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假面脱落

抱着母后哭了一顿之后,为了能够冷静下来对话,关于今后的谈话就放到了日后。
当天晚上,我走出房间,向着尤菲的寝室走去。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说实话烦恼得脑袋都要炸了,不过结果还是不错的。
即使舍弃一切都要为了我,并非怀疑这么说的尤菲。不过为了接受尤菲的心意,我认为还需要一些交流。
——我有个没向任何人说过的秘密。但是,我觉得如果是尤菲的话,说给她听也没关系。希望尤菲能够知道一切。
“……尤菲?还醒着吗?”
轻轻敲了敲尤菲寝室的门。轻轻敲这点好像表现出了我的懦弱,让人羞耻。
打开门后就看到尤菲的睡衣姿态。
“安妮丝大人?”
“啊……抱、抱歉,在这种时间。”
“不、没事。要进来的话,请吧?”
在尤菲的邀请下,我进入了房间。尤菲坐在床边,然后拍拍床让我坐在那里。
“谢谢,那个,能给我时间。”
“不,我也认为有许多话要和您说。”
尤菲平静地说道,这缓解了一些我的紧张。但我还是不怎么说得出口,结果沉默了下来。
这期间,尤菲一直静静地等着我开始说话。这寂静的时间总觉得令人舒适。沉浸在寂静中,我渐渐地开始组织语言。
“我在想应该先说什么……首先,谢谢你,尤菲。”
“我没做什么能让您道谢的事……”
“不。你决定成为王是考虑了我之后才选择的回答吧?所以……谢谢。”
但是,我接着说道。紧紧握住拳头看向尤菲。
“虽然很开心,但我没法老实接受。我虽然是这个样但也还是王女,说不定是你更适合国家,能达成精灵契约的话,说不定是你更适合当女王。但是……我一开始就放弃的话,我认为作为王女是错误的。”
“您对于身为王女……不,对于身为陛下和王妃的女儿这件事看得很重,这点也好好传达给我了。”
尤菲表情严肃,然后静静地低下头。突然低下头的尤菲让我吃了一惊。
“我只看到您不想成为王的理由,结果没能好好理解您的感情。非常抱歉。”
“不,不对!我不是想让你道歉!我说实话、也有些吃惊……”
我慌慌张张地阻止谢罪的尤菲,不过我原本就是要来说这件事的。一直都是这种半吊子的态度让尤菲困惑并非我本意。
吸一口气,不停深呼吸。多亏了尤菲,我没那么紧张了。虽然没办法完全放松,不过应该可以把想传达的传达出去了吧。
“……我拘泥于王女的身份——拘泥于父王和母后的女儿这件事,是有理由的。”
“理由?”
“我有件一直当做秘密的事。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只属于我的秘密。我最害怕的就是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就是如此沉重的秘密。”
“……任何人吗。伊利亚和提尔提也不知道吗?”
“嗯。没告诉过任何人。……我想要倾诉出来的,你还是第一个。”
我这么说了后,尤菲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坐直身体面向我。她的表情严肃,让我感觉到了一些压力。
“说得这么郑重的话,我也必须用心听了呢。您至今为止都没打算告诉给其他人,对吧?”
“……嗯,我打算到死都保密的。”
我为了让自己冷静,再次深呼吸。
“尤菲,能够跟我一起把我的秘密带到坟墓去吗?”
“是,我发誓,我不会将您的秘密泄露给任何人。”
尤菲笔直的视线,带着真挚的心情说出的话语让我踏出了最后一步。我说出了一直以为不能说给其他人听的秘密。

“——我有着‘前世’的记忆。”

“……前世?”
我忍住颤抖的告白让尤菲沉默了。
她露出烦恼的表情沉默着,不知该如何理解我的话语。我继续说道:
“在记事时就回忆起来了。我还不是我时的记忆。”
“……抱歉,我不是很能理解在说什么。”
“那个,该怎么说好呢。我在作为我出生之前,是作为别人活着的,然后在我出生后,这份记忆就被回忆起来了。”
“……这种事有可能吗?”
“魔学就是这个的证据呢。‘用魔法在空中飞翔’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我确信‘使用魔法的话可以在空中飞翔’才创造出魔学的。”
“……也就是说魔学的根本,是您回忆起来的某人的记忆?”
“嗯,上一个世界生活过的记忆,也就是前世的记忆。凭借这个记忆,我构思出了魔学。前世这个概念,在上个世界也是非常常见的概念,回忆起的记忆中有着知识。”
“……原来如此。就您说的来看,回忆起的之前的世界,远比这里要先进吧。”
“嗯,是的。我不否定。其中不存在‘魔法’是之前的世界与这个世界最不同的吧。”
我这么说了后,尤菲睁大眼睛露出惊讶的表情。这也许是至今为止见到过的她的反应中最惊讶的表情了吧。
“不存在魔法?不是单纯的魔法没有发展?”
“至少我的回忆中是这样。不过,科学这一学问和技术取代魔法,非常先进。”
“不存在魔法的文明吗。……您的魔学是以前世的记忆中的知识为基础的吧?也就是说,即使不使用魔法也能在空中飞翔,是这样的文明吗……?”
“是哦?”
尤菲的表情完全就是“这不可能”。
她应该是没觉得我说谎,但无法想象。看到这样的尤菲,我不禁笑了起来。
“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道具取代魔法获得了发展。举例的话,马车这一移动方式很容易理解吧?”
“马车?”
“嗯。前世中的马车已经被淘汰了,不需要马也不需要魔法就能自动行驶的铁车是理所当然的存在。而且不只是有身份的人,普通民众也可以使用。”
“……不需要马,也不需要使用魔法就能自动行驶的铁车……?”
“嗯。还有就是我想到能在天上飞的理由,名为飞机的铁制交通工具在世界上来回飞行。而且这也是只要付钱任何人都能使用的交通工具。能想象到吗?”
“……是呢。如果知道这些东西的话,我能够理解了。不过还是有难以理解的事。如果是没有魔法的世界,那您对于魔法的想法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呢。”
尤菲皱着眉头,露出复杂的表情低声说道。我不禁苦笑起来。
“从哪里,不如说……是呢,虽然不存在魔法,但是作为梦物语是十分常见的题材。所以这种充满愿望和希望的故事是很多的。因此,我曾经发动过想象力,如果这种不存在的力量是实际存在的话会怎么样。”
“正因为是创作出来的故事?”
“嗯,我不禁被深深吸引了,只有对魔法的憧憬鲜明地留了下来,甚至改变了我的价值观。我也想试着使用魔法,只存在于想象中的魔法说不定可以实现。这就是我的开始。”
“不像我们贵族因为有必要才寻求魔法,而是像故事中一样自由思考出来的魔法?”
“这解释应该最接近吧。所以,我就更加地憧憬魔法了。”
这就是我的原点,知道魔法的存在,憧憬地向空中伸出手的那一天。
是因为前世的记忆才强烈憧憬魔法的吗,或者是因为憧憬魔法才回忆起前世的记忆呢。虽然现在已经不知道是哪一边了。
所以我一直憧憬魔法。即使那是无法实现的奇迹。既然存在魔法那就绝对要将其解明。然后,创造出自己能够使用的魔法。
凭借着这愿望的势头,奔走至今日。
“——所以,我很害怕……”
“……安妮丝大人?”
“我不普通是因为前世的记忆。这份记忆让我憧憬魔法,让我对魔法执着得停不下脚步,让我认为除此之外都不值一提。”
我抱住自己的身体低下头。然后吐出浑浊的如同泥沼一样的感情。我自己也没有直视的,沉重的感情。
“如果我无法使用魔法的理由是因为前世的记忆,如果我没有回忆起前世的记忆,说不定就能成为普通的王女,不给任何人添麻烦的正经的王女。我不禁这么思考。”
“您在说什么啊……?”
“——我真的是‘安妮丝菲亚·文·帕雷迪亚’吗?”
这是一直盘踞在我心中的不安。
有前世记忆的世界与今世比起来非常奇妙,所以受到了影响。零落的自己像是拼图一样拼了起来,成为了现在的我。
即使回忆起前世的记忆,我也还是我。即使受到强烈的影响,我还是觉得自己是安妮丝菲亚·文·帕雷迪亚。
但是,在知道这一事实的人看来——我到底是谁呢?
“我的里面并非纯粹的‘我’。作为‘安妮丝菲亚·文·帕雷迪亚’生活的我是现在的我吗?如果回忆起前世起,本来应该存在的的安妮丝菲亚就被我消灭了?一想到这里……我就很害怕。我是不是,将他们的孩子——夺走了?”
我的告白似乎让尤菲倒吸了一口气。我已经无法阻止自己吐露感情,感情不断溢出。
“明明憧憬魔法,却没办法使用。所以我想要代替的东西。没错,我只是想得到表扬!虽然有点奇怪但能做到很厉害的事,我想要这样的证明!”
——我只是很害怕。我可以就这样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吗?
“能想象出来吗?如果从明天开始就作为完全不同的人生活的话?明明有全部记忆,明明觉得那是自己的记忆,但我却有可能是别人。父王和母后知道后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这样的孩子很可怕?”
所以我移开了目光,因为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在考虑这种事。
我为了糊弄过去而一直对自己说没问题。我只是个奇怪的王女,被讨厌也没事。
如果不被怀疑的话就好。即使我是异质的,只要这异质不将我的真身暴露出来就好。
我带上了自己想象中的理想的假面。
甚至不知不觉地,我自己都将这假面认为是自己了。
“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被爱。所以不想背叛。但是,如果无论如何其他人都觉得我奇怪的话,那我就只能埋头硬冲了。我脑中的武器只有知识,所以创造出了魔学。”
“……这就是您一直怀着的秘密吗?”
“嗯,虽然我不想注意到。因为一直注意的话,我就没法当父王和母后的孩子了,一想到我夺走了他们的孩子我就害怕。而且,还有可能夺走了国家的未来。这让我越想越害怕……”
我不知什么时候流下了眼泪,我嘿嘿地笑着拼命糊弄过去。
要是能够更冷静地说出来就好了,但做不到。因为认识到必须要成为王女,所以我才想将这“罪”向其他人吐露。
“当一个奇怪的王女……很轻松。这成为了‘我’。越是被说奇怪,人格就越是固定。谎言与真实混在一起,创造出看起来像我的自己。所以无论被说什么都没事。”
这是——将说不定能够普通生活的“安妮丝菲亚”给夺走的我的赎罪。
我奔走至今不只是因为憧憬——最主要是因为自己不被认同。
所以对自己说喜欢努力的自己。——同时比任何人都要责备自己。
所以无论被说什么都觉得没关系。——为了让自己接受这是理所当然的责骂。
所以一直认为魔法是很出色的。——因为只有这点能够支撑自己。
虽然很害怕将混杂着谎言的真心话暴露出来,但更多的是得到解放的心情。因为决定在尤菲面前不隐瞒任何事了。
“明确认识到这是罪的,是我差点杀掉阿尔君的流言传出的时候。”
“是与阿尔加鲁特大人不和的时候……?”
“嗯。伪物的我就算有个万一也不可以与王位扯上关系。”
“…………伪物?”
“原本我就异样了,如果连里面都不是王女的话就没法补偿了吧?所以我就躲开了。我因为是我而让一切都乱七八糟了。所以,我就更要继承王位来补偿了。”
因为与阿尔君分道扬镳,我开始有意识地作出笑容,作出被认为是傻瓜的举动。这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假面,甚至无意识中认为这假面才是真正的自己。
而这假面从阿尔君不在后开始崩坏。不得不继承王位的可能性让虚伪的真心话和真正的我出现了乖离。
“因为我回忆起前世的记忆而让事情变得乱七八糟。现在依然憧憬魔法,也爱着父王和母后还有阿尔君。但是,因为爱,我作为伪物的罪——”
无法消除,想这么说的话语被停了下来。代替的是脸颊被打的声音。
我一下子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只是脸颊很热。过了一下痛感袭来。还有脑袋晃动的感觉。
我打算把握发生了什么,就看到挥过手的尤菲正在瞪着我。
到这里,我渐渐理解了——尤菲打了我的脸颊。
“——您是傻瓜。大傻瓜……!”
“尤菲……?”
没见过这么愤怒的尤菲,让我不禁胆怯了。但尤菲抓住我,一副要推倒我的势头。
输给尤菲的力气的我就这样倒在床上,尤菲在上面瞪着我。
她调整姿势后跨坐在我身上,抓起我的胸襟,眼神锐利,瞳孔中似乎有火焰在燃烧,光芒闪动。
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尤菲的眼泪从眼中落下来。
“——伪物什么的,根本没有这回事吧!”
“诶……?”
“肯定全部、全部都是真物啊!您就是安妮丝菲亚·文·帕雷迪亚!”
一下子没办法从心底理解尤菲在说什么。但是,她的话语深深地打进了我的心里。
“继承了高贵之血的我国公主!即使没有魔法也为世间做出了能代替魔法的伟业!即使作为王族是怪人,但还是不放弃为他人着想的心!如果这些都不是真物还能是什么!?”
“尤菲……?”
“向我伸出手的是您!不是什么‘不是您的安妮丝菲亚王女’。那一天,拯救我于绝望的不是您以外的人!是这里的您帮助了我!”
我被抓住胸襟上下晃动。从床上坐起来的身体再次倒下。尤菲对我的倾述就是如此拼命。
“就在这里吧?您感受到的,祈愿的,全部……!”
尤菲放开抓住我胸襟的手,在我的心脏上划过。在上面落下了尤菲的眼泪。
“您所认为的您,为我着想的您确实就在这里……请不要说是伪物。”
“——、——”
“但是,很痛苦吧?一直、一直。……我不理解这份痛楚,也不会说能够理解。但是,正因为如此请让我这么说,安妮丝大人。”
尤菲将手放到我的脸颊上,额头贴在一起。接近到我们的呼吸重叠的距离。然后她注入万千思念这么说道:

“——您对我来说是世界第一的‘魔法使’。所以还请挺起胸膛。”

——这份冲击无法用话语表述。只是心脏似乎要碎裂一般。不,正确地说碎掉的不是心脏,而是束缚心脏的锁链一般的自戒。
我心中盘踞的,就连我自己都没有正视的自戒,尤菲的话语将其全部融化掉了。束缚过度,不知什么时候与自己的心化为了一体。要解开愈合在一起的自戒注定会痛,因此我会哭也是注定的。
现在感觉一切都被宽恕了。不知什么时候起无法宽恕的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了。因为我现在确实感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现在就在手中。
喉咙抽搐,难以呼吸。视野满是眼泪,什么都看不到。我缠住尤菲的身体抱住她。满心想要叫喊,但却难以呼吸,非常痛苦。
像是垂死挣扎一般寻求尤菲,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绝对不想放手,这个人对我来说是唯一就好。痛苦到难以呼吸,然而幸福感却一口气涌上来。
“谢谢、你……!”
——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把我当做“魔法使”。
我不想成为“王”。我一直都想成为“魔法使”。
就像是给灰姑娘赠送南瓜马车一样。我想给其他人传递笑容和幸福。这是我的梦,明明想要得到,却无法传达的梦。
——因为我是邪恶的魔法使。让国家混乱,破坏其他人的笑容。但是,即使是这样的我,如果这双手中有你在的话,我说不定可以成为梦寐以求的魔法使。
啊,不行了。明明想要道谢,却无法好好呼吸。明明想要打心底微笑,传达感谢之意,却很痛苦,只是很痛苦。

——所以我不知道是什么堵住了我的呼吸。

柔软,温和。似乎能让人记起呼吸一般,吹入了气息。
这是尤菲的呼吸。我们的嘴唇重叠在一起,互相交换着炽热的吐息。
惊讶只有一瞬间,我如同在梦中一般接受了,将手绕到尤菲的背后。似乎每次接触,都让时间感觉变得模糊,被抑制的心情与泪水一同溢出。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尤菲终于将我解放了,我只是呆呆地看着尤菲的脸,漏出声音。
“……哇。”
“……哇?”
“……哇啊——……!好、好害羞……!别、别看我……!”
我用双手藏住脸,脸如同火烧一般的烫。似乎要喷出火来。
不对,为什么尤菲吻我了?我为什么那么轻易地接受了!?
我被自己体内涌上来的热量折腾着,这时尤菲再次从上面缩短距离。嘴唇触碰到我的嘴唇,第二次夺走了我的吻。
“……呵呵。”
尤菲一副满足的样子用手指划过自己的嘴唇,让我受到了一股心脏被抓住一般的冲击。
啊,这下,完了。被完全打败了。我怀着这放弃的想法用双手捂住脸。为了不让尤菲看到我也许完全变红的脸。
——我真正爱上了她,尤菲莉亚·玛泽塔。
“为、为什么吻我啊……笨蛋……!”
已经完全任由摆布了。原本就觉得漂亮可爱的脸蛋已经无法直视了。不去对上尤菲温柔地注视着我的视线。
小心翼翼地移开手看向尤菲的脸,她虽然露出了平静的微笑,但总感觉眼睛没在笑。那双眼睛向下看着我,我仿佛被捕捉到一般,恶寒让我背脊发抖。
“因为我想这么做。……安妮丝大人,请让我看看您的脸。我还想再来一次。”
“不——要——!不如说,快下来——!放——开——我——!!”
尤菲抓住我的手腕,固定住不让我逃脱,因此我挣扎着。不是,尤菲意外的力气很大啊!?
“想、想做什么的。不是喜欢的对象不能亲吻吧……!”
“——我喜欢哦。”
在我耳边低语的这句话,给我补上了最后一击。但是我拼命逃跑。任由这个状况发展下去感觉会变得非常糟糕……!
“这、这是敬爱,友情之类的意义吧!绝对是这样!”
“如果您希望的话,忠诚也好,友情也好我都会为您献上。但是,这份心情是从我内心产生的,只献给您的东西,还希望能够接受。”
我因为耳边的低语而松了一下力气,尤菲趁着这破绽抓住我的手腕让我转过身体。往旁边一看就看到尤菲湿润的眼睛,这让我的心脏怦怦直跳。
“——明明单方面的,自作主张的希望别人接受,自己却在害怕接受。这感情真是不如意呢,安妮丝大人。”
这仿佛是看透我内心的话语。仿佛在说她自己也是同样的。我被尤菲夺走了接下来的话语。
第三次的吻,激烈到似乎要融化我的思考。而且在接吻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吸走了。
“尤菲……等下……!”
“……不要。”
在轻咬嘴唇一般的接吻中,我趁着换气时发出抗议。这时还是有什么东西被抽出一般。
在我认识到被抽走的是魔力的时候,被抽走魔力的丧失感和深深的接吻已经让我无法抵抗了。我拼命在换气时喊道:
“呼啊!尤、尤菲……!等下……!唔唔唔——!?”
虽然发出了好几次制止的声音,但尤菲还是无视我,吸着我的嘴唇。
我好几次被融化大脑和思考的甘甜所麻痹。渐渐地变得无法思考,我缠住尤菲。
我被仿佛被抽干魔力的感觉牵引着,意识坠入了黑暗之中。
“……?安妮丝大人?安妮丝大人!?请振作一点!?”
“……”
感觉最后尤菲在慌慌张张地喊着我,但我已经失去了意识。
8
25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6

全部評論 9

10000
Thyme.x 騎士
好家伙,被吸干了

3 天前 0 回復

被腰斩的芙兰达 平民
我好兴奋啊!我好兴奋啊!

3 天前 0 回復

exten780 平民
这也太甜了!历经艰险后的糖,甜到眼泪落下来了

3 天前 0 回復

243708791 勳爵
尤菲攻起来就没有安妮丝什么事了,躺好就好😏

7 天前 0 回復

shandian6033 勳爵
没想到王女竟然是受!!
不过是受也挺好的,百合赛高!!!

10 天前 0 回復

Shizuru 平民
哎呀哎呀,没想到尤菲莉亚不当人了,竟然是霸王强攻呢

11 天前 0 回復

qq597604580 子爵
你果然是诱受!

11 天前 2 回復

无罪于心 勳爵
民政..民政局不用搬,王国新法案《同性结婚许可》通过

11 天前 2 回復

论极语易 公爵
什么是真物

12 天前 0 回復

哟哟的奥利奥 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388 粉絲
0 關注
25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尾声+彩插

2795
0

第十一章起始的魔法

961
0

第十章为了自由的明天

1085
0

第九章 假面脱落

1256
0

第八章 这个魔法是为了谁

886
0

第七章 不愿直面之物

83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