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
书名:才女的近侍 第一卷 ~我要在满是高岭之花的贵族学校,悄悄照顾学校第一的千金大小姐(没有任何生活能力)~
   (才女のお世話 1~高嶺の花だらけな名門校で、学院一のお嬢様(生活能力皆無)を陰ながらお世話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した~)
作者:坂石 遊作
插画:みわべさくら
翻译:黑丝兔女郎、杜若楪葉、三千三千、Jackdaw、Andromeda (LK&TSDM ID:爱丽丝•莉泽)、a8danny8、[浮生、伴日]、朽炑白哉、鳯仙爱莉丝、天災、三上悠米、taroxd、追影、tongyuantongyu、不撸布鲁、素素素、Aeroblast、某A、纱雾桑、最强蛋糕、月见草、CjangCjengh、ejdj、zslaila、萝卜_fan(LKid:咕咕哒的咕)、落地死的流星、一寒、k(LK&TSDM id:241823)、无语、Spirits.hg、しゃぼん玉、血色孤狼(lkid:4707156251)、烈火寒冰、夜影、玖渚ちや、星辰KTaros、秋葉憐(Lkid:yayouren)、歧路先知、色竹、简·拉基·茨德、今晚想吃肉、浅笑。、柊星blue、渊镜、LordCcc、於、Kzi、ashmay、Aeroblast、小村雏、Comi猫、可啪的猫、sword_world、Hau-45、猖狂逃命、AKIYAMA_、百合食谱研究社、蛋壳Cenzeyv、涟漪、Kaori123、黯伤(lkid:anshang)、大白肥鸽、霙、志麻贺津纪、良良、冰流参上
校对:黑丝兔女郎、杜若楪葉
图源:小村雏
催更群:415690418(欢迎随时催更)
轻之国度:https://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提供,LK不负担任何责任


严禁动漫之家、wenku8等网站转载
以上加粗为真实人员名单
============================================================


简介


「我想要你……」

这是我与假装自己完美无缺的千金大小姐——由照顾她开始的甜甜恋爱喜剧!!

男高中生·友成伊月,被卷入绑架案之后,便成为了日本第一财阀千金·此花雏子的近侍。虽然雏子表面上色才兼备,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没有任何能活能力的懒惰女孩儿。

但是因为家庭原因,雏子不得不在学校里饰演「完美千金」。想要守护她的伊月,便开始不惜余力地照顾起了她。而雏子也开始粘着伊月对他撒娇——

「现在……我讨厌伊月不在我身边」

这是一段我与反差萌大小姐超越主从关系的恋爱故事。









「从今往后,希望你担任照顾大小姐的职务」

「……什么?」

因为这提议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歪起了头。




旭可怜 开朗近人,气氛担当。

天王寺美丽 将雏子视为竞争对手的千金大小姐。严于律己,亲切待人。

都岛成香 这位冷美人平时目光锐利,但实际上却是一位不善交际的害羞鬼。

此花雏子 国内首屈一指的财阀家的千金大小姐。表面上品行端正,实际上却是一个懒鬼,还喜欢撒娇。特别喜欢吃薯片。

友成伊月 他是卷入绑架案之后,被雏子中意上的普通市民。作为负责照顾雏子的人员,伪造身份转入了学院之中。




「帮我……换衣服」







目录


序章

第一章 双亲连夜逃跑,我被绑架了

第二章 贵皇学院

第三章 茶会

第四章 近侍

终章

电子版限定特典SS 此花雏子的手动升级



序章

皇贵学院是日本三所名门院校里的其中之一。

贵皇学院过去曾培养出无数总理大臣、著名企业社长等担任国家核心的人才——如今,这所学校里仍有无数富家子弟在此就读。

学生们的出路基本上只分成了两类——政治家或经营者,其授课内容必然十分高深。虽然这学堂仿佛一所豪华宅邸,但学生们并非华而不实。贵皇学院里,一直都是由一流教师教授一流的课程。

但是——在这所极为特殊的学院之中,也存在着学院等级制度。

而现在,君临于贵皇学院顶点的,是一位少女。

此花集团——其总资产约三百兆日元,但凡是居住在这个国家,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这名少女,便是这此花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此花雏子。

「贵安,此花同学」

「贵安」

琥珀色的长发随风飘扬,伴随着一抹秀丽的微笑,她同众人互相问候。

「啊……此花同学今天也是如此美丽」

「能和她同班,我就感觉这一年不会白过……」

少女踱步于学院中——体态端庄、仪态万方。

「此、此花同学!今日放学后,我们预定在庭院里举行一场茶会……如、如果方便,可以一起吗?」

「当然可以。请务必让我参加」

「此花同学。上次的课程上我有些地方不是很懂……」

「若不嫌弃,我可以教你」

姿容端丽、文武双全——一部分人称呼她为完美千金。

她是一位明星,总是被各式各样的人围在中间——我则是在远处注视着她。

「哎呀,友成。你又在盯着此花看了」

坐在旁边的男学生向我搭话道。

「……原来暴露了啊」

「你就放弃吧。无论怎样,那个人也是高岭之花啊?」

高岭之花……。

对于这所学院里唯一的普通人——我来说,在这所学院里上学的女同学,都是高岭之花。

「哎呀。下节课该换教室了。我去一趟厕所,我先走了」

学友如此说完,便离开了教室。

休息时间——同班同学们离开教室之后,我便慢慢走向了她。

「此花同学,再不走的话,就要赶不上下节课了」

教室里只有我和她两个人。

被称之为完美千金的女孩儿——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此花同学?」

「……语气」

「……现在可不是撒娇的时候。我们快点走吧」

「语气」

她的语气更强了一些。

我确认过周围不见一人之后,便回应了她的要求。

「……雏子。快走吧」

我这么一说,她的脸上便绽放出了笑容。

「好……」

这副样子与完美千金可谓是相差甚远,可谓是慵懒至极。

她慢慢撑起上半身,将双手伸向了我。

「抱我」

「……饶了我吧。这么做要是被人看见了该怎么办」

「我倒是无所谓」

「我可是会被此花家给杀了的」

我这么说,她便嘟起了嘴唇。

「我不想去上课」

「不行」

「我想回家。我想睡觉。我想吃薯片!」

「回到宅邸之后我会给你准备薯片的,差不多快动一动吧」

「唔……」

面对怎么说都不肯动一下的她,我叹了口气。

没办法。我只好强行把她拉出教室了。

我刚这么想——教室的门便突然打开了。

「哎呀,你们两人怎么还留在这儿呢?下节课在别的教室哦?」

担任班主任的女教师看见留在教室里的我和她之后,如此说。

「啊、呃,那个——」

「——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课上有些地方没有听懂,我便和友成君谈了两句」

我没能马上找到合适的理由——而女孩儿则是代我进行了解释。她的表情与方才撒娇任性的样子完全不同——是一张学院里的学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完美千金的表情。

「原来如此。休息时间也能勤于学习,着实让人佩服」

老师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友成君,怎么了?我们快去教室吧」

「…………………………说的也是」

一如往常,每当站在人前,她便会展现出完美的演技。

我心中难以释然的同时点了点头,随着她一起走出了教室。

我无才无华,家中更不富裕——反倒是贫穷至极。

我是如此平凡的庶民,为何会来上这所名门院校?

要说明这个原因,需要解释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

这全都是由我成为此花雏子的近侍开始的。



第一章  双亲连夜逃跑,我被绑架了

「保重身体」

我从未想到居然是双亲对我说的这句话。

他们莫非是受到了硬汉侦探系的外国电影、漫画的影响吗?父亲和母亲丢完这句话,便从租金两万日元的烂公寓离开了。时间已是晚上十点。他们是打算去居酒屋吗?不过,午夜的时候他们应该就会回来吧……那个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但从那之后无论过了几天,我的父母也不曾回到公寓里来。

看来,我是被他们给抛弃了。

「……真的假的」

与其说我是被抛弃了,倒不如说父母两人是连夜逃跑了。

我家原本就生活拮据,其原因基本上在于父亲是个酒鬼、母亲是个赌徒。这事似乎已经传到了周围人的耳里,邻居还目击了父母连夜逃跑的场面。我从邻居那里听来父母两人一脸慌张地模样跑了去,才终于理解到了自己的处境。

「……话说回来,明天是我的高中开学仪式啊」

如今一想,我能上得了高中,也说得上是奇迹了。

我一面照顾着父母两人,一面还要每天打一会儿工攒学费,好不容易上了高中二年级……现在反倒是说不准了。房租怎么办?光热费怎么办?餐费怎么办?虽然至今为止大部分都是靠着我的收入过来的,但是父母或多或少还是会担负一些房租之类的费用。我不可能马上就把所有费用都扛在肩上。

……去买个午饭吧。

我放弃了思考。

时针指向了下午四点。我从今早就一口饭也没吃。我在家找了一圈,基本上没剩下几个钱,我的家当只有碰巧放进钱包里的两百日元而已。

要不要和警察商量一下?还是说先和学校里的朋友商量一下?但是回头一想,就算和他们商量,也只是给他们徒增麻烦罢了。

我沐浴在晴朗的阳光下,心里反而挂上了一层阴郁的色彩。

我走在熟悉的街道中,听到某处传来了谈话声。

「呵呵呵」

「总而言之,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回应的语气还挺高雅的。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两个女孩儿穿着清秀的校服,走在平缓的坡道上。

我曾听说,那段平缓的坡道尽头,是这个国家排名前三的名门院校。那所学校与一般的学校不同,说得难听点就是有钱人的学校。

学校里都是富家子弟,换句话说就是里面全是千金和少爷。那所学校的偏差值极高,设施华丽,授课内容正式到甚至让人难以想象这是高中会有的课程。可以说,他们从各种意义上都在度过优雅高尚的每一天。我的高中开学仪式在明天,但是她们上的学校想必早就已经开始上课了。或许名门院校的长期休假时间很短。

「居住的世界完全不同啊……让人完全笑不出来」

从走路的动作上就已经是天差地别。举手投足无处不在展现出其教育之优良。以至于嫉妒之情都已毫无踪影。

但是,那所学校的学生会走在这里也算得上是稀奇。

现在的时间接近放学,但是在那所学校上学的富家子弟都是有车辆接送的才是。会在大街上看到属实少见。

「……嗯?」

在我朝着便利店走着的时候,我注意到脚边掉着一个用来放名片的钱包。

我捡起来之后看了看里面——里面放着学生证。

这应该是刚才那两个女孩儿里的其中之一不小心落下的。

「是叫……此花雏子啊。……不不不,现在可不是确认名字的时候」

把它落下的人就在我眼前。我没有必要专门去确认她的名字的住所。

我跑了几步,立马就追上了她们。或许是同她走在一起的朋友已经与她分别,现在只有她一人走在街上。

「那个,不好意思!」

我向她打了声招呼,女孩儿便回过了头。

明亮的琥珀色长发随风飘扬,阳光照在了她端正的侧脸上。这回首的模样可真美!——我心里如此想的同时,对她的身影入了迷。就在这时——。

「——欸?」

一辆漆黑的车突然停在了女孩儿的旁边。

车门一开,里边便冲出了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

男人们立刻就把她拖进了车里。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不——发生了什么事还用说吗?但这幅场景,就像是只在漫画、电视剧里才会出现一般超乎现实,我只能是目瞪口呆……。

现在可不是惊讶的时候。

在我的的面前——现在正在发生绑架案。

「给、给我等一下!!」

判断自己不能视而不见,我便下意识地大喊了出来。

「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你是这女孩儿的朋友吗!?」

绑架犯模样的两个男人大吼道。

不幸的是,这周围除我们以外,并无其他人的身影。所以,我刚才的大声喊叫,只会惹得这两人更加焦急。

「可恶,不能放过目击者!你也给我来!」

「哇——!?」

被抓住手臂之后,我被强行拖进了车里。

就这样,我和一个女孩儿一起被绑架了。



「好,这样就动不了了才对。你们给我乖乖呆着」

绑架犯里那个个头较矮的男人如此说道。

我们现在处于废弃工厂的深处。这些绑架犯似乎早有准备,我和女孩儿被他们事先准备的手铐和脚镣束缚住了双手双足。我和女孩儿的手铐还连着一条粗大的锁链。

「……那个,我父母应该是付不了赎金的」

「给我闭嘴。你家伙只是顺带的」

绑架犯用唾弃的口吻如此说道。

我叹了口气。父母连夜逃跑,然后还被卷进了绑架案。……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我开始自暴自弃。无论如何,我的前途都是一片黑暗。无论这绑架案最终怎样,我都不会有任何未来。

「运气不错啊,大哥。这家伙可是此花家的千金。在目标里也是头等大奖啊?」

「是啊……提起此花家,那可是贵皇学院的学生里数一数二的豪门。这回可能要不少赎金了」

两名诱拐犯露出下流的笑容,如此谈话道。

我听着他们说的话,看了看我旁边和我一样被绑着手铐的女孩儿。

即便是出于赎金以外的目的将她绑架至此也毫不稀奇。她的容貌是如此秀美。圆圆的眼睛给人以天真无邪的印象,其深处还透着一种知性美,可爱可怜与聪明智慧并存于此。挺直的鼻梁给人以高雅感,湿润的朱唇给人以可怜感。明亮琥珀色的发丝仿佛绢丝一般光泽亮丽,肌肤如初雪一般白皙柔嫩,并且四肢修长。

「……那个」

女孩儿发出了声音。

该怎么说才好呢……她同我在街上遇见她时,态度有着些许的不同。在街上看见她的时候,其气质氛围正可谓如千金小姐一般,现如今却一脸的倦怠与阴郁。

这也是自然的——她一定是因为被绑架而感到不安。无法保持以往的状态也是理所当然。在名门院校上学的大小姐与我不同,她的未来是决定好的。正因如此,她才会感受到我所不能比拟的恐惧感。

即便我的未来已是一片黑暗,我也至少应当安慰一下眼前的她。

我拼命拼凑出话语,想要让女孩儿打起精神——

「没、没事的。以赎金为目的的绑架,成功率基本上特别低——」

「我要去厕所」

「而且日本的警察可是很优秀的,我们只要待在这………………啊?」

是我听错了吗?

总感觉刚才听到了一个相当不对场合的单词。

「我要去厕所。要憋不住了」

这名少女明确地说明了自己的尿意。

即便是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也是人类。自然也是要去上厕所的。

但是怎么会现在说呢?而且还这么地冷静。

「我该怎么办?」

「欸?呃,就算你问我……」

「我要憋不住了」

她的口气十分平淡,我因此有些难以理解。不过,她应该很困扰吧。

即便心中有些无法释然,但我还是向眼前的矮个头男人搭了话。

「那个!这边的这位大小姐有些话想说!」

「……啊?」

绑架犯歪了歪头。女孩儿面不改色,对着两个男人说道。

「我要去厕所」

「……哈啊?」

「要憋不住了」

这回应似乎超出了绑架犯们的预料,他们睁大了眼睛。

这个女孩儿却没有一丝的怯意。

「……憋不住就尿。你们要是有奇怪的动作,反倒是会给我们添麻烦」

其中一名绑架犯不耐烦地说道。

对于他的回答,女孩儿则是不紧不慢地问道。

「可以吗?」

这眼睛是何等的天真无邪!就仿佛对憋不住这事不存有任何疑问一般。野猫也会先露出一脸抱歉的表情再尿出来才是。

「我、我觉得不行。你要是能忍着就忍一下。……就当是为了我吧」

我代过僵直不动的绑架犯指出了这一点。

我和这位千金大小姐被锁链绑在了一起,因此没有办法远离对方。大小姐要是尿出来,我也得跟着遭殃。

「……你带她去吧」

绑架犯里个头较高的男人如此说道。

「但是,大哥」

「我们都不知道要在这里窝几天。你不喜欢脏乎乎的吧?」

大哥此话一出,小弟才像是接受了这一点,他挠着后脑勺,走向了女孩儿旁边。

「可恶……锁链可不会给你们摘下去啊」

绑架犯把我和女孩儿的脚镣拿了下去。

我因为手铐上的锁链和她绑在了一起,因此也不得不一起前往厕所。女孩儿当着我们的面走进单间,没有丝毫的羞耻。

女孩儿从单间里出来之后,艰难地洗了洗手,然后看向了我和绑架犯的脸。

「舒服了」

「「不用打报告」」

绑架犯和我吐槽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一股莫名的疲劳感涌上心头,我们回到原本所在的地方,重新被带上了脚镣。

「那个」

女孩儿再次向绑架犯们搭去了声。

「……这次又怎么了?」

「我要茶水」

你这家伙是无敌的吗?

绑架犯们也都傻眼了不是吗?

「那个,大哥……这家伙真的是此花家的女儿吗?我怎么看着不像啊……」

「这么一说也确实如此。……是别人吗?呃、但不可能才对……」

感到困惑的同时,那个所谓的大哥走到了女孩儿旁边。

「喂,你这家伙,确定是此花家的独生女吧?」

「是。茶水呢?」

这也太我行我素了吧?绑架犯们已经惊讶到眼睛只剩一个点了。

「算、算了。喝的东西我们还是会给的。毕竟也不能把你饿死。……但是与此相对,你要配合我们」

绑架犯这么说完,便将一个饮料瓶放在了女孩儿的身边。

但是,那是矿泉水。

「我说的可是茶水」

「什么!?你还挑三拣四的!喝水不就行了!」

「我想喝茶。还有就是想吃点心」

女孩儿说完,男人的额头便青筋暴起。

「喂!那边那个男的!你家伙给我来照顾这个女的!」

「为什么是我!?」

「我们现在很忙!」

绑架犯怒吼道。

四肢被夺去了自由的我基本上无法做到任何事情才是……我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那个。点心呢?」

「……似乎没有点心」

「……这样啊」

女孩儿一脸不服气地拿起了塑料瓶。

过了一会,女孩儿那边传来滴滴答答、仿佛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的声音。

我回头看去,女孩儿已经浑身湿透。

「啊!?你、你怎么湿成了这样……」

「……不知道呀?」

女孩儿歪着头,把塑料瓶送到嘴边。但是嘴唇与饮水口相离,水也因此落在了她的脸上,紧接着又渗进了衣服里。

「呃,水不是洒出来了吗!」

「我不习惯……用饮料瓶喝水」

这已经不是不习惯的等级了吧。

难道全世界的千金大小姐们都是这样吗?不知是该说成是我行我素还是从容不迫……我们好歹是被绑架了,但完全不见她害怕的模样。

「……我来喂你喝,你把塑料瓶递给我」

「……你不会拿走吧?」

「我不会拿走啦!真麻烦!!」

因为我大叫了一声,绑架犯们便回头看向了这边。

正当我心想是不是搞砸了,惹得他们心里不高兴的时候,他们反而向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快住手,别用那样的眼神看我。话说回来,这是你们带回来的人质吧?

「……这里都积上水了,我们稍微移动一下」

「嗯」

女孩儿站起身,同我一起移动。

但下一秒,她便在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地方踉跄了一下,摔倒了。

「……好疼」

女孩儿眼泪汪汪地站起了身

撞到地板的额头泛起了一抹赤红。不擅长运动也要有个限度。

「大、大哥……根据我们事前调查的情报,此花家的大小姐是被称为完美千金对吧?我实在不觉得是那种傻乎乎的家伙……」

「呃、但是外表一模一样不是吗?又没听说过她有姐妹……」

绑架犯们小声嘀咕道。

而另一面,女孩儿眼角泛起泪珠,用手抚摩着撞在地板上的额头。

「好疼……」

「……给我看一看」

因为女孩儿发出的声音实在是有些悲惨,我无法置身事外,便看了一下她的伤口。

「要说的话,这与其说是碰到了,倒不如说是擦到了。最好别用手碰,不然可能会感染」

「……嗯」

女孩儿放下额头上的手,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女孩儿悠然地问道。

「……我是想把你落下的学生证交给你。绑架犯正好就在那时候出现了,所以我也就和你一起被绑架了」

「原来如此」

女孩儿接受了我的说辞。

「我的学生证呢?」

「欸?……啊,嗯,我有好好拿着」

我把放在口袋里的学生证拿了出来。

女孩儿接过学生证之后,用笨拙的动作拨弄着学生证的表面。仔细一看,学生证的右下角有一个不自然的凸起。就仿佛里面嵌着一个小型的按钮一样。

女孩儿用指甲朝着那个凸起按了下去。

「这样救援很快就会过来」

女孩儿说完之后,便呼地一声叹了口气——

「我要睡了」

紧接着,她便躺到了我旁边的地板上。

但是,女孩儿躺下之后就一直盯着我看。

「我要睡了」

「……你睡不就行了吗?」

「我要枕头」

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正当我想这么说的时候,女孩儿默默的摸了摸我的大腿。……她是想让我给她膝枕吗?

容姿端丽的少女像这样对我撒娇让我不禁有些心跳加速,但是看见她之前傻乎乎的模样之后,让我多少有了一些耐受性。既然被绑架犯命令照顾她,我也只好一边叹气,同时把大腿交给她。

「嗯……高度正好」

女孩儿一脸满足地嘟囔道。

「我要摇篮曲」

「……抱歉,这可不是我擅长的东西」

「那就说些有趣的故事」

这也太任性了。

但是她这份满不在乎的模样,能够除去笼罩在这里的沉重气氛。这种状况下原本应该畏畏缩缩、泪流满面的,但是这个女孩儿,让我保持住了冷静。

「我之前和朋友坐电车的时候——」

这内容应该并不怎么有趣,但是女孩儿依然默默地听着我说的话。

几分钟后,我的大腿上便传来了呼呼睡着的声音。

这女孩儿睡着可真容易。

「……口水流的也太多了吧」

我用衣服的一角拭去女孩儿嘴角处的口水。

「……嗯」

「啊,抱歉。把你弄醒了吗」

「没事」

女孩儿翻身的同时,如此回应。

「头发不舒服」

「把上面扎起来就好了吧。你往后边转过去」

「嗯」

我把女孩儿的头发像马尾一样朝上扎了起来。

「总感觉你很熟练」

「啊……我以前经常给我妈扎头发」

「哦」

母亲有一段时间在做接待小姐,我经常会在她上班前用梳理套装帮忙。这是一段我并不想回想起来的记忆。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绑架犯踢飞了附近了木片。

一道巨大的声音突然响起,我的肩膀不禁颤动了一下。

「——给我适可而止!要是继续拉拉扯扯,信不信我把你女儿胖揍一顿!!」

绑架犯打着电话,怒吼道。

「……你可不要像之前一样作出刺激绑架犯的发言啊」

我看了女孩儿一眼,说道。

「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成为你的护盾」

即便我的未来已是一片黑暗,我依然能够帮助到某个人。

我知道这是我的自我满足,但是我从中也能感受到一股救赎感。我对女孩儿如此说道。

「……你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谁知道呢」

我可不打算说出我的身世。

我看向一脸不可思议的女孩儿,尽可能地露出了微笑。

「……你很不错」

女孩儿说道。

「总感觉很安心。有种棉被被晒过的味道」

那不是螨虫被晒死的味道吗。

被人这么说我也高兴不起来啊……。

「我有很多近身侍从……但是大家都太拘谨了」

「……是这样啊」

「但是你会很大方地对待我,我也能够放松下来。我很高兴」

女孩儿害羞的模样,让我一瞬间看得入了迷。

「你的名字是?」

「……友成伊月」

「嗯。我叫此花雏子」

女孩儿直接就告诉了我她的名字。

「从今往后,你——」

正当女孩儿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一个小罐子一样的东西从废弃工厂破碎的窗户中扔了进来。

罐子发出呯一声,下一秒便白烟四散。

「冲————!!」

废弃工厂的一层传来了大喊的声音。

同时,数不清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可、可恶!?看不见前面了!!」

「这群家伙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么近的地方——呃啊!?」

一群不知从何处出现的警官模样的男人,片刻之间控制住了两名绑架犯。

男人们立刻走向我和女孩儿——。

「不要动!!」

「……欸?」

男人们明显将我视为了敌人。

「等、等一下!我是被害者——」

「闭嘴!给我老实一点!」

「唔呃!?」

头被用力按住之后,我便倒在了地板上。

「静音大人!我们控制住这三个人了!」

「罪犯应该只有两个人才对……是侦察班的情报出错了吗」

烟雾散去,伴随着清脆的脚步声,一个女人出现在了眼前。

这个女人漆黑靓丽的头发并没有盘起来,而是垂在了腰际。她的身上穿着以黑白为基调、带着花边的服装——也就是世间所谓的女仆装。

「大小姐,您没事吧」

「嗯」

女仆走向倒在地上的女孩儿身边,取下了她的手铐和脚镣。

即便如此混乱,女孩儿依然不为所动。就仿佛刚刚才从睡梦中醒来一般,女孩儿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这么晚才来救您实在抱歉。但是……我平日就在和您说才是。外出时请事前与我们联络」

「因为太麻烦了」

「正因如此,才会变成这样。……真拿您没办法」

女仆叹了口气。

「静音。这个人不是绑架犯」

「……是这样吗?」

女孩儿指着我这么说,女仆睁大了眼睛。

然后对我的拘束便慢慢解开了。

「好疼……」

「失礼了。我还以为你也是犯人」

「我都被绑起来了,肯定不是犯人啦……」

「犯罪集团也有内讧的时候。在绑架这类长期犯罪中,时不时便会出现这种状况」

这么一说……也确实如此。

我无话可说,便闭上了嘴巴。

「后边的就交给他们,我们回去吧。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

她似乎会把我带到外边。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但是女孩儿并没有站起来,而是默默的看向了我。

「静音」

女孩儿用手指着我,说道。

「我想要这个人」

「我知道了。我会立刻为您安排」

女仆毕恭毕敬地低下了头。

「……欸?」

安排——是指什么?



「到了叫醒我」

「我知道了」

被带到一辆漆黑的轿车上之后,女孩儿很快就睡着了。

女孩儿坐在后排座位最里面,然后是我,最后女仆上了车,关上了门。

我帮早早睡着的女孩儿系上安全带,然后才给自己把安全带系上。感受到有一道视线投来之后,我便回过了头。然后我发现女仆正在看着我们这边。女仆小声嘀咕了一句「原来如此,是因为这个原因看上他了吧」——然后系上了安全带。

「那个……我会被带到哪里啊?」

「马上就能知道了」

女仆回答完后,立刻就响起了微微的震动声。

女仆从口袋里掏出智能手机,抵在了耳边。打了大约一分钟的电话之后,女仆默默地把智能手机收回了口袋。

「我已经将你的背景调查完了」

「……欸?」

「友成伊月,十六岁。在龙宫高中上学的男学生。无兄弟姐妹,父母双方健在。……考虑到家庭经济拮据,依靠自己的能力赚取学费这一点十分值得赞赏。但是,父母在五日前连夜逃跑,因其当时将家里所有现金全部带走,现在正处于十分紧急的状况」

「……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请不要小看此花家的情报网络。这种程度可谓轻而易举」

女仆如同理所当然一般,向我如此宣告。

「并且,你本应在明天成为高中二年级学生……但是你已经无法去那所高中上学了」

「……欸?」

「因为学费并没有缴纳。你的双亲似乎从一开始就预定在这个时候连夜逃跑。我认为这是因为你每日打工赚取的学费早就已经被挥霍光了」

「怎、怎么会这样……」

「无论是房租还是光热费,都已经长时间未缴纳,那所房子想必很快就住不下去了」

我家居然惨到了如此地步……。

「因此,我们对你有一个提议」

女仆对失落的我说道。

「你有在大小姐身边工作的意愿吗?」

「……什么?」

因为这提议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我歪起了头。

「那个,我有些不明白你说的意思」

「那么我就从头说明一遍吧」

女仆作出选择措辞的模样,然后开口道。

「你听说过此花集团吗?」

「……听过」

「我想也是这样。你有此花银行的账户,我想你应该知道」

这么一说,确实是样。我打工用的工资卡,就是在此花银行办的。

她想必早就在刚才的背景调查中,看到了账户的注册信息。

「不只是都市银行,包含大型综合商业公司、重工业、大型不动产开发、保险公司等等……此花集团是无人不知的集团企业。总资产约三百兆日元。其影响力不止于国内,也通往海外」

女仆滔滔不绝地说明道。

「而睡在你旁边的这一位,便是此花集团的千金,此花雏子大人。我则是服侍大小姐的其中一名女仆」

睡在我旁边的这个女孩儿,似乎是一位很了不得的千金大小姐。我知道她不是一般人,但没有想到她居然是全城乃至全国首屈一指的千金大小姐。

「这次向你提议的,便是同我一样的工作」

「也就是说…………让我做女仆的工作……?」

「不是女仆,应该是执事才对」

啊、嗯,确实如此。

因为被卷入了一件规模相当大的事件之中,我现在正处于混乱状态。

「严格来说也并非执事,但也与之相似。从今往后,需要你担任照顾大小姐的职务。你是否同意?」

「同不同意……话说回来,我真的可以吗?我毕竟只是一介学生而已……」

「原本需要进行必要的训练才可以担任这份工作……但是,这是大小姐的意愿,所以算是特例。大小姐似乎相当中意你」

女仆说完,便看向了在我旁边睡觉的女孩儿。

她的样子无忧无虑,嘴角还垂着口水。

「嗯……唔」

「喂、喂……别抱这么紧啊……」

女孩儿翻了个身,紧紧抱住了我的身体。

她纤长柔软的发丝散发出了一股不可思议的甘甜气味。

「顺带一说,你若是对大小姐做出了不可饶恕的举动——我会把你一刀两断」

「……哪里一刀两断?」

「就是你现在正在想象的部位」

那可不行。

我会变成女仆的。

「关于详细的事项,就请你同我的雇主商量吧」

女仆看着窗外的景色,说道。

就在对话告一段落的时候,车停了下来。

「大小姐,我们到了」

「……嗯」

抱住我右半身的女孩儿,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

车门自动打开之后,我们下了车。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座我前所未见的巨大宅邸。

「这里是……」

「这里是此花家的别宅。过一会儿,你就会见到大小姐的父亲」

比起与大小姐的父亲见面,我更为眼前的宅邸感到惊讶。

这才仅仅是别宅吗……。

莫非我家是狗屋、厕所吗?



「大小姐,欢迎回家」

走近宅邸的玄关之后,站在两旁的两列女仆和执事一齐低下了头。

在至少十名侍从前,当事人大小姐却轻轻打了一个哈欠——

「嗯」

然后只作了这么一个回应。

这位大小姐还是那样。侍从们就像是都知道这一点一样,并没有作出其他反应,而是一直低着头。

庄严的门缓缓打开,我们踏进了宅邸之中。

高级宾馆也甚至相形见拙的装修,布满了我的视野。一道笔直的红绒毯向前延伸,豪华奢侈的家居用品数不胜数。但这里与宾馆不同,再怎么说也是用来住人宅邸,与其说是金碧辉煌,更不如说给人一种落落大方的感觉。即便如此,庶民之家不可能存在的金色装饰也还是多了许多。

「哇啊……」

「你这个反应是怎么回事?」

「呃、那个……我只是觉得所处的世界相差太大,不禁有些震撼……」

「请习惯一下。如果在大小姐的身边工作,每天都需要见到如此景色」

还没决定下来要不要工作呢,我就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自信。

「大小姐,您接下来打算……」

「睡觉」

「我知道了。我不得不为友成先生带路,我会吩咐其他人为您准备」

然后,女仆便向墙边待机的其他侍从使了一个眼色。

但是,女仆说的话让女孩儿皱起了眉。

「……我还是不睡了」

「……您不睡了吗?」

「嗯。……我要和伊月在一起」

女孩儿捏着我的袖口,说道。总感觉就像是有了一个年龄比我小的妹妹一样——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旁边的女仆睁大了眼睛。

「没想到……大小姐居然会推迟就寝……」

这事有这么值得惊讶吗?

不管是被绑架的时候,还是被载在车上移动的时候,她都一直在睡觉,我还以为她只是单纯地睡饱了而已……。

女仆回过神来之后,继续为我带路。

爬上巨大的台阶之后,女仆敲响了走廊尽头的房间的门。

「失礼了」

然后女仆将门打了开。

门后面是一个巨大的房间,一个男人站在了房间中心。

「你就是友成伊月君吧。我叫此花华严,是雏子的父亲,也是此花集团的会长」

这个男人——华严向我如此招呼道。

他的面庞透着朝气,身上却穿着昂贵的西服,一看就是一位富贵之人。

「虽说是会长,但担任的也只是集团内其中一家企业而已。并没有那么夸张」

「您说笑了。您是下一届的领导人,不应浅薄自己」

「哈哈哈,静音别生气啊。刚才只是开了一个玩笑。气氛这么严肃,会让伊月君害怕的不是吗」

华严笑道。

但是他的眼神却突然锐利了起来。

「……原来如此。确实是这样,雏子很黏着他」

华严看向了我斜后方的女孩儿——雏子。

不知何时,雏子捏着我的袖口,低着头,头一上一下来回地点——。

「她这是站着睡着了……!?」

她是坐电车上班时候的工薪族吗?而且口水又流出来了。

因为这么下去没有办法,我便从口袋里取出手帕,拭去了雏子的口水。

「嗯……」

擦拭过嘴角之后,雏子便将身体靠了过来,轻轻的依傍在了我身上。

「……我听说伊月君是被卷进了我女儿的绑架案中,这期间是发生了什么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女儿会对初次见面的人如此亲近……」

「没、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是这样吗。毕竟雏子活得十分随心所欲,一定是电波和你对上了吧」

「电波……」

我感觉这并非是一句电波就能够解释得了的问题……。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被她粘着。

「而且雏子从以前就想要一个能够大方对待她的侍从。可是从立场上来说,我很难去找一个这样的人。她应该是不想放过偶然遇见的你吧」

原来如此,这个理由的话,我就能接受了。

而且当事人也说过,因为侍从都十分拘谨,所以想要一个待人大方的侍从。

「那么,在说明关于近侍的工作之前,有必要让你了解一下雏子。……静音」

「是」

在后面一直待机的女仆行了一礼,然后便操作起了面朝左方的投影机。

房间的照明被关闭,洁白的墙壁上,投影出了画面。

「这是在学院里的大小姐」

画面中央映照出来的是在我身后睡着的女孩儿——雏子。

地点……应该是在学院的走廊之中。

『贵安,此花同学』

『贵安』

对于同学寒暄问候,雏子露出秀丽的微笑予以回应。

嗯……?这股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场景一转,投影出了教室里上课的景象。

『那么,这个问题……此花。你能来回答吗?』

『是』

雏子被指名之后,静静站起了身。

雏子保持着端庄的姿势,走到黑板,用粉笔从容不迫地写下了答案。

她的举手投足透出一种大家风范。周围的学生向她投去了憧憬的目光。

场景再次切换。地点依然是在教室,但是从日光的颜色来看,应该是已经放学后了。

一位女同学,向坐在窗边的的雏子问候道。

『此、此花同学!我们接下来打算在庭院里开茶会……方、方便的话,您能来参加吗?』

『如若可以,当然愿意』

『非、非常感谢!我为此花同学准备了美味的烤饼!』

『呵呵,不必这么拘谨』

面对微笑的雏子,女学生露出恍惚的神情,面泛红潮。

影像结束之后,房间的照明被打开。

我发出了切实的感想。

「……这是谁?」

「是雏子大小姐」

「……这怎么可能」

影像里映照出来的女孩儿是一位如此清秀可人、如此惹人爱怜,如此高贵大方的千金小姐。

和从刚才开始就在我身后脑袋一摇一晃,睡着的女孩儿相去甚远——怎么可能!居然一模一样!

「雏子会在人前饰演成完美千金」

「……在人前?」

「正是如此。但换句话说就是必须在人前才可以……」

华严向女仆使了一个眼色。

女仆默默点了点头,切换了影像。

场景是在教室。但是周围不见一个人影。影像里映照出来的只有雏子,和另一名穿着同样制服的女学生。

『大、大小姐。下节课差不多要开始了……』

『好累。我睡了』

雏子懒洋洋地说完,便趴在了桌子上。

场景再次切换,这次是在走廊上。

『大、大小姐!下节课是体育课,要快点换衣服……』

『帮我换』

场景再次切换,这次是在校园里。

『大小姐!?刚才本家来电话了,说大小姐的信用卡被不正当使用了——!?』

『大概是掉了』

『为什么不早点说呢——』

在女学生将要大叫出来之前,影像被切断了。

最后那件事实在是没办法视而不见啊……。

「这才是真正的雏子」

华严露出苦大仇深的表情说道。

此花雏子这个女孩儿,表面和内心似乎相去甚远。

说是内心,但是雏子在绑架现场,打一开始就是这个状态,对我来说,我更习惯她这个模样。说是习惯,但也只有三个小时左右就是了。

「那个,刚才影像里出现的女学生是女仆什么的吗?」

「她是前任近侍。前几天因为压力过大导致胃穿孔,住院之后就递交了辞职申请」

「……哇」

真的惨。

「简而言之,雏子在人前虽然会自动装成大小姐的样子,但是在除此之外的地方,就会像刚才一样变成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这个人前·人后的差距十分大。所以需要一个能够两方面对应的近身侍从」

「就是近侍对吧……」

「正是如此」

华严肯定道。

「近侍的职责,就是守护住雏子完美千金这一世间印象。换言之,就是别让雏子的本性暴露出来,在暗中默默照顾她。……怎么样?你会接受吗?这毕竟是雏子自身的期望,你能够成为她的近侍,对我来说也是帮了大忙」

我思考了一会,之后才回答了这个问题。

「被绑架的时候我也受到了她的帮助,在众人都对我都有恩的情况下说出这种话来或许显得我很薄情……这份工作有报酬吗?」

「当然有。包吃包住,一日三餐,在此之上另开工资」

这待遇简直好到难以形容。

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对于将要无家可归的我来说,再无除此之外的好待遇了。……他是考虑到我的处境之后,给出的这种提议吗?

「关于工资……日薪两万日元如何?」

「两、两万!?」

「嗯?不够吗?但是,工资和正式工作的执事、女仆一样的话,不是很好办……那日薪五万日元如何?」

「反了反了!是太高了!」

我没想到金额居然还会上升。

「那么你说一个数目吧。你想要多少?」

我说一个数……我还是头一次在虚构的作品外听到这句话。

「日、日薪的话,有八千日元就足够了」

跑腿打工能拿八千日元也算多的了。

我只是说了一个很普通的市价……华严却不知为何皱起了眉头。

「伊月君。近侍的职责比你想的还要沉重」

华严一脸神秘兮兮地说道。

「最近此花集团的业绩比较低迷。虽然受到市场走势的影响比较大,但是因为集团内派别争斗、与竞争对手势均力敌等缘故,许多事情无法顺利进行。虽不至于破产,但也无法视而不见。……因此,女儿的亲家就显得十分重要」

「亲家吗?」

华严点了点头,看向了在我身后睡觉的雏子。

「雏子在人前之所以要饰演完美千金,是为了找到一个好亲家。不管是在学院里,还是聚会中,作为此花家的女儿,只要是在有人的地方就必须作出完美的演技。……近侍便是其辅佐,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守卫此花家门面的重大职务」

听到他的解释说明之后,我重新思考了一下。

我们居住的世界不同。无论是亲家、还是门面,自生在这世上,我想都没想过。

「所以你想要多少工资呢?」

华严锐利的视线贯穿了我的身体,我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话被说到这个份上,我也就能够理解这个问题的意义了。

——他在问我是否做好了觉悟。

华严的言外之意就是在问我:你会以多少价值的态度工作呢?

若是贱卖自己,他肯定会用方才失望的眼神看向我。但是,要求不符合自身能力的价格,也只会被认为德不配位,被付之一笑。

最后,我选择的回答是——

「……两万日元便可,拜托了」

「嗯……一开始的价格吗。那就这么办吧。我很期待你的工作成果」

华严说完,便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

他在纸上写着什么,同时继续说道。

「那么事不宜迟,从明天就开始工作吧」

「明天就开始吗!?」

「你看见刚才的影像了吧。没有近侍在,雏子在家里都会迷路。所以必须尽快让人去辅佐雏子」

按照这所宅邸的大小,会迷路也并不稀奇……。

「先把你的衣服准备好吧。那边的房间里有服装师在等候,去量尺寸吧」

「是。……连工作用的衣服也会准备吗?」

「与其说是工作服,倒不如说是制服。你将会进入贵皇学院就读」

「……啊!?」

我原本以为是执事服之类的服装,但回答完全出乎了我的想象。

「雏子在上学。近侍自然也会同她一起」

「呃、但是,贵皇学院是首屈一指的名门院校不是吗?我进入学校就读,总感觉会无法适应……」

「你就想办法习惯吧。这也是工作的一环。你在之前的学校里成绩似乎也相当优异,并非不擅长学习不是吗?」

为了至少能有一些上大学的可能,我有很认真地在学习……但是名门院校从次元上就已经不同了。

不会有问题吧……?不管是学习,还是运动、礼仪、交流能力——不安之情不断涌上心头。

「因为侍从无法进入贵皇学院,所以你会成为普通学生进入学院就读。关于这一点,你的身份会安排成与此花集团有关联的人物。为了不出现破绽,你会成为分系企业的继承人——并非直系……设定上,你是一个普通男人,目的在将来成为经营者,并且对普通人的生活十分了解」

「从成为继承人这一瞬间开始,我就已经不普通了……」

「在贵皇学院这十分普通」

华严淡然地说道。对于我来说,那所学院本身就并不普通。

「你父亲的公司是此花集团的其中一部分。因此,面对雏子你十分低声下气。……这么一来,疑虑也会有所缓和」

原来如此。这个身份的话确实不容易暴露我的工作。

我看了一眼在身后睡觉的女孩儿。因为口水又流了出来,所以我抬起她的下颚,让她闭上了嘴巴。我和她或许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交往。

「顺便一提,你若是对我女儿出了手——」

我注意到自己被华严紧紧盯着,立刻重新坐正。

「会、会被一刀两断,是吧?」

「一刀两断?哈哈哈!怎么可能,才不会那样!」

华严豪爽地笑了一笑。

「只会很普通地杀了你」

「噫!?」

因为过于普通,反倒是让我十分害怕。

「那么,从明天开始就拜托你了」

华严说完,在后方等候的女仆便缓缓打开了房间的门。

正当他要同睡着的雏子一起走出房间的时候——

「啊,还有一件事——关于你家,我也稍微调查了一下」

我回过头,华严十分严肃地说道。

「都岛家的千金也在贵皇学院就读。你个人与那家虽无过节……但以防万一,尽可能不要作多余的接触」

「……是」

原来如此……那家伙也在学院里啊。

不过她应该早就不记得我了吧。我们更不可能会产生接触才对。



「我还没有作过自我介绍吧。我是大小姐的女仆,鹤见静音。从今天起,我会对将要成为近侍的你进行多方面的指导,还请多加关照」

走在宅邸走廊中的时候,女仆这么说道。

「伊月的身份表面上是中坚企业的继承人,但在这所宅邸里是近侍。因此,在这里请更改一下对大小姐的称呼」

「……我明白了,叫雏子大小姐可以吗?」

静音点了点头。

「相对的,在宅邸以外的地方,你将会成为大小姐的同学,在称呼后面加上同学比较好」

在学院里上学的时候,要称呼雏子大小姐为同学。

必须要清楚掌握距离。我点了点头。

「这里便是伊月的房间」

静音打开房间的门,说道。房间大小约为七张榻榻米,家具只有床铺和学习桌,相当简洁方便。这应该是仆从的房间。这宅邸之大让我内心震撼不已,看到此情此景内心不禁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还是比较容易习惯的。

「如果需要其他家具,请随后告知我。从今往后,就请在这个房间生活」

「是」

说是告知,但是一介新人也不好张嘴要这要那。

等到进入工作之后再想吧。

「嘿」

就在这时——一道奇怪的声音传来,一个女孩儿跳到了我房间的床上。

「那个……雏子大小姐。那里是我的床铺」

「近侍的床———………………就是我的床———…………」

雏子大小姐朦胧之间露出了幸福的表情,同时将脸埋进了被子里。

「……没办法,就请大小姐暂时在此处歇息吧」

静音叹了口气,同时说道。

「伊月。从明天起,你会成为贵皇学院的转学生入校就读……在此之前,有几件事需要你学习」

「是关于工作的事情吧?」

「其中一部与之相关,但也有其他事项」

静音解释道。

「贵皇学院是名门望族的子女就读的、历史悠久的名门院校。其授课内容相当高深,平凡人不可能立刻适应。因此,从今往后,在晚餐之前,我会带你进行授课内容的预习」

「……有这么难吗?」

「正是。并且,从今往后,你要成为和大小姐形影不离的角色,所以成绩也必须与大小姐的身份相符」

「……我开始有些失去自信了」



「不只是学习。还需要学习礼仪、动作,以及护身术」

「护身术?」

「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我十分惊讶,静音反而一脸淡然地对我说明。

「嗯?你害怕了吗?」

「没有……毕竟我也经历过各式各样的肉体劳动。在体力上也是有自信的」

「是吗。那么预习结束之后,就让我拜见一下你的技量吧」

我对一脸淡然如此说道地静音,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考虑到静音的性格,现在握住主导权会更好些。当然,对于一介近侍的我来说,她就是我的上司……要是做得不好,大概会被她斯巴达教育一辈子吧。

我要向这些在豪华的宅邸里生活的人报一箭之仇。

可别小看穷苦学生————。



「我不行了。饶了我吧。要死了」

那天晚上,我在宅邸一角的道场里,向静音跪了下来。

「说的也是。那么今天的课程到此结束」

学习、礼仪等一系列的课程结束之后,我累到简直要失去意识。

特别是护身术的课程,可谓是身心俱疲。我真没想到我居然会被按在地上打。……看来,静音是一个相当不得了的武斗派女仆。

「关于近侍的工作,请参考这份手册」

「……真厚啊」

「我打算在晚餐前口头说明一遍,遇到不懂的事情请参考手册,或者是找我」

我接过那本厚厚的手册,静音对我如此说明。

「那个……雏子大小姐现在还睡在我的房间里」

「在宅邸里的时候,大小姐基本上都在睡觉。所以请注意安静」

「呃、但是我差不多也想上床睡觉了……」

「那请你睡在走廊。我会为你铺上被褥的」

「……」

「我只是开玩笑。请等到大小姐回房间」

「……是」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请给我打电话」

静音这么说完,便离开了道场。

接受近侍这份工作之后,我便收到了一个分发给此花家的仆人的智能手机。联络人里虽然有静音的手机号……有可能的话,我是不想打给她的。

「我也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不是那种特别能干的人是干不了近侍这份工作的」

走出道场,我在回卧室的路上自言自语道。

静音似乎每天都会来给我上课。学个一段时间,过不了几个月,我是不是就会变成文武双全的完美之人呢?……还是说是我自己会先受不了呢?

回到房间之后,女孩儿还在我的床上。

「嗯……嘿、嘿嘿嘿……」

雏子大小姐似乎很喜欢睡觉。

被绑架的时候也在睡觉,看起来就像是能一枕黑甜,直到黎明。我叹了口气,坐在了和桌子成套的椅子上。

我今天很累,所以很想早点睡下。但是雏子大小姐在我的床上,我该怎么办……。

「对了。手册就是要在这个时候用啊」

我翻开手册。

「我看看,找到了。大小姐睡觉的时候应注意的事项:宅邸篇。……大小姐在宅邸的时候,基本上是睡过去的。为了防止熟睡中的大小姐被吵醒之后不开心,务必将大小姐带领至房间之后,再让大小姐上床睡觉。…………这不是已经迟了吗?」

我倒是知道雏子大小姐的卧室在哪儿,我能独断专行,把她抱过去吗?

正当我想要从手册上查这件事的时候……手机突然发出了震动。

手机接到了一个信息。

百合:明天一起去上学吗?

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信息,不禁啊了一声。

「……糟了,忘了和她说了」

因为我以前用的手机是挂在父母名下的,所以就将数据同步到了分发的手机上。因此,这个手机也能够接到以前的朋友发来的信息。

我该怎么解释呢?正在我烦恼的时候,信息如万箭齐发一般,发送到了我的手机上。

百合: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也能和其他朋友一起去!

百合:喂?

百合:你不要已读不回啊。

我又不是在无视。

因为烦恼一通也想不出怎么回答,于是我便说出了实话。

伊月:有些事,我不在那所高中上学了。

百合:哈?

她立刻就给我回了信息。

百合:能打电话吗?

伊月:抱歉,我累了,下次打吧。

说实话,我脑子已经转不动了。现在一想些多余的事情,就仿佛要把静音教给我的那些预习内容都忘光一样。

嗡——手机发出了震动声。

我明明都说下次再打了……不行。我不想接。

我放着不管了一会,信息再次发了过来。

百合:你为什么不接?

百合:喂。

百合:喂??

「——喂」

「呜哇!?」

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我不禁跳了起来。

我回过头,看见一脸困倦眯着眼睛的雏子大小姐站在那里。

「您、您起来了啊……」

「那个人,是谁?」

「欸?……啊啊、呃,是和我上同一所高中的青梅竹马……」

「……哦?」

雏子大小姐意味深长地回应了我之后,便把手伸向了我的手机。

她是想从网上查些什么吗?我这么想,便把手机交给了她——

「……没收了」

「欸?」

雏子大小姐拿着我的手机,钻进了被窝。

「这样就平安无事了……」

「平安无事……那个,请把手机还给我可以吗」

「不行」

雏子大小姐背着我说道。

「……我讨厌你那个语气」

「什么?」

语气……啊啊,是指敬语吗?

「变回原样」

「呃、但是……」

「不变回去,就解雇你」

这么专横吗……。

「……这样行了吗?」

「嗯。……这样就行」

「静音还让我改说话的语气呢……」

「明天我会和静音说」

那样的话,应该……能行吗?

明天直接问静音应该就行了吧。

「伊月」

「……怎么了」

「从明天开始……就拜托你了」

雏子大小姐露出温和的笑容,对我这么说。

我一瞬间看她看得入了迷,迟了一会儿才做出回应——

「……嗯」

或许是听到我的回应之后得到了满足,雏子大小姐再次钻进了被窝——。

「啊、喂!等一下!要睡的话回房间睡啊!」

大小姐已经睡着了。

这家伙是野比〇雄吗?


注意:对话为此括号【】为草稿文本,校对后文本为此括号「」

更新日志

2021.05.01 彩插更新、序章更新
2021.05.03 第一章翻译完成
2021.05.04 简介、彩插、目录、序章校对完成
2021.05.07 第一章校对完成
2.4k
9.0k

請選擇投幣數量

719

全部評論 214

  • 1
  • 2
  • 3
  • 4
  • 5
  • 6
  • 8
前往
10000
马桶冰淇淋 勳爵
凑妈探头

2 小时前 1 回復

akira.akimoto 子爵
不給青梅贏,何苦給戲份
雖然但是我還是挺喜歡大小姐屬性,廢柴大小姐在某個偽娘gal也習慣了⋯⋯還行
期待第二章出爐,翻譯桑加油

3 小时前 0 回復

Dummyc0m 勳爵
是旋风管家 颯

5 小时前 0 回復

黑丝兔女郎 王爵 樓主
这次更新因为合集名称和单卷名称有重合,所以改了一下名称。这周阳台学姐第一章已经更新,接下来会开始着手翻译才女第二章

10 小时前 6 回復

良良 公爵
晓儿 !晓儿!

13 小时前 6 回復

世界尽头的少女 子爵
男女主的cp看起来是定死了的,那么就看最后怎么处理男女主之间的身份差问题了(嘛不过这是糖文年代多半也不会多胃疼吧,顺便奶一口最后要跟女主在一起前先要打过女仆)

15 小时前 0 回復

  • him1104 平民 : 此花家破產 happy end

    6 小时前 回復

  • LsYi真昼 勳爵 : 感觉这插画里所有女的都喜欢男主🤣

    10 小时前 回復

  • Guidence 子爵 : 快进到女仆好感度刷满

    13 小时前 回復

yxt0737 伯爵
青梅,我的青梅😭,青梅又输了

2 天前 2 回復

  • qwertim8469 伯爵 : 青梅又输了,真没人性啊

    7 小时前 回復

  • zzzmzzz 勳爵 : 青梅老败犬了

    2 天前 回復

黑丝兔女郎 王爵 樓主
由于是我个人同时翻译才女和隔壁阳台学姐两本书,所以更新会慢亿些,希望各位读者能够理解。
其次需要说明的是,两本书实行交互更新,也就是说,才女更新过一章之后,会让学姐也更新一章。
以上

2 天前 9 回復

  • 让我改变你的心智 子爵

    : 又正常了,我的我的

    2 天前 回復

  • 让我改变你的心智 子爵

    : 插画看不了了

    2 天前 回復

  • yinxing 騎士 : 大佬辛苦了

    2 天前 回復

鴿了解 平民
空太後繼有人

2 天前 2 回復

738137345 騎士
女仆好!

2 天前 0 回復

鸽十天 平民
说为什么包办的,魏晋南北朝的门阀不就是典例吗,还不是为了资本的延续

2 天前 1 回復

  • 楓葉 騎士 : 古代传统就是包办吧,都不限定是南北朝的士族门阀,而且士族门阀还鄙视平民寒门所以一般都是士族之间通婚。

    11 小时前 回復

zzzmzzz 勳爵
有点小期待

3 天前 0 回復

马桶冰淇淋 勳爵
啊,这熟悉的画风

3 天前 0 回復

J a L 騎士
好耶,是椎名真昼[doge]

3 天前 0 回復

jf 騎士
虽然但是,插图的女仆好好看

3 天前 0 回復

xindx 子爵
sakurapion的画,好耶
虽然但是,就算是包办婚姻,拿完美千金的形象吸引到的婚约者,暴露了不会白给吗?

3 天前 1 回復

  • ZR 平民 : 亦或者是,准备气死那些婚约者的家庭,然后让自己的品牌垄断

    1 天前 回復

  • ZR 平民 : 这就是个bug,不过你可以当做是定了婚约就不能悔改的那种

    1 天前 回復

离谱丨很难 子爵
哈斯,咸鱼女主

4 天前 0 回復

Eric2113 平民
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想知道了,为什么这些资本家老想给儿女搞包办婚姻啊,他们是还活在封建时代吗

4 天前 1 回復

  • maxiruo 騎士 : 利益利益还tm是利益

    3 天前 回復

  • SoraX 平民 : 因为虽然有很多尊重儿女意愿的,但也有很多把儿女的婚姻当做利益交换渠道的

    3 天前 回復

  • alphablack 勳爵 : 其实也蛮符合现实的

    3 天前 回復

k27309412 子爵
已投幣,感謝翻譯,期待更新

4 天前 0 回復

cyhnb 平民
青梅开局就输,连插花都没有。。。

5 天前 2 回復

  • 1
  • 2
  • 3
  • 4
  • 5
  • 6
  • 8
前往
黑丝兔女郎 王爵
舔みわべさくら,我是专业的!
1.2k 粉絲
7 關注
23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一卷

7602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