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1年7月短篇)

——————————————
作者:细音启
插画:猫锅苍
图源:轻小说万岁
翻译:天咕·乐子人·鸽灾(LKID:天災)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你与我最后的战场,亦或是希望匿名的相谈BOX

世界最大的军事国家【帝国】。
耸立在帝都的天守府内有着这个国家最为严密的警备体制。
天帝所居住的大楼。
在其最深处--
【哈啊啊……】
长长的哈欠声。
从半透明帘子对面传来的是儿童般极其可爱的声音。
【好闲啊。闲到快融化啦】
天帝尤梅隆根。
帝国最高权力者的身影在帘子对面微微晃动。
【是谁说的无聊连神明都能杀死来着?喂、璃洒,梅隆现在就是这种心境哦。太过无聊真是好痛苦啊】
[这是好事情哦,陛下]
果断地回答后,璃洒抬起了脸。
璃洒·茵·安柏亚。
她是一位带着墨绿眼镜,面容聪明伶俐的女性。虽然身负天帝参谋这一要职,但主要任务却是像现在这样做天帝的闲聊对象。
[最近一周世界都很和平呢。涅比里斯皇厅也没什么大动作,但毫无疑问的是,在一些地方仍旧和我军不断爆发小规模冲突]
世界两大国之间的战争--
和以机械机关的理想乡而闻名的帝国相对,涅比里斯皇厅被称为魔女的乐园。
这两个国家间的战争已经持续了上百年,直到现在也没分出胜负。
话虽如此。
就像璃洒说的那样,最近虽然仍旧互相敌视,但却没有发生大规模战争。
【与和不和平没关系,梅隆也并非想要听一些血腥之事。现在要紧的是怎么消解梅隆的无聊。在这个时候做些什么不正是身为天帝参谋的你的任务吗】
[那就来闲聊吧]
【没话题啊】
[那玩游戏怎么样?]
【不要。每次快要输了的时候,你就会边说着“哎呀,真遗憾又到开会时间了!”,边逃跑】
[那就午睡吧]
【刚刚才结束八十九个小时的午睡哦。话说,梅隆就是因为睡够了才会觉得无聊啊--】
帘子对面传来了叹息声。
然而就在此时。
【啊,想到了】
天帝的声音中带上了活力。
【璃洒,来玩那个吧】
[……那个是什么?]
璃洒不解地歪着脑袋。
虽然天帝一时兴起提出某些提案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但每次都过于突然根本无法预料到。
[陛下,这次又想到什么了?]
【就是十年前玩过的那个活动哦。再玩一次吧】
[----!?]
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
璃洒的脸立刻变得铁青。
[难道是那个吗!?慢着,陛下,难道要再次举办那个难以挽回的活动吗!?]
【天帝从不食言】
身处帘子对侧的天帝点了点头。
【在梅隆小憩的期间,就交给你了哦,璃洒。】
[结果还是要睡啊!?喂,陛下!]
就在璃洒发出悲鸣的时候--
帘子对侧早已传来了可爱的寝息声。

数日后。
帝国基地的一角。
[哈啊、哈啊……大家,不好了!这是个事件哦!]
第九〇七部队的队长蜜思米斯抱着陌生的海报跑进了会议室。
[大新闻哦!]
[队长每次以“不好了”为开始的谈话,基本上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吧]
最先给出反应的是坐在房间一角的银发狙击手烬。
[……姑且还是听一下,这次又是什么事?]
[这次真的不得了哦!十年前举办的传说中的活动再开了哦!]
就等着你们这么问呢。
仿佛在说这种话的蜜思米斯展开了海报。
[其名为【天帝BOX】!十年前在帝都各处都设置了,简直盛况非凡呢!]
[哈啊?这是什么啊]
[啊嘞,烬不知道吗?那么伊斯卡应该知道吧]
[…我也完全不清楚呢]
和烬四目相对之后,伊斯卡摇了摇头。
天帝BOX?
虽然伊斯卡是土生土长的帝都人,但如果是十年前的活动的话,那时伊斯卡尚且年幼。
久远记忆的彼方。
[十年前,我和烬还不到十岁,听你这么一说,感觉好像听说过……]
[你是说清楚记得的我很年长喽!?]
[不,没这个意思……]
[伊斯卡,你是想说二十二岁的姐姐因为太年长了所以没有共同话题吗!这就是年龄代沟吗!]
[这是误解啊!?]
边勉强制止开始饶舌的队长,伊斯卡边说道。
[总、总之……队长知道海报上的活动吧?]
[没错。刚刚才开始贴到基地的入口,我想车站和街上应该也贴了]
决定举办天帝BOX!
天帝BOX——
这是天帝陛下亲自回答国民的问题以及烦恼商谈,甚至还会实现国民的要求的盛大活动!

伊斯卡抬眼看着的海报上的确这样写着。
[……问题是什么意思?]
[你想啊,天帝陛下平日里不是完全不露脸吗,帝国的平民完全不熟悉天帝。所以才会向民间募集“陛下平时在做什么?”“喜欢的食物是什么?”之类的问题。陛下回答这些问题也会提升自己的亲近感!大致就是这样]
[……啊,明白了。确实是位满身谜团的人呢]
伊斯卡曾被允许觐见天帝过一次。
但即便是那个时候,天帝也身处帘子内侧,因此也没能拜见尊容。
简单来说就是满身谜团。
而这个企划的目的就是通过天帝BOX,来让大家知道这个大人物的人品和性格。
[队长,这边的“国民的要求”是什么?]
[嗯。比方说,十年前的天帝BOX为了实现“希望能增加节日”的要求而增设了节日。还有为了实现“想要建造游乐园”而在帝都的角落兴建了游乐园呢]
[原来建造那个游乐园的理由是这个啊!?]
伊斯卡也知道那个游乐园。
小时候,不知为何帝都外围突然建起了一座游乐园。
[没想到那居然是天帝BOX上的要求啊……这么说来,这不是一个盛大的活动吗!]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作为传说中的企划,十年前也备受好评呢。而现在这个活动要再开了哦!]
蜜思米斯队长双眼放光。
[每位帝国人都会获得一张投票用纸。上面可以随意写!不管是烦恼、问题,还是要求,天帝陛下都会为我们解决的!]
[……嘿,确实很有趣呢]
愿望能实现的话,国民自然很开心。作为实现愿望的一方,天帝也能从国民中获得更多的支持。
对双方而言都有好处。
[肯定会收集到不计其数的投票吧。是陛下来挑选问题和要求吗]
[不,是抽选。而且还是陛下一张张抽选哦。因为BOX内恐怕会收集到数百万张投票,所以竞争相当激烈……但被抽中的话也会相应的开心吧]
嘶哈,很是兴奋的蜜思米斯喘着粗气。
[因为是个非常有趣的活动,所以想每年都举办,但却非常耗时耗力耗预算。无论是海报的制作,还是建造游乐园和增设假日,都必须得经过各种部署安排吧?]
所以才会每十年举办一次。
这么盛大的活动,怪不得蜜思米斯队长会如此兴奋了。
[帝国兵也能参加吗?]
[当然啦!]
蜜思米斯队长点头肯定。
[一人一票,投票用纸应该已经发下来了才对。所以就拜托伊斯卡和烬了]
[……拜托是什么意思?]
[希望大家在投票用纸上写上“请给非常可爱的蜜思米斯队长发三倍薪水”]
[才不会写啊!?]
[别担心,我也会写的。也拜托过音音酱了。这样一来中选几率就变成四倍了!我的薪水变成三倍,伊斯卡也很开心吧!]
[完全不开心啊!?]
[圆珠笔借给你!]
[你也太心急了吧!?]
蜜思米斯急忙将圆珠笔推了过来。
明明投票用纸还没有发下来,她还真是来劲儿啊。
[毕竟是对陛下提出的要求,应该有更好的东西能写吧……]
[说得对。队长真是蠢]
烬喃喃自语道。
[一人一票也就意味着每人只能提一个要求。谁会在这么珍贵的纸上写队长那种无聊的要求啊。要是想要增加薪水的话,好好干活不就行了。而且——]
就在烬进行极其正当的说教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打开了。走进会议室的是有着艳丽红发的少女。
[回来了哦!]
结束午休的音音手里握着未曾见过的白纸。
[伊斯卡哥!大家知道天帝BOX的事情吗?]
[刚才正好在说这件事。啊嘞,音音?你手里拿着的难道就是……]
[哼哼,猜的没错!正是投票用纸,大家的份都拿到了哦!]
四人份的投票用纸。
伊斯卡、烬、音音,以及蜜思米斯队长的份。
[音音酱慢着!]
转身看向音音,蜜思米斯队长发出了开心的声音。
[好了!赶紧在投票用纸上写上“请给非常可爱的蜜思米斯队长发三倍薪水”吧。伊斯卡和烬也来帮忙!]
才不会帮忙。
无视掉伊斯卡的呢喃,音音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哎!?还能在天帝BOX上许这种愿望吗!?]
[没错哦,音音酱!]
[那音音要写把音音的薪水增加一百倍!不对,还是要一个帝国附近的无人岛当作音音专用的秘密基地吧!]
[怎么可能啊!?]
这次则轮到伊斯卡瞪大双眼了。
蜜思米斯队长的要求已经大致知晓,但音音的要求也不输于她。
[不不、慢着。就算是天帝BOX,也不能这么肆意妄为——]
[你们的谈话我都听到啦!]
哐当。
就在此时,已经上锁的门被猛地推开。
[早上好呀,第九〇七部队的各位。就让身为天帝参谋的我来回答有关天帝BOX的疑问吧!]
[……啊嘞,璃洒?]
面对突然现身的帝国军干部,伊斯卡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身为天帝参谋的她为什么会出现在第九〇七部队的会议室呢。
[哼哼哼,大家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哦]
[这个会议室不应该是完全密封且完美隔音的吗……算了,璃洒来了正好。我们正好有事情要咨询你]
[哦?什么事呀,伊斯卡亲]
[蜜思米斯队长和音音准备在天帝BOX的投票用纸上写下不得了的愿望……]
[具体来说是?]
[蜜思米斯队长是“三倍薪水”,音音则是“想要个无人岛”]
[可以哦]
[原来可以啊!?]
[毕竟是天帝陛下呢]
璃洒双臂抱于胸前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伊斯卡亲应该也知道吧,天帝陛下可是世界最大国家内最伟大的人物哦。也就是说,天帝既是世界最高权力者。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哦]
[……这点我虽然清楚]
[我明白你的顾虑哦,伊斯卡亲。就算是向天帝陛下许愿,什么事也要有个限度吧。但没关系的哦,毕竟整个帝国内类似的要求会有数万份呢。大家都在考虑类似的事情呢]
看来是板上钉钉呢。
即便蜜思米斯队长和音音写下别的要求,宽阔的帝都内会提出相似要求的人也不计其数。
[啊,订正一点。“类似”用得其实并不恰当呢,伊斯卡亲]
[什么意思?]
[还有更不妙的要求呢。比如说“请颁布帝国内所有美少女都必须全裸生活的法律”,这种要求最低也会收到一万份呢]
[这也太过分了吧!?]
在宽阔的帝国内,这样的变态好像至少有一万人。
[让人头疼的是,这个天帝BOX是陛下的一时兴起。伊斯卡亲,你知道其中隐含着什么样的危险吗]
[……什么危险?]
[假如这种要求真的被抽到了,里面的法律可是真的会颁布哦]
[开玩笑的吧!?]
限定美少女必须全裸生活的法律。要是这种要求实现的话,世界怕不是要毁灭。
[陛下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做哦。毕竟闲到发慌啊!不如说越是难以实现,陛下就越会开开心心地去做呢!]
[阻止这种事不正是天帝参谋的工作吗!?]
[不可能的]
璃洒想也不想地回答道。
[对闲到发慌的陛下来说,只要能打发时间什么都会做哦!完全就是不考虑后果带着半分愉悦的态度!]
[这种人立于国家的顶点真的没问题吗!?]
[所以才需要事先筛选啊……]
璃洒浩叹一声。
[实际上会偷偷筛选投票用纸呢。虽然天帝BOX上会收到数百万份邮件,但像这种不可能的要求,或者打心底觉得无所谓的疑问和烦恼商谈不在少数呢]
[……比如说?]
[“丈夫的打呼声太吵人了,请想想办法”以及“我家养的猫逃跑了,知道在哪里吗?”之类的]
[比想象中要无所谓十倍的疑问!?]
[这种真的会邮寄来哦!]
璃洒猛拍一下桌子。
[所以说,才要事先把这些全剔出去啊。但机械无法完成,只能靠人工来筛选呢。所以才要从帝国军中募集人手]
在这个瞬间——
会议室内的气氛剧变。
悠闲的气氛猛然一变,变成了紧张至极的严肃。
[……]
[……]
[人手吗]
[没错,人手不足啊。话说回来,蜜思米斯你下周忙吗]
[哎?]
蜜思米斯队长抬起脸来。
摆出了像是没听到刚才谈话的样子。
[啊,抱歉哦,璃洒酱。刚才在考虑别的事情]
一边这样说着。
蜜思米斯队长一边利落地收拾着四散的笔,并将桌面上的纸质资料夹在纸夹中。
极其快速的撤退工作。
[好了!]
接着蜜思米斯队长趁势迅速转身。
[璃洒酱,天帝BOX的人手召集工作要加油哦。我们还要参加接下来的训练——]
[哦呀不好,手滑了一下]
璃洒操作了一下遥控器,会议室的门便立刻被锁上了。
而且就在准备离开房间的蜜思米斯队长面前。
[被、被锁住了!?]
[啊啦,蜜思米斯,你准备去哪儿呀?]
璃洒缓缓起身。
墨绿的眼镜闪着光,璃洒慢慢将蜜思米斯逼到了房间一角。
[呐,蜜思米斯。我正好有件小事要拜托你,能听一听吗?]
[不听不听就不听!?我才不要听这么麻烦的请求!]
[天帝BOX的筛选工作需要人手呢。正好还差四个人]
[所以说我没听到啊——!?]
[哦呀,真是巧呢。这个会议室内正好有四个值得依靠的伙伴在呢。肯定是为了我才聚集在一起的吧!]
[明明不请自来的是璃洒酱吧!?]
[蜜思米斯]
[唔!?]
被逼入绝境了。
璃洒严肃的俯视着背靠墙壁的蜜思米斯。
[我们是朋友吧?]
[……嗯、嗯!]
[拜·托·你·了·哦?]
短暂的沉默。
在伊斯卡等人的注视下,忍耐了将近一分钟。
[…………好吧……]
然后蜜思米斯队长就选择了放弃。

天帝BOX的收集工作开始了。
投票用纸接二连三地被投入帝国全境均有设置的BOX内。
每天都有数万份信件。
而这些都被送进了帝都——
[要打开了哦!]
哗啦啦。
璃洒将打开后的BOX翻转了过来,紧接着上千张纸如雪崩般倾泻在了桌面上。
[这些是今天最快的邮件哦。之后还会源源不断送来,大家可不能慢慢悠悠哦]
[……]
[对吧,蜜思米斯!]
[……嗯]
蜜思米斯回以极其倦怠的回答。
[……呜,为什么要在宝贵的休息日里,早上四点起床来基地的会议室内集合啊……]
[开始了哦,第九〇七部队的诸位!]
无视掉蜜思米斯的抱怨,璃洒拍了拍手。
[在陛下看之前!要把没法处理的要求和烦恼商谈全筛除掉哦!]
[那个,璃洒?]
音音战战兢兢举起了手。
[比如说什么样的疑问和要求要剔除掉呢?有可以参考的样本吗?]
[没有哦,音音碳]
[哎?]
[随意点靠感觉吧。要是做些和样本比较这种麻烦事的话,可筛不完这些量哦。依据音音碳自己的判断,留着感觉可以给天帝陛下看的就行了]
[会、会努力的!]
音音和璃洒拿起了投票用纸。
接着,伊斯卡模仿二人也开始了筛选工作。
首先是最初的一张。
拿起了桌子上最上面的一张,然后看向上面写着的问题——
[哇啊,上来就不得了啊!]
看了一眼问题后,伊斯卡不禁绷紧了表情。
[璃洒,立刻就看到过分的恶作剧商谈了]
[哦?伊斯卡亲,读来听听]
[嗯……“您好,天帝陛下。容我立刻开始询问。陛下今天的内衣是什么颜色的?又是什么形状的?呵呵”——露骨的恶作剧。这种可以直接筛掉吧]
[这种没事哦]
[没事!?]
真是意外。
这样一来反倒是伊斯卡感到吃惊了。
[等、等等,璃洒!?这难道不是在愚弄天帝陛下吗!?]
[陛下心胸宽广,会原谅的哦。顺带一提,身为天帝参谋的回答是,陛下平时根本不穿内衣哦]
[这是怎么回事!?天帝陛下平时到底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啊!?]
就在此时,银发狙击手烬插入了伊斯卡和璃洒的对话。
[喂,使徒圣殿。这边是要求哦。“亲爱的天帝陛下,我有件事要拜托您。我想要帝国司令部女医生米卡尔拉酱穿过的睡衣,顺便枕头也要。”……这是个变态?上面写的只是怪癖吧。这种应该要剔掉吧]
[可以有哦]
[这也可以吗!?]
虽然伊斯卡再次吐槽,但璃洒却自信满满地说道。
[没关系的啦。毕竟是抽选,被天帝陛下抽到的几率只是数百万分之一哦]
[……是、是吗?]
[是哦,伊斯卡亲。筛选工作才刚刚开始。这种程度就大惊小怪,后面可是会撑不住的哦]
正在此时,紧握一张投票用纸的蜜思米斯队长看向了璃洒。
[璃洒酱、璃洒酱!]
[我在哦,蜜思米斯。你发现什么有趣的投票用纸了吗?]
[那个……“有件事要请求天帝陛下。帝国军的男性士兵们都臭烘烘的。请让他们在训练中也注意仪表、时常打理发型、出汗之后要立刻喷除臭喷雾、战斗服脏了之后要立刻清理。”]
[应该立刻采用呢]
[采用这种要求的话就没法训练了啊!?]
令人恐惧的天帝BOX。
看来事前筛选比想象中的要更加随意呢。
[啊!大发现!]
就在此时,音音大喊了起来。
[队长、璃洒!发现写了蜜思米斯队长的要求了呢!]
[我!?]
蜜思米斯转身看向音音。
看来她好像根本没想到对于天帝的要求里会出现自己的名字。
[难道是我的隐藏粉丝!?有人气真让人烦恼呢!音音酱,试着读一下]
[嗯。“有个愿望要拜托天帝陛下。明明帝国军所属的蜜思米斯这位女队长行为不良成绩垫底,却总是摆出一副了不起的队长样儿,同位女队长绝不能坐视不管。而且明明外貌和身高都像个小孩子,可胸部却不是一般的大,这点也让人气不打一处来。请用陛下的权力命令那个女人摘除胸部”]
[和胸部没关系吧!?]
蜜思米斯慌慌张张用双手捂住了丰满的胸部。
[同僚的女队长……难道是小皮写的!?]
皮利艾·科蒙萨斯队长。
一有机会就把蜜思米斯视为对手发起挑战的女队长。
这封信十有八九是皮利艾写的。
[就算拜托天帝陛下,也不可以把我的胸部摘除啊!这肯定要筛掉!]
[不,可以有哦]
[璃洒酱!?这可不行啊,我还有我的胸部可是很困扰啊!]
[别激动,冷静点]
璃洒抚摸着满脸通红的蜜思米斯的脑袋。
[你这样一点都没大人样儿哦,蜜思米斯。是个人都明白这只是单纯的恶作剧。天帝陛下肯定也会一笑了之的啦]
[……是吗]
[是哦。天帝BOX是完全匿名制。正因为所有人都可以写,所以才会产生个人的自由想法呢]
璃洒张开了双臂。
[因此!蜜思米斯的胸部稍微摘除点也在允许范围内哦!]
[我才不会允许啊!?]
[允许这种事才彰显天帝陛下胸怀之广阔哦]
璃洒和蜜思米斯亲密地交谈着。
一边看着二人的喧闹,一边继续进行作业——
[璃洒]
[怎么了,伊斯卡亲]
[啊……抱歉。刚才不是在叫璃洒你,而是投票用纸上写了璃洒的名字]
[哦?]
璃洒的双眼深感兴趣地放着光。
[毕竟我可是天帝参谋呢,也就是所谓的名人。寄给陛下的信里出现我的名字也是理所当然。伊斯卡亲,你也读来听听]
[……“有个问题要询问伟大的天帝陛下。陛下的参谋璃洒·茵·安柏亚是帝国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人。容貌美丽、饱具知性、身材拔群,既可爱也深得部下信任的人气者”]
[哼哼,很清楚吗]
[“——她本人似乎是这么认为的”]
[哎?]
[“这也太骄傲自满了吧。就凭自己脑袋好、军校里的成绩好,就随意使唤部下,而且还小气。还完全不化妆,那个毫无色气的眼镜也从没见她换过,那个女人的一切都让人生气”]
[…………]
璃洒僵住了。
在读着来信的伊斯卡面前,她那可爱的视线逐渐变得危险锐利。
[“实际上,璃洒那个女人只是自命不凡而已。有朝一日一定要用右直拳打碎那副眼镜,打得她鼻青脸肿——”]
[伊斯卡亲]
准备继续读下去的伊斯卡被天帝参谋的一句话喝止住了。
[…………]
[……那个、璃洒?]
[把那张纸给我]
[好、好的!]
璃洒紧握着投票用纸。
她准备做什么呢?
第九〇七不部队都在紧张地关注着璃洒的下一步行动,而璃洒本人却从包内取出了透明的塑料袋。
[……璃洒酱,这是什么啊?]
[真空袋。为了防止继续粘上别人的指纹]
蜜思米斯战战兢兢的发问,璃洒则满脸严肃的回答。
将投票用纸放进了真空袋内并小心地封上了开口。将真空袋放进包里的璃洒又从怀中取出了通信机。
接着——
[喂,是鉴定科吗?是我,有件事要拜托你们]
响起了璃洒的对话。
[关于天帝BOX,有件重要证据要送过去,麻烦你们鉴定出指纹和笔迹。根据内容来看,毫无疑问对方肯定是军队关系者。把纸张上残留的指纹和所有的数据进行比对。发现犯人之后,立刻进行抓捕]
[抓捕可不行啊!?]
急急忙忙插话道。
伊斯卡也算是当事人,不能视而不见。
[等等,璃洒。找出本人可是禁止的啊。毕竟是天帝BOX,为了不让人知道是谁写的可以匿名,这不是璃洒你自己说吗!]
[……匿名啊]
璃洒用毫无生机的声音呢喃道。
[但是伊斯卡亲,为了正义有时也不得不做出牺牲哦]
[虽然内容的确不好……但也在恶作剧的范围内。刚才对蜜思米斯队长的恶作剧也被允许了吧?]
[允许哦]
[询问天帝陛下内衣的颜色也可以吧?]
[可以哦]
[既然如此,这个也——]
[这个不行]
[只对关于自己的严格审查啊!?]
[你错了,伊斯卡亲。这里面有事件的味道哦!]
紧握住装有投票用纸的真空袋,璃洒大吼道。
[这可是想要陷害身为天帝参谋的我的重大犯罪哦。绝对要找到犯人!]
[……是吗]
[绝对是。我绝对不是只对关于自己的严格哦!]
蜜思米斯队长朝着激动的璃洒递出来一张投票用纸。
[璃洒酱,这个呢?]
[嗯?怎么了,蜜思米斯?]
[……“天帝陛下您好。陛下令我心醉,只是想到陛下的事情就令我彻夜难眠。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陛下用过的餐具(未清洗)。刀叉勺,要是还有带着残羹剩饭的碟子就更理想了。哎嘿嘿嘿”]
[啊啦,看来是陛下热情的粉丝呢。居然想要陛下用过的餐具,还真是相当热情的天帝粉呢]
[但是璃洒,最后的那个“哎嘿嘿嘿”是不是太可疑了?]
[完全不可疑哦。满溢着对陛下的爱,好感度反倒更高哦]
随意给出OK的璃洒。
就在这样的璃洒面前,蜜思米斯又递出来新的投票用纸。
[实际上还有个类似的愿望……“天帝陛下您好。我是陛下的参谋璃洒殿的死忠粉,只是想象那位的身姿就让我彻夜难眠。希望用陛下的权力,赐予我璃洒殿穿过的衬衫和裤子(未洗过)。如果是满是泥泞和汗水的就更加理想了。哎嘿嘿嘿”]
[不行]
[不行!?]
[最后的“哎嘿嘿嘿”太让人恶心了。肯定是个相当严重的变态]
[二十秒之前的台词这就忘了!?]
[赶紧加快速度吧,各位!还有很多筛选工作等着我们呢!]
[强人所难啊!?]
就这样——
在璃洒不平等的判断下,终于彻夜完成了数十万份投票用纸的筛选工作。
活动当日。
天帝BOX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在企划结束后的遗憾声中,活动正式闭幕。
虽然至此为止都是“可喜可贺”的。
[……结果,像摘除我的胸部、陛下内衣的颜色之类的要求都没有抽中呢……实际上正经的商谈和愿望压倒性得多呢……]
[……我们拼命筛选的意义在哪啊]
[……音音也累坏了]
[……我可不会再干这种事了]
在盛况空前的天帝BOX背后——
累如死尸横躺在地的伊斯卡等人则在抱怨着。
希望这种活动再也不要举办。

——然而。
完全不知道第九〇七部队伊斯卡等人的辛苦,在远离帝国的地方却有一位燃起对抗心的少女。

[天帝BOX!?]
涅比里斯皇厅。
在被帝国称为“魔女的乐园”的这个国家的王宫内,爱丽丝手中正拿着帝国发行的报纸。
[……盛况空前并引起了大反响……原来如此,敌人还真是举办了个有趣的活动呢]
爱丽丝丽泽·卢·涅比里斯。
有着炫目金发和惹人怜爱面容的少女,同时也是被帝国畏称为“冰祸魔女”的王女。
虽然和帝国剑士伊斯卡是互相视为好对手的关系,但这是仅属于二者的秘密。
而爱丽丝现在却——
[皇厅绝不能输给对方!]
眼中带有热烈的斗志,有力的喊道。
[燐,燐在吗!]
[……]
[既然在身边,就回句话啊]
[……不,只是感觉爱丽丝大人又要实施一些不靠谱的注意了]
茶发少女在爱丽丝身边长叹一声。
爱丽丝的侍从——燐。
[“又”这个字让我有些在意,但我想到了有趣的主意是事实哦]
[……肯定是对抗帝国的天帝BOX的主意吧。难道要举办女王大人信箱BOX吗?]
[你错了哦,燐。我才不会特地去劳烦女王大人]
[也就是说]
[是“爱丽丝BOX”哦!]
[这企划只是爱丽丝大人想玩而已吧!?]
[从皇厅中募集烦恼或商谈,然后由我来解决。怎么样?]
[……就算您问我怎么样]
燐仰望天花板浩叹一声。
[确定要举办吗?]
[当然了!]
[……明白了。但是爱丽丝大人,覆盖皇厅全域的话是需要预算和时间的。首先就限定在王宫及其附近的范围内举办吧?即便如此,也要准备数千张投票用纸呢]
[但帝国可是有几百万张哦?]
[得到好评的话再扩大范围就好了。毕竟是没有告知女王大人的企划,这种范围已经足够了]
[……明白了]
采用了燐的建议。
投票用纸准备了上千张。
只分发给涅比里斯王宫及其附近民家的限定活动开始了。
[好了,燐!既然决定了就赶快准备吧。为了让爱丽丝BOX扩大到全世界!]
[……抄袭帝国的主意]
[你说什么了吗]
[没。明天之内设置好BOX的对象区域。投票期限限制三天可以吗?]
[可以!]
双眼放光的爱丽丝满意地点了点头后。
[啊啊,真期待!到底会募集到什么样的烦恼和商谈呢!]
爱丽丝BOX设置完毕。
在兴奋地等了三天投票期限后——
[久等了,爱丽丝大人]
[真让我好等!]
燐将一个巨大的BOX搬了过来。
里面是堆积如山的数百张投票用纸。每一个都是以爱丽丝为对象的询问信。
[全部共387份]
燐将一扎扎投票用纸摆在桌子上。
[老实说,反响要比想象中的大呢。募集期限只有三天,本以为最多也只有几份……但没想到居然会寄来这么多。真不愧是在帝国引起大反响的企划呢]
[不对哦,燐。这是我的人望!]
桌子上堆积着如山的询问信。
因为难以全部回答,所以采取了抽选的方式。
[毕竟是我来回答,抽选问题就交给燐吧]
[明白了,那么]
燐从堆积如山的投票用纸正中抽出了一张。
[对爱丽丝大人的询问。……哦呀?虽然是匿名的,但是星灵部队的士兵寄来的问题呢]
[读吧!]
[那么……“亲爱的爱丽丝王女。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我之前就有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了”]
[是什么呢]
[“爱丽丝大人是冰之星灵使。战场上也穿着美丽的王衣,但我感觉有些过于轻薄了”]
[啊啦?我的衣服吗?]
爱丽丝的王衣是按照爱丽丝的身材特别定制的。
像舞会用的礼裙那样大胆地露出了肌肤,以高贵、妩媚,以及奢华为特征。
[我的王衣有什么好在意的吗]
[“我的问题是,爱丽丝大人穿着这么轻薄的衣服来到战场,在用冰之星灵术发动冷气的时候,难道不感觉冷吗”]
[很冷哦]
[很冷吗!?]
燐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啊啦,燐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毕竟爱丽丝大人在使用冰之星灵术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感觉冷呢。我还认为没问题呢]
[只是在忍耐哦。要是连我自己都感觉冷的话,岂不是一点也不帅气了]
虽然没有公布——
但实际上发动冰之星灵术的时候,爱丽丝多少也会感到冷。
但戴上围巾和手套的话又太逊了,所以才会在战场上装出毫无感觉的样子。
[毕竟是我自己的星灵术,所以多多少少也能抑制住冷气,但直接站在冰上的话,寒气也会直接传过来呢。为了防止足部和肩膀太凉可是很辛苦的呢]
[……虽然只是试着募集了一下问题,但却意外有了新发现呢]
有所感慨的燐点了点头。
[可以进行下一个问题了吗]
[当然了,开始吧!]
[下面这位提问者写了匿名的笔名呢]
[读来听听]
[遵命——笔名“三姐妹中的末子”。“请容我询问爱丽丝王女。我有两位姐姐,但姐姐们让我很困扰”]
[啊啦,真是偶然呢。我也有妹妹和姐姐大人,也是三姐妹呢]
爱丽丝是次女。
与之相对,提问者好像是三女。
[身为三女的询问者有什么困扰?]
[我继续读——“让人困扰的是,姐姐们都太早熟了,特别是作为女性发育得太惊人了,而且当事者还主张自己毫无自觉。穿着露出度高的衣服让人瞥见胸口,抱我的时候还会故意压在我脸上,真让人十分羡慕——不对,是生气。面对这样的姐姐们,身为妹妹该如何应对呢”……这位提问者,难道是……?]
[燐?]
[没,只是在自言自语。爱丽丝大人,这个问题怎么办?]
[我想想啊……]
略微思考了一会儿。
既然有三姐妹这一共鸣,就必须认真回答了呢。
[……有件在意的事情。燐,问题中作为女性的发育不清楚是在指什么呢。具体来说是指的什么呀]
[爱丽丝大人]
燐突然用严肃的口吻说道。
[从问题上来看,这位提问者应该是妙龄少女。提到感受性比较敏锐的少女的烦恼的话,肯定是胸部上的胜负了!]
[是吗?]
[……毕竟爱丽丝大人是属于可以自满的那一侧啊。对毫无这方面烦恼的爱丽丝大人来说,这个问题可能有些难以回答吧]
[不对哦,燐!]
转身看向盯着自己的燐,爱丽丝堂堂正正断言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无法回答的问题!]
[您这份自信到底是哪来的啊!?]
[所以,我要回答她。提问者,你有个很大的误解!]
深呼吸一口。
[各有不同各有其好!不要因为是三姐妹中的末子,就去在意姐姐们的事情。一意孤行以牙还牙的行为只会损害你的品格而已!]
[哦!?]
燐不禁鼓起了掌。
[真是完美啊,爱丽丝大人!居然罕见地给出了正经的建议!]
[看看燐吧!]
爱丽丝指着激动的燐说道。
准确来说是指着——燐那一马平川的胸部。
[燐每晚都会做丰胸操从未断绝。这种积极的努力才是你应该学习的地方!]
[请不要把我的私生活暴露给国民啊!?]
[……哼哼]
[居然还露出了像是在说“我回答完了”的满足表情!?]
[毕竟事实如此啊]
自信满满地昂首挺胸的爱丽丝重重地点了点头。
[直面国民的烦恼,然后带着爱去回答。很好,这才算得上是王女!设置爱丽丝BOX看来是很有必要的呢!]
[……还只回答了两个问题而已。啊,差不多到时间了呢]
燐看向了墙壁上的时钟。
午后三点。
根据行程表,之后还有同大臣的会议。
[非常遗憾,但到此为止了。爱丽丝大人,之后请等会议结束再继续]
[……明明刚到了有趣的地方呢。燐,最后再选一个吧。回答完就结束]
[那就抽出最后的问题吧]
燐随意从堆积如山的询问信中抽出了一张。
[这是希望匿名小姐的来信。“亲爱的爱丽丝大人………………”……啊……这个是……]
燐欲言又止。
凝视着页面,表情尴尬,似乎在思考什么——
[还是选别的问题吧]
[燐,你在说什么啊。选中了就要回答,这可是爱丽丝BOX的规则哦。赶紧读出来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燐绷紧嘴唇。
[“有个烦恼要同亲爱的爱丽丝大人商谈。我有一位决定要毕生侍奉的主人。可是让人困扰的是,她最近对一名男性很执着。而且对方还是皇厅的敌人——帝国人,甚至还是可恨的帝国兵”]
[呀啊!?]
面对这个烦恼商谈——
爱丽丝不禁打心底发出了惊叹声。
[绝不可以这样!身为皇厅人却被帝国人夺取了芳心,作为主人也是失格。送来这封信的侍从不是很烦恼吗!]
[…………]
[对吧,燐!……啊啦?]
转脸看去。
不知为何燐却摆出了一副莫名呆滞的扫兴表情。
[燐?]
[……唉,真是辛苦呢]
[哎?]
[只是自言自语。这个烦恼商谈还有下文。容我继续——“我很担心我家主人。我感觉我家主人太执着那位帝国兵甚至失去了原本的自我。要是身边有这种女性的话,爱丽丝大人会怎么做呢?”]
[这还用说!]
爱丽丝的话中毫无迷茫。
[立刻说服她让她回头。不如说现在应该立刻把那位女主人带到我面前!]
[哦?]
就在此时,燐双目放光。
[爱丽丝大人非常反对是吧?]
[当然了。为了那位女主人着想,我来给出回答吧。皇厅人和帝国人的结合,终究会破灭。皇厅和帝国可是无法相容的哦!]
[——]
[燐?]
[说得好,爱丽丝大人!]
燐大吼道。
简直就像是在等待爱丽丝的回答一样,甚至握紧了双拳。
[你怎么了,燐?感觉很中意这个回答呢]
[爱丽丝大人!请你扪心自问]
[哎?]
[把刚才的问题和自身的情况联系在一起]
[……我的情况?]
爱丽丝疑惑地眨着眼。
自己只是站在两个国家无法相容的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而已。
这和自己的情况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完全想不到呢]
[肯定有!]
[?那你说是什么,燐?]
爱丽丝疑惑地歪着脑袋。
看到这样的爱丽丝之后,燐急躁地挠了挠头。
[那就由我来回答吧。就是那位帝国剑士。请不要说你不记得伊斯卡的事情了!]
[——你说什么!?]
听到燐说出的剑士的名字, 爱丽丝不禁变得面红耳赤了起来。
帝国剑士伊斯卡。
在战场相会,与自己不分上下的对手。
对爱丽丝来说,毫无疑问他是同自己因缘最深的帝国人。
[伊、伊斯卡怎么了啊!]
[您吞吞吐吐的时候就说明您已经有自觉了。自从在战场上和那个剑士相遇以来,爱丽丝大人的样子就很奇怪!]
[……你说什么!?]
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能听到自己的侍从说出这么大胆的话。
[我对伊斯卡很执着……燐,你难道想说我和伊斯卡坠、坠入恋河了吗!?]
[我并没有说到这种程度……]
[而且还会结婚!]
[您妄想过头了!?]
[你想说我和他……会亲昵地切开一米高的结婚蛋糕吗!?]
[爱丽丝大人,您也太慌张了!?]
[——啊、啊嘞?我真是的……]
被燐按住之后,爱丽丝这才回过神来。
[看吧,一提到那个帝国剑士,您的态度就会巨变]
[都怪燐说了容易让人误解的话!?……咳咳。机会正好,看你好像有什么误解,我就趁现在说清楚]
在燐面前深呼吸。
然后边隐藏胸中的剧烈的悸动,边说道。
[我和伊斯卡是好对手!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在纯洁的敌对关系上,毫无疑问我的确对他很执着。但这和大众所说的男女关系是不同的哦]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纯洁的敌对关系……]
[总之!这件事到此为止。……还以为是谁的问题呢,其实是燐的吧?]
[只是偶然抽到了而已]
[真是的……原本还打算当作最后一个呢,但刚才的不能算数。下面一个问题才是最后的问题。明白了吗?]
[好的]
真真正正的最后的询问信。
在爱丽丝的注视下,燐从如山的询问信中抽出了一张。
[这就是最后的哦,燐]
[那么——“亲爱的爱丽丝大人,有烦恼要找您商谈。我有三个女儿。她们分别是叫做伊莉缇雅、爱丽丝丽泽、希斯贝尔的可爱女儿”——啊嘞?]
[……又是很熟悉的名字呢]
燐读出来的是包含爱丽丝在内的王女三姐妹的名字。
而这位提问者好像是三姐妹的母亲。
[燐,我有股很不妙的预感……]
汗水沿爱丽丝的脸颊流下。
能将王女称为“女儿”的人物,整个王宫内只有一人。
也就是说——
[爱丽丝大人,要继续读下去吗]
[……继续吧]
[明白。那个——“虽然我的三个女儿都是非常可爱的好孩子,但最近次女让我很烦恼。那孩子一有机会就撇开身为王女的工作,策划想到的大型活动来让自己尽兴地玩。这次也在王宫各处设置了名为爱丽丝BOX的询问箱”]
[……]
[“爱丽丝,一周时间马上就要截止了,文件还没签好名吗?”]
[女王大人,我立刻去签字!]
扔开爱丽丝BOX——
爱丽丝急忙朝着书斋跑去了。
100
1.1k

請選擇投幣數量

84

全部評論 12

10000
cheryl920627 平民
最後面好好笑

5 天前 0 回復

hikaruyin 皇帝
好像有點色色呢

12 天前 0 回復

ThomasJP 子爵
為什麼11卷突然變成看不到了?那個權限什麼的是怎麼回事?

12 天前 0 回復

qzzh1229 平民
爱了⁄(⁄ ⁄•⁄ω⁄•⁄ ⁄)⁄羞羞

14 天前 0 回復

starnight4022 伯爵
感謝分享

16 天前 0 回復

艾尔芙莉德 伯爵
这个说不定是根据读者来信写成的短篇,既能补充设定回答读者疑问,又能向出版社交稿,一举两得

17 天前 0 回復

艾劍人 伯爵
妹妹有在成長吧?在最新一本的彩插中,很明顯比初登場大。

17 天前 0 回復

食蛇龜 伯爵
感謝分享

17 天前 0 回復

simonx27 子爵
草 笑死,但没完全笑死

17 天前 1 回復

no2body 王爵
纯洁的敌对关系艹(

17 天前 1 回復

theroang 子爵
最后还要迫害爱丽丝)

17 天前 1 回復

no2body 王爵
天灾dalaowdcr!

17 天前 0 回復

天災 王爵
我的葬礼没有鲜花,我的墓碑无需名号
668 粉絲
11 關注
106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亦或是世界起始的圣战 11

53782
0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1年7月短篇)

11450
0

【细音启】渴求游戏的爱丽丝(你与我最后的战场X渴求游戏之神联动短篇)

4248
0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1年5月短篇)

1682
0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1年3月短篇)

1334
0

【细音启】你与我最后的战场(2021年1月短篇)

409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