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ドカワBOOKS】【愛七ひろ】从疯狂加班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第22卷.20210429.①章

原貼傳送門https://masiro.moe/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4182&page=1&authorid=7727

从疯狂加班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 22


作者:愛七ひろ
插画:Shri

图源:绛红叶-Hayabusa
修图:sun
校对:钢之宅神、感谢鱼
翻译:乄神罗、nowky

來自翻譯菌詛咒:
除了大型平台的附信息轉載以外,拿我們的譯文盈利的人死全家、斷子絕孫、腳指踢到衣櫃、椅子撞到脛骨、腳底踩到樂高、找不到對象、找到也迅速分離、不孕不育。

搬運工的感想:
仿佛又找回了童年
---------------------------------------------------------------

登场人物

佐藤——本作主人公

波奇——犬耳族幼女

小玉——猫耳族幼女

莉萨——橙鳞族少女

亚里沙——原是公主,前世是日本人的轉生者

露露——亚里沙同父异母的姐姐

米婭——沉默寡言的ELF幼女

娜娜——無表情的人造人

蕾依娅涅——半幽灵少女

悠涅依娅——蕾依的妹妹

皮萍——原怪盗

帕里恩——七神之一,幼子之神

卡里恩——七神之一,睿智之神

乌里恩——七神之一,断罪之神

迪尼恩——七神之一,恋爱之神

伽尔雷恩——七神之一,斗争之神

札伊库恩——七神之一,变化之神

赫拉鲁恩——七神之一,至高之神

菈瑪·卡里索克——睿智之塔塔主

卡流——塔主的弟子

麥雅——卡里恩神殿的巫女长

泰姆特——卡里恩神殿的神官

喬彭泰爾——变形博士

罗布逊——学者

菈菈貝爾——音乐堂堂主

恭六——武士

信元——武士大将

布尔梅·朱雷巴古——剑圣

奴梅——武士大将的女儿

拉德帕多——武士大将家的厨师长

边助——见习随从的少年

索露露妮婭——奏圣

妮尤妮希洁——高等ELF

希尔姆芙洁——高等ELF

托彭特鲁——画家

拉路斯——雕刻家

杰斯——雕刻家

敏——玩偶工匠

瑟蕾娜——贤者的弟子

凯尔玛蕾特——贤者的弟子

巴赞——贤者的弟子

卡姆西姆——贤者的弟子

塔兰——蜥蜴人战士

巴加——法国的罪犯




第一章《人偶之國》

“我是佐藤。自古以來的人偶據說是作為人類的替代品或者咒具來用,然而近年來的人偶處於能夠帶來治愈的搭檔地位給人一種不可動搖的感覺。”


「有龍蛋的說!」

帶著閃閃發亮的眼睛活力十足地這麼喊道的,是擁有茶色齊頸短髮的犬耳犬尾巴幼女波奇。

像是抱起來拿在手上的蛋,有著恐龍電影中出現過的那種斑紋。

我們從為了消滅魔王而造訪的帕裡恩神國,來到了第三個訪問的人偶之國羅多洛克。

在道路上行走的人們穿的衣服大多是符合溫暖氣候的輕裝,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都是從一邊的肩膀垂下色彩多樣的布捲著腰部的裝扮。這個國家的特產品應該是纖維或染料吧。

「波奇,沒給錢~」

抓住波奇的肩膀阻止她的,是擁有白色短髮的貓耳貓尾巴幼女小玉。

在帕裡恩神國的「有才之士」鄉村與作為忍者師傅敬仰的賢者索利傑羅,經歷了背叛之後的告別,而她如今這副明朗的表情中完全想像不到在她身上發生過那樣的事。

「不好的說。波奇是糊塗先生的說」

波奇跟著小玉一起慌忙回到攤位。

即便是在擁擠的市場,對她們兩人來說也算不上什麼障礙,順暢地鑽過人群縫隙跑回來。

「對不起的說。這個『龍蛋』波奇要買的說!」

波奇向攤位的主人道歉。

這一帶普遍都是用接近帕裡恩神國語被稱作內海共通語的語言,好像是和當地的羅多洛語一起用的。雖然我都獲得了技能,但是以普魯帝國語為主的內海共通語的通用性比較高,於是我只給這個技能加了技能點。

「喔,還以為看起來很有錢的小姑娘想拿了東西就跑,害我都著急了。那個蛋要金幣十枚」

是錯覺嗎,感覺這個國家對亞人的偏見比較少。

該說不愧是人偶之國,連動物類型的玩偶都有不少流通嗎?

「哇哦!」

「十、十枚的說?」

波奇一臉為難地窺視錢包。

雖然在羅多洛克王國的港口兌換貨幣時,給了她們零花錢,但每個人只給了金幣一枚左右,因此不可能夠錢。

而且波奇拿著的「龍蛋」,根據AR表示是個名為「羽龍蜥蜴蛋」的物品。按照行情技能的話,那個蛋的價值只在一枚銀幣的程度。再說了,如果是真正的「龍蛋」,就算花十枚金幣也買不到。

「銀幣一枚的話就買」

「喂喂,你這砍價再怎麼說也過頭了吧」

「是嗎?」

我在不樂意的店主耳邊低語「如果是羽龍蜥蜴蛋的話,那不就是行情價嗎?」,他立刻流出冷汗並答應銀幣一枚賣給了我們。這都是託砍價技能和詐術技能的福吧。

我把從店主手上接過的蛋交給了波奇。

「不要弄掉了哦」

「是的說。波奇要孵出蛋成為龍騎士的說!」

「噢,古雷托(Great)~」

為了避免波奇把蛋摔掉,我拿出布三兩下縫好固定蛋用的帶子。

在路邊明明特意做得不明顯,然而在結束的時候還是聚集了一堆好奇的視線。

「Master,哪個幼生體更加可愛,如此提問了」

為我創造離開現場的契機的是金髮巨乳的美女娜娜。雖然她是從出生到現在才一年多的人造人,但外表看起來已經像是高中生的人族。

而她所說的幼生體,則是擺在攤位的企鵝和狗的玩偶。無論哪個都是圓圓的形象非常可愛。

我這麼傳達後,娜娜露出複雜的表情開始考察起兩個玩偶。

「企鵝」

用單詞提出意見的是把青綠色頭髮綁成雙馬尾的幼女米婭。隱藏耳朵的兜帽隨風飄動,可以看見ELF的特征稍微有點尖的耳朵。

「這個國家的洋娃娃,水平真高啊~」

在隔壁攤子把公主般的人偶抱起來的是,跟人偶一樣擁有可愛容貌的轉生者亞里沙。她那在這個世界遭人忌諱的紫色頭髮隱藏在金色假髮中。

「這個,當作送給靜香碳和小光碳的特產挺不錯的吧?」

亞里沙拿著以美男子和美少年為模型的人偶給我看。

「說得也是。如果是那兩人的話,應該會很高興吧」

「那麼,這兩個就先確保了。這個國家的人偶太豐富了,真難選啊」

被賢者捧為聖女,被迫成為技能轉讓的媒介濫用固有技能導致魔王化的靜香,精神上被逼到了憂鬱症發作。如今從賢者手中得到解放的她,在希嘉王國附近的秘密基地,跟原是王祖的小光一起忙著同人活動。

「話說回來,主人。帕裡恩神國相關的傳聞不覺得和公開發表的一樣嗎?」

「從勇者隼人退治魔王的活躍譚來看,法皇隱退的傳聞和賢者垮臺之類的,名聲比較低吧?」

賢者在他野心的最後被囚禁到魔神牢,疑似跟他共同行動的綠色上級魔族已經打倒了。

扎扎裡斯法皇和賢者墮落為魔王的傳聞並沒有流傳到近鄰各國,這可以看出多布納夫樞機卿的本事。如今他和當上神殿騎士團長的聖劍使梅薩爾特卿作為中心正在重建國家。

「只有梅薩爾特被流傳,我們的傳聞幾乎沒有真是遺憾呢~」

亞里沙略感可惜地聳了聳肩。

除了以勇者一行人為主被人談論之外,身為當地名人的梅薩爾特卿的名字被人提到的是最多的,此外的同行者——我們和黑騎士以及那兩名武士等沙加帝國一行人的名字很少有人提到。出現我們名字的時候,也就只有「希嘉王國的勇士們」。

雖然亞里沙很不滿,但對我來說出名會妨礙我們觀光,所以我對這個待遇沒有怨言。

夥伴們沒有被公開評價確實有些可憐,不過大家還很年輕,遲早會變得就算想隱藏也很有名吧。

「噢!發現了一個性感的短褲少年人偶!」

亞里沙露出發現獵物的猛禽眼神,朝著人偶逼去。

「這個香辛料是叫什麼呢?」

「那是麻痺山葵。用上一點就能引出料理的味道哦」

亞里沙的另一側,正在窺探擺在攤子的香辛料壺子的是,擁有光鮮亮麗的長直黑髮的和風超絕美少女露露。

喜歡料理的她,發現了新的調味料很是歡欣雀躍。

「怎麼樣,鱗族的小姐。我家的槍都是在『鍛冶之國』斯泰洛克打造的名作啊」

在後街排列著武器的攤子面前,莉薩帶著認真的表情注視著槍。可以窺視到她手腕和脖子處有著橙鱗族特征的橙色鱗片。

主街道幾乎都是人偶相關和食材的攤子,後街好像還有混雜普通金屬器具、販賣武器和防具的攤子。

「真是奇特的素材呢。第一眼看到還以為是生鏽,但這好像是鋼本身自帶的紅色」

「哎呀,第一次見就能看出來挺厲害的嘛。那個被稱為紅鋼,是用『鍛冶之國』秘傳金屬打造出來的」

因為話題很有意思,於是我也加入其中。

「這和日緋色金的顏色不同啊。是在鍛造鋼的時候,用了某種特別的素材嗎?」

畢竟AR表示也是「紅鋼」,所以完全是不同的金屬吧。

我猜應該是像沙加帝國的黑騎士裝備上使用的「黑鋼」一樣,通過煉成創造出來的一種奇幻金屬。

「嘎哈哈哈。小兄弟,你這說得就像親眼見過神話時代的金屬一樣啊」

別說見過,我還煉成過。

「這把槍要多少錢呢?」

「金幣200枚」

「這也太過分了吧!魔劍都沒有那麼貴!」

突然擠進來的是亞里沙。

剛才明明還在觀望人偶,不知何時跑到附近來。

「金幣20枚怎麼樣?」

「喂喂,那豈不是連材料費都不夠」

「那麼,金幣35枚如何?」

我也加入了亞里沙陣營。

從行情技能告訴我的價格來看,這個價位對他也有足夠的利益才對。

「雖然魔力流通並不差,但好像還沒秘銀合金製的劍那麼堅固且銳利」

我一邊注意著不放出魔刃一邊給紅鋼槍注入魔力。

槍軸上貌似也用了容易流入魔力的材料。

「再加點」

「到金幣37枚為止的話,我可以出」

「好,賣了!」

我拿羅多洛克王國的金幣交換到了紅鋼槍,然後將其遞給莉薩。

「那就由我代為保管」

莉薩恭恭敬敬地接過武器,接著從妖精包取出布裹住了槍頭。

「那不是給你保管,而是送給莉薩的禮物」

「啊,非常感謝,主人」

莉薩罕見地不知該如何反應。

「莉薩桑,滿臉通紅」

「NO·亞里沙。不可以捉弄人,如此告知了」

「說得也是。抱歉,莉薩桑。那把槍也很適合你哦」

我和夥伴們一起逛了市場,午餐在美食家的多布納夫樞機卿告訴過我的店裡吃。

「蘑菇排,美味」

「塗了蜂蜜的羅多洛鳥的照燒也很棒呢」

「這邊的炒野菜和炒蘑菇也很好吃哦」

「肝臟最好最棒~?」

「鹿豬先生的烤肉也非常好吃的說!」

不知是不是因為羅多洛克王國的農耕面積比較少,普通的蔬菜異常昂貴且味道一般般,不過野菜和山鳥之類的山珍、特別是米婭讚不絕口的蘑菇真的很好吃。

雖然也有海味,但那些跟內海沿岸的其他國家並沒有多大區別,所以只是偶爾吃吃。

「久等了,蘑菇排的追加來了」

「很是歡迎,如此告知了」

將塗了滿是蜂蜜黃油的蘑菇排切成好幾份分給大家。

「畢竟現在是洞窟蘑菇的旺季啊。儘管吃吧」

「這個蘑菇可以當作特產購買嗎?」

「你們去山那邊的市場看看吧。畢竟海這邊都是以魚類為中心的」

這裡的名產蘑菇不僅種類豐富,大小還跟籃球差不多,吃起來非常過癮。

既然米婭這麼中意,那就去多買一點吧。

「莫巴烤串和年輪肉排來啦,久等了~」

店裡的大姐姐們端著好幾個大盤子過來。

兩者好像都是用名為莫巴的身軀很長的野生動物烹調出來的肉料理,分量非常大。

「真好吃。雖然希望嚼勁再強烈一點,但這口感足夠了」

「啊咕啊咕~」

「哈咕哈咕的說」

莉薩用刀子和叉子一切一叉慢慢吃,而旁邊的小玉和波奇則是把臉貼近用叉子刺入的肉咬著吃。甚至臉都快埋到盤子中。

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波奇跳了起來。

「好危險的說。差點就把蛋的人壓碎的說」

剛才的聲音貌似是蛋和桌子碰撞的聲音。

「把蛋帶子卸下來不就行了?」

「不可以的說。豹姐姐說過,媽媽要一直把蛋或嬰兒抱在肚子的說」

波奇搖了搖頭。

她所說的「豹姐姐」應該是在聖留市時的奴隸同伴吧。

「稍微放下來也沒關係啦」

「好,的說」

雖然波奇點頭了,但在解開帶子的紐扣之前又說「果然還是就這樣的說」隔著帶子很疼愛地撫摸著蛋。波奇應該是把自己當成蛋的媽媽了吧。

「亞里沙,蛋的人什麼都沒吃不會肚子餓嗎?的說」

手上拿著叉子的波奇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飯已經進入蛋裡面了,所以沒關係」

「是那樣嗎?的說」

「嗯,之後只要用波奇的體溫來溫暖它就沒問題了。所以,你就放心吃肉吧」

「是的說!波奇為了肚子裡的孩子要好好吃飯的說!」

波奇這有點跑偏的發言讓大家都露出了微笑。

結束愉快用餐時間的我們去市場買到蘑菇和其他食材之後,決定按順序遊覽店裡的人告訴我們的市內名勝。



「好大的銅像的說!」

「為什麼會少隻手呢?」

作為地標性象征之一的初代國王的銅像,是個全長十五米的龐然大物。

「那都是索巴洛的混蛋整的」

用粗厚的聲音插進來的,是一位匠人風格的嚴肅男性。

由於他那匠人服裝背後有個熊的貼花,總感覺給人一種老好人的印象。

「索巴洛~?」

「就是鄰國的名字。雖然同樣身為工匠,索巴洛克的家具值得讚賞,但那個國家喜歡戰爭的國王和國民是我最討厭的」

根據這位工匠所說,銅像會失去一隻手是因為攻入這個國家的索巴洛克用大炮轟掉的。

「國家之間的戰爭真是罕見呢。國境沒有魔物的領域嗎?」

「啊啊,沒錯。這個國家和索巴洛克原本是同個國家,大概在三百年以前兄弟王子吵架才一分為二的。那個哥哥王子建造的國家就是索巴洛克,說是應該把羅多洛克拼吞成為一個國家,每幾年會攻打一次。不過嘛,以前羅多洛克也攻打過索巴洛克,兩邊都是半斤八兩」

拼吞——是說併吞嗎?

「而且戰爭打起來的話會引來赤龍大人,所以很少會攻打到首都。這次都怪國境的混蛋貴族背叛險些被攻進來。多虧帕裡恩神國的法皇大人派遣的聖劍使梅薩爾特大人和神殿騎士團前來調停,才把索巴洛克那群混蛋趕走的」

哦呀,出現了一個意外的名字。

說起來,帕裡恩神國還四處去調停其他國家的戰爭來著。

「在那之前的時候賢者大人用超厲害的魔法為我們制止了戰爭,真是對帕裡恩神國感激不盡啊」

工匠這麼說完,從胸口中取出了帕裡恩神的聖印給我們看。

原來如此,調停時順便增加帕裡恩神的信徒啊。

「剛才您說『會引來赤龍大人』——」

「啊啊,我年輕時都還沒有帕裡恩神國的調停呢。那時候戰爭激烈起來的話,赤煙島的赤龍大人會飛過來,戰爭直接就結束了」

「這個結束是指什麼意思,如此提問了」

「就是字面意思。赤龍大人飛過來的話戰爭就會結束。如果不全力逃跑的話,就會死得很慘。要是讓看到戰爭而興奮的赤龍大人鬧起來的話,人生就到盡頭了」

我的腦海里回想起了黑龍。

成年龍鬧起來的話,普通人確實不可能會沒事。

「嘛,一般都是選赤龍大人的休眠期或者不在的時候引發戰爭,飛過來的也就是下級龍或亞龍之類的,不過對我們來說危險度哪邊都一樣」

根據工匠所言,赤煙島附近好像有赤龍眷屬的下級龍和亞龍棲息的島。

「師傅!木材的競賣開始了!」

「噢!馬上過去!」

在年輕弟子的呼喚下,工匠跑開了。

因為有點感興趣,於是我們也過去觀望競賣,可是——。

「側柏圓木,我買了!」

「少廢話,這個是我的!」

「不許壟斷櫸木」

疑似工匠的人們,散發著殺氣在那搶購圓木。

「你再敢囂張,小心老子弄死你!」

「閉嘴!趕緊捏土做你的人偶去吧!」

「你他媽!竟敢小看陶瓷人偶!你丫才是刮你的石頭去吧!」

「喂喂喂!是在說石工嗎?剛才的是瞧不起石工嗎?」

四處都開始了扭打在一起的爭吵。

「啊哇哇哇,不好的說」

「大家友好相處~?」

雖然波奇和小玉慌忙發出調停的聲音,但是男性們越吵越激烈完全沒有聽進去。

其他男性別說去調停吵架了,都趁著這個機會顧著搶購圓木。

「你們是其他國家的人嗎?」

「那是平時常有的事,不用去在意」

路過的女性們以無奈的語氣這樣告訴了我們。女性們說「你們真是溫柔呢」摸了摸波奇和小玉的頭就離開了。

原來如此,跟歡樂街常見的醉漢吵架一樣啊。

「看起來像是肢體語言的溝通,還是別去打擾他們了」

我催促了夥伴們回到觀光上。



「看到燒焦的塔和粉碎的塔,會想起聖留市的抗龍塔呢」

莉薩看到崩塌的城墻塔這麼嘟囔道。聽說她在奴隸時代曾在抗龍塔周圍的加波田幹過活。

「一部分城墻很新,如此告知了」

「這裡也是戰禍的痕跡嗎?」

「大概吧」

貌似最優先防禦設備,大多數勞動者在搬運石材修理塔。

是魔像的數量很少嗎,三米級的小型魔像只有兩隻,似乎因此工程上需要花很多時間。

「笨拙」

「你是說土魔法師?強化確實很粗糙呢」

米婭和亞里沙的視線前方,土魔法師正在用「灰泥硬化」和「石壁」魔法強化城墻,然而在遠處一看就知道偷工減料。

不過對方等級也不是很高,應該是見習生的練習吧。

「遺跡毀壞的較多,如此告知了」

「進入戰爭的話,那種建築果然容易被當成目標嗎?」

雖然我們在羅多洛克市觀光,但四處都有戰禍的痕跡。

根據散步時聽到的內容,發生戰爭是在半年前的時候,不過就算在擁有魔法的世界,小國的修理貌似也要花不少時間。



「發現貓像~」

「犬像很難找的說」

「兔子」

羅多洛克不愧被稱為「人偶之國」,街角和房子邊上有著大小各異的石像或銅像。

我們一邊欣賞著住宅區的裝飾,一邊朝著通往許多商店並排的主街道的工匠街走去。

「有很多製作木雕像的工匠呢」

「那邊響著雕刻石頭的聲音,如此告知了」

「好像也有玩偶的工房哦」

在敞開的木窗內側,有人正在製作色彩多樣的玩偶。玩偶工匠大多數是女性,但也能略微看到部分男性。

「主人,這邊好像也有開店耶」

亞里沙拉著我的手走進疑似店鋪的地方。

「好多玩偶」

「非常非常可愛的說!」

「阿沒金(Amazing)~?」

米婭、波奇、小玉看到華麗的玩偶兩眼閃閃發亮。

「哇啊,真棒呢」

「YES·露露。有好多幼生體,如此告知了」

其他孩子也很高興的樣子。雖然莉薩好像有點在意這個地方是否適合她,但她還是露出認真的表情觀察玩偶。

「有龍玩偶的說!等蛋的人孵出來之後想給它抱的說!」

「啊哈哈,那很不錯呢」

波奇舉起了一個變形的龍玩偶。

「哦呀哦呀,外國的客人真多呢」

一位老闆娘從裡面走出來接客。

雖然她注意到了波奇的蛋帶子,但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

「無論哪個都非常可愛的說!」

「這樣啊,這樣啊。這些都是我和女兒傾注心血做的人偶。一個個都包含了愛心,當然可愛了」

她似乎是玩偶工匠。

「我也會做玩偶,如此主張了」

「那很好啊。如果可以的話,能讓我看看外國人製作的玩偶嗎?」

「YES·店主。這就公開我的玩偶,如此告知了」

娜娜把人偶擺到了桌子上,老闆娘興致勃勃地觀望著。

「真是罕見的布呢。觸感也很不錯。嚯嚯,裝飾用這種石頭啊。嗯嗯,真是獲益匪淺呢。客人是從哪個國家來的呢?」

「希嘉王國,如此告知了」

「那還真遠呢」

雖然娜娜一副無表情,但看起來很高興。

「也有木雕像~?」

小玉對店鋪一角的雕像起了反應。

「真了不起~」

「那是我丈夫和兒子製作的雕像。只要有委託,船首像也能製作哦」

老闆娘帶著充滿自信的表情說道。

這完全不像立像的表情也不像木雕會有的豐富的衣裝質感,能讓人感覺到老闆他們的實力有多出眾。

「如果想看的話,要來參觀一下工房嗎?」

「YES·店主。我希望參觀,如此告知了」

我們承蒙跟娜娜親密起來的老闆娘的厚意得以參觀她們的工房,於是我們拜訪了店鋪深處的工房。

在那裡有一對像是老闆娘年輕時的姐妹正在製作玩偶。姐姐好像是獸派,妹妹是鳥派。

「這是怎麼回事!」

裡面的門另一頭傳來了怒吼的聲音。

「沒有圓木的話,還怎麼製作供奉祭典上展出的人偶啊!明明到供奉祭典的展出截止日期沒多少天了,這下怎麼辦!」

「要你廢話!那種事我心知肚明!買不到圓木還不是因為戈巴的那些混蛋和巴斯科姆的蠢貨互相競爭以離譜的價格搶購了」

在門另一頭吵起來的好像是木雕工匠的老闆和兒子。

不知是不是因為父子吵架已經司空見慣,老闆娘說「我家那幾個笨蛋這麼吵真不好意思。很快就會平息的」向我們道歉,並沒有打算去調停,開始給娜娜說明工房內的事情。

木材競賣場的騷動也是,看來這裡的吵架是家常便飯。

「等等,老哥。我們不是完全沒有買到圓木。雖然有點細,但這個只要靈巧點雕刻的話也能做出立像——」

「吵死了!別叫我老哥!我可沒有把你當弟弟!」

「你這個蠢兒子!到了這個歲數,連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都區分不了嗎!」

聽到長兄的話,老闆娘露出惡鬼般的表情衝到了隔壁房。

「因為傑斯的實力比拉路斯更好,所以焦急了」

「真是的,不管實力再怎麼好,傑斯也不會繼承工房,明明就沒必要焦急」

「因為是哥哥所以才能繼承?」

「不是的。我們和傑斯是戰禍遺孤的養子。親子只有拉路斯」

根據姐妹所言,她們和次子是戰禍遺孤的養子。聽了複雜的家庭環境,夥伴們不知該如何反應。

「不用露出那種表情啦」

「這個國家都怪那個笨蛋前王,戰禍遺孤也沒什麼好稀奇的」

「已死之人的事就別想那麼多了。現在的國王是和平主義,戰爭遲早會消失的」

這是之後才得知的事,據說前王為了追求富裕反復引發戰爭卻一次也沒有勝利,氣急敗壞的他打頭陣攻入了敵國,結果死在裡面了。居然會特意去到無法使用都市核之力的地方,真是個有勇無謀的人啊。

「好痛啊啊啊!」

「老公!」

「老哥!你要去哪裡!」

「那種蠢蛋就別去管了!」

隔壁房傳來了叫聲和罵聲。

我們跟擔心的姐妹一起走去隔壁房,看到了手裡留著血的老闆和拼命止血的老闆娘以及他們的兒子。

「是熊貼花的人,如此告知了」

聽了娜娜的話才回想起來。他是我們在木材競賣場遇到的人。

「治療,要嗎?」

「誒?客人是神官大人嗎?」

「媽媽,別管那麼多了,快治療!」

「說得也是。雖然回不了什麼大禮,但還是拜託了」

「嗯。■■……■ 治愈:水」

米婭使出了水魔法,老闆的傷勢逐漸愈合。

「天哪。這比神殿的神官大人還要厲害啊」

「明明這麼小,卻那麼厲害呢」

被表揚的米婭「哼哼」一聲洋洋得意地挺起了胸膛。

由於她的動作,風帽往後方脫落,遮住的耳朵露了出來。

「難道是,ELF大人?」

「真人?」

「第一次見耶」

老闆娘和姐妹看到米婭驚訝了起來。

「謝謝了,小姐」

「嗯。能動?」

「你說手?啊啊,能正常動」

老闆握了握手之後,往兒子的方向走去。

並非跑出去的哥哥兒子,而是一臉擔心觀望這邊的弟弟兒子。

「——傑斯。要在供奉祭典展出的人偶由你來做」

「老、老爸——師傅!」

「你別誤會了。我還會叫拉路斯製作。而且我也沒打算通過供奉祭典上的成績優劣來決定工房的繼承人」

「可是,圓木只有兩根。我要是做的話,師傅的份就……」

「我不做。在供奉前的重要時刻,我卻用血把可以說是工匠性命的手弄髒了。用這種手製作供奉在神殿的人偶,我做不到」

亞里沙小聲地說「這是指 『污穢』啥的嗎?」。

「我明白了。我會把師傅教我的事全部傾注進去」

弟弟帶著嚴肅的表情向老闆——師傅宣言。

本想趁著沒有打擾到他們的時候離開,但我看到了一個有些在意的東西,稍微猶豫一下之後決定插嘴問一句。

「老闆,難道是要用那根細圓木做雕像嗎?」

雖然長度有一米半左右,不過直徑只有大約三十釐米。

「啊啊,沒錯。夠粗的圓木都被搶光了」

「要是沒有那場火災,圓木這種東西明明就可以隨便選……」

原來如此,看來是木材堆積場的木材燒掉了。

「不可以直接砍新的樹嗎?」

「貴族少爺,這可不是砍個樹就能解決的。木頭的乾燥非常花費時間」

「用魔法的話——」

「用魔法乾燥的話,樹木會出現略微的歪扭。雖然用在建築物上面也許沒什麼問題,但用來做雕像就算是一點點歪扭都會影響到作品本身」

我倒是覺得比你們用細木強行做雕像好一些吧,不過既然是本職的人都這麼說了,應該就是那麼回事吧。

「做雕像用什麼樣的木頭比較好呢?」

「如果是這一帶的樹木,那就是側柏或櫸木了吧。像裝飾在王城名為「劍之乙女」的驚人雕像,聽說是用叫作山樹那種像山一樣大的樹木的樹枝做成的,但那種東西應該是童話故事吧」

別說山樹了,我連世界樹的樹枝都有。

「那麼,讓幾根給你們吧」

我經由可以擴張存取口的「魔法包」,從存儲中取出了幾根直徑一米左右的側柏和櫸木的圓木交給老闆。

「噢噢,這可真厲害啊!」

「既然有這麼粗壯的木材,感覺可以做出厲害的作品呢」

「啊啊,這可是不多見的最棒的材料啊」

你們能這麼高興,再好不過了。

順便帶著好玩的心態,把山樹的樹枝切成圓片當禮物送給了他們。

因為根部那邊過於粗厚且堅硬過頭,所以提供了樹枝前端比較柔軟的部分。用來做法杖的是前者比鐵還堅硬。雖然難以加工,但魔力流通非常不錯。

「真的假的……」

「……嗚噢」

兩人變得啞口無言。

看來有些做過頭了 。沒有拿出世界樹的素材真是太好了。

「對、對了!我這就去叫老哥回來」

清醒過來的弟弟這麼說完準備跑出房間。

「等等!要是傑斯哥去的話,拉路斯哥只會變得更固執。還是我去吧!」

「說得也是。能拜託你嗎?」

「嗯,我去去就回!」

姐妹叫住了那位弟弟,然後姐妹中的姐姐跑出了工房。

「拉路斯的事交給阿敏就行了。你開始製作人偶。只剩下五天時間了」

「是,師傅」

弟弟一邊挑選圓木一邊割下圓木的前端確認觸感。

老闆給人一種滿意地守望著那位弟弟的感覺。

「這麼慌亂真不好意思。如果不介意的話,要來嘗試製作玩偶嗎?」

在老闆娘的催促下返回玩偶工房,大家接受老闆娘和女兒中的妹妹的指導開始製作人偶。

「波奇想製作龍的人的玩偶的說!」(譯:波奇的習慣,無論是什麼生物都要在後面加個人)

「那也許會很難呢」

「……不行的說?」

波奇蓋上了耳朵表示沮喪。

「也不是不行。每個配件單獨製作總會有辦法的。我來幫你看著,你就努力做做看吧」

「是的說!波奇為了蛋的人也要努力的說!」

受到老闆娘的鼓勵,波奇鼓足氣勢如此宣言。

波奇正想從椅子上站起來的時候,蛋透過帶子撞到了桌子上讓她慌張了起來。也許之後多做些墊子給她比較好吧。

「這位小姐的手法不錯呢。平時都有在製作嗎?」

「YES·店主。我有製作玩偶送給幼生體們,如此告知了」

娜娜得到了老闆娘的讚賞。

雖然表面是無表情,但從娜娜的動作細微之處透露出了她因為被表揚而高興的心情。

「要是做出不錯的作品,小姐也去供奉祭典展出吧?除了木雕的雕像以外還有玩偶類、石像類、提線人偶類之類的哦」

「YES·店主。我希望展出,如此告知了」

「啊哈哈,那你跟我們就是競爭對手了」

「作為對手正合適,如此告知了。我會認真的,如此告知了」

被那位妹妹捉弄的娜娜一臉認真地埋頭於玩偶製作。

而在旁邊——。

「——好痛。針刺到手指的說」

「米~兔~(Me too)」

幾乎沒有做過針線活的波奇和小玉,針黹失敗刺到了自己的手指。

由於她們兩人只是舔了舔被刺的手指就完事了,於是我用滲透了魔法藥的手帕幫她們擦乾淨再貼上創可貼。

這個創可貼是通過亞里沙的要求製作的現代風格的那種。

「啊,拉路斯哥好像回來了」

「你幫我去看看情況吧」

注意到隔壁房吵鬧起來的妹妹嘟囔了一句,老闆娘便讓她去窺探一下隔壁房。

是很在意嗎,小玉和波奇也從妹妹的腳下探出臉窺視。

「好像沒問題。拉路斯哥看起來很開心地在那裡撫摸圓木」

「那孩子真是的……」

「啊,現在他正為弄傷爸爸的事道歉。還是老樣子的雕刻狂呢」

「那些孩子那樣子就行了」

在我隨便聽聽母女之間的對話,同時檢查完成的玩偶時,發現映在雷達上的其中一個青色光點溜到了隔壁工房。

——是小玉。

「怎麼了,小姑娘。對木雕感興趣嗎?」

「噯」

本想用仿佛瞬間移動的速度前去回收小玉,然而為時已晚。她被老闆看到了。

「不好意思,我家孩子妨礙到你們的工作了」

「沒關係。畢竟少爺讓了這麼多圓木給我們。好,要是感興趣的話,想嘗試雕刻點什麼嗎?這邊的細圓木已經沒用了,你就拿去做點什麼吧」

「噯!」

小玉點了點頭開始雕刻圓木。

「如果不介意的話,少爺也來試試雕刻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畢竟把小玉一個人留在這裡讓我有點擔心,而且我也對木雕人偶很感興趣,於是決定跟他們一起雕刻。

小玉眨眼之間就刻出了一個小小的鹿雕像,讓老闆瞪大雙眼大吃一驚。

「嚯,兩位真是了不起啊。有向誰拜師學藝嗎?」

「小玉曾經在希嘉王國王都的工房做過石像」

「所以才這麼出色啊……。真是非常具有躍動感的出色雕像啊。該怎麼說呢,有一種讓人覺得吃上一口會很美味的不可思議的魅力」

我也做了跟小玉一樣的鹿雕像。

「少爺也很快啊。雖然沒有藝術性,但寫實性很高。要是再添一些動作和表情的話,一定能做出很驚人的作品」

雖說是多虧了技能,但被這樣誇獎感覺並不差。

「厲害,老爹居然在誇人」

「老哥,我們也不能輸哦」

「啊啊,用不著你說」

看了這邊的兄弟重新鼓足氣勢回到雕刻中。

看來,我們的作品被用作激起兩人發憤圖強的工具了,不過小玉很平常地感到高興,所以也沒什麼問題。

「怎麼樣?小姑娘和少爺要不要也來參加供奉祭典?」

「普通民眾也能參加嗎?」

「雖然沒有受理普通民眾的參加,不過你們只要從我家的工房展出就行了。今年的供奉祭典是卡里恩神殿主辦的。他們不會糾結這些瑣事,放心吧」

「要試試嗎?」

「噯」

小玉點了點頭充滿了鬥志。

按照預定安排,本來是打算再待個兩三天就結束觀光前往下一個國家,但這樣一來感覺會再待一陣子。

「這次的主題是要製作挑選給卡里恩大人的少女像。雖然姿勢方面是隨意,但這是為神挑選的作品,所以禁止下流的姿勢」

讓老闆告訴我們規則之後,就去準備我和小玉用的圓木。

由於大小合適的圓木太少了,因此我借用了後院將建材用的大圓木切開跟小玉分享。

不知為何,切割圓木的時候仿佛在表演般聚集了一堆觀眾,讓我有些難為情。



「噢,正在做呢」

「小玉是努力家的說」

在波奇的陪伴下亞里沙從隔壁房走了過來。

因為小玉沉迷於雕刻毫無反應,所以我向兩人招了招手。

「主人,你在雕刻什麼?」

「嗯?只是普通的立像。畢竟叫我想像卡里恩神來雕刻,所以我打算讓雕像拿上書或者實驗器具」

根據手頭上的資料,卡里恩神好像是掌管「睿智」的神,於是想選個比較像樣的東西。

「像這樣?」

亞里沙用妖精包取出來的黏土製作了一個少女像。感覺還挺像的。

不愧是曾經在陶器教室模仿我的樣子製作過色情手辦的她。

「亞里沙也要來做做看嗎?」

「我就算了。雕刻時碎屑會纏到頭髮上,雕刻刀和鑿子也可能弄傷手」

亞里沙這麼說道,拒絕了。

我在圓木的陰影下使用光魔法的「幻影」,顯示出「就是這種感覺」的完成預想圖。

「總感覺,有點像露露呢」

「畢竟是少女像嘛,所以參考了露露的身材比例和髮型」

胸口方面比較嚴謹,營造出「符合少女」的感覺。

可惜的是,技能滿級的木工技能和雕刻技能,沒辦法重現露露那副超絕美少女的臉。

「這裡,能不能弄得更像天女散花一樣呢?你想想,就像少女漫畫那樣」

「這種感覺嗎?」

「對對,這裡也能弄成這種風格嗎?」

按照亞里沙的意見不斷修整幻影,確實變成了非常出色的雕像,如果這是天才原型師做的手辦倒還好,但是——。

「木雕沒辦法重現的啦」

「為什麼?」

「要是奢華又纖細到這種地步的工藝,雕刻到中途就會碎裂了吧?」

「整個不同配件,之後再裝上去不就行了?」

「那樣就違反規矩了」

聽說供奉的雕像必須是一整塊的。

「既然這樣,那就選更加堅固的素材唄?如果是主人的話,就算用神金材料也能雕刻吧?」

雖然亞里沙的說法有些粗暴,不過世界樹的樹枝或山樹樹幹那邊的部分確實有充足的硬度。

「那就試試吧——」

「這樣才對嘛!」

亞里沙打了個響指高興了起來。

看準打響指的時機,她為了釋放出聲音故意使用空間魔法的事,我就不指出來了。

我取出了圓木尺寸的世界樹的樹枝開始了雕刻。世界樹的樹枝即便是碎屑也能當素材來用,於是我鋪下地毯進行回收。

花了一整天雕刻完大致上的形狀,第二天開始搞定裝飾和效果部分。看到作品的兄弟大驚失色,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氣勢努力做自己的作品。

能給他們帶來刺激,再好不過。

「忍忍忍~?」

「不愧是小玉的說。非常非常阿沒金(Amazing)的說!」

小玉用上土或風的忍術給雕刻的細節部分做收尾。

她雕刻的少女像是一個充滿躍動感看起來很開心的雕像。像是把莉薩的姿容變得年幼,融合了波奇的表情的雕像。這樣一看,有一種讓人想要一起跳舞的魅力。

因為第三天就完工了,於是把雕像交給了老闆。

「兩邊都是有可能獲勝的雕像啊。少爺做的雖然沒有表情和躍動感,但非常華麗且寫實感出眾。從這個腋下到腰部的曲線也很不錯,不過還是這個胸口若隱若現的深度太美妙了。能從暗銷接合的衣服上看出胸部是最棒的。如果不是仔細觀察過大量的胸口是表達不到這種地步的」

你誇我倒是很開心,但希望你別把人說得像是歐派迷一樣。不過嘛,我確實喜歡就是了。

「小姑娘這邊雖然沒有少爺那種技術,但傾注的熱情非常出色。看了就會讓人想一起跳舞的雕像,我可是第一次見啊」

「喵嘿嘿~」

果然是會想一起跳舞啊。

「雖說我家的倆兒子也不會輸,不過會是一場苦戰啊」

老闆話是這麼說,仍然相信自己的兒子。他雙手抱臂注視他們的視線中,感覺不到動搖。

因為那場火災縮短了日期,兩人都沒有好好休息也沒有睡眠,似乎一直在努力。

要是妨礙到他們就不好了,所以我把能挺住二十四小時的特製營養補給劑送給他們之後就離開了工房。

「我們暫時還會留在羅多洛克的吧?找個地方去玩唄?」

「讚成」

我摸了摸亞里沙和米婭的頭,其他孩子也沒有提出反對意見,於是在兩天後進行的供奉祭典之前,跟夥伴們一起在羅多洛克王國四處觀光。



「哇啊,好多人」

來到供奉祭典的會場也就是卡里恩神殿前的廣場,發現那裡聚集了數量驚人的群眾。

「是因為這裡的娛樂很少嗎?」

「熱鬧是好事,如此主張了」

「這麼說也對」

要是疏忽大意就會撞到別人身上,不過這種熱鬧也是祭典的樂趣。

「波奇,危險~?」

「啊哇哇,的說」

是因為被蛋擋著看不到腳下嗎,波奇被路上的突起物絆到了腳。

波奇比起保護自己的身體,用雙手為肚子的蛋進行防禦導致她臉朝地撲去。

多虧旁邊的小玉和莉薩迅速抓住波奇的腰帶才沒有釀成大禍。我明白蛋很重要,但還是希望她能夠最優先考慮自己的身體。

「雕像」

米婭看到了人群另一側,台子上擺著好幾個少女像。

那裡好像擺的是展出的雕像,所以我尋找了一下我們自己的作品,然而不知為何卻在神殿前的祭壇上。

使用空間魔法的「遠見」通過俯瞰視角進行確認時,發現老闆和那倆兄弟也在那裡。

「我們的雕像貌似在那邊」

我這麼說完,一邊觀望其他少女像一邊前往老闆他們那裡。

「這前面似乎不能進呢」

「YES·莉薩。這裡被佈置了隔離線,如此報告了」

卡里恩神殿的跟前裝飾著像是長了翅膀的豬一樣的石像,那座石像的底座綁著一條白色繩子代替了隔離線。

「非常抱歉,這前面只有相關人員才能進」

神殿相關的人這樣說著向莉薩和娜娜搭話。

只有繩子的話,似乎還是會有人溜進去,所以為了不讓人走進去,神殿的工作人員會向接近的人搭話。

「進入條件已了解。我不會走進隔離線內側,如此宣言了」

娜娜點了點頭後退了一步。

「少爺!這邊!」

老闆從隔離線的另一頭呼喚著我。

「那個人和貓耳的小姑娘是展品作者。放進來吧」

老闆這樣告知了神殿的工作人員,把我招到裡面去了。

「哎呀,忘記問少爺的投宿地點,真是服了我自己」

「不好意思。說起來我也忘了傳達。該不會發生什麼糾紛了吧?」

「不是,正相反。少爺和小姑娘的作品,進入最終候補的二十選,想著要去叫你呢。我家那倆兒子也被選上了」

「那還真是可喜可賀」

在老闆的帶領下前去觀賞了兄弟的作品。

「這邊是兄長的作品」

「氣勢洶洶~?」

「看起來很勇猛啊」

這是拿著劍和書的少女像。

把書當成盾牌舉起來的樣子實在很新穎。

「然後,這邊是次子的作品」

「哇噢~真了不起~?」

「這真是出色啊」

雖然是抱著花和書仰望天空的少女像,但光是看著就有一種可以激起悲傷情感的不可思議的魅力。

「是要在這二十個作品之中挑選供奉的作品嗎?」

「不,供奉本身的對象是所有作品。這二十個作品之中有五個會獲獎,然後被送到卡里恩中央神殿。接著在那裡選出最優秀作品,作為中央神殿的寶物永遠流傳下去。對木雕工匠來說,沒有比這更高的榮譽了」

要送到卡利恩中央神殿所在的「睿智之塔」都市國家卡里索克,陸路運送太遠了,應該是用船或者飛空艇運輸的吧。

在跟老闆聊天的時候,不知是不是選拔結束了,神殿的大人物走到了展出作者的面前。

據說是以優秀獎、最優秀獎、評委特別獎的順序依次發表的。

最初的優秀獎是某個知名工房的最優秀作品候補的人被選上,第二位是——。

「優秀獎是胡熊工房拉路斯的作品『劍之乙女』!」

「成功啦!」

是老闆的兒子。我記得是那位哥哥。

「恭喜了,老哥。老哥果然很厲害啊」

「還行啦。你也做的不錯嘛」

哥哥趾高氣揚地感到高興。老闆和弟弟看起來也很開心。

「還有一個優秀獎,這也是胡熊工房的作品。傑斯的作品『祈禱的乙女』!」

「做的漂亮,傑斯!你也是優秀獎啊!」

老闆滿臉笑容地拍打不知所措的弟弟的肩膀。看起來就有點疼。

緊接著被發表的最優秀獎是我們不認識的名字,是個標題名為『無垢的乙女』的裸女像。雖然關鍵部位都遮起來了,但供奉給神殿的作品用到裸女像也是夠果斷的。

「剩餘的是評委特別獎。原本只會挑選一個作品,可是評委的意見產生了分歧,因此這兩個作品都獲得了評委特別獎」

神殿長這麼發表後,展出作者們帶著閃閃發亮的眼神注視著他手上的紙。

「評委特別獎是小玉·奇修雷希嘉爾薩的作品,『美味與跳舞少女』!」

「小玉,好厲害的說!恭喜恭喜的說!」

聽到發表的波奇,從遠處大聲地向小玉送去祝福的話語。

「恭喜了,小玉君」

「蟹、蟹」

小玉一臉緊張,從神殿長那裡接過了獎狀。

「另一個評委特別獎是佐藤·潘德拉貢的作品『美少女與花吹雪同在』!」

哦呀,沒想到我的作品也得獎了。

感到驚訝的同時,站到小玉旁邊從神官長手中接過獎狀。

「獲獎的六名作者的作品將通過承蒙羅多洛克王的厚意而準備的快速船送到都市國家卡里索克的卡里恩神殿進行的正式祭典現場」

根據神殿長所言,為了及時趕到正式祭典的現場,船似乎會在明天中午出發。

雖然作者不用同行也沒關係,但快速船預定會停泊在卡里索克市,而且我對羅多洛克王準備的快速船很感興趣,所以就順便搭乘一下吧。



「Master,我的玩偶在玩偶類那邊獲獎了,如此報告了」

娜娜一邊舉著海獅姐妹的玩偶一邊向我報告。

「主人,亞里沙的人偶也獲得特別獎了」

「誒嘿嘿~,沒想到我會因為受到手辦非常具有獨特性的評價獲獎呢」

亞里沙喜形於色地展示了自己的手辦。

看上去是以叼著一支玫瑰花的半裸少年作為題材的手辦,但這——。

「亞里沙,能讓我仔細看看嗎?」

「不、不行啦!這個對男人來說是秘密。少女的秘密哦」

「沒錯的說!少女是秘密的說!」

波奇的發言姑且不論,我將亞里沙想藏起來的手辦一把搶過來。

「啊啊!我的主人工口手辦『耿美的午後』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是以我為模型嗎。

「這個沒收了」

我把手辦收到了存儲中的「沒收品」文件夾中。

「太不講理啦啊啊啊。大人饒命啊。慈悲為懷呀啊啊」

「不講理~」

「沒收的說!」

在大喊的亞里沙周圍,小玉和波奇跳起了舞。

是因為肚子上的蛋擾亂了平衡感嗎,波奇的舞步好奇怪。

「走,我們去慶祝吧」

我們在為了給獲獎的大家慶祝而造訪的羅多洛克最好的餐廳舉杯慶賀,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坐上羅多洛克王準備的槳帆船往都市國家卡里索克出發了。

另外,槳帆船上獨特的氣味受到了夥伴們的差評,通過大量使用消臭魔法才解決了這個問題。

嗯,我們久違地受到了很現實的異世界緣由的洗禮。

雖然這種也算是旅行的樂趣,但可以的話還是想盡量避免。
26
12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1

全部評論 9

10000
KENSNAKE 騎士
感謝樓主。


神像變成美少女手辦。😀

15 小时前 0 回復

guanyc 平民
更新了,好耶!!

不过好短,伤心!!

11 天前 0 回復

小鹏仔兽 侯爵
哈哈哈脚底踩到乐高那个真的笑死我,真的不是开玩笑的痛🤣

13 天前 0 回復

小鹏仔兽 侯爵
唉,光是在轻国开勇者权限就要我狗命了,现在真白萌阅读权限也水涨船高,表示连20权限都没有,想在原贴看插图也没有办法

13 天前 2 回復

  • guanyc 平民 : 是啊,没权限。。哭啊!!

    2 天前 回復

辣根哒 勳爵
好耶! 更新了

13 天前 0 回復

abekoonh 侯爵 樓主
正篇更新开始

15 天前 0 回復

死盖 騎士
好耶

25 天前 0 回復

guanyc 平民
支持开坑!!

1 个月前 0 回復

abekoonh 侯爵
现在看当年写的自我介绍真是黑历史一坨呢
59 粉絲
0 關注
20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カドカワBOOKS】【愛七ひろ】从疯狂加班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第22卷.20210429.①章

1804
0

【カドカワBOOKS】【愛七ひろ】从疯狂加班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第21卷.202100329完坑

9999
7

【カドカワBOOKS】【愛七ひろ】从疯狂加班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第18卷.20200325.完坑

12362
28

从疯狂加班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第17卷.20191117完坑

15309
27

[贴吧转载]从疯狂加班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第16卷.20190706.完坑

21669
47

[贴吧转载]从疯狂加班开始的异世界狂想曲第15卷.20190406.完坑...

29918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