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弹(1)

第四弹 第七的亢奋模式



必须将这里的植物尽数消灭,就好像读取了我和雪花的内心一样——

“——怎么样。很美吧。”

可爱的声音,从列库忒亚繁茂的植物中传来。

“是大佐。我们必须逮捕她。否则就算把这里的草木全部销毁,那家伙也会携带着种子和树苗逃跑然后卷土重来吧。”

雪花抽出军刀,沙沙地割断了绽放着红花的荆棘,朝声音的方向走去。我手持短刀,紧随其后。这里的荆棘有很大的刺,枝叶也像金属一样坚硬,宛如铁蒺藜一样。

“玲的野蔷薇——枇菈芙的花粉有催眠效果,注意不要吸入了。”

雪花用武侦高水手服的领带捂住口鼻,而我则是从男子制服的胸袋内拿出方巾,充当口罩。这东西不止能够防尘,就连花粉大小的颗粒也能抵挡。

做好准备后,我们绕到了大树的树干后面,所到之处是——

被植物围绕的,小号的广场。

在那深处,冰的墙壁上,有着一顶黄铜宝座,穿着黑色制服的蕾芬洁就坐在其上。

被花朵装饰着的苔褐色长发落到了地上,用军帽之下凹陷的双瞳望着我们的大佐说道:

“哼哼——胜利万岁。”

她轻轻地用右手抚过悬挂在左右的逆卍旗,正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同伴了,所以她都不需要站起来。

花丛已经延展到了冰壁以及宝座两边,使得蕾芬洁的周围变得色彩斑斓,各色鲜花争奇斗艳。其中还有着含有牛奶树碱的会发光的花,它们放射出的赤、青、绿色光线混杂在一起变成了白光,更添蕾芬洁的神秘感。

这里不只有花,还有结着几颗直径50厘米的毬栗的树,它繁茂的树叶就像用圆锯锯出来的一样,而且还散发着金属光泽。当时在雪山追逐履带摩托时咬了我的食人草修摩亚也若隐若现。我可再也不会做出接近它的蠢行了。
(注:毬栗,一种外面包着绒毛的栗子。)

“——小心点。这里的植物也能在大佐的头发里生长,它们都能依照大佐的意志进行活动。”

我听着雪花的话望了过去,拖到地板上的蕾芬洁的头发与众多爬山虎和植物根茎缠结着。那个样子,就好是像连接着无数植物设备的CPU一样。

“怎么样?很美吧,我。”

蕾芬洁伸开两手,将刚才的台词加上“我”,重新说道。


正如雪花所说,包围我们的危险植物已经成为了大佐的一部分。

——蕾芬洁现在,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柔弱瘦小的少女了。

“我不否定你很美,但我还是要说一句美人薄命哟。”

我右手持着伯莱塔,左手拔出沙漠之鹰说道。

“科隆的花店里,可不会卖这些花哦。”

雪花左手持着14式手枪,右手用军刀指着花草说道。

“花即是我,我即是花。难道会有卖自己的人在吗?我甚至不需要动手,就能感受到风、水、大地……只要是在大自然中,我就能延伸到所有地方,肆意盛开。这样,我就能覆盖所有的大陆。”

蕾芬洁将目光投射到远方,回应我们道。

一旦蕾芬洁将植物广布开来,即使使用核武器也没法将它们消灭。因此,我们只能在这里阻止她。

“你在玲被附身了吗,蕾芬洁。”

“没有附身这种事。只是缔结了盟约罢了。在列库忒亚,我与克洛莉夏——花之战女神们缔结了盟约。”

就和战少女瓦尔基莉亚一样,花之女神克洛莉夏的这个名字,不只是个人名,而且还是种族名。也表示着列库忒亚的司掌植物的女神。

“第三次交会以后,维瑟夫、拉米艾莉亚、盖德罗尼克——列库忒亚的众多战女神们,就会开始在这个世界争夺势力范围吧。而我打算在她们之前,将克洛莉夏们的根茎埋入这片土地。克洛莉夏喜好纷争,通过操纵环境,就能推动人与人、神与人、神与神的终焉之战。这样就能导致生命永远的进化,完成元首的第24号命令。”

……使世界回到战争时代的想法,与莫里亚蒂的使文明回到过去的企图不谋而合。然而,从她如今的发言看,她亦有着部分和N不同的意向。

“蕾芬洁,我已经知道你与N合作的事实。但是,你一定是被利用了。N的提督尼莫曾说过,N的目的是令这个世界的人类与列库忒亚人共存。所以你企盼的战争,一定会被莫里亚蒂阻止。他不过是单纯地利用你,去打开列库忒亚的‘扉’罢了。”

我将从尼莫那听到的话传达给蕾芬洁,尝试让她改变想法。

然而蕾芬洁却只是还以冷笑。

“——啊啊,你还是不了解他们的真正意愿啊。”

N,还另有所求。

“你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会说吗?”

雷芬洁并不打算与我们细说,其语调饱含自信。

在那个无人岛上,尼莫所说的她的梦想——“让超能力女性们移民到这个世界,创造超能力者不会被差别对待的世界”,难道不是N的目标吗?不对,尼莫戴的可是金戒指,那是领导的象征。领导的目的与组织的目的不一致什么的,完全不可能。

想要继续打听的话,蕾芬洁也不会说。如若成功让她开口,在这种敌对的情况下她给出的情报的可信度几近于零。问她就是浪费时间。

蕾芬洁大概也认为和我说话是在浪费时间,将视线移向了雪花——

“大日本帝国海军中佐,远山雪花。现在我再次邀请你。和我一起,回溯那个过去的正确时代吧。这个时代已经走上歧路,你也曾向世界发表过宣言吧?现代堕落的日本和德国,已经不再是过去强大而美丽的样子。和我一起进攻日本、德国,然后全世界,成为人类进化的基石吧。”

被花簇拥着的蕾芬洁对雪花说道。

就好像是花之女神,在给选中之人降下启示。

而雪花则立即将军刀指向了蕾芬洁。

“——纳粹·德意志第三帝国军西方大管区,魔女连队所属,蕾芬洁大佐。我已知晓阁下自玲脱离的事实,依据军令,本人须肃清阁下,并且消灭这艘航母上的所有的玲的植物。此为——玲号作战最后的行动。大佐啊,做好觉悟吧。你的道路将到此为止,光荣地受死吧。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雪花向蕾芬洁发出了杀害宣告。这是何等不得了的言论啊……

“……别说出强袭科会说出的话啊,雪花。不和蕾芬洁打起来也好啊。如果能让她投降并消灭这里的植物的话,采取柔和手段逮捕也行啊。她也是有着接受审判的权利的。”

我一边做着手势,一边以温和的态度劝说道……蕾芬洁则是以蔑笑回应我和雪花。

“我对你们找到哈巴谷,并完成登舰的事予以褒奖。然而你们来到这里就是错误——真是遗憾。真是遗憾啊,雪花。我啊,并不讨厌纯粹而崇高的你。作为战友,我想与你继续那场战争啊。只是我与你持续了70年的关系,到今天也结束了。之后就随你便吧。永远的继战——这场未果的梦,就由我独自完成吧。我将尽我所能,死而后已。”

在逆钩十字章旗之间,被花装饰着的蕾芬洁说道……雪花则是将头摇向了一边。

“梦该醒了,大佐。那场战争已经结束了。”

“没有结束。战争是不会结束的,在这里的花盛开之前——”

遥远过去的轴心同袍,事到如今已必有一战。如命运般,她们的视线交会。

“——金次。事到如今,再插手已经没用了。这个魔女是纳粹的亡灵。作为过去曾帮助这个恶党的,背负罪恶的人,与她生存在同一时代的我,有责任负责善后。”

雪花作为与纳粹德国结盟的大日本帝国的残留军人,贯彻了解铃还须系铃人的态度。

这样下去,雪花与蕾芬洁的战斗,就会陷入不死不休的境地。

战时的人类的胜负,从来都是以互相残杀而决定的。

“现在可是21世纪啊,雪花。只要我在这里,就不会让杀戮发生。扫了你们20世纪的人的兴还真是抱歉,但这个时代的命运,是基于这个时代的法则,由这个时代的人决定的。你们不遵从的话,就由我这个21世纪的代表,让你们遵从。”

面对逞强的亢奋模式下的我,雪花只是略表惊讶——没有要反驳我的意思。在这里分道扬镳的话就尴尬了,她最近对我还真是宽容啊。

“蕾芬洁,在日本政府的声明中,这里是日本的领海。既然你不法侵入了这里,我们并不打算放了你,并且要对你采取海上警备行动。基于武侦法第82条,武侦在海上的治安行动也是被承认的。”

我继续宣言道。坐在宝座上的蕾芬洁则是笑了起来。

看出我不只是嘴上让她投降,还有着与她战斗的意愿,她似乎打从心底感到高兴。

“——真是愚蠢啊Fluch man。Gut,首先就淘汰你吧。”
(注:Gut,德语,意为好(哟西))

在雪山时我就想了,这个蕾芬洁还真是喜欢战斗的女人啊。怪不得能和纳粹的高层气味相投啊。

这个距离的话,她可能会掏出在雪山蹂躏卡羯的冲锋枪,于是我使用伯莱塔和沙鹰摆出射子弹的架势——浮现出凶恶笑容的蕾芬洁并没有采取行动,反而是……嘎萨嘎萨嘎萨……我们周围繁茂的植物开始蠢蠢欲动。里面并没有人或者动物的气息,只是蕾芬洁操纵它们动了起来。

“……!”

然而那不过是为了吸引这边的注意。在我们疏于防范的宝座周围,冰地板开始龟裂——数十根树木根茎立了起来。树根弯曲着如铁丝网一样编织起来,变成了直径5米左右的巨大的椰子壳一样的物体,成为了保护蕾芬洁的球形障壁。首先把自己的防御拉满啊。

一般来说,子弹是无法穿过树木的。但树根障壁并没有完全将蕾芬洁密封,还是存在能让子弹擦过的间隙。第一招,蕾芬洁就遁入了堡垒中,将我们晾在了外面。

“散开”

坐在宝座上的蕾芬洁低声道,我周围的丛林中——

——叭沁叭沁!传来的破裂声,以及紧随其后的飞行物割开空气的声音。

“快躲开金次!”

“——?”

雪花喊叫道,我随之以后空翻避开了那破空声。接着,嘎!嘎嘎嘎!从冰地板上飞出的赤、橙、黄色的锐利之物飞速通过了刚才我的头所在的地方。那是如手掌般大小,看形状像是花瓣的物体。那是能够从深冰中突刺出来的锐利和硬度,目测它们飞行的速度都达到了200km/h。似乎是利用了类似凤仙花的果实或是蕨类的孢子囊一样的细胞壁的压力差而弹射出来的。

“那是将靠近的动物杀死,然后将它们作为肥料的花。我在列库忒亚的森林中观测时,给它取了个日本名——投剑花。它具有毒性,被花瓣擦伤的话就能染上,会使人麻痹而无法行动。”

如此说着的雪花,宛如跳绳一样躲开了低空飞行的花瓣。还有一些投剑花从地板往上射出花瓣,擦过了她轻飘飘飞舞着的裙子。看来攻击目标是由蕾芬洁指定的,这些花瓣的轨迹各种各样,要避开相当困难。

叭叽叭叽叭叽!周围的投剑花射出花瓣破空声不绝于耳。连花瓣都能弹射的话那别的东西更容易弹射,这是能灭杀动物群的花啊。如果让这样的植物扎根的话,那片土地上无辜的死者将会延绵不绝吧。

——然而,在此处应对的话并非不可能。根据其飞出时的声音,就能判断出它们的射出点,而且花瓣也有破空声。它们的颜色也比较鲜艳,所以很容易分辨。尽管同时飞来的花瓣增至10枚、20枚,亦能通过听觉和视觉知晓它们的位置和轨迹。如果以和贝茨姐妹对决时比较,这时我还只是使出了亢奋模式50%的能力。

我使用枪击将带刃的花瓣击飞,雪花见到后也边躲避边用军刀将花瓣打散。之前我还担心雪花的亢奋模式能不能战斗,现在看来是没问题了。

蕾芬洁则从安全的植物笼中眺望着我们,似乎觉得我们颇为可笑。

“哼哼哼,来吧,到我的身体里来吧。用根茎吸食这副躯体,化为草,化为花,化为种子。如此永远反复,前往绝美的轮回吧……来吧,来吧……”

她说着像是植物版吸血鬼的台词,在皱着眉头的我们面前——

咻!与之前不同声音的异物从斜上方向下飞来,砸入地板溅起一地碎冰。它的前端就像鱼叉一样,是一根像鞭子一样的藤蔓。由于我的耳朵主要关注花瓣的声音,所以我险些中招。再往前一步我的头就被贯穿了。

“——连吸血霸王树都有吗。那是将靠近者刺中拉到树干旁,用树根吸吮流出血液的杀人植物。”

“我还真是有点担心那地方啊,会让人不想去啊,列库忒亚。”

诙谐地与雪花说着的我,又勉强躲过一根飞来的藤蔓,接着又要面对袭来的投剑花花瓣。而且地板上碎冰飞舞,影响了我的视野。虽说这花与冰粒交相飞舞的景象美不胜收,但这可是在死亡的花笼之中——

不过,我看穿了一件事。

这些植物虽然可以半自动地根据我们移动时的振动进行攻击,但主要还是因为蕾芬洁指定了目标,才开始活动。

蕾芬洁,大概是想要将我们的血肉喂食这些植物……通过诱饵引诱植物,就能命令这些植物了。植物不仅能保护蕾芬洁,还能成为战力。亦或是说,其为共生关系。

在列库忒亚中,克洛莉夏——有着一群和这样危险的植物共生的魔女。蕾芬洁从她们那儿接受了那些植物,学到了驱使的方法。既然已经完成了一体化,蕾芬洁就和这里的植物一样是其他生物了,她现在就有点类似智能和战斗力互相补充的阿斯鸠雷皮奥斯和休朵拉。

也就是说只要和与阿斯鸠雷皮奥斯战斗时一样,打倒了蕾芬洁,这里的植物就不会构成威胁。所以。我们需要利用树根障壁的间隙攻击蕾芬洁,我与雪花都从对方的神情中读到了这一点。我们可以通过站在能使花瓣和藤蔓飞入间隙的位置,来利用它们攻击敌人。

于是,我将手中持着的伯莱塔换成了马尼亚戈短刀,在预定场所的半步之前使用沙鹰开了一枪,开枪瞬间就使用短刀给飞出的子弹刻上米涅弹一样的螺纹,就形成了能够以弧线飞行的弧弹。
(注:米涅弹,由米涅发明的圆头柱壳铅弹。该弹在弹体周围刻以螺纹,以配合膛线。)

使用她没有见过的技能的话,就难以应对吧……叭!从这里发射过去的子弹在即将穿过间隙时被动起来的树根障壁挡了下来。

蕾芬洁被花簇拥着坐在宝座上,纹丝不动。

能够立即应对未知的攻击,真不愧是从那场战争中幸存下来的军人呐。是啊……如果无法应对未知攻击的话,也不会活到现在吧。

“Fluch man——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和什么样的存在战斗吗?”

“正打算知道啊,深窗中的大小姐。现在我已毕恭毕敬地敲响了你的窗。所以啊,请将你的窗户,稍微打开点吧。不进到房间里的话,可没法好好说话哦。哪怕是子弹也好,还请你收下啊。如此的美人却只能让人窥视,多么残酷啊。”

“我的确美,但说我是人你就错了。现在的我,乃是克洛莉夏——战女神之一。我是神。你还真是愚不可及,居然对花之女神拔枪而向。嗯哼哼……”

由绚烂缤纷的鲜花簇拥着,愉悦地笑着的蕾芬洁——真的,相当美丽。

她说得对,她已经是真正的女神了。

“蕾芬洁,把自己说成神的话,一定会遭到报应哦。你已经立了输掉的flag了,我马上就会让你降格,成为被疼爱的普通女孩子。”

我稍微啰嗦了点,趁机观察……现在的蕾芬洁,心情相当不错,头发上的花也娇艳欲滴。估计蕾芬洁不仅能用她的头发对这里的植物下达指令,还能从它们那汲取养分。植物们宛若无数的电池,为蕾芬洁充着电。

反言之,如果不能保证那些植物的补给,那么她头发上的鲜花也难以长久盛开。因为现在蕾芬洁头发上的花与雪山时相比,颜色和位置都发生了变化。一旦鲜花枯萎,她就会以这里盛开的花替代吧。蕾芬洁现在之所以比过去的肖像画里要更瘦一些,大概是因为她太过依赖于植物的能量供给,而渐渐导致自己不能独立生存了。就像饮用了过量的精力剂和精神药,最后身心被腐蚀的希特勒一样。

“——金次!你竟如此没有节操,现在是和敌人调情的时候吗!”

“啊啊,知道了。”

在远山血族同僚之间,多余的话语是不需要的。雪花与我心有灵犀般,边躲避着投剑花的花瓣,边诱导着吸血霸王树的藤蔓。

我们顺利地令袭来的藤蔓互相碰撞、缠结,最终成为了一团乱麻。

如此一来,我们就在这个冰之被草原上生成了一个安全圈,并令其逐渐扩大。

“……”

望见那景象的蕾芬洁变得焦急起来,增加了飞来的花瓣和藤蔓的数量。要避免它们缠住的话不应该减少它们的数量吗,怎么采取了相反的行动啊。

虽然这么想着,我还是悄悄地扩展着安全圈——随着不断躲避藤蔓,周围不知不觉围起了由藤蔓组成的攀登架一样的形状。虽然构成了安全圈,但我们的活动空间也随之被限制了。这多半就是蕾芬洁的目的吧。

如今我所踏的,不再是冰,而是花瓣和藤蔓。藤蔓占据了我们前后左右的空间,这样就阻挡了飞来的花瓣,能攻击到我们的地方,也仅限于上方了。于是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到上方时——

亢奋模式下的耳朵,捕捉到了下方的微小声音。我转而将目光移下,不知何时数根带着花像绳索一样的荆棘来到了我们的脚下蠢动着。

我后退了一步,而雪花却仍然注意着上面的藤蔓。

“——雪花,下面!”

当我喊出时,凭着直觉我注意到了。雪花虽然进入了亢奋模式——却只能发挥其一半的能力。多半是因为她的内心目前是半分男、半分女的状态。

听到我的呼喊的雪花将视线移下的一瞬间——到达脚下的荆棘立即缠上了她的右脚,绕在了防刃袜子和皮革靴上。

“——唔……!”

这些活动的荆棘具有惊人的膂力,它们将雪花颠倒着举了起来,越来越高。 接着,隐藏在藤蔓攀登架中的两根荆棘也卷上了她胸上和腰上的防弹水手服。她的两手也被新出现的荆棘缠了起来,雪花的自由已经被完全夺走了。

“雪花!”

我使用伯莱塔和沙鹰击开了一根根继续靠近雪花的荆棘。

然而为了避免击中雪花,开枪的角度就受到了限制,无法使出全力来帮助她。我必须接近她,用短刀将它们割断——

“唔……唔……”

盛开着数朵红色小花的荆棘自雪花的胸部上下挤压着,使雪花发出了呻吟声。这可是连人类都能轻易举起的荆棘,被用那种怪力捆住的话,人体迟早会被勒碎吧……!

“痛苦吧,雪花。弱者灭绝,强者生存。这是淘汰与进化的天理。那份痛苦,是你对进化做出的贡献,是天理之歌啊。哼哼哼,嗯哼哼哼……!”

从树根之笼那儿,传来了蕾芬洁嗜虐的笑声。

我将手枪收入枪套中跑动起来,挥动短刀切割从冰地板上伸出的困住雪花的荆棘——同时刀刃也沾上了白色粘稠的树液。随着我切掉第二根、第三根荆棘,树液就像胶纸一样凝固在了刀刃上,使其失去了锐利。到了第四根荆棘,已经难以切断了,当我不得已再次掏出手枪时——

“不、不要浪费子弹……帮助我是没有用的……!”

从我头上传来了雪花的声音。因为被我切断了几根荆棘,她得以活动右手,使用军刀对准自己的长发末端切了下去。捆束长发的纸带被一刀割断,艳丽的黑发扩散开来的同时——

“——绯掞束——!”

雪花喊叫道——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注:此处的声音脑补火焰燃烧的声音)

在瞠目的我面前,橘色的火焰突然生成,自雪花的全身——!
(注:草,燃起来了!)

(……!)

那来自人体自燃的火焰,并没有灼烧雪花的身体和衣服,是魔术的火焰。

之前和蕾芬洁战斗时,雪花在使用星伽的术式时也曾将纸带解开过。那是和白雪的纸带一样的,封印魔力之物。

在我也能感受到的巨大热能中,身上缠着火焰的雪花烧尽了荆棘——挣脱了它们的紧缚,落到了我的斜前方。

“大佐,你最害怕的东西——是火焰吧。”

化身成火人的雪花,将燃烧的军刀指向了蕾芬洁。
(注:复 仇 焰 魂)

然而……在那声音之中,也有着逞强的语气在。从瞥了一眼包裹自身的橘色之炎的雪花的目光中,我明白了。她多半,不能按照预想控制火力,这都是因为她只有一半亢奋化。

实际上,火焰虽然能烧掉束缚雪花的荆棘,却不能将周围的植物尽数烧去。因为我们脚下的冰会化成水,扑灭那火焰。

“这里都是冰,也就是说你们被水包围着,如此小小烛光何以为惧?”

望见了雪花那样子的蕾芬洁确实表现出了对火的讨厌,却仍然颇有余裕地笑着。

“你既然是将玲的植物种在自己的躯体上带回来——”

雪花重新振作语气说道,将力量贯注到了全身。

接着她脚下的水洼开始起泡,逐渐蒸发。由于水蒸气迅速增加,雪花的火焰乘着上升气流,滚滚升起。

“我也,在这副躯体中蕴藏了秘密带了回来。为了增加日本的战巫女,将她们作为最终决战兵器——就是利用这个,玲的魔术啊。金次,离远点……!”

在我离开一定距离后,咚——!空气爆发性地振动起来,周围的光亮一下子增加了。我顶着炫目的光睁开眼,雪花的火焰大幅增长,颜色也从橘色变成了黄色。

“在玲的土地上,有着名为柯尔缇·缇欧的,蕴含神通力的使人类所有能力倍增的术式。我为其取名为‘镜里’。”

所谓神通力,就是超能力的古称。所谓镜里,就是向镜子中的自己借出力量,将所有能力增强为2倍,有如开挂一般的技能。不过使用这招的雪花本来就只能使出一半的力量,所以充其量只是回到了原本的状态。

“蕾芬洁,我绝对不会——让你在日本的土地扎根!”

雪花如花样滑冰一样屈身旋转起来,使用军刀嘎哩嘎哩嘎哩地在自己的脚下画着圆。随着她的动作,火焰渐渐在冰地板上形成了涡旋,扩散开来。
(注:火 舞 旋 风)

从地面喷出火焰乃是星伽的“绯焰”,抛开这招,雪花使用的乃是远山家的“鸣涡”。使用刀或枪在脚下画圆的同时放出了秋水的冲击波,能对以自己为中心的所有地表都造成伤害。原先这招是在森林战斗时,令树木倒塌碾压敌军的技能——而如今雪花则用这招来砍伐列库忒亚的植物。

鸣涡·绯焰的冲击所到之处,植物们被劲风摇曳,草叶尽燃,灌木拔地而起,树木倾斜。还有一棵树直接倒下,地面为之颤动。跳跃躲避着炎浪的我也热了起来,之后再抱怨吧——趁现在,攻击!

我对准蕾芬洁的障壁,嘎嘎嘎嘎嘎嘎嘎!咚咚咚咚咚咚咚!边用八岐大蛇装弹,边展开射击。虽然用枪破坏树木比较难,但只要朝特定的部分持续射击就行了。目前,我对准的就是右下角薄弱的部分。这样迟早会破开一个口子,使其成为突破口。
9
170

請選擇投幣數量

8

全部評論 0

10000
食生者No17 子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19 粉絲
0 關注
15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四弹(2)

821
0

第四弹(1)

808
0

第三弹(2)完

790
0

第三弹(1)

897
0

第二弹(4)完

1297
0

第二弹(3)

102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