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私访城下町

我还在烦恼仅仅两人就私访也许不太好,结果败在安妮丝大人的气势之下。然后现在,我和她一起到了城下町。
我并非平常的装扮,而是穿着平民们朴素服装。显眼的银色头发束了起来,塞到帽子之中。
旁边的安妮丝大人也戴着帽子。但她果然有一副十分可爱的脸庞,即使穿着朴素的服装也看不出是平民的女孩。这真的算得上是私访吗?
“这边,尤菲。”
“啊,是的。安妮丝大人。…………不对,那个,安妮丝……”
由于事先说过由于是私访而禁止用敬称,但对我来说有些困难。对于这种不习惯的直呼其名的方式,我不去有意去做的话就做不到,对此而叹了口气,结果安妮丝大人噗呲地笑了起来。
“呵呵,快点习惯过来哦?尤菲。”
“……我会妥善处理。”
“其实我是希望你的语调能更加柔和一些的呢。不过,你平常就很有礼貌,这还是有些困难吧?”
看到愉快地笑着的安妮丝大人的脸,我由于脸颊发烫而低下了头。
既有害羞,又有困惑。我是不是因为不习惯的私访而有些忘乎所以了呢……。
“尤菲经常到城下町去吗?”
“跟着父亲大人倒是去过……”
公爵千金这一身份会让平民忌讳,因此我不怎么喜欢视察。不过,在仍是阿尔加鲁特大人的婚约者的时候,我还有必须多多感受平民生活的想法,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
现在我的立场不上不下。作为魔学的研究助手而在离宫,但最近由于安妮丝大人忙于政务,研究也停止了。
但安妮丝大人也没有对我谈及政治方面的话题。大概是在顾及我的感受吧。我作为助手而跟在安妮丝大人的身边,虽然她说慢慢来就好,但我现在是无事可做。





之前是为了成为王妃而做了相应的努力,现在则没了这个重压,让我感受到确实是被安妮丝大人守护着的。虽然这关心让我心疼……。
“这里哦,尤菲。”
我沉浸在思考中的意识被安妮丝大人的声音叫了回来。似乎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前方是没有任何奇特之处的工房。规模上在这城下町中也算得上小的。看起来并不是面向大量生产,而是面向个人的店。
父亲大人曾经教过我,虽然都称为工房,但工房内摆放的商品和环境都会根据面向的客户而改变。
越是大的工房就越是能吸引有力的商人,也更容易嗅到商机。
另一方面,如果是工房主人单独开的小规模店,其主人大多是有匠人气质的,拘泥于工作本身的倾向也更强。
确实,如果是处理魔学发明品的话,选择这种小规模、手艺好的匠人的工房也是很自然的。
看板上写着的店名为“加纳武具工房”。安妮丝大人连门都没敲就进入了位于看板下方的门之中。
“托马斯!我进来了!”
“等、等一下、安妮丝大……安妮丝!”
我赶忙追进去,里面是一副仿佛画中一样的光景。其中站着一名帅小伙。剪得粗糙的褐色头发,红褐色的眼睛向上吊起。强壮的身体甚至不输骑士。
如果硬要举出一个缺点的话,那就是他摆着一副臭脸。看样子,他是这里的主人,安妮丝大人叫他托马斯。
尽管是突然闯入门,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深深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露出傻眼的表情。
“……安妮丝大人吗。还真是迟啊。”
“呀,托马斯!交给你的东西做好了吗?”
“哼。早就做好了,快点拿走。”
我为他们两人的交流惊呆了。就算是私访,他也是知道安妮丝大人是王女的。他这个态度该看做是无礼呢,或者说他们就是这种可以随意交谈的关系呢。
就在我为此事烦恼的时候,托马斯看向了我,眼神似乎有些惊讶,然后重新看向安妮丝大人。
“是谁啊,这家伙?”
“是我的助手。之前不是说过下次带过来吗?”
“……啊,原来是使用那个的人啊。这里不是什么大小姐来的漂亮的地方哦。”
托马斯一副随时要咋舌的态度。说起来,之前安妮丝大人说过他讨厌贵族来着。在这里比起彬彬有礼地打招呼,也许自然地打招呼要更好一些。想到这里,我吸了一口气面向托马斯。
“初次见面,我叫尤菲。如果能不问家名的话就多谢了。”
“我知道你。毕竟这里到处在谈关于你的传闻,玛泽塔公爵千金阁下。安妮丝大人从阿尔加鲁特大人哪里抢走的婚约者对吧?”
“不对不对,没抢走啊!?不是说发生了许多事情吗?”
“哼……贵族之间的勾心斗角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随便你们怎么做。我不想扯上关系。”
托马斯一副明显厌烦的表情。虽然长着一副男子汉一样工整的脸,表情却很可怕,形成了鲜明对比。
“好了,托马斯。尤菲都报上姓名了,你也自我介绍吧。”
“……我叫、不、我的名字是托马斯·加纳……”
“不必这么郑重。我今天只是作为尤菲而来的。希望你能这么对待我。”
“……这样啊,那就多谢了。”
向他传达不必郑重之后,态度稍微柔和了一些。他应该不擅长毕恭毕敬吧,并不是什么坏人。
大概是有匠人风格的难处的人吧。
“那么,托马斯,虹之剑呢?”
被安妮丝大人问到的托马斯擦了擦手,走到工房深处拿了虹之剑回来。
“实际拔出来确认一下吧。”
“好的。”
我从托马斯那里接过收在鞘中的虹之剑。手一碰到剑柄,就传来了跟折断之前没什么两样的手感。
仿佛与手融为一体的自然手感。拔出来挥了挥也没有违和感。这样看来流入魔力也没有问题吧,我放心地吐了口气。
“真是出色。跟之前完全没有改变。”
能修复得这么完美真是帮大忙了。失去虹之剑之后总是静不下心。伊利亚说过,知道魔道具的便利之后就回不到之前的生活,原来是真的呢。
就在我一点一点感受着虹之剑回来的感觉时,突然察觉到托马斯微微吃惊地看着我。
“……那个,有什么?”
“没事,……现在知道你有在好好使用啊。虽然因为是安妮丝大人的推荐所以能够相信,但实际上没亲眼看到我都是半信半疑的呢……”
啊,原来如此。我理解地点点头。很像是匠人会有的拘泥呢。再加上讨厌贵族这点,他应该很担心自己的作品被如何使用吧。
感觉能理解安妮丝大人为什么会委托托马斯制作关于魔道具的武具了。
“现在我已经没有虹之剑就静不下心了。非常感谢你出色的作品,托马斯。”
“……这样啊。”
托马斯听到我的回答后轻轻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满足是我的一厢情愿吗?
这时,托马斯似乎在考虑什么似的眯着眼睛。到底是什么呢,他随便看了一圈工房后面向安妮丝大人。
“安妮丝大人,给你点零钱,去小摊那里随便买些东西回来吧。”
“诶,可以吗!?”
“等、等一下!?”
我不禁吐槽,我没错吧!?是王族啊,虽然是私访但还是王族啊!?像这种对待小孩的方式可以吗!?
还有,安妮丝大人也不要一副开心的样子!虽然是私访,但您是王族!不要因为零钱而开心!
“我有些话想说。”
“……呼嗯?我觉得你要追求尤菲的话难度很高哦?”
他们放着困惑的我不管,不知为何一副了然于心的口吻开始了对话。我把握不住状况,只能交互看着两人。
“不是这种色气的话题。……去?还是不去?”
“因为你不会说话我很担心啊。嘛,我去的话会比较好吧?”
“啊,尤其是不能让“安妮丝菲亚王女大人”听到的话。”
托马斯在说什么啊?故意强调王女的说法让我皱起了眉头。
甚至让安妮丝大人离席也要有跟我说的话?今天刚刚见面的他对我有什么话要说的?摸不着头脑。
安妮丝大人一副考虑什么的表情,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那,我就去跑腿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托马斯取出钱交给了安妮丝大人。收到钱的安妮丝大人就这样平静地走了出去。
我差点下意识地挽留,但还是有些在意托马斯刚刚说的话,所以就目送安妮丝大人离去了。
“……抱歉。突然跟我两人独处了。”
托马斯露出抱歉的表情说道。托马斯有困扰时挠头的习惯。虽然脸上还是没有好表情,不过可以从他的行为中体会到感情,如果能够理解的话,说不定意外地是个感情丰富的人。
“没关系。……这个工房的其他人呢?”
“没有,我有自己很乖僻的自觉。一个人,做自己能够满足的工作才适合我。……那个,站着说话也不好,这里有客人用的椅子。虽然你可能会不满意……”
托马斯拿了椅子过来,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然后他又拿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我的对面。
“……你认为安妮丝大人是个奇怪的人吗?”
“这……已经可以怀疑有没有常识了。”
“这样啊。但是,我认为是个善良的人。”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了。没有她在的话,不知道我现在会怎么样。
被阿尔加鲁特大人宣布废除婚约,我失去了自己的存在意义。如果就这样被放置的话我的心有可能会坏掉,而且王国还有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能够现在的我都是多亏了安妮丝大人的行动。……所以我感觉到了无力感。
“……那个,尤菲大人。能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托马斯的问题让沉浸在思考中的我回过神来。
他的表情比刚才认真了许多,似乎带着某种觉悟。这让我不得不去认真面对,这样一想我就挺直了背。
“好的,请问是什么?”
“……下个王,是安妮丝大人吗?”
托马斯的话语让我稍微停止了呼吸。他为什么会问我这个问题呢。不过他应该是能够信任的人。所以我就率直地开口说道。
“现在拥有王位继承权的是安妮丝大人。阿尔加鲁特大人被废嫡的事已经传遍了吧?”
“是啊,所以才想确认一下。下个王是不是安妮丝大人。”
“是的,我认为应该会这样。”
“……这样啊。”
听到我的回答,托马斯很明显并不开心,叹了口气。
看到这样的表情,我变得不安起来。
果然在平民看来,安妮丝大人也与王族不相称吗。所以才带着不安问我,下个国王会是谁。因为不想让安妮丝大人听到才让她离开的吗?
……但是,又为什么要问我呢?只是因为能回答的是我吗?
“尤菲大人,这确定了吗?”
“……就这么对安妮丝大人成为国王感到不安吗?”
我这么问了之后,托马斯改变了表情。我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这幅表情。
是一副交织了后悔、痛切、不安等各种各样感情的复杂表情。感觉最近有见过这种难以形容的表情。这样的既视感在我胸中闪过。
“我没有尤菲大人你担心的那种不安。安妮丝大人一直都为我们,为平民的生活着想。”
托马斯表情一转,变为温柔的表情。看起来还有些骄傲和得意。
“因为安妮丝大人对国王大人提出意见而得到改善的事情不少。她站在我们角度,向上进言,什么是必要的,需要做什么。虽然她本人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但对于王族贵族来说并非如此吧?”
一说完,托马斯再次变回严肃的表情。投向我的视线也变得更加锐利,让我有种被责备的感觉。
“大多数贵族对于平民是如何生活的没有兴趣。所以无法理解我们的困难之处,甚至都不知道有问题发生。”
“……这,是这样呢。贵族是贵族,平民是平民。但是,我也认为必须要跨过这一隔阂。”
“……你是能这么说的人真是太好了。”
我的回答让托马斯的表情变得柔和。似乎我的行为并没有刺激到他的坏感情。
“贵族获得财富和地位,相应地要背负保护国家的重大责任。安妮丝大人是这么说的。……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讨厌贵族。正确地说是那些挥洒特权,虐待平民的家伙。”
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托马斯的音色中甚至带着憎恶。这些话让我只好垂下视线。
贵族要背负与地位相应的责任。忘记责任而蛮横残暴并不是贵族应有的姿态。
当然,并非全部贵族都是这样。但是,这也很难让托马斯这样的平民理解。即使对蛮横贵族的被害者说这样的话也不会得到理解吧。
所以分为了贵族和平民。明明本来并不应该分割开来的。
“并不是说让贵族大人们过跟我们一样的生活。我也在知道贵族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后稍微能够理解了。……还是挺辛苦的吧?”
“并不能算得上轻松……”
我不禁露出苦笑回答道。也许是因为我的表情,托马斯的视线中也带着一些同情。
“我也这么认为。所以大家都负起相应的责任的话就行了。……不对,我并不是想说这些。是说安妮丝大人。在这种意义上我非常信赖她。除我以外还有很多人也是这么想的,安妮丝大人成为王的话该有多好。”
“……但是,在我看来你并不开心。”
我这么指出后,托马斯深深叹了口气。全身脱力的他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后左右摇了摇头。
“……注意到了吗。嘛,也是。我并不怎么开心。”
“这是为何?”
“她当王虽然能够做的很好,但并不适合当王吧。”
托马斯的话让我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做得好却不适合。这句话让我不能释怀,敲响了警钟。
我吞了一口口水,呼了一口气后,我为了确认着感觉的真身而向托马斯问道。
“你说安妮丝大人不适合当王,确实她非常破天荒……”
“不,我不是说这种意义上的不适合……她背负的太多了吧。”
托马斯打断了我的话,这让我有种心脏被抓住的恶寒。
确实安妮丝大人对我和蕾妮、阿尔加鲁特大人的态度,可以从中感到责任感。像托马斯说的一样,对于平民也会真挚地面对,为他们考虑许多吧。
“不过,这对于王来说,对于立于人之上的人来说是个很好的才能。如果背负过多,只要我们家臣帮助的话……”
“也是呢,不管合适还是不合适,确实安妮丝大人能够成为王。但是,她更适合其他地方吧?”
“——这……”
托马斯的指摘是无法否定的事实。我认为安妮丝大人有作为王的资质。但同时也知道她并不希望王位。
她真正希望献上人生的是研究魔法,即魔学的研究。
但拥有王位继承权、继承王家血统的是她。无论本人希望还是不希望。这……就是王族。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托马斯接下来的话打击到了我。

“——虽然有能做到的资质,跟要不要做是两回事吧。”

仿佛脑袋被钝器敲到了一般。我头昏目眩,就这样瘫到椅子上,握着拳头说道。
“……但是贵族、王族有着责任。”
“就算这样,这个国家也没有女王的前例吧。这真的要让安妮丝大人背负吗?如果成为王依然能够研究魔学还好,但并非如此吧?本来的话,应该会更早来取你的剑吧。”
就像托马斯指出的一样。安妮丝大人每日被因为繁忙而抽不开身,没时间研究魔学。为了成为王而忙于学习知识,处理政务,这样一想,今后安妮丝大人就没有闲暇去研究了吧。
然后,如果安妮丝大人停止研究魔学,又有谁能够继承呢?也许能够将既存的魔道具流传到世间,但还能够出现新的发明吗?
这样一想,对于魔学来说,安妮丝大人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但是,事到如今,对于王族来说,安妮丝大人也是独一无二的。
我想不到能够让这两个巨大的分歧并存的方法。但我只知道,为了能够实现这个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她成为王的话……就失去了自由吧。这会扼杀她的魅力。一旦确定成为王,她就再也不会来这里了。”
“这……”
“她虽然表现得破天荒、不知道常识的样子,但其实是了然于心的。所以成为王后就再也不会来这里。至少作为‘安妮丝大人’不会来这里。”
“……她非常清楚呢。”
我不禁脱口而出的话语让托马斯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有些害羞,却又有些厌恶的表情。然后,他又伸手挠挠头。
“从小不点的时候就没变啊,那个人。……啊,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就更加地为她可能发生变化而不安。来这里的安妮丝大人一直都是闪闪发光的。与无法使用魔法的我们也有很多共感。我们都对她抱有期待。因为是能够听我们说话,对我们诉说梦想的人啊。”
“……成为王之后,她一定也不会改变哦。”
“她本人是不会。但周围不会允许吧?”
周围不会允许,这样一说我无法否定。安妮丝大人成为王后,不被允许的事就变多了。
我一定也会其中一环。王要有王的举止,必须引导民众。因为这是责任。
但也无法否定,这样会使安妮丝大人失去自由。可以轻易想象,为了成为王而扼杀自己的内心,变得越来越像王的安妮丝大人。
因为安妮丝大人能做到,无论从哪个视角来看,她成为王都是无法避免的。但是——。

“——成为王后,安妮丝大人能够获得幸福吗?”

……托马斯的提问,让我终于失去了话语。
因为这让我察觉到了。不对,一定是我视而不见。
我不是亲眼看到了吗?但是,如果察觉到的话,就会因为自己的无力,因为无法实现梦想的事实打击得一蹶不振。
——成为王这一话语,是夺走安妮丝大人幸福的诅咒,这一事实。
我想支持她,我只有这种形式来保护她。因为只能做到这点,所以只能相信这是正确的。
——这再次强烈地、深刻地,刻在我心中。
“……喂、喂……”
由于托马斯困惑的声音,让我察觉到自己正在流泪。察觉到的同时,我的泪腺崩溃了,泪水不断滴落。
究竟有多久没哭出声了呢。我不知道,虽然不知道,甚至不想让这哭泣声发出来,我蹲下来抱住自己的身体。

『——姐姐就拜托你了。』

阿尔加鲁特大人,我果然是不中用的人。
我终究只是个贵族千金。虽然被称为天才,但没有改变任何事物的力量。
现在可以痛切地体会到你的心情了。如果毁灭世界能够实现的话,我甚至抱有这样的愿望。
——即使如此,我是尤菲莉亚·玛泽塔。玛泽塔公爵家的女儿,必须作为公爵千金行事。
为了保护这个国家,所以我必须要让安妮丝大人成为王。这是多么残酷的矛盾啊。
我是只能以这种塑造好的方式生存的人,这样的事实摆在了我的眼前。这让我不知该悲伤还是悔恨,亦或是愤怒,最终我只能抑制住这肆虐的感情,发出呻吟。

* * *

之后,跟托马斯之间的空气就变得尴尬起来,没有了对话。
冷静下来后,想着不能让安妮丝大人看出我流过泪,就洗了个脸,为了以防万一还给自己施加了治愈魔法。
确认眼睛的红肿已经消退,准备完毕后安妮丝大人回来了。她和托马斯随便说了几句话,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加纳武具工房。
现在,我一边走着一边吃安妮丝大人买来的吃不惯的事物。由于是抓着食物来吃所以吃不惯,花了一些时间。
薄面包中夹着各种食材的料理,为了不让其中的陷掉出来,我小口小口咬着。也许是看到这样的我非常有趣,安妮丝大人扑哧扑哧地笑了起来。
我一边感到害羞,一边继续吃下去。心想原来这就是平民吃的东西的味道。





跟我平常吃的比起来味道更杂且更平常,但不知为何能够勾起食欲。要问喜不喜欢应该是不喜欢的,不过跟至今为止吃过的东西都不同,所以用新鲜来形容应该最合适吧。
吃完最后一口,看向城下町的方向。即使不去倾听也能听到人们充满活力的声音。到城下町来也很久违了,之前还是用马车来移动。
用自己双脚走着,眺望城下町的风景还是第一次,因此不由得看入迷了。
“那么,托马斯说了什么?”
“咳咳!咳咳……!”
这时,安妮丝大人盯着我的脸这么问道,我肩膀抖了一下。不小心顺势咽下口中的事物,不停地拍着胸口。
安妮丝大人慌忙拍我的背,飞远的意识回来了。
“没、没事吗?”
“……没事。那么,托马斯说了什么对吧。没有什么特别的哦。只不过是平常的聊天罢了。”
“但感觉你心不在焉啊,有些担心。”
“这……”
我想起托马斯说的话。安妮丝大人成为王是诅咒。
因为是王族,能够非常简单地说出这样的理由。但也没有其他人能够代替她。能够给安妮丝大人招到合适的女婿的话也许会不一样。
……不对,其本质一定没有区别。安妮丝大人被施加的诅咒是“自由的束缚”。
人当然会有或大或小的束缚,但对于安妮丝大人的才能来说,王族这一束缚实在是过于沉重。不想让她去背负。
所以我说不出口。因为最能理解这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我说出口的话应该会让她烦恼吧,她会想“自己让其他人担心了”。
因为她就是这种人,所以什么都说不出口。
“……托马斯,他在担心安妮丝大人会不会暂时来不了了。”
“呼嗯。还有,又加大人了。”
“……请原谅。”
我呆呆地眺望着愉快地笑着的安妮丝大人的脸。最近真的非常繁忙吧。研究魔学的时间也没有了,于贵族会面的时间增加了。
所以我心想,这幅笑容,是真正的笑容吗?笑容下会不会隐藏着什么巨大的不安呢,会不会觉得痛苦呢。
我无从得知。就像是不能理解阿尔加鲁特大人的苦恼一样。
(……说不定,提尔提就是察觉到了这点才生气的)
我想起前些天提尔提激怒的样子,在理解的同时,胸口涌出痛楚。痛楚不断刺向深处,一点一点地扩大伤口。
由于这一痛楚,我皱起了眉头,这时安妮丝大人不满地叫了我的名字。然后顺势伸出手摸着我的脸。
“尤菲?”
“……非、非常抱歉。”
“语调太坚硬了。”
“那、那个、不要、抓我的脸……唔唔……!”
我的脸被双手夹住,不停揉搓。虽然好不容易从安妮丝大人的手中逃脱,但疲劳感袭来。
“没办法啊。因为阿尔君不在了,我只能想办法了啊。”
我刚喘口气,安妮丝就说出了能让我身体冻结的话语。
我不禁停下脚步凝视安妮丝大人的脸。没想到被察觉到了,我带着这样的想法看向她,结果她困扰地微笑起来。
这表情跟之间对提尔提露出的表情一模一样,之前闪过的想象让我咬住了嘴唇。
她笑着,但因为这笑容是虚伪的,安妮丝大人她……!
“都说过是没办法的了,从以前起就习惯了。就算抱怨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而且不决定接下来的国王是谁的话会很不好吧?对于国家,对于人民。”
“……安妮丝大人,这样真的好吗?”
我忍无可忍问了出来。明明可以预料到她会怎么回答,明明知道这会加深诅咒。
被问到的她面不改色,只是缓缓地微笑着说道。
“虽然不好,但这是必须要有人来做的事。”
是平常的语调,我无言以对。还是第一次觉得不能好好表达,不能传达感情是这么的窝囊。
说到底我应该对安妮丝大人说什么呢,连这个问题的答案我都不知道。然而我却只能一个劲儿地说出束缚安妮丝大人的话语。
急躁、痛苦、后悔、悲惨。我咬紧嘴唇几乎要咬破。安妮丝大人抓起我的手,明朗地说道:
“这种事怎么样都行,好好逛一下吧?这才是私访的醍醐味!”
安妮丝大人抓住我的手跑了起来,由于从没被抓着手跑过,我为了不摔倒已经是尽全力了。
她一直都是这样。破天荒,什么事都是自作主张,然后跨过痛苦,跨过悲伤,并且事先解决。
不牵着手的话也许会被落下。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并祈祷不要被落下。
“……安妮丝大人。”
呼唤名字,想问些什么。但没能形成语言就化为吐息消散了。明明有必须要确认的事,自己却不能明确到底要确认什么。

“——没事的,尤菲。我没事的。”

我似乎听到了什么低语,没事的,安妮丝大人像平常一样笑着。
没错,跟以前没变。她依然如初,说出这样的话。
这幅样子让我感到了违和感。明明不能对此视而不见,但我却不知道看漏了什么。
啊,谁能告诉我。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想让人告诉我。请告诉我吧,我该怎么做才好。
9
25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4

全部評論 8

10000
雪之歌 勳爵
成为王后,安妮丝一定会幸福😁
因为有王——尤菲在

10 天前 1 回復

18Sat 騎士
辛苦了

11 天前 0 回復

qq597604580 子爵
感谢大佬翻译,辛苦了

11 天前 0 回復

浅海丶无忆 騎士
大佬辛苦了

11 天前 0 回復

xdedm 騎士
万岁!

12 天前 0 回復

医用以太 騎士
翻译辛苦了

12 天前 0 回復

Mo_cream 子爵
我TM直接芜湖!感谢大佬

12 天前 0 回復

啊啊啦啊啊啊哇 騎士
辛苦了,感谢大佬

12 天前 0 回復

哟哟的奥利奥 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388 粉絲
0 關注
25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七章 不愿直面之物

832
0

第六章 不希望的决意

753
0

第五章 精灵契约者的少女

723
0

第四章 被提示的选项

828
0

第三章 母为女担忧

917
0

第二章 私访城下町

99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