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把一切都打上分那就没有意思了


第一章 充满师恩的地狱门票

“来这是奖品。”

“什么啊这是?”

办公室内是一对师生,年轻靓丽的老师坐在座位上把奖品递给站在一旁的男生。

也就是我。

“电影票?”我并没有掩饰失望眼神的意思。

“怎么,这个电影你不喜欢?”巧笑倩兮,“这个青春恋爱电影在现在院线热映的各个电影中可算是评价最高的哦!老师觉得这个电影可以打上90分哦,满分100的话呢!”

“不是,您是有怎样的异想天开才会产生我会喜欢青春恋爱电影的想法的?我本还以为您会随便在小卖部拿个便宜饼干之类的来糊弄一下我们这些高中生没想到您真下得了血本买了市内数一数二电影院的票,而且看着座位也挺靠前?您这不会是中奖得来吧?”我高速的吐槽并不给老师留下一丝缝隙,只是按照以往旁人的评价,此刻我应该是标准的死鱼眼。没办法,毕竟天生如此,虽然我也觉得我在各个方面跟一条死鱼也没太大差别。

“可不是中奖的来的哦,你们林老师我可是为了学生会付出真心实力的哦,这可是我在网上抢到的哦!”林老师骄傲的仰起了头,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好吧能抢到这么好的票确实是一件有些了不起的事情呢,不愧是林淑洁,有方法的女人。

“哦对了,我记得这个奖品是奖励英语考试排名年段前两名的吧,应该还有另一个选择的,请问我可不可以交换一下。”

毕竟在我的选择中去【电影院】这么现充的选项是排在最后的最后,甚至去看一场我完全听不懂的名家讲座也在其前方,毕竟在电影院我还得忍受情侣们互相在剧情高潮或者间隙的亲昵行为,而后者是脑子正常的现充一般不会选择的地方,除非是什么恋爱关系讲坛?再说了,这年头谁会在电影院看电影,作为经济派青年,家庭影院设备自然是最佳选项,遇到不喜欢的电影或片段可以直接跳过而不用在那黑暗闷热的地方待上几个小时。

“另一个选项也是电影票哦。”林老师从信封中掏出了另一张电影票在我眼前晃了晃,断绝了我逃避这【送往地狱的师恩之礼】的后路。

好家伙,甚至还是同一场次同一排的隔壁座位,老师您真的掌握了如何折磨我的方法,【跟同学周末一起去看电影】这过于青春了吧,虽然对于大多数的高中生这是一件免费的好事,但是对于我这种懒得与人交流的家伙来说简直就是在阎罗殿附加了阿鼻地狱的双重折磨体验一样。希望能是那几个平日里也不善言辞的大哥,这样子随便应付看完我也就能自由离开,要是被那些自来熟抓住讨论剧情我可是百分之一千吃不消。

“冒昧问一下,请问另一位···幸运的中奖者是谁啊?”我寻找了一下措辞,希望能得到一个让我松一口气的答案。

“哦,是子希啊。”

她若无其事的说出了让我差点断气的答案。

“什?!”

赵子希,林老师的英语课代表,算是长相姣好的,据说还有男生打算追求她,真是不知道哪里想不开。这个家伙经常来办公室搬较重东西时候就把我当免费劳动力只因为林老师经常对她说诸如“搬不动的话就叫廖安隅来吧,反正他下课不是在座位上发呆就是趴着睡觉,也不跟同学聊聊天,这么闲的话不是个99分的劳力吗,满分100分的话”之类的话。课代表这家伙可是百分百的外貌委员会,每次见到班上那位超级无敌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大现充杨程达脑中的花痴点数都快从眼睛里面喷涌而出了,至于我这种略微驼背死鱼眼面瘫黑眼圈的一般通过高中生自然没机会被这位“大小姐”的目光幸临,甚至连余晖也没有。毕竟她叫我帮忙的流程已经被简化为走进、拍桌、“搬东西”、走人的阶段了,完全不给我发挥的余地。跟这样的一位大小姐一同观影,真是“不胜殊荣”。

谢谢你啊,林淑洁老师,师恩难忘呢。

“安隅啊,老师看你在咱班都不跟他人社交啥的,这样子的高中生活就算学习再好也只能打上59分,满分100分的哦,何况你除了英语······”

“好了好了老师我知道我其他科目都不行您不用特意找个时机跟我提醒这个问题谢谢您一贯的支持而且我觉得我的社交大概可能大约不存在什么问题吧?”一段超快的语速对老师又一次的提醒的回应,确实,英语我确实能在年段蝉联冠军,但是理科尤其是我那岌岌可危的数学经常是连及格线都摸不到的人,班级均分的万年秤砣说的就是我这种人吧?跟条死鱼一样完全无力向上游。

“真~~吗?”林淑洁的眼神突然眯了起来,如果这里在拍电影或者综艺节目的话应该给她这个犀利眼神一个特写再配上一个令人不安的背景音乐,哈哈,即使没有如此我也感到脊背发凉。

“提问,你最近交流最多的同性是谁?”

“食堂大叔”毫无疑问,毋庸置疑,这回答比默写字母表还要自信。

“那异性呢?”

“您,或者小卖部阿姨。”同上的毋庸置疑。

“啊啊,20分啊,满分100分的话,这很不妙哦安隅同学。”老师做出了扶额的样子低头叹气说到。

“哈?我可是还能在买早餐的时候跟大叔道早安的人哦,20分是不是太低了啊?”

“可是正常男高中生不应该是跟自己的铁哥们或者自己心仪的女孩儿聊的最多吗?你这样也太奇怪的了吧,跟老师聊最多是不是太像一个问题学生了?”

“一心学习的同学也会跟老师大量交流哦,还有不要随便定义男高中生啊!”

“可是,你,完全不跟同学交流吗?”

“嗯,体育课上要做配合动作我会吧?”

“没了吗?”

“值日的时候我会先声明自己的负责区域。”

“安隅,你真的,让我无语了啊。”

“谢谢您的夸奖,我会再接再厉。”

“这明摆着不是夸奖吧?!”

老师重新抖擞了精神,坐直后推了推她那时尚款式的眼睛看着我说道:“总之在学习上我做英语老师已经拼尽全力了哦,虽然你在这方面也算是个省心的孩子。”

“谢谢。”

“但是!你在人际交往上面只能算是一个20几分的男高中生!”

“满分能不能低于100,不然显得我太可怜了吧。”

“作为你的班主任我得进行额外的教育,首先得让你跟同学一起出去进行社交行为才行!”

她理直气壮气宇轩昂看着我,双手叉腰表明着无法退让的立场。

我看着她,死鱼眼可能此刻正在流露出紧张与不适吧。

“老师,我可以用高中生课外减负的条文控告您吗?”

“这个笑话40分,满分100分的话!”

好吧,至少比我这个人高一些吧。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

全部評論 0

10000
咸鱼铺铺长 平民
TA什么都没留下
0 粉絲
1 關注
1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