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サトウとシオ]比方說,這是個出身魔王關附近的少年在新手村生活的故事 2[台/繁]

  比方說,這是個出身魔王關附近的少年在新手村生活的故事 2
  ——————————————
  輕之國度×天使動漫錄入組
  作者:サトウとシオ
  插畫:和狸ナオ
  譯者:陳柏伸
  圖源:輕之國度錄入組
  掃圖:撸管娘
  錄入:微風習習
  修圖:撸管娘
  輕之國度:http://www.lightnovel.cn
  天使動漫:www.tsdm39.net
  轻书架:https://www.acgdmzy.com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與TSDM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
  轉載請保留完整的資訊,否則往後一律禁止
  若喜歡此輕小說,歡迎至肥王書店購買
  ——————————————

  
  內容簡介
  「我也想學會魔法!」
  依舊深信自己很弱的羅伊德,為了參加魔術大會而努力進行特訓。但他原本以為用的是初級魔法,卻有著讓軍方大驚失色的超強火力!!
  「等一下,詠唱失敗還有這種威力!?」
  只要有全屬性都是災害等級的他一人出馬,肯定能在大會奪下優勝!
  然而,羅伊德在撿垃圾時還順便拔出了傳說中的聖劍,導致魔術大會迎來令人意想不到的驚人發展……
  ──如果是為了幫助別人,我就能變得更強。
  這是一個以勇氣、邂逅以及誤會交織而成,從鄉下來的超強村人無意中展現出何謂最強的幻想故事,第二彈!!
  
  
  作者簡介
  サトウとシオ
  現居埼玉。聽說砂糖和鹽巴都是稍微攝取一些對身體比較好。順帶一提,敝人每次對女性而言,都是僅止步於發好人卡的對象。
  
  
  畫師簡介
  和狸ナオ
  有幸從事幫輕小說繪製插畫以及設計遊戲的角色等工作。希望能生動地傳達出本作品熱鬧活潑的人物百態。
  
  





  
  
  CONTENTS
  序章
  第一章 比方說,從不起眼的夥伴中選擇聯誼成員時的煩惱
  第二章 比方說,對刊登在雜誌上的受歡迎撩妹金句信以為真時的大膽邀約
  第三章 比方說,開始像以前的打鬥漫畫那樣的正統派淘汰賽
  第四章 比方說,僅憑間接證據就認定凶手是誰,猶如推理漫畫的廢柴刑警般的自以為是
  第五章 比方說,因為兒子有次吃得津津有味,便以為是他最喜歡的食物而買了好幾次的會錯意老媽
  後記
  
  


  
  
  角色介紹
  羅伊德・貝多那
  在傳說之村裡長大,強過頭的村民。老實親切,為人正派。是個天生的好好先生,卻不懂人情世故。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強大能力。
  艾卡
  傳說之村的村長。對羅伊德視如己出,非常溺愛。要是有那個意思,要毀滅整個世界也輕而易舉。
  魔女瑪麗
  東區情報販子只是用來掩人耳目的身分。真實身分是亞薩米王國的王女殿下。基於某些原因收留羅伊德。
  賽蓮・赫姆哈恩
  從詛咒中得到解放的少女。深信恩人羅伊德是自己的命定之人。
  莉荷・弗拉敏
  精明能幹、貪得無厭的傭兵。無法拆下自己的祕銀義手。
  亞蘭・里德凱因
  將來充滿希望的年輕人。被羅伊德的強大力量吸引,十分景仰他。
  科林・史特拉榭
  士官學校的女教官。為了個性強烈的新生們而煩惱不已。
  克羅姆・莫布登
  食堂的老闆,王女的近衛,也兼任士官學校的教官。
  梅娜・奇諾
  六条魔術學園的年輕天才魔術師。興趣是邊走邊吃。
  菲蘿・奇諾
  梅娜的妹妹,格鬥家。由於羅伊德異常強大的實力感到熱血沸騰。
  蘿露・卡爾希菲
  六条的學園長。不知為何與莉荷之間有匪淺的因緣——
  
  
  
  序章
  
  「兩位,我們準備要經過石板路了。接下來會有些搖晃,請注意。」
  車子駛入尚未鋪修的道路後,疑似車伕的男子安撫不肯前進的馬匹,同時向馬車的後方如此說道。此人身材健壯,有一張看起來十分頑強的臉龐,他正是原王室近衛,目前在士官學校擔任教師的克羅姆•莫布登上校。
  在車棚內有兩個人坐在位子上,一名是猶如小孩般雀躍地眺望外頭的純樸少年,另一名則是戴著尖帽,身穿黑色長袍,打扮得像是魔女的女性。
  女性靠近克羅姆,隨後環顧著周邊開始染上夕陽色彩的景物。
  「是嗎?那目前大概已經移動到一半了呢。」
  「不過,話說回來,王女,您究竟為何要到那個村子──」
  「克羅姆,不許叫我王女。因為羅伊德也在場。」
  「恕我失禮……瑪麗小姐。」
  「嗯,這樣就行了。」
  這位帶著東方風格的魔女名叫瑪麗。她在王都的東區經營雜貨店,真實身分其實是亞薩米王國的王女──瑪麗亞•亞薩米。
  由於她的父親,也就是國王,遭到預謀顛覆國家的魔王附身,她為了拯救國家,隱瞞身分不斷奮鬥──不過這件事已是不久前的往事。那次事件拜某名人物所賜,已經輕鬆解決了。
  所以,目前她正享受著普通的生活。不過似乎遇上了種種麻煩事,因此才會在這種夕陽時分辛苦地駕著馬車奔波。
  「所以,我們到底是為什麼要前往那種偏僻的地方呢?」
  克羅姆從懷裡取出某種疑似觀光手冊的傳單。那張粗糙的草紙猶如食材店用來宣傳特賣的傳單般塞滿各種聳動的文字,他看著那張紙並繼續說道:
  「插著聖劍的塚所在的南天村──別名『聖劍之村』。」
  瑪麗若有所思地交雜著嘆息如此回答:
  「其實,之後預定會在那村子旁邊開闢一條橫跨大陸的鐵路。開設這條鐵路的原因很多,像是用來當跟我們有諸多淵源的賈武帝國之間友好的象徵,還有改善邦交之類……」
  「喔喔,那是件好事啊。」
  「所以,當要鋪設鐵道的場域幾乎收購完畢後,便只剩下那個村子周邊的森林……就在這時候──」
  此時克羅姆才想到,這附近地區的村落並非那麼容易就能擺平。
  位於亞薩米北方,包含溼地在內的森林地帶,這片土地開拓進度緩慢,有許多地方尚未著手開發。
  隨著和北方賈武帝國之間的關係惡化,開拓進度更是延宕,於是資金便流向與我國國交活躍的西方六条王國,用於開拓通商街道與海路的國家資金。
  因此,居住在這一帶的人都認為「國家靠不住」,秉持著一種自力更生的風氣,多半都形成了極端排外,或是信奉拜金主義的麻煩村落。
  察覺到這點的克羅姆露出一臉無奈的表情。
  「開始鬧脾氣了嗎?」
  「是啊,而且理由很妙,他們說『要為了修建鐵路而開拓祭祀著神聖之劍的森林,根本是天理不容』……明明鐵路距離插著聖劍的地點相當遠,這種說法太強詞奪理了。」
  「被金錢蒙蔽雙眼的人實在很滑稽呢。」
  「就是啊。」瑪麗搔著臉頰表示贊同後,繼續說道:
  「然後,父王……國王希望能息事寧人和平交涉,就把事情推到我身上了……要我去拜託他……那個老頭居然還說『要是他沒辦法幫忙的話可傷腦筋了~否則就得讓瑪麗去政治聯姻,好改善我們和賈武之間的邦交才行~』這種話……真是麻煩。」
  「啊啊……是指羅伊德啊?」
  兩個人同時注視著在馬車裡一臉愉快的溫和少年。
  羅伊德•貝多那。這名男孩擁有著從外表完全無法想像的身體能力。
  他出身於名為崑崙的傳說村落,從小就是那個村落最為孱弱的少年,他對自己實力的評價與一般認知有著相當差異。另外,由於他缺乏一般常識,屢屢讓周遭人士傷透腦筋。
  舉例來說,他會將魔物一類全都視為動物,認為骨折這種傷勢只需一天就能治好,無氧潛水一個小時也很普通……像這種超乎人類範疇的案例不勝枚舉。啊,對了對了,之前的那次魔王事件,也是因為羅伊德的誤會順便解決的。
  即使老實糾正他的觀念說「你很強」,他也只會以為「這是在開玩笑」,或是「這是在安慰我」……他就是如此和善的謙虛少年。
  瑪麗對羅伊德投以溫柔的視線後,交雜著嘆息繼續說道:
  「父王的提案是這樣──去把聖劍拔出來,讓聖劍村化為普通的村落……那些人似乎透過各種手段,把聖劍當作生財道具而大發橫財呢。」
  剛才的粗糙草紙上也大剌剌地寫著「你也來挑戰傳說」、「拔出聖劍的人就是它的主人!」等搧風點火的宣傳字眼,背面更是奸巧地印著旅社、食堂甚至娛樂場所的廣告。
  根本就開拓得很順利嘛……克羅姆忍住想要如此吐嘈的心情,對瑪麗提出一個疑問:
  「可是,您的師傅……那個艾卡村長不是禁止您利用他嗎?」
  克羅姆的腦海中浮現一位身穿白色長袍,容貌猶如女國中生,身材矮小的黑髮雙馬尾少女。
  少女的名字叫艾卡。是聚集了一群超人的崑崙村村長,儘管外表看來年幼,實際年齡卻已經超過三位數,也就是所謂的超齡蘿莉──但要是這麼說出口就完了。她會以瞬間移動出現在眼前,並用古代盧恩文字下各種詛咒,是個十分亂來的女人。
  身體是小孩,實際年齡與樹木相近,而思考模式則是國中男生……一旦牽扯到羅伊德便會不惜一切手段……總之呢,用含蓄一點的方式來說就是妖怪啦,妖怪。
  崑崙村有條規矩,除了魔王以及天災這類人力無法企及之事,村民都不會出手幫忙,也不允許他人利用村民,瑪麗對此姑且也有耳聞……但這次似乎有特殊狀況。
  「其實啊,我聽說那個村長,現在正被軟禁在崑崙村。」
  「您說軟禁嗎?」
  由於事情聽來非同小可,克羅姆吃了一驚,不過瑪麗卻奸笑地道出事情始末。
  「呵呵呵……其實她最近老是丟下工作,利用瞬間移動來見羅伊德,但聽說這件事穿幫了,讓村裡的人很生氣呢。」
  「…………瞬間移動嗎?」
  聽到艾卡厲害到把這種驚人技術用得像是騎腳踏車一樣簡單,克羅姆不由得按住額頭。
  「沒錯,所以直在收割結束之前,她好像都得暫時在田裡工作,以彌補之前偷懶的工作量。活該啊,嗚嘿嘿……所以我可不能放過這次機會。」
  看到瑪麗臉上累積了長年怨恨的表情,克羅姆頓悟到「啊,這肯定不能多問」,便專心地駕駛著馬匹。
  此時,處於風暴中心的羅伊德,詢問瑪麗這次輕旅行的意義。
  「瑪麗小姐,今天為什麼要出遠門呢?」
  「我們只是為了公益活動的一環去撿撿垃圾哦。」
  這毫無疑問是說謊。瑪麗腦中只想著要讓那群見錢眼開的混帳,從一臉得意的表情變成滿臉絕望。
  「垃圾啊?」
  「沒錯,是妨礙鐵路行進,類似石頭那類的礙事垃圾哦。」
  儘管瑪麗的話裡滿是諷刺,但聽者是不知道背後隱情的單純羅伊德,他雙眼閃閃發亮,向瑪麗投以尊敬的眼神。
  「不愧是瑪麗小姐!無償的公益活動!我懂了,所以才要在半夜過去啊。只為了不要張揚!真不愧是英雄……啊,這件事不能說,對吧?對不起。」
  「呃,對。」
  瑪麗以尷尬的笑容回應。在不久之前,她順勢宣稱「自己是這國家的英雄」,直到現在始終找不到修正言論的時機。看到羅伊德用不疑有他的眼神注視著自己,讓瑪麗不由得有些心虛。這種感覺就和明明沒有和女孩交往過,卻謊稱戀愛經驗豐富而無法拉下臉坦承的男生心境十分相似。
  克羅姆聽到他們的對話,露出苦笑向他們搭話:
  「好像還得花一段時間,請你們兩位先好好休息吧。」
  聽到克羅姆如此說道,瑪麗沉沉地坐回馬車的椅子上,閉起雙眼思索著接下來的計畫。
  (要是能這樣拔出聖劍,對方自然就失去了正當理由,可以一口氣推進鐵路計畫。我也不需要被丟去搞什麼政治聯姻……老實說利用羅伊德讓我很於心不忍……算了,反正他也不一定拔得出來。)
  西沉的夕陽讓瑪麗緊閉的眼睛內側染上了一片橘紅。想必到達目的地時會是半夜時分,正好適合動手。
  位於她身旁的羅伊德手上拿著粗糙的草紙,以百思不得其解的語氣詢問:
  「那個,話說我們為什麼要搭馬車慢慢過去呢?只要從樹上跑過去,應該二十分鐘就能抵達這村落了啊?」
  「…………看樣子,百分之百能拔出來呢。」
  羅伊德這與常識完全脫節的想法,讓瑪麗和駕駛馬車的克羅姆一臉嚴肅。
  
  『歡迎來到聖劍村』
  『名產聖劍燒!附累積點數!』
  『每個禮拜三可獲得三倍聖劍點數』
  看到印著狂推謎之積點的招牌和「旗幟」,三個人都啞口無言。他們抵達時已過了晚上十二點,連非營業時段都讓人如此煩躁,不難想像白天會是什麼狀況了。
  這座村莊座落於森林中的開闊地區,據說原本是因特產「南天」而冠以『南天村』之名,但在十幾年前發現了一個塚上插著一把拔不出的劍,使得觀光客增加,便以此為契機改名為『聖劍村』。
  儘管這種命名方式非常直接又沒品味,但看到村內狂推聖劍的景象,自然也無法多說什麼。
  「累積這種點數能獲得什麼好處?更何況點數的標準含糊,實在很可疑呢。」
  瑪麗看到處處都是點數,露出厭煩的表情,羅伊德和克羅姆則是跟在她後面。
  接著他們走了幾十公尺後,發現被許多「旗幟」包圍的聖劍之塚。
  在稍微有些隆起,長滿了青苔,猶如墳墓的石造臺座之上,插著一把同樣布滿了青苔,幾乎要與其融為一體的老舊寶劍。或許是因為有各式各樣的人為了拔出聖劍而反覆挑戰,唯獨劍柄沒有覆蓋著青苔。
  聖劍在皎潔月光的照耀下,散發出一股靜謐的氛圍。
  然而,一旁卻豎立著一塊『挑戰一次五點』的顯眼招牌。把氣氛徹底破壞掉了。
  「唔,是為了振興村子的經濟才採取點數制啊。」
  「克羅姆,這可不是值得欽佩的地方喔。」
  聽到克羅姆的語氣中,透露出對聖劍村努力經營一事感到欽佩,瑪麗不禁委婉訓斥。
  「抱歉,因為我覺得他們也為此下了許多功夫。」
  「呵呵呵……多虧如此,害得我吃了不少苦頭呢。甚至都快被逼去政治聯姻了……得讓他們稍微得到教訓才行。」
  「您的表情很可怕啊……」
  瑪麗發出含有恨意的呵呵笑聲,而拿著垃圾夾子的羅伊德則是出聲詢問:
  「話說回來,瑪麗小姐,我應該做什麼才好?」
  「啊,我希望羅伊德能去收拾一下那一帶的垃圾……在那個塚附近的。」
  「我明白了!」
  羅伊德一手拿著布袋,幹勁十足地撿起了塚周邊的垃圾。即使從遠處一眼望去,也能發現塚附近散亂著觀光客隨意丟棄的空瓶、手冊以及雜誌之類的東西。
  羅伊德拚命地將這些垃圾塞到布袋裡。
  「嗯咻……嗯咻。」
  
  咻……咔啦(空罐的聲音)
  咻……嘎唰(撿雜誌的聲音)
  啵……嘎唰(拔出聖劍塞進布袋的聲音)
  咻……嘎啦(撿空瓶的聲音)
  
  「「…………」」
  瑪麗和克羅姆望著在努力收拾垃圾時,順便把聖劍拔出來的羅伊德背影,臉上掛著「雖然早就猜到了啦……」的表情。
  他們倆頓時感到虛脫。但是會有這種反應也是無可厚非,畢竟羅伊德是在撿雜誌和空瓶時順手把聖劍拔出來的。要是過去的挑戰者看到這一幕肯定會嚎啕大哭。
  「對不起,瑪麗小姐!刀具要怎麼處理?雖然這把劍很舊了,但姑且也算是危險物品吧?有沒有哪裡可以放置危險物品呢?」
  兩個人一起望向羅伊德,眼神就像在說「危險物品應該是指你才對吧」。
  「也對,畢竟很危險,就由我們帶回去吧。」
  就在這個時候。或許是負責巡邏的人員,一名僅僅中年卻已經幾乎要禿頭的男性跨著大步向他們走了過來。
  「你們幾個在幹什麼!聖劍之塚已經超過營業時間了!」
  「出現了啊,聖劍村的村長先生。」
  從瑪麗的反應來看,他似乎是這個村的村長。他憤怒得像是要從頭上噴出蒸氣,斥責眼前的三個人。
  「你們到底是什──啊!妳這傢伙!是東區的魔女!我不管妳是王城的使者還是什麼人,但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啊!我已經講過好幾次了,我們拒絕開發鐵路!」
  眼見中年村長怒髮衝冠,羅伊德介入他和瑪麗之間,朝他深深地一鞠躬。
  「對不起!我們以為這是好事才這麼做的!我們是想要來清掃這一帶!」
  「清、清掃?不管你有什麼理由,在三更半夜闖入聖劍之塚成何體統!你們這群愚弄聖劍的惡徒!應該要知恥才對!」
  「原、原來是這樣啊!對不起!」
  「反正你們肯定是來這裡亂扔骯髒垃圾,找我們麻煩的吧!那把腐爛的破劍是什麼!你們該不會是想把那種會引發破傷風的破劍丟到這兒來吧!有夠不要臉!你們以為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可是祭祀聖劍的神聖之村啊!你們會遭天譴的!」
  「…………到底誰才會遭天譴啊?」
  一而再、再而三強調村莊的神聖,結果卻把帶來恩惠的聖劍稱為腐爛的破劍,村長這有眼無珠的言行,實在連瑪麗也傻眼到不知道該說什麼。
  況且這位村長絲毫沒察覺到口中的聖劍已經消失,只是口沫橫飛地說個不停……這種滑稽行徑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要是沒注意到的話,就沒辦法進行交涉了。欸,村長,你沒發現有哪裡不對勁嗎?」
  瑪麗溫柔地提醒村長察覺她話中的含意。
  「沒錯,像你們這種人,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座神聖的森林!這神聖的聖劍之森!新綠茂盛的神祕森林!帶來恩惠的河川!以及宛若母親一般,從太古之初就持續守望著這一切的聖劍────────不見了!不會吧,喂!」
  在尋找不對勁之處時,中年村長總算注意到異狀,一屁股跌坐在地,表現出相當老套的反應。
  看到他終於發覺,鬆了一口氣的瑪麗開始快速交涉,一場夾帶了各種私怨,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談判。
  「對呀,不見了呢。是為什麼呢?」
  「…………我、我懂了。聖劍顯靈了,它會在夜晚讓心靈低俗之人看不見身影!畢竟那可是神聖之劍啊!」
  「那麼為什麼村長也看不見呢?你是神聖之村的村民吧?」
  「唔唔唔。」
  中年村長露出一副難堪的表情快步衝到塚上。趴在上面滴水不漏地仔細確認是否有漏看石頭縫隙或是招牌背後。請想像一下檢查在自動販賣機底下有沒有掉著零錢的那種人,就是那種感覺。
  「沒有,沒有!沒有啊啊啊!那把古老且威嚴,讓人感受到沉重歷史的聖劍劍柄!儘管從側面看來多少有些風化,依舊具有威嚴的刀身!」
  「順便問一下,聖劍和這把會引起破傷風的腐朽破劍是不是同一把呢?」
  「這還用問嗎!不要把那種垃圾和聖劍相提並……咦咦咦咦咦!」
  看樣子他總算察覺了呢。他瞪大雙眼靠近羅伊德。
  「請不要觸碰哦,否則會感染破傷風的。」
  「還、還來!放回原來的地方!然後不要直接把它拔出來!這樣會引起故障的!」
  「什麼的故障啊。」
  聽到中年村長胡言亂語,像是在說著任天堂卡帶的注意事項般,瑪麗對他翻了白眼。
  「總、總之,快放回去!要是沒有那把劍,這個村子!這個聖劍村就完蛋了啊!」
  「你在說什麼啊?原本南天村不就是因為名產南天而出名的嗎?現在不過是回到以前的生活罷了……況且聖劍是屬於將它拔出來的人吧。事到如今就別抱怨了。」
  「可是!要是現在失去聖劍的話,我們的一系列計畫都會受挫啊!聖劍之森露營區!聖劍之森高爾夫球場!聖劍之森美術館!聖劍之森公園!聖劍大飯店!光是違約金就會壓垮這個村子啊!」
  「這是你們自作自受吧。」
  一直揚言不要開拓神聖的森林,拒絕把土地交給國家,原來是有這樣的理由啊……瑪麗知道這點後,表情變得更加嚴肅。
  而此時的中年村長眼神潰散,或許他的腦海中已經盤旋著最壞的狀況。
  「啊巴巴巴巴。」
  

  
  「啊,壞掉了……算了,總之關於橫貫大陸的鐵路那件事,希望你給出不錯的答覆。國家會用你們可以接受的優渥價格,買下並非神聖之森的平凡土地,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們喔。」
  瑪麗瞥了一眼口吐白沫的中年村長後,一行人便離開了此處。
  聽到瑪麗和中年村長的對談後,摸不著頭緒的羅伊德以百思不解的口吻詢問:
  「請問,剛才有提到拔出聖劍什麼的,那是什麼意思呢?」
  「哦,羅伊德你不用想太多啦……總之這樣一來,鐵路那件事就有所進展了。我也卸下了肩頭的重擔啊。」
  此時,抱著聖劍的克羅姆湊近一臉放心的瑪麗身邊輕聲說道:
  「話說回來,王女,這把聖劍應該如何處理呢?」
  瑪麗用手托住下巴稍微思考了一會兒後,掛上爽朗的笑容拍了拍克羅姆的肩膀。
  「克羅姆,之後就交給你了。」
  「是?」
  「其實我也沒有考慮到那麼遠啦。對了對了,考慮到那個村長見錢眼開的個性,說不定會弄個假聖劍魚目混珠,或許還是儘快找個適當的場所,發表聖劍已經被拔出的消息較為妥當。」
  說完這句話後,瑪麗伸著懶腰回到了馬車上,至於羅伊德──
  「嗯~雖然叫聖劍村,到頭來卻沒看到聖劍呢……難道剛才那把骯髒的劍是聖劍?不可能吧,畢竟我很簡單就拔出來了。」
  羅伊德以一如往常的思考模式認為「憑我的實力不可能這麼輕易就拔出聖劍」,對此深信不疑,真不知道他何時才能顛覆對自己的評價呢。
  另一方面,被硬推了麻煩事的克羅姆,無言地凝視著手中的古老聖劍。
  「唉……該怎麼辦呢……」
  克羅姆對著繁星燦爛的夜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第一章 比方說,從不起眼的夥伴中選擇聯誼成員時的煩惱
  
  「呼啊啊啊~」
  隔天,當克羅姆睡眼惺忪地走進辦公室,他的同事科林•史特拉榭上校正邊嘆著氣,同時狠狠盯著某份名單。
  「…………」
  一進辦公室,同事就以超大的歎息聲迎接自己,克羅姆挑起一邊的眉毛,一臉狐疑地望著她後,從一本大小適宜的筆記本上撕下一角,悄悄地撒在她眼前。
  「────唉~~~~」
  紙片隨著科林再次吐出的嘆息飛舞到空中,反射著強烈的陽光飛到了對面的桌子。
  (三百五十公尺……看來是相當麻煩的煩惱啊。)
  克羅姆以紙片的飛行距離測量科林的煩惱程度後──
  「辛苦了。」
  晃了晃他魁梧的身軀試圖逃離現場,打算當作什麼都沒看到。
  「我說,克羅姆先生,像這種時候一般情況不是要關心我才對嗎?」
  當克羅姆把手放在門上的那一瞬間,科林從背後朝他發出聲音。逃亡以失敗告終。
  帶有西方口音的輕佻語氣,再搭配褐髮的容貌,即使被誤會是學生也不足為奇的她,正半睜著眼睛惡狠狠地瞪著克羅姆。
  逃亡失敗的克羅姆,聳聳寬闊的肩膀。
  「啊啊,抱歉,因為我想自己肯定幫不上忙──」
  「現在可是有一位少女在煩惱耶!你至少該稍微關心一下嘛!就算派不上用場,有沒有人願意聽自己傾訴,可是關係到能不能解憂的耶!你也稍微機靈點嘛!」
  尖銳的聲音在辦公室內響起。「怎麼了?」「有事件嗎?」抱著這種疑惑的其他職員紛紛望向這邊,並不約而同地說「哦,是科林上校啊」,然後釋懷地回到各自的工作崗位上。
  好啦,被指名的克羅姆只能死心地聽她傾訴煩惱。現在的他想必能夠充分理解到酒家女遇到奧客時的心情了。
  「那麼,妳在煩惱什麼呢?」
  「我說克羅姆先生,你聽過大陸學生魔術大賽嗎?」
  「嗯,聽過啊。我記得是不論士官學校、魔術學校或農業學校,只要是這片大陸上的學生都能參加的魔術大賽吧?」
  「是啊……那麼,你知道這一屆會在哪裡舉辦嗎?」
  「不知道,抱歉。」
  聽到克羅姆的回答,科林裝模作樣地重重嘆了一口氣,把一張以多色印刷、疑似是宣傳單的紙張遞到他眼前。
  「唉~~~~……在我們國家……亞薩米王國。」
  宣傳單因為科林的嘆息而飄動,在角落部分清楚地印著「亞薩米」這三個字。
  居然會遺忘規模還算龐大的比賽就在自己的國家舉辦,這讓克羅姆不禁心虛地縮起了壯碩的身軀。
  「原、原來是這樣啊。」
  「不用在意啦。反正除了當事者以外,大部分的國民都是這種心態吧。畢竟我們國家對魔法沒什麼興趣。」
  「唔,的確如此。」
  聽到科林這番話,克羅姆想起亞薩米王國對魔法的關注度確實不高。
  硬要說的話,透過商業發展而一路壯大的亞薩米王國,是個比較容易受惠於兵器與科學進步的地區。
  如果真要分類,在內陸缺乏製鐵技術的地區或是未開發地區更容易發展魔法,而今在亞薩米會受到重用的,頂多只有會運用在製冰技術上的冰魔法。
  「如果是集結世界各國睿智而召開的世界魔術大賽也就罷了,但畢竟這是學生的大賽……在其他國家也不怎麼盛行……像是西方的六条王國之類……作為一名魔術教官實在覺得很悲哀呢。」
  克羅姆總算理解了科林的煩惱。
  「難道說妳的煩惱是……」
  「沒錯……就是大賽的人選。畢竟作為主辦國可不能表現得太差呀。」
  在亞薩米王國士官學校的入學考試重視的是武力,對魔法的要求不過是隨便以筆試敷衍了事。這種情況相當於要求體育資優生去參加合唱比賽的全國大賽,而且還得順利入圍。難度之高顯而易見。
  「雖然確實教過有關魔法犯罪的治安對策啦。我記得使用的方法應該……」
  「況且為了面對之後可能會和北方賈武爆發的戰爭,目前的候補生幾乎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所以,我才會從之前剛入學的新生名冊中,再次確認他們的經歷什麼的。」
  說到這裡,科林重新開始聚焦在名冊上。
  「對了,妳覺得賽蓮•赫姆哈恩如何?她是地方貴族出身,搞不好學過幾項魔法喔。」
  克羅姆從旁用他粗壯的手指指著名冊上的女孩子。
  他指的那張照片上,印著靜靜地露出微笑,乍看之下溫文賢淑,留著齊領短髮的金髮美少女。
  她就是賽蓮•赫姆哈恩。據說她從前頭上曾被詛咒的皮帶纏住,就這樣生活了將近十年時間,是地方上傳說的『被詛咒的皮帶公主』本人。
  然而,如今皮帶的詛咒已因羅伊德的活躍而解開,賽蓮也將皮帶作為守護自己的手工製品佩戴在腰間。
  後來她因此而非常迷戀羅伊德。跟蹤狂的軼事更是不勝枚舉,漂亮地從地方傳說昇華為活生生的傳說,成為了徹頭徹尾的遺憾系美女。
  科林環起手臂,「嗯」地沉吟一聲。
  「其實我不久前曾問過賽蓮會不會使用魔法啦。」
  「哦,然後呢?她說什麼?」
  「她說不會,但是最近好像產生了興趣,好像是想學回復魔法。哎呀,我身為回復魔法的使用者,聽她這麼說,當然很開心了。她好像是想在喜歡的男生受傷時幫他治療喔!哎啊~我也曾有過那種青春時期呢。」
  「少騙人了。」
  「我才沒有騙人,她的視線非常真摯,是真心想要學習回復魔法。」
  (我不是指那個,而是那個什麼青春時期啦。)
  雖說克羅姆很想出聲吐嘈,但要是踩到奇怪的地雷又會把話題扯遠,所以他硬是把話吞了回去。
  「算了,總之她算是其中一名候補了。啊,關於我青春時期的往事呢,下次會詳細地說給你聽的,給我做好心理準備吧。」
  克羅姆擦去臉上流下的冷汗,開始十分刻意地轉移話題。
  「身為一名教師真是令人躍躍欲試啊。對吧,回復魔法的專家,科林上校。儘管最近評價有些下滑,『六条魔術學園』至今依然貴為名校,能接受從那畢業的妳這位菁英親自教導,真是令人羨慕啊!」
  「……」
  科林用不屑的眼神望向克羅姆,為了改變現場劍拔弩張的氛圍,克羅姆急忙提出另外一名人物。
  「還、還有莉荷•弗拉敏如何?既然她是女傭兵,或許曾學過一招半式的魔法。更重要的是,她似乎很擅長對付魔術師。」
  克羅姆指著名冊中看起來最為凶惡的三白眼女孩。
  莉荷•弗拉敏,獨臂的女傭兵,這名學生有一對與邪氣笑容很適合的三白眼,纖細的身軀裝備著絲毫不相稱的粗壯祕銀製義手。
  她以取消通緝令為代價的名目進入士官學校就讀,但比起鍛鍊,這女孩更熱衷於賺錢,也就是所謂的守財奴。
  科林把視線落在名冊上並如此回答:
...
以下內容需要解鎖觀看
62
55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3

全部評論 3

10000
stre1654 侯爵
劇情不錯,可是動畫做差了,推銷不起來

4 天前 0 回復

dx45 公爵
感谢大佬,可惜台版好像销量不太好,三卷看来是遥遥无期啊

4 天前 0 回復

zhaobd 侯爵
感谢大佬

4 天前 0 回復

Citrus樱香 皇帝
TA什么都没留下
1.6k 粉絲
0 關注
174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