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精灵契约者的少女

“呵呵,古兰兹也老了呢。好像有好好长大,我很开心呢。”
“真是惭愧。”
按父亲大人说的到了沙龙后,父亲大人准备了茶接待琉米大人。来的途中也有想过,宅邸里的人似乎都陷入了沉睡一般,非常安静。
“来了啊,尤菲。”
“初次见面,你是古兰兹的女儿?”
我一坐上椅子,琉米大人就一副轻松的样子向我挥了挥手。我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总之先轻轻行了一礼。
“……那个,父亲大人。”
“别担心,宅邸里的人都没有起来是琉米大人的所为。没有任何危险。这位大人虽然喜欢恶作剧,但没有恶意。”
“没错哦,好好相处吧?大小姐。”
琉米大人看着我,扑哧扑哧地笑着。被带有淡绿色的黄金眼瞳盯着,让我有种心脏被握住的感觉,使我捂住了胸口。
“呵呵……我很可怕?很可怕对吧。”
“琉米大人,请不要太捉弄我女儿了。”
“抱歉了哦?因为是清纯的少女,一不注意就。”
父亲大人静静地叹了口气,然后让我坐下。我照着说的坐下来后,父亲大人也坐了下来。
我坐在父亲大人旁边,琉米大人则在对面。琉米大人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看着我,总感觉静不下心来,肩膀不安地颤抖。
“我再次自我介绍吧,我是精灵契约者琉米。你的名字是?”
“……我的名字是尤菲莉亚·玛泽塔。”
“尤菲莉亚,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呢。”
琉米大人重复着我的名字,露出了笑容。名字被表扬了也无法率直接受是因为对琉米大人的恐惧感吗……?
“那么,今日到我们家有什么事呢?您从森林出来也很少见。”
“……森林?”
“我的住处是黑之森。之前,你和一个不可思议的少女一起跟龙战斗了吧?”
“您住在黑之森吗……?为什么要住在那种地方……”
说到黑之森,就是魔物横行的地方,而且由于其深度,未开拓的部分也很多。虽然是精灵资源的采集地,但并不是适合人住的地方……。
“就算你说为什么,因为没必要跟人见面啊。生活上也没有困难的地方,你的担心对于精灵契约者是没有必要的。那么,是说我来这里有什么事对吧?”
琉米大人喝下父亲大人泡的茶,吐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
“是来确认的。没想到,居然能从古兰兹的女儿身上感到预兆,有种命运的感觉。”
“……确认?我吗?”
精灵契约者来确认我,这样的话让我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与王族同等,不对,在平常无法交流的意义上是比王族更加云端之上的存在,精灵契约者的她到底来确认我什么地方的……?
“……真是讽刺啊。”
琉米大人的话语让父亲大人不动如山的表情发生了些许改变。然后用手指揉了揉眼角,深深地叹了口气。
“……您想说的是尤菲莉亚是吗?琉米大人。”
“要说讽刺也是讽刺吧?没想到居然是古兰兹的女儿,我也很惊讶哦?我没想到龙会过来,更没想到还会有飞在天上挑战它的孩子,而且还在乘坐在后面的孩子身上看见了预兆。”
“……您看到那个战斗了吗?”
“虽然是远远看的。如果事情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我姑且还是会去帮忙的,有这样的约定呢。不过多亏了你们,没有我出场的机会了。”
琉米大人噗呲噗呲地笑着说道,打乱了我的步调。说实话,我实在是不擅长应付捉摸不透的人……。
“……那么是来确认我什么的啊?”
“是呢,我是来确认你会不会成为我的同类。”
琉米大人的话让我不禁站了起来。因为我理解了她所说的同类是什么意思。
“也就是……精灵契约者吗?”
“没错。你有充分的资格。”
“资格……”
“为了缔结精灵契约需要条件和资格。所以能够缔结的只有一小部分人。精灵契约者没那么容易增加。”
琉米大人继续说道,但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好好听进去。我探出身子向琉米大人问道:
“精灵契约是什么样的啊?我拥有的资格是什么?”
“——不告诉你。”
“……啊?”
预料之外的回答让我张着嘴巴。琉米大人将视线投向这样的我,轻轻叹了口气。
“我是为了不让你达成精灵契约而来的。没错,就是警告。来确认,如果你有资质的话就阻止你。”
琉米大人接下来的回答让我说不出任何话。为了不让我达成精灵契约而来的?混乱和疑问充满了大脑。
“精灵契约什么的别做为好。这是先人的忠告。”
“为什么……?”
“精灵契约不是你们想的那么好的东西。什么精灵,尊贵之人,我等朋友。信仰这些是不行的。”
“……为什么你要阻止精灵契约啊?你不也是精灵契约者吗?”
“正因为如此啊。……我的外表,没有什么违和感吗?你察觉到这个疑问的话,应该就能明白其中一个理由了。”
“……违和感?”
我照着琉米大人说的盯着她看。即使说违和感,我也猜测不出来。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普通的少女……——。
『呵呵,古兰兹也老了呢。好像有好好长大,我很开心呢。』
——少女……?没错,琉米大人的外表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但是,这很奇怪,琉米大人对父亲大人说了那样的话。
我理解这话意味着什么后,背脊一阵发凉,冒出了冷汗。努力不让声音颤抖,回答琉米大人:
“……精灵契约者,年龄……不会增长?”
“呵呵……我说,你认为我多少岁了?古兰兹的少爷。”
“我不知道。我们与你相遇后‘一直没有变’。”
——精灵契约者不会变老。
为什么精灵契约者不想身处俗世,隐藏自己呢?如果这个疑问的答案是不会变老的话就能接受了。
“精灵契约者‘不会老’。脱离人之理的存在就是精灵契约者。与精灵缔结契约,成为‘脱离人类范畴的人’。所以你的父亲大人没有缔结契约。”
“诶?”
我因为惊讶睁大眼睛看向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没有缔结契约。也就是,父亲大人拥有能够缔结契约的资格……?
“父亲大人……?这是真的吗……?”
“——我也‘有资格’。但是,我不希望,仅此而已。”
“为什么……?”
精灵契约对于与精灵为友的帕雷迪亚王国的人民来说是神圣的,是憧憬的对象。现在也有追寻精灵契约之谜的研究者。
但父亲大人不希望精灵契约。这是因为精灵契约者不会老吧。实际上,父亲大人继续说道:
“不会老的贵族,更何况比王族还要有权威的人对于政治来说只不过是麻烦。我是贵族而不是王族。所以我认为对我来说是不需要的。”
“不过你们原本就是为了寻求精灵契约的线索而来我这里的呢。一开始奥尔凡斯也说古兰兹缔结契约成为王就好了。但一听到不会老后,态度马上就变了呢。真令人怀念。”
“当时父亲大人和陛下一起寻找精灵契约的线索……?”
“当时,奥尔凡斯的权威实在算不上强。为了获得精灵契约者的人脉而启程旅行……真是怀念。”
父亲大人一副放松,怀念过去的样子低声说道。奥尔凡斯陛下和父亲大人进行旅行,即使这么说也想象不出来。
“奥尔凡斯,古兰兹,希尔芬酱。真是奇怪的三人组呢。”
“三、三人!?护卫呢!?”
“虽然奥尔凡斯经常把安妮丝菲亚王女当做问题儿童,但陛下在王子时代也是个不得了的问题儿童哦。毕竟兴趣是园艺,王族只是徒有虚名呢。”
“园艺……?”
“奥尔凡斯说自己的梦想是等成为臣子后,得到直辖领地,要在哪里进行农业和研究植物呢。他也有过这样朴素青年的时代。允许安妮丝菲亚王女自由,也是因为自己的梦想没能实现吧。”
知道了陛下的过去后,我的胸口一阵阵发疼。陛下也和安妮丝大人同样,因为身为王族而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
……果然我不能接受。生为王族要背负责任也许是理所当然的。即使如此,我无法忍受安妮丝大人不得不放弃梦想来生活。
“啊,真是讨厌的眼神呢。”
突然,琉米大人深深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非常抱歉。但是,我——”
“——精灵契约呢,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东西。需要必要的资质和‘为了达成契约的愿望’。你想在契约上寻求什么?”
琉米大人打断我的话问道,我沉浸于思考之中。
我有没有即使不会变老也想实现的愿望。
这么对自己提问后,脑中浮现的果然是——安妮丝大人的笑容。
希望她能够笑。不希望她放弃梦想。希望她自由自在。
如果王族的责任会将她的笑容、梦想、时间等一切夺走的话,我能为她做什么呢。
软弱的自己在低语着,这个选择是否正确。我对此回答道,就算不正确,难道就因此放弃吗。
如果她不得不放弃笑容的话,我——。

“——我为了成为王,为了得到统治这个国家的资格。如果不达成精灵契约的话,就连站在这个舞台上都做不到。”

迷茫已经消失。没有迟疑的宣言,带着决意的回答。即使会忘记老去,被时间的洪流丢下,如果前方有安妮丝大人的未来和笑容的话也没关系。
我的回答让琉米大人沉默了。沉默了一会的琉米大人的表情突然变化了。
就像是感受到了深深的绝望一般的表情。仿佛被打垮了一般的琉米大人的变化让我困惑了。
“……想成为王。你的心意就是这么强烈呢。”
“琉米大人……?”
“——真是非常、非常残酷。”
琉米大人垂下眼睛这么诉说,声音非常低沉,然而可以从其中感受到力量。琉米大人睁开眼睛,视线再次捕捉到我。
“那么,我就更要阻止你了。……但是,即使我想阻止也是阻止不了的呢。所以,我就只是诉说。”
“……诉说?什么?”
“真实。接下来的话甚至对古兰兹都没说过。但是,我不得不说。我只能希望你不会重复以前的错误。”
对父亲大人都没说过的真实……?我不禁坐直身子看着琉米大人。琉米大人比刚才增加了一些虚幻感,她轻轻开口说道:
“——我会诉说。消失在历史暗处的真实。……的某一个故事。”
然后,琉米大人诉说了。她所知道的一个故事。
甚至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救了,如此程度的残酷的故事,让我知道了。

* * *

我在屋子里的走廊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窗外的月亮。会话结束后解散,琉米大人作为父亲大人的客人,被带到了客室。我在回房间的途中。
之所以在回到房间之前停下脚步……果然是因为琉米大人说的话吧。她所诉说的“真实”就如她所说的“残酷”。
是让人不禁失去话语的故事。从她身上感受到的虚幻也能够理解了。之前从没对其他人诉说过这真实的理由也好,阻止精灵契约的理由也好,我全都理解了。
“尤菲。”
在我停下脚步抬头望天的时候,应该是带琉米大人到客室的父亲大人对我搭话。父亲大人站到我身边,也抬头望着月亮。
我们都沉默地眺望着天空,打破这沉默的是父亲大人。
“听了琉米大人的话,你是怎么想的。”
“……父亲大人才是,怎么认为的呢?”
对于仿佛确认一般来问我的父亲大人,我则是反问回去。
被问到的父亲大人看了一下我,然后又抬头望着月亮,说道:
“残酷的故事。但是,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我该做的事没有改变。我不会选择精灵契约。那么,那个故事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旧话罢了。”
“……父亲大人真强呢。”
“我再问一次。——你是怎么想的?”
被再次问到的我没能回答。沉默的时候,父亲大人继续说道:
“琉米大人说了。精灵契约不是可以被阻止的东西。——你有打算停下吗?”
“——是残酷的故事。”
我故意无视父亲大人的话,如此断言道。
“非常残酷,甚至让我认为这个世界没救了一般。即使如此,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已经无法停下来了。”
讽刺的是,正是因为琉米大人告诉我的残酷的故事让我下定了决心。过去以及将来的人生,对我来说一定都会变得更加重要——这样的决心。
“……代代出生在玛泽塔公爵家的人都有个经常被提到的性质。”
“……父亲大人?”
父亲突然改变话题。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话题呢,我盯着父亲大人的脸。
“出生在玛泽塔公爵家的人都非常忠义,因此偶尔会做过头啊。”
“……是这样吗?”
“出生在玛泽塔公爵家的人一旦决定就非常顽固,不会退让。甚至都被评价为顽固不化。所以,我们会选择一个人。我将忠义献给了奥尔凡斯。而不是当时身为王太子的奥尔凡斯的兄长。”
“……为什么?”
“因为奥尔凡斯是我的朋友。”
父亲大人果断的声音中有着比以往更多的感情。
“我在年轻的时候也拥有过多的才能,被周围过多地关注着。周围的人称我为神童,过多的才能就像吸引人的蜜一样。周围的目光让我心烦,只有作为下任玛泽塔公爵生活的时候才能放松一下。”
父亲大人耸耸肩诉说着过去的事。这样的姿态非常新鲜,让我不禁看着父亲大人的脸。这时,父亲大人确实是浮现出了微笑。
“奥尔凡斯没有被我的风评迷惑。嘛,别看他那样也是对王位继承权完全不感兴趣的人。”
“……陛下和安妮丝大人果然是父女呢。”
“没错。所以才被希尔芬管得很严。”
呵呵,父亲大人略微露出的笑容也让我惊讶。这大概是父亲大人个人的表情吧。该怎么说呢,大概意外地是个坏心眼的人呢。
“不过正因为奥尔凡斯是那样,希尔芬也被拯救了。为了跨越那个时代,奥尔凡斯作为王是必要的。所以我就更想守护我们所留下来的东西。”
“……父亲大人。”
“我不得不守护。即使会让孩子们认为自己不自由。现在回过头来看,说不定有些过于顽固了呢。正因为知道奥尔凡斯成为国王后走过来的道路的艰辛,所以才不想让你们也重复同样的错误、体会同样的艰辛。……明明时代改变后,同样的手段不一定行得通呢。”
父亲大人望着远方,仿佛自嘲一般嘟哝着。对着这样的父亲大人,我没有可以说的话语。
说不定没有错。但是并不正确。包含次世代的我们在内,大家都犯着一点一点的错误才导致了现在的结果吧。
“对我来说奥尔凡斯是朋友,也是标杆。”
“标杆?”
“为了不迷失自己的标杆。他所前进的道路以及未来,我想与他一同前往。作为一个人,作为朋友。所以我为奥尔凡斯尽心尽力。报答为了守护国家而舍弃自己的梦想的朋友是我的轴心。希尔芬应该也类似吧。”
“……忠义和友情吗?”
“不过你跟我有些不一样呢。”
“……怎么会,您在捉弄我吗?”
果然父亲大人真实的性格并不怎么好吗?我不禁浮现出这样的疑问。
“如果你听起来像是捉弄的话,那你也是有头绪的吧?”
“……”
“沉默就是雄辩啊,尤菲。”
“……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觉得父亲大人很烦。诶,没错。”
“我只是说你跟我不一样而已。自己选择自己认为正确的回答,然后前进。”
父亲大人想说的是,他跟随奥尔凡斯陛下是因为忠义和友情,跟我对安妮丝大人的感情不一样。
……是呢,一定是不一样的吧。
“我不希望安妮丝大人舍弃梦想。这是我的愿望。”
“即使安妮丝菲亚王女不这么希望?”
“这是——我的轴心。我……爱慕着她。同样爱着她的梦想。所以我不希望她放弃梦想。”
我带着决意宣言道。同时带着挑战一般的眼神望向父亲大人,但父亲大人轻松地接下了。
“去做吧,如果这是你无法退让的选择的话。”
父亲大人说完就离去了,我仍然站在原地抬头望着夜空。
从夜空中倾注下来的月光渐渐被云遮住,慢慢消失了。月光完全消失后,包裹在黑暗之中的我低声说道:

“即使,这个世界是无法拯救人的世界,我……——”

——再也不会动摇。我把手伸向不可触及的天空,然后缓缓地握住拳头。


1
14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1

全部評論 0

10000
哟哟的奥利奥 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389 粉絲
0 關注
25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十章为了自由的明天

1085
0

第九章 假面脱落

1256
0

第八章 这个魔法是为了谁

886
0

第七章 不愿直面之物

832
0

第六章 不希望的决意

753
0

第五章 精灵契约者的少女

72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