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路狂想

  壹之话:—————————————————————————————————————————————————————
       被大气层弯曲的射线还没来得及抵达这该死的夜,可他已经苏醒了。

  尖叫声拼凑成的乐曲响彻古堡,险些将棺材震地粉碎。他睁开被腥红占据的双眼,一脚踹远了压在身上的红木木板。

  「我,加菲尔德·梵卓,秘隐同盟的伟大领袖,在沉寂一千三百年后的今日,将再次给世间带来恐惧与绝望!!」

  加菲尔德气势汹汹,从腰间抽出长鞭,打在了另一架棺材上。

  「起来!猪猡!!」

  于是,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滚!”

  “哼,没趣。”“加菲尔德”悻悻地走开,溜进了洗浴室。

  在杂质水洗刷陶瓷的声音传播了五分钟后,焕然一新的“加菲尔德”继续冲着那“棺材”说到:“六点了,再不走又要迟到。”

  “你先滚,我随后。”

  “得。”

  就在“加菲尔德”正要关上防盗门时,屋里传出来这样一声请求:“帮我带份早饭啊,王想狂。”

  王想狂很自然地回到:“小笼包加豆浆。”

  “嗯,没错……”

  里面的人似乎是又昏睡了过去。

  身份被戳穿的“加菲尔德”显然对吸血鬼的设定丧失了兴趣,他走出公寓,回望这“古堡”时多眨了几眼,于是“古堡”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军事基地。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代号X被敌组织俘获,现由代号CoCo接受行动ZERO,执行B计划,重复,现由代号CoCo接受行动ZERO,执行B计划,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然而,半响无果。

  「该死,信号被敌组织屏蔽了」

  CoCo小心翼翼地收起无线收发器,趴在战壕里,观望着一线主战场。只见他面前驶过M1A2,MBT-2000,甚至鼠式超重型。隐隐约约地,头顶上还传来了米-24的声音。

  「没想到敌组织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我需要帮助!」

  CoCo数着LED灯的倒计时大喊:「战争代码,255,0,0」紧接着,650nm的R射线从空中放射,所有被这光线穿透的大型战争机器全部停滞了下来。CoCo趁着这三十秒钟的缓和时间,从容地穿过主战场,来到了后方军火库。

  工厂的白色蒸汽向外翻涌着,火药的味道弥漫了起来。

  「军商,两箱高爆,外加两枚液体导弹」CoCo悄声地说着。

  而他面前的军火商人却一脸不解地看着他,他,也迷茫地看着那军火商人,三秒钟后,“军火商人”依旧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而王想狂却脸色微红了起来。

  “……老板,两份小笼包,外加两杯豆浆。”

  “好嘞。微信还是支付宝?”

  王想狂再次眨了眨眼,可眼前的早点店老板还是那个早点店老板。于是,他紧闭双眼重整旗鼓,深呼一口气,再次睁眼时,一切便都发生了变化。

  CoCo上扬起嘴角,对军商说到:「现金」

  接过来那两箱高爆和液体导弹,像是完成了什么隐秘任务般,CoCo潇洒离去,全然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牢骚话:“现在的娃娃打游戏都打魔怔了。”

  他一边吞下高爆手雷,一边吸取着导弹贮箱内的养分,一路彻底来到了大后方:剑域皇家军事学院。

  将那剩下的一份军火藏进了军用背包,CoCo大摇大摆,正欲走进学院,却被安防人员拦了下来。

  “同学,你没穿校服。”

  王想狂恍然,自己怎么能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糟糕!他往校门外退了几步,不自觉喃喃道:“呼叫总部,呼叫总部,敌方识破了我的身份,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自然,“总部”没有回应,这下王想狂慌了神。

  周围的人流涌动着,向校门内挤去,一模一样的人,一模一样的脸,从王想狂身后,到身侧,再到身前,他如同被人流抛弃般向后退去,退去,就这么一直退下去,直到靠近深渊,直到……

  “嘿,你忘带校服了。”

  直到那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入王想狂耳朵里,那,是他室友图槽的呓语。

  王想狂骂了图槽一句,披上那校服,和他一起走进了校门。

  「代号X突破了敌组织的围剿,现与代号CoCo于剑域皇家军事学院汇合,行动ZERO执行权归还,任务顺利交接」

  CoCo从军用背包内取出那箱高爆手雷和液体导弹,庄重地交予了所谓的代号X。

  “早上不是吸血鬼么,怎么改了?”

  王想狂擦了擦差点溶化的眼屎,“特么的,要你管!!”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两人终于是赶到了教室:高二十三班。

  自此,白天与黑夜的斗争终于是打响了起来。依靠着恒星周期性的支援,白军很快就占领了整片天空,那溃不成军的黑夜只得躲去地球背面,等待东山再起的时刻。

  而等白军一鼓作气向西边追杀时,黑军便从东面又悄悄地摸了上来。

  路灯亮起,以微弱的黄晕反抗着黑夜而无济于事,没办法,它们,缺少英雄。

  “我就说了一句话,偏偏就那一句话被老班给逮住了,艹。”

  王想狂义愤填膺,仿佛罚他站的班主任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或者干脆说,他犯了罪一样。

  “人品问题。”

  “你特么才有人品问题,你全家人品都有问题。”

  “切,疯子。”

  图槽对王想狂的语言打击表示不屑,顺便还给他下了个定义。

  “对了,今天物理考试最后一题怎么写,我怎么感觉出错题了呢?”

  “哦,那道题啊。”王想狂回忆了起来,“不重要,脑残出题人秀优越感罢了,正常高考不会考的。”

  “那,行,吧。”图槽顺势拿出了记单词的便签本,不想再和疯子对话了。

  两人穿过林荫道,走过操场,踏出了校门。

  而在出校门的那一刹那,世界,改变了。

  整个城市的路灯如同火箭般窜上天空,留下的大量水雾遮挡住了视线,让人看不请发生了什么。只听到钢筋混泥土互相摩擦的声音,以及汽车人变形时「库库库去去」的音效。

  水雾散去,只见那一幢幢建筑物高耸入云,形状特异,闪耀着充满科技感的荧光绿。而从天上掉下来的巡警小机器人放出橙黄色的警报灯,四处搜查着什么。

  「二十二世纪,人类迎来了英雄时代,不断攀升的科技使人们掌握了DNA的奥秘,于是乎,超人诞生了!!」

  「然而,资本横行,思松财团欲图掌控超人之力,从而掌控世界财富」

  “我说,用班主任名字也太直白了吧?”图槽一边翻着单词本,一边吐槽到。

  “要你管?”王想狂继续了起来。

  「他们通过卑劣的手段逐步接近超人科技的核心,然而,就在最后一步时,图槽博士发觉了思松财团的阴谋,情况紧急之下,伟大的博士不得已带着研究资料消逝在了爆炸声中」

  一边说着,王想狂还冲着图槽扬头笑了一笑,而图槽没有理会这个天真的笑容。

  「可这并没有阻止思松财团的野望,他们靠着下三滥的手段控制住一个又一个超人,拿来研究,或者改造成爪牙,也就是★黑暗超人★」

  「现如今,没有被控制的超人越来越少,他们被世界通缉为★非法能力持有者★」

  「而实际上,他们是★正义的战士★,他们抵抗着财团的魔抓,试图拯救世人于水火之中!!」

  「而我,★电磁超人★,就是其中的一员!!」

  说话时,王想狂脱下校服披在肩上,双手抱怀,任由秋风正面击打。一边的图槽差点看呆了过去,以至于手中的单词便签也任由秋风肆意翻动着。

  终于,图槽意识到事情有多么可怕,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摇晃起脑袋以强行保持清醒。

  「电磁超人:能力,控制磁场与雷电,所有金属制品都是他的武器,金属的导电性外加对雷电力的掌控,能瞬间造成强力伤害,危险等级:S」

  “不太合理,雷电产生的先决条件是积云吧,没有这个你怎么掌控雷电?”

  “积云底层的负电荷与上层正电荷形成了一定电位差就会产生雷电,换而言之,只要有电位差就能放电。”

  “那也不对,你怎么弄出的电位差呢?”

  “哼,我能掌控磁场,磁场就是电荷的定向移动,也就是我能掌控正负电荷的走向,搞个电位差怎么就不行??”

  “呵,那你为什么不叫电荷超人?干脆说能力是控制电荷呢?”

  这个问题问住王想狂了,于是他骂到:“特么的别说了,你行你来啊”

  “老子又没病。”

  “那就闭嘴,艹!”

  「站在电磁超人身边的是咸鱼超人:能力,掌控摸鱼之力,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刻都能自由自在地打酱油,危险等级:E-」

  “就废物呗?”

  “聪明!一点就透。”

  “呸!”

  「今夜是★正义的战士★与思松财团的决胜之夜,双方都拿出了最后的底牌,准备一决高下,而正是这个关键的时刻,电磁超人和咸鱼超人被安排了绝密任务」

  「那就是潜入敌方阵营,解救★黑暗超人★的家属们!!」

  “绝密任务都喊出来了喂。”

  「前方就是思松大厦,人质们就在大厦三楼的位置,而要进入大厦,就必须解决眼前的麻烦:包围大厦的时空之河与穿梭在其中的全自动战争机甲」

  “绿灯了,走吧。”

  咸鱼超人草率地向前走了一步,却被电磁超人拦住。

  「等等,别看那些机甲现在没动,他们在伪装,就等着你自投罗网呢!!」

  果然,三十秒过后,全自动战争机甲动了起来,像是没有等到猎物般失落离去。

  「多亏了电磁超人的足智多谋,他们逃过了一劫」

  “……”

  机甲一波接着一波,完全没有给他们可乘之机,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咸鱼超人几次想尝试,全都被电磁超人拉了回来。

  终于,积郁的咸鱼超人感悟了宇宙奥秘,爆发出超强能力。

  “别拽我,艹,你别。”王想狂奋力回退却抵不上图槽的生拉硬拽,于是他只好在滑行中妥协。

  「咸鱼超人使用摸鱼迷彩隐住了电磁超人的身形,于是他们安然渡过了时空之河,来到思松大厦!!」

  两位超人在后方空巢的思松大厦如履平地,很快就来到了三楼关押人质的GREAT GATE。当下,电磁超人只需要拿出解放银匙便可以MISSION SUCCEED,可他摸索了半天都没能找到。

  “艹,忘背包里了。”王想狂拍腿大骂。

  而这时,一边的图槽却显得很是淡定地翻起了自己的书包。

  “你带了?不是只有我那一把吗?”

  “我在找书,哎,你知道最厚的教材是哪本吗?”

  “应该是生物吧。你找书干嘛??”

  王想狂提问时,图槽已经抽出了那本《分子与细胞》,没给一丁点的反应时间便朝着王想狂的脑袋来了一记重击——毁 · 天 · 灭 · 地!!

  “叫你不带书包,还不滚去拿!!!”

  王想狂踉踉跄跄地倒下又站起,扶着楼梯便往回走——也就是学校的方向,一边走着还一边继续念叨:「没想到咸鱼超人也被思松财团收买,这下可陷入了绝境」

  “别特么再玩了,赶紧去!!”身后又传来了图槽的催促,王想狂只得快马加鞭奔走……

  三楼阳台上,图槽望着王想狂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似是心里在想些什么。

  或许,想的是儿时和发小一起玩耍的快乐时光吧,不然,他又怎么会在叹气笑了笑之后,摆出假面Knight变身时的造型呢?

  “你,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月光洒下,宛如,百日草。


                                                                                                                                   <——————————————To Be Continued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

全部評論 1

10000
小时鹿哩 平民
🌿了,我以前还真就这么幻想过

4 天前 2 回復

孑一九狂 勳爵
兴趣使然,有缘相见
1 粉絲
0 關注
3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