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弹(1)

第二弹 誓言与抗争

因为叽叽喳喳吵着的理子太烦了,我就给了她一笔雪花的生诞祭(就是庆祝偶像和youtuber生日的活动)的发视频用的经费让她安静了下来。毕竟我们武侦这一行的王道就是,视情况以枪或者钱解决问题。

雪花户籍上的生日——10月30日,正好是对勒庞谢尔大佐作战行动开始的时间。还答应在那天要给理子发送雪花的视频,真是麻烦啊。

以相当缓慢的速度,勒庞谢尔大佐正逐渐接近择捉岛……时间来到10月30日,我、雪花、爷爷、亚莉亚和奏到达了神奈川县的横须贺。

横须贺港为商业和工业大港,亦作为军港而闻名。在横须贺坐落着明治时期建立的大日本帝国海军的横须贺镇守府,如今的海上自卫队的自卫舰队司令部亦在此处。

“这里就是现在的横须贺吗。哦哦,马路变得相当宽敞了啊。”

约在70年前,从设立在此处的玲方面特别根据地队本部因玲一号作战而消失的雪花——怀念地眺望着发生了巨大变化的此地的午后风景。

雪花将再次,从这里出发。往昔她是独自一人,而如今则是有5个人。

卡羯为了增加雾之标印的精度,和伊维丽塔一起去了北海道的知床国立公园。之后她们将作为本次作战的情报班而提供协助。

——作战的计划如下。

·谨慎且秘密地移动到择捉岛的近海。
·卡羯持续监视勒庞谢尔大佐的位置,我·雪花·爷爷获得情报后乘坐天山前往择捉岛海域上空索敌。
·发现大佐的船舶后,我和雪花进行登船作战。
·由于天山引擎老旧而难以长距离飞行,所以其立刻飞回北海道。
·亚莉亚和奏乘坐Orcus,奏通过超能力探知到我们的所在地(也即勒庞谢尔的所在地)后与我们汇合,汇合后亚莉亚参战。
·战斗后,各人员及被逮捕的敌人通过Orcus多次往返运送到北海道。

……因为不知道大佐的载具是不是船,所以并不能保证作战能按计划进行。总之这就是我们商量后的结果,这个作战——在我看来,可以说就是将我们这些挂B(注:原文片假名チートユニット,即Cheat Unit,指亚莉亚、金次加雪花)尽快送到敌人面前。

卡羯和伊维丽塔已在知床岬灯塔附近的森林扎营,根据她们的情报,大佐将在两天后的早晨到达择捉岛。我们在择捉岛海域上最接近的时候,就是在那不久之前的深夜。当然,机会只有一次。

“中佐大人,少佐大人!能够与你们并肩作战,我倍感光荣!”

在作为碰头地点的横须贺站前,颤颤巍巍地等待着我们的诸星会长,一见到我们——立即抬头挺胸,做出了海军式敬礼,所随的数名社员也敬起了礼。

“噢哦。真是抱歉啊,诸星。姐姐刚回来时,我就想事情可能会变成这样啊。”

发着牢骚的爷爷穿着骆驼牌皮夹克,说他英姿飒爽吧……今天早上却又做出把喜欢的H书装入手提包这种猥琐的事。说起来,爷爷也会使用返对,也就是亢奋模式化的春水车呢。

我们全员集合后,进入了能近距离望见停靠在港口的海上自卫队的神盾舰和柴油潜艇的维尼公园。

接着,在那儿——

“这就是……!这就是现在的航母吗!加贺、赤城、不对……第110号舰·信浓……比起大和型,更加地巨大……!?”

在左舷侧望见巨大航母威容的身着白色军服雪花,震惊得直不起腰来。

“那玩意的排水量是战舰大和的1.5倍,有10万吨。”

“十、十万吨……!?唔,那个航母,没有烟囱啊。我记得赤城的右舷侧有吧?还是说自身没有动力,有专门牵引它的舰船吗?”

“不,它有着无限的动力,毕竟有着两台原子炉啊。”

我把这艘航母的信息告诉雪花时,雪花则是“???”,一副理解不能的表情。然后——她望见了甲板上飘扬的旗帜,愣住了。

在那儿飘扬着的,是星条旗,也就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国旗。

“美……美国的航母,在日本停靠的话也就是说……”

“我们签订了日美安保条约啊,美国的核动力航母会时常停靠在日本的港口。这艘船的名字,叫做Carl Vinson,爱称则是星之舰。这次它要前往阿留申方向,所以顺便载一下我们。”

在涉谷的时候,雪花一见到美国人就打。如果事前跟她说要借助美国人的力量,我想她一定会严词拒绝吧。但如果出发当天突然见到真实的核动力航母,体会到它的可靠性,雪花也会考虑赞成这样的决策吧……

如今看来,这么做确实奏效。雪花已经呆若木鸡,我们姑且算是成功了。她因这远远超出超弩级战舰规模的超巨大航母的压迫力而瞠目结舌,看上去仍在整理脑内的思路。

带着镇静不下来的雪花,我们到达了长门——美国海军横须贺基地的入口之一。

围墙内布满了严密的铁丝网,通过PC审核过来客预约表的门卫将我们视作宾客予以放行。因为横须贺基地也时常开展友谊日这样的活动而对普通市民开放,所以他似乎已经习惯了部队外人员的出入。我们跳过了物品检查和金属探测门检查,前往其宽广的腹地……

——这里,已经是一派美国小镇一样的氛围了。

马路以“King Street”、“Howard Street”这样的英文名命名,指示牌上也只有“OFFICERS’ CLUB”、“POST OFFICE”、“HOSPITAL”这样的英文。居住在这里的美军们光顾的麦当劳也是,菜单看板上的价格都用美元表示。

在绿化充分的基地内行走时,我通过SMS发送消息“目前位于长门一带”时,

“哟老哥。还是一副颓丧样啊~”

穿着花哨的私服,啃着番茄的GIII和要,还有见惯此地美式风景的阿特拉斯和柯林斯,以及从那次我们从渥太华返回日本时就一直缠着GIII,吵闹着的小多伦乔和朵洛希·所罗门。

混合着白人和黑人,给人强烈美国感的伙伴们正逐渐走近……明明去过异世界但似乎没去过美国的雪花,表情变得有点儿僵硬。

“多亏了你们呐,GIII。帮助我们与美军交涉,谢谢啦、”


“别客气。在内华达的51区对付马修时遇到的空军准将布隆森,就是Carl Vinson号舰长的老哥。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面对伸出右手做出扳手腕姿势的GIII,我以同样的动作握住了他的手。

“……他是何人?看着像是盟友,那个……”

从相貌就能看出是亲戚了吧,雪花惊讶地询问着GIII的事。

于是我于此做出了详细的介绍。

“他是GIII。这位是要。他们是我的弟弟和妹妹。实际上奏也是,因为一些原因,他们都是美国籍。”

“怎,怎么会……!”

知道两个世代后远山家出了美国人后,雪花顿时失语。

连番茄的根蒂也啃完的GIII,从随从安加斯那接过手帕擦了擦嘴,

“你就是雪花吗?奏也说过了,看起来和老哥还真像呐。初次见面啊。这次回来的话就在巢鸭开个趴吧。”

这么说着。伸出了右手……回应着“啊,啊啊”的雪花也以微微颤抖的手回握。

“欧尼酱,在基地没有美元的话会比较困难哦。话说回来,雪花小姐真的和欧尼酱好像啊!下次我们一起玩欧尼酱过过吧。”

要给了我一些美钞,对着雪花眨眼道。想着欧尼酱过过是我们之间流行的奇怪的过家家什么的雪花一脸不解地回着“嗯,嗯?唔”对着要点了点头。

“抱歉呐我们因为政治的理由不能搭乘Carl Vinson号。因为布洛森舰长是共和党员,而现在美国是在民主党政权下。在接近中期选举的这个时期,如果我搭乘的话,或许有‘共和党通过让英雄上航母来进行宣传’这样的声音出现。啊,好不容易有这么有趣的游戏啊~”

“别闹别扭了GIII。我以日本人的立场跟你说,这是类似于应对侵犯北方领土——日本领土的警备行动。所以日本人是这次事件的中心。话说回来,我也想让你充当第二道防线。因为勒庞谢尔大佐打算扩张领土,如果我们没有守住择捉岛的话,你就要阻止那家伙从北海道东边登陆啊。”

我这么说着,GIII沉默了一会,

“不要总是让我做一些不存在的事情啊。怎么杀都不会死的老哥输掉什么的,不可能啊。”

如此回应着,用目光表示了“明白了”。

我一边苦笑着,一边轻拍GIII着的肩膀……

(1-2)
“——GIII先生。大伙似乎都到了呐。”

跟随在身着数码迷彩的士兵背后,一名身着深绀色军服的巨汉说道。

帽檐上有着金柏叶,肩章和袖线是四行星,判断其为航母的舰长,军衔为大佐。在他制服的右胸上,有着意味着舰艇指挥官的徽章。看来这人就是航母卡尔文森号的布洛森舰长。

“哟,舰长。说了点不讲理的话抱歉呐。我老哥就拜托你了。”

“如果这样就能为英雄贡献我的力量的话,那真是太便宜我了。此外,能够与远山铁先生——这样的活着的传说人物会面,我打从心底感到光荣。我是沃尔特·布洛森,代表卡尔文森号欢迎各位。”

说着,舰长向爷爷敬了礼。随从士兵也一同,以十分恭敬的态度敬了礼。

“……他说与远山大人会面非常光荣,并欢迎我们。”

我把舰长的话翻译给爷爷,爷爷则是,

“折煞我了,不必如此恭谨。”

苦笑着,似乎并不介意这些礼节。

以前GIII曾经说过,别看爷爷现在这样,在战争时期,由于他仅一人靠奇计就阻挡了三百美军士兵——所以被美军认定为“杀不死的士兵(Die Hard)”,亦受封了类似暗之国民荣誉赏这种东西的奖赏。因此美国决定对爷爷采取终生的“特殊的对待”,所以舰长才会亲自迎接我们。让我们搭乘航母这种没道理的请求之所以能被同意,除了GIII名声在外,亦多亏了爷爷的存在。

“我们搭乘卡尔文森号前往择捉岛近海,然后坐着天山从航母出发。因为不能说勒庞谢尔的事情,所以就说这是‘用于网络视频的记录摄影’,二战时的飞行员驾驶着当时的军用机从美军航母起飞——就是这样的内容。你也要装成出演者的样子,亚莉亚她们则是装成海上摄影班的样子。”

我用日语对表情仍然僵硬的雪花耳语道。

接着一名士兵说道:

“各位,请上船吧。在此之前,还请各位能够和我们一起拍张纪念照,以作为舰长私人的纪念。”

他身为共和党员,却见到了GIII;身为美国军人,却见到了爷爷,想必也很自豪吧。于是他掏出相机准备照相,布洛森舰长则是满脸欣喜地正了正腰带和帽子。

GIII他们、爷爷、诸星会社众人答应了舰长的摄影请求,并排站在舰长的左右,我和奏则是一起站在了末端。武侦不能随意和人照相,但为了尽可能回报舰长的恩情,这不足挂虑。

然而……雪花却皱起了眉,

“我拒绝。我自己就算了。”

并没有加入队列。

不愿与美国仇敌拍摄友好照片——摆出了这样的态度。

感到困扰的我,总之先以“她是演员,签订了未经事务所许可禁止照相的合同”这样的理由向舰长做出了解释。舰长并没有把雪花当作合影目标,所以也不在意。“噢噢,那还真是抱歉呐。”如此说着同意了。

之后……舰长则是和GIII一起,

“中期选举啊,奥巴马政权也不容易啊。”、

“下一位总统大概会来自共和党呐。应该是唐纳德·特朗普吧。”

“哇哈哈哈!那人的话不太可能吧。”

两人一起谈论着政治,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走开了。

作为通信军官,雪花似乎也能够理解英语,就这样目送了两人的背影。

那就像是战争时期的军官,为了不漏听敌国海军将领透露的情报而流露出的目光。



诸星会长负责指挥和整备,通过诸星汽车将拆解后的天山运抵此处,再使用甲板起重机将其送往卡尔文森号的飞机用电梯。在电梯的舱口,能够望见先我们进入舰内的爷爷和诸星员工将飞机搬入舰内机库的身影。

被亚莉亚送到武藤刚气、贵希兄妹那,直到出港日早晨还在修补的Orcus潜水艇,由车辆科的鹿曲一美驾驶电线杆搬运车运抵。

望见从鹿取的拖车上下来的亚莉亚后,我、雪花和奏前往迎接。

“亚莉亚, Orcus的状态怎么样?”

“因为没有正规的部件,所以就只是随便修了下。通过让武藤兄妹发邮件指示,我还要在卡尔文森号内继续对其进行整修,也打算借助一下机库里的维修兵的力量。美军似乎对Orcus也比较感兴趣,作为交易就让他们研究研究吧。”

尽管Orcus的状况不算太好,但也是这次作战中要用到的宝贵的载具。

因此,还得麻烦他们小心地使用起重机将包着防水布的那玩意送往舰内……

差不多了,我们也该登上航母卡尔文森号了。

时常乘坐英国航母的亚莉亚,为了抓紧时间对Orcus进行追加维修——拉着奏的手,迅速地通过高大的舷梯上船了。

接着我也来到舷梯下端,

“走吧,雪花。”

我向在舷梯前踌躇的雪花招了招手。然而雪花却——“我不想坐。”

微微颤抖着说道,摇了摇戴着白色军帽的脑袋。

果然……还是会抗拒乘坐美军的舰艇啊。

“一直沉默也不好啊,如你所见,现在木已成舟无法回头了。勿失气力,打起精神上船吧、”

我这么说道,雪花仍然逡巡不决……

然后闭上眼,再次摇头。

“……不行啊。不管怎么说——都不想借助美军的力量啊……!”

到了这步田地,还这么说……大概是一种过敏反应吧。

如今我们和美国是同盟国,尽管大脑认为这次作战必须得借助他们的力量,但仍无法抹去心中的厌恶感。毕竟她是在战争时接受了美军都是鬼子这样的洗脑教育,实际上也确实和其战斗过的人。那场战争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将近70年前的事了,对雪花来说还只是1年前的事啊。

“……”

抬头仰视着航母的雪花的眼中,有着对美国的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感和恐惧感。

虽说这样强迫雪花上船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只有那么做了。

我从舷梯逼近雪花,

“这里不是说那种话的地方吧,因为已经没有别的符合条件的航母了。”

“但,但是”

雪花像娇弱的女孩一样低下头,目光向上仰视着我……

“上船吧。昨日的敌人可是今日的朋友啊。”

我握住雪花那戴着白手套的右手,将她强行拉到了我胸前,然后强行把她带上了舷梯。
1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

全部評論 3

10000
冰雾国度1235 騎士
连航母都能蹭上去,就不能顺便借点现代装备么

1 天前 0 回復

wsxhxsahz 王爵
昨日的敌人可是今日的朋友啊。我握住雪花那戴着白手套的右手,将她强行拉到了我胸前,然后强行把她带上了舷梯。对渣金来说,是昨日的敌人可是今日的后宫啊。

11 天前 0 回復

  • Jusmin4Nemo 騎士 : 祖母吃不下去啦 預料雪花會像前兩卷的妖精一樣直接回去 最多會親一下而已

    10 天前 回復

食生者No17 勳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6 粉絲
0 關注
11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二弹(3)

115
0

第二弹(2)

433
0

第二弹(1)

544
0

第一弹(7)完

362
0

第一弹(6)

332
0

第一弹(5)

46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