们了。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离开学校也没有改变。两名女生仍然吸引着一路上行人的目光。然而,除了政近以外的三人都一副早就习惯了的样子走在路上,来到了一间距离学校步行十分钟左右的家庭餐厅。
来到了座位前。统也首先坐进了最里面的的位子,政近为了避免坐在他的对面,催促两位女生先行就坐。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政近君,怎么了?」
「这个,艾琳。」
「干嘛叫我呀。」
若无其事地笑着的有希劝他坐在统也对面,政近对此佯装不知又甩给艾莉莎。于是,胶着状态持续了数秒。打破了这个局面的是统也。
「好了坐吧,久世。店员小姐会很困扰的。」
一看,确实有位端着放有杯子的托盘的年轻女性店员站在那里,政近下意识地在统也对面坐了下来。接着,有希迅速滑入旁边的位子坐了下来,艾莉莎则是坐到了统也旁边。
「……虽然事到如今才说,不过穿着制服跑到这里来是是违反校规的吧?」
「别在意。偶尔也会有因为学生会的事情而被迫晚归,在外面吃了饭再回家的情况。事实上,这条校规已经成为一纸空文很久了。好了,都点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吧。限一千日元以内。」
「会长,最后的那句话大煞风景了哟?」
「哼,有钱男子汉没钱汉子难啊,周防。」
统也的玩笑缓和了现场尴尬的氛围,政近也松了一口气。然而,他放松得太早了。众人按照统也说的那样各自点完一千日元以内的东西后,话题还是回到了政近身上。
「话说回来,真亏你们那么快就搞定了啊。我都做好整理到明天的准备了。」
统也话音刚落,有希便立刻附和道。
「多亏了政近君的努力。果然,有男生帮忙就是不一样呢。更不用说是熟练的人。」
「说的对啊。」
「政近君可是非常了不起的哟?无论是力气活还是文书事务都不会有半句怨言,交涉和谈判也都得心应手。」
「喂,有希。你吹过头了吧。过度评价也要有个限度啊。」
「嚯,周防会如此评价一个人还真是稀奇呢。怎么样久世,有没有兴趣加入学生会?正好缺一个庶务呢。」
果然会变成这样吗。政近白了一眼坐在身旁的有希,转头向统也说明。
「非常抱歉,但是我对学生会已经失去动力了。中学时就呆够了。」
「唔……高中部学生会的事务确实比初中部繁重得多,但是相应地获得的价值也更高哦?我校的学生会比其他学校的学生会有更大的裁量权,不瞒你说,我们学生会在各种申请上的影响是很大的。」
统也的话是事实。仅凭征嶺学园学生会成员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自己的能力了。
有利于大学的推荐自然不用多说,特别是制度上位于学生会工作中心的会长和副会长的头衔,是超越了校内等级框架的绝对精英称号,对步入社会后也有着很大的意义。
要说为何,那就是包括众多政治经济界大人物在内,存在着仅由征嶺学园的历届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构成的协会。
要是能在学生会里顺利度过一年并融入其中,等到成为社会人的时候,成功就是唾手可得之物。
反过来说,要是不顺利、引发了问题的话,就会被人打上“无能”的标签。尽管如此,瞄准了学生会长宝座的人还是前仆后继。而若是要以下届会长副会长的位置为目标,最便捷的途径就是作为学生会干部积累实绩。
「遗憾的是,我并没有如此的野心和上进心。目前也没有去其他大学的打算,更对跟大人物们来往没有兴趣。」
然而,对于将来漫无目标只想随意度日的政近而言,那种东西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别这么说嘛,一起来学生会吧。然后,再一起参加竞选吧?」
「不要随便增加要求啦。话说回来,就算没有我,你当选下一任会长也几乎是板上钉钉了吧?毕竟你可是原中等部的学生会长。」
「人家想和政近君一起参加学生会嘛。」
「拒绝。太麻烦了。」
有希这话要是被学园里的其他男生听了,九成以上会想也不想地点头同意,但是政近一口回绝。看着这样的二人,统也仿佛觉得很有意思似地摸了摸下巴。
「久世,不是我说,下届会长周防当选无疑这件事可是大错特错了哦?不说其他候选人,这里还有九条妹在呢。」
说着,统也以眼神示意隔壁座位的艾莉莎。受到影响的政近往那边看去,和无言地看着这边的艾莉莎眼神撞了个正着。
「艾琳,你打算参选下一届学生会长吗?」
「嗯嗯,明年要和有希同学对上了呢。」
艾莉莎把视线投向了正对面的有希。有希浮现出沉静的笑容接下了她的视线。政近似乎能幻视到二人的背后燃起了熊熊烈火。
为了缓和气氛,统也这次向艾莉莎搭话了。
「这么说来,九条妹和久世在教室里是同桌吧。你怎么看?你眼中的久世是怎样的。」
然而,就结果而言这一行为等同于火上浇油。
「我觉得?就算你这么说……一句话,“不认真”就够了。」
「嚯?」
看着表情冷峻、斩钉截铁的艾莉莎,统也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然后就这样瞟了一眼政近的方向,而政近则很有自觉地缩了缩肩膀。
不如说,他正打着「快,就用这种感觉把有希对我的过度评价拉下来吧」这样的算盘。
「三天两头丢三落四,学习态度也根本说不上好。成绩也是从后面数起来比较快。」
「政近君他,是在干劲不足的时候只保持最低限度努力的类型哦。尽管如此也绝对在及格线以上。」
面对艾莉莎毫不留情的评价,有希马上帮政近说起话来。艾莉莎眉头一皱,背后再次燃起烈火。
「……是呢, 从坐在隔壁的我的角度来评价就再清楚不过了,哪怕是小测验他也一定能避免重考呢。这是我少有的佩服他的地方。我觉得他认真起来的话说不定会得到更高的分数。」
「因为政近君的头脑本来就很好呢。没有很麻烦很累就考上了这所征嶺学园。啊,这是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所以才知道的呢。」
「明明政近君不仅聪明绝顶运动神经也很好,但是球技却不怎么样呢。之前还在篮球课上伤到了手指。」
「政近君,从小时候开始就不擅长球技呢。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人家也半斤八两就是了。对了,政近君最喜欢的体育课程是耐力跑来着?」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艾莉莎背后的幻之火焰熊熊燃烧。不知是不是受此影响,政近真的感觉有点热了起来,额头开始流下汗水。
明明与她正面相对的有希仍然是一脸清凉的表情,真是奇妙。
「让、让您久等了~」
然后,前来上菜的店员小姐战战兢兢地搭话道。
偏偏是坐在过道的二位美少女释放出了非同寻常的氛围,让她脸上的营业笑容抽搐不已。一看,原来就是先前那位端着杯子过来却站了好久的店员小姐。
真是可怜,今天是她的厄运日吧。
「噢,菜到了啊。总之先吃完再说吧。」
在统也的这句话下,艾莉莎和有希停止了对峙,场面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政近对统也的尊敬度上升了。顺带一提,店员小姐对统也的好感度也上升了。只不过,因为统也有女朋友所以并没有发展为恋爱事件。



结束了在家庭餐厅的聚餐之后,众人来到室外,果然天色已经暗了。
在那之后,吃饭过程中大家的对话总而言之还是比较和谐的。不过,基本都是作为协调者的统也在说话,由交流能力很强的有希适当地接话,政近和艾莉莎只负责听,让场面不至于变得特别混乱。
但是,期间无论面对多少次统也和有希的双重劝诱,政近也没有点头。
「「「感谢款待。」」」
「嗯。」
结了账,统也走出了家庭餐厅,三位后辈一齐道谢,统也大方地点点头。然后,一边向停车场的方向移动一边露出沉思的表情。
「九条妹是走路回去。周防因为是坐电车所以和我一样,久世怎么回?」
「啊,我也走路。」
「是吗。那久世就送九条妹回家。我送周防吧。」
「好的。」
统也自然的绅士风度提高了政近对他的尊敬程度,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这时,有希客气地举起了手。
「那个,会长。十分感谢您的关心,不过我已叫了车,所以无需劳驾。」
「唔,是吗?」
「嗯。车来之前我会在此等待,请不必费心。」
「……好吧。那么下周见。」
政近目送着走向车站的统也,接着跟艾莉莎四目相对。
「那,走吧?」
「不用特意送我也没关系。」
「话可不能这么说。好了,走吧。回见,有希。」
「嗯,再见。」
「明天见,有希同学。」
「好的,艾琳同学。」
被彬彬有礼的有希目送着,政近和艾莉莎向统也的反方向走去。
「走到艾琳家要多久?」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吧。」
「是吗,还挺近的。」
「久世君呢。」
「我?大概十五分钟吧。考虑到我们走路的速度,其实距离也差不多呢。」
「是吗。」
然后,沉默。总觉得找不到话题的两人就这样走着,突然不远处的烤鸡店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一群貌似上班族的人。
「烦死了,开发部的那群家伙把我们营业部当成什么了!」
「部长,喝过头了。」
「矶山先生,声音有点,太大了?」
脸色通红、眼神发直的中年男性大声地嚷嚷着,他周围几个像是部下的男人们在安抚着他。
一看就知道是醉鬼,政近让艾莉莎朝靠近马路的一侧避让,避免和他们对上视线准备通过。
但是,好巧不巧,被叫做部长的男人目光捉住了政近和艾莉莎。然后,不知道是对什么感到不爽,开始表情扭曲地大声交换。
「什么?在这个时间搞不纯异性交游?真是的,最近的学生总是玩物丧志啊!学生的本分是学习吧~?」
「矶山先生!别这样!」
「差不多,差不多可以了,部长?」
「吵死了!那边的……边的,那个谁?」
无视周围部下的制止,男人紧紧盯着走在政近阴影里的艾莉莎,鼻子噗噜噗噜响。
「头发染得真过分啊。真想看看你父母的脸。反正肯定也是同样打扮得吊儿郎当吧!」
听见男人故意吐出的暴言,艾莉莎的脚步立即停了下来。
「喂,艾琳。」
政近察觉到艾莉莎的怒气,为了避免引火上身而催促道。但艾莉莎却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男人,用平常批评政近时完全无法相比的侮辱性话语斥道。
「恬不知耻。」
声音虽小,却在男人和他的部下们发出的大声之中不可思议地回响着。被过于尖锐的话语所刺,男人们瞬间像呆住了似的停止了动作。
接着,被叫做部长的男性立即露出愤怒的表情,把回过神来试图制止的部下甩在一边,踩着粗暴的脚步逼近艾莉莎。
与之相对,艾莉莎也笔直地瞪着他,摆出毫不退让的姿势……在那之前,政近突然把身体挡在中间。
然后,面对怒火中烧的男子,露出乍看之下很不合时宜的柔和笑容。
「矶山部长,好久不见。自从兄长的婚礼之后就没见过面了吧。」
「喔、哦、噢噢?」
面对突然的寒暄,男人一副被戳中弱点的样子站住了。似乎是被预料之外的事态弄得稍微清醒了一点,他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着政近的脸。
「您身体健康比什么都好。兄长说过您是公司非常重要的客户,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啊、哎哎、嗯嗯。」
男人一边点头,一边露出「欸?是谁?」困惑的表情。
但是,政近说的「客户」二字,让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焦躁之色。
不管是他的部下,还是艾莉莎,都因为搞不清状况而困惑了起来,而政近则露出柔和的笑容继续说道。
「话说起来……兄长的婚礼上您也喝了很多酒呢,真的是很喜欢酒呢。」
「哎哎,嗯。周末的酒会可以说是我的兴趣爱好了呢。哈哈哈。」
「是这样吗。对了,这位是我的未婚妻。」
被过于超出预想的展开所震惊,艾莉莎睁大了眼睛瞪着政近。政近把手放在她的肩上,夸耀似地笑道。
「非常优秀。是位我远远配不上的女性。」
「是、是吗。原来如此,确实是个伶俐的孩子。」
眉间依然写着困惑,男人用生硬的笑容给出了和刚才完全相反的评价。
与之相对,政近虽然依旧柔和地笑着,却目露冷光,用略显低沉的声音说道。
「是吧?并且,她的母亲是外国人。这头秀发就是遗传自母亲的。怎么样?很漂亮吧?」
「是、是这样啊……」
近距离看见艾莉莎明显混有海外血统的脸庞,男人似乎也明白了政近所言非虚。
一副大醉初醒的样子,用不高兴的表情对艾莉莎微微低头道歉。
「那个……非常对不起。虽然是酒后无心之言,抱歉刚才说了失礼的话。」
见此,政近收起了锐利的视线,静静地说道。
「接受您的道歉。你也、同意吧?」
「……」
视线越过肩膀投向艾莉莎,但她只是瞪着男人一言不发。
尽管如此,政近还是理解似地点点头,为了遮住艾莉莎的表情而揽住她的肩膀,催促她迈开脚步。
「那么,我们就告辞了。」
然后,陪着艾莉莎离开了那个地方。沉默地走出一段距离,看不见男人们的身影之后,政近把手从艾莉莎的肩上放开,叹了口气。
「真是的,你也太乱来了吧。对醉汉说那样的话,应该知道会激怒别人吧?」
「……父母被侮辱,就算是醉汉,也不能原谅。」
「所以说,太乱来了啊。要是被打了怎么办。」
「别看这样,我也是多少学了些护身术的。我可没有柔弱到会被醉汉打败。」
艾莉莎看起来还是余怒未消的样子,用勉强压抑般的平坦声线说道。正因为理解她的心情,政近「这可咋整啊」地挠挠头。
「……嘛,那个大叔也已经承认自己错了。这次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吧。」
「……知道了啦。」
艾莉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字面所示地恢复了平静的表情。
「话说回来,刚才那个人你认识吗?」
「啥?完全不认识的人。」
「……哈?」
对着表情呆滞的艾莉莎,政近半笑着说道。
「哎呀,真是有惊无险。面对面的冒充熟人诈骗也能成功啊」
「哈、哈啊!欸,那个真的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哥哥的婚礼又是怎么回事?」
「我并没有哥哥啊?」
「什、什么……」
「哎呀虽然刚好人家也是喝醉了,但我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呢。心里还是非常紧张的。哈!哈!哈!太~好了。」
面对故作大笑之态的政近,艾莉莎露出头痛的表情。
「……为什么,要那么做?」
「嗯?怎么说呢,就是因为感觉他被酒精冲昏了头脑,只是想抛出工作的话题,让他稍微冷静一下。还有嘛……就这样。」
「什么啊。」
斜眼看着惊讶的艾莉莎,政近耸了耸肩。
「……我也是,对那个大叔的话很生气啊。只是想稍微吓唬他一下。结果没有引发骚动,反而是引出了道歉,算是歪打正着吧。」
「哈啊……居然能一下子编出那样连篇的谎话呢。你呀,该不会有欺诈师的才能吧?」
「真是失礼啊。竟然对我们天真纯洁的政近同学说那样的话。」
「……是呢。」
「住手啊。不要用带着那种虚无的眼神无视我啦。让人家的心拔凉拔凉的。」
对可怜兮兮的政近哼了一声,艾莉莎快步走了起来。然后在政近快步跟上之时,艾莉莎朝着前面小声说了一句。
「……谢谢。」
「喔。」
而后,政近也面朝前方地回应。在那之后,两人之间没有再对话,沉默地走着。不一会儿,艾莉莎在一座公寓面前停下脚步。
「这里?」
「嗯,谢谢你送我。」
「客气。」
在入口前面对面,政近喀拉喀拉低搔着头,最后孤注一掷。
「嘛,虽然我觉得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不会有很多,但是你一个人的时候可要记得无视哟?出了什么事情就晚了。」
「什么?你在担心我?」
「是是是,在担心你啦。因为你在人际关系的事情上总是笨手笨脚的。」
看向挖苦似地笑着的艾莉莎,政近真心诚意地回答道。
对于这句真挚的答复,艾莉莎认真地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是吗」。
然后,转身向入口的方向,接着回过头来。
「……我知道了。我会更加、注意一点的。」
「是吗。那就这样吧。」
「……」
走出几步开外,艾莉莎在自动门前站定。然后,没有回头,背对着政近呼唤道。
「呐,久世君。」
「嗯?」
「你真的,不打算加入学生会吗?」
「喂喂,连你也来说这种话啊。」
「回答我。」
那丝毫不容人转移话题或蒙混过关的坚决语气,令政近收起了戏谑的笑容。然后,仿佛为了斩断最后一点希望似的,政近同样以断然的语气回答道。
「嗯,我不想加入学生会。」
「……如果——」
艾莉莎欲言又止。她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急迫,继续说道。
「如果,我——」
但是,那句话语却中断了。数秒的沉默之后,艾莉莎说道「没什么」。
「什么也没有。晚安。」
「哦,晚安。」
于是,艾莉莎就这样走进了公寓。目送了她的背影之后,政近也调转脚步。他仰望着夜空,露出讽刺的笑容自顾自地说道。
「……对我这种人,是在期待什么啊~?艾琳也好,有希也好。」
政近他,并不是没有察觉到艾莉莎话里的话。而是在察觉之后,装作没有注意。
「我可是,什么也做不到的哦。」
流露出自嘲之意,政近感到回家的路上似乎多了几分寒意。



「我回来了~」
送走艾莉莎,回到自家公寓的政近,看见玄关摆着的鞋子皱起了眉头。
这个公寓里只住着政近和父亲两人。现在,身为外交官的父亲因为工作而去了海外。
然而,现在那个地方却摆着一双既非政近也不是父亲的鞋子。
(那家伙不是回去了吗……)
皱着眉头,政近走向客厅。然后,打开客厅的门。于是,映入眼帘的是穿着长袖衬衫和运动裤,非常散漫地绑着马尾,旁若无人地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视动画的有希。
「啊,欢迎回来~有好好给艾琳同学送到家吗?」
「不是,为什么你在这?」
「欸?因为今天要睡这边。」
「不是,我没听说啊。」
「因为我没说啊。」
视线保持在电视机的方向,有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
那身姿,那态度,和学园中见到的完美大小姐完全搭不上边,第一次看见的人会以为这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别人,就是这样的剧变。
就在这时,有希在看的动画结束了,开始放起了广告。
那是,某有名黑深残漫画的真人化电影的广告。指着那个,有希慢悠悠地说道。
「啊,明天去看这个。」
「嗯~」
「嗯什么嗯,泥也一起去鸭。」
「不是,所以说我没听说啊——」
「所以说我没说啊——」
有希一副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的样子吐出一口气,政近斜眼看着那个广告。
「说起来,你不是这种真人化电影的反对派么?」
「不准告诉大家!」
对于政近的无心之言,有希突然拍案而起,以飞快的语速开始说道。
「我知道的。我知道从角色分配的那一刻开始十有八九就是地雷了!老实说PV也只散发出不妙的气氛!但是,我觉得不实际去看一次就大发厥词是不对的。也许不是地雷也说不定。也许埋藏着宝藏也说不定!我知道就是因为有像我这样想的人不断砸钱,这种垃圾真人化作品才会源源不断。我、全部知道的啊!!」
「不是,你冷静点。干嘛突然这么兴奋?好像在坦白自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一样。」
「我、我知道的!我其实和欧尼酱,并没有血缘关系。我、全部知道的哟!?……呜,我在说什么呢~我们不是被血脉所紧紧相连的嘛~」
「被血脉所紧紧相连,听起来真是强而有力啊。」
「咿呀,是说……不是会有那种吗?本以为是兄妹,其实却是表兄妹~那样的呢。那种情况下也可以说是血脉相连吧?」
「啊啊~有的呢。不是兄妹而是表兄妹所以Safe的套路。」
「有的有的。真是搞不懂他们呢。」
「什么?」
对着歪着头的政近,有希突然双目大睁,用力叫道。
八格牙路(バッカヤロウ)!!就是因为是亲兄妹才好——啊!!」
「什么啊!?」
周防有希。在学园里对外使用幼驯染的设定,其实却是政近的宅友……以及,父母离婚时被母亲一方带走的,政近的亲妹妹。



译者的话:
我玩戴森球回来了.jpg
开玩笑的。本话的翻译君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没能赶上DDL,非常对不起。下次还敢。
三千本身是995,所以平时也没有太多时间翻译,这次在周五下班之后熬夜赶工完成了这一话,希望大家饶了我还有星辰桑一命。
为了补偿大家的等待,献上一小篇翻译小剧场。

翻译组

黑话

用语解说:


塞翻:全称为“塞式翻译法”,由一位清华大学的前辈在上个世纪所创。简单来说就是保留日语汉字。【君日本语本当上手】和本话中的【盐对应】就是塞翻。塞翻不仅非常生动形象,而且具有科普日语知识的效果,非常地强大。翻译之间常有如下对话:
    “塞吗?”
    “塞吧。”
    “塞了!”
小精灵:翻译君的美好愿望“要是一觉醒来就有小精灵帮我翻译好了就好了”的缩略,现在泛指自告奋勇要求参加翻译的小天使。由翻译本人去抓来的则叫做黑奴。

周防有希!妹妹模式
看完这一章大家就明白为什么说有希输的彻底,又已经赢了。没错,妹妹这个属性就已经赢在起跑线上了!

・一人称
【基本】あたし
【派生】私、うち、オレ

・兄に対する二人称
【基本】お兄ちゃん
【派生】お兄ちゃん様、兄者、マイブラザー、にぃに、オメー、貴様

对哥哥的第二人称暂译作:哥哥、哥哥大人、兄长/吾兄、my brother、哥~、泥、你这家伙

周防有希在人前使用古典大小姐的自称わたくし(watakushi),在政近面前则用活泼少女的自称あたし(atashi)。原本想用【我】和【人家】来区分,但实践表明在中文语境下很难合时宜,故此放弃。作为代替,有希·大小姐模式的台词在翻译过程中会特意加笔以增添大小姐气质,如果您已经看出来这一点,三千会很高兴的。

另外:已经确认本书作者对任何翻译行为采取NG态度,所以,如果暴露给他肯定会出大事,千万!不能说出去我们在翻译!!被他知道的话我们就不用咕咕咕了,直接跑路。

再另外:并不会加勇者权限。我的原则是只有H书才加权限。
572
7.4k

請選擇投幣數量

522

全部評論 322

  • 1
  • 2
  • 3
  • 4
  • 5
  • 6
  • 13
前往
10000
騎士
感谢翻译

1 个月前 0 回復

lpkom 子爵
我才发现会长居然叫剑崎,第一次看到这个姓在小说里出来

1 个月前 0 回復

Guwen 平民
闪现那个叫快闪比较合适吧我觉得

1 个月前 0 回復

VT151092 騎士
我覺得比起叫mp值還是叫sen值比較好

1 个月前 0 回復

bbnny 侯爵
原來是妹妹

1 个月前 0 回復

苦味棉花糖 平民
妹妹已经赢了

1 个月前 0 回復

a374605371 王爵
草!竟然是亲妹,兴奋(不是)了

1 个月前 0 回復

雅谎 騎士
不过为什么是亲兄妹,妹妹优雅美丽,哥哥长相平平,是父母遗传的不公平还是作者在搞事情呢(滑稽)

1 个月前 0 回復

  • 潜水万岁 公爵 : 平 平 无 奇 古 天 乐

    14 天前 回復

AI8120 平民
你也玩时间消失器

1 个月前 0 回復

1296169 騎士
我是着实没想到输了却赢是这么一回事。 感谢翻译

1 个月前 0 回復

shujin 平民
啊这

2 个月前 0 回復

wei_zhi 平民
感觉动画化预定啊,虽然那个剧情有点撤,但作用确实是极好👍

2 个月前 1 回復

不见仙见人 勳爵
又是经典感情拖拉男主

2 个月前 0 回復

shiry345678 伯爵
兄妹同年级?请问妈妈生完哥哥到怀上妹妹之间间隔至少几天?😅

2 个月前 0 回復

  • Steve88910 騎士 : 可能是哥哥蹲级

    2 个月前 回復

  • v1olet 平民 : 双胞胎

    2 个月前 回復

  • 驱逐舰信赖 平民 : 这个理论上还是有可能的,我国农村地区存在为数不少的兄妹差1岁的情况,而且实在不行谎报年龄不就可以同年级了嘛

    2 个月前 回復

sezhina 騎士
感谢翻译大大,辛苦啦

2 个月前 0 回復

lukelazurite 勳爵
没有有希看我要杀了三千啦

2 个月前 0 回復

  • 岛牧桃华 皇帝 樓主

    : 别杀我,我更新。

    2 个月前 回復

AngryBird 王爵
没有白毛看我要死啦

2 个月前 2 回復

  • 岛牧桃华 皇帝 樓主

    : 别死啊,你死了我会被《恶役执事》的读者追杀到天涯海角的。

    2 个月前 回復

Flowary 勳爵
刚看插画的时候,就有点怀疑了,发色和瞳孔都一致,结果还真的是妹妹啊,妹控狂喜。

2 个月前 1 回復

蓦炎 勳爵
那啥,政近和有希两兄妹去看电影被艾琳撞见就……

2 个月前 8 回復

  • 依克希尔 平民 : 预言家,刀了

    2 个月前 回復

  • 岛牧桃华 皇帝 樓主

    : Bingo

    2 个月前 回復

天空塔 騎士
没有白毛看我要死了

2 个月前 0 回復

  • 1
  • 2
  • 3
  • 4
  • 5
  • 6
  • 13
前往
岛牧桃华 皇帝
病娇
2.9k 粉絲
13 關注
42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后记

6497
0

终章『执子之手』

45715
0

第8话『啊啊,我知道了』

27097
0

第7话『那可真是,令人悲伤的事件呢……』

36572
0

第6话『初次见识到面如死灰的表情』

35578
0

第5话『住手!不要为我而争执!』

6284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