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会谈(二)

  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 一月
  近江高岛郡朽木谷 朽木城 竹若丸
  
  
  三好长逸用可怕的眼神微笑着,装傻是没用的。对方对我的事情已经调查了不少了。大概也猜到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这可麻烦了,要不要老实的回答呢?
  “因为公方太过哀伤,所以我也想安慰一下他。本来就不太可能实现,不过也算是一种消遣吧。”
  我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开玩笑的,小孩子的玩笑,明白了吧。
  “你说是消遣吗?”
  “的确。孙四郎大人,您认为有可能实现吗?”
  长逸无言,也就是说不认为有可能。三好长庆啊,长庆的父亲被一向门徒杀了,有过一段很悲惨的日子。恐怕是对使用一向宗这件事有所反应,而不是对实现的可能性有所反应吧。而眼前的男人也明白这一点。
  “加贺半国割让,如果成功的话,那可就不是消遣了。”
  “越前的朝仓和加贺一向一揆是不共戴天的关系,就算本愿寺命令他,加贺也不会乖乖接受。也就是说他不会这样做,我认为这不必担心。”
  “原来如此。”
  喂喂,你是真的担心吗?不会吧,三好长庆,是真的在考虑讨伐本愿寺吧。所以你觉得自己的内心被知道了吗?那太拙劣了……
  “你在想什么?”
  他依旧用可怕的眼神看着我。
  “什么也没有。”
  “脸色不太好呀。”
  那是什么?你打算动摇吗?
  别小看曾经的工薪阶层。虽然不会杀人,但公司内部政治、销售、讨价还价都能来。
我故意扑哧一笑。
  我看到长逸睁大了眼睛。
  “任谁知道大原有三千军队,脸色都不好吧。”
  “三好家的人都是爱操心的,那是因为担心孙四郎的身体,没有其他意图。”
  “我也只是想安慰一下公方,没有其他意思。”
  彼此彼此啊。两人再次互相试探在一起,长逸呼了一口气。
  不要大意,还没有结束。
  “竹若丸大人,听说你是六岁,真的是六岁吗?”
  “……”
  “我觉得我是在和同龄人打交道。”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我是个六岁的小孩。”
  六岁的小孩,自己说着说着就觉得很可笑。真是奇怪的小孩啊,忍着笑很辛苦啊。
  长逸吃惊地看着我。
  “算了,我今天来到这里不是为了说一向宗的事。是为了别的事。”
  “……”
  “是不是该停止对足利家坚持义理了?”
  “……”
  “跟着三好家怎么样?”
  我嘴角挂着笑容,保持着沉默。这样才能保持强硬的立场。
  长逸想要得到我的回复,就不得不继续说下去。至于说什么,要等他问完之后才能回答。
  “对你主要的事进行了调查,你是年轻的一代中最有才干的人,我想这样说并没有错。但是朽木太小,您主要是才干无法发挥。关于这一点,足利将军也一样,主要是不管多么忠义、努力也不会获得酬劳,难道不感觉空虚吗?”
  “……”
  他脸上浮现出更多的笑容,就像害怕别人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一样。
  “如果是三好家,就能给予与他的与才干相匹配的待遇。
  “打个比方。”
  长逸把水倒出来,气势十足地说。
  “三好家现在正向丹波发兵,很快就会占领坪。之后就是若狭了,朽木和若狭是毗邻的吧。如果朽木家跟随三好家,那么若狭的武田家就会被从西和南同时进攻。压制之后,若狭就交给朽木家了。”
  我特意瞪大眼睛。若狭一国约八万石,一口气拥有十倍的领土。考虑到能使用日本海进行交易,其收益是无法估量的。
  不过,看起来很好吃,但其实是毒馒头。若狭武田家的户主武田信丰的妻子是六角定赖的女儿,现六角家当主义贤的姐姐。而信丰的嫡男义统的妻子是足利义藤的妹妹。也就是说,如果攻打若狭武田,足利、六角就完全变成敌人了。
  即使是三好家,如果没有同盟也做不到。也就是说,以后就要在三好家的庇护下生活了。立场相当脆弱,真不知道若狭一国能不能贯彻到底。
  虽然现代人很难理解,但信长登场之前的六角家无疑是与三好家齐名,是畿内的超级势力。
  在我看来,若狭国之所以饱受内乱之苦却不受他国侵略,是因为有六角家和足利家之名。若狭被朝仓家占领是在一千五百六十八年左右?我想应该是这样,但那时六角家已经完全失去了力量。
  而且,就算能得到若狭国,那也是帮助三好家去抑制朝仓家。越前国石高超过五十万石,并与六角、足利为敌。
  不足十万石的朽木去阻挡朝仓?
  不开玩笑,会被捣烂的吧。
  “如何?竹若丸大人,我不会让你去攻打义藤大人,只要把他赶出去就可以了。之后跟随三好家,帮助一起攻打若狭。这不是坏事吧?”
  “……”
  “还是继续对足利家坚持义理呢?我觉得这对朽木家没有好处。”
  说得很好,这是在暗中劝说我叛逆吧。在大原的三千兵的意思是:我已经让步到这个地步了,好好考虑一下拒绝的话会怎么样?就是这样。
  即便如此,朽木家的去留或许比我想象的更有意义。原以为朽木家是近江的小领主,或其他许多小势力中的一员,但似乎并非如此。
  足利将军被赶出京都,每次都逃到朽木家里。朽木家把将军藏了起来。朽木家被认为是将军忠实的家臣。如果连朽木家都背叛了将军。
  那意义,影响呢?
  首先公方不仅要失去安全的避难所,也会被说是就连朽木家都放弃了将军吧,其他人肯定会更轻易背叛将军。
  将军失去权威是理所当然的,但不知道该相信谁,这是对所有人的不信任。这样一来,就不容易找到新的避难场所了,真是腹黑啊。
  “刚才的事,筑前守大人也知道吗?”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不过,我有信心说服筑前守,请相信我。”
  “原来如此。”
  期间的热烈演讲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大概是为了不想被别人知道,长庆最后也可以说不知道。
  若狭一国,你有裁量的权限吗?没有长庆的同意是说不出来的。
  你以为我是个小孩,就小看我了吗?还是一开始就打算骗人?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听的故事,但我个人无法给出答复。”
  “当然理解,我不会让你当场回答。”
  客厅之间弥漫着一种平淡的气氛,长逸觉得有十拿九稳的感觉吧。
  我也很满足,因为我明确了这次会谈的目的,而且还收获了其他的好处。虽然不是很好的事情,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强。
  在朽木城的出入口,以爷爷为首的朽木家的人都出来送行。而且长逸的随从也准备了马。细川藤孝、进士晴舍、治部藤通躲在暗处看着。
  我叫你们不要出来,你们还是出来的。担心朽木家吗?
  “竹若丸大人,送到这里就行了。”
  “回去路上请小心。”
  长逸轻轻点了点头,走向外面。停下脚步朝这边看 ,脸上浮现出奇妙的笑容。
  “对了,我忘了。刚才那件事,拜托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这个老狐狸,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孙四郎先生,请代我向筑前守先生问好。”
  狐狸的脸上露出笑容。
  高兴的还太早呢。
  “朽木家不会为了若狭一国而背叛将军家。”
  笑容消失了,周围一阵骚动。
  “……你是打算毁掉这个家吗?”
  是低沉而威严的声音。空气凝固了,周围吵吵嚷嚷的人都站了起来。
  “朽木家会崩溃吗?”
  “你忘了有三千军队吗?”
  “别说是三千……三万也不会改变答案的。”
  我一嘲笑,周围的人的脸就更苍白了。小体量的国人领主应尽量避免与大体量的大名争斗。为了不被击溃,他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不敢和三好争吵,但是,挑起这场争端的是三好家。非要吵架不可得话,那就吵个天翻地覆吧。
  “孙四郎大人,如果朽木家放弃将军家而加入三好家,筑前守大人会怎么想呢?”
  “当然会很高兴吧?”
  “但是信用呢。代代忠义的人最终却背叛了足利家,背叛了一次的话就很难保证不背叛第二次。我与三好家缘分浅薄会更容易背叛,就会失去了信用……。
  失去了信用的国人领主最终只能灭亡,不是吗?”
  问了半天,长逸没有说话。用强烈的眼神瞪着我。
  “在这里,敌人要想攻击避难的公方大人,只有一战。就算输了,朽木村也失去了,我也没打算还活着……。此后,幸存者们是如何决定都好,是继续侍奉将军,还是抛弃义理各走各的路。”
  “……”
  “不管选择的哪一种道路也无法再责怪朽木家,镰仓以来代代继承的朽木谷直到灭亡了,仍然为了忠义尽力了。而且这样子的话,不管何处的大名家接纳他们都不会有不安的感觉。很高兴能够被接纳。”
  一直盯着我的长逸垂下肩膀,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真可惜啊。看来朽木家和三好家是没有缘分的。虽然是真心期待的……”
  “不用担心,我们不会攻击朽木家的。”
  说着,长逸从侍从手中接过缰绳,跨上了马。又看了我一眼。
  “那么,就这样吧。”
  轻轻招呼着,驾驭着马,长逸缓缓离去。
  总算撑过来了吗?不好意思,信用之类的都是场面话。三好家从此开始会逐渐走下坡路,不能赌必输的马啊。
  我正要回到城内,细川藤孝、进士晴舍、治部藤通都感动地看着我。细川藤孝,这是将来游说了千山万水的强者,才二十岁左右,还靠不住啊。
  爷爷沉浸在感动中。催促着爷爷回到城内,我有不得不说的事。把靠近的人赶走,只剩下我和爷爷两个人。地点是爷爷的房间,我的房间里会有间谍来。
  “爷爷,公方大人身边说不定有内通三好家的人。”
  爷爷绷着脸,是不是终于能说话了,刚才还在崩溃呢。
  “真的,三好孙四郎知道了一向宗的事是我策划的。”
  老爷爷一脸惊讶的表情,好像不明白。
  “三好是从哪里知道的?六角、朝仓、浅井、本愿寺都不知道这件事。岩神馆被严格守护着。从外面找不到的话,有可能是从里面泄露出去的。”
  爷爷的脸色终于变了。
  义藤派使者向六角、朝仓、浅井、本愿寺传达了那个作战计划。但是没有提到我的名字。当然,如果我说这是五岁孩子的主意,谁也不会理睬。
  “公方先生很危险。”
  我抓住想要站起来的爷爷的膝盖。
  “冷静点,爷爷。”
  “可是”
  “冷静!”
  呵斥着让他坐下。为什么我这个孙子会训斥爷爷呢?
  “我只是说可能有间谍,也有可能没有,如果闹起来,就会给人带来不和的感觉,也许这也是三好的目的。”
  “不过,如果有间谍的话。”
  “三好家没有伤害公方的意思。如果有的话,他早就向朽木发起进攻了。”
  “可是。”
  “引起骚动的话就危险了。如果真有间谍的话,就有可能会自暴自弃,袭击公方大人。”
  “这是我和爷爷的秘密,不要告诉叔叔们。”
  爷爷不得不点头。换个话题比较好,但大概有间谍在。现在我和长逸的会谈以失败告终,你一定很不安吧,也有警示的作用。
  如果在那样的地方有间谍的话会怎么样呢……之后再确定吧。现在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让他潜伏着。总有一天会被当作谍中谍使用,或是抓住假情报加以利用,那样比较好。
  “爷爷,三好家的目标是朽木家。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我会背叛公方,加入三好家。如果进展不顺利的话,朽木家也会被怀疑内通,企图和公方决裂。”
  “原来如此。三好家是觉得朽木家碍事吗?”
  爷爷终于恢复正常了。
  “是的。六角、浅井、朝仓和本愿寺为了公方大人而行动。站在三好家来理解,三好家现在怕对方联和在一起。
  但朽木家为公方先生尽忠。忠贞不渝的朽木家在京都也有依靠。以此来看就不足为奇了。”
  “朽木是个难以进攻的地方。所以将军才会来依靠。如果想要攻破的话损失就会变大。试图通过改变方法使其无法被使用,大概就是这样吧。”
  “所以你才说那种话?”
  “没错。”
  “我还以为我的心脏会停止跳动呢。”
  爷爷一脸惊讶。
  唉,我也觉得多少有些言过其实了。
说到三万。那是朽木家的一百倍的军队,我忍不住笑了。
  “迫不得已,不这么说,朽木家会被怀疑的。”
  “真是个荒唐的家伙。”
  爷爷也笑了起来
  “爷爷。”
  “怎么了。”
  “我认为从三好家手中夺回京都是很难的,不,几乎是不可能的。爷爷你不这么认为吗?”
  “也许吧,六角和朝仓都靠不住。”
  一副落寞的表情。爷爷侍奉前代将军足利义晴,好像很受信赖,看到足利家的衰落是很痛苦的吧。
  “我认为应该考虑和解。一边准备战争一边进行谈判。和战并行,怎么样?”
  “也许是该这样吧,可是公方不可能接受。”
  是啊,那家伙爱哭鬼的毛病加上自尊心很强。毕竟是将军,也没办法,现实中足利家没有军事力量。
  而且,六角家和本愿寺对于使用军事力量都是消极的,但只要是和解就会有帮我的可能性,合作应该不难吧。
  而且三好长庆接受和解的可能性也不低,历史上义藤回到京都大概也是因为和解。
  三好家有可乘之机,三好家需要足利将军。追回将军,之后任命细川右京大夫氏纲为管领,扩大势力,统治畿内。
  也就是说,三好家是利用了室町幕府的政治制度。并不是否定幕府、足利氏。利用室町幕府的政治制度,让将军站在顶点稳定地方。
  如果我们在畿内周边制造局部军事紧张,不断挑弄三好家,如果能让对方觉得与其就这样敌对,不如和解,那么把三好家拉到谈判桌上也不难。
  虽然不简单,但比起在战争中击败三好家,夺回京都,还是有可能的。
  我为什么会想这种事呢?我不禁叹了口气。
  
  本章完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1

10000
旻响 勳爵
支持一个,之前因为插画封面关注过这本书

5 天前 0 回復

斐瑜 平民
浮生如海似沉梦,伐笔作舟渡千帆。
1 粉絲
0 關注
12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七章 秘传书

115
0

福利 四到六章漫画汇总

188
0

第六章 会谈(二)

29
0

第五章 会谈(一)

56
0

第四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52
0

第三章 悲惨的一族

45
0