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异国他乡

==========================================================
饥饿,从早上起我就没有吃过任何东西,现在甚至感觉到胃酸正在侵蚀我的胃,肚子咕咕作响。
唉,好不容易回到祖国,还没有欣赏大好河山,名胜古迹,就被拖到机场。
“你不害怕坐飞机吗”
我问正拉着我的艾丽莎
“不是有你在吗”
艾丽莎皎洁一笑,我有理由怀疑这小妞不会对飞机动手脚了吧。
“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再体验一次丛林生活了”
“爸爸也同意了,你就和我先回A国吧”
艾丽莎小姐,你的笑容怎么使我汗毛直立啊。
*
在被救援队带出来的那天,第一个来见我们的,是艾丽莎的父亲,和艾丽莎一样的蓝色瞳孔,粗犷的外貌,健硕的身躯,给人以威严的形象。
“亲爱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但是,他在见到艾丽莎平安无事后,流下了感动的泪水。
“爸爸,我没事”
艾丽莎声泪俱下,紧拥着父亲,感受着重逢的喜悦。
既然已经找到家人了,我在这里也只会碍事。
我想我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默默的退场才符合我的性格。
然而,艾丽莎似乎是察觉到我的想法,她松开了父亲,跑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对她父亲介绍道:“爸爸,这位是我的救命恩人。”
男人感激地深深抱紧了我,拍着我的背真挚地道谢。
“谢谢!”
“我也不算是,不用向我道谢。”
事实确实如此,我只不过为了自己生存顺带救了艾丽莎。
艾丽莎打断我说
“爸爸,我想和他一起生活。”
“是吗”
男性一脸严肃地问。
“这,我恐怕……”
艾丽莎听出我的推辞之意,急道:
“你就先听我的,好吗。”
我刚回到沖国,想先找个落脚点,也有些地方需要我去调查一下。
这些想法由于顾及艾丽莎的心情我并没有说出口,并且,想要完成那件事,我还缺少一样东西。
“我没有钱,恐怕会拖累你。”
“年轻人,花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女儿这么喜欢你,这点闲钱我还是有的”
艾丽莎握住我的手完全没有要松开的意思,我认为继续装作推辞也只会浪费时间。
听到父亲的调侃,艾丽莎小脸一红闹别扭地说:“爸爸,你在胡说什么呢?”
男性豪爽的笑声回荡在室内。
*
“终于避开那群可恶的保镖——实际上是艾丽莎的眼线”
我自言自语呢喃
目前我正躲在大学校园的一个草丛,探头向外观察外界。
考进HU已经过了一年,艾丽莎所在的经济与计量经济专业和我所在的生命科学专业明明学科相差甚大,她还是每天抽出时间来陪我,上课期间则是派保镖保护我。
我不禁想艾丽莎学业真的没问题吗?
拍了拍身上的叶子,我向图书馆走去。
我是很想现在就坐飞机离开这里,但现在护照之类的都不在我的身上,必须想办法拿到。
图书馆人很多,还好有人帮忙占座。
我走到一个人面前,坐了下来。
“嗨,霍根”
对正低头看书的男性小声打招呼,霍根留着黄色短发,有棱有角俊美的脸,身材健硕。
“来了,还真是慢啊,诺,这是你要的书”
霍根瞥了眼堆放在桌上的书。
“没办法,甩开那堆人花了点时间”
霍根明白我指的是谁,漏出同情又有点羡慕的目光。
我们并没有继续对话,毕竟现在是在图书馆,我查阅书籍资料,想着今天的实验的到底哪里出错了。
我和霍根是一个班的学生,也被分配到同一件宿舍,原本我是住在校外的,但我以学业负担加重为借口总算从艾丽莎那里获得在学校住宿的许可。
艾丽莎还为了这件事闹了点小别扭,说什么自己被抛弃了感觉很孤独,安抚说服她花费了我不少时间。
霍根这个人洒脱帅气,自然很吸引女生,但也是因为人气太高,导致交的几个女朋友都分手了。
我是不太明白里面的因果关系,霍根也为此甚为烦恼,我觉得这是奢侈的,因为还没等他烦恼几天就又交到女友了。
不过并没有见他带她们回来过夜,基本都是出去,这也是我对他有好感的原因。
走出图书馆,霍根放开了说:“怎么,你的小公主还没有同意你回国啊
“要是同意,我还会大白天来和你来泡图书馆?”
我苦笑自嘲
回去时,在宿舍门口果然见到艾丽莎,双臂交叉,一脸怒气。
“那个,我还有事”
霍根见情况不妙丢下我独自逃跑了。
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走过去对艾丽莎问:“你怎么会来?”
艾丽莎怒目瞪了我一眼说:“你还好意思问?”
或许是知道说教没用,艾丽莎放下架子叹着气说道
“和我在一起就这么不乐意吗”
“不是的,被人跟着总感觉不自在”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对唐人的歧视,我是派他们保护你啊!”
“我又没有惹事,不会找我麻烦吧”
我摆着手,毫不在乎。
艾丽莎突然靠了过来,脸都快碰到地距离,愠怒道:
“你认真的?”
睫毛好长,心里莫名冒出这种想法。
“对不起”
只能老实道歉,前几天发生枪击案,死了三个人,据说都是沖国留学生。凶手还在追捕中,从报道看判断为一名反唐人士。
艾丽莎这么担心我也就是因为那件事。
我提出道歉邀请,摆出绅士的姿势,伸出手,讪笑道:“为表歉意,请允许我请你吃一顿饭。”
艾丽莎没有抗拒,小手搭在我的手上。
“先原谅你了”
嫣然一笑
我们来到家高档的西餐厅,点了两份牛排。
我对正切着牛排的艾丽莎问:“艾丽莎,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国啊?”
“你学分修完了?”
“差不多了”
艾丽莎犹豫了一会开口说:“能不能再待几天,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准备”
“我知道了”
到底是什么准备?开口问未免太失礼了。
饭后艾丽莎有点了甜点,奶昔特别多,这我还真是受不了,看着她幸福的一口一口塞进嘴里,我的那份基本没下去。
“我的这份给你吧。”
我推给了她
“谢谢。”
她欣喜接受。
看来是知道我不喜欢吃,故意点了两份。
分开前,艾丽莎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别乱跑。
太操心了吧,我又不是小孩子。
*
回到宿舍,霍根正操弄着电脑。
“怎么样”
听到脚步声,霍根转过头向我问道
“终于有希望了”
我看着霍根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据向霍根问道:“哪种程度?”
“数据和预期的很吻合。”
“怎么感觉你高兴的地方不是实验成功啊”
电脑右下方弹出的消息弹窗,我看在眼里。
“你的错觉吧”
霍根两眼放光的盯着显示屏。
嘛,只要不是太乱搞就行。
整理好数据后,霍根转动着头,可以听到骨头作响。
“你什么时候走啊”
“不太确定,艾丽莎还有事情没处理好”
“艾丽莎也要跟着你一起去吗”
“应该不会。”
“别小看那个女的,我看很有可能”
霍根漏出洁白整齐的牙齿笑嘻嘻的说道
“我会考虑考虑”
不能再欠人情了,艾丽莎有自己的生活
“我倒是觉得你应该接受她”
霍根事不关己说着
“艾丽莎对我不是你想的那种感情,再说了她父亲也不可能答应”
“那个父亲确实是个大问题”
“是吧”
看样子是认同我的想法了
“加油吧”
不要拍着我的肩膀,一脸同情。
我拨开了打趣的霍根,不禁陷入思考。
A国是个科技高度发达的国家,尽管我的祖国正在奋力追赶,但是不可否认,在很多方面还是存在很大的差距。
我来这个国家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实验环境,现在看来,这也是相当困难的事。
多元化,一直是这个国家推崇的理念,自由,一直是人们来这里的目的,但是,真的是如此吗?
据我所知,这里弱者是无法生存的。阶层之间等级分明,越是好的学校,学费就越高,当上升的途径被堵住,既得利益者只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时。
说了这么多,我无能为力,因为我现在被他们视为敌人-对远方国度的无知催生了多数人的被害妄想症。
利益,生存的资源,美好生活的资源是有限的-习惯了掠夺的族群会不会找到新的方法。
“你又在想什么呢?”
霍根笑道。
不过,这里还是有友善的人存在。
“在想晚上吃什么?”
我笑着应道。
“你不是刚吃完饭吗?”
“你眼睛还挺尖!”
“先别说这个了,今天晚上实验室清楼,说不定可以发现好东西!”
霍根勾搭着我的肩膀坏笑道。
“你不会是说克雷斯波吧!那里不是不让学生进?”
“难道你不好奇吗?”
“…”
确实,趁这个机会可以窥探一下里面到底研究的是什么,越是禁止的东西,对于我来说越有魅力。
我点头答应
“那好吧!”
当宿舍最后一盏灯熄灭之时,我和霍根坐起身来,相视而笑。今夜注定是惊心动魄的一夜。

无月之夜,使平时就微弱的路灯显得更加苍白,每一步都显得清脆。回响在楼道内的声音,仿佛是在另一侧行走的“我们”。
“摄像头搞定了吧!”
我压低声音对霍根说,他完美的笑容在绿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吓人。
这栋楼的安保出奇的差,密码没想到仅凭霍根就能破解,我实在有些担心,会不会这栋楼里本身就没有什么东西,或者有也只是一些贵重的实验设施。
非常幽静,电影里面用来烘托恐怖气氛的警备都没有。
我有些扫兴。
“寂尘。”
听到喊声,我回过头,霍根正指着一扇门,兴奋的将平板电脑屏幕上的提示推到我眼前。
骇入几秒钟就完成了,门开启的声音好像轨道滑动声,我拿出小手电,光圈之内都是褐色的纸箱子,这里只是储藏室吧。
打开箱子,里面都是干净的试管,和我上课用的一样。
心里的期待完全没了。
霍根倒还是饶有兴趣,学偷盗者的样子,弓着身子,提放着外面,待明白完全安全后,将灯光调到最暗,寻找秘密。
就算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也不可能放在这里吧!要是我的话,肯定挖个洞,能埋多深埋多深。
“嗯?这里还有地下室吗。”
我看到在箱子堆砌的墙脚有一个凸起的把手,搬开上面的杂物,拉开后。下面是和一个和地窖差不多大小的空间,顺着楼梯爬下去。
底部堆放的还是对我们没有用的杂物。
“发现什么了吗?”
霍根在上面拿着手电问。
“什么都没。”
我失望道。
他还不信,电脑放进背包里后,嘴咬着手电筒,也要下来一探究竟。
“我敢肯定这里就是他们的大本营。”
“是是是!”
我敷衍的应付道。
霍根开始四处寻找可疑的东西。明晃晃的手电灯照在瓷砖上,镜面反射搞得我眼睛疼。这学校没事在地下室铺这么多瓷砖干嘛。
我关掉手电筒,在霍根跑到其他地方探索后,我这里变得一片漆黑,在黑暗中我仿佛看到地上铺设的瓷砖缝隙中透着绿色荧光。
“霍根。”
为了验证那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把霍根叫了回来,让他关掉手电。
“能看到绿光吗?”
我问道。
“啥也看不见。”
微微弱光中,霍根摊着手说。
真的是我的幻觉吗?但是那光不像是看过强烈阳光,眼睑内所留下的红色幻影,太真实了。
我甚至能走到发光处,没有被任何东西绊倒。
霍根打开手电筒向我走来,观察我所站的那快地砖,他蹲下敲敲,又试了试别处,在向外第三块能听到微弱的异声,这异声是相对前面几块而言的,在我听来,反而是我脚下的那块敲击的时能听到杂音,就好像石灰里面掺杂了钢板一样。
霍根敲击完后,摇摇头,表示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是我多虑,现在看来不可能,下面肯定有东西,只不过,通往下面的通道在哪?就算我现在破坏了地板,最后发现只是特殊建筑材料,明天我们俩可是要去警局走一遭。
如果真的是什么违反伦理的实验,那恐怕我们也会在物理上被抹除。
或许霍根看出我的疑虑,他拿出平板和一个类似听诊器的电子器件,在一顿操作之后,他兴奋得手舞足蹈,以至于许久没说出什么话来。
“这是个门。”
他朝我看来,说出了令我都有些疑惑的事情。
“能打开吗?”
“没问题。”
他自信的竖起大拇指,开始在平板上写些什么。从原来的蹲着写最后变成坐着写,我在一旁坐着等了大概半个小时。
真的没问题吗?看他搞得正起劲,我也不敢贸然干扰。
好像听到电机转动的机械声,这时,霍根像是终于完成工作,拿起背包和电脑向我坐着的墙边走来。而刚才我所站的地方升起了两平方多米的电梯。
“这下没白来啊!”
霍根勾着我的肩膀,掩藏不住喜悦,激动的说。
梯门打开后,下面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亮堂起来,周围仪器散发出的银白色的光,不足以让我们看清道路。
两侧都是透明玻璃构成的房间,房间内,柜台上摆放着装着壶状器官的圆柱形容器,走进了看,那东西被好像痰,也好像组织液的东西包裹着,不像是外来溶液,可能是取出的时候为了保证活性,没错,从它血管的颜色,我判断出这些东西还活着。
“这是什么东西?”
一旁的霍根不能忍受似的捂着嘴,胃酸通过食道往外顶。
“不能吐。”
千钧一发之际,我捂住他的嘴,看到我的表情,他知道在这里留下点东西是极其不利的。
他点着头,强忍着咽了回去。
后方试验台打扫的很干净,光从显微镜的规格也知道,这绝不是一般人私键的。有着金属光泽的培养柜放的是什么。我们俩人没有防护更不可能打开来看。
生物实验室,为什么要建在这里?
霍根已经失去了刚才的雅兴,脸色难看的跟在我后面,他可能已经猜到这里是干什么的地方了。
打开另一扇门,里面像是医院停尸间,空旷场所,整齐摆放的床位上躺着各种肤色的女性,白色的床单盖在她们身上,一度让我以为她们是因为某种神圣的使命而亡。
我伸手触碰其中一位,令我诧异的是,她们还有体温,其实仔细看的话,她们的胸脯确实在一起一伏呼吸着。
“这些人没死吧?”
霍根惊恐的问,害怕的抓着我的手臂。
“放心,都活着。”
不过,这好像并没有让他放下心,相反,他好像更害怕这些人突然坐起来。
女性的腹部都有一道类似的伤痕,手术缝合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些人是实验对象,自愿的?不可能,也不是说不可能,线索太少,无法定论。
看来,待在这里很不妙,我看了眼脸色相当差的霍根,这次说是恶作剧可解释不过去了。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千音梦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9 粉絲
0 關注
12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十一.异国他乡

67
0

十.求生结束

120
0

九.野外生存

474
0

八.归途中出现意外

198
0

七.过往与离别

175
0

六.浮出水面的一半

25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