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

2619年3月5日

[11:25]

凌希回到基地作战支援层。

她把装备箱放好,正准备向电梯走去。此时张哲涵恰好拿着杯咖啡经过武装放置区。

“你有没有见到,安洁离开这。”凌希问道。

“啊?”张哲涵有点惊讶地看向凌希。“安洁不是已经死了吗?”

“嗯?”凌希眉头微微皱了下。

“你的记忆模组出问题了?”张哲涵问道。

他打开记忆信息加密层,进行关键字检索。“2613年,五月十日。我带技术组跟着你的行动组,到第三阶层D7103区,彻底解决那支最难搞的,反统一政府联盟第3号精锐电子战小队。

“五月二十六日,情报支援屋被袭击。安洁就在是那时候受致命伤。不过,” 张哲涵关掉记忆信息记录档案,看向凌希,“当时你叫我帮忙,把她那颗严重受损的核心取出,然后不知道你拿去做什么了。”

张哲涵喝了口咖啡。“我给你进行次全面性电辅系统检查?”

“不用了。”凌希回道。她进到旁边的电子辅助系统内部构造调整区、坐到其中一张大型机械式调整椅上、启动自

动运作模式,并设定了取出高隐蔽性特殊模组的指令。

一条长方形机械体刺入凌希后脑,与她的电子辅助系统完成连接。

十几秒后,机械体将一块模组取出。

凌希拿过那块模组,递给张哲涵。“帮我解析下。”

“行。”张哲涵接过模组,拿到调整区对面的工具台上,开始解析工作。“哦?AI植入式支援模组啊,真是稀罕。”

自从AI叛变事件发生后,该技术就被完全禁止。

“这个AI的运算核心架构........居然是直接由人类核心制成的?”他看向凌希:“你用安洁的核心来制成?”

“不清楚,我提取不到相关记忆信息。”凌希说道。

“不过,你已经推演出这种可能性了吧。”张哲涵继续解析工作。

凌希:“我想知道,现在这模组为什么停了。”

“应该是......”张哲涵完成解析的最后一步,他放下解析工具。“原来的核心受损实在太严重了。以这样的核心为基础,就算是制成AI式神经网络,神经元也会一直处于衰亡状态。”

张哲涵将这个模组递回给凌希。

凌希接过模组,向电梯走去。



[  高阶、准高阶、中阶人类(义体人、自然人、人造人)躯体核心与中枢系统 (中枢神经系统+电子辅助系统,如果是没装“电辅”的原生自然人 则单指中枢神经系统) 保持直连状态。
中枢系统的构造情况会每隔五分钟左右,在躯体核心中进行一次覆盖式刻录。当躯体核心检测到中枢系统严重受损时,在躯体自动修复过程中,以受损前保存在躯体核心里、 与中枢系统整体结构情况有关 的信息进行修复,使该个体的中枢系统 能恢复未严重受损前的信息加工模式(可以理解成恢复自我意识) 。
而中枢系统与躯体核心同时受损时,会对中枢系统造成无法修复性损伤。 ]



凌希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住处,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放在客厅桌上的那个模组。

刹那间,与“安洁”这个语义有所关联的记忆信息,大量涌入凌希的工作记忆中。

然而,当她对现工作记忆中与安洁有关的所有信息进行加工、形成心理表征时,发现自己并没有产生些较强的心理感觉。

凌希开始考虑要不要尝试,通过对精神稳定模组与电辅系统核心之间的直连进行强干扰,来中断下精神稳定模组的效用。

当她进入到精神稳定模组运作管理中心界面,发现,稳定模组最后一次实际产生效用的时间为——2305年5月24日23:01

此时她才意识到,因精神稳定模组效用,对中枢神经系统整体的长期持续性影响,导致她的中枢系统结构已经
发展成——即使没有稳定模组,也不会再产生什么较高程度的心理感觉了。

凌希后靠在沙发背上,轻叹口气。她现在能产生的唯一心理感觉,就只是阵淡淡的疲惫

伴随着环绕在耳边的钢琴乐,她渐渐地,将要闭上双眼。

这时,来自废弃公寓区的安全监控警报,阻断凌希眼睛闭上的最后那瞬间。

凌希注射了一支精神稳定剂、起身向门外走去,D28i跟在其后。



为了避免废弃公寓区的基地入口暴露,凌希开车从其他出口到地面。

她稍微绕了一小段路后来到废弃公寓区门外。

当车离公寓区还有一段距离时,凌希远远就看到艾薇尔靠着外围墙,探头探脑地观察公寓区里面情况。

凌希把车停在大门处。

艾薇尔来到车窗边,“我把车藏在那边,”她指了指远处的一片小树丛,继续说道。“刚刚我在车里,看到个奇怪的机械体走进去。”

凌希没有说话。

两人下车,到车后面拿出装备箱,从大门口进去。艾薇尔跟在其后。

三人才刚踏入公寓区里没几步,一个装载2.1战斗特化型高等AI、身穿长裙式机械装甲、身高一米八几、女性身材的特殊型半机械体,右手拿着把半机械式半能量形态的高浓缩强粒子聚合大型镰刀,慢步向她们走去。
凌希对机械进行扫描,发现这个特殊型半机械体的构造是完全没见过的形式。其躯体核心的能量反应,甚至超过了高阶人类核心。

(原本AI的躯体核心制作技术最高只能到达中阶人类核心程度,准高阶人类核心制作工序为统一政府独有的最高机密级技术。)

她向艾薇尔示意了下。

艾薇尔点点头,迅速躲到了车后面。

凌希松开抓着装备箱抓柄的手。

装备箱重重砸在地上。

凌希右手伸进口袋,准备拿出TA-6s随身防卫系统。她拿出到一半,就已经把对TA-6s的能量输入提升至最高状态。

此刻,特殊型半机械体瞬间冲到凌希面前,将凌希的右臂砍掉。镰刀挥舞时产生的刀气,在地面上留下道深深的痕迹。

已经站在事先计算好位置,位于特殊机械体右侧的D28i,猛地冲上前,死死抱住机械体。

凌希左手从口袋伸出,手里拿着个强粒子高爆手雷,她用力一拳,打进机械体的躯体,按下起爆开关。

一阵白光四散的爆炸后,特殊型机械体上半身被炸空。它的躯体核心,悬浮在还站立着的腿部上面位置,核心

周围开始快速形成原来的身体。

尽管受爆炸的影响,凌希左半躯、D28i躯体的大半部分也都被炸空。但凌希刚刚被斩掉的右臂已经自修复完成。

凌希迅速从装备箱中拿出支对高阶核心攻击器,向特殊机械体的躯体核心插去。

特殊机械体的自修复只是变慢了点,却没有停止。

双臂恢复完成的D28i,也从装备箱中拿出对高阶核心攻击器,刺向机械体的核心。

机械体仍然继续自修复中。

两人继续从装备箱里拿出对高阶核心攻击器。

直到第六支对高阶核心攻击器刺入机械体的核心,它的核心才彻底没再有能量反应。

两人从装备箱拿出一批电子设备,准备开始着手对这个机械体的研究工作。

此刻,凌希突然转身,把双眼无神的艾薇尔制伏在地上。她刚刚差点就成功,将AI制的电子攻击器直接插入凌

希脖子中。实际上,直到那个电子攻击器距离自己还有不到20cm时,凌希才察觉到艾薇尔已经在身后。

凌希拿出电子攻击器插入艾薇尔外部接口,扣动扳机......


2619年3月6日

[01:47]

基地处作战支援层电子辅助系统状态分析区——

张哲涵对艾薇尔启动外部唤醒程序。

艾薇尔慢慢睁开双眼,从机械床上坐起身。她捂着额头,感觉头有点晕。“呃,我这是在.......”

“在我基地里。”坐在一旁靠椅上的凌希说道。

“啊?我......”艾薇尔努力地提取了下记忆信息。“我记得刚刚是躲到车后面,然后就.....”

张哲涵把一块造型奇特的模组放在艾薇尔面前。“你的中枢神经系统,在这块隐藏模组发射出强电磁辐射的干扰下,对接收到的信息进行加工后,无法形成心理表征和构建认知,中枢系统处于几乎无法对信息进行加工的状态。但电子辅助系统依然正常运作。电子辅助系统接收信息后,会自动以符合认知状态的形式,对情境进行满足基础‘本我’释放需求的行为反应。这块模组跟你的电辅系统核心处于直连状态,以这块模组储存着的记忆信息,与人工神经网络构架所形成的认知状态,取代了原本你中枢神经形成的认知状态。”

“呃........”艾薇尔一脸没听懂张哲涵在说什么的样子。

“简单来说。”张哲涵坐到他的工作转椅上,拿起台上的杯子,喝了口咖啡。“就是你被控制了。”

艾薇尔拿起那块模组端详了会,“那现在这东西已经取出来,应该已经没问题了吧。”

“基本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要调整些记忆,从隐模组被装进开始到现在的。”张哲涵说道。

“啊?”艾薇尔紧皱眉头,看着张哲涵,脸上充满不解。

张哲涵又喝了口咖啡,说道:“这块模组储存的内隐性记忆,当你中枢系统受特定信息刺激时,会自动提取部分记忆信息,进入工作记忆里一同进行加工。你有一段,学生时跟高等AI产生特别关系的记忆。那个就是这块模组的影响、记忆再建构特性,两者结合的产物。实际上,你原本的记忆区块里,根本没这段东西。”

他把咖啡杯放回桌面,“结果就是,根据对你现在中枢系统结构状况的分析来看,你的综合心理状态,有跟2.35型AI同化的趋势。”

艾薇尔的眉毛大幅抬高、眼睛瞪大、下眼皮收紧、嘴巴自然的张开了一些,看起来非常惊骇的样子。

“之前被处理掉的那些AI,”凌希点了支烟,“可以说是,间接由你安排进单位。在那块模组以潜意识引导。”她把一份电子资料发送给艾薇尔。里面是之前那些高等AI,进入统一政府地方部门时的详细情况。

艾薇尔看完电子资料,思考了会“那.......”,她看向凌希,怯怯地问道:“如果.....我拒绝调整的话,是不是就会直接被处理掉。”

艾薇尔没有再说话。她低着头,一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

凌希起身拿起装备箱,“你自己想想先吧,那位随时可以给你清理记忆。”

张哲涵推了下黑框眼镜,点点头。

凌希起身到装备存放区中,拿起装备箱向外走去。D28i跟随其后。

两人来到车上。

此时,凌希收到陈轩的语音通讯提示。

通讯接通。

陈轩:“之前提到过的那3.7型新中枢,第一版已经出炉了。”

凌希:“嗯,你让个‘3.6’送到这就行了。”

通讯结束。

凌希启动轿车,向外开去。

她驾车来到二级城南区偏僻地带的一栋公寓大楼。这里是刚刚,她对在潇月和那机械体中挖到的信息进行整合,所推演出的AI联合会在该市根据地。

凌希开进地下停车场,停好车,两人向公寓楼里走去。

通过个小楼梯间,两人来到公寓大厅。

舒缓的大提琴鸣奏曲在大厅中环绕。周围银白色的墙,由带着些反光效果的特殊材质制成。整个大厅,除了一张面对着正门的柜台,便无他物。那由超构造合金制成的正门紧紧闭着。而柜台后面则有一扇处于半开状态的房门。

凌希查了下,无论在哪个资料库里,都毫无跟这栋楼相关的信息。而这片地带,已经被政府标定为特殊区域,未得到特别授权许可的人,不得进入。

在进行完对这栋楼的全面扫描检测。凌希发现,除了柜台后的那扇门,再无其他通往大楼深处的通道。或者确切来说,她的电子辅助系统只扫描得到这个大厅而已。

两人向那扇半开着的门走去。

门后又是个楼梯间,楼梯只通向下面。

两人走了几分钟,来到下一层。

两人走出楼梯间,来到条笔直的楼道,离两人不远处的楼道尽头,是部电梯的人口。

两人进到电梯,电梯里面没有任何的按键。当电梯门关上后,便自动地开始向下移动。

随着电梯的缓慢移动,一股困意向凌希袭来。她发现周围的灯光,似乎随着困意的增强而越来越亮。

她还未来得及启动全面性电子辅助系统检测,视觉就被白色的光亮彻底覆盖过。极强放松感,让凌希几乎无法思考现在状况,就好像中枢系统的信息加工能力被瘫痪了一样。

电梯停了。

随着电梯门的打开,原本盖她视觉的白光,其光线的强烈性减低了点。她隐隐约约看到离电梯不远处,出现个似曾相识的机械体,虽然她无法从记忆内层区块中,提取出任何与这机械体有关的信息到工作记忆,甚至——其实她现在已经想不起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不过她还是本能的拿出那把,看起来像是某种重型手枪的武器。

这时,“D28i”突然拔掉凌希脖子上的支援装置,将电子攻击器,插进凌希电子辅助系统的外部接口。

“D28i”扣下扳机,凌希双眼一黑,倒在地上。

“结束了呢。”“D28i”收起电子攻击器,微微笑着。

“确实是准备结束了。”倒在地上的“凌希”突然说道。



[  第3级入侵:在入侵记忆区块外层和环境识别感知模组的基础上,突破电子辅助系统核心区域防御层,进一步入侵致数据处理核心,
将被入侵方在被入侵前短时间内,在所处环境中得到的认知信息为基础编制新的信息
在完成对还处于记忆区块外层中的短时记忆信息的篡改后,
对数据处理核心的数据处理能力进行完全麻痹
然后将新编制的信息不断重复载入环境识别感知模组中
被入侵方的意识状态一直处于重现被载入感知模组的信息的状态中(由于数据处理核心的能力已经被麻痹,无法对各种信息进行有效加工),
致使被入侵方在原本所认知的“现实”中当场无法进行任何行为
这种级别的入侵由于需要强力运算资源,电子辅助系统在没有后台系统支援情况下无法做到这种级别的入侵

第3.5级入侵:
内战中后期出现的攻击手段
执行队与AI联合会各自的后台系统无线支援技术,因大量高强度电子战而得以飞速发展,致使第3级入侵对付电子战精英的有效性越来越低
电子战精英在第3级入侵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
不再是将被入侵方短时记忆进行编制的信息不断重复载入环境识别感知模组中
而是直接建造一个小型信息世界载入感知模组中
使被入侵方无法认知到原来的“现实”世界

第3.55级入侵
由于有后台系统的无线式支援,无法做到完全麻痹电子战精英的电子辅助系统数据处理核心的数据处理能力。
第3.5级载入小型世界信息世界后会让被入侵方产生中枢神经系统正在从情境中接收到的信息与工作记忆所呈现过的心理表征产生严重的认知偏差感。
(对付不是很高级又没有后台系统支援的电子辅助系统,原3.5级入侵还是卓有成效;当数据处理核心的数据处理分析能力本被完全麻痹后,即使是出现严重认知偏差被入侵方也无法反应过来)
一些电子战精英在3.5级入侵的基础上再改进,
对记忆区块内层与电子辅助系统核心的连接进行干扰,并制造新的记忆信息覆盖外层记忆区中的原来信息,然后建立一条记忆区块外层与数据处理核心的连接,
使被入侵方的电子辅助系统以记忆区块外层为主记忆
从而干扰被入侵方的“现在”的工作记忆。 ]
德里娜中止第3.55级入侵。
她正准备让后台支援系统进入全检测模式。这时,她面前的书房大门缓缓打开。
凌希右手拿着启动近程模式的TA-6s慢步走进来。她站在位于房间中间的茶几旁。
德里娜从桌底拿出特制的、对高阶核心攻击器的发射器,微笑地后靠到办公椅的椅背上。
这两个外貌基本一致的人互相无言对视着。
当这寂静状态持续到第十秒时,两人同时举枪。
2.35型AI毕竟是针对电子战进行特化,与“原型”相比,实体战斗时的反应能力还是略逊一筹。德里娜才举到一半,她所处的后半边房间,就已灰飞烟灭,包括她也是。
房间后面一条向下的通道,随之暴露出来。
凌希顺着那条通道,进到这栋豪华别墅地下最深处的房间,里面安置着一部比这别墅还大一倍的 支援信息数据分析处理超级机组。
凌希从装备箱,取出远程操控式强粒子联协爆弹,安置到区域能源供给柱上。接着,她便驾车离开这个隐藏在超巨型建筑里的别墅园。
凌希所驾驶的车,逐渐远离这地图上找不到的 二级城南区隐藏地带。
一阵白光覆盖过那片区域,原本高楼耸立的地方,瞬间化成几十多米深的巨坑。
凌希向执行队驻C2041部队基地发送行动指示。要求那支部队带军用大型工程机械过来,处理下这个爆炸痕迹。



2619年3月6日

[05:12]

凌希回到基地作战支援层的调整区。她看到艾薇尔躺在机械式手术床上,张哲涵则在一旁收拾些电子设备。

“已经处理完了?”凌希问。

张哲涵摇摇头,“刚急救完。”

“嗯?”凌希双眼微眯了下。

“她刚刚尝试自杀,”张哲指了下旁边的装备区。“从那里面,找了把高压缩强粒子军刀。”张哲涵收拾完,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口。“除了那些AI,她好像对你,也产生了比较强、能满足‘获取舒适’这个‘本我’高度释放需求的特定性心理感觉吧。”

凌希没有说话。她看了艾薇尔一会,“给她进行记忆调整吧。”

哲涵把咖啡杯放回桌上,点了支烟。“她刚刚的自杀行为,对躯体核心和中枢神经的损伤,已经导致完全丧失掉
近十年的记忆了。”

凌希沉默了会。她把一份与艾薇尔近十年左右主要经历记录有关的电子档案发送给张哲涵。“你按这份东西,给
她做段记忆。做完后,在地方医院安排下,把她送到医院里。”

“嗯。”张哲涵回道。

凌希向外走去。

原本D28i正准备跟随其后,凌希向28i发送了道待机指令。

D28i向凌希行了下鞠躬礼,便留守在作战支援层。


2619年3月6日

[05:32]

凌希驾车开出C2041市,通过车辆行驶跨中短程空间传送站,进入通向人类城市群外区域的T14473号高速公路。周围景色不再是密集的建筑群,转换成还在开发中的半郊区。已经建好的高楼,施工用的基础设施和机械设备,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植物交织在一起。不时,还能见到工程机械,拖着个巨型怪异生物的尸体,向废弃物超粒子溶解转换能源炉方向走去。

她感觉,坐在高速移动的车里,行驶在周围无其他车辆的宽阔路上,疲惫感似乎能稍微减缓些。

过了会,凌希发现疲惫感越来越弱。确切的说,她的所有心理感觉正慢慢地消逝。此时她才注意到,自己右手
不知何时,在无意识中拿着精神稳定剂注射,只有左手在操控方向盘。

凌希一直按住注射装置上的注入键,持续了好几分钟,那精神稳定剂的存量,就好像是源源不断的一样。

虽然,凌希对刚刚出来时是否随身带有精神稳定剂,有所疑惑。不过,她也不太在乎这事了。在这不知什么型号的精神稳定剂作用下,她的中枢系统,已经进入不会对信息进行深度加工的模式。或者简单来说,她的精神进入一种完全放松状态。

紧接着,阵阵困意向凌希席卷而来,她甚至有点想把车调成自动模式,直接闭眼。但她没法入睡。就好像有什

么激活了她的‘本我’中度释放需求,使她继续把油门踩到底,继续开。

现在,凌希感觉有点晕。在与困意相结合,使她的眼睛半睁半闭。

意识模糊之下,她感觉自己仿佛一直在绕圈驾驶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

凌希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没在注射什么精神稳定剂。她的左手搭在车窗,右手在控制着方向盘。

天色越来越暗,周围景象逐渐扭曲。凌希并没有因这怪异现象而产生多少心理感觉,她依然心如止水地开着车。

黑暗开始覆盖过她的视觉系统,

她的听觉系统所接受到的信息,只剩汽车高速行驶的呼啸声和车载音响中的古典钢琴乐。

她仍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自己坐在驾驶座上。然而,她通过整体知觉所认知到的,不是在驾驶着车辆,而是
处于一种高速移动状态。甚至,她的中枢系统已经开始接收不到由躯体特性带来的信息反馈

现在就好像,凌希的中枢系统所接收到的,只剩“高速行驶中”这个信息。

终于,她的中枢系统不再对信息进行加工。




凌希在一栋废旧的、像是别墅、又像是博物馆的房子外醒来。

房子周围黄昏与黑夜交加的空中,嵌着几道淡蓝色的光辉。

凌希听到首熟悉的钢琴乐从房子里传出。

她下车,向房子里走去。

寻着音源,经过走廊,凌希来到个装饰朴素、却不失古典韵味的宽敞房间中。

房间正中央,有一部钢琴在自动演奏。

凌希隐隐约约感到,有某种“存在”,在制动着这个钢琴系统。

当这首乐演奏完后,钢琴就没再有任何动静。

此时,凌希感觉到,有一个手着与自己的右手融合,似乎是那“存在”在控制着自己的手。“她”通过“右手”拿出TA-6s,枪口对准太阳穴位置。

“她”扣动扳机。

瞬时间,凌希的中枢系统失去了对躯体的感知,失去了对一切那些所谓实体物质的感知。

她接收到了,整个原认知“现实”世界系统中的所有信息,也接收到了相对性上级存在所认知“现实”中的最高系统,以及无数个其他“现实”系统中的一切。

她与超越这些“现实”系统,一个不停构建与扩张着这些相互作用的子系统,不断制成新信息输入进那些“现实”型子系统中的终极系统建立起了联系。




[外部唤醒程序制动完成。系统开始自检..................]

[自检完成,所有模组均可正常运转。电子辅助系统正式启动。]

凌希打开双眼,从机械椅上坐起身,环顾了下四周,发现自己在C2041那个基地的作战支援层调整区里。

“哦?你醒了啊。”坐在旁边那一堆台式信息分析机组中的张哲涵停下手中工作,看向凌希。

“我重启了?”凌希问道。

“什么重启?”张哲涵满脸疑惑。

凌希:“第四世代义体重构系统。”

张哲涵:“那是什么?”


[ 每个第四世代义体都配备了一套与电子辅助系统直连的个人意识保存服务器机组,当四世义体使用者受到致命性攻击后,意识会自动上传进个人的服务器机组中,再通过专门的义体生成设备重生
执行员的个人意识储存服务器机组有两套,一套在安保局总部,另一套由执行员自行携带管理,个人携带管理的那套才是与执行员保持实时意识连接(这种连接使用的是由统一政府最新研发出划时代信息传递技术,目前还没有任何手段能对这种连接进行干扰,但是受技术力影响,一部电子辅助系统只能与一个服务器机组连接),安保局管理的那套实际上相当于一个大型备份器,当执行员回到安保局总部通过物理方式将电子辅助系统与服务器总机组进行连接后,会将执行员的个人意识进行备份保存,以防不测)

注:该设定为废弃设定。
这篇故事原本是我跟熟人一起做游戏时写的剧本,结果游戏坑了,我就把剧本用回到自己做的世界观里。 ]


凌希揉了揉太阳穴,“没事,当我没说过吧。”

她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她也提取不出与 “第四世代义体重构系统” 这一小段语义有所关联的记
忆信息。

凌希回想着之前进入那奇怪状态时的情况。她隐隐约约的记得,当时似乎跟某种超越性存在建立了联系。但她现在也只能形成一些与当时情境有关、模糊的心理表征而已,无法真正提取出当时接收过的详细信息。

“应该是,你过度注射的强力型精神稳定剂,没彻底清干净的问题吧。”张哲涵看着显示器上的那些图表。

“或许吧。”凌希后靠回椅背,拿过机械椅旁置物台上的一包烟。

她呼出口烟气,“我睡了多久?”

“我只知道,从你那天出门到现在........”张哲涵想了下,“还差六小时够四天吧。”

“我是怎么回到这的?”凌希接着问道。

“不清楚,D28i从不知哪里把你带回来。我问她,她也不说。”张哲涵也点了支烟,“她把你带回来后,只告诉我,你的电辅系统出问题了,希望我着手处理下。”

凌希:“艾薇尔怎么样了?”

张哲涵:“已经调整完,安排在一家本地医院里醒来。我跟委员会那边也说过,她已经从名单里剔除了。”

“嗯。”凌希点了点头。

“我应该......”她现在觉得仍有点困。“回到现实了吧。或者确切来说,原本所认知的‘现实’世界。”

“应该吧”张哲涵往烟灰缸中弹落下烟灰,喝了口咖啡。“或许,我们在这所谓“现实”中经历的事,不过也只是某人
写的一个故事而已。用你的话来说,就是那什么“相对性上级存在。”

“嗯,我有跟你提过,‘相对性上级存在’这回事吗?”凌希问道。实际上,她刚进行完关键信息记忆检索,并没提
取出任何她与张哲涵聊过有关这方面东西的记忆信息。

“谁知道呢。”张哲涵轻了下推黑框眼镜。

“那这小段故事,我觉得也不差到收尾了。”凌希掐灭烟头,“收拾下东西。”

“嗯。”张哲涵回道。

凌希刚站起身。

“对了,”张哲涵突然说道:“那个新的3.7中枢到了,要现在换吗?”

凌希站在那想了下,她看向张哲涵:“你把那东西发回去吧。”

张哲涵脸上显现出有点出乎意料的神情。

“嗯。”他点了点头。


2619年3月10日

[04:45]

凌希回到基地的居住层,发现屋里灯是亮着的。

凌希来到客厅。坐在右边沙发上的D28i见到她,起身行了下半鞠躬礼。

凌希示意28i坐下。

28i坐回原位。

凌希坐到中间沙发,通过遥控器启动了客厅中的落地箱系统。

柔和的钢琴乐环绕在客厅中。

凌希后靠椅背,缓缓闭上双眼。


[07:53]

一辆磁悬浮列车从C2041城区内驶出,向C2041城区外不远处的超远程空间传输列车站方向,高速前进。

列车外层上,每一节都有的宣传标语、列车中间的统一政府标志,这些全息投影发出的红色光亮,在这无尽黑

夜中格外显眼.........

完。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梁工 平民
TA什么都没留下
0 粉絲
0 關注
7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最终章

23
0

第四章(第4版)

2
0

第三章

1
0

第二章

0
0

第一章

1
0

第0章

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